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1


願 英籽、珮 著

Copyright 2012 FreeLan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2


「記憶」 是我們唯⼀一的連繫 然⽽而我們卻失去了

3


第三章

星的碎⽚片

4


{3.1-弘澈篇} 雖然媽媽還不準我去上班,但她允許我⾃自⼰己出去活動⼀一下 筋⾻骨,留在家裡實在無聊所以有機會我都會下樓逛逛。住 在太古城的好處就是家⾨門⼝口是⼤大型商場,我也樂於在商場 打發時間。有時幫媽媽到超市買⽇日⽤用品,有時候就幫靜雲 看看⾐衣飾,看到覺得她會喜歡的就會先幫她買起來。我喜 歡幫靜雲和媽媽買東⻄西,但很少會買東⻄西給⾃自⼰己,男裝來 去都是那幾個款式很沒趣,再者現在我不⽤用上班不⽤用⾒見其 他⼈人,也不⽤用穿得這樣得體吧。 打開家⾨門就看到靜雲的包包安靜地躺在沙發上,鞋⼦子東⼀一 隻⻄西⼀一隻,這個陣勢代表我的妹妹已經回到家了。 「靜雲,我回來了!你之前不是說想買⼀一個⼩小包包去 clubbing 什麼的?我幫你買回來了,先放在你房間好不 好?」 「不要~~~~~!我的房屋很混亂先放在你的房間!我 等⼀一下要出去回來再看。謝謝哥~!」靜雲在浴室夾雜着 ⽔水聲地回答我,⾳音量很少我要把⽿耳朵貼在⾨門上才勉強聽得 出她在說什麼。  那個⼩小妮⼦子今天晚上好像佳⼈人有約呢,要不然為什麼⼀一回 來就沐浴更⾐衣,連最愛的包包都不看? 回到房間放下⼿手上的"戰利品"就往床上躺下去,睡得太 多⾝身⼦子都變懶了,往商場⾛走了⼀一圈就累得要命,在床上伸 了伸懶腰準備和周公去約會,卻不⼩小⼼心把床邊的⼀一個⿊黑盒 弄倒。 這個是什麼來的?回家這麼久了我好像沒有⾒見過這個⻑⾧長⽅方 型的盒⼦子,它的體積不少我應該不會看不吧?把盒⼦子打來 就看到⼀一枝單簧管。

5


「朋友好久不⾒見喔!」  等等,為什麼我會這樣說的?我從前會吹單簧管的嗎?媽 媽和靜雲都沒有提起過,⽽而且要是我會的話書架上應該會 有樂譜的,但我的書架除了編程的書還是有關電腦的書。 ⼿手不⾃自覺得拿起那枝單簧管吹奏起來,⼀一切都來得很⾃自然 沒有半點突兀。 「哥?」靜雲的聲⾳音打斷了我即興的表演。 「有什麼事嗎?」雖然停⽌止了吹奏,但我的⼿手還是離不開 單簧管。 「你會吹單簧管的嗎?怎麼我不知道的?」靜雲好奇地坐 在我⾝身邊。 「我不知道...看到它我就很⾃自然地拿起來了。」 「哥,你⼀一定是偷偷學單簧管,想⽤用這個去把妹!對不 對?」 「妹妹⼤大⼈人,要⽤用來把妹的話去學鋼琴不是更好嗎?好像 沒有什麼⼥女孩⼦子喜歡吹管樂器的。」 「⾒見笑了,你妹妹我就是喜歡單簧管的!」靜雲拍拍⾃自⼰己 的⼼心⼝口,表⽰示⾃自⼰己是很有品味的。 「所以這個單簧管是你的?怎麼放在我的房間?」 「那個....剛才不是說了嗎?房間很混亂所以先放在哥哥 房間裡!」靜雲吐吐⾆舌頭,活像⼀一個被捉到的⼩小偷。

6


「我前世⽋欠了你的嗎?怎麼我覺得⾃自⼰己不像你的哥哥,反 ⽽而更像你的⼩小妹?」 「呀!!!!時候不早了!!再不過去就會遲到,留下壞 印象就不好了!」  靜雲完全無視我的問題,頭也不回就直接奪⾨門⽽而出。看來 ⽤用單簧管把妹的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而那個⼈人深深地吸 引着我家的靜雲。 聽靜雲的語氣,我從前應該不會吹單簧管,為什麼我剛才 吹起來會這麼⾃自然?腦中有很多解不開的問號,很想去找 出答案但我的腦袋⼜又不聽話。最後我放棄了去找出為什麼 我會吹單簧管,取⽽而代之是去找出是誰把我妹的⼼心偷去!

7


{3.2-靜欣篇} ⽤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我現在⾝身處的環境是最貼切的。 雖然獨個兒⾝身處於完全⿊黑暗的環境,但我卻沒有感到⼀一絲 的危險或恐怖感覺。是我的危機意識太薄弱,還是沒有需 要害怕的理由? 無論如何我的確處於⼀一個很平靜的狀態。 等待成了我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只是需要等待多久呢? 爸媽⼜又是否安全? 每當想到爸媽,我的⼼心就開始有點擔⼼心了,可是我什麼都 做不到… 過了⼀一段時間,四周依舊沒有任何絲毫改變,仍是伸⼿手不 ⾒見五指。 隨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不想再無了期地等待下去, 決定嘗試尋找爸媽。當我站起的同時,四周出現了⼀一些變 化,環境變得越來越逼,我好像快要被⿊黑暗吞噬。 我加快步伐趕快離開這裡,但不論我⾛走得多快仍舊⾝身處在 ⿊黑暗之中。呼吸聲變得越來越急速、視線也越來越模糊, 我盡可能保持冷靜,⾄至少我是這樣提醒⾃自⼰己… 在迷迷糊糊之中,我彷彿看到了⼀一點點光線。雖然是很微 弱的光線,我努⼒力地向那發出光線的⽅方向⾛走。 只是無論多努⼒力,我跟那光點的距離仍舊沒有改拉近。 ⿊黑暗,正在吞噬我的⾝身軀。

8


在我失去意識之際,眼前出現了⼀一個⼈人。 她⽤用那對溫暖的⼿手把我緊緊地拉着,⽤用盡全⾝身的⼒力氣把我 從⿊黑暗中拯救出來。就在她把我拉住那⼀一刻,四周⼜又再⼀一 次平靜下來。 ⿊黑暗被光明驅散了。 由於她的背後光線太耀眼的關係,我無法看清楚她的⻑⾧長 相… 即使無法看到你的臉,我的⼼心仍能感受到⼀一種很舒服和溫 暖的感覺。我想我應該是認識她的,是⼀一位很熟悉的朋 友,只是我卻忘記了她。 或許是剛才驚慌過度,整個⼈人仍然處於⼀一種迷迷糊糊的狀 態。 在迷糊中,我看着她慢慢離我⽽而去。看着她正在遠離的背 影,我感到我們之間的距離再⼀一次變得搖不可及。 ⼀一顆顆如珍珠般的淚珠從我的眼中掉下來,在不知不覺中 我⼜又再⼀一次陷⼊入昏迷… 「⼈人⽣生如夢,時⽽而虛幻、時⽽而真實…」 ⼀一顆晶瑩通透的淚珠靜靜地待在我那雪⽩白的臉頰上。 半夜醒來,我看着鏡中的⾃自⼰己,輕輕地把臉頰上的淚珠抺 ⾛走。 這是我在⼀一星期內第三次發了這個的夢了。在夢中,⼀一切 都是多麼的真實、她的⼀一雙⼿手是多麼溫暖、感覺是何其深 刻的。

9


假如這⼀一切都是夢,那她是誰呢?是朋友,還是親⼈人?假 若這⼀一切都是虛幻的,為什麼我會再三夢到相同的情境、 為什麼每⼀一次我都會流淚?⼀一切是巧合,還是⼀一種提⽰示? 對於⼀一個⼜又⼀一個的疑問,我百思不得其解。 沉醉於思海中的我,最終敵不過周公的召喚,再⼀一次進⼊入 夢鄉。

10


願: 第三章/星之碎片第1、2章 by 英籽、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