Page 1

January 2020

親情、股份、投資 客家伙⻝家族的⽣存之道

排版 & 編輯 | 寫作 & 訪談 指導教授 | 何芸瑄 謝靚儒 鄧祖兒 周⼈杰 何芸瑄 連瑞枝

口述歷史與傳記寫作

特別感謝 | 彭成義 彭成⽞


親情、股份、投資 :客家伙⻝家族的⽣存之道 JANUARY

| NATIONAL CHIAO TUNG UNIVERSITY

—新⽵客家族群如何因應台灣冷戰以來北台灣⼯業化的發展 謝靚儒 | 鄧祖兒 | 周⼈杰 | 何芸瑄

前⾔

在國⽴交通⼤學的第⼆餐廳裡,有間茗松餐廳,其 業務以售賣便餐、客家料理、西式簡餐為主,由彭⽒兄 弟共同經營了21年。彭⽒兄弟是客家⼈,於新⽵縣湖口 鄉出⽣,為早期的佃農家庭。家裡有五個兄弟姐妹,三 男兩⼥,彭⽒兄弟中的哥哥是⻑⼦,名為彭成義,1962 年⽣,本⽂簡稱「彭兄」;彭⽒兄弟中的弟弟是⽼⺓, 名為彭成⽞,1969年⽣,本⽂簡稱「彭弟」。 彭⽒兄弟在跨⼊餐飲業以前,彭家曾於新⽵縣橫⼭ 鄉經營「汽⾞燈帽⼯廠」,當時正值台灣經濟起⾶時 期,源源不絕的訂單讓彭家⼀個⽉可以有超過幾百萬的 營業額,那是「只要肯努⼒便會成功」的⿈⾦年代。 然而在1990年代,中國與東南亞的廉價勞動⼒致使 台灣本⼟⼯廠開始外移,產業結構的變遷也使得製造 業、加⼯業逐漸成為夕陽產業。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 彭家也難以倖免,決定關閉燈帽⼯廠。⾯臨⼯廠倒閉與 失業的彭兄轉而投靠弟弟,進⼊⼀個他毫無經驗的領域— 餐飲業,而當年那位被視為過度樂觀、有點衝動的彭弟 反倒成為了開啟彭家事業第⼆春的重要⼈物。 如今21世紀,由於政府機關流⾏起了BOT的經營模 式,彭家受到了⼤型管理承包商的競爭,⼜⼀次⾯臨嚴 峻的挑戰,然而彭兄早有對策。這次,他選擇回歸他最 熟悉的農業,重新深耕這⽚曾經養育他的⼟地。和年少 時的佃農⽣活不同,秉持著感恩與回饋的精神,彭兄開 始往友善環境的農業模式發展,⼜為彭家的發展開啟了 ⼀個新的篇章。


親情、股份、投資 :客家伙⻝家族的⽣存之道 本⽂從1940年代冷戰時期為起始點,彭家於 1980年代接⼿汽⾞燈帽⼯廠,經過1990年代的產業 外移,到彭⽒兄弟轉⾏經營餐飲業,這階段將呈現 北台灣的⼯業化發展以及產業結構的⼤幅轉變。彭 家在⾯對當下社會變遷及經濟轉型之困境時,他們 是代表著新⽵客家族群的反應與態度,提供本⽂以 客家族群作為深⼊探討有別於過去的⼤範圍研究。 結合彭家的客家族群⻆度與其商業⾏為,將助於本 ⽂檢視「客家親族關係」和「⾼度凝聚⼒」的特⾊ 在「社會資本」上所發揮的⻆⾊關係。接下來⽂章 的安排分為三個部分:「⼯廠(⼯廠興衰)」、 「餐廳(⻝物政治)」,以及「家族(客家族 群)」。

我有兩隻⼿, 到哪裡去都可以 ⽣存。

⼯廠興衰—Page. 04~06 ⻝物政治—Page. 07~10 客家族群—Page. 11~13 PAGE 02


針對彭兄之年表

針對彭弟之年表

PAGE 03


從佃農⽣活到傳統⼯廠經營 彭⽒家族為新⽵縣湖口鄉德盛村客家⼈,祖籍是廣東省岷縣。家中 從阿公開始務農,為早期以種稻維⽣的佃農家庭。家裡有五個兄弟姐 妹,三男兩⼥,彭⽒兄弟中的哥哥是⻑⼦,名為彭成義,1962年⽣,本 ⽂簡稱「彭兄」;彭⽒兄弟中的弟弟是⽼⺓,名為彭成⽞,1969年⽣, 本⽂簡稱「彭弟」。在兩兄弟眼中,早期佃農⽣活是⼈⽣最⾟苦的⼀段 歷程。彭兄說到:「那時候⼀甲地收成四千⽄,只有四千⽄哦⼀甲,⼀ 百公尺正⽅哦,五千⽄就是很好,萬⼀碰到颱⾵剩下2、3千⽄那怎麽 辦,租還照繳,剩下吃都不夠,就永遠在那個地⽅打轉。」;彭弟則常 常和爺爺抱怨:「種⽥這麼⾟苦,你種出來讓你繳租⾦都不夠,你種這 個幹嘛?欸,你們就是跟⼈家租地來種,割的稻⼦都不⾜去繳租⾦了, 那你種這個幹嘛,我請問你啊!做⽕⼤的啊」。「租⾦付不出來,還向 別⼈借稻⽶」便成為彭⽒兄弟對於⻑輩的不理解,也促使他們發現「靠 農業是沒辦法賺錢的」,所以彭兄便在後來去學做麵包;彭弟則去念機 械⼯程,為的就是要早點出社會賺錢,擺脫家中貧窮,因為他們深信, 唯有走出務農⽣活,學習⼀技之⻑才有機會翻⾝。

而⺠國七⼗年可以說是彭家故事的轉捩點,從原本務農維⽣的佃農 家庭轉型成經營傳統⼯廠,也是新⽵客家群體席捲⾄北台灣冷戰以來⼯ 業化發展的政治動員之例。當時,彭兄剛退伍當完兵,曾擔任麵包學徒 四年的他,原本計畫退伍後開設麵包⼯廠。然而,因著當時彭兄姑媽⼀ 家決定移⺠⾄阿根廷,決定將其在橫⼭的「汽⾞燈帽⼯廠」轉售,而彭 兄也正視這個機會,仔細評估開麵包店和經營⼯廠的差異,他說到: 「我那時候在想,⼀個是⼈在做、⼀個是機器在做,我想說那個會⽐較 有『競爭⼒』。因為他⽣產快嘛...阿你⼿⼯的話,就是會卡在⼈⼯的問 題。因為你⽤⼿⼯,而且那時候台灣沒有勞基法,所以做麵包業是全年 無休的,像我在做學徒的時候是⼀年只有休六天。」考量到⼿⼯與機器 上的差異,彭兄毅然決然放棄開麵包店的夢想,透過⻑輩合資,接⼿姑 媽的傳統⼯廠,⼀⼈擔起這擔⼦。 那時的台灣因著⼯業化來臨,家家戶戶將客廳轉型成加⼯廠,而新 ⽵也因為地理位置和⾃然環境優勢,使「⾵」成為這裡主要資源,也同 時握有製造玻璃的必要⼆種原料:矽砂和天然氣。是以,玻璃相關產業 於40年代在新⽵迅速發展,使許多家庭投⼊玻璃、燈泡、陶器和玩偶等 加⼯產業,到60年代,臺灣更成為全世界⽣產最多聖誕燈泡的國家,完 全是歸功於新⽵傾全城之⼒的勞動。 PAGE 04


從佃農⽣活到傳統⼯廠經營

彭弟回憶起當時的盛況,說道:「以前台灣起來就是要靠小型加⼯廠,都家庭式 的,5、6個⼈啊,10個⼈的小⼯廠啊。那時很恐怖,每個⼈都有錢賺,你現在搞到財 團的樣⼦有沒有,⼤家都沒錢賺,都財團賺。」從彭弟說話的語氣,可以聽得出:當 時台灣經濟起⾶,景氣興榮,「只要肯努⼒肯加班,就會有錢賺」,中小企業主也透 過延⻑⼯時,來賺取⼤量訂單,就如台灣社會學者謝國雄(1997)在研究台灣典型中 小企業時,所發現的「⻑⼯時」、「彈性⽣產」、「以速制價」的小頭家意識。;反 觀當代的台灣,因著政府BOT外包化、私有企業財團化的關係,台灣⽼百姓往往只能 在⼤集團下扮演⼀螺絲釘,安份守⼰,無法翻⾝。

海外移⺠阿根廷

“ 外國的⽉亮⽐較圓?”

關於彭兄的姑媽為什麼移⺠阿根廷?在阿根廷的 ⽣活⼜是如何?彭弟說道:「因為那時候講實在,錢賺 到都想移⺠啦,都認為外國的⽉亮就⽐較圓啊!他們去 考察過,覺得阿根廷才是⼈過的⽣活啊。」依據既有⽂ 獻顯⽰,1960-1990年代確實有台灣⼈集體移⺠⾄中南 美洲(阿根廷、巴西)的移⺠⾵潮,尤以客家群體為 眾, 當時主要是受「經濟」、「安全」兩⼤因素促使 移⺠。台灣⼈口⾼漲,農地飽和,而中南美洲⼟壤肥 沃,農地充⾜,使中南美洲國家極度歡迎中國技術農⼯ ,政府⾃ 1960 年代起,派遣農耕隊前往⾮洲、南美 洲,協助邦交國發展農業技術,而這些農耕隊隊員回國 後,會向親友轉述他國政治經濟景況,也加深原本即有 移⺠意願者的移⺠念頭。 另⼀⽅⾯,則是受到「中華⺠國退出聯合國」與 「台美斷交」兩件⼤政治事件影響,使當時台灣社會充 斥著對⽣命安全的不安感,彭家姑媽便是其中⼀個,便 舉家移⺠阿根廷經營⼤型超商,販售⽇常⽤品維⽣。然 而,原本以為是來到⼀個新天地的他們卻萬萬沒想到, 於1982年適逢「福克蘭群島戰爭」,使阿根廷當局陷 ⼊嚴重的國際戰爭局勢、財政⾚口,國內治安也每況愈 下,晚上出⾨在外,⾳響被拔掉,亦有層出不窮的商店 竊盜案發⽣。而彭家姑媽也在抵達阿根廷兩三年後「逃 回台灣」。

1. 陳錦昌(2016),《新⽵玻璃的故 事》,〈⺠報⽂化雜誌第⼋期〉, https://www.peoplenews.tw/new s/e baded- a - d - a a b d d b,查閱時間:2020年1 ⽉12⽇。 2. 謝國雄,1997,《純勞動:台灣 勞動體制緒論》。台北:南港中央研 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籌備處,專書第⼆ 號。 3. 阿根廷有許多客家⼈同鄉組織:六 堆客屬同鄉會、世界客屬阿根廷分會 和臺灣客家同鄉會。即使移⺠⾄阿根 廷,客家⼈亦透過族群和宗族的⼒量 維繫群體的⼒量與價值。

PAGE 05


從佃農⽣活到傳統⼯廠經營 ⼯廠的主要訂單除了姑媽原有客戶訂單外,彭兄 也積極開發許多新客戶。如早期⼯廠做好的汽⾞燈帽主 要輸出給「貿易商」進⾏評估和分配,而到後期,彭兄 則直接與⾼階汽⾞廠洽談「OEM代⼯⽣產」,像是三 洋、裕隆和⼤⾢等⼤型企業。 然而,彭兄也坦⾔,因著與知名⼤廠合作,壓⼒ 也隨之而來。客戶對於產品品質有嚴格的要求,需要確 保產品是百分之百完善,因為⼀但零件放上⽣產線,便 無法停⽌運作。若遇到問題,知名⼤廠便回:「對不 起,我產線照走,你在後⾯去請⼈來把它拆下來,全部 換過。不然我停⼯的費⽤你幫我出,我就可以。」也因 為這原因,使彭家汽⾞燈帽⼯廠的技術與品質不斷提 升,便是為了回應客戶⾼品質的需求。

你要去可以,把你名下的財產全 部做到我的名下,你就可以去! 而1990年,隨著中國與東南亞的廉價勞動⼒,致使台灣本⼟⼯廠開 始外移,產業結構的變遷也使得製造業、加⼯業逐漸成為夕陽產業,彭兄 的⼯廠也不例外,不是跟隨著其他⼯廠的腳步移⾄中國和東南亞國家,就 是收掉⼯廠。⾯臨兩難抉擇的彭兄曾不忍⼼放棄⼀⼿打拼的事業,考慮⾄ 中國設廠,卻因為⽼婆的阻⽌而選擇收⼿。彭兄憶起⽼婆當時所想的過繼 策略:「你要去可以,把你名下的財產全部做到我的名下(笑),你就可 以去!」雖然彭兄笑笑地說起這段往事,但想必當時的⼼情和掙扎⽐現在 難上好幾倍吧。 在⼯廠穩定成⻑的同時,彭成義,彭家排⾏⽼么在⼯廠⻆⾊卻缺失了,愛好⾃由 和冒險的他不是選擇留守家裡所營運的⼯廠,而是選擇出⾨打拼,他告訴⽗親:「我 統統不要,我只想出去闖⼀闖。」當時彭弟的舉動引起家族極⼤的反彈,卻在同時只 有彭兄伸出援⼿,遊說⽗⺟親,⼒挺弟弟出去打拼,受訪時彭兄表⽰:「因為⽼⼈家 畢竟還是⾮常捨不得那⼀塊...因為他要跳出來。就跟我講說不然你們兄弟分開好了, 就把它分家分了,各⾃去經營。啊,我堅持不要啊..就是我講的理念嘛。搞不好弟弟今 天發展⽐較好,哥哥我還可以在他這邊。所以我那時候的想法就是這樣,結果真的應 驗了(笑)」。彭弟在那段時間打過許多零⼯,曾擔任建築⼯⼈敲磚打牆、⾄桃園復 興鄉和原住⺠⼀起賣⽵筍,到新⽵建功夜市擺攤。直到在⼀場朋友聚會上認識現在的 ⽼婆才開始接觸餐飲業,開啟彭家事業的第⼆春。 PAGE 06


茗松餐飲的緣起 說起彭弟如何跨⾜餐飲,那⼜是⼀段奇妙的機緣 了。彭太太當時還只是清⼤學⽣餐廳的收營員,餐廳攤主 王先⽣在兩⼈⾒⾯時意外的認識了彭弟。對這位勤勤懇懇 的年輕⼈相當賞識,彭弟豪爽的性格也讓王⽼闆倍感親 切,所幸將餐廳採買⼀職交給了彭弟。據訪問時彭弟說, 攤主當時⼀個⽉給他三萬台幣⽤於採買,在當時可不是小 數⽬,⾜⾒攤主對他的信任。在當時,⾏政規章並不完 善,學⽣餐廳也並沒有如同現在必須公開招標等等的⼿ 續,要⼊駐學⽣餐廳並⾮易事,這位攤主也因為是教授之 ⼦才能取得餐廳的經營權。正是結交了這位貴⼈,⽇後彭 弟才得以順利地打造他的餐飲事業。據彭弟透露,王攤主 的⽗親雖是理⼯科教授,卻篤信三太⼦信仰。在有⼀次卜 卦問神的啟⽰裡,三太⼦預⾔了中共統戰將在不久後完 成。由於王教授曾經發表過不少批評中共的⾔論,於是決 定舉家移⺠美國。商業頭腦敏銳的彭弟當然不會放過這個 機會,隔⽇就湊⿑了頂讓費⽤共計兩百五⼗萬台幣,取得 了攤位的經營權。

這是彭弟跨⾜餐飲的第⼀步,此後彭弟以這個小攤位為基 礎,⼀步⼀腳印的擴張⾃⼰的餐飲王國。他學習了烹飪技巧、 熟悉了校園的⾏政規則。當提到這段從零開始的經歷,彭弟得 意的說這些對他並⾮難事,只要願意,學習所有事物都易如反 掌。但我們不難看出,過去離家時所積攢下的⼯作經驗以及對 新環境的適應能⼒,成為彭弟最厚實的盾與能量。秉持著衝勁 與謙虛好學的⼼態,彭弟不僅考到了烹飪執照、累積了珍貴的 ⼈脈,甚⾄學會了使⽤電腦程式,並⽤於餐廳的記帳。在當 時,利⽤軟體計算成本是相當罕⾒的,這樣的經營⽅式、習慣 可說是獨步全新⽵。此外,彭弟也建⽴了完善的制度。上⾄員 ⼯福利,下到菜⾊⻝譜全部制度化。利潤多少挪⽤於員⼯分 紅,多少留作預備⾦全都明⽂規定。這樣完善的制度也為茗松 餐飲打下了厚實的基礎。就這樣⼀步⼀腳印的經營,茗松集團 最終成⻑為橫跨清交的團膳公司。 PAGE 07


沒有⼈像我這樣給你這麼多的啦! 說到彭弟的經營哲學與做⼈原則,從茗松的員⼯福利可略⾒⼀斑。彭弟曾 得意的說,餐飲業論員⼯福利茗松絕對是⾸屈⼀指的。分紅⼀毛不少,員⼯旅遊 也絕對是出國的等級。為⼈海派、豪邁可說是彭弟做為⽼闆最鮮明的標記了。不 僅僅是對員⼯,對合夥⼈、親⼈同樣慷慨。彭弟曾舉例,⽗⺟⽣病時他絕不跟兄 弟姊妹討醫療費⽤,⼀律他全部出。他的慷慨除了成為彭家永續、和睦的重要原 因之⼀,也為彭弟積攢下了深厚的⼈脈資本,這其中不乏他⽣命中的貴⼈。包括 當初的王攤主、合夥的同學、教授他電腦軟體的貴⼈以及現在幫他管理餐廳的蕭 叔叔等⼈。「財聚⼈散、財散⼈聚」是彭弟常掛在嘴邊的名⾔。當筆者解析了彭 弟⼀路走來的⼼路歷程才赫然發現,這位別⼈眼中⽩⼿起家的庶⺠企業家,其實 早已為⾃⼰積攢了厚實的社會資本。「沒有⼈像我這樣給你這麼多的啦!」這句 輕鬆幽默的話語,也成了對彭弟最寫實的描繪。

關於另⼀位餐廳蓬勃發展功⾂蕭叔叔的⼊夥,也與彭弟的慷慨解囊 有直接的關聯。我們時不時能看⾒兩⼈在空閒之餘操著流利的客家話⾾ 嘴,⾾到激動處甚⾄動⼿動腳的打鬧起來,宛如兩個永遠⻑不⼤的⼤男 孩,不難想像兩⼈間有著深厚的⾰命情感。蕭叔叔本來在⼯廠作業務,燈 紅酒綠的⽣活讓他⾝⼼俱疲。在哥哥去世後還需照顧哥哥留下的孩⼦,為 糊口四處奔走⽣活卻捉襟⾒⾒肘。這時彭弟伸出了援⼿,看中蕭叔叔的能 ⼒便將其聘為經理,同時也讓他⼊股,成為共享盈虧的事業夥伴。蕭叔叔 也沒辜負彭弟的賞識,將餐廳打裡的井井有條。在兩⼈的共同努⼒下,茗 松站穩了在交⼤的根基,餐飲事業也變得更加茁壯。

PAGE 08


投資與挑戰 不斷的投資是彭弟⻑久以來的習慣。 在經營茗松的同時,彭家也不斷的摸索其他產 業。彭弟就曾透漏,他曾遠赴中國考察,中國代⼯ 的⽣產效率讓他讚不絕口。他也曾經進軍成⾐業, 雖然沒有做出顯赫的成果,卻能看出他冒險犯難的 實驗精神。在交⼤站穩腳步後,彭弟當然也不會就 此滿⾜。他曾在校外經營餐廳,也包攬過許多⼤公 司的團膳,然而經驗卻不好。由於公司⼈員對口味 的挑剔,以及公司⾏號習慣以⽀票付款,兌現時間 以及遲繳款項等問題都令他頭疼不已。然而對彭弟 而⾔,這種嘗試似乎已經不在是為了⽣活餬口,而 是他養成的習慣,對新事物不斷發起跳戰的習慣。

然而,⼀股如歷史中海上強權的外來勢⼒,正慢慢的向茗松餐飲 集團襲來。這股威脅正是迎合現代BOT趨勢的⼤財團。 因應公部⾨的⼈事裁減,校內學⽣餐廳的管理漸漸都傾向交由⼤財團外包。在此 我們先⽐較⼤財團與茗松這類中小型餐飲集團的異同。茗松是與學校簽下個別攤位的 經營權後親⾃負責膳⻝,餐廳的盈虧須⾃⾏負責、吸收。⼤財團則不同,他們向學校 承租整層樓的經營和管理權。花⼤錢裝潢並將各攤位轉租給攤主,無視攤主盈虧向其 收取租⾦甚⾄透過提⾼電費、⽔費在另外收取額外的租⾦,將成本轉嫁給攤主與學 ⽣。但⼤財團能透過亮麗裝潢吸引學⽣,⼜因負責管理更能減輕公部⾨負擔而獲得⻘ 睞,⼤⼤的壓縮了中小型餐飲集團的⽣存空間。 因應公部⾨的⼈事裁減,校內學⽣餐廳的管理漸漸都傾向 交由⼤財團外包。在此我們先⽐較⼤財團與茗松這類中小型餐飲 集團的異同。茗松是與學校簽下個別攤位的經營權後親⾃負責膳 ⻝,餐廳的盈虧須⾃⾏負責、吸收。⼤財團則不同,他們向學校 承租整層樓的經營和管理權。花⼤錢裝潢並將各攤位轉租給攤 主,無視攤主盈虧向其收取租⾦甚⾄透過提⾼電費、⽔費在另外 收取額外的租⾦,將成本轉嫁給攤主與學⽣。但⼤財團能透過亮 麗裝潢吸引學⽣,⼜因負責管理更能減輕公部⾨負擔而獲得⻘ 睞,⼤⼤的壓縮了中小型餐飲集團的⽣存空間。 PAGE 09


「怡然⾃得」彭家產業全新篇章 到了現在彭⽒兄弟正慢慢從茗松集團的前台退居幕後。相較彭弟還在掌廚,彭兄 已經開始嘗試另⼀項發展,同時卻也是他們最熟悉的產業—農業。 怡然⾃得是彭⽒兄弟共同設⽴的,為了推廣天然農法、⻝農教育的⽣態農場。關 於這座農場的源起,兩兄弟開始互相邀功。⼀說是彭弟認識了⼀位重視⾃然農法的蔡 醫師,其⽗親剛好是小學校⻑,於是三⼈萌⽣了⾃然農法從教育紮根的想法。⼀說是 彭兄為了年邁⽗⺟與⾃⾝的健康,開始採⽤⾃然農法種出最天然的⻝材。上述何者為 真早已不重要,兩兄弟以最貼近的⽅式,充新深耕這⽚曾養育他們的⼟地。「如果是 好東西,為甚麼要等到⽣病了財能吃呢?」彭兄受訪的時候說道,這個想法更堅定了 兄弟倆推廣⾃然農法的決⼼。如今除了餐廳所⽤的⻝材每天從農場現採,還利⽤網路 銷售的⽅式將天然的⻝材銷售到各地。彭家產業⼜進⼊了全新的篇章。。

PAGE 10


客家族群中⼥⼒的影響 客家婦⼥負擔起客家族群經濟⽣活內外的⻆⾊(葉怡⽂,2004)。客家⼥性對家 族具有影響⼒之說法,符合彭家既有的現象。 ⾸先,彭⽒兄弟⼀家能在台灣⿈⾦年代擁有⾃⼰的家業,是因為彭⽒兄弟的姑 姑,她移⺠到阿根廷,所以將汽⾞燈帽⼯廠轉⼿於彭⽒兄弟⼀家。當彭兄提到為何他 不去中國發展,竟然與他⽼婆有關。彭兄說:「⽼婆最擔⼼這⼀塊,因為很多⼈去就 是會有很多家庭問題。所以我⽼婆那時候就出了⼀個策略...她的策略就是說,你要去 可以,把你名下的財產全部做到我的名下(笑),你就可以去!所以我..我就想⼀想… 乾脆就還是留在台灣好了...(笑)」彭兄⽼婆當年的過繼策略,讓彭兄選擇留在台灣 奮⾾,造就現在擁有餐飲及農場事業。

在彭弟剛離開家業出來闖拼的那段時間,他時常 去清⼤學餐找正在那裡⼯作的⽼婆(當時是⼥朋友的⾝ 份)⾒⾯。因為彭弟的⽼婆,彭弟間接認識到清⼤學餐 的⽼闆,⽼闆請彭弟負責採購⼯作。過⼀陣⼦,⽼闆要 頂讓餐廳,彭弟便有緣接⼿,開始駐⼊學餐。而當時頂 讓費的250萬,彭弟⽼婆有幫忙出部分資⾦投資。最 後,彭⽒兄弟的姐妹,顛覆「嫁出去即離家」的傳統⾏ 為,即使結婚了也回來幫忙,⼀起經營餐飲業。

客家族群的特性 在歷史上客家族群多次的⼤遷徙形成 搞不好弟弟今天發展⽐較好,哥哥我還 強烈的⽂化危機意識,而這意識強化⽂化的 可以在他這邊。所以那個..我那時候的 內聚⼒和韌化其延續⼒。其外顯的⽅式,是 想法就是這樣,結果真的應驗了。 表現在注重傳統教育和堅固的親族關係;其 內向的精神,是呈現在強烈的族群認同和⽂ 化危機意識(曾昌發,2013)。「⾼度凝 聚⼒」並⾮排外,而是⾃然呈現的團結⼒ 量。 彭家在經營汽⾞燈帽⼯廠時,彭家⻑輩不贊成彭弟要離開家業出去闖蕩,即使彭弟 多堅持,⻑輩甚⾄退⼀步表明將⼯廠分家,讓兄弟各⾃去經營,要挽留彭弟。可是當時 彭兄對於分家堅決反對,他反對分家的想法是:「欸搞不好弟弟今天發展⽐較好,哥哥 我還可以在他這邊。所以那個..我那時候的想法就是這樣,結果真的應驗了(笑)。」 PAGE 11


現今的茗松餐廳,除了由彭⽒兩兄弟負責經營,他們的姐 妹同時也⼊股成為股東之⼀的餐廳員⼯,兄弟姐妹之間以⼊股的 ⽅式取代分家的糾紛。彭兄⽗⺟及另⼀個弟弟則在彭兄的怡然農 場進⾏協助⼯作。彭兄說:「兄弟姐妹之間,你⼀個富啊其他⽣ 活⾟苦,那⽼⼈家會很..很難過..我就說…盡量把…我這邊如果 說OK的話,盡量把兄弟姐妹之間全部安排的很好。」彭兄盡量 將家裡成員的⽣活就業問題都安排好,為的是家中⻑輩減少這⽅ ⾯的擔憂。對彭兄來說,家族關係是依靠彼此的理念相同、互相 尊重來進⾏維護。

其實哦,跟你講啊,這個觀念其實很重 要,其實是我引導他們的。為什麼?我 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那種特質。 另⼀⽅⾯,彭弟說:「其實哦,跟你講啊,這個(家族緊密聯繫)觀念其實 很重要,其實是我引導他們的。為什麼?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有那種特質。那時候 我就認為說,三兄弟在⼀起同場上班,以後⼀定會爭。所以那時候我就很堅定22 歲,退伍回來23歲,我就說絕對三兄弟不能在⼀起上班。」彭弟認為「家族緊密 聯繫」的觀念是由他引導彭家,三兄弟若同場上班,⽇後會有分家的糾紛,於是在 汽⾞燈帽⼯廠經營時期,彭弟便識務地出外打拼,為彭家鋪了後路。彭弟也認為兄 弟之間不要住在⼀起,否則會因為婆媳關係等家務事而起爭執,因此彭弟的兩個哥 哥分別居住在橫⼭及⽵東,彭弟為了照顧⽗⺟而選擇在湖口與⽗⺟居住。 彭弟在維護家族關係時,除了引導彭家觀念,他也瞭解到兄弟之間會因計較 錢而傷感情。彭弟:「兄弟啊,其實兩個來不要急著要錢,很多的問題都是利益、 錢。...像我爸爸媽媽住院的時候,我都直接錢來多少,錢出去多少,包括搭⾞怎 麼樣,⽤什麼,統統…不要跟我爸媽講,錢統統我出,你(彭兄)不⽤出。因為你 (彭兄)不只出⼈,你(彭兄)帶他去我就很⾼興了。這個錢的部分,我有上班, 我有錢,我出。你知道嗎?所以兄弟是因為不計較錢所以好啦。」在彭⽒兄弟的⽗ ⺟進院時,彭弟負責資助全額費⽤,也與彭兄輪流陪同⽗⺟。 PAGE 12


客家⼈的權威體系是傾向於家族倫理性的⻑輩和⽗ ⺟。權威體系相關的⼈際關係,則呈現在強固的宗族關係 上(曾昌發,2013)。彭兄不讓⻑輩擔⼼及難過,堅決不 分家且將每個兄弟姐妹的⼯作給安排妥當;彭弟為了照顧 ⽗⺟,願意忍受⽗⺟的嘮叨並與⽗⺟居住,也願意全額出 資⽗⺟的醫療費以避免兄弟之間產⽣利益衝突。台灣因社 會急速變遷,家庭結構漸以小家庭為主,但客家⼈的宗族 觀念和關係並未式微(曾昌發,2013)。

1. 曾昌發,2013,〈 台灣 基督⻑⽼教會與客家宣教的 省思及展望〉收錄於《基督 教 與 客 家 ⽂ 化 》 , ⾴ 107108。 2. 葉怡⽂,2004,《從⼥ 性主義看臺灣客家婦⼥的社 會地位》。佛光⼤學社會學 研究所碩⼠論⽂。

結語 細探彭⽒兄弟的⼼路歷程,除了兩兄弟的奮⾾外,也能⼀窺台灣社會的巨⼤ 變遷。從冷戰時期所引發的移⺠⾵潮到產業轉型的趨勢,彭家的對策無不呼應社 會的脈動。將彭家視為社會脈絡中的小元素,去觀察整個⼤歷史的潮流是筆者希 望能帶給讀者們的。每個歷史洪流中的小⼈物如何適應社會劇烈的轉變與⼤環境 互動,絕⾮我們刻板印象中的那麼單純,而這些精神也值得我們觀察與學習。 另外,當彭兄及彭弟各別提到維護家族關係的核⼼原因時,他們都各⾃認為 ⾃⼰是「家族緊密聯繫」觀念的領導者,藉此產⽣了兄弟之間隱隱約約的競爭⼼ 態與明確的共同明標。而彭⽒兄弟之間的雙核驅動⼒量,帶領彭家從佃農⽣活轉 到汽⾞燈帽⼯廠,再從⼯廠轉到現在的茗松餐廳,甚⾄轉回務農的怡然農場。這 雙核驅動⼒量,終究來⾃於彭家重視社會資本與重視宗族觀念所相輔相成之,可 ⾒代表客家族群的彭家在「社會資本」上充分發揮了「客家親族關係」和「⾼度 凝聚⼒」的影響⼒。

PAGE 13

Profile for hellopenny0818

親情、股份、投資:客家伙食家族的生存之道  

在跨入餐飲業前,彭家曾於新竹橫山鄉經營「汽車燈帽工廠」,當時正值台灣經濟起飛時期,源源不絕的訂單讓彭家一個月可以有超過幾百萬的營業額,那是「只要肯努力便會成功」的黃金年代⋯⋯ 然而,1990年代開始,中國與東南亞地區的廉價勞動力致使台灣本土工廠開始外移,產業結...

親情、股份、投資:客家伙食家族的生存之道  

在跨入餐飲業前,彭家曾於新竹橫山鄉經營「汽車燈帽工廠」,當時正值台灣經濟起飛時期,源源不絕的訂單讓彭家一個月可以有超過幾百萬的營業額,那是「只要肯努力便會成功」的黃金年代⋯⋯ 然而,1990年代開始,中國與東南亞地區的廉價勞動力致使台灣本土工廠開始外移,產業結...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