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目4-7 8-9 雨傘革命. 錄 佔領區專訪 盧斯達專訪 10 - 11

賤人語錄

14 - 15

12 - 13

Polymer 精選 我對衝擊立法會痛心疾首

Polymer 精選 中共治術與中港關係

16 - 18

Polymer 精選 從兩次衝擊行動的反思

19 - 20 21 - 25 Polymer 精選 旺角清場:警方的戰術、 權限和思維

港鐵故障記事錄 時報製作人員 ( 排名不分先後)

lefthandside 綠洲樂隊

駱賓王爾德 獅子山奇蹟 utorrent larrylo 小雷 小段

無飯食

低首拜陽明 徐仲思

如 資料 或 圖 片 侵 犯 你 的 版 權 , 歡 迎 聯 絡 我 們 除 下 資 料 。


香港人的話

我 要 真 普 選

#UmbrellaRevolution Polymer 網頁 :http://polymer.hkgalden.net

Facebook: http://fb.me/GaldenPolymer

聯絡&投稿 E-mail: polymer@hkgalden.com

香港膠登討論區:http://hkgalden.com

3

P

3

P


在金鐘留守多日的 Carol 小姐接受本報的訪問

:你會打算留守到甚麼時候 ?

Carol: 如果政府不回應留守人士多日以來的訴求,我會一直佔領,直至警察清場為止,只 要金鐘持續佔領,我都會繼續留守。 :你們達到甚麼要求才會撤雜 ?

Carol: 至少政府需要以行動來回應佔領人士的要求,例如政府會以公開,公正的方式,調 查警察在金鐘摳打示威者的案件,因為佔領者犯法被人拘捕,警察犯法也必須以同樣的標 準處理。加上,政府起碼要取消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這是最基本要做到,香港人多年來要 求廢除功能組別,政府一定要以行動回應市民的要求,只是口頭承諾在 2017 後有普選並 不能令佔領者撤離。 :你對金鐘的大台及大會有甚麼意見 ? 大會有必要存在嗎 ?

Carol: 我認為金鐘大台及大會並非必要存在,因為這次行動是市民自發,每個人都了解自 己的訴求,所以大會並不是必須存在,反而參與者才是最重要。 :你認為怎樣才算是行動升級 ? 如果行動升級了,你會支持嗎 ?

Carol: 行動升級是指佔領人士不只是坐在街道上,反而會有進一步的行動,如果行動真的 升級了,我會支持及參與活動,因為只在坐在街上並不能達到民主,政府不會受到太大的 壓力,佔領金鐘這麼長時間,政府也沒有回應市民訴問,所以要透過行動升級,才可以有 效給予政府壓力。 :你相不相信有外國勢力介入雨傘革命 ?

Carol: 相信,我本身就是一個外國勢力的例子,因為我經常買屈臣氏的蒸餾水。 :你是否感受到雨傘革命被人騎劫 ?

Carol: 通過這麼多天的佔領行動,現時整個運動明顯是被學聯他們騎劫,成立大會就是一 個騎劫的表現,而學聯他們則是泛民的發言人,因為市民支持學生多於政黨,政黨就利用 學生的身份來作一個宣傳。 :你能承受最大的風險是甚麼 ?

Carol: 我可以承受的最大風險就是被警察拘捕,被帶到警署。

4

P

:你如何看待學聯上京之行 ?


Carol: 我認為學聯上京之行完全是放錯對象,香港爭取民主的對象當然是香港政府,佔領 行動也是針對香港政府,現在為何要上京請求中國政府呢 ? 上京之行的意義不大。 :你是不是選民 ? 下屆立法會選舉的投票意向是 ?

Carol: 我已經登記成為選民,下屆立法會選舉我當然不會投票給建制派的議員,而我也不 會投票給一些泛民的黨派,如民主黨,可能我會投票給長毛或是范國威等人。 :你支不支持辭職公投 ?

Carol: 我對辭職公投並沒有太大的意見,我認為先注重佔領運動會比較好。 :運動需要爭取中國的民眾支持嗎 ?

Carol: 當然佔領運動越多人支持越好,我也不反對要爭取中國民眾支持,只不過他們的支 持並不能直接主導運動的成功或失敗,所以香港人的支持才是最重要。 :支不支持任何的籌款活動 ?

Carol: 雨傘革命本來已經有不少人出錢提供物價及資源,所以額外的籌款活動並沒有必 要。 :你認為佔中活動的籌款項目應不應該公開 ?

Carol: 我認為佔中三子應該公開佔中活動的籌款細節,市民捐錢給佔中活動,佔中三子也 理應要公開籌款細節,向市民交待捐款的下落。 :你認為現時的警民關係如何 ?

Carol: 警民關係已經十分惡劣,市民對警察的行動已經大失信心,日後當政府有任何的不 當施政,也會以警察作為擋箭牌,警民關係會越來越惡化。 :你認為除了參與者,誰在這個運動的功勞最大 ?

Carol: 我認為現時網上的「鍵盤戰士」是這次運動有很大的功勞,因為現時很多資訊都透 過互聯網傳達,我們很容易就知道甚麼地方出事,甚麼地方需要支援,所以網上的消息傳 播者有很大的幫助。 :你對雨傘革命有甚麼感想 ?

Carol: 雨傘革命除了令不少香港人留意現時香港政制外,這次佔領行動也釋放了不少創意 活動,很多有趣的改圖,改歌,令香港社會出動更多的可能性,社會不再是那麼單一。

5

P


佔領銅鑼灣.雨傘革命.銅鑼灣怡和村村民訪問

Polymer 銅鑼灣探訪手記,11 月 26 日八時五十六分,對象是 Thomas,中五男學生,自 928 開始到銅鑼 灣留守至今,最多中間斷續離開五日。 :你會打算留守到甚麼時候?

T:沒想到留到現在,只會一直堅 持下去。

:你們達到甚麼要求才會撤

雜?

T:警察清場我就是離開,否則留 下。

:對金鐘的大台及大會有甚麼

意見?大會有必要存在嗎?

:你如何看待學聯上京之行?

T:對中國政府、港府高官的言論 感到驚訝,沒想到中國政府、港府 高官如此害怕學生。

:你是不是選民?下屆立法會

選舉的投票意向是?

T:不是;(沉思良久)余若微、 梁家傑

:需要爭取中國的民眾支持

T:大會不應存在。大台沒有問題, 嗎? 只 是 糾 察 有 問 題。 市 民 參 與 都 是 T:無必要、有就更好。 個體參與,沒有組織的去領導會更 :支不支持任何的籌款活動? 好。 : 你 認 為 怎 樣 才 算 是 行 動 升 T:是何許人(經解釋後)他們一 直 都 做, 不 會 因 運 動 去 向 而 們 停 級? 如 果 行 動 升 級 了, 你 會 支 持 止。 嗎? :你認為佔中活動的籌款項目 T:做一些激烈行為,如毀壞公物 或佔領街道或馬路。

:相信有外國勢力介入雨傘革

命?

T:先定義「外國勢力」。如果是 外國人參與或走到佔領區,是。如 果是購買外國進口的物資如麥當 勞的快餐,是。如果是外國人給予 物資,不是。不見得外國人會真的 給予物資我們。 :你是否感受到雨傘革命被人

騎劫?

T:(沉思良久)沒有騎劫。不算 是騎劫,只是領導情節太多。

:你能承受最大的風險是甚

麼?

T:中胡椒噴霧或催淚彈。

6

P

應不應該公開?

T:應該,否則被人口實,始終要 用事實證明籌款用途和去向。

:你認為現時的警民關係如

何?

T:差了不少。支持運動的或看過 新聞的都會,警察的行動或判斷未 必是專業,但他們只是服從命令; 是曾偉雄應付最大的責任,前線不 應負責或只負上部份責任。

:你認為除了參與者,誰在這

個運動的功勞最大?

T:First Aid, 急 救 站, 以 及 旺 角 的村民。 :你對雨傘革命有甚麼感想?

T:驚訝,沒想到自己堅持如此長 久,每到放學都來。

後記

事後跟他談起中學生活、發現不少 他的同學老師皆支持佔領,只有數 位藍絲帶有微言,時有透露出純真 善良的神情面孔和對未來的憧憬。 雖然他對現今港府失望,但仍想成 為會計師,在商界打拼。 他主張沒有大會,只有群眾的抗爭 運 動, 但 還 是 堅 持 愛 和 平 表 達 自 己的訴求。小編以前數次到達銅鑼 灣,不少村民各建自己的小公園: 摺紙、義教、公開討論、行動消息 交流,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數個 天地現已融為一體,盡得金鐘之和 諧,旺角之務實。我不知道究竟是 銅鑼灣的小村氣氛影響了村民,還 是村民的真誠謙卑塑造了銅鑼灣。 看見金鐘,只有出賣;看見旺角, 只有激戰;看見銅鑼灣;卻見了新 世界。 我 深 知 政 壇 如 戰 場, 見 Thomas 對泛民一派的行動和歷數了解不 足,更環顧村民四週的不爭之爭, 不禁戚上心頭,就假借泛民的抗爭 歷 史 和 美 國 豬 灣 事 件, 直 接 導 出 「團體迷思」之痛禍,其後割愛讓 出「思考的藝術」一書。 我一直站在行動者的一方,就是保 護銅鑼灣的村民。行動不求領功, 討論容許存異,態度保持務實,才 是港人建造烏托邦的不二之道。


一 個 天 高 氣 爽 的 下 午, 我 站 在 彌 敦 道 南 北 行 線 正 中 間, 深 深 地 吸 了 一 口 自 由 的 空 氣, 真 難 以 致 信 呢! 發 生 佔 領 之 前, 要 站 在 同 一 位 置 玩 深 呼 吸, 是 根 本不可想像的事情。

題,我是站在質疑大會的一方。 隨 便 你 把 佔 領 叫 作 雨 傘 革 命, 抑 或 雨 傘 運 動, 又 或 者 有 無 準 備 為 佔 領 而 付 出 被 捕, 坐 牢, 甚 至 性 命 的 代 價, 參 與 佔 領 的 最 初 目 的, 就 是 迫 中 共 推 翻 8 3 1 決 定, 為 香 港 落 實 真 普 選, 兌 現 基 本 法 承 諾, 試 問 一 個爭取政府的民意授權真正擴 大 到 全 港 市 民, 而 令 政 府 向 全 港 市 民 問 責 的 運 動, 又 怎 麼 可 能 接 受, 通 過 一 個 沒 有 獲 得 正 式 民 意 授 權 的 大 會 去 領 導? 要 是村民真正擁有獨立自主意志, 又是否有必要被領導?

當天已傳出執達吏會來旺角清 理 障 礙 物 的 消 息, 到 旺 角 來, 是 打 算 找 佔 領 區 村 民 訪 談。 到 路 駁 上 登 高 一 看, 除 了 目 睹 幾 位 村 民 開 始 拔 帳 篷, 收 拾 細 軟 之 外, 都 一 切 如 常, 拜 關 公 的 拜 關 公, 溫 書 的 溫 書, 讀 報 的 讀 報, 休 息 的 休 息, 吹 水 的 吹 水, 也 沒 有 藍 絲 帶 前 來 挑 機, 一派閑靜。 我自然沒有對持不同意見的村 民 提 出 此 等 尖 銳 的 問 題, 畢 竟 心 底 裡 明 明 知 道, 不 久 後, 彌 他 們 所 關 心 的 焦 點 並 不 在 抗 爭 敦 道 很 可 能 又 會 回 復 到 過 去 車 者 的 內 部 問 題, 當 問 到 大 是 大 水 馬 龍, 廢 氣 衝 天 的 模 樣, 面 非 的 問 題, 他 們 的 答 案 還 是 令 對 很 可 能 又 一 場 即 將 來 臨, 又 我動容的。 有 如 9 2 8 一 樣 的 大 型 衝 突, 村 民 仿 佛 已 經 進 化 到 泰 山 崩 於 最 後, 我 問 村 民 們 要 達 到 甚 麼 前 而 色 不 變 的 地 步, 當 中 並 無 目 的 才 會 主 動 考 慮 徹 離, 想 不 一 絲 躁 動 的 感 覺, 我 不 禁 感 到 到 無 論 撐 大 台 抑 或 反 大 台( 粗 寬心,又有一點點的詭異。 略 分 類 ) 的 村 民, 所 得 出 的 答 案 竟 然 是 出 乎 意 料 地 一 致, 而 好 不 容 易 找 來 幾 位 村 民 接 受 訪 且堅定,內容大概整理如下: 問, 便 問 他 們 對 於 新 近 發 生 的 立 法 會 衝 擊 事 件 的 看 法, 村 民 究 竟 為 了 什 麼, 要 剝 奪 大 家 擁 的 反 應 跟 網 上 世 界 一 樣, 分 成 有 一 個 代 表 大 眾 市 民 的 政 府 的 兩 個 極 端, 有 持 反 對 意 見 村 民 權利? 表 示, 衝 擊 者 讓 人 有 存 心 攪 事 的 感 覺, 不 太 明 白 衝 擊 者 的 意 我 們 之 所 以 持 續 佔 領 月 餘, 一 圖 所 在, 有 村 民 更 直 指 衝 擊 者 切 都 是 政 府 拒 絕 正 面 回 應 抗 爭 破 壞 了 佔 領 運 動 的 和 平 抗 爭 形 者 訴 求 的 結 果。 我 們 要 求 民 主 象; 持 正 面 意 見 村 民, 總 括 而 普 選, 並 非 是 親 建 制 人 士 經 常 言 都 表 示 原 則 上 不 反 對 行 動 升 形 容 那 種 不 切 實 際 的 夢 想, 而 級, 然 而 當 天 的 衝 擊 行 動, 是 是一種平等,合理的生活方式。 時機不對,策略也不對。 我 們 只 是 爭 取 自 己 的 權 利, 我 當 再 問 到 村 民 們 對 於 近 日 有 不 們 根 本 沒 有 做 錯! 面 對 政 府, 少 人 對 金 鐘 大 台, 及 其 所 組 織 警 方, 黑 社 會, 聯 手 打 壓, 我 的 糾 察 隊 提 出 質 疑 的 意 見 時, 們 害 怕, 我 們 清 楚 結 果 未 必 能 兩 者 亦 持 截 然 不 同 的 態 度, 對 盡 如 人 意, 但 我 們 並 無 退 讓 的 衝 擊 立 會 持 正 面 意 見 者, 似 乎 空 間, 此 刻 膽 怯, 此 刻 放 手, 都 對 有 人 提 出:「 大 會 」 究 竟 我 們 也 許 會 從 此 輸 掉 一 生 的 時 有 無 依 據 足 夠 的 授 權 而 成 立, 光!此刻,我們必須要這樣做! 和 行 使 運 動 決 策 權 力 等 問 題, 比 反 對 衝 擊 立 會 者 來 得 敏 感, 前者相當關注大會的授權和認 受 性 問 題, 後 者 則 比 較 關 心 運 動參與者整體能否團結對外。 誠 然, 對 於 上 述 有 關 大 會 的 問

7

P


8

P


盧斯達專訪

雨期革命已經進行兩個多月,期間有 不少佔領者對金鐘大台,泛民,雙學 的行為作出不少質疑。本期以「雨傘 革命照妖鏡」,「雨傘革命,何去何 從」為題,訪問網上時事評論員盧斯 達,在大學主修歷史系的盧斯達,對 雨傘革命的發展,何去何從有一種解 獨見解。

泛民照妖鏡

當筆者問盧斯達關於雨傘革命「照妖 鏡」的意見時,盧斯達認為建制派及 泛民主派都受其影響,建制派一直都 是堅守建制的立場,所以不用多說, 但是雨傘革命卻清楚反映泛民主派的 問題,他說 :「近年有意見認為泛民存 有問題,可見沒有實際證據證明,雨 傘革命發生後,就清楚反映泛民的問 題所在。」人大落閘後至學生罷課, 泛民沒有做過任何實際行動,直至雨 傘革命的發生,泛民主派才出現「插 旗」,認真道 :「泛民突然出來組織糾 察隊,義工隊,在佔領區要求表決要 拆路障,泛民一來不行動,二來搞破 壞,現在又在金鐘佔領區插滿不同的 旗。」

本身對很多人都沒有期望,所以都沒 有失望,他認為「長毛」是令他感到 失 望 的 一 人 :「 這 些 人 是 要 在 香 港 人 大多是政治冷感的情況下才會感到舒 服,當群眾開始質疑他們,有一個獨 立的思維時,他們不知道如何自處。」 盧斯達又指長毛是一個很「布爾什維 克」的人,他認為要有一個精英的革 命組織帶領人民,當有人反對組織, 他們就是受到「奸黨」的影響,所以 才要把人民扶回正軌,他覺得現時長 毛已經是以一個想「收科」的心態。

金鐘人 ? 旺角人 ?

金鐘人,旺角人的概念出現,盧斯達 認為金鐘人及旺角人是有的確有分 別,他認為金鐘及旺角的習性是不同 的,金鐘的環境是十分舒服,給人一 種中產,嬉皮的感覺,很有文化氣識, 而旺角的環境及設備是相對比較簡單 的。在意識上,盧斯達認為金鍾人著 重「大會」,他們不習慣反問,例如 問大會是否有權這樣做等 ? 當手上有 咪,金鐘人就會聽有咪人的說話。

對於金鍾人與旺角人的分別,盧斯達 把金鐘人與旺角人分為兩個階級,他 認為 :「金鐘人大多是生活不會有太大 的問題,爭取民主只是為他們爭取多 對於金鐘大台曾經不讓行動升級的人 一個襟章,而有沒有民主對他們生活 士上台發言,盧斯達指出 :「大台本身 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他們本身是比較 不知道是為何成立,完全沒有人授權 安逸,而旺角人大多會比較低下階層 大台的成立,但大台卻指是有決定。」 或年輕人,所以他們不會太想被人領 而大台下的人是學聯,工黨,泛民等 導,因為他們就是不想被人領導才出 人,學聯本身是與支聯會,教協有一 來佔領。」金鍾人看待民主是基於一 個聯繫,其意識形態十分相近,即是 種普世價值,出來佔領是因為政府太 「布爾什維克」的意識,所以他們會 過份,所以要有基本的制衡,旺角人 嚴防滲透,並不相信組織之外的人, 佔領是基於一種物質性或生活質素。 說 :「 大 台 成 立 保 證 他 們 有 得「 話 盧斯達認為金鐘人與旺角人對民主的 理解就是「襟章與救命水」的差別 事」。」

民提名之間是有空間談判,但是公民 提名只會是「有與沒有」,沒有中間 位的,所以沒有空間談判。另外,只 要政府滿足到市民的要求,市民自然 會散,不需要一個大會指導去或留, 而且關於凝聚共識,本來公民提名就 是一個共識,不需要大會也是有共識 的,所以大會本來沒有太大的價值。 盧斯達認為現時很多人的世界觀都很 習慣「搵野跟」,藍絲帶跟周融反佔 中, 支 持 佔 中 的 跟 戴 耀 庭 去 D-day, 他們要跟隨一些大會,一些人才會有 一 種 安 全 感, 不 然 就 會 感 到 沒 有 秩 序,他們這些觀念不是一種理性思維 所到,因為他們如果沒有人帶領,如 學聯,泛民,就會感到很不安。

雨傘革命,何去何從

旺角禁制令已經生效,盧斯達認為旺 角一定要守好,不過就算清場,根據 以往經驗,清場後也會有人出來再佔 領,因為旺角的位置十分方便,人們 很容易再到旺角。不過他認為旺角有 事發生是一件好事,有事發生的旺角 總比睇書,玩結他的旺角好。金鐘曾 經有人到佔領區生事,但很多人只是 在旁邊照相,圍觀而不幫手,盧斯達 認為金鍾人的本能被人減少,他們是 動不了,因為他們是沒有心理準備去 動 手, 他 認 真 說 :「 如 果 連 這 麼 少 事 也動不了,警察來清場他們如何面對 呢 ?」

盧斯達認為雨傘革命為何不能夠撤退 呢 ? 是因為佔領是為了保護示威者的 最好方法,如果清場後或撤退後,很 容易會被警察秋後算帳,行動派出名 的 會 對 付, 不 出 名 的 清 算 了 也 不 知 道,所以不撤退也是保護自己的好方 法。當被問到學聯散水後,留守的人 本土派在雨傘革命的角色 就只是十分少,盧斯達說 :「學聯散水 學 聯 曾 經 多 次 指 出 要 行 動 升 級, 與 是一件好事,他們散水不會真的帶走 政 府 官 員 對 話, 上 京 與 中 國 官 員 會 面, 盧 斯 達 認 為 學 聯 的 社 運 模 式, 現在很多人對「左膠」的抗爭已經失 很多人,跟學聯走的人本身是也不需 傾 向 做 一 些 小 規 模 的 衝 擊, 他 認 為 : 去了信心,本土派的行動反而開始得 要的,因為他們去佔領只是為了去野 「七一,六四等行動,他們會與警方 到市民支持,盧斯達認為學聯,泛民, 餐,如果學聯真的是要散水,就是學 有少規模的衝擊。,但不會對影響社 佔中三子在主流媒體經常出現,但是 聯的破滅。」 會秩序,然後透過對話解決,在學聯 對局勢基本上沒有影響,反而本土派 的模式中好似沒有一個大規模影響社 雖然在主流媒體是看不到他們,他說 : 明明有很多事情只要有基本的常識就 會秩序。」對於有意見認為學聯一直 「本土派是在制衡泛民主派,例如本 可 以 推 論 出 答 案, 無 奈 現 時 有 很 多 不願進一步行動,導致雨傘革命現時 土派會制衡糾察,又很快有「提防散 人 都 失 去 了 這 種 能 力, 盧 斯 達 只 是 的困局,盧斯達說 :「以前學聯是比較 水」的海報,速度之快是難以想像。」 說 了 一 句 :「common sense is not common.」 進步,但是在今次運動,對比之下學 聯成為一個維穩的組織,因為台下的 曾經有一個自稱在金鐘留守多日的人 向盧斯達「挑機」,他指沒有大會如 人比學聯更進步。」 何有共識,如何與政府談判 ? 反而盧 到 底 這 次 運 動 誰 人 令 盧 斯 達 最 失 望 斯達認為,現時我們爭取的是公民提 呢 ? 盧斯達指他是一個緊貼時事的人, 名,要求談判是指有公民提名與無公

9

P


首先恭喜羅范係眾多賤 人鳩人中脫穎而出,再 度獲選登上本報月刊賤 人語錄環節。

思很簡單,留戀過去的 人,沒有希望可言,故 步自封的人,也沒有將 來可言。

欲言國之老少,請先言 人之老少。老年人常思 既 往, 少 年 人 常 思 將 來。惟思既往也,故生 留戀心;惟思將來也, 故 生 希 望 心。 惟 留 戀 也 ,故 保 守;惟 希 望 也 , 故進取。惟保守也,故 永舊;惟廿進取也,故 日新。

當 然, 依 羅 范 此 人 品 格,自然是鳩講居多, 大半根本沒有怕年輕人 而大舉移民的事實,志 在 抹 黑, 企 圖 將 社 會 亂像之因由嫁禍給年輕 人,自己沒盡責理解和 輔仁年輕人,卻把責任 推到年輕人身上,真可 謂,無羞惡之心,非人 也!

正所謂物以類聚,像羅 范這類賤人,交朋友自 然也是賤人居多,人格 卑下,而且不學無術, 怕年輕人嗎?她該去拜 讀一下梁啟超先生的 「少年中國說」。

不知道前教統局長看得 懂文言否?梁先生的意

10

P

再 者, 怕 年 輕 人 而 移 民,這種舉措在邏輯上 也是極端荒誕,世上何 處不是年輕人?怕年輕 人,豈不就走到哪裡, 躲到哪裡嗎?


都係得你講得咁坦白,小編才敢肯 說 好 的「 未 定 罪 之 前 都 是 無 罪 之 定這班所謂義務律師,都是賤人。 身」呢?可見這幫人為排除異己, 連他們所珍視的所謂核心價值都可 事源11月20日凌晨的衝擊立會 隨手丟卻!甚至借警力打壓異己都 事件,衝擊者事後尋求義務律師幫 在所不惜! 助,不料被當面拒絕。 這種私心,讓小編想起三國演義中 大家這才如夢初醒,原來聲稱為佔 的反董卓聯盟,諸侯們都說自己忠 領行動義務提供法律援助的團隊, 於漢室,忠於漢帝,實際上其心各 並非真的那麼「義務」,根據以上 異,袁術切斷先峰孫堅軍的糧草, 的說法,要得到義務授助的代價, 就因為孫堅曾經取笑過他!這像不 就是歸順於大台指揮或控制之下, 像律師團的所為?就因為衝擊者質 且不得提出異議!否則就你死你賤 疑大會? 你事! 心不正則事不成,反董聯未幾已陷 網上流傳一段D100風波裡的茶 崩潰邊緣,董卓棄守洛陽後,聯盟 杯的節目節錄,連一向和理非非掛 竟然宣佈重奪帝都(已被董卓放火 帥的鄭大班都忍不住訓斥為律師團 燒成廢墟)係階段性勝利,除了曹 操,居然無人想要出兵追擊(行動 的醜行辯護的陳淑莊。 升級),然後舉辦慶功宴,畀D掌 陳淑莊話律師團講明係義務性質, 聲自己,就和平散去,各回領地去 自然有權選擇幫同唔幫,也許她都 了,救皇帝於董卓魔掌的初衷呢? 認為難以自圓其說,她又話因為我 像不像我們的普選? 地講明係和平佔領,衝立會係暴力 行為,所以有權唔幫。 大班馬上嚴詞反駁,說他們身為律 師,卻連無罪推定的原則都未把握 清 楚, 法 官 都 未 判 衝 擊 者 任 何 罪 狀,反倒是律師卻一口咬定衝擊者 係用暴力!

11

P


中共治術與中港關係—從《環球時報》評滬港通說起 鄭子健

糾正《環球時報》

據十一月十八日《環球時報》社評所論,滬港通 本是「惠港政策」,但首日南向香港的投資額度 偏低,全因佔領運動衝擊法治,令大陸投資者失 去信心,故認為「中央政府並無法把送上門的飯 再餵到香港嘴裡」,行文間還諷刺香港是「扶不 起的阿斗」。

競爭。如今外資要入滬市,由我們包辦,幾近做 獨市生意,難謂無利可圖。

長遠來說,中共始終是專制政權,必以保持絕對 話事權為先,凌駕法制和私有產權,亦防備外資 坐大致反客為主。如此體制下,上海的改革和開 放終歸有限,再花二三十年也做不成國際金融中 心。這樣看來,我們的生意長做長有,此因外資 都想賺大陸人的錢,但信的是香港人的制度和眼 做生意是互惠互利,沒有誰欠誰這回事。中共要 光。 利用香港,帶動滬市發展,推動金融制度改革, 促進人民幣國際化;我們則繼續打「中國概念」 看到《環球時報》歪論,就事論事,香港人絕對 有理由生氣,但論實際,這篇文章是認識中共大 這品牌,吸引外資做生意。 陸和中港關係的好開始。 其次,如果有法治才有生意做,中共治下大陸應 恩主心態與中港區隔 該一毫子生意也做不成。那裡法律是一紙具文, 最要緊的是找政治靠山,權在錢在,權亡錢亡; 政治靠山倒下的時候,法律才會找上你,中共前 事先聲明,大陸有十三億人,千差萬別,以下只 是以「大陸人」三字概括主流現象。 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及其手下猢猻即是一例。 可社評論調也不是全錯,大家要明白,利用香港 中共是個非常聰明的專政集團,對滬港通之真相 與否,中共都必定開放資本帳,香港遲早要面對 心中有數,其所以對香港加以「抽水」,可不只

12

P


是厚顏而已。中共知道自己正對著甚麼觀眾說 話,《環球時報》社評可是寫給活在牆內的大陸 於是中共又從「恩主」形象下功夫,告訴大陸 人看,教導他們要抱持恩主心態看待香港。 人,香港有今日的經濟成就,全賴大陸的支持和 優待,例如滬港通,所以香港人的富足生活是大 中共要利用香港做生意,就要保障自由和法治這 陸人給予的。於是這些「恩主」只視香港為蒙受 兩大制度基石,但牆內大陸人卻無緣得享。兩相 上國天恩的小城市,不會跟著他們作反,更從中 比較,他們或會挺身爭取平等待遇,威脅中共政 獲得民族自豪感,增加一點點對中共的認許。 權。於是中共必須想辦法務求大陸人忽視制度差 異,以防香港的「政治流毒」輸入大陸。這也是 香港人應如何看待真相? 一國兩制的指導思想:經濟合作,政治分家,河 水不犯井水。 看著《環球時報》社評,港人認為中共淨說不要 臉的「蠢話」,但這些話都是用來防範大陸人認 為了先發制人,中共推銷「大陸是香港恩主」這 同香港社會,也用於打造大陸人的民族形象,全 想法,令大陸人盲目以為香港單方面依賴中國, 都不是對我們這些活在牆外的人說,犯不著認真 因此看不起香港人,視我們為無法自力更生的次 生氣。就滬港通一事,泱泱大國要改革開放,只 等公民。如是者,誰又願意仿效這些次等公民的 順道要多一點面子,我們香港人要的是銀紙,各 社會和生活?對比依然存在,但大陸人不會意識 取所需,牆內的人怎樣自吹自擂根本無關痛癢。 到自己身在籠中,缺少了自由法治,只道香港人 有這些東西也沒用,要靠祖國才有飯可吃。 最後,我們要明白,中共寧願犧牲七百萬人的民 族認同,也不會向十三億國民承認有另一個更美 作為民族主義宣傳工具的香港 好的華人世界,所以於其民族主義話語,香港人 一定是「扶不起的阿斗」,要靠大陸人過活,我 更為要者,自文革和六四以後,共產幻夢煙消雲 們的社會不值得大陸人嚮往。相對而言,中共也 散,中共只剩下「民族復興」以換取國民認受, 沒有把我們關進牆內,要做它的老百姓子民。 必須重覆又重覆民族主義話語,以鞏固自身地 位。 中共常說中港為同胞之親,真相為似近又遠,內 外分隔,各有頭上一片天,不宜亦不必道破。這 先是要突顯民族形象,不得不找個敵人來對付。 就是中港關係的微妙之處。 自九十年代起,中共便安排了「不共戴天的」日 本,讓大陸人敵視以至仇恨。二戰歷史問題及釣 魚台爭議久經壓下,中共至此方一一重提,目標 之一為助其宣揚「愛國教育」,繼而自命為民族 復興的惟一領導者。 後來大陸經濟起飛,暴發所得成 為民族主義話語的新彈藥,可以 進而建立大陸人的民族自信。中 共擴軍建艦,於東海和南海大做 文章,藉爭權奪利以宣示國威, 證明其能復興中華民族,達成中 國夢。在這十三億人的政治工程 中,我們可憐的香港成了一件次 要宣傳工具,功能與受中國「恩 惠」的第三世界國家差不多,都 是 要 展 示「 皇 恩 浩 蕩, 天 朝 蔭 庇」。

中共要將香港嵌入民族主義話語,這可不是易 事。香港是中國領土,我們又沒有政治地位,沒 東西可爭來做戰利品;但比財富多寡,按人均收 入和消費能力,我們仍比大陸人富裕一大截。

13

P


我對衝擊立法會痛心疾首 larrylo

筆者見眾人激烈討論前晚衝擊立法會的金鐘衝 突,不斷在 Facebook , 討論區上掀起種種爭辯。 泛民糾察隊一派,指出衝擊者蒙上面罩,懷疑是 鬼,揚言要和平理性非暴力。支持衝擊的人後指 泛民左膠一派犬儒,揭起議員昔日抗爭的瘡疤, 你我互相標籤。美國國會派了中間人尋找學聯到 美國聽證會討論香港事宜,學聯也只怕因為顏色 革命而拒絕。我幾日思前想後,輾轉後側,提出 了幾個角度,好讓港人義士獨立思考。 1. 合理通過立法會外邊築起三米高牆。

前日,政府故意放風,排定俗稱「網絡廿三條」 的版權修例會議在翌日立法會進行討論。不少 市民,什至關心自由的網民給斯見狀,猶如熱鍋 上的螞蟻般,急急「吹雞」行動,衝擊立會。另 一邊箱,政府官員在立法會會議提出要在立法會 門外築起三米高牆,防止人民示威衝擊。不過, 此風討論只是雷聲大雨聲小,建制泛民兩派也沒 有就以上話題激烈討論,只是如常度日,按章工 作。梁特班子一向「快刀斬亂麻」,如斯見狀, 當然要故意造起風波,破壞和平佔領,達求警黑

14

P

清場,加速賣港。香港人即使和平如鴿,但不是 省油的燈,遇到多次黑道清場,藍絲挑釁,警棍 進擊,仍保持理性克制,井然有序。見所有手段 皆慘淡收場,加速港人團結,只好借滲透泛民一 團體,和借自發網民,假裝衝擊立會,製造合理 藉口。不相信?你看看他們沒有任何裝備,只有 面罩手套,拾起鐵馬慢慢撞破立法會玻璃大門, 其後受糾察挑撥離間,最後揮就而去。蒙面者 是否自發網民,五毛做戲也好,也無從得知。只 是,以上一連串的事件太過巧合,跟闖軍營事件 一樣。遮打義士不應只看衝與不衝的表象,更應 了解背後動機,保持清醒。 2. 拾起鐵馬慢慢撞,仲慢慢講道理?戇尻!

本 人 身 為 極 右 抗 爭 份 子, 曾 參 與 七 一 遊 行、 HKTV 集會、反東北、禮賓府、龍和道之役,深 知抗爭組織規模分工理應「諗多幾步」,「睇餸 食飯」。本人見到數十網民如斯散慢的「吹雞做 嘢」,最後被一兩團糾察罵走,最後被點相拘捕, 覺得不合常識邏輯。抗爭在乎「兵貴神速,糧草 先行」、「一鼓作氣」、「堅持到底」。本來立


會有秘道是公開秘密,衝擊立會正門的玻璃,必 先用專門工具如攻擊筆,鋼棍、長棍等工具,並 力破四角,以收奇襲快攻之效,但眾人慢慢叫 一、二、三,用鐵馬撞了一下,逐下逐下爆玻璃。 糾察泛民等工作人員一擁而上,到場拉起人鏈, 出手阻止,什至惡言相向,問候娘親去阻止衝動 村民。衝動村民不敵眾人謾罵,當中有四成功闖 入的最後揮袖離去。亦有來自香港示威學院的專 頁指出他們見警察從內部魚貫到場,即排人陣喝 止後,最後轉去對峙警察。誠然抗爭衝擊是分秒 必爭,但理應盡早撒退、或轉移游擊,不應呆企 對峙。對峙本來就是你我互望,浪費時間之舉。 村民跟糾察口舌爭執,當中只有二人激辯,其他 只沉默不言,各望東西,欠缺默契。肏汝娘!抗 爭義士應有遇神殺神,遇佛殺佛之氣勢,一擁而 上,不應猶疑不決。而且,即使有糾察上前爭辯, 義士理應冷落,以行動代替說話,衝勁表達信 念,合作打破內訌,繼續攻堅,不見效不撒退。

無間,才破格出手,圍堵中共,威脅中共。如今 西人見到如斯光景,還會無忘初衷,力幫港人 嗎?不要忘記,外交不是俠士出頭,手腕背後都 要金銀落袋。政治,只是確保雙國有錢齊賺,並 不有難同當。美國重返亞太,劍指中國,成就會 社藍圖。香港是否獨立,她不會關心,除非港人 想自組香港訂立國幣吧。香港人,革命本是少數 之舉措,孤獨之旅途。你要西方國家再進一步幫 你,先要用行動表達訴求,打贏呢一鋪。

3. 拉一派打一派、加速消滅村民聲音

君見衝突發生後,花生台、蘋果、泛民議員、人 力、謎米(下統稱泛派 ) 對熱血,本土新聞等鷹 派群起攻之,由人身攻擊到指鹿為馬。最近的 「法國佬」、台長梁錦祥、無故被捕,可知遮打 義士抗爭失焦,開始釀成雙方互辯內訌之大勢。 小弟熱愛收聽網台,聽過 MJ 13 、光明頂、大香 港早晨、奇奧研究社、謎米、花生台,素聞謎 米、花生台貴為左膠陣營,時有抨擊本土、熱血 公民、什至數次人身攻擊友報輔仁,即使空氣有 78% 的氮氣也消除不到私怨的惡毒,精液的腥 羶。泛派只會緬懷過去的抗爭、階段勝利,不言 實事,什至放棄美國代理打手,向中共獻媚。梁 特、土共一派也故意挑起紛爭,引起兩派衝突, 最後政府出手故作中立持平。雖目前沒有泛派被 中共收編的實質證據,但綜析挑釁、分化手段, 泛派土共兩者並無分別。村民見場已清,人已 走,退已撒,聲音被忽略了,已心痛了。華人自 古以來對內兇狠,對外碌撚,終招滅族之禍,外 人管家。即使無人興風作浪,因爭抗爭功勞最終 流血收場,痛哭敗走。更何況自中共長征至今, 只派了一小撮人,滲而透之,挑而鬥之,大家對 抗警黑後,又回到最初的起點,又內鬥了。村民 再見到,只好放棄了。其實 1929 年至今,暴權 者及其打手只是一招用到老,村民何必中了同一 個招式兩次呢?你應有看過聖鬥士星矢吧! 西方記者見香港人和平抗爭,但在 928 終極反撲 警察,摒棄私心,才有 Umbrella Revolution 之 美譽。西方諸國首相就是見港人下一代可以摒棄 私心,有他們先賢、革命義士之無我風骨,合作

15

P


從兩次衝擊行動的反思 Kong Hong

其實衝擊立法會在作者記憶裡已經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好像是新界東北討論前期撥款的時候。從 表面看這次行動比起上一次實在是出師無名,但 作者細想了一會,在撇除他們的部署、實踐和應 變下,這個行動其實並無不妥,政府仍然能運作 是出於香港人因為現實而作出最大的讓步和妥協 維持出來,雖然是涉及利益,不過這正正是香港 人早已作出了最大讓步的證明,反觀政府自以為 恃着這條利益 關係的鎖鏈就 可以為所欲為 而 得 寸 進 尺, 香港這個社會 早已進入瘋狂 的 狀 態, 不 是 有異見出現時、 不是在佔領開

始時、不是衝擊立法會時開始,而是從 97 回歸, 香港的行政權力註定被中共和港商瓜分的時侯! 那晚的衝擊可以算打破這種市民長期捱打的狀 態,是確確實實的升級行動。作者只能說這是對 的事錯的時間,作者並沒有護航的意圖,但我們 是否能從兩次衝擊事件得到甚麼啟示?究竟下至 每天痛罵佔領人士的人、上至走出來抗爭的人, 他們是否真的了解香港正處於一個甚麼位置 ?

佔領的原因,香港人不願面對的事實 或者每個走出來的人也有着自己的原因,但作者 政府行政作為賺錢的輔助工具,令香港變成中共 相信他們有着相似的共識 – 香港生病了,而且也 國開發財路的 vpn 跳板。 就快死。會選擇這方法表示反對的人應該已經 是懷着走投無路心情的人,現在的民主派文鬥試 香港最後仍難逃殖民式的統治。而立法會由初期 過、議會抗爭試過、民眾授權向政府施壓亦已試 以行政手段堵塞立法權,惡化至現連監察政府的 過,不過政府不但沒有選擇平衡政府的決策,容 功能也被廢掉了,最後竟可笑到用來調查市民, 納這些異見,反而做得更露骨,開始嘗試用改變 這已經不是正常的議會。香港人一定要認清事 甚至無視守則,香港政府腐敗的速度早已如火如 實,政府的一切權利都是由人民授予。不論是政 荼。香港這個政府不但沒有認受性、又不是為民 府還是立法會,市民一早已是重奪有理,因為這 服務,再加上在位者主動放棄香港所有自主權, 些機構一早已不再是為民服務!不論立法會還是 如果硬要說香港現在是無政府狀態的話,作者十 香港政府也一早失去其管治、行政和立法決策的 分肯定元兇一定是現在的在位者和上流人士,是 機能的空殼。 他們親手把香港的行政和運作送上中共手上、把

16

P


從雨傘革命到雨傘運動 引證香港人放棄思想的改變 另一個令作者糾結的是運動由原本的雨傘革命變 為雨傘運動,某程度上作者是理解他們修正的原 因,但卻有點疑惑 – 在選擇雨傘運動的同時,我 們是否已經為這個運動定了音?回頭看看事件的 起點,這個運動是否算是一個前所未有的運動? 這次的成功是否出於因為民眾自發和警方不合理 的對待?如果再套用傳統社運的運仍模式和追求 目標又是否妥當?而如果只單以香港人的覺醒來 作成果收割其實本人並不覺得完滿。如果因為一 次運動能動員很多人便叫勝利,那麼其實香港的 現況是完全不會改變,因為最後的結局就是很多 人把民意授權給議員政客,然後那些民意便在一 個早已被行政手段倒塞功能的議會裡燃燒殆盡, 最後那些飛灰埋藏在港人善忘的腦海。 作者肯定現在運動繼續用傳統泛民社運的模式只 會重蹈覆轍 ( 當然作者也不知怎樣走下去 )。民 意故然很重要,大概表現和平、避免被標籤為動 亂或暴力是最佳不令群眾反感的方法,但我想大 概這也是泛民思想上的盲點 – 他們為了避免中共 的猜忌、市民認為這是暴力或暴亂因此而對革命 二字敏感。作者想問是否命名做革命就必然流

血、暴力 ? 於作者眼中現階段根本不用考慮是否 要做到推翻政權的地步,因為這個問題並不是由 我們回答,而是由在是次運動裡的港共政府和中 共答!

這個用雨傘作象徵的運動應該是一場思想的革 命才對!香港人是有閱歷甚至是有專業知識,但 他們對民主人權並沒有太大的概念、沒有甚麼叫 社會責任的概念,這個大概是英殖遺下的陰影 – 香港人不知道甚麼是當家作主。香港人想要民主 必然需要擺脫封建的枷鎖,人們繼續用被統治的 心態根本走不出專制的陰霾。而且更要拋棄英 殖後期那種「不用發聲、行動,有人會幫你做」 的心態!或者那時大多數的人還是三餐不繼,沒 空餘思考,但現在怎麼說也是改善了吧 ? 為何不 能用點享樂的時間去監察、維持一個提供你自由 的制度 ? 民主人權不是一個福利社,不是現今左 翼爭取福利的態度,若果一個社會的制度公平, 根本福利就不會派得上場。民主人權不是爭取, 不是飯來張口,更是需要共同建設! 香港人終要走上自焚之路

17

P


眼鏡戴久了,我們便接受不了沒輔助器具的視力,若果習慣沒有改變,我們的視力便會越來越弱, 對輔助器具的依賴只會越來越大。如今的社運模式若果仍然堅持和政容的政治活動綑綁 – 即共同 行動、共同決策 – 由一個團體主導整個運動,而不是各施其職、互相協助根本無助解決雙方在運 動出現的問題,反而將兩者各自的負面因素聚集在一起共有。最後在維持形象花的功夫已令人疲 於奔命。今後的發展作者估計不了,但運動本身由開始就沒有大多數人走出來支持那種爆發力, 唯有寄望堅持下去找出更好的出路。 而令作者最鬱悶的大概也莫過於現在這種僵持的局面,無論這個運動會成功抑或失敗,在堅持和 平、不傷害人的原則、退無可退失無可失的狀態下,香港人最終能用來表示對民主的追求或者只 剩下走上西藏的自焚之路。面對着中共持續惡意的文化清洗、殖民,加上今次香港人的抬頭,香 港的情況只會在短期內更惡化,如果這個大會還要這些抬起了頭的香港人磨磨蹭蹭,劊子手的刀 很快便會架到頸項,這個醞釀了十多年的開明思想可能就在燃燒揮發的同時,一點一點的流走消 失。嘗試主導這個運動的人是否應該開始反思這個被你們吹噓得多麼空前絕後的運動是否還要套 用舊有的模式來運作?

18

P


旺角清場:警方的戰術、權限和思維 鄭子健

十月十七重佔當晚,警方未有驅逐路人,只封鎖 馬路,於是大批佔領者聚集行人路,伺機而動, 近兩三日警方於旺角清場,攻防戰術明顯比先前 只待有人牽頭衝擊便一湧而上,人數之眾令警方 失去堅守信心,因而放棄行動。有鑑於此,警方 高明。 這次的戰術原則是「斬草除根」,不分馬路和行 十月十七日,於學聯與政府對話之前,警方已開 人路,一概驅逐,甚至用上催淚水劑,事先清除 始於清晨突擊清場,結果惹怒大批群眾,不足 敵人的後備兵。 一日旺角便遭重佔。至此又逾一個半月,對話路 盡,上京無望,佔領者師老兵疲,同情者亦已逐 然後大家有目共睹,是次警方更落力於「殺一儆 一離隊。警方以逸待勞後,繼而施展一招「狐假 百」,挑些走避不及的倒霉鬼,制服拘捕,甚 至打到頭破血流。警員如狼入羊群,抓住一個來 虎威」。 打,嚇得綿羊們自動四散逃逸,退入內街。屆時 以前警方正面進攻,佔領者即時因怒生勇,頑強 警方可以步步進逼,分割包圍。佔領者愈向後 抵抗,警力難以應付。於是政府想出利用民事禁 退,人數愈少,分布愈散,最終為警方各個擊破。 制令,由執達吏為警方領路。多數佔領者不願因 古惑仔與佔領者 違反禁制令而遭逮捕,自動退出,走上行人路, 警員遂可行清場之實。但他們知道佔領者只會暫 時撤離,必有重佔舉動,於是汲取昔日教訓,決 警方本身具有驅散「非法集結」的權力,即使以 定要更「果斷執法」。 協助執達吏為名,行清場之實,充其量只能說其 卑鄙狡猾,難言越權犯法。至於其「果斷執法」 警方改進清場戰術

19

P


之方式,我認為既野蠻又霸道,但絕不感到驚 選」的市民,似乎如同自稱三合會成員的「義氣 訝。 仔女」,很有可能做出違法之事。如論當中思維, 警員不一定心懷政治目的,為此濫用治安手段, 一般平民少有惹上嚴重官非,不會常與警察打交 迫害佔領者;相反,警員作為處理治安問題的工 道。雖則執法爭議不絕於聞,如警察虐打嫌犯, 具,只是看上政治立場的標記功能,用來確認治 可我們只當八卦新聞輕輕帶過,自覺事不關己, 安威脅之存在。 絕少認真看待和分析。直到佔領運動拉近市民與 警察的距離,我們才驚訝地認清現實:警察拿著 鎮壓與反抗的惡性循環 對付古惑仔的法例和權限,轉過來對付佔領者。 我 們 正 陷 入 一 個 鎮 壓 與 反 抗 的 惡 性 循 環。 自 因嚴謹條文缺乏詮釋空間,古惑仔可以利用灰色 九二八後,社會大眾普遍抵制以催淚彈和防暴隊 地帶,「合法地」挑戰警員判斷,逃出法網。故 為鎮壓手段,於是政府就指使警方,找出可強制 此我們有「非法集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 驅散又不會激發民意反彈的處理辦法。這就是治 「阻差辦公」等等至為空泛的罪名,為對付古惑 標不治本的「政治問題,警力解決」。 仔「度身訂造」。此等條例賦予警員執法彈性, 幾可全憑一己判斷,藉小事發難,先發制人,即 只要一日沒有政治方案以解決問題,警方鎮壓力 時合法拘捕古惑仔,消弭「治安威脅」於無形, 度愈大,佔領者反抗也愈大,接著警方再升級鎮 減低其聚眾生事的機會。 壓武力,輾轉循環。這正是今日旺角攻防戰的情 況,亦是佔領運動的短期困局。 警員一向可自行詮釋條例,擁有廣大執法權限, 即使其濫權,受害者亦難以追究。可過往「受害 佔領者大多看得出鎮壓與反抗的惡性循環,這樣 者」是金毛公仔佬,我們心裡覺得合理,於是隻 下去只會是「累鬥累」的消耗戰。計算起來,警 眼開隻眼閉;如今警方掉轉槍頭,一如既往地濫 隊訓練有素又有嚴密組織,可以利用合法武力, 用執法空間,拿著空泛條例充當動武藉口,只不 必然佔上風,如是升級運動的選項和程度皆有 過打擊對象是尚稱和平非暴力的佔領者,大家才 限。更為要者,若然警隊自此抱著上述危險思 會如此驚訝。 維,視民主運動為潛在治安威脅,一意打壓,將 會嚴重威脅言論及集會自由,甚至是變相政治迫 可笑又可怕的類比 害。 觀乎近來警察濫權之嚴重,似乎他們正形成一套 我們都認同,政府乃無可爭辯的始作俑者,妄圖 危險思維,慢慢將佔領者等同於金毛公仔佬,將 用治安手段消滅政治問題,令警隊成為磨心,其 政治立場與治安威脅兩者掛鉤。 操守聲譽幾毀於一旦。市民要求政府提出政治方 案,作合理回應,這是理所當然,但我們也要想 以空泛條例對付佔領者,本為一時權宜之計,但 辦法跳出惡性循環,避免投放所有精神和資源於 因佔領威脅無日無之,對抗日久之下,於警察眼 一場對抗警方的泥淖戰,忽視躲在警力背後的政 中,佔領一代如同黑社會,成為治安禁忌和日常 府。 打壓對象。於近日旺角街頭,警察明顯於不知不 覺間,應用學堂訓練,記下佔領者的共同形象。 雖則政府與學聯對話方為解決正途,但事已至 這是可笑又可怕的類比過程。 此,清場行動已開始,雙方難有對話契機,佔領 者惟有籌劃其它行動。正如學聯及學民所強調, 警員看到配帶黃絲帶和「我要真普選」標語的市 對於如何升級,要謀定而後動,團結一致,還要 民,已自然比作金毛公仔佬,要上前截查;他們 為長遠計,轉化佔領運動,走入社區做爭取民意 見到群眾手中拿著口罩和眼罩,即如見到有人手 的工作,對政府而非警隊作長期政治抗爭。 持武器,立刻予以警戒及驅散;遇上出言不遜、 粗言穢語的佔領者,有些警員懶得警告,即時動 手制服,除了發洩情緒外,更重要的是以武力樹 立權威,形成一套「兵與賊」的潛規則,「教導」 佔領者要自動離開其視線範圍。 長此下去,警員會逐漸習慣以政治立場為治安威 脅的標記。因為於其腦海中,高喊「我要真普

20

P


21

P


3/11 晚間 (7:26 pm – 8:27 pm)

回顧

故障車站:將軍澳綫坑口站 故障原因:訊號故障

根據商台新聞 , 當時事件影響 , 由將軍澳站往坑口站 的車程 , 會較平常多 2 分鐘。將軍澳綫來往北角站至 寶琳及康城站的車程,可能較平常多 8 至 10 分鐘。

anyway, 在此幫港鐵講句 , 幕門 ? 你很想要吧 ?

4/11 晚間 (7:33 pm – 7:45 pm) 故障車站 : 東鐵綫旺角東站

將軍澳綫對上一次故障為 26/8, 故障站為將軍澳綫 故障原因 : 列車故障 寶琳站

3/11 晚間 (9:45 pm – 10:50 pm) 故障車站 : 東鐵綫九龍塘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故障原因 : 有人闖入路軌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1933 東鐵綫旺角東站有列車故障,服務稍有阻延 1945 東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6/11 早上 (8:30 am – 9:15 am)

車站 : 觀塘綫九龍塘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2145 東鐵綫九龍塘站有人闖入路軌,服務稍有阻 原因 : 人流過多,服務受阻 延 2240 東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應該會有好多人問 , 東鐵綫究竟幾時先有幕門。

根據 2013 年 11 月 22 日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鐵 路事宜小組委員會會議 , 討論東鐵線及馬鞍山線沿 線加裝自動月台閘門工程的最新進展及相關財務安 排。 港鐵提供之簡報文件顯示 , 預計東鐵綫第一道閘門 會在 2019 年初啟用。

作為數一數二繁忙的轉綫站 , 出現人流過多都算正 常。

22

P


6/11 am)

早 上 (10:59 am – 11:32 7/11 傍晚 (6:15 pm – 8:10 pm)

車站 : 輕鐵輕鐵車廠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原因 : 有列車與外物碰撞

輕鐵貨車相撞導致交通意外……上個月屯門區已經 撞左一次 , 位置是美樂站。 是次事件影響屯門輕鐵在中午時段既服務。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故障車站 : 觀塘綫太子站 故障原因 : 訊號故障

又係壞綫大熱觀塘綫 , 是次故障發生在晚間收工時 段。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1815 觀塘綫太子站訊號故障,服務嚴重受阻,可 考慮其他交通工具

1900 觀塘綫各站現時人流擠逼,部份入閘機及扶 1059 輕鐵輕鐵車廠站附近有列車與外物碰撞,路 手電梯關閉;荃灣綫列車可能根據控制中心指示於 綫 610 + 615 + 615P 將受影響,請留意月台及車廂 車站停留,以減慢人流積聚 廣播 1925 之前於觀塘綫發生的訊號故障事故,經已處 1124 往碼頭方向的輕鐵 615P 綫暫停 理完成,服務嚴重受阻,可考慮其他交通工具 610、615 綫於兆康站後會取道市中心,續往屯門 2010 觀塘 + 荃灣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碼頭 港鐵巴士 506 正取代受影響的輕鐵服務 1132 輕鐵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雨傘運動 @ 2014.11.06

10/11 早 上 (10:44 am – 12:26 pm) 故障車站 : 機場快綫 / 東涌綫

最 近 , mtrupdate 成 員 在 金 鐘 佔 領 區 , 以 港 幣 故障原因 : 訊號故障 $1000 的預算 , 協作豎立一台風力發電機 , 可提供 事故發生在上班時段後的上午時段。值得一提 , 該 部分電力作佔領區自修室人士使用。 綫段在上月曾出現 2 次故障。 反觀在香港, 香港遲起步 20 年之餘,決心和參與 程度仍然差矣,證明代表創新的聲音,若非遭「不 遮即打」,往往可大有作為。

11/11 am)

早 上 (8:53 am – 10:00

故障車站 : 觀塘綫九龍灣站 故障原因 : 訊號故障

嗚…又係觀塘綫 , 今次係港鐵總部九龍灣站

23

P


19/11 News: 西港島線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0948 觀塘綫藍田站有列車故障,服務顯著受阻 港鐵公司正向傳媒介紹將來香港大學站的出口,以 1015 觀塘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及其高速消防升降機的設計 由於香港大學站由地面至車站約二十三層樓高 , 為 目前港鐵在地底最深的車站 , 因此香港大學站特設 升降機接載乘客來往大堂及半山地區。

21/11 下午 (2:25 pm – 5:15 pm)

在該站 A1 、 A2 及 C1 出口共設有十二部升降機, 車站 : 輕鐵屯門碼頭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每部可載二十四至二十八人,由車站大堂至地面需 原因 : 列車出軌 時約半分鐘。港鐵稱該升降機有防火設備,大堂亦 睇到相都心痛 , 希望兩車司機都平安無事…. 有防火區。 [ 有線新聞片段 ] 個人比較關注升降機的安全性 , 始終有意外或故 障 , 應該會好麻煩…. 以下為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其次我對升降機的速度感到好奇 , 不自覺地 , 我諗 1425 輕鐵屯門碼頭站附近有列車出軌 ,路綫 507 起呢張圖,er…部 lift 咁快會唔會嚇親其他人 ? + 614 + 614P 將受影響,請留意月台及車廂廣播

1555 工作人員正將涉事列車重置到路軌上,務求 於黃昏繁忙時間前,重啟輕鐵服務 1630 之前於輕鐵發生的列車出軌事故,經已處理 完成,請留意月台及車廂廣播 1715 輕鐵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23/11 下午 (1:28 pm – 2:10 pm) 故障車站 : 觀塘綫彩虹站 故障原因 : 訊號故障 2014.11.23

1328 觀塘綫彩虹站訊號故障,服務稍有阻延

1337 之前於觀塘綫發生的訊號故障事故,經已處 理完成,服務顯著受阻 1410 觀塘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20/11 am)

早 上 (9:48 am – 10:15

故障車站 : 觀塘綫藍田站 故障原因 : 訊號故障

………買左故障彩既巴絲 , 排隊等派彩啦

24/11 晚間 (8:31 pm – 9:06 pm) 車站 : 東鐵綫大埔墟站 ( 不計算故障次數 ) 原因 : 發現異物 2014.11.24

2031 東鐵綫大埔墟站路軌上發現異物,服務嚴重 受阻,可考慮其他交通工具 2049 之前於東鐵綫發生的路軌上發現異物事故, 經已處理完成,服務稍有阻延 2106 東鐵綫列車服務回復正常

24

P


25/11 早上 (7:10 am – 9:00 am) 故障車站 : 西鐵線錦上路站 故障原因 : 信號故障

☂ 佔 領 消 息 @ 25/11 – 傍 晚 (7:15 pm – )

30/11 晚 間 (9:40 pm – 10:00 pm) 故障車站 : 觀塘綫九龍灣站 故障原因 : 電力設備故障

車站 : 觀塘綫 + 荃灣綫旺角站

原因 : 配合警務行動 , 封閉 E2 出口

總結

本月觀塘綫出現 5 宗故障 , 重登壞綫大熱之首 , 實 屬市民之不幸。 東鐵綫仍舊有數宗發現動物或異物的延誤事故 , 由 此可見月台幕門之迫切性。

較奇怪的是輕鐵綫雖然未有任何故障 , 就在本月在 本人當天在場 , 聽到的 , 見到的 , 就是莫明奇妙的 , 屯門發生 2 宗交通意外 , 而上升亦有 1 宗交通意外 連行人路都要佔領的警察 , 以及有家歸不得的旺角 事故 , 影響服務。 居民。 本月總故障次數為 11 宗 , 平均每 2.727 日發生一 當 然 仲 有 一 個 連 搭 巴 士 都 要 越 過 重 重 枷 鎖 仲 要 比 宗事故 , 故障比上月頻密 (Oct: 3.44 日 / 事故 ) 差佬問候既小弟。

mtrupdate 當日發佈之的消息 :

我們將會繼續跟進及統計港鐵故障事故 , 以及雨傘 運動佔領事宜。

1915 觀塘綫 + 荃灣綫旺角站需要配合警務行動, 合作伙伴及資料提供 : E2 出口(銀行中心)經已關閉,請使用 D3 出口 1931 觀塘綫 + 荃灣綫旺角站需要配合警務行動, E1、E2 出口經已關閉,請使用 D3 出口

28/11 晚間 (7:00 pm – 7:50 pm) 故障車站 : 荃灣綫

故障原因 : 列車故障事故

29/11 am)

早 上 (8:18 am – 10:05

故障車站 : 荃灣綫荔景站 故障原因 : 信號故障

25

P


P

26

Polymer #14  

Mong Kok, one of the battlefront of the ongoing Umbrella Revloution, was cracked down by the authority on 25 Nov under the temporary restrai...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