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目 錄

網絡廿三條.二次創作訪問手記.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

 Kaiser 凱撒.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6 - 7

 膠登音樂台.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 - 9.  社漫 KitMa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0 - 11

 鍵盤戰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2 - 13 PolyCulture

 書評:《哲學問題源流論》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4

 影評:《魔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5

 VPN 淺談.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6 - 17

 古典音樂隨想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8

 恐懼鳥:被迪士尼遺棄的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 - 23 Polymer 精選

 刺客抗命:被遺忘的晚清史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4

 人生得一黃絲女友,死有何憾?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5  周永康要入的應是民建聯而非學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6  春光乍洩 – 回歸可以重來嗎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7

港鐵故障記事錄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8 - 31

時報製作人員 ( 排名不分先後) lefthandside 綠洲樂隊 駱賓王爾德 獅子山奇蹟 utorrent larrylo 小雷 小段 無飯食 低首拜陽明 徐仲思

如 資 料 或 圖片 侵 犯 你 的 版 權 , 歡 迎 聯 絡 我 們 除 下 資 料 。


創意 ‧ 獄 編者的話 今期《聚言時報》月刊的主題是「創意 ‧ 獄」。

《版權修訂條例》,俗稱「網絡廿三條」,是不少網上創作單位 的夢魘,大家都擔心政府會藉保護版權為由,打壓與時政有關的

二次創作諷刺作品。即使當局表明會豁免戲彷與非牟利的惡攪作 品,但眾人仍是憂心衷衷,就像梁愛詩的名言一樣,「每個人頭 上都有把刀在」。

編輯部對「網絡廿三條」都相當重視,因為惡攪改圖也是本報其 中一個吸引讀者 ( 俗點來說…即是「呃 Like」) 的特色,若果二次

創作空間收窄,我們在諷刺時弊時,就未必能像現在般暢所欲言 了。

清朝的文字獄距離我們好像很遠,但是,若我們在「網絡廿三條」

的陰影下,改張圖都要考慮後果,則我們跟清朝的士子,又有什 麼大區別呢?

今期月刊會訪問不同的網絡創作人士 / 單位,看看他們對《版權 修訂條例》的看法,希望讀者閱畢,也能提高對這條法例的關注。 Polymer 網頁 :http://polymer.hkgalden.net

Facebook: http://fb.me/GaldenPolymer

聯絡&投稿 E-mail: polymer@hkgalden.com

香港膠登討論區:http://hkgalden.com

3

P

3

P


4

P


「網絡廿三條」所指的是香港政府所提出的版權修訂條例,打算規管網上的侵 權行為,把原本的民事檢控改成刑事檢控。而在 2011 年,政府更把網民的「二 次創作」納入侵權行為之中,引起大量網民強烈不滿及反對,認為政府是借版 權條例來限制網民的表達及創作自由,因為當「二次創作」成為刑事檢控,會 增加網民表達意見的成本。有意見認為政府是不滿網民經常惡搞高官,想限制 網民的表達自己。 當 年, 網 民 以 各 種 方 式 反 對「 網 絡 廿 三 條 」 的 降 臨, 有 大 量 的 改 歌, 改 圖 來 諷 刺 及 反 對 版 權 修 訂 條 例, 部 分 的 改 歌 甚 至 有 原 唱 歌 手「 翻 唱 」, 如 C ALLSTAR,謝安琪,以表達支持網民的行動。亦有部分網民發起網上聯署反 對「版權修訂條例」,有過萬網民簽署反對,網民組織「鍵盤戰線」更在旺角 行人專用區舉行「網絡廿三條」的街頭展覽,希望令公眾了解「網絡廿三條」 的問題。

2012 年,由於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提出過千項的修訂,立法會秘書處 未能按照原訂時間提交立法會,加上當時市民的強烈反對,所以政府把「網絡 廿三條」暫時擱置,當時的威脅暫時告一段落。但是 2014 年,「網絡廿三條」 死灰復燃,政府再次提出「版權修訂條例」草案,雖然政府豁免惡搞,討論時 事,免去其法律責任,有網民認為非時事的「二次創作」也應該豁免,如果豁 免是有限制,這樣網民的表達自由依然會受到限制,這是今次「網絡廿三條」 的討論重點,非時事的「二次創作」也應該納入豁免的範圍,因為創作自由是 不應該是有範疇區別的。

5

P


Polymer 藉是次「二次創作」之主題,訪問了一位網絡自由創作人 – Kaiser 凱 撒。 :Polymer / K:Kaiser 凱撒 :請簡單介紹自己

K :我是一位自由藝術家,平時會紀錄時事,也會在空閒時間進行創作,在地 鐵發生輾死小狗事件時,我將相關題材繪成漫畫,然後 D100 把小狗之外的空白 畫面加入“同情小狗請 like&share”等字句,我對此表示抗議,最後 D100 職員 賠款了事。 :你認為什麼是二次創作 ?

K :二次創作是將別人原來的創作再進行第二次的創作,舊曲新詞、改詞、戲 彷等等,給予作品新一個的意義。 :試過創作作品被盜用嗎 ?

K :試過,港鐵直通車輾斃流浪狗事件中竟繪畫的涉事流浪狗「未雪」,但被 D100 盜用後重新上載。詳見 D100 網典 http://evchk.wikia.com/wiki/D100 :你認為原創作品或衍生作品應帶有時事評論元素嗎 ?

K :不論原創作品或衍生作品也好,都是作者自己決定和為作品賦上象徵意 義,不一定帶有時事評論的元素。 ?

:如果有人偷竊二次創作,並宣稱為自己的作品,是侵犯了原創人的版權嗎

K :就二次創作作品的內容方面而言,以膾炙人口的自拍神棍為例,原初出自 日本,包括相機,直接按鈕拍攝,但香港人挪用以上概念,頭部改裝成夾,鉗著 智能電話或干版電腦去拍攝,由於賦與的用途和意義已經改變,所以不算是侵犯 版權。如果涉及金錢利益,要先收取費用後才可以欣賞二次創作的作品,根據版 權條例修訂的內容,是侵犯了原創人的版權。不少作品都是原創作者受聘公司去 創作,很多時作品的版權人都不是作者本人,而是公司,除非作者自行籌組公司 而已。 :你認為版權條例修訂如何打壓網絡創作和言論自由呢 ?

K :於 2011 年,網絡廿三條都是規管港上人上網的行為,對改圖、改編歌曲 等二次創作負上刑責, 網民所指的「網絡 23 條」,包括以下範疇: • 《版權條例》(針對網上數碼版權侵權問題)

•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針對網上起底行為問題)

• 《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針對網上分享色情電影、色情圖片等物品問題) • 《防止兒童色情物品條例》(針對網上分享未滿 16 歲人士的各類性資訊,及 色情動漫、色情電玩等物品問題)

6

P

• 《刑事罪行條例》第 161 條《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針對任何 帶有能夠犯法的意圖的網上言論,無需任何有關的犯法行為存在)。 不過政府為了「過咗先」,就釋出善意,只針對《版權條例》(針對網上數碼版


權侵權問題)部分,分拆出來,於 2014 年 11 月嘗試通過。期間,政府向業界或 發行商極力游說,二次創作作品會減少發行商和原創者的市場佔有率和競爭力, 影響業界利益為理由,便說二次創作是侵犯版權。 政府說明版權條例作檢控要由 版權人提供證據不能繞過版權人,但其實用版權條例修訂 ( 俗稱網絡廿三條 ) 做台 階,版權人可以就二次創作的侵犯版權部分,任意描述。版權條例 118 條損害分 發、傳播罪等最高刑罰係 4 年加每件複製品罰款。所以,發行商公司就可以借版 權條例去控告他人侵權,限制網絡創作和言論自由。 :版權條例修訂是否鼓勵他人下載後經簡單剪裁作品後重新上載作品呢 ?

K :不是,其實經簡單剪裁後重新上載的作品,不能算是二次創作。頭條新聞, 蘋果動新聞一向都是這樣上載影片去報導新聞趣事,修訂後更鼓勵他人這樣做, 以免侵犯已修訂的版權條例。 :假如版權條例修訂不得通過,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如何成為打擊侵犯版 權的尚方寶劍呢 ?

K :如版權條例修訂不得通過,是可以的。雖然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是一條 落後的網絡使用條例。即使改作歌詞,不是以收取酬勞為目的,但是不誠實意圖 可被肆意解讀,編作不少不合理的控告理由,可以借侵犯版權的理由去控告,成 為打擊侵犯版權的尚方寶劍。 :網絡欺凌或針對他人言行的作品或文章應成為通過版權條例修的原因嗎 ?

K :不。網絡欺凌本來不是無緣無故去針對某人,而是某人或某組人先在言行 上有謬誤,才引起網呢群起攻之。針對他人言行的作品或文章就是平衡網絡生態 和輿論取向。例如,鍾樹根和元秋等。

後記

小弟訪問過後,更了解二次創作的本質,更不是每個作品都是涉及政治討論的, 不過見香港的言論自由和網絡討論風氣日差,眾媒體都不應只顧自己荷包的去獨 善其身,什至假借科技中立為名,助紂為虐。名為作者實為公司的版權人,可以 任意解讀侵犯版權成以電子傳播的方式互 share 都算入控告理由。既然「傳播侵 權」可被任由解讀,二次創作權關注組 所提倡的「UGC 用戶衍生豁免」捍衛二次 創作的自由也不無合理。 最少,不少創作都是自娛娛人,賺錢並不是創作唯一目的。如果真的通過了,什 麼墳場新聞,蠟腸新場的 Facebook 專頁也迅即關閉,可能改一張圖都會被拍門 拘捕,沒有人敢站出來了。

7

P


在版權修訂的陰霾下,首當其衝的當然是一眾創作的網民及組織。在 此本報有幸訪問膠登音樂台的巴打 Tommy Shek。膠登音樂台為膠 登網民的音樂創作,當中作品包括不少二次創作、諷刺時弊的音樂改 曲。當中在雨傘革命期間,膠登音樂台推出了十多首二次創作歌曲, 以喚醒網民對佔領的關注。 :Polymer 編輯部 (µTorrent)

:膠登音樂台巴打 (Tommy Shek)

:你們有否被牌權持有人申訴,被其他人偷用 或重新上載作品的經歷?

:我上載的片段沒有被「河蟹」,不過部分片 段 有 時 會 被 某 知 名 唱 片 公 司 封 鎖, 令 網 民 只 可 以 :或者請先介紹一下膠登音樂台。 用桌上電腦收看,影響了用流動裝置收看的網民。 另 外 我 之 前 上 載 的 片 段 亦 曾 經 被 不 少 facebook :膠登音樂台為一個由一眾膠登巴打及絲打共 page 挪用過,偶爾 Google 一下,亦會發現偷片 同建立的平台,以提供一個以音樂去分享個人感受 的問題,但只屬冰山一角。 的地方,內容主要以二次創作、惡搞及諷刺時弊為 主。膠登音樂是少數有組織的網絡音樂創作團隊, 創 作 班 底 全 都 志 同 道 合, 為 了 達 到 共 同 目 標 而 努 :你們有甚麼措施避免侵犯版權? 力,以音樂反映時弊,讓網民產生共鳴。 :目前我上載的改歌片段,都會在片末註明材 料出處,而這亦是 UGC(個人衍生內容)當中其 :你們認為甚麼是二次創作? 中 一 個 要 求。 至 於 改 歌 所 選 用 的 音 樂 配 樂, 我 們 多 數 儘 量 避 開 有 唱 片 公 司 版 權 的 音 樂、 多 使 用 彈 :我們眼中的二次創作,是把舊有的事物,經 奏音樂,或者會稍為調較音調,因為有些音樂可能 過 改 造 之 後, 再 重 新 演 繹 出 來, 成 為 新 的 事 物, 會 因 為 不 能 通 過 YouTube 的 Content ID 審 查 而 令它能演繹出新的意義;而舊曲歌詞卻正好可重新 令整條片段被封鎖,大大影響宣傳效果及收聽率。 改 寫 音 樂 的 真 正 意 義。 有 些 人 可 能 會 誤 以 為 二 次 創作為抄襲的一種,其實二次創作同樣都是創作, 不 少 作 詞 人 都 曾 經 二 次 創 作 過, 以 試 驗 自 己 的 填 :在諮詢討論上,預期修例會為戲仿、諷刺、 詞功力。 滑 稽、 模 仿、 時 事 題 材 等 提 供 刑 事 和 民 事 豁 免, 你認為是否足夠? :你們對版權條例修訂了解嗎 ?

:版權條例的修訂,原意是為了針對網上數碼 版 權 侵 權 的 問 題。 可 是, 有 關 條 例 修 訂 的 內 容 非 常 含 糊, 對 二 次 創 作 人 沒 有 任 何 保 障。 一 般 網 民 都 未 必 能 真 正 了 解 有 關 修 訂, 我 們 比 較 擔 心 的, 就是版權條例修訂一旦實行,之前所創作的作品, 可能有機會被秋後算帳。

8

P

:當然不足夠,是次修例中仍有很多灰色地帶, 對於戲仿、諷刺、滑稽等定義亦沒有詳盡的定義, 如 果 有 關 內 容 不 夠 滑 稽、 沒 有 反 映 時 事, 那 麼 翻 唱 歌 曲 必 定 會 身 受 其 害。 因 此, 我 們 比 較 偏 向 支 持 U G C( 個 人 衍 生 內 容 ) 方 案; U G C 可 讓 網 民 在 沒 有 牟 利 的 情 況 下, 安 全 地 創 作 個 人 作 品, 同 時 亦 可 平 衡 多 方 利 益。 只 要 有 U G C, 創 作 生 命便可以延續下去。


:若果版權修例生效,你預期創作意慾會否 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顧名思義,即是針對涉 及 有 意 圖 犯 罪 的 罪 行。 二 次 創 作 只 是 以 抒 發 感 有影響?預計有多少比率的歌曲未能發佈? 受、寫實及諷刺時弊為主,根本並不是為了干犯 :創作意慾無疑會減少,另外反而我們比較 任何罪行,為此我們對此並不太擔心;然而,我 擔心在版權修例生效前的作品,可能有機會被秋 們也不排除會有其他人濫用法律程序,去進行打 後算帳。如果改編的歌曲涉及某些唱片公司的版 壓。 權,更有可能會面臨官非,長遠會令大部分的二 次創作歌曲的創作,會因為版權修例生效而受到 :你們會否有甚麼行動或製作去令人關注修 影響。 例?

:我們會儘量多創作二次創作歌曲,同時亦 : 對最近有討論指修訂可能會令轉載者犯法 鼓勵網民改作。參考了過去「罪與佛」的創作潮 或需承受法律風險,有何看法? 之後,我們會在未來以「概念專輯」的方式,推 :若果轉載犯法,基本上每個正在上網的網 出一系列描述二次創作的改歌,讓網民從中了解 民都會有機會犯法。之前警方屢次利用「不誠實 修例的細節。 使用電腦」罪名,拘捕在網上呼籲參與雨傘革命 的人士,把法律變成政治檢控的工具。我們比較 : 你們認為甚麼環境下會有助你們,或其他 擔心大財團、政府、唱片業界會選擇性控告二次 有意創作的人能投入創作工作? 創作人士,進一步扼殺表達及創作自由。

:一個好的創作團隊,最重要是有合作精神。 :假設版權條例不獲通過,會否擔心有心者 由改詞、校對,以至是找尋音樂素材、錄音、出 片,都要有一組人去支撐。現時我們比較缺乏製 利用其他途徑,如不誠實使用電腦,打壓創作? 圖、改詞、演唱及影片製作的人才,因此我們亦 :「不誠實使用電腦」,全名「有犯罪或不 希 望 有 更 多 有 志 為 社 會 發 聲 的 網 民 可 以 加 入 我 們,還二次創作的生命可以延續下去。

在香港這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投身創作從來不是一件容易事。本質上,版權條例應該保障版權持有 人的利益;但實際上,版權條例應該在保障各方利益的前提下鼓勵創作。在近日版權修訂下,當中 的灰色地帶很多,對於提供刑事和民事豁免的項目沒有清晰的定義,創作者很容易便墮入法網,有 礙本地創作發展。 事實上,不少創作者的創作,往往不是以賺錢 為前提的。例如在 2014 年初,《罪與佛》的 佛 教 流 行 曲 概 念 大 碟 熱 潮, 引 起 網 民 熱 烈 討 論,而創作起源僅僅為聖誕交換的一份禮物。 《罪與佛》的歌曲作品絕大部分均是二次創作 下的改歌作品。又例如在 2012 年 10 月,網 友以改編自謝安琪的《大愛感動》的歌曲《大 愛香港》悼念南丫海難的罹難者,雖然在發佈 期間出現版權風波,但風波最後仍能解決。以 上兩項作品在這次版權修訂條例下並未有刑事 和民事豁免,雖然作品只屬非牟利性質,但創 作人在修訂條例生效下可能要承擔刑事責任。

在 2012 年 12 月,安迪.華荷作品展在香港 安迪 ‧ 華荷︰十五分鐘的永恆 藝術館展出,當中有不少大家熟悉的作品,例 如《金寶湯罐》、《蒙娜麗莎像》等,與本地的二次創作不謀而合。而在某程度上,作品亦具有宣 傳效用,而非如部份創作業界所言影響生計。 套用 Tommy 的一句,還望創作的生命可以延續下去。版權修訂重推在即,若然修訂內容會令人憂 慮到「文字獄」的地步,有礙創作自由,我們沒有支持的理由,必然反對到底。

9

P


*KitMan 聲明專訪只代表個人立場 :Polymer 編輯部(小雷)

:坦白講,現時條例並未通過,故未能切身感 受到壓力,目前只專注於創作諷刺時弊的作品,維 持初衷,有幾多就畫幾多。

:為何當初有創辦社漫的想法?

:你們有跟其他團體聯繫嗎?有無應對版權修 訂條例的對策?

:社漫 Kit Man

: 我 對 社 會 時 事 的 關 注 是 始 於 2012 年 7 月, 正值反國民教育事件如火如荼之際,巧合之下留意 到學民思潮黃之峰在媒體上的訪問,對於他的講話 深感有理,便開始從媒體上跟進時事議題,當時察 覺到香港社會其實問題叢生,原來繁榮穩定的感覺 只是幻象,便開始運用自己的專長,嘗試用畫漫畫 的方式帶出一些被歪曲的事實,作為抗衡。

:我們跟二次創作關注組、鍵盤戰線他們都有 聯繫,我們試過跟其他知名創作人及團體在旺角舉 辦聯合創作活動,宣傳關注組提倡的 UGC 方案, 感到成效不錯,早前宣傳因雨傘革命而暫時停止, 現佔領已告一段落,關注組已計劃再進行宣傳,我 們社漫將響應關注組的號召。

最初只是在面書個人專頁上載作品,就是社漫的原 :UGC方案跟政府的方案有甚麼不同? 型,當時並未引來太大回響。反國教佔領政總外街 頭的十天,我每天都在現場,每天都用漫畫把政府 :我認為最大分別是豁免範圍不同,UGC方 官員的言論以二次創作的形式呈現出來,希望能反 案是開放性的,更能保障從事二次創作者,只要創 映當中荒謬之處,換來更多人對事件關注,結果因 作並非用於牟利、有引用原作出處、引用的原作並 而認識了更多同路人,加入社漫。 無侵權和沒有取代原作市場,便可免於刑責;相反, 按政府的方案,創作卻必須包含如上述的戲仿、諷 刺等元素才受到豁免。問題是政府提出修訂的理由 :版權修訂條例對社漫有何影響? 就是維護版權持有者的利益,所以大概不會從保障 :關於社會漫畫方面,相比其他以改歌為主的 從事二次創作者方面考慮。 團體,受條例影響並非太嚴重。經過上次被拉布拖 垮條例的教訓後,政府在今次的修訂引入了豁免條 :一直有支持通過政府方案一方人士質疑從事 款,指創作目的若包含戲仿、諷刺、營造滑稽和模 仿,則不屬侵犯該作品的任何版權,社漫的作品以 二次創作者-為何你們不能創作自己的原創作品, 諷刺時弊為主,大都包含戲仿、諷刺等元素,按條 卻要借別人的原作呢?你對於這個說法有何回應? 例的書面說法,大概算是豁免範圍以內。 :我想持這種想法的人大概從未嘗試過攪二次 創作,未經歷過創作過程很難對二次創作的價值有 所體會。以社漫而言,我們從事二次創作,主要為 :擔心條例草案通過後有可能引起的訴訟嗎? 達到快速傳達訊息效果,從而傳播我們認為大眾應 該投放更多關注的社會議題訊息上。

10

P


為了達到目的,我們需要借用某些既有、出名 創作原創作品為主體,如把梁振英的頭像加在 的作品,例如年前的捐款事件,我們想帶出梁 跑車上,就很難造到把他的頭加上閃電俠面上 振英政府向中共獻媚比做其他政事都要快的訊 的理想效果。 息, 當 時 我 們 就 借 用 了 閃 電 俠 為 主 體 加 以 惡 攪,諷刺梁振英「光速獻媚」,如果我們即時

後記

政府提出的議案,在議會只需簡單多數就能通 過,能夠爭取政府接受UGC方案的希望固然 問到為何要辦社漫?他亳不猶疑答道:想喚醒 微乎其微,按現時議會內群魔亂舞的狀況,要 阻 撓 政 府 方 案 通 過 都 似 是 難 過 登 天, 一 但 通 更多未醒的香港人,香港實在有太多問題 ... 過,所有二次創作者恐怕都將會處於被隨時控 問到有試過感到灰心嗎?他坦白說:經常啦, 告的陰影底下。 但每次低潮後過兩日又會見到不公平事,又忍 雖 說 有 所 謂 豁 免 條 款, 但 政 府 的 豁 免 不 是 開 唔住拿起筆畫畫畫 ... 放 性 的, 換 言 之 將 來 攪 二 次 創 作, 你 就 必 須 這種種心路歷程,其實跟我們辦聚言是何其相 要加入戲仿、營造滑稽的成份,就算本來不是 用於攪笑的創作,你都必須要攪笑才能避過有 似? 可能是刑事的刑責,再說,戲仿、營造滑稽等 在功利掛帥的香港社會中,這種熱情難道不珍 條款語意上極不穩定而且主觀,我覺得攪笑, 你可能不覺得,甚麼維護版權持有者利益很可 貴?不值得珍惜嗎? 能 只 是 表 面 理 由, 這 種 惡 法 鐵 定 會 成 為 打 壓 快速傳播是二次創作的價值,有效對應於香港 二      次 創 作 的 工 具, 被 稱 網 絡 廿 三 受熱烈關注又更換頻繁的社會議題,今個星期 條       當 之 無 愧, 豈 能 讓 它 得 以 通 大眾關注國教,下個星期就可能將焦點轉移到 過? 政改議題上,二次創作有助於吸引大眾注意, 和對議題加深即時的印象,於傳媒監察社會、 教 育 民 眾 的 功 能 上 可 說 是 不 可 劃 缺 的, 有 時 候,可以說比我們寫文章的更直接、有效,二 次創作權是值得受保護,值得受重視的。 訪問 KitMan,有種一見如故的感覺。

11

P


:Polymer 編輯部(徐仲思)

:政府表示戲仿將會豁免,你們收不收貨?

:先請您介紹一下鍵盤戰線。

:可否解釋一下何謂 UGC ?

:鍵盤戰線卡夫卡

:鍵盤戰線成立於三年前,那時政底推出了二 零一二年版權條例修訂草案,我們由在高登討論 區 一 向 有 聯 絡 的「 巴 打 」「 絲 打 」 所 組 成 的, 為 網民發聲。當時我們著眼於保衛二次創作,發展 到現在不單針對二次創作和「網絡廿三條」,更 著力宣傳現行版權法是多麼不堪和親民。並且希 望向政府表達意見,扭轉現行法例有利政府和商 家的不公平局面。 :你們認為什麼是二次創作?

:當然不收貨吧!

:UGC 中 文 全 稱 是「 個 人 用 戶 衍 生 內 容 」。 它解釋了個人用戶如何合法使用他人的版權作品, 要符合條件就必須要是個人用戶,不能是商業用 戶,當然使用版權作品的目的要是非牟利,並要 註明出處等。本身是參考加拿大的版權法準則, 是較為開放的版權法豁免條款。 :政府一直都以平衡版權擁有者利益作為推行 新版權法的理據,你們認為如何平衡二次創作者 和版權持有人之間的矛盾?

:二次創作的定義很簡單:你使用別人創作的 :政府的理據相當官腔吧,首先,政府要動用 元素放入自己的作品當中,就是二次創作。 刑事法去限制二次創作,事實上的大大剝削了創 作自由和傳播的空間。在這大環境情況下,我們 爭取的是我們應有的傳播責任豁免權,我們不需 :有沒有看過網民創作的「二次創作」作品? 要得到原創者的同意都可以合法地分享二次創作 對它們又有何評價? 的 作 品, 甚 至 是 版 權 作 品。 若 果 為 了 言 論、 傳 播 和創作自由的話,這是值得豁免的。( 徐:即是創 :當然有,《罪與佛》和《日日去鳩嗚》都相 作自由應凌駕於版權者利益? ) 當然是,這是寫在 當有名。比較著名的是「雲遊」在 2004 畫了七月 聯合國人權保障當中的。 二日蘋果日報頭版,並且放在深圳,讓不能看到 蘋果日報的大陸人都可以看到香港發生什麼事。 :對於政府要將版權法修訂為刑事,你有什麼 看法? :有沒有收過投訴或者親身經歷自己的二次創 :其實政府是以 WTO 國際公約中的保護版權 作作品「被消失」? 部份作為參考,但事實上,這條公約原意是打擊 : 我 們 沒 有, 但 收 過 類 似 個 案。 比 較 著 名 的 大 型 侵 權 行 為, 例 如 海 盜 行 為, 而 並 非 對 付「 小 是南丫島海難事件後,山卡啦為此用了謝安琪的 毛蟲」。如果用此法對付香港網民,似乎是矯枉 歌進行二次創作,以悼念死難者。但作品上載至 過正。 youtube 後不消一分鐘就被環球「被消失」。

12

P


:有沒有跟版權持有人商討過?

: 有 ( 徐: 他 們 反 應 是? ) 當 然 是 強 烈 反 對吧,因為這會直接影響他們與其他網絡組織 本身簽訂的合約。

: 我 們 正 處 於 商 討 階 段。( 徐: 可 否 透 露 一下進度? ) 我們已經請了律師。 :你預測法例通過後,政府會有什麼行動?

:殺一儆百,以現時梁振英政府而言不足 :若果立法會不幸通過法案,你們會有什 為 奇。 甚 至 是 會 以《 不 誠 實 使 用 電 腦 罪 》 以 及版權法去同步執行,例如現時在網上偷「關 麼行動? 刀」都是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和《盜竊罪》 :唯有哭喪吧。其實版權條例數年就會重 一併控告。 新檢討,所以即使通過了亦要繼續留意。且不 讓他通過的方法仍有很多,例如拉布,甚至是 逐條法例審議。我們已經不斷「過料」給相熟 :總結二零一四,你們對網絡世界發生的 的立法會議員。 事有什麼看法。 :通過之後,你們會繼續鼓勵網民二次創 作嗎?

:二次創作是永遠無法打壓的,若政府要 繼續用此法逼使網民變相公民抗命,我們會繼 續鼓勵。政府機器無法一次過將所有二次創作 者拘捕,只能夠選擇性執法,到時社會就會變 得更不公平,屆時抗爭方式就會改變。 :會否設立法律援助組協助受此法影響的 網民?

:關注二次創作已經數年,我從未見過有 一 年 會 像 二 零 一 四 年 般, 不 斷 有 麻 煩 事 來 找 香港網民,「網絡廿三條」重臨,不誠實使用 電腦罪不斷濫用。未來將會有新挑戰會來到香 港-「被遣忘權」,屆時網上一些條目會被刪 去,例如施君龍放火事件。其實「被遣忘權」 在歐美國家已引起不少風波,維基百科已有不 少 條 目 因 此 法 而 刪 去, 屆 時 香 港 可 能 會 出 現 「現代版焚書坑儒」。其實私隱專員公署早已 密謀將此法引入香港,來源來自某間搜尋器大 公司和學者,甚至香港大學亦有學生就此議題 舉行了學術研討會。

後記

香港自梁振英上台以來,言論自由一直被收窄,政府對香港市民的意見充耳不聞,市民唯有 透過網上平台發聲。可惜,現時香港最自由的地方-網絡世界都快將被港共政權摧毀,卡夫 卡不但指「網絡廿三條」的不堪,更向讀者預示未來網絡世界面臨的新挑戰-「被遣忘權」。 面對種種壓逼,香港人,你們想過著上 Facebook 都要靠翻牆,改張圖都要坐牢的日子嗎? 不要再猶疑,只有抗爭,只要不認命,只有堅持,勇往直前,才能奪回本來屬於香港人的自由。

13

P


POLYMER 書評

《哲學問題源流 論》-勞思光 文:小段

哲學,一向給人高深神秘的印象,甚至被稱 為瘋子的學問,但哲學思想其實十分普遍, 每個人都深受其影響,現在我們所講的普世 價值,民主,平等,理性都由哲學思想演變 而生。筆者認為大多數人覺得哲學苦悶艱深 是因為哲學有太多的「主義」,不知道從何 入手,而勞思光先生的「哲學問題源流論」 是一本「易入口」哲學書,他以簡白的文字, 介紹及解釋不同哲學思想的內容。

非只單獨了解一,兩個哲學家的思想。

各位讀者曾否想過,民主思想是從何而來 ? 今時今日的價值觀是如何形成呢 ? 勞思光先 生在此書中解答這些問題,不少人會以當代 的思想解釋現有的文化,但勞思光先生卻以 獨特方法解釋文化的形成,他認為需要由文 化的源流開始分析,才可以得到完整答案, 他在書中以航程比喻哲學思想的發展,思想 發展是連貫及密不可分,一環緊扣一環。勞 思光先生這一個方法不單止令人了解不同時 期的哲學思想,現今的人都習慣以分離的方 式閱讀,忽視當中連繫,更可以令讀者對思 想體系有一個比較完整的概念及認識,而並

不少人,包括筆者,都對各種哲學「主義」感到頭痛,在圖書館中看到像磚頭一樣的哲學書, 的確會令人卻步,縱使有興趣也會無從入手,而此書正可以解決這個問題。勞思光先生在這 本書分別介紹西方哲學,中國哲學及印度哲學的主要思想內容,勞思光先生以一種精簡的方 式表達不同的哲學家思想,就如書中分折「理性主義」,「經驗主義」的分別,又分析「功 利主義」的起源,這本書給讀者對哲學思想有一個初步概念,方便讀者日後閱讀其他哲學作 品。 勞思光先生在書中亦有批評不同哲學思想帶來的問題,他批評經驗主義時就帶出經驗主義令 人只注意當下之事,忽視對將來的打算,但是他認為當下的行動正正會影響將來的發展。勞 思光先生在書中批評各種的思想,是為了令讀者避免受到這些負面影響,一種思想有其正反 兩面的影響,如今社會有這麼多問題,就是因為太多人受到負面影響,而沒有發揮理論的正 面價值,他想做到揚善棄惡的效果,重視思想的正面價值,屏棄負面的影響。

勞思光先生是一個出色的哲學學者,他出色之處除了是豐富的知識量,更是他強調價值觀的 重建,如今社會有如此多的問題,是由於人的價值觀受到破壞,他指出「現今的人的是非對 錯標準基於他們的喜惡而定」,他在書中一度強調「物化」對人的負面影響,其詳細分析就 留待讀者自己閱讀。

14

P


POLYMER 影評

文:老駱

各位好,時報月刊將會開闢文化版,除了有羅 馬歷史的文章,也會轉載恐懼鳥的驚悚小說, 而筆者也會為月刊撰寫影評,如果讀友們也有 興趣就各式各樣的與文化有關的題材撰文,歡 迎投稿到我們的電郵地址。

筆者的影評並不一定是剛上畫的新電影,也可 以是經典老片、爛片、或者我認為值得一提的 戲劇,而今次所寫的正正也不是新片,而是落 畫了一段時間的《魔警》。

各位讀者或者對此片也有點印象,此片由張家 輝和吳彥祖主演,劇情講述當差的王偉業 ( 吳 彥祖 ) 無意中救了鬼王黨首領,無惡不作的大 賊韓江,結果被同袍責罵,而一連串韓江策劃 的事件也使王偉業心中潛藏的魔性引發出來, 就像一杯清水被墨污染黑化,王偉業的精神狀 況漸漸出了問題……

未入場前我只看過 Trailer,結果就被片段中張家輝那邪惡的「回頭一笑」吸引,我以為飾演 魔警的就是張家輝,怎料原來演魔警的是吳彥祖,張家輝角色有如客串,令人大失所望。吳 彥祖的演出其實不差,但始終令人有一種想法:如果吳跟張的角色交換來演就好了。

除了選角外,劇本也是致命之傷,電影中希望營造的一些驚喜位因為編排差勁的問題,令觀 眾看來毫無驚喜。例如中段韓江因鬼王黨內訌跌下山崖,吳彥祖其後在深夜時分的深山中與 另一鬼王黨員衝突,怎料韓江突然衝出來殺了那個成員,影片試圖想帶出「韓江未死」的煙幕, 但深山野嶺的凌晨,韓江怎會這麼巧合在那裡出現?聰明的觀眾此時仍猜到了八九分,如此 一來末段時揭發「韓江原來一早死了,吳彥祖見到的只是他幻想出來的韓江」就不能帶給觀 眾任何驚喜了。 整個故事以插敘形式來講,看畢此片後會知道只是將一個簡單故事拆散,再於不同時候將主 角的回憶碎片插入故事來刻意製造懸疑感,手法上不算高超,而吳彥祖只是一個「散仔」, 卻能單靠一己之力就能令整個鬼王黨內訌,雖然說那是他的「魔性」覺醒後作祟,但也是說 服力不足。

唯一可稱讚之處是導演林超賢的氣氛塑造能力不錯,取景鏡頭都能帶出那種魔警孤立淒冷的 心理狀況,以墨水筆插入清水象徵魔性取代人性也是不俗的手法,但也僅此而已,整個故事 完全浪費了「魔警」這戲名,也浪費了「張軍」林嘉華、「杜一飛」智叔這些老戲骨,若我 是觀眾,會情願導演索性使用徐步高的傳奇一生,張家輝擔正主角演徐步高,吳彥祖大不了 演回被殺的「正義警員」曾國恆,智叔嘉華演平時欺壓徐步高的「老屎忽」。不過或許是道 德問題,這個願望似乎難以實現了。

15

P


科技趣談:VPN 淺談

文:larrylo

佔領過後,很多人心惶惶的面孔逐漸浮面,無故被捕的朋友也愈來愈多,網絡 上更出現一波又一波的白色恐怖。小編見不少人因為上網「吹雞」被控不誠實 使用電腦罪。或者,你自己上網不小心中了電腦病毒,壞了機。有時候,有一 些網站是只有某個國家的網絡才可以上到。所以,為了保護自己的電腦、網上 身份、和方便上網,你需要一個 VPN 去保護自己。

介紹 VPN 前必先介紹 Firewall。Firewall 就是 防火牆,讓用家自行設定阻隔可以信任的網絡和 不可以信任的網絡。 VPN(Virtual Private Network, VPN)名叫虛擬私有網 絡,是利用最新的 Internet IP 加密的技術,可以在互聯 網上建立虛擬的私有通道 (Tunneling) 的網路。

VPN 有兩種加密方式:一種是標準的 IPSec(IP Security)方式,另一種是 SSL VPN。

IPsec 是 在 第 三 層( 網 路 層,Network Layer) 利 用 隧 道(Tunneling)、 加 密 與 解 密(Encryption & Decryption)、密鑰管理 (Key Management)、 使 用 者 與 設 備 身 份 辦認(Authentication)、數位證明(Digital Certification), 以 建 立 起 VPN, 提 供 給 用 家享受安全網遊,具高度隱密性。

IPSec 提 供 傳 輸 模 式(Transport Mode) 與 隧 道 模 式(Tunnel Mode)。 傳 輸 模 式 只 提 供加密或認證,進行加密的資訊傳送。隧道模 式會加密或認證整個資訊封包,然後在封包最 外面的一層加上一個新的 IP 頭項。

IPSec 的運作必須先經過兩個步驟。第一,就 是建立安全聯結(Security Associations),

16

P


目的就是讓客戶端機跟伺服器採用同一個建立 • 金鑰交換協定:負責建立安全聯結與交換金 IPSec 的方式,例如選擇何種安全功能、決定 鑰。 加密的演算法、使用金鑰的原則等。第二,就 是密鑰交換,使用非對稱加密法,讓雙方各自 • 認 證 表 頭(Authentication Header, 擁有相同的密鑰(Secret Key)。 AH):提供認證的功能。

最 後, 介 紹 IPSec 所 包 含 的 協 定 及 其 提 供 的 • 資 料 封 裝 加 密(Encapsulating Security 功能: Payload,ESP):主要提供加密的功能, 也可選擇性地再加上認證的功能。

SSL VPN

SSL(Secure Socket Layer) 是 應 用 層 (Application Layer) 互 聯 網 加 密 通 訊 的 協 議。SSL 用 公 鑰(Public Key) 加 密 通 過 SSL 連接傳輸,再用私鑰(Private Key) 解 密。SSL 指定了在應用程序協議(如 HTTP、 Telnet 和 FTP 等 ) 和 TCP/IP 協 議 之 間 進 行 數據交換的安全機制,為 TCP/IP 連接提供資 訊 加 密、 伺 服 器 認 證 以 及 可 選 的 客 戶 端( 電 腦、電話、TV Box 等等)認證。

加入 VPN 的竊聽風險、和難以分辦資訊傳送 是 TCP 和 UDP 的 協 議 分 式。 用 家 可 以 輕 易 使用安全網絡,不必裝入遠程存取(Remote Access)的網絡存構,降低安裝和維護成本。 而且,更換網絡使用地方時,如用 IPSec,必 須更改網絡地址轉換(NAT)和防火墻設置, 但 SSL VPN 則不用。

以上方法都會在使用者電腦和 VPN 閘道器之 間建立加密通道,如此其他人無法竊聽傳輸訊 SSL VPN 運 用 瀏 覽 器( 如 Chrome,Safari 息,以保障資訊安全。 )與 VPN Gateway 建立 SSL 連線。用家可以 透過借 SSL 的資料加密程序,傳送和接收已 加密的資料。若使用者從網絡上任何地方,透 過網頁瀏覽器(例如 IE, Chrome, Safari)以 http 方式與 ISP 的 SSL VPN 伺服器建立 SSL 連線後,使用者如同是使用的網路服務。SSL VPN 更 可 以 IPSec 以 下 不 足: 外 來 電 腦 容 易

以下就是上網免費申請的 VPN 使用服務

PC: (Internet Service)

http://cyberghostvpn.com http://hotspotshield.com http://proxpn.com

http://www.bestfreevpn.com

http://www.your-freedom.net http://www.ultravpn.fr

http://www.itshidden.com

http://www.thefreevpn.com http://www.packetix.net

Android (Available on GooglePlay)

OpenVPN Connect

VPN by Private Internet Access

iOS (Available on AppStore)

OpenVPN Connect

Cisco Any Connect

Mac (Available on Mac AppStore)

VPN Shield

VPN Unlimited

17

P


與古典音樂結緣 文:LHS 在現今繁囂的都市生活中,古典音樂往往予人一種與時代脫節的感覺。除了「老套」,人 們總覺得古典音樂很難觸摸,亦覺得它不如流行音樂般刺激。筆者作為一古典音樂樂迷, 與大眾的觀感當然是有所不同。一方面我理解他們那種「避之則吉」的感覺,然而另一方 面我很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接觸古典音樂,與古典音樂結緣。 筆者幼時學習小提琴,所以很早就已經接觸古典音樂,可能就是這樣令我成為了樂迷,且 當這是一個自然定律。如果讀者們正煩惱著入手問題,我提議大家可在入睡前,或在你不 開心的時候,聽聽貝多芬 (Beethoven) 的 Moonlight Sonata,又或者蕭邦 (Chopin) 的 C 小 調第二十號夜曲 (Nocturne No. 20 in C minor)。這兩首鋼琴小品,輕柔之餘也帶點悲傷, 睡前聽聽肯定有助入睡。 如 果 讀 者 們 想 聽 一 些 較 刺 激 的 古 典 音 樂, 不 仿 聽 聽 德 伏 扎 克 (Dvorak) 的 狂 歡 節 序 曲 (Carnival Overture) 以及柴可夫斯基 (Tchaikvosky) 的花之圓舞曲 (Waltz of the Flowers)。 這兩首管弦樂每首皆不超過十分鐘,旋律優美又易入口。 作為一名古典音樂愛好者,這篇文好像有一種「賣花讚花香」的感覺。但是,如果你是對 古典音樂有興趣但又無從入手,希望上述介紹的樂曲可以助你踏出第一步。 下個月,我會說說古典音樂樂界一件眾說紛紜的事--莫扎特 (Mozart) 之死,有興趣的讀 者請留意下期的月刊。

"Death of Mozart" Feb 2015 18

P


「 廢 墟 」 , 這 個 詞 語 永 遠 有 其 獨 特 的 魅 力 , 可 以 吸 引 到 一 班 人 千 里 迢 迢 到 那 麼 探 秘。 香 港 的 山 區 本 身 也 有 很 多 廢 墟 , 當 中 比 較 出 名 的 有 鎖 羅 盆 和 達 德 學 校 , 因 為 筆 者 有 行 山 露 營 的 習 慣, 所 以 偶 爾 也 會 經 過 那些地方,順便探險一番 。 為 什 麼 人 們 會 喜 歡 到 「 廢 墟 」 探 秘 呢 ?

筆 者 相 信 有 部 份 人 真 的 想 感 受 「 廢 墟 」 的 寧 靜 和 那 種 被 世 界 遺 棄 的 美, 但 其 實 大 部 份 人, 容 許 筆 者 在 這 裡 借用一下弗洛伊德的說話 ,是 受 到「 死 之 本 能 」所 驅 使 。我 們 心 底 裡 其 實 都 渴 望 會 在「 廢 墟 」 中 找 到 一 些 害 怕 的 事 物 寺 改 變 我 們 的 人 生 , 可 能 是 鬼 怪 , 又 可 能 是 殺 人 犯。 但 有 時 候 筆 者 心 想, 如 果 我 們 真的在「廢墟」發現一些 邪 惡 的 存 在 時 , 那 會 發 生 什 麼 事 來 呢 ? 以 下 是 一篇結合了「迪士尼」和 「 廢 墟 」 的 恐 怖 故 事 , 希 望 大 家 好 好 欣 賞 啦 ︰ 我 相 信 各 位 網 民 有 聽 聞 過 迪 士 真 正 的 原 因 不 在 於 沙 子 、也 不 在 尼 「 鬼 城」的都市傳聞。 於 工 人 的 態 度 ,這 些 都 只 不 過 是 瞎 瓣 出 來 的 籍 口 罷 了 。真 正 的 原 都 市 傳 聞的內容大約如下:迪士 因 是 一 些 更 驚 人 、 更 恐 怖 的 事 尼曾經計劃在某地方興建主題 樂 園 ,甚 至連地皮也買了下來。 情 。 你 們 可 能 會 好 奇 為 什 麼 我 但 在 樂 園 興 建 後, 因 為 某 些 神 會 如 此 偏 執 地 堅 信 呢 ? 秘 的 原 因,而 被逼關閉了樂園, 而 樂 園 在 不 久 後 也 成 為 了「 鬼 全 因 為 我 一 次 在 「 毛 克 利 宮 殿 城 」。據悉,迪士尼的「鬼城」 ( M ow g l i s Pl ace ) 」 的 可 怕 經 不 止 一 個,而 且還分布在世界各 歷 。 地 。例如在巴拿馬海灣,迪士尼 公 司 曾 經 在 那 裡 花 了 3 億 美 元 唯 恐 大 家 不 清 楚, 容 許 我 先 和 興 建 一 個 叫「 金 銀 島 」 的 主 題 大 家 介 紹 一 下 誰 是 毛 克 利。 毛 樂 園 , 讓 一 些 有 錢 人 乘 船 到 那 克 利 是 一 套 80 年 代 迪 士 尼 卡 通 裡 渡 過 奢 華 的 假 期。 但 最 後 因 「 叢 林 奇 譚 ( 又 譯 ︰ 森 林 王 子 ) 」 為 某 些 原 因 , 迪 士 尼 公 司 毅 然 的 男 主 角 。電 影 的 內 容 講 述 一 個 放 棄 了 這 個 島, 而 這 個 島 也 成 被 雙 親 遺 棄 在 熱 帶 雨 林 的 男 孩 , 為 了 一 個人跡稀至的「鬼島」。 從 小 由 狼 群 養 大 , 長 大 和 猛 獸 搏鬥的冒險故事。 迪士尼公司對外宣稱是因為水 質 太 差 ,泥 水太多,弄得船隻不 能 正 常 運行。還有當地工人薪金 要 求 太 高,而 且他們態度惡劣, 不 時 拖 慢 工 程 進 度, 所 以 決 定 把 渡 假 島關閉。 但 我 可 以 對 你 們 說, 這 些 所 謂 的「 官方解釋」通通都是假的。

太約在 90 年代初,迪士尼計 劃在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海 灘興建一個叫「毛克利宮殿 ( M ow g l i s Pl ace ) 」 的 主 題 樂 園。而樂園的設計大家可想而 知,一個以模仿熱帶雨林的大 型渡假村。

的公地來的,計劃在那裡興建 住宅區和高速公路給當地的原 住民。但迪士尼卻和政府進行 台底交易,用高價強行把公地 變為私地,一晚之間地政計劃 書內「居民、住宅」等字眼全 都 變 成 了「 米 老 鼠 、渡 假 村 」。 所有進行到一半的住宅興建計 劃都被逼停下來,留下空蕩蕩 的屋架和只有一半的天橋。

知道了事情的原住民都被氣得 怒氣衝天,在那條被他們稱為 「 米 老 鼠 公 路 」示 威 。迪 士 尼 公 司 有 見 及 此 ,立 即 派 了 一 班 西 裝 友和當地的原住民舉行了城鎮 會 議 ,企 圖 說 服 他 們 這 個 渡 假 村 可以為他們帶來多少厚厚的鈔 票 。他 們 向 那 些 原 住 民 展 示 了 渡 假村藍圖裡那些色彩繽紛的圖 書 ,富 麗 堂 皇 的 印 度 宮 殿 ,被 充 滿神秘氣息的熱帶雨林包圍住, 男女侍應都穿上民族服裝…其 實那些西裝友的表達技巧很高、 很引人入勝。 但可惜他們的聽眾是出名「排 外」的南部原住民。

那些印度神殿、叢林、民族服 裝等等反而成為會議的導火線, 那些原住民的怒火像火山般一 發 不 可 收 拾 ,噓 聲 咒 罵 聲 不 絕 於 耳 。其 中 一 個 男 人 像 鬥 牛 般 衝 了 上台,用膝蓋把一塊展示板屈 折成兩件。在場的幾個保安見 狀立即撲上,在那個男人有進 一 步 行 動 前 ,把 他 制 服 在 地 上 。

由「毛克利的宮殿」開始興建 城 鎮 會 議 ( 或 者 公 關 s h ow ) 失 時 ,各 式 各 樣 的 麻 煩 便 像 幽 魂 般 敗 收 場 後 ,迪 士 尼 公 司 決 定 來 硬 一樣接踵而來。例如在買地皮 的 。它 們 派 了 一 整 隊 建 築 工 人 , 時 ,原 本 的 地 皮 其 實 是 屬 於 政 府 P19


強行把興建到一半的平房和 公路拆下來,再派大批保安 駐守,誓要那些原住民毫無 反抗的能力。當地一些報紙 和電台起初都群起譴責迪士 尼如此粗暴的行為,但迪士 尼很快利用自身在傳媒的影 響力,叫他們一一閉嘴。

關於被迪士尼棄置的樂園或 渡 假 村 的 文 章。 我 最 先 注 意 到 的 是「 毛 克 利 宮 殿 」, 因 為 它 離 我 的 家 鄉 最 近, 大 約 只 有 4 小 時 路 程。 我 開 始 想 如 果 我 也 來 寫 一 篇 關 於「 毛 克 利 宮 殿 」 的 文 章 呢? 聽 起 來 是 個 很 酷 的 提 議。 我 可 以 來 一 場「 城 市 探 索 」大 冒 險 , 闖 入 廢 墟 已 久 的 拍 照 和 探 險, 當工程完成後,「毛克利宮 再 拿 一 些 戰 利 品 回 來, 這 樣 殿」便被人龍和車輛包圍, 場面一片熱鬧,但在幾年後… 應 該 可 以 為 我 的 博 客 吸 引 不 少讀者。 迪士尼卻突然宣佈把「毛克 但 當 我 開 始 做 資 料 搜 集 時, 利宮殿」永久地關閉起來。 才發現原來這條路是多麼困 難 重 重。 首 是, 在 迪 士 尼 官 沒有人知道迪士尼公司他媽 網 找 不 到 任 何「 毛 克 利 宮 殿 」 的在想什麼,為什麼要驀然 相 關 的 資 料, 這 一 點 也 不 出 把一個如此受歡迎的主題樂 奇。 但 最 奇 怪 的 地 方 是, 我 園關閉起來。甚至那些當初 翻 遍 整 個 Go o gl e 也 找 不 到 反對迪士尼的原住民,聽到 半 篇 提 到「 毛 克 利 宮 殿 」 的 樂園關閉的消息後,也感到 文 章、 報 紙 或 博 客! 那 時 我 茫然不解。 真的感到大惑不解。 而 然, 同 樣 的 情 況 也 發 生 在 我知道有部份公司 ( 特別那 巴拿馬的「金銀島」。 些有權勢的大公司 ) 會要求 老 實 說, 我 以 前 一 直 都 沒 有 Goog le 刪 除 一 些 對 他 們 不 留 意「 金 銀 島 」 和 「 毛 克 利 利 的 搜 尋 結 果 , 但 為 什 麼 迪 宮 殿 」 的 存 在。 直 至 幾 星 期 士 尼 公 司 要 如 此 封 殺 一 個 已 前, 我 在 在 網 上 看 到 一 篇 博 經 成 為 陳 年 歷 史 的 棄 置 樂 園 客, 內 容 是 講 述 那 名 作 者 和 呢 ? 這 個 被 遺 棄 的 樂 園 究 竟 朋 友 偷 偷 潛 入「 金 銀 島 」 的 隱 藏 住 什 麼 可 怕 的 威 脅 , 以 瘋 狂 經 歷, 他 們 發 現 整 個 島 致 迪 士 尼 要 把 它 封 殺 得 一 滴 幾 乎 是「 完 整 無 缺 」, 樂 園 不 漏 ? 所 有 的 設 施、 用 具 、 服 飾 等 等 都 完 好 地 放 在 樂 園 內, 好 在 無 可 奈 何 的 情 況 下, 我 唯 像 樂 園 是 在 匆 忙 的 情 況 下 被 有 找 一 些 80、90 年 代 的 報 人 遺 棄。 除 此 之 外 , 他 們 還 紙 、 雜 誌 和 信 件 。 看 看 有 沒 遇 上 迪 士 尼 遺 棄 在 那 裡 的 一 有 留 下 一 些「 毛 克 利 宮 殿 」 大 埋 野 生 動 物, 當 中 包 括 蟒 的 宣 傳 單 張 和 海 報 。 因 為 我 有 印 象 在 小 孩 時, 曾 經 收 過 蛇和鯊魚。 一 些「 毛 克 利 宮 殿 」 的 宣 傳 那 時 候, 我 才 開 始 留 意 一 些 單 張 和 地 圖 。 如 果 我 能 找 回

20

P

那 由 單 張 和 地 圖, 便 可 以 知 道「 毛 克 利 宮 殿 」 的 實 際 位 置。

最 後, 我 終 於 在 兒 時 儲 存 的 漫 畫 堆 中, 找 到 一 張「 毛 克 利 宮 殿 」的 宣 傳 單 張 。天 啊 , 至 少 證 明 了「 毛 克 利 宮 殿 」 不是我幻想出來啦。 在 發 現 地 圖 數 天 後, 我 便 決 定獨自駕車到地圖上指示的 位 置, 深 入 這 座 神 秘 的 廢 棄 樂 園。 經 過 數 小 時 的 車 程, 車旁的景色開始由高樓大廈 變 成 平 原 和 森 林。 樂 園 周 圍 數英里的地方都是一大遍樹 茂 林 密 的 叢 林。 直 到 現 在, 那裡的生態環境也讓我留下 深 刻 印 象, 深 綠 大 葉 的 熱 帶 植物和高幼偏黃的本土植物 糾 纏 在 一 起, 形 成 一 幅 美 麗 而奇怪的畫像。

經 過 一 個 小 時 折 騰 的 車 程 後, 我 終 於 來 到 樂 園 的 大 門。 樂 園 的 大 門 有 4 層 樓 那 麼 高, 由 深 棕 色 的 實 心 木 打 造 而 成, 門上佈滿由啄木鳥和松鼠挖 出 來 密 密 麻 麻 的 坑 洞, 仿 單 這 裡 是 某 古 文 明 的 入 口, 而 不 再 是 現 代 化 的 美 國。 門 上 被 人 用 黑 色 的 油 漆 塗 上 了「 被 迪 士 尼 遺 棄 (A ba n d o n e d by D i s n e y )」 三 隻 大 字 , 那 些 字 的 字 跡 厲 行, 可 見 寫 此 字 的 人當時內心是多麼的憤怒! 厚重的大門只留下一小條狹 隘, 勉 強 只 可 讓 一 個 人 穿 過 去 的 闊 度。 我 只 好 把 車 留 在 大 門 外, 拿 走 那 張 地 圖 和 相 機, 徒 步 走 入 這 座 神 秘 而 詭 異的樂園裡。


樂園裡頭的植物和外面一樣 茂 盛, 密 密 麻 麻 的 棕 櫚 樹 霸 佔 了 原 本 寬 闊 的 大 道, 路 旁 兩 邊 長 滿 了 野 花 和 黑 蘑 菇。 大街上佈滿了由樹上跌下來 的 椰 子 和 香 蕉, 那 些 早 已 腐 爛的果實散發出陣陣臭烘烘 的 乙 烯 味。 路 旁 那 些 原 本 是 露 天 酒 吧 和 攤 位 的 地 方, 在 經 過 多 年 風 吹 雨 打 下, 現 今 也 只 剩下一堆爛木。 我慢慢走近位於樂園正中央 的 城 堡, 也 就 是 之 前 提 及 的 那 座 印 度 宮 殿。 那 座 宮 殿 出 奇 地 保 留 得 非 常 好, 牆 壁 保 留 原 有 的 白 色, 沒 有 油 漆 剝 離 下 來。 但 可 惜 宮 殿 的 前 門 被 人 用 重 重 鉸 鏈 鎖 上, 我 只 好 由 側 門 進 入。 順 帶 一 提, 宮殿的前門也被人用黑油寫 上 「 被 迪 士 尼 遺 棄 」, 由 筆 跡 推 斷應該是同一人所為。

宮 殿 裡 頭 空 蕩 得 很, 我 滿 心 期 待 的 雕 像 、 收 款 機、 甚 至 是 流 浪漢等等,一樣也沒有。 白色的大廳只剩下一些笨重 得 不 能搬走的物品,如櫃檯, 桌 子 和 假 樹。 空 洞 的 宮 殿 變 成 一 個 巨 大 的 回 音 室, 我 每 走 一 小 步, 每 一 下 呼 吸 都 會 發 出 響亮的回音。

我 走 遍 了 整 座 宮 殿, 走 入 過 廁 所 和 廚 房, 發 現 那 裡 除 了 污 水 和 像 尿 酸 般 的 臭 味 外, 沒 有 什 麼 特 別 的 地 方, 更 不 用 說 詭 異 的 事 情 啦。 但 當 我 在一條條長得不見盡頭的走 廊 慢 步 時, 我 旁 邊 一 間 客 房 突 然 傳出一陣陰森的對話聲: A :「我真的不敢相信!」

B: ( 低 聲 咕 嚕 )

裡, 階 級 只 積 蓄 了 厚 厚 的 灰 塵。 在 樓 梯 出 口 的 左 邊 牆 壁 A :「 我 不 知 道! 我 真 的 不 知 也 有 那 個 奇 怪 的 標 誌: 「 被 迪士尼遺棄」 道!」

B:「 你 的 爸 爸 親 口 對 我 說 。」 但 這 次 卻 是 用 血 紅 色 的 墨 水 。 A:( 低沉的哭泣聲 )

我 呆 若 木 雞 地 站 在 房 間 外, 沒 有 勇 氣 進 去 客 房。 我 那 時 候 害 怕 的 不 是 鬼 怪, 而 是 擔 心裡頭的人是什麼毒販或者 殺 人 犯。 如 果 給 他 們 發 現, 他 們 真 的 會 把 我 即 場 處 決, 棄 屍 荒 野 。我 立 即 頭 也 不 回 , 用 碎 步 急 速 地 跑 去, 逃 離 宮 殿。

我 打 開 相 機 的 閃 光 燈, 照 向 樓 梯 的 盡 頭。 樓 梯 的 盡 頭 是 一 道 鏽 跡 斑 駁 的 鐵 門, 鐵 門 被 人 用 掛 鎖 鎖 上, 門 上 掛 了 塊 破 爛 的 木 板 寫 著:「 只 有 吉祥物才可進入,多謝﹗」 像發現藏在雪櫃頂的糖果盒 的 孩 子 般, 我 的 好 奇 心 被 挑 起 來。 首 先, 門 上 的 鎖 還 是 完 整 無 缺, 證 明 在 樂 園 關 閉 後, 就 再 沒 有 人 打 開 過。 第 二, 既 然 那 是 吉 祥 物 房 間, 裡頭應該剩下不少卡通人物 服 裝, 而 且 是 又 破 爛 又 古 舊 那種﹗這絕對可成為我博客 上 的 封 面 照 片, 我 甚 至 還 可 以 在 那 裡 拿 一 兩 件 戰 利 品。 為 什 麼 不 可? 反 正 這 裡 的 東 西都是「被遺棄」。

一 會 兒 後, 我 頹 然 地 坐 在 宮 殿 外, 心 情 稍 為 平 伏 下 來, 努力說服自己剛才那些只不 過 是 心 理 作 用 罷 了。 我 開 始 躊躇沒有拍到什麼好的照片 來 寫 我 的 博 客, 這 豈 不 是 白 走 了 一 趟? 我 馬 上 由 褲 袋 拿 出 那 張 黃 舊 的 宣 傳 單 張, 查 閱 上 面 的 地 圖, 看 看 還 有 沒 有什麼看似有趣的地方可以 二十多年的光陰已經把掛鎖 侵 蝕 成 廢 紙 般 脆 弱, 使 我 可 去。 以不廢吹灰之力便把它由門 就 在 這 個 時 候 , 我 瞥 到 在 宮 上 折 下 來 。當 我 推 開 鐵 門 時 , 殿 附 近 的 暗 角 有 一 道 樓 梯。 淡 淡 的 綠 光 立 即 由 門 縫 滲 出 那 道 樓 梯 很 不 明 顯, 如 果 不 來, 映 照 出 一 間 小 巧 的 辦 公 是 在 我 坐 的 位 置, 根 本 不 會 室。 對 比 空 蕩 蕩 的 宮 殿, 這 看 到 它。 在 好 奇 心 驅 使 下, 間 吉 祥 物 的 辦 公 室「 保 養 」 得 出 奇 地 好, 很 多 東 西 還 在 我決定上前看一看。 房 間 內, 如 推 翻 在 地 上 的 椅 樓 梯 是 連 去 樂 園 的 地 下 層, 子、 散 落 在 桌 上 的 考 勤 卡、 應 該 通 往 機 房 或 者 員 工 休 息 鏡 頭 破 了 的 電 視、 開 了 一 半 室 。 被 樹 木 遮 蔽 的 陽 光 不 能 的 罐 頭 、褪 色 的 螢 光 燈 等 等 。 到 達 這 裡, 顯 得 整 段 樓 梯 陰 但 這 種 凌 亂, 卻 有 種 說 不 出 陰 沈 沈, 深 不 見 底 似 的。 那 的詭異,就好像… 些熱帶雜草並沒有蔓延到這

21

P


人 們 當 初 是 在 極 度 恐 慌 的 情 房 間 內 漆 黑 一 片, 不 是 那 種 況下逃離這間房間般。 沒 有 燈 光 的 黑, 而 是 一 重 更 純 粹 , 更 可 怕 的 黑 暗, 相 機 我 當 時 沒 有 想 太 多, 好 奇 心 的 閃 光 燈 根 本 不 夠 用 。 我 嘗 已 經 佔 領 我 的 腦 袋, 我 只 想 試 在 門 邊 的 牆 壁 亂 抓 , 看 看 發 掘 更 多 有 趣 的 事 情, 對 於 有 沒 有 燈 光 開 關 掣 , 但 一 無 隱 藏 在 裡 頭 的 危 險 渾 然 不 知。 所 獲 。 我發現房間的另一邊還有另 一 道 木 門。 我 打 開 木 門, 發 突 然 , 房 間 突 然 傳 出 強 大 電 現 是 一 條 長 長 的 走 廊, 走 廊 流 流 經 時 的 吱 吱 聲 , 天 花 板 上 還 有 數 不 盡 的 木 門。 原 來 所 有 的 燈 泡 突 然 同 一 時 間 亮 先 前 的 房 間 只 不 過 是 地 牢 的 起 來, 亮 得 仿 佛 要 爆 炸 般, 一小部份罷了! 我 連 忙 摀 住 雙 眼。 但 很 快 那 些 燈 泡 又 暗 淡 起 來, 之 後 一 這 裡 的 氣 氛 比 之 前 的 地 方 更 直維持忽明忽暗的狀態。 加 詭 異, 更 加 陰 森, 甚 至 有 種 寒 氣 逼 人 的 感 覺。 照 相 機 當 我 的 眼 睛 恢 復 視 力 時 , 我 的 燈 光 仿 佛 敵 不 過 這 裡 的 黑 被 眼 前 的 景 象 嚇 得 猛 虎 一 顫, 暗, 忽 明 忽 暗。 走 廊 像 迷 宮 胃 子 像 挨 了 一 拳 住 後 縮 。 因 般 錯 綜 複 雜, 九 彎 十 八 拐 , 為 房 間 的 環 境 實 在 … 太 過 恐 不 時 走 到 死 路。 除 此 之 外 , 怖 , 太 過 詭 異 了 。 這裡的房間的情況比先前的 更 加 混 亂 , 很 多 木 家 具 都 被 整 個 房 間 像 大 屠 殺 的 現 場 般, 打 成 粉 碎 , 仿 佛 曾 經 進 行 過 熟 悉 的 卡 通 人 物 ,如 唐 老 鴨 、 激烈的打鬥。 米 妮、 高 飛 狗 等 等, 數 以 十 計像死刑犯般被吊在天花板 最 後, 我 在 走 廊 的 盡 頭 來 到 上 , 發 出 腐 屍 般 的 臭 味 。 身 一 道 黃 黑 間 條 的 大 門, 門 上 原 本 色 彩 繽 紛 的 衣 服 早 已 板 上 面 寫 住「CHA RACTE R 被 蟲 侵 蝕 得 破 爛 不 堪 , 七 孔 P REP 1」, 應 該 是 擺 放 卡 通 八 洞 的 手 腳 軟 弱 無 力 地 垂 下 人物服飾的地方。 來, 在 半 空 中 微 微 搖 晃, 仿 佛 是 被 吊 了 十 多 年 的 腐 屍 般。 當 時, 有 一 股 說 不 出 的 魔 力 即 使 知 道 它 們 是 服 裝 來 , 也 逼 使 我 打 開 這 道 門。 但 當 我 不 減 眼 前 詭 異 的 氣 氛 。 嘗 試 打 開 時, 卻 發 現 門 由 裡 頭 緊 緊 鎖 上。 我 不 甘 心, 猛 但 最 讓 我 不 安 的 是 房 間 的 盡 搖 那 道 木 門, 嘗 試 用 蠻 力 把 頭 , 那 裡 坐 著 一 隻 「 米 奇 老 門 推 開, 但 這 道 看 似 脆 弱 不 鼠 」 。 嚴 格 來 說 , 那 並 不 是 堪的木門仍然紋風不動。 一 隻「 米 奇 老 鼠 」, 因 為 它 的 顏 色 好 像 出 了 什 麼 錯 亂, 當 我 已 經 筋 疲 力 盡, 正 想 轉 原 本 黑 的 地 方 變 了 白 , 白 的 身 走 人 之 際, 那 道 神 秘 的 木 地 方 變 了 黑 , 而 且 那 條 鮮 紅 門 卻 突 然 發 出 清 脆 的 咔 一 聲, 的 褲 子 也 換 成 慘 藍 色 。 它 坐 在 房 間 盡 頭, 依 靠 住 發 黃 的 然後緩緩打開。

22

P

牆 堅 , 剛 好 在 那 些「 被 吊 死 的 公 仔 」 的 中 心。 它 那 雙 早 已腐爛的塑膠眼睛剛好盯著 站 在 門 口 的 我, 使 我 不 得 不 趕緊把視線移開。

我 壓 抑 住 內 心 的 恐 慌, 用 照 相機把眼前的每一樣東西拍 下 來, 心 裡 既 興 奮 又 害 怕, 眼前的畫面絕對可以使我一 鳴 驚 人。 我 把 那 些 吊 起 來 的 卡 通 人 物, 逐 一 由 上 而 下, 再由下而上影一遍。

我決定為其中一個吊起來的 唐 老 鴨 公 仔 來 個 大 頭 相。 我 兩手按在一個唐老鴨的太陽 穴 ,小 心 翼 翼 地 提 起 它 的 頭 , 以免撕碎那些破爛的布料。

突 然, 唐 老 鴨 的 頭 顱 裡 發 出 巨 大 的 喀 嗒 聲, 有 一 堆 未 知 的 物 品 重 重 地 壓 在 我 的 腳 上, 嚇得我像女人般尖叫起來。 我 低 頭 一 望, 發 現 那 堆 物 品 竟然是一堆骷髏骨﹗一幅幾 乎 完 整 的 人 骨 跌 在 我 的 腳 上, 一個枯黃的顱骨剛好和我四 目 交 投, 用 那 雙 空 洞 的 眼 睛 望 著 我。 天 啊, 原 來 一 直 支 撐 住 那 些 公 仔 的, 竟 然 是 貨 真價實的人骨﹗ 我嚇得把手上的唐老鴨的頭 扔 得 老 遠, 好 像 它 是 全 世 界 最 污 穢 的 物 體。 我 實 在 再 也 忍 不 住 不 了, 準 備 轉 身 拔 腿 走 人, 用 最 快 速 度 離 開 這 個 鬼地方。 但 當 我 走 到 門 口 時, 身 後 卻 傳出一陣喀嗒聲聲。


我 連 忙 轉 頭 一 看。 發 現 不 知 什 麼 時 候, 那 隻 米 奇 老 鼠 站 了 起 來。 那 雙 腐 爛 的 塑 膠 眼 睛 仍 然 緊 盯 著 我, 惡 毒 和 狡 猾的獰笑取代了它原本和善 的 笑 容。 我 的 腿 被 嚇 得 像 果 凍 般 軟 了 下 來, 嘴 裡 不 斷 重 覆 無 意義的叫嚷:「不…不… 不…」

「 被 上 帝 遺 棄 ( A band o ne d by Go d ) 」

之 後 我 就 頭 也 不 回, 無 命 似 的 飛 奔 回 到 車 輛 上。 直 到 現 在, 那 隻 類 似 米 奇 老 鼠 的 怪 物 仍 然 在 我 腦 海 揮 之 不 去。 雖 然 整 件「 毛 克 利 宮 殿 」 事 件, 仍 然 有 很 多 地 方 是 搞 不 清 楚, 但 有 幾 樣 事 情 我 可 以 我 嘗 試 把 眼 前 的 駭 人 情 景 拍 肯定: 下 來 ,但是… 第 一, 迪 士 尼 不 想 我 們 走 進 相 機 已 經 壞 了, 畫 面 空 白 一 去 。 片 , 鏡頭破碎。 第 二, 迪 士 尼 也 不 想 它 走 出 「 嘿, 我 是 米 奇 老 鼠 啊 ﹗」 來 。 它的聲音仍然是米奇老鼠那 種 輕 快 刺 耳 的 語 調, 但 此 刻 筆 者 按 : 對 於 故 事 裡 的 恐 怖 在 我 耳中卻像惡魔的呢喃「想 樂 園 「 毛 克 利 宮 殿 」 是 不 是 不 想 看我的腦袋摘下來呢?」 真 的 存 在 , 在 網 上 暫 時 找 不 到 任 何 確 實 的 證 據。 但 是 文 它 開 始 把 自 己 的 頭 住 上 拉, 章 提 到 另 一 個 被 遺 棄 的 樂 園 它 的 笨 拙 肥 大 的 手 套 圍 繞 它 「 金 銀 島 」,卻 是 貨 真 價 實 。 的 脖 子 住 上 抓, 不 耐 煩 的 動 作 讓 人 想 起 餓 獅 想 由 籠 子 掙 迪 士 尼 真 的 在 十 多 年 前, 在 扎 出 來。 巴哈馬買了一個價值三千萬 美 元 的 小 島, 準 備 興 建 一 個 當 它 頸 子 上 布 料 開 始 撕 裂 時, 渡 假 村 。 但 最 後 因 為 受 到 原 深 紅 的 鮮 血 和 黃 色 的 膿 液 由 住 民 的 驅 逐 和 海 水 問 題, 而 裂 縫 洶 湧 湧 出, 如 瀑 布 般 劃 被 逼 告 吹 。 過 它 的 身 軀, 蛙 啦 蛙 啦 打 在 地上… 而 那 座「 金 銀 島 」 也 真 的 成 為 一 個 無 人 問 津 的「 鬼 島 」。 之 後 是 一 連 串 骨 肉 分 離 的 畫 以 下 是 一 篇「 金 銀 島 」 的 真 面。 實 遊 記, 大 家 有 興 趣 可 以 看 一看。 我 沒 有 勇 氣 再 看 下 去, 我 用 盡 僅 存 的 氣 力 轉 身 走 人, 連 h t t p : / / w w w . i - m o c k e r y . 跑 帶 滾 地 逃 離 這 個 地 獄 般 的 co m / m i n i m o c k s /d i s n e y 地 牢。 臨 走 前, 我 瞥 到 房 間 bl und e r/ 的 上 方 有 人 用 指 甲, 在 牆 壁 上 刻 了 3 隻大字…

23

P


Polymer 精選 文:陽明

由佔領中環到雨傘革命,為虎作 倀的權貴的言論和嘴臉教人噁 心,如張曉明指「泛民能活著, 足證國家包容」此等傲慢至極 的謬論。他們這些人暴露出對歷 史的膚淺與無知,作為當權者, 他們應慶幸自己晚出生了一百多 年,要不然他們所面對的再不是 雨 傘 和 保 鮮 紙, 而 是 火 藥 和 子 彈。 話說晚清吏治敗壞,政府部門和 各級官員貪污成風,朝廷無心大 刀闊斧改革,反而試圖以立憲說 服人民「袋住先」。立憲派經歷 多番挫折,面對清廷毫無誠意的 「袋住先」改革,不少志士意興 闌珊,當中遂有不少人决定改投 革命派。雖然革命的呼聲不斷, 但面對朝廷的鐵腕手段,加上武 裝起義屢遭挫敗,革命派認為。 當 時 人 民 尚 未 覺 醒, 於 是 唯 有 使用另一張王牌--暗殺朝廷命 官。

殺身成仁自古有

易中天在《品三國》中曾言,中 國人自古以來只有三個夢:明君 夢、清官夢、俠客夢。刺客正正 在中國歷史中帶有濃烈的俠客色 彩,當中傳頌千古的,當數春秋 戰國的荊軻、專諸、豫讓、聶政 等人。司馬遷更為。數位游俠另 立《 刺 客 列 傳 》, 與 衆 多 公 侯 將 相 被 記 載 在《 史 記》內。

24

P

至 晚 清 之 時,

由於大量青年負笈東洋,日本志 士的暗殺風潮深深烙印著無數滿 腔革命熱誠的青年心中。因此, 當放洋留學之青年如秋瑾﹑徐錫 麟回國之時,隨他們而回的還有 與中華游俠魂所結合的暗殺主 義。作為革命者,他們不斷嘗試 尋找削弱推翻賣國政權的方法, 暗殺主義也繼而成為其中一種受 激進革命志士推祟的主張。 正如清廷一達官貴人曾言道:「革 命不足畏,惟暗殺足畏!」民間 武裝起義,官員至少有機會徹夜 逃亡,拾回性命。惟對於戀棧權 力錢財的人來說,一旦被志士奪 去性命,一切將隨之化為烏有。 故對朝廷瓜牙而言,暗殺的確對 他們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和實質 威脅。

書生教授皆刺客

願意殺身成仁的志士,當中不少 皆處於風華正茂的年齡,大多都 出身中產家庭。例如汪精衛,被 形容為「白面書生,眉目朗然」, 在暗殺失敗後被囚時更寫下「引 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如此轟 轟烈烈的詩句。又或者史堅如, 出身官僚富家;徐錫麟,縣吏之 子而且還是秀才;吳樾,青年時 已遍覽諸子百家,寫得一手好詩 詞。他們都願意為了推翻一個殘 虐腐敗的政權而捨生取義,以自 己的鮮血為其他革命志士鋪下道 路。年輕書生之外,更有一位令 人意想不到的學界泰斗曾組織暗 殺團,他是蔡元培。他不是主張 愛與和平,乞求政權施捨權力的

學者,而是主張通過暗殺、暴動 等革命手段推翻清廷的革命家。 他認為革命只有二途:一是暴動, 一是暗殺。是故,一九零四年, 他成立了光復會,謀求以暗殺清 朝專權高官為目的。 以上諸位,他們不是「百無一用」 的書生,而是一洗千百年來奴才 文人頹風,擁有俠客魂的志士, 甘願為心中的理想放棄一切,包 括自己的性命。那些一聽到「雨 傘革命」便急著澄清這僅是「雨 傘運動」的學者,你們為自己的 膽怯感到羞愧嗎? 這段被遺忘的歷史,由史堅如試 圖暗殺「滿奴」兩廣總督德壽開 始,在辛亥革命前後的一段時間 內,十多年間付諸行動的暗殺達 五十多起。如吳樾在《暗殺時代》 中所述,暗殺的目標旨在「清其 源而絕其流」「以復仇為援兵, 則愈殺愈仇,愈仇愈殺。仇殺相 尋,勢不至革命而不已。」在提 倡暗殺作為革命手段的志士角度 看, 唯 有 先 以 暗 殺 掀 起 腥 風 血 雨, 激 起 仇 恨, 方 能「 仇 殺 相 尋」,喚出一個革命時代。 這段被遺忘的歷史,只不過發生 在一百多年前的中國。如同當年 的 清 政 府, 今 天 共 產 黨 倒 行 逆 施,以「維護秩序」之名,濫用 武力欲撲熄革命之火。但我相信 牛頓第三運動定律,今天濫用武 力對付群眾之人,他日必遭武力 反噬。這個結論,歷史已說得很 清楚。


文:毛言地 Polymer 精選

但凡提起烈士,想到的總是男人。為國捐驅,為民主捨身成仁,我們都當作是一個大丈 夫的典範。女生,特別身在香港的,除了那群從政的老而不及偽民八婆外,會關心政治 的很少。跟她談東北發展計畫嗎?沒立刻轉換話題已經算不錯了,比起社會,今晚你請 她吃什麼她更為在意,這原本是我對香港女生的感覺。但沒想到這兩個多月的佔中,站 出來支持幫助的女生絕不少於男性,當中更有數名仍然是學生的一同擔起對這個運動的 壓力(成效如何不作多說)。若果人生有幸找到這種女生作女朋友的話,死又何憾?

就算現今提倡男女平等,男與女的興趣總不大相同,要向女生解釋何謂越位是男的自討 苦吃;要我們男生明白為何一隻「冇口貓」能讓你如此瘋狂同樣是不可能的任務。政治 更是戀愛中最不應該談的話題,要不就是女的對一切時事根本提不起興趣,要不意見相 反然後不歡而散。試想像如果你身為黃絲,但你女朋友對這件事毫不關心仍希望在假日 要與你約會,甚至抱怨黃絲們阻礙她購物的話,如何取捨將足以讓你痛苦萬分。但若能 有理解香港現在困境的女朋友,在此等時刻不但體諒你為到金鐘旺角留守而整整兩個月 沒跟她好好吃一頓飯,甚至陪著你一起留守街頭爭取民主也沒當點怨言的話,這種女人 才有資格配上「女神」之名。 看到為香港日後的民主有這麼多學生年青人們站出來抗爭,除了知道現在的九十後不是 如成年人般所說只懂打機不能挨苦,更讓我知道香港有內在美的女生實在不少。若果你 現在的女朋友曾經陪你經歷過兩個月「瞓街的日子」,是時候在這個聖誕節計劃一個豐 富的約會行程好好「報答」她了,要找到一個理念想同的女朋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情。

25

P


文:老駱

Polymer 精選

周永康要入的應是民建聯而非學聯

信你嘅人」,學聯同周永康,你地呃完呢次, 下次可能仲有人比你呃嘅,因為天下傻仔何其 古 今 中 外 我 未 見 過 一 場 仗 嘅 將 領 係 會 故 意 推 多,但肯定冇上次咁多人囉。 自己嘅將士去死,而原因係純粹為咗「證明」 OK,其實呃人都唔緊要,呢啲嘢大家在心中 一啲道理。 咪算囉,但你可唔可以唔好懶醒上電視訪問大 香 港 個 位 周 永 康 就 做 到 啦, 呢 鋪 真 係 奇 情 過 談 行 騙 心 得? 咁 叫 啲 比 你 呃 咗 嘅 苦 主 情 何 以 《火鳳燎原》,曹操你叻極咪最多識玩「濮陽 堪?塊面要擺去邊?比啲街坊指住笑係咪你周 練兵」,我地康哥玩嘅係「龍和銷兵」;賈詡 永康負責?我已經想像到啲藍絲群組而家講緊 用嘅「公子獻頭」一次都係一個頭啫,我地康 啲咩嚟抽水。 哥嘅「公子獻頭」一嚟就推幾千個頭送上去比 警察扑,最緊要嘅重係全部於現實上演而唔係 有人話民建聯最無恥,有人話民主黨更無恥, 計我話民建聯加民主黨都唔及周永康一個人 漫畫老吹橋段,陳某你就認輸啦。 無恥。人地譚耀宗上電視比記者串都尚且會以 大家當日包圍政總都係拎個真心出嚟升級,就 笑遮醜,你周永康上電視直認出賣群眾,都竟 算結果如何失敗不堪都唔會有人苛責學聯,畢 然仲可以帶住一副「我係為你地好」嘅誠懇面 竟眾所周知升級行動無異於以卵擊石。但呢個 孔,我真係頂你個「懇樣」唔順。 想法只係建立於「學聯都係真心升級」嘅前提 上,如果一開始就希望失敗,並想以失敗為退 如果民建聯仲想保住「最無恥」呢個寶座,我 場藉口嚟呃市民到場進行升級,情況就完全唔 強烈建議宗仔要係周永康完成學聯秘書長任期 同, 有 句 說 話 講 得 好 好,「 千 祈 唔 後將佢招攬過嚟,此子係不世出嘅政治人才。 好 呃 人, 因 為 你 呃 得 到 嘅 都 係 肯 覺唔覺叫得周永康嘅都係人渣中嘅人渣?

26

P


文:larrylo Polymer 精選

春光乍洩 – 回歸可以重來嗎 ?

今 日, 梳 洗 出 房, 開 著 電 視, 就 是 重 播 《 春 合,愛情已不再是愛情。 光乍洩》。以前聽人說,喜好「搞基」,睇《春 光乍洩》。 鮮艷的色彩變化,綺麗的遠近景深,但掩不住 主角內心的孤寂。分手過後﹐輝做小二時遇上 王家衛好用一段段細節去帶出何寶榮與黎耀輝 小張。相熟過後,他們則在黃昏時段跟小孩在 一 起 走 過 充 滿 山 林 石 瀾 的 愛 情 路 上。 在 情 路 街 道 踢 足 球。 他 淡 淡 的 抽 煙, 繪 出 一 幅 又 一 上,一向都是自由不羈的何寶榮主導情愛交流 幅 模 糊 的 回 憶。 他 跟 小 張 在 酒 吧 聚 會。 小 張 的時間軸線,黎耀輝則是任勞任怨的小孩子, 對 於 前 進 的 方 向 有 著 明 確 的 目 標, 想 到 號 稱 依在愛人身旁默默支持。起初,就以呻吟做愛 世界盡頭的火地島「馬蘇里亞」(Tierra del 的感官畫面呈現二人的初時激情。之後,就以 Fuego)是小張旅途的終站,他的夢想讓黎耀 黑白片段放送二人相約在伊瓜蘇瀑布迷路而產 輝重新興起伊瓜蘇瀑布的未完旅程,叫黎耀輝 生爭執。何寶榮提議分手,他後來變成向阿根 的 愛 與 悲 傷 留 在「 世 界 盡 頭 」, 然 後 他 說: 廷人 ( 或任何外國遊客 ) 投懷送抱的舞男,黎 「突然之間我很想回家」。小張更建議輝向錄 耀輝則在酒館前替遊客開車門照相換取小費。 音機說出自己內心最想跟人說的話。輝最後沒 何寶榮被人打成重傷回來投靠黎耀輝,他們藕 有說。錄帶上的沈默,瀑布上的嚎哭,這些對 斷絲連的情誼在這種依存關係中又得以繼續下 比,筆者相信不少觀眾應感受到心胸的撕裂, 去,就像幼年孩子和母親之間,或病人與護士 不可挽回的傷痛。至於留在世界另一角落的何 之間,黎耀輝的細心,何寶榮的頹喪,化成筆 寶榮,回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小公寓,細心整 畫 遮 蔽 雙 方 感 情 的 糾 結。 纏 綿 如 昔, 生 活 如 理房間等候黎耀輝,內心卻明白戀人已經走上 律,但雙方的心房已非門常開。相擁探戈的步 平行線的另一端,最後不禁抱膝痛哭,他自由 伐距間,透出淡淡柔和憂傷的光影,不能代替 不羈的個性,反而走上孤單的彼岸、悲傷的盡 做愛的直爽歡悅。榮私自偷錢搜匣,成為雙方 頭。 燃起口角的導火線。雙方最後的離別,使壁紙 斑 駁 的 旅 館 小 房 充 滿 背 叛 的 氣 促、 欺 騙 的 苦 「我一直以為和何寶榮不一樣,原來寂寞的時 澀、撕裂的心聲‥‥‥ 候,所有的人都是一樣。」 「黎耀輝,我們不如從頭來過吧。」就是打進 不管留在遠地,還是回到香港,最後總是繼續 內 心 最 深, 不 管 是 輝, 或 觀 眾, 或 是 小 編。 走上自欺欺人的情傷路上。家,可以 因為,任由苦苦糾纏,低低挽救,不管逝去復 回。路,可以回嗎 ?

27

P


28

P


前言

文章發佈的一刻,已踏入二零一五年,在此先祝各位讀者新年快樂。

經歷佔領運動完結的十二月 , 西港島綫延綫通車,港鐵在 2014 年最後一個月的故障數字,有否令我們感到有 改善呢 ? 本報統計 2014 年十二月的港鐵故障數字, 給大家參考,回顧一下。

回顧

1/12 早上 (9:24 am – )

3/12 中午 (1:40 pm – 2:15 pm)

鐘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受影響原因:異物事故

受 影 響 車 站: 荃 灣 綫、 港 島 綫 金 受影響原因:人流過多

受影響車站:東鐵綫大圍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根據 mtrupdate facebook 的資料,該“異物”為狗類,並已尋回

3/12 傍 晚 (6:20 pm – 5/12 早上 (9 am – 9:52 7:05 pm) am) 故障車站:東鐵綫紅磡站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故障車站:馬鞍山綫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9/12 晚間 (9/12 11:05 pm – 10/12 5:55 am) 故障車站:港島綫太古站

故障原因:架空電纜供電故障

杏 花 村 站架空電纜斷裂,導致太 古 至 柴 灣 未 有 列 車 行 駛 至 收 車 時 段,當時港島綫只能維持上環至太古列車服務。直至翌日早上約 6 時,故障才完成修復。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2305

港島綫太古站架空電纜供電故障,列車只來往:上環 – 折斷電纜,圖片來源 : on.cc 太古,請使用其他交通工具

2337

太古站以東服務於今天行車時間內將 * 不會恢復 *

2320

0555

由於港島綫杏花邨站附近架空電纜折斷,太古站以東服務於今天行車時間內將不會恢復, 可使用其他交通工具 部份港島綫車站正實施人流管制措施,出閘時不會扣除車費 車站月台未必適合大量乘客逗留,請盡量利用車廂空間 港島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10/12 早上 (8:55 am – 10/12 早 上 (11:02 am 9:50 am) – 11:19 am)

10/12 中 午 (11:20 am – 1:26 pm)

故障原因 : 月台門故障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故障車站 : 港島綫杏花邨站 11/12 am)

早 上 (7:39 am – 8:20

故障車站:東鐵綫大圍站 ( 不計 算故障次數 ) 故障原因:發現異物

故障車站 : 將軍澳綫北角站 故障原因 : 列車故障

故障車站:東鐵綫紅磡站 ( 不計 算故障次數 )

11/12 早上 (8:17 am – 11/12 早上 (8:48 am – 9:10 am) 9:45 am) 故障車站 : 西鐵綫兆康站 故障原因 : 列車故障

故障車站 : 東鐵綫大學站

故障原因 : 架空電纜供電故障

29

P


11/12 下午 (2:20 pm – 10:00 pm) 受影響車站:荃灣綫、港島綫金鐘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受影響原因:警務行動

原因無他,禁制令生效,警方順勢金鐘清場。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1420

荃灣 + 港島綫金鐘站需要配合警務行動,A 出口(海富中

2200

荃灣 + 港島綫金鐘站,所有出口可供出入站乘客使用

心)經已關閉,請使用 C 出口(金鐘廊)

Twitter 網民圖片,顯示警方清場及市民離開路綫,離開前須登記 身分

12/12 清晨 (6:41 am – 14/12 傍 晚 (5:36 pm – 7:12 am) 6:08 pm)

15/12 pm)

故障原因 : 訊號故障

故障原因:發現異物

下 午 (3:40 pm – 3:52

故障車站:東鐵綫火炭站 ( 不計 算故障次數 )

故障車站 : 將軍澳綫寶琳站

故障車站:馬鞍山綫

16/12 早上 (7:25 am – 7:52 am)

17/12 早上 (8:16 am – 9:31 am)

18/12 下 午 (4:00 pm – 4:30 pm)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故障原因:列車故障

故障車站:東鐵綫紅磡站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故障車站:觀塘綫油麻地站

18/12 下午 (4:34 pm -5:12 pm)

故障車站:迪士尼綫迪士尼站

故障車站:輕鐵綫泥圍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故障原因:列車與外物碰撞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1634

輕鐵泥圍站附近有列車與外物碰撞,路綫 610 + 614 + 615 + 751 將受影響,請留意月台及車廂廣播

屯門碼頭 / 友愛 – 兆康

1652 1712

輕鐵路綫 610 + 614 + 615 + 751 改為分段服務: 洪天路應急月台 – 元朗 / 天逸

港鐵已安排 610H 號接駁巴士,約 3 分鐘一班,可於兆 康站 E 出口、洪水橋、洪天路上車,並接載乘客到受影 響之沿途各站 之前於輕鐵發生的列車與外物碰撞事故,經已處理完 成,請留意月台及車廂廣播 輕鐵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30

P

圖片來源:網民 Roku Kwok


25/12 晚間 (11:54 pm – 12:10 am) 故障車站:迪士尼綫迪士尼站 故障原因:列車故障

對大部分人而言,故障造成影響少之有少 ( 畢竟迪迪尼煙花都放完了 ),但聖誕壞車……港鐵壞車都幾識挑 時間 2354 0010

迪士尼綫迪士尼站有列車故障,服務顯著受阻 迪士尼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28/12 起 車站:港島綫

事件:西港島綫延綫通車

在 12 月 10 日,港鐵公司正式向傳媒表示,西港島延綫將於 12 月 28 日 ( 星期日 ) 通車,令西行港島綫的總站由上環延伸至堅

尼地城。但基於西營盤站工程未完成,目前通車的車站只有堅尼 地城站及香港大學站。西營盤站預計 2015 年 3 月啟用。

mtrupdate 在通車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30/12 傍 晚 (6:50 pm – 8:17 pm)

31/12 傍晚 (5:40 pm – 7:00 pm)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故障原因 : 列車故障

故障車站:迪士尼綫迪士尼站

故障車站 : 西鐵綫紅磡站

31/12 傍晚 (6:00 pm – 7:00 pm) 故障車站 : 西鐵綫錦上路站 故障原因 : 列車故障

同日同時段同路綫兩站發生列車故障,年尾收爐都要 壞幾次…我又要 recap 一次,港鐵壞車都幾識挑時間

總結

踏入年末,觀塘綫僅得 1 宗故障,與早前多個月故障數相 比,實屬難得。 較戲劇性的是,本月迪士尼綫不但出現多次故障, 而且與 東鐵綫、西鐵綫並列本月故障最多的路綫, 同為 3 宗故 障,筆者不禁對這條只有兩個車站的無人列車路綫的故障 紀錄感到慨歎。 與上月相似,本月輕鐵綫發生一宗交通意外,影響屯門交 通。踏入冬季後輕鐵綫相關交通意外不斷發生,望港鐵與 運輸處方面能合作加以改善,例如調節燈號轉換速度,來 年這此事故不會再多次發生。

合作伙伴及資料提供:

本月故障次數為 16 宗,平均約 2 日發生一宗事故。故障 一次也嫌多,作為年末的成績而言,港鐵表現非常不理想。 而西鐵綫在本年最後一日收工時段發生兩宗列車故障,套 用網民的話 “壞車都要好頭好尾”,在此我不禁倒抽一口 涼氣。 未來一年,還是祝願少一宗壞車,少一宗事故,多一點相 聚的時間吧。 踏入 2015 年,我們將會把 2014 年的故障紀 錄統計,發佈 2014 年故障“成績表”, 請留意聚言時報網頁的報導。

31

P

Polymer #15  

Go to jail because of creativity. HK Gov't plan to ban any creative derivative works of Interne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