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目 錄 003 編者的話

月刊專題- Social Media

Polymer 精選

016 好筆要玩:斷血流.硬橡膠羽觸

004 CALL4VAN 專訪

018 淺談海權(一):海權的變遷

006 健吾專訪

020 多粗口地圖炮慎入—送消防員又飯又水又 呢樣果樣

008 Snapchat 是什麼?生活文化的現象

022 牛頭角大火給每一個香港人的教訓

009 Facebook 自我審查與政治正確

023 林榮基撐「港獨」很合理

010 通訊 Apps 加密與使用限制

PolyCulture

012 十二怒漢-民主的啟蒙課 014 只有一隊冠軍 歐國盃群雄爭霸

製作人員 ( 排名不分先後) 編審:

採訪撰文:

美術:

時來風

小西毒

Jacky

徐仲思

larrylo

綠洲樂隊 陽明

衛訊

Polymer 網頁 :http://polymerhk.com

聯絡&投稿 E-mail: polymer@hkgalden.com

Facebook: http://fb.me/GaldenPolymer

Instagram:@hkpolymer

如資料或圖 片 侵 犯 你 的 版 權 , 歡迎 聯 絡 我 們 除 下 資 料 。

2


編者的話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無時無刻都利用科技與他人互動,各個 IT 精英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科 技產品,由當初的「Call 機」,到現在各式各樣的即時通訊 APP,都使人們互動更快更方便。 時下大眾一般都會用不同 Apps 去分享自己的生活,例如 Facebook, Instagram, Snapchat 等 等,到底這些軟件是什麼?如何使用?而這些會盛載著我們個人資料的軟件,會面臨什麼風 險? 另外,社會各大企業都陸續利用社交平台與大眾接觸,使大眾對自己的品牌有更多認識,以 至建立出各種渴望營造的型像。可是,當企業在網上「講錯說話,做錯決定」,就會引起公 關災難。今期《聚言時報月刊》,就帶大家探索網絡世界,去認識各類新興產物的同時,亦 讓各位知道各大「關公災難」。 聚言時報總編輯 徐仲思

3


以前,香港人創業,會慢慢透過做生意,成立商會形成人脈,鮮有人主動發表自己意見或理 會政治。如今社會崩壞,人與人之間溝通都轉用網上通訊,避免面對面衝突。稍一用言不慎, 會招公關災難然而,CALL4VAN 創業家 Conrad Wu 有碗話碗,有碟話碟,配合 Apps 、 call 單系統,加上 Faceobook 專頁宣傳,逐漸為人所知,成為茶餘飯後問題和叫車首選。敝 報有幸訪問 Conrad Wu ,深入了解經營跟宣傳之間點點滴滴。

問 : 當初你為何會創業,參與 CALL4VAN ? 答: 於 零 八、 零 九 年 時, 我 做 網 上 貿 易, 主 要 辦 理 嬰 兒 用 品。 不 少 嬰 兒 用 品 如 地 毯, 體 積較大,需要叫貨車送貨。我一向都自己駕車 送貨,但展覽途中收到極多訂單,需要另叫司 機 送 貨, 但 屢 次 等 待 司 機 答 覆, 可 以 沒 有 貨 車,爽約,臨時接另一單,意外不少。有見及 此, 我 就 跟 友 人 一 起 鑽 研 新 的 營 運 模 式 應 付 CALL4VAN 失單問題。一一年時遇上 Rex, 闡述營運概念。Rex 同樣覺得有利可圖,就開 發貨 VAN apps,一起做生意。

問 : 你用過哪種方法宣傳 CALL4VAN? 從經 營到宣傳上,你遇上什麼困難 ? 答: 大 多 數 老 一 輩 的 人 不 太 了 解 什 麼 是 智 能 電 話 和 流 動 程 式(APP), 以 致 比 年 輕 一 輩 需 要 更 多 時 學 習 使 用 APP 去 叫 貨 車。 同 期,GOGOVAN 營運初始,投放不少投資於 APP 開發、宣傳、傳媒受訪、和引入車隊。 CALL4VAN 宣傳時就需花更多時間去鑽研搜 尋 關 鍵 字, 不 過 翻 單 數 目 和 電 話 查 詢 日 漸 減 少。2014 時 佔 領 初 期, 我 就 用 Facebook 專 頁跟大家說,如有物資需要載到金鐘,我們可 以幫手。事後接到不少轉載請求和傳媒報導, CALL4VAN 才廣為人知。其後,我會敢於表 達政治和時事的看法。做生意之餘都要為業界 或香港發聲,雖然 like 數不多,但都會慢慢 做落去。 宣傳方面,都會因為合作的車隊不多,客戶叫 車 時 如 果 屢 次 也 找 不 到 司 機, 就 會 自 行 刪 除 APP,司機亦會轉用其他方式去接更多訂單。 以 上 種 種 會 容 易 構 成 惡 性 循 環, 難 以 為 繼。 如 何 打 破 循 環, 然 後 鞏 固 自 己 社 群 去 繼 續 用 CALL4VAN 就是主要面對的宣傳問題。直到 2016 年起,我們達到客戶有七成機會使用我 們的司機接收或完成載貨服務。 相對尋求大額投資者,我會傾向做好自己基本 服務和 APPS,構成一個大家可以共存,賴以 為生的商業生態。

4


問 : CALL4VAN 經常就政治時事方面表態, 問 : 你認為哪個宣傳廣告對你最深刻 ? 其實有沒有影響到自己生意? 其他人對你這 種宣傳手段有什麼睇法 ? 答: 以 上 的 宣 傳 廣 告, 已 經 最 深 刻。 因 為 unlike 數 目 不 少, 所 以 印 象 深 刻。 我 認 為 不 答:我個人不會考慮自己表達的時事批評和政 是公關災難,只是大家立場不同,觀點不同而 治意見會否影響自己生意,我覺得有立場就要 已,我只是表達自己認為正確的事。就好像在 講出來,講出自己認為正確的事,不要什麼都 最近淘大時昌迷你倉大火接載受影響居民一事 不表態。一般香港人做生意都怕得罪人,做事 中,都跟 2014 年轉載物資一樣,事先沒有計 傾向左閃右避,怕「關公」和被公開批評。如 劃過,只想更多人關注,幫人就去做,不會計 果你對自己看法有所堅持,為何不可以大大方 算行動中途的一言一行會有多少 engagement 方說出來呢?你永遠都有一群支持或反對你的 或 like 數等宣傳效果。 人,顧慮不到那麼多,這包括生意。以上並不 是宣傳手段,專頁是表達自己意見的地方。有 問 : 你認為經營生意上,公關宣傳跟經營上哪 時都遇到真心朋友都會勸告自己不要太出位, 一個更重要 ? 怕有麻煩。我會指出,如果當初不敢於表態, 就不會有今時今日的 CALL4VAN,所以要做 答:目前而言,都有不少流程上需要改良和修 好自己。 補。我慶幸遇上相同理念的司機。司機注重服 務質素,足以彌補流程上的錯漏。希望日後都 問 : 你如何看待公關災難 ? 你認為哪個宣傳 不斷改良商業流程和 APPS,注重產品質素, 廣告對你來說是公關災難 ? 更進一步。宣傳方面,目前的公關宣傳固然可 以令更多人認識 CALL4VAN ,但這不等於必 答:沒有公關災難。我自問「得罪人多,稱呼 然會增加生意。所以,我們要優先做好自己的 人少」,「有果句講果句」,預料自己每說一 服務和 APPS 產品。 句 話 都 會 引 起 好 多 人 unlike, 例 如 在 二 月 立 法會新東補選支持 6 號梁天琦便收到百多個 unlike。 你 認 同 我 觀 點 就 like, 否 就 unlike 或 hide all,或繼續 follow 專頁。如果你做 錯,有問題,我也會照樣鬧人。

我們平日遇到不少傳媒或公關有時講多錯多,令人啼笑皆非。目前香港人面對更多人心崩壞, 社會墮落。遮打過後,大家比以前更敢於抽水自嘲。固然是多人討論產品或服務,追趕 like share 數目為主。也有更多人會慢慢研究如何增加 engagement ,自然會講出不少似是而非 的言論,傾向快思,忽略慢想,更怕「有碗話碗」會得罪全世界人,導致生意大瀉,人流凋零。 訪問 CALL4VAN 後,回顧自己昔日創業經歷,再觀其他創業同道,反而令我重新尋覓,回 到起點。做生意,就是做自己,只要做自己,敢於表態,那麼所謂公關災難,已經不存在了。

5


Facebook 網 絡 紅 人, 專 欄 作 者, 現 任 中 文 大 學日本研究學系擔任講師,電台主持。

Social Media,是近年來的新興媒體,由早期的 Myspace,到今日的 Twitter、Facebook、 instagram,好多人的生活都依賴 Social Media,對某些人來說,生活沒有 Facebook,可能 佢真的會死,除了生活之外,有不少人利用 Social Media 來做生意、宣揚政治理念、宣揚某 些東西,不過有些人不懂時勢,而且能力未夠,往往爆出「關公災難」。聚言時報編輯部有 幸請來健吾,談談一下 Social Media 同「關公災難」。

6


對於近年甚多公關災難,健吾認為未必每樣事 情都是「關公」的問題,很多「關公問題」源 頭 不 是 在「 關 公 」 本 身 的 人 問 題, 而 是 很 多 時公司沒有一個處理 Social Media 的部門, 而是由老闆認為想玩 Facebook 時,找一個不 是專責處理 Social Media 的部門處理,導致 玩 Facebook 的任務就交託給公司年紀最輕的 員 工 負 責。 然 而, 當 年 紀 最 輕 的 員 工 去 負 責 時,卻未必能處理到各樣問題,加上老一輩甚 麼也不知道,然後就爆發了「關公災難」 。 很 多「 關 公 災 難 」 的 爆 發 原 點 都 是 在 Social Media, 但 是 香 港 有 很 多 公 司 卻 沒 有 一 個 處 理 Social Media 部門,公司理應設立 Social Media 部門,而往往做宣傳時因為沒有人專門 處 理 Social Media, 變 相 很 多 時 產 品 推 廣 的 策略都沒有好好地利用 Social Media 優勢, 玩 Social Media 的 公 司 都 是 為 了 玩 Social Media 而玩,只是和外界表示它已經追上了潮 流。

今時今日很多做 Social Media 的人其實不知 自己做的東西的目的,大家認為懂得做 Social Media 的人事實上沒有甚麼理論可言,然後又 爆發了一個「關公災難」。 筆者又問到健吾如何避免「關公災難」,他坦 言如果是本身產品的問題,基本上沒有機會可 以避免,只能說要做一個宣傳前要先好好檢討 自己的產品問題。早前的向前線消防員致敬的 事件,本來致敬這件事的性質其實問題不大, 如商台(健吾為商台節目《903 國民教育》《人 民人道中》主持)在第一個消防員不幸殉職 後,已經有人向該名消防員致敬,可是這些藝 人就好像不懂得判斷網絡形勢,在大火後才開 記者會,然後各藝人先在這時候向消防員「致 敬」,到底這些藝人是否真心「致敬」都令人 有所質疑;陣容的問題亦會影響到大家對「致 敬」的觀感,健吾表示試想一下由成龍、曾志 偉去「致敬」,令人感覺只是為了鏡頭,意味 著香港演藝界的一呼百應效果已經失效。

另外,健吾認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年青的一 代, 由 當 初 只 是 在 Yahoo 找 blogger, 然 後 到 今 日 的 Social Media, 都 存 在 一 個 問 題, 就是很多時年青的一眾未必對身邊的人信任, 反而會信任陌生人對一件產品的評語。以一個 餐廳為例,有人認為該餐廳的食物好吃,但健 吾 就 會 質 疑, 那 個 人 有 許 多 條 件 都 未 強 調 到 「好吃」,如人人飲食習慣、口味均有不同, 為何會對一個陌生人有無限的信任 ? 事實上,

Social Media 到今到底是好定壞,筆者認為重點都是在操作的人心態,Social Media 不是玩 Facebook,一日指定時間出 post,而是要去思考,去判斷形勢而出,否則只會淪落到某新政 黨一樣,關公災難接二連三出現,也沒有在災難中反思錯誤,最終只會走向失敗。香港人學 人玩 Social Media 前,需要的是一個負責的人,而不是玩 Facebook 的人。

7


最 近 使 用 Snapchat 的 用 戶 急 升, 令 我 想 起 一 些 有 關 social media 和 生 活 文 化 的 現 象。 Snapchat 的功能、版面設計等都有別於最熱 門 的 Facebook 和 Instagram, 而 Snapchat 在很大程度上,把自拍、拍攝「極大化」。 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 如 果 要 將這三個 social media 比喻成一種關係的話, FB 應該是「大佬」,Instagram 是「大佬老 婆」,Snapchat 是「大佬二奶」。 這 三 個 social media 的 興 起, 尤 其 IG 和 Snapchat 是反映人類愈來愈少閱讀文字 , 其 媒體系統限制字數都愈來愈少,喜歡看圖片為 多, 長 一 點 都 Too long didn't read , 尤 是 Snapchat,雖然最新版本的 Snapchat 取消了 字數限制,但觀看圖片的時數最多只有十秒, 就 算 能 夠 打 多 點 字, 都 只 會 是「 走 馬 看 花 」 。

最後 , Snapchat 顧明思義就一定係影相,除 了 普 通 影 相 之 外,Snapchat 還 有 一 個 特 別 功 能: 禎 測 到 你 的 面 部 之 後, 就 會 有 些 effect 加上,最熱門的是扮狗、花花頭環、換面等有 趣自拍功能,成為港女至愛。另外,如上所述, 檢視朋友的相片最長得十秒,所以你沒有可能 打到太多 caption,皆因過時後相片會自動消 失。Snapchat 可以影無限的相片,而且不會 佔 用 太 多 的 記 憶 體, 無 時 無 刻 都 記 錄 身 邊 的 事, 就 像 做 直 播 般。( 註:Snapchat 的 出 現 原是給人偷情用的,所以 Snapchat 無疑是「二 奶」XD)

這是一個圖片的時代,你拍的照片沒有美感、 不吸引,就沒有 like。網上世界與現實在界都 是殘酷的,你幫女朋友影相沒有長腿、沒有瘦 臉,就會被扣二百分。有時我們在現實世界去 的地方,影的相,都是為了在網上發相而進行 的。 愈 來 愈 多 的 social media、 影 相 apps, 我 們 都 愈 來 愈 忙、 愈 來 愈 要 炫 耀、 愈 來 愈 自 FB 的 功 能 相 對 上 是 最 全 面 的, 有 post 相、 戀,這個圖片的年代,喜歡影相和製圖的人可 發 status、 打卡、直播、開 Page、 開 event 以食三家茶飯,喜歡打文字的人應該都只能留 等,FB 已是很多機構和網路紅人的重要宣傳 在 FB 了。 渠道,它已經成為人類資訊傳播和接收資訊的 最大媒介,所以我才說 FB 是大佬,而 IG 和 Snapchat 某程度上是 FB 衍生而來的。 Instagram 的 功 能 主 要 是 發 相, 和 FB 大 同 小 異, 它 一 定 要 用 家 上 載 圖 片 才 能 打 字 出 status。Instagram 的 世 界 裡 都 有 不 少 所 謂 「IG shop」,有些大店鋪、公司都會依賴 IG 作宣傳,甚至我留意到有些 IG shop 賣真貨波 鞋,賺得第一桶金,然後在現實世界中開了一 間門市。

8


紙媒、報章、主流新聞媒體,一直都主導著整 個社會輿論,甚至以洗腦的方式滲入群眾的意 識形態,灌輸既得權貴心中的政治正確。一些 激 進 言 論, 極 端 時 評、 例 如 反 猶 太、 脫 歐、 本 土、 甚 至 解 殖 獨 立, 都 難 以 從 主 流 報 章 所 報 導 或 刊 登。 另 一 方 面, 不 少 志 同 道 合 的 網 民 都 會 自 動 開 設 網 諗 誌、 日 記、 留 言 板、 討 論 區 去 分 享 個 人 興 趣 或 心 得。 網 上 媒 體 —— Facebook 、Twitter 、 以 至 大 大 小 小 的 討 論 區 如 高 登、 膠 登、uwants、4chan、komica 不計其數,皆應運而生。以上社交媒體,成立 當初,鼓吹自由討論、無為而治。然而為什麼 愈來愈多人,轉而投稿網媒呢?今次我以討論 Facebook 現況為例,探討自我審查如何扼殺 自由討論之風。 Facebook 有 時 禁 言, 要 求 你 刪 相、 刪 Comment、 刪 Status, 原 因 皆 是 Facebook Community 收到足夠舉報,指出你文字或相 片 帶 有 仇 恨 言 論(hate speech) 或 主 張 極 端 主 義(Neo-Nazis 或 反 猶 太 主 義 )。4 個 月 前,Facebook 創 辦 人 Mark Zuckerberg 受 網 媒 Channel 4 News 邀 請 上 台 演 講, 揚 言 會提供更清晰標準去打擊 hate speech,依靠 Facebook Community 內 員 工 去 追 查 用 戶 投 訴或舉報,必要時就自行刪除任何鼓吹暴力、 罪 惡、 或 引 起 仇 視 的 言 論。 然 而, 最 近 的 難 民 潮 和 港 中 矛 盾, 引 起 群 眾 討 論 當 今 來 龍 去 脈, 罵 戰 極 多。 以 致 反 難 民 專 頁 PEGIDA、 Britain First 帖 子 時 有 被 刪, 部 份 德 國 網 民 帖子或評論時有被刪。回到香港,也是差不多 光境。其中一個著名博客青永屍曾經參與「文 學綜援論」討論,卻遭鄧小樺等人抨擊,揚言 要青永屍消失於文壇,自此網戰不斷,用戶有 時被禁,不止數天。

既 得 利 益 者, 除 了 叫 人 消 失 於 現 實, 更 想 叫 人 消 失 於 網 絡。 要 求 用 戶 用 真 實 姓 名, 便 是 一例。有時知名網民收到不少舉報,尤其跟用 假用戶,假姓名。下次登入 Facebook 時,你 會被要求呈上身份立明文件照片或副本去證明 你真實身份,迫你用上真實名字。Twitter 或 Quora 都鼓勵你用 Facebook 或 Gmail 用戶 綁定,加快申請帳戶。高登討論區或膠登討論 區大多數時間要求用戶呈上 ISP email 申請 做「巴打」,跟使用真實身份留言無異。 用 戶留言或出文,會因為暴露真實身份而恐懼, 敢怒不敢言,或顧左右而言他。當每一個人都 顧左右而言他,不可以見什麼說什麼,我們自 然就活在虛假,認知的世界不是真實的世界。 很多人以為上網可以暢所欲言,但只因一小撮 人的政治正確,就破壞整個討論生態。我們難 以 察 覺 用 戶 背 景, 但 只 能 盡 力 研 習, 探 究 真 相。Facebook 以上光境,教人唏噓,唯有另 找挪亞方舟。

9


平日通訊都會打電話、SMS、Whatsapp 到群 組,有助工作安排、感情聯繫。資料外洩、語 音 私 傳、 通 訊 記 錄 爆 料 等 等, 都 時 有 聽 聞。 Telegram 都 被 發 現 不 安 全, 秘 密 通 訊 可 解 破。 縱 使 可 解, 但 不 少 內 幕 人 士、 記 者、 政 客、 商 人 都 渴 求 保 密 通 訊, 什 至 ISIS 都 借 用 Telegram 討論,計劃下一波恐怖襲擊。

Open whisper systems 是 一 群 非 牟 利 的 開 軟 件 開 發 組 織, 力 主 開 發 加 密 文 字 和 語 音 通 訊, 開 放 部 份 原 碼 任 人 改 良。 前 NSA 外 判 系 統 工 程 師 斯 諾 登(Edward Snowden) 都 曾 於 2014 年 3 月 推 薦, 力 推 RedPhone 跟 TextSecure 。 而 2015 年 十 一 月 起, 他 曾 上 Twitter 推薦大家用通訊 App — Signal 。 2014 年起,香港政壇動蕩,衍生一場比一場 大 的 示 威 遊 行。 用 上 Whatspp 溝 通, 不 幸 被 捕,就被盤問迫供。電話電腦都被扣查,截取 通 訊 記 錄 作 案。 當 時 Whatspp 沒 有 加 密 通 訊 對 話,Telegram 推 出 時 稱 用 Open whisper systems 的加密系統,和限時自刪秘密對話, 引致更多人轉用, 計劃前前後後的衝擊行動。 不過,最近發現 Telegram 不安全,可以復原 秘密對話,就只好跳船,使用 Wickr/Signal/ TextSecure/RedPhone 了。

一 般 人 都 會 使 用 WhatsApp 或 WeChat, 因 為多人用,使用簡單,而且可以㩒實右下角咪 高鋒錄音,發放訊息。不過,久用多時,對方 怨 聲 載 道: 聽 者 要 另 插 耳 機 筒 或 到 暗 角, 聽 錄 音 訊 息, 構 成 不 便。 而 WeChat 都 不 時 被 傳 出 有 竊 聽, 訊 息 審 查 和 控 制, 禁 談 對 中 共 不敬的話。只是部份用家因工作或生意緣故, 需跟中國各地官員或商人開會,才被迫用上。 WhatsApp 最 近 數 個 月 才 用 上 end-to-end encryption 跟 decryption 作保密溝通,四月 始使用 Open whisper systems。

10


當 然, 用 任 何 通 訊 App, 都 要 小 心, 因 為 你 智 能 電 話 更 有 WI-FI / 4G 連 線 和 GPS 功 平日電話通訊,甚至上網連線,會暴露自己行 能。 服 務 供 應 商 更 可 以 廣 佈 Wi-Fi 熱 點 (hotspots),記下用戶的 SIM 卡資料和 電話 蹤。為何? 型號 IMEI,更易使用多個 hotspots 定下用戶 一般手提電話,首先叫你插入 SIM 卡。插入 的電話位置。別有用心的人可以自設假發射站 SIM 卡 後 開 機, 手 提 會 跟 根 據 網 絡 供 應 商 的 或 利用行政權力測定疑犯位置,可以電話監 編號,四周發射信號求相同網絡供應商、最近 聽 或 上 門 滋 擾。 前 年 6 月 都 有 義 士 解 Wickr 的發射站(base station)。發射站群本身已 通訊,都被警方追捕,就因為他不小心在家用 建立一套完整的電話網絡,所以你一開機就可 WI-FI 上網。從此可見,用家要小心使用自己 以自動連上網絡,可以傳送 SMS 或打電話。 手提和通訊 Apps。 有時你在戶外,會先收不到訊號,然後收到強 烈訊號。移動途中,電話要再送訊息尋找另一 要判斷一個通訊 Apps 是否安全,可以根據以 個最近發射站。因此,網絡供應商可以根據電 下問題去質詢: 話 號 碼 跟 發 射 站 群 去 找 尋 你 位 置。 如 果 發 射 全部訊息可以加密與否? 站 散 間 隔 較 小, 什 至 附 近 有 更 多 發 射 站, 發 射站可以根據不同訊息強度去找尋你電話的 全部加密訊息可否經公司開發者或駭客復 位置。以上技術,就是三點定位 (Cell Tower 原? Triangulation)。假設你機不離身,你的位置 能否確認傳送訊息人,身份真實無誤? 都會被人知曉。 加密鑰匙被截取後,以前加密訊息能否還 原? 加密原理會否公開查閱? 加密模組或原碼會否恆常檢討和改良? CAP 圖截取,對方知悉與否? 需要權限(App permission)多少,會否 截取 GPS 跟相機相簿等敏感資料?

11


十二怒漢-民主的啟蒙課 文:維尼

香港人說爭取民主,但多少人能清楚說 出 民 主 的 意 思 呢? 最 常 聽 說 的 解 釋 就 是,民主是少數服從多數的遊戲,透過 投票制度以大多數人的意願,決定社會 上的大小事務。然而,這其實只是最低 層次,最形式主義的「民主」。 十 二 怒 漢 是 一 部 1957 年 的 美 國 黑 白 電 影, 故 事 是 講 述 一 宗 一 級 謀 殺 案 的 審 判,犯人是一個住在貧民區的少年,他 被控在深夜以彈簧刀殺死父親,而十二 名陪審員在庭後準備「投票」,決定疑 兇是否有罪。 在第一輪的表決中,十二名陪審員未有 先討論案情就決定要表決,有十一名陪 審員認為少年有罪,就只有一位提出異 議。其他幾位認同有罪的人,就開始對 提出異議者冷嘲熱諷,例如說:「這個 世界總有些唱反調的人」、「除了你, 大家都有共識了」,甚至斷言「就算討 論一百年也無法改變我的想法 」( 即認 為 那 少 年 有 罪 ) 、又 或 者 覺 得 那 少 年「 這 種貧民區出生的人一出世就是大話精」 等等。 12

接著眾人提出自己的想法,為何認定該 少年有罪。例如,一名老翁聽到少年大 喊:「我要殺了你」,然後看到少年奪 門而出、少年聲稱自己案發時在看電影 卻不記得電影名稱及故事和主角、還有 就是一個住隔壁的婦人聲稱目擊少年用 刀插入其父親的胸口。但亦有些人選擇 棄權,不發表任何意見,便認定少年就 是兇手。 「在本案中已有一人身亡,另一個人的 生死掌握在你們手中,如果你們能提出 合理的懷疑,無法確認被告是否有罪, 基於這個合理的懷疑,你們必須做出無 罪 的 判 決。 如 果 你 們 找 不 出 合 理 的 懷 疑 ,你 們 必 須 基 於 良 知 ,判 決 被 告 有 罪 。 但你們的決定必須一致,如果你們裁定 被告有罪,本庭將會對他施以嚴厲的懲 罰。最高的刑罰是死刑。」法官當初如 此的向陪審團說明責任。


那幾位認定少年有罪,無意討論的陪審 員, 他 們 那 這 種 對 事 情 的 偏 見、 態 度, 亦常見於香港,大如立法會的辯論,小 如城市論壇、酒樓茶客間、家庭飯後的 討論,相信香港人不會陌生。那些認為 少年有罪的陪審員,他們提出看似成立 的理據,又是否毫無疑點呢?例如認為 一個中年女性可以在晚上隔著一條行駛 中的電車目擊案發經過,又或是一個行 動不便的老翁可以在 15 秒內移動 43 尺 開門而出目賭少年倉皇逃走。

電影後續的劇情我就不再透露了,當中 還有很多細節很值得思考,但電影到這 裡為止,已經說明了民主一個很重要的 意義:民主不僅僅是少數服從多數,而 是多數的一方要了解少數一方到底考慮 什麼,為何他們的決定有別於自己,當 中是否有什麼誤會,可能有些疑點是雙 方仍未清楚都搞錯了,所以要透過討論 邏輯思考,據理力爭來呈現真相,而不 是一味以個人主觀的偏見,在討論之前 就論斷一切,然後投票決定。

同樣地,現在香港也有不少人對香港獨 立提出看似成立,卻充滿疑點的理據, 例 如:「 香 港 自 古 以 來, 都 是 中 國 的 一 部 份 」、「 香 港 沒 有 中 國 提 供 食 水, 香 港 人 就 會 渴 死 」、「 香 港 無 條 件 獨 立, 脫離中國獨立只會死路一條」等等。我 們生活中,有很多看似成立的說法,我 們不加思考就信以為真,當中真的毫無 疑 點 嗎?「 香 港 已 經 有 很 多 人 因 為 港 共政權胡作非為,在痛苦之下了結自己 的生命,但仍然活著的人,那些年輕人 的 未 來, 就 掌 握 在 我 們 這 些 成 年 人 手 中 ...」 在 你 下 判 斷 之 前, 你 可 有 想 過 這可能影響的,是下一代年輕人的一生 嗎?

十二怒漢全片長 96 分鐘,幾乎就只有一 個 場 境 - 會 議 室 ,故 事 主 要 以 對 白 推 進 , 無動作場面,無爆炸場面,但眾人的辯 論及推理過程卻毫不令人生厭,有一股 魅力讓人坐定定看完整部故事,深思其 中的道理。我誠意向各位推薦。

13


文:小西毒

歐國盃正進行得如火如荼,截稿前剛收到英格蘭「爆冷」輸給冰島的消息,可見 今 屆 異 常 刺 激 。筆 者 雖 然 沒 有 時 間 把 所 有 球 賽 都 看 一 遍 ,但 應 該 看 了 一 半 的 賽 事 , 除了幾場悶仗外,覺得今年的比賽有幾個看點。

沒有一隊弱旅 今 屆 歐 國 盃 決 賽 周 由 以 往 的 16 隊 擴 展 到 24 隊, 按 理 應 該 會 有 更 多 比 較 弱 的 歐洲球隊獲得參賽資格,從而出現更多 「三零」部隊。而事實上,今屆的確出 現不少久違的面孔:威爾士、匈牙利、 北愛爾蘭、,還有第一次參賽的冰島, 豈料以上球隊皆晉級十六強。在分組賽 之時,只有比利時、西班牙和威爾士能 大炒對手,亦只有烏克蘭因青黃不接而 成了「三零」部隊,以往魚腩部隊的情 況彷彿不再出現。

14

其中威爾士和冰島令人眼前一亮。截稿 前兩隊剛晉級八強,繼續它們今屆神奇 之旅,威爾士靠「大聖」巴利單天保至 尊在 B 組突圍而出,雖然輸給英格蘭有 點不值,但整體而言充滿黑馬的味道。 冰島人口雖少,但近年大力發展足球, 雖然風格以防反為主,但軍心穩定,球 員齊心,其中贏取奧地利及英格蘭實在 是弱隊勝強隊的代表作。


傳統強隊失色

八強展望

有部分球迷說今屆賽事較以往沈悶,對 此筆者則另有看法。沒錯,今屆賽事出 現大比數交易的比賽不多,不少球隊主 打防守反擊,入球往往要在 80 分鐘後才 出現,但正正是這樣才能增加球賽的刺 激度。還記得瑞典對意大利那場比賽, 整場比賽互有攻守,「呂布」伊巴謙莫 域領軍的瑞典多次門前失機,而意大利 則多次頂住攻門,直至臨完場一次快速 反擊全取三分,比賽精彩的程度的確入 目三分,這才是足球吸引之處。

筆者今屆其實看好東道主法國,畢竟整 隊球隊在缺乏 87 一代下三線依然平均, 但四場比賽以來,中場核心普巴一直踢 得患得患失,而領隊迪甘斯還沒有找到 同時使用普巴和新寵兒派耶的辦法,令 進入決賽存在隱憂。意大利今屆由於缺 乏星味而並未被看好,反而踢得非常有 紀律性,教科書般的意式防守令筆者和 一眾球迷拍案叫絕,所以筆者亦看好它 為今屆盟主。另一邊廂,意大利決賽的 對 手 則 比 較 難 猜 —— 波 蘭、 葡 萄 牙、 比 利時和威爾士各有特色,但從球隊狀態 當然,還有一些比賽是比較沈悶,筆者 來看,筆者則大膽預測威爾士將會有機 則認為是傳統強隊失色的緣故,它們都 會打入決賽,到時大家拭目而待! 有一個特色——中場過於鬆散無法梳理 進 攻 ,導 致 空 有 控 球 而 欠 缺 致 命 的 攻 門 。 世界杯冠軍德國中場達人滿之患,但首 兩場分組賽卻踢得老鼠拉龜,幸好最近 兩場有復甦的跡象;衛冕冠軍西班牙徒 有 控 球 ,最 後 一 場 分 組 賽 更 遭 遇 滑 鐵 盧 , 被逼提早於十六強對上上屆決賽對手意 大利,而在比賽中亦被意大利充滿系統 性的防守玩弄於股掌中;還有雷聲大雨 點小的英格蘭和比利時,星光爍爍之餘 卻踢出如蔗渣的味道。 強 隊 失 色 ,同 時 令 比 賽 強 弱 的 差 距 更 少 , 使比賽更為精彩,但同時使強隊過早於 淘汰相遇,比如說上屆決賽提早在十六 強 上 演 ,但 精 彩 程 度 卻 更 勝 上 屆 。可 見 , 強隊失色未必是一件壞事。 15


Polymer 精選

呢 支 筆, 以 硬 橡 膠 作 為 筆 身。( 硬 橡 膠 與 硬 膠 不 同, 並 非 ABS 一 類 石 油 副 產 品,而係以天然橡膠加工而成嘅人工合 成物料)硬橡膠對比好多材料都更加穩 定、耐酸耐鹼,係一種可以經歷歲月嘅 材質嚟。而佢其中一樣最特別嘅地方係 帶有一種輕微嘅「燒車胎」味,而且上 「斷血流」呢個名頭,有一定年資或者 手感覺溫潤舒適。今次嘅羽觸並無太多 留 意 台 灣 鋼 筆 圈 嘅 朋 友 應 該 都 有 所 聽 花巧嘢,簡單嘅 Barrel、握位,全部都 聞,但對於唔少人嚟講怕且仲好陌生。 恰度好處。 其實斷血流係台灣一位受尊稱位「大師 兄」嘅前輩嘅牌頭嚟,造筆其實唔係佢 由於寫中文需要重覆提放,而羽觸以硬 主 業 , 反 而 研 磨 筆 尖 先 至 係 。 聽 聞 「 大 橡 膠 製 作 所 以 重 量 極 輕 ,是 為 一 大 優 點 。 師兄」用咗差唔多十年時間,拜師學藝 將筆帽蓋於 Barrel 會令整個重心後移不 修筆再自學研磨尖,先至有今日成果。 少,長時間書寫之下會較易攰,小弟多 而佢研磨出嚟嘅尖,究竟有幾好玩?真 數不會如此。 係好大驚喜囉! 小弟接觸鋼筆已經有六年,睇見近嚟好 多 人 跟 住 風 潮 入 坑, 本 來 想 先 寫 一 篇 Fountain pen beginner 嘅心得分享。 等新人易啲投入鋼筆,或者少使啲無謂 錢,走咗遠路。但對上一個星期啱啱入 手一支新筆,實在係愛不釋手。

16


而羽觸尖,係打磨成好適合書寫中文嘅 筆 尖 嚟。 但 與 Salior 長 刀 研 系 列 以 及 書法尖一類以寫出書法效果為目的嘅 筆 就 有 著 明 顯 差 異; 反 而 同 Platinum #3776 有啲相似。首先出水方面,羽觸 就 比 前 兩 者 節 制 得 多 ,筆 尖 又 不 至 乾 冷 , 落 紙 有 輕、 柔、 順、 貼 嘅 感 覺。 同 陽 剛 味 重 嘅 外 型 恰 恰 相 反 ,有 著 一 顆 少 女 心 。 (這是反差萌!)#3776 以強勁回饋同 磨擦感而廣為鋼筆愛好者所熟知,羽觸 相較之下順得多之餘仍留有相應嘅磨擦 感,但並不比 #3776 來得滑。大師兄呢 個尖有啲黏紙,啜得嚟又唔會阻滯你運 筆。感覺上直劃橫劃更加易寫得好,又 好出鋒。

而個人認為羽觸最神奇嘅地方係佢嘅筆 幅同筆觸。羽觸筆幅唔大,比日系 M 尖 略小。一般可以寫出日 F 至 M 左右嘅粗 幼。但筆觸變化就不可窮盡。小弟試過 用佢嚟雕米,寫出嚟嘅細字,一筆一劃 都比用 #3776 EF 更清晰分明。(當然 要鬥細字極限,筆幅細一定贏。只係以 寫細字嚟講,羽觸往往可以寫出更分明 有美態嘅字咁解。)

-羽觸尖側寫

-劣字勿插唷~親

要 總 結 嘅 話, 羽 觸 比 3776 豐 滿 又 比 書 法尖知分吋,係一支有儀態嘅筆嚟。 P.S 戴返頭盔:上述皆為個人感受所得, 並不代表你都有同樣感覺。

17


Polymer 精選

地球有 70% 是海洋,自古以來,除了陸 地,海洋也是兵家必爭之地,但現在我 們身處二十一世紀,科技比以前發達, 飛機、互聯網、太空科技的發展使我們 不用再單靠馬匹、火車、船隻作為運輸 工具。那麼海洋對我們,對各國還有什 麼意義呢? 1890 年, 美 國 海 軍 一 個 名 叫 馬 漢 的 上 校 寫 了 一 本 名 為《 海 權 對 歷 史 的 影 響 1660-1783》的書,他回顧西方歷史, 發覺國家的成敗,霸權的崛起與其制海 權有所關聯。什麼是制海權?馬漢從歷 史中提出三個缺一不可的要素:海上貿 易、海軍基地以及軍艦和商船。簡單來 說,海權就是在海上有強大的軍事和經 濟 力 量。 他 強 調, 透 過 海 戰, 國 家 能 夠 控制世界重要的海路,從而穩住其霸主 的地位。他以六個決定國家海權成敗的 因 素 —— 地 理 位 置、 自 然 型 態、 版 圖 大 小 、人 口 數 量 、民 族 特 質 以 及 政 府 政 策 , 去分析英國、法國等國家歷史中的海洋 力 量。 比 如 說, 馬 漢 認 為, 英 國 之 所 以 能夠成為霸主,皆因地理位置鄰近大西 洋,民族上亦有強大的殖民意識,加上 政府大力投放資源在海軍之中,所以能 成為世界霸主;反之,德國地理上海路 被英國所包圍,加上國家重陸輕海,所 以成為霸主的機會亦有限。

18

馬漢同時提出,如果美國想成為世界霸 主,就必需控制海洋,而控制太平洋將 會是二十世紀美國成為霸主的契機。而 歷史告訴我們,美國最終成功了。在兩 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的確投放不少資 源於海軍當中,而在大戰結束後並冷戰 時 期 的 日 子 ,美 國 有 著 強 大 的 海 上 力 量 , 特別是在東、西太平洋當中。海上貿易 方面,美國控制了兩大運河;海軍基地 方 面, 美 軍 在 日 本、 關 島、 菲 律 賓 皆 有 軍事基地;船艦方面,美軍擁有最多且 最先進的航空母艦。以上因素,都是決 定美國在二十世紀世界霸主的地位。 但正如文章開頭所指,在後冷戰時代, 科技發達,海上力量彷彿變得不重要; 再加上各國推崇和平合作,海軍發展、 霸權主義亦變得不再流行,但事實又是 不是如此呢?


近 代 其 中 一 位 海 權 理 論 學 者 Geoffrey Till 提出,在後核武年代,海權依然重 要,只是定義和定位有所改變。以前那 套「 得 海 洋, 得 天 下 」 的 思 想, 不 再 由 海軍力量作為主導—皆因同時需要配合 空軍、通訊科技和外交力量。現在的制 海權,比較以經濟作為中心,雖然有飛 機 作 為 運 輸 工 具 ,但 海 上 貿 易 還 是 主 要 , 以前強調的海上基地、殖民地,在現在 的世界則是控制各大洋的港口城市。不 少學者提出二十一世紀操控印度洋尤其 重要,而馬六甲這個天然海峽就如同蘇 伊士運河和巴拿馬運河般掌握海上的經 濟命脈,換句話說,海洋的重要性基本 上 沒 有 什 麼 大 變 化 ,從 當 今 時 局 的 發 展 , 不難發覺馬漢的海權論基礎依然存在, 只是形式上和政策上有所不同。

那海軍呢?在這個年代,海軍的角色不 再是參與戰爭,而是維持海上安全的震 攝力量。要掌管海上貿易之路,沒有足 夠 的 保 護 是 不 行 的。Geoffrey Till 提 出 naval diplomacy( 海 軍 外 交 ) 和 strategic deterrence(戰略性震攝) 兩種用於後冷戰時代海軍的概念,簡單 來說就是海軍的作用不在打仗,而是一 種無形的力量去保護國家的海上利益, 特別是經濟利益,這也是為什麼近二十 年每逢談及海洋力量,各國所強調的往 往 是 非 傳 統 安 全 議 題( 如: 海 盜、 開 發 權等)。可見,海軍現在仍然有它存在 的價值,只是功能和定位與以前有所不 同。 時 代 變 ,人 物 風 景 都 改 變 ,科 技 的 發 展 , 二十一世紀的主要戰場由以前的陸地和 海 洋, 變 為 空 軍、 互 聯 網 和 太 空 競 賽。 但是,這不代表海洋不再重要,畢竟海 洋始終是孕育人類文明的地方,回歸基 本,控制海洋對一個國家的興衰依然重 要,「 得 海 洋, 得 天 下 」 依 然 成 立, 只 是形式上由海軍主導,變成了海上經濟 主導罷了。 往後,筆者會提出一些實際例子,請多 多支持。

19


Polymer 精選

忍 左 好 耐 , 本 來 唔 想 響 呢 個 氣 氛 之 下 開 無 謂 人 走 得 就 走 ,唔 係「 最 好 」,係「 必 須」。連飽經訓練、裝備精良嘅消防員 人波,但真係愈睇愈嬲。 都唔保證可以全身而退,一般街坊裝嘅 一班人懶醒走去買呢樣買果樣拎去火警 市民又憑乜野?你估你真係徒手游出公 現 場, 又 飯 又 水 又 呢 樣 果 樣, 去「 慰 勞 海嘅高登仔呀?場火燒左咁耐,會唔會 有倒塌危險都係未知之數,一個唔好彩 辛苦救火嘅消防員」咁話。 出左事咪即係要消防員救多個人!諗清 「附近超市便利店啲水已經被人買走晒 楚自己係幫緊人定害緊人未呀? 送晒畀消防員喇」——嘩屌你我係咪應 「有相影到消防員有食飯有飲水有飲寶 該好撚感動? 礦 力 喎 證 明 送 野 去 真 係 有 用 啦 」— — 喂 , 送 一 堆 人 地 原 本 已 經 唔 缺 嘅 物 資 過 去 阿哥,見到你送野過黎,唔通真係開口 會 阻 礙 救 傷 車 出 入, 呢 點 係 common 屌走你咩?人地唔忍心屌走你仲同你多 sense 而我早前亦都提過。災場唔同佔 謝前多謝後係人地有禮貌,同人地有無 領區——佔領區範圍愈大愈好所以水呀 需要呢啲野係兩回事黎架。(用個簡單 資源呀路障呀各樣野多多都要;相反災 例子說明:你送花畀女神而女神無即時 場就愈細愈好,只需要留低必需嘅救火 塞返啲花畀你,唔代表佢接受你架,佢 救傷裝備,膳食都係一車車咁運過黎。 好可能只係唔想當面 hurt 柒你咋。) This is simplicity. 無 謂 野 同 無 謂 唔該唔好睇到自己咁重要啦,你係阻住 地 球 轉 咋。 仲 有 …… 你 啲 飯 盒 放 地 下 係 人,走得就走。 咪?我以前做餐廳廚房,公司規定員工 絕 對 唔 可 以 將 食 材 放 響 離 地 面 少 過 15 cm 嘅 任 何 地 方, 以 防 細 菌 感 染。 你 食 到水肚不服可以即刻返屋企屙屎,消防 員可以嗎?

20


去 附 近 圍 觀 果 班 又 係 戇 鳩 。家 陣 做 咩 呀 , 湊熱鬧定真人 show 定烈火雄心真人版 呀? 死 人 架 大 佬! 吹 出 黎 啲 煙 有 害 架! 我唔明呢個乜撚野心態,有乜咁好睇要 走出街睇人救火呀,電視無得你睇咩?

最後,如果你睇到呢度都仲堅持問我做 過乜野嘅,咁我唯有答你: 家 陣 我 就 係 出 聲 叫 你 班 盲 毛 唔 好 繼 續 錯 落 去 , 唔 好 等 到 出 事 先 至 後 悔 !

走近火場影相果班仲離譜。你當自己戰 地記者呀?家陣果度無記者在場嘅,你 唔影就無人知咩事嘅?屌你啦!消防員 筋疲力盡坐地下休息,被你好似去動物 園咁影,咁樣算係尊重?民賤聯班冚家 剷走埋去打卡係好撚仆街呀,但你班攝 影膠又好得好多咩? 盲毛們唔駛仆出黎柒質問我「咁你又做 左 啲 乜?」。 第 一 我 唔 覺 得 幫 左 人 要 周 街同人講,「施恩莫望報」咁簡單嘅道 理個腦稍為正常嘅人都會明,呼籲人集 體送水呢啲惡行我更加唔會做。第二, 喂, 我 地 唔 駛 做 啲 乜 架。 家 陣 火 警, 我 地要做嘅就係「附近嘅人快啲逃生,離 遠嘅人唔好行埋去」,等消防員可以專 心救火丫嘛。小學都有教啦!

21


Polymer 精選

至筆者完稿前,牛頭角大火燒了六十多 個小時,兩位消防人員殉職,另有兩名 消防人員送院急救。 筆者懷著沈重的心 情,希望無情火盡快熄滅,各位前線消 防人員平安回家,傷者早日康復,死者 安息,遺孀節衰順變。

讓人感覺到自己的本土思潮。最可恨的 是 中 共 政 府 ,沒 有 向 公 眾 交 待 實 際 情 況 , 究竟之前前線決定是否有錯,行政長官 和首長級官員除了開了一個記招後並沒 積 極 安 撫 市 民 ,反 而 令 民 怨 沸 騰 。另 外 , 火場週邊建築明顯地有極高風險,政府 竟然可以連撤離與否也拿不準主意。資 也 許 像 電 影 魔 間 行 者 中 深政務官竟然可以説火場附近空氣十分 (Constantine), 大 天 使 加 百 列 的好,老人家的身體狀況沒需擔憂。這 (Gabriel) 所 言, 把 魔 鬼 之 子 帶 來 人 間 種鬼話連篇竟然可以蒙混過關。 是想讓人在災難中學會做對的事,只有 這樣的人才有資格顯示自己是天主的榮 以上這一切不是別人的錯,是我們每個 耀。這場大火給我們香港人帶來了無限 人都罪過。我們平常的沈默,慢慢讓這 的傷痛,但是也給我們看到了香港人光 些卑下的做法習而為常。到了意外發生 輝的一面,同時燒出了香港人人性惡劣 時,市民才驚覺原來政府是這樣的。我 的一面。 們每個人的沈默均造就了這一切,這個 罪不是我們買買水和食物就能贖罪的。 傷痛的是大火捲左了我們兩位香港勇敢 我們看到不公義的建制和事情時,我們 和盡忠職守的消防員、家人憂心前線消 需要盡力去指出及改正。這樣,我們才 防員、鄰近居民需要離開家園和儲於迷 沒愧於心。 你倉被燒毀的一些回憶。然而,在這場 大火中,香港人亦相互幫助,前線消防 後記:希望各人平安,團結一致 員奮不顧身地恪守崗位、call4van 免費 接 載 受 影 響 的 市 民 、爭 取 開 放 庇 護 中 心 , 及酒店免費提供房間,讓受災市民得到 更好的照顧。 但是,這場大火也燒出了也讓人壓惡的 劣 根 性。 首 先, 民 建 聯 區 議 員 在 " 不 顧 香港人情感 " 下"粗暴地在火場指指點 點"為的竟然是為自己工作報告 " 塗脂 抹粉 "。還有一群不輕重的青年政客,一 出事就寫了篇似是而非的文章和擾亂消 防 員 工 作 ,為 的 竟 然 是 自 己 的 選 擇 工 程 , 22


Polymer 精選

林榮基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提到獨立是 香港其中一條可行出路。作為長期出售 政治「禁書」的大中華派,現在竟選擇 支持「港獨」,此和他逐漸認清共產黨 本質有關:「你共產黨每一次都係想管 治人,你憑咩嘢管治人家啫?你又唔係 通過合法渠道選舉出嚟,你合唔合法先 得㗎個政權?你唔合法㗎嘛。你尊重人 權咩?你唔尊重呀。所以人哋想要求獨 立有原因㗎嘛。」

誠然,「港獨」需面對不少操作上的困 難, 包 括: 海 水 化 淡 的 安 排、 與 東 南 亞 國家建立商貿關係等。可是,猶如林氏 所言:「不大可能的東西還要做吧」。 況且,廣東陸豐烏坎村發生民選村委主 任 林 祖 戀「 被 受 賄 」、「 被 認 罪 」事 件 。 這麼喜歡誣陷別人的變態國家,我們焉 有不擺脫、不反抗之理?

英 國 哲 學 家 洛 克 (John Locke) 曾 經說過:「管治正當性來自被管治者的 同意。」撰寫《無政府、國家與烏托邦》 的 諾 齊 克 (Robert Nozick) 則 認 為,只有當個人的性命及財產得到更好 保 障, 政 府 才 有 理 由 存 在。 中 共 從「 槍 桿 子 裡 出 政 權 」。1949 年 建 政 以 來, 肆意佔奪民田,強行迫人認罪,近日甚 至越境執法。一個完全沒有管治正當性 的國家,香港何必受其凌辱?爭取獨立 有何不可?

23


24

聚言時報 Polymer #32 「Social Network」  

在資訊爆炸的年代,我們無時無刻都利用科技與他人互動,各個IT精英創造出一個又一個科技產品,由當初的「Call機」,到現在各式各樣的即時通訊APP,都使人們互動更快更方便。時下大眾一般都會用不同Apps去分享自己的生活,例如Facebook, Instagram, Snapcha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