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40

台灣大學 建築與城鄕研究所 四十週年紀念專刊


台灣大學 建築與城鄕研究所 四十週年紀念專刊

封面設計概念

能為大學時代一直以來相當傾慕的研究所設計 四十週年的所刊,感到一種很重的責任。 梭在時間、空間、平面上的建築城郷所, 未來期盼持續邁向無盡遠的彼方。

40

2


40

台灣大學 建築與城鄕研究所 四十週年紀念專刊


目錄 005

所長序

城郷洪流 008

城郷發展史

013

城郷流離史

038

所務規範變動及所務事件

043

歷任所長

044

與所外單位合作經驗/公務人員考試資格認定變動

教戰守策 050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專訪 101

行政人員專訪

109

僑錄生專訪

分進合擊 113

歷屆所友專訪

所務年表 176

碩博班修業規定變革史

189

招生辦法變革史

198

獎勵金相關制度變革

204

歷年規劃及調査研究案

別冊

歷年教師及所友出版書目 編輯群


所長序 建築城郷 社會實踐: The Times We Are a-Changin 張聖琳(R75) Bob Dylan在10⽉13⽇獲頒2016 諾⾙爾⽂學獎。“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以及 “Blowin in the Wind” 的Bob Dylan 經典旋律,曾經伴隨許多⼭中傳奇與建築城鄉師⽣們的⽣命節奏。也許是設計圖桌的燈下(從針筆圖到 AutoCAD到SketchUp),也許在村落⽥埂的⼣照裡,也許是喧囂的市街邊,也許是街頭的推擠中,也許是廟堂議會的 審查協商過程中。春去秋來,四⼗寒暑。從⼟⽊系的茅聲濤主任協助成⽴都市計畫研究室時,⺩鴻楷⽼師、夏鑄九⽼師 投⼊草創⾄今,建築與城鄉研究所⼀脈相承,前仆後繼成為台灣環境規劃設計領域堅持社會正義的改⾰⼒量。城鄉四⼗, 也是我們改變⾃⼰與社會改變的四⼗年歷程, The Times We are A-changin。

這份專刊,回顧了從1970年代初年,都市計畫研究室時代⾄今(台灣⼤學就要開始招收21世紀出⽣的新⽣的前⼣), 我們建城鄉⺠的點點滴滴。⺩志弘⽼師(D 80)發起以R03 和 R04同學為主⼒的⼯作團隊,建築與城鄉所全體師⽣集體 參與在這個慢慢形成中的作品。⺫前,我們先以電⼦版的形式開始前導作品,我們期待更廣⼤的建城鄉⺠也能參與,讓 個⼈以及共同的記憶與實踐逐漸匯聚,形成屬於我們 be the changing的城鄉洪流。

每⼀位建城鄉⺠,都是改變時代的⿒輪。台灣⼤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於1976年招收第⼀屆學⽣⼊學(林建元⽼師 R65),當時的⼯學院⼟⽊系研究所之交通⼯程⼄組「都市計畫研究室」從⼈⽂關懷出發,特別強調關⼼使⽤者的需要。 課程從「專業通才」的⾓度,培育建築於環境規劃設計者。草創之初,如何營造「好環境」是我們的終極關懷。課前課 後,⼤家常常圍坐在⼭中傳奇的側⾨邊辯論環境設計議題、⼿法,以及其背後的各種價值觀,每每爭得⾯紅⽿⾚。當時 的年終尾⽛中敬酒、灌酒、拼酒與醉酒,是舒展糾結⼼情的必要療程。

每⼀個改變中,我們關⼼使⽤者的好環境,弱勢居⺠的居住正義。四⼗春秋,我們⾃⼰卻漂泊不定。我們的記憶從 ⼭中傳奇的側⾨,到海外會的中⼭室或⼩陽台,到城鄉公館的地下基地耍廢區或三樓的⾓落沙發(⽤途不能公開,康旻 杰⽼師特別提醒)。除了⼯綜館的孫中⼭朝朝暮暮陪伴著部分師⽣,⼤部分的我們漂流在台⼤的不同邊緣⾓落。無論在

所長序

5


哪裡,無視歲⽉流逝,每⼀屆的同學⽤⾃⼰的⻘春圍著城鄉⼤桌,充滿能量與困惑地掙扎著尋找凝聚共識的契機。建築、 景觀與規劃專業同學與⾮設計背景的同學彼此活⼒充沛地雞同鴨講。不歡⽽散,常常是畢業、休學或者不記得為何離開 城鄉所後散居各處的建城鄉⺠的共同回憶。

培育我們改變能⼒中,最重要的過程就是實習課。⼩尺度、中尺度與⼤尺度實習課與誰同組?哪⼀位⽼師帶?跟哪 ⼀個案⼦?去哪裡埋鍋造飯?怎麼進⼊社區?什麼時候期中簡報?最後,如何退場?這些無解的問題,或許⼀直是許多 建城鄉⺠沈吟⾄今的鄉愁。憑良⼼說,無論跨領域⼩組的經驗多麼掙扎,這些失根的蘭花式的⻘澀⽥野社區經驗,確實 是我們對於⼟地與家鄉最初的啟蒙。愛台灣的每⼀個⾓落與⼭頭,部落與島嶼,鄰⾥與區域,海洋、森林與河流。四⼗ 年來城與鄉,三千⾥路雲和⽉,建城鄉⺠師⽣的腳蹤,踏遍我們的家鄉美麗島。

成⽴⾄今,我們六百多位畢業⽣規劃台灣的城鄉,設計鄰⾥建築。社區因為我們的理念,開始參與環境的營造,社 會因為我們的努⼒,推進政策的改⾰。我們關⼼⼟地上多元的物種,⽣態的平衡。我們的畢業⽣進⼊社會的各⾏各業, 從廟堂到廚房,從家鄉到全球。專業界、教育界、政界、公部⾨,以及⾮營利性的NGO,甚⾄在沒有想到的地⽅與⾏ 業裡,我們都會遇到為社會無私奉獻的建築與城鄉所的師兄姐弟妹。

2016的今天,我們為21世紀準備能挑戰劇烈變化的⻘年⼈才。社會分析預測家不斷釋出科技轉型、社會變遷訊息後: 未來五年全球將減少五百萬個⼯作機會,未來15到20年間,65%的⼯作項⺫不存在今天的職場。我們反思,建築與城鄉 規劃,在這個⼤環境轉換過程,我們如何引領下⼀個四⼗年的空間與社會⽣產?

如何培育創新創意能⼒是今⽇全球⼤學教育最重要的命題。「跨域創研」與「場域實作」是⺫前國際公認的培育創 意⼈才最重要的⽅式之⼀。這與建築與城鄉所創⽴以來就堅持的「專業通才」與「參與式規劃設計」的脈絡不謀⽽合。 因此,我們成為台⼤新⼀波「跨領域教學聯盟」的團隊核⼼。我們積極參與「台⼤創新設計學院」(NTU D School, 2015成⽴),「⻝養城市,⼈⽂農創」(教育部⼈⽂社科應⽤能⼒培育計畫,2015 啟動),「無邊界⼤學 NTU @ Taipei」(教育部⼤學學習⽣態系統計畫,2016啟動),「氣候變遷碩博⼠國際學位學程」(2015招⽣第⼀屆)的跨領 域場域實作教學實驗。我們以共授課程及⼯作坊的⽅式協助全校有意願以社區為教學場域的師⽣,進⼊社區,關懷社會。 ⺫前「台⼤跨領域教學聯盟」已經集結上百位跨各個學院的⽼師社群,過去三個學期的修課學⽣也已經超過千⼈。這是 城鄉所以獨⽴所為軸⼼(8位⽼師及百來位學⽣),對於台灣⾼等教育轉型創造的巨⼤社會影響。台⼤因此有能⼒以整 個⼤學的規模來關懷社區、投⼊城鄉政策⼈才的培育,更進⼀步帶動全國其他⼤學的社會實踐。建築城鄉所也需要更具 前瞻性地創研未來城市智慧⽣活中虛實共享的倫理、哲思、創意,與操作。

所長序

6


我們嘗試四⼗年的「台⼤建築」,今年6⽉18⽇以Social Designeering (社會設計⼯程,特別感謝羅時瑋院⻑ (R73)畫⻯點睛的命名)為核⼼精神,通過台⼤校務會議。我們此刻,正與四⼗年前在起跑點協助我們成⽴的⼟⽊系 密切合作。

我們進⼀步積極協商⼈⽂、社科、電資、⽣農等,不同學院的⽼師加⼊台⼤建築。更重要的是,所有參與台⼤建築 的⽼師們都理解,⾯對氣候變遷、急速都市化、⾼齡社會、⼈⼯智慧、科技創新等劇變,台灣⼤學必須跨域整合校內各 領域的頂尖⼈才,以「台⼤建築」為平台,共同⾯對⼈居環境的新變局。我們認同,共創⼀個 NTU Architecture / Social Designeering 是我們繼往開來的普世責任。現階段,我們以尊重跨院系所參與⽼師為前提,努⼒促成超越系所 邊界的組織⽅式。超越系所是當前進步⼤學的先驅作法,NTU Arch也希望在紮實的專業訓練的同時,進⼀步以MIT Media Lab與Stanford Design School在課程、組織與產學合作的開創性做法為典範,與NTU D School 以及台⼤與台 灣不同領域的⼈才合作,共創台灣、亞洲,以及全球,第⼀個完全為21世紀⼈才設計的建築教育組織。建築城鄉社會實 踐,是我們不變的堅持,也是我們改變的動⼒。

Indeed, we are always the-changin.

所長序

7


城郷洪流 城郷發展史 城郷流離史 所務規範變動及所務事件 歷任所長


㙹ꀀ䨾涸꧆䗱㡭䘋涮㾝〷

1989

學校有意籌劃藝術學院,所內討論是否要併⼊/是否要建議學校在該院內 設建築學系

最後決議不併⼊也不建議設⽴建築系 #張景森建議成⽴專⾨⼩組研究都市計畫法的修正

1990 1991

台⼤⽂學院藝術史研究所暨⼯學院建築與城鄉研究所 共同設置建築史共同學程

本所中⻑期計畫⼤綱(五年) 教育⺫標 以空間相關專業之通才教育為主,培養能整合建築、都市計畫和地景建築等 三類專業的領導性⼈才。 反省上述三種專業的限制,由學術⾓度領導專業界反映台灣社會之變遷。同 時,因應社會現實之需要,提供社會合理發展所必要之規劃與設計服務。

發展⽅向 規劃與設計理論、規劃史、都市政策、都市防災、社區設計、⽣態規劃、住 宅研究、都市研究、設計研究、空間結構設計

本所中⻑期計畫⼤綱(五年) 發展重點 地景建築、電算機在規劃與設計上的應⽤,區域發展;建築、都市、地景之 歷史研究與保存

⚥玑

中程與⻑程⺫標 擴⼤碩⼠班招⽣(每年45⼈) 與本校相關研究所合設或獨⽴設置「電算機在規劃與設計上之應⽤研究中⼼」 與本校藝術史研究所合設或獨⽴設置「建築史與保存研究中⼼」 與本校⼟⽊研究所交通組合設「運輸規劃研究中⼼」 設置住宅與⼟地研究中⼼ 博⼠班分組

成⽴研究中⼼

Ꟁ玑

成⽴⼤學部、成⽴建築與城鄉規劃學院 興建1200坪的所館,⼗年後擴增為1600坪

城郷洪流

電腦輔助設計-林峰⽥、林建元 都市防災中⼼-陳亮全 住宅與社區發展-華昌宜 ⽂化資產保存-夏鑄九

9


1993 1995

提出國⽴台灣⼤學⼯學院建築與城鄉發展資訊研究中⼼設置辦法草案(請 林峰⽥參考地震中⼼、⽔⼯所) 成⽴性別與空間研究室 (以不向所內爭取資源為原則,畢恆達為研究室主任 夏鑄九提案解決師資問題的短中程計畫擬定,以解決所上的發展瓶頸 (⼀)由華昌宜草擬成⽴⼤學部申請計畫書 (⼆)向校⽅爭取師資名額、公開徵才

1996 1997

增設學系計畫書通過 (原計畫書於⼋⼗四年度第⼀次院務會議討論決議請建城所將計畫書 依學校規定格式修訂;經第五⼗九次所務會議通過) 城鄉所⼆⼗周年

夏鑄九提案成⽴「⽣態環境規劃研究室」,由夏鑄九劉可強主持, 研究⽣推動 #14 15號公園案後 學⽣會提案成⽴「都市問題與政策研究室」, 由華昌宜擔任研究室主持⼈ 林建元提案成⽴「⼯商園區與國⼟發展」研究室 陳亮全提案成⽴「都市安全與防災」研究室

1999

追求卓越計畫提案-- 資訊時代之規畫設計教育「建築與城鄉學院」之師資與教學研究空間解決 ⽅案

2000

卓越計畫執⾏,請劉可強擬定⼤學部成⽴構想 修業四年授予⼯學院學位 前兩年為通識課程,後兩年分為建築與城鄉⼆組 #籌辦⼤學部經院務會議有條件通過 (1)取得中研院合作意願書 (2)與⼟⽊系協商基本課程 雖然李遠哲表⽰⽀持,然⺩鴻楷說 若送教育部外審並不樂觀,建議在 校內以總量管制辦法,在不向教育 部爭取新名額的條件下成⽴⼤學部

城郷洪流

10


2001

通過成⽴海峽兩岸城鄉發展研究室(⺩鴻楷、華昌宜) 所務會議中有⽼師質疑:各研究室的現況不明; 此外有⽼師表⽰:研究⽣不得⾃⾏以為成⽴之研究室名義在外活動 #通過本校⼯學院附設⽂化資產保存與社區營造研究中⼼組織規程 該研究中⼼設⽴碩博⼠研究所 籌備「地球與環境學院」 ⼤氣、地質、地理、海洋、環⼯所,邀請城鄉所及全球環境變遷中⼼共同 組成 #確認本所現有研究中⼼與負責⼈ 海峽兩岸城鄉發展研究室-⺩鴻楷 ⼯商園區與國⼟發展-林建元 電腦輔助規劃設計-林峰⽥ 理論與歷史、⽂化研究空間的政治經濟學研究室-夏鑄九 環境與災害研究室-陳亮全 社區規劃與設計研究室-劉可強

2002

台⼤雲林分部成⽴在即,本所配合⼯學院提出「國⼟安全與規劃研究中⼼」 有⽼師在會議中提醒,成⼤也有設 置,應避免功能重複。

台灣交⼤建築與城鄉研究所與研究中⼼ 夏鑄九提案將國⽴台灣⼤學⼯學院建城所與「交⼤⼯學院暨建築所」進⾏ 整合/合併,成⽴台灣交⼤建築與城鄉研究所與研究中⼼。

環境學院

列⼊校⽅中程計畫

地理系計畫將⼤學部及未來環⼯所⼤學部合併,形成⼀系多所,並擬與⼤ 氣、地質、海洋所共同成⽴環境學院,思考城鄉所⼤學部是否要讓社會與 地理系合併。

2004

台⼤通過⼗個頂尖系所,七個中⼼爭取五百億經費。其他所與之整合計畫 書提報:由夏鑄九撰寫本所與全球化中⼼整合的計畫書。

城郷洪流

11


2005

本所成院計畫綱要(五年五百億成院及院館計畫 討論城鄉所未來發展與⾃我定位:爭取新所館、成⽴學院、設⽴⼤學部等 等,由夏鑄九成⽴「專業教育改⾰宣研⼩組」,⺩鴻楷組「教育改⾰與發 展」提草案列⽩⽪書

2006

向教育部爭取設⽴創意學院 設⽴台灣社會研究室 配合社會科學⾼研究院的政策⽀持,並爭取⾼等院、台灣社會⾼等期刊的 進⼀步掛勾

2007

將所上的「研究室」皆更名為「研究中⼼」 成⽴「歷史存及空間再發展研究中⼼」

2008 2010

⿈麗玲提案成⽴全球化城市研究中⼼ 張聖琳提案成⽴新鄉村研究發展中⼼ 建請校⻑建⽴永續發展學院,校⻑回應將放⼊⻑期計畫

怡海集團⺩琳捐贈推動台⼤x北⼤開辦建築與規劃學院,簽訂雙學位辦法 新研究中⼼成⽴ 劉可強提案成⽴社會住宅研究中⼼ 成⽴禪宗建築研究中⼼,由夏鑄九及登琨艷負責

2011

嘗試成⽴建築系 計畫與農⼯系韓選棠合作爭取設⽴建築系

2014

成⽴都市聚落與地景研究室

2015

校⽅應允城鄉所成⽴⼤學部 從建築學位學程著⼿

2016

建築學位學程於校務會議通過(6⽉)

城郷洪流

12


"宐彂吥⼦遤佟㣐垜 䖊➃겳ㆹ㷸禺鼄ⴀ #字菕㽷

 Ⱇ긭ⴕ鿈㼟倴劢⢵吥倰 Ꟛ涮俒ⶾ㕨⼦儘䬓ꤑ 吥倰䲿ⴀ鱲縨鎙殥

宐彂遤佟㣐垜

 갸鎙䊨竸✳劍❀䎃Ⰹ剚㸤䧭 䊨竸긭♲垜鿈ⴕ瑠꟦〳❜䳖 勞俲禺暟椚禺긭✳贫긭瑠꟦

✳贫긭

OPX

墂呪㹔

䘋듳긭

⚥鼇剚

㛇ꥑ騟 滑莓

㕜ꫭ

嵳㢫剚

字菕㽷

娜䎃䨾긭瑠꟦

〵㣐ꨣ卌吥⼦鹎Ⰵ㨽鎷䒊眡鏤鎙ꥣ媯劥 䨾亼䲿⢪欽瑠꟦㔋⼧㗣⣘䌌欰⢪欽诔姽瑠꟦ 莅ꨣ卌ꁈ鵜㖒⼦鹎遤❜崩

〵㣐ꨣ卌吥⼦

 Ⱇ긭劢⢵䬓鼄〳腋鱲縨字菕㽷 ⾲呪 ⾲䊨竸䊨竸✳劍㸤䊨䖕 宐彂吥⼦遤佟㣐垜➃俒㣐垜㸤䊨䖕

蔊貽㣐⾮

 昰《⢪欽㣐狲㛔莅ヰ黩瑠㖒 莇䒊䨾긭吥倰䗚鑉㙹ꀀ䨾 僽や격䠑鼄ⵌ蔊貽㣐⾮鹋鼹

 倴䎃娝鼩嗃氻禺

 ⾲갸鎙盘ꤎ㸤䊨䖕鹎꽏

 㷸吥갸鎙佐㔐嵳㢫剚 䨾倰歍锞⦶欽鵜劍《㔐⛓㕜꣈鿈Ⱇ긭斊⼦ Ⰹ莍鳵Ⱇ㹔♧啥 殹儘罌ꆀ鼇갪 㕜用管陼긭剎噲⸂昰《䊺䬓ꤑ 墂呪㹔⚥鼇剚剎갸鎙鼄Ⰵ 䊺䬓ꤑ

鸤菻䨾

⽰罌䣂昰《 敯嫆

㣐狲㛔

䊨竸

OPX

 罌䣂䬓ꤑꅾ䒊

㕜用管陼긭



㕼加莍긭

 须䊨莅ꨶ堥ざ捀ꨶ须㷸ꤎ䖕鼄ⴀ 䨾倰剎昰《鹎꽏

 㔔傈䒭㺋莓䎙⛖䊺䬓ꤑ 䋞劆昰《影䊝遳⽂媯剤䨩湱鸮涸瑠꟦鹎꽏

影䊝遳⽂媯 ꫭ歊遳傈䒭㺋莓

城郷所流離史

倞䒊긭莓涸鎣锸  剎昰《♧崞艁驎鮦啟卺⿻䖕꬗狲㛔⡲捀㟞佖䒊欽㖒  䨾긭鏤鎙鎣锸  锞랔⚆㷆罉䌌昰《䨾갸皿⿻䊨竸✳劍䊨玑  鎙殥莅㕼加禺⻋䊨禺ざ䒊䊨竸긭✳劍  䊨竸✳劍莇䒊鎙殥呪䊺鸒麕ꤎ⹡剚陾 竤來肬鿈呍ⲥ䊨㷸ꤎꟚ㨥⹬妵 䊨ꤎꤎꟀ⯈開㙹ꀀ䨾㖈䊨竸✳劍涸瑠꟦  倞긭〡郍そ㋲蔊貽㣐⾮ꫭ歊䧴影䊝傈䒭㺋莓鸤菻 䨾䬓ꤑꅾ䒊 狲㛔敯嫆⵹䖕 昰《ⵄ欽㣐狲㛔莅䖕倰瑠㖒莇䒊栬用䨾긭 鋑㖒鿪刿 惐䊝遳贫N   暥䉚遳䋀贫 N    䊨竸✳긭⣜湡⵹对陾⚛搂ꂂ縨㙹ꀀ䨾瑠꟦


㕼加莍긭

鿪鎙㹔

Ⱖ➮㖒倰僽㷸欰 ⸔椚涸⡙縨 ♳铭來㹔

成⽴於1976年的⼟⽊所交通⼄組,是城鄉所的前⾝, 1977-1979只在舊館三樓的⼀個⼩房間,1980以後挪 ⾄1樓,所館位置位於⺫前⼟⽊舊館⼊⼝處的左翼。

&/53"/$&

1982年,都計室開了⼀個側⾨,時任的⼟⽊系主任 茅聲濤教授提了⼀幅⾨聯,右聯「綠圃庭前無名⼭」, 左聯「紅樓院後有奇⼈」,橫批「⼭中傳奇」。因此, 海外會的⼩⾨⾃此便稱為⼭中傳奇。

罉䌌涸⡙縨

1989年由於空間不⾜,遂興建夾層,作為個⼈⼯作 或儲藏使⽤,成為都計室重要的空間特⾊。

꬗㼩㿋⚥⫄㣼㼭Ꟍ涸䒊暟用꬗

㿋⚥⫄㣼㼭Ꟍ

饥䐤莅Ⰹ鿈㣰㾵瑠꟦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14


㕼加莍긭

鿪鎙㹔 當時的都計室由於空間有限, 所以只能⽤家具或簡易的⽢蔗板 作為個⼈座位的區隔,空間很具開放性。 空間以中央的⼤桌為中⼼, 環繞著私⼈的⼯作桌, 周圍的⼈隨時可以加⼊討論, ⼈與⼈的關係緊密且交流頻繁。 除了正式的討論⼤桌外, ⼭中傳奇的⼩⾨附近也是重要的⾮正式交流空間。

隔板⾼度與⼈體尺度

環繞⼭中傳奇的熱絡互動

內部空間使⽤概況

㕬晚⢵彂3㻜绢♧ ♳ 䧭卓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15


嵳㢫剚 中⾮⼤樓於1965年8⽉21⽇落成,為台⼤與中⾮ 技術合作委員會簽約借出的校地與建築。中⾮⼤ 樓既是中⾮技術合作委員會的基地,也是來台接 受講習的⾮洲農業技術⻘年之教室宿舍,因此其 房間配置像是⼀間間的套房。

&/53"/$&

鋊ⷔ㹔

1990年,學校將海外會2F及3F借給城鄉所使⽤, ⾯對⼊⼝處的右側都是基⾦會(當時稱規劃室), 左側為⽼師或碩⼆以上學⽣研究室。

罉䌌⿻㷸欰灇瑖㹔

♳铭來㹔 鎣锸㹔

兩個房間中間有牆壁及⾐櫃相隔,但共享⼀套衛浴設備。 空間的分配為兩位研究⽣⼀個房間,各個房間都有陽台, 成為研究⽣們向外延伸使⽤空間或者放鬆抽菸閒聊的地⽅。 ⽼師研究室為兩個房間,由拆除中間的隔間⽽得(左圖)

海外會⼊⼝⼤樓梯

內部空間概況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16


嵳㢫剚

䖰♴宐麥ⵌ踡䊤 嵳㢫剚⚥㿋㹔涸ⴀ植 1990 取得 1992 取消規劃室客房設置 1993 海外會中⼭室出現 1995 因失竊事件頻傳, 加裝⾨禁 1999.12.18 搬遷 2000 與植病系交接

海外會的中⼭室形成,是因為該研究室的研究⽣都住家裡, 所以⽐較少在研究室。⼤家會⼀起在裡⾯聊天、喝咖啡, 加上後來的1112⼯⼈⾾陣,熱絡的互動從中⼭室蔓延到 外⾯的⾛廊,讓原本強調私領域、鮮少互動的海外會,成 為了⼀個充滿活⼒的所館空間。

Ⰹ鿈瑠꟦ꂂ縨 㙹ꀀ鸒鎝痧♲劍ゟ妇ꥑ 㕬晚⢵彂ゟ妇ꥑ3㻜绢♧ ♳ 䧭卓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17


䊨竸긭TJODF 落成於1990年的⼯學院綜合⼤樓, 由材料系、機械系、化⼯系以及城鄉 所等系所共同使⽤。由於主要是配合 ⼯科的實驗室配置,因此⼯綜館的空 間較缺乏公共空間,各研究室之間的 互動也較低。 幾乎⾃成所之後,系館就區分⼆地甚 ⾄以上,⼯綜館始終都是城鄉所主要 的⾏政中樞,所上⼤部分⽼師研究室 所在的位置,設備資源也最⿑全。 313更是⾃1991年以後所務會議固定 召開的地點。

2004年才開始擺設的蔣中 正銅像,成為⼯綜城鄉重 要的⼊⼝意象

來㹔 鎣锸꟦

尪涮⼦

ꨶ 舡 㹔

䨾鳵䨾㕬 㘏㖣⼦

罉䌌灇瑖㹔

㷸欰灇瑖㹔

⼯學院綜合⼤樓正⾨

沙發區(未整理前)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所辦公室

18


䊨竸긭TJODF

  架設電腦室⽯膏板隔間、 半截透明玻璃隔間、加裝 磁⽚刷卡式⾨鎖。

 [當時討論] 如果能夠續借海外會, 將3樓空間給升碩⼆學⽣ 使⽤,助理則使⽤318 如果續借不成,將305教 室打通與原研⼀室共⽤。

313教室

原教師休息室改為教室。

307 碩一研究室

309

305

小電 腦室

302 大電腦室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308 310 陳 黃 亮 世 全 孟

312 王 314 鴻 楷 研二研究室 助 理 校規會 室

張 景 森 311

王 鴻 313討論室 楷 315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助理室

行 政 助 理 317

暗房 影印室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19


䊨竸긭TJODF

  ⼯綜四樓的417.418.419.420 於暑假後歸還化⼯系 原420改⾄312 417改⾄316 畢⽼師 選擇⼯綜437為其研究室 向⼯學院借⽤⼯202及⼯204 研討室供實習⼀及三使⽤ 瑠꟦锅侮⾲⵱ Ⱟ⟤⸔椚㖈耷鹎⥜㷸欰⿻♶䌢ⵌ䨾涸㷸欰♶ⴕꂂ⡙縨 嫦⡙灇瑖欰⿻㼠⟤⸔椚〫腋剤♧⦐⡙縨 罉䌌增鎣⸔椚瑠꟦⢪欽䲿㜡〳雊ⴀ涸瑠꟦

畢恆達

崛込 憲二 教室 博士班 419 417 422 圖書室 418 教室

420

林建元、 林峰田助理室 423

垜䎂꬗㕬 䊨竸㔋垜僽䊨㷸ꤎ⦶窍㙹ꀀ䨾涸瑠꟦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0


䊨竸긭 TJODF



ㄤ㹔 䎂〵

 已在學的碩⼀般到海外會,新⽣使⽤⼯綜307

 ⼯綜311改成公共空間或上課教室,張景森遷⾄312

呲㶩

決議⼯綜307將空間分隔後給博班使⽤ ⼯綜314 、318、423給所上⽼師的研究助理 粉刷⼯綜中央⾛廊及進⾏空間整理設計 調整⼩電腦室空間,由鄭⽂良及曾旭正重新進⾏空間規畫

當時的設計草圖

上公 課共 教空 室間 或

305 碩一研究室 309 小電 腦室

307

張 景 森 311

垜 王 鴻 313討論室 楷 315

垜

行 政 助 理 317

博士班研究室

302 大電腦室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312 308 310 王 陳 黃 鴻 亮 世 楷 全 孟 助 理 室

暗房 影印室 314 研究 助理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助理室

張 景 森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助理室 423

垜䎂꬗㕬 21


䊨竸긭 TJODF

  原318助理研究室的助理轉⾄423 318作為研究⽣討論室

原⿈⽼師辦公室 >性別空間研究室,預計明年給刑幼⽥⽼師使⽤

 何技⼠將電腦室及辦公處做隔間 林家古宅搶救回來的物件散置⼯綜307、⼯綜314及⾛廊盡頭飲⽔機的空間 提案於男廁增設電熱式沖澡設施

設置沖澡設備 新隔出何技士辦公室

垜

305 碩一研究室

309

307

以前飲水機 的位置 302 大電腦室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小電 腦室

308 310 312 314 陳 黃 王 亮 世 鴻 研究 全 孟 楷 助理

公 共 空 間 311

所 長 313討論室 室 315

垜

行 政 助 理 317 暗房 影印室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助理室 423 研究生討論 上課教室

改為性別空間研究室(1995設立)空間, 之後預計交給邢幼田使用。

垜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2


䊨竸긭 TJODF

  ⼤電腦室、309助理室後⾯有待部份異動施⼯;⼯315室 兼任教師休息室暨所⾧室內部整理。

307當時分配給博⼠班,因原本教室太⼤,所以要重新 做隔間,已⾃⾏施⼯完畢

⼯綜305R施⼯

 決議⼯綜423仍保留為上課及討論空間,請研四遷出研究室

305 碩一

307b 助林 理建 室元 309

研究室

302 學 生 大電腦室 電 腦 室

垜 小電 腦室

307a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308 陳 亮 全

310 碩 312 314 博 王 班 鴻 博士班 研 楷 研究室 究 室

公 共 空 間 311

所 長 313討論室 室 315

所 辦 公 室 317

垜

圖 書 室

暗房 影印室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碩士班 研究室

421 423 研究生討論 上課教室

垜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3


䊨竸긭 TJODF

  ⼤電腦室、309助理室後⾯有待部份異動施⼯;⼯315室 兼任教師休息室暨所⾧室內部整理。

307當時分配給博⼠班,因原本教室太⼤,所以要重新 做隔間,已⾃⾏施⼯完畢

⼯綜305R施⼯

 決議⼯綜423仍保留為上課及討論空間,請研四遷出研究室

305 碩一

307b 助林 理建 室元 309

研究室

302 學 生 大電腦室 電 腦 室

垜 小電 腦室

307a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308 陳 亮 全

310 碩 312 314 博 王 班 鴻 博士班 研 楷 研究室 究 室

公 共 空 間 311

所 長 313討論室 室 315

所 辦 公 室 317

垜

圖 書 室

暗房 影印室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碩士班 研究室

421 423 研究生討論 上課教室

垜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4


䊨竸긭 TJODF

  校⽅希望每個系所都能管理⼀間廁所⽰範間(提供給皂機、衛⽣紙、擦紙⼱等) 於⼯綜館3樓男⼥廁裝設滾筒式衛⽣紙機

 決議⼯綜423仍保留為上課及討論空間,請研四遷出研究室

垜

垜

307b 305 碩一

309

研究室

302 大電腦室

304-1 博 班 研 究 室

小電 腦室

307a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308 陳 亮 全

310 碩 312 314 博 王 班 鴻 博士班 研 楷 研究室 究 室

公 共 空 間 311

313討論室

所 辦 公 室

317

圖 書 室

暗房 影印室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碩士班 研究室

421

423 研究生討論 上課教室

垜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5


䊨竸긭 TJODF

 將所⾧室跟所辦合併,擴⼤現有圖書空間 421改為博⼠班研究室,⾃過度擁擠的316遷ㄧ些⼈過來

將原本在421上課的課程改到⼤禮堂

311改成較正式的討論空間(拆除後⽅⽊地板)

305隔成3間房間,北側兩⼩間,其ㄧ作為所⾧室,另⼀為⼩型討論間,增加書庫空間, 放置圖櫃以及較少使⽤的圖書

加強305、307間的隔⾳

307助理室空間跟學⽣空間隔斷,各⾃開⾨由新增的南北通道進出

垜

305-2 討 所 論 長 室 室 307b 305-1

垜

儲藏室

309

305-3

小電 腦室

307a

沙發區

304-1 博 班 302-1 302-2 助理室 電腦室 研 助理室 究 室

304 林 峰 田

306 林 建 元

308 陳 亮 全

310 碩 312 314 博 王 班 鴻 博士班 研 楷 研究室 究 室

討 論 室 311

313討論室

所 辦 公 室

317

圖 書 室

暗房 影印室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318 碩士班 研究室

博士班研究室 421 423 碩士班研究室

垜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6


䊨竸긭 TJODF

/08  갠䥰橇⥃ぐ灇瑖㹔⸈酤ꨶ괐䩐 隔絕氣窗的木板

 ⼯綜302-1 302-2助理研究室併⾄302-1 何技⼠辦⼯室、309⼩電腦室與出圖機遷⾄302

水槽

影 印 機

⾲冝䨼ꂂ縨

博⼠班⼆年級遷⾄314 ⺩志弘⽼師以312為研究室;陳良治⽼師以309為研究室 320暗房空間改善建議

垜

305-2 討 所 論 長 室 室 307b 305-1 儲藏室

305-3 307a 沙發區

304-1 博 班 302-2 302-1 研 何技士 電腦室 究 室

304 賴 仕 堯

306 黃 舒 楣

垜 309 陳 良 治

308 310 312 314 空 黃 王 置 麗 志 博士班 中 玲 弘 研究室

討 論 室 311

313討論室

316 博士班 研究室

所 辦 公 室

318 碩士班 研究室

317

垃 圾 區

圖 書 室

碩士班研究室 421 423 碩士班研究室

博班生

垜 垜䎂꬗㕬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7


㣐狲㛔  落成於1972年,是綜合⼤樓附屬的階梯教室, 亦為台⼤校內第⼀個⼤型演講空間,為⺩⼤ 閎設計的作品。1999年時撥給城鄉所使⽤。

由於原先的⼤禮堂是階梯教室,不適合城鄉 所的⽇常教學、研究與實習的空間需求。歷 經了數年的討論與參與式規畫的⼯作坊,終 於在2004年年底重新裝修完成,夏鑄九教授 帶領⼤家祭拜死於⾮命的陳⽂成,並懸掛上 失⽽復得的匾額,卻於2006燒毀,並在2015 年配合教學⼤樓的興建⽽完全拆除。

新裝修的⼤禮堂有⼀個⼆樓的夾層空間,作 為碩⼀研究室使⽤。⼀樓以⼤講堂以及⼤討 論桌為核⼼,環繞彈性使⽤的討論室/教室。 此處曾經辦理無數次的演講、播映會以及 2005年的城鄉尾⽛。特殊的空間氛圍,也吸 引學校社團跟城鄉所借⽤場地。

'㣰㾵 '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8


㣐狲㛔 

  取得⼤禮堂

 R89跟著劉可強⽼師先⾏拆除固定 式座位。 綜合⼤禮堂施⼯圖及估價完成,請 校⽅核撥經費。 ⼤禮堂重新命名為城鄉禮坊 (尾⽛辦理命名活動) 礙於經費問題,禮坊設計及施⼯重 新修改中,暫時維持研⼀研⼆共⽤ ⼀間研究室,直到禮坊修繕完畢

45"(&

넞 䩧䰿㣐狲㛔涸撑晚 殹儘涸㔿㹁䒭Ꟁ喱鿪鼩㖈 撑晚⢵彂㙹ꀀ䨾䨾笪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29


㣐狲㛔 

45"(&



 本所禮坊朝向⼤學部每班15⼈共70⼈的⽅向重新設計

因持續閒置之故,學⽣會提⼤禮堂空間營造提案 ⼤禮堂以30萬經費再提細部設計案希望能發展成研⼀ 同學studio,進⾏參與式設計



所內舉⾏⼤禮堂(規劃)⼯作坊,討論內部空間營造。

向學校申請⼀百萬修繕經費; 計畫將⼤禮堂建設為所上空間⾧期發展基地,之後就 可將⼯綜館還給⼯學院。但初步評估,基地⾯積不⾜ 以滿⾜使⽤需求。

秝Ⰵ㣐㷸鿈涸鋊ⷔ倰呪 ꆚ㼩㣐狲㛔鋊殥涸䊨⡲㖷 撑晚⢵彂㙹ꀀ䨾䨾笪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0


㣐狲㛔 

 

⾃⾏營造⽊造平台 報請學校584萬修繕經費,但台⼤五年 五百億經費計畫拆除⼤禮堂,學校擔⼼ 所上修繕⼤禮堂會作⽩⼯。 教務處來公⽂,要求所上歸還⼤禮堂 不過校⽅表⽰:在收回前仍可繼續使⽤, 但不得進⾏修繕 禮堂內部整修於12/1完⼯ 辦理⼤禮堂裝置藝術節



研⼀⾃⼯綜305遷往⼤禮堂

 頂樓烤⾁會(10/5) ⼤禮堂燒毀(10/22) 城鄉學⽣對於追憶與⼤禮堂的搶救⾏動:花布⾏動 碩⼀決議集體搬到公館⼀樓

' "

" 㣐闍㛔

ⴲ橇來㹔

"

 鎣锸㹔 

鎣锸來㹔

ꨶ舡㹔

焚♧灇瑖㹔

"

'㣰㾵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1


Ⱇ긭垜TJODF 公館樓於1960年代建造完成,原由校⽅租借給內政部 檔案室存放資料,作為倉庫使⽤,於88年租約到期,

㙹ꀀ㛇ꆄ剚

該年9⽉17⽇校⽅撥給城鄉所使⽤⾄今。

原本公館樓周圍還有其他公部⾨的辦公室,但是後來

罉䌌⿻㷸欰灇瑖㹔

都陸續拆除,經過2004年校⽅規劃成停⾞場之後,成 為今⽇公館樓被⾞輛所包圍,沒有校內步⾏路連通的 罉䌌⿻㷸欰灇瑖㹔

孤島現況。

公館樓為⼀棟地上四層,地下⼀層的建築物。地下⼀

來㹔莅鎣锸꟦

樓主要為碩⼀研究室與討論空間,以及⼩電腦室;⼀ 樓為上課教室區;⼆樓、三樓為⽼師和碩博⼠⽣的研 焚♧灇瑖㹔⿻ꨶ舡㹔

究室空間,四樓為城鄉基⾦會。

չ䧮⦛⿾㼩պ㔋⦐㶶㣐㣐㻨㖈垜唑 ꟦Ⱖ⚥♧铞僽㖈⿾㼩㙹ꀀ䨾饥Ⰵ 䪮遯㸽⬌

♧垜㣐呲來㹔

㙹ꀀⰗ긭Ⰵ〡贖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2


Ⱇ긭垜TJODF 㙹ꀀ㛇ꆄ剚

 

ⷠ〳䓽

焚棵

檔案室整修完成,12/18搬遷 打通102室隔間牆

'

⽈棵

⽈棵

'

焚棵







㢚ꙍ⛰

公館308施⼯。210施⼯。 博⼠班隔間施做⾃⾏施⼯完成 檔案室重新命名為公館樓 (尾⽛辦理命名活動)



⽈棵

螠僅㹆

  ⸔椚㹔

檔案室四樓借基⾦會使⽤

 初環對公館⼀樓及⾨⼝進⾏改善設計 因實習課程需要, 擬將公館101(⾏政助理室)作為課堂 教室使⽤



ⴲ橇



ꨶ舡㹔

'

焚棵



垸㘗㹔



來㹔 㷸㜡

鼄㔐



遤佟鳵Ⱇ㹔

'



Ꟛ㨥㾝Ꟛ㨥欽

#

公館⼀樓及地下室改善規劃⽅案 [公館地下室增設設備案] 在同學的熱⼼打掃下,其中⼀間的空 間整理完畢,但⺫前的空間仍是空無 ⼀物,希望能借由增設學⽣所需之設 備增加此空間的使⽤頻率。 e.g.拼圖地板、桌球桌 但⽼師表⽰應該先買除濕機、紗窗、 ⼤討論桌,⽽不是娛樂⽤品

公館101已完成搬遷 公館電腦室由201改⾄101。但因漏⽔ 問題嚴重影響電腦品質,是否有經費 可以進⾏修繕。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瑠꟦殹儘䲿呪

33


Ⱇ긭垜TJODF

  公館樓電腦室⾨鎖遭破壞,建議 同樣加裝⾨禁刷卡 ⾨禁裝設





㢚ꙍ⛰

倞㟞

 㼭鎣锸㹔

安衛訪視後,⼆樓⼩露臺禁⽌使⽤ 建議明年起將地下室封起來

螠僅㹆



ꨶ㐼㹔





⽈棵

ꨶ舡㹔

'

焚棵

㼭ꤿ〵 '03#*%%&/





ⴲ橇

來㹔

垸㘗㹔

Ꟍ犝ⵘ⽓



'

笃糋䊨⡲㹔





104⺫前由助理使⽤,建議再多加 利⽤,⼆樓旁⼩空間設置電器室 '03#*%%&/

打掉公館外側圍牆,形成更⾼的視 覺穿透性,降低隔絕感

䎙⛖♶㜖⢪欽

#

公館樓周邊規劃爭議 䎃冖⧺

䎃⟃⵹

校⽅決議公館樓周邊的規劃案。此規劃案使 公館樓被停⾞場所包圍,嚴重危害學習品質, 甚⾄有形成安全上的顧慮。 城鄉所學⽣會對此表達抗議,並數次向校⽅ 溝通、斡旋。 痧♧涰✳⼧✳妄䨾⹡剚陾 由於周邊環境拆除後規劃為機⾞停⾞場,使 整棟城鄉公館樓都被包圍,建議改成汽⾞停 ⾞場降低衝擊,或以公館樓交換其他空間, 或請校⽅協助興建⼤禮堂。 痧♧涰✳⼧㔋妄䨾⹡剚陾 公館停⾞場規劃,教務⾧及學⽣會溝通後, 雙⽅未獲共識,請資深⽼師們以公⽂形式 向校⽅表達意⾒。

鹋鼹䬓ꤑ⛳遥欰ⴀⰗ긭꣚ ⠭䭰糵忲殆䨾♳涸㉏겗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4


Ⱇ긭垜TJODF

  公館分部前廣場施⼯完畢 (墊⾼廣場、挖暗溝排⽔、鋪設磚⾯) 請華⽼師研究室與⼩電腦室互調

 碩⼀決議集體⾃⼤禮堂搬到公館⼀樓

 電腦移到地下室,將原有空間挪給新聘教師使⽤ 收集、整理並歸類書籍,在三樓公共⾛廊營造圖書⾓落

 焚棵

公館地下室修繕完成 頒發獎狀給劉柏宏

ⷠ〳䓽

⽈棵

⽈棵

焚棵



䓹翱楧





㢚ꙍ⛰

璭䨩♴涸晘䩧 䱈⨞ⴀ♧䩐Ꟍ

酤⥜稣眏

⽈棵

 ꨶ㐼㹔 焚♧灇瑖㹔

 ⸔椚㹔

ⴲ橇

 來㹔

 鼄獵 

⚛ⵄ欽殹儘傈䒭㺋莓

鼄獵 

焚棵

 螠僅㹆

'

ꤿ〵斊鸤 

鼄獵 



ꨶ舡㹔 ꣚⠭涸䨼꟦

垸㘗㹔

侫䱈㣐鿈ⴕ⟃㟞⸈䱰 璭佖䧭秲璭騈梯槵璭

焚棵



䪾ꬒ饥䐤Ⰽ⩎涸晘㠗 ⯕㼟Ⰽ⩎㢫晘涸넞

鼄Ⰵ 

'

㕬剅錬衆

㷸㜡

'



#

⥃㶸麌⹛䨾䭭㔐⢵涸

ꨶ舡㹔

Ꟍ璭圓䒊酤⥜✫♧

#

꬗〳⟃鷴⯕涸晘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5


Ⱇ긭垜TJODF

  碩⼀提案公館增設淋浴間,男⼥各⼀間 ⽊⼯機具增購 因為暑期研⼆、研⼀要整理及進駐研究室, 添購機具,放在公館305,並於⾛廊尾 端使⽤,管理維護都由學⽣會負責

㖒♴㹔涸⠅꟥瑠꟦

 公館紗⾨紗窗更新,所上⽀出30萬經費整 修公館104,地下室作初環課程使⽤

焚棵

ⷠ〳䓽

⽈棵

加䊨堥Ⱘ佞縨

公館104下學期改為初環使⽤,研⼀使⽤ 地下⼀樓⼤桌及原研究室空間

巵嵮꟦

焚棵





㢚ꙍ⛰

⽈棵

 ⰗⰟ鎣锸 瑠꟦

ꨶ㐼㹔

㷸㜡 管鱀 㹔

 ⴲ橇

 䓹翱楧



㛇ꆄ剚 巵嵮꟦

ⴲ橇來㹔

㷸㜡 ⮭询㹔

焚♧㻜绢 铭來㹔

焚♧䊨⡲㹔

 鼄獵 

'

 䐁傤匋

'

焚棵

 來㹔

焚♧ 䊨⡲㹔

⽈棵

 ꣚⠭涸䨼꟦

㷸㜡

'



# 焚♧灇瑖㹔

ꨶ舡㹔

#

殹儘䲿呪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6


Ⱇ긭垜TJODF

/08  向校⽅申請裝設兩路燈 汽機⾞禁⽌進⼊公館廣場停放 夏鑄九退休後擬將其研究室轉 為退休教師共同空間

 基⾦會已返還公館108室, 改為討論室 垃圾區⾃B1樓梯間移⾄⼾外

 公館地下室空間整理後可 供150⼈使⽤,擬定使 ⽤及管理辦法讓空間利⽤ 有效化

鷎⠅來䌌Ⱏず瑠꟦





㢚ꙍ⛰

⽈棵

 䓹翱楧

108室為⻝養農創辦公室

 R04學⽣籌辦「故鄉地⽅」 攝影展,整理樓梯空間作 為展場。

 ꨶ㐼㹔

 來㹔

㛇ꆄ剚

 굺귢鴍ⶾ鳵Ⱇ㹔

䐁傤匋

'

焚棵

 ⴲ橇



 來㹔

 ꣚⠭涸䨼꟦

㷸㜡

'



鎣锸㹔 焚♧灇瑖㹔

# ꨶ舡㹔

#

焚♧灇瑖㹔

䕎䧭〳欽涸ⰗⰟ瑠꟦ 搭罜⽿欴欰焚♧灇瑖㹔⢪欽㖈 Ⱇ猙걆㚖涸ⴕ歲㉏겗

城郷洪流:城郷流離史

37


䨾⹡鋊眕隶⹛莅䨾⹡✲⟝

1988

確定城鄉所的英⽂名稱 Graduate Institution of Building and Planning

修正所務會議規章 所務會議由所⻑召開,或由1/3應出席⼈員提案舉⾏ 學⽣代表:碩博⽣各⼀>研究⽣兩名

通過教師評審委員會設置辦法 城鄉所所學⽣會組織章程通過 原碩⼠班指導委員會,改成研究⽣指導委員會

1991

張景森提案本所午餐會辦法草案 每周⼆五全所聚餐,由學⽣會主辦

㙹ꀀ䨾㨽㆞剚 碩⼠班指導委員會

研究⽣指導委員會 教學與課程⼩組 招⽣與考試⼩組 聘任與升等⼩組 圖儀設備⼩組 空間使⽤及發展⼩組 其他委員會或⼩組

㙹ꀀ䨾㨽㆞剚

開放所務會議旁聽 所務會議學⽣可列席旁聽, 但沒有發⾔權也不得錄⾳ 主席必要時得請學⽣離席

1993



研究⽣指導委員會 研究及⾏政⼈員⼩組 課程、圖書⼩組 教師⼈事⼩組 空間⼩組 招⽣⼩組 儀器設備⼩組 總務⼩組

㙹ꀀ䨾㨽㆞剚

1992





研究⽣指導委員會 研究及⾏政⼈員⼩組 課程與教務⼩組 教師⼈事⼩組 空間使⽤與發展⼩組 招⽣⼩組 圖儀設備⼩組 總務⼩組

修改所務會議與會⼈ 本所專任教授、副教授、講師、碩班代表 ⼆名與博班⼀名組成。由所⻑擔任主席, 討論本所教學、研究及有關事項,所⻑得 視實際需要邀請有關⼈員列席。

#各委員會或⼩組由學⽣會選出博碩⼠⽣代表各⼀名參加 #以後召開所務會議,將上次所務會議紀錄列於報告事項之前 學⽣會組織章程修改

㙹ꀀ䨾㨽㆞剚



碩⼠班指導委員會兼獎學⾦委員會 博⼠班指導委員會兼獎學⾦委員會 課程與教務⼩組 研究及⾏政⼈員⼩組 教師⼈事⼩組 空間使⽤及發展⼩組兼圖書委員會 招⽣⼩組 總務⼩組

學⽣⼤會通過組織章程修改, 會⻑以下設副會⻑兩名,選舉辦法另⾏訂定

所務規範變動與所務事件

38


1994

課程委員會成⽴ 教務處來函要求成⽴。 該委員會的成⽴⺫的是為了審核所授科⺫ 之適宜性,安排課程、檢討學習成效;委 員會⾄少要於每學期末開會⼀次

㙹ꀀ䨾㨽㆞剚

 研究⽣委員會 ⼈事與課程⼩組 招⽣⼩組 圖儀⼩組

#由專任教授/副教授四⼈組成,⼀⼈為 召集⼈,出席⼯學院教學與課程委員會; 碩博班得各派⼀⼈出席。

1995

課程委員會

助教事件 博班學⽣任實習課助教期間利⽤職權騷擾⼥學⽣ 調查後決議 城鄉所⼆⼗周年慶系列活動

組織章程草案通過 確定第⼀屆委員⼈選 建議成⽴性別歧視及性侵犯申訴委員會 建議建⽴助教評議 該名助教⽴即⾃⾏休學並公開道歉

整理歷史資料檔案,靜態展⽰ 資料分析與訪談 安排演講以及三天的學術演討會 崔誠烈於中國⾞禍去世 城鄉所傑出韓籍博班學⽣崔誠烈當年 九⽉⾄東北延邊朝鮮⾃治州⽥野中途, 因⾞禍去世。

通過崔誠烈之⼦助學⾦提案, 補助其⼦⾄18歲(500 USD/ 年) ,每年匯寄之助學⾦由 所⽅負擔。(1997)

1996

㙹ꀀ䨾㨽㆞剚  研究⽣指導⼩組 ⼈事課程⼩組 招⽣⼩組改為招⽣委員會(1996) 圖書儀器⼩組 總務與空間⼩組

#學⽣會提案檢討本所保存古蹟⽂物維護處理⽅式 所上除搶救⾏動外,並未對⽂物進⾏有效保存, 應妥善處理。 若本所無此能⼒,建議另找具有能⼒之組織

所務規範變動與所務事件

39


1997

性別歧視與性侵害申訴委員會提案修正通過 成⽴城鄉所學⽣觀察團 於1997/4/29臨時學⽣⼤會成⽴ 就新聘師資相關事宜,應有學⽣代表團代表學⽣參與決議 學⽣團參與應聘教師的演講,建議暫時凍結新聘教師名額 通過本所安全衛⽣委員會組織辦法 由林峰⽥、陳亮全、華昌宜、劉可強、何燦群; 學⽣代表2⼈組成,檢討海外會狀況。

1999

所務會議規程修改 所務會議的學⽣代表由學⽣會選舉產⽣, 如無法推出學⽣代表,則不計⼊所務會議應出席⼈數 且學⽣對修業無關的要求, 如教師聘任、升等事項無表決權。

2000

本所空間使⽤及管理辦法通過 研究所教室及研究室管理辦法修訂

2001

學⽣會提案城鄉⼆⼗五周年慶祝活動企劃案 申請籌辦、⼈⼒及經費⽀持 相關活動包括專刊、介紹摺⾴以及學術座談會

㙹ꀀ䨾㨽㆞剚  教師評審委員會 研究⽣指導委員會 課程與⼈事委員會 招⽣委員會 圖書儀器委員會 空間及總務委員會 安全衛⽣委員會

研究⽣指導⼩組 課程⼈事⼩組 招⽣委員會 總務(含圖書儀器)空間⼩組

成⽴學⽣事務委員會 由劉可強擔任召集⼈,協助學⽣課業、 ⾝⼼調適問題或意外處理

2002

所⻑選任的學⽣參與 討論所⻑的候選⼈與推選的選舉⼈ 能否納⼊學⽣代表(三名)

所務規範變動與所務事件

㙹ꀀ䨾䌢鏤㨽㆞剚  課程⼈事⼩組 招⽣委員會 圖書儀器委員會/總務空間⼩組 學務委員會 助學⾦⼯作⼩組 安衛⼩組

40


2003

華昌宜榮退茶會訂於2003/1/2 於台⼤體育館⼀樓迴廊咖啡舉⾏ 建置所網 學⽣會提案所上⾏政⼈員的評鑑制度 由助學⾦提撥兩名額訂定, 增進學⽣與⾏政⼈員間的互動與交流

#學⽣會提議公館分部設⽴校警巡邏箱及緊急危難通報系統 #公館電話費超⽀,改成只能撥⼊、不能撥出

2004

城鄉三⼗周年慶祝活動

由畢⽼師擔任召集⼈

公館阿伯的問題浮現 因學校拆除違建,阿伯失去居所, 公館周邊的草⽪修剪及環境清潔可⽀薪聘請阿伯, 並請學⽣會再繼續進⾏了解。

2005

㙹ꀀ䨾䌢鏤㨽㆞剚 荛➛ 研究⽣學務⼩組 課程⼈事⼩組 招⽣⼩組 圖儀、總務及空間⼩組

所內⼩組合併 按評鑑委員建議,合併若干⼩組, 研究⽣學務⼩組、課程⼈事⼩組、 招⽣委員會以及圖儀、總務及空間⼩組 每⼩組由⾄多4位⽼師及2位同學組成, 學代由學⽣會選舉產⽣,若議題和修業要求、 課程⼈事安排、教師聘任升等有關 得請學⽣離席,無參與表決權。

2006

影印紙持續失竊 所務會議反映: 影印機⽤紙數和實際差異很⼤,表⽰有學⽣偷拿

2007

公館阿伯的問題 學校近期會動員校警和營繕組去趕阿伯, 學校同意先將阿伯的家當先搬到地下室, 劉可強向學校承諾會盡速處理 學⽣會及城鄉通訊 學⽣會重新登記程為正式社團 城鄉通訊將改為較⼤⾏刊物,三⽉發試刊號 城鄉三⼗⼆周年慶祝活動 32週年所慶活動由學⽣會提案,所上補助15萬 預定於12/29辦理⺩鴻楷榮退研討會

所務規範變動與所務事件

41


2007

新進教師聘任爭議 因所教評會及所⻑未公開「公開說明會」的發⾔紀錄, 引發學⽣不滿,故要求重新召開教評會,並在所⽅新聘 教師時需強化與學⽣的溝通及參與

2009

所務會議紀錄⽅式變更 學⽣會要求做彙整紀錄,必要時得錄⾳供未出席之師⽣參考 會議決議除發⾔⼈主動要求記錄發⾔,其餘⼀律刪除,只記決議,所務會議 應該寄開會時間與議程給全所周知

#各系所電費⾃⾏負擔

2010

1.31 劉可強⽼師榮退 城鄉⼈⼤會 六⽉中舉⾏,結束後出版城鄉⽩⽪書,包含未來五~⼗年之發展計畫 建城所資料保存制度討論 外界贈書由圖儀⼩組審查後,上架或另⾏處理;退休⽼師捐的書籍、⽂字、 照⽚⼀⼩組審查所上預留的部分,其餘另⾏處理 城鄉所史紀錄提案 由所⽅資助學⽣推動五⽼訪談稿整理/出版,編寫所史

已於2015年6⽉出版 並辦理城鄉五⽼座談會

學⽣會成⽴正式社團 學⽣會已向學校申請將學⽣會成⽴為正式社團,規劃分家制度 (R98分五組帶學弟妹 根據校⽅規定,要派學⽣代表參與課程⼈事⼩組

2012

5/26 辦理夏⽼師榮退學術會議及活動 6/16 辦理陳亮全⽼師榮退論壇

2014

7.18 林建元⽼師榮退

所務規範變動與所務事件

42


莅䨾㢫㋲⡙ざ⡲竤뀿 Ⱇ⹡➃㆞罌鑑须呔钢㹁隶⹛

1990 1992

⿈世孟被指派負責新圖書館⼯務⼩組負責⼈

政府單位的意⾒徵詢 #建議修改建築師法第⼆條所規定的建築師檢覆學歷資格 考選部回覆已建議內政部函修 #考試院徵詢意⾒,由銓敘部發⽂ 都市計畫職系歸屬問題:都市計畫⼯作項⺫應到經建⾏政職系內 或⼟⽊⼯程職系下增設都市計畫職系 OURs要求所上給予財務⽀援 ⺩鴻楷委託其辦理建築學會的案⼦ #建⽴本所與他校、中國時報、聯合報等主要報刊的圖書交流關係

1993

赴美國加州⼤學柏克萊分校進修審查辦法修正後實施 中英⽂進修計畫 #Edward Soja來訪

本所修課成績單,平均達80分以上 三位教授推薦信 托福成績550分以上 其他有利資料

碩⼠班赴歐公費留學修正建議 建議增加都市區域及資訊系統、建築、都市計畫、都市學及建築學等學⾨。

1995

向考試院公務考試資格 就公務員⾼普考、專⾨職業及技術⼈員⾼等、普通考試應考資格受限制,由 所⽅向考試院爭取 由林正修、崔誠烈、施⻑安 於廣州做區域⽥野後, 與同濟⼤學合作交流協議草案 ⾄同濟訪問。 台⼤城鄉所⼤陸學術交流計畫備忘草案

1996

本所獎助⼤陸地區相關系所研究⽣來台研習辦法草案討論 (⼀)聯絡政⼤與東華 (⼆)和城鄉基⾦會討論補助,安排⼯讀、學⽣義務 (三)⺩鴻楷赴同濟⼤學洽談,試辦交流,所⽅提供⼯讀以⽀應⻝宿 協助網站架設 中華⺠國都市計畫學會依附本所WWW Sever架設網站 所務會議同意給予1年期的使⽤權限 每年評估,往後類似案例經所務會議同意後⽐照辦理 專⾨職業及技術⼈員⾼等考試各類科應試科⺫及應考資格修正之建議

44


1997

⼟⽊系與城鄉所合作備忘錄 • • •

合聘教師佔⼟⽊系所⼆個名額(⺩鴻楷 夏鑄九 上述合聘教師或建城所其他教師每學期宜協助⼟⽊系所開設四⾨課程 建城所佔⼟⽊系所教師員額之教師主持建教合做計畫時,建城所以所分到之⾏政管理費 的25%分給⼟⽊系所使⽤ 與北市府的都市政策辯論提案

贫Ⱇ㕨䬓鼄呪䖕

洽澄社主持公共論壇,邀台北市政府就下列議題以「都市政治與都市政策」進⾏辯論 (⼀)陳⽔扁市⻑「都市政治、都市社會運動與專業教育」,學⽣多讀書,不要參加運動? (⼆)陳師孟副市⻑「都市政策及都市建設執⾏」,出租住宅與⽼⼈公園 (三)張景森:「都市政策、住宅政策及公園設計」,部分就地安置是否可⾏

1998

林家花園的⽂物保存問題 㷸欰剚䲿呪增鎣劥䨾⛓⥃㶸〢髖俒暟笞隌莅贖椚倰䒭 所上除搶救⾏動外,並未對⽂物進⾏有 效保存,應妥善處理。若本所無此能⼒, 建議另找具有能⼒之組織

王、夏商請葉乃齊、 賴志彰、黃蘭翔討論 後再處理

林家古宅搶救回來的物件散置⼯綜307、⼯綜314及⾛廊盡頭飲⽔機的空間, 應設法移除,上學期曾討論過但不了了之 台中科博館願意協助收藏林家花園⽂物

1999

My House 房屋誌擬與本所合作⼀年出四個專題報導 兩儀⽂化事業邀請城鄉所與TVBS合辦「漢代⽂物⼤展系列講座--建築篇」 於本所⼤禮堂辦理 台⼤委託所上擬訂芳蘭⼤厝維護計畫 芳蘭⼤厝被市政府列為古蹟,台⼤委託本所擬維護計畫,後續可能由城 鄉所或相關學系進⾏使⽤

2000

協助台⼤處理校地規劃與維護計畫 校⽅希望所⽅協助芳蘭⼤厝及尊賢館旁⼟地供拆遷重建的規劃 總務處委託本所(基⾦會)研究芳蘭⼤厝之保存計畫案,預計於三個⽉內完成

45


2001

⽂化局委託歷史建物調查 萬華、中正區內三百多處歷史建物之基本調查,作為實習課課題 #台⼤尊賢館施⼯拆遷⼟地公,由本所配合規劃設計及⽴碑紀念 都市計畫技師考試資格更改 往年均將本所列⼊應考資格,但⾃九⼗學年度起,考選部將應考資格 ⼤幅刪減,僅保留系所名稱有都市計畫者; 決議:向考選部反應,並考慮調整課名加以因應。

2002

持續推動建城所⼤學部、⽂化資產與社區營造中⼼以及跨校研究中⼼ 台⼤⼯學院請所⽅協助推動台⼤綜合防災研究中⼼ 校際選課簽署

畢竟所⽅不可能將所有 課程都列⼊必修

林峰⽥任台⼤防災中⼼⼯作⼩組召集⼈(2003) 北⼤都計所 政⼤地政所 政⼤地研所 成⼤建築所及都計所

爭取都市計畫技師考試資格

2003

農學院提「⽣態⼯程學程」,定期與⼯學院、理學院與城鄉所協商 台⼤研究⽣協會委託夏鑄九與⽣態所郭城孟開設校園⽂化資產課程 城鄉所x漢陽⼤學建築學院學術交流協議

2005 2006

技師考試資格爭取失敗 考試院指出本所必修課不⾜,無法列具報都市計畫專⾨技師之資格

雙學位計畫推動 爭取早稻⽥⼤學間的雙學位計畫 推動台⼤X荷蘭台夫特科⼤雙博⼠學位計畫 森林系⺩松永擬邀城鄉所合辦「⽊構造建築」學程 台北⼤學不動產與城鄉環境學系簽訂校際選課合作協議 #學⽣會撥⼀萬元[楊儒⾨罰款]以本所學⽣會名義捐出 IFOU 與荷蘭台夫特⼤學、北京清華⼤學共同舉辦2006IFOU國際學術會議 國際合作實習教學課程補助原則 46


2007

與中國⻄北⼤學⽂傳學院推動考古遺址研究規劃案 雙學位計畫簽訂細節 荷蘭台夫特⼤學交換學⽣,可以提供兩年⾼額獎學⾦, 但需於三年內提交博論,否則要退還獎學⾦ 早稻⽥辦理雙學位,要將碩⼠修習學分制度具體化

荷蘭 TU Delft雙博⼠學位計畫於2007/12/29簽署完成

2008

與早稻⽥⼤學創造理⼯學研究科建築學專攻、建設⼯學專攻簽署雙學位 (都市計畫研究室)碩⼠跨國雙學位 四川震災 參與四川重建相關計畫 利⽤四川結餘款捐, 通過成⽴「臺⼤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兩岸交流聯絡處」,為⼀公益性⾮營利基⾦會 #David Harvey來訪兩周 應⼒所陳發林教授任新成⽴的能源中⼼主任,希望本所⽼師參與台北市政府 的關渡平原案 政⼤社會系與本所簽訂校際選課協議

2009

雙學位遴選標準討論 ⾄少以台⼤城鄉名義發表⼀篇學術論⽂,交換⽣博論在理論層次處理亞、 歐空間議題⽐較研究,論⽂⼝試分別於荷蘭及台⼤舉⾏ ⼟⽊系建築學程成⽴(2009 FALL開始 所上協助開設相關課程

2010

與北⼤城市與環境學院,城市與區域規劃學系簽訂雙碩⼠學位計畫備忘錄 瑠公圳迫遷,城鄉所動員

2011

#萊頓擬與本所進⾏交流及合作研究計畫 與中國東南⼤學建築研究所合作備忘錄簽署,送院務會議 本所全球化城市研究中⼼與⾸爾都市⼈⽂研究所簽訂交流協議

47


2012

校際選課簽署 台師⼤環境教育研究所、交⼤社會與⽂化研究所擬簽訂 成⼤都計、政⼤地政、北⼤都計、北⼤不動產已簽訂 紹興社區 總務⻑希望城鄉所能介⼊幫忙紹興社區的相關課程, ⼀⽉底向學校提建議報告,由於本案並⾮學校委託案, 希望以公共事務助學⾦⽀援,有學⽣提案。 戰後台灣空間規劃史料--省府時其數位典藏計畫及網路數位資料庫之經營與管理

2013

2014

與萊頓⼤學的MOU簽署 舊省府時期都市技化檔案資料案(與內政部營建署牽定數位化與授權開放合作協議, 以及與台⼤數位⼈⽂中⼼檢索資料庫及網站建置之合作協議書簽署

雙學位計畫簽訂細節 ⽇本早稻⽥雙學位今年合約到期,陳亮全⽼師前往早⼤談續約,⼤致不變 荷蘭萊頓⼤學碩⼠班雙學位合作協議案,已完成合作意願簽署 發展與UIUC的Planning雙學位締結 #與台夫特⼤學的雙博⼠學位計畫因我⽅無法負擔⼆年的獎學⾦壓⼒, 故申請資格改為博⼠候選⼈ 與⼤阪市⽴⼤學都市研究中⼼擬簽學術交流協議 與北海道⼤學環境科學院等五學院牽交換學⽣備忘錄 北藝⼤建築與⽂化資產所及⽂創產業國際藝術碩⼠學位學程遷校際選課協議 把IFOU Workshop變更為制度化課程

2015

教育部「⼈⽂及社會科學知識跨屆應⽤能⼒培育計畫」 城鄉實習四場域+臺⼤校園+週邊 近30位⽼師共同開課實驗跨域教 萊頓⼤學碩⼠雙學位計畫簽署完成

48


49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按照姓氏筆畫排序 王志弘 畢恆達 陳良治 康旻杰 張聖琳 黃舒楣 黃麗玲 賴仕堯


王志弘 城鄉治理:台灣當前趨勢與研究教學回應 壹、結構性趨勢與問題 ⼀、戰後⾄1990年代初期的台灣空間再結構(未解的問題) 1.區域失衡與⾮正式化的都市化:1950年代撤退來台軍⺠、1960年代城鄉移⺠,以及1970年代快速⼯業化推動的數波 都市化進程,既延伸⽇殖時期對於台北的重點經營,也打破⽇殖時期相對均衡的區域發展,導向⼤台北都會區的單極優 勢。快速都市化造成都市公共服務不⾜,以及因陋就簡、但深具活⼒和投機性格的⾮正式部⾨(住宅、商業、交通等)。

2.代⼯出⼝型⼯業化:以接收⽇產為基礎的公營能源與原料產業、⼗⼤建設重⼯業,以及⺠間中⼩型加⼯出⼝產業,加 上以農養⼯和局部⾃由化以吸收外資的政策,聯合推動了迅速蔓⽣的⼯業化地景。⼯廠散佈於都市周緣、港⼝、加⼯出 ⼝區與⼯業區,蔓延於各處鄉鎮⽥野,形成破碎交雜的⼯農地景,以及彈性網絡的外包式⽣產。⼯業化造成嚴重環境汙 染及資源過度開發問題。

3.島內交通⼀體化:在⽇殖時期的鐵路與公路基礎上,通過鐵路電氣化、環島鐵路網、⾼速公路系統、都會區內交通改 善(包含都會區快速道路系統、平交道⽴體化、鐵路地下化、捷運系統)、區域間省縣道拓寬改線(包括外環道、東⻄ 向快速道路與⻄濱快速道路),以及國內航空業與航站拓展,⼤幅改善島內交通速率,全島(乃⾄於附屬島嶼)形成⼀ ⽇往返⽣活圈及時空壓縮經驗;然⽽,鄉鎮地帶⼤眾運輸嚴重不⾜,以及私有汽⾞⼤幅成⻑的同時,仍有極⾼⽐例的機 ⾞使⽤,都意味了移動經驗的差異化。

4.國⺠旅遊地景及觀光化:1980年代起,受到經濟成⻑滋養的⼩資產階級和⽩領受雇階級⼈數⼤增,要求更好的⽇常⽣ 活品質與休閒旅遊經驗等集體消費供應。國家於戰前基礎上,推動了國家公園設置、省市級⾵景區設置與景觀和交通改 善等;市區也發展觀光夜市、特⾊商街及百貨公司群聚,形成⽇益擴張的都市零售消費地段與觀光景點。但周邊群集的 ⾮正式經濟(從攤販、藝品店、旅館到交通業的灰⾊地帶),以及旅遊環境污染也隨之擴⼤。

5.威權式與懷鄉式的中華意識形態地景:延續⽇本總督府的專制統治機器,建⽴威權侍從體制的國⺠政府,以中華意識 形態地景替換⽇本皇⺠地景。通過史蹟指定、改造城⾨形式、拆毀部分⽇殖建物、街路與地⽅名稱重訂、學校等機關命 名、公共建築的北⽅宮殿式典範、撤退來台軍公教⼈員集中居住的眷村及其命名、救國團建⽴的精神鍛鍊式康樂地景,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1


以及對海岸、港⼝與⼭林的國安管制,國家取得了空間形式與意義象徵上的⽂化領導權,壓抑了本地⽂化發展。

6.家庭組成與居住形式的轉化:⼤家庭、三代同堂共居形式衰退,⼤量核⼼家庭出現,以及因求學和⼯作⽽形成的家庭 成員分散化、獨居及⾮親緣共居形態劇增,導致⼤量住宅需求,以及⼩坪數公寓、集合住宅和租屋市場供應。親⼦世代 關係、性別關係、親屬家族關係,皆隨著家⼾組成與居住型態⽽有⼤幅改變,朝向親屬家族關係淡化、⻘少年期以前親 ⼦關係深化⽽後期淡化,以及性別關係多樣化等趨勢。不過,⽗權異性戀體制主導地位仍在,限制了⼥性家庭與居住經 驗(⺟職與持家壓⼒、⾃主購屋能⼒受限,以及對⼥性單⾝獨居的刻板形象),以及⾮異性戀情感關係,造成離家與返 家的張⼒。

⼆、1990年代中期以後的台灣空間再結構(新增的問題) 1.跨境的產業再結構及其空間效應:1980年代起,先進國家的財政與產業利潤率危機,以及冷戰局勢崩解,促成了新⾃ 由主義策略、新保守主義政權,以及資本主義市場化的擴張到前蘇聯、東歐、中國及其他新興⼯業化國家。台灣的加⼯ 出⼝導向發展模型(輸⼊原料與⼯具機,以廉價勞動⼒和環境成本為代價代⼯,輸出產品⾄歐美市場賺取外匯)遭受挑 戰,⽣產成本提⾼、產業資本投⼊停滯、證券市場與房市飆漲。國家與廠商的因應策略,包括了嘗試⾼科技和品牌化的 產業轉型(先是電腦資訊產品,後是積體電路板、半導體、⾯板及⽣物科技)、跨界的(傳統)產業外移和轉投資(中 國和東南亞為主),以及輸⼊外籍勞⼯以壓低⼈事成本。然⽽,⾼科技和品牌化產業轉型不成功,跨境⽣產鏈維持了廠 商利潤卻造成本地產業空洞化、資本外逃,以及內需消費不振(因⼯資停滯、失業率提升,以及⽩領階級移駐海外)。

2.競逐成⻑型的地⽅政權及其開發導向治理:(消極供應的)管理主義式地⽅治理,在⺠主化的選舉政治與政績競賽、 ⺠營化與⾃由化鬆綁傾向,以及全球競爭和台灣產業轉型壓⼒下的競逐成⻑式發展中,邁向了國家主導的企業主義式治 理或新⾃由主義式治理。其具體表現為以國⼟標售、⼟地徵收及重劃、合夥委外為⼿段的⼤型住商⼯開發計劃,尤其是 副都⼼、⼯業區、新鎮或都市擴張、⽔岸再開發、⾼鐵和捷運場站的開發,並展現為強調集體象徵資本、地⽅形象及企 業宣⾔的建築形式。地產引導式開發及新⾃由主義治理策略,導致了階級利益兩極化、地區失衡發展及環境衝擊。

3.⾏政區域重劃和管轄權重疊導致的城鄉發展疑慮:繼精省(實質廢省)之後,訴諸合理化及均衡都市區域發展,實則 牽涉政黨競爭之政治考慮的六都(含桃園)⾏政轄區重劃,以便宜⾏事的⽅式,錯過了合理整併⾏政單位(形成幾個⼤ 區域政府),同時考慮原住⺠⾃治區域劃設的空間治理架構。於是,在財政收⽀劃分不均、領域權限不⼀的情況下,直 轄市和⾮直轄市之縣市級政府的治理能⼒和發展落差將拉⼤;擴⼤後的直轄市內部城鄉差距與原漢差距,也尚未有效地 統理磨合。另⼀⽅⾯,國家公園、國家級⾵景區和濕地、中央主管之道路和運輸系統,以及⼯業區與科技園區,也與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2


地⽅政府的管轄權形成重疊或衝突。⾏政區重劃和管轄權衝突,都可能惡化⽽⾮改善城鄉關係,鄉鎮地帶若⾮淪為都市 的周緣遊憩地帶及鄰避設施去處,就是成為斷裂疏隔的凋零地景(⼈⼝⽼化和外流、產業衰頹)。

4.全球氣候變遷對於國⼟利⽤與發展的衝擊:無論是臭氧層破洞、溫室效應,或邁⼊⼩冰河期的預⾔,都意味了以氣候 劇烈變化為表徵的全球變遷降臨,對於位居地震、颱⾵和強降⾬地區,並且已經過度開發⽣態敏感地帶的台灣,帶來了 更嚴重的衝擊。辨明和⾯對氣候變遷趨勢及其空間分布、頻次與衝擊程度;建⽴有效的調適、治理、反應和回復體制; 劃定⽣態敏感保留區,撤離特定災害頻仍地帶;並將可持續發展深化成為國⼟發展、區域和都市計劃的內在邏輯,是影 響深遠但不得不為的重⼤⼯程。⾼⼭地帶、都市近郊⼭坡地,以及⽔岸開發的限制,海洋、溪流、湖泊和濕地的保育化 治理,綠建築與⽣態城市規劃原則,以及垃圾與汙⽔的可持續式處理,都是重要課題。

5.⺠主化與本⼟化下的新⽂化意識及其產業化:1980年代後期以降的⺠主化和本⼟化兩⼤趨勢,逐漸促成了具有公⺠意 識⽀持的新本⼟⽂化認同,呈現為對台灣⽂史的新關注(社區⽂史⼯作、庶⺠史、地⽅紀錄⽚,以及認識台灣的課綱與 教材)、⽂化資產保存範圍擴展(主要擴及⽇殖時期與⼯業遺址,引發⼀波⽇殖資產的⽂化保存化)、地⽅⽂化館舍與 節慶創設,以及多元⽂化主義式的弱勢族群語⾔教育、⽂化權和保存⼯作(⺟語教學、原住⺠與客家委員會設置、原住 ⺠與客家電視台、眷村的選擇性保存)等。然⽽,1990年代中期以後,這些⽂化意識與⽂化資產,逐漸併⼊了⽂化經濟 和創意產業,轉化成為振興地⽅與都市再⽣的⽂化策略、新世代⾃我實現式⼯作的夢想,以及資本擴⼤商機牟利的⽂化 修補出路。認同與商業、記憶與利潤的張⼒,正在保留和重新發明的各種⽂化地景中四處迸發。如何避免⽂化產業化的 缺點,將⽂化⽣意接軌於社會利益重分配與弱勢培⼒的課題,實為⼀⼤挑戰。

6.⼈⼝社會組成改變的空間衝擊:台灣當前的⼈⼝趨勢,包括⼈⼝結構⾼齡化、少⼦化、晚婚與不婚獨居者劇增、同性 戀及其他⾮傳統情感關係的公開化,以及⼤量中國與東南亞新移⺠的移⼊。這些⼈⼝組成的改變,已經造成了產業衝擊 (兒童⽤品、婦產科、幼兒園和中⼩學的衰頹;安養院、⽼⼈照護、保健醫療及周邊產品的發達;獨⾝經濟和同志經濟 的發展),改變了產業發展之⼈⼒、地點和區位的需求(例如:⼤型醫院擴張,醫院周邊之醫護和安養產業隨之成⻑; ⼩型住宅需求增⻑;新⽽彈性的住宅設計),也要求整體環境的改善,尤其必須以⽼⼈需求為主,重新設計住宅、公共 建築和城鄉公共環境。⾄於中國與東南亞移⺠移⼊,則在增益台灣的⽂化多樣性之餘,也開啟了如何調整教育內容(各 級學校的東南亞語⾔和⽂化的教學),以及更友善且積極地⾯對東南亞族群(無論短期移⼯或⻑期新移⺠)之⽂化性消 費的空間需求(亦即,具東南亞特⾊的商業街區發展、休憩設施的建⽴等)的議題。

7.全球氣候變遷對於國⼟利⽤與發展的衝擊:無論是臭氧層破洞、溫室效應,或邁⼊⼩冰河期的預⾔,都意味了以氣候 劇烈變化為表徵的全球變遷降臨,對於位居地震、颱⾵和強降⾬地區,並且已經過度開發⽣態敏感地帶的台灣,帶來了 更嚴重的衝擊。辨明和⾯對氣候變遷趨勢及其空間分布、頻次與衝擊程度;建⽴有效的調適、治理、反應和回復體制;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3


劃定⽣態敏感保留區,撤離特定災害頻仍地帶;並將可持續發展深化成為國⼟發展、區域和都市計劃的內在邏輯,是影 響深遠但不得不為的重⼤⼯程。⾼⼭地帶、都市近郊⼭坡地,以及⽔岸開發的限制,海洋、溪流、湖泊和濕地的保育化 治理,綠建築與⽣態城市規劃原則,以及垃圾與汙⽔的可持續式處理,都是重要課題。

三、當前抵抗運動的特徵、局勢與可能 ⾯對各種空間再結構趨勢引發的新舊問題、政府治理職能不彰、資本集團⼒量增⻑,以及公⺠社會內部階級、族群、 性別、性傾向、年齡、地域及其他劃界衝突的持續,我們必須捲⼊啟蒙、組織、動員、抗爭的培⼒循環,打造新世代得 以努⼒以赴的⽅向、策略與能⼒。

基層⺠主、公共決策參與、社會正義、環境正義、批判性的多元⽂化觀,以及⼩型可持續的地域經濟,是必須辨明的 努⼒⽅向(涉及了政治關係、國家與社會之關係、經濟關係、社會關係、⽂化認同與價值,以及⼈與⾃然之關係的重 塑)。通往這些⺫標的策略及能⼒,則需要在課程教學及社會介⼊中持續培養。不過,我們必須先釐清當前改⾰和抵抗 運動的特徵、局勢與可能性,如下表:

⼈民反抗之源

組織者和專業者的修辭與策略

以下四者受到迫切 l

權利與正義(⼈權、政治權、居住

威脅:

權、性別平等) l

l

當前局勢 l

地產引導式開發與空間修補

l

法治主義與公益論的霸權

因形式化⽽撲空

l

形式化的民主參與

⽣態⾵險與保育價值(環境運動)

遭選擇性收編

l

⽣態現代化⽴場的環境治理

歷史⽂化價值(保存運動)

遭選擇性收編

l

⽂化治理術與經濟的⽂化修補

衰弱不振、遭汙名化

l

親資本、壓抑⼯運、去階級化

民主參與

⾯臨選擇性斷裂

國家應對策略

⽣命(健康、 認同、⽣活⽅ l 式)

l

⽣計(⼯作)

l

資產(房地產)

l

信念(信仰)

l

l

勞⼯運動(左翼、階級視⾓)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4


貳、「空間治理」為核⼼,⾃然、⽂化與移動治理為焦點的研究 基於前述台灣晚近空間再結構的趨勢,為了同時掌握宏觀政治經濟結構,以及微觀權⼒運作及其⽂化表現,我選定 「空間治理」作為研究核⼼場域。我嘗試以兼具體制與場域特質,以及技術、知識、論述及主體形構的治理(或治理術) ⼀詞,來接合批判的政治經濟學、傅柯式權⼒分析、布迪厄的場域與慣習社會學、科技與社會研究,以及⽂化研究的⼀ 般概念。 在諸多可能領域中,我選擇以⾃然、⽂化和移動為焦點,既延續我多年來累積的研究成果,也⾜夠寬泛⽽能含納諸多 議題。各領域⺫前的分析架構如下:

⼀、⽂化治理的分析架構

主導的結構化⼒量 操作機制

政權⽂化領導權的塑造 l

(程序、技術、組織、知識、 l 論述與⾏動等) l

⽂化政策與規劃

l

⽂化經濟與⽂化產業

多元⽂化主義

l

⽂化⽣產與⽂化消費

⽂化公民權

l

⽇常⽣活美學化

主體化過程

⽂化抵抗或爭議的動態

資本積累體制的⽂化調節;⽂ 化修補

反⾝⾃控式⽂化主體的形成 l

順應的⾃制主體vs.抵抗的異端主體

l

公民主體vs.消費者主體

l

邊緣⽂化、次⽂化

l

社會運動的⽂化策略

l

⽂化⾏動主義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5


⼆、⾃然治理的分析架構(以都市⽔岸為例)

年代

清領迄今

⽇殖迄今

1970s晚期迄今

1990s迄今

⽔岸⾃然意義

「天然」資源 與災害

整治對象

集體消費空間

綠⾊資產

⽔岸形式功能

⽔岸空間定位

洪 氾 地 、 取 ⽔ 護堤、 ⾏⽔ 區、 農 圃 與 市 集 、 休 憩 空 間 、 保 處、碼頭 邊境、戲⽔區 綠地、 運動 場、 育 區 、 觀 光 與 步道、休憩空 節慶景點、都 間 市再⽣樞紐 通道

邊緣

界⾯

核⼼

⽔岸治理技術

順勢利⽤的船 強勢介⼊的⽔ 淨化的清理、 美學化的景觀 渡、碼頭、灌 利⼯程、治安 綠地化、污⽔ 綠美化、節慶 溉溝渠 技術 處理 化、⽣ 態⼯ 程、 資產化

關鍵主體

⼈類主體:庶 ⼈類主體:技 ⼈類主體:社 ⼈類主體:新 民、商賈 術官僚、底層 區居民及⼀般 ⽩領階級、社 市民 區居民、環境 ⾮ ⼈ 類 主 體 : 庶民 ⿂獲、河⽔、 ⾮⼈類主體: ⾮⼈類主體: 運動者、景觀 河灘地、農園 洪 ⽔ 、 堤 防 、 綠 地 、 休 憩 設 規劃者 ⾏⽔區

⽔岸治理模式

⾃然治理體制

⾮⼈類主體: 觀光遊 憩空 間、 單⾞道、景觀 ⽔岸、保育溼 地

綠⾊治理體制

都市化階段

農墾聚落 → 都市化 → 都市擴張與多核⼼發展 → 舊區再⽣

結構性脈絡

維⽣與商品化農業 → 城鄉移民與⼯業化 → 區域競爭與都市再⽣ 帝國邊陲寬鬆治理 → 威權管理主義式治理 → 政績政治與企業主 式治理 紳商社會 → 國民社會 → 公民社會崛起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6


三、移動治理的分析架構

移動性作為⼈類–技術系統

l l l l l

時 空 計 劃

⼈類主體(意識與⾝體狀態) 科技物 知識 表意實踐(意義與再現) 社會關係

移動潛勢 及其實現

l

資源

l

權⼒

l

權利

移動性作為場域和媒介

參、開課構想 開課分為核⼼必修課程及選修課程。在引領學⽣掌握前述之空間再結構趨勢與問題,並提供分析⼯具的考慮下,研⼀ 上下學期各安排⼀⾨思想與分析課程,分別為規劃與設計史(台灣城鄉發展與規劃設計史,以及⻄⽅規劃設計發展及理 論爭辯),以及空間的社會分析(各種認識論及⽅法論取向之空間分析概念引介)。

選修課程⽅⾯,概分為空間的政治經濟學及空間的⽂化研究兩⼤領域,開設有關空間再結構之議題,以及⽂化治理、 移動治理和⾃然治理課題的進階課程。

⼀、核⼼必修課程內容 規劃與設計史 1

2 3

l

課程介紹:學習⽅法與規劃的知識圖譜

⼀ 台灣的環境規劃設計與城鄉發展 l

殖民現代性下的知識/權⼒與空間治理術

l

威權體制與發展型國家下的依賴與⾮正式性

空間的社會分析 l

課程介紹:社會⽣活的空間性

l

空間概念的演變

l

實證主義區位理論與空間組織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7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l l l l ⼆ l l l l l l l l l l

交通發展、技術依賴與民間活⼒

l l

現象學與空間:Heidegger, Bachelard與NorbergSchulz 空間的⽣產:Henri Lefebvre 時間地理學、實在論與結構化理論

l

資本主義危機與時空修補:David Harvey

l

都市社會變遷;流動空間vs.地⽅空間;網絡社會: Manuel Castells

l l

空間⽂本的符號分析 地景(景觀)概念

l l l

⽂化研究與空間:⽂化地理學與消費地理學 地⽅與尺度 權⼒、知識、治理與空間:Michel Foucault

l l l

異質地⽅:Michel Foucault ⼥性主義與空間分析 從結構主義到後結構主義,以及,後現代空間

l

空間與地⽅的⼈類學/民族誌

l

國家與社會轉型、都市運動、社區參與及市民城市 全球競爭與新⾃由主義都市化:⼟地開發與都市更 新 國家與公民社會的新挑戰:城鄉再⽣、⽂化治理與 ⾃然治理 西⽅規劃設計歷史與理論 西⽅現代都市規劃設計發展:形式、功能、效率及 動⼒ 從社會烏托邦到官僚體制—⽥園城市與區域規劃 規劃與社會排除:城市美化運動、⾃建社區、縉紳 化與企業主義城市 規劃與技術政治:基礎設施、移動性與資訊時代 理性程序規劃及其批判;政策分析取向的反思 規劃政治:改⾰、辯護、進步式規劃 vs. 規劃的不 可能 規劃與溝通理性、後現代主義及⼥性主義觀點 空間設計、現代性、資本主義及其⼈⽂出路 重寫歷史,反思規劃設計:傅柯、拉岡,以及審議 式民主 期末發表會與綜合討論

⼆、選修課程 ⿊⾊:已開過;紅⾊:預定開設。 空間的政治經濟學領域

空間的⽂化研究領域 兩年輪開課程

空間的政治經濟學 ⾃然與城市

空間的⽂化研究 ⽂化創意產業專題 不定期開設課程

移動與社會 街道政治 都市政治 科技與城市 ⽔岸發展 動物與城市

⽂化襲產研究 城市與電影 飲⾷地理與倫理 認同政治與空間 都市⽂化治理與經濟 策展與導覽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8


畢恆達 我的研究與教學 我主要的研究領域為環境⼼理學、性別與空間、質性研究法。這三個領域看似殊異,其實息息相關。我博⼠的學術 訓練是環境⼼理學,研究⼈與社會/實質環境的互動關係,尤其關⼼(性別、年齡、階級等)邊緣/弱勢的族群。環境⼼ 理學與⼥性主義的交會,即是性別與空間研究;⽽環境⼼理學因研究我們⽣活參與的空間,因此揚棄傳統⼼理學的實驗 室研究法,⽽著重實地觀察/訪談的研究⽅法。⼥性主義除了著重研究者的反⾝性之外,也關⼼研究者與研究對象之間 的權⼒關係。這也是為什麼我的研究包括了環境災害、婦⼥與家、街頭塗鴉、阿魯巴等看起來差異很⼤的主題,但是其 實背後有條清楚的線連結著。

性別與空間(⼥性主義取向的空間研究、空間的性別分析) 臺灣從80年代開始有⽐較積極的婦⼥運動與學界的性別研究與教學,然學術研究主要在⽂學、歷史、媒體、教育、政 治等領域,空間(建築、都市計畫)並沒有受到性別界的重視。到90年代初期先有城鄉所的⼥性與空間讀書⼩組以及成 露茜的「性別與發展」課程,我則於1992年回台在城鄉所開設「性別與空間」課程,然後慢慢集結所內關⼼性別議題的 研究⽣,於1995年成⽴「性別與空間研究室」,除了學術研究之外,也積極參與性別運動、舉辦性別營隊,並出版性別 與空間研究通訊。讓性別與空間此研究領域,在臺灣的運動與學術界取得了正當性。如今,⼤學的「性別導論」課程經 常會有⼀堂課講述「空間」,性別平等教育法特別規範要營造沒有性別偏⾒與歧視的校園空間、政府⼯程/政策的性別 影響評估也有空間的檢視題⺫。1996年的⼥廁運動,更讓社會認知到空間在推進性別運動的重要性。然⽽弔詭的是,臺 灣的空間專業科系(建築、地景、都計)即使⼥學⽣的⽐例已經⼤幅提⾼(很多已經超過半數),然⽽絕⼤多數科系幾 乎沒有開設⼥性主義課程,專業訓練中也極少從⼥性主義(性別)的⾓度思考。相較於,性別陣營對於空間的重視,空 間陣營對性別的漠視是⼀個⾮常值得深思探究的現象。根據張華蓀(2005)〈蝸⾏20年:⼥性主義地理學在台灣的發展〉 的研究,⼥性主義的空間研究,城鄉所是臺灣最重要的⽣產論⽂的系所,⽽在其他相關空間系所少數有開設性別與空間 課程的⽼師則⼤都是城鄉所的畢業⽣。為何臺灣的空間專業界可以在臺灣婦⼥(性別)運動推展了三⼗多年時,仍然對 ⼥性主義無動於衷?

90年代,性別與空間是⼀個全新的研究領域,性別與空間研究室通訊就分別以社區、公共空間⼈⾝安全、廁所、同 志空間、遊憩等主題進⾏探究。⼀⽅⾯引介國外的研究成果,⼀⽅⾯則⿎勵臺灣本⼟的經驗研究。我在紐約就讀博⼠班 的時候,並沒有真的修過⼥性主義的課程,不過⼥性主義是許多課程或是⾯對社會事件的重要視⾓。回臺灣之後,⾸先 是為⼟⽊⼯程的通識教材「⼟⽊與環境」撰寫⼀章「⼈造環境與設計」,其中有⼀節刻意要撰寫性別與環境。因為不能 只寫國外的理論與研究,因此花了⼀些時間尋找臺灣本⼟的資料(現象與統計),然後開始以性別與空間為主題,在不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59


同層級學校演講。有次在耕莘⽂教院講「性別與空間」,講完後,⼀位⼥性編輯跟我說,她結婚以後就覺得不對勁,但 是先⽣不吃喝嫖賭,朋友反⽽覺得她想太多。聽了我的演講,終於確定不是⾃⼰的問題,⽽是許多婦⼥共通的處境,找 不到適當的語⾔來述說⾃⼰的經驗。我好奇,其他臺灣的已婚有⼩孩的⼥性的家空間經驗究竟如何,開啟了我的第⼀個 性別與空間經驗研究(國科會補助計畫)。此後,隨著在教育部與台⼤擔任性別平等教委員會育委員,深深體會到如何 改變社會的性別價值與法令政策同等重要,於是進⾏「性別意識形成」的經驗研究。

⼥性提到接觸⼥性主義論述的時候,經常伴隨著參加團體以及遇⾒不同的⼥性典範。團體讓她有了持續參與性別平 等的動⼒,得到知識與情感的⽀持;⽽⼥性典範則給她帶來⽣命中不同的可能性。男性則⽐較常提到性別論述對他的啟 發;由於台灣並沒有具有⼥性主義意識的男性團體,男性的⼥性主義者也屈指可數,因此也沒有⼈提到團體與男性典範 對他的影響。此外,⼥性在形成性別意識的過程中,歷經賢妻良⺟意識形態以及男強⼥弱價值觀的破滅與重思,然⽽男 性要成為⼥性主義者,卻是要真誠⾯對⾃⼰的內在強暴犯(the rapist within)以及不勞⽽獲的特權(unearned privilege)。

接著我從婦⼥研究,延伸到同志研究,尤其關⼼男同志的認同形成,以及出櫃與親⼦關係。出櫃/現⾝的考量主要有 以⽗⺟為導向(怕⽗⺟傷⼼、失望)以及⾃利導向(怕⽗⺟不能接受,繼⽽影響⾃⼰的權益)的因素。現⾝或不現⾝的 策略則包括(1)隱藏(同性戀資訊管理、偽裝、與⽗⺟疏遠、離家)。(2)降低現⾝的⾵險(增強⾃⾝的能量、降低 ⽗⺟對他的期望、主動提供資訊以改變⽗⺟的態度)。(3)應付婚姻壓⼒(提出不婚論述、⿎勵兄弟結婚⽣⼦)。⽽ 現⾝之後⽗⺟經常採取否認的態度,或⾃責教養⽅式有誤,或質疑⼩孩被朋友帶壞,同性戀成為⼀個不能碰觸的禁忌, ⼀道不能揭開的傷⼝。有的⽗⺟有程度接受,事實上是接受⾃⼰的⼩孩,但不能接受同性戀。⽗⺟可能仍擁有刻板印象, 因此擔⼼⼩孩受到社會歧視、孤單、得到愛滋病、失去男性氣概等。只有極少數的例⼦,因親⼦關係良好,⽗⺟的態度 本來也較為開放,⽗⺟會嘗試去理解同志兒⼦的處境,進⽽提供⽀持。

最近,則從同志研究再延伸⾄跨性別研究,特別以空間的性別區隔作為研究的主題。⼥性專⽤⾞廂的思維是隔離差 異,⽽⾮⾯對差異。以⽣理⾝體做為隔離的基準,降低男⼥互動的同時,有可能在其他公共空間中讓男⼈的⾝體變得更 具威脅,⽽產⽣恐懼。此種思維模式會造成以下幾種後果:(1)⼥性專⽤空間採⽤隔離、迴避的策略,沒有積極增進 ⼥性反擊性騷擾的技能,沒有促成異性之間形塑相互尊重相處的規範。(2)⼥性不可能⻑期處在⼥性專⽤的空間中, 如何在性別混雜的更⼤社會空間中⾃處仍然是⼀個⽇常必需⾯對的問題。(3)空間隔離的後果,會寄望有更多性別隔 離的空間,這顯然不符合⼀個性別平等的進程。

⾄於無性別廁所的推動,參照⻄⽅廁所研究的觀點,對⽐台灣⼥廁運動的訴求,可以發現國內外廁所改⾰的進程其 實有諸多相同之處。Gershenson(2010)指出現代廁所的歷史就是不同社會群體爭取廁所使⽤權以滿⾜其需求的歷史。 ⾸先是⼥性爭取平等使⽤廁所的權利,但直到1905年英國才有第⼀間⼥性公共廁所。接著是少數族裔的努⼒。在美國種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0


族隔離的年代,⿊⼈與⽩⼈不可以使⽤同⼀台飲⽔機喝⽔,也不能使⽤同⼀個⼩便⽃如廁。直到1970年代,公共廁所能 否依種族分隔仍然在法院進⾏攻防戰。然後是⾝障者運動,結果促成修法,讓提供無障礙廁所為法規所保障。最後則是 跨性別者要求有⾃在使⽤公共廁所的權利。但是解決策略仍有爭議,包括是否要取消廁所依性別區分,以及提供無性別 廁所或是單間廁所。

⼀直要到跨性別運動較為蓬勃之後,學者才開始重新檢討廁所分為男廁⼥廁的必要性。⼀⽅⾯嘗試與現有⽀持廁所性 別區隔的價值(如隱私、安全、社交功能等)對話(如Overall, 2007),⼀⽅⾯指出廁所依性別區隔必然再製性別⼆元 的偏⾒與規範(如Browne, 2004)。理論上,廁所分為男⼥廁⼀定會造成性別⼆分的偏⾒及其後果,⽽從經驗上來看, 絕⼤多數跨性別者並沒有辦法⾃在地使⽤既有的依性別劃分的廁所。然⽽,解決策略為何,卻沒有想像中簡單。跨性別 者並不希望被標籤化,因此不喜歡有間廁所叫:跨性別廁所;⽽有些跨性別者(特別是男跨⼥)則仍然希望能夠使⽤傳 統⼥廁,以強化⾃⼰的新的(⼥性)認同。在這種兩難的情況下,Kogan(1996, 2007)因此提出「其他」廁所的提議。 這裡的「其他」,不是找不到既有(男或⼥)選項之後的其他選項,⽽是任何⼈只要在不想選男或選⼥的時候都可以使 ⽤的選擇,所以不是單選題,⽽是多選題。⾄於這個「其他」廁所的提案,是階段性的策略,還是跨性別運動的⺫標, 則等待時間來回答。

⺫前我則在思考臺灣跨性別社會處境(也包括⼯作、校園、廁所等空間)的問題。儘管家庭是LGBT出櫃⾯臨最⼤的 難題,合法成家則是LGBT最渴望的國家政策,⽽有超過半數的社會⼤眾⽀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但是⺫前LGBT社群⾯臨的 最⼤的組織性反對⼒量卻是來⾃只佔全國⼈⼝2.48%的基督教與天主教徒(根據內政部100年底統計,參⾒ (win.dgbas.gov.tw)之中的保守⼈⼠。弔詭的是,已經有許多天主教/基督教國家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天主教教宗⽅ 濟各呼籲教會與教友要寬容慈悲對待墮胎婦⼥、避孕和同性戀⼈⼠,⽽⾛出埃及團體重要負責⼈也公開為過去的錯誤作 為道歉,此時台灣的保守宗教⼈⼠反對同志運動的態度與⾏動竟然愈趨明顯與頻繁,已從過去零星的個⼈抗議⾏動,到 近年來以團體名義⾛上街頭,成⽴政黨參加⺠意代表選舉,甚⾄發起連署企圖阻擋國家政策推⾏,並集結⺠間團體進⼊ 校園傳播其信念。

想要瞭解LGBT的處境,其中最困難的地⽅就在於政府統計資料的匱乏。儘管政府推動性別主流化之後,性別統計、 政策性別影響評估等都是重要業務,也確實在許多各級政府的網⾴中看到性別統計(分析)的欄位,然⽽幾乎所有的性 別統計都沒有調查同性戀、雙性戀、陰陽⼈、變性⼈。以⾏政院主計處(2013)出版的《2013年性別圖像》為例,無論 ⼈⼝、就業、教育、健康等調查,性別都只有男、⼥兩種類別。整本性別圖像完全看不到跨性別的基本樣貌。儘管同性 戀仍有隱私顧慮,政府不可能掌握真實狀況,況且性傾向也不完全固定,有流動的可能。但是連變性⼈更改⾝份證性別 的⼈數統計都無法在政府網站的統計報告上找到。缺乏LGBT的統計資料,不只是難以掌握現況,指認問題,引伸⽽來的 是難以提出能夠改善LGBT處境的政策。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1


2012年政府組織再造後,為強化性別平等⼯作之推動,並呼應國際重視性別平等之潮流,於⾏政院內成⽴性別平等處, 統合跨部會的各項性別平等政策,並督導地⽅政府落實性別主流化。在性別平等政策綱領的就業、福利、⼈⼝、教育、 ⽂化、司法、健康等篇章中都有提到性取向或同性戀,惟這些只是少數宣⽰性⽂字,並沒有具體落實的作為。整體⽽⾔, 性別平等處關⼼的仍然以婦⼥或男⼥兩性議題為主,同性戀與跨性別等議題仍然受到忽視。此次在多元成家法案的爭議 過程中,性別平等處完全沒有任何聲⾳,⽽總統、⾏政院⻑、台北市⻑都以沒有社會共識、配套措施不⾜為由,認為法 案推動應該暫緩。然⽽問題就在於此,同志婚姻議題在台灣已經討論了近⼆⼗年,政府不及早主動研議各種配套措施, 現在反⽽以此作為藉⼝。事實上,台灣的⺠意已經有超過半數接受同性戀、⽀持同志婚姻,政府與⺠意代表反⽽成為推 動LGBT平權的障礙。

另⼀篇正在計畫撰寫的論⽂則為「阿魯巴」。阿魯巴作為⼀種男性⻘少年的興奮⽂化(high culture),它之所以 high,乃是相對于⾼中男⽣⽣活的不high,或者阿魯巴遊戲本⾝的low。Kehily與Nayak(1997)的研究指出,(廣義 的)幽默是在學校這個壓迫機構中的⽣存策略,藉由遊戲⽽將學校⽇常⽣活的常規擱置,來應付校園的艱苦(無聊、儀 式化、例⾏、規定、壓迫)事實,達到療愈情緒的⺫的。阿魯巴在台灣中學校園特別⾵⾏,它的⽀持條件有底下幾項: (1)升學主義的壓⼒:讀書是⾼中⽣⽣活的重⼼,課程從早上排到傍晚,下課的⻑度只有⼗分鐘,放學以後許多學⽣還 要跑補習班或到k書中⼼讀書。阿魯巴⼀⽅⾯是讀書⼼情的轉換,⼀⽅⾯⽤功讀書的好學⽣卻玩這種下流的遊戲,這其中 的⾼度反差也帶來樂趣。(2)由於歷史發展的結果,臺灣的⼤學與國中⼩,幾乎都是男⼥混校,反⽽⾼中⼤都還維持男 ⼥分校,尤其是各地的明星學校。⽽台灣的中學,每個班級有固定的教室,每班⼤約有四⼗⼈,每位學⽣有固定的座位。 教室是學⽣主要的⽣活空間,⻑時間朝⼣相處容易建⽴以班級為單位的深厚感情。打牌聊天,參與的⼈數過少,活動也 過於靜態;阿魯巴動輒牽動⼗餘⼈以上,在教室、⾛廊、⼾外空間中遊⾛移動,才能帶來集體共同的興奮感。(⼀群⼈ ⼀起High的重要性)(3)⻘少年正是對性感到好奇的⼈⽣階段,除了上網搜尋情⾊資料,觀看A書與A⽚之外,男⽣對 於⾝體與性仍然充滿好奇。不像美國的⾼中⽣,已經熱衷於追求異性、參加舞會,甚⾄有些已有性經驗,臺灣⾼中男校 ⽣不太有與異性在⽇常⽣活中相處的經驗,即使是男⼥合校,校⽅也會要求異性交往的明確分際。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 預防中⼼(2007)的統計,47.8% 美國⾼中男⽣已經有性經驗,⽽根據台灣衛⽣署2007年調查,⾼中⽣接近⼆成有性經 驗,明星⾼中⽣的⽐例應更低。(4)活動的要求⾨檻低:除了對於性的好奇,男性⻘少年也需要體能發洩,⽽阿魯巴要 求的時空限制低,不需要道具(校園隨處都有柱狀物)與特定空間需求,⼀次活動的時間也很短,再加上沒有參與能⼒ 的⾨檻限制,很容易滿⾜⾼中男⽣在無聊單調的校園⽣活中找到集體歡樂的需求。我雖然已經發表⼀篇英⽂論⽂,然篇 幅有限,我也計畫再多訪談⼀些男同志以及受阿魯巴霸凌的男性,並且增加與臺灣學者以及教育決策者的對話(現有的 臺灣本⼟論述幾乎都將阿魯巴等同於性別霸凌)。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2


環境⼼理學 我的博⼠論⽂研究物的意義,提出物的意義並⾮單純地由物的性質所決定,它也不只是個⼈既有的⼼理狀態的投射。 物的意義是⼈與物在⼀特定的社會環境脈絡裡相互作⽤⽽開展。當物在⼈的⽣活中扮演⼀個重要⾓⾊時,它參與並貢獻 於⼈的經驗與⾃我的變遷;⽽在⾃我變遷的同時,物的意義也隨之⽽改變。這裡的「物」也可以⽤「空間」替代。回台 之後,陸續以⺠⽣別墅輻射鋼筋、林肯⼤郡坡地崩塌、⻄南沿海地層下陷等災害為研究對象。環境災害的研究可以讓我 們對於平⽇習以為常的⽣活環境提出⼀個新的認識,檢視過去未經反省、視為理所當然的價值態度;同時也讓我們對於 災害本⾝及其所帶來的影響有所瞭解。亦即原來是⽇常⽣活中的背景(ground),因為災害的緣故,轉⽽變成是需要⾯ 對與反省的圖像(figure),例如家是安全的、購屋是⼈⽣所追求的理想等。另外,在參與康樂⾥反拆遷的運動中,從環 境⼼理學的⾓度處理了⾮⾃願性遷移的空間經驗,包括地點認同、鄰⾥與⽣計、⽔平 vs. 垂直空間等議題。可惜當時並沒 有將這些⽥野經驗撰寫成期刊論⽂,然時過境遷⼈事全⾮,也無法更新資料。最近得知當年在康樂⾥成⻑的⼩孩,後來 以追蹤遷移後的居⺠⽣活經驗為題撰寫碩⼠論⽂,也許可以與此學⽣合作,寫成⻑期追蹤調查的論⽂。

此外,則持續關⼼臺灣都市公共空間的議題,進⾏街頭塗鴉的研究,以理解臺灣的特殊都市空間結構中,此外來⻘年 次⽂化會有如何不同的展現與意義,⽽政府⼜如何⼀⽅⾯想收編塗鴉,⼀⽅⾯⼜要持續清除塗鴉。不同於紐約地鐵塗鴉 的社會脈絡,台灣的街頭塗鴉者來⾃⼀般中產家庭,很多從⼩美術天分便受肯定(多是美術相關科系),⼤多順利進⼊ ⼤專就讀。這不是⼀個反叛的世代,社會或政治的紛爭,⼀直跟他們保持距離。他們塗鴉的動機並⾮來⾃直接對抗或不 滿。他們只是為了展現⾃⼰的美術天分、讓⾃⼰為社會所看⾒,或者有話要說,將塗鴉當成街頭的⿆克⾵。在訪談中他 們不提家庭、不提學校,所以不是因為體驗了家庭中的⽗權、學校的填鴨與體罰,或者⼯作的單調與剝削⽽⾛上街頭。 他們只是別過頭去,只是頑⽪的想展現⾃⼰,逗⼤⼈⽣氣,不想完全照著成⼈的標準⾏事。他們似乎對於中產階級所形 塑的整體都市景觀感到不滿(不單純只是美化環境的觀點),也是對於整個守規矩、守秩序這種公⺠⾓⾊的不滿,想要 跳脫常規,可是⼜不直接挑釁。他們在公共空間中塗鴉,卻有意避開公共建築、商業建築、歷史古蹟、漂亮的公園,選 擇⼀些⾮常公共、暫時、邊緣的空間(如變電箱、⼯地圍籬、商店鐵捲⾨、河堤);塗鴉的內容也常避開爭議,轉⽽發 揮可愛⾵,以為⼤眾所接受。透過塗鴉,找到團體的認同,在這個圈⼦裡,有⾃⼰的術語、⾏規、智慧/技巧、評判標準, 能夠得到尊敬與名聲甚⾄往商業體制發展的機會。塗鴉圈⾃成⼀個⼩型的社會,結果城市隨處可⾒的塗鴉明明就在⼤家 的⾯前,卻⼜是⼀個完全地下(underground)的遊戲。模版塗鴉者⽐較有意識地對特定社會議題發聲,如流浪教師、 反全球化。塗鴉為政府部⾨或某些社會⼤眾視為破壞環境,於是經常提出「塗鴉專區」作為解決塗鴉問題之法。我們曾 經詢問塗鴉者的看法,無論⼿繪噴漆、簽名或模版塗鴉者,皆未強烈反對,認為有個合法牆⾯,可以在不受威脅、安靜、 ⻑時間的條件下塗鴉,其實也不錯。不過,其前提都是不能因為有「合法」塗鴉存在,⽽因此取締都市中其他的「⾮法」 塗鴉。對他們⽽⾔,「⾮法塗鴉」的快感、對體制的挑戰、不受約束的⾃由,仍然是街頭塗鴉的核⼼要素。2011年出版 《塗鴉⻤飛踢》專書,則討論⼤眾塗鴉,以及從街頭塗鴉轉變到街頭藝術的過程。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3


我的下⼀個計畫則是要撰寫⼀本環境⼼理學的⼤專使⽤的教科書。環境⼼理學,簡單的定義是⼀⾨研究社會/實質環境 以及⼈類⾏為與經驗之交互關係的學科。如果閱讀環境⼼理學的教科書,會發現定義有所不同;⽽其背後同時反映了作 者對於學術、科學的看法。這裡⾯有幾個關鍵字:(1) 環境:研究實質環境(physical environment)是所有環境⼼ 理學家的共識,不過實質環境並無法孤⽴⽽存在,脫離了社會⽂化與⼈的脈絡,單純三度空間並沒有意義。所以有的作 者並不只稱實質環境,⽽刻意使⽤社會/⽂化/實質環境(socio-physical environment)這個詞。(2) ⾏為:當使⽤ ⾏為這個詞的時候,⼀⽅⾯容易讓讀者誤會作者篤信⾏為主義,另⼀⽅⾯⾏為只包括外顯、可觀察的⾏為,忽略了更為 複雜的⼼理經驗,因此多數作者會同時使⽤⾏為與經驗(behavior and experience),甚⾄福祉(well-being)。當 然也有作者只⽤⾏為,來強調這個學科的科學性,並且建⽴理論的⺫的在於預測與控制。(3) 關係:不同的教科書, 可能分別使⽤relations, interrelations, interaction, transaction等詞,如果使⽤transaction可能指涉Dewey的 transactionalism,強調⼈與環境相互影響與建構的特質。綜合⽽⾔,環境⼼理學為何?它與其他相近的學科(例如環 境社會學)有何不同?⾸先它⼀定要研究實質環境,但是同時將實質環境放在社會⽂化歷史的脈絡中來理解與分析,所 以只研究社會互動或組織⽽不研究空間,則不算是環境⼼理學。⼀定要涵蓋個⼈的⼼理經驗這個⾯向,但是將個⼈經驗 放在社會⽂化脈絡中來理解,所以可以同時探討空間的社會⽣產,但是⼀定要涉及個⼈的空間經驗。最後則是研究⼈與 環境的交互關係,亦即⼈創造環境、賦予環境意義,⽽環境⼜⿎勵/限制/形塑⼈的活動與經驗,⽽⼈與環境都處於某個 特定的社會⽂化歷史脈絡之中。

環境⼼理學與⼼理學的關係何在?主要有三種看法:(1)認為環境⼼理學是⼼理學的⼀⽀,就像認知⼼理學、社會 ⼼理學等,只是它的研究主題焦點放在實質環境/空間,基本的學術/理論觀點並無差別。(2)環境⼼理學是對於傳統主 流⼼理學的批判,揚棄實證主義、實驗室的實驗⽅法,例如Barker的⽣態⼼理學。(3)環境⼼理學是⼀⾨問題中⼼ (problem-centered)的跨學科研究領域,不受既有學術建制/學科分類的限制,只要有助於研究現象的分析的理論就 應該納⼊,例如CUNY環境⼼理學的教授⼤都持這樣的看法。據此分析現有的環境⼼理學教科書,可以發現多數作者為 ⼼理學家,少數為空間規劃研究者,⽽其採取的⽴場恐怕還是接近第⼀種看法,對於實證的科學觀並沒有進⾏根本的挑 戰。以流傳甚廣,已經出版⾄第五版的Bell, Greene, Fisher & Baum(2000)教科書為例,就明確指出理論的⺫的在於 預測變項與變項之間的關係(⾴102)。從另⼀種⾓度來看,現象學(phenomenology)這個詞就幾乎沒有在這些教 科書中找到(Gifford的著作恐怕是少數例外)。Tuan有關地⽅(place, rootedness)的研究,Seamon提出的地⽅芭 蕾(place ballet),以及海德格的dwelling,都是談論⼈與環境關係很重要的概念,然⽽主流環境⼼理學教科書卻不 回顧這些⽂獻,將之納⼊環境⼼理學的⼀環。台灣所出版的幾本中⽂翻譯本,除了翻譯之外,並沒有導讀,更不⽤說會 對這些教科書的預設與限制提出批判式的閱讀,介紹給中⽂的讀者。再者,翻譯者幾乎都是研究⽣,也不⼀定⾃⾝在從 事環境⼼理學的研究,所以翻譯上的錯誤在所難免。再加上,翻譯的教科書無法回應台灣⽂化、空間、⼼理的特殊性與 差異問題,也沒有引介與批評台灣現有的環境⼼理學的學術研究成果。因此,台灣本⼟撰寫的環境⼼理學教科書有其必 要性與迫切性。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4


環境⼼理學從成為⼀獨⽴的研究領域⾄今近五⼗年的歷史。它以科際整合之整體觀點研究⼈們在實際⽇常⽣活環境中 的⾏為與經驗;將⼈類與環境視為不可分割、相互定義的整體;強調⼈類主動處理與形塑環境的能⼒,⽽⾮只是被動地 接受環境的刺激。此種研究取向不僅使之有別於傳統的⼼理學,並且回過頭來,對整個⼼理學界產⽣影響。⼼理學的研 究,不應將⼈類的⾏為與經驗孤⽴,⽽必須考慮⾏為發⽣的脈絡,已廣泛地為⼼理學者所接受。此外,環境⼼理學的研 究結果也影響了環境設計與公共政策。然⽽環境⼼理學在台灣⼀直未受到應有的重視,缺少有系統的實地研究與理論的 引介。臺灣的⼤學⼼理科系幾乎沒有環境⼼理學的課程,只有少數建築系會有環境⼼理學或環境⾏為研究的課程。我計 畫先整理既有的國外的理論與經驗研究、在空間規劃設計上的應⽤,接著搜尋臺灣在此主題的經驗研究有哪些,是否有 在地的特殊發現,希望能寫成⼀本兼顧理論與(本⼟)經驗,以及應⽤的環境⼼理學教科書。

質性研究(論⽂寫作) 有關質性研究⽅法,我持續每年都在城鄉所開設質性研究這⾨課程,並將教學與研究的成果寫成「教授為什麼沒告訴 我」。另,與楊國樞等⼈編著「社會科學與⾏為研究法」書籍,除了擔任編輯,我也負責撰寫「研究倫理」這⼀章節。 近⽇則因Humphrey在1970年出版的Tearoom Trade即將出版中譯本「茶室交易」,我要為這本書撰寫序⾔。 Humphrey的公廁研究,⼀⽅⾯開啟了此後的公共性⾏為研究傳統,另⼀⽅⾯研究的倫理爭議,卻⼜促成學界對於研究 倫理的規範更趨於嚴格。由於為知情同意等倫理規定所限,1980 年代之後,有關性慾的研究以⽂本分析為主,⽽不是⽥ 野經驗研究。社會學變成只研究⼈們「說」了什麼,⽽不是他們做了什麼。酷兒理論中,⼈⽂與社會學的不均衡發展可 ⾒⼀斑。結果,因為缺乏相關社會學經驗研究⽽無法對於愛滋政策的擬定提出具體有效的建議。

總結

我的教學與研究領域集中在性別與空間、環境⼼理學、質性研究。⺫前計畫撰寫的論⽂有(1)無性別廁所:臺灣⼥ 廁運動的⼥性主義分析;(2)阿魯巴與男性⻘少年的男性氣概建構;(3)康樂⾥⾮⾃願遷移的空間經驗;(4)拓圖作 為⼀種⼈與環境關係的教學法。

我的教學計畫則是(1)環境⼼理學領域:每年固定在⼟⽊系開「⼈與環境關係導論」、約每兩年在城鄉所開「環境 ⼼理學、不定期開「街頭藝術」。(2)性別領域:約每兩年開「性別與環境」。(3)研究⽅法與寫作領域:每年固定 開「質性研究」,不定期開「論⽂寫作」。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5


陳良治 轉眼間已來城鄉所六年多了,講實話,很難說⾃⼰已熟悉或習慣這份⼯作,總是在因應台灣社會或學術圈持續變動的要 求中,儘量讓⾃⼰做⼀個在⼤學裡稱職的教學及研究⼈員。以下就介紹我的⼯作內容:

先談我這些年來的教學。為滿⾜城鄉所對同學在學術研究與專業能⼒訓練的需求,我提供了⼆⽅⾯的課程。在學術 研究能⼒訓練部分,基於個⼈的研究專⻑,我教授了「都市及區域經濟發展概論」、「新興⼯業化國家區域經濟發展專 題」、「產業與區域發展專題」等幾個關於都市及區域經濟發展領域的基礎及進階理論課程,希望透過這些課來幫助同 學增進對當今都市及區域經濟動態的理解,並建⽴初步的分析及研究能⼒。我也開設了「經濟地理」這⾨課提供⼤學部 及研究所同學如何從地理⾯向來理解全球化經濟的基礎課程。⾄於在同學的專業能⼒培養⽅⾯,除了參與城鄉所核⼼課 程之⼀的「環境規劃設計實習」的教學外,我也提供「台灣空間計畫體制與法令」的課程,讓多元背景之城鄉所學⽣, 能瞭解台灣現⾏空間規劃及管理之法令及其實務應⽤。

接著是我的研究。我的研究興趣持續在探討影響產業發展的制度(institutions)與空間(spaces),尤其以後進國 家(late-developed countries)產業之技術學習,以及產業的學習與創新空間為焦點。其中在後進國家產業技術學習 部分 ,我於2009年在Research Policy上所發表了⼀篇關於台灣⼯具機產業之⾮正式學習機制的研究,也從中意識到, 像⼯具機產業這類所謂⾮⾼科技產業的技術學習及建⽴過程存在著⼀些特殊性,後來更進⽽將研究對象聚焦於中低科技 產業(low- and medium-technology industries)上。在2011年,我就與⼀群亞洲、澳洲及歐洲的學者合作撰寫⼀本 以中低科技業技術移轉及散佈為主題的專書。我在書中的論⽂指出,由於產業技術範型(techno-paradigms)的影響, 後進國家⾼科技與中低科技產業會產⽣出不同技術追趕(catch-up)過程及結果(Chen, 2011a)。接著,我繼續以 中低科技業技術學習特性為切⼊點,於2012年發表了⼀篇討論⼯研院機械所在台灣⼯具機產業發展過程中⾓⾊的中⽂期 刊論⽂(陳良治,2012)。

⽽在關於產業之學習及創新空間的研究⽅⾯,我則以產業群聚(industrial clusters)為對象,關注探討影響產業群聚 之治理型態及演化的因素。我針對產業群聚之網絡治理於2011年發表了⼀篇英⽂期刊論⽂,討論群聚廠商如何建⽴關係 能⼒,使其能有效治理產業群聚最為著名的網絡式⽣產組織(Chen,2011b)。近年來,我更進⼀步結合企業家精神 (entrepreneurship)及技術範型的概念,來解釋產業群聚這種網絡式組織的形成機制,並分別發表了⼀篇期刊論⽂及 專書論⽂(Chen 2014, Chen 2015)

隨著產業群聚研究的深化,我觀察到產業群聚的結構及網絡式組織會隨著其群聚的⽣命週期及外在環境變動⽽產⽣ 變化。為理解這個變動的過程及原因,我於2014年發表了討論地理鄰近性對產業群聚演化影響的論⽂(Chen and Lin, 2014)。另外,在另⼀篇於2015年出版的專書論⽂中,我則探討影響產業或產業群聚發展與升級的制度設計,特別是 國際商展(trade fairs)的⾓⾊。我⽤台北國際⼯具機展為例,檢視國際商展如何有助群聚廠商的技術學習及創新活動 (Chen, 2015)。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6


以這篇研究為基礎,我⺫前正著⼿分析後進國家舉辦的國際商展與其產業群聚升級間的關聯。在此同時,意識中國之崛 起對全球產業及產業群聚的重⼤衝擊,我也拓展我的經驗研究⾄討論中國市場機會對台灣產業及其群聚的影響。針對這 個議題,我發表了⼀篇期刊⽂章,採區域創新系統(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s)的觀點,討論台灣廠商在產業群聚 的跨界移植過程中,如何利⽤其在台灣及中國的不同關係網絡建⽴跨界⽣產體系(Chen forthcoming);另⼀篇則先 以會議論⽂形式發表,其分析台灣⼯具機產業如何利⽤中國市場所提供的機會,來跨越技術升級的障礙 (Chen 2013)。

除了繼續從事⼯具機產業的研究,為了強化經驗研究的廣度,我從2011年8⽉開始,還進⾏了另⼀項研究,以台灣製酒 產業為例,探討影響台灣製酒業者建⽴技術能⼒的重要制度及空間安排。由於製酒產業對我來說是個還在熟悉中的研究 對象,⼀開始就花了相當多的時間在理解這個產業的組織、技術及產品等特性,並進⾏⽥野⼯作。隨著研究⼯作的順利 進⾏,從2012年起,我陸續將研究成果在國內外發表,並從創業家精神及產官學互動等視⾓,來解釋台灣製酒產業的發 展路徑 (⿈胤為及陳良治,2015;Chen and Chang, 2015a)。我還加⼊了美國地理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 AAG)的葡萄酒研究群(Wine specialty group),逐步建⽴我在製酒研究這個領域的國 際學術網路,更在2015的AAG年會中籌組了⼀個關於亞洲葡萄酒產業為主題的論壇,藉此邀集更多學者⼀起投⼊亞洲 葡萄酒產業的研究。

最後,除了以上學院內的⼯作,近幾年我也主動或被動地把我的專⻑揮發揮在校園之外。例如,和城鄉所許多⽼師⼀ 樣,我擔任⼀些政府的都市計畫相關委員會的委員。這些經驗有好有壞,好的是能有機會幫忙把關或給些意⾒,讓公私 部⾨的計畫能更合理的施⾏。只是有時還是會為了眼睜睜看著⼀些我覺得不⼤合理的計畫或預算通過,感到有些困擾。 總之,這些經驗及感想很多都成為我在課堂中與同學分享的素材。除此之外,我也不時受邀提供產業及科技園區發展政 策的諮詢,來協助政府「拚經濟」。我發現雖然⼤家似乎都意識到⾼科技產業對國家及地⽅發展的實際貢獻常被⾼估, 也認知獨厚⾼科技業的產業政策對整體經濟健全發展的不利影響,但奇怪的是,不管從中央到地⽅政府的經濟發展構想, 卻往往還是⼀直往⾼科技業傾斜。我想這有主客觀的因素。主觀上,畢竟發展⾼科技所帶來先進或光鮮形象已深存⼈⼼, ⼀時很難被破除;客觀上,政府對於如何協助⾮⾼科技業(或傳統產業)的發展也有知識上的不⾜,也不容易構想出適 合的政策⼯具。⽽後者,就是我在參與政府會議中希望能夠貢獻的部分。另外值得⼀提的是,因為做了台灣製酒業研究 的關係,我認識了⼀群對台灣農業及酒業有想法的農村酒莊業者。他們不僅有能⼒產出極具在地特⾊的⾼品質酒品,我 覺得更是維繫台灣農村⽣機的重要⾏動者之⼀。但這些⼩酒莊,卻因為台灣的酒市場已為跨國公司或幾家國內的⼤酒廠 所獨佔,加上國內對於⼩酒廠不友善的法令,碰到諸多經營上的障礙。針對這點,我⺫前是先初步透過如協助國內外媒 體採訪或引介飲酒社群等⽅式,來增加這些本地酒品及酒莊的曝光度,未來也將以台灣酒鄉為主題開設實習課程,來更 全⾯討論國內農村製酒業發展問題。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7


期刊論⽂ Chen, Liang-Chih, (forthcoming ) “Building extra-regional networks for 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Taiwan's machine tool industry in China”, 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 Social Change. Chen, Liang-Chih and Shenglin Elijah Chang, 2015a, Building and recovering rural economic landscapes: The case of liquor and tea industries in Taiwan. Procedia -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202: 408-416. Chen, Liang-Chih, 2014, “Entrepreneurship, technological changes, and the formation of a subcontracting production system: The case of Taiwan’s machine tool industr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conomics and Business Research, 7(2): 198-219. Chen, Liang-Chih* and Zi-Xin Lin, 2014, “Examining the role of geographical proximity in a cluster’s transformation process: The case of Taiwan’s machine tool industry”, European Planning Studies, 22(1): 1-19. 陳良治,2012, 〈國家與公共研究機構在產業技術升級過程中的角色及演化:台灣工具機業〉,《人文及社會科學集 刊》, 24(1), 19-50 Chen, Liang-Chih, 2011a,"The governance and evolution of local production networks in a cluster: The case of Taiwan’s machine tool industry", GeoJournal, 76(6),605-622. Chen, Liang-Chih, 2009, “Learning through informal local and global linkages: The case of Taiwan’s machine tool industry”, Research Policy, 38(3): 527-535. [SSCI] 專書及專書論⽂ Chen, Liang-Chih and Shiuh-Shen Chien, Industrial Districts/ Industrial Complex, in Th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Geography: People, the Earth, Environment, and Technology. Wiley. (Accepted). Chien, Shiuh-Shen, Liang-Chih Chen and Dong-Li Hong, Newly Industrializing Economies (NIEs), in The 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Geography: People, the Earth, Environment, and Technology. (Accepted) 黃胤為、陳良治*,2015,〈從殺蟲劑到威士忌:金車噶瑪蘭威士忌的發展〉,《創業家精神與經濟轉型》,郭祐誠、 陳善瑜、顏厚棟編著,台中:逢甲大學出版社。 (*通訊作者) Chen, Liang-Chih and Ling-I Chu, 2015, “Upgrading of latecomer industries in Taiwan and the case of the Taipei International Machine Tool Show”, in H. Bathelt and G. Zeng (Eds) Temporary Knowledge Ecologies: The Rise and Evolution of Trade Fairs in Asia- Pacific, Edward Elgar. Chen, Liang-Chih, 2015b, The development of Taiwan’s machine tool cluster and key entrepreneur in F.L. Yu and H.-D. Yan (Eds) Hand book of East Asian Entrepreneurship, Routledge. Chen, Liang-Chih, 2011b, “Technological learning and capability building in LMT industries in newly industrializing countries: selected examples from Taiwan”, in P.L. Robertson and D. Jacobson (Eds.) Knowledge Transfer and Technology Diffusion, Edward Elgar publisher. [BKCI] 研討會論⽂ Chen, Liang-Chih, 2013, “Jumping over latecomers’ upgrading barriers: The exploration of China’s upgrading opportunities by Taiwan’s machine tool industry, Suzhou-Silicon Valley-Beijing 2013 International Innovation Conference, Suzhou, China, July 8-9, 2013.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8


康旻杰 前⾔:所刊編輯⼩組邀稿,希望⽼師能寫篇「時局分析」,⼀⽅⾯作為創所四⼗週年的回顧省思,同時藉此闡述個⼈的 「研究與教學⽅向」。但半年前才為建築師雜誌寫過⼀篇類似關於「時局」遽變下、空間專業者的回應⽂,當時正因⼀ 實習課引⽣的聚落保存議題能否重⾒曙光,進⼊新的政治交鋒;⼀段時間倏忽過,不僅局勢膠著下⾏動更躊躇蹣跚,審 議結果之荒謬更令守護聚落的後代幾乎失去期待。對應所刊命題,這篇⽂章竟如⼀酸楚註腳,不妨就先回看全⽂。

【後政治城市的「希望」⼯程與反造城市的「希望」空間】 「希望是⼀種想望的記憶。」 – 巴爾札克 《⼈間喜劇》 “Hope is a memory that desires.” – Honoré de Balzac, The Human Comedy

2014九合⼀⼤選變天後,希望,出現了嗎? 幾組以駐地⼯作⽅式進⼊不同區位的南萬華、且因介⼊加蚋仔堀仔頭聚落保存⽽形成聯盟的規劃設計團隊,⾯對選 後才剛要開展的市政新局,⿑聚討論被北市府列為重要都市政策的公辦都更,如何得以在公共與公義的前提下落實於最 被標籤化的⽼舊社區。在座參與討論的也包括了另⼀組進駐整宅社區的專業團隊,他們與中正區忠勤⾥⾥⻑為邁⼊五⼗ 周年的南機場公寓共同推動「南機場知天命」計畫,並點出在草根活⼒盎然的⻝物銀⾏及樂活園地背後,正浮現更糾結 複雜、延宕多年仍似原地踏步的公辦都更窘境。這場⾮正式的討論,除了我以外,都是⼆⼗初到四⼗歲之間的年輕專業 者及研究⽣,思路清晰視野開闊,關注底層社會及常⺠社區的空間及社會處境,並以⾼度的⾏動熱情參與地⽅的環境議 題及再⽣規劃,即令是執⾏公部⾨委託的計畫案,仍持續以另類規劃取徑開展空間的社會實踐,且保有對結構性制度及 政策的批判反省⼒道。更難得的,是在台北市區⻑期被邊緣化的⻄南隅,這群規劃專業者正⾃組⾮正式的跨計畫協⼒平 台,共同合作,⼀⽅⾯深⼊鄰⾥尺度與在地⽣活主體重建認同,另⽅⾯從都市可持續性發展的宏觀尺度提擬歷史街庄及 公共住宅的再⽣策略。

⻘年公園周邊的公共住宅群落與鑲嵌著拓墾期農業聚落紋理的加蚋仔街庄,恰以萬⼤路為軸各據⼀⽅,從社群組成 到空間佈局,近乎互補地形構了廣義南萬華的區域特質: ⼀邊是曾以政治移⺠及違建安置⼾為主要居住社群、具現戰後 現代主義住宅邏輯與⼟地使⽤分區管制的規劃產物,另⼀邊則是由農業聚落地主墾⼾逐漸擴展⾄「家庭即⼯廠」的城鄉 移⺠社會、巷弄間仍殘存傳統街庄痕跡及有機秩序的都市聚落。我們透過疊圖盤點地區公有⼟地及公共計畫資源,也嘗 試對在地居⺠及弱勢租⼾(乃⾄有些世居祖厝卻無⼟地持分之屋主)的社會經濟條件進⾏分析,卻始終困惑新市府如何 在許多基礎研調仍匱乏的條件下啟動公辦都更,特別是當環境容受⼒、⽂化資產保存、及合乎正義的安置及重分配原則 也必須兼顧的前提下,公辦都更⼜如何能在現⾏的法令⼯具及⾏政制度下另闢新局?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69


南萬華即將⾯對捷運萬⼤線動⼯後的衝擊及機會,兩處捷運站周邊新中⼼性的蘊⽣也將涉及⾞站命名權所揭櫫的在地 認同及緊鄰站體的國⼩⽤地更⻑程的公共想像;⽽公辦都更該如何結合新捷運沿線的容積調派、都市設計、住宅政策、 ⽂化及教育資源的重整,儼然已是迫切的規劃命題,但公部⾨理當建⽴的跨局處協商仍曖昧不明,如箭在弦上了卻還找 不到射⼿。無論就⼤規模戰後整宅更新的操作,或銘刻城市⾝世卻多屬私有產權的歷史街庄再發展,南萬華的再⽣策略 對未來台北整體都市更新計畫具有象徵性的指標作⽤。但當真實的議題迎⾯⽽來,如整宅弱勢租⼾在都更過程中被⻑期 漠視的權益及安置計畫、或⾒證台北農墾源頭的堀仔頭聚落及古井,正在開發商主導的都更⼤旗下苟延殘喘,卻都無法 由實務的⾯向嗅聞新市府想建⽴的都市價值究竟為何。

2000年公告的⼤稻埕歷史⾵貌特定專⽤區的主要及細部計畫,透過容積移轉的機制保障了多數地主及居⺠的權益, 也說服了他們歷史⾵貌保存與開發確實可並⾏不悖,但若⾮都發局在1995年建⽴了「迪化街⼯作室」作為在地具有公權 ⼒的溝通協商平台,並由市府的駐地規劃師(urban planners in residency,與不具公權⼒的社區規劃師不盡相同)⻑ 期耕耘,多數地主恐怕不容易理解乃⾄接受容積移轉真的具有市場價值,近⽇迪化街地區性保存及再⽣的榮景可能就只 是空中樓閣。市府的都市價值決定了都市更新計畫的⾼度,從⽽建⽴有創⾒的機制及制度,並以駐地規劃的模式⾯對在 地真實的⽣活主體及利害關係⼈,銜接由下⽽上的市⺠參與及由上⽽下的政策規劃。若暫先擱置迪化街區再⽣的偽純正 性及縉紳化課題,⼤稻埕歷史⾵貌特定專⽤區的空間實踐過程,展現了私有產權中城市公共歷史的價值,也反映了公部 ⾨對此價值的確定。但近幾年爭議不休的都更,主其事者多只關⼼如何快速消滅被汙名化的零碎寙陋地區,⽽遂⾏私有 利益的重新分配,不僅公共性低落,甚⽽凌駕於都市計劃之上,為開發商藉以積累資本的操控⼤開⽅便之⾨。

迪化街外顯形式的完整性在都市價值的確認中佔了很⼤的優勢,相較下,歷史縱深更久遠的艋舺及加蚋仔卻因社會 空間的邊緣化及外在條件的通屬(generic)拼貼性格,反倒淪為地產開發主導之都更的祭旗,連都市計畫部⾨與在地 對話的駐地規劃師或⼯作室平台也不曾存在。當都市計畫部⾨劃設⼀處都更範圍,⾄少認知到範圍內的都市紋理已超過 30年,但這類被稱為⽼舊(並暗指亟需都更)街區的空間,本質上就是某種類型的歷史街區。無論30年或300年,必定 在時間的向度上具有⽣活及社會意義的累積及社區網絡構成的條件,當公共的都市更新機制確定介⼊,理應對既存但可 能被取代的空間及⽣活主體進⾏研調和溝通,並捍衛條件最弱勢或地⽅認同最深刻的利害關係⼈。這正是朴元淳上任⾸ 爾市⻑以來,對都市更新價值重新建⽴的典範轉移,也是政權更迭解構後真正能落實空間重組及意義再⽣產的政策⾼度。 但在南萬華的討論中,我們還無法確定新市府的都市價值,遑論應於此前提下所建⽴之公辦都更的政策與操作邏輯。

無論都市更新或都市再⽣,真正的計畫內容除了住宅質與量(尤其公共或社會住宅)的提升之外,還須考量整體⽣活品質、 基礎設施、在地⼯作與經濟機會、教育資源、社會與⽂化網絡的延續等⾯向,亦即,⼀種更廣義的可持續性城市內涵。 這在以現⾏都市更新條例及台北市都市更新⾃治條例為導向、強調容積獎勵的夷平式更新開發其實是奢求,因此,回歸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0


都更條例法源的都市計劃制度及其公共性的基礎必須被設計,進⽽釐清研考會在新的都市價值下,如何建⽴研究發 展的架構(如被許多空間專業者稱羨的⾸爾研究院Seoul Institute)或進⾏都市⾏政體系與規劃⼯具的調整。尤其當台 北市可能逐步邁⼊「萎縮城市」(shrinking city)及「熟齡化城市」(ageing city)的時代,且在城鄉移⺠⽇趨平衡 及少⼦化的作⽤下,過去以城市擴張為基本假設的都市計畫及更新計畫都應再作評估。萎縮城市不全然是產業出⾛或經 濟崩盤的城市衰退,反⽽是務實啟動成⻑管理(growth management)及減量(downsizing)機制的關鍵時機,並 藉此評量以⽂化優先及緩慢城市(slow city)為基調、穩固⽂化底蘊及⽣活品質的發展戰略。

「因此,並⾮希望引導記憶,⽽是記憶與想望連結在⼀起時產⽣了希望。」 – ⼤衛哈維《巴黎,現代性之都》 “It is not hope, therefore, that guides memory but memory that generates hope when it connects to desire.”

– David Harvey, Paris, Capital of Modernity.

「希望」是⼀個很容易販賣的⼝號,在政客的⼝中被承諾,時⽽動⼈時⽽廉價。哈維在《希望的空間》(Spaces of Hope)⾸⾴引⽤了⼩說家巴爾札克在《⼈間喜劇》中關於記憶及想望的連結,將「希望」著根於常⺠的集體記憶及對 未來更公義世界的想望。但在台灣多數政治⼝號所召喚的希望,經常被化約為所謂「拚經濟」的需求,⽽拚經濟的⼯程 ⼜在⿊箱的過程成為拚財富累積且集中財富於少數既得利益者的操作,卻漠視經濟中最關鍵的分配正義。當這類的「希 望」⼯程⽀配了選舉語⾔及政黨意識形態,哈維所關注的、奠基於市⺠記憶的希望空間及兼具現實基礎與社會想像的 「辯證烏托邦」(dialectical utopianism)則陷⼊擺盪於抵抗及排除之間的掙扎。政府的希望⼯程利⽤⼀些「空泛或 浮動的符徵」(empty or floating signifier),那種乍似意有所指、卻⼀意各表的⾏話,如創意城市/永續城市/世界城 市等,不斷消費無關記憶的「當下」(the present),以便有效鞏固⾃⾝政權的正當性再讓此「當下」無異議地通往 未來。地理學者Erik Swyngedouw指出,這正是「後政治城市」(post-political city)政府接受了新⾃由主義的資本 市場作為社會的組織基礎,並利⽤具有話語權的社會與政治菁英背書取得共識,不斷補助⾦融部⾨創造⼤型計畫以吸引 全球資本,卻無能也無意反映市⺠最基本需求的決策選擇。

Swyngedouw的「後政治城市」批判,⼀⽅⾯延伸洪席耶(J. Rancière)、⿑澤克(S. Žižek)、巴迪歐(A. Badiou)等哲學家的爭論,駁斥後政治的共識將政治的激進性及積極爭取平等的⾏動導向機構化的社會⾏政、卻錯失關鍵 政治時刻(political moment)的⽴場;另⽅⾯則跟隨他的指導⽼師哈維,號召「反造建築師」(insurgent architect) 起義,傾聽無論是異類或異議的市⺠,從⾝體政治到真正平權的⺠主政治,由下⽽上,⼀起想像並打造屬於公共的「反 造城市」(insurgent polis)。反造城市的希望空間提出了後政治城市希望⼯程外的另類選項,當銜接了記憶與想望, 希望也深化了認同,更深⼊社區⽣活的維繫與創新,⽽⾮假公共建設之名卻與公共⽣活脫節的重⼤開發。基於此都市價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1


值, Swyngedouw挑選了16個社區發展與社會創新的案例,主編Can Neighborhoods Save the City?⼀書(光從 標題即在回應反造城市的希望空間命題),⽽這些案例也是歐盟所⽀持的「社會創新治理與社區營造」(SINGOCOM - Social INnovation GOvernance and COMmunity building)典範,透過草根市⺠創制提案,在上對下的都市治理 模式之外,創造了更有利社會凝聚的都市情境。在台灣剛要啟動參與式預算的時刻,諸多重⼤⼯程的弊端或弊案正逐步 由政權輪替的過程揭露,但重點不只在於抓弊防弊,⽽是當初被後政治城市視為希望⼯程的建設,市⺠在其決策過程的 參與為何如此下游⼜何其有限?原本可以從希望⼯程的另類選項中爭取⽣活權利的弱勢,卻最常被排除於決策過程之外, 這些⼈未來有機會與反造建築師或規畫師⾃我組織,創制提案,勾勒都市希望空間的願景嗎?

但誰會是反造建築師?是建築及規劃教育培養的、具有社會及社區意識的空間專業者,或是在政府專業部⾨服務但 深具反省性、執意與常⺠及弱勢站在同⼀陣線的技術官僚,或是於⺠間及⾮營利組織中捍衛公共利益及公共領域權利、 必要時進⽽佔領公共空間的⼀般⼈,或是,那些無可捉摸卻無所不在、在此回選舉中讓國⺠黨聞⾵喪膽的”婉君”?上 述的反造建築師畫⾯,似乎要浮現⼀個年輕⽽激情的形象,或⼀個願意為所信仰的價值與上⼀代抗爭的新世代,但我被 周邊的學⽣提醒,所謂年輕世代不乏相信新⾃由主義及全球化資本邏輯的保守個體和群體,婉君更是能載⾈亦能覆⾈、 隨時能扭曲甚⾄摧毀公共價值的幽靈。他們認為新世代的政府,⾸要在於建⽴公義的都市及公共價值,並以此設計可⻑ 可久的制度及政策,絕⾮迷信特定個⼈或某個年齡層或婉君的動員。簡⾔之,階級差異的⽭盾⽐世代差異更直接影響未 來的「希望」之路,反造建築師必須意識且理解此⽭盾之源,再進⼀步從各個可能的位置合縱協⼒,打開後政治城市的 僵局。

在媒體論述的主導下,我們時⽽沉浸在素⼈政治及年輕新⾎帶來的新鮮期待,但忽略了六都及各縣市的地⽅選舉正 ⼜⼀次改寫台灣內部的區域及城鄉關係。有⼈分析資本的全球化引發的全球化抵抗,逆向侵蝕了地⽅選舉的政治基盤, 但在真實世界的經驗,我可能更介意在論辯區域的公共價值之前,再來幾次雪隧⼤塞⾞是否就會重組故鄉宜蘭的空間架 構及台北宜蘭間的區域鏈結網絡;或台北拓墾源頭的堀仔頭聚落,能否在新的都市價值下逃脫都更推⼟機的⿒輪,甚⽽ 帶出更多公辦都更的替選模式,並重建都市再⽣的法令制度。我們不需要膨脹另⼀個「空泛符徵」的「希望」,但不能 放棄在台灣城鄉的政治版圖持續攻佔更多希望空間的灘頭堡。

伴隨2014九合⼀⼤選,好萊塢適巧提供了《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內《分岐者》(Divergent)的《飢 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如⼀群初⽣之犢的反造建築師,憑藉著勇氣與希望,嘗試鬆動國家與資本結構的體 制。各⾃要⾯對能動者內部的關係張⼒,同時要處理個體與龐⼤結構間的對⽴與協商政治。當觀影者隨著劇情,與這些 被迫提前進⼊成⼈⾾爭世界的年輕⼈(young adult)試圖尋找未來的出路,作為資本結構⺟體的好萊塢偏偏吊⼈胃⼝, ⽤⼀部接⼀部的續集,讓你為期待的希望結局繼續付出代價。希望,真的出現了嗎?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2


作為⼀追求頂⼤的學院成員,我其實不擅游移在規劃設計實務、空間⾏動與社會實踐、研究⽣產等相關但實則不同 的⾓⾊,但深諳這是部分城鄉所⽼師的宿命,也是我們有別於其他社會科學及規劃設計學院的核⼼價值。甚⾄,城鄉所 第⼀線的實務經驗理當反芻或反省既有社會研究及規劃設計理論,並作為理論化台灣解嚴後空間實踐的基礎。回顧過去 多年的⾏動及計畫參與,益發警覺在以開發導向的規劃介⼊前、許多⾯臨被夷除或替代的空間現場常未有歷史論述及⽥ 野研調,⽽作為引領開發的基本城市價值幾乎都禁不起檢驗⽽徒留⼝號;總是太晚太慢,專業者只得落⼊⽂資救⽕隊或 「⽂化恐怖分⼦」的掙扎,遑論希望城市?我決定成⽴「都市聚落與地景」研究室,部分是⾃⾝研究興趣及經驗積累, 更多是想透過類型學的⽅式,從台北開始,藉課程及研究操作逐次建⽴相關的空間檔案,特別是位處時間與空間縫隙、 經歷邊陲化或邊緣處境、⻑久被歷史⼤敘事排除的個案。這個研究取向不必然⾛向爭取⽂化資產認定或都市保存邏輯, 但不排斥進⼊真實的政治⾾爭或協商過程,同時掌握法令制度的⼯具理性及⼯具之外的另類社會機制,以捍衛城市的多 重價值、多層次空間尺度與地景⾵貌、及各種社群或個⼈近⽤城市的基本權利。 我刻意將前階段有限的空間實踐與研究收斂到「⽂化交錯群落」(cultural ecotone)及「意向性社區」(intentional community)的理論框架,其中不只要延展規劃設計與都市研究的哲學性思考,也涉及都市設計及保育、⽂化地景、公 共藝術計畫、合作住宅等空間領域的創新取徑。無論⾃歷史洪流邊陲化的南萬華或和平島、懸置擺盪於基隆河兩側的洲 美與社⼦、各⾃異居共⽣於羅斯福路兩端的寶藏巖及蟾蜍⼭、或藉由回返原鄉之路相連的屏東⼤社達⽡蘭與禮納⾥,都 在居⺠歷經各種外⼒的壓抑與排除下,仍奮⼒從困境中活出尊嚴及獨特的群落社會空間,更進⽽開拓了規劃設計專業及 空間研究的視野。但這些鑲嵌于特定空間涵構的聚落與地景,當⾯臨現代性都市計畫及資本開發的進逼⽽被迫打開原本 內斂封閉的領域,反⽽與「反造建築師」/社會⾏動者逐步形成新的夥伴關係或意向性社區。新的都市想像即將啟動下 ⼀波都市意義的變遷,⽽新世代價值與⾏動所欲揭⽰的「希望空間」(如Harvey書中破題的章節標題“The Difference a Generation Makes”),或也是我期待⾃⼰與城鄉所下階段將持續探索的辯證烏托邦,但盼這些希望的種⼦不致⻑成 另⼀個「浮動符徵」啊。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3


張聖琳 ⼭不枯 ⼈常⻘ 發揮想像⼒的 新鄉村 跳島戰術

⼭不枯靠萬物共⽣;⼈常⻘需源頭活⽔。從跨⽂化地景認同與新鄉村地域振興的知識與實踐脈絡,我企圖以“團隊 養成” 的⽅式,導⼊社會設計的概念,在台灣及亞洲建⽴實驗基地,透過微型經濟鏈結與理念主導的事件式參與模式, 對於選定的基地進⾏物種多元及⽂化融合的產業暨空間策略研發試驗,進⽽帶動地⽅上跨世代⼈才的回流及落地,企圖 慢慢孕育地域⾃⾜的⽣產、⽣計、⽣活與⽣命新出路。

⼆⼗世紀以降,鄉村依賴城市的關係是⾃⼯業化都市化之後台灣及世界鄉鎮⾯臨的不歸路。然⽽,⼆⼗⼀世紀的當 下,特別是2008年的農糧危機衝擊下,成熟的資本主義國家治理者已經覺悟到掌握原料,特別是農糧原料才是社會穩定 永續的關鍵。台灣治理者⺫前並未有此意識,但社會進步⼈⼠早已倡議農糧安全多時。我認為就城鄉所專業⾯向,我們 必須開始理解並提出⻝物系統的空間規劃,以及包涵⻝物⾃⾜的都會永續規劃。鄉鎮在這個當⼝,因為掌握農糧原料, 其實有了從邊陲翻轉成為核⼼的戰略契機。

然⽽,並⾮有農糧就能成為成功轉化鄉鎮⾯對的⼈⼝外流,⼟地廢耕,產品滯銷,居⺠⽼化等等全球性鄉鎮普遍的 結構困境。台灣多數的鄉村(不只是偏鄉,也包括城鄉交界的市鎮),在無數的政策輔導、⼤筆的經費投⼊,與⻑久以 來的規劃輔導都仍然了無⽣趣或特⾊。這樣的現況,當然不是在課堂上,透過對於激進的理論與批判的學說激辯討論, 談笑間就可以讓強虜灰飛煙滅的。⾯對今⽇鄉村衰頹及農糧困境,學說與理論是⼊⾨必備的批判⼒與思考⼒訓練,有志 者本就該博聞強記,在此我不贅⾔。我想著墨於諸君⽐較陌⽣的部分,也就是實際戰略上新鄉村團隊的思考與實驗。

Douglas MacArthur (⿆克阿瑟,下簡稱⿆帥)在⼆戰中太平洋戰爭的跳島戰術對新鄉村團隊⺫前的實驗有相當的啟 發。 跳島戰術對於我們的啟發在於L1)對於兩軍對陣,跳島戰術貴在靈活⽤兵出奇制勝;(2)對於空間戰略,跳島戰 術講究迂迴前進,不做正⾯衝突。簡⾔之,1跳島戰術是⿆帥跳脫⼀次世界⼤戰的正⾯迎敵消耗⼈⼒的對陣⽅式,審慎 選擇關鍵的島嶼做蛙跳式的主軸前進。前進的過程中靈活地將空中的部隊掩護海上的部隊。部隊進軍有核⼼軸線,但跳 過不重要的島嶼。部隊⼈⼒不多,但卡住關鍵軍事節點。軍事節點的決定與海空部隊的航程及島嶼的實質空間條件都有 關。⼭不枯的共⽣經濟以及⼈常⻘的⼈才落地,在過去的村鎮少有紮實的解決⽅式,這是新鄉村團隊研發的核⼼⺫標。 對於結構性的台灣農業及農地問題,正⾯迎戰難免陷⼊書⽣空談。所以,⼀如⿆帥的跳島戰略,對於⺫前⼈⼒資源有限, 卻需要挑戰台灣⻑期鄉村與農業問題的新鄉村團隊⽽⾔,我們策略性地選擇關鍵的產業類別與空間節點作為實驗。在實 驗過程中審慎評估合作聯盟的網絡鏈結。讓團隊本⾝與聯盟者形成多元的微型經濟鏈結與創新機制。在連接過程中,磨

1.美國人戰術的比較簡單適合我們這些 入門者 。未 來孫子 兵法或 武穆 遺書( 真的有 嗎? 還是只 是射雕 英雄 傳中的 傳說) 也是 我們閱 讀訓練 的核 心讀本 。不 過就台灣的脈絡而言,麥帥的跳 島與二 戰是 與台灣 本土歷 史有 關的戰 略。美 式思 考也是 台灣跨 文化 思考脈 絡比較 熟悉 的一部 分。孫 子兵 法對於 未來進 軍中 國與中國商人及政府對陣更有幫 助。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4


練團隊本⾝的能⼒,同時輔導地⽅業者的社區意識及經濟聯盟。當團隊累積了實戰的市場與村⾥經驗後,重新回到廟堂 研擬政策, 才能有為有守,否則進退失據。以下選擇性地從(1)農⾏動與都會農學規劃,(2)村鎮農/⻝微型經濟產 業鏈結,與(3)藍鵲茶⾰命的⼤稻埕古城區串聯三個向度,重點介紹我們實踐的重⼼。

1. 都市地景可以吃 – 農⾏動啟蒙到農糧系統⼟地使⽤規劃的都市計劃 都會與農的關係,是⺫前規劃界最具全球性⾼度的戰略據點。在論述上,從參與式農學建構“農⾏動”的理論脈絡是 新鄉村的重點。在專業上,都會農業或者農學都會中的農糧系統⼟地使⽤與空間規劃,是⺫前台灣主流規劃領域⽋缺忽 視的全球性議題。新鄉村團隊是台灣⾸先提出都會農學/農學都會的平台,⺫前努⼒的成果主要落實在年輕世代投⼊參與 式的都市農⾏動。換⾔之,都會年輕⼈已經開始對於農耕有興趣了,但台灣都市內能夠合法耕種的空間⾮常罕⾒。更關 鍵的是,台灣都市計劃體系內納⼊農糧系統的⼟地使⽤分區使⽤規劃更是前所未聞。台灣⺫前都市計劃內的農業⽤地是 ⼀個備位開發的暫時閒置區。這樣的定義,與農糧危機之後,成熟資本主義國家重新思考都會區內的農糧⾃⾜有⾮常⼤ 的落差。台灣是島嶼國家,⺫前的農糧⾃⾜率只有32%,⺫前六都的空間結構有相當的區域是都會農業的範疇。我們認 為都市計劃應該結合當前的農⻝規劃趨勢,推動都會農糧系統的空間整合。都市計劃是空間領域最重要的⼯具,我們對 於農⻝的所有理念,必須回到都市計劃的⼯具本⾝做改變,才能落實。

有關都市農糧空間制度的部分,我們會從法案修改的倡議模式開始逐步進⾏。我們正在研究國外的經驗,主要是⻝物 地圖(food map)以及糧⻝集區(foodshed)為空間架構。其中最完整的應該是美國賓州⼤費城⻝物系統規(Greater Philadelphia’s food system planning, 2011),⺫前⼤費城都會區的架構在空間分區管制上分為:(1) 農業區管 制, (2)農舍分區管制, (3)蜂蜜與雞蛋分區管制, (4)都市農業分區管制。其他沒有像費城這麼完整的案例則如, 2011 年,美國加州舊⾦⼭灣區的舊⾦⼭市改變了它的⼟地使⽤管制,讓所有的都市社區都可以有⾃⼰的社區菜圃,居⺠ 可以在居住的鄰⾥內種菜(SURP 2012),⽽美⻄太平洋岸的⻄雅圖的社區菜圃系統,更早在1980 年代就開始建⽴。 2011 年開始,⻄雅圖市議會通過在都市社區開發過程中,社區菜圃的法定地位等同於社區公園綠地。開發商如果想要開 發⼀塊社區菜圃,他們必須在此社區內提供相同⾯積相同條件的社區菜圃讓社區居⺠耕植((Hou, Johnson, and Lawson, 2009; 張聖琳, 2011 訪談)。在美東的這⼀側,⼤⻄洋沿岸的紐約市早在1999 年,由於市⻑無預警地想要將五個 ⾏政管區的社區菜圃轉⼿開發⽽引發⺠怨後,⾮營利組織與議員⺠代,逐步將市內的社區菜圃,以 land trust 的⽅式進 ⾏制度性的轉移。2012 年紐約市內有⾼達700 個以上的都市菜圃,為紐約市提供客觀的都市健康時蔬,特別照顧了低收 ⼊者家庭的飲⻝健康(Chou, 2012)。美國之外,加拿⼤的多倫多市早在1991 年就已經成⽴了「⻝物政策議會」 (Toronto Food Policy Council, TFPC),近⼆⼗年的過程中,多倫多市的⻝物議會的經驗與更是世界個⼤城市效法的 指標。TFPC 的Grow To Urban Agriculture Action Plan 更細緻地記錄與討論了多倫多市的各種可⻝性地景的政策與執 ⾏經驗,從社區菜圃、校園菜圃、屋頂農園、溫室,到都市畜牧養殖,等等(TFPC, 2011)。在TED上倡議“How can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5


we eat our landscape?”的Warhurst ⼥⼠所⽣⻑的英國,更透過2012 奧運會在⼤倫敦地區推出Captital Growth 2012 ,希望在2012 年底在⼤倫敦地區開發2012 塊新的農耕地。從他們的網站資料上看到,這個⾏動已經在2012 年12 ⽉14 ⽇順利完成使命。(http://www.capitalgrowth.org/press/14_12_2012/)。

2. ⻝物串聯你我他 - 在北台灣桃園都會區開始實驗跨⽂化的農⻝鏈結與地域振興 農/⻝中,⻝是更有渲染⼒,⽽且參與度極⾼的新興社區及社群動員模式。⻝物串聯(food nets, food connections etc.)是當代社區運動⾮常核⼼的新趨勢。從前⾯提到的農糧危機之後,糧⻝政策,⻝安政策,在地⻝材意識都是城鄉 關係翻轉的重要樞紐,當然是新鄉村團隊著⼒的主軸之⼀。從跳島戰略的思考下(我們不可能同時深耕所有縣市),新 鄉村團隊正在桃園都會區城鄉交界的⻯潭⻯岡等地,開始從⻝物串聯的理論脈絡出發,透過地⽅產業輔導的⽅式,醞釀 有地⽅認同的地域振興⽅式。桃園都會區作為⺫前北台灣區域發展的潛⼒地區,更是新鄉村團隊翻轉城鄉關係的重要實 驗基地。

⺫前我們深耕的⻯潭與⻯岡,其中⻯潭是客家⽂化為主流結合鍾肈正⽂學地景的特殊區域。⻯岡則是柏楊先⽣在異域 ⼀書中提到的滇緬雲南⼀帶的⽼兵,在國共內戰後遷徙來台主要的居住地。這兩處混居了台灣各個族裔以及東南亞新移 ⺠的⼈⼝組成,在職業類型中,也是從⾼科技到種南⽠的三⼗六⾏,多元的事業與店家,市集與商圈,⾮常跨族群與職 業。我們正在持續以理念引導的事件動員模式,漸漸形塑這些地⽅獨特的⾵格與品牌。讓原來⾯貌模糊的⻯潭⻯岡,開 始有吸引更多⼈才落地的魅⼒及條件。從多元⽂化地⽅性的紮根,我們會進⼀步與東南亞國協的研究者有更多學術上的 交流。藉此培養我們的⻘年研究者了解跨國⽂化歷史脈絡的實⼒。未來在他們的教學中,⾯對新台灣之⼦時才能掌握多 元⽂化教育的深度與廣度。

3. 飲⽔思源 - 從坪林的藍鵲茶⾰命再造⼤稻埕的古城區茶⽂化地景 農/⻝相關的產業中,我認為我們需要選擇⼀種農作物及產區深⼊其產銷脈絡。因緣巧合的偶然中,我們⾸先選擇了 茶,⽽且是⼤台北⽔源地的坪林茶區。進⼊這個脈絡之後,我們才理解到茶是⼀個不可思議的迷⼈領域。茶產業是從現 在到未來三四⼗年最重要的飲料作物。茶⽂化博⼤精深,⻄洋⼈無法取⽽代之。 坪林茶區不但緊鄰台北,⼜因⽔源保護 區限建,所以沒有⼤資本開發商有興趣進駐。更重要的是,2坪林茶區是台灣所有茶區中唯⼀可以家家種茶⼾⼾製茶的多 元⼩農茶區。⽂⼭包種製作技術艱難,如果可以掌握⽂⼭包種的專業製茶功⼒,紅茶烏⻯都⽔到渠成。當然,坪林相對 的挑戰是,所有相關的空間⼯具毫無⽤武之地。團隊沒有退路只能絕處逢⽣,從學習⼀兩⼀兩茶怎麼賣,⼀杯⼀杯茶怎 麼泡,⼀家店⼀家店怎麼推廣,這樣⼟法煉鋼的開始蹲⾺步。 2.就學術理論的發展⽽⾔,繼紅 酒、咖 啡之 後,茶 ⼀定是 全球 ⽂化地 理學者 有興 趣的⼤ 領域。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6


藍鵲茶團隊戰略模式是:堅持以合理茶價來收購固定茶園的茶葉,並開拓產品通路出發,有成果後再回頭來做社區陪伴 的策略。 ⺫前與茶共⽣經濟的研發⿑頭並進的是茶⼆代的培⼒,特別是與台⼤領導學程的學⽣合作,每週進⾏的藍鵲茶 農⼩孩的家庭課輔。在藍鵲茶農的信任下,我們會進⼀步跨⼊社區,與當地中⼩學建⽴專業志⼯服務偏鄉的平台。例如 為沒有⾳樂⽼師坪林國⼩找志⼯。我們會在社區學童學習的事物上,進⾏媒合做更多的努⼒。我們也會透過台⼤⼤氣與 地理系和組的氣候變遷學程,將台⼤的資源帶⼊坪林。對於城鄉聯盟的部分,透過與⺠藝埕的合作我們會進⼀步將坪林 茶區與台北的⼤稻埕重新穿越串聯。⼤稻埕原來就是從販售⽂⼭茶起家;坪林的茶郊媽祖也是從⼤稻埕迎去。就像台北 ⼈的⽔從坪林順流⽽來,這樣飲⽔思源的城鄉⼀體⽣態共⽣關係,是我們希望在坪林及⼤稻埕透過理念導向的活動及事 件,環環鏈結,創造漩渦,重新衝撞⼤家的意識與認識。企圖開創對於茶產業及茶⽂化不同的參與模式。新鄉村社會企 業團隊從原來對茶產業⼀無所知開始,透過藍鵲茶實驗開始經營共⽣的坪林茶鄉。

⼤稻埕的迪化街⽼屋古街,也是城鄉所前輩⾃1970年代開始發起的本⼟古蹟保存運動中,最成功的⽼城街屋護育典範。 如今,新鄉村團隊由坪林的台灣藍鵲茶⾰命,⽤微型茶產業鏈結,⻘年茶世代培育,以及新鄉村社會企業團隊養成的⽅ 式重新回到城鄉所前輩們在上個世紀因為理念的堅持⽽保存下來的台灣歷史⽂化地景,真有⼀種“⾵簷展書讀,古道照 顏⾊”的深沉感動與奇妙機緣。

⼀般茶⾏收購不針對茶園,只針對茶的⼝感。然⽽,因為我們的出發點是物種多元的茶園環境護育,所以,我們的收 購⽅式與所謂讓茶農有尊嚴的合理收購價錢,對於坪林茶商有結構性的衝擊。我們團隊核⼼成員曾數次被農會領導⾔語 壓迫。曾經號稱希望合作的盤商也在最後關頭⼈間蒸發,使得我們理解到,我們需要⾃⼰發展從我們理念出發的紮實通 路,否則我們的堅持流於學術界的空洞理念。

結語:從⼀⽣懸命的地景認同到跨域⻘年團隊的養成 從上個世紀1980年代末,我從⼭中傳奇⾛向街頭;1990年代中,我開始矽⾕與台灣之間雙向移⺠的⾼科技臺美族(美 國籍台灣⼈)的跨⽂化家園認同的先驅研究。海外⼆⼗載,回到⼆⼗⼀世紀的台灣,我投⼊的新鄉村與農⻝領域的實踐。 地景與認同是我⼀⽣懸命的學思靈魂。新鄉村,矽⾕家園,勞⼯運動看似無關,但都是認同轉化的問題。我認為唯有將 農⽂化與鄉村振興轉化為⻘年世代深層的⾃我與集體認同,國家治理者才會感知到農⻝政策與鄉村振興是國家政策必須 回應的關鍵議題。延續跨⽂化家園認同,亞洲的跨境教學,兩岸的鄉村實踐也同時是我在城鄉所持續紮根著⼒的地⽅。 希望【⼭不枯,⼈常⻘】的脈絡可以同時衝擊對岸的領導及年輕⼈。⾛筆⾄此想說的是,新鄉村團隊不只是教導城鄉所 的學⽣,⽽是更進⼀步培養台灣新世代的農學⻘年。所以,我的課程會以實習與⼯作坊為主軸,希望透過個案式的社會 設計實驗模式,直接⾯對真實的地⽅問題,⽤⾏動研究的態度進⼊問題,以跨領域的合作⾯對挑戰。這樣的實驗,⾮常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7


⾟苦。許多的參與,汗滴⽲下⼟。許多的掙扎,眼淚肚裡吞。然⽽,這是⼀個⻘年團隊創造未來的時代。個⼈的單打獨 ⾾雖是選項,卻是上個世紀的⼣陽餘輝。求學時期無法找到夥伴進⽽形成彼此認同的跨領域團隊,年輕的⽣命並不會留 ⽩,但是,不夠精彩!

3.⼀般茶⾏收購不針對茶園,只 針對茶 的⼜ 感。然 ⽽,因 為我 們的出 發點是 物種 多元的 茶園環 境護 育,所 以,我 們的 收購⽅ 式與所 謂讓 茶農有 尊嚴的 合理 收購價錢,對於坪林茶商有結構 性的衝 擊。 我們團 隊核⼼ 成員 曾數次 被農會 領導 ⾔語壓 迫。曾 經號 稱希望 合作的 盤商 也在最 後關頭 ⼈間 蒸發, 使得我 們理 解到我們需要⾃⼰發展從我們理 念出發 的紮 實通路 ,否則 我們 的堅持 流於學 術界 的空洞 理念。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8


黃舒楣 擬規劃:有關研究與教學的三個方向 前⾔ 作為成⻑在後現代的⼀員,如果以台灣的政治經濟發展來說,則是戒嚴後才稍解⼈事的⼀代,救國救⺠的意識,遠遠 ⽐不上創所時期的⽼師們。「國家」是如何作⽤、存在、被想像,我認為成⻑在台灣的⼈,對「⽅法論上的國族主義 (methodological nationalism)的問題,尤其像是變化中的思考演習。

我也挺相信「個⼈」主體意識是幻象,放回相對關係網絡中思考與實踐,「互為主體性 (inter-subjectivity)」才是較包 容的出發點,或也是終點。不⾒得是胡賽爾式的那種 —— ⽽是⼥性主義關懷倫理學 (care ethics)的談法,⽣物有其關 照他者、受他者影響牽引的⾃然天性,⽽彼此關照⽀持的存在狀態,也是更值得期待的社會組織動態。由此衍⽣來看, 對「個⼈」、社群、邊界與疆界這⼀系列構成空間關係的關鍵字,都有機會做些不同的思考。這麼想下去,台灣當前⾯ 臨的時勢,是台灣與其他城市、區域、國家共享的,對於島嶼上的⼈們有⼀定的特殊難題要⾯對,但解決問題的策略⼀ 定同時對其他地⽅造成影響,乃⾄於出發點是不是要只為了台灣想,其實很可商榷的。⺫前我們已知道,儼然已成過去 的「台灣經濟奇蹟」,是如何成就於七⼋零年代島內城流鄉動,以及近年對於沿海中國地區便宜勞動⼒的搾取。如果不 在區域脈絡中理解台灣狀態,就只是忙著為台灣找出路,我認為是很危險也不負責任的。

未來⼗年,我⼤約會有三個⽅向的研究與教學興趣,包括從「依存照護地景(carescapes)」檢視都市、原鄉災後重建 規劃與部落發展、暗⿊襲產研究。⼀部分延續博⼠論⽂研究關注,⼀部分和我過去的專業實踐經驗有關,有關暗⿊襲產 則是無⼼插柳⽽盼能成蔭的。

依存照護地景(carescapes)

我的研究多聚焦在「城市」尺度,然而當代城市畢竟是資本主義經濟的產物,也是其過程,透過研究愈發認識城市如 何運作,同時也對城際競爭已經日常化的今日生活充滿質疑。城市的運作聯動着鄉村,亮麗成績往往是各種資本的過度 集中和趨向煙花式綻放消費,愈是有著偉大全球城市之地,城市之外的處境就越是森嚴,例如東京之於東京之外的日本, 以及倫敦之於倫敦之外的英國。在台灣,從北到南的主要城市都想浮現在世界版圖上,成為某種意義的首都,城鄉所師 生所熟習的都市計劃、文化政策都是有意無意在輔助這造城趨勢的核心領域,而社區營造,不論發生在城市還是鄉村, 是為了收拾殘局,城市都市化程度越高之地,社會關係越是分崩離析。這麼說並不是要說都市計畫、文化政策、社區營 造等等不重要 ——正是因為問題嚴重,這些議題才重要,然而參與其中、甚至以專業者自居者,不能不清楚意識到其內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79


在邏輯。例如,城鄉所畢業的⼈們,有不少到了地⽅政府都市計劃相關局處⼯作,也就「⾃然⽽然」進⼊了這個促進城 際競爭的遊戲。各城市在打造地景爭取資本與菁英⼈才,同時也製造了他⽅的勞動⼒外流,以及衍⽣⽽來的照護危機 (crisis of care)、邊境危機(crisis of border)。 這般過程讓城市與城市的機遇相互跨界連綴,然⽽當前的政治責任與治 理運作,卻緊抓著疆界⾃限,甚⾄透過地域性認同來強化限制分配、階層化公⺠治理(civic stratification)的合理性。有 沒有可能讓都市計畫這持續定義範疇、疆界以及對應⼈⼝的學⾨對這問題更加敏感?是我期待在研究教學上努⼒促進的。 感謝華⼤地理系的Victoria Lawson⽼師,領我認識關懷倫理學、關懷地理學(geographies of care, 也有⼈翻作「福 利地理學」)等能提供許多概念的發展,讓都市研究領域再對焦既有分析取徑或語⾔。我試圖在博⼠論⽂中提出「照護 依存地景(carescapes)」來談,刻意以「依存」來取代「關懷」或「福利」,有兩個⺫標,⼀是想避免⼀般⼈僅以倫 理學或社會福利來看待,⽽以為不⽢都市規劃者的事。再者,我在研究和實踐上都想嘗試對「⾃主 (independence)」、 「主權(autonomy)」這類認識提出批評。

因博⼠論⽂研究處理⾹港的再發展,⽽特別熟悉1980年代起⾹港與珠江三⾓洲經濟特區的互相成就。演變⾄今,特區 不再是中國唯⼀的特區,剩下廣深港三個城市競爭益發⽩熱化,誰都想當區域⾨⼾,都期待負⾯的、歸於無效率、無經 濟價值的再⽣產過程發⽣在他⽅即可。這其中有複雜的⼈群移動和種種要求⼈類挑戰極限的⻑遠效應,被競爭⼒的語⾔ 掩蓋。書記或特⾸的決策卻刻意無視來⾃廣州的婦⼥如何在⾹港社會飽受歧視,也看不⾒來回奔波於深港之間的中下階 層港⼈,是如何難以在任何⼀邊得到安居。在台灣,⼀般社會對於界線想象⽐較單純,好像只有愛台的根著相對於與離 台的移動,對於來來回回的、各種暫時性的停留如何影響城市,⽐較⽋缺注意。外來者,如果不能收納⾄「新移⺠」這 預設要融⼊主流的籮筐,就好像可不做考量。另外,也較少去討論都市化過程的跨地域 (transnationality)、多地點特 性(mult-isitedness)。例如,有不少⾦融從業⼈員在港台之間同時經營兩地⽣活,或者有⼀批服務於台商企業的中階主 管,他們持續在城市「之間」⽣活著,他們如何盡⼒克服跨越⼜停留的⽭盾?這之間狀態對於兩地城市造成什麼影響? 這其中藏有許多研究題⺫。

事實上,我過去就讀成⼤建築系,2001年畢業前⼣,正是台灣「景氣」與營造建築業勞動環境不佳最糟糕的時刻。那 同時是資本和建築⼈才往中國快速流動的開始,直接透過我⾃⼰同學與學⻑姊妹的移動展現。 我沒有直接進⼊職場,繼 續在城鄉所進修三年。 那些年,有不少⼈到歐美拿了個名校建築碩⼠,下⼀站就是中國,北京或上海。如今⼤家常開玩 笑(其實並不是玩笑)在上海開校友會⽐較熱鬧。這其中不乏朋友服務於知名國際建築師事務所,也有好些服務於跨國 多⾓經營的上是設計公司。⼀⽅⾯他們的專業實踐,⾒證了空間規劃專業的全球化,以及中國各⼤城市戮⼒參賽競爭的 「野蠻遊戲」,另⼀⽅⾯,他們⾃⼰的⽣活也如同我前述的充滿了「之間」狀態。這燦爛熱潮來得快也似乎去得快,各 ⼤公司在中國的經營調整和移轉是近來常有聽聞的,或許這部份也是值得做些研究。

可參考拙著 Huang, S. Can Traveling Mothers Ever Arrive? Articulating Internal and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Within A Transnational Perspective of Care., Population, Space and Place. (early view at http://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psp.1953/abstract 這部分努⼒,最後呈現在我的博⼠論⽂改寫出版成專書:Huang, S.-M. (2015). Urbanizing carescapes of Hong Kong: Two systems, one city. Lanham (Md.: Lexington Books. 承蒙我的指導⽼ 師Robert Mugerauer 和Jeff Hou等,這本書才能順利完成。

80


有關「照護依存地景」另外有個重點在於如何以”care”作為重構都市研究認識的關鍵字,尤其在「存在論」層次上 需要突破。初步嘗試在⾹港舊區空間組織中琢磨,步⾏可及的⽣活圈網絡顯然對於⺟親與⼩孩、⻑者特別重要,能容許 他們綜合打理多種⽣活難題,以較有機的⽅式嫁接有限資源,甚⾄有機會稍稍挑戰資本主義市場交換體系。更新之後, 這些⾃營累積當然分崩離析,既有政策能看⾒的,卻只是住所的滅失,無視於更新過程製造了貧窮與更多照護缺⼝,牽 引着⼀個⼜⼀個問題,乃⾄於邊境危機。在這個研究之後⼜花了⼀年半改寫成書,未來希望能在不同都市中繼續這⽀研 究路線。

以”care”作為重構都市研究認識的關鍵字,能有機會藉由參與「⻝養城市、⼈⽂農創」教學計劃來作延伸,是意外 之喜,特別感謝所⻑⽀持。2015年第⼀學期嘗試與社⼯系所陳怡⼈予⽼師開課「照護、住居與社區(Care, Housing and Communities)」,同時以南萬華東園為場域,讓社⼯、城鄉所、公共衛⽣領域跨領域交流,是充滿挑戰卻難得的 機會。不同領域的⼈談起”care”,從存在論開始就⼤不相同。社⼯系傾向從認識服務對象開始理解發展「服務⽅案」, 城鄉所的試圖要「空間化」照護關係,社區健康中⼼因其推動「健康城市」有其操作邏輯,對於何謂「照護」有更明確 可測量的理解,但機構達標的⺫的論難免限制了其關照。除了這堂課,連續兩學期的環境規劃實習,也以東園為⽥野, 試著引導同學們處理新近浮現的城市議題,例如⼈⼝⽼化、⻑照、代間互動與社區發展等議題。南萬華位在台北市南緣 河岸,從農業聚落蛻變為⻝物零售批發網絡的另類城市「⾨⼾」,鄰⾥之間是⼤⼤⼩⼩市場聯繫着城市⻝物供給流動, 倒是偶遇的課題,也從另⼀⾓度回應「⻝養」的核⼼關照。菜市場改建在台灣頻頻失敗卻從未停⽌,持續是研究⽣可嘗 試分析的題材,難題是如何寫出新意,看⾒菜市場不只是個市場。⺫前有兩個學⽣想寫這個題⺫,我也很樂意陪著她們 ⼀起探索。

原鄉災後重建規劃與部落發展 第⼆個研究⽅向可追溯到就讀博⼠班之前,我在台⼤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會⼯作,在當時綠驛⼯作室參與南台灣、 原住⺠部落、澎湖群島有關的數個專案。3那三年多完全不同於碩⼠班時期偏重都市的學習經驗,不論是空間體驗或社 區政治,都是⼀連串震撼中再學習。那幾年常聽前輩談⼆⼗年來專案類型的轉變,綜合開發計劃的⼤藍圖時代不再,從 這時期的經驗,有很多要感謝當時的⼯作室主持⼈張興傑、蔡筱君。中體認到理論上所謂的新⾃由主義化治理、政府再 結構如何影響到台灣公共資源分配的轉型。近⽇剛開幕的嘉義故宮南院,也是在那時⼤動作開辦國際競圖,⾼調展現嘉 義盼望勝出城際競爭的企圖,透過故宮分院結合⾼鐵,其實是⼗幾年來⽅興未艾的⽂化帶動城市再⽣。同時期在英國利 物浦已落成泰德美術館分館,巴黎北郊的⾥爾也爭取羅浮宮蘭斯分館(musée du louvre-lens), 這快速在城市間發酵的 模仿學習 (Jamie Peck 和 Nik Theodore稱之為速⻝政策),這趨勢在⼗年前不是抽象的理論,那幾位分館⻑或籌備處 主任受邀來到嘉義太保,是活⽣⽣的⼈物來到縣⻑⾯前,熱情地暢談博物館與地⽅共⽣共榮的美景。當時由縣政府協助

3.這時期的經驗,有很多要感謝當時的⼯作室主持⼈張興傑、蔡筱君。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1


辦理的國際論壇,熱烈表情沒有展現的是,為什麼這些城市會有沒落問題在先?事實上也是如前所述的,城市全球化也 就必不均發展。如今故宮南院開幕在即,同⼀縣的布袋鄉沒有中選同等投資,也熱熱鬧鬧地爭取了⼀座藍⾊⾼跟鞋。這 些是成就還是問題?我認為不能不和台北極⼒爭取為世界設計之都⼀起來看,也不能不提2002年提出的2008觀光客倍 增計劃 ——必須在此政經脈絡中才能適當理解為何原住⺠鄉的主管機關個個以⽂化主題爭取觀光發展,從向天湖賽夏族、 ⽇⽉潭拉魯島邵族、乃⾄於屏東魯凱、排灣眾部落,在年輕⼈⼝持續外流的時候,訴求論述觀光為偏鄉唯⼀出路。那時 我曾在拉魯島上⺫睹第⼀批陸客來台,看⾒⽇⽉潭的興奮雀躍,也讓我開始意識到,「邊境」其實是會跟著⼈移動的, 邊境交流不⼀定發⽣在關⼝。在海邊也很熱鬧,漁業署⼤⼒推動漁港觀光化發展,撒錢蓋造型各異的觀光漁市,當時我 們專案作為景觀總顧問的主要任務,就是盡⼒去修正或否決這些速⻝政策造成的速⻝⼯程。

也是在這段時期密集出⼊部落的經驗,埋下了我對於南部原鄉部落的牽絆。尤其是全程參與魯凱族好茶⽯板屋群落計 劃,與部落前輩共享晨昏⼀起⼯作的經驗,影響了我看待地⽅、⽂化、認同,不再那樣輕易地能去領域化、去物質化, 畢竟那每⼀塊⽯板都聯繫着採⽯、搬運、互助的部落記憶,家屋內⽯板下是祖靈。離開,其實有很多沈重的東⻄不可能 ⼀起搬離。當時的好茶部落,好不容易在遷離舊社近三⼗年後逐漸安定,然⽽三四⼩時路程以外的舊社,仍是中⽼年居 ⺠⼼⼼念念之處。舊社保存課題才要啟動,未料2007年經歷了洪災、2009年⼜受到莫拉克⾵災影響,村計劃未定,瞬 間⼜轉成災後重建課題。原已邊緣的部落,在險境中更困頓了,離或不離都牽掛。這期間我在國外,只能趁著短暫回台 時間局部參與,幾年下來⾒證部落韌性與⻘年崛起,⼗分佩服。然⽽,還是有太多結構性的剝削造成持續的「災難」, 必須看待災難是這樣⼀個⻑期空間社會過程。⽽過往的遷徙歷史仍然有關⽂化保存與傳統領域權利申張,只是暫時掩蓋 在災難⼟⽯下,還要時間去慢慢釐清。這部分,我期待未來幾年能先從教學開始延續關注,慢慢再發展協同部落共同結 合⾏動實踐的研究計劃。順帶⼀提,我在華盛頓⼤學就讀博⼠班時,剛好遇上⽼師Manish Chalana帶領夏季移地課程 到喜⾺拉雅⼭腳村落,探討遷徙與社區發展,以助教⾝份連續去了兩次,在異地重遇我念念不忘的題⺫。類似的原住⺠ 族群⽂化流失、偏鄉邊緣化課題,在當地尺度⼜愈加放⼤了。從印度回到⻄雅圖,對照城市科技園區中的印度精英移⺠, 仿佛不是同⼀個國家的⼈。從⼤武⼭下到喜⾺拉雅⼭下的原住⺠,其中有些跨越國境的共同議題很值得探討,然⽽我⼀ 直不願意直接拿這題⺫來當博⼠論⽂題⺫,猶豫著研究與實踐之間的界線,其中有些超乎理論能說清的⼼思,可能還需 要時機,也不急,還是希望能從部落合作教學慢慢摸索。2016年將有機會與美國伊利諾⼤學⾹檳分校(UIUC)的Robert Olshansky⽼師合作。

在城鄉所就讀碩⼠班以來,這部 分的經 驗要 特別感 謝劉可 強⽼ 師的指 導,此 後受 ⽤無窮 。因為 華光 經驗, 我參與 成⽴ 了台北 刑務所 ⽂資 護育聯 盟,並 且有 機會認識了⼀群同樣關⼼公民參 與⽂化 資產 保存的 朋友, ⽬前 有⼀跨 案例的 台北 ⽂資環 境守護 聯盟 網絡, 其中不 少前 輩經驗 值得尊 敬學 習。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2


暗⿊襲產研究 最新也是最意料之外的研究興趣和華光社區有關。剛回台灣不久,偶然機會我參與了華光社區議題,逐漸發現違建 聚落下還有⽂化資產保存議題,原是個殖⺠者留下的百年監獄群落遺址。本來也只是協助準備申報古蹟,本著研究所碩 ⼠班開始的參與⽂化資產保存經驗,沒想到⾛⼊了暗⿊襲產領域。

殖⺠者留下的監獄建築群如何成為⽂化襲產?殖⺠監獄相關的空間歷史如何被清除或記憶?透過監禁⽽施展殖⺠統 治的記憶是如何被理解?台灣作為⼤東亞共榮圈中的⾸要殖⺠地,相關的殖⺠⽂化襲產如何鑲嵌於多重跨域地理關係, 也是特別值得探討的題⺫。監獄本⾝作為⼀國家機構,有其內在的殖⺠現代性,⼜讓這題⺫變得更有趣。我特別關⼼的 是殖⺠監獄地景之重塑如何再現戰爭、監禁與殖⺠經驗?有關殖⺠監獄地景再現實踐的,如何鑲嵌於國際關係、地緣政 治、地⽅空間政治所交織的多重地理關係?再到都市層次,⽂化襲產與都市再⽣如何互動? 除役監獄作為城中之城再發 展,是否能避免複製監獄環境的封閉、排除、他者化等等議題。這其中有許多議題可跨領域探討,我期望能累積相關研 究,回餽教學,或也有機會回應所上與荷蘭萊頓⼤學亞洲研究院⽂化資產研究雙學位課程。2016年春天我計劃開設⼀堂 「暗⿊襲產」的課程。此外,透過殖⺠現代監獄的保存再利⽤,有助於深化當代社會對於「懲罰」的深⼊理解,亦有機 會促進思考當代許多國家治理趨向「懲罰性國家(the punitive state)」亦即以罪犯取向(a crime-centered approach) 來施⾏治理於許多無關刑務的領域。 我認為規劃過程、空間政治中內藏有許多協助承懲罰性國家形成的暗⿊「機會」, 值得探索。未來幾年會嘗試透過⽐較幾個東亞城市案例來推進研究。

擬規劃... 不管教學或研究,我常不⾃覺以規劃者⾃居,然⽽,坦⽩說規劃者往往要學著適應「變化之難以規劃」。以上三個研 究⽅向會如何演變? 我也沒有⼗⾜把握。只是盡量在研究過程中摸索研究「⽥野」的形態變化,處處都可能暗藏研究新 機會的,倒是沒需要追求潮流,我這麼期許⾃⼰,也希望這持續中的旅程能對城鄉所的中⻑期發展有些回餽,教學相⻑。

Roger Lancaster (2011) 提出這個概念「懲罰性的國家(the punitive state)」,探討美國社會對於性治理的趨向 嚴加 懲罰, 乃至於 監獄 外的場 域中都 瀰漫 著懲罰 戒律,身在其中的⼈卻完全不⾃ 知。Lancaste r, R. N. (2011). Sex panic and the punitive state. Berkeley, Calif: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3


黃麗玲 迎接⼀個豐盛消失的年代:思索城鄉四⼗ 這篇⽂章想以隨筆⽽⾮學術論⽂的形式,紀錄我所⾒所思的城鄉所,以及最近幾年我在這個所的研究⼯作。「城鄉 四⼗」,應該指的是從1976年的⼟⽊系都市計畫研究室啟始⾄今的四⼗年。⽽我⾃⼰與城鄉所的緣分則始於⼊學那⼀年, 1986年,⾄今已是三⼗年。三⼗年也約莫是⼀個世代的經歷,的確是到了該回顧的時候。

我是在1986年10⽉⼊學就讀國貿系。當時是解嚴前⼀年,不管是校園或是社會都是社會運動⾵起雲湧、挑戰威權政 體的年代。我認為從很多⾯向來說,它⽐起當代更具有開放與創新的精神。例如,農運、⼯運、學運、原住⺠與政治等 各種運動間,有更多的⽀援與交流。許多運動組織者是橫跨在不同領域中⼯作,組織者與學術⼯作者的互動與重疊較強, 更接近公共知識份⼦的類型。在⼀個社會思想百花⿑放的氛圍中,課堂對我不太有吸引⼒。我反⽽花⽐較多的時間參與 ⼤學新聞社以及校園外的社會與政治運動。那時年少時光,做過中國時報⼯會第⼀屆秘書,在校內則曾與三五好友⼀起 組織了台⼤⼥研社。

另⼀⽅⾯,1986年夏鑄九⽼師獲得博⼠學位回國在⼟⽊系都市計畫研究室任教。當時我的男友在⼟⽊系唸⼤五,準 備考研究所。他先修了夏⽼師的課程,我則⼀起旁聽。⼤⼆時,我從國際貿易系轉到哲學系,⼜因為當時都計室緊密地 連結上台灣社會轉型的脈動,因此從⼤學時期開始,我幾乎是以⼟⽊所都計室為學校⽣活的中⼼。當時⼟⽊所都計室的 空間在⼟⽊系⼀樓,採開放空間⼤桌⼦的型態,也沒有什麼⾨禁管理。因此我們下課時幾乎就往都計室跑。當時的博⼠ ⽣如陳志梧、張景森與曾旭正等⼈,跟現在的博⼠⽣很不⼀樣。他們幾乎鎮⽇都在研究室,中午就會找學弟妹跟夏⽼師 ⼀起⾛到校⾨⼝的川菜館吃飯。像我這樣的旁聽⽣很享受跟他們⼀起上課,閒聊聽他們討論各種觀點的感覺。回顧來看, 城鄉所在1988年正式成⽴的時機,準確地回應了當時快速都市化的時代變⾰。舉例來說,所上很多師⽣旋即參與當時由 新興的都市中產階級所組織的無殼蝸⽜運動,以及在1990年代初組織了都市改⾰組織(OURS)以及崔媽媽基⾦會。 1995年碩班畢業後,擔任OURS的秘書⻑,它也成了我第⼀個全職⼯作。就這樣,我與OURS、崔媽媽基⾦會的朋友們 ⼀起⾛過了⼆⼗多年。 在教育取向上,城鄉所在當時的台⼤獨樹⼀格,也明顯與其他學校的規劃與建築系所有所區隔。在⼀個官僚主義屢 屢被挑戰的年代,它強調專業整合,跨出校園與社區合作。在劉可強⽼師返台主持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會之後,更 從眾多的規劃實例中逐漸累積出城鄉所的規劃實踐的傳統,注重⽂化保存、⼈性尺度以及地⽅⽣態系統。⼀⽅⾯是社會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4


轉型的動⼒,另⼀⽅⾯,當時校園尚未像現在被升等與評量制度以及著重英⽂SSCI的取向綁死,因⽽城鄉所雖處於學院, 卻觸⾓廣闊,有充沛的活⼒。由於⺠進黨從1986年(解嚴前⼀年)宣布組黨,同時到1980年代末期逐漸形成「從地⽅ 包圍中央」的路線,在地⽅選舉時,「縣市綜合發展計畫」成為縣市⻑候選⼈提出地⽅發展願景的重要⽂件,城鄉所因 此承接了從宜蘭、彰化、到屏東等地的縣市綜合發展計畫,訓練了許多學⽣。⽽夏⽼師從加州⼤學柏克萊分校師承Manual Castells的全球化資訊城市區域發展的相關知識,加上勤於城鄉調查所獲得的在地觀點,讓規劃知識協助地⽅發展 優勢、擘劃願景,縣市綜合發展計畫因⽽成為政黨競爭中重要的論述來源。同⼀時期,⺩鴻楷⽼師對於都市計畫程序與 制度的研究,訓練了穩重且有批判能⼒的規劃師,還有⾛在時代前頭的中國研究,也為城市區域研究開闢了新的戰場。 陳亮全⽼師則是將⽇本的社區總體營造取向引⼊臺灣,並從他所在的福林社區開始實踐,他也促成了⽇後社區營造學會 的成⽴。這個發展使1999年921地震的災後重建能夠⾛向⼀個另類模式。在當時,注重在地實踐、參與式規劃的取向, 挑戰了官僚決定的決策模式,也重新定義了地⽅的空間需求。 另⼀⽅⾯,城鄉所有著強調師⽣平等、⾃由開放的學習⾵氣,不依循既有的都市計畫或建築的課綱來訓練學⽣,⽽ 是按教師專⻑以及要處理的課題(實習課),創設各種動態課程。對許多學⽣包括我⾃⼰來說,這是城鄉所最為吸引⼈ 所在。⼤部分的時候,我們將這個組織⽂化歸為⺩夏劉等三位⽼師們受到美國的社會運動思潮影響,並將這樣的取向帶 回城鄉教育等原因。但我覺得他們接受規劃必須不斷介⼊社會,同時⾃⼰幾乎是無意識地犧牲個⼈與家庭時間陪伴學⽣, 持續探索台灣社會新的規劃課題等⽣活習慣,也是重要原因。⼀⽅⾯學⽣在課堂接收那些國外移植過來、乍看之下很難 消化的理論術語,但另⼀⽅⾯也靠不斷往社會伸出觸⾓來累積活⽤知識,這兩種情境交疊形成在讀懂與不懂之間、國際 與本⼟之間奇妙的學習狀態。例如,1980年代晚期因應著快速都市化與中產階級興起,促使師⽣進⾏都市意象以及社會 階級與相關消費之研究;房地產炒作與住宅運動則帶動了住宅發展史的相關研究。1990年上半正值社區抗爭盛⾏時期, 常有社區組織者直接跑到城鄉所敲⽼師的⾨請求協助。許多社區議題也成為學⽣們蹲點進⾏論⽂研究的題材。我⾃⼰也 在社區總體營造政策出現的當年,開始以此為題進⾏碩⼠論⽂研究。更有⼀些時候,學⽣從素樸的改變現狀的動機出發、 找來的研究或實習題⺫卻相當有前瞻性,結果發展成制度的變⾰或是運動課題。例如我的同學楊沛儒等⼈在1992年在三 重後⽵圍⼀塊垃圾堆積的預定地上,開始進⾏鄰⾥公園的參與式規劃。種種嘗試之後,他們所提之⽅案在隔年克服困難 發包施⼯。這個⾏動在時間上領先了臺北市在⼀九九〇年代下半期開始的地區環境改造計畫與社區規劃師制度。我的另 ⼀位同學⿈孫權則是進⼊了⼗四、⼗五號公園預定地也就是康樂⾥違建區的⽥野,結果引動了幾乎全所師⽣投⼊反對違 建拆除運動。這個1997年的⾏動也影響了後來寶藏巖的保存。 值得⼀提的是,當時在⼗四、⼗五號公園的反拆遷運動 中,華昌宜⽼師已規劃了公共租賃住宅就地安置的⽅案,遺憾的是並沒有機會實⾏。⽽臺北市要等近⼆⼗年後政府才決 定開始興建公共租賃住宅。

從1990年初期開始,許多城鄉所師⽣也深度介⼊充滿政黨競爭的地⽅選舉過程,甚⾄為許多候選⼈草擬政⾒。1993 到1994年間,我是張景森⽼師的助理。我還記得陳⽔扁、羅⽂嘉等⼈登⾨來拜訪張⽼師的景象。那時⼤家對於陳⽔扁團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5


隊有很⾼的期望。我記得張⽼師到市府都發局就任局⻑後不久,有次我們幾個學⽣⼀起去拜訪他。結束後⼤家說⼀起到 哪裡吃飯之類的,就坐了電梯下樓。我按了⼀樓,因為想的就是去⾨⼝搭計程⾞。但是張⽼師(局⻑)說按錯了,是到 地下室,他有司機與專⾞。我⼀下⼦才意會過來,因為以前他從博⼠⽣到當⽼師都不開⾞,我的印象還停在這裡。但等 到在地下室看到他⾞殼發亮的⿊頭⾞與司機時,才開始有些真實感,知道不再是過去⼀群⼈⼀起從⼟⽊系館沿著椰林⼤ 道⾛到⼤學⼝吃飯的那個⽇常。1997年3⽉城鄉所參與了⼗四、⼗五號公園預定地上的違建運動,則是另⼀個分⽔嶺。 協商過程、守夜⾏動以及強拆現場使很多師⽣受到衝擊,開始對標榜快樂希望的陳⽔扁政權失望、提出質疑,⽽那距離 理想鷹揚的政治解嚴也才不過⼗年。

1995年到1996年間,我在都市改⾰組織擔任秘書⻑。當時中央政府⽂化建設委員會(⽂化部的前⾝)提出社區總體 營造政策。⽂建會的規模以及預算都⼩,卻在李登輝執政中扮演不可或缺的⾓⾊。它著⼒在遠離中原⽂化座標、重塑臺 灣做為國家與社會⽂化的新主體。在當時社區總體營造也以⼀定的進步性,吸納⺠眾參與、⽂化與環境保存等,因此與 舊官僚取向明顯塑造出⼀個距離。OURs在當時⾯臨了極端的財務困難,我記得我接過組織時,所剩經費只有⼗七萬。 因此,我決定接下⽂建會社區營造的全省巡迴論壇的執⾏案,與⽂建會官員與承辦到各地與地⽅組織者、社區⺠眾⾯對 ⾯討論地⽅⽂化發展課題。另⼀⽅⾯,在臺北市則是社區運動勃興的時期。在那⼀年的⼯作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永康公 園社區改造以及北投溫泉博物館的保存。這兩個案⼦找上⾨來反應問題的都是⼤學⽣,他們的提案在後來也連結上其他 團體,⽽很快地被實現了。這個階段的社區參與,可以說是乘在國家與社會轉型的浪頭上。新興的都會中產階級成為主 要的作⽤者,舊社區的都市再⽣與弱勢群體的參與則仍是未萌芽的議題。

1996年後我重回學校念博⼠班,到2002年博⼠班畢業的歷程中,家庭變動⽤盡了我⼤部分的⼼⼒。在學業上我逐漸 想要處理原本從國家與社區政策的尺度中所遺漏掉的都市尺度,此外也想嘗試⽐較研究。在當時我看到⾹港的都市重建 (都市更新)的取向,開始產⽣很多的懷疑,⽽在1998年臺灣也通過了都市更新條例,因此我就嘗試以臺北與⾹港的都 市更新與都市治理為題進⾏研究。從今天的⾓度來看,這個論⽂對臺灣早了⼀點。論⽂寫作期間,臺北市的施政仍受到 從⼀九⼋〇年代、甚⾄九〇年代⼀路以來的⺠眾參與公共空間改造之取向的影響,因此進步的光環雖在消退,仍掩蓋了 浮現中的危機,也就是公共城市的衰落、產權城市的興起。當時都市更新條例雖然上路,但建商還在舊的開發模式中, 探頭開始以⼩吃⼤,啟動國有⼟地的更新開發。⽽對依循都市更新條例,以獎勵容積模式整合地主、進⾏舊建築更新的 模式還在觀望中。⼀直到我博⼠論⽂交出後的幾年,都更條例的社會衝擊才逐漸清楚。另⼀⽅⾯,這個論⽂也讓我更理 解臺北與⾹港的國家與社會關係的不同體質,以及在這之中專業者的⾓⾊。最有趣的是⾹港的社⼯每每聽到我講起城鄉 所參與的事例總是評論說:「你們(城鄉所)的規劃師(⽣)做的是我們⾹港社⼯的事!」寫作論⽂期間,有幸我得到 Fulbright 年輕研究學者的獎助⾦,到加州⼤學柏克萊分校東亞研究中⼼訪問⼗個⽉。這段時間很寶貴,它讓我能沒負擔 的聽課、聆聽演講,讓我結交各國的年輕學者,也讓我能夠遠離臺灣專⼼寫作論⽂。最讓我驚艷的是學校的圖書館。我 在⾹港找不到的許多有關都市變遷研究以及政府資料居然都在那邊找⿑了。記得那時Castells開設了名為California的課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6


程。課程中學⽣討論e-bay以及各種新資訊產業與加州區域空間的變遷。有次下課後,我跟他說我是他的書「資訊與社 會」的中⽂譯者與編者之⼀。他居然接著邀請我到隔壁街上喝咖啡聊天,還問了夏⽼師與臺灣的近況。

在⼈⽣困頓的狀況中,終於我還是專⼼把論⽂寫完了。拿到學位前⼀個⽉,我已獲得在⾹港理⼯⼤學的進⾏博⼠後 研究的契約書。但是幾經考慮,我沒有簽字。失業半年後,終於獲得教職,在銘傳⼤學⻱⼭校區的建築系開始教書,直 到四年半後再申請回到台⼤。每當回⾸,總是覺得⾃⼰有諸多幸運。關鍵是當時正值教育部允許建築與規劃新系所設⽴ 的浪潮尾聲,⽽我擁有博⼠學位,在當時仍以碩⼠學位、實務背景師資的建築系中可以優先獲得聘任。幾年後⼜碰巧連 結上城鄉所的幾位資深教師將屆退休,連續⼗三年沒有開缺的城鄉所釋出了職缺。⽽在銘傳的⼯作,學校不希望⽼師超 鐘點教學,因此我有更多的時間摸索教學與累積研究成果。其實在博⼠班畢業前,除了助教⼯作外,我沒在台⼤以外正 式教過課。⽽教學與讀書有⼤不同,因此甫到銘傳⼤學⼯作,我⼗分焦慮。⽽且在私校新系所的環境中,常需要⽀援去 新課程。但是現在回頭看,城鄉所跨領域的訓練給了我很⼤的學習潛能。在研究上,從2003年開始我獲聘到美國檀⾹⼭ 的東⻄⽂化研究中⼼以及夏威夷⼤學區域與規劃科系合開的亞洲宜居城市⼯作坊講授課程。連續三年,每年暑假的⼯作 坊接觸到來⾃於亞洲各地的規劃師、社區與公⺠團體的組織者,三年課程結束後,⼜在福特基⾦會的⽀持下越南不定期 的持續進⾏了兩年。這個計畫開啟了我對其他亞洲城市的興趣,特別是在臺灣很少⼈研究的東南亞的都市化課題。在幾 次的⼯作坊中,有幸常與Mike Douglass, John Friedmann,Terry MaGee等⼈互動。在夏威夷⼤學,則受到區域規劃 系與中國研究中⼼的郭彥弘教授的許多照顧。在當時我許多出版都與他們的編輯、策劃相關。我相信就如他們經常跟我 說的,臺灣的經驗⼗分獨特,值得被國際社會更加關注;在亞洲城市的⽐較研究中,臺北也不應該被遺漏。此外,加州 ⼤學柏克萊分校地景建築系的Marcia McNally與我⼀起合作國際課程。我們的學⽣連續兩年以⼯作坊形式進⾏臺北市 的市⺠空間與鄰⾥地景的研究。在這個階段中,我的出版包括了社區營造與⺠眾參與、⽂化保存運動、臺北市(與臺北 縣)的都市化特性、公共空間、移⺠與移⼯空間研究等。有趣的是,在與國際研究者合作過程中,我逐漸對⾃⾝所在的 城市有更多理解:雖然執政者多認為臺北市容不美麗,不僅引為遺憾,還以此為發動摧毀式空間戰爭的理由,但其實臺 北複雜的地景秩序之下,覆蓋著創造都市活⼒以及⽂化密碼的沃⼟,⽽這是在被資本與政府規劃師馴服的⻄⽅現代城市 中多已消失的特質。這些縫隙,有如呼吸的空間,構成臺北市做為「宜居」城市不可或缺的⾯貌。

在銘傳⼤學任教的幾年中,因為全⼒準備新的職涯,校區⼜在桃園,我的⽣活與城鄉所⽇漸疏遠。但在2005-2006年 間,協助夏威夷⼤學Mike Douglass教授、城鄉所⺩鴻楷⽼師以及⻄安⻄北⼤學⺩建新⽼師三⽅進⾏⻄安漢⻑安城遺址 的保存規劃與旅遊發展課程。幾次造訪⻄安,領略到它與中國沿海城市的不同性格,也看到三校不同專⻑領域碰撞出的 精彩⽕花。2007年從銘傳⼤學轉任到臺灣⼤學後,開始準備新的教學,頭幾年除了實習課之外,主要開設了亞洲城市的 全球化、宜居城市研究、以及社區營造等三個課程。他們的共同點則是從亞洲視⾓來看臺灣的都市發展。與⻄⽅先進城 市相較,前⼀個階段亞洲城市特性包括快速的都市化、⾼⽐例的都市⼈⼝以及外銷導向、製造業為基礎的經濟。然⽽在 ⼆⼗年,亞洲城市也分享了幾個特徵,例如(各種不同型態的)新⾃由主義與發展主義的結合、以房地產與擴張式都市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7


計畫為主的經濟、旅遊與⽂創經濟對地⽅認同的破壞等。同時間,東亞與東南亞的都市區域的整合也加速進⾏,臺灣在 1990年代的南進政策也是⼀例。但是缺乏對於當地⽂化與社會尊重與瞭解的資本輸⼊顯然無法永續,往往複製了新的不 平等。在⽇本之後,亞洲前四⼩⻯的臺灣、韓國、新加坡與⾹港都同樣⾯臨少⼦化狀況,⽽以往仰賴豐沛勞動⼒發展出 來的製造業,⾯臨嚴重困境,需要依賴東南亞或其他亞洲國家的勞動⼒輸⼊。在這樣的情境中,我在2008年在城鄉所登 記成⽴「全球化城市研究室」。

在教育部獎勵新興課程的資源⽀持下,我的主要⺫的是建⽴⼀個平台,⿎勵城鄉所的國際學⽣提出他們對⺟國城市 的專題分析,也打開本地⽣的都市視野。那個時候與幾個來⾃⽇本、韓國、玻利維亞、緬甸與越南僑⽣等,我們開設了 幾次討論會。也兩度帶著學⽣前往越南進⾏都市研究經驗的交換。我所指導的玻利維亞的學⽣做了⾸都拉巴斯的違建社 區,在全市性的True Community計畫下,居⺠參與在地整建的研究。緬甸的學⽣則對於緬甸遷都與區域政治進⾏研究。 我把這個基地叫做全球化城市(globalizing cities),⽽不是全球城市(global cities)研究室,是想避免重複城市階 層化、甚⾄被城市競爭與排名綑綁的研究架構,⽽試圖轉向關注各個城市不同的全球化模式,特別是⺠間社會對於資本 的普遍化的摧毀⼒量的回應。過程中,我不知道對於本地⽣有多少影響,但是我想對於外國學⽣或僑⽣,這些活動提供 了他們正視原⽣社會經驗的機會。另⼀⽅⾯,學⽣也是我瞭解其他城市經驗的窗⼝,我相信⽼師也需要不斷的學習。不 過後來由於國際⽣減少,陸⽣增多,計畫結束,我⾃⼰⼜開始兼任所務的狀況下,全球化城市研究室也就暫時中⽌。

但也約莫同⼀時間,因為國際批判地理學會的機緣,我與⽇本與韓國學者有更頻繁的互動。⼤阪市⽴⼤學的⽔內俊 雄教授與他所屬的都市研究中⼼(Urban Research Plaza)的學者群,在當時展開了以解決弱勢者居住的包容式都市 再⽣(inclusive urban regeneration)的⼯作取向、透過在⼤阪市⻄成區與阿倍野區設置的六個不同性質的⼯作站,嘗 試結合了社會住宅、社區營造與⽂化再⽣的⾏動⽅案。他們的⼯作讓我反省到臺灣的社區營造以及住宅運動中被忽視的 ⾯向,例如都市貧⺠課題、公共租賃住宅等。⽔內⽼師多次帶領我參觀⻄城區數⺫眾多,以閒置住宅及旅館改裝的社會 住宅。也看到從⼈權運動起家的部落⺠解放同盟在近年來也轉型為社會企業,在地⽅政府的協助下興辦社會住宅。這些 ⼩型化、多樣化的地⽅實踐,改寫了我對於⽇本社會的⼀些認識。⽔內俊雄與全泓奎⽼師們對於臺北特別是萬華區的研 究有⾼度興趣,他們也積極邀請我進⼊URP的國際研究網絡。另⼀⽅⾯,韓國的學者包括前世宗⼤學教授,現為⾸爾研 究院院⻑的⾦秀顯教授所引介的⼀群都市研究者則與我有相仿的世代背景。他們多數曾活躍於韓國在⼀九⼋〇年代的學 ⽣運動與住宅運動。⽽當時韓國住宅運動與都市貧⺠運動有緊密連結,頑強的社會抗爭與流⾎慘事促使韓國在1989年展 開了公共租賃住宅的政策,進⾏違建區的居⺠安置。後來的再開發法案,在修法後更規定了都市更新案提供17%社會住 宅的⽐例。⾄今韓國已經約有佔全體住宅存量7%的公共租賃住宅。得益於我的韓國博⼠⽣劉恩英的協助,我與韓國同儕 團體的研究與政策交流次第展開。2010年,都市改⾰組織參與策劃成⽴的社會住宅推動聯盟正式成⽴,也開始與上述⽇ 韓團體展開密集互動,逐步擘劃我們的公共住宅政策。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8


2011年8⽉我升等為副教授之後,旋即意外接任所⻑職務。由於是銜接資深教師到⽐較年輕教師這個轉型階段,當時我 的所⻑職務的⺫標很清楚,就是⾃⼰多服勞役,讓所上⽼師能夠無後顧之憂、全⼒拼升等,以充實城鄉所整體戰⼒。

2013年2⽉開始⼜兼任校園規劃委員會召集⼈的職務。所⻑職務終於能在2014年卸任,但校園規劃的⼯作持續⾄今。 校園規劃委員會設有常態性的校園規劃⼩組辦公室,當時⼈⼒編制為三⼈,可是卻必須負責全校各種規劃與空間的相關 ⼯作。⼀開始我只是被「校園規劃,城鄉所不應置⾝事外」的說詞說動。真正上任後,才發現這個⼯作實在太刺激,每 天⾯對各種衝突。其實城鄉所與校園規劃委員會有⻑久的關係,⼀九⼋〇中期夏⽼師在虞兆中校⻑邀請與⼤⼒⽀持下, 開始為校園規劃擘劃的⽅向。⿈世孟⽼師、林峰⽥⽼師都曾多年任職校園規劃委員會召集⼈。校園規劃近三⼗年的歷史 中,在學學⽣⼈數擴張近⼀倍,各種社會條件與校內政治都有⼤幅改變,體制與⽅向都需要調整。我的⼯作有⼀部分在 於評估與修正前⼀階段學校預計興建校舍的⽅案。另⼀⽅⾯,我想讓學⽣在校園空間規劃過程中有更多制度性參與,⼀ 起進⾏議題創新。⼀些新嘗試,例如將三個學⽣社團的代表納⼊校園規劃委員會的正式委員、建⽴更完整的公聽會機制 等。⼜例如使藝術家與系所及社團合作共同進⾏創作與展覽的全校公共藝術第⼀期計畫、推動陳⽂成事件紀念廣場的命 名與徵圖、性別友善廁所的規劃設計等。對我⽽⾔,設定有意義的⼯作⺫標、思考不同觀點、學習溝通與處理衝突、進 ⾏制度改⾰,這些是與學術研究很不同的⾃我訓練。它讓我站在處理公共性的前線,雖然經常遇到挫折,但總覺得還不 到放棄的時候。另⼀⽅⾯,「校園⽂化資產詮釋」原是學⽣從校園⽂化資產保存運動到成⽴社團,⾄今⼗三年過程中延 伸出來的課程。⻑久以來⼀直是學⽣擔任主要的課程組織與設計,⽽⽼師則扮演協助者(facilitator)的⾓⾊。近三年 我擔任課程教師,跟著學⽣多瞭解了他們關⼼的許多課題,也嘗試在校舍整體開發中,多看看能夠為⽂資做些什麼。我 的⼼得是,⽂資的議題在學校內的重要性依舊,也經常是校園建設發展的爭議點。校園的發展應以⽂化保存來形塑臺⼤ 師⽣的認同,也應逐漸以整建維護取代新建。但這些議題的關鍵是資源與法令政策等制度阻礙,其次才是系所的觀念問 題。因為根源難解,主責的⾏政單位、使⽤單位以及另⼀⽅持續訴求的保存團體彼此很難進⾏對話,往往演變只能在衝 突中相⾒,重複地深陷於慘案或僵局狀態中,這是⺫前⼯作的最⼤遺憾。

最近幾年,在⼩畢、志弘、聖琳三位⽼師順利從副教授升等教授,副教授有我、旻杰、良治,⽽舒楣、仕堯⽼師也 進所任教之後,終於城鄉所逐漸擺脫因為資深⽼師退休⽽師資不⾜、整體級別偏低的狀況,稍微改善了在體制中的弱勢 狀態。其實過去⼆⼗年來在國家與社會經濟的巨變中,學界本⾝也起了很⼤的改變。⼆、三⼗年前,擁有博⼠學位的教 師,開始任教時級別從副教授開始,等到我開始執教時已經改為從助理教授起聘。近年新進的⽼師⾯臨的則是短期的專 案教師的契約。教職競爭與⼯作狀況的不穩定相伴隨。另⼀⽅⾯,近年⼜增加特聘教授、講座教授、或是彈性薪資等級 別制,更強化以出版,⽽且是獨尊英⽂為導向的研究教學取向。這樣透過制度對教師的馴化與吸納排除的過程,對於像 城鄉所這般強調扎根社區、社會參與、政策改⾰的系所教師越來越不友善,也削弱了系所往外衝的動能,因為很現實的 每個⼈都要⾯臨嚴苛的時間分配課題。此外,對學⽣⽽⾔應該也是⼀個全新的不樂觀的社會狀態。在我當⼤學部與碩⼠ 班學⽣時,就業,特別是臺⼤學⽣的就業,不是太⼤的問題。因此可以⽐較天真的沈浸在讀書、社會運動與⼈⽣探索中,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89


不去計較機會成本。對照之下,⻘年貧窮化的趨勢越形明顯,現在的學⽣有更多的不安與焦慮。⽽在經濟不景氣、財稅 ⼜不斷流失的狀況下,⾼等教育對學⽣的投資也越形侷促。這幾年教育部給臺⼤的經費只佔整體⽀出的35%左右,其他 約11%來⾃於學費,⽽⼤於⼀半的數字要靠學校⾃籌。與國際相較,政府對臺⼤的⾼教投資,⺫前只約為⾸爾國⽴⼤學 的四分之⼀,北京與清華⼤學的五分之⼀。明年邁頂經費結束後,整體數字將更可怕。直接影響的就是城鄉所的國際交 流等資源,甚⾄⾏政⼈員聘⽤。

⾯對制度上的資源流失趨勢,⺫前只能先尋求⾃我改善之道。我認為可以嘗試的是調整⽼師們彼此的教學領域,使 彼此不重疊但互有⽀援,這樣以⼩規模的系所資源仍能勉強回應關鍵的社會需求。在這個想法下,我這幾年新開設了社 會住宅課程。另外從2011年開始,我先是因紹興學⽣的邀請⽀援社區抗爭、後來⼜因為學校⾏政單位的邀請進⾏社區調 查,就這樣介⼊了紹興南街校地上的紹興社區的議題。綜合兩邊的期望,任務總結就是要在⺫前的國有⼟地法令的重重 限制之下,找到同時可以讓居⺠可以得到安置、醫學院校舍可以興建的模式。距離學⽣邀請我到社科院演講的第⼀次接 觸⾄今已經將近五年。五年當中,包括紹興學程學⽣、學校⾏政⽅(主要校⻑室與總務處)、義⼯地理系的周素卿⽼師、 都市改⾰組織等⺠間團體以及學校其他⽼師,許多⼈投⼊無數⼼⼒,建⽴了以「⾼教實驗計畫」⽣活實驗村的模式來解 決此⼀課題。這兩年,我⾃⼰也因為紹興開設了相關課程,希望能夠延續學⽣的投⼊,也嘗試更有系統的討論違建社區 形成的歷史背景以及居⺠住宅權等課題。最近在法令上,紹興學程的學⽣與華光社區訪調⼩組還有其他團體協助將戰場 延伸到國有⼟地相關法令與居住權保障等課題,啟動修法程序。

但是五年只是起始,未來其實還有很⻑很⻑的路要⾛。在社會住宅以及紹興的相關政策討論與⾏動中,我逐漸⼜回 到當時博⼠論⽂的關懷:都市再發展與都市治理的課題,以此組織我的教學與下個階段的研究。也因為這兩年的都市計 畫審議經驗,認為需要回到制度與計畫的源頭來處理問題。但顯然,⺫前的情勢更為嚴峻。臺灣的都市歷經戰後到⼀九 九0年代的快速經濟成⻑與都市化的時期。在彼階段,都市計畫往往追趕不上都市成⻑,加上台灣的地⽅派系政治等因 素,使得理性的都市計畫往往與現實產⽣落差。⼀九九0年代開始,參與式規劃興起,透過社區規劃師制度,或者是各 種公聽會與委員會審議,在理性規劃模型之外,增加⼀些制度彈性,強化了對於⺠眾需求的反應。然⽽,下⼀階段,都 市計畫的重⼤變遷為何呢?城鄉所的課程⼜需要什麼相應的回應呢?

下⼀個階段的亞洲城市,將⾯對的是⼈⼝減少、低經濟成⻑以及社會極化的年代。在歐洲,⼗多年前已經討論 Shrinking Cities(⽽⾮Growing Cities);⽇本以及韓國的國⼟規劃相關研究智庫也從幾年前開始著⼿處理此⼀課題。 在⽇本,建築學者隈研吾與社會學家三浦展在2010年出版的「三低主義」⼀書,宣⽰了專業界、學界與⽂化界的對於都 市發展的觀念與操作轉向。臺灣事實上也正⾯臨相近狀況:整體⼈⼝縮⼩之外、家⼾⼈⼝變少、個⼈家⼾⼤量增加、⾼ 齡化、社會貧窮化與兩極化⽇益嚴重。這些對原來建⽴在⾼成⻑、擴張型都市增⻑的規劃模型提出挑戰。這是過去半世 紀中臺灣的都市計畫所沒有處理過的情境,都市計劃與建築界很需要集體補課。未來,在財政、勞動⼒與資源等限制下,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0


都市計畫應重視維護、修補、再⽣型、⽂化與綠地保存,⽽⾮盲⺫從事增加都市計畫⽤地、衝⾼容積等擴張的現代性計 畫。都市更新、都市計畫變更、容積增加等,都應更謹慎地說明公共利益之所在,以期不僅避免社會衝突,並進⼀步使 都市計畫能積極有助於社會正義之實現。⾯對社會轉型,除了改善公共設施,因應⾼齡社會與再⽣型社會的需求化,在 實質空間上更亟需建⽴公共租賃住宅作為社會保護網。此外,若要脫離亞洲發展型國家的路徑,就不能不檢視核電以及 燃煤發電廠等課題。⽽替代能源的⽣產與分散型發電廠的⺠主參與,⺫前在都市計劃相關討論中仍屬低度發展。

此外,在⺫前的政策操作上,都市再發展幾乎以拆除式的都市更新為為主軸。但在現今法令架構下的都市更新,因 為制度偏向於建商⽽製造出許多社會衝突。⺫前修法的取向,將提升資訊的透明度,並提⾼都更同意⽐例的⾨檻。然⽽, 除了地主與建商的分配問題之外,都更還有社會公平性的問題。政府公有地更新應做為表率,不應僅強調⼟地活⽤以及 房舍開發利益,⽽應說明公共利益所在,以及⾯對更新後原住⼾或租⼾因房價⾼漲無法搬回原區居住的問題。公辦更新 也應做為更多類型的社會實驗與創新的基地。

公共住宅運動反映了⾼房價社會中的不正義問題,包括財富分配不公、政策傾斜以及社會歧視等課題。⼆⼗多年來, 受到新⾃由主義論述的影響,臺灣的都市社會明顯地已從1990年代的公共城市(public city)的精神轉變成產權城市 (ownership city)。在⾵險社會的⾵暴中,擁有房產的中產階級也更傾向於⾃利,因⽽從地⽅到中央的都市計劃審查 都上演著中產社區抗議周圍設置社會住宅的劇碼。另⼀⽅⾯,國宅政策早期以擁有權(ownership)為⺫標,主要以中 產階級為對象,更在1990年晚期後政策全⾯停⽌後,預算、機關、知識全部中斷,因⽽造成現在銜接社會住宅政策的制 度困境。⺫前住宅政策重起爐灶,但臺灣已經錯過在⾼經濟成⻑時期以發展紅利興建公共住宅的時機。雖然為了下個階 段的社會發展不得不做,但在政府財政與創新能⼒更為弱化的狀況中,⼀切相當困難,⺫前仍是在蹣跚學步的狀況中。 回歸城鄉所的教育來說,在這個時間點上,應該從公共住宅、合作式住宅、以及再開發與居⺠安置、社會經濟與共享經 濟等⾯向來強化我們的課程,使學⽣能夠很快的銜接政策或者運動的需要。

今年七⽉,我從臺北市政府都市計劃審議委員,轉任內政部都市計劃委員。原本認為可以從制度的源頭,也就是都市 計劃審議的現場來直擊問題,但必須承認更多是挫敗經驗。各地提交到中央審議的都市計劃絕⼤部分仍停留在持續擴⼤ 都市計劃的思維,只是更多是從⼯業區開發轉成以旅遊經濟,或是房地產經濟為主導的發展計畫。鉅型計劃仍是主流, 財政規劃總是被草草帶過,或是認為可以被後續房地產增值所彌補,但最終應將導向債務。地⽅政府制定都市計劃的能 ⼒的確在減弱,但與⼆三⼗年前相較,關鍵原因是都市計劃曾有的政治⾓⾊已經產⽣改變,多數的計劃現今明⽩轉譯了 地⽅成⻑聯盟的意志。地⽅提交的計劃品質不佳,在內政部這⼀關只能修修改改,無法真正改善體質。都委會縱使有許 多優秀認真的委員,⾯對超量⽣產的計劃案,在⼈⼒與時間的負荷下也很難充分發揮。在經歷臺北市到內政部的都市計 劃審議經驗後,早期所唸的John Forester的「⾯對權⼒的規劃」書中的論點,突然變得鮮明起來。公部⾨總是透過都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1


市計劃與⼟地使⽤變更來設定都市發展議程,但反叛式的規劃者(insurgent planner),或是願景式的規劃者(visionary planner)要如何對應常有的資訊誤導狀況、重新組織⼤眾注意⼒以及設定新的議程?真實的規劃政治早在計劃進 ⼊審議前已經發動。尤其在2016年⺠進黨新政府上台後,地⽅政治⼈物遠⺫中央,紛紛展現「魄⼒」,宣稱要解決歷史 問題,因此急速拆毀舊空間、發動⼤型建設。這波作法與舊時產⽣莫⼤的對⽐。1980年代晚期到1990年代間,為「進 步的地⽅政府與市⺠社會」服務的新的都市計劃「理性」,已成昨⽇⿈花。但顯然原因並⾮僅是被改變的規劃者或是庸 俗化的⼟地使⽤計劃,⽽是國家、政黨、學界與資本更強固的結合,以及另⼀⽅⾯社會運動累積的內在瓶頸。城鄉所從 設⽴之後就已經致⼒於參與式規劃,這是我們的核⼼價值。但在越來越⽚段化(fragmented)的社會中,情境更為艱 困。此時,⺠眾參與需要提升與擴⼤規模(scaling up),協調不同社會群體以擴⼤聯盟、制度化與法治化以箝制政治 ⼈物的 叫牌能⼒。

城鄉所需要步出同溫層,學習與其他有相近價值但不同領域的⼈合作,公共利益與社會公平的課題需要被更深刻的 辯論、仔細處理制度重建的問題。這似乎必須從課程調整、⽼師的合作、反省組織⽂化等⾯向來著⼿。許多論者惋惜城 鄉所失去以往的動能與社會地位,但若不從政經環境與學術⽣產的變化來梳理,恐怕也只是落⼊以鄉愁祭酒,或是另⼀ 形式的權威崇拜中,無助於理解現實,應該也不會找到出路。也許,城鄉四⼗會是⼀個摸索向前的場合?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2


賴仕堯 城 郷 與 建 築 「建城所」與「城鄉所」 我們所全稱是「建築與城鄉研究所」,這個名字在⼝語的表達上顯然過⻑,於是有⼈稱作「城鄉所」,有⼈稱作 「建城所」。這兩個稱呼在指意上本無區別,是隨著述說者的習慣與偏好⽽選擇,聽的⼈也多都能瞭解。然⽽追根究底 還是有⼀點語⾔符號上的差異,那就是有沒有「建築」的存在。我們⼤多數成員應該不認為會有這個意思,但是如果深 層地分析,很難說完全沒有⼀種無意識層次的區分。

回顧建築與城鄉所的設⽴,為了要避免被我們所批判了的,隱藏了偏⾒的建築定義(往往還是帶著⼤寫A的 Architecture),研究所的英⽂名稱以包含了規劃、設計到營建、使⽤的Building(營造)取代了Architecture(建 築)。中⽂名稱仍然採⽤「建築」,相信是要避免被社會誤解為是關於Construction的科系所致。然⽽從某個年代開始, 我們似乎實質地逐漸疏遠了建築,也逐漸⾃外於臺灣建築圈的發展,我們的空間實踐往往略過了空間營造過程中的⼀個 重要環節:設計與構築。我們在區域層次的規劃曾經有過很好的表現(如縣綜開),也有許多城市空間規劃的實績;城 鄉所也是社區營造規劃和參與理念及實踐的先⾏者,90年代在台灣⾵起雲湧的社區營造有我們相當程度的貢獻。然⽽, 我們的⼯作卻很少向下落實到實質空間的營造。

2012年5⽉,在夏鑄九⽼師的榮退學術研討會上,⼀位學⻑在他的發表中提出: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在過去⼀段很⻑ 的時間多著重於理論與規劃,建築的成份⾮常的少;⽽本所對內對外的簡稱都是「城鄉所」,他因此建議本所乾脆更名 為「臺⼤城鄉所」,⼀則化繁為簡,⼆則名實相符。當時所內部分⽼師對此提議相當不以為然,認為建築仍然應該是本 所的⼀個重要⾯向,⽽未來的師資遴選聘任,也會優先考慮具有建築背景的⽼師。此⼀反應⾄少顯⽰了當時本所對建築 仍有所展望。當時我才剛通過院教評會,還沒正式成為所內⽼師,但也是以建築背景⽽錄取,並賦予了所內的建築⽅向 的教學與研究之定位。之後幾年,我們陸續都有招聘新教師的機會,也都著重於建築這個⽅向或具有建築專業背景的⼈ 選。

另⼀⽅⾯,在倡議設⽴⼤學部建築系三⼗多年之後的2014年,臺⼤校⻑楊泮池向時任的⿈所⻑表⽰⽀持城鄉所成 ⽴建築⼤學部。同年所⻑改選,新任的張所⻑承接所務會議決議推動建築專業⼤學部的成⽴。中間在經過⼯學院、教務 處、與學校的校務會議通過之後,臺⼤的⼤學部建築學位學程於2016年6⽉在校內正式通過。對於⼯學院與臺⼤校⽅, ⼤學部建築學程的建⽴與發展是城鄉所必須承擔的任務,⽽⼤學部建築學位學程是要以專業建築作為教學於研究的核⼼ 定位。⾄此,建築在臺⼤以及在城鄉所已經是⼀個要繼續關注及發展的⽅向。我們的問題已經不是「要不要建築?」⽽ 是「需要什麼樣的建築?」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3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城鄉所的「建築」 我們對與建築的界定,捨棄現代主義的Architecture,⽽取亞歷⼭⼤的「營造(building)」概念,以提醒⾃⼰避免 落⼊某些階級的空間產物才是「建築」的狹隘視野。廣義的營造不但包含了對空間使⽤者的⾏為、社會與⽂化的了解, 以及實質空間的設計與構築,也包含了不同尺度的空間觀照。《模式語⾔》的內容涵蓋了城鎮、建築、構造,便是最好 的說明。在此界定下,我們可以討論城鄉所應該發展的「建築」是為何指,⼜應當如何?

⾸先,城鄉所的建築應定位於透過實質空間營造完整地實踐空間的社會⼈⽂價值,以實質的空間營造補⾜並完整空 間的實踐。城鄉所以鮮明的專業信念與價值⽴場在台灣的空間專業形成⼀鮮明的旗幟,我們也在研究教育的同時強調社 會與空間的實踐,認為對空間的價值⽴場不應是停在⾔說,在可能的時機下應該將知識轉化為實質⾏動。但是⻑久以來, 我們參與了許多⼤尺度的縣市層級的規劃,社區營造與設計,就是相對很少在建築尺度上的實踐。在社會⼤多數⼈的認 知中,我們的⾏動偏向社會性,有很多對社會、體制與政策的衝撞,但是卻很少⼈認識到我們的空間規劃專業產出。我 們秉持「空間就是社會」的觀點,卻鮮少被⼈認知我們的專業是空間規劃與營造。

建築之於城鄉所,應該被視為整體空間營造的⼀個重要環節。我們強調的社會性空間實踐,缺了建築這⼀塊,其實 不算完整。雖說社會不必然由空間所決定,但是空間實踐無疑是作為社會實踐的⼀個主要構成。在整體性的空間營造中, 建築要貢獻的,是將我們對於使⽤者的服務,對於空間的價值,空間應有的發展構想,以設計與構築的知識與技術予以 物質性的實踐。更重要的是,透過完整的實踐我們更有機會完整地貫徹對環境的價值與理念。

其次,城鄉所的建築應秉持、擴⼤與延伸既有的跨專業的異質合作傳統。城鄉所歷來強調成員來源的異質性,對於 成員,特別是學⽣,從不重視「專業」之純度;相反的,期待廣泛⽽且駁雜的成員構成。此⼀傳統的初衷或與當前為 「創新」⽽跨域的動機不同,但是卻對後者產⽣了重要的參考價值。團隊合作的並不容易,不同領域的有效合作不只是 「分⼯」,⽽在於不同知識與觀點能夠交流⽽產⽣超越原本各⾃專業相加的效果。⽽建築,特別是建築設計,因為創作 者的⾃我意識於合作⼜⽐⼀般困難。⻑久以來城鄉所的異質成員合作模式,累積了⼀定的經驗可以做為跨領域合作的參 考。⽽未來的建築發展,實應善⽤這項資產。

第三,城鄉所應重視對專業知識構成的分析與審視。城鄉所對於去歷史和去⽂化的理性主義取向的建築現代主義是 傾向於批評的態度。我們之拒絕去脈絡的現代主義建築,當是因為這些形式容易與透明、效率、進步與流動性的意象連 結,⽽為資本權⼒所偏好⽽採⽤(雖然在另外⼀⾯,連結了歷史意象的形式也很容易為政治權⼒所偏好採⽤)。為此, 我們對於以現代主義為核⼼的建築專業知識體系的構成,以及論述的內裡應有更清楚的解析,以深化我們的批判,更清 楚地回答我們贊成什麼,反對什麼,進⽽找到新的道路。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4


此外,城鄉所的建築應建⽴對臺灣建築發展狀況於變遷的理解與詮釋,進⽽形成臺灣建築的主體性。認識歷史是建 構對特定對象--尤其是⾃⾝--觀點的理想取徑。眾所周知,歷史呈現過去,界定現在,並指引未來。我們應由對台灣建築 與城市歷史的研究,更清楚地看到⾃⾝建築的發展路徑、當前的處境、與前進的⽅向,逐步建構台灣建築的主體性發展, 以擺脫盲⺫追隨外在潮流的窘境。能夠認識⾃我並清楚觀照前景的歷史研究也就需要跳脫僅僅是對於形式⾵格的描述與 差異⽐較,進⽽看到社會⼒量之於空間形式發展的作⽤⼒。

在台灣的建築史中,每⼀個階段都有重要值得研究的課題,然⽽延續上項分析,戰後初期應該是值得關注的建築發 展階段。除了相較於其他歷史階段,戰後初期50-70年代的整體⾯貌相對模糊、論述與定位相對不明確之外(這也具體 反映在台⼤的校園空間與建築物),這段時間還離開了原有的閩南漢式營造與⻄洋新古典為基礎的⽇式營造,引進了歐 美在兩次⼤戰期間發展茁壯的現代主義教育與專業操作,也因⽽是⽇後台灣建築發展的奠基時期。在這個轉變的年代, 也出現了諸多與先前和後來不同的制度與作⽤者,都值得好好研究瞭解。

新的趨勢與挑戰 當前的建築發展,於我所觀察,出現了以下的新趨勢於新挑戰。

從「設計」到「設計思考」 過去「設計」是項專業「⼯作」,操作設計的是有限的幾個領域所專屬:建築設計、空間設計、時尚設計、⼯業設 計、商業設計…。現在設計已由這些領域的「⼯作」進化到⼀種思考的⽅法,並擴張到許多原本與設計不⼤相關的領域。 臺⼤在2015年創⽴的「創新設計學院(D-School@NTU)」其實並不是包含傳統的設計科系,⽽是⼀個虛擬學院以推廣 設計思考與應⽤。這背後的含義包括了:1. 設計思考是每個領域所必須,特別當涉及創新的需求時;2. 設計的對象從實 質的物件演變到抽象的管理與服務;3. 建築設計本⾝可能也要跨出「⿊箱」的⽅法論,進⽽重視可討論可遵循的操作程 序與⽅法。特別是⾯對⽇益重要,⽽且可能會成為必要的跨域合作和參與。

跨域合作是當前的主流思維,是各領域相信能獲致創新的道路 跨領域合作已成當前的主流,知識領域間的合作⽇益頻繁,亦漸成常態,同時科際間界線也⽇益模糊。⼈類社會要 ⾯對許多新出現的問題,如:氣候變遷、地球暖化、資源匱乏的危機、⾼齡化與少⼦化、科技發展帶來的改變…以及許 多我們現在還看不到但是將會浮現的問題。這些都使得各知識領域需要努⼒的不是將⾃⼰與他⼈區隔,強化⾃⼰的⾝分, ⽽是思考如何共同合作。對於這個跨領域合作的必然趨勢,建築提供了⼀個實質的平台,可以是不同知識成果結合並得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5


以具體實踐的實質媒介。然⽽同時,專業者過往的權威⾓⾊也會受到挑戰,⼀則是專業知識越來越難以涵蓋整個計畫的 ⼯作,需要仰賴更多專業更⾼密度的協作;⼆是協調團隊合作的能⼒與溝通能⼒需要更加精進。

建築的新挑戰之⼀:逐漸弱化的空間設計權⼒保護牆 以往,建築專業者因為設計的對象較為複雜,涉及許多⼯程知識,⼜兼具設計美學的訓練,使得他們很容易跨⾜其 他設計領域,尤其是與空間相關者。建築師從事室內空間設計只是順⼿的⼯作;⼀直以來許多經典家具的設計者其實真 正的⾝分是建築師。然⽽當設計思考成為⽇益重視⽽且普遍的⽅法,建築專業者很難再像中世紀⽯匠⼀般有效壟斷專業 技能。另⼀⽅⾯,正規專業訓練的必要性可能也在逐步降低,⾮學院、⾮正規訓練的建築師成功的例⼦早已不稀奇。可 能是當前最受矚⺫且最具創意⾊彩的建築設計師,設計上海世博會英國展館「種⼦聖殿」的Thomas Heatherwick,原 本是⼀位3-D設計師。⽽在⼀位時尚設計師都能設計建築建築物外觀的社會情勢下(說實在,結果不⾒得⽐多數的建築 外觀差),建築專業者所能依恃的專業保障還有多少?

建築的新挑戰之⼆:傳統型設計⼈才過剩,整合性設計⼈才缺乏 建築⽣產的多元化以及新課題的出現,已迫使建築設計需要⾃我調整。我不只⼀次在公開場合聽到台灣的前輩建築 師在呼籲,要重視整合性⼈才的培養。舉智慧綠建築為例,總統府產業發展規劃藍圖將智慧綠建築納⼊國家四⼤智慧產 業之⼀。勞動部調查政府⾃⺠國 99 年起⾄ 104 年實施推動⽅案,投⼊ 35 億促進投資 285 億,帶動產值約 7529 億元, 創造 24 萬個就業機會,將帶動新的建築⾏業價值與形式。⽽在綠建築產業⼈⼒供需狀況,估算 2015 年的⼈才供給量約 400~500 ⼈;從需求⾯卻發現產業界最⼤的問題是⼈才的缺乏。探究其背後⽭盾點在於智慧綠建築產業為⼀個建築融合 資通訊技術的跨領域、跨產業類別的新興產業,加上學校傳統課程教學模式教不易打破框架跨領域結合,致使學校培育 出來的⼈才無法快速因應新興產業需求及業界跨領域⼈才招募,產學斷層與⾼階⼈才需求因⽽浮現危機。

新的社會環境議題與科技發明帶來建築觀念與設計⽅法的改變 另外看到的新發展,是新的科技可能帶來的構造與技術的轉變,進⽽帶動了新的營造⾏為與設計⽅法的改變。例如, 2015年本所邀請來演講的倫敦⼤學學院Bartlett建築學院的Marcos Cruz教授,多年來致⼒於研究⽣物感知建築設計 (Bioreceptive Design),將原本⼤多為無機性質的建築構材帶⼊有機的材料,⽽產⽣了與傳統構造與設計很不⼀樣的新 ⾛向與新可能,這些可能也分別回應了⼀些新的環境問題(例如綠建築、綠屋頂於建築外殼,建築減碳…)。這不只是 建築材料與構造的改變,也是引發了設計⽅法與對建築思考的改變。前者於建築領域和其他領域的合作有關(新材料的 開發涉及科技),後者則是建築專業則⾃⼰要試圖調整⾃⼰(如何運⽤新的材料與科技,構築新的空間與美學新可能)。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6


建築價值的趨勢⾛向轉變 另⼀項不算是挑戰,但是標誌著建築潮流趨向的轉變。如果把全球最受矚⺫的普⾥茨克建築獎當作⼀個觀察趨勢的 窗⼝,那麼我們可以看到⼀些變化:給獎的取向,已經從張揚的形式表現,漸漸給予多元價值的肯定。例如:2016年智 利的Alejandro Aravena以社區參與式的建築概念與實踐獲獎;2015年選出德國的Frei Otto,重新向他過往的構造與 空間創新致敬;2014年的坂茂,除了在設計與構造上的天份與表現之外,更以⼈道關懷為⼈所矚⺫;2012年中國的⺩ 澍,以當代的建築構造與空間中,表現傳統、⼟地與⼈⺠記憶;2011年重新看⾒了堅守現代主義,並曾⼀度被視為落伍 的Edddua-rdo Souto de Moura。普⾥茨克獎之外另⼀項值得注意的是,歷來只頒予純藝術作品的英國最重要藝術⼤ 獎「透納獎(Turner Prize)」,在2015年頒給了服務於庶⺠社區改造的年輕建築師團體Assemble。對建築的肯定由形 式操作逐步回歸到結構構造、⼈道關懷、社區參與和重視歷史⽂化。建築的邊界逐漸模糊,卻也同時在擴⼤。

這些變化對我們來說,可能並不全是挑戰,有些還可能是機會。城鄉所的多元成員共同合作的傳統是否有助於適應 今天的新局勢?城鄉所以⼈為本的思考是否有助於今⽇建築與空間規劃設計的新價值?城鄉所的⻑久以來的價值⽴場是 否已經到了⼀個階段,與世界上新認同的價值開始合流了?

空間意義的戰場 最後我們也不要忘了,建築終究是⼀種表意的實踐。⼤⽂豪⾬果曾將建築⽐做以⽯頭書寫的歷史,是印刷術未發明 前社會價值與信念建構與凝聚的所在,例如歐洲中世紀的教堂。建築也曾被⽤來表現宇宙觀、表達愛意、作為神的⾝體 與住所的象徵、標誌富裕與進步、頌揚⼈物與事蹟、展⽰君權與神權、以及創作者的創造意志。不同的社會與歷史時期, 都有建築的象徵,及超越直接象徵⽽的意識形態凝結與傳遞擴散。 建築呈現的意義不同於⼀般媒體,它所搭載的意識形態不會⽐⼀則廣告更明顯,訊息的強度也不會⼤過政治宣傳,但是 它有溫和卻恆久的穿透⼒。建築以功能為建造理由的特性,也往往遮蔽了意識形態傳播的作⽤,具備將意識形態⾃然化 的特質。此外,建築的表意⼒量還來⾃於其尺度的震懾⼒,對城市地景的⽀配性,與空間的⽇常⽣活⾓⾊。尤其是後者, ⼈們在使⽤建築時,⽇常性的接觸接收到的空間形式訊息,是如滴⽔穿⽯般地逐步點滴沁透意識,⼈們對這種微弱⽽持 續的傳播不⼤會產⽣防衛⼼。

於是,空間就是意義的戰場。誰佔據了空間,就能持續在那個地⽅發⾔,不像絕⼤多數其他媒體有⼀定的時效性。 我們的社會是否意識到了形式意義重要性?研究者與使⽤者要有能⼒解讀形式的意義,專業者要有創造富有承載意義、 意象之形式的能⼒。⽽意義既然重要,好的設計也就很重要,因為那是意象/形象之能產⽣,意義之能附著的空間與建 築,就是具有Lynch所宣稱的「可意象性」。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7


研究與教學 以上是我所認識,並且在近年觀察到的幾個現象與趨勢。然⽽個⼈⼒量有限,不可能把所有的問題都列為研究的⽅ 向。台⼤正在籌設建築專業教育的⼤學部學位學程,可⾒的未來還希望成為正常規模的建築系,上述的分析與觀點有⼀ 部份可能有機會在建築的學⼠學位學程中落實。以下我就個⼈在研究所部分的研究與教學作概要說明,相對的關係可參 考下⾯圖⽰。

我的第⼀個研究⽅向是關於建築形式的再現與意義的⽣產。我關注的研究發問是:建築空間與形式的意義如何被社 會地⽣產與解讀?我們知道建築「會說話」,但是建築形式有沒有先天或本質上的意義,是否存在⾃主性的表意作⽤? 還是,基於不同觀者對相同建築空間會有不同的解讀,建築形式本⾝其實並不具有的「⾃⾝的」意義與訊息?那麼,建 築的意義事實上是被建構?⽽建築的表意作⽤的機制為何?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8


依據先前的研究,建築意義的⽣產需透過再現與形象的作⽤為媒介⽽建構。這個研究⽅向的起點是我的博⼠研究,在 考察關於改⾰開放政策下的上海城市發展時,發現城市地景空間被不斷地再現成為各種媒體,並透露出幾類基本價值觀 (⼤多數相似但少數不同)的許多訊息。⽽從⽥野中發現,形象是這⼀波城市建設重要的概念。我因⽽關注城市空間、 地景與建築,他們的形式如何被再現於不同的媒體(如展⽰、廣告、影視、政治宣傳、與當代藝術),以傳達特定的價 值與概念,進⽽能建構成某種城市的形象。⽽形象概念的形成,似乎也反過來成為下⼀階段發展或後續其他追隨者發展 城市的主要思維模式。另⼀⽅⾯,全球化的城市競爭也提供了這些城市充分理由以建構形象,並以形象概念作為發展城 市的⼟壤。調查也顯⽰,儘管官⽅與主流意識形態的強⼤與強⼒控制,仍然會有微⼩的抵抗聲⾳與意識透過某種媒體再 現⽽表達,形成抵抗的論述觀點。

在這個主要⽅向下,有三個衍⽣的可能⼦⽅向:⼀是媒體中的建築再現與意義,⼆是全球化下的城市空間配件、形 象與氛圍創造的新規劃設計思維,三是全球城市新的空間類型:如專⾨的城市規劃展⽰館。

與此研究⽅向相關的課程是「建築再現與城市形象」,以形象(imqge)和再現 (representation)為核⼼概念探討空 間形式的意義⽣產與解讀,以及這個意義所產⽣社會性效⽤。課程前半介紹相關理論,後半則以實際的研究案例說明建 築空間形式的意義⽣產,與全球化城市競爭下的城市形象塑造,並解讀有形象所傳遞的意義與訊息。

我的第⼆個研究⽅向是關於台灣戰後的建築現代主義的引⼊、發展及傳播。主要的研究發問是:建築的現代主義是 在什麼樣的歷史時勢進⼊台灣?如何取代原有的建築設計與營造的相關制度、專業論述與實踐,以及建築教育?研究對 象包含了與建築相關的重要現象,如政策、計畫、機構與主要作⽤者,試圖建構台灣在戰後50-70年代的這⼀段建築與 城市的發展史。

此⽅向相關的課程是「現代主義與戰後台灣建築」。課程分兩個軸線進⾏:第⼀部分介紹現代主義建築論述的形成、 發展、以及如何取得建築專業論述的領導權,乃⾄在戰後的⻄⽅世界成為建築⽣產的絕對意識形態。內容包括不同階段 的運動、⼈物、思潮、理論與作品案例。這個現代主義建築論述不只成為主導建築專業實踐與建築教育的核⼼思想,也 影響了⼤多數⾮專業者對建築的認知與看建築的⽅式。第⼆部分以現代主義的論述為基本脈絡,探討戰後(50-70年代) 台灣建築的建築定位與社會意義。課程初期以臺⼤校園作為主要場域,研究校園空間規劃與發展,50-70年代的建築、 建築師和相關機構單位。據以檢視該時期空間發展的時代與社會脈絡、建築論述的移植與傳播、建築計畫與建築師、及 建築的各個⾯向構成,以之建構起臺⼤戰後現代建築的歷史與意義,並藉此作為認識台灣戰後現代建築的起點。

第三個研究⽅向是解析建築論述與知識體系的形構,並據以瞭解建築知識系統、價值系統、使⽤的討論話語、思想 與概念等論述構造。研究對象包括建築論述中的知識分類組成,知識傳遞的⽅法,科⺫內容與轉變,形式價值的典範要 件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99


與變遷,思想與格⾔…等。從歷來的變遷,包括知識的組成結構、思想變遷、特定學⾨的知識變化,可以看到現有的建 築知識體系是⼀個特定的歷史事實的產物,⽽不是建築本⾝的本質或必然。⺫前較為成形的具體課題包括:1. 建築表現 法,及2. 作為建築知識/意識形成的建築旅遊。

此研究⽅向⺫前沒有直接對應的課程,但是會將內容陸續安排在⼤學部「建築導論」課程之中。

我的第四個研究⽅向是關乎跨領域創造⼒的教學⽅法與空間規劃設計,具體包含了 1. ⽀持跨領域團隊有效合作的參 與式設計⽅法,以及 2. 創意設計教育與教學的空間規劃設計。此⼀⽅向的時勢產⽣於跨領域合作思潮下幾項計畫的同時 出現,包括科技部推動的⼯程跨域創造⼒計畫,臺⼤以史丹佛⼤學D-School為藍本創設的「創新設計學院(DSchool@NTU)」,以及臺⼤已經有的各項跨領域學程,和城鄉所籌備中的臺⼤建築碩⼠學位學程。

創造⼒⼯程教育,擬以城鄉所主要的參與式設計為核⼼概念,發展⽀持跨領域有效合作的平台與⽅法。研究將搜集 各種可以⽤作參與式設計的具體操作⽅法,加以修正並測試平台(或稱教學模組)的可操作性與有效性。研究除了研發 具體的教學模組內容,還設計以具體的空間案例實驗測試並評估。創意設計空間的營造部分主要診斷臺⼤創新設計學院 空間作為⽀援設計思考與設計操作教學上的不⾜與缺失,重新規劃設計⼀個符合台灣版的創新設計教學需求的空間。

前者創造⼒跨域⼯程教育,由⼟⽊系的謝尚賢教授與淡江未來所的宋玫玫教授與我組成核⼼團隊,分別以視覺溝通 (⼟⽊)、未來思考(未來)和設計參與(城鄉)為主題研發教學模組,並設計跨領域共同授課與跨領域共同學習的課 程實驗測試。後者創新設計空間營造,最早由城鄉所實習課將無⼈使⽤的空間,依據使⽤者的⾏為模式與⽂化重新打造 為多重功能的設計基地開始。該課程成果後為臺⼤創新設計學院所委託,改造原本不甚滿意的學院空間。內容包括⼀個 前期課程的實驗與施作,正式學期中的「使⽤者空間營造」課程,以及相關的產出,包括學位論⽂、可推廣應⽤的創意 教學空間營造⼿冊,⼀⾨設計⽅法與操作課程,以及具體的學院空間改善等。

在課程上,先期的⼯程跨域合作實驗有應⽤到城鄉所的實習⼀課程。未來的計畫也將以既有的城鄉所實習課,或新 開設⾼階實習作參與式設計教學模組的應⽤測試。另外三個主題也將於臺⼤創新設計學院共同開課,實驗創造⼒跨域⼯ 程教學。創新設計教學空間部份,⺫前在碩三學⽣劉佑群的協助下正在進⾏「使⽤者空間營造」的課程,若效果好未來 可望成為創新設計學院的常設課程。

教師時局分析與教研策略

100


行政人員專訪


何燦群

技士

「電腦室的軟硬體使⽤上有任何問題,⿇煩請跟何技⼠聯絡。」 凡使⽤過城鄉所電腦室的同學,⼀定對這句話不陌⽣,裡頭提到的何技⼠,就是掌管所上各種設備器材的何燦群, 所上的⼈多尊稱他為何技⼠,或者何⼤哥。

起源

北的推動⼩組,為臺北市的代表去美國進修研究,考察美 國的GIS發展狀況,回來後就跟著內政部的推動⼩組做了

何⼤哥畢業於成功⼤學都市計劃學系,⺠國69年於臺

很多相關的業務,所以當時委託林峰⽥來做整體規劃時,

北市政府⼯務局任職,負責都市計畫相關業務,當時的市

有許多跟GIS有關的計畫,何⼤哥也參與其中。到了⺠國

政府在⻑安⻄路,今⽇的現代美術館,⺠國83年市政府要

94年底,開始有Google Earth出現,何⼤哥便⼀頭栽進去。

遷到信義計畫區,正值林峰⽥⽼師負責⼯務局的地理資訊 規劃案,何⼤哥是甲⽅的承辦員,當時城鄉所有⼀個技⼠

從接觸GIS開始,何⼤哥就對空間的資訊⾮常有興趣,

的缺額,正想要轉換⼯作環境的何⼤哥,便因緣際會地,

「Google Earth是將原本的空間資訊,從平⾯轉換成3D,

成為城鄉所的⼀份⼦。

變得更吸引⼈。只要有興趣,栽進去就會有⼀些成果。」 何⼤哥在Google Earth領域的豐富經驗,常被受邀進⾏

與空間資訊系統的淵源

Google Earth的基礎教學,2014年何⼤哥也有在所上開 設約五週的Google Earth基礎課程,「讓同學有⼀個起步,

⺠國73年,何⼤哥進交通⼤學交通運輸⼯程研究所就 讀,指導⽼師是黎漢林教授,他從美國帶回GIS

知道Google Earth怎麼⽤,當有什麼主題或是idea,可 以去想能不能⽤Google Earth作為規劃的⼯具。」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的技術,當時國 外的GIS才剛起步,還沒有GIS的軟體,直到Arc 4 才⽐較

所辦的⽇常與⼯作

成熟,隨著電腦的發展,才開始⽤這些軟體處理地圖。因 為指導⽼師的關係,何⼤哥的論⽂也是跟GIS有關,也開

何⼤哥早期只負責電腦⽅⾯的業務,包括採購、維修等。 五、六年前,夏⽼師擔任所⻑時,有調整業務範圍,增加

啟何⼤哥對地理資訊系統的認識。

了財產設備的管理。⼜到兩、三年前,本來是淑貴負責的 何⼤哥研究所畢業後,國內的GIS開始萌芽,臺⼤地理

⼤陸訪問學者業務,現在也是由何⼤哥處理。因此現在何

環境資源學系的孫志鴻及朱⼦豪兩位教授⼤⼒推廣,官⽅

⼤哥的業務範圍主要包括電腦業務、財產設備管理、⼤陸

內政部也開始有這些觀念,⺠國78年成⽴國⼟資訊系統、

訪問學者及所上的環安衛問題。

國⼟資訊委員會、國⼟資訊推動⼩組,何⼤哥當時參與臺

行政人員專訪

102


⼀開始何⼤哥的辦公室並⾮在所辦,⽽是在現在陳良治

都要計算缺幾張椅⼦,然後再去採購,「我知道很爛,但

⽼師那間,外⾯有擺幾個電腦,是城鄉所的⼩電腦室。

就是沒辦法,最爛的就是⽤卡榫接的那種椅⼦,但我就是

另外還有⼀間⼤電腦室,就是現在電腦室的位置、裡⾯

找不到⽐較耐⽤的椅⼦,並不是錢的問題。」

的⼩辦公室和隔壁的博⼠班研究室,但有⼀屆博⼠班來 了七位,空間不夠,因此把⼤電腦室隔了⼀些給博⼠班 使⽤,後來陳良治⽼師來了之後,何⼤哥就搬去電腦室 裡的⼩辦公室,待了幾年後,因為空間上的問題,何⼤ 哥就搬回所辦,與淑貴和秀妹他們⼀起。

⺠國89年,城鄉所要從海外會搬到公館樓,那是很⼤ ⼀個⼯程,特別是在搬遷模型上,當時是塞在公館⼀樓 108教室,⼤概放了幾年,因為基⾦會需要⼀些空間,就 把模型搬出來,後來就散落在公館樓各⾓落,被保存得很

何⼤哥是⺫前所網的管理者,上⾯的內容也是由何⼤ 哥維護、新增。早期沒有所網,有網路⼤概是⺠國89年 開始,⼀開始建⽴⼀個⽐較像公告式的所網,後來電腦 及網⾴更新得很快,常常要改版,所上就找出⽐較多系 所再使⽤的⼀家專⾨設計網⾴的公司,選定那家公司去

糟,能⽤得很少。在接下公館樓後,學校⼜給城鄉所⼀個 ⼤禮堂空間,由劉可強⽼師帶著學⽣進⾏規劃,請經典⼯ 程顧問公司來施⼯,有兩層樓,研究⽣在⼆樓,⼀樓有⼀ 間電腦室,何⼤哥當時有負責添購⼀些電腦設備,規劃得 挺不錯的,但可惜的是⽤了⼀、兩年就燒掉了,幸好電腦 沒有損失太嚴重。

製作我們的所網。然⽽,城鄉所的學⽣意⾒很多元,所 以有召集學⽣進⾏討論,當時的學⽣堅持要⿊⾊的或者 什麼特別的型態,廠商就照做,但學⽣像流⽔,當時堅

與城鄉師⽣的互動

持的,畢業後要怎麼管理就變成很⼤的問題,因為城鄉 所學⽣⽐較兇悍,何⼤哥也不太敢插⼿,就讓學⽣⾃⼰ 處理。直到⿈麗玲⽼師擔任所⻑時,決定要進⾏⼀次所 網的改版,就交給何⼤哥負責,但當時資料的更新有點

何⼤哥是負責財產設備的管理,主要就是買設備、編條 碼歸檔,器材租借系統是由秀妹在做,因此何⼤哥跟⼯讀 ⽣的互動⽐較少,⽐較多是處理學⽣在設備的使⽤問題及 報修。

問題,就由畢恆達⽼師帶著學⽣以⾼階實習的形式進⾏ 所網資料的更新,何⼤哥也在上⾯寫了⼀個論⽂查詢系

在器材的報修上,最多的是處理電腦室的印表機。早期

統,只要輸⼊關鍵字,就可以進⾏全⽂檢索,從這個論

使⽤電腦室印表機有⼀些管制,原本希望引⼊計中那樣的

⽂查詢系統只要輸⼊關鍵字,就可以進⾏全⽂檢索,從

管制系統,但為了管制去花錢買或設計這個系統,評估後

這個論⽂查詢系統可以來研究城鄉所的學⽣、⽼師或進

認為效益不⼤,經過許多調整後,現在電腦室的印表機是

⾏統計等,是很好且很⽅便的資料庫,何⼤哥建議⼤家

由所上提供墨⽔,學⽣⾃⼰帶影印紙,只要是城鄉所的學

可以多加利⽤。

⽣⽤學⽣證刷過⾨禁後,就可以⾃由進出使⽤,24⼩時全 年無休。開放的給學⽣⾃由使⽤印表機的狀況下,因為每

現在何⼤哥最頭痛的就是椅⼦的問題,以前秀妹在管

個⼈使⽤的習慣不同,所以很容易壞,就算買新的也是⼀

設備時,買到那些結構較好的椅⼦現在買不太到了,因

樣,請廠商來修理,廠商說現在設備要賺的是耗材,設備

為產業結構都變了,材質好且耐⽤的椅⼦越來越少,就

⽐較容易磨損,所以容易卡紙,不耐⽤,對廠商⽽⾔要常

算找得到,價格也不便宜。何⼤哥通常都會去南昌街找,

常跑來修理,他們也是挺無奈的。再來就是同學使⽤印表

但還是找不到⽐較理想的。椅⼦的損壞率⾼,因此每年

機有的時候是在半夜,或是假⽇,何⼤哥已經下班了,如

行政人員專訪

103


果印表機出了狀況,就常常丟著,等隔天同學來⽤發現 壞掉了,會⾺上通報給何⼤哥處理的是少數,同學常常 想說會有⼈通知,但其實沒有,就⼀直拖,拖到⼤家都 受不了了何⼤哥才會知道,特別是城鄉所有兩個系館, ⼯綜的還會稍微巡視,但何⼤哥很少會去公館樓,「所 以我現在就拜託學⽣,有問題就打給我,有問題我⼀定 會處理。」

跟⽼師的接觸⽐較多是關於設備和網路問題,因為城 鄉所有⽼⿏,有的網路線會被⽼⿏咬,⿈麗玲⽼師那邊 就發⽣好多次。⽼師們的性格差異蠻多的,他們都會⾃ ⼰處理電腦設備,需要何⼤哥的部分較多是關於網路的 部分。與⽼師們的個別接觸上,何⼤哥跟林峰⽥⽼師接 觸⽐較多是,因為當時有跟著⽼師做⼀些計畫,後來林 峰⽥⽼師離開後,就較少有計畫上的接觸,另外就是跟 康旻杰⽼師⼀起處理環安衛的事,除此之外,⽐較多就 是跟所⻑的互動。

結語 「我的個性是⽐較不想求官,所以到這裡反⽽⽐較舒 服、⽐較適應。」不喜歡官場環境的何⼤哥,在城鄉所 ⼯作反⽽如⿂得⽔,再四年多就要退休,如果能夠多做 幾年,何⼤哥也希望可以留下來繼續服務⼤家。

行政人員專訪

104


楊淑貴 「在城鄉所,⽼師會讓學⽣說話,很少有地⽅會這樣。」 於⺠國89年來到城鄉所任職的淑貴,在城鄉所服務的這15年,淑貴盡⼼盡⼒地為所上師⽣服務、協助解決各種學務、 課務上的問題,在彼此頻繁的互動之下,不論是在⾏政上的業務、抑或是在⾯對問題的思考⽅式,也漸漸地「城鄉化」。

起源

bonus。」淑貴認為⼤家都是研究⽣,都會⾃⼰要求⾃⼰,

淑貴原是在臺⼤的電資學院當⽼師的⾏政助理,主要的 ⼯作內容是負責舉辦國際研討會、報帳、資料蒐集等等。 ⺠國89年,城鄉所有開缺,剛好電資學院的⼯作告⼀段落, 加上喜歡臺⼤的環境,便來到城鄉所應徵,希望能夠繼續 待在臺⼤服務。

基本上不太需要操⼼,如果表現好⼀點,就會想繼續沿⽤, 與⼯讀⽣的相處久了,⽐較有緣份的就會變成好朋友,會 保持聯絡,淑貴認為這些所辦⼯讀⽣能為辦公室帶來新⾯ 孔,增添⼀些⼯作上的樂趣。 在招⽣的⾏政事務上,在博⼠班常遇到的問題像是「要 念幾年?」淑貴常會開玩笑的跟他們說:「看造化」,另

來到城鄉所,淑貴主要的業務是在處理與學⽣相關的事

外會關⼼⼀下他們報考博⼠班的原因,希望他們是想清楚

務、⽼師聘任、排課、所務會議、助學⾦、獎勵⾦等等,

了再來。⽽在碩⼠班的招⽣上,常遇到的是有空間專業背

這些⼯作與淑貴在電資學院的⼯作內容⼤相逕庭,尚有許

景的⼈想要報考丁組,這些⼈覺得⾃⼰是擦邊球,不算是

多需要學習的地⽅。但幸運的是,當時的所⻑,也是⾯試

完全的空間專業者,報考丁組的勝算⽐較⼤,遇到這類型

淑貴進來城鄉所的⽼師──林峰⽥⽼師在⾏政⽅⾯的嫻熟

的學⽣,淑貴都會跟他們說:「不要傻了,丁組其實是最

度⾼,在⼯作上給予許多的協助,讓淑貴很快能夠上⼿新

難考的⼀組,因為所有臺⼤學⽣都只能考丁組。」並建議

⼯作,對此,淑貴⼼裡對林峰⽥⽼師有著滿滿的感激與感

他們還是報考他們本來的專業,或是跟他們專業⽐較類似

謝。

的組別。 每當同學們在送交論⽂⼝試申請表格時有犯錯,淑貴就

所辦的⽇常與⼯作

會寄「⾏政⼩提醒」給⼤家,內容包括繳交給所辦⽂件的 紙張類型、繳交⽂件期限的提醒、論⽂計畫書及⼝試表格

淑貴每天都會安排⼀天該完成的事情,偶爾會機動性的 處理⼀些⽐較簡單的事,與何技⼠及秀妹彼此之間分⼯明 確,良好的互動,有的時候會互相請教、幫忙。所辦櫃檯 的⼯作主要是⼯讀⽣在負責,因為每個⼈的個性不⼀樣, 所以在⼯作表現上也不同。「對⼯讀⽣會有⼀些基本要求,

跟研究所及格分⼀樣是70分,如果他們達到那個要求,我 們都OK,有的學⽣⽐較積極就會多做⼀點,就當成是

內容檢查、提前告知需要的服務等等,有的時候同學會很 急,會希望「⾺上處理」事情,但淑貴認為,在趕時間的 狀態下容易出錯,情緒上也⽐較不好,淑貴希望能夠提供 ⼤家⽐較好的服務,因此如果可以多給予⼀點時間,先寄 信告知要辦的事,多⼀個半天處理事情對於同學和淑貴⽽ ⾔都是有益的。另外,淑貴了解學⽣們在準備論⽂⼝試常 常忙得焦頭爛額,熬夜熬好幾天,為了讓⼤家可以更⽅便,

行政人員專訪

105


也更快速的去處理這些事情,因此把相關表格盡量簡化, 將所有的申請表格整併成⼀個檔案,只要⼤家按著檔案 內容⼀步⼀步完成,就可以順利的完成申請程序。當然, 凡事都有第⼀次,遇到疑惑時,只要是在有事先做好功 課的情況下,淑貴都會很樂意為⼤家解答。

城鄉所與⾃⼰ 在城鄉所服務的時間⾄今已15年,淑貴認為⾃⼰的思 維已漸漸「城鄉化」,可以接受多元的意⾒,這是淑貴 到城鄉所來最⼤的改變。在進來城鄉所以前,很少碰到 會有⽼師願意聽學⽣的意⾒,也⽐較常以⾃⼰的⾓度去 看事情,但城鄉所的⽼師會讓學⽣說話,學⽣的意⾒有 的時候會讓⼈有種「咦,我以前怎麼沒有這樣想過!」 的感覺,學⽣講得話有時不無道理,漸漸地,淑貴的思 維受到城鄉所的影響,並不再只以⾃⼰的⽴場去思考事 情,即使不同意對⽅的話,也開始能接受不同意⾒的表 達。

「有次我在搭捷運,就遇到⼀個怪怪的⼈坐在位置上, 看得出來他怪怪的,但他並沒有打擾到別⼈。過不久就 有警察來請他下⾞,他就變得很憤怒,那個時候的感覺 是『他⼜沒有做什麼,為什麼他不能搭捷運?』他本來 好好的,是警察來了才讓他變得有危險性。」這種為社 會弱勢抱不平的⼼,亦是城鄉所對淑貴帶來的影響。

最後,淑貴認為:「能夠來念城鄉所很幸福,⽼師們 都很⽀持學⽣,真的不要太早畢業,我覺得念三年很好 啊!」淑貴⿎勵學⽣趁在學期間從事不同的活動、參與 各種計畫,城鄉所的學⽣每個都有⾃⼰的想法,可以多 嘗試去做些以後⽐較不能做的事,希望⼤家從城鄉所畢 業後都能夠有滿滿的收穫。

行政人員專訪

106


吳秀妹 「我來城鄉所,我覺得我還算幸運,遇到的同學和⽼師,⼤家相處都還蠻愉快的。 」 由於秀妹⼯作認真表現,於2014年當選學校的優良職員。廿多年來的努⼒獲得肯定,讓她很開⼼,也很感恩⼤家的照顧。

起源

所辦的⽇常與⼯作

學習會計統計專業的秀妹,畢業後先在東華書局從事會

秀妹專責所內帳務管理和總務庶務,包括協助⽼師及助

計業務,後來曾到海運公司從事⽂書⼯作。當時城鄉所前

理處理研究計畫帳務和助理聘僱、環境維護管理及修繕申

⼀任會計要離職,她認識秀妹公司裡的⼀位學妹,原先是

報處理、碩博⼠⽣研究室申請管理、公務⽤品採購管理、

想請那位學妹到城鄉所應徵,但學妹不喜歡朝九晚五的⼯

圖書與儀器借還管理,以及⽼師交辦事務和同學臨櫃問題

作,但剛好秀妹喜歡這種⼯作型態,轉⽽介紹秀妹來城鄉

的處理與解決。秀妹回憶,剛來城鄉所的時候,還沒有電

所應徵。秀妹來應徵的那天,是中午⼀點,「我在學校繞

腦化,所以報帳都要⼿抄,忙到很晚才能下班,「我覺得

了⼀⼤圈,但是我找不到城鄉所在哪裡。」她找⼈問路,

我還蠻有毅⼒的,沒有那個時候就被嚇跑。」現在電腦化

剛好是城鄉所學⽣林鍫,後者便帶領秀妹抵達城鄉所。經

則⽅便許多,規定也慢慢健全。但現在學校很多業務只作

過⺩鴻楷⽼師⾯試後,確定秀妹成為城鄉所的⼀份⼦。

尾端彙整,很多⼯作都分派到系所,雜事相對增加。

秀妹談到對城鄉所的想像,認為差異最⼤的是薪⽔發放。

秀妹、何⼤哥和淑貴三個⼈的業務,劃分得很清楚,都

她說,「剛來城鄉所的時候,覺得應該就很像⼀般公家單

知道⾃⼰要做什麼,每天都會完成⾃⼰該做的事,但需要

位,不⽤擔⼼薪⽔。」但因為當時政府單位經費財源⽐較

⽀援時候會彼此協助。不過,因為業務劃分清楚,就沒有

不理想,很多助理都要⾃⼰先墊錢,「我會覺得,出來上

所謂的職務代理⼈;如果⼀個⼈休假,把⼯作丟給另⼀個

班是要賺錢,怎麼還要⾃⼰掏錢出來?」這是秀妹當時⽐

⼈,⼯作就會超時⽽很累,所以休假需要彼此協調。秀妹

較不能理解的部分。在所辦,除了何⼤哥是正式職員,其

幾乎都會跟淑貴輪休;淑貴不在時,秀妹要幫忙處理淑貴

他⼈都是約聘僱,所以她會擔⼼下個⽉薪⽔要從哪裡來。

的業務,反之亦然。秀妹懷孕的時候,請假時間⽐較⻑,

加上秀妹主管財務,更是了解城鄉所財務困窘的問題。後

當時剛好淑貴前⼀任助理要離職,⻘⿈不接。所幸淑貴到

來,教育部的五年五百億計畫,讓所上財務稍微紓困,但

職時,原來承辦的助理並不急著離職,因此交接時間⽐較

近幾年經費也陸續減少,秀妹的薪⽔隱憂,不免⼜開始浮

⻑,所以由淑貴代理秀妹的⼯作,「當時剛好有這樣的機

現。

會,真的很幸運。」

行政人員專訪

107


現在所辦可以看到的就是秀妹、淑貴、何⼤哥和⼯讀

玲⽼師聰明伶俐、精明能幹;⺩志弘⽼師教學認真、思緒

⽣,早期⽼師們在做⼤案⼦的時候,有很多助理會到所

周密;康旻杰⽼師爽朗⾵趣,是位陽光型男;陳良治⽼師

辦串⾨⼦,很熱鬧。但現在這些熟識的助理都離職了,

英俊帥氣、待⼈謙和有禮;賴仕堯⽼師個性內斂、成熟穩

「認識的⼈都⾛光了,剩下我們」,讓秀妹覺得有些落

重;⿈舒楣⽼師溫柔體貼、隨和認真。秀妹覺得⽼⽼師都

寞。現在,對秀妹來說,⽐較有趣的事就是可以觀察同

很真誠,就像爸爸⼀樣,有問題都可以去請教他們;⽽新

學。因為座位的⽅位,剛好可以看到從所辦進來的學⽣,

⼀輩的⽼師,⼤多在學⽣時期因為案⼦⽽有過互動,後來

可以透過同學間的互動,了解同學個性。⾄於與⼯讀⽣

才回來當⽼師,因此對秀妹來說都還算挺熟悉的。

的互動,對秀妹來說,⼯讀⽣是來幫忙的,⼤部分事情 她都⾃⼰處理,⽐較需要同學幫忙的是跑公⽂。為了讓

同學與秀妹接觸最多的,除了報帳事務外,就是清潔和

同學在外⾯跑公⽂可以順利完成,都會⽤紙條寫清楚,

獎勵⾦的分配了。關於獎勵⾦的分配,可能會有⼈問秀妹,

要處理的事情。秀妹和淑貴會⼀起訓練⼯讀⽣,當⼯讀

怎麼會想選某幾位同學,「成績真的不是很重要,主要是

⽣發⽣⼀些遲到問題,通常都會容忍幾次,除⾮真的太

看同學們之間的互動,去觀察同學,能不能勝任這份⼯

多次,才會點名。畢竟⼤家都成年了,不太喜歡別⼈在

作。」秀妹以這樣的⾓度去選擇助學⾦的⼈選,希望找出

背後指揮,淑貴和秀妹都希望同學⾃動⾃發,從中也能 提醒同學,未來職場應有的態度。

來的⼈能勝任,也能夠負責應該完成的⼯作,不會特別偏 袒某⼈。對某個特定同學好或不好,對秀妹來說,⼀點好

⺫前,秀妹最不喜歡的⼯作是發郵件給同學。「我每

處也沒有,主要就是看同學表現,如果表現不錯,就會將

次在發email給同學的時候都很有壓⼒,很怕措辭會觸怒

⼯作分配給同學。當打掃⼯作有同學做不好的地⽅,同學

同學,特別是在城鄉所。所以每次發郵件的時候都會看

永遠有⾃⼰的理由;但她還是會跟同學說清楚,希望可以

很多遍,看看語氣會不會太強硬,或者會讓別⼈覺得不

改進,畢竟秀妹也不希望做出換⼈的決定。另外,關於研

舒服。」由於⽂字因不同⼈⽽有不同解讀,容易產⽣誤

究室的清潔與整理,秀妹每年都會跟著學⽣⼀起打掃。因

會,所以相較於郵件,秀妹⽐較喜歡⾯對⾯溝通或打電 話。她說,「我會直接解釋,我為什麼會這麼想,希望

為如果只是請同學去做,通常結果會不如預期理想。因此 秀妹會跟同學⼀起整理,⼀邊告訴同學要怎麼整理。

可以給予彼此說出⾃⼰觀點的機會。」她希望,以後同 學有問題或意⾒不同的時候,可以直接說清楚、講明⽩。

與城鄉師⽣的互動 秀妹個性隨和,跟⽼師、學⽣、助理的配合,沒有太 多的問題。對秀妹來說,⽼師各有專業,雖然想法理念 有點不⼀樣,但他們都是為所上好,⽼師真的很認真, 也很為城鄉所付出。她看到⽼師這麼做時,更覺得⾃⼰ 也應該如此。從與⽼師的互動中,秀妹歸結出每位⽼師 各⾃的特性:⺩鴻楷⽼師個性正直、公正無私;林峰⽥ ⽼師有⾏政部⾨經驗,顧全⼤局,讓⼈信任依賴;夏鑄 九⽼師不拘⼩節,喜歡創新挑戰;華昌宜⽼師做事嚴謹; 林建元⽼師思緒清晰、實事求是,常提出⼀針⾒⾎的意 ⾒;陳亮全⽼師誠懇務實、⼼地善良;劉可強⽼師溫⽂ 儒雅、處事灑脫;畢恆達⽼師不多話,個性純樸隨和、 做事條理分明;張聖琳⽼師個性爽朗、聰明務實;⿈麗

行政人員專訪

108


僑陸生專訪


僑生剪影 僑⽣:馮偉傑 「權⼒使⼈腐化,絕對的權⼒使⼈絕對地腐化」,畢業於台⼤政治系的馮偉傑,⽤這句英國貴族艾頓(Lord John Acton)⽿熟能詳的的名⾔描述他在政治系的「所⾒所聞」。在傳統政治學的訓練下,權⼒和治理術是授課與研究的核 ⼼。看到曾經充滿抱負、熟讀經典的⽼師,成為當權者後,卻成為被⾃⼰傳授的知識唾棄的對象,更顯得諷刺與警世。

在⼤學時期,⾹港與台灣的政局有如回到威權時期,我的家鄉澳⾨更不堪⼊⺫。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喚醒了⼀整代的 ⼈對未來的重視,更讓⾹港⼈看到了爭取⾃由的⼀線曙光,連溫馴的澳⾨⼈也願意為了離譜的法案⽽⾛上街頭,讓⼀度 ⾝為旁觀者的我,開始反思我們這⼀代所⾯對的政治困境,出路何在,未來在哪裡?

如果,從政者必需把⾺基維利在《君⺩論》中所⾔視為⾄理名⾔,那麼喚醒其他⼈去正視我們的未來,才是我真正 想做的事。結果,我毅然決定投考城鄉所。

在城鄉所,⾝邊的同學來⾃多元的科系,對城鄉所有著不同的期許,⽂資保存、公共藝術、弱勢關懷等等的激烈思 辯,我不再像過往如⼀張⽩紙,⽽是在不同價值觀的交互碰撞中。從政治系進⼊城鄉所,對未來的想像多了幾分可能、 也讓⽣活有了新⺫的,不停的反省何謂規劃?何謂參與?何謂⾃由?何謂更好的⽣活?

⼈⽣最⻘春的階段在台灣求學,每次回家都難免驚訝發現我的家變得愈來愈陌⽣,在⽇常的討論中,亦不難從同學 的字裡⾏間發現⼀股鄉愁,使得我們努⼒去保護在都市中僅存的⼀絲⼈情味。希望在城鄉所的⽇⼦中,我能持續地在城 鄉所視野中,反芻我都市經驗的點點滴滴,企圖在專業理性之外找回⼈的需求及被現實所忽略的情感。

在台灣⽣活久了,開始分不清家在何處,但鄉愁中憶起的澳⾨是過去那純樸安靜的⼩漁村,沒有繁華鬧市的表象, 也沒有紙醉⾦迷的⽣活。

(⽂字/馮偉傑、吳柏澍)

僑生專訪

110


異地遊子與

的拓荒者

陸⽣在台⽣活經驗 陸⽣普遍認為⾃⾝學旅⽣活,受限於中華⺠國的「三限六不」政策,因此與台灣學⽣相⽐,求學過程中可能相對缺 乏⼀些學習經驗及與台灣社會接觸的途徑。在勞動權益上,陸⽣因政策的⾝分界定,無法參與政府部⾨的計劃、⽼師的 研究計劃,甚或在基⾦會打⼯;即便有辦法冒險掛名,也可能⾯臨遭檢舉的⾵險。儘管如此,有些同學認為此項議題重 要的並不是⽀薪的問題,⽽在於減少了深⼊台灣社會的機會。不過,也有學⽣表⽰仍有其他管道可以接觸。此外,⼤學 在台就讀私⽴學校的學⽣則表⽰,相對於國⽴⼤學,私校雖承攬較少的政府計劃,但因有其他私部⾨案⼦,⽽有較多在 台的「學習」機會。

除了學習機會以外,陸⽣在台灣的⽣活和⼈際交往也許多需要調適的地⽅。有些同學提及⾃⼰⾝處台灣,常常猶如 ⼀種「個⼈群體化、群體⼜被政治化」的怪異現象,其他學⽣聞此,也紛紛感嘆起⾃⼰遭遇過的相關經驗。或許對於陸 ⽣⽽⾔,最深刻的感受莫過於⼀種置⾝於台灣的尷尬群體吧。好⽐提及與台灣學⽣的關係,就與⾃⼰在中國其他地⽅的 求學經驗不同。學⽣來到台灣後,無論與當地同學,或是與同為陸⽣的同學相處上,都⽐起中國更為含蓄、不直接,也 較慢才能熟識、活絡關係。另外,校外活動的表現也較不活躍,因⽽更注重同為陸⽣的同儕間情誼。有些同學甚⾄以 「⾃我環境的外⼈化」之概念來描述:「那是⼀種⾯對⾮同儕的台灣⼈時會有的膽怯,害怕⼝⾳⼀出現,就被發現是外 ⼈的狀況。」這種狀況影響了整個⽣活型態,也讓他們在⾯對許多狀況時,發現不知道該如何尋找資源。不過,也有同 學很能適應這種⽣活,不認為這有什麼問題,也許是個性差異。總之,陸⽣在台灣⾯對社會需要有⼀種⾯對外⼈的態度, 也需要調適⾃⼰的⼼境。

⼤陸學⽣進⼊台灣時,⾯臨的是兩岸政治與地⽅脈絡差異的爭議。許多情境會讓同學思考⾃⼰應該如何⾯對台灣社 會的多元性,像是法輪功與中國統⼀促進會同時並存的狀況,這些都是兩岸社會共同⾯臨的課題。學⽣也發現,由於中 國與台灣學界,其實互相都不完全了解對⽅的學術脈絡(如中國搜索不到台灣的論⽂,也很難查詢台灣學校的系所資料 和師資),因此,有些⼈認為,城鄉所和城鄉基⾦會可以朝「觀念的傳播」的⽅向,將參與式規劃設計推廣⾄⼤陸的空 間領域。總結以上,陸⽣⼤多認為,城鄉所的價值不完全在⽼師,⽽是⽼師與學界所蘊含的⼤量台灣本⼟學術論⽂。無 論未來是否選擇回到中國發展,這些都是陸⽣⾯對⾃我發展所能提供的重要資源。

在台求學的焦慮 願意接受訪問的⼋位陸⽣同學,或多或少都提及⼀些求學歷程的焦慮,這些焦慮⼤多反映於來台求學的原因與考量、 ⽣活與思考上的衝擊與調適。這些焦慮依時間分,⼤概可以分為來台前對求學環境想像的焦慮、來台後求學課程與⽇後 ⽣涯規劃考量的焦慮,以及在台學旅⽣活的焦慮。

中國學生生專訪

111


⾸先,這些焦慮與台灣政策的⼤⽅向有關。前兩屆的陸⽣多半反應來台前台灣⼤多數學校資訊並不充⾜,且當時還 未有赴⼤陸宣傳校系的活動,在資訊不充⾜的情況下,多半是先對台⼤有⼀定的認識,知道台⼤是台灣第⼀學府,也是 ⼀所綜合⼤學,進⽽再選擇台⼤裡⾯適合⾃⼰背景、領域及興趣的研究所。有些同學則是因懵懵懂懂地看著科系名稱或 不夠清楚的系所網⾴,或是多少接觸過夏鑄九⽼師、陳良治⽼師、畢恆達⽼師的研究或演講,才知道有城鄉所這個地⽅。 因⽽,抱著⼀顆希望找尋異域觀點的好奇⼼和傻膽,決定來台⼀試,結果這才發現城鄉所多少不同於原來所想。

這帶來第⼆層⾯的焦慮,意即與城鄉所本⾝教研⾵格有關的焦慮,城鄉所較屬於跨學科、培養情意與從事社會實踐 的系所,但因名稱常被誤會成特定技能的訓練,因⽽造成另⼀種困擾。有些誤會了建築⼆字的學⽣,認為所上重視的跨 領域、空間社會理論與社會分析,並⾮原來所想的建築科班,在求學第⼀年無論是必修理論課或是實習課,都⾮常不能 適應,焦慮⾃⼰能否畢業或是否還要繼續完成學業,也會試著透過網路或電話與後幾屆報名的陸⽣說明⾃⾝經驗。相較 之下,後幾屆的學⽣顯得幸運許多,⼀⽅⾯有了學⻑姐的經驗分享,⼀⽅⾯系所網站也⽇趨完善,再加上陸⽣來台就學 開辦第三年開始招收⼤學⽣,有些陸⽣則是在台讀⼤學才決定繼續留台念研究所,資訊相對充⾜許多,但仍有少數誤解 建築科班訓練的⼈,來到所上後花了⼀些時間才能適應;或者,選擇放棄學位⽽回國。 最後,這些焦慮與國內普遍對台的既定印象有關。這包括兩岸普遍政治情勢觀感、台灣的排名相較於其他國家或地 區之學校顯得有些尷尬,以及學習經驗與學成歸國後的適⽤性斷裂問題。有些⼈在來台前,會因兩岸情勢被親友再三勸 退;有些則反⽽因好奇,或語⾔⽣活⾨檻、經濟開銷和往返距離成本相對其它國家、省份或⾹港還低,⽽前來學習。但 同時⼜顧慮台灣的排名不夠突出,或是異地學習的經驗和學歷與故鄉不同,可能導致回國後須重新適應環境;或者,⽇ 後回國求職可能因在台私接⿊⼯的經驗,無法書寫於正式經歷中,或因兩岸特殊局勢,⾯臨被特定企業拒絕等困境。

雖然如此,有陸⽣也表⽰來到所後,反⽽對於規劃教育的認知有了轉變,在⼤陸,傳統規劃、設計、建築系所常會 有對基地做20分鐘的快速基礎調查後,就開始劃設道路、進⾏規劃等,使陸⽣開始懷疑⾃⼰的規劃正當性,對未來的⼯ 作樣態感到絕望,認為城鄉所的參與式規劃反⽽讓⾃⼰「找到繼續做設計的理由」,再回去看⼤陸的規劃教育時,則因 深受城鄉所教育的影響,已不太能接受傳統規劃領域、建築系所的教學和操作⽅式。

儘管,受限於⼋位願意受訪的學⽣類型,採訪編輯⼩組無法完整呈現所上所有來台陸⽣的經驗,但這確實體現了某 種社會的真實情境──陸⽣其實就像其他任何⼀個留學⽣⼀樣,帶點的⾊彩,受好奇、想像、豪賭與徬徨使然⽽來台。 既希望從這個既熟悉⼜陌⽣的國度,找尋不同於以往觀點的體驗機會,⼜多少擔憂兩岸⻑期以來的⽭盾情結,可能對求 學和⽇後⽣涯規劃的影響。指出這些焦慮的⺫的,並⾮單單著眼於個⼈⼼理或經驗,⽽是期望能將這些⽣命經驗,放在 兩岸政策與社會的脈絡中交互參照,做為⽇後意欲來台求學者的借鏡;也期望這些點滴記錄,能進⼀步地引發後續相關 省思及實踐。

林偉、何函育、陳姿妤 採訪整理

中國學生生專訪

112


歷屆所友專訪


67級 碩士班

陳輝堂

花東樂活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精剛精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 南仁湖育樂股份有限公司監察人 等多職

「城鄉所學⽣的多元性組合是相當重要的,因為這樣才能夠對於發展的複雜議題帶來更多 ⾯向的觀點與考量。」

不斷謙稱⾃⼰是「沾了城鄉所的光」的陳輝堂學⻑,曾

「課我就是把必要的24個學分修完,然後半個學分也

經和甫退休的林建元⽼師,同時列名於城鄉所(當時為⼟

不 敢多修。…當時指導教授(唐富藏)連我論⽂題⺫

⽊所交通⼄組)第⼀屆的錄取榜單。在陳輝堂學⻑過去的

是什麼東⻄都不知道…⼝試的時候,⺩鴻楷⽼師及楊重

⻘蔥歲⽉中,因為沒考上醫科的挫折,與獨來獨往的性格,

信⽼師在底下幫我撐著,幫我緩頰,所以我就低空再低

⼤學期間對課業與校園⽣活並不上⼼,成績總是墊底。⼊

空,整個城鄉所⼤概就我成績最低結業,然後就被踢出

學第⼀學期還因為⼀直蹺課,不知道⽼師將期中考提前⽽

來了。(哈哈哈)」

缺考,差⼀點釀成被退學的悲劇。「那時候就是,反正不 是⽼師眼中的好學⽣啦。(哈哈哈)」

感覺⾃⼰幾乎是個城鄉所過客的陳輝堂學⻑,即便絞 盡腦汁,對於研究所期間的經歷依舊是⼀⽚空⽩。不過,

當年還懵懵懂懂的陳輝堂學⻑,原先從未考慮要報考研

擁有睥睨當時全銀⾏的⾼考資格及台⼤碩⼠學歷,使得

究所,也從未想過⾃⼰會藉由⾦融⾼考進⼊公家機關。不

他在公家機關的期間得以⼀路平步⻘雲,⼗年內就晉升

過,從建中到台⼤農經期間,⼀直是同班同學的邱宗治學

了四次。然⽽,升遷太快,也導致他的薪點達不到晉升

⻑,在這個畢業在即的茫然時刻,扮演了轉捩點的⾓⾊。

再⾼職位的起薪,所以決定跳槽到⺠營銀⾏謀取更多發

如果不是邱宗治學⻑當年邀他陪考研究所和公務機關,也

展。但是,過去⼗年⼀直在交通銀⾏的秘書處任職,他

不會順⽔推⾈地影響學⻑的⼈⽣歷程。「…那時候根本沒

對銀⾏實際的業務其實並不熟悉,短暫在中華開發從業

想到,也完全不知道裡⾯(城鄉所)在做什麼。」

的學⻑很快地發現了⾃⼰的不⾜。「去了那邊我才發現

由於是陪考性質,學⻑對都市計畫這個考科幾乎沒有概 念,憑藉著優異的經濟學與統計學成績獲得⼊學資格。不 過,他們⼆位均提前服預官役申請保留學籍,故延⾄第三 屆才正式⼊學。「退伍之後,就等⾼考分發…我就想那段 時間也沒事做啊,所以我才去申請回學校。」然⽽,他也

我真的⽐不了他們(外國深造回來的博⼠),⽽且年紀 那時候我已經⽐他們⼤了。…因為我們是密薪制啦,但 私下都會探聽,赫然發現同樣副理那⼀級,我的薪⽔遠 ⽐他們低,所以⼼裡⾯不平,我⼜跳到華僑銀⾏。」 轉⾄華僑銀⾏任職主任秘書的學⻑,扮演董事會與經

不諱⾔,由於必須在學校與⼯作的交通銀⾏兩邊分配時間,

理部⾨的橋樑。因此,學⻑等於是直接參與到銀⾏⾼階

更加上喜歡蹺課的陋習,在城鄉所的學習程度實在相當膚

的決策當中,逐漸累積了更多的⾒識。不囿於現況的他,

淺。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14


由於想要學習更多銀⾏業務,便選擇兼任信託部經理,

和吳茂昆院⼠成為了很好的朋友,吳茂昆院⼠當時借調

開始跨⾜到投資銀⾏與證券業務領域,包含了⾃營、經

擔任東華⼤學校⻑,機緣巧合學⻑設⽴了這間公司將觸

紀、承銷及信託業務。這段實務經歷使得他對於投資銀

⾓伸到花東地區,本想協助東華⼤學承辦經建會「花東

⾏與信託⼯具在新種⾦融商品的操作奠定了⼀定基礎。

地區投資及融資作業模式及機制」的⼩型委託研究案。

在信託部的期間,適逢扁政府在李遠哲推薦下極⼒扶 持超導科技。當時學⻑經親友引介認識了在美國從事超 導客製化產品的⺩守⽥博⼠有意返台成⽴超導科技公司, 學⻑看到⺩守⽥的營運計畫書所列團隊陣容堅強:除了

但東華⼤學臨時開天窗,學⻑不得不⾃⼰跳下來接辦。 於是,他透過這個委託案件的機會,更加了解偏鄉地區 的發展窘境。 「花東地區那案⼦就讓我覺得最糟糕的啦…⼀開始就

發現⾼溫超導體的朱經武院⼠、吳茂昆院⼠之外,還有

是為了⾺英九什麼六⼤新興產業,什麼有機啦、⽣技啦,

丁肇中院⼠、中央研究院李遠哲院⻑等⼈,幾乎囊括了

經建會說花東就是要發展這幾個…⼀定要把他寫進去才

台灣所有得諾⾙爾獎,或曾被提名諾⾙爾獎的國際級頂

能交差。」⾯對經建會關在冷氣房⽤委託案以案養案只

尖學者專家,使得他對這家公司和未來的產業前景充滿

為交差的顢頇⼼態,學⻑在談論時顯得有些不屑。他表

信⼼。「我就跳進來幫他募資(剛開始是擔任公司的總

⽰,許多規劃案在進⾏時其實都只是為規劃⽽規劃,政

經理),…新的產業第⼀個就是說感覺很有Potential,

府早就已經將⺫標框限在那裡,但對於實質的問題與產

但是如果沒有市場,或是市場還不成熟,再好的技術無

業條件的掌握卻很缺乏。即便是學界的介⼊,實際上對

法得到市場回饋創造實質營收,則什麼都是假的。…後

地⽅的幫助也很有限。「花東基⾦其實我們城鄉所是總

來發⽣了嚴重的股票炒作醜聞,才揭發營運計畫書團隊

顧問…⼤家都是⽤很學術性的⽅式去引導花東地區未來

陣容所列學者⾃⼰都不知道名字被⽤在募股的BP裡⾯。」

發展藍圖,希望他應該發展這個,發展那個,結果配合

雪上加霜的是,在公司得⼒於李遠哲等⼈站台背書⽽獲

政策⼝號寫到最後什麼都發展,⽽現實上則什麼都無法

得扁政府撐腰期間,當時從美國回來擔任公司董事⻑的

發展,因為都沒有財務可⾏性。」

⺩守⽥博⼠,因為聽信未上市盤的慫恿,爆發了嚴重的 股票炒作醜聞,學⻑及李遠哲等⼀票⼈因此同時躍上媒 體頭版頭條,當然也是因此才知道李遠哲等⼈因盛名遭 ⺩守⽥冒⽤⽽惹了⼀⾝腥,⺩守⽥因本案遭通緝迄今仍 滯美不敢回國。於是,學⻑這項雄⼼壯志的超導產業計 畫就此宣告夭折。

學⻑認為,城鄉所學⽣的多元性組合是相當重要的, 因為這樣才能夠對於發展的複雜議題帶來更多⾯向的觀 點與考量。除了台灣內部在地區上的資源不均衡,⾯對 中國的步步進逼,政府也沒有積極的因應措施及產業政 策。⾯對這種內憂外患的處境,在城鄉所成⽴四⼗年以 後的今⽇,學⻑認為,所上應該更積極地思考⾃⾝在社

儘管,甫⾃產業界出局的經驗相當慘痛,然⽽塞翁失

會當中的⾓⾊。「政府的資源有限,⼀味呼應選舉時⼝

⾺學⻑在過程中累積了不少⼈脈資源。「其實,講起來

號式政策往往將有限資源錯置,現在整個國際的市場被

都是⼀直在整合。…為什麼我是這個精鋼的、為什麼是

⼤陸把持,幾年來台灣倚賴⼤陸更是越來越深,現在⼤

南仁湖的,就是因為我當時在做超導的時候…就找了那

陸回過頭來⽤經濟來變⾰你,你只有跟著他的腳步⾛。

時候是精剛、榮剛的總裁,來當我的董事…所以等到他

台灣產業發展的強項究竟在哪裡,我們的產業政策應該

公司掛牌要上市的時候,他需要獨⽴董事,他就邀我去,

怎麼訂定,這我覺得城鄉所從多元⾯向或許要回過頭替

是這樣⼦來。」⼈脈關係不僅讓學⻑能夠到眾多公司擔

⼤家來把把脈。」

任董事,也使得他有機會開拓新的事業。學⻑所設⽴的 花東樂活⽣技股份有限公司,也是因為他在超導時期,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張⼦若 採訪撰稿

115


蕭百興

77級 碩士班 79級 博士班 現任 華梵大學建築系 副教授

「空間是獨⽴的過程,仍保有⾃⾝的⾃主性。不能以為搞完政治就等同於搞完空間了。」

從美學⾛向社會科學 從美學⾛向社會科學,東海建築到台⼤城鄉 東海建築到台⼤城鄉 當年會來報考城鄉所,其實是⼀種機緣。我從東海建築

我也到外系修各式各樣不同的課,像是歷史系、社會系、

系畢業後,曾到事務所快⼀年的時間。那個時代雖然還未

哲學系、藝研所、⼼理系等,旁聽了像是⻄哲史、史學

解嚴,不過對於知識是相當「飢渴」的。那時,原本是幾

⽅法、藝術史、社會哲學、社會學的⽅法論等。每週都

個景觀系的學妹報考了城鄉所,便邀請我⼀起準備。因此,

上五⼗幾節課,為的就是追上各類課程的進度。或因如

我記得在事務所的那段時間,我也跑去東海社會系上課,

此,碩⼠班只花兩年時間就畢業了。

奠定了⼀些社會科學的相關基礎。

當時的⽼師,印象最深刻的當然是⽼夏!我記得他那

我⼤學時代在東海接受到的訓練,還是以美學、設計為

時候⾮常嚴格,⼀⾨⾨攸關批判的建築史與社會空間等

主,那是我們的招牌。眾所皆知,無論是陳其寬、漢寶德

的知識論與⽅法論課程,開拓了我對於建築完全不同的

等,都是建築學界景仰的所謂「⼤師」。我就在那樣的氛

視野,也帶給了我⾮常完整的、深邃的知識架構,是我

圍之中學習建築和設計。

今天能有⼩⼩成果幾個必須要感謝的⽼師之⼀。⾄於影

到了台⼤以後,由於對城鄉所的學術領域有些陌⽣,我 ⾮常認真地念書。當時正逢從⼟⽊所轉為城鄉所的第⼀屆, 課程的規劃有點像是實驗班的性質。記得那時候,碩⼠班 畢業學分是48學分,每個⽼師都很拚命,學⽣也不例外, 包含許多旁聽課在內,我個⼈當時⼤約⼀個禮拜要上五⼗ 節左右的課,排得滿滿的。我是⼀個不太愛認輸的⼈,在 過去東海建築的訓練中,培養的⼤多還是美學和設計的素 養,對於新的知識領域雖然覺得⾮常陌⽣,但反⽽很積極 地去涉獵。我記得那時候,每天⼤約⼋點多就進到位於⼯

響我治學處世⼼態最深的⽼師則是⺩鴻楷教授,他是⼀ 個相當Open mind的⼈,我⾮常喜歡他。⼤家都知道的 是,他過去從事量化相關研究,在美國讀書時正逢保釣 運動,於是對⾃⼰的所學有所反省,致使在他的研究態 度上,並不會有所謂數據理性的傲慢。他的胸襟開闊, 對我影響⼗分深厚。我也因此在碩⼠班畢業後,持續在 城鄉所唸完博⼠班。我的碩⼠班、博⼠班論⽂,都是由 他指導,其中做了許多建築史及建築教育論述的研究, 迄今我仍⾮常感謝他。

學院⼀樓的研究室,⼤多都待到⼗⼆點多才回宿舍。此外,

學 政 界

116


華梵建築:城鄉學⾵的再現與新⽣

是相對獨⽴的過程仍保有其⾃⾝⼀定的⾃主性(不是絕對 的⾃主性),不能以為搞完政治,就算搞完空間了。

博⼠班在學期間,正逢華梵建築系草創,我也被創系 我們必須透過更加深化的形式認識與技術來做規劃或設

主任徐裕健學⻑邀請到華梵去任教,擔任副⼿的⼯作。 我們將教育改⾰的精神帶進去,與幾個志同道合的⽼師 們⼀起,例如徐裕健、施⻑安⽼師等等,展開以邊陲草

計,這算是這幾年來回望的⼀些省思。

根實踐為主的⽥野探查與⾝體潛能開發之教學⼯作,期

陳煜⻯、余柏霆、吳昀慶 採訪撰稿

待讓華梵建築充滿了⼈道淑世的動⼒。⺫前在我們系上 的同仁,有很多都是從城鄉所畢業的,這也是華梵被稱 為「⼩台⼤」、「⼩城鄉」的原因之⼀吧!初期像是 1990年的鄉⼟調查,到1998年的⽯碇的社區營造,都可 以看⾒草創時期與台⼤城鄉學⾵的相似之處。 在2000年的時候,我們在⽯碇的社區營造⼯作,有了 更進⼀步的發展及轉變。除了空間硬體上的施作外,我 們藉由「社區營造」的推動掌握空間性的技術,加⼊了 與劇場有關的諸如「⾝體展演」的概念,試圖找尋可能 的專業實踐道路。我們對於學⽣的訓練也是從空間的感 知和體驗作為起點,是受到空間現象學影響下的教學實 踐。 近期我們與對岸的交流也很多,2006年,我們與哈佛 ⼤學東亞系、復旦⼤學歷史地理系(負責⽂史)、上海 交通⼤學建築系(負責測繪)藉由earth watch在浙江 泰順的國際調查營展開聯合考察,獲取了寶貴的經驗; ⽽後,更陸續與上海視覺藝術學院、華東科技、華南理 ⼯等校展開兩岸⼯作營。其實,我們的學⽣很不錯,在 訓練之下同時擁有良好的⽥野調查、測繪的能⼒,甚⾄ 讓對岸的學⽣也為之驚艷。 我現在⽐較感興趣的領域,還是圍繞著建築,特別是歷 史地理中的建築學。我近期常常往來兩岸,與⼤陸的公 部⾨、跨領域的職業界與建築系所進⾏交流。在這個過 程中,我隱約還是可以看到,諸如社區營造的概念,在 台灣仍是保有較先起步之優勢的。 我在城鄉所的學習過程中,覺得它開拓了我很⼤⼀塊 「知識」的視野,對於政治、社會的瞭解,補⾜了過去 在東海建築⽐較單⼀的美學追求。回想起來,我⾃⼰覺 得⽐較遺憾的還是,過去城鄉所除了推動社會改⾰以外, 不太精進於設計與美學(象徵)的投⼊。我認為,空間

學 政 界

117


呂秉怡

77級 碩士班 現任 崔媽媽基金會執行長

「台⼤裡⾯其他系所⼤多重視個⼈⾊彩的單打獨⾾作⾵,但是城鄉所強調跨領域整合, 重視團隊合作,反⽽形成⼀種內聚⼒很強、⾮常團結的特性,這是⾮常難能可貴的傳統。 」

在訪談之前,呂秉怡學⻑就溫馨地提醒我,在城鄉20 周年專刊時也採訪過他,並提供了當時的原稿,讓我備感 壓⼒。⼀直到採訪前,我都在想如何讓內容與20周年時的 不⼀樣。但在與呂秉怡⾒⾯後,這些擔⼼似乎稍微多餘, 因為學⻑也想到了這點,簡單概述⼀下求學歷程、無住屋 運動與崔媽媽的過程後,就開始聊⼀些過去20年內發⽣的 特別事件,已經這些年⾃⼰來對於台灣與城鄉所的看法, 在此特別感謝呂秉怡學⻑。

因此,夏⽼師開了⼀⾨實習三,讓學⽣能夠在開學後 繼續投⼊運動。 到了研三時,⾯臨論⽂寫作之時,原本想做⽂化研究、 並且對都市政治、運動毫無興趣的呂秉怡,原本已經選 好了⽯⾨⼗⼋⺩公廟作為研究主題,且被夏⽼師慫恿多 次都拒絕改題⺫。但是,此時的他卻也⾯臨到不少掙扎。 同時,因為崔媽媽服務中⼼開始收費服務,感到其實只 差⼀⼩段路就能步上軌道了;再者,也在這個團隊裡與

在他⾼中考⼤學的時代,建築與⼟⽊的概念⾮常模糊,

共同奮⾾的朋友們建⽴起了⾰命情感,也想跟著⼤家⼀

多數⼈以為⼟⽊系就是建築,他也就這樣進了台⼤⼟⽊系。

起繼續奮⾾,因此,毅然決然將題⺫改為無住屋運動。

但是,念了以後才發現其差距,於是在⼤⼆、⼤三時就決

在退伍後,崔媽媽剛好有個職缺,也想說給⼈⽣這階段3

定與⼟⽊無緣了。⽽⼤三時,開始旁聽、先修都計室的課

到5年的時間拼拼看,沒想到就成了志業。

程環境規劃與設計導論,本來就對⼈⽂社會領域有興趣的 他,就這樣被當時都計室的課程、以及夏鑄九⽼師的魅⼒ 給影響,後來也考上了改制為城鄉所後的第⼀屆。 在升研究所的暑假,呂秉怡就跟著夏⽼師進⾏彰化縣綜

回顧求學⽣涯⾄今,⽐較在台⼤念過⼤學以及研究所 的差異,呂秉怡說到城鄉所同學之間的相處模式在台⼤ 算是「異類」。台⼤裡⾯其他系所⼤多重視個⼈⾊彩的 單打獨⾾作⾵,但是城鄉所強調跨領域整合,重視團隊

開,以及陳志梧⽼師的蘭嶼國家公園規劃。經過研⼀的充

合作,反⽽形成⼀種內聚⼒很強、⾮常團結的特性,這

實學習後,在升研⼆的暑假,正好是⽅興未艾的無住屋運

是⾮常難能可貴的傳統。由於這樣的內聚⼒,畢業後雖

動(1989),在七⽉下旬呂秉怡剛從東埔調研回來後,碰巧

然⼤家都在不同領域中奮⾾,不過校友間的資源整合,

遇到博⼠班學⻑曾旭正,就這樣加⼊了無住屋運動⾏列。

尤其是在這幾年的社會住宅推動上⾯,的確展現了⾮常

不過,由於無住屋運動內部成員⼤多數仍是學⽣(甚⾄⼤

⼤的效果。舉例來說:台灣的社會住宅運動從最初零星

多是城鄉所學⽣),在暑假結束後會⾯臨嚴重的「抽空」,

幾⼈討論發起,到現在變成熱⾨議題、社會共識,主要 過程⼤致是這樣: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18


有位學⻑在總統府內擔任⾺總統的政策智囊,2010年

對他⽽⾔,稅改像是⻄醫外科⼿術,租賃制度改⾰則像

社會住宅運動發起之初,OURs秘書⻑彭揚凱就透過他的

是中醫調體質。但是租賃制度⺫前還是未成熟課題,病症、

媒介,傳遞訊息給總統府探詢⾺英九總統是否有意願將

解⽅都還不清楚。這其中有許多原因,主要是由於租賃市

社會住宅納⼊住宅政策中,幫執政黨五都選舉的選情加

場仍不健全,例如許多地下的、違法的分割出租爭議等問

持。後來,這位學⻑也真的幫忙將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的

題;台灣⺫前租屋投報率約是1.57%,依華昌宜⽼師的研

提案轉交總統府內。⼤約兩周後,社會住宅聯盟就接獲

究來講,⾄少要4⾄6%才有企業、屋主有意願經營;再加

總統府安排接⾒的通知。接⾒當⽇⾺總統宣佈臺灣要開

上⺫前學者、官⽅的統計資料,9成都是房地產買賣,租屋

始興辦社會住宅,隔⽇並責成⾏政院⻑吳敦義宣布要檢

研究相當少。可⾒台灣對租屋市場了解仍相當不⾜,雖然

討國產署、國防部等機關⽤地與軍事⽤地,找出五處可

不像稅改那麼擋⼈財路,但⽅向不明確,⺫前談對症下藥

以提供社會住宅興建的基地。⽽到2014年六都⾸⻑選舉

還太早。

時,可以看到各地⽅⾸⻑的政⾒中幾乎都可⾒到社會住 宅⼀詞,議題已經從少數幾個⼈在討論要不要有社會住 宅,已提升成為全⺠共識,⽽進⼊要怎麼蓋社會住宅的 另⼀項進程。呂秉怡說,這位學⻑幫忙轉交提案的這件 事情,讓台灣社會住宅運動進度提前⾄少⼀到兩年在公 部⾨點燃。

呂秉怡說,城鄉所的跨領域整合、培養專業通才是⾮常 重要的趨勢,如此適度多樣性、或是說雜種的訓練,在現 今多樣、多變的社會中也許才是優勢。最後,在他⾃⼰20 年的經驗中,給學弟妹⼀點分享:他認為⼈⽣的舞台、空 間都是要⾃⼰創造的。尤其是在台灣現在⼤環境這麼差的 狀況之下,「主動性格」是很重要的。況且年輕⼈有作夢

崔媽媽(以及相關團體,如OURs、住盟、和巢運)

及嘗試失敗的本錢跟條件,勇於跨出、嘗試,才會找到出

這邊,主要就是在推社會住宅、更⼤尺度的不動產稅改、

路,守成、保守反⽽沒有退路。這也許跟台灣的海洋性格、

租賃制度,以及更上層的居住權問題。⺫前社會住宅已

勇於犯難有關。其實只要有⼼努⼒累積、想法不要太阿Q、

經相對好推動,因為政府出資、出地,碰到的阻⼒不⼤。

虛⼼學習、有錯就檢討改進,只要能持之以恆,幾乎都有

⼤多的問題都在討論怎麼實⾏、整合怎麼樣的資源。⽽

成功的機會。

不動產稅改⽅⾯,可以看到2015年6⽉的房地合⼀稅,雖

林偉 採訪撰稿

然是被閹割過的版本,但⼤⽅向也是無住屋運動想推的。 相較之下,發展租賃制度這部分是⽐較困難的。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19


曾旭正

77級 博士班 現任 國發會副主委

「我對於城鄉所的期許——在理論上的研究必須要持續深化,發展出更加深刻、細膩的 可能性去影響公部⾨的決策。」

博⼠班和社會參與

如何踏⼊城鄉所

投⼊無殼蝸⽜運動

1984年,我從成⼤建築系畢業。1987年,從東海建築 研究所修業結束,在進⾏碩⼠論⽂寫作的同時,我在台北 清真寺附近租屋,有空閒時便到台⼤城鄉所旁聽。當時, 夏鑄九⽼師剛從美國回來不久,帶來了諸如新⾺克思主義 的理論回到這裏。當時其實並⾮刻意地來城鄉所念書,但 由於⼤學時期曾經參加「成⼤⻄格瑪社」,是⼀個⼈⽂、 藝術取向的社團,於是⼀直以來都對於「⼈」特別感興趣, 可能是這樣的背景影響了我,因此在碩⼠班的研究是關於 諾伯舒茲(Christian Norberg-Schulz)的建築理論,我

動。當時為什麼會參與我想有很⼤部分的啟發是來⾃於 卡斯提爾的《城市和草根》(The City and the Grassroots)這本書,裡頭討論了社會運動對於城市意 義的改造。他認為,⼀個城市的意義是被建構出來的, 需要透過公⺠的⼒量,去提出新的價值與策略,以此建 構新的城市意義。在運動的期間,課程就勉強地應付著 上,印象深刻的是,當時曾修過華⽼師開設的統計學課,

也翻譯過他的書籍《建築意向》(Intention of architecture),其中探討到許多建築形式與⼈的關係, 也有環境⼼理學的成分在其中,我也在東海求學的期間認

在期中考試的時候,計算的題⺫全部都⽤⽂字來回答, 當時華⽼師還說我真夠「天才」的。無殼蝸⽜運動在第 ⼀年的策略尚算成功,在夜宿忠孝東路的⾏動中上萬⼈

識了學弟賴仕堯。

的響應的確也是⼀時盛況,我當時擔任政策部的主任, 我後來到台⼤城鄉所當了⼀年的助理,當時負責的是新 店、⽊柵捷運線周邊聯合開發的規劃案。1988年,我來到 城鄉所的博⼠班就讀,擔任助教的⼯作,當時進來的第⼀ 個暑假就在做蘭嶼國家公園的規劃,由夏鑄九⽼師主持, 碩班的學⽣裏頭有⼀個就是現在的張聖琳所⻑。之後⼜有 經⼿迪化街的保存計畫,當時的歷史調查爬梳、街區規劃 都是從實習課的學習來產出,我們也透過「容積移轉」的 ⼯具來進⾏發展權的保障。

在城鄉所求學的期間,涉⼊最深的就是無殼蝸⽜運

提出了房地產應該要按照「實價課稅」,但過了這⼆⼗ 年可惜仍未達成。 政府不需要太搭理你,更何況在運動中號稱著這是⼀ 個和平的、幽默的運動,終於在百對佳偶的⾏動之後, 組織轉型往其他的⽅向持續努⼒:諸如崔媽媽基⾦會、 OURS等組織。當時張景森是我的學⻑,他也在運動中付 出很多,當時我們也常常在開會後交換了很多的意⾒。 他與陳志梧當時在博班的表現都⼗分亮眼,不過也許是

學 政 界

120


學習背景的差異,他對於⼤尺度的規劃較為擅⻑,我則 是對於⼩尺度的社區與⼈較有興趣。因此他後來到了台 北市都發局服務,⽽我與陳志梧⽼師則在OURS進⾏努⼒。 在博班的學習,覺得受⽤很深的是,夏⽼師很有系統 地與博⼠班學⽣將卡斯提爾的書籍進⾏翻譯、教學,供 給學⽣進⾏閱讀、研究。除了夏⽼師、⺩⽼師以外,就 是謝國雄⽼師所開的質性研究⽅法,受到他的啟發很多。

回望城鄉所 城鄉所從草創到夏⽼師回來之後,的確創造了⼀段很 光輝的歲⽉,包含理論的開展與⾏動者的魅⼒,那是⼀ 個⼤師的年代。包括康旻杰⽼師在美國求學期間,也曾 經回來進⾏過訪問,他很好奇為什麼卡斯提爾提出了 《城市與草根》這樣的⼀個論述,就影響了城鄉的⼀代 ⼈⾛⼊了社會運動的努⼒之中。直⾄今⽇,或許有⼈會 鄉愁式地懷念過去,然⽽,這是由於社會的時事變遷得 更加複雜,相對不容易找到⼀個切⼊的點進⾏突破,加 上當今學術體制對於⽼師框架了許多升等的壓⼒,我想 這些對於新的⽼師都是無形的束縛,以⾄於未若過去在 社會議題上表現得如此亮麗、鮮明。對於現在的城鄉所, 我期待的是必須要與OURS有很直接的關係,讓關⼼社會 議題的學⽣透過這個平台進⾏實踐,這中間橋接的任務 是⾮常重要的。我⼀直對於城鄉所有很⼤的信⼼,做為 ⼀個學術研究的單位,我們可以為公部⾨提出新的想像, 特別是在規劃上的遠景,提出更加進步的價值。但我也 發現,在近年來政府的委託案中,開創性的想法已經少 了,⼤多是技術上的⽀援,學術單位的參與,只是為了 提⾼他們執⾏的正當性。所以,在理論上的研究必須要 持續深化,發展出更加深刻、細膩的可能性去影響公部 ⾨的決策。在實務上的訓練,則可以透過和基⾦會、 OURS的銜接進⾏磨鍊,在這段期間,城鄉所可以好好掌 握「開放政府」的⾵潮,提出更能說服公部⾨的規劃。 吳昀慶 採訪撰稿

學 政 界

121


蕭家淇

77級 碩士班 前行政院政務委員

「城鄉所最常被⼈家說會講不會做,講跟做之間要取得⼀定的協調。從過去經驗來看, 城鄉所的學⽣⼤多對論述部分養成很好,但動⼿做可能不是那麼扎實,希望論述與執⾏之 間,應該從養成過程中就要注重了。 」 蕭家淇,前⾏政院政務委員。這次⾮常幸運能聯繫到蕭

但⺩⽼師更提了許多看不到的地⽅,例如⼈⽂關懷、

家淇學⻑,學⻑也很積極地與我接洽、約時間,就這樣約

⼈情脈絡、還有⼀些影響這個社區的⽂化等,都是好環

在⾏政院內委員辦公室進⾏訪談。訪談結束後,學⻑希望

境很重要的因素。這些都是在研究所後⺩⽼師課程中才

將來能多與所上聯繫,也送我學⻑前陣⼦參與台中⽴委補

慢慢了解到,好環境的⾯向是更廣的,不是只有許多⾃ 然科學條件或指標⽽已。

選時的贈品、與台中名產太陽餅。 蕭家淇⼤學時就讀台科⼤營建管理,不過⼤概有三年的 時間都在台⼤⼟⽊系旁聽⼯程相關的課程。某天提早到了 ⼯綜館,發現⼆樓樓梯底下有⼀個研究所(當時是在⼟⽊ 系交通⼄組都市計畫室),結果踏進去看到牆上的圖,才

當時,⼀年級的實習課是蘭嶼、⼤稻埕、迪化街的調 查,熬夜是常態,結果在第⼀學期讀完的寒假開學前⼀ 周就因免疫系統出了問題⽣了帶狀皰疹,休息了好幾天。 不過,過了最痛苦的第⼀學期後,似乎較進⼊狀況了。 當時所內⽼師有⿈世孟、⺩鴻楷、陳亮全、夏鑄九等,

發現不只是交通的研究,⽽是城市規劃、環境規劃、建築

畢業後才多了林峰⽥、林建元兩位教授。那個時期,研

等,就對這裡產⽣興趣。學⻑表⽰⾃⼰過去都是學⼯程,

究室就是⼀張⼤會議桌、簡單的隔間,且每周都有⼀個

原本想考⼟⽊所的⼤地⼯程組,但看到這邊充滿著模型、

討論會、所內⽼師或各界講師的演講、以及即將畢業的

貼圖、⽊板板條後,覺得這樣的景象亂得很吸引⼈,覺得

碩博⼠⽣報告論⽂,很容易就能互相交流,所以每個⽼

⾃⼰研究所可以來這裡了解城市規劃的部份。因此,在

師跟學⽣之間的關係⾮常好。

1988年畢業退伍後,考上城鄉所第⼀屆。⽽當時也在苗栗 縣政府上班,所以就兩邊跑。

在1991年研究所畢業後,那個年代,國⽴研究所在 縣市政府層級服務的很少。當時,台中市⻑是台⼤外⽂

剛到研究所時,對於所學的思考邏輯,⼀開始不是很適 應。學⻑表⽰過去受的是⼯程教育的思考訓練,⽽城鄉所 ⽐較偏向哲學、社會科學,讀起來很累、壓⼒很⼤。第⼀ 堂課就是⺩鴻楷⽼師的建築與城鄉環境概論(課程名稱不 確定),第⼀次上課⺩⽼師就問⼤家「什麼是好環境?」。 在過去受的教育中,好環境就是乾淨漂亮、溫馨、城市綠 化多、安全等,簡⾔之就是科學眼光來看的⽼環境。

系畢業的林柏榕,看到台⼤的研究所學弟,就延攬蕭家 淇回鄉服務,前往台中市政府任職⼯務局技正,從事城 市規劃(以前⼯務局植物包括規劃、都市計畫、建築管 理與⼯程部分)。1996年左右,全台各地⽅政府都⾯臨 垃圾處理問題,蕭家淇就被找去當環保局⻑,處理焚化 爐與垃圾場議題,解決當時的「垃圾⼤戰」。1997年, 台中市第⼀次政黨輪替,學⻑便趁這個時間前往英國就 讀愛丁堡⼤學建築系都市計畫組博⼠。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22


2000年博⼠畢業回國,擔任短暫的台中市政府經濟發 展局局⻑,⽽後被胡⾃強拉拔去當副市⻑,負責都市計 畫委員會召集⼈。2013年時離開台中市政府,前往內政 部擔任區域計畫委員會與都市計畫委員會主持⼈。2014 年到⾏政院擔任副祕書⻑與政務委員,中間也短暫被徵 召到台中去補選⽴委。 關於城鄉所,蕭家淇學⻑認為有兩點很重要。第⼀個 是重新定義好環境:城鄉所對於台灣的城市環境改造, 時常能夠提出⼀個較新的看法、也具有公信⼒,對各中 央、縣市的城市地⽅改造很有貢獻;第⼆點是關懷弱勢: 這個精神帶給城鄉所學⽣很好的啟發,在畢業後不管從 事什麼⼯作,都能注意到別⼈沒注意到的⾓落,永遠跟 城市規劃被犧牲的⼈、或發展中被遺忘的弱勢者站在⼀ 起。總⽽⾔之,就是給外⼈⼀個注重⼈⽂關懷的城市規 畫者印象,這是⼀個所內的⽂化與脈絡,應該繼續延續 下去。 城鄉所最常被⼈家說會講不會做,講跟做之間要取得 ⼀定的協調。從過去經驗來看,城鄉所的學⽣⼤多對論 述部分養成很好,但動⼿做可能不是那麼扎實,希望論 述與執⾏之間,應該從養成過程中就要注重了。最後, 蕭家淇建議在學的學弟妹們,在讀書過程中找機會能夠 到政府機構實習。了解政府的運作,對於思考或研究都 有幫助,因為城鄉所的每個研究幾乎都與政府有關。⾄ 少了解政府之間的運作、困難與盲點,對於未來學習或 是⽣涯規劃都有很⼤的幫助。 林偉 採訪撰稿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23


郭雨嵐

79級 碩士班 現任 萬國法律事務所資深合夥律師

「專業有其獨到之處,要讓特異、優秀、願意開創的⼈⼀起成就⼀件事,才有機會達成專 業的通才。」

⾛進萬國法律事務所,⽊頭與玻璃相間的隔板及灰⾊地

所以,他決定⾛法律訴訟。第⼆年,郭⾬嵐進⼊萬國

毯,營造出⼀個專業卻溫暖的空間氛圍。接待⼈員引領我

法律事務所當律師,⼜再度考城鄉所。因為有實例題,

⾄⼀間討論室等候,了解到⾃⼰要採訪的對象是萬國法律

他⼜寫跟法院相關的內容,⼝試的時候,郭⾬嵐看得出

事務所的資深合夥律師,內⼼有點忐忑不安。直到⾝穿⽩

⽼師們⼼裡都想著:等你很久了!所以法律訴訟程序還

⾊⻄裝、⾯帶笑容的郭⾬嵐學⻑,抱著⼀⼤疊書籍進⼊討

沒⾛完,沒有輸贏,學⻑就進⼊城鄉所就讀了。

論室後,才卸下我⼼中的不安情緒。

⼀進城鄉所,郭⾬嵐就擔任學⽣會會⻑。當時正逢張

郭⾬嵐⾃臺⼤法律系畢業後,先去服兵役,接著考上⾦

景森帶領無殼蝸⽜運動,「每個⼈都好像在玩⼀樣,連

融保險⾼考,進⼊華南銀⾏⼯作。但因為銀⾏⼯作與他的

在學校都很像在⾾雞,到處都想要⾾」是個有趣的地⽅。

職涯想像不符,做了四個⽉就離開,並給⾃⼰⼀個期限考

在城鄉所期間,影響郭⾬嵐最深的⼀堂課程,要學⽣進

律師執照。花了半年的時間考取執照後,郭⾬嵐並沒有⾺

⾏臺⼤校園中⼼的觀察。他發現,福利社就是⼤⼤⼩⼩

上進事務所⼯作,⽽是優惠⾃⼰半年,把⼀些跟法律無關、 的中⼼,從這個過程中去了解空間、⼈的脈絡與需求, 想讀、想看的書都看完後,才去當律師。第⼀年的律師⼯

開始改變了郭⾬嵐對於市集、市場,甚⾄是整個都市空

作,郭⾬嵐除⼀般執業外,還兼任新環境基⾦會副祕書⻑, 間的看法。像⼤安公園還沒拆除前的⾃⼒造屋聚落,他 開始對環境運動有點了解;當時,夏鑄九⽼師是景觀委員

以前覺得很醜,但慢慢覺得,⼈在裡⾯鑽來鑽去,反⽽

會的主任委員,於是有機會認識夏⽼師。在這之前,他並

形成⼀個很有特⾊的空間;他的這些觀察和體驗,都有

不知道城鄉所的存在,但覺得聽夏⽼師講話蠻有意思,便

助於重新認識和思考何謂⼀個「好地⽅」。在城鄉所接

認為城鄉所是⼀條可以考慮的路。「我的考慮是說,我可

觸到與設計有關的經驗,也影響郭⾬嵐後來接下臺北律

以switch到⾛這種路,從lawyer到變planner的路,我有

師公會會館及萬國法律事務所內部裝修及設計的負責⼈,

認真思考,就去考了,結果沒考上,臺⼤就被我告了。」

主導設計給⼈的整體感覺和概念。

主要原因在於當時⼯學院的錄取標準,從簡章上看不出來 與其他學院有差別(法學院是⽤總分計算後進⾏排名,但 城鄉所是⽤專業科⺫分數來排名次)。如果⽤總分排,當 時就考上了,但是⽤專業科⺫排,就會輸給別⼈。

不過,在城鄉所讀了半年之後,郭⾬嵐便選擇離開。 主要契機是某次有關⾃⼒造屋的會議。⾃⼒造屋是要解 決建築問題,但需要透過法律專業才能做得到,所以, 整個核⼼問題就是法律問題,不是建築問題。

其他

124


於是郭⾬嵐就問:「請問你們有請教過律師嗎?」他

儘管離開了城鄉所,但郭⾬嵐仍不時關⼼城鄉所的發

們說,有問過代書。那天起,他意識到,「如果我繼續

展。⾛在路上,看到有關社會運動、有關空間議題的傳

在這個planner的專業,我可能還是擺脫不了我是律師的

單,或看到相關書籍,都會蒐集起來,有空時慢慢閱讀

問題。」於是,郭⾬嵐選擇離開城鄉所,回歸法律專業。

或了解。像是讀完《群策:臺⼤城鄉基⾦會⼆⼗年輯》 以後,讓郭⾬嵐⼼中萌⽣⼀個想法,⺫前他正在尋找可

回到萬國法律事務所,郭⾬嵐便開始從事科技法律業

以實踐他⼼⺫中這個想法的擔當者。希望透過這個計畫,

務,⼤部分⼈會認為,科技法律就是做智慧財產權、專

讓規劃者去實踐他們⼼中所想,突破⺫前被公家機關限

利、商標,但其實內容更廣泛,涉及所有跟科技有關的

制的困境。2015年城鄉所畢業典禮的座談會,郭⾬嵐也

法律。也就是⼀個公司或是說⼀個科技,像是創業,⾃

到場聆聽,表達⾃⼰對「專業的通才」的看法。他認為,

⼰必須有⼀個技術,幫這個技術申請專利後,還會需要

「專業有其獨到之處,要讓特異、優秀、願意開創的⼈

很多配套,各式合約、交易、取得智慧財產權前中後的

⼀起成就⼀件事,才有機會達成專業的通才。」雖然只

評估,以後要怎麼利⽤,把它變成錢、變成武器等等。

有短短半年,但過程中,郭⾬嵐學到許多,也體驗許多,

在這個領域裡的主⾓,包括個⼈、公司,也包括各種領 域,如⽣物技術、製藥、IC等,需要全⾯且專業的知識, 必須組成⼀個團隊互相⽀援。除了法律業務外,在2015 年萬國法律事務所40周年慶祝活動的系列論壇中,郭⾬

更開拓了⾃⼰對空間的感覺。「城鄉所真的是很特別、 值得珍惜的地⽅。」 陳姿妤 採訪撰稿

嵐也提出「創客救國」、「Maker Movement」的概念, 主張臺灣發展⽂化創意產業,法律在相關配套也需要跟 進、調整,從管制⼈⺠轉變成保護⼈⺠的⾓⾊。在推創 客的同時,郭⾬嵐需要尋找⼯藝和技術⼈才,這些⼈才 需要與他⼈互動、需要有可以展現⼯藝的地⽅,因此意 外地繞回了社區營造:社區營造和⼯藝是彼此互利的關 係,需要兩者兼顧,才能發展起來。

其他

125


丁致成

79級 碩士班 現任 都市更新研究發展基金會執行長

「我相信體制內的改⾰遠勝於體制外的⾾爭,我也相信⼈跟⼈的溝通可以化解所有不必要 的衝突。」

打開眼界、深⼊的思考

都市更新與體制內改⾰之路

我原來念淡江建築系,在事務所⼯作了⼀陣⼦,才進

我從事都市更新,算是很多意外不斷累積⽽成的⼀條

⼊城鄉所。以前建築的眼光是看⼀棟房⼦設計,或要不要

路。⺠國80年當時的實習課在陳亮全和華昌宜⽼師指導

保留,結果進來後,被⽼師說「你搞清楚,你來這裡是念

下,我們是做台北市都計處委託的「靜修⼥中東側及光

都市計劃的,不是來念建築的。」我在⼤學時⼯讀參與城

能⾥都市更新地區規劃案」,上⼀屆是做後⽕⾞站的都

鄉所做霧峰林宅的區塊測繪保存,當年城鄉所關注的議題,

市更新。我們發現,都更議題像是⼀個⾺蜂窩,複雜困

如迪化街、板橋林家等,也都是⼤區塊、⼤尺度的思考⽅

難到我們無法想像的地步。⼤部分⼈畢業後會到不同領

式。城鄉所最重要的就是打開我們的眼界,關⼼更⼤的層

域,但沒有⼈會選擇做都市更新,⽽我就從這個案⼦開

⾯,從⼀個窄的領域到⽐較廣泛的社會、政治議題;把議

始接觸更新甚⾄⾛上這條路。

題擴⼤到⼀條街、幾個街廓或更⼤範圍的都市區域,該怎 麼規劃與保存。即便是⼀棟房⼦,也⼀定有其公共性。研 ⼀的時候,我們上過兩次街頭,分別是反對⽼國代、⽩⾊ 恐怖。會上街頭是為了整個國家社會的⼤是⼤⾮,為整個 社會貢獻⼀些⼼⼒。

都市更新條例到⺠國87年才出來,其源頭「臺北市都 市更新實施辦法」則是更早72年就有,但在82年經過了 城鄉所幾個都更研究規劃的建議後,做了重⼤改變,因 為發現其中有很多權利問題需要⽇本的權利變換制度, 但這不是地⽅政府可以制定的法規,但⾄少可以彷效⽇

我們需要都市和區域經濟與財務分析,如果沒辦法理解

本修改加⼊了容積獎勵增加⺠間參與推動更新的誘因。

政府部⾨裡的⼈在想什麼,只是拚命鑽些枝微末節的⼩案

今天很多學者(包括城鄉所出⾝者)批評都市更新為什麼

⼦,就無法結合⼀些⼤⽅向的政策、掌握⼤架構。要打開

要有容積獎勵圖利建商、破壞都市計畫,其實追溯起來,

眼界,也需要⾃⼰去深⼊,不然跟觀光客⼀樣⾛⾺看花,

當年根本不是建商遊說⽴法,⽽是城鄉所建議的。當時

也沒有幫助。有興趣就要花盡⼒氣鑽進去,搞清楚、解決

認為,給獎勵作誘因是很好的⽅式,就像病⼈⽣病,你

問題;不過,深⼊某個議題,不⾒得⾮⾛這條路不可,重

要給他營養,不會因為可能導致肥胖⽽不做。都市更新

要的是那個學習和磨練的過程。若是幸運,⾛上當初研究

不是⼀般性的問題,就像是已經病懨懨的地區、破舊房

的路也很不錯,但不是每個⼈都這麼幸運。

屋有安全疑慮,給他容積,讓他可以改建是必要的,並 不是要拆掉有歷史價值的屋舍。

空間專業

126


82年我城鄉所畢業後先在「開創顧問公司」做都市設

董事⻑張隆盛成⽴都市更新研究發展基⾦會,才把我找

計、都市規劃主要負責規劃社⼦島,這是我規劃實務學

來。我原來算是從太平洋派出到⾏政院輔導成⽴的巨眾都

習最多的⼀年。⼀年後,我去太平洋建設待了四年,接

市更新公司。後來,幾位⽴法委員批評這間公司成⽴是官

觸很多都市更新的案⼦。以前我跟華⽼師學不動產財務

商勾結,蕭萬⻑院⻑就停⽌籌組公司。但經建會主委江丙

分析,那時看到太平洋建設做的SOGO百貨投資財務可 ⾏性分析報告書,我很驚喜台灣竟然有這樣理性的公司, 不同於其他建設公司的⼟性。後來被⺩⽼師知道了,他 好像不以為然,問我怎麼投效資本主義的陣營去了?不

坤認為都市更新很重要,⾄少需要⼀個⾮營利性的機構。 於是張董事⻑就請原本投資巨眾的⺠間股東⼀起出錢來成 ⽴基⾦會。不過,我覺得沒有成⽴公司也不⾒得是件壞事, 它會變成兩黨互相⾾爭的焦點。

過我⼀直認為專業的改變是要從內部開始。。我進太平

⼀開始成⽴時,有三、四個案⼦是由經建會直接委託。

洋建設就是為了從內部開始改變。我當初到太平洋建設

政黨輪替以後,無法繼續擔任經建會的幕僚⾓⾊,加上採

時,公司有點疑慮,但我展現的能⼒、規劃評估分析的

購法施⾏,所有政府案⼦都需要競標。今天基⾦會的⽣存

成果和經驗,讓他們很放⼼。不過,我沒有和他們講,

毫無特權,要靠⾃⼰站起來,還負擔⽐其他⺠間公司更多 的責任。九⼆⼀震災後我們做了很⼤的貢獻,協助社區以

我上過街頭。

都市更新⽅式重建。地⽅政府有都市更新的需要、法規修 太平洋建設原來從台北東區起家,對東區也有感情。

改建議的,會找我們基⾦會幫忙。接政府的委託案⾮常不

有次章副總提到,想要辦個社區活動,我順勢⼩題⼤作,

划算,但我們⼜覺得重要,就要花很多時間跟政府單位協

搞成⼀個龐⼤的「頂好計畫」要改造東區的社區環境。

商討論,也⼤概可以知道政府的⽅向和⾛向可能往哪去。

當時頂好計畫每年花掉公司五六百萬,我說服公司⾼層

對現在的城鄉所的看法

這個錢花得很有價值,來做些有意義的事情。那時,我 幫他們發起籌組⼀個「都會發展協進會」辦活動、送計 畫給捷運局,並推動整個東區的社區改造,做了以忠孝

我相信,體制內的改⾰遠勝於體制外的⾾爭;我也相信,

東路四段為中⼼的總體環境改造。除了不蓋房⼦以外,

⼈跟⼈的溝通可以化解所有不必要的衝突。我寧可在實務

其他的公共空間和軟體,當時都花了很多⼼思爭取、設

界,⼀個⼀個案⼦和問題來解決,建⽴和累積專業經驗,

計。例如:⻯⾨廣場、瑠公圳公園請華昌琳⼥⼠重新規

這些都不是課本或學院能夠學來的,課本只能給你基本的

劃設計。當時也動員了滿多地區居⺠和商家,舉辦安和

概念。

路的封街嘉年華「⾳樂、⽂化、安和路」,改善⼈⾏空 間與停⾞空間;還有捷運通⾵⼝突出物的公共藝術,我

我⾮常不能接受現在的城鄉所,特別是在⼠林⽂林苑的

們也找了姚仁喜建築師來重新設計。雖然公共藝術最後

事件,城鄉所的⽀持反對⼾變成是為了追求個體、少數⼈

沒有採⽤我們聘請的藝術家做的,但是已經推翻原來捷

的利益,⽽不是公共的利益、安全與福祉。有些⼈還把都

運局醜陋的設計。「廢鐵道停⾞場地下化」也是我們當

更條例解釋成是建商遊說、官商勾結這真的太離譜了。我

年規劃建議的。我很遺憾後來忠孝東路四段擴⼤⼈⾏空 間、縮減⾞道的設計沒有執⾏。不過,當時我已經說服 當時的交通局⻑賀陳旦獲得他的肯定,但他說時機不對, 還不能做,未來捷運通⾞後才可能做。但後來通⾞後, 陳⽔扁市⻑下台,⼀切⼜斷掉,很可惜。不過這⼀切都

前幾天看到⼀則台南的新聞,某個社區發⽣⽕災,六⽶巷 ⼦裡⾯停了很多機⾞汽⾞,消防⾞進不去,拉⽔線過去, ⽔壓也不夠,就只能眼睜睜看著它燒。你能說這是違停、 住⼾,還是消防隊員的錯嗎?我認為就是都市規劃者錯了。 今天知道這個錯了,要改還不能改,只要有⼀個釘⼦⼾, 就都不能動。

是我在太平洋建設任職時,公司⽀持下做出的。

空間專業

127


我們⼗年前曾跟台南市政府都發局溝通了好幾次,

在城鄉所的掙扎,跟今⽇的掙扎⽐起來容易得多,當年

當時他們拒絕發布都市更新建築容積獎勵核算基準(直到

我只是被⽼師誤解成技術官僚或者資本主義的⾛狗,跟現

103年4⽉才發布),說要和其他縣市不同,要全部保存,

在這個⼤爭議⽐起來,根本沒什麼。批判是好的,有衝突

不要拆掉任何⼀個舊房⼦或改建。可是,市府有這種魄

不⾒得錯誤,不同意⾒者應該先互相傾聽、溝通彼此的想

⼒,卻沒有任何⼀個配套辦法出來。要做就要像京都⼀

法,可是城鄉所這些⼈卻要先有衝突,再把衝突拿來做談

樣,祇園那些⽊造⽼房⼦都原樣保存下來;雖然巷道都

判籌碼,或不談判就⾃⾏宣布勝利。這種效應引發全台灣

很窄,但三步就⼀個消防栓,五步⼀個滅⽕器,⼈家是

所有跟⼟地規劃相關的學⾵改變,本來是⾮常認真研究專

把防災當作第⼀重要的事情。城鄉所現在卻沒⼈在研究

業,現在⼤家都丟下專業,只管上街頭。不要技術⾯的東

這件事情。0206台南地震後,更看出台南的問題。

⻄,是很可怕的事情,會變成「頭很⼤,卻沒有⼿」,這

都市更新較⼤範圍開發是為了讓巷道可以拓寬,防災 通道能夠通暢,有避難廣場、開放空間、⼈⾏步道,其

會讓很多操作出⼤錯。 專業並不是不要犯錯,是要慢慢累積經驗,是可以透過

他依照建築法來蓋結構安全的房⼦。結果城鄉所什麼東

幾百年或幾個世紀的時間來累積。現在的城鄉所在創造⼀

⻄都反對,然後通通動不了。現今的城鄉所無法站在更

種紅衛兵的⾵氣,以為打倒前⼈就是最好的,這是反專業,

⾼視野去看事情和做出服務多數的選擇,也無法說服另

把⾃⼰膨脹得很厲害,可以主導事情。實際上城鄉所畢業

外多數的⼈。城鄉所為什麼做出這種⽀持釘⼦⼾的事情?

⽣有些專業很薄弱,很多單位都不敢聘⽤。

批判是好的,但要讓它醞釀成解決⽅案才有意義。⽀持 ⼈權也是對的,但是難道釘⼦⼾獅⼦⼤開⼝要錢是⼈權, ⽕災地震死傷者就沒有⼈權嗎?

城鄉所畢業後,學⽣散⾒於各個公私單位,也很少互相 合作,反⽽是互相⾾爭,這件事情讓我⾮常難過。城鄉所 養成⾾爭的習慣,可能會把⾃⼰埋葬掉。不管是在哪個領

城鄉所主張華光和紹興社區反迫遷,完全是扭曲事實,

域,都是出來的學⻑⽼師提拔照顧學弟妹,往上升的時候,

或是把外國的故事搬到台灣來。這些⼈是既得利益者,

拉拔這些學弟妹⼀起往上。⽽我們居然在切割這些資源、

城鄉所⽀持這些⼈,就等於把個⼈放⼤、不顧整個國家

葬送⾃⼰的前途。或許這只是我個⼈的偏頗經驗或錯誤的

的公平正義。華光社區原來是公務⼈員配住的國有地,

認知。

很多⼈都過世了,⽽且那些⼈的⼦孫幾乎在外⾯都有⾃ ⼰的房⼦,拿政府的地,讓⼈搭違建來收租謀利,有些

何函育 採訪撰稿

違建是做⽣意的⽽⾮居⺠。⽽且,都市更新法不是要趕 這些⼈⾛,⽽是可以主張拆遷領錢⾛⼈,或者現地安置、 付錢蓋房⼦ 。

空間專業

128


黃瑞茂

80級 博士班 現任 淡江大學建築系系主任

最近,開始有⼀些後續的想法,社區設計的經驗,應該要有所進展,更加積極的改變, 是讓⼀般居⺠⾃⼰發問:「我們要什麼樣的⽣活⽅式?」

如何踏⼊城鄉所

是去瞭解。⼀開始,居⺠也無法提出想法,於是我們就

我在中原建築所唸碩⼠班時,便和喻肇⻘等⽼師們合 作過許多實務的案⼦,例如澎湖⾺公中央街的聚落保存經 驗,以及和陳亮全⽼師參與台灣住宅研究的相關調查。因 此,對於建築與社會的觀察、透過設計⼯具進⾏參與,似 乎從碩班開始萌芽,也曾經參與反對國⺠黨部(原⽇本⾚ ⼗字社台灣⽀部)拆除的運動。後來也在陳亮全⽼師的推

透過遊戲的⽅式,利⽤⼀些糖果餅乾,慢慢地把設計做 出來。成果慢慢浮現後,⺩鴻楷⽼師就向台北縣政府談, 針對許多的鄰⾥公園納⼊參與和討論的可能。具體在城 鄉所念書的過程中,由學⽣⾃發性地活動,再經由⽼師 變成具體的課題,我想那樣的嘗試是美好的。 博班⼆年級後,我到了淡江⼤學任教,同時需要兼顧 念書和教學,於是⼀念就念了九年,也結婚⽣了兩個⼩

薦之下,我報考了城鄉所的博⼠班。 事實上,錄取後⼀度⾮常掙扎是否要繼續念書,因為當 時的景氣⾮常好,⼀度想要直接投⼊業界⼯作,我們是第 ⼀屆的城鄉所博⼠班,當時我就與現在的⺩志弘⽼師同屆。 在城鄉所的⽇⼦裡,由於傳統建築訓練並沒有太多的理論 訓練,總覺得讀起來很⽣硬,對於理論的掌握差距⺩志弘 ⽼師也⾮常多,因此前幾年⾮常努⼒地在念書。

孩。當時在淡江也有⼀個社區⼯作室,做⼀些⼯程與景 觀的設計,是與陳志梧、曾旭正共同組織的。在博⼠班 後期的時候,可能是書唸多了、實務也做多了,才慢慢 開始能體會理論與實踐之間的關係。我近期受淡江學⽣ 的邀請,在他們的系刊裡寫了⼀篇⽂章,題⺫寫做: 「找路回家」 。我的⽼家在彰化,由於都市發展的速度 太快,以⾄於故鄉成為了⼀個陌⽣的地⽅。還記得,當

找路回家:參與投⼊、九年的博班⽣涯

年爺爺離世前回到⽼家時,竟⼀直詢問這裡是哪裡?都

關於參與,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學⽣⾃發地投⼊三重後⽵

底有什麼作⽤?學校的設計和我們的社會有何關係?環

市的發展讓我們陷⼊這種困境,使我重新探詢,建築到

圍公園的參與式設計。當時,⼀個碩班的學⽣楊沛儒同學

境有可能改變嗎?我們的學習,如何能改變世界呢?到

來找我,詢問是否有可能帶居⺠進⼊社區參與的⼯作。因

了博班之後,透過理論的吸收和實務的經驗,漸漸受到

為我在⼤學時代開始,念了⼀些社會設計的書籍,不過⼤

了啟發。那時的⾃⼰,常常在問⼀個問題:「若是要做

多是歐美國家的經驗。在那個時空下,所謂「空間」仍舊

建築,我的戰場會在哪裡?從專業操作、參與中碰到的

未從專業者的⼿中釋放,公園恐怕就是幾座涼亭和動線的

⼈、機制、政府機構究竟是怎麼回事?」原本的博⼠論

安排。於是,我們便開始去思考三重後⽵圍的居⺠,與公

⽂要寫都市設計,當時是都市設計的⿈⾦時代,⾮常多

園的關係究竟是什麼?對我們來說,不是去做設計的,⽽

的深刻討論在其中,後來轉向社區設計、社區建築的研 究,思考如何將建築⼯具交到⼀般⼈的⼿上。

學 政 界

129


專業者都市改⾰組織、

⽕⾞站),也是我們的努⼒重點。六年前,我⼜擔任⼀次 OURs的理事⻑,剛好遇到了很多爭議的「都市好好看」、

淡⽔社區⼯作室

「⽂林苑」事件,四年卸任後⼜陸陸續續地處理了⽂資保

建築從早期就有與社會之間的思考,只是在柯⽐意的

存的議題,⼀直作戰到現在。

⾵潮之下,簡化了這個部分。在⼤學時代,曾看了⼀些

淡江⼤學的設計課

戰後歐洲的案例,當⼈們湧⼊都市,該如何滿⾜⼈們的 需要?國際樣式的建築快速建造,卻造成⼈跟環境的疏

現在擔任淡江建築的系主任,同時在帶⾼年級的設計課。

離,之後,便掀起了「以⼈⺠為名」運動。我的社區經

這幾年的建築教育正在改變,科技、社會、建築之間的關

驗,受到喻、夏⽼師,以及亞歷⼭⼤的影響較深,推動

係也變得更加複雜,建築如何解決問題呢?我期待讓學⽣

參與式討論。在OURs的期間,主要分成兩個⽅向的任務,

將設計帶到⽣活世界,善⽤科技能量進⾏社會創新、回應

⼀是都市政策的參與、⼆是在地蹲點。那時,我們也將

社會的需要。設計的教育,需要協助學⽣習得⾃我的定位、

中原、淡江、台⼤集結起來,推動最早跨校合作的社區

深刻的社會分析能⼒、對科技的掌握、實驗,進⽽提案。

建築課程。

其中最重要的是,看到問題並加以整合,進⽽對未來提 問—如何整合、調動資源,發展出策略及良好的設計能⼒。

值得⼀提的是,「社區營造」這個詞,是當時我、蘇 昭英、陳其南,以及陳亮全⽼師⼀起在愛國東路的⼀家 餐廳發想出來的。思考如何將國內外社區的參與經驗結 合台灣的認同運動,搭配當時李前總統的「共同體」論 述推出。是時,⽂建會提出了三項政策:包含劉可強⽼

⺫前帶的設計課,⼤約有三個⽅向:都市核⼼、農村以 及農村和城市間,我稱作邊緣城市的地⽅,例如在新⽵寡 婦樓、莿桐等地進⾏的提案。 我認為,城鄉所學⽣也應該好好思考新的戰略,透過各

師寫的「充實鄉鎮展演設施」、我與陳亮全⽼師合作的

種不同背景的學⽣合作,提出前瞻性的想法並且整備資源,

「社區⽂化活動」,以及陳志梧、曾旭正與我共同構思

不只是抓⼀個「燈泡」,⽽是來⾃於歷史、社會的分析,

的「輔導傳統⽂化空間」計畫,當時OURs也分擔了宣傳

以及專業的⾃我訓練。

的任務:關注社區營造、聚落保存的城市⼯作。在阿扁

回⾸城鄉

執政之後,仍舊有許多地區展開環境的運動,例如:奇 岩社區、芝⼭社區、都市原住⺠的議題等,當時將這些 團體引⼊市政府做共同的討論,直到現在都還是很重要 的社區經驗。

在我博班的論⽂之中,核⼼的關懷是以福林社區來觀 察:「社區改變了沒、社區改變了嗎?」算是對⾃⼰的⼀ 種省思,因為常常公部⾨的補助結束後就像場遊戲,但社 區幾乎還來不及改變。最近,開始有⼀些後續的想法,社

接下來就是淡⽔的案例,因它是⼀個歷史的街鎮,都

區設計的經驗,應該要有所進展,更加積極的改變,是讓

市發展的⽭盾也很⼤,當時花很多的⼒氣帶著學⽣去訪

⼀般居⺠⾃⼰發問:「我們要什麼樣的⽣活⽅式?」所以

談、瞭解,如⽼街是否拓寬等等。⼀開始跟政府關係⽐

我對最近出版的《叛⺠城市》這本書名字有點意⾒(幽默

較好,但到後來不⼀定同意我們講法,因為地⽅上還是 以發展導向為冀求,慢慢形成⼀些對⽴跟運動。我們透 過⾮委託案的協助,將⼩學結合藝術家的公共藝術,使

笑),怎麼會是叛⺠呢?我們是光明的!我們都在尋找, 我們需要怎樣的⼀個城市和⽣活,也要把台北2050的願景 拿下來。

藝術跟⽣活結合在⼀起。此外,如聚落城市保存的搶救 (當代藝術館、光點台北、華⼭、台中、新⽵、台南的

學 政 界

吳昀慶 採訪撰稿

130


樓琦庭

81級 碩士班 現任 珍宇設計工程顧問有限公司執行總監

「要⽤⼈家懂的語⾔讓他理解原來他不懂的事,這需要不⾃我設限,並且懷抱⺫標的學習。」

社區、設計不分家 從事務所到基⾦會

我們當時做了不少社區經濟產業,以及⽐較複雜的⽂

⼤學畢業後,我在事務所⼯作了三年,才決定念研究所。 史和政治調查,思考居⺠如何重新認知、界定⾃⼰的家 園。後來,⼜做了農村產業和社區重建的規劃,以及透 進來之前,我不太清楚城鄉所在幹嘛,所以⼀開始衝擊很 過部分⼟地徵收的⽅式,成⽴現在的地震紀念園區。 ⼤。城鄉所強調的是專業整合,包括廣納多元、重視社會 取向,以及從社會⾓度來思考空間的⽅法,⽽我應該算是 其中原來⾛建築技術取向的學⽣;其實直到現在,我還是 認為空間專業必須同時具備思考與設計的能⼒。

三年後,因為公部⾨經費不⾜,基⾦會礙於⼈事和經

有些⽼夏上課罵⼈的經典語句,像是「建築師是在資本 主義下腐化的⼯具」這句話,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研究所 畢業後,我陸續到事務所、建設公司⼯作,這三四年的經 驗,我深深體會很多時候的確受限於市場機制,很難有什 麼發揮。所以,後來我跑到城鄉基⾦會⼯作,這段⽇⼦讓 我累積了更多的參與式規劃設計的經驗。

費成本,決定離開南投。但我覺得還有很多議題必須處 理,便⾃⼰開了公司,繼續從事災後⼭區農村重建與農 村產業振興的事務。隨著我所服務的南港村⽇趨穩定、 步上軌道以後,⾃⼰才回到台北,繼續做社區營造的⼯ 作。都市和農村的議題差異很⼤,都市不太需要產業的 規劃,⽽且⼈⼝組成⽐較多元,重視的是安全、社會福 利和醫療服務,也會⾯臨家園、社區保存和都更之間的

⺠國88年初,當時的⺠政局局⻑林正修,號召城鄉基 ⾦會、劉可強⽼師和陳亮全⽼師等,進⼊九⼆⼀地震災後 重建區提供協助。我們⼀到那裡,發現當地不只是⽔⼟保 持的問題,還發⽣⼀些很特別的事。例如,九份⼆⼭附近 因為地震⽽出現了新的堰塞湖,沒想到因為它的特殊形成 原因,居⺠覺得這很有觀光優勢,應該保留下來,但同時 也因餘震不斷⽽伴隨著潰堤的危險,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 會形成⼟⽯流。⼭區農村在災後⾯臨的議題很多,政治情 況很複雜,地震對他們來說,就像是這個堰塞湖⼀樣,突 然之間改變了很多事情。

從基⾦會到珍宇:來回於鄉村與都市

張⼒。這也和原來在所上經歷了⼗四、⼗五號公園拆遷, 還有教改等⼀些社運經驗扣連在⼀起。 城鄉所的訓練,會希望出來的學⽣能夠成為決策者, ⽽⾮後端的技術諮詢服務處。對我來說,回到台北後, 我認為應該要積極爭取更多的發⾔機會,所以和都發局, 以及後來的都更處,有過不少的互動。現在,公司的業 務都來⾃政府委託的標案,曾做過⼀些⽣態社區、⽼舊 社區再發展與社區營造中⼼的⼯作,也持續做些農村的 社造案。

空間專業

131


農村其實不應該只談產業復興,不是只有原來公部⾨

我認為,⼤學⽣不應該直接丟進社區裡,那會減少很多

委託的議題要處理,只要細緻地調查和思考,就可以發

基本空間專業的訓練,反⽽變成為了做作業才進社區,這

現,到處都有不同的新議題⼀直冒出來。基於與社區間

會有專業倫理上的問題。⽽且,學校教的⼀定不會完全⾜

的夥伴關係,⾃⼰會⼀直覺得有義務要持續幫忙社區作

夠,到⼯作時,⼀樣都要重新訓練,所以應該更重視基本

些事,這些都不⾒得會是原來⼯作的範疇,需要很多精

設計的能⼒和思考訓練,⽽不是先⾯對進社區時複雜的社

神和耐⼼,甚⾄有可能變成壓⼒。後續處理問題時,也

會與政治問題。⼤學訓練需要的是更多蹲點、觀察的練習,

需要花⼼思串聯不同的資源,以及不同的⾯對問題的態

才能培養設計和溝通的能⼒,⽇後拿來實踐與操作。我時

度。因此,⺠國93年時,我開始倡議類似今天⽔⼟保持

常有些感慨,年輕的⼀代似乎總是⽐較不⽤功、書念得太

局培根計劃的概念,當時我是台灣最早開始到鄉村去做

少。

培⼒的團隊。在此之前,對於地⽅社造⼈員都是⽤集中 式的培訓,我是覺得很怪,認為把培⼒課程拉到每個社 區內去上課,才能掌握當地的情形,應該讓更多地⽅的 ⼈⼠直接參與。

社區的規劃設計不是⼀個只著重實質空間的⽅法,實踐 的重要性除了設計的能⼒外,更該關切的是反省的核⼼價 值,以及具備批判思考的能⼒,要⽤⼈家懂的語⾔讓他理 解原來他不懂的事,這需要不⾃我設限,並且懷抱⺫標的

隔年,因為培訓效果和居⺠反應很好,⽔⼟保持局局

學習。

⻑讓⼈誇得很開⼼,決定⼤量增加培⼒社區數。但這麼 做,卻導致品質很差,畢竟在當時有觀念、有能⼒、有 熱忱協助社區的團隊不多。特別是,農村再⽣計劃在成

何函育 採訪撰稿

為選舉策略後,往往變成災難的開始,看起來參與的社 區數量很多,真正成功的卻相對較少。我會希望公司可 以繼續在農村議題上提供協助,也是覺得除了批判以外, 還是只能靠實踐來解決問題。雖然很多時候,真的覺得 很吃⼒,公司業務和經營上也可能會有些困難。畢竟社 造⼯作不是朝九晚五,是不太固定的⼯作與⽣活型態, 必須仰賴信念與⺫標,有時候很難讓同仁願意⻑期留在 公司。做社造的公司⼈員流動率很⾼,但也因此會讓不 同背景的⼈願意投⼊這個領域。

對社區設計的期許: 常⺠的語⾔與⾃我的反省 之前,我同時還在中華、朝陽、崑⼭等⼤學兼課。帶 社造與設計課時,不會讓學⽣直接進⼊社區。我希望他 們認真思考的是,居⺠的想法應該如何解決與落實,並 透過邏輯和系統性思維,讓溝通後的共識能有更多機會 實現。其實,社區總體營造這個名詞,是到我研三的時 候才出現;在這之前,⼤多是講⺠眾參與,後來漸漸變 成參與式規劃設計。

空間專業

132


呂莉莉

82級 碩士班 家庭主婦、楠西教會牧師娘、學校志工媽媽

「多虧在城鄉所受到的訓練,讓我能盡量去理解不同的⽴場,不⾄於把意⾒不同的⼈當成敵⼈。不過 在紙⾵⾞演出當天,看到那些當初反對的⼈也在現場看得很開⼼,我也覺得有很有意思。」

呂莉莉⼤學就讀台⼤國際企業系,⼤四時選修城鄉所在

雖然研究的是⾃⼰所熟悉的教會,但是呂莉莉笑說,

⼤學部開設的課程,對實質空間中的社會關係產⽣興趣,

⾃⼰寫論⽂的進度超級慢,總是⼀拖再拖:「我都覺得

後來⼜參加社會系與政治系同學所組的讀書會,⼤家在準

要把資料全部找⿑、架構完整的想好,才能動筆開始寫。

備研究所考試的過程中互相切磋砥礪,順利考上了城鄉所。

其實這些⼯作永遠沒有盡善盡美的⼀天。」呂莉莉以過

進⼊城鄉所之後,呂莉莉印象⽐較深刻的是實習課參與 三重後⽵圍社區活動中⼼的規劃設計,從⼀開始與居⺠相 處、了解他們的需求、整合不同意⾒,到⽅案決定後,開

來⼈的⾓度,給學弟妹建議,「每天要強迫⾃⼰有些進 度,寫好寫壞都無所謂,就是要有⼀些產出,畢竟要先 有『量』,才有辦法求『質』。」

始繪製施⼯圖、監⼯等,對呂莉莉都是嶄新的經驗與挑戰。 呂莉莉開玩笑說,實習課和她同組的同學都很「命苦」, 因為她不是空間專業,⼜很不會畫圖,所以在繪製施⼯圖 的階段,只能揀⼀些簡單的窗⼾和⾨來畫,困難複雜的部 分她幾乎幫不上忙。呂莉莉很佩服她那⼀屆的同學,⼤家 能⼒都很強,也很願意給予協助與指導。「他們很謙虛, 沒有專業者的⾼⾼在上,對我們這種外⾏⼈,給予我們很 多的指點,是⾮常好的學伴。」

1994年,呂莉莉和城鄉所的同學⼀起參加410教改⼤ 遊⾏,這場遊⾏帶給她很多衝擊:「我開始去思考,教 育是不是⼀定只有在學校才能學到東⻄。」這也影響她 ⽇後為⾃⼰孩⼦所做的選擇。呂莉莉有三個兒⼦,從國 ⼩到國中都是在家⾃學。在家⾃學屬於「實驗教育」的 範疇,在台灣已經有很明確的法令與制度。呂莉莉表⽰, ⾃學的⽅式有許多種,有些⾃學家庭完全與體制內的學 校脫勾;她家則是混合型——體育課和⾃然課返校上課, 其他課程則在家⾃⾏學習。她說,「這樣孩⼦的時間⽐

因為從⼩在⻑⽼教會⻑⼤,常被教導基督徒要關⼼鄉⼟, 較有彈性,就像⼤學⽣⼀樣,有課才去學校,其他時間 所以呂莉莉的碩⼠論⽂是以台北的義光教會與台南的和順

可以⾃⼰決定怎麼運⽤。」因為孩⼦在家⾃學,可以掌

教會為研究對象,探討這兩間教會參與當地社區運動的過

握學習時間,適性學習,親⼦關係也更加緊密。

程。呂莉莉很感謝她的指導教授陳亮全⽼師,陳⽼師不只 是經驗豐富的社造專家,本⾝也是基督徒,在論⽂寫作的 過程中給她很多⿎勵和建議。

城鄉所畢業後,呂莉莉先後在台南神學院、成⼤都計 系擔任助理,也曾在⼯程顧問公司擔任規劃師。2002年, 她隨著當牧師的丈夫來到楠⻄教會牧會。楠⻄位於台南 市的⼭區,居⺠多以種植⽔果維⽣。

其他

133


呂莉莉除了擔任全職媽媽,也參與國⼩義⼯團,並協

雖然呂莉莉⺫前並未從事實質的空間規劃⼯作,但在城

助快樂學習協會在楠⻄教會成⽴「孩⼦的秘密基地」,

鄉所的學習對她仍有很深刻的影響。她認為城鄉所的⽼師

為弱勢家庭的孩⼦提供免費的課後輔導,陪伴孩⼦快樂

們很願意傾聽年輕⼈的意⾒,接納新的想法。「我現在當

成⻑,⽣活⾮常充實。

媽媽,當教會的牧師娘,在和不同年齡層、不同背景的⼈

2009年,呂莉莉得知紙⾵⾞劇團全國巡迴演出的計畫, 便串聯社區居⺠發起募款活動,希望讓楠⻄的孩⼦可以

相處時,我也常常提醒⾃⼰要反省,不要怕承認⾃⼰錯。 城鄉所的⽼師給我很好的模範。」呂莉莉期許⾃⼰繼續做 ⼀個好的傾聽者,在家庭、教會和社區中扮演資源連結者

看到國家劇院級的藝術表演。當地的早餐店、⽂具店也

及促成者的⾓⾊,為周遭的⼈們創造更多攜⼿合作、發揮

紛紛加⼊「你捐款我請客」的⾏列,社區居⺠只要憑為

所⻑的機會。

紙⾵⾞捐款的收據,就可以向店家換⼀杯紅茶或⽂具。 呂莉莉將這個過程寫成新聞稿供媒體報導,消息⾒報後, ⺠眾捐款更加熱烈;「本來想說要花兩、三年才能募到 演出所需的經費三⼗五萬,想不到四、五個⽉就募到了,

陳姿妤 採訪撰稿

我⾃⼰也嚇⼀跳。」 募款讓孩⼦看表演,雖然得到許多社區居⺠熱情⽀持, 但也不乏反對的聲⾳,不少⼈認為,花三⼗幾萬看⼀場 表演,實在太浪費了。⾯對種種不同的意⾒,呂莉莉認 為捐款本來就是⾃由的選擇,不⽤勉強別⼈⼀定要參與。 她說:「多虧在城鄉所受到的訓練,讓我能盡量去理解 不同的⽴場,不⾄於把意⾒不同的⼈當成敵⼈。不過在 紙⾵⾞演出當天,看到那些當初反對的⼈也在現場看得 很開⼼,我也覺得有很有意思。」 2013年,紙⾵⾞展開第⼆次巡迴演出,呂莉莉號召社 區婦⼥和農⺠,將她們⾃⼰做的⼿⼯藝品和農產品都拿 出來義賣。呂莉莉在臉書成⽴粉絲專⾴,將這些壓箱寶 放上網路,許多外地⼈看到了,覺得可以買到⾃⼰喜歡 的東⻄,還能幫助楠⻄的孩⼦看表演,便紛紛響應。呂 莉莉認為,這次募款活動讓社區婦⼥和農⺠有機會發揮 ⾃⼰的專⻑,得到收⼊和肯定,⾃助助⼈,可說是⼀舉 數得。

其他

134


林右昌

82級 碩士班 現任 基隆市市長

熱烈地分析、討論各種議題,總是讓我回想起過去在海外會⼤夥兒⼀起學習、思辨, 進⾏「⼤腦體操」的時光。

當時的城鄉所名號⾮常地⼤,考試的錄取率⼤約百分

如何踏⼊城鄉所

之⼀吧!畢業時我也只報考了城鄉所⼀間學校,原本打 我⼤學念的是景觀系,回想⾼中考⼤學那時,前⼀年 蔣經國過世,正好是台灣⺠主化的⼀個很重要的時間點— 天安⾨事件發⽣的時候。以及接下來的野百合學運,在進

算去當兵,之後出國唸書。很幸運地,當時在景觀組的 考試中,我正好是榜⾸,算是難得的機會,於是就懷抱 著憧憬進來了。

了⼤學後也掃到了學運的尾巴。

城鄉所的⼤腦體操

當時,我是在那樣的背景下接受⼤學教育,我們系上的 許多⽼師也都是從城鄉所畢業的,像是吳瓊芬、葉乃綺、 陳章瑞教授等。由於興趣的關係,我在景觀系的成績都不 錯。那時候⼤專院校裡⾯⺠主⾵氣很盛,學校的課業之外, 便有許多的讀書會以及社團活動。例如那時候很流⾏新⾺ 克斯主義,亂七⼋糟地念了很多左派的書籍,在⼤三的時 候也把《資本論》念完了。記憶猶新的是,在那些讀書會 之中,總是可以聽到很多不同、且精闢的⾒解,⼤家辯證 來、辯證去的,是⼀個充滿理想的時代。也因為在那個時 空背景之下,⼀些歷史保存、⽂化、鄉⼟追求的領域正在 ⼤⼒開拓的階段,於是在⼤學的學習,便已有很⼤的衝擊。

我記得進⼊城鄉所時,研⼀的導師是⺩鴻楷⽼師,⽽ 我也是張景森的最後⼀個學⽣。進⼊城鄉所之後,社會 還是⼀樣地熱鬧。當時躬逢其盛「廢除刑法⼀百條」、 「教育改⾰」的運動,在城鄉所課堂中的教學現場更是 精彩:因為是碩博班合開的課程,因此常常看到學⻑姐 們與⽼師在課堂上辯論,各個都引經據典,互相交鋒, 碩⼀時都只有在旁邊觀⽕的分。像⺩志弘⽼師就很厲害, 甚⾄⾃⼰編了⼀本社會學辭典,那時和學⻑姐們⼀起上 課,真的是「賞⼼悅⺫」。當時我們的⽣活、研究都在 海外會。學⻑、學姊和同學們都住在⼀起,每晚都像在

我與城鄉所的⾎緣,約在⼤三時建⽴起來,當時參與了

進⾏「⼤腦體操」⼀般,不斷地在辯證。城鄉所的訓練

張景森⽼師帶領的「蘭陽2000年計畫」,我們是其中的⼀

相當特別,讓我們去深刻地了解問題,還記得⽼夏常常

個團隊,在宜蘭礁溪進⾏社造。畢業那時,我選擇以論⽂

在罵我們說:「沒有問題意識!」但問題也不是能隨便

寫作代替原本擅⻑的設計專題,當時寫的是礦業聚落地景

亂問的,要問得對,才能夠想出正確的解決⽅案,這是

的轉化,以猴硐為案例,指導⽼師是蔡厚男,他也同樣是

城鄉所很重要的訓練核⼼之⼀。

城鄉所出⾝的。

學 政 界

135


在碩⼀的時候,有次去南京、上海參訪。那時中國有

投⼊選舉—深耕家鄉基隆的政治實踐

很⼤的轉變,我便開始對上海的城市發展感到相當⼤的 興趣。在碩⼠班期間,我和林正修在經濟所、地理所修 了很多關於兩岸關係的課程,特別是經濟的部分,是我 最有興趣的領域。另⼀個課題則是經濟全球化,碩⼆的 時候就往這個⽅向去,這兩個課題在當時都算是新的領 域。

政治上的選擇很簡單,要不就當幕僚,繼續這樣下去, 或是選擇參選的路線。 ⺠進黨在2008年敗選之後,黨內的氣氛⾮常低迷,⼤ 約在當時萌⽣了參選的念頭。我的思考是,覺得⾃⼰曾受 到很多⼈的栽培,我們年輕的⼀輩應該起⾝承擔。我⾃⼰

畢業—進⼊⺠進黨

可能過去都沒有想過,因為畢竟⾃⼰所愛的仍是「設計」,

畢業後本來最想要出國唸書,但也對於參與公共事務 有很⼤的熱情。退伍後張景森⽼師已在市政府擔任局⻑, 他推薦我去⺠進黨的政策會服務。我⼈⽣第⼀次、也是 唯⼀⼀次寫的履歷就在那時。早期在⺠進黨服務的時候, 印象最深刻的是當時秘書⻑邱義仁,在下班之後常常邀

不過在城鄉所的訓練之中意外開發了我⽐較「理性」的部 分,對於城市、社會乃⾄於國家,擁有了不同的看法。在 那個選擇的時間點上,我認為要就做⼤,也是時候該去付 諸努⼒和實踐的時候了。 我對於⾃⼰的家鄉基隆,有⼀種深厚的情感存在。⼩時

集黨內的年輕幕僚、同志⼀同「清談」,熱烈地分析、

候住在獅球嶺,⼀路在基隆從國⼩念到⾼中,在那時也有

討論各種議題,總是讓我回想起過去在海外會⼤夥兒⼀

⼈建議我投⼊台北市議員的選舉,但不知為何我就是沒有

起學習、思辨,進⾏「⼤腦體操」的時光。

太⼤的興趣。我希望能回到原點,我的家鄉基隆,那才是

在阿扁參選總統之時,我被納⼊黨內的「輿情⼩組」, 每天的⼯作就是負責蒐集輿情、跟黨內⼤⽼們開會。那 是⼀個精彩的學習過程,每天碰頭的不外乎都是黨內重

能真正讓我燃起passion(熱情)的地⽅,我才能不計代 價地義無反顧。 選舉的確是⾟苦的,我選了兩次的市⻑,⼀次的⽴委。

要的⼈物,⽽且都是機密會議。我常常負責會議的紀錄,

我總是想起我的太太,她過去⾮常反對我參與政治。她年

在會議後對外發佈的新聞稿,有很⼤部分都是經我著⼿

輕的時候常常勸我說,校外讀書會都是壞⼈,不要跟他們

寫成,那時我甚⾄練到⼀個⼩時可以寫四篇新聞稿呢!

⼀起,後來我念了城鄉所之後,她才慢慢瞭解我們的理想

2000年政黨輪替之後,游錫堃先⽣擔任⾏政院⻑,我 也跟著在28、29歲就進⼊⾏政院服務。在裡⾯的各種⾵ ⾵⾬⾬,當進想起都是很好的磨練。像是⼋掌溪事件、 ⾏政院⽴法院的衝突等,幾乎每個⽉都有⼤事件的發⽣。 當時應對的⽅式很得城鄉所過去訓練的幫助,如何看清 事件的本質,瞭解並分析問題,以及政治局勢的變換, 較容易在⼀個更加正確的⾓度、態度,去做⼀個稱職的、

是什麼。但她還是很反對我投⼊選舉,即便我在政界服務 了這麼多年。還是經過了⼀連串的溝通之後,將我的⼼路 歷程說給她聽:我的家鄉經過了那麼多年都沒有進步發展, 如果現在有機會我不投⼊,未來故鄉依舊如此,我⼜有何 資格批評呢?如果連我這樣念過城鄉所的⼈都不願意參與, 那我以前的書都⽩念了。 投⼊選舉的時候,無論是名氣或是資源相當不⾜,⼀開

負責任的決定。在這些經歷之外,我也曾擔任林義雄的

始只請了兩個⼯讀⽣,每天就⽤雙⼿去握、雙腳去⾛,我

秘書、⺠進黨社發部(現社運部)主任,也在總統府待

第⼀次選市⻑的時候花了將近⼀年七個⽉,⼀個⼈帶著⼀

過,我的歷練可能跟⺠進黨的⼀般⼈不太⼀樣,幾乎什

個助理在路上談⾃⼰的理念。曾有個地⽅調查局的⼈私下

麼事情都有遇到,也是⼀種特殊的機緣。

跟我講,他過去在選舉期間是負責跟監我的,他覺得我根

學 政 界

136


本是個瘋⼦,常常看我在街頭、在市場單單跟⼀個⼈就 可以聊超過半個⼩時、⼀個⼩時。我的想法不同,每個 市⺠我都是⽤最真誠的態度去互動,因為我不曉得下⼀ 次什麼時候還會再碰到這個⼈ 今天我能夠握到他的⼿、 看著對⽅,每次都當作唯⼀⼀次的直接跟他接觸互動的 機會。很幸運但也很踏實的,終於在這六年的鬆⼟、耕 耘之後,我得到了這50年來基隆市⻑選舉最⾼票的紀錄。 現在的執政,試圖將各種的資源引⼊基隆,例如和許多 ⼤專院校的空間規劃系所簽訂合作備忘錄、對基隆港灣 區提出⼀系列的規劃想像和⽅案。過去在城鄉所教我們 去參與公共事務,我在政界⾛了⼀⼤圈:⺠進黨、公部 ⾨、政府機關,看過太多的理想未必能實踐。如今當選 市⻑,成為真正握有權⼒的實踐者,不⽤別⼈跟你說該 做什麼,⽽是你⾃⼰就能做什麼。將進步的空間規劃想 法付諸實踐,再透過對話的⽅式尋得回饋,那樣的實踐 就會是有意義的。 吳昀慶、林偉 採訪撰稿

學 政 界

137


柳慧燕

82級 碩士班 現任 柳惠燕建築師事務所主持人

「⾛在政策到不了的路上」

的政策限制;但同時因為⾃⼰既是研究者⼜是專業者的

建築師實踐的,是誰的理想?

雙重定位,所以在看保存和改建議題時,更能了解不同 ⼤學畢業前,我在北科當助教,畢業後陸續跑到建築事

的⽴場和當時可能的處境。像是四四南村,我們可以說

務所上班、做競圖,但也因為公司⼀直把我安排在競圖⽅

它的保存真的不夠好,但以當時的時代環境和法制條件

⾯,有很多其他想學的沒辦法做,就決定考研究所,⼀邊

來看,或許已經是最適合的選擇了。

留在事務所打⼯⼀邊讀書。回想起來,我和城鄉所還算頗 有淵源,⼤⼆升⼤三那年,我跑到當時的都計室打⼯,那 年做了紅⽑城的模型,後來⼀⽅⾯因為地緣因素,⼀⽅⾯

也在這種雙重⾝分下,更能體會城鄉所強調的參與。 建築師要做的不全是創造⼀個屬於⾃⼰的作品,⽽是在 使⽤者習性和建築師想像間的反覆來回。這樣的來回,

也因為這個經驗,就只報考城鄉所。

是為了讓這些使⽤者可以更真實地照⾃⼰⽅式來⽣活, 很幸運考上後,⼀進來才發現衝擊很⼤。雖然原來設想

不是你畫了圖後,他們就會乖乖照你所畫的使⽤,甚⾄

過城鄉所跨領域的環境,但當時⼀屆只有9個建築系學⽣,

還會覺得你原來的設計不夠好⽤。好好地接觸使⽤者,

⽽且⼥⽣很少,每組只有⼀個或甚⾄沒有⼥⽣,仍有許多

並⽤他們的話和他們溝通,我想這就是城鄉所強調的

適應不良的地⽅。更重要的是進來後發現,原來建築是可

「常⺠語⾔」和「使⽤者參與」,即便這會影響建築師

以被討論的,這和⾃⼰過去那些⽐較菁英思考,崇尚向⼤

原來的設計,可是你會知道你的設計拉近了使⽤者和菁

師學習,做出像⼤師⼀樣的作品的學習經驗很不相同。因

英間的距離。

此,這個適應不良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學習經驗,除了能

好東⻄不怕⼈學,成功不必在我

放⼤尺度、多層次地看待建築和紋理分析,⽐較重要的是 思考和態度的轉變。尤其⾃⼰碩⼆出去開業、接案後,使

我們這幾年的業務,主要是承接北部地區的政府委

⽤者與專業者間的關係可以是什麼,⼀路來都深深影響我

託案,如騎樓整平和房屋整建維護。在騎樓整平這塊,

的接案類型和設計想像。

我們算是業界裡少數能承攬的,因為在⼀開始推動的時

開業時⼈⼿很少,因此先休學兩年專⼼經營事務所,復 學後則把⾃⼰⼿上正在做的案⼦當成論⽂題⺫。若單從⾃ ⼰⾝為規劃建築者的⾓度來看,會發現眷改的議題很難全 ⾯解決,畢竟真正能操作的彈性較⼩,也有業主和更前端

候,業界不少⼈無法或不⼤願意跟⺠眾溝通或開說明會, 因⽽我們事務所的路會⽐其他⼈寬⼀點。其他事務所可 能就會偏向特定建築的專⾨取向,⽽我們的優勢則在樂 意接觸各式各樣的使⽤者。

空間專業

138


所以,早期台北市辦第⼀屆社區規劃師時,我們覺得可

到決策⾯去吧!

以做社區諮詢、地⽅提案或是⼀些社區的參與營造,是 很榮耀的⼯作,⽽且有助於縮⼩專業者和使⽤者的距離。

城鄉所可以是⼀個打開眼界的地⽅,匯集了不同專業 者,所以路很寬。回想起來的情況似乎總是⽼師⽐學⽣認

對那些到這裡實習打⼯的建築系學⽣,我經常告訴他 們⼀個很重要的概念,騎樓整平就像是現代版的造橋鋪 路。你的設計可以造福⾮常多的⼈,不是只有單體設計 才是建築,這些整修⼀樣是建築師的責任。⽽整建維護、

真,但不意味著只能專注學術,也要好好接觸使⽤者,這 些學習經驗會需要和真實經驗相互辯證。我的專業是建築, 能做的範圍畢竟相對有限,也許需要更多⼈到決策⾯,才 有能改變整個環境的廣泛效果。

裝修這部分,我會把它當作微型都更,它能緩解都更⾛ 不通和制度⾯的問題,畢竟等修法和公部⾨有所回應需

何函育 採訪撰稿

要很多時間,但房⼦會隨時間⽼化。⺠間如果能有概念 的話,可以回應⼀些集合住宅或是較⼤建築的⽼舊問題, 像是台⼤⼥⼆舍、⼥三舍和台科⼤⼀些整修,這些也都 是我們服務過的地⽅。 建築師⽐較能努⼒的是在⺠間這塊,⺠間很重要,也 意味著建築師有些時候需要教育⺠眾。例如好的維護管 理就是在設計時,能夠和他們溝通和宣達的,如此才能 延⻑房屋的使⽤壽命,彌補政策推不動的住宅⽼化缺⼝。 這些概念,常常是透過社造,或是社區諮詢的⽅式多講 幾次,才能有些成果。短短幾年的時間,就可以發現⺠ 間聽進去後,也會向政府部⾨反應,例如松⼭路現在整 平後也變成⼭⽔⼤街,接⼭接⽔的環境,且⼈⾏空間安 全開闊。這就是好觀念推出去的結果,我希望可以有更 多⼈繼續學⾛這些想法,好東⻄不怕⼈學,成功了是⼤ 家的福氣,成功不必在我。

空間專業

139


陳仁達

83級 碩士班 現任 青田管理開發顧問公司創辦人、董事長 青田電動車集團

「我覺得到城鄉所的好處是,你會漸漸有⼀些你⾃⼰的想法啦,就算你原本沒什麼想法的, 只是⼀個⼩樹苗的,也會慢慢⻑⼤嘛,那裡就是有⼀個這樣的環境,⿎勵你去把⼀個⼩苗 變成⼀棵⼤樹。」 在熙來攘往的新⽣南路邊,⼀棟棟巍⽴的商業辦公⼤樓

當時,他以⾒習⽣⾝分進⼊市政體系,卻很快驚覺到

緊捱著彼此,這裡是⻘⽥開發管理顧問與⻘⽥電動⾞設計

現實政治的運作,與街頭價值倡議存在的巨⼤落差,促

股份有限公司的所在。拎著剛從⿆當勞買回來的雙份四塊

使他毅然離開市府。然⽽,⾯對烽⽕連天的⼗四⼗五號

雞與⽟⽶濃湯,創辦⼈陳仁達學⻑向我⽰意著來客隨意。

公園拆遷爭議,他發現⾃⼰除了流下悔恨的淚⽔外,只

「什麼都可以,就是不要拍照!我⼀邊吃,你應該不會介

能猶如被迫繳械般,無計可施。「那個⼼情真的很惡劣,

意吧?」他⼀派豪爽地笑著。在後續的訪問過程中,我越

你想要為這個城市做點什麼,你真的有機會進到市政府

加能理解學⻑這種不拘⼩節的個性,如何造就出他豐富精

了,你開始真的想做點什麼,然後你⼜發現,完全不是

采的⼈⽣經歷。

這麼⼀回事…我那時候就想說,就做⾃⼰的⽣意吧,哈 哈。我從我⾃⼰的⽣意找到我⾃⼰對於理想的實踐嘛,

在他就讀逢甲都計系的期間,因為發起校內財務公開的 運動,遭到退學處分。儘管學歷⼀度只有⼤學肄業,卻絲

我可以去選擇我接什麼⽣意、不接什麼⽣意,或者接到 ⽣意後我怎麼做,我可以做點選擇嘛。」

毫沒有減緩他繼續參與學運與農運的動能。學⻑表⽰,在 那個戒嚴的年代,整個社會就像是⼀個很⼤的悶鍋。當蓋

陳仁達不斷地為⾃⼰的理想奮戰,但家⼈並不諒解他

⼦掀起來,所有⼒量都冒出來的時候,沒有⼈知道,那個

被退學和參與運動的做法。這使他既不便、也不想向家

鍋⼦在滾的東⻄到底是什麼。他以開玩笑卻相當認真地⼝

裡伸⼿,於是經歷了⼀段卯起來賺錢的⽇⼦:他早上送

吻表⽰,那個時候常常在反思⾃⼰究竟在街頭衝什麼?

報,下午到建築⼯地打零⼯,晚上搖⾝⼀變成為國中補

「很多這種辯論都被整個運動的氣氛蓋住了……像是那時

習班的理化「名師」,爾後再到當時的統⼀麵包店上⼤

候的原運,⾮常多的這個呃,性侵的事情……多到就是說,

夜班。「那個年代的⼤夜,其實也沒什麼⽣意,所以就

你都懷疑起⾝邊的⼈是不是幹了這個事情。因為在運動的

可以打盹啊……很多夜⽣活的⼈,他把你當那個boy桑

⼤帽⼦底下,這些事情是不可以被討論,就是無所謂啦,

(服務⽣),所以只要伺候他好⼀點,他買東⻄就常常⼀

幾個⼩⼥⽣犧牲了無所謂。」

千塊不要找……⼀個晚上,可以遇到好幾個那種⼀千塊 不要找的。」

陳仁達對運動本⾝有所反省,但他對街頭抗爭仍未完全 ⼼灰意冷。真正的轉折點,是陳⽔扁擔任台北市⻑,從 「打天下者」終於能夠轉變為「治天下者」的時刻。

陳仁達笑著說,因為他在外⾯實在混不下去了,所 以才決定回到學校進修。他當時堅信,城鄉所應該是唯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40


⼀能夠收留他的地⽅。 「因為我喜歡談法理,沒有地⽅

四處宣揚簡稱為CSR的理念。他的CSR並⾮⼀般所稱的企

的⽼師願意談法理…所以我也只好到這個地⽅來。」他

業社會責任,⽽是社區社會責任(Community Social

認為,當時的城鄉所在社會中扮演著類似智庫的⾓⾊,

Responsibility)。 「我就有點捧這些地主啦…⼀個社區的

不斷提供社會⼀些新的⽅向、新的探討內涵。然⽽,他

市值,也是好幾億啊,現在台灣的很多的上市公司,還不

也指出,儘管所上對於法理的討論很多,卻極端缺乏對 於法律的討論。「你要真正改變這個社會,靠的是法律 ⽽不是法理……法理跟法律之間,必須要不斷地辯證的, 你不關⼼,就變成這些學⽣只會夸夸其詞,沒辦法坐下

值好幾億…所以我就跟他們講說,你們這個社區相當於上 市公司,你們都是上市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家上市公 司要善盡企業社會責任,你們難道不⽤善盡社區社會責任 嗎?」 隨著都市更新的議題逐漸抬頭,過去曾經聽過陳仁達演

來真正去推動⼀件事。」

講,或者原本就互通聲息的⽼地主們,開始拿⼀些⼿上的 他也認為,城鄉所在實踐⾯相當薄弱的另外⼀個因素,

⼟地前來諮詢。「達仔達仔,這東⻄交給你啦(台語)!」

是內部聯繫不⾜。如政⼤、中興、成⼤等其他學校,都

由於被託付的事情越來越多,學⻑索性開了⼀間公司來接

有相對緊密的校友聯繫網絡,在這種⼀個拉⼀個綿密的

案⼦,意外地變成台北市最⼤的都市更新規劃公司。「我

體系中,他們得以建⽴⾃⼰的地盤,實踐本⾝的價值觀。

那時候就標榜,我要做地主顧問,不要做開發商顧問啦…

然⽽,無論是城鄉所,還是整個台⼤,似乎都有⼀種個

我們就談⾃⼒更新,只談⾃⼒更新。」然⽽,⾃⼒更新後

⼈主義的傾向。「這從實踐的⾓度是完全錯誤的嘛,實

續依舊遭遇許多挫折。「市政府都講要⽀持⾃⼒更新,事

踐本來就不是⼀個⼈可以實踐什麼,是⼀群⼈才能實踐

實上,他們整個的思維都還是幫建設公司忙嘛。所以建設

什麼嘛,對不對?理念相近的⼈聚在⼀起,才有機會實

公司的成了很多,我們的案⼦成的還真不多。這些年也賠

踐⼀個什麼東⻄。」

了⼀些錢,但是到今天,我還是覺得我喜歡當地主顧問, ⽐較有趣。」

畢業後,陳仁達短暫接任過⼀陣⼦的OURs秘書⻑, 後來就⾃⼰⼀個⼈轉⾄創投業發展,正值台商「⼤膽⻄ 進」的年代。由於創投業的性質,使陳仁達有了許多機 會能夠與廠商互動,獲得了在城鄉所時期未曾觸及的產 業視野。「我們台灣的創投噢,⾸先你要先了解整個產

⾄於半路殺出程咬⾦的電動⾞事業,其實是無⼼插柳的 結果。「因為⼈家就叫我們去投電池啊。當時就是⼿上有 點閒錢啦,做⼀些愚蠢的事啊。」於是,某種程度上被套 牢的陳仁達,只好硬著頭⽪去找廠商,對⽅卻給了他⼀個 軟釘⼦。「要賣電池給我們的⼈,都排到兩個街廓外啦,

業鏈,什麼東⻄是有價值的投資,所以我們花⽐較多時

你去後⾯排隊吧!」於是他轉念⼀想,不如改向廠商買⾞,

間是在做學徒,去了解整個產業鏈。」藉由了解整個產

再請對⽅向他買電池,這項提案很快獲得對⽅的⾸肯。不

業內部的⽣態及決策邏輯,才能夠準確判斷⼀間公司在

過買了⾞⼦後,到底要再轉賣給誰,⼜成了棘⼿的問題。

產業當中的發展前景。儘管陳仁達認為,創投是⾮常有

於是,努⼒將這個⾏業了解透徹,遂成為當務之急。「我

趣的⾏業,卻也是⼀個發展步調⾮常快速、壓⼒極⼤的

們就變成⼀個很有趣的⾓⾊,我們不管到⼤電池廠、到⾞

領域,所以他也因為⾝⼼俱疲⽽選擇離開。

廠,⼈家都願意⾒我們,願意跟我們談,願意把⾨打開來, 讓我們了解這些相關的細節。」漸漸地,他就從⼀介⾨外

離開創投業後,陳仁達戲稱⾃⼰過了好幾年快樂的退

漢,成為⽐較能夠全⾯掌握產業脈動的廠商,甚⾄還組成

休⽣活,整⽇就是陪⼩孩、參加家⻑會。然⽽,由於閒

產業⼯會,進軍中國。對於不動產未來前景完全不看好的

賦在家實在無事可做,他便開始到社區擔任社區規劃師。

陳仁達表⽰,他在三年前左右,就已經跟公司內部宣布不

「後來⼈家就邀我去演講,我覺得我還蠻喜歡演講,最

動產不⾏了 ,未來要將重⼼移往電動⾞產業。

多的時候曾經⼀年有到快要⼀兩百場。」學⻑透過演講,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41


「我覺得,我就還是⼀個頑童,不斷地衝撞體制,不 斷地在做傳教的⼯作,我覺得有點像傳教⼠,永遠都在 談⼀些,這個社會所缺乏的理念或信念。」回顧他近五 ⼗年的⼈⽣,學⻑為⾃⼰下了⼀個這樣的註解。雖然他 不再是當年那個在街頭第⼀線與公權⼒抗衡的社運⻘年, 但是在社運之外的場合,他仍然不懈地以各種不同⽅式, 試圖貫徹個⼈理想。「⼈總是這個樣⼦的嘛,總是會想 做⼀下⾃⼰覺得有價值或者是想法的事情。…我覺得到 城鄉所的好處是,你會漸漸有⼀些你⾃⼰的想法啦,就 算你原本沒什麼想法的,只是⼀個⼩樹苗的,也會慢慢 ⻑⼤嘛,那裡就是有⼀個這樣的環境,⿎勵你去把⼀個 ⼩苗變成⼀棵⼤樹。」

張⼦若 訪談撰稿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42


楊文全

84級 碩士班 89級 博士班 前任 宜蘭縣政府農業處處長

「『直覺』其實是過去所有經驗和知識的綜合判斷,並不是無的放⽮。很多學⽣都有直覺性的想法,但 是因為說不出理由⽽被貶抑、受到挫折就放棄了,在這個時代之下⾮常可惜。這些直覺反應了⾃⼰⾮常 獨特的⽴⾜點、⽣⻑背景與⽣活⽅式,這些都是競爭、為社會貢獻的本錢,是獨⼀無⼆的。」

楊⽂全學⻑⺫前服務於宜蘭縣政府農業處,在農業處擔

當時,張景森⽼師正在做臺南縣綜合發展計劃,所以

任處⻑。學⻑回應訪談邀約⾮常迅速,與他的秘書約了某

第⼀次考城鄉所沒考上後,學⻑就先來所內做研究助理,

個週三中午,就這樣跑去了宜蘭縣政府赴約訪談。踏進處

跟著張景森⽼師。同時,也被抓去參加了陳⽔扁臺北市

⻑室時,學⻑和我打了招呼後,就回座位上邊吃麵、邊閒

⻑的選戰,幫忙編寫政策⽩⽪書。在第⼆年考上研究所

聊。等到學⻑吃完後,我們就正式進⼊經驗分享的訪談部

後,持續在做臺南縣綜合開發計劃,對於實務⼯作較有

分。

興趣,反⽽沒有好好上課。再加上⾃⼰年紀較同學年⻑

楊⽂全⼤學時是就讀成⼤建築系,畢業後做了很多事情, 卻完全沒有接觸建築業。他說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學時 期迷上了攝影,退伍時甚⾄還找學弟幫忙辦了個攝影展。

了⼗年左右,⾃⼰也有了孩⼦,與所上⽣活交集較少, 所以跟所內同學較不熟悉。 1996年,新⽵市開始推⾏社區營造。由於楊⽂全本⾝

⽽當時剛好⾯臨解嚴與報禁開放,出現了中時晚報與聯合

是新⽵⼈,並且,他的夫⼈也在⽵教⼤教書、⼀邊也跟

報,他也應徵上了中時晚報攝影記者。在此之後,也在新

著在地⼈⼀起從事社造。在這樣的關係之下,⾃⼰也被

新聞任職攝影記者⼋個多⽉,那段時間也是台灣社會運動

找回新⽵⼀邊唸書、⼀邊⼯作,索性弄了⼀個⼯作室,

⾵起雲湧之時。當時,攝影記者總是在社運場合的最前線。

進⾏新⽵地⽅規劃、社區營造,也幫蔡仁堅的選戰編寫

楊⽂全說⾃⼰在當時,看不懂這些運動是怎麼回事,認為

政策⽩⽪書。不過,營運了三年後,為了寫論⽂、再加

似乎該回去讀書了,也導致後來離開了攝影圈。

上認為⾃⼰不適合當⽼闆,所以把⼯作室收了。最終,

在1990年代楊⽂全學⻑30多歲時,因緣際會接觸到中華 ⼯學院當時處理的花蓮綜合發展計劃。也在這段時間,在 美國認識了⼀位臺南縣⽴法委員,並在1991年被找去幫忙 輔選,後來也當了⽴委助理⼀年。這⼀年之間,學⻑看到 了台灣在野黨政治的⽣態。在1994年,雖是建築系畢業⽣, 學⻑卻選擇報考城鄉所甲組。主要是因為從花蓮縣綜合發

也順利在1999年從城鄉所畢業。此時,正好也跟著⺩鴻 楷⽼師做宜蘭縣綜合發展計畫。在從事這項計畫的過程 中,跟著開了多場說明會、也遇到了地⽅代表的⾔論卻 不知如何回應,才發現⾃⼰論述事情能⼒上的不⾜,認 為似乎應該再好好念書。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報考了城 鄉所博⼠班。

展計劃的經驗後,發現⾃⼰的興趣在綜合發展、政策性的 計劃、以及區域性政策規劃等。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43


在2000年到2011年的博⼠班過程中,有⾮常⼤的感觸。

台⼤其他系所的資源是⾮常重要的,尤其城鄉所這種開放

學⻑提到,瞿宛⽂是他的計畫書⼝試委員,他曾說過:

的⾵氣,對某⼀類想搞⾃⼰東⻄的學⽣是⾮常好的,這樣

「城鄉所的學⽣常常發⽣的是,題⺫選定太早,事情還

的平台很重要。在學⻑就讀的那段時期,地⽅政府是城鄉

沒發⽣就衝進去。這樣的好處是對於新環境很敏感,但

所重要的研究領域,所內的理念也是要培養決策的政務官,

壞處則是沒有結果就不知道怎麼研究。」楊⽂全學⻑說,

⽽⾮技術官僚體系的事務官。⽽要怎麼培養政務官?⼤桌

⾃⼰就是空間選擇太早,⽥野⼀直做到了2007年才有⼀

訓練是⾮常重要的學習空間。政務官其實沒有標準課程,

點正⾯成果。

就是讓⼤家活在⼀起、不同觀點間對話,在這樣的情況下,

不過,博⼠班的這段時間,學⻑⼤多數時間在花蓮與 宜蘭,因此跟基⾦會、劉可強⽼師密切互動。此外,也

⾃⼰的主體意識要很強,否則只是隨波逐流、無法對話。 但在橫跨千禧年的這段學術⽣涯中,學⻑看到了城鄉所

正逢陳育貞⽼師在2004年開始要做全縣性的宜蘭縣鄉村

與時代的變化:城鄉所在80⾄90年代崛起,在社會運動空

⾵貌計畫,知道楊⽂全學⻑有綜合發展計畫經驗,因⽽

間領域中引進左派思想,作為⼀種社會啟蒙,吸引許多對

開始持續在不同時間點於宜蘭⼯作室⼯作,斷斷續續地

社會改⾰有期待的學⽣。那麼在2000年以後呢?透過網路

接觸幾個跨鄉鎮的計畫。在鄉村⾵貌綱要計畫這項經驗

每個⼈都能接觸到各種資訊、知識、學派,⽼師所帶來的

中,跳脫以前雖接觸農業縣、卻不是從農村⾓度切⼊的

資訊反⽽重要性降低;再加上時代氛圍、社會關注議題也

狀況,開始對農村有點琢磨,也發現整個台灣的規劃體

與以往⼤不相同,學⽣⾃⼰能夠前進,那麼為何還需要⽼

系對農村是沒有感覺的。畢業後,楊⽂全已經50歲了,

師?在這樣的時代下,⽼師的任務性質⼤受挑戰。例如社

學⻑認為⼀個國內陽春博⼠沒有什麼價值,不過應夏鑄

會所賴曉黎⽼師的教法:以⼀種並⾮指導,⽽是幫助學⽣

九⽼師的邀請去應徵所內的兼課,同時還是在宜蘭這邊

發展獨特性的⽅向;這點讓楊⽂全學⻑認同當今「網路世

做助理⼯作。

代」的教學模式。在21世紀中,師⽣關係是完全不⼀樣的。

在多年規畫的經驗中,楊⽂全說區域型規劃的實踐機 率很低,在規劃上遇到瓶頸後,看到許多⼈跑去從政 (例如張景森、曾旭正)。不過,學⻑很早就⾃認不適 合⾛這條路,因⽽選擇從事農業。從農夫的⾓度可以看

不過學⻑相信,城鄉所的開放性是讓它能夠調整適應的, 只是⺫前所上的⽼師較常接觸的只有張聖琳,不太了解全 貌。 最後,楊⽂全提醒學弟妹,對⾃⼰的直覺要有⾃信。

到⾃⼰在做農村規劃上的瓶頸,例如宜蘭⼭邊的農⽥,

「直覺」其實是過去所有經驗和知識的綜合判斷,並不是

若發展⽣態農業該怎麼做?關鍵在哪?學⻑經過了⼀年

無的放⽮。很多學⽣都有直覺性的想法,但是因為說不出

才想通怎麼在尚未規劃的⼭邊農⽥耕作,也當了兩年農

理由⽽被貶抑、受到挫折就放棄了,在這個時代之下⾮常

夫,雖然時間不⻑,但⾄少知道那個位置看事情的⾓度

可惜。這些直覺反應了⾃⼰⾮常獨特的⽴⾜點、⽣⻑背景

是什麼。在這之間,也弄了「倆佰甲」團隊,成為培育

與⽣活⽅式,這些都是競爭、為社會貢獻的本錢,是獨⼀

新農夫的平台,也因此讓縣⻑從眾⼩農中找到了楊⽂全。

無⼆的。⽽在這樣的新時代中,城鄉所⻑久以來就以多元

這樣的結果學⻑表⽰不意外,他認為⾃⼰從事農業初衷

並存為中⼼思想,這是它如今仍保有⼀定魅⼒的地⽅,也

本就不是做個⼩農,還是想找到區域型規劃實現的⽅法。

可能是它在這個世紀還能夠挺住的重要關鍵點。

楊⽂全學⻑認為⾃⼰啟蒙很晚,在博⼀時,認識了台

林偉 採訪撰稿

⼤社會所研究資訊社會學的賴曉黎⽼師,跟著他跑兩個 暑假的⽥野,才真正開竅。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44


吳昱廷

86級 碩士班 現任 FUN+ Design丰合設計 負責人、創意總監

「轉換跑道,是希望能有更多機會,為社會⽽設計」

城鄉所提供⼀些規劃案的練習機會,我那時參與了

⼤尺度的實作練習

陳亮全的⾈⼭路校地回收和規劃設計,還有⼤禮堂設計。 印象⽐較深的是,城鄉所有⾮常多實習案。除了實習

那時海外會還有⼈使⽤,但後來⼤禮堂發⽣⽕災,新⽣

課外,每年寒暑假都會有貼在公布欄的徵才,你可以選擇

先使⽤的是公館樓。當時其他組的實習課,剛好遇到反

⾃⼰喜歡的案⼦實際參與操作,當然它有些背景或能⼒的

六輕跟守護七股⿊琵的事情,就是李登輝說「難道⿃⽐

要求,但都會強迫和不同背景的⼈⼀起參與。這讓我想到,

⼈重要嗎?」的事件。我覺得我這屆剛好在社運的轉捩

當時所上建築系的學⽣很少,過去建築背景的學⽣,原來

點,當時⽐較少⼈認為運動有辦法改變局勢,不太有抗

受到的教學⽅向會⽐較講求個⼈或說英雄主義,因此,實

爭意願,且剛好有機會和柏克萊⼤學與美國環保團體合

習課討論的時候難免容易受挫,覺得講不過其他論述能⼒

作,藉此對台灣政府施壓,最後這件事情才落幕。我那

⽐較強的同學。我那年建築系約有五六⼈,最後只有兩三

時的秋⾾好像也沒⼈參加。

⼈真的畢業。 不過,其實我研究所時,⽐較有印象的是修了很多戲 當時做了基⾦會在台中的⽣態⺠宅,這個算是⽐較能落

劇系的課,還去國家戲劇院實習半年,對舞台設計很有

實參與設計的例⼦。另外,我們也算是第⼀批進寶藏巖的

興趣。雖然最後因為經濟考量,還是認為應該繼續從事

學⽣,寶藏巖算是⼀個無意間的發現。⺠國86年左右,⺩

建築⼯作。

鴻楷受委託處理,要交換台⼤跟三總在內湖的⼀塊地,所

建築事務所的⽇⼦

以我們就藉著這個換地,希望台⼤能成⽴⼀個藝術學院, 把⾳樂、戲劇還有城鄉所結合起來,並展開從內湖到寶藏

實務界對城鄉所有些普遍的恐懼和印象。我很幸運能

巖的調查。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個意外插曲,那時討論

進到潘冀建築師事務所,也是裡⾯唯⼀⼀個城鄉所畢業

組內發⽣了衝突,後來和我衝突的那位同學休學,雖然不

的。⼀開始⾯試時被問,「我們很喜歡你設計的作品,

確定是不是因為衝突或是其他因素,但的確讓我有些省思,

只是你是城鄉所的,我們有點擔⼼……」;或是同事有

畢竟隔⾏如隔⼭,不同專業要溝通並不那麼容易。後來,

些疑惑,認為「城鄉所的來這裡要幹嘛?」。可能會有

這種⼤尺度和討論過程,在我當主管時還滿有⽤的。寶藏

些⼈認為城鄉所出來的不好管理、不好相處或是只會說

巖真的繼續往下⾛,是我畢業幾屆後,康⽼師做了建議報

不會做,⼀開始有些⼈會覺得報告書可以丟給你,認為

告書,才正式以聚落的⽅式保存下來。

你可能論述很⾏,我也說不⼤出來那種感覺是什麼。

空間專業

145


相處過後,我也不確定他們還會不會對城鄉所有什麼特

然⽽,因為潘冀的規模⽐較⼤,有些時候彈性較⼩,雖

別印象,但⾃⼰相處時,不⼤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我是

然如果我繼續待在潘冀那裡,可以過著舒適安穩的⽣活,

覺得會選擇念城鄉所的⼈,或許本來就有些相似的特質,

但⼜覺得⾃⼰現在這個年紀,還可以有些新的挑戰和改變,

倒不⾒得完全是城鄉所的因素,例如⽐較多會談社會設

有機會發揮⼀些社會設計的巧思。因此,出現了與潘冀合

計。⽽城鄉所⽐較像是⼀個地⽅,讓你增加⼀些看事情

夥、另外創業的轉變,這個轉折還滿讓⼈興奮的,也是我

的焦點和不同的看法。不過,印象中,我從來沒有在同

覺得很幸運的地⽅。現在的公司⼀直到2015年6⽉才正式

業場合遇到任何⼀個建築系的,和我⼀樣是城鄉所畢業

成⽴,⺫前⽐較像是潘冀的⼦公司,但也因此能有⼀些不

的。

同的做法。我們⺫前每年提撥10%作社會公益,像是在柬

若純粹以建築本業來看,城鄉所的東⻄不⼤容易學以 致⽤,念的理由不是只為了技巧上的增進,⽽是⼤尺度

埔寨協助⾃⼒造屋和蓋教堂,未來希望能有機會做更多為 社會⽽設計的事情。

的視野。不少同學因為早就知道⽼夏⽽來念,因此不⼤ 會侷限⾃⼰的興趣,也會警覺不應該只仰賴所上資源,

何函育 採訪撰稿

可以多使⽤台⼤的資源。⼀般來說,參與式設計或調查 很難在建築本業落實,像是⼀般商⽤建築沒有明確的使 ⽤者,出租出去的參與者很複雜,所以理性財務衡量的 業主和公司,很難有機會作參與式設計。另⼀⽅⾯,政 府採購法也不⼤給年輕的公司機會,它有⾨檻限制,需 要具備相關經驗才能投標,所以年輕建築師進不去;但 像潘冀這種⽼牌且規模⼤的事務所,會覺得政府可以談 的彈性⼩,利潤也很有限,相對⿇煩⽽不會去接,不⼤ 有機會做政府案⼦。 我在潘冀期間,有六年半在上海、北京、廈⾨和台灣 之間來來回回。⼤陸那裡尺度⽐較⼤,步調很快,也因 為決策者很年輕,⽐較能接受新的做法和造型。我也幫 ⼤陸擬過開發設計準則,規範⼀些材質、⾊彩等項⺫。

投⼊社會設計 在潘冀期間,我曾經做過⼀個⽼⼈安養院的案⼦,在 ⾛廊與房間⼊⼝處的牆⾯做了⼀些退縮的設計,讓他們 可以⾃⼰布置。這種⾼使⽤彈性的設計,和環境⼼理學 滿有關的,讓這些⽼⼈可以貼照⽚或是⾃⼰的東⻄,藉 由這些東⻄來辨識⾃⼰,建⽴回憶和表達情感。

空間專業

146


陳德君

87級 碩士班 萬華社區規劃師

反思了以往總是偏重公共空間營造,忽略了萬華產業的潛⼒:團結⼩蝦⽶般的產業,更 有創造空間與機制的可能。

城鄉所,社區⼯作的基礎

社區規劃師⼗七年

「⼤理街是我⼩時候過年時,全家會去買⾐服的地⽅。」 談起⾃⼰與萬華的淵源,陳德君從⼩就覺得,熱鬧的萬華 讓她印象深刻。「在我升研⼀的暑假得知,⼤理街運動將

維持信念,是做⼀個社區規畫師最⾟苦的地⽅。 「要⾃我催眠,它能在台灣發⽣,它能遍地開花,但是

開成實習課,我很開⼼。」進城鄉所之前的暑假,她便跟

明明就很難。」慶幸的是,這幾年陸續有許多機會來敲

著博⼠班學姊在⼤理街展開⽥調,被同學開玩笑說是「偷

⾨。在⾃⼰也想嘗試不同的挑戰下,陳德君仍因為某些

跑」。當年的實習課由⺩鴻楷、夏鑄九、陳亮全⽼師帶領,

躍進,⽽感到充滿動⼒,⽀撐著她⾛下去。

選組⾮常競爭。 2012年,在城鄉所⿈麗玲⽼師⼒邀之下,她參與籌 「認清⾃⼰是最優先的事情。你個⼈和團隊是什麼關係, 你的特⾊和⾓⾊是什麼,你能貢獻什麼。搞不清楚,就可 能是吵架、求表現、氣餒。」陳德君回憶起研⼀的實習課, ⾔談中傳達出團隊合作的困難,以及頭⼀次嚐到複雜⼈際

劃「常⺠⽂化與城市資產國際圓桌論壇」。陳德君把它 辦得「很萬華」,在吃穿⽤度的導覽路線中,讓萬華現 ⾝。在這次活動中,陳德君反思了以往總是偏重公共空

關係的苦澀。但也因為陳德君個性較圓融、不喜歡衝突,

間營造,忽略了萬華產業的潛⼒:團結⼩蝦⽶般的產業,

她總是盡⼒把事情兜著⾛,扮演起團體與社區之間的聯絡

更有創造空間與機制的可能。「我⼗七年來的切⼊,都

⼈,還擔任起總務、學習⾏政管理。

是在看哪裡有公共空間,[能]去做⼈的動員,但最近發

「你的觀察⼒要敏銳、知道怎麼應對進退。後來才知道, 這些都是我學到的東⻄。」經歷過互相磨合的實習課,陳 德君認為,這是城鄉所帶給她的養分與能量,讓她在動員、 組織、對話、產出的社區⼯作中,有了基礎的訓練。

現重點是產業。動員店家做⼀些活動,企圖⼼會很不⼀ 樣。」 2013年,參與URS玩聚場,以及擔任⻘規師實習課導 師的經驗,也讓她感到社規師培訓的影響,正⼀點⼀滴

然⽽,陳德君也曾陷⼊無法學習設計的困惑。她原本是 對空間和環境設計感興趣,才來唸城鄉所,卻發現這裡無 法給她太多設計訓練,因此⼀度跑去復興美⼯學畫畫。她 認為,⾃⼰在城鄉所中學到最多的,仍是⼈際關係和組織 能⼒。

地發酵。當時,她帶領的⼀組「熱⾎⼩市⺠」來⾃各個 專業領域,共同規畫新富市場的古蹟利⽤,也吸引了忠 泰建設的關注。陳德君抱持不防商的態度,畢竟事情無 法獨⽴⼀個⼈完成,仍須有資⾦挹注將案⼦實現。

學 政 界

147


⼗七年來⼀直靠著寫案⼦爭取補助,壓⼒⼤、經濟來 源不穩定,陳德君認為當⼀個社區規劃師,最困難的便 是錢。「政府沒有重視這⼀塊,現在對於『規劃』性質 的補助全沒了,⽂創型的『實作』變得很主流。所以我 掛著社規師頭銜去做的事情⾮常有限,不容易被看⾒。」 談到今年台北市政府設⽴的社規師駐點,陳德君⼀度期 待⾮常⼤,但漸漸感到這項政策仍停留在形式層次,未 能促成社區與政府的實質對話。在掙扎與失落過後,陳 德君調整⼼態,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萬華,孕育著其他可能 城鄉所畢業⾄今,陳德君擔任萬華的社區規劃師,累 積了⼗七年份的⾟苦與感動。體認到社規師路難⾛,陳 德君婚後五年來,⼀直想找機會另外創業。對⼩孩很有 ⼀套的她,想投⼊喜歡的兒童教育,認為社區規劃的概 念,要從⼩教育起。2012年暑假,陳德君在糖廍⽂化園 區舉辦⼩⼩社規師營隊,透過遊戲設計,讓⼩朋友⾛訪 ⼤理街區,培養都市觀察的能⼒。雖然她想轉⽽創業, 專攻兒童教育,卻還是放不下規劃這⼀塊。「⺫前創業 零進度呀,」陳德君笑著說,「五年來,⼀直有機會來 敲⾨,⽿根⼦軟,覺得規劃師做為通才,每個都可以練 習⼀下。」 即使將來要創業,陳德君仍會選擇待在萬華。萬華的 特殊之處,在於它是台北市最年⽼的城區,⼈與⼈之間 的關係還存在,這幾年來⼜有許多在地團體漸漸發芽。 陳德君認為,這裡是最有機會做出有意思成果的地⽅。

劉嘉⽂ 採訪撰稿

媒體出版、文化

148


88級 碩士班 任職 茂峰捲門五金股份有限公司

「其實,你進到每個⾏業,書本上學的跟實際操作的⼀定差很多啊。但是你如果肯去學的 話,我覺得,其實各⾏業都不是太⼤的問題啊。」

「怎麼會問我呢?…我們就是為五⽃⽶折腰的那⼀型,

之外,另類的就業選擇。她曾經在⼈本基⾦會短暫⼯作

所以沒有意義啦。」在接到受邀採訪的電話時,張婷菀學

過⼀段時間,不過,在看到⼀間紀錄⽚⼯作室的徵才資

姊的⼝吻顯得既驚訝⼜惶恐。與同屆同學辜旗亮先⽣結為

訊後,便斷然放棄原本也覺得愉快的⼯作。 「我就說我

連理的學姊,⺫前正在彰化埔⼼從事從夫家那邊繼承下來

想去那,只好跟他說對不起我⼀定要離職(笑)。」戲

的鐵捲⾨⽣意。戲稱⾃⼰是辜先⽣的「員⼯」和「打雜」,

稱⾃⼰的職業選擇很「任性」的學姊表⽰,她會到紀錄

學姊不僅要協助⼯廠內部從採購、銷售到庫存管理的⼤⼩

⽚⼯作室就職,是因為原本就對影像或電影⼯作就很有

事務,還要分神照顧年幼的孩⼦。「因為年紀到了……必

興趣。

須要做個抉擇,要嘛繼續⼯作,要嘛就結婚,可是就想 說……好吧,對阿。就已經脫離研究所那個相關的事情了。 這是⼥⼈的抉擇。」

作為⼀個不具有任何專業背景與相關經驗的⾨外漢, 學姊進⼊到影像⼯作的領域的求職過程,可說是出乎她 原先意料的順利。「因為正好我那個⼯作室的導演呢,

適逢於九⼆⼀發⽣的那⼀年⾛進城鄉所的張婷菀學姊,

他要拍⼀個跟⾦融有關的紀錄⽚,所以,他想說他需要

畢業於台⼤商學系。她抱持著嘗試新事物的好奇⼼態,有

找⼀個有這種商業背景的⼈去幫他分析,然後,通常有

些懵懵懂懂地來到這個她⼝中所稱臥⻁藏⻯地⽅。然⽽,

這種背景的⼈不會想拍紀錄⽚,我就跑去投了。」於是,

在歷經⼀整年在南投重災鄉鎮的實際調查與接觸之後,她

在因緣際會之下,學姊的⼤學專業背景以及城鄉所導致

開始對於規劃能夠起的實質作⽤感到迷惘。「因為這個事

的另類就業選擇,產⽣了意外的結合。

件有進⼊實地去接觸⼈,接觸發⽣的事情。……該怎麼講 呢,對阿就是會知道,其實,書本上和現實⾯的差異性是 蠻⼤的。」有鑑於她在實務中對於規劃產⽣的疑慮,加上 本⾝的興趣使然,她轉⽽投⼊了畢恆達⽼師的⾨下,展開 家的環境⼼理學研究。

儘管,學姊從畢業後到⺫前的⼯作領域,有著相當的 歧異性。然⽽,歷經了這些年的⼯作經驗之後,她指出: 不管是什麼樣的⼯作,其實在最初的庶務性質都遠⾼於 專業性質,繁瑣的雜事往往會佔據⽐想像中更⾼的⽐例, 所以在就業的時候,不需要太擔⼼所學和就業的連結關

在城鄉所的三年,學姊覺得很難說清楚有什麼具體的影

係。「其實,你進到每個⾏業,書本上學的跟實際操作

響,只是如果沒有來唸城鄉所的話,她可能就會繼續從事

的⼀定差很多啊。但是你如果肯去學的話,我覺得,其

商業相關的⼯作,所以,城鄉所可說是開啟了學姊在商管

實各⾏業都不是太⼤的問題啊。」學姊認為:每⼀份⼯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49


作只要先耐著性⼦,盡可能做滿⼀年甚⾄三年,從⼯作 的過程當中⼀定可以學到很多東⻄。

儘管,⺫前的⼯作不是過去學姊更感興趣的影像業,不 過她強調這些都是⼈⽣抉擇的⼀部分,很難去說哪⼀個選

在學姊選擇和辜旗亮學⻑結婚之後,便因為學⻑決定 回家鄉接掌從上⼀代起家的鐵捲⾨事業,回到了夫家所 在的彰化埔⼼。儘管,夫妻兩⼈在⼤學以及研究所的教 育,都與傳統的製造業無涉(學⻑畢業於台⼤地理)。 不過,在經歷⼀段時間的磨合,以及在⻑輩旁邊邊做邊 學,也慢慢地能夠接掌⼯廠內的⼤⼩事務。「他們那⼀

擇⽐較好。重點是在選擇之後,都應該繼續專⼼致志地做 下去。「不管你做哪⼀⾏,⾃⼰考慮清楚他的優缺得失, 然後做了選擇,就努⼒做下去,每個⼯作都⼀定會有他的 收穫。如果只是⼀直想說唉如果我做那個就好了,如果做 這個就好了的話,你就會永遠忘記你現在做的⼯作帶給你 的成⻑跟樂趣。」

輩的⼈不習慣所謂系統教學這種事,他覺得你看著學就

張⼦若 採訪撰稿

是了。所以就⾃⼰摸索,摸索出⼀個系統…反正我⼀開 始是從編型錄開始了解產品,然後再慢慢了解這家⼯廠 到底做了什麼事情。」 學⻑姊家所經營的茂峰鐵捲⾨屬於台灣傳統的中⼩型 製造業⼯廠,雇⽤的⼈數⼤概是⼗個⼈左右。由於⼈少 事繁,學姊必須照看⼯廠內部⼤⼩的事務,學⻑則負責 外⾯的業務⼯作。不過,他們的業務對象並⾮⼀般的消 費者,⽽是⼯廠對⼯廠的銷售。⼯廠製造與販售鐵捲⾨ 相關的零件與配件,但是並不負責全套組裝,此外也不 單件式的進⾏零售,⽽是做⼤量批發,之後再由下游廠 商繼續往下發包與銷售。 踏⼊傳統製造業的這⼋年來,學姊笑笑地表⽰,有漸 漸在反省資本主義跟⼯業化社會,對於這個世界的影響 「有多可怕」,⽐如說在過程中的貧富差距與⽣態浩劫。 「但是你好像被扣在這個棋⼦裡⾯,你好像也沒有辦法 去改變它。」即便在彰化埔⼼這種傳統的農業⼩鎮當中, 也在所謂的⼯業化與現代化的過程中漸次淪陷。類似學 ⻑姊所經營的這類中⼩型⼯廠,普遍是在農地上設置。 因為政府所規劃的⼯業⽤地不僅價格太貴,⽽且在運輸 距離上也不⼀定合適。加諸⽼農凋零,越來越少⼈想要 留在鄉下種⽥,結果越來越多的農地就變成了⼯廠。 「我覺得這可能也是城鄉所,所以你會開始反省這種 事……但是,某種程度上你就會有點愛莫能助這個改 變。」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50


曾翔昱

91級 碩士班 AGCT創辦人暨品牌經理

「進到學校以後會有⽐較多的養分,讓你重新組織、梳理,把零碎的知識重新整理過⼀ 遍。」

位於溫州街巷弄中的AGCT公寓,在數層樓⾼的綠樹後

「看起來天⾐無縫很理想,但到頭來,⼤家還是在做⾃

若隱若現。不張揚的建築外表內,有著舒適咖啡廳般的三

⼰擅⻑的事情,少了⼀些挑戰跟刺激,倒是覺得可惜的

樓,以及作為共同⼯作空間的四樓。

事情。」

曾翔昱帶我到⼀張⼤桌⼦坐下,笑說把城鄉所的⼤桌 「偷渡」到這個空間了。即使畢業多年,做著似乎與城鄉 所沒有直接關係的⼯作,曾翔昱聊起城鄉所,依然侃侃⽽ 談。曾翔昱⼤學唸的是有「⼩城鄉」之稱的華梵建築系, 當時就對城鄉所感到好奇,因此畢業、退伍後,便⽑遂⾃ 薦到城鄉基⾦會⼯作。

何以建築和規劃出⾝的他,後來轉換跑道,⾃創服 裝設計品牌AGCT?故事要從在基⾦會的那⼀年,曾翔 昱認識了現在的創業夥伴張純綾談起。張純綾⾃家便是 經營服裝零售的⽣意,因此兩⼈除了基⾦會外,還接了 ⼀些店⾯調整的⼯作。⼩到賣場櫃位的調整,⼤到整間 店的重新改造,分別是建築與景觀出⾝的兩⼈,共同完

雖然只在基⾦會待了⼀年就決定考城鄉所,但對曾翔昱

成了幾個讓他很有成就感的案⼦。「透過空間的改造,

來說,那是因為基⾦會和城鄉所是分不開的,是實務與知

重新塑造⼀個氛圍,來達到商業空間的活絡。那時候還

識相互印證的過程。與基⾦會的前輩亦師亦友,有空時,

滿好玩的,要對空間設計有想法的話,這是⼀個很好的

便下去⼀樓旁聽城鄉所上課。曾翔昱說,⾃⼰許多知識和

練習機會。」曾翔昱城鄉所畢業後,和張純綾⼀起在某

經驗的養成來⾃基⾦會,但為了想要更有系統地重新組織 這些養分,還是決定攻讀城鄉所。「進到學校以後會有⽐ 較多的養分,讓你重新組織、梳理,把零碎的知識重新整 理過⼀遍。」談到在城鄉所最⼤的收穫,他認為是規劃基

個跨國服飾品牌公司⼯作,負責在台灣的銷售、品牌管 理。 ⼤約七年前,兩⼈創⽴了AGCT服裝品牌,除了設計、

礎知識的累積,只是他的學習和經驗有點倒過來,先做了

販賣⾃家的產品外,也希望可以擔負⼀點社會責任。基

實務⼯作,再進到城鄉所追溯知識理論。

⾦會和城鄉所時期,在和公部⾨、⺠間NGO組織的創作

對曾翔昱來說,城鄉所的實習課反倒衝擊沒那麼⼤。

單位合作中,曾翔昱常感到許多有潛⼒的設計師及商品,

「在基⾦會是⾯臨更真實的狀況,真實的基地、案⼦,甚

缺乏較⼤的資⾦挹注讓計畫完成,或者有系統、有質感

⾄背負業主的壓⼒,實習課我倒是覺得還滿游刃有餘的。」

的包裝⾏銷和公關顧問。 「其實都只差⼀點點,⼼裡覺

回憶起當年實習課,曾翔昱說他待在⼀個歡樂⼜有效率的

得有點可惜。我們希望AGCT可以提供⼀個平台,媒合

三⼈⼩組,學⼟⽊、景觀的同學,加上建築背景的他,各

不同創作需求的⼈,讓⼤家可以在既有的資源下,得到

司其職,如期完成每次的報告。

最⼤的發揮。」⼀路⾛來,AGCT仍然堅持原初的構想。

媒體出版、文化

151


⺫前AGCT的計畫裡,其中⼀個便是「藝術經紀」的 ⾓⾊。針對不同狀況的藝術家,規劃他們接下來幾年內 的⺫標,讓藝術家不停有新的刺激、發表經驗,以及相 應的收⼊。曾翔昱認為,媒合創作者、擔任藝術經紀, 同樣也是很真實的規劃。「你每天的事情都是需要被規 劃的,更何況是⼀個藝術家、⼀個創作的過程。以經紀 ⼈來說就是商業談判、或是商業合作的溝通技巧,我們 很樂於讓他們無後顧之憂的專⼼創作。」Candy Bird, 便是現在與AGCT合作密切的台灣塗鴉藝術家,「⼩畢⽼ 師很常介紹他的作品啊!」 談到基⾦會和城鄉所的訓練,與之後創業的關係,曾 翔昱認為最⼤的幫助,在於資料分析的能⼒與空間的靈 敏度。從城鄉所的訓練過程中,⼀來,曾翔昱學到了分 析事情的⽅法;⼆來,對於都市空間、居家住宅,他都 會保持靈敏度。「對我來說,這些都⾮常受⽤,⽐如在 做⼀些零售、在商圈中找⼀些適合的零售點,必須要有 背景知識去做判斷,這時候下的判斷會⽐較準確。」 曾翔昱說,在這裡遇到不少城鄉所的⼈,劉可強、康 旻杰⽼師也都曾經來訪。幾排⾐服與裁縫機佔據了三樓 ⼀⾓,與餐⻝吧檯相去不遠,曾翔昱和夥伴張純綾,時 ⽽在這⼀⾓討論設計,時⽽在前台桌椅區待著,彷彿與 來店的客⼈作伴。

劉嘉⽂ 採訪撰稿

媒體出版、文化

152


范姜建仲

92級 碩士班 自創家飾品牌禾宜家居

「跨領域的經驗很重要,因為出社會後,要被迫去碰很多不喜歡的東⻄。現在⾯對不喜歡 的可以偷個懶,但以後它就會跟你要回來。」

初環及城鄉所時期

家居品牌的年輕⽼闆 位於台北京華城旁的安靜巷弄,HomeMe⽲宜家居的

談到接⼿家族裝潢事業之前的故事,范姜建仲開始說

淡灰⾊招牌與落地窗,低調⽽不失親切。年底將⾄,范姜

起,在初等環境設計課程及城鄉所的⽇⼦。念台⼤地理

建仲與妻⼦在店內忙著出貨⼯作,好不容易空出⼀點時間,

系的他,⼤四那年修了劉可強⽼師的初等環境設計,⽽

讓我登⾨叨擾。

在初環認識的同學,許多都成了⼗幾年的⽼友,甚⾄是 現在業務來往的夥伴。初環同學有的出國念建築,還有

從壁櫃上拿出⼀本本厚重的壁紙型錄,每本都是這位年

⼀對成了夫妻,畢業後開室內設計⼯作室。劉⽼師當年

輕⽼闆的精挑細選。范姜建仲眼神發亮的介紹著HomeMe

也訝異於這屆突出的技術能⼒,後來果不其然,許多⼈

的各國商品:英國的⼤⽅典雅,⽇本的精緻豐富,韓國的

都⾛上了設計的路。范姜建仲回憶起初環,認為這是⼀

艷麗,台灣的質樸。「我們做的事,就像在幫房⼦訂做⾐

⾨⾮常好玩的課。其中⼀項作業,結合劉⽼師公共藝術

服。」范姜建仲說,「像是壁紙就很好玩,元素豐富⼜有

的案⼦,以⽂字的字型做意象變化,變成⼈可以⾛進去

機能。」

的實體作品,⾮常的「建築系」。後來,這些作品放到 ⼤禮堂,卻隨著⼤禮堂失⽕⽽付之⼀炬。還在摸索階段

⼀般裝潢業界的運作⽅式,是配合廠商來推銷商品,但 范姜建仲想透過品質篩選與商品挑選,⾃⼰找適合的廠商

的作品,總是難以留下來,然⽽,⼀路上認識的⼈卻得 要好好維繫。范姜建仲說,「出了社會,認識的⼈都⽐

合作,來創造經銷商的品牌。HomeMe做的是窗簾、壁紙、 較利益導向。畢業之前認識的⼈很重要。」 地毯、地材的施⼯和規劃,⼀部份案源來⾃設計師,另⼀ 當時,他以為城鄉所是初環課程的進階版,後來發 部份則是⼀般消費者,需求各式各樣。在有限的預算內, 現兩者不太⼀樣。帶著初環的認知進⼊實習課時,突然 做出客⼾需要的品質與氣氛,是HomeMe⾝為經銷商的⾓ 發現⾯臨的問題變得很⾚裸。同學之間因想法和期待不 ⾊。雖然做的是⾃⼰喜歡的設計⼯作,但能感覺到這位⽼ 同,時有爭執,加上來⾃各個領域、各個學校,不像初 闆的不過癮,「在重重限制之下,永遠都覺得不夠有趣 環同質性那麼⾼。⾯對將你當作只是來做作業的學⽣的 啊!」 居⺠,當時他也曾陷⼊⽭盾,想著到底要涉⼊到什麼程 度。「城鄉所給你的震撼,⽐較像出去業界⼯作後真實 的情況。⽽初環是想像⼒、創造⼒的激發。」

媒體出版、文化

153


對范姜建仲來說,初環的回憶更為美好,畢業後的聯

當問到研究所時期有沒有遺憾的事,范姜建仲沉思了⼀

繫也較為緊密,但他仍然肯定城鄉所跨領域的精神。

會兒說,當時別閉關起來寫論⽂就好了。太怕論⽂寫不完

「跨領域的經驗很重要,因為出社會後,要被迫去碰很

⽽緊張的他,由於挑了⼀個難寫的題⺫,⼀開始進度緩慢。

多不喜歡的東⻄。現在⾯對不喜歡的可以偷個懶,但以

「關在公館樓寫論⽂時,有時候會懷疑是不是整棟只有⾃

後它就會跟你要回來。」

⼰⼀個⼈!」重視與同學感情的他,提醒我們,論⽂寫歸 寫,但最好別讓世界只剩下論⽂。

畢業後轉換跑道,接⼿家族事業 范姜建仲跟著華昌宜⽼師,在不動產研究中⼼之下學 習,畢業論⽂的主題與房地產相關。⽼師就像替他打開 了⼀扇⾨,畢業後的第⼀份⼯作,便落腳在商業不動產 公司。然⽽,這份⼯作不到半年,就遇上2008年的⾦融 海嘯,市場瞬間腰斬,加上他不適應公司⽂化,於是選 擇離職。開裝潢公司的家族企業缺⼈⼿,他便先回家試

談到⾮科班出⾝的丁組學⽣,出社會後會覺得⾃⼰到 處都缺⼀塊,什麼都擦得上邊,卻也什麼都不專業,很是 挫折。「過了⽐較久我才覺得,城鄉所也不會輸別⼈,做 ⼀做就有另⼀條路出來。不要怕花時間練基本⼯,把某⼀ 項技術從頭到尾學好,或者把某個領域的基礎知識札實建 ⽴起來。」專業的⾨檻跨過後,就不會是太⼤問題。 學⻑勉勵⾝為學⽣的我們,還不⽤替⾃⼰設太多限制。

著幫忙,後來承接家業,開始思考如何將原本做代⼯的

「到處都是寶藏,你不知道現在做了什麼決定,以後什麼

家族企業,轉向⾃創品牌經營。

時候會⽤到,」他說,「但以後都會⽤得到。」

談到轉型與創業,他認為困難之處在於各個市場都處 於飽和狀態,新創的公司要⽤不同⽅法切⼊。「賺easy

劉嘉⽂ 採訪撰稿

money、沒時間想新東⻄的年代已過,現在則有太多時 間讓你想如何突破,但你⼜要先讓⾃⼰吃飽。」與 HomeMe合作的⼯廠,也不乏第⼆代帶著⽼頭家轉型的 例⼦。「怕動作太快⽽丟掉原本的市場,但你⼜想做改 變,⽽⼜不知道利潤能否⽀撐。滿⾟苦的,但⼤家都被 逼著這樣做。」 城鄉所時期的同學,有好幾個也在創業階段,有⾃⼰ 開景觀事務所的,也有⼈投⼊⾦⼯設計。「很驚訝我們 同學還滿有活⼒的。當初都想不到,但創業的時候都需 要互相⽀援,有時候他們會來聊聊坐坐,同學就是這 樣。」

給學弟妹的話 由於HomeMe⺫前也和學校及系所來往,他更能體 會⾏政⼈員的管理⾓⾊。以前學⽣會和所辦之間,對於 ⼯讀規定常有所爭執,范姜建仲認為其實有更好的⽅式 去溝通,讓雙⽅都能接受,不必那麼激進。

媒體出版、文化

154


潘欣榮

93級 碩士班 台灣世界展望會經濟發展處助理督導

「以前覺得理性就是⼀切事物的本質、可以找到⼀切的答案。後來慢慢體悟,理性是信仰的起點。 信仰並不是要放棄理性,⽽是要我們更深刻去體會理性的侷限。理性是很寶貴的禮物,但它有它的限制。 ⼈性也有它的限制,是要去認識⼈性的限制、不⾜,可是不是對⼈性失望。」

潘欣榮學⻑⺫前服務於台灣世界展望會,在花蓮、宜蘭

不過,潘欣榮在輔⼤時參加⿊⽔溝社,社團的學⻑說

⼀帶從事經濟發展處的助理督導職位。原本正準備敲時間前

就試試看吧,所以就去報考了。當時延畢考了兩次才上,

往宜蘭進⾏訪談,不過正好學⻑來到台北出差,所以就約在

因為丙組只有取⼀個名額。第⼆次⾯試時,⽼師蠻驚訝

松⼭⽕⾞站的摩斯漢堡,剛好能夠⼀邊訪談、⼀邊等回花蓮

的,因為那個時候男⽣若沒考上研究所⼤多會先去當兵,

的⽕⾞。雖然時間不⻑,不過,學⻑在訪談中⾮常感性地表 ⽰,⾃⼰收到這個訪談邀請⾮常開⼼,⾃⼰畢業這麼多年也 沒有什麼跟城鄉所接觸了,也想跟久未聯絡的同學們聯繫近 況,看看⼤家都在⾃⼰的領域過得如何。

很少會抱著研究所。例如⽼夏在⾯試時還問了他:「你 給⾃⼰打幾分?你覺得你會上嗎?」讓他覺得壓⼒頗⼤。 回顧城鄉所給⾃⼰最⼤的影響,他認為這裡是⼀個研 究所界的森林⼩學。⼀般研究所都會限制發展領域,念 城鄉所後發現什麼議題都可以碰觸、研究。雖然如此,

潘欣榮說第⼀次聽到城鄉所這個名字,是在1997年就讀

但他表⽰在進了城鄉所後有點失望。在實習⼀時,曾經

花蓮⾼中時,教務主任的兒⼦也是城鄉所的學⻑,後來去美

為了樂⽣的事情跟⽼劉吵架。⽼劉當時認為樂⽣只是社 國。當時剛好參加⼀個後來中斷的東部發展計劃的某場營隊, 會抗爭,不同意這個當作實習課的議題,因⽽跟他有段 聽到這位學⻑的意⾒分享;以及剛好當時花蓮有反亞泥抗爭, 不快。因此曾經對城鄉所感到懷疑,認為這裡不是⾃稱 他也對於花蓮若不賣⼟地的話還有什麼⾛向侃侃⽽談,使⽤

進步規劃者嗎?怎麼碰到這種議題考慮這麼多?實習課

了⼀⼤堆當時聽不懂的術語。⾼中的他覺得,怎麼會有個研

照理說什麼都能做吧?怎麼會有不能做的主題?森林⼩

究所這麼「酷」,好像什麼都會⼀樣,從此就對城鄉所產⽣

學也有它不⾃由的地⽅?

了某種有點幼稚的崇拜感。⾃⼰在⾼中時很熱⾎,覺得需要 環境保護,但就當時⽽⾔,對城鄉所的認識也就這樣⽽已。

除此之外,城鄉所其實還是有很多值得開⼼的地⽅。 例如在潘欣榮就讀研究所時,把停社很久的「實踐筆記

⾼中畢業後,潘欣榮考上了輔⼤景觀系,其實有點沮喪。 社」重新復社,關⼼反WTO、勞⼯、秋⾾、台鐵罷⼯、 性別、⾺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等的讀書會等等,什麼議 因為考上的不是國⽴⼤學,認為⾃⼰與台⼤城鄉所無緣了。 題都有。回想起來,那裡是讓他成⻑很重要的⼀塊,可 雖然還是認為也許有機會可以念,但是並沒有抱持太⼤的希 以去認識各種⼈、⾯對不曾想過的問題。⽽在所內也有 望。但到了⼤四時,很多同學都在準備研究所,有⼈申請上 這樣的機會,例如畢⽼師的課,會很細膩地去看⼈性、 哈佛、賓⼤,所以⾃⼰也在考慮到底是要考還是要當兵。 ⼈的⾏為,看到原來環境設計、⼈的⽣活、⽂化現象, 跟設計都是有關係的。

非規劃類公部門、NGO

155


在碩⼆時,實踐筆記社對於反對教育商品化的靜坐抗議

「弱勢者」。可是很奇妙地,很多⽣活在經濟貧困裡的⼈,

活,⾯臨集會遊⾏法的緩起訴,被罰勞動服務200⼩時;

⽣命才是真正有韌性的。這種韌性不是⼀般粗糙的「⼈窮

以及在碩三時,有個夥伴在抗議時爬牆進去,為了等他

志不窮」能夠形容的,是⼀種發⾃內⼼的積極地看待逆境

出來也是靜坐,因此⼜再次⾯臨法律問題。但在這幾次

的眼光,是不會放棄⽣命、不斷地找機會突圍的。這些真

過程中,看到有些夥伴有很強烈的政治⺫的、以及⾯臨

的不是以前的理性、政治經濟學上能夠閱讀到的。過程中

漫⻑⼜繁瑣的法律程序⽽沒辦法在畢業後找到正職⼯作,

也遇到以前學⻑姐、好⻝機的謝昇佑、余馥君夫妻,也在

感到灰⼼。懷疑⾃⼰為什麼只是關⼼⼀個社會議題,卻

做相似領域的事情,希望將來能夠為弱勢家庭開創更多的

要⾯臨這麼⾟苦的過程,⽽響應的⼈⼜很少,⼜看到夥

通路。

伴劇烈的改變,感到孤獨與錯愕,卻⼜不想放棄。 幸運地,遇到當時中研院副研究員丘延亮博⼠,讓他去

最後,對於城鄉所,潘欣榮認為⾃⼰⺫前真的不了解,也 沒辦法多說什麼建議。但是希望城鄉所能透過擁有的最新

做研究助理,有機會在⾯對法律訴訟的過程中,能夠去

的學術研究資源,⽤在關懷「弱勢區域」上,將產業發展

中研院服務三年。當⼆審無罪定讞時,在中研院還有兩

與弱勢地圖結合,讓社福機構在協助弱勢者的經濟上能夠

年,也再想辦法找理念想同的夥伴(例如當時論壇的重

有個⽅向與著⼒點,這是他認為城鄉所最寶貴的地⽅。潘

要夥伴與講者姚欣進)聚在⼀起、借助城鄉所學弟妹幫

欣榮學⻑不太談⼤桌精神,認為那只是平等。他覺得要談

忙、城鄉所的場地等,辦了⼀些論壇(如台灣社會論

的是「公義」,因此留下了他最喜歡的⼀句話:「我願公

壇),也受到丘延亮⽼師的⽀持。但是當時⾝體也不好、

平如⼤⽔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 5:24)

精神壓⼒也很⼤、以及對⼈性的懷疑,⾮常失落。那時 候正好遇到在教會的好朋友,就接受信仰受洗了,這段 轉變對潘欣榮的影響⾮常⼤,也給了當時的⾃⼰辦這些

林偉 採訪撰稿

論壇、活動的動⼒。潘欣榮在訪談時說:「以前覺得理 性就是⼀切事物的本質、可以找到⼀切的答案。後來慢 慢體悟,理性是信仰的起點。信仰並不是要放棄理性, ⽽是要我們更深刻去體會理性的侷限。理性是很寶貴的 禮物,但它有它的限制。⼈性也有它的限制,是要去認 識⼈性的限制、不⾜,可是不是對⼈性失望。」 在中研院的第三年,決定不念博⼠,也覺得助理⼯作沒 辦法做⼀輩⼦,因此想轉換跑道。也在因緣際會之下, 在教會認識展望會的主管找他去做「⽣計發展社區產業」 的原鄉社區產業發展⼯作。最早是在台北做專員,彙整 全台報告跟核銷。後來跟展望會申請回花蓮做合作經濟, 因為認為社會抗爭或運動能夠「破」,但要「⽴」的話, 在經濟這塊沒辦法缺席,必須要能夠提出⼀個在資本主 義外實踐的可能性。所以,展望會就讓潘欣榮回到花蓮 從事秀林鄉資助兒童計劃的社⼯。在這個⼯作中,他看 到以前參與社會運動時,常提到但是模樣模糊的

媒體出版、文化

156


蘇怡帆

93級 碩士班 北投拾米屋、拾米TO GO

「你接觸的⼈通常不會太開⼼,他們要⾯臨他們⽣命中⿊暗的時刻,所以他們正在奮⾾。 因為如果不是被踩痛了,沒有⼈會跳起來。…很多時候,你是感到很無⼒的。」

乘著台北捷運系統⾏駛速度最緩慢的⽀線列⾞,終於

在城鄉所就讀五年半的蘇怡帆覺得,每⼀年的城鄉

在滂沱⾬勢中抵達午間的新北投。與蘇怡帆學姊約好⾒⾯

所,都給了她很不⼀樣且嶄新的東⻄。透過城鄉所觸及

的拾⽶TO GO,就位於捷運站對⾯。挑⾼的店⾯中,充滿

或參與到的許多實習課或社會議題,從在宜蘭偏遠漁村

明亮與⽤餐時刻的喧鬧氣息。2012年開始,蘇怡帆與⼈合

進⾏調查、⽇⽇春的歷史建物指定與後續調查,到四川

資經營以提供甜點與咖啡為主的拾⽶屋,已經逐漸打開知

瀘沽湖進⾏摩梭族⺟系社會的探尋,以迄後來的碩⼠論

名度。今年,她與更多元的⼈合作,開展了第⼆間店⾯拾

⽂,選擇書寫盲⼈在城市空間中的經驗等,都讓她深刻

⽶TO GO,販賣的品項更多。「我們是做甜點的,還有懂

體會到這個世界的多元性。她指出,進⼊城鄉所後,

咖啡的、精釀啤酒的,還有製作料理的,所以就想說這些

「我覺得是視野不⼀樣,因為你會碰到⾮常多不⼀樣的

⼈如果⼀起開⼀間店,⼀定很好玩。」在後續的訪問過程

族群…你會碰觸到最底層,⽐如說,如果我在新聞所,

中,「很好玩」經常是蘇怡帆藉以形容她過往經歷,或⼈

我可能就不會這麼了解公娼阿姨…她們在⾛投無路的時

⽣選擇時的詞彙。她所謂的很好玩,除了指過程⼗分有趣

候,她們必須要⽤什麼樣的⽅式去為⾃⼰做奮⾾。」

外,其實也包含了某些作為,能否帶來⼀些有意思的改變。

然⽽,在城鄉所接觸的課程與議題固然很有趣,

⼤學就讀歷史系的蘇怡帆,已經抱持著想要轉換跑道

蘇怡帆也坦承過程其實不是那麼舒適。「你接觸的⼈通

的念頭,但仍然在猶疑要報考什麼研究所。當時,她參加

常不會太開⼼,他們要⾯臨他們⽣命中⿊暗的時刻,所

了⼀個OURs在⾺祖舉辦的⼯作坊,這次的經驗讓她發現:

以他們正在奮⾾。因為如果不是被踩痛了,沒有⼈會跳

空間與規畫專業是可能帶來⼀些改變的,遂確⽴了要報考

起來。……很多時候,你是感到很無⼒的,因為那些最

城鄉所的決⼼。不過,她在⼊學以後,才逐漸認知到:改

弱勢的⼈,他們真的就是那麼弱勢。」於是,做蛋糕成

變,其實是⼀段艱鉅的說服⼯程,遑論背後複雜的政治經

為蘇怡帆能夠暫時調適⼼情的「逃逸的地⽅」。做蛋糕

濟與社會關係。「進來以前,是覺得城鄉所可以幫助你改

和處理議題或社區事務不同,她表⽰:烘焙只要透過踏

變事情,但是其實你不知道那個是什麼事情;進來之後發

實的勞動,就可以產出讓⼈開⼼的結果。

現,原來你要改變事情的第⼀件事,就是你要學會怎麼講 話。」於是,她開始學習如何蒐集資料與數據,並且據此 與想法或⽴場不同的⼈斡旋。

不過,烘焙其實是蘇怡帆在攻讀碩⼠期間,才開始 接觸的領域。猶如她在訪問中提到的:「所有的⼀切都 是因緣際會。」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57


當時碩⼆的她,有⼀次到Henry and Cary這間店吃

所以,蘇怡帆烘焙甜點的⽅式,和傳統店家依照既有

巧克⼒,那⼀⼝令⼈驚豔的美味,使她很快決定要拜師

⻝譜、以標準化製作的流程,完全相反。「我們是先認識

學藝,展開在這間店的學徒⽣涯。「因為你有很多彈性

農地,然後這個季節他的⻝材是什麼,我們吃,覺得這個

跟⾃由,還有學習的機會,然後你就覺得這個東⻄實在

⻝材很好吃,然後知道他的種植⽅式是友善的,我們也覺

太好玩了,就⼀直做⼀直做⼀直做。」由於在⼯作中獲

得這個⼈在種植上⾯,是有他的想法跟堅持,然後去想我

得的⾼度樂趣,她在Henry and Cary的⼯作⼀直持續到

要怎麼呈現這個作物。」由於作物會因為每⼀年或不同產

城鄉所畢業之後,同時還在Flügel兼職。兼職期間,適逢

地⽽具有不同⾵味,她會因應這個差異去微調既有的⻝譜,

先前在OURs⾺祖⼯作坊認識的朋友,想轉換⼯作跑道,

或者為它量⾝打造新⻝譜。「有時候,你⼀直⽤標準化,

於是兩⼈就在Flügel這間蛋糕店成為同事,後來更成為合

你會忘記吃去感受到這個⻝物的那個過程。但是因為你每

資開拾⽶屋的夥伴之⼀。

年都要感受⼀次,你就不容易做出偏離你原來想像的東

能夠到北投開店,則是拾⽶屋第三個合夥⼈咖啡先⽣ 的地緣關係所致。「北投跟台北很不⼀樣……北投這裡

⻄。」 ⾃⼰開店已經邁⼊第四年的蘇怡帆,回顧這幾年的發展,

的步調是很緩慢的,⽽且在地性很強……是因為這個地

抱持著相當樂觀的態度。拾⽶屋開始經營的時候,甜點使

⽅才做得起來,我覺得。」蘇怡帆表⽰,由於他們起初

⽤⼩農的產品,還不是⾮常普及,然⽽近期卻有越來越多

展店的地⽅⽐較偏僻,租⾦較低,因此,成本不會⾼到

甜點店講求使⽤友善環境的⻝材。「在實際經營上,你會

⼀開始就需要有很驚⼈的營業額,才能將店開下去。然

知道⼗家店有七家店狀況不是很好,因為現在的競爭壓⼒

⽽,拾⽶屋展店的穀倉改建,原先並沒有配置冷氣,⼜

很⼤,你要能夠⽣存,就是這麼不容易。可是,這麼多⼈

恰逢暑假這個甜點與北投的雙重淡季,以致來客數不⾜。

有⾃⼰的夢想……你運⽤⼀個個體的⼒量,開始變成⼀個

⾯臨先前沒有預⾒的資⾦壓⼒,⼀度使她懷疑,這間店

巨⼤的⽣活上⾯發⽣的⼀件事情。」她認為,當有越來越

會不會經營不下去。不過,隨著來客的⼝⽿相傳與部落

多的店使⽤環境友善⻝材,這個趨勢就可以⽀持更多⼩農

客的報導,店家逐漸打開了知名度,經營終於趨向穩定。

的⽣存,⽽後⼩農再輸出產品給店家。於是,這股趨勢最

雖然從城鄉所經歷了⼤⼤⼩⼩的議題與實習操作,到 後來經營甜點店的轉折,乍看之下似毫無關聯,但是蘇

後可能就形成⼀種⼒量,慢慢改變每⼀個⼈吃東⻄的習慣。 「我內臟應該壞光了,⽐在城鄉所的時候還要壞得更

怡帆卻認為,彼此之間都有關係。「它們全部都有關,

多。因為在城鄉所頂多兩天沒睡,這裡可能每天都睡不

它們跟⼟地有關,然後跟⼈有關。」蘇怡帆當初想要⾃

飽。」由於烘焙業的⼯時都⾮常可觀,⼜需要極⻑時間的

⼰經營⼀家店,除了無法要求她先前所待的⼩店,去負

站⽴,精神與體⼒上都是很⼤的耗損。然⽽,這種相信可

擔較⾼昂的⼩農成本外,也是延續城鄉所訓練帶給她的

能會帶來⼀些改變,甚⾄具體⽽⾔已經形成改變的信念,

啟蒙,也就是對於⼟地與⼈的深刻關切。「有時候,我

⽀撐著蘇怡帆繼續經營拾⽶屋、從事烘焙業的決⼼。「如

們講話都太嚴肅了,⽤太多的道理在告訴別⼈。如果有

果你⾃⼰不夠強⼤,不夠有能⼒活下去,能做的事情就很

東⻄是你吃下去,你就會覺得這個東⻄好,那就是⼀個

有限。」

最直接的媒介…」她希望以甜點為媒介,讓⼈們透過品 嘗⻝物的味道,重新感受⼈與⼟地間的關係,以及農⼈ 照顧作物時的那份⽤⼼。

「改變」這件事情,其實⼀直是蘇怡帆談論⾃⾝經歷 時的主軸。無論是進⼊研究所的動機,還是在研究所操作 議題時的實作,抑或⺫前持續經營店家的動⼒,都是⼀種 對改變的堅持。她為了改變⽽付出的親⾝實踐,從最初的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58


社區調查,延伸到⽀持弱勢者向公權⼒的抵抗,最後則 是化為⼀種藉由⽣活的點點滴滴,慢慢重整⼈與⼟地關 係的寧靜⾰命。 藉由這種關係的重整,或許會逐漸形成⼀種由下⽽上 的⾃發性,⽽⾮以主要計畫為主軸的傳統空間規劃,最 後終能改變我們的⼟地紋理與社會關係。

張⼦若 採訪撰稿

財經、商業、農業/食品

159


陳柔孜

93級 碩士班 教育界

「其實,我沒有達到⼊學時學習計畫書裡的⺫標。我沒有踏進原先預想的研究領域。在 後來的歧路上,偶爾我回望曾經⾛過的路。原來,真實的規劃案不會告訴妳答案。」

跨越邊界/跨界實習@城鄉所 畢業後⼋年多,城鄉所的⼈際網絡依然牽動著我。

當時研⼆的我,有緣修習這個跨界實習課(實習三、

2015年夏天,⺩鴻楷⽼師返回台灣,和實習課規劃團隊有

實習四),並開始參與「真實的規劃案」,關切著在中

個午後聚會。我和⽼⺩兩個⼈先到,久違後的師⽣對談,

國⻄部快速城市化下,深陷保存危機的市郊考古遺址。

話語中⽼⺩仍⿎勵著我繼續下階段的學習路途;但我深知,

那段⽇⼦,真實地攪動在城與鄉之間,城鄉結合部界線

學位的追求已經不是最熱切的想望,經過城鄉所三年的啟

模糊,⽽開發步步進逼。⾯積36平⽅公⾥⼤的考古遺址,

發,學習的能動或已轉化在每個挑戰與困惑。

有55個村⼦和5萬農⺠,是時間與空間的疊壓交錯;城市

曾經,我在城鄉所的⽇⼦(2004-2007),要如何描繪 當時的時空呢?這是記憶的再建構,⽽個⼈回憶已是那麼 幽微;在城鄉所40週年之際,就讓我循著那微光,重新感

發展、歷史保存、農⺠權益三⽅的張⼒⼗⾜,無法緩解。 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團隊必須理解規劃過程中的歷史保 存、空間與權⼒的交錯關係。

知那段曾經⼀起存在的歲⽉。

實習課期間,成員們確實⾯臨許多挑戰,例如遠距

提交完論⽂、領到畢業證書之後,我從台北整個搬回 家,那是⾮常劇烈的時空轉換。除了畢業證書以外,如果 要帶⾛名為城鄉所記憶花園的物品,那會是什麼?記得離 開台北那天,我緊抓著研⼆跨界實習課Z村的模型,搭上⻑ 途客運⾞⼀路回南部,因為這模型微縮了學習的⼀段重要 過程。 跨界實習課是城鄉所對全球化的時勢做出的課程回應。 ⺫前在所上網站,跨界實習課只追溯到2006年,但2005年 亦有由台灣⼤學、美國夏威夷⼤學、中國⻄北⼤學三校合 作,針對中國⻄安市漢代⻑安城遺址保存規劃的國際交流 實習課。

離的限制、⽥野調查困難、規劃資訊不⾜、不同歷史保 存觀點的衝突、不同體制的隔閡等,歷經多次的⽅案阻 滯時期。也因為跨界實習課,引領我跨越學習領域的界 線,更深⼊思索空間規劃專業與歷史保存之間跨領域合 作的重要,實習課基地後來亦成為我碩⼠論⽂的研究對 象。 其實,我沒有達到⼊學時學習計畫書裡的⺫標。我沒 有踏進原先預想的研究領域。在後來的歧路上,偶爾我 回望曾經⾛過的路。原來,真實的規劃案不會告訴妳答 案。隨著情勢的變遷,拉開時間的尺度;直到最近跨界 實習課的基地,考古遺址規劃樣貌才逐漸的明朗。我才 算是有些明⽩空間規劃專業是怎麼⼀回事。

其他

160


我何其幸運,可以得到因城鄉所⼈脈串連所提供的機 會和資源,去接觸跨界的真實案例。特別感謝跨界實習 課(實習三、實習四)指導教授⺩鴻楷⽼師、規劃實務 指導林德福⽼師/學⻑、跨國交流⼯作坊指導⿈麗玲⽼ 師/學姊以及時任所⻑的夏鑄九⽼師。在學習的過程中, 我從他們學⾝上學得專業態度、熱愛與分享,他們的⾝ 教就是城鄉所精神的傳承。另外,當然是⼀起修課的團 隊夥伴。過程中相互的磨合,只因彼此相信會有更佳的 ⽅案及深厚的友誼。 畢業之後,知道所上持續開設多樣繽紛的跨界實習課, 相信參與其中的學⽣必也得到跨域連結的啟發和靈感, 後來所開出來的歧異花朵奔放地盛開,讓我們來欣賞他 們。並感恩於曾經培育這些花朵的⺟⼟城鄉所。 如今,我已經在與城鄉所不同的領域。但是,我相信 我已經有⼀種能⼒敢去觀看,⾯對規劃現實的殘酷與不 完美。 「 如果再次回到⽥野,需要怎樣的勇氣?」 Z村斷垣殘壁的殘破畫⾯與遺址復原展⽰的光潔秩序 所呈現出來的張⼒, 我疑惑了。 陳姿妤 採訪編輯

其他

161


94級 碩士班 金岳社區發展協會

⾄今,回到部落⼯作已經將近五年,陳芃伶永遠記得劉可強⽼師說過的:「不管畢業後 做什麼⼯作,都不要忘記城鄉所社會實踐的精神。」

「我,原名為Yagu Yuraw,這是我認識⾃⼰的第⼀

爺爺奶奶聊天,或[觀察]⼩漁港旁陳列的⿂網與漁具,

步,就是擁有⼀個泰雅族的名字。」⽗⺟親為了陳芃伶的

你會被這些毫不起眼的⼩東⻄、⼩故事所吸引。」⽤⼼

教育,希望她能夠在漢⼈社會中⽣存及競爭,⾃⼩就從南

感受、⽤不同的視野去理解,發現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澳遷出來,在漢⽂化的教育體制下成⻑。陳芃伶說,⾼中

這就是她學習參與式規劃過程的開端。

時期愛玩,重考後進了⽂化⼤學市政環境規劃學系。成⻑

對陳芃伶影響最深的,是碩⼀下學期的實習課。她與

在羅東⼩鎮的她,雖然知道⾃⼰是原住⺠,但直到⼤學時

城鄉所的六位同學⼀起回到⾃⼰的家鄉⾦岳部落,展開

代,參與社團認識了⼀群原住⺠朋友後,才開始⼀連串反

⼀段找尋⾃⼰的過程。2006年春天,陳芃伶開始認識舊

思的過程。當時,她看到城鄉所著⼒於原住⺠部落的⽂化

部落Ryohen,更重新連結了她與⾦岳部落的關係。五⼗

保存,以及環境規劃的在地參與,讓她⽴志報考台⼤城鄉

多年前,爺爺沒有跟著部落族⼈⼤舉搬遷⾄⾦岳,⽽是

所。

帶著奶奶及孩⼦,先從Ryohen遷⾄東澳、再遷到現在的 ⽼家,南澳的⼤⾺路邊。雖然陳芃伶從未住過⾦岳,不

進⼊城鄉所是陳芃伶⼈⽣的轉折,帶給她不同的視野與

過她總記得,每到節⽇必定⾄⾦岳拜訪親戚,也還留存

思考⽅向。陳芃伶⾃認為在班上是⼀個很安靜、沒有太多

著在⾦岳玩耍的記憶。於是,她便將⾦岳認知為⾃⼰的

意⾒的⼈。但是,在城鄉所認識了⼀群有理想及實踐能⼒

部落,殊不知根柢竟源於三⼗⼆公⾥外南澳⼭區的

的⽼師和同學,給了她踏出屬於⾃⼰道路的勇氣。陳芃伶

Ryohen。於是,她在部落實習時,與⾦岳社區發展協會

說,在城鄉所遇到的第⼀個衝擊,就是她對於都市違建的

共同舉辦「回Yaki & Yutas的家」尋根系列活動。

看法完全改觀,「如果從中去了解原本的歷史背景與居住 的⽣活歷程,你可以理解他為什麼堅持要住在這個空間, ⽽政府卻以違建名義來驅趕他們。」⼤學時期,陳芃伶學

當時,她因為好奇,想⺫睹思念已久、過世的爺爺 奶奶出⽣、讀書、結婚⽣⼦的地⽅,也想要補⾜曾經住 過的部落歷史⽂化與⽣活故事,陳芃伶跟著其他部落⻘

的是都市計畫、都市更新及都市設計,這些學習都告訴她,

少年,⼀起回到舊部落。回到部落,她看到的是⼀⽚雜

如何讓城市看起來更美,卻從來沒有要她去了解那些看似

草叢林;不過,站在祖靈、祖先昔⽇⾟苦開墾的⼟地上,

醜陋的⼩⾓落中的故事。除了都市問題,實習課也引領她

還是讓她感動地落下眼淚。這讓陳芃伶強烈地意識到⽂

到宜蘭的漁村社區。對陳芃伶來說,這裡與原住⺠部落同

化的流失,「部落尋根的⽂化根基,要⽐環境改造及空

屬於資源相對貧乏的地⽅,⼈⼝外流嚴重,⾯臨⽂化傳承

間規劃還要來得重要。」陳芃伶體認到必須背負⽂化傳

問題。「實地⾛在這⼩漁村時,放慢腳步或隨⼝與路邊的

承的使命,便展開了⼀連串的舊部落⽂化重建,以及部 落營造的社造過程。

媒體出版、文化

162


2009年,回舊部落的活動已經不是祭祖或只是感動⽽ 已,還慢慢轉化形成新部落(⾦岳)與舊部落(Ryohen) 重新連結的⽂化意涵,以及建構歷史⽂化及傳統⽣活的 重要⼯作。陳芃伶與⾦岳社區發展協會的夥伴,開始向 下紮根,讓⼩朋友從⼩就認識⾃⼰的舊部落,成為教育 過程的⼀部分,學習⽣態、⽂史踏查、族譜編纂等知識。 她也開始將舊部落⽂化的元素,轉化成⾦岳部落的象徵, ⾸先在部落的重要⼊⼝處,由部落族⼈⾃⾏重建最重要 的兩個傳統建物:「傳統家屋」與「莎韻之鐘」。後來, 從「莎韻之鐘」發展出舊部落的傳統⽣活與⽂化,也從 「莎韻之鐘」發展部落編織、藤編、⽊雕等⼿⼯藝品產 業,並結合導覽解說,建⽴完整的學習型深度⽂化旅遊。 ⾄今,回到部落⼯作已經將近五年,陳芃伶永遠記得 劉可強⽼師說過的:「不管畢業後做什麼⼯作,都不要 忘記城鄉所社會實踐的精神。」陳芃伶⼀直秉持著這個 精神,在部落裡不斷透過參與式規劃,找回泰雅族傳統 社會組織的運作模式。這樣的模式讓部落的⼈⼼凝聚在 ⼀起,促使許多部落⻘年回鄉服務與⼯作,也間接影響 南澳⻘年組成跨部落的組織,開始為家鄉議題與整體發 展⽽努⼒。這讓陳芃伶想起,在城鄉所認識的每⼀位同 學和學⻑姐,跟著⼀群有理想、實踐及分析能⼒很強的 ⼈,共同完成了許多事:第⼀次⾛上街頭、第⼀次到國 外實習、第⼀次⾃助旅⾏、第⼀次向所上爭取權利等等。 陳芃伶說,她在他們⾝上看到不⼀樣的世界,也給她 勇氣,回到部落⼯作。對陳芃伶來說,是同學開啟了她 回歸部落的動⼒,是城鄉所讓她在部落實現了很多夢想。 未來,她依舊會秉持著城鄉所的精神,繼續努⼒,逐步 實踐更多部落及原住⺠族⾃治與⽂化傳承的願景,更期 望有更多⻘年可以回到⾃⼰的家鄉⼯作。 劉嘉⽂ 採訪撰稿

媒體出版、文化

163


何欣潔

96級 碩士班 今週刊特約記者、海風野味

「如果沒有⾛城鄉所這⼀遭,你看到⼀本厚厚的規劃報告就傻了,但念過就沒什麼好怕的, ⼤概也知道眉⾓在哪。」

進到城鄉所之前,何欣潔已經在樂⽣運動中打拼了好幾

談到城鄉所對⾃⼰的影響,何欣潔以樂⽣運動為經驗,

年,在運動裡融會貫通了城鄉所的思維。何欣潔在⼤三、

道出「不怕」規劃的重要。「如果沒有⾛城鄉所這⼀遭,

⼤四時,樂⽣院正⾯臨擋拆的危急時刻,法律系出⾝的何

你看到⼀本厚厚的規劃報告就傻了,但念過就沒什麼好

欣潔,體會到法律⼯具的侷限,亦無餘⼒再準備報考法研

怕的,⼤概也知道眉⾓在哪。」甚⾄⾃⼰能夠在協助下,

所或社研所,因此最後選擇來唸城鄉所。

同樣寫出⼀份新樹林案的規劃報告,⽽且不只停留在構

然⽽,第⼀年卻是何欣潔的低潮期。⾯對2008⾄2009

想與願景,藉以增加對政府⽅案的打擊⼒道。何欣潔認

年樂⽣運動的低迷期,伴隨放棄法律這條路⽽來的焦慮感,

為,城鄉所試圖打破規畫的專業⾼牆,讓不同的⼈都進

何欣潔說,⾃⼰碩⼀時是個窩在家裡、⾜不出⼾的邊緣學

來瞭解規劃,也體會到空間規劃本⾝即是⼀個⽐代議政

⽣。狀況好⼀點後,總算主動修了不少感興趣的課,其中

治更開放的場域。「各⽅在這個規劃中⾓⼒,然後專業

⼀堂便是研究戰後⼟地改⾰及經濟發展的瞿宛⽂⽼師開授

者可能站在這邊或那邊,賽局變複雜的時候,對弱勢者

的。為何沒有以樂⽣作為論⽂題⺫,何欣潔說,那時不想

是⽐較好的,⾄少在樂⽣我是看到這樣。」談到城鄉所

給⼈靠運動加分進來的印象,因此她想從關⼼的農村議題

的論⽂似乎無所不包,萬事萬物都和空間有關,何欣潔

寫起。即使中途休學,跑去莫拉克災區當記者,論⽂的事

笑說,反過來想,不就代表這個系統很open嗎?

也沒有斷掉,「兩個禮拜meeting⼀次,每次都要交2.3⾴ A4出來。兩三年的累積,最後彙整只花了⼀個⽉,⼀⼝氣

⽼家在澎湖的何欣潔,創業賣起家鄉的乾貨好滋味

寫完論⽂。」何欣潔笑著說,感謝瞿宛⽂⽼師的嚴厲,但

「海⾵野味」,在彎腰農夫市集⼀擺就是四年,還跨⾜

回到核⼼關懷,她認為從農村來撬動社會改⾰,⽐較能扣

網購⽣意。但由於天氣及產季變化,乾貨可不是想吃就

合台灣⼈的⽂化脈絡。

買得到,為此何欣潔常常得在粉絲⾴上向客⼾道歉。⾯

進來城鄉所後,她遇⾒各式各樣的⼈,即使不是所有 同學都認同她在樂⽣的參與,但何欣潔也找到了不同的夥

對創業這幾年的挑戰,另⼀個記者⾝分,卻讓何欣潔更 加投注⼼⼒。「可能最後還是會決定放在新聞這邊多⼀

伴關係。⼀位建築系的同學教她使⽤ppt便可以畫出設計

點,因為⽣意四、五⼗歲還能做,新聞⼤概四⼗歲跑不

圖,後來還成了新樹林案的主圖,「雖然她沒有跟你⼀起

動了吧!」之所以會⾛上記者這條路,也許早在何欣潔

站在街頭,只要她不是絕對排斥,然後⼤家搞得烏煙瘴氣,

⼤學時期踏⼊樂⽣時,便種下了種⼦。

那你說這是不是⼀種partner?我覺得也是。」

媒體出版、文化

164


⽩天上街頭抗爭,晚上還得趕回辦公室,迅速寫出新 聞稿,初成為樂⻘的何欣潔常常被學姊退稿,要求必須 達到「連四平⼋穩的中央社記者都願意整段抄去」的⽔ 準。何欣潔回憶,那時候媒體對社運的不友善是現在難 以想像的,因此她們對於每個媒體曝光機會,都⼗分珍 惜。 城鄉所唸到⼀半,遇上2009年莫拉克颱⾵重創南台 灣的災害。⼀通來⾃88news的邀約電話,讓何欣潔南下 進⼊莫拉克災區,⼀當便是兩年的記者,也讓她把城鄉 所休學年限的額度⽤盡。「沒有跟家裡拿錢,搞樂⽣把 家教都丟了,錢⼀直都是⼀個焦慮。」除了迫於經濟壓 ⼒⽽必須接下⼯作,何欣潔也想藉此機會⾛⼊南部農村 與部落,「畢竟再怎麼說,我們都還是待在北部搞運動, 想著你要如何說服天⻯國的⼈。我覺得去,會有⼀些南 部觀點的東⻄。」在樂⽣運動裡的經驗,幫助何欣潔克 服了初⼊部落的困難,讓她懂得如何在鄉村型的成⼈聚 會裡安放⾃⼰的⾓⾊,亦體會外⼈難以了解原住⺠的嚴 謹⽂化。何欣潔笑著說,交到了⼀個⾄今都有聯繫的魯 凱族朋友,能讓他們接受,她很⾼興。在樂⽣運動與莫 拉克災區記者的⻑期訓練下,就這麼養成了⼀名記者。 然⽽,畢業後仍⼼繫樂⽣的何欣潔,並沒有⽴刻進⼊ 媒體業,⽽是返回樂⽣,緊鑼密⿎地籌畫隔年「316重返 凱道」遊⾏。那時的訴求,也成了運動⾛下去的主旋律。 畢業後的⼀年,何欣潔⾸先到上下游新聞,主要從事⻝ 安新聞報導,半年後進⼊了今周刊,在更嚴謹的新聞團 隊中⼯作。何欣潔認為,記者必須處在永恆的拉扯中, 「在每個媒體的挑戰都⼀樣,它會干涉你什麼東⻄不能 寫。蔡衍明[如果]是最粗暴的話,有⼀些是⽐較溫柔[的 路線],關鍵是你⾃⼰怎麼去拉扯。但如果你不參與這個 拉扯,你就不會進步。」現今她⼀邊轉任特約記者,接 多家媒體的稿⼦,⼀邊經營著海⾵野味。還跑得動新聞 的三⼗歲,何欣潔仍然和當年在樂⽣運動中⼀樣⼼懷社 會,在找尋下⼀步前往何處之際,保持⼈⽣的開放狀態, 且戰且⾛。 劉嘉⽂ 採訪撰稿

媒體出版、文化

165


凌宗魁

96級 碩士班 國立台灣博物館展示企劃組規劃師

「在傳統建築系念了五年,周邊認識的⼈和⼈脈,都是以建築的邏輯在思考,如果再進 ⼊成⼤和北藝⼤就讀,也還是跟同樣背景的⼈相處,你⼤概這輩⼦就是建築腦袋,⽽城鄉 所的創所背景,就是希望可以將不同背景的⼈混在⼀起,就是看你⾃⼰的選擇。 」 在國⽴臺灣博物館⼯作的凌宗魁,這天因為「校園⽂化

苦的是,理論很抽象,語⾔是⼀個障礙,但因為⼤家都

資產詮釋」課程的邀請,負責校園建築的導覽,⼀點半必

會合作,⼀起翻譯,但理論課很多理論是不講案例的,

須回去上班。尚未吃午餐的他,在⿆當勞點了份餐,吃了

只講理論本⾝,因為沒有真的東⻄,很難去想他到底要

幾根薯條,便開始接受採訪,著實令筆者深感愧疚,也相

表達什麼,這是我進城鄉所很⼤的挑戰。」

當感謝學⻑在百忙中,願意分享在城鄉所的寶貴經驗。

⾄於實習課,當時是以新莊中港⼤排為題,卻沒有⼀

凌宗魁⼤學就讀臺灣建築⽼六校之⼀的中原建築系。⼤

組學⽣去處理中港⼤排,⽽是發展新莊周邊的議題。在

學時期,他主要從事建築史研究,到了⼤五要選擇念研究

凌宗魁的那⼀屆,也印證了⼀個城鄉所的傳統,就是總

所時,便找⼤⼀導師喻肇⻘⽼師,討論⾃⼰該如何從城鄉

是會有⼀組同學,不管⽼師給的主題是什麼,都會依照

所、成⼤建築研究所史論組,以及北藝⼤建築與古蹟保存

⾃⼰的意願投⼊社會議題。當時就有⼀組同學,選擇處

研究所中選擇。喻⽼師當時給學⻑的建議是:「你在傳統

理溪州部落的議題。實習課很符合學⻑當初的期待,可

建築系念了五年,周邊認識的⼈和⼈脈,都是以建築的邏

以跟不同背景的⼈對話、合作。但是不同背景有不同的

輯在思考,如果再進⼊成⼤和北藝⼤就讀,也還是跟同樣

腦袋,思考問題的⽴場也會不同,會出現⼀些爭執:

背景的⼈相處,你⼤概這輩⼦就是建築腦袋,⽽城鄉所的

「之前在⼤學或更之前,社會和學校給我的觀念是『和

創所背景,就是希望可以將不同背景的⼈混在⼀起,就是

諧』,吵架是壞⼩孩」,但實習課給學⻑的感想是,吵

看你⾃⼰的選擇。」瞭解城鄉所的背景後,學⻑覺得較具

架是必要的,有時候沒有衝突,其實只是沒有把問題呈

挑戰性,加上當時城鄉所的⽼⽼師們都是建築背景出⾝,

現出來,為了避免衝突,避⽽不談真正的問題,問題始

有助於在建築上和他們有些對話的機會,因此凌宗魁便選

終還是沒有解決。雖然有時候會吵到有⼈跑出去⼤哭,

擇就讀城鄉所。

但是⼤哭過後,期末最終還是要交出東⻄,⼤家各⾃退 ⼀步,終能找到彼此都可以接受的平衡點。

對建築系出⾝的凌宗魁⽽⾔,進城鄉所最⼤的挫折,就 就學期間,凌宗魁經常參加所務會議,討論過有關五

是理論課,不論是⺩鴻楷⽼師選擇的讀物,還是後來夏鑄 九⽼師加⼊的Manuel Castells理論,「我們以前做設計是

位⽼⽼師訪談錄的經費、畢業⾨檻、教師聘任、課程新

不看書的,⽼師和學⽣都不看書,都看雜誌,就看⽐較漂

增等議題。對他來說,那是⼀個⾮常有趣的場合,可以

亮的建築,我因為喜歡古建築,所以我覺得漂亮的就會放

看到⽼師們的論辯與衝突。他從開會的過程中,也可以

到我的設計裡⾯。理論課[讓⼈]第⼀次有機會去想,以前

了解這個所是怎麼運作的,雖然理論課的讀本都快念不

那些經典作品,是⽤什麼樣的象徵去表現它們的意義。痛

完了,但參加所務會議是維護⾃⼰價值和權利的必要⾏ 動,就算再忙,也要撥出時間參與。

其他

166


畢業後,凌宗魁在論⽂協同指導⽼師⿈俊銘⽼師的研

然⽽,臺博館⻑期以來定位為⾃然史博物館,針對這

究室,擔任⼤約三年的助理。在這段期間,⿈俊銘⽼師

種⽂化類的項⺫,需要更多不同背景的專業者參與籌備,

接了許多⽂化資產的調查研究與計畫。凌宗魁認為,這

因此,凌宗魁便為了古蹟的修復及再利⽤作業⽽加⼊攝

個⼯作本⾝是學者與政府委託的關係,與城鄉所的經驗

影中⼼團隊。這項⼯作對他⽽⾔,主要還是在替政府⼯

很不同。但⿈⽼師知道他的背景,認為凌宗魁不應該放

作,⾃⼰還是學術與政府這個共⽣體系中的⼩棋⼦。然

棄在城鄉所學習到的對社會議題的關懷,因此給他很⼤

⽽,在協調負責規劃設計的建築師、⽂化部的官員、⺠

的⾃由,若遇到有需要保存的⽂化資產,卻⾯臨拆除的

間的攝影⼈⼠之間的意⾒時,城鄉所的經驗對他來說,

危機,⿈⽼師允許他可以暫時忘掉政府委託⾝分,盡⼒

就有很⼤的幫助。

去爭取⽂化資產的保存。

凌宗魁從⾼中時代迄今,發現臺灣對於⽂化資產的關

到臺灣博物館⼯作,主要是因為凌宗魁曾指定提報舊

注焦點和⽅式,已經漸漸轉變。以前只是古蹟愛好者會

公路總局⼤樓(今臺北市忠孝⻄路⼀段與懷寧街⼝)為

關注,但現在時不時就會成為社會運動的⼯具。他認為,

⽂化資產,指定後交由⽂化部管理,當時正值⻯應台擔

應該要提供更多平臺,讓⺠間了解⽂化資產。因此,凌

任部⻑,⺠間提倡國家要設⽴⼀個攝影⽂化中⼼,⻯應

宗魁在⼯作之餘,還是盡⾃⼰所能,接受⼀些演講或導

台覺得這個舊公路總局正好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覽邀約,希望藉由社會教育的推廣,讓⺠間了解共同記

便把這個攝影⽂化中⼼的規劃交給臺灣博物館去做。

憶及古蹟⽂化等,他⾃⼰也會⼀直保持這樣的社會關懷 與實踐。

陳姿妤 採訪撰稿

其他

167


洪宸宇

97級 碩士班 現職 加拿大

A Small Universe Wood Studio

「從原住⺠⽼師⾝上,瞭解了原住⺠對於⼭野、⼭林的觀念,學位論⽂也因為這段經歷和 ⾃⼰的興趣,朝向漂流⽊技藝的研究。 」

在進城鄉所以前,洪宸宇曾在花蓮待⼀段時間,與

洪宸宇現居加拿⼤,雖然沒有機會⾯對⾯接觸,必須通 過網際網路來訪問,但是從他的經歷和對話過程中,可以

朋友⼀起經營⼀間海邊⺠宿;閒暇時,他會去海邊撿個

感受到學⻑很熱衷於⾃⼰動⼿做東⻄,特別是「⽊頭製品」

⽊頭回來做東做⻄。當時在海岸的觀察和體驗,令洪宸

的製作。因此,從城鄉所的經驗到現在的⼯作,都與這個

宇⾮常著迷,因此在碩⼀升碩⼆的那個暑假,⼜前往臺 東,認識⼀些漂流⽊的藝術家,並向臺東都蘭附近的⼀

興趣相結合,相當具有「⽊頭⾊彩」。

位原住⺠⽼師拜師學藝。他從原住⺠⽼師⾝上,瞭解了

洪宸宇⼤學時代就讀建築系,畢業後先⾄建築事務所

原住⺠對於⼭野、⼭林的觀念,學位論⽂也因為這段經

⼯作⼀段時間,但因事務所的⼯作環境不符合原來的期待,

歷和⾃⼰的興趣,朝向漂流⽊技藝的研究。當然,如果

想要轉換環境。另⼀⽅⾯,家裡的⻑輩希望他可以繼續讀

沒有指導⽼師的⽀持,論⽂通常很難發展下去。洪宸宇

研究所,便幸運地成為城鄉所的⼀份⼦。

認為,劉可強⽼師對⾃⼰的影響很⼤:「劉⽼師要學⽣ 很主動,他也不太管我,對我來說,我很喜歡這個⽅式,

回想起城鄉所的經驗,洪宸宇印象最深刻的是碩⼀的

我就可以很⾃由做我想做的研究,寫我想寫的論⽂,這

實習課。「⼤學讀建築,我們都是單打獨⾾,但城鄉所的

也蠻難能可貴的。」另外,學⻑在學期間並沒有跟著⽼

實習課是⼩組作業,就是要學習跟別⼈溝通、合作。」當

師做規劃案,「我對於規劃這件事情沒有那麼多的興趣,

時的實習課基地在新莊中港⼤排,上學期做全區的整體規

因為規劃到最後,還是要紙上作業,然後寫報告書。我

劃,下學期則是各組挑⼀個區塊,進⾏實際操作。洪宸宇

⽐較喜歡做東⻄,可以實際的動⼿做。」

這⼀組負責處理⼀個社區的後巷,調查時發現,社區居⺠

撰寫畢業論⽂是研究⽣公認最痛苦的⼀件事。洪宸

會在某個建設公司的空地上種菜。⼩組認為,這樣的⾃主

宇在碩四時,只剩下論⽂要完成;但是對他⽽⾔,寫論

社區活動⾮常可貴,同時可以進⾏都市的綠化,便與建設

⽂是蠻⼤的挑戰,加上研究主題較冷⾨,相關資料較少,

公司、⾥⻑溝通協調,進⾏⼀些社區參與的⼯作坊;最後,

所以花費很⻑的時間摸索。「有⼀陣⼦我不太想寫論⽂,

那塊地成功開放讓社區居⺠使⽤。「進⼊社區跟居⺠互動,

有點逃避。我就跑去桃園找了⼀個做家具的⼯作室,做

就像是⾯對⼀個⼩型社會,有很多狀況會發⽣,但也有很

學徒很開⼼,想說,邊⼯作邊寫論⽂。就這樣過了⼀年,

多可以學習。」實習課雖然耗費了許多精⼒與時間,卻是

隔年好不容易有論⽂⽣出來。」從城鄉所畢業後,因為

城鄉所的難忘回憶,也是⾮常可貴的學習經驗。

對⽊⼯業的環境有些瞭解,處理⽊頭的技藝也有⼀定的 熟練度,他便在桃園的⼯作室持續做到⼗⽉。

其他

168


結束後,與朋友⼀起開設⼀間名為「⼩宇宙⽊⼯事務所」 的⼯作室,不販售現成商品,⽽是透過網路上成⽴粉絲 專業與客⼾接洽,製作訂製商品。 ⺫前因為洪宸宇移居加拿⼤,⼩宇宙⽊⼯事務所已暫 停接受訂單。然⽽,他對⽊⼯的熱情和興趣並不因此消 滅。2015年3⽉,他在加拿⼤成⽴「A Small Universe Wood Studio」,算是⼩宇宙的延續。加拿⼤的事業才 剛開始,雖然不太清楚未來的發展如何,但靠著⾃⼰的 熱情與天份,洪宸宇已經準備好接受未來的挑戰;祝福 他能夠在加拿⼤發光發熱,繼續傳遞⼿製的溫暖。 陳姿妤 採訪撰稿

其他

169


黃大祐

99級 碩士班 現任 台北市都市發展局

「公務員的核⼼價值是什麼?我常會這樣⾃⼰問⾃⼰。」

意外回歸

那時候有⾮常多實察⼤同區跟萬華區⽼舊社區的機

也許是殊途同歸的關係,城鄉所同學間都喜歡問對⽅

會,⺫的是找到⼤同與萬華的地⽅議題,這是⼀個很複

「為什麼要念城鄉所」,對我這個念傳播背景的⼈來說,

雜但很有趣,像解謎⼀樣的過程,在操作上的挑戰是要

傳播的訓練⽐較像⼯具,在發揮上需要搭配其他的專業知

先問對問題,這必須經過很多分析和調查之後,才會知

識。我在⼤學畢業後對城鄉所談的空間和⽂化議題很感興

道那個地⽅的再⽣議題是什麼,可能是街區⾵貌、商圈

趣,剛好所上也招收⾮規劃專業背景的學⽣。對我來說城

經濟、社服照護甚⾄是歷史記憶,這時候你才會知道這

鄉所像是⼀個「⾨」的⾓⾊,可以接觸不同專業領域觸類

個地⽅的再⽣規劃可能是什麼,或公部⾨需不需要投⼊

旁通,也增加智識修練。

資源。尷尬的是更新處只是空間部⾨,很多解決問題的

城鄉所畢業前我以為⾃⼰不會⾛上空間規劃的路,因 為⼤學念的是新聞系,在城鄉所主修的是都市社會學和⽂

⼯具和資源在其他部⾨和單位,這得靠⾏政上的協調和 志同道合夥伴。

化研究,我不確定⾃⼰空間規劃的訓練,到底夠不夠到業

改到都市發展局任職以後,⼯作內容⼤部分是都市

界⼯作,所以當時找⼯作都是往記者的⽅向去找。後來⼀

計畫的⾏政管理,這部分⽐較繁瑣,像是⼟地使⽤分區、

個在規劃公司上班的朋友告訴我他們正在找社區駐點,到

公共設施保留地查詢這類的⼯作。另⼀部分才是做規劃,

⾯試時我才知道那是在臺北市都市更新處的⼯作,因此踏

例如新擬和變更計劃,這部分⽐較有挑戰性,⾃⼰也想

進公部⾨。⼀直到⼯作期間,我才真的有操作規劃實務的

接續之前在都更處的⼀些想法,在社區營造跟都市再⽣

經驗,也發覺公部⾨不像以前想像的無聊或混⽇⼦,⽽是

的議題接上都市計劃機制,但銜接的知識和經驗還不夠,

可能有機會可以做點什麼。所以後來考公職時有去補習,

⾃⼰也還在學習和摸索。

⾃⼰⼼態上像是多學⼀個專業,來補地政系、都計系兩三 年的訓練。

在公部⾨任職⼆年,遇到很多規劃的或⾏政上的狀況, 都會讓⾃⼰去想「公務員的核⼼價值是什麼?」這個問

公部⾨新鮮⼈

題就像城鄉所的理論課也不斷問「規劃師的⾓⾊是什麼」

在都市更新處的⼯作除了更新單元的審查,更多的是 都市再⽣的經驗操作,希望找到社區與城市未來⼆、三⼗

或「規劃的核⼼價值是什麼」⼀樣。⾃⼰覺得公部⾨是 分配資源的⾓⾊,需要把資源投⼊在合適的地⽅或社群

年的發展願景,這個發展必須視地⽅的歷史、社會和空間

⾝上,但承辦⼈⾯對⾏政體系和資源分配的過程影響⼒

條件⽽定,捲⼊了很多在城鄉所學習和討論的東⻄。

其實很有限,就像是跳進⼀條不斷往前流動的河裡⼀樣, 只能抓住⾝邊⼀些⽊頭,然後往你想要的⽅向推進⼀點。

空間專業

170


但畢竟公部⾨有它做事的科層和程序,並不是每件事

奠基於社區耕耘和⻑期駐點⽽⽣產出來的⽅案,其實

情你的想法就是對的,或者別⼈也能認同。承辦⼈可以

就是⺫前都市很缺乏的倡議⾏動。我覺得未來的城市治

有⾃⼰的意⾒,但你也要能說服⻑官或創造討論的機會,

理會需要更多的⺠間提案跟地⾯部隊,國外很多成熟的

才可能往⾃⼰想要的⽅向⾛。⼯作到現在我始終覺得

空間規劃與保存活化案例都是由⺠間組織推動的,我們

「溝通」是⾏政部⾨裡和政府施政的關鍵因素,城鄉所

的社會要進步⼀定也會⾛這條路。對政府⽽⾔,⽐起給

提倡的⼤桌精神應該好好拿來推廣。

⼀個顧問公司來做⼤範圍的規劃,也許能改分給五個社 造點或地區型的提案做出⼀點實績和成果,政府負責在 計劃及策略上的操⼑,審核提案和撥資源,畢竟政府的

對實習課的建議

⼈⼒編制有限,不可能什麼都靠它來做。⺠間可以更積

我對實習課還滿有意⾒的,課程設計看起來是把甲⼄ 丙丁四組背景的學⽣湊在⼀起發揮互相學習的混合能量,

極提計劃和公部⾨要資源,相對地也需要專業者的協助, 這也是城鄉所可以耕耘的地⽅。

放⼤來看其實也是城鄉所想挑戰過去受到⼯程與都計背

何函育 採訪撰稿

景主導的專業知識話語權,但實際上學⽣之間的學習和 知識的磨合並沒有很快地發⽣,反⽽是丁組學⽣看起來 講話很⼤聲。我認為是不同知識體系和意識形態的對話 需要⼀些時間跟⽅法上的引導才能產⽣化學效應。 實習課的兩難是它在有限的時間裡要「教」也要 「做」。我在實習課學習的規劃專業(例如法令機制、 都市計畫實務的⽅法邏輯)是很機遇戰的,視碰到的規 劃議題⽽定,⽽⽐較缺乏系統性的知識傳授,讓我覺得 有點痛苦。 對沒有規劃背景的學⽣⽽⾔他們才剛要開始 了解「規劃是什麼」,這是「教」要⾯對的挑戰。在 「做」的⽅⾯,每⼀屆實習課其實都在換地⽅跟找議題, 學⽣在沒有⾜夠的知識跟技術⼯具的情況下還要⾛⼊社 區實際去「做」點什麼其實很困難,結果往往是議題沒 成熟,學期也結束了。 要解決這個兩難,我認為只能靠城鄉所在固定地區的 耕耘累積,也可以和⽼師的研究或案⼦結合,⽼師熟地 ⽅且⻑期耕耘的話,可以避免學⽣來來去去的經驗斷層, 相對地學⽣操作上也能切得更準,同時城鄉所也可以持 續在特定地區或特定議題的規劃上發揮影響⼒和掌握發 ⾔權。我覺得這幾屆⽐較成功的是操作萬華的經驗,同 學在⽼師引介下接觸地⽅的頭⼈跟議題,也有跟公部⾨ 的計劃合作,議題和操作成果相對做得⽐較好。

空間專業

171


范綱皓

101級 碩士班 民主進步黨中央黨部台灣民主學院幹事 蔡英文總統候選人競選辦公室文稿小組

進⼊到城鄉所後,發現⼤家都有種很不⼀樣的特質。雖然很多元,但在談吐間或者相處 之中,似乎隱隱約約就能察覺這個⼈是來⾃城鄉所的。這是⼀個難以⾔喻的感覺。

如何踏⼊城鄉所

同的價值和⽴場的衝突,我們或許就必須要⼤吵⼀架,

我⼤學原本是在師⼤東亞系唸書,基本上就是歷史系、 政治系、地理系的混合領域,專⾨在做區域研究,⼤多都 是主流的那套觀點和論述。但我是從新⽵⾼中畢業的,那 是⼀個⾃由的學校,也⾮常注重學⽣獨⽴思考的能⼒,所 以影響我較為深厚的,可能還是後來雙主修地理系後的 「巧遇」。⼤約是⼤三、⼤四的時候,我接觸到了⼀⾨地 理系的課,叫做「都市社會學」,接觸到了諸如⽼夏、畢 恆達、⺩志弘⽼師的書,覺得很有興趣,便決定報考城鄉 所—基本上是為了名師⽽來。然⽽,我在考試的過程並不

因為這就是做規劃的⼈所要⾯對的社會啊。當然,我也 曾⾯對過很多的挑戰。即便是現在偶爾會在⼀些性別議 題相關的演講分享。不過還記得曾經在城鄉所⾃⼰的網 路討論區中,男⽣們互相開⿈腔,讓⼥同學感到不舒服, ⼀度也吵了起來。我們未必能夠了解⽣理⼥性在社會中 的處境,不是說解放就能解放,因為在其中相當細微的 性別權⼒關係不同,使得我在後來的反省之中,對於性 別議題更加地謹慎。 在畢業論⽂的題⺫上,我選擇探討新移⺠⼥性,如何

順利,我考了兩年:兩次推甄、兩次考試!我想應該沒有

在台灣⽣活。當他們做哪些事情會被視為台灣⼈、做哪

⼈考得⽐我久吧!

些事情不會被視為台灣⼈,基本上是關於性別、國族、

在準備考試的那段期間,我曾進⼊規劃公司⼯作了⼀年, 學了基礎的規劃、碰了⼀些法規。但我當時並不是很喜歡 規劃公司的⼯作模式,雖然我當時所在的公司還是有它的 理想性存在,但在接觸⺠眾的過程中,我深深感到規劃者

空間的交織。

進⼊政黨服務—⺠主⼩草的園丁 我算是很早畢業的學⽣(兩年),我認為我們的專業

的無⼒感。⽐如在都市更新的案件中,⺠眾在乎的總是他

就是溝通。在我們這幾屆中,做社會企業的⼈特別多,

們如何⽤最少的錢換到最多的坪數,⽽⾮在乎空間的公共

也都是溝通的事業。我相信城鄉所的我們都很重視⺠主、

性,於是便更想到城鄉所找答案了。

透明、參與,這是規劃是專業典範的轉移。 18運動對我 的影響很深,在這之後我便開始了政治的⼯作。最⼀開

城鄉所的⽣活

始時,我負責協助⺠進黨在2014年⼤選的「⺠主⼩草」

在城鄉所中,印象深刻的事情,恐怕就是被灌輸要來反 抗權威吧!⼀直有⼈說這個⼗年間的城鄉所怎麼了?學⽣

計畫,當時協助共五⼗個的年輕⼈投⼊⾃⼰家鄉的⾥⻑ 參選,看到了很多在社會最基層的樣貌。

怎麼愈來愈乖?在城鄉所就是要有⼀個叛逆的⼼。為了不

學 政 界

172


有時很⼼疼的是,看⾒許多充滿熱情的年輕⼈很難與

這個事情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例如在華光社區的事件中,

選⺠溝通。當這些年輕⼈⾛向社區之中,他如何與選區

整個程序進⾏得太快了,幾乎連進⾏基礎調查的可能性都

內的吸毒者、街友溝通、做參與?不是這些年輕⼈不願

沒有,最後導致了無⼒回天的情形。

意,⽽是他們看到了這個社會如此龐⼤的⽭盾,很多在 其中的⼈在滿懷理想的情形之下,仍被擊垮。那時,我 們仍舊互相⿎勵,再給彼此四年的時間,必須要對社區 好好地做了解、調查,並試圖找出如何解決的⽅法。只 要我們有50個⼈投⼊社區耕耘,未來就能有50筆的data base,協助我們理解各個社區中,各⾃複雜待解的問 題——以此,我們也才能知道法規的問題在哪,該如何 進⾏調整?

進⼊到城鄉所後,發現⼤家都有種很不⼀樣的特質。雖 然很多元,但在談吐間或者相處之中,似乎隱隱約約就能 察覺這個⼈是來⾃城鄉所的。這是⼀個難以⾔喻的感覺, 城鄉所中關於參與和實踐的命題,都是我們所在乎的東⻄, ⽽這也成為了我們的世界觀。我認為,在⺩志弘⽼師回來 之後,城鄉所擁有了不太⼀樣的⾵貌。怎麼說呢?在我的 觀察中,過去的城鄉所屬於⼀個且戰且⾛的狀態。但現在 的我們,透過閱讀的⽂本和課程的訓練、被很多理論和想

在這次的總統選舉之中,⺠進黨出了⼀個很不「⺠進

法轟炸,使我們先有⼀套有基礎的、看待社會的⽅式。以

黨」的候選⼈。在打選戰的⽅式跟以往不⼀樣。作為他

致於我們未來不論如何發展,多半不會偏離那個世界觀太

的幕僚,會看到很多的政策,也可以看到⼤黨內組織⾼

遠。在我的觀察之中,很多來⾃於甲組(都計、地政專業)

度分⼯的情形,和我過去輔選地⽅參選⾥⻑的經驗較不

的同學,改變最⼤,他們都在這樣的學習過程之中被拆解、

相同。因為在地⽅上,幾乎什麼樣的事情都要⼀把抓;

再重新組合。他們雖然通常會⾛回⾃⼰的專業之中,但回

在總統層級的選舉上,情況就不同,雖然感覺像在國家

到公務體系,⾯對古蹟保存或是開發案的態度,他會去思

機器裡⾯⼯作,但可以發現每個東⻄都很完整,新聞、

考⾝為⼀個在國家機器中的⾓⾊,他如何更加細膩地去⾯

⽂宣、政策、處理⽂稿等都有最適當的⼈選在其中努⼒。

對不同⽴場的⼈,並且盡⼒地去幫助對⽅。

雖然可能會有很多⼈認為為政黨⼯作,會遇到很多的妥 協或者是無法守住基本價值的問題,但從事政治⼯作和

吳昀慶 採訪撰稿

規劃⼯作很像地⽅是,我們必須在「事成」和守住「價 值」之間進⾏拉鋸。是否深⼊體制內去進⾏改變、做更 多的事情,只是策略上的選擇。當然,還是會建議NGO

組織可以成⽴屬於⾃已的智庫,可以提出可⾏⽅案後, 予以政黨進⾏討論,進⾏實質上的政策建議,我想仍會 不斷的往進步的⽅向⾛。

回望城鄉所 過去城鄉所有時會被詬病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情形。 我現在覺得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學⽣進到社區之中把地⽅ 的現況、資料做⼀個完整的彙整,再來思考、分析如何 在法規上⾯進⾏調整。我意外地發現這個任務在中部的 ⼒量反⽽⽐較強,可能是中部⽐較多空間規劃系所的原 因吧!

學 政 界

173


城郷影像 丁致成 學⻑提供

174


175


碩博班修業規定變革史


177


178


179


180


181


182


183


184


185


186


187


188


招生方法變革


䬸欰鳵岁隶ꬠ 20%

1990

4 50%+

50%

1991 +

+

+

/

/

/

18 18

(

85

)

2/3

1/3

1991

28

4

7

5

A

• •

• •

• •

A B B B C B B

D

• •

E

B D E

190


1992

A.B A

• •

• •

• •

A B B B C B B

• •

D B

• •

E D E

1992 15% (2)

40

82

+

(

30%+

30%+

)

40%

+

+

191


1993 30% 1/4

• •

A

• •

B

• •

C

• •

D

#

192


1995 • • •

15 18 3

5

+

18 2

10 5+ 15

5 +

+

7.5

• ABC

25,20,15 40%+

35,25,15 35%+

25%

70

40% + 70

30% 30% + 30%

15+

15

25%

193


1997 (

86/9/1

〵㣐勭딚蔅眏荈䎃Ꟛ㨥

1998 1999

60% 60

2000

• • • •

(A) (E)

(A)

(B)

(D)

5/13

1-2

2001

194


2002

2003

550

213

30 60%

2003

2004

93

70%

195


2005

40%

2006 2009

OURs

196


2013

15

2014 歌 ⛩ ⚋ ♨

2015

104

A B C D

6

197


獎勵金相關制度變革


栁⺑ꆄ湱ꡠⵖ䏞隶ꬠ娜玑

1989 1990 6000

8000

5000

6000

(

)

1000020000 20000 5000 2000

1992 1993

1,000

199


1993

1997 3000

歍 锞 罏 㖳 呍 涮

6 3

4000

2 12

2

5000 2

4

1997 | 1998

12

㛇侸

Ꟛ佞歍锞

㻜걆

e.g.

6000

( ) ( ) ( )

䒊陾

6 3

2 12

2

2 4

䖕糵涮㾝

( ) ( )

200


201


2002 7000

>> 25

2004 2006

#

>>>>>

2007

2

2009

1

8,000

2010 # 5,000

2011

(

)

(

)

1200/ 1.5 (2013)

(

)

(

)

3 5

12

202


2012 2013

2015

203


歷年規劃與調査研究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及調査研究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207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規劃案

研究調査案


【 編輯群 】 指導教授 王志弘 總召及校閱 何函育 總排版編輯 吳昀慶 美編 林偉 吳昀慶 張子若 文字編輯 何函育 劉嘉文 陳姿妤 張子若 吳昀慶 林偉 插圖 李品緯 相片提供 丁致成、呂秉怡 等


山中傳奇

紅 樓 院 後 有 奇 人

綠 圃 庭 前 無 名 山

四十週年專刊_主冊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