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1


願 英籽、珮 著

Copyright 2013 FreeLan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


「記憶」 是我們唯一的連繫 然而我們卻失去了

3


{9.3-弘澈篇} 決定要回去澳洲流浪當然要把香港的事處理好,先幫 Sam 一再確定供應商的船期,之後再幫他買些動漫的 周邊。說起來 Sam 真的老實不客氣,除了要我幫他 的公司找貨源外,連他的私人喜好也要我幫手處理。 不把他的事處理好,回到墨爾本一定會被他唸,誰叫 他是我在澳洲的唯一一個朋友呢? 突然想起靜雲拜託亦曦在日本買化妝品的事,算算日 子我飛回墨爾本之時亦曦也差不多回港了。靜雲近日 忙於交流和期末考,之前答應過她亦曦回來之時幫她 找亦曦拿化妝品,看來我要失約了!為免崔二小姐又 抱怨,我還是把錢先轉帳給亦曦,然後麻煩亦曦拿給 靜雲吧?亦曦的帳號是什麼呢? Whatsapp 問問他吧! 「亦曦你什麼時候交流完畢回港?」 「哈~今天吹什麼風澈你竟然會 Whatsapp 我?半年 之後回來。」 「交流不是一個月而已?」 「剛巧有個有趣的 Project,團長想我們見識一下。怎 麼啦?靜雲那些化妝品急用嗎?」 「不是,是我答應了幫靜雲付款,但我下星期回澳洲 流浪了,一去應該會很久所以想先把錢轉帳給你。」 「原來如此,但我把帳號的資料留在日本,我回日本 的時候再發給你吧!你在澳洲在可以網上轉帳的 吧?」

4


「你不是在日本嗎?」 「我現在在墨爾本。」 「你這個交流也不錯吧?公司出錢給你遊世界,又日 本又墨爾本,好羨慕呢!」 「我來墨爾本是為了私事,不是公務。」 「什麼時候回去?」 「明天。」 「還以為可以和你在墨爾本見見面。」 「不說了,我的女主角來了!拜!」 我的女主角?亦曦這個小子千里迢迢去墨爾本原來是 為了女人,會令亦曦這樣奮不顧身的應該只有唐靜欣 吧?原來她也是住在墨爾本,果然墨爾本真的有多華 人。 不知道會不會在墨爾本碰到她呢?不過碰到認不到 吧?始終女大十八變再加上我倆都失憶了...... 看看日曆,原來今天已經是五月五日了,還有幾天便 要出發了。幸好在香港的事情也好像處理得七七八 八,我可以安心回澳洲過些風流快活的日子!等一 下,五月五?今天不就是欣的生日嗎?之前久久沒有 回電郵欣應該會不高興,如果連生日也不祝賀的話,

5


去到墨爾本她應該不會出來見我吧?不知何解對於欣 很好奇,好想見見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Hi 欣, 生日快樂!祝你心想事成!一切安好! 澈" 看看自己寫的電郵搖搖頭輕嘆了聲,人家生日我寫得 像新年賀詞一般,怪不得靜雲說我這樣下去一定孤獨 終老,回來之後應該要找亦曦偷師!

6


{9.4-靜欣篇} 「欣,不用那麼急吧!!走慢點好嗎?」亦曦的聲線 從我後方傳來。 或許是我仍在生自己的氣吧,所以沿路我都對亦曦不 偢不睬更加越走越快。聽了亦曦的聲音,我才停下了 腳步轉身等待他。 「怎麼了?」我帶點不悅的語氣說。 「不用走得那麼急呢,我們有的是時間!!」亦曦笑 著說。 亦曦就是這樣的人,每次無論氣氛有多差情況有多壞 也好,他仍舊是抱著樂觀的心情輕鬆面對,我差不多 從未看過他著急過或生氣的樣子,真是不得不配服 他。 「你明天就走了,不走快點會浪費了你的機票…」 「哈哈…不會呢,得著還不少呢。至少我要辦的事已 經辦了,還讓我『大開眼界』了!這張機票簡直是超 值…」他帶著有點色的眼神望向我。 「哼…你已經那麼滿足!那我可以回家了吧?…」我 瞪著他說。 接著我便轉身打算離開,可是我的手被他緊緊地拉 著…

7


「不要走,剛才說說笑!!就是時間不多,我不想浪 費時間到不同景點參觀,再說我也不是第一次來這 裡。只想留在你身邊靜靜地享受一下屬於我們的時 光。」他終於放下色色的眼神誠懇地說。 「嗯…你想到那裡?」聽了他的話後,我又心軟下來 了。 「我有兩個地方想到…第一個是 Lygon Street;第二個 是 Crown Casino 旁的 Yarra River。」 「吓…為什麼要到這兩個地方? Lygon Street 是為了食 吧?但到 Crown Casino 那邊做什麼,你不會是想我陪 你賭兩手吧?」 「到 Lygon Street 是因為我已經在 Tiamo 訂了位,讓我 們二人世界,還有我想嘗試一下 IL DOLCE FREDDO 的 榴槤味雪糕呢。至於 Crown,時候一到你自然會明 白,現在先賣個關子 !!」 「想不到你那麼重口味呢…你試完榴槤味雪糕後,請 不要跟我說話…」 「吓…你不是喜愛榴槤的嗎?怎麼會不愛這榴槤雪 糕?」他驚訝地說。 「怎麼可能,我才不會喜歡榴槤!!我寧願被你打 死,也不會嘗一口榴槤雪糕…絕對不會!!」我堅決 地說。 「難道我記錯了?不會是失憶後,口味也轉了??」

8


「我不清楚,總之我對榴槤產品一點興趣也沒有…」 「嗯…好的…好的…我們先到 Tiamo 吧,肚子餓了…」 來到 Tiamo 的時候也差不多下午兩點了,原來亦曦不 單已經訂好位了,還早已經點了菜。他開了一支 2005 年的 Penfolds Bin 407;另外還點了一份 Lasagna 、一個 Capricciosa (Pizza) 和一些小食。 我淺嘗著他預備的紅酒, Penfolds Bin 407 的味道芳 香,濃濃的黑加侖果香和清新的薄荷味充滿了整個口 腔,對於很少嘗酒的我也留下深深的印像。 我一邊嘗著紅酒和他點的菜色,一邊聽著他細說在日 本交流的趣事… 來到午餐的中段,趁著亦曦去了洗手間的時機我先把 帳單付了,始終我才是東道主,不可能要他花了那麼 多心思之餘還是破費請我。只是這個午餐真的一點都 不平宜呢,幸好我平日沒什麼花費… 我見亦曦還未回來便從袋中拿出電話看看有沒有 miss call ,只是想也沒想到一個 miss call 也沒有,反而 Whatsapp 和 Line 的信息卻有數十個呢… 我打開 iPhone 細閱每一個信息,這些信息有一部分 是公司的同事傳來的,有數個是舅父舅母和表兄姐妹 傳來的,還有 Zoe 和一些本地和香港的朋友、同學送 來的祝賀信息。 雖然我失憶了也把他們忘記了,但原來「我」仍存在 他們的心中,真的很高興。

9


當我差不多讀完全部信息的時候,亦曦也回來了,他 繼續品嘗桌上的美酒美食。我讀完全部信息後才發現 了一個期被我遺意的電郵,原來這是我期待已久的人 -澈。 他原來沒有忘掉我,還在今天特別傳來祝賀電郵,真 希望他早點來墨爾本,讓我親身答謝他的祝福。 “澈, 謝謝你的祝賀話!希望你早點來墨爾本吧… 期待親身跟你答謝的一天。 欣” 我簡單地回覆了他的電郵,然後把 iPhone 放回袋 中。這時我突然感到有人好像在看著我,讓我很不自 然。 「剛才的那個信息是男生傳給你嗎?」亦曦有點嚴肅 地問。 「為什麼這樣問呢?還有不要這樣看著我好嗎?」我 有點不悅的眼神回應他。 「哦!對不起,我只是好奇!你讀這個信息時的笑得 很甜美…很少見你會這麼高興的,所以…」 「是嗎?我只是高興吧,想不到有那麼多朋友還記得 我,真的很感動。」

10


「哦…是嗎?對了,那最後讀的那個信息是不是男生 傳給你的?」 「你為何那麼關心最後那個發電郵給我的人是男還是 女呢?」我對他的問題感到很奇怪。 「直覺吧…可以告訴我嗎?」他很誠懇地請求。 我始終想不通他為何那麼緊張,只是若我不說看來他 仍會繼續問吧…所以還是跟他說了… 「不用那麼緊張吧!!那個人叫『澈』,是男生來 的…」 「是他?怎麼可能?他不是說放棄了嗎,難道一切都 是假的?」亦曦低聲地自言自語。 我完全聽不到亦曦剛才說的話。「什麼?我聽不到你 說什麼…。澈,是我的一位筆友,我也從來沒見過 他,只是閒時時跟他交流一下攝影和畫畫的心得。」 「哦…是嗎?對了…你還記得我們中學時期,有位叫 『澈』的同學嗎?」亦曦好像放鬆了一些。 「唔…我看記念冊時有看到這個人,但打開相薄時卻 不知道那個男生是他呢。哈哈…對了,他好嗎?」 「是嗎!唔…他應該還不錯,我也很久沒有跟他聯絡 了。也許他結婚了也說不定呢。我聽說他跟女朋友同 居,還很恩愛的…,不知道我何時才有這樣的福份跟 小欣一起呢?」

11


「你多想了…!!只是沒想到你也很久沒見那位舊同 學呢…。對了,為何突然提起這個人?」 「哦…沒什麼意思,只是他的名字跟你的筆友很似, 所以才想起他。」 「哦…」 「對了,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不如步行回 CBD (市中 心) 吧,在 Melbournce Central、QV 和 Myer 看看吧。晚 一點再到 Crown 那邊。 「好的,那麼我們走吧!!我已經付了錢…」我舉起 勝利的手勢。 「唉…慢了你一步,真失敗呢。」 「不要緊,我也不好意思要你請客吧,我才是東道主 呢。」我笑著離開餐館。 說時慢那時快,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了,我跟他在 CBD 中也行了數小時,陪他買下了不少的手信,如鳥 結糖、澳洲土產工藝品、羊脂護膚品等。 「亦曦,你明早什麼時候走?」 「航班是早上七點左右,所以大約五點左右就要出發 到機場了。」 「哦…原來如此。」

12


「先不要說這些,跟著我吧!!」 他二話不說便牽著我的手走,一直走到連接 Flinder Street Station 和 對岸連接的 Southbank Footbridge 才停下 來。 「你不是要去賭兩手嗎?怎麼在這裡停下來?」我好 奇的對著他說。 「誰說我要賭錢呢?我要帶你去橋底啊!」 接著他重新提起步伐,我們沿著樓梯走到 Southbank Footbridge 的橋底。這裡很黑沒什麼燈光照射著,他 著我閉上眼睛 。 過了一會,我感覺到前方有一些光似的。 「欣,你可以打開雙眼了。」他溫柔地說。 眼前的光,原來是來自他手上被點燃了的煙火棒,他 一邊唱著生日歌一邊放著一支支煙花給我看。 一串串如流水般的煙火,就如天空閃閃的星兒一樣才 我眼前起舞。 小型的煙花舞完了,接著亦曦放下手上的煙火棒,從 我背後擁抱著我說:「欣,祝你生日快樂!!永遠健 康快樂,你永遠是我心目中最漂亮的女生。請你做我 女朋友吧!!」 我努力地推開他,只是他仍舊緊緊地抱著我。

13


幾經努力,他終於放手了。 「亦曦,很感謝你為我準備的一切,真的很感動,十 分感謝你的心意。只是…我真的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你是很好的男生,但我對你始終都只有朋友的感情, 我也有想過可否與你再進一步…的…只是…」 我邊說邊從袋中拿出他昨晚送給我的頸鏈,我握著他 雙手把頸鏈放在他手心中。 「到底是我有什麼地方不夠好?」他有點激動地說。 「不是你不好,是我的問題!!」我低著頭說。 「你的問題?你的心仍舊掛念他?」亦曦的語氣開始 變重。 「他?你指的是誰?」我一臉迷惘地看著他。 亦曦緊握著拳頭說:「當然是那個崔弘澈吧,他已經 有女朋友了,你為何不放下他,不給自己一個機會去 接受我呢?我有什麼比不上他?」 「我根本不明白你意思,我為何會放不下他呢?或許 我昔日是喜歡他,但自從開始在澳洲生活,加上我失 憶了,什麼也沒再想了。我失憶後你是唯一一位時時 探望我和陪著我的朋友,你沒理由會不知道這點 的。」我失望地說。 「我…我…,那…那…你為何不願意跟我在一起?」

14


「我真的沒有那種感覺…不論多努力也好,始終沒有 那種感覺,對不起。」 「我不想聽『對不起』這三個字,我只想聽你說『我 願意』…」 我不清楚是不是亦曦喝了很多酒的關係,他好像變了 另一個人似的,跟平日的他很不同。他一步一步走向 我,我被他逼進牆邊。雖然如此,我卻沒有被他嚇 怕,我雙眼瞪著他。 「欣,你知不知道我等了多久,讀書時我一直都看著 你和崔弘澈一起,而我只是尾隨在你們的後面;到你 在澳洲定居後,我努力做 Part-time 儲錢買機票來探 你。終於大學一年級時我來了墨爾本探你。雖然你很 開心,但你一聽到崔弘澈有了女朋友後整個人變得很 失落;到你失憶後,我以為一直陪著你照顧你,總會 有一天你會愛上我,沒想到想不到你仍舊是拒絕我… 為什麼?」 我什麼也沒說,因為我也想不到如何解釋… 亦曦見我再沒退路,他突然把我擁入懷中緊緊地抱著 我,讓我有點透不到氣。 我努力推開他,但一切都是白費氣力的。 他望著我眼神中流露出憤怒和傷心的情感,這一刻我 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做… 接著他竟然在我耳邊說了一句我想也沒想過的話: 「我就算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

15


我驚慌地看著他,他雙眼流露出色色的眼神… 這時我打算用盡力氣一掌打落他的右頰,可惜卻被他 先下手為強,一手緊握著雙臂。 然後他再一次靠近我說:「你不會以為我真的會像電 視劇般的情節『得不到你的心也要得到你的身體』 嗎?我才不會下流,剛才的確很憤怒,但是我才不會 這樣傷害你。剛才把你嚇倒了,對不起。」 我驚慌地看著他,的確他雙眼再一次回復平靜,就像 昔日般一樣。 他再一次開口:「真的很對不起!我明白你的心意, 只是我真的很恨崔弘澈,所以才會那麼激動。請你原 諒我…」 他跪下來再說一次:「對不起…」 這時我才相信他是真心的知錯… 「起身吧,我不喜歡人跪我的,特別是男生。我可以 當你多喝了酒才做出剛才的行為和說了那些話。只是 你要答應我絕不可再作弄我…」 「放心,我全部都會答應你。」 「那起身吧,不是要本小姐請你起身嗎?」 「起身前,我想跟你說一件事…」他低著頭說。

16


「今天以後我暫時不會再找你,我會專注的的音樂事 業,還有我想忘掉對你的情意。到有一日我能真正以 朋友身份見你時,我會再找你…」 「…嗯…我明白了,我會等我的好朋友回來;但請他 再回來探我時,多帶一位女朋友給我認識。」我溫柔 地說。 「一定…一定…我親愛的靜欣…再見了…」

17

「願」 第 9 章 (2)  

「願」 by 英籽。H & 珮

「願」 第 9 章 (2)  

「願」 by 英籽。H & 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