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1


願 英籽、珮 著

Copyright 2012 FreeLan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


「記憶」 是我們唯一的連繫 然而我們卻失去了

3


第七章

初見

4


{7.1-弘澈篇} 機場巴士很快便來到市中心的巴士總站,到達後我便 把靜雲喚醒帶著她走到火車站,好不容易得來的安靜 隨著靜雲的醒來而煙消雲散。 靜雲一醒來就繼續說著有關亦曦的事,我有一句沒一 句地答著她,心中暗嘆靜雲這個妹實在太傻了。 靜雲明顯是一時意氣用事才說要來這邊留學,我暗暗 地盤算著怎樣把這位小公主送回香港繼續學業。 火車來了,靜雲一個箭步跑到車門前,留下我這個可 憐的哥哥為她拉行李;但她沒有立刻上車,而是呆呆 地站在車門前,難道她良心發現想等等我? 「靜雲為什麼不上車呢?在等我嗎?」 「哥,為什麼車門不會打開的?壞車怎可以用來載客 的?」 靜雲這個問題真的令我哭笑不得,是我太習慣墨爾本 的生活嗎?但我好像剛來到沒幾天,而且我記不起我 第一次乘火車的時候沒有這個問題。 「靜雲,墨爾本的火車門是手動的,你要按這個門才 會打開!」 「什麼?怎麼會有這樣落伍的設計?澳洲不是應該很 先進的嗎?」

5


「好了好了,不要抱怨趕快上車吧,要不火車走了我 們要再等半小時!」 「什麼?」 靜雲被我的答案嚇成了木頭人,想想也是在香港地下 鐵每幾分鐘就有一班,剛由香港來的崔家二小姐怎會 習慣?最後我連人帶行李拖進車箱,隨便找了個位坐 下。 「哥,你在這裡過得怎樣?習慣嗎?」 還以為靜雲會繼續她的李亦曦的言論,誰知道她會沒 頭沒腦地問我這個問題? 「嗯,不錯的。至少在這裡的我的神經比較放鬆,在 這裡沒有人知道我的過去,我不用擔心遇上熟人但記 不起的尷尬情況;我可以隨心而行,不用背著崔弘澈 的過去來生活。」 「哥,你會回來嗎?」 「怎麼啦?我的家在香港我怎會一去不返?我只是需 要一個長假期來找回真正的自己。」 「你在機場打電話給我的時候我就覺得你不會回來, 那個親切的哥哥就會離我而去,只有那個不能溝通的 哥哥會回來。」 「靜雲你想太多了,無論發生什麼事我永遠都是你的 哥哥。」

6


「哥你知道嗎?當你”離家出走”之後小天使每晚都 窩在你的床上睡覺,無論我怎樣叫牠牠都賴在那 裡。」 「哈~那個當然的,難得一貓獨佔一張大床,要是我 是小天使也會這樣做!」 「但意外之前小天使是很討厭進入你的房間,正確來 說小天使只喜歡女生,所以牠喜歡親近我和媽媽。」 「靜雲,你不是想說我意外後變”性”了吧?怎麼身 為當事人的我沒有察覺?」 「哥...我和你說認真的你就跟我說這些!唉… 其實有 些時候我會覺得你不是崔弘澈,你的一舉一動都不像 和我一起長大的崔弘澈。雖然醫生說過你的腦部受過 重傷醒來之後有一點點改變是正常的,但你的改變是 不是太多呢?你所有的生活習慣都改變了,待人接物 的態度都改變了,你還是你嗎?」 「你看得太多"步步驚心"了,雖然我也想試試穿越 時空的感覺,但我不是張曉更加沒有穿越的能力,穿 越時空只會發生在小說裡的。當然我自己也曾想過這 個問題,因為我也覺得自己不是「自己」。但如果我 不是崔弘澈的話那我可以是誰?或許是我"死"過了 一次對於生命有另外一種領悟所以才改變吧?之所以 我突然要來澳洲就是因為我想在這裡找回自己,之後 好好回香港生活,我要擺脫那種身不由己的無助感, 擺脫從前的枷鎖重新開始。」 「那為什麼要澳洲?」

7


「因為我的第六感告訴我,我要的東西就是在澳 洲。」 「你找到了嗎?」 「希望很快可以找到!」

8


{7.2-靜欣篇} 輕柔的音樂配上跳脫的旋律構成一段段動人樂章;一 個又一個的音符隨著音樂走進人的心中,勾起段段往 事回憶… 穿過走廊,我們來到一樓的音樂室門前。雖然我們還 未推門進入音樂室,但已聽到一些音樂隱隱約約從音 樂室中傳出來。 聽亦曦說這個音樂室的前身是一所木工房,後來才改 建成現在的音樂室。經改建後面積比起以前的音樂室 足足大了兩倍,足夠容納一整隊五十多人的管樂團。 正當我們打算推門時,剛好遇上一位小師弟開門。 小師弟看著我們膽怯地問我們:「請問你們是新來的 單簧管老師嗎?」 原本我們打算來參觀一下,卻被誤認是新來的單簧管 老師,一想到這裡我就忍不住笑了。當我想更正他 時,身旁的亦曦竟一臉認真地說自己就是新請來的老 師… 我偷偷在他耳邊說:「我們只是來參觀一下,不要戲 弄他們啦…」 怎料亦曦竟然完全漠視我的說話,更叫師弟妹們圍圈 坐下來。 看著師弟妹們正努力把坐椅圍成一個圈子,我的心開 始為亦曦的謊言擔心起來。

9


這時亦曦終於再一次開口跟我說話了… 他笑著說:「不用擔心,我的確是貨真價實的單簧管 老師。早前學校們的音樂老師方主任邀請我回校教導 師弟妹們,只是除了交通津貼外基本沒什麼回報,哈 哈…」 這時我才知道自己原來只是白膽心了一場。放鬆下來 後,師弟妹們已經整整齊齊地坐好,當中有幾位小師 妹更不是偷看我們… 亦曦安排我坐在師弟妹當中,而他自己卻坐在圓圈的 正中位置。 他清一清喉嚨破後正經地說:「大家好,我叫李亦 曦,大家可以叫我做亦曦。正如你們所知我是新請回 來的單簧管老師,但你們可能不知道的是我除了是你 們的老師外,也是你們的師兄呢。而坐你們旁邊的那 位漂亮的姐姐也是你們的師姐,你們可以稱呼她 做“欣欣“姐姐。對了…大家是第一次跟單簧管見面 吧,對嗎?」 有幾位較為主動的師弟妹立刻回應亦曦的話,其他的 則只是微微點頭作回應。 「很好!今天我們先了解一下單簧管的結構吧,之後 再學習它的握法、發音和保養的方法吧…」 亦曦很有耐性地教導他們,不停地作出示範給他們參 考…

10


這次是我第一次看見他這麼正經和認真地做事,想不 到他也會有認真的一面。假如平日他也能正經一點地 跟我說話那就好了,那麼我就不用猜測他什麼時候說 真話、什麼時候說假話呢…唉…… 我從旁看著他們,心情也漸漸變得愉快了。我在不知 不覺間也參與了起來,還在音樂室拿起了一支沒有人 使用的單簧管來練習。 或許我的身體仍保存著一些零碎的記憶吧,拿起單篢 管練習了一會後;我不單懂得吹響單簧管,竟然還能 輕鬆地吹奏了一小段樂曲。 雖然我知道自己過去曾是管樂團中的單簧管成員,但 自從失去記憶後我都再沒有練習過單簧管了。一來被 失憶一事影響沒有心情練習,二來我一直認為自己不 會再記得如何吹奏,想不到…我竟然還懂得… 在場的師弟妹和亦曦突然靜下來聽著我的演奏,我依 舊閉起雙眼很享受地吹奏著那一段柔和的樂曲。雖然 不知道這是什麼樂曲,但我卻很喜歡這種很舒服和輕 快的音樂。 心境變得很平靜,整個世界好像只有自己一樣。為什 麼這個情境好像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腦海中閃過了一幕幕情境,在很久以前好像曾有人在 班房內教導我吹奏這段樂曲樂的。我依稀記得那個人 很有耐性地教導我,而我當時的心跟現在一樣有一種 很舒服和幸福的感覺。 「只是那個人到底是誰呢?」我在心裡不停想著。

11


想到這裡,我彷彿感受到身邊有很數十對眼睛 正看著 我,我實在無辦法再集中精神繼續下去了。我打開雙 眼,發現大家都很驚訝地看著自己,特別是亦曦。 此時,一位小師妹首先拍掌,其他師弟妹開始跟著拍 掌,使我感到很不自然呢。 我的瞼變得很燙呢…我除了傻笑著地答謝外,也想不 到更好的說話了。 突然有位小師妹開口說:「姐姐很厲害呢!!姐姐, 可以教我吹奏那首音樂嗎?」 接著一個又一個師弟妹都拉著我,有的想我再吹奏一 次、有的想我教他或她吹奏那段樂曲、有的說要跟我 學音樂… 我笑著說:「大家想學的話,還是跟亦曦哥哥學習比 較好一點呢!他是香港管弦樂團的首席單簧管手呢, 經常參與大型音樂表演。我除了剛才那段音樂什麼都 不會呢,哈哈…」 亦曦終於回過神來笑著說:「假如大家喜歡那段樂 曲,那要好好努力練習單簧管了。待你們掌握了基本 功後,我們一起練習剛才的樂曲吧…。那麼…今天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大家還是早點回家練習一下吧!」 想不到一小時的課堂這麼快就完結了,愉快的時間過 得特別快。

12


師弟妹聽到亦曦的話後,只好失望地收拾物品和把椅 子搬回原位準備回家。

13

「願」 第 7 章 (1)  

「願」 by 英籽。H & 珮

「願」 第 7 章 (1)  

「願」 by 英籽。H & 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