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花園 TheGa r de n


傍晚的陽光是一襲輕暖的外衣,披在亞達的身上。 微風順著窗簾的弧線滑進研究室,好奇的翻動桌上地文件。

工讀生拿著澆花器走過來, 禮貌的詢問:「教授,這盆花也要澆嗎?」 抬起頭,亞達簡單的回答﹕「我來就好。」 工讀生含著明白的微笑,將澆花器遞給他。

「每到傍晚,這盆花總是特別香。」


學校後門的小巷子內, 這是我和夏拉最喜歡的咖啡店。 一份鬆餅、一杯冰咖啡,還有夏拉的玫瑰花茶, 我們可以天南地北的閒聊。


夏拉的媽媽下個月到法國參加研討會, 我請她幫我帶一份〝新型植物研究〞回來。

她笑著說﹕「交換條件,你要幫我好好照顧夏拉。」 我一定會的,因為她是我最心愛的人。


每一次的球賽,夏拉都會在場邊幫我加油。 但那天她的精神似乎不太好, 連平常最喜歡的蔓越梅汁也沒有喝完, 就直接遞給我。


在那個沒有星光的夜晚,我手臂上浮出紫紅色的花紋, 好像是一個華麗的惡作劇。 從 電 話 裡 傳 來 夏 拉 的 哭 泣 : 「 為 什 麼 我 手 上 會 長 出 可 怕 的 花 紋 ?」 我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 為什麼我們兩人身上會長出可怕的花紋?


而最深的痛苦和憂懼, 來自紫紅色的夢靨持續擴散,從手掌蜿蜒過整條手臂。 在最慌亂時聯絡不到夏拉的媽媽﹔ 在茫茫的資訊海中,也沒有任何解答。


植物學的教授是一個熱心的人, 斷定這是一種新型植物的花毒。 他從櫥櫃中取出一個小瓶子, 語重心長的說﹕「解藥在這裡,但是可能會產生排斥的副作用。」

為什麼這個世界總是有一體的兩面? 有善也有惡, 有美也有醜, 有生死,有成敗。


花園一如往昔般平靜。 正當我猶豫地向夏拉解釋教授的顧慮, 她卻一把搶過解藥— 「 亞 達 , 是 我 傳 染 給 你 的 , 是 我 害 了 你 ! 所 以 不 能 讓 你 冒 這 個 險 !」

夏拉的頭一仰,一口喝下解藥。


我後悔來不及拿下她手中的瓶子。 我嘗試在顫抖的擁抱中, 維持她虛弱的呼吸,但一切都像夕陽西下一樣無法阻止。

我只聽見夏拉細碎的呢喃︰「如果這世上有神, 願祂聽我的禱告在我所愛的人身上,施行奇妙的拯救。 因為愛能遮掩我一切的過錯…」 微風聽見了。 雲朵聽見了。 我想,祂應該也聽見了。


在聞到花香的那一刻,我身上的花紋開始消退。 在淚光中看見,夕陽西下,月亮出來了。 我躺在花園中間,平靜地睡著了。


我從來不曾忘記她, 我也深信:愛能遮掩ㄧ切的過錯。


願我們心中每天開出 愛的花朵。

The Garden  

A story 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