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目 錄

003 編者的話

026 PolyCulture 書評

圖解學聯

027 PolyCulture 影評

退聯時間軸

004 月刊專題-退聯

正反理據

《圖騰與禁忌》佛洛依德

《阿飛與阿基》-戲謔黑社會

你部 Smartphone 安全嗎?

我與儒、道原則

028 PolyCulture 科技

大專院校退聯關注組資訊

011 專訪中文大學本土學社

030 清君 @《3.3》

014 專訪香港大學退聯關注組

018 學聯換屆—洗心革面,還是老 031 Polymer 精選 調重彈? 021 專訪香港大學學生會長馮敬恩

《真正的抗爭者,不會由假抗爭者定下遊 戲規則》

《同理心不可包容入侵者》

《從反水貨客事件看利益至上的社會》

《陰魂不散的「和理非」僵屍一族》

038 港鐵故障記事錄

製作人員 ( 排名不分先後) lefthandside

utorrent

這是常識吧

駱賓王爾德

小毒西

徐仲思

綠洲樂隊 Jacky

小雷 陽明

葉靖怡

Larrylo

CharlieKwong

Polymer 網頁 :http://polymer.hkgalden.net

Facebook: http://fb.me/GaldenPolymer

聯絡&投稿 E-mail: polymer@hkgalden.com

香港膠登討論區:http://hkgalden.com

P2

如 資 料 或 圖 片 侵犯你的版權,歡迎聯絡我們除下資料。


編者的話

不少人說,當下的香港正處於「後雨傘時代」。這些人又說,現時對抗中共極權 的最佳方法是「深耕細作」,把「雨傘運動」抗爭精神延續下去。好吧,我也跟 跟風,就姑且接受香港正處於「後雨傘時代」這個說法。然而,我卻認為「後雨 傘」的焦點應落於在革命期間備受批評的學聯上。

今期月刊專題為「退聯」。自 1130 重奪龍和一役失敗以後,一直在革命中形象 不過不失的學聯開始遭受質疑和批評。其後時任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在十二月尾有 意無意透露 1130 行動實際是要反證升級行動「無用」.更令學聯形象一落千丈。 一石擊起千重浪,各大專院校紛成立退聯關注組,其中香港大學更經已舉行學生 公投,並通過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之議案。 為準備本專題,本報訪問了三個支持退聯的人士及團體,分別為香港大學學生會 會長馮敬恩、港大退聯關注組以及中大本土學社。而本專題的主角-學聯,我們 曾經在三月二十二日學聯周年大會最後一天請求新任秘書長羅冠聰接受訪問,但 遭拒絕。 後雨傘時代,要做的不是甚麼「深耕細作」,而是要去面對一個存在已久的問題- 抗爭模式不能停留於和理非方式。退聯呼聲高漲,學聯實在不能逃避問題,否則 跟 689 政權不遑多讓。

順帶一提,一直為讀者熟悉的 Polymer 總編輯老駱,在四月一日已卸下總編一 職,並由 Lefthandside 接任,還望各讀者繼續支持本報。

3

P


4

P


5

P


6

P


7

P


8

P


9

P


10

P


專訪中大本土學社

自從香港大學退出學聯,其他大專院校亦相繼 成立「退出學聯關注組」,打算啟動退出學聯 的程序。近年有不少批評學聯內部的問題的聲 音,例如組織透明度不足,財政混亂等等,加 上學聯於雨傘革命的處事手法使人不滿,導致 部分人對學聯失去信心,成為退出學聯的導火 線。而這次受訪的「中大本土學社」更進一步 提出「退聯」的理據,以及「退聯」後的計劃 與打算。

P

11


中大本土學社是甚麼?

很 多 人 都 誤 以 為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是「 傘 後 組 織 」, 是 為 了 退 出 學 聯 而 成 立 , 但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的 發 起 人 劉 匡 穎 指 出 其 組 織 早 於 2 01 3 年 成 立, 當 時 因 為 中 大 學 生 會 發 表 聲 明, 支 持 新 移 民 無 需 居 港 年 期 限 制 就 能 申 請 綜 援。 此 舉 引 起 數 以 百 繼 的 同 學 聯 署 反 對 此 聲 明, 他 說:「 這 次 事 件 聚 集 了 一 群 中 大 學 生, 就 成 立 了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定 位 為 中 大 的 校 內 壓 力 團 體。」 每 次 學 生 會 換 屆 就 會 監 察 其 政 綱, 亦 留 意 學 生 會 在 任 內 會 否 違 反 本 土 的 利 益。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除 了 監 察 學 生 會 及 校 內 事 務, 亦 會 留 意 社 會 的 本 土 議 題 , 如 新 移 民、 自 由 行, 走 私 問 題 等。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成 員 會 參 與 這 些 社 會 運 動, 報 導 一 些 中 大 學 生 會 沒 有 觸 及 的 本 土 議 題, 從 而 令 中 大 學 生 更 了 解 這 些 本 土 時 事, 退 出 學 聯 只 是 近 這 一 兩 月 才 處 理 的 議 題, 可 見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是 為 了 本 土 而 成 立,退出學聯只是其中一個 議 題 。 退出學聯與本土的關係

既 然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是 著 重 於 本 土 議 題, 退 出 學 聯 與 本 土 之 間 到 底 有 甚 麼 關 係 呢? 劉 頴 匡 認為學聯不論在體制或其他方面都是傾向大 中 華 主 義, 他 提 出: 「 學 聯 於 雨 傘 革 命 期 間 會 爭 取 港 人 於 中 國 子 女 來 港 團 聚, 當 然, 不 是 逼 使 學 聯 完 全 變 成 本 土 才 算 好, 但 需 要 反思學聯的制度會否使某些聲音不能進入學 聯。 例 如 共 識 制, 令 本 土 聲 音 不 能 在 學 聯 內 部 發 出。」 學 社 希 望 學 聯 可 以 在 體 制 上 進 行 一 些 改 革, 從 而 變 得 更 民 主, 令 本 土 與 不 同 的 聲 音 可 以 在 學 聯 內 發 聲, 如 果 學 聯 不 願 改 革,倒不如捨棄學聯這個組 織 。 劉 頴 匡 提 出, 學 社 並 非 一 開 始 就 要 求 退 出 學 聯, 而 是 希 望 學 聯 可 以 自 行 改 革, 他 們 最 主 要 要 求 學 聯 改 革 其 秘 書 長 的 產 生 方 法, 他認為秘書長或秘書處都應該是由普選產 生, 道 :「 現 時 學 聯 秘 書 長 是 不 需 要 各 間 院

12

P

校 學 生 的 質 詢 就 可 以 當 選, 這 會 使 其 他 意 見與立場的學生或聲音難以透過選舉而進入 學 聯。」 說 穿 了, 學 聯 就 成 為 他 們 圈 子 的 遊 戲, 一 個 不 公 正 , 不 民 主 的 選 舉 會 產 生 眾 多 問 題, 因 為 他 們 不 需 要 向 學 生 有 直 接 的 交 待 與 問 責, 學 聯 一 直 為 人 詬 病 的 問 題 , 如 行 政, 財 政 的 不 公 開 , 正 是 因 為 沒 有 民 主 透 明 制 度 而 生, 就 現 時 所 見 , 學 聯 的 改 革 沒 有 希 望,所以才會要求退出學聯。 有不少反對退出學聯的人都會認為退出學聯 就會分散力量,共產黨就會最開心,劉頴匡 則認為現時學聯把學聯等同了整個學界,但 學界不應該只有學聯一個組織代表,如果現 時 學 聯 是 由 普 選 產 生, 學 聯 還 能 算 是 有 條 件 代表整個學界,可惜現時學聯的選舉方式民 主產生,這樣的學聯代表學界並不恰當。 中大學生對退聯的反應

中大一向被人認為是「左膠」的集中地及產 地, 劉 頴 匡 則 認 為 中 大 並 非 左 膠 集 中 地 , 只 是 中 大 有 一 些 活 躍 的「 左 膠 」, 反 而 他 認 為中大的大部 分 學 生 都 沒 有 左 右 之 分, 說 : 「因為這些學生認為他們只是一個學生,他 們只著重讀書,則是所謂的「港豬」。」當 中大本土學社進行宣傳,很多學生都是直行 直 過, 他 們 所 舉 辦 的 論 壇 出 席 人 數 亦 是 十 分 少, 很 少 人 理 會 這 些 事 情, 不 論 是 支 持 還 是 反對學聯,最重要是令學生留意這件事。

那 麼, 到 底 要 用 甚 麼 宣 傳 方 法 才 使 學 生 留 意 這 件 事 呢?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亦 強 調 他 們 沒 有 特 別 的 方 式, 因 為 學 社 沒 有 太 多 資 源 , 只 是 透 過 網 絡, 透 過 主 動 在 校 內 接 觸 學 生 , 從 而 宣 傳 這 件 事, 令 學 生 知 道 學 聯 是 甚 麼 , 學 聯 是 如 何 組 成, 令 人 思 考 是 否 應 該 繼 續 留 在 學 聯, 但 是 他 們 認 為 學 生 會 宣 傳 是 否 退 出 學 聯 的責任比本土學社大。


退出學聯後,何去何從?

現時很多人只是留意能否退出學聯,但退出 學聯之後應該如何處理就缺乏討論,當劉頴 匡 被 問 到 , 退 出 學 聯 後, 會 否 與 其 他 退 出 學 聯 的 組 織 成 立 另 一 個 學 聯? 他 強 調 :「 我 們 瓦 解 了 一 個 學 聯, 當 然 不 會 成 立 另 一 個 大 台 , 這 樣 是 自 相 矛 盾。」 本 土 學 社 認 為 他 們 不 會 在 退 出 學 聯 後 解 散, 因 為 他 們 是 一 直 存 在的組織。如果真是退出成功學聯,代表他 們 有 足 夠 的 民 意 基 礎, 他 們 會 考 慮 參 選 下 屆 學 生 會 選 舉, 成 立 一 個 不 需 要 組 織 的 平 台 , 而是像泛民飯盒會的一個合作平台,可能每 個 月 都 開 會 一 次, 所 有 院 校 都 可 以 一 起 開 會,討論該月的社會議題及可以做的行動, 每個院校都自行決定是否參與,下個月再進 行 檢 討 , 他 認 為:「 這 是 一 個 靈 活 的 組 織 , 而不需要一個很複雜的學聯組織,每個院校 可以都自行決定。」

一 個 反 對 學 聯的 理 由

劉 頴 匡 認 為 退 出 學 聯 的 理 由 是 在 於:「 現 時 每 個 學 生 都 在 不 知 情, 沒 有 選 擇 的 情 況 之 下 被 逼 加 入 學 聯, 其 實 學 聯 在 雨 傘 革 命 之 前 做 甚 麼 , 我 們 不 清 楚, 學 聯 的 架 構 是 甚 麼, 我們不清楚,像有人不明不白地逼你加入團 體 , 還 要 收 你 的 會 費, 代 表 你 發 言, 希 望 學 生 們 思 考 一 下, 如 果 你 根 本 不 清 楚 學 聯 是 甚 麼 , 有 一 些 學 聯 的 理 念 你 是 不 同 意, 如 支 持 新 移 民, 你 不 知 道 學 聯 秘 書 長 是 如 何 產 生, 一 個 令 你 蒙 在 鼓 內 的 組 織, 是 否 應 該 還 留 在 學聯呢?」

甚麼是「本土」?

現 時 十 分 流 行「 本 土 」 一 詞, 公 民 黨 說 自 己 是「 本 土 」 , 甚 至 民 主 黨 都 說 自 己 是 「 本 土」,到底中大本土學社如何理解「本土」 一 詞 呢? 劉 頴 匡 認 為 本 土 是 一 個 相 對 的 言 詞 , 本 土 是 相 對 於 國 際 主 義, 大 民 族 主 義 , 就 香 港 而 言, 本 土 就 是 相 對 於 大 中 華 主 義 。 他 認 為「 本 土 是 指 香 港 固 有 的 獨 特 文 化 , 本 土 的 生 活 方 式, 本 土 的 生 活 價 值 。 」 在 主 權 移交之後,中國的生活方式開始多方面侵略 香 港 的 本 土 生 活 方 式, 無 論 是 人 口 的 清 洗 , 經 濟 的 壟 斷, 語 言 文 字 的 政 策 , 這 是 一 個 文 化 侵 略, 這 是 一 場 文 化 的 攻 防 戰 , 本 土 就 是 站 在 守 護 本 地 文 化 的 一 方, 只 要 任 何 人 都 願 意 站 出 來 保 護 本 土 文 化, 這 就 是 本 土 陣 營 的 一 份 子, 如 果 中 大 本 土 學 社 真 的 參 選 學 生 會,支持本土也會是他們的政綱之一,中大 本土學社亦會有不同的支援,以幫助被拘捕 的 人 士, 如 義 務 律 師, 被 捕 須 知 , 物 資 等 等。

P

13


港大退聯關注組專訪 暢談退聯的前世今生 經歷一番波折,小記終於成功邀請到香港大學退聯關注 組成員:前港大文學院學生會外務副主席吳偉嘉,和前 學苑副總編及《香港民族論》作者之一王俊杰,談談退 聯後時代。 下以 Waika 稱呼吳偉嘉同學;Keyvin 稱呼王俊杰同學。

Keyvin Wong 王俊杰 《香港民族論》作者 擔心學聯積存的問題影響更多的抗爭

一 開 始, 當 然 想 了 解 觸 發 退 聯 的 原 因, 及 當 中 的 過 程。 雨 傘 革 命 結 束 一 百 日 之 際, 有 人 餘 悸 猶 存, 有 人 形 容 自 己 活 在 平 行 時 空, 但 退 聯 關 注 組 的 同 學 並 沒 有 消 沉 於 失 敗 之 中, 反 而 往 前 看, 其 實 有 許 多 迫 切 性 問 題 要 解 決。 Waika:「我們會反思學聯本身有其麼問題, 而 當 中 的 問 題 如 何 在 整 個 運 動 中 顯 現 出 來。

如 果 讓 問 題 繼 續 的 話, 對 往 後 的 佔 領 行 動 或 者 抗 爭 又 有 甚 麼 影 響 呢? 」 雨

傘 革 命 必 定 是 最 主 要 的 導 火 線, 但 也 不 止 是 因 為 雨 革, 退 聯 關 注 組 裡 面 都 有 學 聯 的 成 員。

14

P

Waika Ng 吳偉嘉 前港大文學院學生會外 務副主席

Keyvin 則表示主因是學聯作風及體制,讓在 大 學 裡 面 關 心 時 事、 政 治 的 同 學 都 會 發 現 到 學 聯 的 問 題, 並 希 望 就 著 雨 革 後 的 空 檔 期 去 做一個檢討。Keyvin 表示:「始終都是雨傘 革 命 之 後, 才 發 現 有 迫 切 性 去 檢 討, 因 為 過 往學聯的影響力沒有如此大或者在公眾眼中 未 至 於 代 表 學 界, 過 往 形 象 亦 比 較 小 眾。 但 雨 革 之 後, 他 們 的 影 響 力 以 幾 何 級 數 提 升, 我們認為本身存在的問題會影響到學聯決策 上, 甚 至 往 後 可 能 出 現 的 第 二 波 佔 領 時 的 表 現。」


情感與理性

到 底 退 聯 的 過 程 中, 最 大 壓 力 及 最 大 阻 力 是 什 麼? 兩 人 突 然 靜 下 來, 隔 了 好 一 陣 子 才 開 口。 Keyvin 表示身處港大是比較幸運,因為沒有 受 到 學 生 會 幹 事 所 給 予 的 壓 力, 而 且 學 生 會 的 立 場 比 較 傾 向 做 一 個 中 立 的 資 訊 提 供 者, 並 沒 有 干 預 他 們 發 起 公 投, 在 評 議 會 亦 沒 有 遇 到 太 大 阻 力。 評 議 會 會 支 持 有 一 個 公 投 讓 同學去表達意見。Keyvin 續說:「最大壓力 在 於 我 們 本 身 同 一 些 學 聯 成 員 是 相 識 的。」 Keyvin:「係私人的關係,一個感情同理性 的拉扯。」Waika 接話:「Yvonne( 梁麗幗 ) 、Alex ( 周 永 康 ) 本 身 與 我 們 一 齊 共 事 過。 在 退 聯 論 壇 上, 予 人 感 覺 針 鋒 相 對。 這 對 我 自己而言覺得非常難受。」 面 對 有 些 人 將 退 聯 歸 因 於 雨 革 失 敗 情 緒, 是 意氣用事及不理性,退聯是不理性嗎?

分。 退 聯 關 注 組 質 疑 的 是 秘 書 長 會 否 有 越 權 的 情 況, 透 明 度 不 足, 與 民 間 組 織 有 過 從 甚 密的關係等。 Waika:「 問 題 不 是 在 雨 革 才 見 到, 甚 至 我 們 提 出 問 題 後, 會 有 更 多 人 質 疑 一 些『 老 鬼 當 政 』 或 者 財 政 混 亂 的 情 況, 這 絕 對 不 是 情 緒發泄。當中是有就著問題討論。」 Keyvin 承認,難以將退聯與雨傘革命失敗的 關 係 分 割, 退 聯 關 注 組 以 外 的 一 般 同 學 對 學 聯 的 憤 怒 很 大 程 度 上 是 基 於 雨 革, 但 雨 傘 革 命 只 是 導 火 線, 並 不 是 退 聯 的 全 部 或 最 大 原 因,始終許多問題積存許久。

Keyvin:「雨傘革命我會覺得是一面照妖鏡, 令學聯的問題表露無遺。」

Waika 則表示,如果翻查港大退聯關注組宣 傳 單、 小 冊 子, 雨 革 的 問 題 只 是 用 作 說 明 退 聯 理 據 的 其 中 一 個 例 子, 而 且 都 不 是 重 點 部 發現問題才覺太遲

原 來 有 退 聯 關 注 組 成 員 本 身 是 學 聯 的 成 員, 但 當 初 觀 察 到 問 題 的 時 候 為 何 不 提 出, 要 待 到問題發展至甚為嚴重的時候才要退聯?

Waika:「 我 做 學 聯 代 表 團 觀 察 員 的 時 候, 角 色 上 我 並 不 是 去 開 會 代 表。( 小 記 問: 沒 有 權 投 票?) 我 的 職 位 無 權 投 票, 那 麼 我 可 以做的就是參加一些活動,例如:週年大會。 而 學 聯 的 實 際 問 題 是 我 在 幾 乎 落 莊 才 看 到, 那時候我們正處理港大譚振聲、陳貫康風波。

我 沒 有 多 餘 心 力 去 處 理 學 聯 事 情, 而 亦 自 知 做 得 不 夠 好, 但 始 終 我 對 學 生 會 的 歸 屬 感 比 較 多, 我 放 在 學 生 會 的 心 血 也 較 多。 但 當 時 學聯未有今日的影響力及這麼重要的角色。」

P

15


學聯諮詢不足

雨 革 期 間 學 聯 領 導 層 在 與 政 府 談 判 之 前, 有 沒有諮詢過你們的意見?

Waika:「 當 時 我 已 落 莊。 但 基 本 上, 我 們 兩 個 都 算 活 躍 分 子, 學 生 會 發 起 任 何 諮 詢 會 我 們 都 會 參 與, 港 大 有 行 動 組、 意 見 諮 詢 小 組, 我 們 當 時 都 有 參 與。926 衝 入 公 民 廣 場 時,港大的活躍分子都是兩小時之前才知道。 另 外, 談 判 之 前, 並 未 見 到 任 何 人 在 校 園 召 開任何會議。」 學 聯 在 十 月 二 號 時 聲 稱, 若 果 沒 有 收 到 回 應 ( 梁振英下台 ) ,行動就會升級 ( 包圍政府總 部 ), 但 這 個 誓 言 許 下 後, 有 沒 有 討 論 過 如 何行動? Keyvin、Waika 同聲表示沒有。

Waika:「 我 有 問 過 當 時 的 常 委, 亦 有 在 佔 領 區 親 身 問 學 聯 的 人。 到 底 接 著 下 一 步 如 何? 只 見 他 們 在 公 民 廣 場 空 坐, 卻 沒 辦 法 解 答 我 的 疑 問, 他 們 的 答 覆 是:『 不 知 道, 會 再 傾。』, 常 委 們 其 實 都 不 知 道 學 聯 領 導 層 內 部 是 如 何, 他 們 的 講 法 決 策 是 朝 令 夕 改, 命令一到就遵令行事。」 有沒有溝通渠道呢?

Keyvin 答:「決策是封鎖的,其實我們跟一 般人都是一樣 ,學聯做完我們才知。」

小 記 再 問, 這 點 是 否 證 明 了 有 老 鬼 干 政 的 情 況?

莘莘學子在學界在

面 對 外 界 批 評 你 們 牽 起 退 聯 風 潮, 削 弱 學 界 團結,如何回應? Waika 說, 即 使 在 退 聯 後, 學 界 也 不 是 完 全 沒 有 合 作, 近 日 三 跑 風 波, 學 界 聯 署 並 向 行 政 長 官 遞 交 請 願 信 時, 港 大 學 生 會 的 幹 事 都 有參與。

「 退 聯 就 團 結 不 到 學 界? 這 不 是 事 實。 關 鍵 是 有 學 生 組 織, 就 算 沒 有 確 切 平 台, 其 實 都 會 溝 通 到。 像 港 大 的 宿 生 會、 院 會 同 學 會 之 間 就 算 沒 有 明 確 溝 通 平 台, 都 可 以 一 齊 合

16

P

Waika 說:「這我就不知道了。」

小 記 再 問, 學 聯 聲 稱 有 下 一 個 行 動, 但 直 至 實行前,當中討論是否黑箱作業?

Waika 表示:「我會感覺學聯內部是個小圈 子。 同 社 運 組 織 沒 有 分 別。 而 不 是 由 下 而 上 的 一 個 學 生 組 織。 我 們 是 基 本 會 員, 但 卻 與 一 般 市 民 大 眾 一 樣, 並 不 特 別 知 道 多 一 點 內 情。」 Keyvin:「 不 要 說 參 與 決 策, 甚 至 蒙 在 鼓 裡。」

Waika:「 如 果 928 頭 一 個 星 期 被 捕 後 心 力 交 瘁, 所 以 決 策 過 程 安 排 欠 妥, 其 實 我 們 都 會 體 諒, 或 者 決 策 要 比 較 急 促, 我 也 可 以 理 解。 但 我 講 的 是 整 個 雨 傘 革 命 持 續 三 個 月, 學聯都沒有做過諮詢工作。」 Keyvin:「甚至所謂廣場公投,都是完全黑 箱作業。」

Waika:「 廣 場 公 投、 與 政 府 談 判 都 可 以 明 白, 但 去 到 上 京 就 大 惑 不 解, 即 使 學 校 比 較 溫和的同學,都對這個決定感到詫異。」

會 不 會 覺 得 學 聯 忽 略 了 學 生 聲 音, 未 能 代 表 學界? Waika:「學聯要將服務的對象擴闊到全港 市民,卻忽略學生。」

作。」

他 們 認 為, 學 聯 作 為 一 個 溝 通 平 台, 但 許 多 地 方 都 不 像 溝 通 平 台, 在 某 些 事 項 上 更 超 越 一個溝通平台所應做的。 Keyvin:「我覺得只要大專院校,學生會及 支 持 民 主 的 學 生 存 在, 學 界 力 量 就 會 存 在。 我 們 不 是 要 各 大 院 校 各 自 為 政, 只 是 不 滿 意 學聯這一個溝通平台,並不是放棄溝通。」


學聯不宜自視過高

Keyvin 指出,學聯在退聯時的很多說法,包 括 不 退 聯 才 能 團 結, 有 如 視 學 聯 即 學 界, 實 在「 看 得 自 己 太 高 」。 退 聯 公 投 亦 是 同 學 對

學聯的不信任投票。Keyvin 說:「原來已經 不 信 任, 學 聯 憑 甚 麼 團 結 大 家? 就 是 因 為 不 信任你,才有公投。」

較 早 前, 中 大 學 生 會 會 長 王 澄 烽 在 訪 問 中 提 到, 退 聯 同 學 不 滿 意 學 聯 平 台, 卻 又 要 另 起 爐 灶。 即 使 社 會 人 士 如 王 維 基, 亦 在 自 己 專 欄 問 到 一 個 問 題: 為 何 不 留 在 學 聯 裡 面 改 革 呢?

可 以 回 歸 最 基 本: 八 大 學 生 會 聯 署, 院 校 代 表 共 同 發 言, 而 不 需 要 額 外 有 一 個 學 聯 般 的 組織,避免已經落莊的人可以透過不同職位、 投 票 權 去 施 加 影 響 力, 導 致 外 間 覺 得 八 大 學 生會以外尚有山頭。

不要院校以外的學聯

Waika 笑 言, 王 維 基 自 己 都 沒 有 留 在 亞 視, 只 工 作 了 十 二 日 就 離 去, 可 能 王 維 基 覺 得 亞 視內部有許多問題。 Waika:「 學 聯 也 是 我 們 一 直 所 講 的 制 度 問 題。 你 會 見 到 學 聯 不 止 八 大 院 校, 更 有 秘 書 長、 副 秘 書 長, 這 兩 個 角 色 不 屬 於 院 校, 純 粹 學 聯 身 分, 奇 怪 地 一 出 到 來 卻 竟 然 就 是 學 界 領 袖, 影 響 力 巨 大, 而 感 覺 又 代 表 到 八 大 院校。」 Waika 質疑,可不可以廢除秘書處,為何不 從未預料骨牌效應

Waika 表示,並未預料港大退聯成功會引發 骨牌效應,更從沒有想過要解散學聯。 Waika 說:「 當 時 所 思 考 的, 同 現 時 形 勢 不 同。」

Keyvin:「 如 果 最 終 因 退 聯 風 潮 令 到 再 有 院 校 退 出 學 聯, 令 學 聯 不 能 運 作, 這 是 學 聯 需 承 擔 的 責 任。 明 顯 地, 同 學 覺 得 這 個 組 織 的 存 在 已 經 沒 有 意 義, 那 時 候 就 應 該 傾 一 傾 各

Keyvin:「學聯早已腐敗不堪,許多例子證 明 他 們 根 本 無 法 有 效 改 革。 例 如 有 學 聯 成 員 或 者 老 鬼 開 設 一 些 惡 搞 的 退 聯 關 注 組。 或 者 攻擊退聯的同學。」Keyvin 續說,最近一次 學 聯 週 年 大 會 選 舉, 較 具 改 革 派 形 象 的 司 徒 子 朗 落 敗, 反 觀 一 直 盛 傳 是 周 永 康 接 班 人 的 羅 冠 聰 高 票 當 選, 學 聯 改 革 誠 意 實 在 相 當 有 限。 Keyvin:「 當 改 革 並 不 可 行 時, 我 們 唯 有 先 退 出 學 聯, 保 障 院 校 自 主, 往 後 有 機 會 再 商 討合作。」 大專院校的新合作形式。」

Waika:「我覺得我們是保學界,不保學聯。 老 鬼 們 好 強 調 捍 衛 學 聯, 但 我 自 己 會 覺 得 學 聯 已 經 變 了, 一 個 溝 通 平 台 本 身 並 不 會 發 生 這 情 況。 學 生 學 聯 產 生 歸 屬 感, 你 會 見 到 有 學 聯 Tee, 大 家 叫 學 聯 人, 但 為 何 不 用 回 八 大 院 校 學 生 會 的 名 稱? 有 時 候 說 是 聯 會, 有 時候卻說是溝通平台,這根本是兩個概念。」

P

17


換屆

新一屆學聯秘書長已於三月廿二日選出,由 嶺南大學羅冠聰擊敗司徒子朗當選。本報記 者曾經多次接觸學聯前常委,新任秘書長羅 冠聰先生,包括短訊約訪,電郵查詢,乃至 親身到學聯周年大會現場,希望得知新一屆 學聯如何改革及應對退聯浪潮。

—洗心革面,還是老調重彈?

然而,我們與「垃撚圾」的港大退聯關注組 及中大本土學社都能順利進行訪問,但與學 聯要人約談卻阻礙重重,或許羅同學貴人事 忙,結果不得要領。我們唯有退而求其次, 從羅同學的參選政綱,及其在周年大會中的 部份發言,探究新一屆學聯對改革的立場。

18

P


架構改革—換湯不換藥

羅冠聰在政綱中的自我介紹中這樣說:

「踏入二零一五年,佔領運動落幕,面對著混沌的政 治環境、對現有抗爭組織的不信任,學聯如何在亂 世中繼續為社運、民運添注動力,確是未來一大考 驗……

學聯改善體制、時刻自我檢討、與學生營造更好的互 動環境,院校監察機關時刻警剔,是學運自我完善必 經的階段,也是來年首要的檢討目標。」

羅 冠 聰 在 政 綱 和 周 年 大 會 中 的 發 言 都 清 楚 提 到, 參 選 是 想 為 社 會 帶 來 變 革, 為 香 港 做 一 點 事。 而 他對學聯的定位有以下看法: 「學生這身份從來在社會上擔任前衛、先鋒的角色。 而學聯作為一學生團體,亦一直以進步力量的身位 ( 份 ) 參與社會事務,推動社會改革。」

「一國兩制承諾破產,港人必須以抗爭的方式自救, 但公民社會的力量方興未艾,民主之路依然漫長。在 此情形之下,學生是社會負擔較輕的群體,實在責任 為香港引領出真正方向……過往學聯強調『改變始於 抗爭』,到罷課及佔領期間倡導港人『命運自主』, 擺脫中國殖民式管治,已是當下學生的主要精神。今 日學聯,必然應繼續以堅持抗爭為綱,爭取港人自主 為綱,在社會上充當前驅的角色,促進公民社會健康 發展。」

從 自 我 介 紹 以 至 對 學 聯 定 位, 都 可 以 看 到 一 股 熱 血。 不 過, 這 股 熱 血 會 否 僅 僅 流 露 於 紙 上 而 未 能 帶到實際工作上?在「秘書處日常工作」一章中, 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我們在過去一屆學聯的事務中如六二二公投、七二 留守遮打道及雨傘運動,發現學聯的人手不足,欠缺 同學參與學聯工作,由此可見院校的組織工作一直未 如理想。故下年我們希望能到各院校協助各常委處理 組織工作。」

「另外,在雨傘運動中,有部份同學表示學聯的決策 並不透明及欠缺民主參與。我們建議各院校學生會能 嘗試定期舉辦類似全民大會的會議 ( 如上一年的學界 罷委會 ) 及以直接民主方式進行決策,令同學更能直 接表達意見,學生會更能理解學生意願。」

從 第 一 段 我 們 可 以 看 到, 雖 然 秘 書 處 強 調 他 們 只 是 擔 當 學 聯 的 行 政 工 作 而 非 決 策, 然 而 他 們 卻 會 到各院校「協助」( 還是「干預」? ) 各常委 ( 即 各大學學生會 ) 的組織工作。

從 第 二 段 中 更 可 以 看 到 秘 書 處 對「 決 策 透 明 化 」 和「民主參與」的理解,原來就是辦多點吹水會, 讓 基 本 會 員 表 達 意 見, 而 非 從 改 革 秘 書 處 選 舉 方 法等著手。這本說,中共有人大會議、政協會議, 讓 那 些「 人 民 代 表 」 發 表 意 見, 它 們 其 實 也 相 當 「決策透明化」和著重「民主參與」了。 對 於 早 前 備 受 批 評 的 物 業 問 題, 政 綱 沒 有 一 字 提 起, 只 是 說 秘 書 處 將 配 合 財 委 會, 繼 續 負 責 處 理 學 聯 的 常 規 財 政 工 作, 包 括 預 備 財 政 預 算 案、 財 政報告及日常出納程序。 當 然, 秘 書 長 還 是 有 提 出 建 議, 完 善 學 聯 體 制。 他認為應將秘書處放在一個「更支援性」的角色。 在院校學生會方面,他建議 1. 增加透明度,依時公開列出文件,例如代表會, 周年大會。( 然而最新一屆周年大會的發言記錄 尚 未 上 載, 而 在 周 年 大 會 席 間 也 發 生 阻 止 中 大 學生報錄影的事件。)

2. 增 加 代 表 團 代 表 性: 代 表 團 成 員 由 經 授 權 程 序 產 生, 如 幹 事 會 成 員, 民 選 代 表 團 等, 但 民 選 是那些「民」?包括基本會員嗎?那個「等」, 又是否包括秘書長?這些都未有提及。 至於學聯方面,羅秘書長說:

1. 刪去秘書處在常委會的票值。

2. 若常委多次無故缺席常委會會議通知院校學生 會。( 通知了,然後呢? ) 3. 減 少 下 屆 的 秘 書 處 對 外 發 言, 更 多 委 任 常 委 擔 當學聯行動發言人。( 發言少了,是否即代表秘 書 處 在 常 委 間 的 影 響 力 減 少? 是 否 代 表 秘 書 處 不會左右常委決策?這些是未知數。)

總 括 而 言, 除 了「 刪 去 秘 書 處 在 常 委 會 的 票 值 」 這 一 項 是 實 質 建 議 外, 其 他 要 麼 語 言 含 混, 要 麼 就 未 曾 觸 及 學 聯 架 構 最 為 人 詬 病 的 地 方: 秘 書 處 並 非 基 本 會 員 選 出, 及 學 聯 深 受 老 鬼 影 響。 如 何 排除這些弊病?羅秘書長似乎未有提出完善政策, 開 辦 多 點「 吹 水 會 」, 及 修 修 補 補 式 的 改 革, 救 得到學聯流失的聲譽嗎?

P

19


敏感議題立場敢轉變嗎?

學 聯 在 雨 傘 革 命 期 間 的 處 事 手 法, 決 策 機 制 皆 受 到 質 疑, 而 他 們 在 中 國 新 移 民、 水 貨 客 等 議 題 上 的 立 場 同 樣 備 受 爭 議, 近 年 本 土 思 想興起,新一屆學聯該如何面對? 六四議題

「我們認為每年在維園的六四晚會,雖則有許多 不盡人意、行禮如儀、守舊頑固的地方,但不是 毫無意義的紀念儀式,而是為一代又一代香港人 政治啟蒙,是一個屬於香港人的運動……我們沒 有理由放棄平反六四,忘記中共的惡行。所以, 保存對八九民運的真實記憶是我們需要承傳下來 的責任。」 「故此,我們希望在下一次六四紀念活動中,能 承接往年學聯提出的一些更具抗爭性的想法,並 把六四和本地問題連結。另外,我們也建議來屆 學聯能在各間大專院校中和同學一起加深對八九 民運的認識,更進一步理解當時的社會環境。」

後記

羅 冠 聰 才 剛 當 選 學 聯 秘 書 長, 現 在 就 攻 擊 他 是 不 合 情 理 的, 畢 竟 陳 舊 的 制 度 不 是 一 時 三 刻 就 能 改 變。 然 而 學 聯 周 年 大 會 歷 時 三 日, 小 記 僅 僅 旁 聽 數 小 時, 卻 已 能 感 受 到 學 聯 內 部的氣氛,改革之路,十分困難。 第 一, 是 小 記 看 到 開 會 的 常 委 大 人 們 的 電 腦 在 播 放 HKTV 的 劇 集, 或 是 在 玩「 小 朋 友 齊 打 交 」, 雖 然 港 視 劇 集 是 很 好 看,「 小 朋 友 齊 打 交 」 也 是 經 典 之 作, 但 開 會 時 間 適 合 做 這些事情嗎?什麼?開會通宵達旦,好辛苦, 找 些 樂 子 輕 鬆 無 可 厚 非? 那 為 什 麼 不 試 試 做 事 有 效 率 一 點, 少 花 費 無 聊 時 間 進 行 馬 拉 松 式的會議,浪費心力? 第 二, 在 討 論 到 學 聯 應 否 退 出 支 聯 會 時, 前 秘 書 長 周 永 康 插 嘴 發 言, 表 示 學 聯 只 有 留 在 支 聯 會 內 部 方 能 發 揮 影 響 力 改 變 支 聯 會。 學

20

P

水貨客問題

「本港水貨客問題嚴重,對眾多地區例如上水、 元朗、屯門等造成極大滋擾,使當地居民生活質 素下降、影響公共秩序,破壞當地小區經濟。港 府必須正視問題,盡快提出根治問題的方案,例 如限制一簽多行等。

學聯未來可將議題帶入院校討論,甚至籌劃 一些行動方向,例如協助建設當區小區經濟 等,增加政府面對的社會輿論壓力。來年在 常會中應時常討論相關狀況,思考如何協助 解決水貨客問題。」 普教中

「現時多間中學均以普通話作中國語文科之教學 語言,然而此舉並非以教學利益為依歸,亦忽視 了廣東話作為香港本地日常語言之重要。 在教學方面而言,要真正有利學生學習,教師應 以學生最容易理解的語言進行教學,一方面教師 能以自己的母語教學,令教學變得更具效率、生 動。另一方面學生不需再學習另一語言,能更直 接吸收課堂知識,現時沒任何研究普教中促進中 文學習。於本土意識而言,廣東話為香港長久以 來之日常語言,理應獲得重視及保存,故以廣東 話來進行教學能確認廣東話地位,及確保廣東話 能得以保存。」

聯 不 存 在「 老 鬼 文 化 」? 我 就 親 眼 見 到 一 隻 新老鬼在指點江山。

最 後, 就 是 會 議 期 間, 有 一 名 基 本 會 員 打 算 攝 錄 會 議 過 程, 但 被 學 聯 前 副 秘 書 長 岑 敖 暉 發 現, 一 眾 常 委 阻 止 該 名 會 員 繼 續 拍 攝, 並 表示會議過程稍後會上載到網絡所以不必攝 錄。 但 最 終 上 載 的 僅 僅 是 會 議 紀 錄, 記 載 的 只 是 表 決 的 結 果, 眾 人 於 會 議 期 間 的 發 言 並 不 包 括 在 內。 小 記 不 明 白 公 開 的 會 議 為 何 不 能 錄 影, 或 許 是 有 人 怕 被 人 捉 住 片 言 隻 語 大 造 文 章, 但 正 如 候 選 人 司 徒 子 朗 所 言, 這 種 心態正正是學聯會被人批評的原因。


港大學生會長馮敬恩專訪

退聯後的港大學生會

小記喺學聯周年大會之後,親自到訪港大學生會室,訪問現任港大學 生會會長馮敬恩有關退聯成功後,港大喺學運的角色等議題的取態。

:Polymer 編輯部(葉靖怡)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

有左翼人士批評香港大學退聯的行動,並表示 期待退聯後唔知道港大會點樣唔同法呢。小記 就問到會不會有被排斥或孤立之感,而事實上 公開大學、恆管等專上院校均不在學聯代表院 校內,但仍是學界的一份子。 學界並沒有分裂

:「 我 自 己 都 會 認 同 即 使 係 退 咗 聯, 唔 係 學界分裂,亦都唔係學界處於一個互相排斥的 狀態。我自己唔係咁樣睇。我覺得只係大家唔 係同一個聯會或者平台上面去合作,並不存在 因為退出學聯而導致學界分裂。」 以價值觀連結學界而非組織

:「 因 為 講 緊 係 你 去 連 結 學 界 是 透 過 一 些 大家都認同嘅價值,可能係民主、自由、法治、 公義等等。咁呢啲,只要大家背後價值沒有轉 到的話,其實大家都係連結喺一齊。」 「亦必須要承認我地而家退出學聯或者退出這 個平台,係需要多啲時間,再同可能是是學聯 的成員院校或者唔係學聯的成員院校例如公開 大學的學生會等去建立關係,從而壯大學界聲 勢。係有可能做到,但當中涉及一啲時間。」

「所以我諗嗰啲人嘅講法,係會睇到短時間之 內係無法有一個聯會或者有一個憲制設定嘅平 台去連結學界。我諗佢地係咁樣睇的。」

P

21


:小記最近見到新一屆學 聯 周 大, 新 一 任 祕 書 長 就 喺 聯 合 政 綱 入 面 提 到, 學 聯 是 各 大 學 生 會 的 溝 通 平 台。 港 大學生會已經退出學聯此平 台, 又 會 以 甚 麼 形 式 參 與 此 平 台, 還 是 港 大 會 有 自 己 的 平 台 然 後 邀 請 其 他 院 校? 會 選擇以甚麼形式合作? 初步與學聯的合作形式

:「 初 步 同 學 聯 嘅 合 作 形 式: 第 一, 議 題 性 質 的 合 作, 可 能 就 著 大 眾 都 關 注 的 普 選。 前 年 已 經 通 過 左 一 條 學 界 公 投 的 方 案, 大 家 係 一 人 一 票、 票 值 均 等 或 者 係 要 有公民提名等等這些原則及 框 架, 大 家 都 是 認 同。 那 麼 就著呢啲議題就會有合作的 空間。」

「 第 二, 行 動 上 的 合 作, 可 能係一啲升級的會議或者一 些 行 動 上 嘅 會 議, 如 果 係 受 到佢地邀請或者是認同都可 以 一 齊 參 與 的 時 候, 我 地 都 係可以一齊商討。」 分別在於日常工作

:「至於日常的工作,我 諗 就 會 比 較 少 接 觸, 不 會 恆 常出席學聯的聯會去表示對 同 學 民 意 的 尊 重。 但 可 能 學 聯 的 常 會 討 論 到 某 啲 議 題, 而佢地都覺得我地可以以一 個友好團體的身分去出席去 商討當中的細節的時候都覺 得 無 妨。 不 過 就 未 必 會 恆 常 出席。」

:港大今次成功退聯,而 口 號 就 係「 獨 立 自 主 」, 令 港大學生會行動或者決策有 更 加 獨22 立 的 空 間, 小 記 想 知 P

道對學生會有甚麼影響或者 轉變? 獨立自主從來不變

:「首先有一點要釐清就 是港大學生會從來都是獨立 自 主 的, 你 大 可 以 行 出 去, 我 地 會 訓 就 係 團 結 一 致、 獨 立 自 主。 你 可 以 見 到 過 往 一 啲 行 動 上, 你 正 正 會 見 到 港 大學生會的某啲旗幟係樹立 喺 某 啲 地 方。 其 實 港 大 學 生 會 從 來 都 係 獨 立 自 主, 過 往 係, 宜 家 係, 將 來 都 會 係, 呢一點係毋需擔心。」 承認局限重新審視動員能力

:「我諗宜家係必須承認 港 大 學 生 會 的 Capacity 係 有 限, 舉 過 往 的 例 子 就 係 你 問港大學生會能不能夠獨力 發 起 一 個 一 萬 人 的 罷 課, 可 能 係 一 個 地 方, 那 時 候 係 中 大 百 萬 大 道, 如 果 without 學聯或者其他成員院校去溝 通, 我 覺 得 個 機 會 比 較 細。 或者現階段係無呢個可能 性, 所 以 亦 都 必 須 承 認 港 大 學生會係 Capacity 嘅一個局 限係度。」

「至於行動上都面對同一個 問 題, 可 能 過 往 係 咁 多 間 大 專院校一齊去動員或者一齊 係 同 同 學 宣 揚 有 關 訊 息、 普 選。 舉 番 罷 課 的 例 子, 在 同 學都可能未必選擇以罷課等 的 形 式 去 參 與 的 時 候, 我 自 己會諗之後可能我地再去 propose 一 個 動 員 行 動 嘅 時 候。到底我地能夠 motivate 到 幾 多 同 學 嚟 到? 我 諗 當 然 我 地 有 一 定 嘅 能 力, 講 緊 港 大嘅社堂其實個 bonding 好 強,屬會之間個 bonding 都 好 強。 如 果 要 動 員 其 實 都 唔

係 做 唔 到, 但 係 可 能 你 會 見 到 喺 過 往 經 驗 入 面, 在 連 結 社 堂、 屬 會 甚 至 同 學 上 面, 我地要再下功夫先可以做 到。」

:學聯未來一年聲明會改 革、 修 改 憲 章, 港 大 學 生 會 之前就退聯議題曾經進行許 多 討 論, 會 如 何 將 一 些 意 見 轉達學聯? 期望學聯以合適方法改善

:「... 我諗學聯都理解到 佢 本 身 嘅 一 啲 困 難, 亦 理 解 到 佢 地 自 己 不 足 的 地 方, 可 能 係 財 政 透 明 度 上、 代 表 性 上 面 等 等。 我 諗 學 聯 自 己 認 知 到 這 件 事, 會 以 佢 地 認 為 比 較 appropriate 合 適 的 方 法去改善。」 著重觀察學聯如何執行改革

「 至 於 會 否 反 映 意 見, 其 實 係我地政鋼上或者退聯關注 組同學都已經多次接觸及會 面 去 表 達 覺 得 不 足 的 地 方。 這 方 面 的 溝 通 工 作, 我 諗 不 會 放 做 重 點。 反 而, 我 地 會 著重係可能同學退出學聯係 著重喺體制上的流弊或者透 明 度 上, 我 地 應 該 係 會 關 注 到 底 學 聯 有 沒 有 改, 或 者 改 的 時 候 改 一 個 咩 地 步, 究 竟 係唔係已經可以釋除哂同學 之 前 希 望 退 聯 的 原 因。 我 地 會著重觀察方面多於傳達應 該如何改進。」

有許多人將退聯歸因於雨革 的失敗情緒上,是意氣用事, 退 聯 又 破 壞 團 結。 小 記 就 請 港大學生會會長談談他的看 法。


學聯反而會因此更重視民意

: 「 我 諗 有 兩 個 問 題。 退 聯 方 面, 有 許 多 人 就 會 話 因為同學聯決策或者是路線 上 係 有 不 同。 第 二, 有 啲 人 就會睇退聯就會導致學界分 裂。 我 係 開 初 已 經 回 應 左 退 聯 唔 會 令 學 界 分 裂。 反 而 加 強左學聯會覺得要多聽同學 的 意 見。 大 家 可 以 係 一 個 平 台 以 officials 或 者 唔 係 officials 嘅身分,以友好團 結身分多合作同溝通。當然, 這都需要時間去建立。」 同學並不是兒戲地退聯

:「 退 聯 成 功 係 唔 係 全 部 因 為 雨 傘 革 命 決 策 失 敗, 我 自 己 唔 會 咁 樣 認 為。 你 要 承 認 學 聯 係 雨 傘 革 命 上, 確 實 有 做 得 不 足 的 地 方, 例 如 係 升 級 時 機 誤 判 等, 確 實 係 有 存 在。 我 諗 佢 地 自 己 都 承 認。 你 問 係 咪 因 為 一 次 決 策 或者幾次決策導致要去退出 學 聯, 我 自 己 覺 得 同 學 如 果 咁 樣 諗 係 太 兒 戲。 我 接 觸 身 邊同學最主要都是因為體制 的 弊 病、 透 明 度, 同 學 會 想 知道佢每年交的六蚊到底去 左 邊, 洗 左 去 邊。 佢 地 會 談 論到社運資源中心點解會去 左 那 個 地 方。 我 諗 同 學 會 比 較關注呢啲部分多於決策失 誤或者路線。」

: 零 六 年 時, 其 實 港 大 都 有 提 出 過 退 聯, 雖 然 失 敗 未 發 起 公 投。 小 記 知 道 今 次 不 但 成 功 退 聯, 更 創 下 投 票 率新高,2522 票支持退聯, 2278 票 反 對,1293 票 棄 權 票, 會 長 又 點 睇 投 票 結 果 呢?

雨革後同學更關心學生組織

:「 首 先 解 釋 一 下 投 票 率 的 問 題 吧。 今 次 投 票 率 的 確 比 以 往 高, 不 論 中 央 幹 事 會, 還 是 整 個 公 投 投 票。 可 能講緊上年的補選中央幹事 時 候, 因 為 不 足 法 定 人 數 而 令 選 舉 無 效。 今 年 的 投 票 人 數 顯 得 更 加 高。 這 麼 點 解 會 這 麼 高 投 票 率, 我 自 己 認 為 呢 條 議 案 真 係 有 爭 議 性, 加 上雨傘革命之後大家真是比 較 關 心, 及 發 現 學 生 組 織 係 推動社會變革上係發揮左好 重 要 角 色。 於 是, 都 好 希 望 會 選 票 去 參 與 其 中。 甚 或 乎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都有時事 委 員 會, 當 中 有 八 個 基 本 會 員 席 位, 你 唔 需 要 上 莊 都 唔需要做評議員都可以入 去參與一個港大學生會外 務 的 官 方 渠 道。 今 年 civil appointment 的 同 學 較 去 年 多 了 一 倍, 好 多 同 學 都 好 希 望 參 與 其 中, 我 諗 呢 個 都 是投票率高的其中一個原 因。」

另外,小記想提醒各校同學, 學 生 會 轄 下 有 許 多 屬 會、 幹 事 會 同 委 員 會, 而 且 非 常 著 重 四 權 分 立、 互 相 制 約, 同 學們要多了解自己的權利同 可 以 擔 任 的 角 色, 否 則 當 想 要行使權利時可能已經失去 機會。港大學生會曾被赤化, 今年城大學生會其中一個候 選內閣亦被不明人士拉攏而 宣 布 退 出 選 舉。 捍 衛 校 園 的 學術自主、自由是非常重要。 分別在體制內還是外改革

:「至於退聯的結果,所 謂 的 half-half 或 者 僅 僅 多 二 百 多 票。 我 自 己 會 認 同 可 能係同學會覺得學聯有他的

問 題, 但 可 能 我 地 可 以 留 在 體 制 內 改 革。 問 題 存 在 於, 同 學 覺 得 要 退 出, 還 是 留 在 學 聯 裡 面 改 革, 同 學 的 諗 法 其 實 是 50/50。 再 除 此 外, 其 實 接 觸 退 出 學 聯 的 同 學, 撇 除 某 些 正 路 的 原 因, 有 些 同 學 覺 得 學 聯 太 激 進, 所 以 就 要 退 出, 不 過 絕 對 為 數 不 多。 所 以 純 粹 俾 大 家 知 道 有 許多原因都可以令同學於定 退 出 學 聯。 可 能 到 後 來, 一 些 PR 上, 有 些 人 的 言 論 亦 都激發左同學更傾向投某一 邊。」

:小記近來就聽到一種講 法,「 我 加 入 左 學 生 會 做 會 員 之 後, 我 就 係 直 接 係 學 聯 會員呢樣野,我唔可以接受。 我點解唔可以自己去決定是 否 成 為 學 聯 會 員, 不 去 同 學 生 會 掛 鉤。」 究 竟 又 可 不 可 行? 在某些同同學利益切身的問 題需要有一個合法代表

:「我自己就咁睇,有啲 議 題, 例 如 係 高 等 教 育 嘅 議 題, 行 政 長 官 委 任 左 李 國 章 做 校 務 委 員 會 委 員 等 事 項, 或者學額回撥或者是學生資 助 貸 款 的 助 學 利 息, 我 諗 係 關 所 有 學 生 的 事。 於 是 需 要 一個代表所有學生的一個聯 會, 去 為 同 學 發 聲。 那 麼 我 諗 學 聯 就 有 必 要 存 在, 亦 都 要 有 個 legitimacy 合 法 性 喺 度, 所 以 係 同 學 的 利 益 角 度, 學 聯 同 本 身 的 會 員 制 度 有必要存在。」

P

23


:小記又聽到一種講法, 「如果我們可以普選秘書長 就 會 騎 劫 學 生 會 的 權 力 」, 作為學生會會長係如何看待 這個說法? 院校之間將會出現票值差

者 process 緊 嘅 問 題。 所 以 當中就會有黨團協商等出左 黎, 係 可 以 減 輕 呢 啲 問 題。 所以我自己唔會認為呢個係 一個大的問題。」

:小記都想知道未來一年 港大學生會會不會舉辦一些 論壇去商討一下港大同某些 組 織 如: 支 聯 會 的 關 係 或 者 討論到底何時重返學聯。

:「普選秘書處或者普選 秘 書 長 等, 你 撇 除 會 騎 劫 學 生 會 的 權 力, 我 會 這 麼 理 解 這 一 回 事: 學 聯 現 在 的 會 章 就 話 每 二 千 個 人 每 有 一 票, 即係每間院校有二千人就會 有 一 票, 最 多 有 五 票。 港 大 有 一 萬 五 千 個 同 學, 中 大 都 有 過 萬 個 同 學, 其 實 喺 代 表 會入面他們的學聯代表都係 得 五 票。 如 果 普 選 秘 書 處 的 話, 講 緊 係 咪 中 大 的 同 學 的 話 語 權 比 嶺 大 的 同 學 仔 大, 因 為 人 數 上 比 較 大, 都 沒 有 一 個 cap 係 度。 理 論 上 每 二 千 個 做 有 一 票 有 個 cap 係 度, 令 院 校 之 間 個 差 距 和 聲 音 係 同 時 並 重, 票 值 差 距 沒 有 這 麼 大。 如 果 要 普 選 秘 書 處, 我 睇 到 一 個 這 樣 的 存 在 票值差距問題。」

:「其實過往一個月走訪 左 十 五 間 舍 堂, 去 左 唔 同 屬 會, 係 港 大 學 生 會 樓 下 那 層 都 搞 左 個 方 向 大 會。 收 集 到 的意見係見到同學都是希望 港 大 維 持 一 個 獨 立 的 身 分, 都 唔 希 望 加 入 不 同 組 織。 現階段收集到的初步意見係 咁, 暫 時 都 沒 有 打 算 加 入 其 他 組 織。 你 退 出 學 聯 要 舉 行 公 投, 事 實 上 你 要 入 其 他 組 織 都 要 舉 行 公 投。 同 學 如 果 覺得有需要都可以就憲制渠 道, 令 港 大 學 生 會 加 入 某 些 組織團體。」

:「 至 於 普 選 秘 書 處 會 唔 會 騎 劫 其 他 學 生 會, 我 自 己 唔 認 同。 即 是 你 普 選 行 政 長 官 先, 然 後 普 選 立 法 會, 但你唔會話行政長官會騎 劫 左 立 法 會, 因 為 大 家 係 互 相 制 約、 平 衡。 至 於 個 deadlock(僵局)的問題, 即係大家就住同一個民意授 權 而 出 現 意 見 分 歧, 我 諗 係 許多個民主國家都會見到或

:「 我 的 諗 法 係 我 的 任 期內或者本年度未必會重返 學 聯。 同 學 係 見 到 學 聯 係 有 問 題, 學 聯 都 承 認 佢 存 在 不 足。 學 聯 剛 剛 才 起 步 進 行 改 革或者學聯能否成功改革係 未 知, 我 們 都 是 抱 持 觀 望 態 度。 如 果 有 一 日, 學 聯 改 好 了, 同 學 本 身 希 望 退 聯 的 憂 慮 唔 存 在, 我 諗 先 係 好 時 機 討論是否加入學聯。」

不存在騎劫學生會的情況

24

P

將會維持獨立身分

重返學聯需待改革完善

尊重公投意願暫不考慮重返 時間

:「 為 何 2015 唔 會 重 返 學 聯? 我 自 己 個 人 傾 向 不 再 入 番。 如 果 你 剛 剛 才 通 過 退 出 學 聯, 你 又 再 入 番 去, 然 後學聯的問題未有完全的解 決。 我 覺 得 係 唔 尊 重 選 民 意 願。」

:學聯表示退聯會削弱學 界 力 量, 之 前 可 能 學 聯 有 行 動 梁 振 英 去 科 大 開 會, 然 後 學 聯 就 去 抗 議, 這 些 行 動 都 是 與 港 大 同 學 有 關, 那 港 大 又如何去參與這些實際行動 呢?

:「 舉 個 例 子 可 能 係 科 大 那 件 事, 講 緊 委 任 廖 長 城 做 科 大 校 董 會 主 席, 梁 振 英 出席青年論壇時都有追擊行 動, 我 們 都 有 幹 事 參 與 其 中。 現 在 大 專 學 界 喺 這 些 議 題 大 家 都 有 個 common ground、common interests 去合作,其實我們 都 有 參 與, 不 過 可 能 係 同 科 大 有 較 密 切 關 係, 所 以 舉 旗 就 只 係 舉 左 科 大 旗。 我 地 都 有幹事追擊梁振英、請願等, 以 示 支 持。 我 諗 呢 一 方 面 尤 其 係 雨 革 後, 可 能 係 對 著 大 專學界甚至大學學生會或者 大 學 管 治 架 構 上, 打 壓 一 定 係 愈 發 沉 重。 所 以 其 實 更 加 有 common ground 同 其 他 大 專 院 校 一 齊 合 作。 否 則 只係脣寒齒亡。」


: 港 大 退 聯 成 功, 我 諗許多人都好驚訝,更成 功制造一個風潮。嶺大退 聯公投前,嶺大學生就發 表他的立場就希望同學不 會退聯,會不會影響到個 投票結果?之前港大的情 況是如何?

:「 因 為 公 投 同 周 年 大會同時間舉行,所以我 未上任。上一年的學生會 沒有就著退聯講佢的立 場,可能只是係政綱入面 講港大同學聯的關係。可 能同學喺舊年投票授權俾 佢的時候亦都沒有透過投 票 去 endorse 佢 份 政 綱 退 聯 與 否。 所 以 講 退 聯 的 legitimacy 比較低。 但如果嶺大學生會參選的 時候都已經講係反對退聯 的,這麼選民係咪有授權 佢有這樣的立場先選佢出 黎呢?如果政綱係咁寫, 選民都投左票俾佢地,那 麼佢地先有 legitimacy 咁做。當然可能就係退聯 關注組的那個手法問題, 你有沒有持著自己係學生 會唔俾佢宣傳等等。退聯 關注組宣傳上係另一個問 題,但我認同學生會係可 以有自己立場。」

: 未 來 一 年, 政 治 打 壓會更嚴重。好似陳明敏 之前要出任副校長受阻。 怎樣繼續爭取校政的獨立 自主,守住防線? 關注政治干預

:「 陳 明 敏 事 件, 其 實係講緊遴選副校長事 件,我們關注並不是陳明 敏是否能夠得到委任。比 較關注的是有沒有政治打 壓 喺 當 中,00 年 時 鍾 庭 耀其實都受到政治的打 壓。令到我們不其然想起 這件事。當時,董建華都 係聲稱自己係沒有干預, 但其實係透過中間人路 祥 安 去 干 預, 鍾 庭 耀 的 是特首評分或者政府表 現評分等民意調查。我們 會回想起這件事會關注到 底當中有沒有政治干預, 多過於究竟陳明敏能否獲 得委任。所以我們會訴求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現 在的局限性相當大。整個 委任同選舉有一個保密協 議,理論上,「理論上」 入面的人其實係唔會講發 生咩事。因此,獲得的資 訊實在太少。所以倡議一 個 獨 立 委 員 會 讓 有 legal background 和 大家都 能信任的人去接觸那些有 confidential ( 保 密 性 的)文件,然後話俾大家 知個答案。」

生活化切入校政

:「 校 政 上 如 何 追 求 師生共治,園校自主?過 往其實同學對於學校架構 或者如何參與校政其實唔 係 太 熟 悉, 我 們 會 著 墨 係度,舍堂探訪時其實已 經將校政架構告訴同學, 希望他們多加留意。從一 些較生活化的,可能一些 膳 食 其 實 有 consumer group 去 收 集 同 學 意 見,意見會令餐廳是否能 續約及加價等等,切入點 貼近生活會令同學更感興 趣。學生會當然會就一些 同 其 他 院 校 有 common ground 的地方去合作, 例如委任校務委員會、校 董會的主席等,面對大量 梁粉被委任,可以一齊追 擊、聲援,只要那間院校 的學生會認同我們去聲援 及支持。」

P

25


PolyCulture 文:小段

《圖騰與禁忌》 -佛洛依德

心理學一向給人一種高深難懂的感 覺,一個個的理論及專有名詞使不 少 人 卻 步, 但 心 理 學 則 是 十 分 實 用,心理學能應用於人的行動,思 想,筆者今次寫的「圖騰與禁忌」 一書,是佛洛依德的著作,明明是 一百年前的著作,卻十分應用於現 今的世代。圖騰與禁忌存在於每一 個時期,其改變是圖騰與禁忌的對 象,筆者不是一個心理學專家,只 是發現佛洛依德所言與現時的社會 情況十分相似,從而做一個對比。

佛洛依德在書中指出圖騰的是一種 宗教信仰及社會結構,圖騰是一個 符 號 象 徵, 一 個 圖 騰 代 表 一 個 意 義,一個組織,而禁忌則是不可接觸的對象,既崇高又神秘危險,當中有一句名句 「觸犯禁忌的人,本身也將成為禁忌。」,當然佛洛依德所提出是一百年前的例子, 無奈一百年前的理論至今依然適用,而學聯則成為香港社運的圖騰與禁忌。 不少人很容易就會有一些前設,例如「民主黨」就是爭取民主,「學聯」是學生組織, 學生組織就是純真,沒有機心,這些前設就是一種圖騰的表現,人習慣將圖騰的印 象當成一種真相,圖騰是心理表現。說穿了,圖騰就是一種偏見,圖騰慢慢變成一 種宗教式的信仰,「不要問,只要信」是一種表現,圖騰的出現,就會形成一種禁忌, 不可質疑,不可反對,反對圖騰就會變成禁忌。

學聯在雨傘革命期間慢慢成為了社會運動的領導,每一晚在大台上發言,唱歌,這 個印象已經漸漸在人的心目中成形,學聯就成為了雨傘革命的圖騰,人開始盲目相 信學聯,把學聯當成不可批評的對象,這就可以理解為何有人「拆大台」時,這麼 多人指責他們可恥。反對學聯就成為一種社會運動的禁忌,因為圖騰的形成已經象 徵一個類社會結構出現,人為了避免固有的社會結構被破壞,便會維護圖騰的形象, 這是一個必然的出現,所以不必驚訝為何有這麼多人盲支持學聯,這只是一個心理 現象。

26

P


影評

PolyCulture 文:老駱

《阿飛與阿基》

柯受良導,1992 年

「我琴晚發咗一個夢,我夢見香港冇哂黑社會,因 為香港六百幾萬人全部入哂黑社會!」 戲中黑道大哥關公的預言實現了一半:香港人沒有 全當了黑社會但警察卻已跟黑社會沒有分別了。

八、九十年代,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日子,那時候的影圈跟黑社會關係密不可分,自然 也湧現了極多黑幫電影,《阿飛與阿基》也是其中之一。導演是已離世的小黑柯受良, 而梁朝偉與張學友共同擔當男主角,現在恐怕很難再看到二人合作子,還要是喜劇, 其實他們演喜劇也十分出色。

演阿基的學友和阿飛的偉仔自小就入了黑社會,但經常剋死大佬,搞得整個黑道沒人 敢收他們為小弟,還稱他們為「飛基雙煞」。 但偏偏黑道最惡的關公因為算到自己會有個大劫,要有命硬的剋星相伴,就收了他們 做小弟。 整部電影都是戲謔黑社會文化的瘋狂罵劇,與美化黑社會的江湖片不同,阿飛與阿基 只是貪生怕死愛佔便宜又蠢蠢鈍鈍的小混混,故此每個舉動都會製造笑料,但同時他 們心底還是善良的,有些事決不去做,如逼良為娼。 類似嘲弄黑社會的戲,我想到《飛砂風中轉》,不過情節演員級數好笑度都不及《阿 飛與阿基》,以前的戲,確係好笑點。

P

27


你部 Smartphone 安全嗎?

文:larrylo

你每次開機,第一時間會用邊隻 Apps ? Facebook ? Whatsapp ?定 check email 呢?一般而 言,我們都會上 App Store 或 Google Play 去下載心儀 Apps 做自己想做的事‥‥‥等等。時間日 久,我們會發現即使電話叉足電,閒置一邊,電池都會很快被耗盡。除此之外,也有不少電話被 監聽,中毒等新聞,網絡上不少教學要機主格式化電話,備份資料,例如聯絡人和重要的相片檔 案等。有見及此,小弟想從 programming 和用家角度去分享心得。 1. 熄機不一定是完全停止運作,用家永遠不知道 Apps 背後運行什麼程式 在 Computer Programming 的 世 界, 背 後 運 行 的 程 式, 叫 做 Thread。Thread 就 是 可 以跟主程式分開,獨立進行的背景程式。只要 背 後 寫 成 一 個 回 應 方 式 (callback method) , 就 可 以 定 期 更 新 主 頁。 在 Android / iOS 的 世 界 中, 有 三 種 類 型 的 Thread : 行 單 一 個 Task 、 重 覆 行 一 個 Task、 什 至 連 續 一 個 Backend Class 去使用。 Thread 類型 Android / OS 單一個 Task H a n d l e r + Runnable 重覆 Task Handler + Runnable , Timer + Timer Task B a c k e n d Service Class Class

iOS

Dispatch async NSTimer

SharedInstance

而 以 上 所 有 Threads, 如 果 不 是 用 家 設 定 教 它 停 止 運 作, 或 用 呼 叫 App Stack 掃 走, 電 話很快就會耗盡電力。即使用家依正常步驟離 開 Apps,背後的 Threads 也未必停止運作。

28

P

如果大家有開發 Android App 的經驗,就會 明白所有開機關機的程序都是先由截取按鈕 的事件觸發的。即使你離開某 App ,如果開 發 者 從 中 行 一 個 Thread, 是 一 定 要 要 求 用 家到設定才叫它停止運作。AVG.Now 一貼文 Malware Is Still Spying On You Even When Your Mobile Is Off , Hacker 可 以 從 熄 機 的 流 程 中 截 取 按 下 和 放 開 按 鈕 的 觸 發 事 件, 可 執 行 一 個 Thread 去 做愛做的事。如果你已經 root 了電話或 jail break 你的 iPhone, App 更可以竊取你的所 有用戶資料和聯絡人名單的電郵和電話號碼。

解決方法

用 家: 如 非 必 要, 不 要 root 機 或 jail break。不用的 Apps 請盡早停止運作。

開發者:離開本 App 前確保已經放開所有記 憶體和停止運作所有 Thread 。


2. 要使用太多無謂的權限的 Apps,安全性教人懷疑。

不 少 Apps 開 發 者, 特 別 專 注 Android 解決方法 Developement 方 面, 都 會 多 開 幾 個 權 限, 方 便 開 發 者 改 良。 尤 以 拍 攝 App、 開 閃 光 燈 用家:安裝 Apps 前細心閱讀描述、條文、和 的 App 其嚴重: 相關使用權限。如提取用戶資料或通話狀態就 要再三考慮。 如果用家稍為細心留意,就知道開閃光燈跟開 Wi-Fi、提取用戶資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 開發者:做好設計,如必非要不要開放多餘的 然 而, 用 家 心 急 起 來 多 數 不 為 意 App 會 提 取 權限。 你 電 話 中 什 麼 權 限 而 已。 另 外,Google 與 Apple 就審批一個 Apps 上架與否,處理方式 大 有 不 同。Google 只 會 掃 描 APK 一 次, 看 看有沒有明顯的木馬,和內容是否符合要求, 最快可以兩小時後就成功上架;Apple 卻要數 個星期。截圖和文字描述被呈上後,全程由人 手審批。如果要跟其他電子儀器溝通或配合, Apple App Reviewer 更會要求開發者呈交一 段 Demonstration Video, 好 讓 其 他 人 明 白 如 何 使 用 那 隻 App。 因 此, 一 般 人 會 更 易 相 信 iOS App 比 Android App 安全。

可以看到,使用 Apps 雖然方便,但暗藏危機。下載 Apps 前,請停一停,諗一諗,是否真 的清楚明白使用的權限和衡量個人資料被竊取的風險。至於放資料上雲端或所謂媾女媾仔的 Skout 是否安全,就留待日後有機會再講。

P

29


清君 @《3.3》

《我與儒、道原則》

從前讀過了莊子的《逍遙遊》後,不自覺心神 嚮 往, 遂 再 讀《 內 七 篇 》 的 其 他 篇 章, 游 走 於浪漫主義世界當中,卻缺乏哲人超凡的想像 力,不知道為什麼幾千年前,先人已經能夠有 如此智慧見識。當時很著迷這種隱退、虛無、 自由的境界,覺得我行我素,自得其樂。 既 然 讀 到 莊 子, 不 能 不 讀 道 家 的 祖 師, 老 子 《道德經》吧?在讀《道德經》以前,印象是 那是帝王之術,是不好的。可是在讀完之後, 才發現那是比莊子相對、保身等概念更高一層 的自然無為智慧。若說莊子可用退讓總結之, 那麼老子就是謙卑,淡然清新,聖賢智慧都總 結 在 八 十 一 章《 道 德 經 》 裡 面, 而 且 歷 久 彌 新,這麼高深的哲學道理,又變得那麼顯淺易 明,絕對係不能不察的經典。 猶記得我奉老莊為宗,對儒家每多唾棄,認為 僵化迂腐而不識變通,不可再用;其實僵化迂 腐而不識變通的,正是我自己。水無常勢,而 儒家學說能立足幾千年,自有其珍貴之處,而 我當時捉著它一點皮毛就覺得此道不可取,實 在愚昧之至。 現今我仍是只讀點皮毛,但卻覺得,儒、道學 說都在於一個「道」字,忠於己道,道家務去 機心,復本性自然,而道法自然,就是做回自

30

P

我。儒家核心價值在仁,而務仁就是務本,君 子務本,本立而道生,那個道就是做不違背仁 的事,也就是執著一己原則,不為外力所倒, 最真誠的自己。 提到儒學,又豈能不講中庸?中庸並非做中間 派, 而 是 不 偏 不 倚, 做 公 正 的 事, 做 該 做 的 事,貫徹始終執行原則;而儒本周禮,所謂的 原 則, 也 就 是 做 君 子。 君 子 之 修 身、 務 仁 之 法,多矣,難以一一論及,還望諸君翻開《論 語》去看吧。 其實做人、為學、做什麼都一樣,只要懂得加 以 融 會 貫 通, 就 能 夠 致 用。 希 望 從 此 我 可 遵 循先人所言,漸入化境,冶儒、道於一爐,活 出我的原則,稍稍感染世人,那就已經很欣慰 了。


Polymer 精選

文:Ronald Chiu

P

31


32

P


P

33


Polymer 精選 文:何人可

34

P


P

35


Polymer 精選 文:烏鴉

從反水貨客事件看利益至上的社會

照 目 前 情 況 看, 反 水 貨 客 行 動 會 不 會 減 少? 我 看 暫 時 都 不 會 減 少, 應 該 會 繼 續, 亦 將 會 有更多。

香 港 人 的 本 質 是 重 利。 大 家 都 記 掛 著 錢, 利 益,習慣了亦被社會教育成利益導向的思維。

市 民 在 學 校 被 教 育 的 道 德, 總 是 被 社 會 上 的 林 林 總 總 利 益 主 導 思 想 強 制 壓 逼 下, 漸 漸 發 覺 到 兩 者 有 矛 盾, 生 活 逼 人, 最 後 就 開 始 放 棄學校所教導的。 「 阻 人 搵 食 猶 如 殺 人 父 母。」 自 己 的 死 活 才 是 頭 等 大 事。 意 志 堅 強 者 不 多, 大 眾 都 是 思 想 上 的 弱 者。「 揸 緊 自 己 嘅 中 指 」 不 重 要, 不值錢,不能生存。例如你看看香港的 IT 業 不被尊重的程度就明了。

政 府 先 作 出 一 連 串 措 施, 企 業 老 闆 發 覺 政 府 在 做, 亦 覺 有 利 可 圖, 亦 跟 著 做。 打 工 仔 生 活逼人,逼著頂爛市,做牛做馬。 「施教者」教出一群跟自己有相同價值的人。 形 成 今 日 道 德 只 是 口 頭 說 說, 不 值 錢, 表 面 正義,內裡自私的一個社會。

本 土 意 識 是 一 種 自 私 意 識, 優 先, 即 是 先 照 顧 本 地 人。 大 眾 多 年 來 受 著「 自 私 的 社 會 」 教 育, 自 己 的 權 利 和 利 益 被 剝 削, 這 種 教 育 令各人有一種自然的反應就是想拿回自己應 得的。 泛民推廣民主時,提倡人人平等。本土意識, 也 是 人 人 平 等, 不 過 是 本 土 內 的「 人 人 」。 本 土 想 法 或 者 長 遠 是 不 好 的, 因 為 這 是 鬥 爭 甚 至 戰 鬥 的 引 爆 器。 但 在 現 在 香 港 的 政 經 局 勢, 加 上 市 民 被 教 育 出 的「 成 果 」, 無 可 奈 何而陰差陽錯地混合成一種保護香港價值的 力量。

36

P

在 這 個 角 度 看, 就 會 看 見 面 前 所 見 的 暴 力 又 或 者 和 平 的 反 水 貨 客 行 動, 都 是 一 種 常 人 反 應,必然發生的事。 水貨客阻礙港人,利益受損,就自然想反擊。 各 家 受 影 響 的 商 戶 和 市 民, 一 直 不 去 發 聲, 他 們 敢 怒 不 敢 言, 亦 希 望 有 人 先 站 出 來 維 護 自 己 利 益, 這 合 乎 自 私、 先 保 護 自 身 利 益 的 想法。 而 現 在 有 群 人 為 他 們 出 頭, 無 論 他 們 是 被 人 控 制 還 是 自 發, 有 人 維 護 他 們 利 益, 他 們 就 會 支 持, 而 且 會 紛 紛 將 自 己 一 直 以 來 被 壓 逼 的 情 緒 和 訴 求 釋 放 出 來, 甚 至 加 入 反 水 貨 的 行 列。 這 個 連 鎖 效 應 一 旦 開 始, 直 至 整 個 水 貨 客 問 題 解 決 前 是 沒 有 辦 法 停 止。 這 是 政 府 政 策 和 做 法 導 致 的 結 果, 亦 只 有 政 府 可 以 解 決。 利 益 至 上, 道 德 就 自 然 變 成 一 種 阻 礙。 大 家 會 告 訴 覺 得 反 水 貨 行 動 暴 力 的 人,「 你 站 在 我角色你才會知道我被水貨客害得有多慘。」 政 府 和 社 會 不 停 教 育 著 力 量 至 上 的 原 則, 弱 肉強食。資本社會的應有道德沒有被普及。 無 論 泛 民, 或 者 政 府, 都 長 期 隱 約 或 者 公 然 宣 傳 一 種 訊 息 就 是「 中 共 或 政 府 勢 大, 市 民 沒有力量,不能與之硬拼,否則必死無疑。」

水 貨 客 問 題 是 政 府 政 策 和 做 法 導 致 的 結 果, 亦 只 有 政 府 有 資 源 同 能 力 可 以 解 決。 政 府 不 去 根 本 解 決 水 貨 客 問 題, 那 人 們 的 憤 怒 需 要 有 一 個 流 走 的 方 向。 當 大 家 都 認 同, 連 本 土 派自己都暗地裡認同自己現在沒有辦法對抗 比 自 己 強 大 的 政 府 時, 大 家 就 會 將 憤 怒 轉 移 向 比 自 己 弱 的 對 手。 既 然 打 不 贏 大 的, 就 去 打細的。 對 於 這 一 點, 以 反 水 貨 的 行 為 逼 使 政 府 和 中 共正視是合理的。( 而且近來實質漸見成效。)


甚 至 對 於 泛 民 和 本 土 派 間 的 對 罵, 都 只 是 大 家 在 無 力 時 互 相 向「 覺 得 比 自 己 弱 的 對 手 」 攻擊而已。泛民罵本土搞局引中共領軍入主, 本 土 罵 泛 民 十 幾 年 一 無 是 處 左 膠 阻 行 動。 明 明兩派都只是做著覺得自己能做的事。 因 為 這 只 是 個 社 會 常 態。 政 府 和 社 會 教 出 一 群 利 益 為 先 漠 視 道 德 的 人, 就 自 然 要 去 承 受 利益為先漠視道德的代價。

現在利益至上的思維成為一種社會的既定規 則, 以 道 德 去 打 破 不 是 不 可 能, 而 是 先 成 為 了 一 種 阻 礙, 之 後 成 為 互 相 阻 礙 大 家 的 一 種 情況。 本 土 派 指 罵 泛 民 偽 善。 泛 民 指 罵 本 土 暴 力。 甚至中共跟本不能夠用任何的措施去帶領國 家 改 變, 因 為 一 旦 改 變 就 會 牽 動 整 個 利 益 集 團。 就 算 我 當 習 近 平 真 的 想 改 變, 亦 都 只 會 像鄧小平去改革一樣,失敗告終。 雙 方 壓 根 兒 都 只 是 以 利 益 ( 成 功 率、 貪 婪 等 等 ) 去看問題去計算,而不是宗旨 , 道德 ( 無 論 雞 蛋 做 的 是 什 麼, 因 為 雞 蛋 是 弱 者, 所 以 一定會站在雞蛋一方 ) 去看問題。

而 這 種 每 個 人 的 利 益 為 上, 形 成 一 個 又 一 個 的惡性循環。 道 德, 只 是 被 利 用 的 工 具。 本 土 派 利 用 得 露 骨。 泛 民 一 樣 在 利 用 道 德, 但 只 在 反 罵 本 土 用 得 露 骨 和 不 合 大 愛。 真 正 的 道 德 能 在 這 個 體 制 下 變 得 美 麗, 因 為 做 得 人 很 少。 美 麗, 但 扭 轉 不 到 大 局。 因 為 只 要 利 益 為 上 的 火 焰 一 直 存 在, 道 德 是 很 難 植 根 的。 道 德 應 該 在 我 們 的 傳 統 上 流 傳, 成 為 一 種「 必 然 」 才 有 作 用。 而 不 是 一 種 用 完 即 棄 的 心 理 準 備。 簡 單 些, 要 讓 道 德 成 為 每 一 個 人 的 風 骨。 老 土 點說,就是不為五斗米而折腰的情操。

就 好 像 佔 領 時 的 互 相 幫 助, 中 年 人 在 佔 領 區 所看見香港以前的互助互愛守望相助的道德 氛 圍, 佔 領 過 後 有 沒 有 帶 入 我 們 的 生 活, 令

港 人 的 道 德 觀 改 變? 沒 有。 至 少 到 現 在 連 雞 蛋 是 什 麼 情 況 也 不 知 道。 有 些 反 水 貨 客 暴 力 的 人 說 著 雞 蛋 只 要 指 罵 途 人、 小 朋 友 就 會 變 成有力量的惡人,高牆化。 暴 力 的 雞 蛋 就 會 變 成 高 牆。 如 果 真 的 是 這 樣 的 話, 為 什 麼 會 有「 我 們 力 量 不 夠, 不 能 撼 動政府」的成功率計算?

By the way,如果港人和中國人一路走來都 是 以 道 德 為 宗 旨 為 體 用, 有 犧 牲 精 神, 有 同 理 心, 政 府 和 各 位 老 闆 都 愛 市 民, 愛 職 員 如 子, 甚 至 每 一 個 人 也 可 以 為 了 其 他 香 港 人 的 福 祉 賺 少 一 些。 那 這 種 泛 民 和 政 府 所 批 評 的 暴 力 反 水 貨 客 行 為 就 不 會 出 現。 更 加 不 會 有 現在大大少少的遊行示威和他們口中的暴民。 而且會相反地大家會因而共富共榮。 反 水 貨 客 行 動, 是 港 人 利 益 至 上 的 反 映, 因 為 利 益 受 創, 要 保 護 自 己 利 益, 無 法 向 上 爭 取, 唯 有 向 下 爭 取。 以 前 種 下 的 利 益 思 想, 現在在反水貨客行動上結果。

無 論 泛 民 怎 樣 罵, 本 土 有 沒 有 鼓 吹, 這 是 必 然 會 發 生 的 事。 但 不 等 於 道 德 不 需 要 繼 續 宣 傳 推 廣。 我 們 會 因 為 政 經 動 盪 下, 甚 至 是 毀 滅 後, 需 要 求 得 一 條 共 存 的 真 理, 港 人 會 看 見 一 幕 幕 利 益 帶 來 的 痛 苦, 漸 漸 會 反 思 道 德 的 強 烈 重 要 性。 革 固 鼎 新。 狠 狠 地 以 力 量 毀 掉 一 切 舊 制 後, 軟 性 的 道 德 才 能 成 為 建 立 社 會 的 重 心。 當 到 時 只 有 政 府 一 個 沒 有 道 德, 而 所 有 港 人 都 掌 握 道 德, 其 時 才 是 真 正 的 以 和 理 非 撼 動 政 府 的 時 候。 馬 丁 路 德 金 以 和 平 改變國家的情況才有機會實現。 在 這 一 日 出 來 之 前, 我 只 希 望 泛 民 和 本 土, 可 以 好 好 思 考 對 方 的 存 在, 必 然 和 正 當 的 意 義。 我 們 每 一 個 港 人, 都 要 為 一 直 以 來 的 道 德 缺 憾 承 擔 負 任 和 付 出 代 價, 並 靜 靜 地 看 著「 常 態」發展下去。

P

37


38

P


前言

各位好,在此先祝各位復活節快樂!三月的港鐵故障比早兩個月少,可惜的是非故障延誤反而較多。以 下為三月港鐵的故障數字及路綫,比大家參考一下。

三月總故障為 6 宗。平均每 5.167 日發生一宗事故。

4/3 晚間 8:35 pm – 9:40 pm

回顧

故障車站:將軍澳綫 寶琳站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在晚間時份,將軍澳綫寶琳站發生訊號系統故障,將軍澳綫列車服務受阻,持續至 9:40 後列車 服務回復正常。

11/3 早上 10:15 am – 3:21 pm 故障車站:西鐵綫 紅磡站

故障原因:架空電纜供電故障

根據 mtrupdate 的資料,該日的供電事故是由於紅磡站 2 號月台天花水管爆裂,湧出的水導致電纜跳掣,因此月台需 停用以便搶修。另外因事故影響,部份列車將以南昌站為終 點站,而過程亦同時阻慢全綫其他列車。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的消息: 1015

西鐵綫紅磡站架空電纜供電故障,服務稍有阻延

1025

西鐵綫紅磡站架空電纜供電故障,服務顯著受阻 部分 南行列車會改以南昌為終點站,請留意 列車廣播

1040 1100 1200 1521

因剛才紅磡站的架空電纜發生跳掣情況,所以後 來嘅 列車都受影響未能前進

之前於西鐵綫發生的架空電纜供電故障事故,經 已處 理完成,服務稍有阻延受事件影響,西鐵綫 所有列車均會使用紅磡站 2 號月台 西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受事件影響,西鐵綫所 有列車均會使用紅磡站 2 號月台

紅磡站爆裂的水管仍未修妥,令西鐵綫的架空電 纜間 歇地跳掣 目前,該站 3 號月台仍然封閉 西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19/3 早上 8:51 am – 10:15 am 受影響車站:西鐵綫 柯士甸站

20/3 凌 晨 (21/3) 1:17 am – 5:10

受影響原因:訊號故障

am

根據 mtrupdate 當日的消息:

故障原因:未知原因

西 鐵 綫 本 月 第 二 次 故 障, 阻 住 你 返 工, 唔 好 意 思 喎~ 0851

0903 0910 1015

西鐵綫柯士甸站訊號故障,服務稍有阻 延 西鐵綫錦上路站有列車故障,服務嚴重 受阻,可考慮其他交通工具

部分南行列車會改以南昌為終點站,請 留意列車廣播 西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故障車站:將軍澳綫 根 據 mtrupdate 提 供 的 資 料, 事 故 是 由 於 訊 號

系統機組於收車前故障所致,由於當時控制中心 未能取到列車行駛的狀況,為安全起見,所有列

車需要先行停下,再用人手以低速駕駛到月台落 客。

P

39


21/3 下午至晚間 3:47 pm – 9:05 pm 受影響車站:東鐵綫 旺角東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受影響原因:工程影響 (「沙田至中環綫」工程圍板破裂 )

列車服務因沙中綫工程影響。由於紅磡站附近的「沙田至中環綫」工程圍板破裂,使混合中的混凝土倒進

路軌範圍,影響路軌的可使用性,需要進行清理工作。由於清理工作關係,駛經路段時列車將會慢駛,因 而車程將會延長,事故影響由下午約 4 時至晚間 9 時許。

24/3 早上 7:40 am – 9:25 am

24/3 傍晚 6:18 pm – 7:10 pm

故障原因:路軌上發現異物

故障原因:路軌上發現異物

故障車站:東鐵綫 大學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呢隻係狗狗

故障車站:西鐵綫 錦上路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呢隻係貓貓

據 mtrupdate 的資料,同日兩宗發現動物事件,最後牠們均自行離開鐵路範圍,未有發生意外。

26/3 中午 1:15 pm – 2:40 pm

故障車站:東鐵綫 大圍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故障原因:有乘客發生意外

當時在大圍站北行綫有人墮軌,再被列車輾過,並捲入第一節車卡車底。據報死者患有末期癌病, 在此願死者安息,RIP。 根據 mtrupdate 當日的消息:

1315 東鐵綫大圍站有人闖入路軌,服務顯著受阻

1330 東鐵綫大圍站有乘客發生意外,列車只來往: 紅磡 – 九龍塘 沙田 – 羅湖 / 落馬洲 請使用其他 交通工具

1335 預計現時東鐵綫的服務 紅磡 – 九龍塘: 10 分鐘一班 沙田 – 羅湖: 6 分鐘一班 沙田 – 落馬洲: 15 分鐘一班 九龍塘 – 沙田間沒有列車服務,請使用其他交通工具 1405 之前於東鐵綫發生的有乘客發生意外事故,經已處理完成,服務嚴重受阻,可考慮其他交通 工具 1440 東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40

P


29/3 路綫車站:港島綫 西營盤站 原因:港島綫西營盤站通車 西港島延綫通車後約 4 個月後,延綫的西營盤站終於在 3 月 29 日正式通車。而西營盤站頭班車,已於當天 06:03 am 準 時開出往柴灣。 與此同時,港島綫、將軍澳綫及輕鐵將在每星期日加密班次。

三月故障總結

相較於本年首兩個月的故障數字,三月的故障數 字有明顯的下降。三月最多故障路綫為將軍澳綫 及西鐵綫,兩綫均出現 2 宗事故。而東鐵綫則為 受影響時間最長的路綫 ( 包括非故障事故 ),在三 月出現的事故包括列車故障、發現動物及乘客發 生意外等。

值得慶幸的是,西營盤站在三月末正式啟用,進 合作伙伴及資料提供:

一步方便該區的市民出入市區及往來其他地方, 但由於上月在該站未啟用時曾發生幕門故障,影 響到港島綫運作,我們將會繼續留意故障的情況。

另外,雖然本月的故障有明顯的減少,但港鐵應 繼續在列車、路軌等進行適當的維修和檢查,以 減低故障出現。

P

41


P

42

聚言時報 Polymer #18 「退聯,命運自主?」  

不少人說,當下的香港正處於「後雨傘時代」。這些人又說,現時對抗中共極權的最佳方法是「深耕細作」,把「雨傘運動」抗爭精神延續下去。好吧,我也跟跟風,就姑且接受香港正處於「後雨傘時代」這個說法。然而,我卻認為「後雨傘」的焦點應落於在革命期間備受批評的學聯上。 今期月刊專題為「退聯」...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