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FULIRNS TU

花蓮縣 富里鄉

聯絡網返鄉移居電子報

| Vol. 04 | 2017 | 第四號 |

主題故事

富里農語

富里得天獨厚的環境條件不僅孕育出好吃的 米飯,更是農家子弟成長的沃土,三位不同 背景的青年他們如何在農業的不同崗位上努 力?曾經被旁人訕笑不夠有經驗的他們又走 出什麼樣新的路?

〈 私。富里 〉

在地人帶路:新興

〈 特別報導 〉

富里聚場最終回


FULIRNS

花蓮縣 富里鄉

TU

聯絡網返鄉移居電子報

| Vol. 04 | 2017 | 第四號 |

發行人 黃玲蘭

發行

花蓮縣富里鄉公所

總編輯

花蓮縣富里鄉公所

執行單位

財團法人臺灣大學 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

執行編輯 蔡福昌 李晏儒

採訪撰文、攝影 莊曉萍 林佩儀

美術編輯 莊曉萍 李晏儒

106 年來到富鄉—聯絡網地圖整合計畫

指導單位:內政部營建署城鄉發展分署 主辦單位:花蓮縣富里鄉公所 執行單位:財團法人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


鄉長的話   「富里米」產地認證在上個月底正式啟動,富里鄉作為花蓮縣 產地認證的領頭羊,不只是代表公部門願意在產業上用心,相信鄉 民朋友也於有榮焉、以身為富里人為榮。從公部門的角色推動產地

認證,老實說並不輕鬆,但想著鄉民都是以愛來灌溉稻田,這些辛 苦似乎又不算什麼!

本期電子報以農為主題,透過不同崗位青年的故事,更能感受

到富里鄉農業的軟實力,這也證明富里鄉產地認證制度是該做、也

一定要做,我期待未來不只是富里米,富里豐富的人文景致也要 一一展現在更多人眼前,吸引更多朋友願意留在富里發展、生活!


FULIRNS TU

花蓮縣 富里鄉

聯絡網返鄉移居電子報

| Vol. 04 | 2017 | 第四號 |

富里。悠轉 編輯室

從不同人生階段的戀人、移居

到留鄉發展,我們接觸了許多不同

職業背景的青年,對於富里的生活 有了更多的理解。在這稻子準備吐 穗的第四期,我們呈現了三位青農

的故事,希望呈現富里農業的豐富 面貌,讓更多人看見他們努力的身 影。

02 08 14

20

富 ∙ 里聚場最終回

怎麼走的呢?

〈 特別報導 〉

鄉的原因是什麼?從農這條路又是

在 ∙ 地人帶路:新興

的卻是跨領域從農的背景,他們返

〈 私。富里 〉

土地或作物的認知各有不同,相同

彎 ∙ 入富里的那條岔路

站在農業不同崗位的青年,他們對

農 ∙ 田裡的操盤手 一 ∙ 份做最久的工作

多農家子弟,這期我們採訪了三位

〈 富里農語 〉

富里得天獨厚的環境餵養了許

目錄

22


富里農語

| 富里 . 悠轉 | 留鄉人的腳步 | 01


一份做最久的工作

明里村外幾十公尺的農田是陳俊臣回鄉的沃土,離開家鄉 15 年,陳俊臣決定回

家,回鄉七年,他在明里經歷了哪些?又摸索出什麼樣的生活方式?而作為明 里村難得的青年,他對於村裡的公共生活又有什麼樣的觀察?

02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03


陳俊臣在明里村外的田裡巡田水、除草之一。

離開卓富公路進入田埂小徑,陳俊臣的良質

來就覺得還好,因為我也不會去聽別人講什麼啦。

蹲 在 田 邊 手 動 除 草,「 這 種 雜 草 很 麻 煩, 不 用 拔

的 不 會 種 稻 子 啦, 收 成 一 定 不 好。』 結 果 我 回 來

田 就 在 明 里 村 外 幾 十 公 尺, 他 穿 著 牛 仔 褲、 雨 鞋

的 會 除 不 乾 淨 」 陳 俊 臣 一 邊 拔、 一 邊 將 手 裡 的 雜 草放在身邊。

七年前,在外地讀書、工作快 15 年的陳俊臣

決定返鄉接手家中的農田,「上班就是這麼累啊, 幫 別 人 賺 錢、 怎 麼 賺 都 差 不 多, 當 初 也 沒 有 設 定

自 己 要 回 來 多 久, 那 時 候 就 覺 得 在 外 面 工 作 也 不

我 回 來 的 時 候 還 被 人 家 講 說:『 你 這 個 都 市 回 來

種 稻 第 一 年 的 產 量, 比 有 些 種 20 幾 年 的 人 還 要 多。」 小 時 候 協 助 家 裡 務 農 的 身 體 經 驗 還 留 在 陳 俊 臣 的 血 液 裡, 回 鄉 種 稻 對 他 來 說 並 不 困 難, 身

邊 長 輩 的 耳 語 他 也 選 擇 不 在 意, 從 收 成 來 證 明 自 己的努力。

對陳俊臣來說,一棵棵稻子就如人的生命歷

會 更 好, 那 就 回 家 試 試 看 」, 陳 俊 臣 前 一 份 工 作

程, 什 麼 時 候 需 要 什 麼 養 分 都 有 一 定 的 邏 輯, 不

想也許回家種田是更好的選擇。

一 樣, 都 會 有 抗 藥 性, 你 每 天 給 它 們 吃 鮑 魚, 它

遇 上 公 司 人 事 問 題, 將 屆 而 立 之 年 的 他, 轉 念 一 「一開始也有人看不慣我的種植方式,但後

04

能 像 過 去 一 樣 給 予 過 度 的 養 份,「 土 地 和 植 物 都 們 也 是 會 膩 的 啊。 所 以 要 把 它 們 當 人, 適 時 的 去 補充需要的東西,維他命啊什麼之類的」。


陳俊臣在明里村外的田裡巡田水、除草之二。

陳俊臣在明里村外的田裡巡田水、除草之三。

除了肥料的使用差異,陳俊臣認為過去對於

很 細 心、 自 己 做 很 多 瑣 碎 的 工 作, 現 在 面 積 稍 微

式, 喜 歡 越 大 棵 越 好, 但 這 樣 不 一 定 好, 植 株 的

也 開 始 變 得 比 較 懶 惰 啦!」 已 經 摸 索 出 一 套 管 理

植株與產量的迷思也是應該要突破的,「過去的方 數 量 和 產 量 不 一 定 成 正 比, 當 你 植 株 數 量 多, 它

的 穗 可 能 會 變 短。 所 以 你 如 果 讓 每 一 顆 都 長 到 中 上,然後又長的很平均又飽滿,營養才會平均」,

這 些 侃 侃 而 談 的 種 植 經 驗, 很 多 都 是 陳 俊 臣 自 己 摸 索 出 來 的, 對 他 來 說 種 田 就 是 不 斷 地 試 驗、 不

斷地跌倒再爬起來的過程,與其拿著書按表操課,

還 不 如 好 好 瞭 解 自 己 土 壤 的 特 性, 找 出 合 適 的 植 栽 與 種 植 方 式,「 還 是 可 以 去 上 課 聽 聽 經 驗, 但 一定要實作啊,跌倒才知道痛!」他笑著說。

從自家農地種起,陳俊臣也慢慢向外租地,

如 今 耕 作 總 面 積 也 有 八 甲 多,「 剛 開 始 面 積 小 會

大 一 點 就 會 採 用 機 械 化 的 方 式 請 人 協 助, 但 自 己 方 式 的 陳 俊 臣, 多 數 時 間 只 需 要 巡 視 田 區 拔 拔 雜 草, 掌 握 好 田 區 的 狀 況, 預 先 聯 絡 插 秧、 代 割 業 者 就 好。 兩 年 前, 陳 俊 臣 除 了 將 部 分 的 稻 米 交 付 合作米廠,也開始發展自有品牌「花好米」。

「兩年前開始自產自銷,想要自己賣一些人

能 吃 的 米。 因 為 那 時 候 爆 出 黑 心 油 的 新 聞, 就 讓 我 覺 得, 還 是 要 種 一 些 人 能 吃 的 東 西, 就 算 產 量

少也沒關係,但是就讓肥料和農藥的量少一點」,

陳 俊 臣 放 棄 過 去 追 求 大 產 量 的 管 理 方 式, 除 了 用 藥管理外,也自費送米到台東大學檢驗單位檢驗,

希 望 能 讓 消 費 者 安 心 食 用 自 家 良 質 米, 他 也 將 部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05


陳俊臣針對明里村菸業文化訪問村內耆老。圖/周妤潔攝,陳俊臣提供。

分的農田以有機栽種的方式經營,透過良質米的收 入來支持有機稻米較不穩定的獲利模式。

不 過 發 展 自 有 品 牌 兩 年 來, 陳 俊 臣 坦 言, 走

得很辛苦,利潤尚未打平購買包裝器械與包裝的成 本,多數顧客仍是靠身邊親友口碑相傳,「很有趣

的是顧客看到網站上的說明,不會用網路聯絡我, 還是會打電話來向我訂購,你家煮飯的人是誰?不

「 五、 六 年 前 接 社 區 總 幹 事 第 一 年, 因 為 都 在 忙 社 區 的 事 情, 所 以 田 裡 都 沒 顧 到, 那 一 年 差 點 沒

收 成 」, 陳 俊 臣 認 為 青 年 在 農 村 要 專 心 經 營 公 共 事 務 有 一 定 的 難 度, 除 了 顧 及 生 計 無 法 全 心 投 入 外, 更 可 能 因 為 身 旁 可 能 沒 有 志 同 道 合 的 夥 伴 分 擔業務、容易磨滅熱情。

「很多事情我沒有辦法一個人去顧,我們是

是你吧!所以我的顧客是媽媽不是你!」陳俊臣對

一 個 社 區, 有 些 人 會 嫌 麻 煩, 有 些 人 願 意 幫 忙,

照自己節奏慢慢走。

是覺得很累,因為社區活動最累的是後續的維護,

網路行銷雖不熟稔、倒也樂觀不急著大肆行銷,按 回 到 明 里 村 生 活, 陳 俊 臣 重 新 把 自 己 種 入 土

地 謀 生, 他 也 曾 經 積 極 參 與 社 區 事 務, 原 以 為 只 要 掛 名 簽 發 公 文, 卻 沒 想 到 差 點 要 讓 他 餓 肚 子, 06

有 人 非 常 熱 心, 但 也 有 些 人 只 想 收 成。 到 現 在 還

如 果 大 家 一 直 抱 持 著 事 不 關 己 的 心 態, 很 多 事 情 就 會 做 不 好 」, 陳 俊 臣 認 為 目 前 社 區 裡 的 公 共 意 識 還 不 成 熟, 做 越 多、 需 要 維 護 得 越 多, 反 而 累


請問青農:

Q 用人際關係描述你和土地或作物的關係?

就 是 所 有 人 和 土 地 的 關 係 啊( 笑 ), 畢 竟 權 狀 上

面寫的是我的名字啊哈哈。好啦我想一下,怎麼說呢,

也不太像朋友,因為對我來說他就是養育我種的稻子的

地方。那其實我對於植物,我種的東西是比較有感覺的, 植 物 生 長 到 每 一 個 階 段, 我 就 會 用 不 同 的 態 度 去 面 對 它。

剛 長 出 來 的 時 候 可 能 是 需 要 被 照 顧 的 小 朋 友 啊,

然後慢慢的他到了高中、大學左右就是你可以不用太管

他,但是你還是要看管他,久久看顧一次。就有點像人, 或是說我的小孩,所以如果你天天給他吃太好他,他可 能會痛風啊。然後不能把孩子顧得太胖或是太瘦,要均 衡營養。啊如果發現他有生病或是要感冒了,就要快點 預防和治療,所以每個階段真的不一樣。那如果真要說 我和土地的關係的話,就是一種擺脫不了的關係吧哈。

Q 最喜歡自己工作的哪一個部分

當 然 就 是 割 稻 收 成 的 時 候 啊( 大 笑 ), 雖 然 是 工

作, 但 是 能 夠 收 成 真 的 很 開 心, 最 希 望 稻 子 永 遠 割 不 陳俊臣與村內耆老合影。圖/周妤潔攝,陳俊臣提供。

完! 邊 割 就 會 邊 想 說 今 年 大 概 的 量 有 多 少, 可 以 賣 多 少~我是很務實的啦哈哈。

到自己。不過陳俊臣雖然嘴裡這樣說,卻也擔

是孩子自己去努力,對陳俊臣的期待只有少抽一

號驢行鄉村民宿主人周妤潔參與青年營造提案,

鬆!哈哈哈!」陳俊臣背著媽媽偷偷說。

任明里社區總幹事好幾年了,今年也和明里 13 希望透過訪談、蒐集老照片留下明里村過往的

菸業時光,「其實和老人家聊那些過去的事情 他們還蠻開心的!」陳俊臣對現在的執行狀況 表示意外,也聽到很多過往不曉得的趣事軼聞。

陳俊臣媽媽對兒子回鄉接家裡的工作,雖

然 沒 特 別 表 示 意 見, 口 氣 卻 也 樂 得 輕 鬆,「 我

些 煙、 早 日 成 家,「 她 不 管 我 也 好 啊, 我 比 較 輕 從 22 歲工作起,陳俊臣每份工作幾乎不超過

兩 年, 沒 想 到 回 鄉 從 事 農 業 已 經 邁 入 第 七 年, 問 及會不會想要回到過去在外奔波的生活,陳俊臣

感 性 地 表 示,「 不 會 啊, 可 能 是 我 老 了 吧, 能 玩 都玩過了,我覺得現在的生活蠻好的!」

辛苦了這麼久,現在我要去過我自己的生活, 你 過 你 的 生 活, 我 用 剩 下 的 錢 才 是 你 的!」 常

參與社區婦女會、家政班的陳媽媽,看到身邊 的親友還在為孩子操煩,她認為孩子的未來該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07


農田裡的操盤手

門口時常聚集農民喝茶聊天的順隆肥料行,是翁熙怡返鄉十年打拚的成果,從 農業外行到供應上百位農民的肥料、農藥,甚至作為小經銷商,翁熙怡克服了 哪些困難?而他又是如何看待自己與土地或是作物間的關係?

08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09


順著台九線岔進小路,竹田村最大間的肥料、

從運輸業跳入農業的大坑,翁熙怡剛開始猶

農 藥 行「 順 隆 肥 料 行 」 五 字 就 在 眼 前, 一 樓 挑 高

入 誤 闖 叢 林 的 小 白 兔,「 剛 開 始 就 一 直 去 找 他 們

田。

來 跟 人 家 賣 什 麼! 被 人 家 念 久 了 就 自 己 去 買 書 」

的鐵皮倉庫對著的正是翁熙怡賴以為生的蓊綠稻 翁熙怡家中從事運輸業,專科畢業後在外地

工作 5、6 年,當時因為父親身體有些狀況,讓他 思 考 回 家 發 展 的 可 能,「 不 過 發 現 這 個 想 法 是 錯

誤 的, 因 為 照 顧 老 人 家 是 不 會 賺 錢 的。」 翁 熙 怡 開 玩 笑 說, 跟 著 父 親 從 事 運 輸 業 兩 年, 家 中 沒 有

( 農 民 ) 給 他 們 洗 臉 啊! 他 們 說 你 就 不 會, 你 還

他 拿 出 幾 本 當 時 的 考 試 用 書, 每 本 都 沈 甸 甸 的 如 磚 頭 一 般,「 其 實 我 很 不 喜 歡 唸 書, 我 以 前 是 念 資 訊 的, 整 天 打 電 動 」 他 笑 著 說, 但 為 了 未 來 的 生計,也只好硬著頭皮 K 下去。

然而獲得農藥管理人員證照,不過是能讓他

田 地、 從 小 又 沒 有 務 農 經 驗 的 翁 熙 怡, 每 天 望 著

合 法 販 售 農 藥 的 第 一 步, 要 能 維 持 生 計、 拓 展 客

從 不 需 要 販 賣 執 照 的 肥 料 賣 起, 慢 慢 培 養 人 脈 與

與 燒 餅, 合 作 地 順 利 能 迸 出 最 佳 風 味, 農 友 收 成

富 里 遍 野 的 農 地, 腦 筋 動 得 快 的 他 嗅 見 了 商 機,

專 業 能 力,「 但 沒 想 到 這 門 學 問 這 麼 深 啊, 一 夜 之間害我老了好幾歲!」

010

源 又 是 另 一 回 事。 農 友 與 農 藥 行 間 的 關 係 如 芝 麻 順 利, 農 藥 行 也 就 有 信 心 能 合 作 下 去, 口 碑 相 傳

還 能 引 來 更 多 農 友 添 購 農 藥; 但 也 可 能 因 為 專 業


度 不 夠、 無 法 有 效 解 決 農 友 問 題, 一 碰 便 芝 麻 掉 滿地。

「剛做比較不熟,他也很認真啊就去買書、

認 真 學, 我 們 看 到 這 個 老 闆 真 的 有 用 心, 後 來 我 們 就 越 來 越 信 任 他。」 翁 熙 怡 的 青 農 朋 友 溫 文 慶

回 想 當 時 的 狀 況, 給 了 翁 熙 怡 很 大 的 肯 定,「 自

己 要 去 研 究 不 同 藥 劑 合 併 的 效 果, 每 次 配 出 去 他 們 就 是 白 老 鼠 啊, 如 果 回 來 罵 我 我 就 知 道 這 個 下 次 不 能 玩, 改 天 再 等 機 會 換 別 的 試 哈 哈 哈!」 翁 熙怡看著溫文慶回應。翁熙怡從身旁農友開始「試

驗 」, 邊 做 邊 學, 慢 慢 做 出 一 些 成 績, 再 加 上 週

末 不 打 烊 的 服 務, 吸 引 不 少 原 先 在 農 會 拿 農 藥 的 農民。

平時,翁熙怡除了自己多唸書、接收農改場

的病況資訊,他也會邀請藥商來為農友上課,「算

是 提 升 農 友 的 知 識 水 平 啦, 不 然 他 們 聽 到 人 家 說 用 什 麼 就 用 什 麼。 當 農 民 教 聰 明 之 後, 我 們 就 要 比 他 更 聰 明, 會 想 辦 法 提 升 自 己, 相 對 地 別 間 農 藥 行 要 騙 他 們 也 沒 那 麼 容 易, 你 教 他 們, 他 們 也

會 比 較 信 任 你。」 翁 熙 怡 分 享, 溫 文 慶 也 說 翁 熙

怡 不 像 其 他 農 藥 行 老 闆 只 想 賺 錢 亂 推 薦, 只 拿 自 己需要的藥也是可以的。

不只是在辦公室裡被動聽農友抱怨用藥狀

況, 他 也 會 利 用 中 午 的 休 息 時 間 巡 視 農 田, 實 際 了解農友的投藥狀況。

「像是之前有個阿伯打電話來說藥都沒效,

我就問他說,你田裡有沒有放水,他說有啊有啊, 但我就覺得很奇怪,怎麼可能沒效,電話掛掉後,

翁熙怡向我們展示當時準備考試的用書,每本書都沈甸甸的各個章節幾乎都有標籤做記號。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011


我馬上騎機車到田裡看,結果田裡的土都是乾的,

強調藥沒有效不用付錢的翁熙怡,看見的不

他 根 本 就 沒 有 放 水 」, 翁 熙 怡 認 為 很 多 問 題 下 到

只 是 一 位 一 位 和 他 買 藥 的 農 友, 也 看 見 他 們 背 後

效 果 打 上 等 號, 有 時 候 聽 農 民 描 述 根 本 沒 辦 法 對

小 孩, 我 覺 得 派 出 去 的 藥 我 有 責 任, 他 們 賺 錢 我

田 裡 看 才 會 準 確, 投 藥 時 機 和 方 式 幾 乎 與 農 藥 的 症 下 藥,「 不 是 每 間 農 藥 行 老 闆 都 會 去 看, 是 我 自 己 的 習 慣, 因 為 東 西 看 過、 投 出 去 的 藥 你 才 會 放 心, 像 我 派 出 去 的 藥, 我 會 三 天 兩 頭 騎 摩 托 車 出 去 繞, 雖 然 沒 辦 法 通 通 走 過, 但 看 過 自 己 也 會 比 較 知 道 狀 況, 我 覺 得 這 是 一 個 責 任 問 題, 不 像 你 每 個 月 可 以 領 薪 水, 他( 農 民 ) 是 六 個 月 才 領

一次薪水,這六個月他的薪水不是掌握在他手上, 是掌握在我們的手上,那你覺得你有責任嗎?」

012

的 家 庭 生 計,「 我 的 朋 友 都 很 年 輕, 我 自 己 也 有 才 會 賺 錢。」 認 真 賺 錢 之 餘, 翁 熙 怡 對 農 友 更 多 了一份責任。

從業近十年,談及是否已經走出跨行業知識

落 差 的 陣 痛 期, 溫 熙 怡 笑 了 笑「 當 然 還 沒 啊, 不 過 現 在 比 較 算 是『 小 痛 』 啦!」 農 藥 會 隨 著 環 境 變 化、 人 為 作 用 而 增 加 或 降 低 效 果, 每 一 天 對 翁

熙怡來說都是新的挑戰,可能上一期派的藥有效、


但這一期派的藥卻沒效,就得要仔細找出病因解決

批 貨 的 翁 熙 怡, 如 今 合 作 上 百 位 農 民、 每 期 經 手

我 們 比 醫 生 更 厲 害, 因 為 植 物 不 會 講 話, 我 們 只

料 」 的 朋 友, 也 慢 慢 回 頭 聯 絡 他 了 解 近 況,「 人

問 題,「 我 們 沒 有 醫 人 那 麼 偉 大, 但 我 一 直 覺 得 能用眼睛去看、用手去翻,這就是好玩的地方!」 翁熙怡很享受這樣刺激的生活,一邊做、一邊學,

未 來 也 希 望 能 考 取 植 保 師 執 照, 補 足 自 己 的 專 業 知識。

對翁熙怡來說,從事農藥行不只要懂化學、

經 營 管 理, 更 要 懂 得 如 何 跟 不 同 位 置 的 人 相 處,

因 為 他 合 作 的 不 只 是 第 一 線 的 農 民, 也 有 地 區 的 小 農 藥 行, 曾 經 被 經 銷 商 看 不 起、 只 能 用 零 售 價

近千萬的貨款;當年看不起他、嘲笑他回鄉賣「飼 就 是 要 有 骨 氣 啦! 有 人 看 不 好 你, 你 就 做 起 來 給 他看!」。

小至農民與作物間的日常互動、大至與經銷

商、 農 藥 行 協 商, 翁 熙 怡 十 年 來 慢 慢 累 積 經 驗,

遇 到 衰 事 就 當 自 己 幸 運, 也 許 未 來 可 以 幫 助 他 賺 更 多 錢, 翁 熙 怡 笑 看 自 己 在 農 業 中 的 位 置,「 反

正 我 死 了 沒 有 人 會 管 我, 但 是 我 不 活 著 會 有 人 生 活不下去!」

順隆肥料行門前常會聚集翁熙怡的農夫朋友。

請問青農:

Q 用人際關係描述你和土地或作物的關係?

我 和 土 地 沒 關 係, 我 跟 人、 作 物 比 較 有

關係,我覺得是男女朋友的關係,當你對他好、 呵護他,他就會給你好收成,相對地,農民信 任你,生意自然而然就會好。譬如說我對這個

女朋友很好,她就會幫我跟他的家人說好話,

雖然我在家人眼中可能很不長進,像是我配出 去的藥,農民可能覺得我技術不好、不長進, 但當讓他有收成之後,他就會覺得他看錯你, 慢慢就會願意相信你、跟你買藥。

Q 最喜歡自己工作的哪一個部分

刺 激 啊, 這 可 能 是 很 多 農 藥 行 沒 想 過 的

事情,而且可以控制人,只是我控制的不是農

民,嚴格來說是「操盤」,如果所有農藥行都 要聽你的你爽不爽?因為我有資金、我進的東

西大量,我一次進一百件、你一次進十件,你

大還是我大?如果我可以把花蓮或台東的市場 占下來,農民跟我買只是一次拿五罐、十罐,

農藥行一次幾箱買,把這件事做好我就變成操 盤手了、可以控制富里鄉的動向,我認為做生 意就是要敢、看東西要準、很仔細地去玩。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013


彎入富里的那條岔路 14


穀倉上的壁畫是由藝術家章芙菱所繪製,主題為翻滾的米粒。圖/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鍾雨恩提供。

105 年獲得百大青農殊榮的鍾雨恩,自社會福利所畢業後,怎麼從台北回到富里?

這一條岔路,鍾雨恩是怎麼走進來的,他對農業的想像與其他人想得一樣嗎?除了 農業,他又透過什麼方式讓更多人走進富里?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15


橘色的活力女孩「米粒」在穀物儲存倉外的

稻 浪 翻 滾, 前 方 矮 草 緩 坡 揉 合 了 遠 處 錯 落 有 致 的 山形,往前走幾步,被風驚起的鷺鷥從田裡起飛,

動 靜 有 致 的 田 園 景 致 在 眼 前 展 開。 這 裏 不 只 是 穀 稻 秋 聲 的 活 動 場 地, 更 是 鍾 雨 恩 每 天 上 班 看 到 的 熟悉景象,然而這條路卻是他從未想過的。

99 年 9 月 9 日,鍾雨恩的父親因心臟主動脈

剝 離 被 送 入 醫 院, 從 台 北 返 鄉 近 半 年 的 父 親 倒 在 病 榻 上, 親 友 輪 流 說 服 這 與 爺 爺 相 伴 直 到 國 小 一 年級的長孫回鄉發展,不只陪伴高齡 80 多歲的爺 爺,也分擔父親剛成立不久的產銷班業務。

「其實我很猶豫,因為我是我老闆的第一個

學 生, 老 師 對 學 生 有 很 多 期 待, 他 甚 至 也 開 始 幫

我 安 排 畢 業 後 的 路 」 就 讀 社 會 福 利 所、 研 究 長 期 照 護 政 策 的 鍾 雨 恩, 原 先 也 打 算 畢 業 後 循 著 指 導 老 師 的 路, 從 國 會 助 理 做 起、 培 養 實 務 經 驗, 然 16

而 這 突 如 其 來 的 家 庭 變 故, 讓 他 開 始 質 疑 自 己 當 初的選擇。

「如果早知道要回來,為什麼當初還要唸那

麼 多?」 鍾 雨 恩 陷 入 不 想 讓 指 導 老 師 失 望 和 親 族

期 待 的 兩 難 之 中, 最 後 是 老 師 鼓 勵 他 當 兵 前 先 返 鄉 完 成 親 族 的 期 待, 也 許 試 了 會 有 不 同 的 想 法,

「 那 時 候 老 師 說,『 其 實 我 們 念 社 會 福 利, 也 沒

有 一 定 要 做 什 麼, 用 這 種 方 式 幫 助 農 民 又 何 嘗 不 是 一 種 實 現 社 會 福 利 的 方 式?』, 又 跟 我 說 當 時

爺 爺 能 陪 我 一 起 長 大, 既 然 有 這 個 機 會 可 以 陪 他 一 起 老, 怎 麼 不 回 家 試 試 看, 我 想 能 陪 著 他 一 起 老、 又 有 工 作 是 一 件 很 幸 福 的 事, 不 是 很 多 人 像

我 這 麼 幸 運 有 這 個 機 會 」 完 成 學 業 後, 帶 著 老 師 祝福的鍾雨恩走入規劃之外的岔路。

「回來之後一開始也不算有興趣啦,就慢慢

摸 索, 過 去 研 究 所 的 學 習 歷 程, 讓 我 自 然 而 然 地


今年七月一期稻作收割後的永豐糖廠外草地,11 月將會是黃澄澄一片美景。

大 量 閱 讀、 大 量 去 問, 另 外, 我 很 感 謝 我 爺 爺,

因 為 我 會 講 客 家 話 的 關 係, 能 很 順 利 地 跟 農 民 建 立 關 係 」 人 親 土 親、 有 客 家 話 做 敲 門 磚, 鍾 雨 恩

容 易 和 年 長 的 農 友 拉 近 關 係, 雖 然 仍 然 常 會 被 嫌 棄 太 過 年 輕、 沒 有 經 驗, 但 他 認 為 青 年 從 事 農 業

的 優 勢 就 是 有 願 意 嘗 試 的 勇 氣, 也 才 能 帶 來 農 村 更多的改變。

剛開始回鄉協助父親經營產銷班,農友大多

都 是 自 家 親 戚, 產 量 並 不 高, 鍾 雨 恩 也 和 不 少 小

農 一 樣 勤 跑 通 路、 帶 著 自 家 的 米 到 各 個 展 售 廣 場 增 加 曝 光 率, 直 到 有 一 次 到 高 雄 參 加「 百 樣 米 養

百 樣 人 」 的 展 售 會, 讓 他 思 考 不 同 的 經 營 方 式,

「 剛 開 始 我 們 覺 得 能 上 通 路 就 很 開 心, 但 一 看 到 我 們 的 米 在 這 麼 多 支 米 裡 面, 就 有 很 深 體 悟, 我

們 跟 別 人 有 哪 些 不 一 樣? 如 果 我 不 改 變 方 式, 天

賜糧源就只會是架上其中一支米」鍾雨恩問自己,

除了米之外,天賜糧源還有沒有其他可能?

過去就讀社會福利的經歷再次給了他一記靈

光, 鍾 雨 恩 發 現 產 銷 班 農 友 個 個 身 懷 絕 技, 從 體

驗農家到車縫的手工技術,他想,若從集體出發、

而 非 單 看 個 別 農 友 的 產 物 和 條 件, 能 一 起 做 些 什 麼 有 趣 的 事,「 我 們 叫『 天 賜 糧 源 』, 於 是 我 們 嘗 試 做 些 婚 禮 小 物, 請 媽 媽 設 計 花 布 袋, 雖 然 我

們 價 格 比 工 廠 貴, 但 是 標 榜 著 少 數 量 的 客 製 化 製 作, 每 一 個 都 是 由 媽 媽 手 工 車 縫, 這 無 非 對 新 人 來說是個祝福,也吸引到不少客人下訂」。

從這裡開始,鍾雨恩也在近年食安風暴中看

見 富 里 農 產 的 潛 力「 消 費 者 開 始 注 重 吃 的 東 西,

發現消費者對『富里』有個認同,除了買米之外,

還 會 問 我 們 富 里 有 沒 有 東 西 可 以 買, 這 就 反 應 了 消 費 者 對 富 里 是 有 信 心 的 」, 除 了 整 合 自 家 產 銷 班 可 限 量 販 售 的 農 產 品, 鍾 雨 恩 也 慢 慢 從 推 薦 朋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17


鍾雨恩漫步在農田間。圖/花蓮區農業改良場,鍾雨恩提供。

友 富 里 遊 程 中 發 展 出 小 旅 行, 帶 著 遊 客 認 識 富 里 豐富的天然資源與農產品。

「我是一個會想要把獲利回到農民身上的

人, 我 在 想 為 什 麼 不 是 有 錢 大 家 賺, 唯 有 如 此 農 民 才 會 想 把 品 質 提 升, 特 別 是 有 機 栽 種, 會 很 希

望農民很認真、很誠實的面對自己耕種的方式。」 對鍾雨恩來說,104 年從與富里鄉有機米產銷班契

作 的「 天 賜 糧 源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 到 成 立「 富 糧

稻 米 運 銷 合 作 社 」, 也 許 是 逐 步 實 現 他 對 農 業 的

而 穀 稻 秋 聲 也 是 他「 不 務 正 業 」 的 另 一 種 嘗 試。

受 到 東 富 禪 寺 師 父 一 句 話「 讓 人 看 見 美 好 事 物 也 是一件功德」的啟發,鍾雨恩在 103 年著手整理 辦 公 室 外 偌 大 草 地, 一 夥 彼 此 不 太 熟 悉 的 返 鄉、

移居青年在公所的「養生休閒產業人才東移計畫」 中 相 識, 抱 持 著 想 讓 富 里 被 更 多 人 認 識 的 心 志,

在公所、不同文化團體、在地資源等各界協助下, 慢慢地發展出富里的特色音樂節。

「我覺得要每個夥伴都樂在其中,這件事才

社 會 福 利 想 像, 他 認 為 在 農 村 不 要 避 諱 談 利, 談

有 意 義, 身 為 家 鄉 的 一 份 子, 自 己 要 開 心、 要 快

大家願意共乘一條船繼續航行下去。

不 會 成 功 是 可 以 被 操 作 的, 更 可 貴 的 是 大 家 一 起

清 楚 彼 此 的 利 害 關 係、 分 配 相 應 的 資 源, 才 會 讓

回到富里生活,鍾雨恩嘗試將過去所學應用

在日常中活中,樂於共享資源、塑造共好的關係, 18

樂, 才 有 辦 法 去 感 動 別 人! 老 實 說, 穀 稻 秋 聲 會 討 論、 一 起 玩、 一 起 想 新 的 事 情。」 籌 備 團 隊 利

用 農 閒 時 刻 討 論 活 動 細 節、 拜 訪 富 里 鄉 內 各 級 學 校 企 圖 串 連 在 地 資 源, 讓 孩 子 有 不 一 樣 的 參 與 經


請問青農:

Q 用人際關係描述你和土地或作物的關係?

從 小 爺 爺 帶 我 長 大, 這 一 次 回 到 家 鄉 才

真的認識富里,我還記得小時候爺爺帶我去很 多地方、騎著摩托車,像六十石山,我很小就

去囉,我爺爺很希望可以帶我認識這個家鄉, 去田裡,他在工作、我在玩土,他在種花生我 在旁邊玩土,還挖了一條溝、放水,水明明就

是要澆菜,我還故意放水要讓水經過我自己做 的壕溝,有這些美好的記憶,長大了因為自己 有交通工具,也因為產銷班的工作,有些田區

是我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才發現原來富里有 這麼多美麗的地方和不同族群。 鍾雨恩帶領大家討論 2017 穀稻秋聲活動內容。

我一直覺得我的工作是要讓辛勤工作的

人被看到,有點像是經紀人的角色,過去買賣 的 經 營 方 式, 你 不 會 知 道 你 買 的 米 是 誰 生 產

的,我很希望有一天有消費者會掃我們家米包

裝 上 的 QR code, 來 我 們 的 粉 絲 專 頁 說 誰 誰 的米很好吃,如果我說每個人工作都必須看到

驗, 或 是 引 入 外 地 資 源 觸 發 新 的 生 活 想 像, 鍾 雨

恩 認 為 過 程 遠 比 音 樂 節 兩 天 呈 現 的 成 果 還 重 要, 自己也透過穀稻秋聲結識能一起努力的夥伴,「我

雖 然 小 時 候 寒 暑 假 都 回 富 里, 但 畢 竟 我 求 學 不 在 這 裡, 我 的 朋 友 大 多 不 是 一 起 學 習 的 同 儕, 我 們

每 個 夥 伴 家 裡 做 不 一 樣 的 事 情, 也 就 有 互 相 學 習

成就感的話,也許這些農民最大的成就感是來 自消費者告訴他「你的米很好吃」、或是「很 安 全 」, 雖 然 農 民 都 是 共 用 天 賜 糧 源 這 個 品

牌,但我們還是希望在包裝上能呈現每位農民 的特色、資料。

Q 最喜歡自己工作的哪一個部分

我覺得最有趣、最有挑戰性的地方在於,

的機會」。

怎麼讓大家能在同個組織裡共同努力、實現共

更 遠 的 山 線, 未 來 這 裡 將 會 是 合 作 社 的 另 一 個 平

也一段時間,開始有很多資源進來,怎麼讓社

走入穀倉二樓、站上米粒的肩膀遙望草地外

台 ——「 富 里 製 造 」, 鍾 雨 恩 期 待 呈 現 富 里 特 色

農產品,讓更多不同地方的朋友認識、喜歡富里, 進而能一起為富里盡一份心力。

「 我 同 學 常 開 我 玩 笑 說, 你 叫『 雨 恩 』, 意

好的關係。尤其穀稻秋聲或合作社經營到現在 員都能分享得到,才能談共好的關係,也因此

我談的不是只有一個人,而是大家一起才能達 到目標,如果今天抽掉任何一個人,就沒辦法 完成這件事。

思 是『 雨 水 豐 沛、 又 常 懷 感 恩 的 心 』 不 就 註 定 你 要回鄉務農嗎?」鍾雨恩在父親面前笑著說。

| 富里 . 悠轉 | 富里農語 | 19


私。

20

富里

在地人帶路-新興


「這裏很漂亮齁!」騎過我身旁的新興

村村民對我大喊,太陽向西前進,比西部早 點天黑的東部平原在餘暉中閃閃發光。

間,稻田與鐵軌相倚,回鄉半年的蘇心怡說,自己常在家門外看 見拿著「大砲」的鐵道迷等著捕捉火車在稻田奔馳的美景。

太陽西沈,秋日午後的熱氣漸漸消散,路邊出現散步的村

從台九線彎入花 77 鄉道,新興村聚落散落在

民,蘇心怡回憶,自己小時候常會在河堤邊騎車,配著晚風好不

初來乍到的朋友指點迷津。

排」的好視野,也許是上天的庇佑,才讓富里有著純淨的水源和

山邊的田間,轉彎岔路標示著門牌號碼,為 新興村夾在東竹火車站與東里火車站

愜意。從村內土地公廟可遙望一望無際的稻田,坐擁「田景第一 富饒的土地、在辛勤農民的努力下,孕育出手裡那碗白米飯。

火車在山與稻田間奔馳

路口常見門牌號碼的指示標誌

陽光自山後撒下,稻田隨風搖曳

坐擁美景的土地公廟

| 富里 . 悠轉 | 私。富里 | 21


特別報導

富里聚場最終回

富里聚場臉書專頁宣傳圖片。

「 拿 破 崙 說 過, 在 我 的 字 典 裏, 沒 有『 不 可

能』這三個字!」8-9 月共 7 個星期,一群富里年

輕人在明里 13 號驢行的民宿中,跟著熱血型男公 務 員 淺 井 榮 治( 唐 澤 壽 明 飾 ) 勇 闖 星 河 市 的 邊 緣 村 落「 神 樂 村 」, 並 異 地 思 考 富 里 在 地 產 業 能 如 何變得更好。

從集結一盤散沙的神樂村民開始,淺井榮治

在 神 樂 村 點 了 好 幾 把 火, 向 羅 馬 教 皇 獻 上 神 樂 大 米 建 立 村 民 自 信 心、 結 合 絕 妙 瀑 布 美 景 和 村 落 野 菜 寶 藏 的 野 菜 餐 廳, 或 是 將 負 面 的 工 業 地 景 轉 化 成 地 下 湖 遊 憩 場 所, 村 民 慢 慢 從 外 人 的 評 價 中 看 見 自 身 村 落 的 美 好, 願 意 為 淺 井 榮 治 兩 肋 插 刀、 22

為神樂村貢獻己力。

聚會中富里青年也談論富里產業的可能性,

像是羅山村優質的環境資源如何透過生態旅遊再

創 價 值、 明 里 村 過 去 的 菸 業 文 化 有 沒 有 機 會 再 顯 現在大家眼前,而富里以農業為核心產業的特色,

如 何 能 延 伸 出 更 多 想 像, 讓 更 多 非 從 事 農 業 的 青 年能回到富里生活,這些問題都沒有唯一的答案, 也並非幾次青年聚會就能談出一套方案。

不過透過聚會吃吃喝喝倒也培養出這群富里

青 年 的 感 情, 甚 至 吸 引 到 今 年 剛 搬 到 富 里 從 事 農 業 的 新 手 夫 妻, 兩 人 對 於 在 富 里 生 活 的 想 像 很 單


富里青年聚集在明里 13 號驢行民宿看日劇聊生活。

純,「我們從養牛開始,現在開始要種果樹,以後

做,「天助自助者」,資源將被創造出來,就如淺

心,害怕他們會養不活自己,時常看見他們就會多

先改變,環境也就會變得更好!

還要養雞!」聽在青農前輩陳俊臣耳中卻是有些擔 問幾句,也協助他們處理農保等行政流程。這幾週 聚會活動也觸發明里 13 號驢行主人周妤潔繼續聚

會的想法,期待透過定時定點的聚會形式聯絡來自 不同地方的青年,也讓房客可以跟地方青年互動、 更認識富里。

「 搶 救 拿 破 崙 之 村 」 完 結 篇, 呈 現 神 樂 村 村

民 從 期 待 外 來 政 府 資 源 到 自 助 的 過 程, 雖 然 有 失 望、 有 傷 心, 但 是 只 要 所 有 人 都 捲 起 袖 子 跳 下 去

井榮治所說,搶救邊緣村落關鍵在人而非環境,人

聯絡網地圖計畫即是希望透過正式或非正式

聚會,拉近青年間的關係,進而建立互助網絡,激

發 更 多 元 的 產 業 發 展 內 容, 吸 引 更 多 青 年 願 意 回 鄉、留鄉,甚至願意移居到富里生活。

七 週 的 時 間 說 長 不 長、 說 短 不 短, 未 來 兩 個

月我們也將繼續在富里其他村落舉辦青年聚會,激 盪出更多在富里生活的創意。

| 富里 . 悠轉 | 特別報導 | 23


富里。悠轉

電子報線上版

富里。悠轉 | Vol. 04 | 2017 | 第四號 |

富里。悠轉 第四號 富里農語  

//主題故事 // 富里得天獨厚的環境不僅孕育出好吃的米飯,更是農家子弟成長的沃土,三位不同背景的青年他們如何回到富里在農業的不同崗位上努力?曾經被旁人訕笑不夠有經驗的他們又走出什麼樣新的路?

富里。悠轉 第四號 富里農語  

//主題故事 // 富里得天獨厚的環境不僅孕育出好吃的米飯,更是農家子弟成長的沃土,三位不同背景的青年他們如何回到富里在農業的不同崗位上努力?曾經被旁人訕笑不夠有經驗的他們又走出什麼樣新的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