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1


願 英籽、珮 著

Copyright 2013 FreeLan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


「記憶」 是我們唯一的連繫 然而我們卻失去了

3


{9.5-弘澈篇} 再一次的出走,家裡的人(連貓)一致通過我不可以 悄悄地走,他們一定要送我機。 我在家的地位還不如小天使那隻胖貓!可悲可悲! 逼不得已的情況下我選了星期日晚上飛往墨爾本的航 班,我又不是一去不返,幾個月後我便要回來了,實 在想不通為什麼要勞師動眾來送我機。 「弘澈要好好照顧自己!」 「媽,幾個月後我就回來了,不用擔心!」 「哥,你去流浪幾個月媽就擔心成這樣了!我去韓國 留學一年,她會不會不讓我上飛機?」 「哈哈哈哈哈!我想媽才不會擔心你,你走了她才安 樂!誰叫你整天在房間播 SUPER JUNIOR 的歌,媽這個 韓流盲都分得清 SJ 的十三個人了,你安心去追你的 星!我會回來香港照顧爸媽。」 靜雲被我氣得面紅耳赤,嘴巴鬧不過我就狠狠地打了 我幾下。我終於發現有個"妹妹"並不是想像中那麼 好,我開始嚮往靜雲留學之後的"獨子"的生活。 跟家人道別之後就一個人再一次踏上旅途,在登機閘 口附近找了個位置坐下來,靜靜地看著停泊著的飛 機。 喔噢~

4


"澈,這是我的OO銀行的帳戶號碼: XXX-X XX-XXX" "亦曦你這麼快就回到日本?" "嗯。" "怎麼啦?你看似不太高興,見完女主角不是應該高 興的嗎?" "澈我輸了。" "什麼?" "一直以為我和她之間是因為有你才變得不可能,自 從你們失憶之後我就想或許我還有機會,所以努力地 去討好她希望她會留意我。可惜,到最後我和她只可 以成為朋友。" "亦曦,你可以找個更好的。" "澈客套說話就免了。" "要不考慮一下我妹?我想她還喜歡你的。" "澈,不要鬧了!" "嗯,那你保重!我回來的時候再找你!" "澈,如果你見到她的話,可以幫我說句對不起嗎? " 5


"大哥我早就忘了她是誰怎樣幫你?" "哈哈!我對你有信心!" 亦曦的最後那句令我一個頭二個大,他明知道我記不 起誰是唐靜欣,墨爾本的華人圈子雖小但也不會小到 隨便也可以找到唐靜欣的地步吧?難道要我拜託 Sam 去幫我登尋人廣告這麼荒謬嗎? 亦曦的一番話令我在飛機上睡得很不安穩,而我亦都 夢到了很多奇怪的情況。 在夢中我看到一對男女,雖然樣貌看得不太清楚,但 看似還是中學生的,因為我看到他們穿校服。他們沒 做什麼特別的事就是簡單的上學和參與課外活動。我 依稀感覺到那個女的對著那個男生的時候笑得特別甜 蜜,而那位男生亦時常用寵溺的眼神看著那個女生。 那麼他們是情侶嗎,只是感覺又不像。一路也聽不到 他們的對話,但看他們的神情來說他們應該蠻高興 的。 鏡頭一轉,他們就去了石澳,那個我曾經去過的涼亭 內。我看到那個男生在涼亭頂寫了好幾隻大字,但我 看不到他究竟寫什麼。我看到那個女生哭了,而且哭 得很厲害。起初那個男生是靜靜地站在她身邊呆呆地 看著她哭,最後他忍不住把她擁抱入懷,輕輕的拍著 她的背說了句:「我會等你。」 夢裡的一切感覺很熟悉,就好像從前發生過的一樣, 那麼那個男生是我嗎...?而那個女生就是唐靜欣嗎?

6


原來我們曾經是這麼親密這樣親近,怪不得亦曦會追 不到靜欣,因為靜欣的眼裡面沒有他。 為什麼我會夢到這些,難道我的記憶要回來了嗎?看 來我的直覺沒有錯,來澳洲是可以喚醒我的記憶…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this is your captain speaking. We are starting to descent for Melbourne International Airport. We will be landing about 30 minutes later. The weather in Melbourne is a bit chilly and the temperature is 10 degrees Celsius. Thank you for flying with us.」 機長的聲音將我拉回到現實,墨爾本我們又再見面 了! 一出閘就看到 Sam 在等我,他還是老樣子堅持要來 接我機。 「Jones welcome home!」 「哈哈哈!什麼時候我在澳洲有個家?」 「因為你給我的感覺就是很 Aussie!」 「哈哈哈!對不起我還是很愛香港,很愛我自己的 家!」 「快回去吧!等下回到家要安靜點,如果吵醒了 Linda 她會怪責我的。」 「Linda 不是在 St kilda 有套公寓的嗎?」

7


「對呀,不過後天我們就要開始環澳遊所以先叫她過 來準備一下。」 「環澳遊!!大約要用多久時間?」 「Linda 只有3個月的大假,由東岸去西岸已經要用上 差不多一個星期的車程,時間上好像有點勉強,不過 我們會盡量利用這3個月!你也跟我們一起吧?」 「拜託,我才不要做電燈泡!」 「嘿嘿嘿!那就好!」 聽到 Sam 這一句心裡寒了一寒,我有不詳的預感。 「你...在想什麼?」 「我不在的日子就麻煩你幫我顧店了!」 「什麼???????????」 Sam 沒有回應,只要笑得很像個奸商... 飛機上睡不到整個人很渾噩,被 Sam 的重磅炸彈嚇 一嚇立即變得清醒。 「哼!SAMUEL SMITHS 你是故意的!」 「怎麼你跟 Linda 一樣,生氣的時候總是喜歡叫我的 全名!」

8


「你是故意的!你知道我回來,所以就和 Linda 去環 澳遊,把店這個爛攤子交給我!」 「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店的運作,Linda 很難得才 有這三個月大假的!一場朋友就幫幫我吧,放心人工 不錯的!」 有一個肯相信我的朋友是我的福氣,但我這一次回來 是想遊澳洲呀,怎麼變成了幫 Sam 顧店子?而且一 顧就要顧三個月,我九月要回去送靜雲,只剩下一個 月我可以做什麼? 這一刻好想即刻回到機場飛往悉尼,墨爾本好像和我 的八字不太相合,要不為什麼每一次來都會發生那麼 多"奇"事?

9


{9.6-靜欣篇} 緣份,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你永遠不會知道什麼時 候於什麼地點遇上怎樣的人… 或許是上星期六晚發生了太多事情了,這星期每晚都 無法好好安睡,但我想亦曦應該也一樣吧。 假如要用味道來形容這兩天的事情,我想單一的味道 是已經無法表達出來了。這一刻,我只希望下一次再 見到他時,他已經找到屬於他的幸福吧… 早上七點,我懶洋洋地躺在床上,我有著苦笑望在手 中的 iPhone 說:「看來我的 iPhone 從今以後會變得 寧靜一點了。」 今天是五月十二日星期六,這是我二十五歲的第一個 星期。我在想假如我有八十歲命,我已經走了人生的 三分之一的路了,我餘下的三分二人生要如何走呢。 看看身邊的朋友,有的在工作上開始有點小成就、有 的朋友已經有男或女朋友了、有的朋友更加已經成家 立室了,反看自己卻什麼都沒有達成。 看來我真的要積極一點,但是我的方向是什麼呢?尋 找自己的另一半?還是在工作和事業上尋找更多的突 破?完全想不到呢… 我心血來潮突然想到 Las Chicas 探望一下 Zoe,我想她 應該要上班吧。我提起 iPhone 開始按下按鍵透過 Whatsapp 把信息傳給 Zoe。

10


想不到 Zoe 立即回覆我呢,想不到她那麼早就起床 了。 『欣,我今天不用上班呢,不如到別的地方聚一聚 吧!我可不想天天都對著老闆呢。哈哈…』 經過一番討論後,Zoe 和我打算去試一試新菜,還有 的就是我們要打扮得漂亮一點,當作給自己的一個新 的開始。 花了三個多小時把房間的物品和書本都整理好後,我 從衣櫃中選了一條米黃色的雪紡連身裙和一對米色向 日葵花的圓頭平底鞋。 換上裙子後,我請媽媽教我化一個很淡的少女彩妝, 但我保証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請媽媽教我化妝。 化妝花了半小時,但向她解釋因由卻花了整整一個小 時呢,很累人呢。 終於到了約定的時間了,我跟 Zoe 相約好了在 CBD 的一間叫 Cumulus Inc. 的餐廳門等候。Zoe 比我想像中 慢了一點,等了她十五分鐘後,她才來到 Cumulus Inc.。 「對不起,讓你久等了。欣,你今天很可愛呢!」 「是真的嗎?我花了很多時間才選好這條裙子,還有 這個妝呢…」我興奮地說個不停。

11


我們坐好後便從 menu 上點了好幾道菜,如:Crispy tripe & chickpeas, espelette 、Kitchen charcuterie selection 和 Whole baby snapper, grilled leeks, capers & burnt butter。 點好菜後,我使把早上請媽媽化妝的過程一一告訴 Zoe,可惜 Zoe 聽說後卻只是笑過不停,難為我花了 那麼多口水呢… 當侍應生把第一道菜 Crispy tripe & chickpeas, espelette 送 上時,我們還以為那些是炸魷魚,詢問過侍應生後才 知道這是肚絲。 接著侍應生送上第二道菜色 Kitchen charcuterie selection 時,一位男生跟隨侍應生剛巧經過我們的位置,不知 道是什麼原因 Zoe 發現那位男生後時不時就會望向 他。 「Zoe,看來你對亞洲人很感興趣呢。」我帶著不懷 好意的笑容看著 Zoe。 「才不是呢!!就是他了…那個男生啊!!」Zoe 急 著說。 「什麼?那個男生?我不明白你意思。」 「就是那個寫電郵給你的人,『澈』啊!!」Zoe 低 聲地說。 我聽後驚訝地看著她,我真的不敢相信她的話,世界 怎麼會那麼細小,那麼巧會遇上他呢?當我仍在思考 時,Zoe 已經上前跟澈打招呼了。

12


我看著她們笑笑說說,我不清楚她們在說什麼,只是 數分鐘後 Zoe 便指向我的方向。 澈跟隨她的手望過來,跟我微笑地點了點頭,Zoe 還 邀請了澈過來跟我們一起用餐。 突然間遇上澈讓我有點不知所措,我只是低著頭專心 用餐… 或許 Zoe 見我太靜了,以防出現冷場她便主動打開話 題:「澈,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哈哈!你又知道我走了?早幾日才回來墨爾本的, 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你。」 「哈哈,真想不到那麼巧呢…」 看著她們你一言我一語好像已經認識很久似的,但聽 她們的對話,澈好像仍未發現我就是他的筆友『欣』 呢。於是我用右手輕輕拍拍 Zoe 的大腿,然後低聲問 她:「你有沒有告訴他我就是『欣』?」 Zoe 在我耳邊說:「還未呢,我想還是你自己說會比 較好一點。但放心,我等一會會給你機會…」 接著侍應生送上第三道菜 Whole baby snapper, grilled leeks, capers & burnt butter,這時 Zoe 所說的機會來了, 只是… 「澈,我突然有點不舒服,先離開一會…請你好好照 顧我的朋友,她可是不錯的女生呢…」Zoe 就這樣行 開了。

13


怎麼好呢,現在只有我和澈兩人,很奇怪呢… 「唔…我聽你和 Zoe 的話,你叫『澈』,對嗎?」我 有點緊張地問。 「嗯,香港的朋友都喜歡叫我『澈』,澳洲的朋友發 不到音就會叫我 Jones。我是過來澳洲打工旅遊的! 你呢?你也是打工旅遊嗎?」他禮貌地說。 我笑了一笑就:「Zoe 沒跟你說嗎?我不是工作旅遊 的,我是住在這裡的。我還以為你跟她認識了很久 呢。」 「哈哈!才不是!正式來我們才見過二次,上一次在 她工作的地方,第二次就是今天!她給我的感覺很親 切,很像一個老朋友似的。」 「哦…原來如此,還以為你喜歡她。坦白說,她真是 一個大美人呢,我也會動心呢…」 「她的確是個美人,但她不是我杯茶。我比較喜歡清 爽的女生,就好像你這樣。 」 我聽到他的讚美後,臉頰感到有點熱。心裡真的很高 興呢,可能是從他的口中聽到讚美吧。我笑著跟他 說:「聽 Zoe 說你有一位筆友叫『欣』啊,你為何不 約她出來?」 「咦?你怎會知道這個 Zoe 說的嗎?你也認識『欣』 嗎?我也想約她出來,但總覺得不好意思。」澈驚訝 地說。

14


「當然認識她呢,還很熟悉!!對了,你為何不打電 話給她呢?她應該有給你電話號碼吧。」我強忍著笑 地說,不清楚是不是受亦曦的影響,我竟然也學會了 作弄別人。 他好像一言驚醒夢中人似的才從袋中拿起電話打電話 給『我』。 數十秒後,電話響起來了…我固意在他面前接了他的 起電話… 「嗯...你好...我是澈....請問...你....是....欣...嗎?」」他緊 張地說。 我看著他的一舉一動,強忍著笑地聽他的話。待他說 完後,我忍不住笑了。 「傻瓜,我正坐在你的眼前,我就是『欣』了,很高 興在這裡遇上你。謝謝你在我生日時發給我的祝福 話,今日是我們第一次見面,請多多指教呢。」我溫 柔地笑著說。 看見澈一臉驚訝,我雖然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但真的 感到很好笑呢。 這時 Zoe 不知從那裡突然走出來,她笑咪咪地看著我 們,然後說:「看來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要回家了, 你們兩位慢慢傾吧。」 我和澈互相對望,突然我倆四目交投,臉再一次變得 很燙。

15


Zoe 離開後,我便提意到 Yarra River 散步。 我倆起初還有一點陌生的感覺,但慢慢大家的相處變 得輕鬆愉快。我倆邊行邊說,就如路上的情侶一樣, 有傾有笑… 快樂不知時日過,轉眼就差不多五時了。原來澈還有 一些事需要去辦,於是我倆便約定明天中午十二點到 墨爾本水族館參觀… 真的很期待明天的活動呢…但一想到明天的妝扮就頭 痛了… 難道又要請媽媽出山?

16


「願」 第 9 章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