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I

二 ○○ 八年八月起,在職場以父親的名義,請一年侍親假。 乘著上帝彩虹般的愛, 越過和父親之間那道由歷史、世代、忙碌所鑿刻的鴻溝, 讓我慢慢地重新審視父親,貼近父親的心。

﹁祂必使父親的心轉向兒女,兒女的心轉向父親。﹂聖經瑪拉基書四章 謹以這些文字獻給 九年六月過八十九歲生日、愛我及我愛的父親和 今年二 ○○ 那位昔在、今在、永在、愛我、愛父親及我愛的天父 感謝黃友玲老師圓我成為作者出書的夢 感謝上帝巧妙賞賜我這個美好的時機

6


目 錄 老的,小

守護風中燭

小的,老

與老抗衡

煙硝味煙消雲散

V.S.

1 5 9 父親的財寶

13 傾聽

17 光

23 他失恃而哀傷,也想起自己年邁的父親,自問:如果是我,我能不能這樣

態。坐在他旁邊的我反而不可抑止地眼淚與鼻涕齊流,滿臉氾濫成災,為

開會時,這位服喪的同事作業務報告,語調平緩淡然,沒有激動失

氣定神閒。

老病死雖是人生必經之路,但在﹁預定﹂和﹁意外﹂的變數中,我還無法

揣 度 著 要 如 何 安 頓 於 置 身 的 氛 圍 ? 如 何 表 露 今 天 的 情 緒 ── 同時要 ﹁慶生﹂和﹁悼亡﹂?如此南轅北轍的心境很難快速換檔或和平共處。生

的噩耗,一股哀淒傷楚橫梗喉心,擊退難得同樂的歡欣期待。

原本計劃要為辦公室當月份的壽星慶生,一早卻聽聞某同事母親過世

守護風中燭

You have made me endless

上帝開的路

24 28 31

II 女兒心 父親愛 守護風中燭 1


2 女兒心 父親愛 守護風中燭 3

的平靜面對公眾? ── 答案不言而喻。 一直是父母呵護嬌貴的么女,大學時期負笈南下,原本是想離開父母 的羽翼,練就一雙能獨立飛翔的堅強翅膀;但戀家的根札得太深,父母的 愛太濃,每學期開學前,父母總是一左一右陪伴我搭乘夜車南下,為我打 理好住宿的環境,再帶我至近郊名勝遊玩,沖淡我幼稚的孤寂,化解我懦 弱的無助。如果歡度了一個節慶連續假日後,我自行返校,回程的車上淚 水和路程一樣長,再漫延至寢室,我狹隘的鄉愁彷彿從走出家門的那一步 起,就寫在臉上、盤據心頭。 所以,曾經就父母是我的天與地。 步入中年後,逐漸覺得自己的手腕愈來愈強壯,而父母的膀臂卻愈來 愈瘦弱。 趁我們子女忙碌於工作、撫育下一代的當口,憂鬱悄悄地襲擊老父

的身心。不知不覺間父親反應變頓、言語遲緩,常常時間空間錯亂。以前 反覆抱怨慢性病纏身,後來乾脆靠著重劑量的安眠藥,退縮在嗜睡的夢境 裡。 我不明究理地懷疑父親,是不是得了嚴重妄想病的人?門診時間表如 數家珍,卻不 在乎家庭聚會的時間,腦海只想著要看哪一科?掛哪個醫師 門診?臥房像是藥房,藥品堆積如山,誤認醫生是最關心他的家人,吃藥 是他每天活著的意義。 哪裡知道病痛是涵蓋生理、心理及社交各層面的反應。 我第一次被詐騙者撒但恐嚇,說牠挾持父親,是我和父親在一段兩百 公尺回家的路上。父親踩著一小步一小步的身子逐漸往前傾、失去平衡、 搖搖欲墜好像快要倒在我身旁。我彷彿生疏的走索人,站在高懸著、如絲 線般的繩索上,強作鎮定,冒起冷汗,每一舉步都驚懼地向上帝呼求。


這一次試煉震撼後,我更敏察父親年老的心境,試著去守護那一小截 風中殘燭。 朋友凋零、記憶淡去、心智退化,困在藥物中的舊身軀,鎖在自卑 中的老靈魂,是多麼地力不從心?我們作子女的無從體會,那是所謂的未 來。但有什麼能讓他們在晚景中有些歡愉、有一抹圖彩、有一簇生機呢? 對我而言,是像父母曾陪伴我一樣地陪伴他們走過危危顫顫的時刻吧!即

老的,小

使知道有一些路終究是必須一個人走。

小的,老

像催狂魔,吸吮精神氣血,吹吐腐氣敗息,折磨著他陰鬱的老年,使他作

自從開放大陸探親 後,父親一直都活在失眠的陰影下,那虛無的因素

反。父親覺得舊的衣物要比新的穿得舒服,他對舊鞋、舊手帕情有獨鍾。

潤膚油泡澡止癢,再用潔淨的布輕拍、拭乾,但又不能過度,免得適得其

質地細緻、溼潤的毛巾清潔皮膚,季節轉換時要買某家固定廠牌的嬰兒用

父親的皮膚的確細緻敏感,不能使用任意一種香皂、乳液,他通常用

父親像是在皮膚病和失眠之間苟延殘喘。

動兒女的內疚和無奈,選擇性地拿醫囑誇大病情威脅家人的情緒。

女兒曾討厭父親藉著看病,來提醒家人他需要被關照,用涘聲嘆氣攪

V.S.

4 女兒心 父親愛 小的,老V.S.老的,小 5


6 女兒心 父親愛 小的,老V.S.老的,小 7

息不規律,常是一夜失眠難寢,別人美麗的白晝,卻是他嗜睡的夜晚;再 不就是飽受夢魘之苦,虛實混淆,最後攻城掠地地侵奪他清明的智力。 成天無所事事,一天到晚躺在床上,門窗緊閉,子女們覺得他活得很 不健康,建議他不要睡太久,多出去走走,提供他養生之道。他有時會忿 忿不平地反駁:﹁我昨夜皮膚又癢得睡不著,頭暈,人老了,真受罪,很 不想活了!﹂有時即使耐著性子聽兒女們說話,只是為了禮貌,不管他們 講了什麼,父親最後總是扯到他的病體上頭去,兒女們只有任憑父親藉著 去看病尋求醫生的慰藉。 每個月父親都拖著孱弱的身體去看各科醫生,每逢過節還會給某醫師 送禮,女兒很為母親叫屈,母親服侍父親大半輩子,比不上醫生每月一次 不到五分鐘的噓寒問暖。到了這個關頭,世故的醫生扮演的是病人傾訴的 窗口,而非醫療的角色,重點在於做人而非做事吧!

時間久了,女兒發覺曾經和父親爭得面紅耳赤,僵持不下的問題答 案,不見得像當初所想的那麼黑白分明。 以前女兒覺得他太自我中心,但是現在知道可能不是那麼一回事。時 間一年一年地過去,過得比想像的還要快,父親己從一家之主的寶座上退 位,退到難以理解的層次。 這一年,雖然父親沒變,必定是女兒變了,突然覺得父親所說過、做 過的那些傷人心的話、討人厭的事,其實沒什麼,錯在自己,挺愚蠢的, 不該把三言兩語看得那麼嚴重,女兒一直都是以孩子看大人的眼光來看父 親,可是現在却得調過來,女兒是大人,父親則是弱小無助的孩子。 有一次當父女散步時,突然狂風大作,如果女兒沒有攙著父親,他 可能會像茅屋般被風吹垮,女兒感慨父親拄著枴杖的手臂像一根乾枯的樹 枝,皮膚是一層皺巴巴的糯米紙附著著,皮下暗紅的血脈和青筋攀爬,沒


8 女兒心 父親愛 與老抗衡 9

有肉質和水份,那雙手是那麼地輕、輕到荒謬的地步。那個曾經是堅毅穩 固的靠山,已變作是較小、較慢、較輕、較脆弱的老小孩了。

與老抗衡

母親曾背著父親當笑話轉述給子女聽: 父親拄著柺杖佝僂著身軀,在路上瞧見了以前的同袍 —— 屈指可數猶 在人間的幾個,他竟語帶嘲弄地對隨侍一旁的母親說:﹁鄭公怎麼駝成那

沒有預警的老化,不自覺地容易忽略他的威脅,又或﹁老﹂是比較來

樣,老得那麼快!﹂

的。 父親近幾年來常問一些沒頭沒腦的問題,起初女兒聽得一頭霧水,丈 二金剛摸不著頭緒而無言以對,父親則會惱羞成怒,嚴責女兒年紀輕輕, 記性如此不佳;女兒則心裡嘀咕他莫名其妙,無理取鬧。女兒事後翻報或


10 女兒心 父親愛 與老抗衡 11

福至心靈,方知父親是牛頭不對馬尾地將兩則新聞或事件混為一談,要她 答覆他缺漏的一截或人名。 老人的時間表以龜速爬格兜圈子,兒孫們的行事曆分秒必爭,代代間 不同的步調,此時哀兵之計或許是他不得已為博取關心的伎倆。 父親也常常向從大陸來電的親戚感嘆自己的身體,提及他大限之期不 遠矣,要他們經常電話聯繫。二十年前,女兒與父親第一次大陸返鄉探親 回程的機場上,他就老淚縱橫跟送行親友說:﹁這一別,不知還有沒有機 會見面!﹂上帝憐憫他,讓硬朗的他年年返鄉,最近的一次是他八十四歲 時的清明節,但在機場得由人推著輪椅入關出關了。這幾年兒子著眼於父 親身體狀況不佳,不許他再搭機長途跋涉,他就嘆著要落葉歸根,嚷著要 回晴川老家,與塚墓中的父母兄弟相伴。 一次父親主動求醫,看了女兒手中為他領取的藥包,竟十分不滿意年

輕醫師開的處方,又開始細碎誇大地反覆他的病史病症,聽起來他比較相 信自己的診斷,完全漠視醫生的專業。女兒直覺父親的﹁老毛病 ﹂又犯, 一股血氣沖上腦門,不厚道地跟他直言:﹁看了十幾年的病,如果到現在 吃藥都沒有效,那就不要再看了,別管它,說不定是心理因素。﹂﹁壽 命如果是延長在疑神疑鬼或病床上,大家的耐性消磨殆盡,都不會愉快 的。﹂﹁儘管八十八了,你的處境遠比那些遭棄的老人幸福;儘管你腿力 不太能走,也比坐輪椅的人來得強。﹂女兒希望父親能樂活,不要只是對 身體的病痛朝思暮想。 說完後,女兒的心裡其實不那麼篤定。 當女兒攬鏡自照,發現膚色黯沈,斑駁散播臉龐,細紋在眼角扇射, 白髮頭上生根,歲月成了老化的同義詞時,可是非同小可,無法釋懷。女 兒也是想盡辦法要去斑遮瑕,想還原白裡透紅、淨光亮潔的肌膚,願意花


12 女兒心 父親愛 煙硝味煙消雲散 13

上大把銀子、借助外力撫平歲月留下的痕跡。 身體開始走下坡時,就開始了與老抗衡之路,無論是中年或是老年。 而同樣的症狀上身,有的人可能在床上躺個一週,有的人或許只是覺 得稍有倦意。假使看到一個手指割傷痛得蜷曲身子的人,除了恥笑這人在 演戲,也可以同情這個人皮膚吹彈即破,手指劃破的痛苦不下於一般人被 大刀一砍。不能以自己感受過的痛苦,來作為衡量別人痛苦的基準,更何 況女兒還沒有活到父親的年齡啊!

煙硝味煙消雲散

抽煙時的老父是家人的眾矢之的,父親抽煙的歷史算來也有古稀之 年。 兒孫還小時因為敬畏威權,不懂事的還會幫爺爺點煙,以贏得嘉許。 接受學校教育後,禁煙意識、吸煙有害健康的呼籲比爺爺的舊威權更權 威,家裡就被悄悄地張貼上禁煙的標誌。 爺爺不為所動。 爺爺點煙時,孫子會摀住口鼻說:﹁好臭!﹂媳婦會扭開空氣清淨 機,然後一家四口躲進臥房,再把房門掩上。 女兒因厭惡煙味,在老父享受神仙之樂時,大動作地搖著扇柄。也因


14 女兒心 父親愛 煙硝味煙消雲散 15

憐恤母親被診斷肺有問題時,義正辭嚴地斥責父親自私,不顧自己和家人 的健康。 父親似乎也無動於衷。 戰況僵持時,冬夜門窗緊閉禦寒,老父一度瑟縮地步到冷風刺骨的陽 台吞雲吐霧,進來後直打哆嗦,女兒視若無睹,覺得他是用苦肉計。 熬過了革命抗爭的對立期,老父守住了抽煙權,孫子對煙不離手的爺 爺敬而遠之,女兒眼中的父親是我行女兒素的老頑固。 ﹁幾十年了,戒不掉。﹂一語搪塞一家的清新。 家裡雖無法爭取到禁煙的訴求,但情勢比人強,老父勢單力薄負隅頑 抗的結果,氣焰愈來愈弱。 很多時候,老人是畏首畏尾地看著家人臉色,默默點煙。很多時候煙 點著了,坐在電視機前盯著不知所云的畫面,抽了第一口,就拿在指間,

讓煙火燃成長長的灰燼,任煙星不知何時抖落在衣褲上,燒成一個黑洞, 才燙醒了恍神的老父。 某日午後,女兒趁父親晨昏顛倒睡覺時,為他整理凌亂的桌面,一層 煙灰覆蓋其上,四、五年前的年曆卡依然壓在桌面度日,數張失去威力的

,老人的案頭堆砌著沈甸甸的過去。

彩券喚不醒春夢一場,掉 了鋼珠、漏了油的原子筆林立,彷彿宣告老兵不 死,過期的醫院門診表還在排班

赫然,一張泛黃紙條上娟秀字跡寫著戒煙門診電話,夾雜在老父固守的堡 壘山寨,隱藏於他從不讓人觸碰的地盤。唉!父親內心的掙扎終究敵不過 綑綁他靈魂的煙癮。 走在醫院外的人行道上,父親說:﹁不知怎麼地沒有力氣,身子一直 往前傾。﹂女兒沒告訴他血壓太低的真相。他要求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從 身上掏出一根煙,打火機卻沒油,女兒向鄰座抽煙的先生借火,趨前為父


16 女兒心 父親愛 父親的財寶 17

親點煙,之後父親顫抖的手拿著點燃的煙放鬆地抽著,喘口氣,開始數算 著醫院附近一帶諸多藥局,每一次來他都要說上一回。 父親抽完煙後,好像有了點活力,父女倆繼續前行,女兒竟然感謝起 過去痛恨的煙來。 女兒想:如果自己可以啜飲咖啡提神,美化喝咖啡的優雅情趣,為何 就不能接納一個老人抽煙紓壓提神,體諒年老戒不掉的無奈和軟弱?

父親的財寶

和不熟悉的人應對,如果遇到要留名寫字,她的字跡會給人留下深刻 的印象,﹁妳的字好漂亮哦!﹂﹁妳的字好像刻的喲!﹂諸如此類的讚美 常縈繞在耳。 從上小學開始學寫字到念國中,她一直有意模仿某些人字跡的架構筆 劃,然而,父親則是她的啟蒙師。 父親是學機械的,心細手巧,她小時候的童玩有些則出於父親之手。 小女生玩著用透明塑膠袋剪成的毽子,父親看到後,會再為女兒製作 無論技法或手工更高難度的雞毛毽子;甚至當時堪稱﹁高科技﹂,作工繁 複精細,外面坊間買不到的九連環,也都是父親匠心獨具,用兵工廠中的


18 女兒心 父親愛 父親的財寶 19

廢材一手打造。童年時物資缺乏的年代,把玩這些童玩,總是唬得鄰居一

,父親會教女兒臨摹,叫

愣一愣的,好不驕傲,這是父親為她製作,獨一無二的玩具。 求學時代,學校的書法、勞作、手工藝 她注意細節,講究牢固,並且精益求精,經父親指點過的作品總是頗具巧 思、出類拔萃。但有的時候,父親一板一眼細膩的程度是小女孩的耐性撐 持不下的,只好棄械投降,賴給父親完成大作,所以作品一半、甚至更大 一半是父親的功勞,最後卻掛上她的名字。也因為如此耳濡目染,女兒雖 沒有克紹箕裘,但左腦的訓練及細膩度的拿揑,有那麼一點父親的真傳。 從小看著父親娟秀的字跡,就是年幼的她最初描摹的﹁名家字帖﹂。 現在,她還是喜歡用卡片表達心意,在書寫前先用鉛筆和尺在卡片上 量好刻度畫下寫字線,抒發感謝祝福後再以彩筆粉飾,這是父親的影子! 不能爬山健身後的父親,徜徉在她所不懂的方寸天地間。此時,父女

的世界是地球的兩端,日夜顛倒,語言無法溝通,運轉的速度不同 ,僅有 的交集只是擦身而過,忙碌讓她急躁地沒有耐性理會父親的慢條斯理,老 練後的驕傲讓她鄙視他不清明的腦力,縱容自以為是挖掘父女的鴻溝,愈 來愈寬,也愈來愈深,直到她生活的步調調整得和他接近。 一日電話鈴聲響起,母親告知:父親要到她的蝸居走走。內心喜憂參 半,這是她之前答應過他的承諾,卻被她有意無意間忽略了。 父親的世界縮小後,常足不出戶。出門的心情非常難以捉摸,有時子 女們興致勃勃事先約好出外踏青吃飯,前些日子他還欣然雀躍,臨出門卻 意興闌珊,磨磨蹭蹭,拖延時間,澆了兒女們好大一桶冰水,幾次折騰, 使得她告誡自己:﹁算了!別自討沒趣。﹂這會兒他老人家竟然主動說要 登門拜訪,雖是稀客,但是仍不敢太樂觀,因為父親臨時變掛,或和母親 半路不歡而散的前塵往事,不可勝數,因此,她準備先來個按兵不動,以


20 女兒心 父親愛 父親的財寶 21

免又是空歡喜一場。 女兒住的大樓在巿區的近山處,深幽靜謐,需要花一段腳程的代價。 裝潢、搬家時,父親曾數度和母親來監工、參觀過,近幾年間她被新工作 環境羈絆,他身體健康變化甚鉅,彼此各自過生活,從沒想到再邀請他 來。 這對老夫婦果真依約前來。父親進門後很是新奇,到處探看,彷彿 他真的從未來過一般。五臟俱全的小麻雀看在他的冷眼中,心裡似乎很滿 意,尤其流連徘徊於視野極佳猶如觀景台的陽台,駐足欣賞良久。女兒心 下也鬆了一口氣,水到渠成地實現一個似易實難的承諾。 父親臨走前舊話重提,他說有好些郵冊不翼而飛,要女兒再清點他給 的郵票冊。口氣帶著懇求。這時她像被觸動的地雷,爆炸開來;又像刺蝟 般地護衛自己,自信地嚴責父親自己糊塗,徒增她的麻煩,她怎麼會有多

的郵冊?父親負著傷,悵然離去。 父親集郵是為他們兄妹五人及大陸的堂兄弟都準備一份,她其實對父 親耽溺於集郵這落伍的嗜好,累積許多複雜難解的憤懣,心想:我總是拒 絕父親的好意多,怎麼會多取? 過去她慣常用敷衍漠視來應付父親這類的請求,所以這個老問題困擾 著他,也糾纏著她。當下她一股氣焰萌生轉念,抱著要擺脫長久以來的煩 擾,一筆算清,不再讓他有找麻煩的藉口。於是翻箱倒櫃將父親陸陸續續

林林總總共有幾十套冊,天啊!

給的、從不屑一顧的中華郵政十多年來的年度郵票冊、目錄、首日封、各 樣主題專題冊、紀念郵摺、電影郵票

愈清理愈目瞪口呆,愈數點愈汗流浹背,父親竟留給她如此豐厚的財富! 更不用說他花在這上面的心血。她有一位細膩的父親,居然遺忘!有一位 富有的父親,居然無知!


22 女兒心 父親愛 傾聽 23

每套郵票冊都美不勝收,主題多元,設計與時俱進,極富收藏價值, 女兒才明白:集郵真是一門學問!無怪乎說能怡情、益智、儲財。父親 八十八歲是有些健忘,記憶退化,但他不失智,之前致力於集郵,功不可 沒,直到他無法應付這些較複雜的思維為止。 同樣的郵票冊重複出現在當中的不下四、五種,每種有二、三本,她 難為情地坐在這堆郵票冊中,無地自容。 是誰糊塗?!

傾聽

清晨,祢射一道溫柔的日光之箭,讓夢向我告別,然後,在我耳邊吹 口氣。我的眼簾輕啟,迎接白晝,祢說:﹁我要對你說話。﹂ 祢霸氣地說,要我將心和人,全然地獻給祢,毫無保留;要我不要流 連這世上的奇花異草,更勝於愛祢。 又憐愛地說,要我不閒懶地將朋友帶來認識祢,讓祢來愛他們;祢會 使他們得著祢豐盛的愛,和祢所擁有的奇花異草。 我說:﹁不公平!﹂ 祢莞爾,說,專注的人,才能聽得到祢的聲音;愛祢的人,才看得見 奇花異草。


24 女兒心 父親愛 光 25

步行在台電大樓後的靜巷,不經意抬頭,一輪皎潔的明月對我頷首, 我沐浴在她的柔光中,走到吵雜的公車站,那份屬於彼此的閑靜就被打攪 了。 我站在車道中的分隔島,車流以強弱不一的照明,時而快速穿梭,時 而緩進滯留,等待使我的島嶼失去行雲流水,翹首眺望遠方,盼的總是不 來,以為來了,卻是別人盼的,我的容顏是蓮花的開落。 隨著視線,一列嚴整的路燈細削瘦長的身子,向上拉出一道柔美的 菱角嘴,嘴角鑲嵌著黃寶石,散發著朦朧光華,流洩出無盡笑意;兩側招 牌則以耀眼的字號來宣告主權,招攬客戶,即使暫時歇業的商家,招牌也

不打烊,更遑論燈火通明的、裝置吸睛櫥窗藝術的,無不想挽留行人的腳 步。 終於,期待的公車眼看被前面十字路口的紅燈攔截,正等待時機起 跑。漸漸,那猶如繫著布條般的選手魚貫地停駛在斑馬線後,公車額上的 布條標誌著號碼和起迄點,這些公車選手在此狹路相逢。我選擇性地踏上 開門迎著我的階梯,心情總算落實了些,梭巡捕捉空座,趕緊佔 據一方小 小的位置,安頓我的身心。小綠人倒數計時倉促加快步伐到變成急凍人之 後,公車駛離了這個中途島。 一路車上的跑馬燈秀出:到站、下一站、歡迎字樣等,貼心的服務 暖洋洋地熨服歸人的焦躁。我掏出背包中的手機,閃爍著冷光,按下通話 鍵,請早睡的家人留一盞燈。 夜晚,臺北這城市,由無數的光建構出絢麗美好,我回家的路,也由


26 女兒心 父親愛 光 27

無數的光引領著。 眾所周知,電燈是由偉大的愛迪生發明,為人類帶來燦爛的文明;然 而宇宙中永恆自然的光源是從何而來? 盤古開天闢地? 宇宙大爆炸? 我喜歡﹁上帝說:﹃要有光。﹄就有光。﹂的這個創造論。 愛迪生發明電燈和上帝頭一日造光,兩者的發明創造,有異曲同工之 妙!如果愛迪生發明了從無到有的燈,照亮了人類黑暗的夜晚;那照亮虛 空混沌,淵面黑暗的天地,不用電線、電池、鎢絲的自然光,除了上帝這 樣的作手,誰能有如此完美、神奇、可畏的創造?愛迪生的發明嘗試了千 萬次,用燈將黑暗燃亮,上帝瞬間音控,即創造永恆的光,把光暗分開, 區分了晝與夜,﹁神﹂吧!?

這樣看來,創造論是不是接近發明呢?不,準確地說,應該是愛迪生 發明電燈神似上帝創造光吧!但是,誰更勝一籌?甚且是前所未有又永遠 地遙不可及。


28 女兒心 父親愛 上帝開的路 29

上帝開的路

朋友介紹我去一家養生會館作全身按摩,第一次和按摩師傅鎖定一小 時的時間不夠又多加了半節,按摩師傅說,我的身體像銅牆鐵壁般,子彈 都打不穿。我躺在床上有如砧板上的魚肉,任由按摩師傅﹁剁、斬、推、 拿、扳、整﹂,有時痠痛到眼淚都要噴出來了,心想我怎麼會把身體折磨 成這個樣子,然後又再花錢來這裡二度傷害,找罪受。 看來這是工作狂惹的禍,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不值得同情吧! 期許自己每月一次去探望某位倒在學校、歷經險境後,卻要長期住 院像候鳥遷徙在各大醫院作復健治療的同事。每月一次的探訪,當時算是 我有生之年,來去醫院次數最頻繁的一段日子。有時在很疲憊的工作後,

勉強自己去維持心中的許諾,來回三小時的車程,回途總會認為自己去對 了。因為造訪時,生病家屬給我的真誠感謝,反而令我感動。 直到有一次,從一場腥風血雨、瀰漫火藥味的會議戰場全身而退, 再去到那個收留傷兵、瀰漫﹁白色恐怖﹂及濃烈藥味的醫院,已經狼狽不 堪的我 ,只想在中間殺出一條生路,我抬頭望著目送我在門徑中獨行的黑 幕。 上帝會為我開一條路吧? 一條可以暫時離開工作舞台的路,在心靈﹁一貧如洗﹂時,過一個沒 有觀眾、沒有規則、沒有輸贏、沒有對錯的生活。平凡無奇、無所事事也 許慢火煎熬,催逼人去跳起荒腔走板的舞,但誰在乎? 生活圈窄化,獨處時間倍增,愈茫然、愈慌張、愈不篤定,裡面倚 賴的力量就愈真、愈鮮明,直到在我心裡面的比這世界潮流趨勢更強壯巨


31

You have made me endless

Heart is the dropping tear when mother lost her son. The frail heart You empty again and again, and fill it ever with fresh life. You make endless. All that is harsh and dissonant in life melts into one sweet harmony.

大。

Heart is the wing of wind when man travels the world.

極簡的內求生活,縮編節用,反倒消弭外物魅誘蠱惑激起的欲望浪

Heart is the blue sky when the dream comes true.

潮,剷平虛榮心作祟滋長的爭競山頭;用相知相惜取代以金錢補償、關係

Heart is a peaceful lake when prayer gets to Heaven.

卻冷漠疏離的無力感;用清淡知足取代以精緻美食犒賞胃囊飯袋,來釋放

Heart is a broken mirror when love is gone.

壓力愁煩,花費的是最純粹、最昂貴的存款 ── ﹁時間﹂,享受的是最平

Heart is a flying butterfly when roses are booming.

凡但也最可貴的親情,居然也極其富裕。

You have made me endless

女兒心 父親愛

30


女兒心 父親愛 作  者 : 傅憶蘭 出  版 : 一粒麥子媒體宣教團隊 地  址 : 116台北市文山區文山區 景中街36號4樓 電  話 : 02-29319436 傳  真 : 02-29348643 網  址 : http://www.ctfhc.org 電子信箱 : ctfhc@ctfhc.org 美術設計 : 林 泳 校  對 : 林至闓 版  次 : 2009年6月初版 I S B N : 非賣品.免費贈閱 請尊重版權.歡迎奉獻支持


女兒心父親愛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