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1


願 英籽、珮 著

Copyright 2013 FreeLan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


「記憶」 是我們唯一的連繫 然而我們卻失去了

3


{8.5-弘澈篇} 「這首曲子不就是上一次欣欣姐姐吹的那一首嗎?想 不到這位哥哥也懂呢!」 原來在我沉醉於音樂的時候,師弟妹已經下課還走過 來看我的表演 「弘澈?你怎麼會這首曲的?以前都沒有看過你吹單 簧管。」 「呃...亦曦我從前不是管樂團的嗎?」 我指了指那個壁報上的照片 「哈!你才不是我們管樂團的,那天剛巧你在,靜欣 拉著你來一起拍照而已!」 「靜欣是那個短髮女生嗎?」 「嗯,就是她了!想不到你們會一起發生意外繼而雙 雙失憶,對於你們出意外我其實蠻內疚的。」 「為什麼呢?」 「你們出意外的那一晚是我們舊生的聚會,原本聚會 後我想送靜欣回去,但靜欣說我送的話會繞路而拒絕 了。剛巧你住在附近所以你就提議送她回去,誰知道 你會會遇上那個醉駕的司機。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堅 持的話可能意外就不會發生。」

4


過了這麼久我終於知道了意外的原因,原來我的失憶 是這樣造成的。為了送一位女生回家而出意外,我算 不算是英雄救美呢? 「 亦 曦 , 不要內疚,也許我們命中注定有這一劫 的。」 「嗯,弘澈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就實話實說了,我來找你是因為靜雲的事。」 我把靜雲的瘋癲行為細數給亦曦聽,亦曦聽完之後亦 一臉錯愕 「弘澈對不起我沒有想過會引起這麼多的麻煩,一直 以 來 我 都 把靜雲當成妹妹看待,沒有半點非份之 想。」 「錯不在你所以不用道歉,我知道是靜雲那個傻妹一 廂情願。無論我怎樣說好都不聽,所以要拜託你做一 次壞人幫我狠狠地拒絕那個傻妹,這樣她才會清醒過 來的。」 「嗯,我會找個機會跟她說一下。說真的弘澈我想不 到你會為靜雲這樣做,你變了你變得更細心,靜雲有 著你這個哥哥真的很幸福。」 「醒來之後我有一種"原來有妹妹是這樣"的感覺, 所以我決定要好好守護她,或許是"死"過一次之後 會懂得珍惜眼前人吧。」 「弘澈,你真的什麼也記不起?」

5


「嗯,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什麼也記不起。」 「那麼對靜欣的感情呢?」 「什麼?」 「看來你都記不起了,對於我來說應該是件好事嗎? 我喜歡靜欣很久,而我也知道你很久之前也喜歡上靜 欣,所以我們其實是情敵。中學的時候我好妒忌你, 因為靜欣總是拉著你去這個去那個活動,但我每一次 約靜欣單獨出來都被拒絕。自靜欣去了澳洲之後,我 把我的愛埋藏在內心深處,深到我以為我已經不再愛 她,直到舊生聚會那次聽到靜欣說她想回流才發現原 來放不下她。意外過後靜欣失憶了我才有機會去再接 近她......」 這個時候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輕輕拍了亦曦的背 一下 「我們倆都失憶了,或許這就是證明我們是有緣無 份。亦曦你加油吧!不用顧慮到我,現階段我只想找 回自己,感情事還沒有想過。」 或許亦曦的心結解開了,接下來他就很熱情地帶我遊 學校,邊走邊和我說我們從前的中學生活,當然少不 了他的女神-唐靜欣的事。以亦曦對靜欣的了解,看 來他愛得她很深。 我想當年的我應該沒有他愛得那麼深吧?要不我會在 房間內應該上找到有關靜欣的東西,這個時候我突然

6


想起昨天的電郵帳號,那個收信箱滿是靜欣的電郵, 回家要好好看一下或許我會記起什麼的。

7


{8.6-靜欣篇} 於 Las Chicas 用餐完畢後,我花了不少唇舌才說服媽 媽回家好好休息。當然跟她說道理是不足夠的,任何 事情都要付出相應的代價,而這次的代價是我必需跟 她報告所有關 Zoe 提及的男生的事。 坦白說我也不明白為何媽媽對這位男生那麼感興趣 的,難道我的條件真的那麼差,所以才擔心我會找不 到男朋友?還是算了吧,感情的事多想也沒用。 我躺在床上,看著 Zoe 給我的紙條。紙條上的字體清 秀,比較像女生的字。 字體清秀又懂得畫畫,應該是一位比較細心和溫柔的 男生吧…他會不會是一位設計師或漫畫家呢? 我看著那個電郵地址,進入了自己的幻想世界,嘗試 推測他是位怎樣的人。 當我想到 Zoe 的話『他的畫風和我很相近』,我才知 道自己是懂得畫畫的,只是現在應該都忘掉了吧! 我走到書櫃前,尋找昔日的畫冊看看自己過去的畫 風。我打開畫冊看到了昔日的作品,當中大部分都是 漫畫的人物,坦白說構圖有點簡單,但不失可愛的風 格。 看到畫冊的最後一頁原來是一張空白的畫紙,我心中 突然產生了一股好奇心,就是看看自己到底還會不會 畫畫。

8


我提起鉛筆開始在空白的畫紙上畫起來…不知道是什 麼原因驅試,下,我越畫越起勁完全投入其中。 我跟蹤心意去畫,想不到畫了一張人像的漫畫出來。 更加想不到的是,畫中的女生跟自己有幾分相似,難 道我不知不覺中依據了自己的樣子而畫,還是我有自 戀的傾向呢? 看著畫中的女生有一種說不出的漂亮和自然的感覺, 對比昔日的作品畫風上的確很像。只是失憶後的我, 技術反而比昔日進步不少,難道失去了記憶反而沒什 麼需要顧慮的事情?無論是什麼原因也好,我很欣賞 自己的作品也很享受剛才畫畫的時間。 「說不定他也會有相同的經驗…」 我就是抱著這個想法鼓起開始在電腦前拷打著鍵盤, 寫下了我跟他的第一個 email。 “你好,我是住在墨爾本的欣,是 Zoe( 在 Las Chicas 工作)的朋友。她把你畫畫的事情 告訴了我。雖然我們互不相識,但希望有機會 能跟你分享一下畫畫的事情。 欣” 按下傳送的按鍵,簡短的 email 就從我的電腦送到身 在世界的另一面的他了。 連對方姓名也搞不清的我,實在不應該抱期望對方會 作出回信的動作,可是我心裡確實存在一絲期望, 不…不只是期望…

9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是會回信的,現在我唯一可以做的 就是耐心地等待。

10

「願」 第 8 章 (3)  

「願」 by 英籽。H & 珮

「願」 第 8 章 (3)  

「願」 by 英籽。H & 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