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會 為 你 弄 一 個 藍 莓 芝 士 蛋 糕 。 用 心 的 。 但 請 不 要 扔 出 窗 外 。 謝 謝 。

呼吸咖啡茶館 在旺角的樓上cafe,開業九年,是我們所有計劃的起點。 佔地五層,每層也有不同特色。 旺角登打士街恆威商業中心三至七樓 訂位電話:2771 7775

002 fullcupmagazine

如 此 , 如 果 你 們 找 不 到 為 你 買 草 莓 蛋 糕 的 伴 侶 , 來 呼 吸 吧 , 我 們

所 有 的 任 性 , 只 要 感 受 到 包 容 , 那 我 們 就 能 愛 了 。

也 不 明 白 吧 ? 但 我 們 理 解 。 有 時 候 我 們 只 是 希 望 有 人 包 容 自 己 所 有

麼 呢 ? 我 立 即 去 買 。 ﹂ 這 種 程 度 的 任 性 。 近 乎 無 理 取 鬧 。 也 許 許 多 人

是 其 他 。 這 時 , 他 會 向 我 說 : ﹁ 對 不 起 , 是 我 疏 忽 了 。 你 現 在 喜 歡 甚

下 一 切 去 買 。 當 他 買 回 來 後 , 我 會 把 它 扔 出 窗 外 , 說 我 要 吃 的 其 實

有 人 這 樣 說 過 : 我 的 任 性 是 當 我 想 吃 草 莓 蛋 糕 時 , 男 友 就 會 放

你 眼 中 的 任 性 是 甚 麼 ?


呼吸雜誌工作人員 主編:清龍 設計:魚、清龍 訪問:匡翹、蘇詞、一鳴、三七、清龍 文字:匡翹、魚、蘇詞、一鳴 攝影:魚、Platini、沙律、阿華

呼吸雜誌派發點 Natural Music Center ⧸/ 旺角西洋菜南街74-84號旺角城市中心8樓05-07室

MONO Studio ⧸/ 旺角太子道西141號, 長榮大廈, 7⧸/F, C室

Giga Music Box ⧸/ 旺角廣東道1155號日昇廣場1樓2室

觸 Studio ⧸/ 旺角亞皆老街83號, 先施大廈311室

Four Channels Studio ⧸/ 旺角亞皆老街83號, 先施大廈503室

002 你眼中的任性是甚麼? 芝士蛋糕 003 杏汁豬肺湯 呼吸飯店 004 不可不理喻 呼吸飯店 005 心繫膠國 袁智聰

Cover Story 007 獨立好不好? Peri M & Mastamic 009 十年怎麼變,還是... Peri M 011 音樂是故事 芊彤 013 身體是樂器 Set Tone Men x Senza 015 卡巴萊聚會 演戲家族 017 深藍色的過雲雨 Charlie Lim 019 挑戰就是爵士精神 Robert Wong Trio 021 到最後只剩下文字 Serrini 023 上環來的本地樂隊 Noughts And Exes 025 誰在等花開 彭永琛 027 周日下午三點 呼吸音樂 028 這不是沙發 呼吸 life

Camel Studio & Music Storm ⧸/ 旺角通菜街2A-2P鴻光商場1⧸/F

Live Music Center ⧸/ 旺角通菜街2A-2P鴻光商場1⧸/F 6號鋪

Music Trio(旺角)⧸/ 旺角總統商業大廈1406室

Music Trio(太子)⧸/ 彌敦道760號東海大廈1118室

Parkland Studio ⧸/ 旺角彌敦道585號富時中心7樓全層

Tom Lee 尖沙咀 ⧸/ 九龍尖沙咀金馬倫道6號四樓

Tom Lee 奧海城 ⧸/ 九龍海泓道一號奧海城三期地下2號鋪

專題 : 029 台灣音樂生態記

029 前言 030 十年後的事, 花生隊長 031 地下音樂窒 033 兩岸三地音樂對談 035 後記,不亢不卑 037 巡迴車 038 我們的盒子 呼吸昆明

Tom Lee 九龍灣 ⧸/ 九龍灣德福廣場二期516-518號

Tom Lee 九龍灣 MegaBox ⧸/ 九龍灣宏照道38號MegaBox 12樓2-20室

Tom Lee 灣仔 ⧸/ 香港灣仔告士打道144-149號城市大廈

Tom Lee 銅鑼灣 ⧸/ 竹杳港銅鑼灣波斯富街29號東南大廈地下至三樓

CD Warehouse 觀塘 ⧸/ 九龍觀塘道418號創紀之城5期APM, 第3層10號鋪

CD Warehouse 旺角 ⧸/ 九龍旺角亞皆老街8號朗豪坊12樓1號鋪

The Grand Cinema ⧸/ 九龍尖沙咀柯士甸道西1號Element 2樓

LCX ⧸/ 尖沙咀海港城海運大廈三階

藝穗會 ⧸/ 中環下亞里畢道2號

039 所有哀傷的光影 森山大道 043 落地生根 潮州金 045 銅鑼灣的世外桃源 阿麥廚房 047 人情的功用 永師傅 049 音樂老師的教育

050 台灣來的野兔 論誠品來港 053 勇往直前 黃 琪 055 台灣音樂生態給香港的啓示 黃 靖 056 你想? 陽光妹 057 你地個個有...事 E 記 058 林祥焜樂園 林祥焜


欣 賞 我 們 的 食 物 。

真 的 , 大 家 可 以 過 來 喝 酒 , 但 呼 吸 飯 店 , 始 終 希 望 畀 更 多 的 人 客 ,

枝 , 則 由 四 百 元 加 至 八 百 大 元 。

開 瓶 費 用 也 會 調 整 , 紅 酒 一 枝 , 由 一 百 元 加 至 二 百 大 元 ; 威 士 忌 一

搖 紅 酒 既 樂 趣 。 我 們 也 會 盡 量 增 添 酒 的 種 類 , 盡 量 滿 足 大 家 。 另 外 ,

我 們 經 過 反 省 , 決 定 從 善 如 流 。 我 們 會 提 供 酒 杯 , 讓 大 家 可 以 享 受

都 無 得 賣 。 何 況 就 算 我 地 有 紅 酒 , 大 家 都 未 必 想 喝 啦 。

杯 , 大 家 理 解 。 你 帶 自 己 酒 , 無 問 題 , 反 正 我 地 又 唔 係 酒 吧 , 好 多 酒

唉 , 做 人 好 多 時 係 互 相 尊 重 。 大 家 吃 得 高 興 , 美 酒 佳 餚 , 飲 多 兩

呼吸飯店 原址為白宮冰室,呼吸接手後,盡力保留原有裝潢,轉營手工老粵菜。 地址:土瓜灣馬頭角道91號地下(白宮冰室舊址) 營業時間:早上十一時至凌晨二時 電話:22642777

004 fullcupmagazine

幾 , 一 直 飲 到 收 舖 。

自 攜 了 威 士 忌 若 干 枝 , 霸 住 張 大 檯 , 仲 不 斷 出 去 添 酒 , 由 晚 上 六 點

不 過 事 出 有 因 , 我 們 之 所 以 咁 做 , 係 因 為 有 一 晚 , 有 班 親 愛 的 顧 客 ,

喂 , 大 佬 , 你 紅 酒 杯 都 無 隻 畀 人 , 收 咁 貴 , 係 唔 係 過 份 先 ? 也 對 ,

件 。 詳 情 見 上 , 不 贅 。

呼 吸 發 生 的 事 , 好 多 也 看 似 不 可 理 喻 。 這 樣 的 事 , 最 近 又 新 增 一

世 上 沒 有 不 可 理 喻 的 事 , 關 鍵 是 你 知 道 多 少 細 節 。

不 可 , 不 理 喻 。


杏汁豬肺湯 豬肺是血淋淋的事物,然而這客杏汁豬肺湯,卻是潔白如雪。 何以如此?只因這煲湯奉上你桌面前,有人把這血淋淋的豬肺,一次次的用水沖 洗,反反覆覆,以小時計,直至血水洗淨,這樣,湯汁才會如此淨白,入口也不會有尿 味。然後,才加上赤肉、雞肉、金華火腿去熬,最後加上生磨的杏汁,事就成了,湯有杏 香,入口順滑。 ﹂

這些都是食客往往不知的小事。如果有食客向大廚說: 你的豬肺洗得很乾淨。 大廚大概會笑得開懷。用功處被暸解,人生在世,還有比這快樂的事嗎?

fullcupmagazine 003


006 fullcupmagazine

抑 或

之 分 別 , 就 相 對 於 弄 功 夫 茶 、 泡 茶 包 與 喝 樽 裝

Vinyl

文字散佈於中、港、台的平面及網絡媒體。除執筆寫字外另擔任音樂文化講師與音樂表演節目策劃人。

? ﹂ 這 是 近 年 不 時 見 到 一 條 給 音 樂 人 抑 或 樂 迷 的 選 擇 題 。 如 果 你 的 答 覆 選 、 擇 是 MP3

1994年創辦音樂雜誌《音樂殖民地雙週刊》(MCB),2004年10 週年休刊大吉,停刊後在網絡上陰魂不散。

音 響 發 燒 友 之 奢 侈 專 利 。 如 今 , 可 以 看 到 有 很 多

CD

MP3

沉迷音樂又喜歡用文字解讀音樂的香港升斗市民,人稱樂評人,一寫廿多年,

Hi-end

MP3

MP3

0156

袁智聰

茶 過 般 聽 去 。 黑 膠 幾 唱 年 片 間 , , 那 我 猶 們 如 都 一 目 門 睹 手 了 藝 黑 ; 膠 也 唱 有 片 人 復 說 興 聽 的 黑 現 膠 象 , 。 是 聽 一 黑 種 膠 音 唱 樂 片 愛 , 好 已 者 不 的 再 浪 是 漫 那 。 群 欣 執 賞 迷 黑 不 膠 悔 、 的

MP3

MP3

MP3

CD

Nicole

較 我 年 輕 的 獨 立 音 樂 樂 迷 , 都 紛 紛 加 入 了 黑 膠 信 徒 的 行 列 , 樂 此 不 疲 地 搜 購 新 、 舊 黑 膠 唱 片 。 他 們 都 是 錯 過 了 黑 膠 唱 片 時 代 的 一 代 ︱ 正 確 來 說 他 們

CD

80

從 前 也 許 亦 曾 有 經 歷 過 黑 膠 時 代 , 但 只 是 那 時 還 未 懂 得 聽 搖 滾 音 樂 / 獨 立 音 樂 而 已 。

Vinyl

CD

format

My Little Airport

Extreme

用 激 的 我 。 的 下 黑 作 載 膠 是 用 密 復 來 碼 興 自 黑 , 膠 已 唱 用 , 不 片 來 而 是 世 平 且 近 代 時 有 年 的 ﹁ 不 發 樂 粗 少 生 迷 聽 都 的 , ﹂ 是 事 我 , 獨 。 的 而 立 多 黑 黑 唱 年 膠 膠 片 前 唱 唱 廠 , 片 片 牌 英 收 則 的 美 藏 用 出 出 , 來 品 版 都 愜 。 的 是 意 無 新 自 地 疑 品 聽 ﹁ 黑 年 ; 買 膠 代 甚 黑 唱 囤 至 膠 片 積 有 搭 專 至 輯 樂 今 , 迷 , 買 ﹂ 已 而 了 的 開 從 這 風 始 未 些 氣 覆 放 附 實 行 棄 送 在 ﹁ 過 是 隨 入 大 碟 手 的 好 附 黑 黑 的 送 膠 膠 念 免 唱 但 頭 費 片 只 , 。 聽 顯 我 其 然 下 的 能 載 黑 ﹂ , 夠 的 膠 黑 對 趨 收 膠 當 勢 藏 唱 今 , 當 片 黑 即 中 則 膠 唱 , 純 唱 片 很 粹 片 內 多 用 市 附 都 作 場 高 是 收 帶 質 一 藏 來 直 伴 之 刺 coupon

1990

Sex Drugs Internet

500

200

主 , 唱 我 那 張 擔 編 任 號 低 是 音 結 他 ,

CD

Life Fucks Everyone

︾ 專 輯 便 有 出 版 黑 膠

更 能 激 起 我 的 購 買 慾 。

隨 著 我 成 長 、 與 我 一 起 經 歷 過 數 度 搬 遷 年 。 代 起 我 年 都 前 是 後 以 , 聽 開 為 始 主 取 , 締 但 黑 我 膠 仍 , 會 當 偶 時 有 我 購 有 買 很 黑 多 膠 朋 唱 友 片 都 。 把 今 黑 天 膠 , 賣 當 掉 我 ︵ 走 甚 進 至 唱 丟 片 掉 店 ︶ 的 而 時 全 候 然 , 進 眼 入 前 的 紀 一 元 張 , 黑 但 膠 我 唱 對

黑 膠 唱 片 仍 是 不 捨 不 棄 。 即 使 自 踏 入

90

4

The Way We Were

黑 膠 復 興 的 現 象 , 也 降 臨 到 華 語 獨 立 音 樂 圈 。 如 去 年 北 京 樂 團 ﹁ 新 褲 子 ﹂ 的 ︽

片 乃 遠 比 一 張

——MP3

8

︾ , 稍 後 亦 會 以 黑 膠 唱 片 形 式 推 出 , 執 筆 之 際 仍 在 趕 製 當 中 , 一 如 他 們 的

但 我 不 清 楚 限 量 印 製 多 少 張 。 而 由 香 港 人 組 成 並 長 駐 北 京 的 冷 冽 闇 黑 迷 幻 樂 團 ﹁ 憬 觀 : 像 同 疊 ﹂ ︵ 成 員 包 括

CD

The Yours 剛 在 月 發 表 的 首 張 專 輯 ︽

手 ︶ 這 ︶ 樂 股 , 他 隊 風 們 氣 在 亦 自 終 家 於 廠 在 牌 今 ﹁ 年 玫 吹 瑰 襲 樓 , 香 模 他 港 擬 們 的 錄 在 獨 音 立 ﹂ 月 圈 旗 發 。 下 表 糅 發 的 合 表 首 迷 的 張 幻 首 專 音 張 輯 樂 同 ︽ 、 名 前 專 衛 輯 電 更 子 只 音 有 樂 出 、 版 噪 黑 ︾ 音 膠 便 氛 , 是 圍 限 只 以 量 作 及 生 黑 甜 產 膠 美 唱 但 張 片 陰 。 形 暗 式 之 限 夢 量 幻 發 流 行 行 曲 張 而 , 來 內 的 附 極 歌 端 曲 流 下 行 載 樂 密 ︵ 碼 。 而 No One Remains Virgin

樂 團

Pop

Shoegaze / Post-Punk

﹁ 貪 靚 ﹂ 的 姿 態 , 據 知 唱 片 是 以 顏 色 膠 印 製 的 。

的 話 , 毋 庸 置 疑 這 是 多 麼 酷 的 象 徵 。

心 繫 膠 國


fullcupmagazine 005


這 和

精 神 不 謀 而 合 。

獨 立 , 不 代 表 完 全 不 用 主 流 「

制 度 不 適 合 自 己 , 然 後 尋 找 新 的 方 法 生 存

的 資 源 , 反 而 是 目 標 和 操 作 方 式 的 不 同 。 認 清 目 標 , 如 果 現 存

最 多 呢 ? 我 們 要 了 解 整 個 工 業 是 怎 樣 運 作 , 然 後 建 立 屬 於 自 己 的 可 行 的 方 法 。 「

出 , 也 本 要 身 處 就 的 理 不 樂 許 是 隊 多 很 , 音 剛 樂 好 以 , 參 外 這 加 的 、 點 樂 事 其 隊 務 實 比 。 蠻 賽 經 , 重 ,

安 身 立 命 的 方 法

hip hop

我 們 簽 約 時 , 其 實 不 是 很

的 多 勞 唱 琴 舞 了 , 片 當 手 台 , 這 公 相 然 演 可 無 司 比 , 出 能 疑 , 之 下 這 。 同 是 有 也 說 簽 其 一 經 , 。 要 約 他 種 理 端 前 的 便 人 看 利 , 更 , 樂 要 會 , 也 親 隊 找 有 不 有 近 本 合 用 一 原 身 費 套 有 的 當 作 神 固 的 , 然 個 在 有 制 要 合 許 的 度 性 有 作 多 營 。 , 過 很 例 瑣 運 沒 主 大 音 子 事 模 有 的 有 上 式 貶 動 林 。 和 意 力 曉 脈 , 認 , 培 零 絡 只 為 而 , 九 。 是 , 就 又 年 一 他 算 例 尾 種 們 自 如 簽 陳 樂 己 曾 了 有 述 隊 搵 經 經 唱 。 以 , 在 理 片 香 前 也 人 公 港 不 未 公 司 原 是 必 司 , 有 太 去 , 很 的 著 到 之 多 制 力 這 這 後 事 度 對 個 種 演 都 , 外 水 較 出 有 就 的 平 大 機 人 是 。 型 會 代 有 工

Peri M

作 , 時 間 精 神 多 花 在 音 樂 本 身 。

Peri M

與 香 港 大 多 數 樂 隊 不 同 之 處 。 現 在 許 多 稍 為 知 名 的 樂 隊 , 如

有 機 會 簽 經 理 人 公 司 , 我 們 就 把 對 外 的 工 作 分 配 出 去 了 。

DJ

要 , 也 是

wlid day out

好 在 避 了 這 段

由 起 步 到 站 穩 陣 腳 , 其 實 也 是 靠 自 己 一 手 一 腳 去 找

artist

歷 這 段 洗 禮 , 他 們 能 站 穩 陣 腳 , 除 了 音 樂 的 好 壞 , 也 關 乎 韌 性 、 社 交 等 音 樂 以 外 的 能 耐 。 如

show

、 做

此 , 許 多 有 音 樂 才 能 的 團 體 , 可 能 就 因 為 撐 不 過 這 段 時 期 , 無 疾 而 終 。 有 局 限 性 的 才 能 , 要 放

Aeolus

在 適 當 的 場 所 , 才 可 充 份 發 揮 。 為 何 要 迫 一 個 音 樂 人 去 找

active

洗 禮 。 還 有 另 一 好 處 , 就 是 他 們 的 經 理 人 , 不 是 傳 統 的 大 公 司 。 紅 線 音 樂 , 是 香 港 少 數 的 獨 立

active

音 樂 廠 牌 , 這 種 廠 牌 的 好 處 , 是 對 音 樂 的 干 涉 往 往 較 少 , 樂 手 能 保 持 其 自 主 性 。

Eunice

建 立 自 己 的 制 度

killersoap

在 獨 立 、 小 型 廠 牌 漸 漸 出 現 , 而 主 流 廠 牌 歌 手 的 唱 片 銷 量 劇 減 的 情 況 下 , 主 流 廠 牌 的 政 策 也

chochukmo

明 顯 改 變 。 這 點 從 簽 約 的 年 期 便 可 知 一 二 。 大 家 也 應 聽 說 過 , 早 年 廠 牌 的 合 約 是 以 十 年 計 , 但

Peri M

最 近 開 始 有 減 短 的 傾 向 , 反 映 樂 手 的 議 價 能 力 強 了 。 在 這 種 情 況 下 , 樂 手 應 當 考 慮 的 其 實 是 :

Peri M

自 己 到 底 想 做 甚 麼 ? 同 時 又 有 甚 麼 籌 碼 ? 要 成 名 、 開 心 玩 音 樂 、 還 是 出 專 輯 ? 自 己 團 隊 內 有 沒

design

008 fullcupmagazine

有 社 交 、 設 計 、 宣 傳 的 人 才 , 甚 至 有 沒 有 金 主 ? 只 因 固 有 體 制 看 起 來 不 太 合 理 就 敬 而 遠 之 , 不

sponser

是 好 的 態 度 ; 只 是 迷 戀 獨 立 的 態 度 , 沒 看 清 獨 立 的 難 處 , 沒 想 到 如 何 經 營 , 也 難 以 長 久 生 存 。

show

獨 立 不 是 沒 有 制 度 , 只 是 讓 你 建 立 屬 於 自 己 的 制 度 而 已 。

在 這 角 度 ,


在才不誰頭門從 。會如的,檻電 制得這聲一降視 度到樣音時低世 無勝說才之,代 可利吧會間制轉 避。:被,度到 免人知大眾化網 ,類道家聲的絡 我的制聽喧經世 們工度見嘩 代 能具仍?。理, 選不存 持人加 擇斷在 之公上 的改, 以司經 是變並 恆優營 如,繼 的勢環 何潮續 制下境 應流與 度降的 付更制 一,改 它替度 時小變 。,周 之型, 但旋 間唱音 只、 彷片樂 有思 似公圈 制考 失司的 去 度制 功和生 這度 用獨態 件背 ,立變 事後 這音化 本邏 情樂甚 身輯 況人大 永的 下紛。 紛宣 遠人 存, ,抬傳

獨 立 好 不 好

Peri M

曾 經 ��� 過 經 理 人 公 司 , 離 開 舊 公 司 後 , 有 很 多 唱 片 公 司 聯 絡 過 他 , 但 他 沒 再 簽 。

獨 立 就 要 理 解 制 度

Mastamic

Mastamic

hip hop

hip hop

LMF

如 果 我 , 說 我 做 也 覺 得

DJ Tommy

的 原 因 : 把 不 可 能 變 成 可 能 。

hip hop

道 出 喜 歡

開 其 法 因 始 實 也 為 玩 都 不 他 是 一 們 一 樣 未 脈 。 必 , 相 識 就 承 有 , 這 其 在 種 他 香 這 想 的 港 回 法 大 比 事 。 家 較 , 便 新 不 , 他 太 成 說 熟 功 , 悉 例 。 子 就 而 不 算 且 多 同 我 。 是 喜 就 做 歡 如 音 嘗 農 樂 試 夫 , , 。 也 但 我 是 不 不 來 同 太 自 的 相 音 信 樂 『 也 沒 有 可 其 , 能 獨 』 來 特 自 , 性 由 , 我 , 做 hip hop

曾 在 他 的

hip hop

做 到 好 像 陳 奕 迅 的 程 度 , 可 能 真 係 吹 大 左 , 但 如 果 只 係 要 生 存 , 無 論 是 老 闆 或 是

artist

的 朋 友 , 問 題 出 於 他 們 照 抄 美 國

可 以 。 當 業 界 人 士 可 能 不 太 熟 從 悉 網 絡 、 記 的 錄 特 片 性 、 , 而 我 又 我 較 從 理 不 解 同 , 的 那 渠 我 道 就 吸 決 收 定 外 自 國 己 的 來 資 。 訊 , 比 起 以 理 解 從 來 不 單 靠 想 像 。

video blog

前 , 資 訊 更 易 得 到 , 但 更 進 一 步 的 是 思 考 。 有 些 香 港 做

hip hop

愛 講 黑 社 會 、 槍 、 性 愛 ? 因 為 聽 眾 的 需 要 , 他 們 要 營 造 硬 漢 形 象 。 那 麼 , 香 港

模 式 , 沒 有 想 過 美 國 模 式 中 , 有 甚 麼 傑 出 之 處 , 香 港 能 夠 應 用 。 全 套 照 抄 , 並 不 可 行 。 例 如 說

DVD......

Mastamic

最 重 從 要 的 包 是 裝 , 形 象 要 , 懂 得 到 制 所 營 度 受 銷 怎 制 ,

為 何 美 國 的

hip hop

也 會 一 手 包 辦 , 這 是 獨 立 音 樂 人 困 難 之 處 。 但 一 體 兩 面 ,

的 聽 眾 又 是 甚 麼 人 ? 我 們 要 建 立 怎 樣 的 形 象 ? 這 就 是 要 思 考 的 地 方 。

Mastamic

到 音 樂 內 容 ,

rapper

know-how 。 例 如 你 要 自 己 派 歌 , 那 麼 甚 麼 時 候 去 電 台 會

肘 不 多 , 便 能 走 自 己 想 走 的 路 , 能 夠 在 實 踐 中 驗 證 自 己 的 想 法 。

Mastamic

玩 。 這 當 中 除 了 概 念 的 掌 握 , 其 實 有 很 多

fullcupmagazine 007


02

9

看 過 他 們 的 表 演 , 聽 過 他 們 的 音 樂 。 轟 轟 轟 , 好 像 是 這 樣 , 不 過 很 多

十 年 怎 麼 還 是變 Peri M

你 可 能 在 甚 麼 地 方 聽 過 他 們 的 名 字 , 或 者 在 哪 場

indie

都 是 這 樣 。 想 了 很 久 , 你 好 像 覺 得 , 嗯 , 的 確 在 某 個 地 方 聽 過 他 們 , 但 還 是 喚 不 起 準 確 的 印 象 來 。 朋 友 給 你 播 他 們 的 新 歌 ︿ 石

show

, 你 決 定 你 不 認 識 他 們 。 不 是 這 首 歌 不 好 聽 , 它 好 聽 , 但 就 是 跟 印 象 差 很 遠 。 一 定 是 搞 錯 隊 名 了 。

show

年 簽 約 紅 線 音 樂 , 開 始 出 唱 片 , 曾 經 有 結 他 手 離 隊 , 也 換 過 鼓

MV

010 fullcupmagazine

年 , 頭 幾 年 就 贏 過 許 多 獎 項 , 做 過 許 多 表 演 , 09

帶領觀聽眾進入箇中的音樂領域及意境。

02

他們以 Melodic Rock 風格為基礎,利用豐富而緊湊的編曲襯托出悅耳的歌曲旋律,

: 幾 個 五 彩 繽 紛 的

, 而 且 陸 續 有 來 。 他 們 畢 竟 持 續 地 玩 了 十 年 , 你 會 聽 過 的 。 讓 你 覺 得 記 錯 了 , 也 許 是 那 轟

林 叢 間 ﹀ , 成 看 軍 了 於 Peri M

限制的視點: 無論你在哪觀物賞事,立在界線的他們也在看你。

裏 那 樣 的

手 , 最 近 出 了 第 二 張 唱 片 , 拍 了 第 一 個 MV

Peri M,「周界」之縮寫,意指規限的面積,

轟 轟 的 印 象 , 你 依 稀 記 得 他 們 有 首 歌 叫 ︿ 報 復 ﹀ , 唱 了 很 多 年 , 深 入 民 心 。 總 之 , 你 沒 看 過 像

Peri M

Peri M

, 總 是 笑 容 可 掬 的 Aeolus

︾ 也 不 是 原 有

, 周 界 的 意 思 。 可 是 他 們 不 會 畫 地 自 限 , 反 而 要 求 多 元 化 , 要 求 突 破 。 不 過 認 真 想 起 來 , 許 多 樂

樂 手 , 在 充 滿 新 鮮 空 氣 的 大 自 然 , 奏 著 像 ︿ 在 森 林 和 原 野 ﹀ 那 樣 的 輕 快 音 樂 。 問 起 ︿ 石 林 叢 間 ﹀ 這 首 歌 和

MV

那 張 得 獎 的 ︽

的 全 名 其 實 就 是

說 : ﹁ 那 完 全 是 一 次 突 破 。 我 們 一 直 嘗 試 做 不 同 的 音 樂 , 根 據 我 們 各 人 的 個 性 和 喜 好 , 配 合 其 他 人 的 意 見 , 才 會 有 新 的 想 法 。 ﹂

MV

的 歌 ! ﹂ 看 得

又 出 碟 了 , 風 格 又 不 同 了 ;

Mylo Xyloto

很 高 興 的 笑 說 : ﹁ 現 在 會 寫 更 多 開 心 的

團 , 無 論 是 外 國 或 本 地 的 , 不 也 常 常 尋 求 突 破 嗎 ?

Coldplay

說 笑 地 補 充 : ﹁ 以 前 殺 氣 太 重 了 ! ﹂ 除 了 清 新 愉 快 的 氣 氛 和 以 前

於 是 這 一 次 , 他 們 創 作 了 像 ︿ 石 林 叢 間 ﹀ 這 樣 清 新 愉 快 的 音 樂 。

的 風 格 , 卻 很 有 特 色 。 十 年 , 不 能 一 成 不 變 。 出 來 的 結 果 是 好 評 劣 評 , 也 許 不 那 麼 緊 要 , 不 固 步 自 封 , 才 是 搖 滾 精 神 吧 。

Linkin Park

出 , 寫 開 心 的 歌 , 人 也 會 開 心 點 , 她 的 笑 容 真 有 親 和 力 。 然 後

major

不 一 樣 了 , 在 音 樂 的 創 作 方 法 上 也 有 轉 變 。 ﹁ 以 前 的 歌 大 多 由 阿 介 編 寫 的 , 而 且 偉 傑 離 隊 之 前 , 他 的 位 置 很 重 要 。 現 在 我 們 都 會 加

Aeolus

斬 釘 截 鐵 : ﹁ 不 應 該 擔 心 這 樣 的 事 。 我 認 為 只 要 是 我 們 幾 個 人 一 起 創 作 出 來 的 東

入 各 自 的 創 作 , 每 個 樂 手 都 佔 分 量 , 每 個 部 分 都 有 看 頭 、 都 特 別 。 ﹂ ﹁ 可 是 , 不 擔 心 風 格 的 轉 向 , 會 趕 走 舊 聽 眾 嗎 ? ﹂ 選 擇 轉 變

Eunice

Peri M

變 了 質 , 他 們 自 己 也 未 必

Turn B

Peri M

的 個 性 , 那 就 是 我 們 的 樂 隊 。 ﹂ 十 年 , 也 許 有 人 覺 得

風 格 的 創 作 者 , 一 定 會 遇 上 這 樣 的 老 問 題 。

Perimeter

西 , 就 至 少 是 我 們 認 同 的 東 西 , 那 就 會 有 Peri M

Peri M

的 個 性 。 就 讓 我 們 從 他 們 往 後 的

雖 然 變 了 , 看 得 出 來 , 他 們 的 取 向 比 以 前 大 眾 化 了 , 容 易

沒 有 猶 豫 過 , 但 說 得 出 這 一 句 , 證 明 他 們 很 清 楚 心 裏 存 有 那 種 不 變 的 甚 麼 。

Peri M

Peri M

, 堅 持 保 留

誰 都 知 道 , 世 上 沒 有 不 變 的 事 , 也 知 道 , 許 多 事 人 們 控 制 不 了 。

Peri M

聽 了 , 或 者 他 們 要 試 試 融 合 吧 商 。 業 性 和 藝 術 元 素 。 不 過 , 怎 麼 轉 變 , 他 們 還 是

製 作 和 演 出 , 重 新 認 識


fullcupmagazine 009


09

9 不 喜 歡 在 大 眾 前 表 演 , 沒 想 到 奪 獎 , 只 是 想 嘗 試 站 在 這 種 台 板 上 。 命 運 卻 讓 她 奪 冠 , 還 認 識 了 一 班 朋 友 , 這 就 是 冒 險 的

灣 的 墾 丁 , 就 算 知 道 入 圍 了 , 原 也 不 願 一 個 人 過 去 。 然 後 , 有 朋 友 願 意 為 我 彈 結 他 , 大 家 就 一 起 過 去 了 。 ﹂

﹁ 成 件 事 好 青 春 , ﹂ 芊 彤 說 , ﹁ 一 個 朋 友 知 道 我 喜 歡 台 灣 , 音 樂 節 參 賽 又 簡 單 , 便 協 助 我 參 賽 。 成 件 事 好 似 好 遠 , 在 台

這 是 種 屬 於 年 輕 靈 魂 的 矛 盾 。 芊 彤 當 然 年 輕 , 也 有 屬 於 自 己 的 年 輕 的 故 事 , 就 如 她 在 墾 丁 春 浪 音 樂 節 的 故 事 。

青 春 的 冒 險

搞 笑 的 是 , 每 次 表 演 後 , 我 很 可 能 會 覺 得 ﹃ 表 演 也 不 錯 啊 ﹄ , 也 會 享 受 掌 聲 , 但 始 終 也 害 怕 把 很 內 在 的 自 己 挖 出 來 。 ﹂

喜 歡 表 演 的 人 。 ﹁ 對 我 來 說 , 音 樂 是 情 感 的 出 口 。 音 樂 很 明 白 我 。 但 我 真 正 發 自 內 心 唱 歌 的 時 候 , 很 可 能 只 有 自 己 一 個 。 很

對 我 來 說 比 較 私 人 , 講 求 感 覺 , 而 我 大 部 份 時 間 沒 ﹃ 希 望 在 眾 人 面 對 表 演 呢 ﹄ 的 感 覺 。 我 喜 歡 音 樂 , 喜 歡 創 作 , 但 不 是 特 別

聯 想 到 卡 夫 卡 , 還 有 另 一 個 原 因 : 卡 夫 卡 在 世 時 , 沒 公 開 自 己 的 小 說 , 而 芊 彤 說 她 不 太 喜 歡 在 多 人 的 地 方 表 演 。 ﹁ 創 作

謝芊彤 全名謝芊彤,愛音樂、愛文字的創作人。 就讀樹仁新傳,2011在台灣墾丁春浪音樂節中獲得冠軍, 及後創作不斷,時有為不同歌手作曲,如吳雨霖<告白>、twins<我們之間>。

012 fullcupmagazine

音 樂 很 明 白 我

大 概 是 這 麼 一 回 事 。

洋 娃 娃 寫 信 給 女 孩 。 女 孩 失 去 真 實 的 洋 娃 娃 , 但 她 得 到 故 事 , 如 此 , 她 不 再 悲 傷 。 這 就 是 創 作 的 力 量 。 芊 彤 所 說 的 信 望 愛 ,

知 道 ︶ , 剛 好 在 街 上 遇 到 一 名 不 見 了 洋 娃 娃 的 女 孩 。 為 了 讓 女 孩 接 受 這 現 實 , 他 沒 有 把 寶 貴 的 時 間 花 在 寫 小 說 上 , 反 而 是 扮

把 現 實 化 為 以 音 樂 表 達 的 故 事 , 這 是 怎 樣 的 歷 程 ? 我 聯 想 到 卡 夫 卡 晚 年 的 故 事 。 那 時 , 他 還 有 一 年 就 去 世 ︵ 縱 使 他 未 必

為 回 應 、 記 錄 。 ﹁ 新 聞 中 的 故 事 , 說 到 最 後 , 也 是 一 些 最 大 的 東 西 , 即 是 信 望 愛 。 ﹂

為 何 要 寫 關 於 時 事 的 歌 呢 ? 芊 彤 說 , 這 是 因 為 故 事 的 感 動 。 讀 新 聞 系 的 她 , 從 新 聞 中 得 到 許 多 故 事 , 然 後 通 過 創 作 , 作

音 樂 是 故 事 ﹣

回 報 吧 , ﹁ 冒 險 很 危 險 , 但 很 值 得 去 試 。 我 希 望 繼 續 創 作 , 希 望 聽 眾 聽 後 , 生 命 會 有 微 少 的 改 變 。 ﹂ 這 就 是 故 事 的 力 量 了 。

謝 芊 彤


fullcupmagazine 011


16

9

兩 隊 新

合 唱 團 , 受 多 年 傳 統 合 唱 訓 練 , 善 於 糅 合 古 典 與 流 行 唱 法 。

團 體 , 聯 袂 來 到 呼 吸 音 樂 , 為 大 家 帶 來 無 伴 奏 合 唱 新 聲 音 。

那 是 來 自 人 體 的 聲 音 噢 。 這 種 聲 音 能 帶 來 異 樣 的 感 動 , 陌 生 又 熟 悉 的 人 聲 , 鑽 進 耳 裡 , 每 一 次 都 使 人 雞 皮 疙 瘩 。

起 來 卻 沒 有 人 造 樂 器 的 異 質 感 。

器 , 製 造 出 來 的 聲 音 , 和 其 他 人 造 的 樂 器 , 有 著 本 質 的 不 同 。 那 種 ﹁ 模 仿 ﹂ 樂 器 的 聲 音 , 像 一 般 樂 器 , 沒 使 用 人 造 的 語 言 , 聽

, 尤 其 是 現 場 , 身 體 總 有 異 樣 的 反 應 。 那 反 應 不 是 來 自 唱 出 歌 詞 的 歌 者 , 而 是 作 為 樂 器 的 人 聲 。 身 體 作 為 一 種 樂

Set Tone Men x Senza 實動男~

無伴奏合唱人聲樂團,成員接受多年傳統合唱訓練。

有別於一般無伴奏合唱表演,結合傳統與流行的唱法,靈活多變的歌唱技巧為歌曲帶來嶄新演繹。 Senza~

所有成員來自浸會大學不同學系,在學園內外皆十分活躍,有多次演出經驗,並獲得好評。

他們旨在以不同類型的樂曲,如古典樂,音樂劇,流行曲,爵士樂等,向社會推廣無伴奏合唱。

014 fullcupmagazine

無 異 質 感 的 樂 器

Senza x Set Tone Men

A Capella

Countertenor 的 聲 音 , 以 假 聲

Set Tone Men Senza

Chris

你 有 類 似 的 感 動 嗎 ? 今 個 九 月 ,

Die Konzertisten

Countertenor

, 也 可 不 受 音 域 限 制 , 做 出 豐 富 完 整 的 音 效 。

Set Tone Men

說 出 男 聲 在 高 音 域 的 特 別 角 色 : ﹁

的 高 男 中 音 ︵

為 全 男 班 無 伴 奏 合 唱 樂 團 , 成 員 均 來 自

各 有 特 色

A Cappella

Senza 則 全 由 浸 會 大 學 學 生 組 成 , 零 九 年 成 軍 , 演 出 種 類 多 變 , 從 爵 士 樂 、 古 典 樂 , 到 音 樂 劇 、 流 行 曲 都 有 。 不 要 以 為 他

以 為 高 音 是 女 聲 專 利 嗎 ?

Set Tone Men

發 出 , 高 音 得 來 不 同 於 女 聲 , 有 著 特 別 的 音 色 。 ﹂ 如 此 , 全 男 班 的 Set Tone Men

Senza 的 成 員 一 道 哄 笑 起 來 , ﹁ 不 過 我 們 相 信 , 默 契 比 較 重 要 呢 。 ﹂

們 全 是 音 樂 系 的 學 生 呢 , 訪 問 當 天 , 就 只 有 一 人 是 音 樂 系 , 其 他 學 系 的 學 生 反 而 佔 多 數 。 ﹁ 我 們 有 些 隊 員 甚 至 不 懂 看 譜 呢 。 ﹂


每 一 次 都 使 人 雞 皮 疙 瘩 。

鑽 進 耳 裡 ,

陌 生 又 熟 悉 的 人 聲 ,

這 種 聲 音 能 帶 來 異 樣 的 感 動 ,

那 是 來 自 人 體 的 聲 音 噢 。

身 體 是 樂 器

fullcupmagazine 013


23

9 開 班 以 歌 曲 解 讀 正 字 等 等

......

......

假 若 你 有 入 場 看 演 戲 家 族 上 月 的 劇 場 演 出 ︽ 一 屋 寶 貝 ︾ 高 , 世 這 章 將 是 你 岑 不 偉 可 宗 錯 ﹂ 過 這 、 個 再 響 次 噹 重 噹 溫 的 劇 鐵 內 三 一 角 首 組 首 合 動 , 人 大 樂 概 曲 已 的 吸 機 引 會 了 ; 不 假 少 若 慕 你 名 而 假 錯 來 若 過

演戲家族 香港專業劇團,1991年成立,由香港演藝學院畢業生組成。 1999年起獲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近年作品多為香港本土原創的音樂劇,著名劇目有<一屋寶貝>、<四川好人>、<白蛇新傳>等。

016 fullcupmagazine

看 名 字 已 知 , 這 將 是 個 一 票 難 求 的 演 出 。

︻ 彭 鎮 南 如 果 重 現

卡 巴 萊 聚 高 世 章 無 得 彈 ‧

off- broadway 劇 場 、

了 該 次 叫 好 叫 座 的 本 地 音 樂 劇 最 終 回 , 很 抱 歉 , 你 錯 失 的 可 能 比 你 想 像 中 要 多 ; 慶 幸 是 , 你 還 可 以 來 看 這 場 在 呼 吸 舉 行 的 盛 會

, 常 見 於 紐 約 的

你 在 看 到 此 文 時 還 能 趕 及 購 得 門 票 的 話 。 單 是 ﹁ 彭 鎮 南

x

的 觀 眾 , 更 莫 說 一 個 重 溫 高 、 岑 二 人 作 品 的 ﹁ 卡 巴 萊 ﹂ 聚 , 將 在 呼 吸 上 演 。 卡 巴 萊 , 亦 即

x

酒 吧 甚 至 小 餐 廳 的 舞 台 上 , 以 音 樂 劇 歌 曲 串 連 而 成 的 演 出 。

Cabaret

合 唱 或 是 即 場

別 看 到 是 重 溫 就 以 為 他 們 會 將 經 典 的 音 樂 劇 歌 曲 唱 一 遍 便 作 罷 , 高 世 章 說 : ﹁ 我 們 會 做 些 平 日 不 做 的 事 。 ﹂ 聽 罷 , 席 間 所 有 人 都

(

Cato

孰 真 孰 假 , 尚 在 研 討 當 中 , 已 知 的 是 他 們 除 了 會 選 唱 ︽ 一 屋 寶 貝 ︾ 的 歌 , 也 會 自 演 戲 家 族 與 二 人 合 , 作 我 的 們 其

在 發 揮 想 像 , 提 議 各 種 天 馬 行 空 的 可 能 性 , 如 要 後 台 工 作 人 員 演 奏 及 表 演 、 高 世 章 表 演 即 席 吞 玻 璃 、 岑 偉 宗 與 太 太

)

他 音 樂 劇 作 品 如 ︽ 白 蛇 新 傳 ︾ 及 ︽ 四 川 好 人 ︾ 中 選 歌 , 當 中 更 會 有 些 未 被 演 出 選 用 的 ﹁ 遺 珠 ﹂ 歌 曲 以 及 從 未 發 表 的

original piece

moon river

的 習 慣 , 我 和 高 世 章 也 經 常 討 論 這 個 問 題 , 而 當 我 們 為 ︽ 一 屋 寶

種 就 稱 但 只 為 有 話 期 說 待 回 吧 ︵ 來 。 後 , 由 到 高 底 世 要 章 怎 更 樣 正 才 應 能 稱 把 為 原 本 在 劇 場 內 有 ︶ 前 的 文 歌 後 曲 理 , 及 是 氣 指 氛 一 支 些 持 可 的 以 歌 抽 曲 出 抽 來 出 獨 作 立 獨 成 立 章 演 的 出 樂 ? 曲 ��� , 偉 如 宗 ︿ 解 釋 : ﹁ 百 ﹀ 老 便 匯 成 音 為 樂 了 劇 被 中 人 有 stand alone song

﹀ ,

的 , 就 看 看 可 否 做 到 。 ﹂ 高 世 章 接 著 說 : ﹁ 我 對 於 是 否 要 做

的 歌 , 其 中 ︿ 未 了 的 結 局 ﹀ 是 即 使 無 看 過 音 樂 劇 也 會 明 白 的 情 歌 , ︿ 紅 地 氈 ﹀ 更 是 因 劇 情 需

翻 唱 又 翻 唱 的 經 典 流 行 曲 。 但 本 土 音 樂 劇 偏 偏 少 有 做 stand alone song

, 而 且 有 太 多 東 西 不 由 我 們 控 制 , 正 如 ︿

貝 ︾ 創 作 時 便 做 了 兩 首 有 潛 質 stand alone

要 而 寫 成 的 一 首 流 行 曲 , 這 兩 首 歌 都 是 刻 意 寫 成 可 以

stand alone

, 但 最 終 卻 變 成 經 典 , 當 中 的 歌 詞 及 內 容 明 明 不 是 一 般 人 可 以 單 聽 便 可 理 解 , 但 可 能 因 為 音 樂

的 取 向 有 點 不 定 , 始 終 一 個 戲 內 的 歌 總 不 能 全 是

standard

你 想 也 想 不 到 它 可 以 成 為

Don’t cry for meArgentina

, 令 演 出 盡 善 盡 美 , 實 與 在 非 勞 苦 功 高 。 的 歌 曲 , 他 們 除 了 要 為 選 曲 煩 惱 外 , 高 世 章 還 要 整 理 甚 至 重 寫 不 少 樂 譜 ,

的 編 排 , 較 偏 向 我 們 所 熟 識 的 流 行 曲 ﹁ 有 前 、 有 中 、 有 尾 ﹂ 的 結 構 , 大 家 聽 聽 接 受 了 便 自 然 流 行 起 來 。 ﹂ 正 因 為 音 樂 編 排 的 重 要 性 ,

stand alone

為 了 令 到 場 的 觀 眾 可 以 享 受 兩 小 時

stand alone

構 思 不 同 的

song

而 ﹁ 平 日 不 做 的 事 ﹂ 其 實 也 有 向 難 度 挑 戰 的 意 味 , ﹁ 將 劇 中 歌 曲 抽 出 來 演 唱 , 其 實 是 相 當 考 演 員 功 夫 的 , 要 將 每 首 歌 當 成 小 故 事

stand alone song

去 演 繹 , 令 觀 眾 都 可 以 走 進 歌 曲 的 世 界 。 這 次 我 們 更 可 以 做 一 些 較 複 雜 的 歌 , 一 些 觀 眾 看 劇 時 認 為 不 可 能 在 劇 以 外 欣 賞 到 的 選 段 , 我

stand alone

們 偏 要 再 唱 , 更 會 以 你 想 像 不 到 的 方 式 重 現 。 ﹂ 高 世 章 說 罷 , 在 旁 吃 意 粉 的 岑 偉 宗 也 即 時 放 下 餐 具 接 解 釋 : ﹁ 你 愈 說 不 可 能 做 到 , 他

stand alone

便 愈 要 做 到 , 這 是 他 的 特 色 ! ﹂ 老 實 說 , 說 高 世 章 無 得 彈 , 已 是 你 我 共 知 的 事 , 至 於 彭 鎮 南 將 會 重 現 什 麼 ? 岑 偉 宗 又 為 何 無 得 頂 ? 演

arrangement

出 當 日 便 自 有 分 曉 。

岑 偉 宗 無 得 頂 ︼


fullcupmagazine 015


30

9

018 fullcupmagazine

對 話 當 天 , 正 是 颱 風 來 臨 前 夕 的 , 歌 我 , 的 總 手 讓 提 人 電 想 腦 到 反 青 覆 春 播 的 著 驟 晴。他 的 驟 ︿ 雨 , 帶 點 憂 郁 ﹀ 的 與 ︿ 患 得 患 ﹀ 失 , 伴 ,

Charlie Lim

推出了個人EP後,他在世界各地跑tour,除了取得舞台經驗,還漸漸建立名聲。

Bitter

製作成熟精緻,具專業級數,節奏感強烈,會讓人忍不住一起搖晃。

我 的 敏 感 偶 爾 還 是 管 用 吧 ? 聽

上 外 面 風 聲 雨 聲 , 搭 配 得 讓 我 忍 不 住 跟 他 說 一 句 , 你 的 歌 有 點

What can i do

於澳洲Monash University修讀爵士音樂,其音樂糅合urban、RnB與爵士元素,

滲 透 在 骨 子 裏 的 浪 漫 。

Charlie

Charlie Lim

即 使 形 容 自 己 的 音 樂 , 也 都 帶 點 詩 意 : ﹁ 我 的 音 樂 大 抵 是 一 種 帶 白 的 深 藍 ; 如 一 場 驟 雨 過 後 , 陽 光 在 雲 裡

rainy

J Dilla 。

, 他 的 歌 聲 與 音 樂 , 就 是 有 種 懾 人 的 魔 力 。 就 連 最 近 在 聽 的 , 都 是 些 穿 透 人 心 的 聲 音 ,

透 露 ; 細 緻 、 柔 軟 , 光 滑 如 天 鵝 絨 。 ﹂ 的 確 , 沉 醉 在 這 深 灰 藍 色 的 氣 團 當 中 , 多 少 有 點 不 能 自 己 , 管 他 唱 的 是

Charlie

, 以 及 已 經 過 世 的

還 是 Soul

Ben Howard

、 Folk Rock

The Robert Glasper Experiment

Alternative

如 St Vincent

Music Video

Spiderman

四 處 去 的 原 因 之 一 , 但 重 點 還 是 離 不 開 音 樂 。

一 不 上 , 位 同 而 我 電 的 他 和 影 酒 樂 導 吧 本 隊 演 , 人 亦 到 , 走 , 在 隔 到 更 酒 了 不 像 吧 些 同 一 裏 日 的 場 遇 子 城 過 上 後 市 雲 林 , 。 雨 憶 他 ﹁ , 蓮 聯 遇 四 以 都 絡 到 處 及 有 我 新 尋 , 說 面 找 ︵ 前 想 孔 養 陣 替 永 份 子 我 遠 。 更 拍 都 祖 因 一 是 藉 為 個 一 新 件 加 令 坡 人 , ︶ 興 因 的 而 樂 獲 , 奮 為 隊 得 細 的 讀 , 了 談 事 書 一 一 之 。 而 班 個 下 今 搬 人 奧 才 年 到 就 斯 知 四 澳 這 卡 道 月 洲 樣 獎 他 來 七 即 項 曾 香 年 場 ! 與 港 , 來 不 演 因 到 到 少 出 著 凌 香 音 時 不 晨 港 樂 , 同 四 的 人 我 的 時 第 合 便 演 多 一 作 認 出 , 個 , 識 到 你 晚 由 了 過 Arnold Schwarzenegger

能 相 信 嗎 ? ﹂ 如 電 影 情 節 般 的 奇 遇 , 當 然 是 推 動

Michael Jackson

﹁ 我 相 信 很 多 人 都 會 認 同 , 在 新 加 坡 及 香 港 等 地 , 要 讓 人 聽 到 你 的 音 樂 不 難 , 但 即 使 你 在 這 裏 打 出 名 堂 , 也 不

jam

過 是 小 缸 中 一 條 較 大 的 魚 ; 當 你 走 到 更 大 的 城 市 或 國 家 如 澳 洲 , 你 便 會 遇 到 有 更 多 的 演 出 場 地 , 更 多 元 的 音 樂 , 即

Olivia Newton John

使 要 在 這 樣 眾 多 的 音 樂 人 中 突 圍 一 點 不 易 , 但 音 樂 人 要 做 的 便 正 是 不 斷 成 長 , 將 自 己 的 音 樂 提 升 到 另 一 個 層 次 。 ﹂

ONJ

That people take time to go see bands play,

明 年 , 他 又 打 算 搬 到 美 國 去 , 為 去 聽 更 多 音 樂 , 當 然 也 是 要 讓 更 多 人 聽 到 他 的 聲 音 。

Charlie

and that musicians help each other out rather than treat the scene like a competition.

最 後 問 他 , 什 麼 對 一 個 地 方 的 音 樂 發 展 至 為 重 要 ? 他 答 得 簡 潔 而 有 力 , ﹂ ﹁ 這 , 也 是 呼 吸 的 信 念 與 奮 鬥 目 標 吧 。


陽 光 在 雲 裡 透 露 ; 細 緻 、 柔 軟 , 光 滑 如 天 鵝 絨 。

他 說 他 的 音 樂 大 抵 是 一 種 帶 白 的 深 藍 ; 如 一 場 驟 雨 過 後 ,

深 藍 色 的 過 雲 雨

fullcupmagazine 017


07

10

四十歲後,轉研爵士鋼琴,曾於美國紐約、曼哈頓、華盛頓、三藩市、夏威夷、聖荷西及香港演出。

020 fullcupmagazine

, 也 懂 打 鼓 , 不 過 現 在 最 喜 歡 鋼 琴 , 希 望 專 注 這 種 樂 器 。 ﹂

︶ 的 結 他 手 , 生 於 音 樂 世 家 , 年 輕 時 聽

說 , 。 玩

﹁ 我 還 有 好 幾 年 時 間 呢 。 ﹂ 我 沒 打 斷 清 龍 的 興 緻 , 學 樂 器 不 嫌 老 , 彈 奏 樂 器 的 快 樂 , 也 無 可 替 代 。 不 過 , 現 實 殘 酷 ,

次 介 紹 的 老 爵 士 琴 手 見 面 。 這 位 老 樂 手 , 四 十 一 歲 才 開 始 習 爵 士 鋼 琴 , 彈 出 來 的 聲 音 , 卻 像 一 粒 粒 寶 石 掉 落 地 毯 般 美 好 。

那 天 清 龍 突 然 興 致 勃 勃 , 拿 起 他 那 枝 塵 封 的 色 士 風 , 斷 斷 續 續 地 吹 出 一 首 ︿ Autumn Leaves

香港前輩老樂手,十二歲開始習結他,原為玉石樂隊結他手,早年活躍於香港大小演出場地。

, 也 轉 樂 器 , ﹁ 其 實 我 懂 彈

學 琴 前 , 其 實 已 彈 了 近 三 十 年 結 他 。 他 是 前 玉 石 樂 隊 ︵

Rock

Robert Wong

, 後 來 轉 玩

Jimi Hendrix

本 來 就 是 專 業 結 他 手 , 要 學 習 新 一 種 樂 器 不 難 , 只 要 他 不 恥 下 問 。 而 謙 虛 開 放 這 些 特 質 ,

我 們 沒 多 談 玉 石 樂 隊 的 事 , 故 事 從 他 遠 赴 美 國 習 琴 說 起 。 ﹁ 我 八 七 年 代 往 美 國 習 爵 士 鋼 琴 。 在 美 國 , 年 齡 不 是 問 題 ,

舊 香 港 的 盛 況

Jade

都 有 。 ﹁ 那 時 和 不 同 的 樂 手 交 流 , 大 家 也 受 學 院 教 育 , 根 基 比 較 好 , 一 聽 到 別 人 彈 出 特 別 的 和 弦 , 大 家 就 會 主 動 發

所 有 人 都 能 學 音 樂 。 ﹂

Robert

有 點 恨 鐵 不 成 鋼 , ﹁ 我 年 輕 時 , 香 港 的 音 樂 , 走 在 亞 洲 前 頭 , 表 演 場 地 多 , 樂 手 也 出 色 。 現

問 , 在 這 樣 環 境 , 大 家 才 會 進 步 。 ﹁ 香 港 的 情 況 有 點 不 同 , 和 我 同 輩 的 樂 手 , 大 家 沒 甚 麼 交 流 , 也 不 會 嘗 試 尋 找 事 物 的 真

Robert

談 到 香 港 的 情 況 ,

正 名 字 。 就 如 和 弦 , 你 要 知 道 他 們 真 正 的 名 字 , 才 能 順 利 運 用 它 。 只 談 感 覺 , 好 多 時 只 會 固 步 自 封 。 ﹂

bass

mix voice

在 , 就 連 韓 國 、 台 灣 等 地 也 超 前 了 。 為 甚 麼 呢 ? 我 想 是 香 港 的 家 長 太 封 閉 了 , 孩 子 就 算 想 學 音 樂 , 也 不 願 讓 他 們 去 外 國

jazz

Jazz

Fusion Jazz

有 著 開 放 的 觀 念 , 時 至 今 日 , 也 會 不 斷 挑 戰 自 己 。 ﹁ 技 術 是 基

學 。 別 人 比 我 們 開 放 , 日 子 漸 久 , 就 被 人 後 來 居 上 。 ﹂

music

Robert

jazz

Cool Jazz

︵ 真 假 音 互 換 的 唱

限 制 個 人 發 揮 的 , 往 往 不 是 才 能 , 而 是 觀 念 。

互 相 學 習

Robert

Amy Winehouse

jazz

躍 這 躍 些 欲 前 試 、 輩 , 也 不 。 展 怕 ﹂ 露 出 向 與 後 年 輩 紀 , 學 不 她 習 符 們 , 的 的 我 生 底 們 命 蘊 又 力 也 怕 。 是 甚 ﹁ 麼 如 。 呢 ? 果 再 玩 是 畏 流 首 行 畏 樂 尾 較 的 , 難 根 我 入 , 們 耳 但 只 , 你 會 我 要 落 們 懂 後 那 變 更 化 天 , 多 會 啊 讓 玩 新 。 多 一 點 輩 的 人 知 道 吧 你 , 厲

本 , 然 後 你 要 思 考 大 潮 流 的 走 向 。 例 如 怎 樣 加 入 電 子 音 樂 元 素 進 爵 士 樂 呢 ? 又 如 何 利 用 時 興 的

Robert

Lady GaGa

Robert

法 ︶ ? 就 算 是

Robert

害 才 行 。 ﹂ Robert

嗯 , 就 連

希 望 多 點 年 輕 人 能 夠 欣 賞

﹀ 。 為 甚 麼 呢 ? 事 緣 他 剛 與 這

殘 酷 的 現 實


彈 出 來 的 聲 音 ,

四 十 一 歲 才 開 始 習 爵 士 鋼 琴 ,

這 位 老 樂 手 ,

挑 戰 就 是 爵 士 精 神

Robert Wong Trio

卻 像 一 粒 粒 寶 石 掉 落 地 毯 般 美 好 。

fullcupmagazine 019


14

10

Serruria Raymond Carver

Serruria Serrini

022 fullcupmagazine

Serrini

呵呵呵寫歌歌,十分簡單的歌,給自己聽,但是你也可以聽的。

身 負 責 彈 結 他 ︶ , 輕 盈 隨 便 , 自

拿 義 下 出 我 表 文 這 一 放 演 字 世 本 。 下 ﹁ 。 界 是 心 這 由 , 名 繼 字 是 無 組 聊 續 , 在 很 合 組 理 沙 好 , 成 所 上 聽 的 當 滾 啊 。 然 動 。 ﹂ 是 的 。 一 。 名 從 唸 大 英 埔 唸 文 來 英 系 到 文 的 石 系 女 澳 , 生 , 寫 。 會 詩 覺 , 得 喜 歡 原 無 語 本 聊 言 還 嗎 。 有 ? 這 別 我 種 的 突 人 成 然 應 員 想 會 , 到 理 現 解 在 無 只 聊 剩 的 必 要 的 一 一 。 人 句 ﹁ , 話 你 但 : 愛 她 生 讀 仍 命 甚 以 到 麼 書 最 ? 後 ﹂ 的 只 她 名 剩 Serruria

莎妮妮、傻愣愣。中大學生,音樂時而市井,時而溫婉。

前 成 員

有 一 種 詩 意

Serrini

Serrini

先 是 寫 詩 , 然 後 才 想 到 把 詩 譜 成 曲 。 她 創 作 的 歌 ︵ 該 說 她 們 嗎 ?

Wini

一 年 前 , 她 希 望 到 呼 吸 表 演 , 清 龍 聽 過 她 的 歌 , 對 她 說 : ﹁ 我 給 你 一 年 時 間 , 把 結 他 練 好 , 然 後 來 表 演 好 嗎 ? ﹂ 然 後

然 得 如 日 常 談 話 的 語 言 , 卻 用 溫 柔 的 聲 線 , 唱 得 人 頭 皮 發 麻 。

Serruria

cynical 。 如 是 者 , 她 會 唱 ︿ 你 不 想 再 跟 我 看

她 到 了 日 本 讀 書 , 現 在 她 回 來 了 , 卻 仍 不 願 說 自 稱 是 音 樂 人 。 ﹁ 我 是 寫 東 西 的 , 我 音 樂 弄 得 不 怎 麼 樣 。 ﹂ 寫 作 是 另 一 回

Serrini

, 同 樣 溫 柔 , 但 時 而 有 點 不 爽 , 有 點

該 怎 樣 形 容 她 的 歌 ? 不 單 純 是 陳 綺 貞 般 的 詩 意 , 縱 使 同 樣 有 著 溫 柔 的 迫 問 和 迂 迴 , 微 小 的 事 , 唱 著 唱 著 , 同 樣 唱 出 微

事 。 文 字 就 算 配 上 歌 韻 , 也 是 文 字 , 讓 人 記 住 的 話 , 也 是 文 字 的 銳 利 。

Oscar Wilde

小 的 悲 哀 。 但 她 的 歌 更 靠 近

Serruria

Serrini

我 突 然 不 再 在 沙 上 滾 。 她 會 作 曲 唱 衰 這 個 不 負 責 任 的 記 者 嗎 ? 要 命 。 這 時 , 同 伴 們 回 來 了 , 我 們 吃 過 甜 筒 , 然 後 清 龍

戲 ﹀ , 也 會 唱 ︿ 你 條 茂 利 放 飛 機 ﹀ 。

my little airport

叫 她 唱 一 首 歌 。 她 彈 著 恰 如 其 份 的 結 他 , 唱 。 出 ︿ 給 要 去 遠 方 的 你 ﹀ 。 然 後 世 界 好 像 分 為 兩 份 , 聽 到 她 唱 的 , 和 聽 不 到 的 。

然 後 音 樂 結 束 , 留 下 的 是 文 字 。 這 就 是

輕 的 女 孩 與 一 班 男 孩 玩 數 字 球 。

沙 上 , 思 考 石 頭 花 了 多 少 時 間 才 變 成 沙 , 我 要 挖 開 多 少 沙 才 見 到 石 頭 。 只 有 肌 肉 的 男 人 們 把 膠 碟 興 高 彩 烈 地 飛 來 飛 去 , 年

那 天 我 們 一 起 去 到 接 近 水 的 地 方 。 同 伴 們 通 通 衝 到 海 裡 , 我 們 無 聊 地 坐 在 沙 上 。 訪 問 有 一 搭 沒 一 搭 的 , 空 檔 時 我 躺 在

接 近 水 的 地 方


到最後只剩下文字 Serrini 你愛讀甚麼

寫詩,喜歡語言。這種人應會理解無聊的必要。 ﹂

書? 她拿出一本 Oscar Wilde,理所當然地。

fullcupmagazine 021


21

10

Noughts and Exes O+X

024 fullcupmagazine

CD

其豐富混合的風格,展現香港本土音樂的另一種聲音。

<Act One, Scene One>

自稱以上環作根據地的香港樂隊,簡稱O+X,成員歷經轉變,近年組成此國籍多元化組合,音樂甚具大器,

O+X

MV

Noughts And Exes

up and rising

Joshua 本 身 是 導 演 ,

O+X

好 看 ︵

2011

MV

Gideon

, 幾 乎 找 不 到 以 中 文 書 寫 的 樂 評 或 介 紹 。 音 樂 出 色 ,

隊 只 年 ; 當 設 的 那 計 大 天 他 們 , 碟 在 的 努 其 呼 力 音 吸 樂 , 想 執 早 藉 也 碟 已 自 是 ︵ 一 見 己 未 於 證 流 免 水 北 明 有 美 香 準 太 的 港 。 , 多 好 紙 樂 隊 吧 製 了 的 , 的 ! 質 如 中 ︶ 素 果 空 , ; , 只 封 有 他 香 有 面 一 們 港 笨 , 張 當 人 蛋 小 大 選 卻 才 紙 碟 時 冷 談 本 , 代 落 公 中 誰 雜 他 平 間 拿 誌 們 , 也 起 。 那 有 反 以 就 不 年 音 當 同 應 最 樂 我 形 也 值 計 是 狀 一 得 , 笨 的 樣 關 他 蛋 洞 : 注 們 吧 , ﹁ 的 可 , 一 好 亞 算 香 層 漂 洲 香 港 層 亮 樂 港 似 的 ! 乎 邊 ﹂ 隊 對 沿 是 之 一 上 , 。 不 繪 在 國 的 太 有 外 樂 公 童 迴 隊 平 話 響 中 。 背 ︵ 不 , 景 簡 似 稱 小 比 , 較 的 但 成 花 在 熟 邊 ︶ 香 的 。 零 不 七 港 一 MTV Channel

嗎 ? 幾 乎 沒 有 任 何 討 論 。 用 搜 尋 器 尋 找

MV

笑 道 。

﹁ 是 否 還 有 一 名 女 團 員 呢 ? ﹂ 訪 問 那 天 她 不 在 香 港 。

全 自 己 拍 製 ︶ , 賣 相 也 一 流 , 他 們 還 欠 什 麼 呢 ?

O+X

﹁ 噢 , 我 們 不 讓 她 來 。 不 能 讓 人 見 到 我 們 有 多 過 一 個 白 人 啊 。 ﹂

Joshua

Joshua

的 音 樂 , 告 訴

)

在 上 環 。 ﹁ 我 們 想 用

﹁ 主 力 也 會 放 在 香 港 嗎 ? ﹂

Winnie

整 理 好 隊 員 們 的 話 。 我 真 心 想 說 句 謝 謝 ��� 不 過 很 可 惜 香 港 大 多 數 人 看 不 到 他 的 貢

隊 員 你 一 言 我 一 語 。 ﹁ 會 啊 , ﹂ ﹁ 當 然 啦 。 ﹂ ﹁ 主 力 會 在 上 環 一 帶 。 ﹂ 他 們 的

們 真 然 理 所 然 在 的 還 懂 香 是 有 得 當 然 而 港 外 兩 自 , 。 要 國 位 嘲 廣 樂 , 為 隊 是 多 我 人 , 少 訪 知 又 證 最 滿 低 明 問 過 大 足 音 他 的 的 不 結 們 樂 阻 了 他 意 隊 力 許 手 識 中 。 多 和 到 樂 小 問 , 迷 提 題 最 的 琴 所 強 崇 手 在 調 外 也 。 自 心 叫 事 己 態 ﹁ 實 了 香 上 。 港 呢 , 事 明 ﹂ 物 中 顯 身 的 和 的 份 優 一 外 的 點 下 籍 , 往 , 面 念 往 但 孔 茲 是 樂 , 在 它 隊 東 茲 的 的 方 , 缺 外 面 都 點 籍 孔 是 。 氣 的 香 息 港 , 樂 的 會 隊 外 隔 與 。 籍 絕 這 背 大 看 景 部 似 , 份 都 奇 給 的 散 怪 他 香 發 , 們 港 著 但 不 樂 外 想 少 迷 來 深 優 。 者 一 勢 而 的 層 , 當 氣 卻 卻 他 息 覺 是 們 。 他 不 當 得 winnie Lau(

其 他 國 家 的 聽 眾 , 香 港 也 有 這 種 音 樂 。 ﹂

O+X

納 入 香 港 音 樂 。 這 是 多 值 得 自 豪 的 事 。

獻 。 許 多 香 港 人 ﹁ 香 港 音 樂 ﹂ 的 概 念 甚 狹 窄 , 沒 有 想 像 力 。 洋 人 搞 的 不 可 以 是 香 港 音 樂 , 稍 為 新 鮮 的 也 不 會 是 香 港 音 樂 。 這 大 概

O+X

是 自 卑 心 作 崇 吧 。 當 然 , 搞 分 類 本 身 就 是 讓 人 傷 腦 筋 的 事 , 不 過 , 個 人 情 感 上 , 願 將

O+X

但 他 們 卻 不 埋 怨 香 港 。 有 什 麼 好 埋 怨 呢 ? 做 好 自 己 事 就 夠 了 。 他 們 看 來 , 香 港 的 樂 隊 音 樂 已 經 成 熟 , 快 將 會 有 一 隊 會 跑 出 , 成 為

studio

是 的 , 當 時 代 對 新 鮮 事 物 的 渴 望 大 得 形 成 洪 流 , 便 會 推 翻 舊 有 的 一 切 , 建 立 全 新 的 審 美 、 準 則 。 新 的 時 代 來 了 , 到 時 的 準 則

旗 手 。 ﹁ 我 們 不 是 說 自 己 就 是 那 一 隊 , 不 過 我 們 希 望 自 己 可 以 啊 。 ﹂

joshua

誰 知 道 ? 誰 說 到 時 不 能 有 一 隊 國 際 化 , 唱 英 文 的 樂 隊 能 成 為 香 港 樂 隊 的 旗 手 ? 說 不 定 到 時 每 隊 樂 隊 也 會 搶 著 加 入 外 籍 成 員 呢 。 重

O+X

要 的 其 實 還 是 做 好 自 己 , 造 出 自 己 最 擅 長 的 音 樂 。 他 們 的 新 專 輯 , 己 完 成 錄 音 , 快 將 面 世 。 成 功 與 否 , 就 交 給 這 時 代 作 主 吧 。

本 地 樂 隊


fullcupmagazine 023


28

10 音 樂 本 身 其 實 已 有 指 向 , 就 算 不 懂 歌 詞 , 也 會 知 道 它 的 意 思 。 ﹂

編 曲 , 加 上 美 聲 唱 法 , 反 差 甚 大 , 但 這 階 段 的 琛 仔 , 似

另 一 首 情 歌 ︿ 一 個 人 的 練 習 曲 ﹀ , 找 來 了 藍 奕 邦 填 詞 , 說 的 是 不 堪 回 首 的 回 憶 。 ﹁ 這 首 歌 , 我 希 望 大 家 試 試 不 去 聽 懂 歌 詞 。

詞 , 其 實 反 映 了 我 這 兩 年 的 心 情 。 你 會 身 處 逆 境 , 但 捱 過 後 , 就 會 變 得 更 強 。 所 以 , 無 論 順 逆 , 也 要 懂 得 感 恩 。 ﹂

睽 違 兩 年 , 琛 仔 終 於 推 出 第 二 張 。 時 間 久 了 , 生 命 的 痕 跡 終 於 留 在 音 樂 上 。 ﹁ 新 有 三 首 歌 , ︿ 天 天 樂 天 ﹀ 找 來 了 君 填

彭永琛 澳門男歌手。東亞旗下歌手,自小曾參與多次歌唱比賽以及公開演出, 2007年於東亞唱片澳門新星選拔大賽中奪得全場金,並簽約東亞。將會推出全新EP。

026 fullcupmagazine

一 個 人 練 習

音 才 適 合 自 己 呢 ? 現 在 , 我 反 而 喜 歡 如

、 之 類 , 比 較 簡 單 、 舒 服 的 音 樂 。 ﹂

﹁ 我 一 直 在 尋 找 自 己 的 聲 音 。 剛 出 道 的 時 候 , 自 己 創 作 的 多 是 RnB

由 琛 仔 作 曲 的 ︿ 誰 在 等 花 開 ﹀ , 則 由 周 耀 輝 和 琛 仔 填 詞 , 新 穎 的

Jason Mraz Adele

乎 已 經 準 備 好 , 能 接 受 新 的 嘗 試 。 在 等 待 的 過 程 , 有 些 東 西 已 改 變 了 。 ﹁ 開 始 時 , 我 甚 至 連 抱 著 結 他 演 出 也 會 感 不 自 在 , 但 現 在

c

漸 漸 習 慣 有 現 場 樂 器 的 表 演 方 式 。 這 樣 , 當 我 放 下 結 他 時 , 其 實 能 更 揮 灑 。 而 且 , 這 段 等 待 的 時 間 也 讓 我 作 曲 更 快 、 質 量 更 高 。

的 音 樂 。 這 兩 年 沒 新 歌 推 出 , 有 了 反 思 的 機 會 。 到 底 怎 樣 的 聲

一 零 年 , 他 推 出 了 首 張 EP

這 是 這 兩 年 努 力 的 成 果 。 ﹂

EP

。 ﹂ 他 說 。

還 覺 得 自 己 幸 運 嗎 ?

EP

﹁ 嗯 , 一 開 始 覺 得 自 己 十 分 幸 運 , 現 在 嘛 , 呃 , 我 始 終 自 己 覺 得 還 算 幸 運 。 不 是 十 分 , 但 還

Reggee

等 待 一 下 也 好 , 做 創 作 的 , 總 要 歷 練 甚 麼 , 底 氣 才 足 夠 。 人 生 不 是 均 速 前 進 , 如 此 , 也 許 逆 境 時 讓 人 覺 得 艱 難 , 但 如 果 誰 也

OK

是 均 速 的 , 有 些 人 你 不 就 一 輩 子 也 趕 不 上 嗎 ? 速 度 參 差 , 起 碼 讓 你 有 追 趕 的 可 能 。 所 以 逆 境 時 , 就 抖 擻 精 神 , 閉 上 眼 撐 過 去 吧 。

。 同 期 的 新 人 , 有 林 欣 彤 、 鄧 紫 棋 、 王 梓 軒 等 。 他 出 道 了 , 但 現 在 回 想 , 卻 認 為 自 己 未 準 備 好 。

賽 , 得 到 了 來 港 出 唱 片 的 機 會 , 時 為 二 零 零 七 年 。

彭 永 琛 曾 自 覺 十 分 幸 運 。 他 是 澳 門 人 , 愛 唱 歌 , 早 年 參 加 不 同 的 歌 唱 比 賽 , 後 來 , 他 贏 得 了 東 亞 唱 片 主 辦 的 澳 門 新 星 選 拔 大

由 十 分 幸 運 到 還 算 幸 運


事 物 的 壞 處 往 往 就 是 它 的 好 處 , 而 我 們 想 說 的 是 , 人 生 不 是 均 速 的 比 賽 。

誰 在 等 花 開 | 彭 永 琛

fullcupmagazine 025


家 也 不 要 以 為 自 己 無 能 為 力 , 起 碼 不 要 再 叫 它 ﹁ 沙 發 ﹂ , 喚 回 它 ﹁ 梳 化 ﹂ 吧 。

大 事 我 們 做 不 了 , 但 起 碼 , 我 們 能 保 留 一 張 梳 化 。 這 是 我 們 微 小 的 能 力 。 大

在 許 多 人 不 尊 重 歷 史 , 不 尊 重 地 道 文 化 。

這 種 美 好 , 曾 經 出 現 在 每 個 香 港 家 庭 , 然 而 , 現 在 卻 大 多 消 失 了 。 問 題 就 出

計 , 環 境 即 便 不 完 美 , 就 用 巧 思 , 讓 用 家 享 受 更 好 的 生 活 。

fullcuplife 呼吸生活 設計總監生於七十年代,由於對小時候昔日的懷緬,以七十年代復刻設計為基礎,線條著重和諧協調, 而設計融合現代意念,更用心切合人體工學,讓每件家品繼承殖民地時代歷久不衰之美,陳設獨特,華實並重。 陳列室地址:土瓜灣旭日街15號順偉工業大廈12樓AB室(尚在建設,不日開業!) 電話:6279 3650

028 fullcupmagazine

百 姓 家 。 這 就 是 地 道 , 生 於 歷 史 , 卻 因 應 環 境 , 衍 生 出 獨 特 的 姿 態 。 這 就 是 設

襲 了 英 式 風 格 , 卻 沒 了 種 種 華 麗 裝 飾 , 一 身 俐 落 , 身 型 嬌 小 , 以 至 能 走 進 尋 常

它 的 地 道 , 在 於 歷 史 ︱ 不 是 單 一 物 件 的 歷 史 , 而 是 設 計 。 沒 有 抹 掉 過 去 , 沿

這 不 是 沙 發

先 旨 聲 明 , 這 是 一 張 地 地 道 道 的 梳 化 , 而 不 是 張 沙 發 。


fullcupmagazine 027


習 慣 , 不 過 , 玩 團 的 人 仍 在

﹁ 十 多 年 來 , 台 北 沒 有 足 夠 的 演 出 場 地 。 僅 有 的 場 地 , 設 備 也 不 夠 。 就 是

站 靠 陣 腳

麼 變 化 ?

灣 搖 滾 紀 事 ﹂ 的 系 列 演 出 , 花 生 隊 長 於 是 復 出 。 十 年 了 , 台 北 的 音 樂 環 境 有 甚

老 闆 , 有 人 繼 續 做 音 樂 , 生 活 繼 續 , 十 年 後 , 由 古 蹟 改 建 的 辦 了 名 ﹁ 台

自 己 想 做 的 事 。 有 機 會 再 一 起 吧 。 這 樣 就 過 了 十 年 。 ﹂ 主 唱 阿 比 說 。 有 人 做 了

鬆 的 態 度 , ﹁ 那 時 我 們 出 了 專 輯

, 然 後 沒 所 謂 的 就 分 開 了 , 各 自 做

花生隊長 休團長達十年的花生隊長,在2002年發行了專輯OH MY GOD之後,各自進入了團員們人生的下一個階段, 但卻未忘記對玩團及音樂的熱情,音樂對他們來說,一直是生命中最大的養份。 十年後2012年,因為機緣巧合,花生隊長決定復出表演。

030 fullcupmagazine

眾 卻 未 。 花 生 隊 長 當 年 在 山 上 建 過 錄 音 室 , 試 過 環 台 巡 迴 , 他 們 保 持 對 音 樂 輕

應 。 這 就 是 搖 滾 , 旁 若 無 人 , 顛 覆 常 態 。 十 多 年 前 , 他 們 的 音 樂 準 備 好 了 , 觀

片 段 。 他 們 充 滿 活 力 地 在 舞 台 上 扭 動 身 體 , 就 算 台 下 觀 眾 都 呆 呆 坐 著 , 無 甚 反

花 生 隊 長 與 五 月 天 同 期 , 你 上 youtube

, 樂 隊 也 不 多 , 氣 候 的 轉 捩

能 發 出 聲 音 就 好 , ﹂ 阿 比 說 , ﹁ 觀 眾 也 沒 有 聽

Oh My God

這 種 環 境 賣 力 演 出 。 ﹂ 那 時 台 北 只 有 小 型

legacy

, 便 催 生 了 許 多

點 , 是 音 樂 節 的 出 現 。 ﹁ 那 時 在 墾 丁 突 然 有 兩 個 老 外 辦 了 個 音 樂 節 , 許 多 年

live

輕 人 都 去 了 , 成 了 潮 流 。 當 他 們 回 到 城 市 , 平 常 也 想 看

live house

手 。 ﹁ , 也 越 開 越 多 大 在 。 周 ﹂ 四 不 至 過 日 , 才 台 有 北 表 的 演 , 樂 團 單 , 靠 現 演 在 出 其 費 實 , 還 不 未 夠 足 生 夠 活 養 。 活 所 一 以 眾 活 樂

live

躍 的 多 是 學 生 , 花 兩 、 三 年 時 間 , 他 們 儲 夠 名 氣 , 就 能 租 用 大 型 商 業 場 地 搞 演

live

現 在 台 北 地 下 樂 隊 多 不 勝 數 , 要 站 穩 陣 腳 不 容 易 , 但 起 碼 他 們 成 為 職 業 音

出 , 到 這 一 步 , 站 穩 陣 腳 機 會 才 比 較 大 。 ﹂

live house

樂 人 的 機 會 , 比 香 港 大 多 了 。 ﹁ 我 想 經 過 長 久 的 教 育 , 聽 創 作 音 樂 已 是 不 會 褪

house

流 行 的 事 了 。 這 跟 我 們 當 年 很 不 一 樣 , 今 年 金 曲 獎 最 佳 國 語 男 演 唱 人 , 是 亂 彈

live house

阿 翔 , 亂 彈 是 跟 我 們 同 期 的 樂 團 呢 。 聽 創 作 音 樂 已 是 常 態 了 。 ﹂ 阿 比 說 。

搜 尋 , 可 以 見 到 他 們 十 多 年 前 的 演 出

十 年 前 的 事

十 年 後 的 事


前 言

年 , 當 香 港 的 樂 壇 由 盛 轉

始 , 台 灣 樂 迷 開 始 聯 署 , 希 望

去 台 灣 演 出 , 十 多 年 來 , 共 有 超 過 十 萬 人 聯 署 。 這 大 概

, 台 灣 的 樂 迷 看 radiohead

正 好 , 這 十 多 年 , 是 台 灣 本 地 音 樂 由 萌 芽 到 起 飛 的 時 期 。

是 民 主 帶 來 的 , 他 們 懂 得 爭 取 , 由 下 而 上 , 充 滿 韌 性 。

radiohead

也 開 得 漫 山 遍 野 。

衰 , 青 黃 不 接 , 台 灣 音 樂 卻 冒 起 , 更 令 人 羨 慕 的 是 , 他 們 的 音 樂 產 業 豐 富 多 元 , 地 下 樂 團 多

25 / 7 / 2012

不 勝 數 ,

2012

頭 但 看 等 待 香 了 港 十 真 的 。 多 這 這 年 樣 是 , 不 他 濟 們 嗎 收 ? 成 終 在 時 於 敦 。 去 南 了 誠 台 品 灣 , 。 我 我 們 們 赫 毗 然 鄰 見 地 到 區 香 的 港 樂 和 迷 台 , 北 只 兩 好 地 沾 音 沾 樂 光 環 , 境 跟 的 他 專 們 題 一 , 起 抬 他

live house

們 把 兩 地 同 等 比 較 。 我 們 還 有 特 別 之 處 , 只 是 身 在 其 中 , 未 有 察 覺 , 也 未 好 好 把 握 。 這 是 我

radiohead

們 去 台 北 取 經 的 原 因 。 走 訪 台 北 業 界 人 士 , 我 們 得 到 資 訊 , 然 後 繼 續 思 考 : 如 何 讓 香 港 音 樂

radiohead

發 展 得 更 好 呢 ?

, 比 我 這 種 外 來 者 , 會 多 一 份 感 動 。 從 二 零 零 零 年 開

台 灣 音 樂 生 態 記

fullcupmagazine 029


地下音樂室 小哲食堂與地下沙龍,位處師大商圈,復古裝潢, 推門可見一片書牆,門外又有許多文藝海報、文宣單張,確實有沙龍味道。 地址:台北市泰順街六十巷九號一樓

032 fullcupmagazine


地 下 音 樂 室 法 令 的 正 當 性

如 果 申 請 小 吃 店 , 則 無 法 辦 現 場 演 出 ; 如 果 拿 飲 酒 店 牌 照 , 則 要 到 商 業 區 開 業 , 而 且 得 和 八 大

原 來 台 灣

雖 多 , 但 法 例 上 無

一 項 , 它 們 只 能 申 請 小 吃 店 或 飲 酒 店 牌 照 。

﹁ 對 不 起 , 要 把 狀 況 處 理 好 。 ﹂ 地 下 沙 龍 設 在 地 下 室 , 原 因 除 善 用 空 間 , 還 有 應 付 法 令 。

開 始 營 運 這 地 下 沙 龍 。 ﹂ 王 銘 忙 著 幫 當 晚 演 出 的 樂 隊 設 好 場 地 , 忙 碌 一 輪 , 才 能 坐 下 跟 我 聊 ,

做 過 雜 誌 社 , 自 己 也 有 組 樂 團 。 希 望 自 己 搞 一 個 表 演 場 地 , 讓 一 些 新 進 的 樂 團 能 有 表 演 空 間 ,

下 沙 龍 , 會 辦

、 講 座 等 文 藝 活 動 , 它 們 的 年 輕 老 闆 王 銘 , 就 曾 在 地 社 打 過 工 。 ﹁ 我 又

小 哲 食 堂 的 情 況 , 它 店 開 在 師 大 夜 巿 附 近 , 樓 分 兩 層 , 地 面 是 復 古 裝 潢 的 食 肆 , 地 下 室 則 為 地

時 代 的 推 進 , 始 終 靠 著 世 代 的 前 仆 後 繼 。 上 一 代 的 作 用 是 甚 麼 呢 ? 這 始 終 難 以 說 清 。 就 如

世 代 的 繼 承

去 , 地 社 老 闆 林 宗 明 留 下 這 樣 的 話 : ﹁ 地 社 沒 有 對 不 起 這 個 社 會 ﹂ , 問 心 無 愧 。

令 , 差 點 結 業 ; 而 地 下 社 會 , 連 五 月 天 也 在 這 裡 出 來 , 最 近 卻 因 為 不 堪 政 府 一 再 留 難 , 結 業 求

早 已 撐 不 住 了 ; 女 巫 店 繼 續 營 業 , 孕 育 出 陳 綺 貞 、 張 懸 、 蘇 打 綠 等 樂 手 , 早 前 卻 因 政 府 法

著 樂 隊 ﹀ , 說 台 灣 的

地 下 社 會 是 台 灣 歷 史 較 悠 久 紛 的 紛 倒 閉 , 只 , 剩 十 下 四 年 前 、 , 女 台 巫 灣 店 音 和 樂 地 人 下 馬 社 世 會 芳 在 曾 苦 寫 撐 了 。 一 及 篇 至 文 現 章 在 ︿ , 活

live house

行 業 ︵ 大 多 是 與 性 有 關 、 ﹁ 不 太 正 經 ﹂ 的 行 業 ︶ 守 同 樣 的 稅 務 、 消 防 、 裝 修 規 格 。

來 台 北 , 多 少 因 為 地 下 社 會 事 件 。

Vibe

地 下 沙 龍 開 在 地 下 室 , 其 實 是 想 與 地 面 ﹁ 小 哲 食 堂 ﹂ 的 飲 食 業 務 分 開 , 以 規 避 政 府 法 令 的

live house

live house

live house

打 壓 。 ﹁ 這 是 比 較 聰 明 的 做 法 , ﹂ 王 銘 說 , ﹁ 就 如 地 社 的 情 況 , 也 是 因 為 賣 酒 的 問 題 , 與 政 府

Vibe

圖 迫 走 這 些 不 是 在 商 業 區 的

起 了 衝 突 。 不 過 , 他 們 不 是 倒 閉 , 。 而 ﹂ 是 選 擇 多 結 只 元 業 要 的 吧 好 聲 。 好 音 問 守 , 題 規 或 其 矩 有 實 不 人 出 就 會 在 行 覺 政 了 得 府 ? 太 藉 但 吵 曖 耳 昧 , 不 又 明 看 的 在 那 法 台 些 令 灣 , 看 也 跟 企 表 有 本 也 許 你 會 覺 得 : 要 是 有 法 令 , 那

live house

沒 有 身 份 , 用 規 管 其 他 行 業 的 準 則 去 規 管 它 們 , 根 本 談 不 上 公 平 。 當 整 個 台 灣 的

live show

不 合 法 令 , 問 題 應 該 在 法 令 那 邊 。

live house

live house

其 實 不 難 , 門 檻

演 的 ﹁ 搖 滾 青 年 ﹂ 不 順 眼 , 但 一 座 文 明 的 城 市 , 該 樂 於 聽 到 這 些 嘈 音 , 它 們 往 往 令 城 市 不 走 上

live house

, 大 概 有 十 五 間 吧 , ﹂ 王 銘 說 , ﹁ 要 開

歪 路 , 也 安 撫 了 許 多 躁 動 的 心 。

live house

live house

live house 能 止 名 , 有 自 己 的 身 份 , 其 實 有 助 台 灣 音 樂 的 發 展 。 ﹂

﹁ 現 在 台 北 活 躍 的

live house

其 實 都 是 法 令 。 如 果

fullcupmagazine 031


的 可 能 性 。 ﹂

糖 衣 炮 彈 的 力 量

舟 : ﹁ 就 如 香 港 的

議 對 象 的 一 部 份 。 ﹂

應 要 關 心 如 何 在 進 步 中 , 繼 續 挑 戰 神 經 , 避 免 自 己 作 為 抗

去 台 灣 曾 出 現 過 有 重 量 的 東 西 , 我 不 希 望 它 們 全 部 消 失 。 ﹂

趣 到 波 現 志 。 底 ! 在 舟 ﹂ 卡 而 挪 : : 在 一 威 ﹁ ﹁ 哪 般 樂 現 對 個 情 隊 在 , 關 況 在 大 我 卡 下 中 陸 不 是 。 , 國 就 不 現 當 是 是 喜 在 你 不 混 歡 我 被 能 亂 台 看 告 登 , 灣 來 知 台 你 現 , 不 。 根 在 廿 能 為 本 那 摸 年 上 甚 不 種 前 台 麼 到 小 的 , ? 底 清 台 你 就 。 新 灣 往 是 你 格 還 往 因 知 調 比 不 為 道 , 較 知 劉 嗎 但 有 道 曉 , 過

用 作 平 衡 的 噪 音

倍 , 這 不 是 從 美 學 上 去 說 , 而 是 意 識 。 ﹂

然 用 上 ﹁ 十 。 一 。 革 命 ﹂ 這 標 語 來 促 銷 。 作 為 一 種 噪 音 ,

不 單 在 於 拑 制 , 而 是 麻 木 。 例 如 之 前 我 見 到 一 個 廣 告 , 竟

念 , 會 對 社 會 構 成 一 種 無 意 識 的 會 禍 說 害 。 ﹂

志 : ﹁ 這 是 為 甚 麼

比 好 一 萬

面 。 而 在 中 國 , 意 識 層 面 上 的 噪 音 情 況 非 常 危 險 。 這 危 險

舟 : ﹁ 嗯 , 我 也 覺 得 台 灣 現 在 太 安 全 。 單 一 的 好 學 生 觀

舟 : ﹁ 音 樂 稱 得 上 是 噪 音 , 其 實 分 意 識 和 美 術 兩 個 層

一 班 中 產 , 看 不 爽 那 群

是 噪 音 的 音 樂 , 是 每 個 時 代 也 需 要 的 。 ﹂

頭 的 保 守 思 想 。 地 下 社 會 事 件 。 , 展 現 了 一 種 去 污 染 的 潔 癖 ,

明 : ﹁ 我 覺 得 掌 權 的 人 , 都 不 愛 噪 音 。 不 過 , 稱 得 上

持 續 性 。 對 比 來 說 , 台 灣 最 令 我 擔 心 的 是 , 這 裡 有 股 漸 漸 抬

做 音 樂 比 上 街 重 要

訊 息 又 好 玩 的 政 治 派 對 。 這 是 音 樂 對 政 治 的 回 應 , 其 中 帶 有

耀 明 。 講 座 甚 有 意 義 , 以 下 是 他 們 的 對 談 節 錄 。

志 : ﹁ 對 啊 , 如 達 明 一 派 早 前 的 演 唱 會 , 我 覺 得 是 一 場 有

是 會 邀 官 員 看 達 明 演 唱 會 , 問 他 們 ﹁ 還 愛 香 港 嗎 ? ﹂ 的 黃

報 ﹀ 記 者 , 內 地 最 有 影 響 力 的 樂 評 人 ; 而 香 港 的 代 表 , 就

子 , 寫 搖 滾 文 章 , 甚 為 出 色 ; 內 地 的 張 曉 舟 , ︿ 南 方 都 市

見 於 新 書 的 推 薦 人 列 , 他 是 台 灣 現 今 最 活 躍 的 公 共 知 識 份

從 內 在 引 爆 。 音 樂 可 以 展 現 溫 柔 的 力 量 , 就 如 香 港 的

以 像 炮 彈 般 轟 炸 , 但 也 可 以 加 上 糖 衣 , 先 讓 人 接 受 , 然 後 才

舟 : ﹁ 這 就 是 炮 彈 和 糖 衣 炮 彈 的 分 別 了 。 你 的 音 樂 , 可

, 當 中 也 展 現 了 香 港 音 樂 上 的 殖 民 地 色 彩 。 ﹂

my little

來 街 明 舟 的 重 。 要 : ﹂ 。 : ﹁ ﹁ 文 這 同 藝 就 時 活 是 也 動 公 應 有 民 知 它 與 的 , 道 藝 效 但 自 術 力 以 己 家 , 我 的 身 我 的 位 份 們 位 置 的 的 置 。 分 價 , 別 值 做 我 了 , 音 會 。 可 樂 參 在 以 可 加 中 從 能 遊 國 音 比 行 , 樂 上 ,

rock teens

做 同 樣 事 情 的 挑 戰 較 大 , 原 因 是 這 裡 政 治 和 消 費 完 全 結

Clash

, 當 中 甚 至 有 敵 社 會 的 意 識 。 而 他

合 了 。 這 會 做 成 自 我 審 查 , 畢 竟 消 費 主 義 的 引 誘 太 大 , 歌

Sex Pistols

034 fullcupmagazine

們 對 社 會 的 貢 獻 , 正 正 是 他 們 敵 社 會 。 ﹂

手 們 可 以 對 錢 櫃 保 持 獨 立 , 對 大 眾 卻 難 以 保 持 獨 立 。 而 大

Kurt Cobain

明 : ﹁ 這 就 是 噪 音 必 要 啊 。 畢 竟 華 人 社 會 都 追 求 安 逸 , 香

眾 往 往 不 希 望 聽 到 噪 音 , 這 是 美 術 標 準 的 問 題 , 當 形 成 滑

LMF

港 也 不 例 外 。 我 們 始 終 需 要 噪 音 , 以 作 平 衡 , 提 供 生 活 不 同

坡 , 有 話 要 說 的 歌 手 , 就 要 承 擔 不 被 理 解 的 風 險 。 ﹂

airport

明 : ﹁ 哈 哈 , 關 於 這 點 , 我 覺 得 我 是 非 主 流 的 流 行 歌

action can be an art form

手 , 而 不 是 ﹁ 主 流 的 非 流 行 歌 手 ﹂ , 流 行 的 東 西 我 都 喜

這 小 小 的 講 座 , 講 者 來 頭 不 小 。 張 鐵 志 的 名 字 , 總 會

歡 , 而 商 業 的 壓 力 , 有 時 反 而 是 展 示 創 意 的 推 動 力 。 ﹂


兩岸三地

音樂對談 參照的房間 情況就像當你走進某間有點不妥的房間,你意識到這 裡缺乏了甚麼,卻說不出所以然來。我們經常說不出事物欠 缺甚麼,只會隱隱覺得有問題。這種直覺可能來自經驗,也 可能來自某種原始的追求。不過,說不出所以然,又如何修 正?這就是需要參照的時候。 當我走進台北師大附近的地下室,我方才明白香港文藝 ﹂

空間為何讓人感到不妥。香港沒這種 有甚麼正在發生

的流動感,這種流動感不來自大事件,而是來自日常發生小 事。像這樣的座談會,在台北經常出現,在某佈滿民居的小 巷,在某間復古而安靜的咖啡店地下室,來了二、三十人,你 聽到有人用廣東話對話,無聊時四處張望,卻瞥見吾爾開 希坐在遠處,藏在觀眾之中。黃耀明走進來了,大家稍為抬 頭,卻無引起一點喧嘩。如此日常。 fullcupmagazine 033


時 代 的 聲 音 ; 如 此 十 多 年 , 情 況 就 逆 轉 了 。

的 孩 子 , 這 些 年 後 , 卻 變 得 比 我 們 強 壯 。 有 人 辦

誌 、 論 音 樂 等 , 周 台 邊 灣 位 現 置 在 , 明 也 顯 有 比 了 香 出 港 色 好 的 得 人 多 才 , 。 甚 音 至 樂 有 節 了 盛 制 行 度 , 。 香 港 曾 經 多 帶 , 領 樂 亞 隊 洲 也 的 多 音 , 樂 行 潮 業 流 成 , 熟 你 , 說 連 樂 評 人 、 嗎 音 ? 樂 香 雜

Live house

港 當 年 其 實 也 有 不 少 , 許 多 樂 手 一 晚 甚 至 可 以 走 幾 場 呢 。 然 而 , 當 環 境 轉 變 , 我 們 漸 趨 僵 化 的 制 度 , 跟 不 上 這 時

live house

; 有 人 辦 音 樂 節 ; 有 人 創 作 屬 於 台 灣 的 音 樂 , 創 作 出 他 們

代 。 我 們 保 守 不 了 自 己 的 優 勢 。 歸 根 究 柢 , 我 們 沒 發 展 出 屬 於 自 己 、 有 靈 魂 的 音 樂 。 而 台 灣 , 當 天 抬 頭 看 著 我 們

studio

036 fullcupmagazine

香 港 的 朋 友 , 好 好 抬 起 頭 , 看 看 台 灣 的 情 況 吧 。 好 好 記 住 這 種 羞 恥 的 感 覺 , 然 後 回 到 自 己 的 位 置 , 奮 發 圖 強 。

live house

別 受 限 於 迂 腐 的 制 度 , 建 立 屬 於 我 們 全 新 的 世 界 吧 。 別 害 怕 , 因 為 萬 物 還 未 命 名 , 我 們 應 當 無 所 畏 懼 。

足 , 挺 直 腰 板 , 不 亢 不 卑 , 然 後 退 回 自 己 的 世 界 , 以 修 行 的 心 , 追 回 彼 此 的 差 距 。

尋 找 自 我 認 同 。 然 而 , 有 人 會 以 別 的 方 法 回 應 。 他 們 會 抬 起 頭 , 好 好 認 住 比 自 己 優 秀 的 人 的 面 孔 。 看 清 自 己 的 不

子 時 間 也 追 不 上 。 這 是 值 得 垂 頭 喪 氣 的 事 。 這 值 得 你 躲 回 自 己 的 洞 穴 , 自 怨 自 艾 。 值 得 你 到 處 找 比 你 差 的 人 , 去

這 是 無 可 避 免 的 事 , 在 人 生 路 上 , 你 總 會 遇 到 比 你 優 秀 的 人 。 面 對 你 們 之 間 的 差 距 , 你 甚 至 覺 得 , 自 己 花 一 輩


後 記

fullcupmagazine 035


文字/匡翹

攝影/清龍

我們的盒子 在社會中生存,最重要的與其說是運氣,不如說是想像力。

原來日子久了,就能適應任何事。例如適應狹窄的居所、制度,以致行事的方式。 適應帶來安逸,但往往think out of the box,才會帶你到意想不到的地方。 這是我們在昆明的盒子。方正的玻璃屋,位處昆明市中心。在那邊,我們不需要局 限自己在狹小、面目模糊的商場,我可以選擇亮麗的玻璃外型,可以選擇在內隨意不 規則地分層。這裡是我們的遊樂場。 我們為何會走到昆明?這是好長的故事了,有機會再說吧。想說的只是,在社會中 生存,最重要的與其說是運氣,不如說是想像力。 先是想像,然後當機會來了,就把它實踐。昆明的分店,其實一直存在於我們的想 像中,然後,有一天,事就成了。 擺脫安逸,就是成功的第一步。

fullcupcafe kumming 呼吸咖啡昆明順城店 位處雲南昆明市中心,昆明小資文青聚腳之地。 雲南昆明市順城購物中心 E3 - 02 Shop E3-2, Shun Cheng Shopping Mall, Wu Hue Qu, Kumming, Yunnan, China

038 fullcupmagazine


節 的 方 法 , 緩 慢 , 笨 拙 , 困 難 。 真 的 很 困

效 果 , 不 知 何 時 收 成 。 這 就 是 我 們 辦 音 樂

這 就 是 教 育 。 你 播 下 種 子 , 不 知 有 甚 麼

自 己 有 朝 一 日 能 站 上 舞 台 。

樂 手 , 受 他 們 的 光 芒 感 動 , 會 想 辦 法 , 讓

為 音 樂 節 的 觀 眾 。 也 許 , 他 們 看 到 台 上 的

道 , 音 樂 原 來 可 以 如 此 。 也 許 , 他 們 會 成

們 的 耳 裡 , 開 拓 他 們 的 視 野 , 讓 他 們 知

他 們 最 需 要 教 育 。 讓 不 同 的 音 樂 , 傳 進 他

音 , 能 傳 得 更 遠 。 主 打 中 、 小 學 , 是 因 為

進 香 港 的 不 同 角 落 , 讓 香 港 獨 立 音 樂 的 聲

這 架 貨 車 , 將 會 駛 進 各 中 、 小 學 , 也 會 走

甚 麼 是 巡 迴 車 ? 其 實 就 是 流 動 的 舞 台 。

做 , 只 有 巡 迴 車 , 正 在 籌 備 階 段 。

迴 車 。 這 四 隻 腳 , 頭 三 樣 我 地 已 經 恆 常 地

係 要 搞 好 這 音 、 樂 網 絡 節 宣 , 傳 有 、 四 呼 隻 吸 腳 雜 支 誌 撐 , 著 以 , 及 分 巡 別 live house

難 , 但 我 們 選 擇 繼 續 。

硬 上 , 把 這 件 事 搞 好 。 好 喇 , 我 地 諗 過 ,

望 大 家 記 住 , 不 為 甚 麼 , 就 迫 使 我 們 要 頂

我 們 呼 吸 要 辦 一 個 大 型 音 樂 節 。 這 點 希

很緩 困慢 難, ,笨 但拙 我, 們困 選難 擇。 繼 續 。

巡 迴 車 fullcupmagazine 037


事 。 我 從 不 想 甚 麼 是 藝 術 , 攝 影 對

白 , 赤 裸 地 展 示 欲 望 , 是 最 重 要 的

上 學 到 甚 麼 , 我 想 會 是 讓 他 們 明

040 fullcupmagazine

己 。 如 果 要 說 我 希 望 後 輩 從 我 身

生 的 間 免 當 就 手 比 這 片 別 站 拍 從 年 森 他 社 樹 此 ﹁ 。 上 的 不 輕 山 也 會 。 俐 然 命 作 的 地 你 如 得 度 種 , 認 載 照 當 多 大 不 的 他 落 而 。 品 業 會 選 無 甚 高 照 才 識 然 。 , 損 擇 數 至 、 片 知 的 片 自 了 道 記 作 們 , 森 而 , 己 。 看 得 品 也 就 在 然 害 正 的 有 高 的 道 森 照 山 通 這 後 自 面 搖 點 雜 人 他 山 片 與 是 為 起 自 。 活 如 大 過 甚 來 己 森 得 現 藝 過 將 己 迎 滾 挑 訊 , 的 大 , 道 拍 在 術 麼 , 出 山 長 程 之 。 向 巨 釁 、 能 年 道 在 年 家 會 甚 過 大 , 照 順 中 化 你 這 星 、 黑 活 齡 , 廣 輕 、 這 至 多 道 也 , 利 , 為 會 世 卒 煽 白 到 。 先 義 人 大 樣 比 少 甚 有 , 變 我 藝 懾 大 界 於 動 的 這 沒 看 上 在 師 呢 真 本 至 大 如 老 能 術 人 量 , 廿 的 照 年 想 過 沒 社 。 ? 實 影 說 量 村 了 了 家 、 吸 無 八 意 片 紀 到 他 有 交 我 ﹁ 年 集 過 挑 上 , 解 損 不 入 可 歲 味 , 。 拍 的 自 耗 朽 世 避 , 。 重 對 出 照 差 網 所 我 齡 。 , 釁 春 如 Bob Dylan

我 來 說 , 是 記 憶 的 方 法 。 ﹃ 咔 嚓 ﹄

順 利 變 老 的 方 法


所有哀傷的光影

森山大道 訪問那天人很多。森山大道不斷接受訪問,有預約的,沒預約的,同樣接受。 他總是禮貌地點頭,透過翻譯回答問題,隔一會兒,就走出飯店,在外邊來回走 著。許多攝影的人追著他,用影像記錄他們與大師踫面的瞬間。他泰然自若,不 時停下抽煙,然後拿起相機,回拍那些攝影的人。攝影者終究成了被攝者,然而 他還是繼續用自己步調拍下去。他成了大師。

fullcupmagazine 039


理 性 思 考 只 會 帶 來 更 而多 不的 是悲 答傷 案, 。

吧 了 呢 。 活 ? 下 ﹂ 去 為 , 甚 或 麼 甚 呢 他 ? 類 大 似 概 的 就 原 是 因 為

問 。 ﹁ 為 甚 麼 要 像 排 泄 般 攝 影

的 最 後 一 條 問 題 , 根 本 不 用

如 是 者 , 我 們 原 來 準 備

不 能 殘 留 體 內 。

本 質 的 悲 傷 無 以 名 狀 , 沉 重 得

離 存 在 主 義 的 方 法 。 因 為 直 指

傷 , 都 留 在 光 影 中 吧 。 這 是 逃

管 拍 就 好 了 。 讓 一 切 一 切 的 悲

多 。 這 是 森 山 大 道 的 方 法 。 只

悲 的 可 世 多 氣 一 是 義 然 樂 本 如 事 悲 沒 。 , , 身 果 故 傷 ﹁ 傷 世 挽 界 的 氛 種 森 惡 , ﹂ 所 也 就 要 , 。 。 界 回 , 悲 中 存 山 仍 我 有 謂 只 是 說 我 就 , 的 似 傷 , 在 定 的 是 悲 悲 也 算 不 森 敵 乎 , 理 主 是 然 會 義 悲 一 傷 傷 覺 身 山 意 對 而 性 義 個 是 因 的 得 邊 不 。 所 不 思 的 哀 困 哀 , 瞬 , 話 那 發 為 , 為 在 有 是 考 氛 傷 難 不 間 就 , 不 生 被 其 被 這 生 答 只 圍 的 的 要 攝 充 命 案 會 , 人 。 實 的 算 人 太 甚 攝 思 沒 事 會 的 重 麼 物 物 滿 帶 , 帶 在 。 ﹂ 考 有 。 存 要 巨 而 有 而 敵 有 而 來 那 他 太 定 當 快 在 。 大 感 感 意 無 這 更 個 有

森山大道 日本當代攝影大師,自比為野犬, 以高對比、黑白照片作記憶的載具,調性晦暗悲憤,顛覆當時攝影的意義,模仿者眾。 一九三八年生,曾為平面設計師,二十一歲時突然轉當攝影師助理,開展攝影師之路。

042 fullcupmagazine


拍 攝 我那 的一 記剎 憶, 就 留 在 那 裡 了 。

一 件 好 事 。 然 而 , 要 了 解 甚 麼

就 連 自 己 的 存 在 , 其 實 也 不 是

﹁ 世 間 美 好 的 事 , 其 實 不 多 。

說 說 美 好 吧 , 他 接 著 卻 說 ,

惡 , 不 如 說 說 美 好 吧 。 ﹂ 不 如

甚 井 市 森 赤 他 麼 。 , 山 裸 無 呢 那 也 大 地 思 ? 麼 說 道 呈 可 考 在 過 自 現 避 了 他 他 稱 欲 免 一 眼 希 如 望 , 會 中 望 野 , 我 , , 攝 犬 往 們 ﹁ 惡 下 般 往 提 與 到 惡 行 齷 到 其 底 和 走 齪 惡 是 市 城 , 。 說

惡 與 哀 傷

在 那 裡 了 。 ﹂

﹁ 拍 攝 那 一 剎 , 我 的 記 憶 就 留

來 , 兩 者 其 實 一 樣 。 ﹂ 他 說 ,

經 認 為 兩 者 是 分 開 的 。 現 在 看

錄 你 腦 海 的 影 像 嗎 ? ﹂ ﹁ 我 曾

﹁ 或 者 這 樣 說 , 照 片 能 完 全 記

是 所 有 的 記 憶 呢 ? ﹂ 我 們 問 ,

照 山 者 亡 片 一 ﹁ 片 大 。 氣 作 。 聲 中 道 模 息 ﹂ , 記 。 的 仿 , 品 記 下 記 者 最 原 憶 是 憶 太 終 本 凝 是 部 過 快 卻 聚 份 去 就 引 挑 , 的 釁 , 變 來 就 記 卻 老 眾 , 化 充 憶 盡 了 多 為 , 留 , 模 滿 在 森 仿 死 還 照

fullcupmagazine 041


首 本 英 文 詩 集 , 現 在 他 是 一 位 名 副 其 實 的 香 港 詩 人 , 積 極 地 推 廣 文 學 活 動 , 經 常 飛

最 後 他 愛 上 了 寫 作 , 開 始 發 表 文 章 和 詩 , 透 過 寫 詩 抒 發 生 活 的 感 受 , 於 零 五 年 出 版

興 趣 , 結 果 跑 回 大 學 讀 書 , 讀 下 來 發 現 感 興 趣 的 科 目 很 多 , 結 果 一 科 接 著 一 科 讀 ,

認 識 潮 州 柑 的 日 子 久 了 , 開 始 會 產 生 一 種 自 省 ! 潮 州 柑 在 三 十 歲 後 對 哲 學 感 到

的 車 , 就 要 多 點 搵 我 食 咖 哩 ! ﹂ 因 為 潮 州 柑 太 太 是 一 位 印 度 人 。

從 來 不 為 金 錢 而 把 收 藏 賣 掉 , 如 果 他 把 你 當 成 朋 友 的 話 , 他 會 跟 你 說 : ﹁ 想 買 我

車 。 騎 英 式 復 古 電 單 車 的 人 , 每 一 個 都 希 望 最 終 有 一 台 自 己 的 古 董 車 , 但 潮 州 柑

修 復 古 老 的 英 國 電 單 車 。 他 會 花 兩 三 年 時 間 把 一 台 廢 鐵 還 原 成 一 台 與 新 無 異 的 名

潮 州 柑 的 職 業 是 汽 車 維 修 工 程 師 , 專 修 二 次 大 戰 前 後 出 產 的 汽 車 , 業 餘 興 趣

因 為 十 七 歲 的 時 候 臉 上 長 滿 青 春 痘 , 看 上 去 就 像 一 個 潮 州 柑 ! ﹂ 潮 州 柑 笑 著 說 !

是 香 港 人 , 是 競 爭 對 手 以 外 , 也 是 好 朋 友 , 潮 州 柑 這 個 花 名 , 都 是 他 們 給 改 的 ,

﹁ 那 幾 個 最 強 的 對 手 有 豬 頭 、 黑 仔 和 鋼 頭 , 不 是 我 得 到 冠 軍 , 就 是 他 們 , 他 們 都

更 聯 同 當 時 最 強 的 對 手 組 成

遠 赴 意 大 利 參 加 世 界 越 野 電 單 車 大 賽 。

只 能 騎 乘 比 較 輕 巧 、 當 時 由 英 兵 引 入 的 越 野 電 單 車 , 結 果 他 成 為 五 屆 香 港 冠 軍 ,

十 二 歲 那 年 , 潮 州 柑 受 到 哥 哥 影 響 , 迷 上 電 單 車 , 因 為 年 紀 太 少 沒 有 牌 照 ,

迷 上 電 單 車

同 , 但 我 不 管 , 那 時 我 最 好 的 朋 友 都 是 中 國 人 , 他 們 亦 是 我 的 競 爭 對 手 ! ﹂

問 題 吧 , 潮 州 柑 說 : ﹁ 當 年 的 成 年 人 都 會 教 我 們 不 要 跟 中 國 的 小 孩 玩 , 因 為 身 份 不

David McKirdy 潮州柑,原籍蘇格蘭,自幼隨家人來香港居住,早已視香港為家。 David 是古董汽車修理技師,年輕時迷戀電單車,曾是五屆香港越野電單車冠軍,並代表香港參加世界賽。 愛寫作,愛發表文章和詩,現在是一位名副其實的香港詩人,積極投入香港的文學推廣活動。

044 fullcupmagazine

就 住 在 山 坡 上 的 木 屋 , 後 來 大 宅 群 外 築 起 了 圍 牆 , 直 接 隔 開 華 洋 , 大 概 是 治 安 的

路 回 到 大 宅 。 六 十 年 代 黃 埔 有 座 小 山 , 英 國 富 人 都 住 在 海 邊 大 宅 , 一 般 的 本 地 華 人

正 正 是 今 天 的 黃 埔 , 看 老 照 片 才 知 道 當 年 黃 埔 有 沙 灘 , 不 用 一 分 鐘 便 能 從 海 邊 走

個 馬 姐 、 廚 師 和 管 家 照 顧 起 居 飲 食 , 住 的 地 方 有 點 像 中 環 的 舊 立 法 局 大 樓 , 地 點

運 地 沒 有 參 加 二 次 大 戰 , 後 受 聘 來 香 港 黃 埔 船 塢 工 作 , 生 活 有 了 很 大 改 變 。 家 有 三

潮 州 柑 父 親 是 一 位 出 色 的 機 械 工 程 師 , 精 通 器 械 , 在 老 家 蘇 格 蘭 生 活 中 等 , 幸

球 。 他 記 得 很 清 楚 , 因 為 他 的 四 歲 生 日 就 在 大 海 上 渡 過 。

1960

到 世 界 各 地 的 大 學 講 課 , 分 享 自 己 的 詩 句 。 人 生 很 曲 折 , 順 著 賽 道 作 出 調 整 , 勇 敢

Hong Kong Team

地 扭 動 油 門 便 能 衝 到 終 點 了 嗎 ? 我 不 知 道 , 只 渴 望 可 以 跟 潮 州 柑 一 樣 , 活 得 有 趣 !

年 , 潮 州 柑 舉 家 由 英 國 坐 郵 輪 來 到 香 港 , 一 個 月 的 航 程 , 橫 越 了 半 個 地

飄 洋 過 海


落地生根潮州柑 藉潮州柑那一口半咸半淡的廣東話,找他扮演電視劇裡的洋警司或Mr. Robinson合適不過。 很多人都誤會潮州柑是英國人,他修復英國古董車,騎英國古董車,合理不過!「唔係! 我係蘇格蘭人,爸爸係做船既工程師!」潮州柑從小在香港長大,接受貴族學校教育, 校內只用英語,卻自學廣東話,不流利,但精通粗口,跟 新朋友交談時特別喜愛加插幾 句!很喜歡他這樣,誰都會感受到這個鬼佬盡力融入本土的熱情。

fullcupmagazine 043


接 手 後 , 沒 有 刻 意 改 名 , 原 因 很 簡 單 , 因 為 她 未 想 到 更 好 的 名 字 ,

品 牌 聯 營

空 間 卻 是 我 最 想 做 的 , 也 是 我 努 力 在 維 持 的 。 ﹂

貴 , 要 賺 大 錢 是 不 可 能 的 事 , 但 對 於 能 夠 給 人 提 供 一 個 休 息 、 相 聚 、 放 鬆 的

他 們 來 說 絕 對 不 只 是 盤 生 意 。 ﹁ 開 頭 是 辛 苦 的 , 頭 幾 個 月 都 在 虧 蝕 , 租 又

是 萌 生 了 開 咖 啡 店 的 念 頭 。 ﹂ 夫 婦 以 前 是 從 事 教 育 工 作 , 接 手 廚 房 對

狀 況 , 令 我 和 先 生 重 新 反 思 自 己 的 人 生 中 , 有 沒 有 一 些 事 情 是 很 想 做 的 , 於

的 原 主 人 不 再 經 營 , 就 由 了 接 手 。 ﹁ 那 時 候 , 因 為 家 中 出 現 的 一 些

處 。 零 九 年 , 阿 麥 書 房 結 業 , ﹁ 阿 麥 ﹂ 只 剩 下 廚 房 。 直 到 兩 年 前 , ﹁ 阿 麥 ﹂

阿麥廚房 銅鑼灣咖啡小店,會與不同品牌聯營宣傳,期間店內陳設會搖身一變,配合品牌形象。曾和Adidas、Bliss等牌子合作。 位址:銅鑼灣加路連山道9號地舖

046 fullcupmagazine

專 賣 文 藝 書 籍 的 書 房 ︵ 不 是 書 店 ! ︶ , 在 誠 品 未 進 駐 前 , 是 許 多 文 青 蹓 躂 之

阿 麥 廚 房 , 還 有 阿 麥 書 房 , 大 家 也 許 聽 說 過 吧 。 在 恩 平 道 的 唐 樓 , 一 間

裡 寧 靜 、 安 逸 , 阿 麥 廚 房 的 老 闆 Anita

Adidas

卻 說 : ﹁ 我 最 想 保 留 以 前 阿 麥 廚 房 寧 靜 閒 適

也 不 希 望 舊 顧 客 來 到 會 找 不 到 阿 麥 廚 房 。 踏 著 前 人 的 腳 步 走 , 最 佳 的 結 果 只

Anita

crossover

。 ﹁ 第 一 次 是 與

能 夠 取 得 亞 軍 , 友 善 樂 天 的

James

品 牌

的 氛 圍 ; 但 也 想 這 裡 能 接 收 多 點 新 事 物 , 甚 麼 可 能 性 都 試 一 試 。 ﹂ 於 是 乎 ,

Anita

新 的 阿 麥 廚 房 有 了 屬 於 自 己 的 第 一 次

Anita

Adidas

吧 , ﹂ 那 三 星 期 , 阿 麥 廚 房 搖 身 一 變 , 大 玻 璃 上 、 牆 上 、 甚 至 食 物

作 。 他 們 先 來 叩 門 , 我 們 研 究 過 他 們 的 提 議 , 見 路 線 跟 廚 房 挺 相 配 , 便 試 試

Anita

Kinect......

門 坐 上 , 墊 , 、 都 甚 是 至 經 說 餐 : 牌 典 ﹁ 都 的 甚 被 三 麼 人 葉 圖 品 取 案 牌 走 。 都 了 ﹁ 好 ! 沒 , 賺 ﹂ 想 到 多 那 少 也 過 麼 好 後 瘋 , , 狂 我 接 ! 都 踵 每 會 而 天 認 至 都 真 的 人 考 是 頭 慮 不 湧 , 同 湧 不 品 , 想 牌 結 抹 的 果 殺 叩 連

crossover

Bliss

接 、 手 已 、 經 兩 年 了 , 阿 麥 阿 廚 麥 房 廚 展 房 現 出 已 新 經 的 和 可 很 能 多 : 大 咖 大 啡 小 店 小 只 的 要 有 品 格 牌 調 合 , 作 單 過 是 ,

一 些 可 能 阿 , 阿 麥 廚 房 想 不 斷 的 欣 賞 、 嘗 試 ! ﹂

Anita

Adidas

其 氣 氛 佈 置 , 已 經 有 商 業 價 值 , 只 差 你 懂 不 懂 利 用 而 已 。

說 , 這 裡 是 她 的 世 外 桃 園 。

走 過 銅 鑼 灣 鬧 市 迂 迴 湧 擠 的 街 頭 , 拐 進 加 路 連 山 道 , 是 另 一 處 天 空 。 這

保 留 與 創 新


銅 鑼 灣 的 世 外 桃 園

fullcupmagazine 045


上 是 某 間 中 學 六 十 年 代 的 文 件 夾 , 記 載 著 某 名 男 學 生 在

的 物 品 堆 亂 整 個 空 間 , 座 地 的 子 母 燈 們 佔 了 個 角 落 , 桌

永 師 傅 的 舊 物 小 店 在 灣 仔 , 人 客 不 絕 , 美 麗 而 古 舊

call card

多 。 訪 問 那 天 , 他 才 剛 收 到 一 大 盒 復 刻 五 十 年 代 的

了 , 誰 知 這 裡 漸 成 了 毒 品 集 散 地 般 , 東 西 反 而 越 來 越

絕 。 ﹁ 原 來 我 只 是 因 家 中 東 西 太 多 , 想 通 通 賣 掉 就 算

, 背 後 有 女 模 特 兒 當 年 的 電 話 號 碼 。

等 到 這 麼 多 好 貨 色 送 上 門 , 背 後 的 功 夫 , 誰 也 看 不 到 。

playboy

就 是 這 樣 , 店 開 了 六 年 , 來 買 賣 舊 物 的 人 絡 繹 不

審 美 , 也 不 會 重 視 物 件 背 後 的 故 事 , 而 且 , 坐 著 等 也 不 會

在 , 他 是 收 舊 物 的 人 , 這 可 不 同 收 賣 佬 。 收 賣 佬 不 太 需 要

過 電 影 一 行 , 後 來 因 不 願 奉 承 , 便 做 起 自 己 生 意 來 。 現

曾 經 過 某 種 特 別 的 訓 練 。 在 ︿ 最 佳 拍 檔 ﹀ 年 代 , 他 曾 進

永 師 傅 留 長 髮 , 束 了 個 馬 尾 , 說 話 的 節 奏 很 確 切 , 像

謝 我 。 後 來 她 做 了 廣 告 人 , 就 開 始 帶 客 戶 過 來 。 ﹂

她 借 了 , 她 還 物 後 , 按 金 全 數 歸 還 。 ﹁ 她 還 帶 父 親 來 謝

業 功 課 , 永 師 傅 看 看 她 的 學 生 證 , 要 她 留 下 按 金 , 就 任

人 , 日 後 也 許 會 幫 你 很 多 。 ﹂ 試 過 有 女 生 來 借 東 西 做 畢

反 正 我 又 不 等 錢 用 , 本 身 能 幫 人 就 很 好 , 而 這 些 受 助 的

永師傅 簡約生活,隱身於灣仔唐樓閣樓,專賣二手舊物, 由相機、電視、電話、大鐘到燈飾,應有盡用,一事一物,皆有故事。 地址:灣仔駱克道252號閣樓

048 fullcupmagazine

這 些 都 是 故 事 。

這 就 是 他 與 收 賣 佬 的 差 別 了 。 ﹁ 人 情 是 買 不 到 的 ,

還 有 物 的 歷 史 。 設 計 背 後 的 歷 史 , 單 品 經 歷 過 的 風 霜 ,

此 , 我 輩 愚 昧 之 人 又 添 了 趣 味 , 除 了 比 較 原 來 的 不 同 ,

可 恨 的 是 聰 慧 人 不 多 , 愚 昧 的 歷 史 卻 源 遠 流 長 。 如

賣 你 , 收 甚 麼 錢 ? ﹂

拿 去 影 印 , 之 後 還 給 我 就 可 以 了 。 ﹂ 收 錢 嗎 ? ﹁ 我 又 沒

買 一 張 台 灣 的 舊 抽 獎 海 報 , 他 說 我 不 賣 的 , ﹁ 你 喜 歡 就

人 說 到 相 機 就 是 相 機 , 那 就 是 帕 拉 圖 的 境 界 了 。

出 誰 優 誰 劣 , 才 是 集 物 之 趣 。 這 趣 味 屬 愚 昧 的 人 , 聰 慧

添 了 甚 麼 , 那 型 號 缺 了 多 少 , 有 所 比 較 , 卻 不 能 明 確 指

有 個 法 國 女 人 來 找 他 幫 忙 , 他 用 流 利 英 文 答 應 了 。 她 想

起 碼 有 個 瓦 遮 頭 。 ﹂ 說 時 他 的

他 們 說 : ﹁ 喂 , 你 們 在 這 裡 日 曬 月 淋 , 不 如 跟 我 回 去 ,

iphone

學 校 偷 竊 而 退 學 的 經 過 , 在 他 背 後 , 還 有 載 有 李 小 龍 死

響 起 , 他 談 完 後 , 又

分 , 樂 趣 在 於 那 相 同 之 中 的 差 異 。 如 集 相 機 者 , 這 型 號

集 物 與 其 說 是 僻 , 不 如 說 是 某 種 根 性 。 集 物 以 類 型

﹁ 我 常 撿 到 死 人 的 照 片 。 清 朝 的 也 常 有 , 我 總 會 跟

訊 的 剪 報 。 消 亡 的 記 錄 就 是 歷 史 , 這 也 是 美 麗 的 來 源 。


永師傅 人情的功用 歷史是抹不去的。總有永師傅這種人,把舊有的美好保留下來。 這小店充滿舊英國的氛圍,那是點點累積回來,說不到出處, 卻一直還在,就如人情。

fullcupmagazine 047


......

20 2 3

050 fullcupmagazine

其 中 的 事 物 , 各 能 找 到 生 存 的 方 式 , 也 許 不 夠 滿 足 , 但 起 碼 能 生 存 。 然 而 , 當 英 國 人 佔 領 此 地 , 開 始 殖 民 , 這 地 方

澳 洲 的 英 文 Australia

的 量 有 是 還 的 災 英 生 多 平 難 國 態 衡 的 人 開 。 開 向 始 即 始 有 變 使 。 打 化 政 食 獵 。 府 物 文 其 千 充 化 中 方 足 , , 百 , 視 有 計 欠 之 項 去 缺 為 小 減 天 消 小 少 敵 閒 的 野 , 娛 文 兔 野 樂 化 數 兔 。 活 量 在 為 動 , 澳 了 , 到 洲 在 竟 了 恣 澳 帶 意 洲 來 世 繁 也 巨 紀 殖 能 大 末 。 享 的 , 最 受 生 野 高 打 態 兔 峰 獵 災 總 時 之 難 數 , 趣 。 仍 野 , 在 兔 他 億 數 們 至 量 引 估 入 億 計 了 隻 達 野 , 四 兔 比 十 。 澳 億 開 洲 , 始 的 徹 只 綿 底 有 羊 破 廿 加 壞 四 牛 環 隻 隻 境 , 數 原 卻

, 來 自 拉 丁 語 , 意 思 是 ﹁ 未 知 的 南 方 大 陸 ﹂ , 大 航 海 時 代 前 , 那 裡 與 世 隔 絕 , 自 有 自 的 平 衡 。

台 灣 來 的 野 兔


︿

說 。 他 組 過 樂 隊 , 浪 費 過 許 多 時 間 練 習 鍵 琴 , 然 後 發 現 自 己 的 才 份 , 只 能 當 個 二 流 樂 手 。 他 大 學 時 教 過

尾 , 作 者 們 將 這 電 影 獻 給 所 有 音 樂 老 師 。 因 為 教 曉 一 個 人 欣 賞 音 樂 , 是 貴 重 的 禮 物 。 ﹁ 我 也 曾 經 是 音 樂 老 師 啊 。 ﹂ 完

我 們 把 這 留 言 放 在 心 中 , 然 後 還 是 回 到 工 作 , 把 音 樂 會 搞 好 。 然 後 某 天 , 工 作 過 後 , 我 們 一 起 去 看 了 麥 兜 。 片

音 樂 會 , 宣 傳 時 , 有 人 留 言 說 , 不 要 搞 了 , 一 起 上 街 去 吧 。

歲 , 卻 是 如 此 聰 慧 、 固 執 。 有 時 候 , 我 們 腦 海 會 浮 現 七 一 時 , 某 人 在

的 留 言 。 這 年 七 一 是 周 日 , 正 好 Tonick

突 然 說 。 她 整 個 大 學 時

場 後 , 員 工

facebook

鋼 琴 , 後 來 在 呼 吸 當 搞 手 , 沒 時 間 , 就 沒 教 了 。 ﹁ 你 知 道 方 大 同 的 結 他 老 師 是 誰 嗎 ? ﹂ 員 工

show

代 ﹁ ﹁ 都 是 不 在 知 跳 道 舞 呢 , 。 從 沒 , ﹂ 想 方 說 過 大 。 畢 同 業 自 後 己 會 說 當 的 上 。 音 ﹂ 樂 會 搞 手 。

K

﹁ 真 的 嗎 ? 他 說 真 , 的 ﹁ 跟 他 只 是 兒 時 聽 學 著 過 嗎 ? ﹂ 問 的 。 歌 , 然 後 依 著 彈 而 已 。 所 謂 老 師 , 就 是 這 回 事 。 ﹂

﹁ 沒 有 , ﹂

W

所 謂 老 師 , 就 是 這 回 事 。 如 此 , 方 大 同 長 大 後 , 也 成 為 了 許 多 人 的 音 樂 老 師 。 我 們 人 生 中 , 有 許 多 的 音 樂 老 師 ,

K

﹂ 唱 進 無 數 青 年 的 心 坎 那 。 首

有 些 存 活 , 有 已 死 去 。 他 們 教 曉 我 們 的 不 只 音 樂 , 還 有 其 他 。

Eric Clapton

﹀ , 那 句 ﹁

他 們 還 教 曉 我 們 甚 麼 ? 這 十 分 抽 象 , 不 過 , 與 其 具 體 說 教 曉 甚 麼 , 不 如 說 , 他 們 提 供 方 法 。 情 況 就 如

K

誰 沒 受 過 教 育 制 度 的 壓 迫 ? 不 過 , 在 那 個 慘 淡 的 上 學 歲 月 , 我 們 有 音 樂 。

Eric Clapton

音 樂 是 通 道 , 它 令 我 們 可 以 聽 到 那 些 不 安 的 靈 魂 的 呼 喊 , 讓 我 們 同 樣 不 安 的 心 得 到 安 慰 , 同 時 , 也 得 到 勇 敢 ; 音

Eric Clapton

樂 是 教 育 , 當 孩 子 們 看 到 台 上 的 獨 立 樂 手 發 揮 光 芒 , 我 們 可 以 對 他 們 說 : ﹁ 你 渴 望 跟 他 們 一 樣 , 走 到 台 上 , 展 示 自 己

Pink Floyd

我 們 縱 是 烏 合

嗎 ? ﹂ 然 後 , 叫 他 們 用 自 己 的 方 法 , 站 到 台 上 。

W

......

一 起 唱 : ﹁ 到 最 尾 怕 咩 無 結 果 / 起 碼 我 做 過 ﹂ 這

我 們 也 許 只 是 不 懂 音 樂 的 紋 身 佬 、 二 流 的 鋼 琴 手 、 失 去 人 生 方 向 的 舞 者 、 因 傷 退 役 的 攀 石 運 動 員

We don’t need no education/ We don’t need no thought control

在 讀 中 學 的 弟 弟 , 他 舉 起 手 機 拍 攝 , 跟 著

之 眾 , 但 起 碼 能 搞 音 樂 會 , 讓 一 流 的 獨 立 樂 手 站 到 台 上 , 以 非 洗 腦 的 方 式 , 教 曉 他 們 找 到 自 我 的 方 法 。 就 如 那 場

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

的 演 出 中 , 我 們 看 到

Tonick

也 是 教 育 , 比 國 民 教 育 好 得 多 , 也 比 我 們 上 街 遊 行 更 有 效 果 。 這 是 我 們 選 擇 要 走 的 路 。 有 選 擇 , 是 因 為 我 們 受 過 較 好

Tonick

的 教 育 。 這 種 教 育 , 需 要 我 們 每 一 人 盡 力 保 護 。 也 許 個 人 的 努 力 , 不 能 即 時 改 變 現 況 , 但 希 望 大 家 繼 續 下 去 。

K

因 為 成 果 , 總 是 結 在 你 沒 想 過 的 地 方 。 感 謝 每 一 位 正 在 努 力 的 人 。

來 開

的 雜 誌 , 解 決 關 於 巡 迴 車 的 種 種 問 題 , 為 將 來 那 場 音 樂 節 作 準 備 ; 當 孩 子 們 開 始 絕 食 , 我 們 一 切 如 常 。 他 們 只 有 十 多

我 們 不 愛 談 政 治 , 那 麼 , 讓 我 們 談 談 教 育 。 當 國 民 教 育 風 波 鬧 得 火 熱 , 我 們 依 舊 籌 劃 每 周 的 音 樂 會 , 準 備 新 一 期

我 們 的 音 樂 老 師

fullcupmagazine 049


入 了 破 壞 平 衡 的 競 爭 者 。 它 們 不 如 海 洋 公 園 般 , 有 足 夠 資 源 抗 衡 新 競 爭

苦 經 營 的 書 店 , 可 能 因 此 倒 閉 ? 緊 記 , 它 們 不 是 經 營 不 善 , 只 要 有 人 引

誠 品 來 了 。 當 大 家 興 高 彩 烈 地 在 裡 面 拍 照 打 卡 時 , 會 否 想 到 , 香 港 辛

香 港 建 立 自 己 的 文 化 , 這 會 使 英 國 難 以 管 治 。 命 名 是 有 效 規 限 事 物 發 展

所 以 有 ﹁ 文 化 沙 漠 ﹂ 之 名 , 多 少 因 為 英 國 的 殖 民 統 治 。 英 國 從 沒 打 算 讓

你 想 高 叫 曾 俊 華 萬 歲 時 , 請 思 考 一 下 , 情 況 真 的 是 這 樣 嗎 ? 首 先 , 香 港

特 地 飛 往 台 灣 朝 聖 , 香 港 這 ﹁ 文 化 沙 漠 ﹂ , 開 始 植 下 文 化 的 種 子 了 。 當

或 香 港 , 誠 品 都 是 品 味 的 象 徵 , 一 種 美 好 的 姿 態 。 從 此 , 文 藝 青 年 不 用

就 如 百 佳

產 商 平 起 平 坐 的 企 業 ?

是 , 但 誠 品 來 到 香 港 , 是 否 需 要 面 對 這 些 困 境 ? 還 是 誠 品 已 發 展 成 與 地

金 、 隨 時 趕 你 走 的 地 產 商 、 政 府 機 關 的 為 難

病 , 就 是 不 打 算 賺 錢 。 但 不 賺 錢 , 也 要 維 持 生 計 , 自 給 自 足 吧 。 昂 貴 租

我 們 不 是 唾 棄 誠 品 的 經 營 模 式 。 辦 藝 術 、 文 化 的 人 , 往 往 有 一 通

我 們 要 學 習 誠 品 的 事 多 的

味 、 有 遠 景 的 文 創 企 業 , 許 多 香 港 人 也 期 待 誠 品 大 駕 光 臨 。 無 論 在 台 灣

品 , 在 曾 俊 華 ﹁ 積 極 跟 進 ﹂ 下 , 終 於 空 降 香 港 。 作 為 大 中 華 區 少 數 有 品

人 類 從 歷 史 中 學 到 的 唯 一 教 訓 , 就 是 人 類 甚 麼 也 學 不 到 。 台 灣 的 誠

同 時 消 費 。 文 化 成 了 一 種 增 值 的 素 材 。

造 文 化 氛 圍 、 讓 人 自 我 感 覺 良 好 的 空 間 。 在 這 空 間 , 人 們 可 感 受 文 化 ,

環 。 誇 張 點 說 , 書 店 只 是 誠 品 的 宣 傳 品 。 藉 辦 書 店 和 許 多 文 化 活 動 , 營

誠 品 是 野 兔

營 運 , 為 誠 品 賺 得 大 把 金 錢 。 經 營 書 店 , 只 是 誠 品 整 個 文 創 產 業 的 一

幸 好 海 洋 公 園 能 站 穩 陣 腳 , 否 則 我 更 怨 恨 這 跨 國 大 樂 園 。

蝕 了 廿 九 億 。 零 九 年 , 最 差 的 情 況 要 到

院 美 食 街 、 西 門 町 誠 品 、 武 昌 誠 品 、 敦 南 誠 品 、 信 義 誠 品 , 以 商 場 方 式

入 來 源 , 才 開 始 賺 錢 。 現 在 , 誠 品 收 入 來 源 主 要 來 自 商 場 營 運 。 台 大 醫

年 , 政 府 才 能 回 本 。 都 算 。

是 一 本 小 清 新 少 女 風 的 文 藝 雜 誌 , 就 不 明 說 了 ︶ 零 八 到 零 九 年 度 , 樂 園

引 入 野 兔 , 是 極 愚 蠢 的 行 為 。 ︵ 廣 東 有 句 諺 語 形 容 極 為 到 位 , 但 鑑 於 這

引 入 老 鼠 ? 對 , 就 是 我 們 香 港 。 香 港 政 府 引 入 迪 士 尼 樂 園 , 就 如 英 國 人

在 台 灣 上 市 。 現 在 , 誠 品 的 收 入 來 源 , 只 有 三 成 來 自 書 店 , 餐 旅 就 佔

是 其 他 書 店 顧 客 購 書 量 的 三 倍 。 這 令 誠 品 無 視 經 濟 不 景 , 並 打 算 年 底

。 誠 品 年 開 業 始 就 連 年 虧 損 , 直 到 誠 品 轉 以 經 營 商 場 為 主 要 收

說 完 引 入 野 兔 , 我 們 說 說 引 入 老 鼠 吧 。 可 能 你 會 說 : 有 甚 麼 地 方 會

家 店 , 總 營 業 收 入 達 億 元 台 幣 , 年 增 長 11%

者 。 面 對 香 港 人 ﹁ 書 貴 一 點 也 要 去 誠 品 買 ﹂ 的 虛 榮 心 態 , 勢 孤 力 弱 的 小

香 港 真 的 是 文 化 沙 漠 嗎 ? 只 談 賣 書 的 地 方 , 香 港 除 了 三 聯 、 商 務 等

的 方 法 , 名 字 這 回 事 , 最 能 規 限 人 的 想 法 。

110

書 店 如 何 生 存 ? 在 台 灣 , 誠 品 的 坐 大 , 已 令 許 多 小 書 店 倒 閉 , 今 年 七 月

, 序 言 書 室 等

大 型 的 書 店 , 在 旺 區 的 二 手 書 店 也 不 少 。 你 說 這 些 書 店 不 像 誠 品 般 ﹁ 有

1989

中 旬 , 台 灣 文 化 部 舉 辦 ﹁ 我 街 角 的 書 店 到 哪 裏 去 了 ? ﹂ 論 壇 , 主 題 是 近 年

遠 景 、 有 態 度 ﹂ ? 我 們 早 年 有 阿 麥 書 房 , 現 在 也 有

7,8%

052 fullcupmagazine

被 連 鎖 和 網 路 書 店 夾 殺 的 小 型 獨 立 書 店 。 台 灣 尚 且 如 此 , 那 香 港 呢 ? 別

書 店 。 在 畸 形 的 城 市 , 他 們 苦 苦 尋 找 生 存 空 間 , 勉 強 維 繫 。 好 了 , 現 在

......

忘 記 , 百 佳 當 年 開 幕 , 其 市 場 定 位 , 與 誠 品 類 同 : 窗 明 几 淨 、 有 品 味 、 優

, 才 有 兩 間 分 店 呢 。 這 速 度 難 道 不 令 人 生 疑 嗎 ?

誠 品 進 駐 香 港 , 初 步 打 算 在 三 至 五 年 開 三 至 五 間 分 店 。 你 看 , 在 香 港 經

kubrick

39 雅 。 現 在 , 大 家 想 回 頭 光 顧 雜 貨 店 , 雜 貨 店 卻 已 倒 得 七 零 八 落 了 。

營 了 十 一 年 的

2045

2011 年 , 誠 品 在 台 灣 有

不 如 稍 為 抽 離 一 下 , 不 單 從 文 藝 角 度 出 發 。 香 港 的 ﹁ 核 心 價 值 ﹂ 不

誠 品 的 經 營 方 式

kubrick

是 賺 錢 嗎 ? 我 們 就 從 生 意 角 度 去 分 析 一 下 吧 。

, 而 持 有 誠 品 卡 的 顧 客 ,


談 誠 品 來 港 。

fullcupmagazine 051


攝影/Tsi Kwan and Gabriel @ Picto

那 些 年 , 無 論 是 晨 光 中 、 中 午 烈 日 當 空 下 、 雨 中 的 訓

裡 留 住 了 這 一 刻 , 因 為 這 一 幕 捕 捉 了 出 賽 背 後 的 苦 功 。

會 不 斷 練 ﹁ 殺 ﹂ 波 上 網 、 練 完 球 場 上 總 是 滿 佈 羽 毛 球 , 腦 海

了 十 筒 羽 毛 球 製 成 的

。 以 前 練 習 羽 毛 球 ,

速 度 和 耐 力 , 既 剛 又 柔 , 相 中 這 條 羽 毛 球 做 成 的 裙 子 全 是

雖 然 不 是 我 最 長 的 運 動 , 但 肯 定 是 我 最 喜 歡 的 。 它 結 合 了

擇 了 羽 毛 球 、 乒 乓 球 、 劍 擊 元 素 放 進

裡 面 。 羽 毛 球

列 帶 我 重 拾 了 很 多 當 運 動 員 年 代 的 回 憶 。 作 品 中 , 我 們 選

而 做 的 六 套 融 合 了 運 動 跟 英 國 皇 室 元 素 的 系 列 , 做 這 個 系

的 一 課 就 是 如 何 面 對 失 敗 倒 下 之 後 怎 樣 再 站 起 來 邀 ! 請 為 奧 運

在 這 裡 跟 大 家 分 享 的 是 近 獲 得 世 貿

Kay Wong 黃琪 Daydream Nation 創辦人之一,經常於迷失和清醒的狀態之間徘徊,左腦跟右腦每天都在吵架, 愛做手作,愛所有美麗的東西,愛所有對生命有熱情的人。

054 fullcupmagazine

投 放 進 去 。 每 天 在 日 曬 雨 林 中 不 斷 堅 持 , 最 後 始 終 最 重 要

涯 最 短 的 其 中 一 種 吧 , 將 你 的 青 春 能 量 、 爆 炸 力 , 熱 情 都

特 別 對 劉 翔 一 事 反 應 大 。 運 動 員 在 所 有 職 業 當 中 可 能 是 生

天 訓 練 兩 至 三 課 , 接 近 職 業 的 田 徑 中 長 跑 運 動 員 , 所 以 我

不 了 第 一 個 欄 。 十 多 年 前 , 我 也 曾 經 是 一 個 認 真 訓 練 , 一

很 替 他 難 過 。 苦 練 四 年 又 四 年 , 竟 然 預 賽 中 這 樣 受 傷 , 過

看 著 劉 翔 110

練 , 都 充 滿 著 汗 水 , 堅 持 , 但 是 儘 管 學 界 裡 拿 盡 金 牌 , 代

的 努 力 、 堅 持 、 信 念 , 然 後

......

表 香 港 出 國 比 賽 的 時 候 無 論 多 盡 力 , 結 果 都 是 包 尾 。

WTCMore

金 牌 或 者 是 所 謂 的 ﹁ 勝 利 ﹂ 真 的 這 麼 重 要 嗎 ? 對 我 來

collection

200% 的 努 力 、 堅 持 、 信

講 , 懂 得 笑 著 面 對 ﹁ 失 敗 ﹂ 的 人 , 才 是 真 正 的 為 自 己 拿 金

ART piece

牌 , 才 真 正 的 ﹁ 勝 利 ﹂ 吧 ! 我 相 信

deconstruct

念 , 然 後 , 勇 往 直 前 !

200%

交字/Kay Wong

勇 往 直 前

相 信

米 跨 欄 的 意 外 , 眼 淚 也 控 制 不 了 , 湧 出 來 ,


fullcupmagazine 053


難 , 但 在 不 久 的 一 天 , 我 會 回 來 跟 你 們 說 當 中 的 感 受 , 相 信 我 , 一

方 文 化 , 有 想 過 去 法 國 Wwoofing

定 會 有 這 一 天 的 , 你 找 到 你 心 底 的 夢 想 了 嗎 ?

, 雖 說 在 目 前 為 止 , 可 能 會 有 點 困

等 到 何 時 才 能 實 現 到 , 那 就 是 去 不 同 的 地 方 居 住 , 去 體 驗 不 同 的 地

其 實 , 當 時 寫 下 的 許 多 目 標 我 都 做 到 了 , 唯 一 一 個 目 標 不 知 道 要

陽光妹 何思諺 Leanne,模特兒,以陽光檸檬茶廣告成名, 後與MR的鼓手Tom結婚,剛誕下孩子, 會在這專欄寫下新生活的點點滴滴!

056 fullcupmagazine

是 這 樣 說 , 希 望 自 己 的 人 生 能 夠 更 豐 富 , 讓 自 己 的 眼 晴 看 得 更 多 。

見 而 得 獲 救 。 在 這 段 期 間 , 我 給 了 自 己 許 多 不 同 的 目 標 , 啊 , 應 該

的 天 , 向 左 向 右 看 是 一 排 排 的 高 樹 , 沒 有 目 的 地 浮 啊 浮 , 看 誰 會 望

提 琴 的 弦 一 拉 , 我 巳 經 是 跌 進 那 浮 沉 著 湖 水 裡 , 向 上 望 是 一 片 湖 藍

那 時 候 是 音 樂 救 了 我 , 活 在 旋 律 中 , 那 管 是 單 單 的 純 音 樂 , 那 大

一曾 個幾 字何 去時 形, 容我 當的 時心 的也 自有 己感 ,到 亂飄 。浮 的 時 候 ,

你 想 ?


表 演 空 間 , 教 育 於 一 身 ; 但 最 有 趣 是 河 岸 有 兩 間 分 店 , 一 間 適 合 小 型 表

Visage

讓 我 們 來 對 比 台 北 和 香 港 的 音 樂 生 態 吧 :

河 岸 演 出 了 。

Ellen

Fringe Club

The

Backstage

台 北 @ 小 型 埸 地 : 女 巫 店 , 小 河 岸 , 海 邊 的 卡 夫 卡 ; 中 型 場 地 :

盧 凱 彤 就 在 小

二 零 一 二 年 七 月 二 十 五 日 , 對

五 。 最 後 必 須 提 到 河 岸 留 言 。 河 岸 留 言 跟

台 灣 音 樂 生 態 給 香 港 的 啟 示

The Wall

演 , 而 另 一 間 則 較 適 合 大 樂 隊 的 表 演 。 我 在 台 灣 表 演 時

Radiohead

, 大 河 岸 ; 中 大 型 場 地 :

Legacy

The Wanch

, ; 中 大 型 , 場 為 地 主 : 。 , ︶ Hi-tec Rotunda

於 大 部 分 香 港 文 化 人 和 音 樂 愛 好 者

Wall

香 港 @ 小 型 埸 地 : 呼 吸 音 , 樂 , Grappa’s Cella

台 做 來 都 北 創 台 是 。 作 北 一 和 做 個 文 亞 重 化 洲 要 表 工 巡 的 演 作 演 日 子 前 的 。 ; 後 朋 我 因 幾 友 發 為 天 全 現 在 部 我 誠 去 身 品 了 邊 Radiohead

Live House

; 中 型 場 地 :

Hidden Agenda

︵ 其 實 還 有 不 少 場 地 有 現 場 音 樂 , 但 都 是 駐 場 樂 隊 玩

Live

Live House

那 麼 香 港 的 問 題 出 了 在 那 裡 ? 為 何 場 地 的 數 量 不 少 , 但 總 不 及 台 北 的

因 。 我 在 台 北 的 幾 天 裏 , 照 著 我 預 先 準 備 台 不 書 了 北 絕 店 的 的 於 , 音 耳 大 樂 。 小 生 藉 態 著 令 這 香 機 港 會 等 人 我 地 遂 羨 嘗 方 一 慕 試 廣 前 的 分 東 往 原 析 話

cover

有 同 是 凝 一 關 一 聚 區 鍵 。 般 力 音 公 我 樂 和 館 發 環 影 站 現 境 響 。 除 都 力 而 了 會 ? 公 較 面 館 大 對 站 型 租 又 的 金 是 壓 甚 力 麼 和 和 地 大 觀 方 河 眾 呢 岸 量 ? 外 不 原 , 穩 來 其 的 是 餘 問 大 幾 題 學 間 , 區 所 ! 以 公 培 館 養 站 全 聽 一 在 眾 Legacy

臨 立 , 是 蘊 釀 文 化 的 好 地 方 。 一 切 由 教 育 開

和 書 籍 可 發 售 , 購

觀 摩 一 , 。 去 華 感 山 受 文 一 化 下 區 台 的 灣 青 年 傳 在 奇 經 劇 歷 場 怎 麼 一 樣 間 的 比 一 較 種 大 音 型 樂 , 文 十 化 分 洗 專 禮 業 。 的 表 演 場

Live House check list

帶 有 三 至 四 所 大 學 , 因 此

之 類 的 音 樂 。 卡 夫 卡 也 有 很 不 錯 的 CD

Live House Cafe

Hidden Agenda

始 , 音 樂 亦 然 。 聽 眾 的 口 味 是 要 自 少 教 育 和 培 養 的 。 香 港 的 大 學 分 佈 在

caf

Hidden Agenda

show

不 同 各 角 落 , 而 且 很 多 交 通 不 便 。 最 方 便 的 九 龍 塘 區 有 城 大 和 浸 是 大 不 卻 可 是

租 金 昂 貴 的 豪 宅 區 , 跟 台 北 的 低 地 價 不 可 相 比 。 因 此

地 , 二 適 。 合 海 已 邊 累 的 積 卡 足 夫 夠 卡 表 大 演 部 經 份 驗 時 和 間 粉 是 絲 一 數 所 目 咖 的 啡 音 室 樂 , 單 背 位 景 。 長 期 播 著 十 分 有 品

Legacy

open

The Wall

能 生 存 的 。

味 的

Folk

Live House

CD

Studio

肉 此 一 升 實 消 長 刻 個 , 發 費 希 城 仍 方 對 展 的 另 望 。 外 未 便 本 得 中 你 學 地 不 環 , 有 是 香 解 生 獨 錯 區 港 香 , , 決 課 立 港 的 辦 後 音 卻 把 音 樂 住 經 去 樂 法 壇 樂 , 的 起 常 得 場 需 遠 只 地 了 受 要 地 能 方 慢 到 而 除 的 且 政 , 性 繼 答 了 續 而 但 府 怕 呼 案 說 的 極 以 。 吸 且 我 需 其 阻 英 和 語 力 們 要 致 熱 睇 命 。 的 的 工 學 愛 音 傷 廈 生 哥 樂 便 害 在 ﹁ 嚇 熱 宜 。 被 怕 愛 , 香 活 了 , 香 想 港 化 。 全 港 睇 的 ﹂ 部 的 就 音 過 在 熱 睇 樂 程 較 誠 唔 生 中 西 建 駛 態 租 化 起 諗 需 金 和 血 ! 要 上 其 高

演 地 入 了 ; 心 三 。 最 愛 。 適 雜 的 談 合 誌 書 女 唱 的 本 巫 作 專 後 店 人 欄 , 不 彈 。 你 能 木 這 可 不 吉 場 歎 談 他 地 著 開 的 文 濃 在 小 化 郁 她 清 氣 的 樓 新 息 咖 上 表 重 啡 的 演 , , 女 。 空 靠 書 七 間 在 店 月 蠻 他 。 二 大 們 女 十 , 一 書 九 是 排 店 日 令 寬 是 晚 人 大 一 我 舒 的 家 也 適 窗 女 在 自 口 性 那 在 , 主 裡 的 邊 義 表 場 寫

Indie Rock

The Wall

Full Band

Band

書 店 , 專 賣 兩 性 關 係 和 性 別 研 究 等 書 籍 , 而 女 巫 店 的 店 員 也 清 一 色 全 女

Fullcup

有 位 班 有 直 男 , 一 四 個 。接 唱 坐 的 作 椅 適 , 合 關 人 部 音 係 , 掛 樂 , 所 上 有 是 但 以 了 關 為 她 胸 產 玩 音 們 圍 品 搖 樂 在 , 的 滾 人 一 有 商 的 和 起 其 著 店 中 音 營 實 鮮 , 型 樂 做 很 明 還 企 迷 了 的 有 位 提 一 角 紋 表 供 個 感 色 身 演 一 很 覺 和 店 空 站 開 蠻 立 和 間 式 放 年 場 可 , 服 的 輕 ; 供 還 務 空 的 但 練 有 的 間 。 我 賣 場 。 我 去 地 不 探 上 , 。 肯 訪 課 黑 定 當 的 膠 她 晚 唱 們 卻 有 是 片 除 沒 一 出 , 了 Band Tee

租 , 是 音 樂 愛 好 者 的 天 堂 !

有 點 相 似 , 也 是 集

Jing Wong 黃靖 倫敦中央聖馬丁藝術學院舞台設計一級榮譽畢業生;再到中央語言戲劇學院修讀了舞台導演碩士。 其時裝劇場作品曾在倫敦傳奇的ICA兩度上演;回港後曾多次為PIP擔任舞台和服裝設計。近期參演作品有和Olivia甄詠蓓合作的“阿花愛漫游” 。 黃靖也是個時裝設計師,跟姊姊黃琪創作了時裝品牌Daydream Nation。現在全球有十六多個國家出售。2011年剛贏了香港十大設計師大獎。另外, 黃靖其實是個唱作人;是黃耀明的獨立音樂廠牌人山人海的新人。曾為國際民謠班霸Kings of Convenience和Andrew Bird 做開場嘉賓;也即張推出首張大碟。

fullcupmagazine 055


林祥焜 Elphonso Lam 香港漫畫家 + 插畫家 + 平面及玩具設計師 + BIG - ROD大支嘢樂隊成員+ RATS音樂廠牌DIRECTOR+ 前903 扭錯台地獄熱線主持+ MILK 誌、月刊BUBBLE、RE:SPECT、呼吸雜誌個人專欄及漫畫連載中...... facebook:Lam Cheung Kwan / 新浪微博:林祥焜

058 fullcupmagazine


件 你 做 錯 了 的 事 ﹂ 。 女 孩 認 為 錯 的 人 原 來 是 會 買 錯 的 書 , 看 完 他 們 變 得 更

純 工 作 上 的 合 作 , 因 為 全 公 司 都 知 道 這 同 事 愛 說 是 非 又 口 臭 。 同 事 告 訴 女 孩 , 這 幾 本 書 幫 了 她 很 多 。 女 孩 那 一 刻 本 來 想 加 這 同 事

有 個 女 孩 常 常 悶 悶 不 樂 , 於 是 她 身 邊 有 個 人 買 了 幾 本 自 我 增 值 書 送 給 她 。 這 個 友 人 , 其 實 是 一 位 同 事 , 不 是 很 要 好 的 , 只 是

人 ︶ 。 都 這 麼 大 個 人 了 , 還 要 浪 費 多 少 時 間 ? 是 你 無 藥 可 救 嗎 ? 為 了 自 保 , 我 要 離 開 你 嗎 ?

事 的 人 , 都 很 有 人 生 經 歷 了 , 為 什 麼 還 是 要 把 簡 單 複 雜 化 , 要 把 小 事 放 大 , 要 抓 著 壞 情 緒 不 放 ︵ 對 , 全 是 自 己 給 自 己 的 , 不 要 賴

我 增 值 書 上 ? ﹂ 想 要 快 樂 , 不 算 易 , 你 要 先 去 過 地 獄 才 有 力 量 去 放 開 不 快 事 , 你 要 先 經 歷 過 才 會 產 生 抗 體 , 可 是 , 在 我 身 邊 有 點

為 這 篇 文 章 在 微 博 寫 了 幾 句 預 告 : ﹁ 一 個 人 得 幾 十 年 命 , 你 想 用 幾 多 年 去 不 快 樂 和 令 人 不 快 樂 ? 你 要 花 多 少 時 間 和 金 錢 在 自

們 都 沒 有 心 機 想 那 麼 多 了 ︵ 那 些 年 的 我 都 試 過 做 放 毒 氣 的 人 , 完 全 因 為 自 己 不 快 樂 便 自 覺 大 哂 的 自 私 鬼 ︶ 。

氣 都 把 我 淹 死 了 , 我 要 行 開 一 會 兒 嗎 ? 這 些 人 會 好 過 來 嗎 ? 盡 管 他 們 的 出 發 點 不 是 害 人 , 但 放 毒 氣 確 實 是 十 分 自 私 的 事 , 不 過 他

一 年 我 後 保 走 持 了 快 , 樂 從 的 此 其 之 中 後 一 , 個 我 方 就 法 的 像 , 話 上 , 就 了 是 我 一 遠 唯 課 離 有 , 那 放 畢 棄 些 業 負 他 後 能 。 也 量 放 肯 。 毒 定 氣 如 , 果 的 不 有 機 會 器 朋 再 友 修 有 情 理 第 緒 不 二 波 了 頭 , 動 怪 , 我 物 還 我 來 要 會 找 用 堅 我 持 我 。 的 站 升 在 平 了 旁 靜 班 去 邊 的 那 中 我 麼 和 之 笨 他 後 嗎 , 他 ? 事 都 如 們 。 有 遇 果 快 著 事 親 樂 , 戚 , 怪 人 而 或 對 怪 他 我 們 事 都 , 的 有 不 毒 好 患 了 醫 不 了 的 傳 染 病 , 我 真 的 要 給 他 擁 抱 去 讓 他 知 道 我 愛 他 嗎 ? 最 近 身 邊 就 是 有 這 些 人 和 事 出 現 。 很 多 人 都 有 

處 。 如 果 這 些 灰 王

過 我 還 是 成 功 保 持 九 成 的 時 間 快 樂 , 我 對 自 己 的 成 績 很 滿 意 , 可 是 , 另 一 個 考 驗 又 來 了 。 我 身 邊 的 人 都 有

脾 氣 , 但 每 當 有 人 對 我 很 差 時 , 我 不 再 憤 怒 , 我 只 會 傷 心 。 那 些 不 開 心 的 感 覺 會 藏 在 腦 裡 很 久 , 變 成 心 裡 的 一 頭 怪 物 。 怪 物 逗 留

我 越 來 越 平 靜 了 。 如 果 你 不 是 向 我 針 著 一 點 不 停 地 處 處 進 迫 , 我 是 很 難 爆 炸 的 。 以 前 的 我 很 易 爆 , 之 後 經 歷 了 很 多 , 變 成 沒 有

這 年 我 變 了 很 多 , 可 以 說 是 性 格 的 定 型 。

你 地 個 個 有 ......

幾 分 , 從 此 對 她 好 一 點 , 可 是 當 她 一 看 那 些 封 面 : ﹁

best friend

的 好 處 就

。 他 提 供 的 服 務 是 心 靈 治 療 , 而 他 的 獨 有 之 處 就 是 , 他 可 以 開 動 天 線 即 時 清

錯 。 從 來 都 不 覺 得 那 些 書 能 幫 得 了 多 少 。 作 者 叫 你 不 要 沉 迷 你 的 壞 男 人 變 會 得 到 自 由 和 快 樂 , 鬼 唔 知 阿 媽 係 女 人 咩 。 有 事 的 人 都

......

。 之 前 都 講 過 , 有 事 的 人 都 清 楚 知 道 自 己 有 咩 事 , 但

前 幾 天 陪 友 人 去 見 我 以 前 訪 問 過 的 一 位 嘉 賓

清 楚 知 道 自 己 有 事 的 , 只 是 沒 有 能 力 去 改 ︵ 或 不 相 信 自 己 有 能 力 去 改 ︶ 。

100

楚 你 是 個 什 麼 人 , 什 麼 地 方 出 現 了 問 題 , 而 給 你 最 準 確 的

是 , 他 不 會 給 你 面 子 , 把 最 醜 陋 的 真 相 說 出 來 。 聽 了 一 小 時 , 我 自 己 都 學 到 一 些 道 理 。 當 不 如 意 的 事 發 生 事 , 多 數 人 都 會 覺 得 自

Kelvin

己 是 可 憐 的 , 就 算 口 口 聲 聲 承 認 是 自 己 錯 , 還 是 會 以 小 可 憐 的 口 吻 去 說 出 。 朋 友 當 然 站 在 你 那 邊 , 這 樣 下 去 , 很 難 成 功 的 改 過 。

Kelvin

說 : ﹁ 你 的 可 憐 只 是 你 其 中 一 個 用 來 勾 人 心 的 把 戲 。 ﹂ 這 句 真 的 中 了 。 不 開 心 的 人 , 我 都 可 憐

只 要 改 變 一 些 想 法 , 一 些 做 法 , 未 來 就 會 變 得 不 一 樣 , 而 作 出 改 變 永 遠 都 是 靠 自 己 的 , 所 以 絕 對 不 可 以 再 裝 小 可 憐 了 , 要 承 認 自

out of control

己 是 有 問 題 的 死 八 公 死 八 婆 。

advise

你 的 不 開 心 , 但 請 成 認 自 己 在 影 響 別 人 , 而 下 定 決 心 去 改 過 。 多 一 個 開 心 人 , 對 世 界 做 成 的 貢 獻 很 大 。 就 算 死 後 都 一 樣 。 如 果 你

Kelvin

在 車 禍 中 被 不 小 心 駕 駛 的 司 機 害 死 了 , 你 可 以 當 不 快 樂 的 亡 魂 直 到 永 遠 , 或 者 放 下 執 著 去 投 胎 成 為 一 個 幸 福 的 人 。

事 。

E 記 E,EKEE,全職歌手,全職美術/創作寫作女子,前903 DJ。 加拿大安省美術設計學院畢業,討厭運動喜歡跳舞,很斯文但又很粗魯,很內斂而又開放,很正常但被人標籤成瘋狂的。 限量single FULL MOON一早售罄,NIGHT GHOST EP 應該都好難搵到。 youtube channel:EVITAvsEVITA / facebook:EVITA WONG / sina 微博:EVITAWONG / 騰訊微博:伊維特 evitawong

fullcupmagazine 057



fullcupmagazine no.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