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五一先烈在法庭上的陳辭 你問我為何我不應被處死,我不會解釋太多,我只會說, 因為我從未犯罪。我因謀殺的指控而受審,而因身為無 政府主義者而被定罪。我抗議自己被判死刑,是因為我 從未謀殺。但是,若我的罪狀是「無政府主義者」這個 身份,以及我對於自由、平等和友愛的熱切追求,我則 死而無憾。如果熱愛人類的自由是一條死罪,那麼我只 能公開表明,我欣然付出我的生命;但我不是謀殺者。 我雖然參與了籌備乾草市場的集會,但我與放炸彈完全 無關,我跟這件事的關係,或者比政府的代表律師跟它 的關係更少。我不否認我親身參加了乾草市場的集會- (此時,辯方律師 Salomon 上前跟 Fischer 低聲談話, 但 Fischer 揮手著他坐下。) Salomon 先生,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乾草市場集會 的目的並非製造暴力和犯罪;相反,集會的目的正正是 抗議警察在前一天的鎮壓 McCormick 工人罷工的暴行 (兩名工人被警察槍殺)。Waller 與其他政府的證人 已經作證過,而我只需重申:我們在星期一晚上開會, (McCormink 罷工就在幾個小時前被暴力鎮壓),就 在此時我們決定號召一場抗議警察暴行的群眾集會。 Waller 就是那次會議的主席,而他動議在乾草市場舉 行集會,也是他委派我印刷傳單以及聯絡演講者。除此 之外我就沒做其他事。接著的一天,我去到 Wehrer & Klein,印了 25000 張傳單,並邀請 Spies (另一位被處 死的工人運動領袖) 在乾草市場的集會演講。在傳單的 最初版本,我加入了「工人,帶備武器出席!」一句, 我這樣寫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我不希望工人會在這個 集會中被殺害。這傳單印了出來,部份拿到去 ArbeiterZeitung (Spies 主編的激進刊物) 辦工室,Spies 同志 看到了其中一張 - 我在這之前邀請他演講。他拿出傳單 對我說:「Fischer,如果這種單張派發出去,我不會來 演講。」我承認將那些爭議性的字眼拿走會更好,然後 Spies 便同意演說。我跟這個集會的聯繫就只有這些。 我大槪 08:15 左右去到乾草市場,直到 Parsons (另一 位被處死的工人領袖) 打斷 Fielden (8 名被定罪者其 中之一)的發言,Parsons 走到台上,說是即將要下雨, 建議集會移師到 Zepf's Hall。這個時候我的一個朋友 他已經作了供 - 跟我一起去 Zepf's Hall,我們坐下並要 了一杯啤酒。我正要坐下時,我的朋友 Parsons 與其他 人進了來;我坐下來五分鐘後,爆炸就發生了。我完全 不知道什麼事情將要發生,因為,正如證人所說,我們 在那個晚上沒有為防衞達到共識,這只是一場抗議暴行 的集會。 現在,就如我之前所說,這個由陪審團提交的裁決,並 非針對謀殺,而是針對無政府主義。我感受到,我將被 處死,是因為我是無政府主義者,而不是因為我是殺人 犯。我一生中從未犯過罪;但我知道有一個人將要成為

FM101 - 51.indd 1

殺人犯 - 他就是政府的律師 Grinnell,因為他 將他明知會說謊的證人帶到證人席;若我將要 被處決,我公開遣責 Grinnell 為殺人犯。但若 果統治階級以為吊死我們,吊死一些無政府主 義者,就能把無政府主義消滅,他們就大錯特 錯了,因為無政府主義者愛他的原則多於他的 性命。無政府主義者隨時準備為他的原則而死; 但這次我被判謀殺罪,而我不是兇手。你們終 會發現,你們不能殺死一條原則,縱使你能夠 殺死擁抱這些原則的人。愈多相信正義的人被 處決,他們的理念就將愈快實現。例如,坐在 陪審員席的「尊貴的」12 位,透過如此野蠻的 不公義的判決,對於無政府主義的推進,比這 些被定罪者一整代能做的還要多。這個判決是 對這個國家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以及思想自 由的致命一擊,而人民是會意識到的。我要說 的就這麼多。

審訊後,被判吊死的 Fischer 拒絕求情。臨刑 遺言:為安那其歡呼!這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的 時刻! 文:Adolph Fischer,無政府主義者,五一先烈之一 譯:John,FM101 成員

FM101:五一宣言 一八八六年五月一日,美國各地均發生罷工示威,要求改善勞 動條件,包括要求定下八小時工作制。五月四日,國家機器之 一的警察開槍鎮壓示威,當中八名無政府主義者被捕,及後更 被另一國家機器法庭被判有罪。其中四位被判死刑,一位在監 獄中自殺。一八八九年,在社會主義國際第一次代表大會上, 宣佈將每年的五月一日定為國際勞動節,以紀念這場工人運動。 百多年來,資產階級對勞動人民的剝削並沒有停止過,國家機 器依然能夠張牙舞爪地鎮壓示威群眾。 在香港,八小時工作制還沒有定下,人們所關心的貧富懸殊問 題只有日益的嚴重。自由派以及社民派往往能夠在貧富懸殊問 題上侃侃而談,他們把貧富懸殊歸咎於官商勾結、政策傾斜、 地產霸權。但他們不敢說明,這一切現象都是資本主義下的產 物!資產階級始終牢牢的控制著生產資料,無產階級為了糊口 必需接受資產階級的剝削。 儘管在香港已經實施最低工資,但這也只屬於改善勞動待遇。 當中的剝削關係並沒有改變過的,生產資料一樣被資產階級壟 斷,剩餘價值一樣被資本家用作創造利潤。自由派以及社民派 提出的一系列福利政策,並不能根本地解決社會問題。而且, 當資本家累積資本感到困難的時候,一切的改良措施以及福利 政策也只會減少,最後也只會變回為資產階級服務。顯然,福 利政策只是協助資本主義運行下去的潤滑劑,甚至會是阻礙勞 動人民團結的一個障礙。 同時,為了阻礙勞動人民團結起來,統治者必定會對工人階級 進行分化:「排外民粹被統治階級用作疏導民怨的工具,屢見 不鮮。他們將全球資本主義造成的社會不平等及動蕩,歸咎於 外來人口。事實上,離鄉別井的外地勞工的生活狀況往往更為 淒慘,卻永遠為社會大眾所漠視。」 在外傭居港權案時,統治階級以及其爪牙就不斷的製造恐慌, 試圖令所謂的「本地人口」仇視外籍傭工。統治階級更訛稱可 能會有十多萬外傭來港,連同他們的家屬,來港人數可達幾十 萬人。並會對香港的社會造成沉重的負擔。所謂的沉重負擔, 背後的台詞是:「外傭會搶了你們的福利,香港的資源會變得 不足。」 首先不論到底會有多少外傭真的願意離鄉背井,到香港居住。 但統治階級的可笑在這個時候也暴露出來了。擁有五千多億的 財政儲備,資源為什麼還是不足?大概這也印證了上一段的引 文,統治階級將資本主義所造成的社會不平等歸咎於外來人口, 並造成一個「外來人口搶奪本地人資源」的假象。然而這並不 是「政策傾斜」如此簡單,而是五千多億的財政儲備,以及 二千多億的外匯儲備,都撥入外匯基金,主要運用於維持聯繫 匯率制度,以及利用公帑投資。維持聯繫匯率制度,其實就是 利用香港作為外國資本與內地資本貿易的跳板:因為人民幣不 能自由兌換,而需要穩定的匯率制度,保證外國資本有穩定的 利潤;公帑投資,更是利用公帑,投入自由市場裡面,赤裸裸 地鞏固整個把人剝削至水深火熱的資本主義制度!可以看到, 所謂「資源不足」,是資本主義帶來的最大惡果!

會是多麼的相似?一天工作十多個小時,得到的薪金只能 夠僅僅糊口。工作過後,即使有空餘的時間,也因為疲憊, 所以寧願去休息,放棄自由活動的時間。 外傭在工作期間更經過種種的剝削以及岐視。他們如果想 要在香港找得工作,就必需要被仲介公司從中抽佣,佣金 的數字甚至會達三萬元,幾近是七個月的薪水(外傭的月 薪只有三千七百四十元)。而且外傭需要跟僱主同住,有 些顧主甚至會在家中安裝監視錄影器,顯得他們的不信任, 外傭也無時無刻都被監視著。也有些僱主會安排外傭和他 們分桌吃飯,也就是說,顧主他們一家人在吃飯,外傭自 己一個人吃飯。甚至有些外傭只能夠以地板為床,還有些 一個星期連一天的假期都沒有。除了這些之外,外傭更缺 少了家人以及朋友的支持。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親政府右翼團體「愛護香港力 量」發起反外傭居港權遊行,一班反種族主義者到場抗議, 最後五名被警察拘捕。是的,國家機器依然能夠張牙舞爪 地鎮壓示威群眾。那些揭穿他們原來面目的群眾。 如前所述,在香港,有不少人把資本主義的結構性問題, 歸究於「官商勾結」、「政策傾斜」等問題。在內地孕婦 來港產子的問題上,竟有人希望透過「行政手段」,例如 設置限額、邊境阻截等方法,去阻止內地孕婦來港,「保 障」本地孕婦有足夠床位分娩。然而,這樣便會將香港醫 院產房床位不足的問題,都歸究於內地孕婦身上。但是, 我們可以看到,這並非她們的問題,而是香港整個醫療系 統的問題。香港醫療「產業化」,向私有化靠攏,床位這 些人類的基本需要,登時變成私營醫院用作售賣的資本。 透過設置限額和堵截等措施,向內地孕婦徵收更多的費用, 其實就是強化這個給予市民的資源不足,被私營醫院獨吞 的情況。教育、醫療、房屋等等人類生存的基本需要,如 今都被投進自由市場中競爭。這並非政府「政策傾斜」般 簡單,而是整個資本主義的問題! 事實告訴我們,統治階級及其爪牙會不斷利用族群矛盾對 勞動階級進行分化。儘管他們手上的數據是多麼的不真實, 儘管他們手上擁有多麼豐厚的資源,但他們還是會千方百 計去掩蓋這些事實,他們會把社會不公平的事情歸咎於外 來人口!而我們必需破除對資本主義的一切幻想,重拾階 級:對立的從來都不應該是民族,不同的民族裡也會有壓 迫者、被壓迫者、資本家、勞動人民!我們不應該「反官 不反資」,因為問題的癥結,是資本主義;我們必需團結 全世界的無產階級,以抵抗資產階級及其爪牙對我們的壓 迫以及剝削!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但,差別是不是真的在於外來人口以及本地人呢?有時候我們

4/29/2012 6:06:49 PM


行動組

FM101

媒體組

介 紹

反對資本主義 資本主義無孔不入地霸佔著世界的每一個角落:它強迫人們不斷消 費,不斷過度生產,掠奪天然資源,摧殘生態環境;它把世界的一切 變成商品,在生產過程中,包括人類在內的一切生命都成為貨物,一 切文化都成為消費的對象;它藉著文化,媒體方面的霸權,告訴我們 資本主義是唯一可行的制度;它的教育,旨在把人們訓練成爲資本積 累服務的奴隸,以至在學校中的準勞動者也和勞動者一樣,運用自己 的動物機能-吃、喝、性行為、居住、修飾等等的時候,才覺得自己 是自由活動,而在勞動或勞動訓練中運用到人類獨有的機能時,卻覺 得自己不過是動物,動物與人的差異性完全錯置;它以資產階級的法 治,維護著資本家壟斷生產資料的私有制度;它以形式上的民主,麻 痺無產 者的反抗意志;它壟斷軍警的暴力,以確保一個階級剝削另 一個階級的秩序得以維持;它造成或加強了國族、地域、文化、性取 向、性別等身份差異的壓迫;它以僱佣制度,把勞動的剩餘價值壓搾 淨盡,好為老闆們累積資本。在勞動的成果盡歸於剝削者的資本主義 社會,沒有資本,只能出賣勞動力維生的工人生產得越多,他們能得 到的就越少,資本的力量就越強,他們自身就越受到資本的統治。 在今天的香港,有些人在 " 反蝗 ",反雙非,高呼在文化上在人口政 策上選擇性劃地自限,卻主張接受跨國資本與 " 先進民主國家 " 殖民 的 " 自治 ";有些人反對外傭居港權,卻無視外籍家傭一直承受著種 族、性別、僱傭的三重壓迫,為香港提供勞動力,並釋放了本地婦女 外出工作以得到更高收入的機會。我們當然認為,這是錯誤的指向。 工人階級的分化,只會令我們對於真正的主要矛盾 - 階級的對立 - 被 模糊,無分地域的資本卻繼續奴役無產者。另一方面,近年聲討 " 地 產霸權 " 的說法,亦未刺中問題的核心。玩過大富翁的人都應該明 白,市場競爭的必然結果是資本在少數人手中積累起來,所謂的 " 地 產霸權 " 以至經濟壟斷,根本是資本累積並集中的必然現象;要防止 這種現象的出現,我們就要消滅這些現象的源頭 - 建立在主要生産資 料私有制基礎上的資本主義。

為將來的革命作準備 我們認為真正的出路,絕不在於爭取雙普選等等形式上的民主。但這 當然不代表我們 " 不支持民主 ",我們主張勞苦大衆可以真正參與的 實質民主,所以才要批判資本 主義的形式民主。一方面,一方面, 泛民、自由派和社民派主張的 " 民主 ",是旨在完善資本主義制度並 緩和階級矛盾的普選和代議政制。建立在壟斷資本主義基礎之上的普 選制,只是數年一度為剝削制度提供正當性的 " 授權儀式 ",在選舉 期間的民粹喧嘩之外,一般民衆在日常生活之中,連哪怕是形式上的 民主權利,都是微 乎其微的。當然,建立在主要生産資料公有制基 礎上的,公社制、社區自治、共識協商機制等,即由勞苦大衆控制生 産分配、主導社會發展方向的參與式或直接民主,就不被列入輿論界 的 " 討論範圍 " 内了。另一 方面,更重要的是,所謂的民主形式, 如果不能平衡資源和背景的差異,不能改變經濟及政治權力的分配, 最終只會徒具形式。 議會作為現有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是統治階級設立的 " 參政議政 " 場 所,是爲了緩和階級矛盾、完善剝削制度而存在的;它也許可以在個 別議題上發揮作用,或在反對資本主義的運動中,作爲揭露資本主 義、國家機器和民粹政治面目的一個平台,從而促進工人階級的政治 覺悟和反資鬥爭。但如果不是利用這個平台與資源去推動、支持工人 階級的鬥爭,議會也就只能進行一些小修小補, 客觀的效果則只會 是保障了資產階級社會的生存,而不可能改變剝削的結構,不可能是 實現徹底的社會變革的工具。權勢者透過日常 " 地區工作 " 以至政策 甜頭及文化霸權操控選民,總言之,建立在極少數人壟斷社會經濟文 化資源的前提下的普選,説到底就是一場權貴操弄人民的遊戲。 要爭取真正為絕大多數勞苦大衆服務的民主制度,就必須打倒資本主 義。真正的出路,只可能在於工人階級普遍的覺醒與廣泛連結,但一 旦工人組織的力量到了危害統治的程度, 統治階級為了本身的統治 地位,必然會撕破 " 民主 "、" 自由 " 的假面具,向反對派施以暴力 鎮壓。國家之所以出現,是階級矛盾不能調和的產物,是一個階級統

FM101 - 51.indd 2

治、鎮壓另一個階級的工具。因此,要打倒資 本主義,就必須瓦 解國家機器,由勞苦大衆的自治機關取而代之,重建社會。歷史 和現實告訴我們,資產階級是不會和平地退出歷史舞台的,它必 然會不擇手段地保衛它的統治,屆時勞苦大衆的組織強度和政治 覺悟,將會決定統治者施暴的能力。長遠而言,無產者必需有能 夠對抗鎮壓的武裝,並且為了消滅資產階級國家的暴力革命作好 準備,以邁向無階級壓迫、無政府權威的世界。 

行動理念 FM101 深明革命絕非一日可至,在當前的鬥爭形勢下,我們只能 為革命作好一切準備。我們相信,革命左翼必須批判地參與於社 會運動之中,而非自我割裂於當時當地具體鬥爭的口頭革命派。 我們肯定理論、宣傳、組織的重要性,同時亦相信激進行動是社 會運動的一個重要元素。第一,衝擊本身有助保衛表達空間,在 個別議題爭取上亦可向政府施加壓力;第二, " 還有人會敢於反 抗 ",可鼓舞因條件限制而尚未投入於社運的人們,更有不少社 運份子是受前人的行動所感動、啟發; 第三,個別未受社會重視 之問題, 或受主流忽視之觀點,必需以激烈方式去刺激大眾,如 世貿、天星、反高鐵等抗爭,都在 " 破格 " 的行動後引起激烈討 論。

喺資本主義瘋人院生活嘅大人、小朋友、工人、同 學好! FM101 電台本來是身處於牛頭角的「社區電台」, 因為受到「活化工厦政策」迫害,之前喺觀塘工厦 個竇俾業主收回起洒店,10 月尾遷出後一路持續留 連街頭與 band show 等需要反叛嘅地方,適逢佔領 中環運動嘅誕生,於是 FM101 將電台設備移師到佔 領中環。 首先多謝從兩年前起,一路支持 101 的男女老幼, 101 走到現在這一站,放棄穩定的集結地,沒有穩定 的財政是一個很大的關係,不情願將大家捐來的血 汗錢每月攞去養肥貪心的地產商也是原因。在中途 站之間,我們依然有好玩嘢!

FM101 的構成,可以回帶去到 09 年的 11 月,當時 每星期最小有一次街頭運動,由無名無姓的「自發 網民」發動,當中一群毒男宅女、憧憬無政府主義 的青年、band 仔 band 女、三失青年、中學雞與大 學生聚合起來,大家只得小小相同之處,就是爛砌, 總之反建制,在街頭行動方面從不間段地每月執一 至幾劑,朋輩之間都有着享受街頭抗爭時那電光火 石之間發生的默契,同時當然希望透過街頭抗爭的 畫面去撻着更多拳頭出來打,用行動改變社會的仆 街處境。如果當時我們就已培養出今時今日班勤力 又有耐性的文棍,也許早早已出了本野貓行動手冊, 可惜我們除了凶猛的行動力外,平時都是山寨版的 浪漫詩人。

因此,101 行動組站於激進行動者團體的角色 , 以直接行動以至 文化活動如搖滾音樂會等各種方式去衝擊表達空間 , 並致力研究 各種行動形式 , 分工 , 執行 , 後續的可能性。

2010 年 10 月,在磨合了默契但沒有組織的情况下, 我們啟動了一個有趣的行動 - 地區電台,101 這個朵 就出現了。當時面皮厚厚又唔怕玩民粹,很快得到 支持去籌到足夠資金,一開台就星期一至六 7-10pm, 「由藝術、文化、電影、密偈、音樂到手作仔 , 橫街 窄巷口立濕和地球大小花邊新聞 , 101 姊妹弟兄的聲 音似剪刀剪開新頻譜。」是當時的宣傳字也是電台 組的內容。

當然了,對 101 行動組而言,除了支持弱勢與邊緣社群、連結廣 大勞動者、推廣超越資產階級法治與形式民主、革命推翻資本主 義、打倒私有制與僱傭制的國際主義革命左翼立場之外,我們還 會繼續保持 101 行動組七個各自又有重疊又有矛盾總之就係在辯 證之中螺旋向上,一個字講哂明就明唔明就算因為本來就只能意 會難以言傳修為稍淺都唔撚識嗒既一貫風格 -

左。惡。爛。砌。嘈。忟。鳩 FM101 行動組

由「用派對心去公民抗命」到「反資的媒體運動, 媒體運動的反資」 對我們朝思暮想的聽眾們都知道,101 的電台節目 至街頭抗爭都聽過我們對於資本主義的批判和憤 怒,而今次從新開台前,我們要超越從前「用派對 心去公民抗命」嘅抗爭模式,正式確立了以「反資 的媒體運動,媒體運動的反資」為 FM101 電台的 重要立場。

電台由來

以上三點,也適用於自由派人士。但作為反對資本主義,提倡暴 力革命的左 翼,101 行動組的行動理念,不止於此。我們首先不 相信維基式定義的 " 公民抗命 " - " 發現某一條或某部分法律、 行政指令是不合理時,主動拒絕遵守政府或強權的若干法律、要 求或命令,而不訴諸於暴力 "," 違抗此不合理法律,並付出如 坐牢等代價,以喚起其他公民和輿論的關注和壓力 "。我們認為, 資產階級社會的法律和政權,都是資產階級統治無產者的工具, 我們並不幻想官商共生體會自行終止對無產者的奴役。我們需要 真正激進的行動,為了日後不能避免的革命作準備, 激烈而不脫 離鬥爭形勢的形式,可以為群眾累積面對衝突的經驗、意識與意 志。而除了形式上的突破,更需要在內容上有所推進。因此,在 行動現場中,我們嘗試超 越領袖發施號令或投票的多數暴力, 而實驗所有人參與決策的方式,重新思考民主與自治的關係,民 主的重要性與實踐的限制。更重要的,是藉著各方行動者 - 即本 身已有一定抗爭意識的人 - 聚集的機會,推動進一步的連結與聚 合,期望能與其他行動者們共同進一步組織化、政治化、激進化。

除了本身的行動,我們亦將繼續於行動現場中的擔當支援角色, 投入於各種工作,如:發動或協助前線衝擊、鼓勵參與者組成現 場討論以實驗直接民主的可能性、協助組織行動、支援各種宣傳 或組織工作如討論會、在行動現場串連及關顧各方行動者,以至 行動後續的聯絡、經驗整理及連結、與 101 電台組的同志思考行 動與媒體的結合,以至學習群眾組織的工作等。畢竟,沒有廣泛 的群眾基礎,革命就只能淪為空談。

講述踢爆市建重建局暴行嘅《重建知多啲》、介紹 非主流音樂的《隨身聽》、左仔學生的《學生向前 走》、由行動者解說行動的《抗爭前烈線》等等。 在資源不足下希望盡快可以有推出和以前一樣亂中 有序、污 糟比潔癖好但又清清楚楚,聽得耳仔舒 服,但心裏激情澎湃的清新節目。

FM101 電台存在的意義,就是要打破老套的框框 和執漏,現在香港最欠缺的,就是我們這樣的一班 爛仔,爛打之餘又爛吹水,搞下 band show 又扮下 左翼文棍。民營媒體當然需要支持,所以除了支持 FM101 之外,更要同時支持民間電台、獨立媒體、 SocREC、草紙、中大學生報、影行者等等在媒體 位置支援社會運動的 media。

要錢又要人 電台重新出發,廣集各路人馬,無論你係被迫遷嘅 街坊,街頭表演俾警察驅逐嘅藝術家,前程未卜有 冤無路訴嘅學生,知覺不反抗就被資本家無了期剝 削的工人……只要對現今制度不滿,就加入 FM101 與我們同行!無論台前或者幕後,我們都需要群眾 給予的一份心力!!當然,都可以係財政上幫幫 手,沒有大大枝水喉在後面射住,靠的是同住於瘋 人院的院友了。 讓受壓迫者的聲音傳遞開去。 FM101 媒體組

別人不敢講的 我們偏愛坦蕩蕩地講出來 民間媒體裏,FM101 電台是實驗味濃的,主流媒體 的主持、名咀或政治明星不敢講的,我們都敢講, 這不是口號,對於口沫橫飛與最愛報道醜陋的社會 真相的我們來說,這就是事實。2011 年,我們聚合 已兩年多,新舊主持磨合出有血有淚的默契。主持 人的堅持是擴充民間媒體的空間實踐,我們很自豪 制作過的主題曲、jingle、免費的小商戶廣告、論 壇、516 公投馬拉松式直擊報導、六四廣播劇、2011 年三月六日反財政預算案堵路事件利用廣播同網路 支援行動者、七一行動直擊,還有常規節目出街,

4/29/2012 6:06:49 PM

FM101 - 五一單張  

FM101 - 五一單張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