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Choice 25周年專刊文章

坦坦出走記∼出走至東非坦尚尼亞

文/徐惠娟

  「陌生」的人事物,一直都在考驗著我如何做決定;如何做一個適合 的決定呢?身為基督徒的我,總選擇了最難的決定,但內心平安的那一項 。什麼力量使我更加堅定地要自己一個人試試看呢?「信仰」及我在外國 傳教士身上看到的「勇敢和認真態度」。所以,我決定一個人走上這趟旅 程了!   首先,要提一些準備工作,尤其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之後。離開台 灣前,做了不少的準備,如:打預防針、帶常備藥品、意外保險…等等。 最困難的是向家人說明自己一個人住在非洲十個月,沒有認識的神父和親 人,只能靠2009年時擔任短期國際志工服務學校的校長及教務主任。所 以,距離出發前一~二月左右,邀請龍神父到家裏當說客,我的家人都不 是教友,他們有時不了解為什麼我要做這樣的決定,但後來家人因為相信 神父的極力保證,終於安心讓我出發了。   但坐上飛機後,自己開始後悔了,因為我開始想念家人和所有熟悉的 一切,但無奈地是在上飛機前,我還信誓旦旦地和神父說:「我可以的! 」。心中只有不斷地祈禱並和天主說:「天主,現在除了祢,我還能依靠 誰呢?」   

1


經過滿滿一天24小時的飛行再加上中間待機及出入關的檢查,我累 翻了。和來接機的神父自我介紹後,我就睡著了,他很好奇,我的怎麼能 如此安心地休息呢?我淡定地回答說:「因為你是聖神會的神父,是天主 派來的天使。」   認識聖神會神父們將近有14年的我,明白他們每一個人都是特別, 每個人的塔冷通是不同且獨特的,在這十個月內,神父們也給我許多思考 自己生命價值觀的角度。自己常調皮地為某幾位常看到的神父們取了綽號 :『國王神父』、『小神父』、『等一下神父』,例如『國王神父』為了 讓當地的人有工作而開發了一間飯店,讓當地開啟了一扇具有國際視野的 窗戶,因為聖神會神父們在這裏開大會並選總會長長達一個月;『小神父 』為了讓教堂的人可以對信仰更加深,建立不少男、女善會團體及不斷地 提醒當地的教友以自己的力量來建造屬於自己的教堂;『等一下神父』因 為剛從羅馬回來,他充滿著教授的思維又紳士,我在他身上看到他的熱心 教學及聰明;另外,他的名字的意義有等一下的意思。      這十個月,我是一名幼稚園助教又是協助神父堂區的文書工作,偶爾 教修女們電腦,每週四與神父一同為病人送聖體並探望需要幫助的人,似 志工又似傳教員的生活。生活很豐富且平凡,有時還自己種菜且常和堂區 的青年合唱團一起練唱及野餐。   不過,剛開始的生活是不容易的,因為我是自己一個人在那裏,並沒 有任何和我一樣身份且有相同語言的人,可以分享和討論,這時,只有一 首歌,不斷地鼓勵我繼續向前,這首歌就是"You Raise Me Up”,特別是 副歌的部份,我把翻成中文『你鼓舞了我,所以我能站在群山頂端;你鼓 舞了我,讓我能走過狂風暴雨的海;當我靠在你的肩上時,我是堅強的; 你鼓舞了我…讓我能超越自己。』  

2


我得過瘧疾二次,其中有一次還是經過了好幾天的旅行,才發現自己 生病了。那一次的經驗,我永遠無法忘懷,因為我帶一個大行李從北部坐 將近18小時的車程,頭痛又加上旅途上的辛勞,而且這輛遊覽車坐了將近 60人,車內沒有空調又加上很擁擠,當下的自己和路邊的小草沒有什麼不 同,隨時都可以把生命交給天主了。還好的是,我旁邊坐了一位女士,她 很樂意和我聊天,在這路上我和她分享自己在坦國吃到最好吃的餅乾,她 也和我分享她的生活和工作,雖然是在我頭痛狀態下,但至少我還有活著 的感覺。   在這裏的生活律動是慢慢的,剛開始真的很不習慣,尤其在台灣的我 ,有點完美又要求自己要有效率的,也常因為這樣我和神父們一起工作時 ,會不小心抱怨起來,因為他們覺得還有時間,還不斷地提醒我”Pole! Pole!( 慢慢來的意思)",我才明白自己還無法享受當下的時光。經過二 個月和神父突發奇想的工作方式,我接受了他和自己的改變,因為這就是 當地人的生活方式。每天都可以收到驚喜。   最後,自己也因為常與神父一起去看病人,在回台灣之前,經過不斷 地祈禱和分辨後,期待自己回到台灣時,可以能做同樣的工作,關懷病人 並為病人祈禱.很快地,經過一個星期的祈禱,我收到回應了,在桃園有 一家教會的醫院正在缺人,現在的我就在這裏工作了!   

1


天主在我的生命裏送了不少禮物和恩寵,就如"You Raise Me Up!” 的副歌一樣,”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我不是一 個人做到的,而是天主讓我做到的;若自己沒有成為天主的子女,我如何 經驗怎麼多的禮物和恩寵呢?   另外,一個人的生活在坦尚尼亞,早已不是一個人的生活而是那裏也 是我的家了!

2


坦坦出走記~出走至東非坦尚尼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