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木與夜孰長

陳傳興


主體取消

極限與數

目錄

| 序 夜

木與夜孰長

﹁現代﹂匱乏的圖說與意識修辭 腹語者的國歌 盛放冬園

試論韓愈死亡書

試論韓愈︿畫記﹀

一九三八年,府展 ﹁稀﹂| 望 | 銘幽

詩是一根煙斗

一九八

年 ○代之﹁前﹂後現代美術狀況

006 014 035 046 052 060 086 126


離散語言

現代性空間

代數空間

子夜私語 桌燈罩裡的睡褲與拖鞋 種族論述與階級書寫

,一個雙關的道德劇

樹與節點 左拉的火車 波特萊爾的葬禮 色線畫 人間隔離

中國繪畫空間的代數假想

160 181 195 214 226 233 243 262 277 292

X


| 序 木與夜孰長?

木 與 夜 孰 長, 墨 家 與 名 家 互 爭 之 悖 論, 墨 經 在 這 後 還 有 另 一 個 悖 論, 智 與 粟 孰 多? 這 些 悖

論 常 見 之 解 都 說 這 是 異 類 謬 比 的 詭 詞。 樹 木 如 何 和 黑 夜 比 長 短, 詩 或 寓 言 還 有 可 能, 絕 不 可 能

多 長 的 時 間 ; 這 些 學 術 論 文。 冷 僻 生 硬 —

是實物指稱比較。比較長短,是尺度廣延,還是時間。如果時間向度算進去,木與夜孰長? 收 在 書 裡 的 文 章 大 多 數 是 發 表 在 上 世 紀, 世 紀

可 想 而 知, 但 尚 不 會 不 近 人 情。 也 有 一 些 短 文 畫 評, 稍 可 讀。 有 朋 友 問 為 何 要 出 版 這 些 舊 文,

給 個 理 由。 言 下 之 意, 他 擔 心 這 樣 作 會 不 合 時 宜。 確 實 是, 有 幾 篇 是 真 的 貼 著 現 實, 戴 上 時 間

水 痕, 還 好, 文 裡 說 的 談 的 都 比 較 像 寓 言 而 不 像 時 評。 姑 且 稱 之 為 黏 滯 社 會 的 寓 言。 黏 滯 社

會, 我 用 這 詞 稱 呼 此 時 此 地, 我 們 這 個 時 代。 黏 滯 係 數 越 大, 社 會 動 力 就 越 小, 就 算 有 什 麼 多

006


大的內外變動推力,就是不動不變。

其 實 如 果 要 找 個 什 麼 樣 的 概 念 能 貫 串 這 些 五 花 八 門、 難 以 歸 類 的 文 章, 心 裡 第 一 個 想 到 的 是﹁哀悼﹂。︿憂鬱與哀悼﹀,借自佛洛伊德經典,剛好銜接自己前一本文集。

回 顧 這 些 舊 文, 前 後 延 續 將 近 二 十 年, 要 說 真 的 能 完 全 記 起 當 時 的 思 想 狀 態、 書 寫 情 境,

那 是 有 些 欺 人。 倒 是 記 得 很 清 楚 : 二 十 年 的 前 半 段, 也 是 書 中 大 部 分 文 章 發 表 的 年 代, 上 個 世

紀 末, 個 人 對 所 謂 學 術 志 業 尚 有 些 希 望, 說 不 上 熱 情, 比 較 接 近 一 種 知 識 衝 動。 自 我 期 許 也 高

些。 總 是 想 作 點 跟 個 人 自 我 反 思 有 關 的 東 西, 幻 想 能 否 建 構 出 較 為 嚴 謹 明 確 的 論 述 體 系, 也 異

常 厭 倦 學 院 政 治 和 制 化 語 言 遊 戲。 文 集 中 的 學 術 論 文 多 少 反 映 出 這 樣 的 態 度, 某 種 曖 昧 無 奈 的

狂 熱 與 疲 倦。 造 就 了 這 些 文 論 總 有 種﹁計 畫﹂、﹁導 論﹂色 彩, 好 像 要 開 向 某 個 未 知 世 界 境 域。

未 完 成, 縫 隙。 韓 愈 研 究 最 為 明 顯, 原 先 打 算 從 這 兩 篇 處 理 古 文 宗 師 樞 紐 人 物 的 自 我 死 亡 與 主

體 觀 看 課 題 進 入, 去 探 討﹁死 亡 書 寫﹂、﹁書 寫 死 亡﹂, 墓 誌 銘 研 究, 才 起 頭 就 中 斷。 然 而 也 是 從

︿畫 記﹀研 究 分 析 中 發 現 中 國 繪 畫 的 數 化 空 間 問 題, 重 新 點 燃 休 眠 的﹁畫 論﹂冒 險,︿詩 是 一 根 煙

斗﹀ ︵和 未 在 此 出 現 的 中 譯 傅 柯︽這 不 是 一 根 煙 斗︾︶浮 掠 想 像 的 谿 山 代 數 風 景, 問 題 地 貌 的 曲 折

困 厄, 又 再 度 讓 剛 燃 起 的 好 奇 探 索 復 熄, 輕 撫 轉 成 低 吟 暗 流, 代 數 假 想 重 冒 出 地 表, 就 不 知 會 是短暫噴湧,還是源流不斷。

木與夜孰長

007


語 言 與 延 遲 現 代 性、 主 體 取 消 是 文 集 另 幾 個 關 心 的 問 題。 語 言, 曾 經 是 我 在 國 外 學 習 一

直 伴 隨 不 離 的 影 子。 學 習 外 語 讓 我 重 回 幼 童 學 語 階 段, 連 日 常 基 本 溝 通 都 有 困 難。 符 號 學、 語

言 學 這 些 彼 時 時 興 的 學 術 論 述 讓 語 言 幻 化 成 更 大 的 魔 障, 更 堂 而 皇 之 占 據 思 想 的 每 個 角 落、

暗 處。 逼 得 我 連 脫 身 遁 逃 的 念 頭 都 生 不 出 來。︿銘 幽﹀, 跨 越 語 言 的 一 代 的︿種 族 論 述 與 階 級 書

寫﹀, 孤 島 中 的︿子 夜 私 語﹀, 前 衛 獨 造 的︿桌 燈 罩﹀; 都 是 我 在 尋 求 語 言 庇 護, 希 望 能 被 他 們 迎 納去躲過無所不在的語言幽靈,語言喧囂。聽位。

︿人 間 隔 離﹀點 出 我 彼 時 正 進 行 中 的 思 想 轉 移, 倫 理 與 精 神 分 析 所 開 啟 的 無 意 識 場 域, 我 回

首 觀 望 的 遠 方。 思 想 意 識 遠 揚 是 一 回 事, 此 時 此 地 由 不 得 人 盲 視 不 見, 逼 視︵也 被 逼 視︶當 下 處

境 ; 驚 訝 發 現 那 個 在 西 方 已 被 放 逐、 處 死 了 不 知 多 少 回 的 主 體, 又 噤 聲 躡 足 地 從 後 門 回 到 東 方

此 地。 更 荒 謬 的 是 這 個 漂 流 失 魂 的 流 浪 者, 他 誤 以 為 返 鄉, 因 為 人 人 高 聲 頌 揚 膜 拜, 祭 祀 崇 拜

的同時他其實被當為犧牲芻狗,只留下一個遺骸殘架標本放在那裡。我們的黑暗主體。

最 後 回 到 分 歧 點、 叉 路, 姚 一 葦 老 師 和 張 漢 良 老 師, 兩 位 最 敬 重 的 師 長 長 久 扶 持 跌 跌 撞 撞 學術人生迷途者,這幾篇論文,感懷。

朋 友, 當 然 還 有 友 誼, 結 點 和 色 線, 連 結 我 和 那 些 一 直 伴 隨 同 行 的 好 友, 楊 澤 和 其 他 人。

周 易 正, 讓 這 齣 多 幕 劇 能 上 演 的 幕 後 導 演, 出 現 在 文 集 後 半 段 時 期, 畫 外 音 但 不 可 少。 感 謝 他

008


立同易

和出版社同仁的努力。

八.十二.三十一 ○○

木與夜孰長

009


夜 主體取消 極限與數 離散語言 現代性空間


主體取消

「現代」匱乏的圖說與意識修辭 腹語者的國歌 盛放冬園 一九三八年府展

1


﹁現代﹂匱乏的圖說與意識修辭

一九八 年 ○代台灣之﹁前﹂後現代美術狀況

一九九一年一整年台灣美術界的言論幾無例外地皆環繞對於當前之藝術環境的後設反省與

意 識 批 判, 兩 個 大 問 題 構 成 所 有 言 論 的 焦 點、 核 心 所 在 : 一、 創 作 者 的 主 體 性 問 題 ; 二、 美 術 與本土意識、台灣意識的糾纏葛藤:

新 文 人 畫 和 禪 畫 的 出 現, 顯 示 台 灣 社 會 面 對 多 元 且 矛 盾 的 文 化 激 盪 時, 沒 有 能 力 建 立 台 灣 藝術的主體意識。

的 研 究 上, 爭 取 獨 立 的 解 釋 權, 在 文 化 層 而 上, 主 體 性 的 覺 醒 也 進 入 了 實 踐 的 行 動。 在 大

從 整 個 大 環 境 來 看, 建 立 台 灣 主 體 意 識 的 呼 聲 已 經 高 張, 在 政 治 上 強 調 主 權 獨 立, 在 歷 史

1

014


勢 所 趨 下 美 術 理 論 的 研 究, 也 會 朝 向 建 立 主 體 性 的 方 面 發 展, 具 體 的 來 說, 就 是 從 自 立 的 史觀中,建立對本土美術的自主解釋能力。

西 方 從 笛 卡 爾 將﹁主 體﹂引 入 哲 學 思 想 之 後,﹁主 體﹂的 問 題 是 建 立 標 定﹁現 代﹂的 符 號。 經

過啟蒙運動,和黑格爾的強調,﹁現代性﹂呈顯﹁主體性﹂之外化展現現象。原則上,這個能思的

﹁主 體﹂是 一 自 主 能 動 者 而 非 被 動, 或 是 被 當 為 反 映 體。 很 奇 異 地 我 們 在 上 述 兩 段 引 言, 兩 代 兩

段 代 表 的 藝 術 言 論, 皆 異 口 同 聲 地 將 主 體 意 識 之 自 主 能 動 性 誤 解 為 一 種 因 應 外 在 大 環 境 之 變 化

而 生 出 之 現 象, 自 主 的 主 體 成 為 是 一 種 需 要 能 夠 對 變 動 的 文 化 社 會 狀 況 作 出 適 度 反 應。 此 種 環

境 決 定 論 的 文 化 史 觀 所 定 義 出 的 主 體 並 不 是 主 體 而 是 社 會 性 的﹁群 我﹂。 正 是 因 循 這 個 普 遍 的 誤

解,﹁主 體 性﹂的 問 題 在 當 前 台 灣 美 術 界 幾 乎 是 快 要 和﹁台 灣︵主 體︶意 識﹂成 為 同 義 語 而 致 糾 纏

不 清, 衍 生 出 種 種 極 端 偏 見 與 認 識 誤 差。 其 中 最 甚 者 莫 過 於 無 異 議 地 將﹁政 治 解 嚴﹂這 個 社 會 變

數 當 為 最 主 要 的 文 化 現 象 變 遷 之 主 因, 澈 底 漠 視 了 美 術︵及 其 它 文 化 活 動︶自 身 之 內 所 蘊 藏 的 變

異 因 素 是 如 何 更 替 突 長。 由 這 個 現 象 可 以 看 出﹁泛 政 治 化﹂的 社 會 文 化 已 經 深 刻 滲 入 美 術、 藝 術 界,不只影響甚且是決定了它們的思索方式及對於今後發展的進程構築。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15

2


﹁泛政治﹂與﹁反現代主義﹂雙重作用

而 且 不 是 在 任 何 的 泛 政 治, 這 裡 必 須 特 別 指 出 其 特 殊 點, 它 —

西 方 藝 術 思 潮 中 一 直 爭 論 不 休 的﹁前 衛 / 現 代 / 後 現 代﹂疑 難 褪 色 成 —

在﹁泛 政 治﹂思 維 的 掩 蓋 下 強調區域色彩和本土性

年 ○

年代初期時候那麼狂熱不加思索地去 ○

為 一 種 旁 枝 次 要 的 問 題, 瑣 碎 的 學 院 論 述 遊 戲。 也 正 是 基 於 這 個 因 由, 我 們 會 發 覺 到 在 八 代 後 期 台 灣 美 術 界 對 於 西 方 的 新 思 潮、 新 藝 術 不 再 像 八

擁 抱 和 接 受。 面 對 西 方 的 這 些 新 事 物, 台 灣 藝 術 家 從 澈 底 拒 斥 的 極 端 否 定 到 冷 漠、 懷 疑 等 等 各

自 以 各 種 不 同 的 反 應 程 度 去 看 待 它 們。 從 一 九 八 六 年︽雄 獅 美 術︾開 始 大 量 的 引 介 有 關﹁後 現 代

主 義﹂思 想 的 譯 作︵長 篇 巨 著 者 像 羅 青 譯 作 的︿後 現 代 階 段 大 事 年 表﹀從 十 一 月 開 始 連 載︶, 之 後

又 陸 續 有 不 少 此 類 的 文 章︵不 論 是 簡 介 或 理 論 分 析︶出 現 在 藝 術 類 雜 誌 或 大 眾 媒 體 ; 雖 有 這 麼 大

一九六 ○—

年 代 的︽東 方︾、︽五 月︾、︽文 星 雜 誌︾的 全 ○

量 且 長 期 的 引 入,﹁後 現 代 主 義﹂的 思 潮 並 未 帶 起 台 灣 美 術 任 何 較 為 具 體 和 全 面 性 的 回 應。 這 種 對於外來思潮的冷漠疏離對待和一九五

年代初期因為大量留學藝術家返國任 ○

盤 擁 護 西 方﹁現 代 主 義﹂思 潮 的 態 度 相 較 起 來 可 說 是 一 南 一 北 的 澈 底 相 背 ; 不 僅 遙 遠 地 和 二、 三 十 年 前 台 灣 藝 術 界 的 接 受 西 方 思 潮 反 差 對 比, 甚 至 和 八

教而造成另一次的西方藝術思潮輸入移植的高潮兩者之間產生斷裂:

016


︶ 的黑白圖片也足以喚起畫家們的想像力。到八 Jackson Pollock

年 ○代的

年 代 的 抽 象 主 義 之 風 行 大 多 得 自 於 零 星 而 不 完 整 的 資 訊, 趙 無 極 的 成 就 足 以 激 勵 畫 家 ○

們奮力向前,波洛克︵

年代的斷然分裂為兩種近乎澈底不同的兩段時期之因素並不 ○

年 ○代,實有過之而無不及。

新 抽 象 則 是 由 老 師 們 現 身 說 法, 從 觀 念 的 改 發 到 形 式 的 掌 握 ; 西 方 現 代 藝 術 思 潮 再 一 次 地 君臨台灣,比起六

從上述的引文中可以看出八

年代初期之藝術狀況在台灣從其創作形式和追守的 ○

僅 僅 決 定 於 政 治 因 素︵或 經 濟 結 構 的 變 動︶而 尚 有 其 它 內 在 因 素 形 貌 之 影 響。 如 果 上 文 的 取 證 論 述 是 正 確 的 話, 那 麼 明 顯 地 可 以 看 出 八

年 代 的 台 灣 現 代 主 義。 差 異 在 於, 變 奏 的 時 空 ○

年 代 初 的 現 代 主 義 不 是﹁批 判﹂, 學 習 與 傳 遞 的 方 ○

思 維 方 式、 理 想 是 具 體 而 微 地 重 視、 變 奏 了 六 變 遷 是 其 中 當 然 之 一 因 素 這 不 用 多 說, 但 八

年 代 初 的 現 代 主 義 是 一 種﹁學 院 現 代 主 義﹂, 它 將 六 ○

年 代 的 虛 幻、 強 烈 慾 望 的 那 種﹁想 像 ○

式, 也 不 再 是 透 過﹁複 製﹂圖 像 的 幻 想 慾 望 而 是 透 過 學 院 教 育 師 承、 見 證、 訓 練 實 踐 ; 簡 單 地 說 八

年代初期台灣美術界是以新學院︵國立藝術學院及新的美術科系︶ ○

現 代 主 義﹂ ︵或 者 說﹁野 蠻 現 代 主 義﹂︶加 以 馴 化,﹁制 度﹂與﹁權 力﹂關 係 取 代 了 先 前 的﹁批 判﹂ ︵與 ﹁冒險﹂︶。此之所以為什麼八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17

3


和 公 立 美 術 館 的 創 建 這 兩 個 制 度 符 號 來 做 為 開 始。 從 六

年代到八 ○

年 代 初, 經 過 七 ○

年代的 ○

曲 折, 台 灣 美 術 界 走 過 的 路 徑 明 確 地 可 以 看 出 是 一 條﹁現 代 主 義﹂的 連 續 途 徑 從 虛 無 蠻 荒 荊 棘 中

逐 漸 走 出 來 的 道 路。 這 點 是 否 是 現 代 主 義 本 土 化 的 明 證? 既 是 也 不 是。 是, 因 為 它 已 被 制 化,

滲 入 制 度 內 化 成 為 其 構 成 成 分。 不 是, 因 為 這 個﹁現 代 主 義﹂被 制 化 的 過 程 並 非 是 經 過 思 辨、 辯

證 與 矛 盾 抗 爭 而 完 成 的, 欠 缺 歷 史 性 ; 此 也 即 是 在 台 灣 對 於﹁現 代 主 義﹂這 個 問 題 從 未 有 過 正 面

澈 底 的 討 論 與 思 索, 更 不 用 談﹁現 代 主 義﹂曲 折 具 現 的 矛 盾 過 程 是、 曾 經 是、 將 是 以 什 麼 方 式 呈

年 代 初 在 台 灣 美 術 界 出 現 的 種 種﹁學 院 現 代 主 義﹂現 象, 只 不 ○

年 代 的 野 蠻 問 題 不 加 以 思 考 尋 求 解 答 而 是 當 為 既 成 現 實 來 加 以 繼 承 和 改 善。 因 循 累 ○

現 在 此 地 的 疑 惑 課 題。 所 以, 八 過是把六

年 代 初 的 現 代 主 義 在 台 灣 只 能 是 一 種 形 式, 一 種 既 定 事 實, 但 絕 對 不 能 成 為 問 題, ○

積 的 凝 聚 造 成﹁現 代 主 義﹂被 異 變 為 一 種 不 可 視 的 盲 點, 它 擬 收 了 更 多 的 想 像、 挫 折、 慾 望 和 慾 力。 八

泛 政 治 性, 歷 史 主 義, 本 土 意 識︵台 灣 意 —

可 說 是 相 當 邏 輯 而 不 令 人 意 外, 崩 解 的 政 治 社—會 結 構 只 不 過 —

年代後半期的斷裂現象 ○

當 它 要 成 為 問 題 的 時 候, 它 令 人 畏 懼 而 避 之 唯 恐 不 及。 這 是 一 種 片 面、 不 完 整 的 現 代 主 義, 在 這基礎上產生出來的八

識︶, 自 主 性, 反 理 論、 反 智

加 速 和 凝 聚 了 先 前 早 已 潛 存 的 那 極 不 可 言 說 的 懼 斥﹁現 代 主 義﹂問 題 之 態 度。﹁群 我﹂和﹁歷 史﹂

︵小 寫 的︶的 慰 藉 與 庇 護 一 向 是 混 亂 變 動 的 社 會 秩 序 中 之 最 佳 選 擇, 更 何 況 先 前 又 早 已 存 有 的 那

018


個切身問題之迫脅不斷持續;在這種特殊情形下八

年 代 末 期 台 灣 美 術 界 會 出 現﹁台 灣 意 識﹂的 ○

年代初期以 ○

年代台灣美術界可以看出在表 ○

論 爭 等 等 的 現 實 主 義 傾 向, 可 說 是 必 然, 而 他 們 更 會 理 所 當 然 地 將﹁現 代 主 義﹂的 問 題 壓 抑 成 為 次 要 甚 至 可 以 遺 忘 的 問 題。 從 這 個﹁反 現 代 主 義﹂角 度 去 思 考 八

面 的 斷 裂 分 期 之 下 其 實 存 在 著 一 個 持 續 辯 證 矛 盾 : 迴 避﹁現 代 主 義﹂的 問 題。 在 八

年代台灣美 ○

年 代 後 期 又 讓 人 更 加 不 安, 更 加 強 要 去 迴 避 ○

﹁制度化﹂和﹁既定事實﹂想將這個﹁現代主義﹂的問題馴服,但它總是活躍、運動出不斷略微請求 與 提 問 迫 使 人 們 面 對, 然 而 崩 解 的 社 會 秩 序 在 八

這個問題而尋求種種可能之出路的操作與另類替代思考。

被誤用的﹁後現代主義﹂

依 照 上 述 的 推 論, 如 果﹁反 現 代 主 義﹂這 個 矛 盾 問 題 真 的 是 一 個 貫 穿 一 九 八

術 運 動 的 一 條 暗 流, 那 麼 我 們 是 否 還 能 接 受 一 些 評 論 家 的 說 法 去 將 這 段 時 期 稱 之 為﹁後 現 代 社 會﹂?比如這類言論:

四 年 ﹁美 麗 島 事 件﹂率 先 揭 開 抗 爭 時 代 的 來 臨,﹁美 麗 島﹂的 受 挫 激 起 新 興 的 反 對 力 量 ○ 代,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19


的 凝 聚 和 再 崛 起。 在 解 嚴 前, 國 家 威 權 就 已 開 始 逐 步 崩 解, 長 期 遭 壓 抑 的 台 灣 社 會 起 了 變

化, 突 然 爆 發 出 的 破 壞 力 和 創 造 力 一 齊 湧 出。 一 個 紛 爭 不 斷 的 狂 飆 時 代 來 臨, 論 者 亦 稱 之 為﹁多元化社會﹂或﹁後現代社會﹂的到來。

年 代 中 期 開 始, 台 灣 社 會 的 轉 變 速 度 加 快. 台 灣 的 後 現 代、 後 工 業 時 代 已 來 臨, 一 個 ○

台 灣 在 邁 入 高 度 商 業 化︵依 據 西 方 文 化 工 業 的 取 向︶ ……

分 點。 此 種 說 法 和 習 見 的 後 現 代、 後 工 業 社 會 的 定 義 模 式

從 經 濟 生 產 結 構、 敘 事 型 態、 能

澈 底 不 同。 粗 糙 與 化 約 的 推 論 可 說 是 公 然 而 不 掩

飾。 第 二 段 引 文 雖 然 也 提 到﹁資 訊 龐 雜﹂這 個 現 象, 但 基 本 上 這 現 象 並 不 是 被 拿 來 做 為 論 據 而 是

量與資訊在社會之價值和分配之變遷等等

中所從未見過的︶的後現代社會定義,這個定義完全取決於一個單一的政治事件來做為絕對的劃

在 第 一 段 引 文 裡 出 現 一 個 異 常 特 殊︵甚 至 可 說 是 到 目 前 為 止 於 重 要 的 後 現 代 主 義 理 論 文 獻

年 ○代的混沌中慢慢走出屬於本土的路。

是我們自己的 ?或只是﹁殖民化﹂的代名詞 ?反倒是並不標榜﹁現代﹂的許多文化現象,在八

原因。今天我們的品味︵音樂、衣飾、日常生活︶已被西方文化淹沒,﹁現代化﹂文化有多少

的 同 時, 本 源 文 化 也 相 對 弱 化, 這 就 是 台 灣︵或 者 香 港、 新 加 坡︶不 易 產 生 深 厚 有 力 的 文 藝

資 訊 龐 雜、 含 混 多 元 的 時 代 來 臨 了

4 5

020


年代台灣社會是 ○

當 為 一 個 事 實, 一 個 已 經 在 那 裡 的 後 現 代 社 會 的 必 然 結 果。 至 於 何 謂 後 現 代、 後 工 業 社 會 則 完 全 不 加 以 解 釋。 此 種 論 證 謬 誤 比 起 前 一 段 引 言 可 說 是 來 得 更 為 極 端。 一 九 八

否 能 被 稱 為 是 後 現 代 社 會 對 於 那 些 作 者 而 言 已 是 不 用 多 說 之 既 成 事 實! 在 這 樣 的 一 種 後 現 代 社

會 裡, 混 沌、 多 元 化, 作 者 所 立 刻 指 出 的 並 不 是 後 現 代 文 化 現 象 而 是 對 於﹁現 代 化﹂、﹁現 代 主

義﹂的質疑與批判,將之視為一種西方殖民文化的象徵,代表了殖民文化內化的結果,將本源文

化 削 弱。 作 者 的 激 烈 排 斥 現 代 主 義 的 態 度 似 乎 讓 我 們 見 到 那 條 矛 盾 暗 流 忽 然 由 底 層 噴 湧 出 來。 對於此種極端﹁反現代主義﹂的批評,也有人持較為折衷與修正的觀點:

對 於 其 東 方 思 維 模 式 的 作 品, 不 要 因 某 種 意 識 型 態, 或 難 以 認 知、 理 解, 就 冒 然 全 部 推

翻 。 現 代 主 義 的 東 西 , 在 台 灣 並 沒 有 充 分 發 展 , 也 不 必 因﹁ 後 現 代 主 義 ﹂的 潮 流 就 盲 目 的 抵制。

此 段 引 文 的 作 者 雖 然 觀 察 到 當 前 台 灣 藝 壇 出 現 的﹁反 現 代 主 義﹂風 潮, 但 卻 未 瞭 解 這 個 現 象

的 歷 史 意 義 而 將 之 化 約 為 流 行 文 化 的 相 互 更 替 : 因 為 流 行﹁後 現 代﹂所 以﹁現 代﹂的 東 西 就 被 棄

置。 如 果 接 受 這 種 化 約 的 說 法, 那 麼 很 顯 然 地 我 們 將 永 遠 無 法 瞭 解 為 什 麼 在 此 地 的 後 現 代 文 化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21

6


現 象 是 稀 薄 地 和 本 土 意 識、 台 灣 意 識 互 相 滲 透、 同 時 孕 生 ; 而 且 反 現 代 主 義 之 意 向 性 是 全 面 性

年 代 末 的 藝 術 批 評 文 章 裡。﹁反 現 代 主 義﹂ ○

的 涵 蓋 所 有 藝 術 創 作, 非 僅 限 於 西 方 繪 畫︵藝 術︶而 已, 這 裡 頭 並 沒 有 因 為 美 術 類 型 差 異 而 有 所 區 別 如 作 者 所 想 像 那 般, 意 識 型 態 的 指 標 遍 存 於 八

年 代 台 灣 美 術 界 的 主 宰 思 想 暗 流, 其﹁歷 史 性﹂支 配 決 定 了 ○

年 代 的 想 像﹁後 現 代﹂相 擬 文 化 樣 貌, 所 謂 的 多 元 文 化 虛 像 ; 因 為 不 滿 足 於 這 種 虛 像, ○

不 是 一 時 的 文 化 樣 貌, 它 是 一 九 八 整個八

或 者, 畏 懼 這 種 虛 像, 現 實 原 則︵其﹁群 我﹂、 其﹁意 識 型 態﹂、 其﹁歷 史 意 識﹂等 等︶當 然 是 一 種 最佳的憑藉和出口。

什麼是﹁反現代主義﹂

這種﹁反現代主義﹂的意義是什麼?是否能夠將之視為是一種﹁後現代主義﹂的態度,對於現

代 主 義 的 批 判 : 反 對﹁理 性﹂的 絕 對 權 威、 反 啟 蒙、 反 科 學 實 用 態 度、 反 烏 托 邦 的 理 想 等 等?

年 代 的 特 殊 區 域 文 化 性。 限 ○

年 代 台 灣 的 美 術 運 動、 文 藝 思 潮 都 是 從 這 些 基 ○

但 是, 在 台 灣 所 謂 的﹁現 代 主 義﹂又 是 怎 麼 樣 的 面 貌? 文 藝 界 中 所 曾 經 發 生 過, 或 是, 體 驗 過 的 ﹁現 代 主 義﹂運 動 構 成 了 何 種 歷 史 過 程? 一 九 八

點 上 所 衍 生 出 來 的 現 象。 做 為 歷 史 脈 絡, 它 從 內 在 決 定 了 台 灣 八

7

022


義 運 動 和 論 戰, 對 於 彼 時 的﹁中 國 現 代 畫 / 現 代 中 國 畫﹂之 爭 執 就 只 能 從 八

於 文 章 的 篇 幅, 我 們 不 可 能 在 此 重 新 開 始 一 個 澈 底、 全 面 性 的 歷 史 回 顧 六

年 代 的 藝 評、 美 術 ○

年代台灣的現代主 ○

論 述 之 討 論 中 做 選 樣 的 分 析, 也 即 是, 後 設 的 後 設。 由 這 些 論 述 所 給 予 的 歷 史 鏡 像 片 段 去 猜 測 西方﹁現代主義﹂在此地的幾次折射:

由 於 台 灣 的 歷 史 一 再 的 備 受 摧 殘, 造 成 了 史 觀 的 殘 障, 逐 漸 使 台 灣 人 民 與 自 已 的 歷 史 脫

節, 也 逐 漸 疏 離 了 自 己 土 地 的 自 然 與 人 文 化 的 根 源。 在 美 術 歷 史 充 滿 認 知 障 礙 的 困 境 下.

台 灣 戰 後 美 術 的 新 生 代, 一 方 面 被 先 入 為 主 的 單 方 面 導 向 統 治 階 層 所 欽 定 的 中 原 美 術 正

統, 但 另 一 方 面 也 經 受 著 西 方 美 術 系 統 的 強 烈 感 染, 雙 管 齊 下 混 交 在 史 盲 的 文 化 區, 造 成 台灣美術的﹁傳統﹂概念的支離,連帶嚴重影響對現代化的立場及價值取向。

來自中原的﹁傳統﹂既然因教條化而難以在台灣落土生根,西方美術的先進與善變又難以捉

摸掌握,則﹁傳統﹂與﹁現代﹂的論爭也就於長久的陷於空泛與困擾。直到七十年代鄉土運動 的崛起,﹁傳統﹂與﹁現代﹂才開始出現回歸本土加以現實考量的心態調整。

﹁現代﹂在林惺嶽這段話裡是以和﹁傳統﹂相對立的概念來看待,兩種彼此互相抗拒的美術思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23

8


潮 與 表 現, 它 們 彼 此 共 存, 各 自 表 徵 了 不 同 的 政 治、 思 想 威 權 體 系。﹁傳 統﹂代 表 中 國、 中 原 大

年代所激烈進行的﹁傳統﹂與﹁現代﹂的論戰就被他看作是種無實 ○

陸,﹁現代﹂則是﹁西方﹂文化的代表。對林惺嶽而言這兩者皆是某種外來文化異質事物,隔離、 疏遠與不清楚的;所以先前六

質 意 義 內 容 的 荒 謬 爭 執﹁陷 於 空 泛 與 困 擾﹂,﹁政 治﹂、﹁社 會﹂意 義 可 能 遠 超 過 其 它。 以 一 個 曾 經

見 證, 甚 至 參 與 過 當 時 的 美 術 運 動 者 竟 然 會 提 出 如 此 否 定 性 地 的 歷 史 回 顧 評 語, 這 個 例 子 讓 我

們對彼時的﹁現代︵主義︶﹂文化運動似乎有必要重新加以檢討。當然,這裡引用的文章只是一個

個 人 之 見 解 並 不 足 以 完 全 代 表、 涵 蓋 那 時 期 的 文 化 運 動 之 種 種 聲 音 ; 但 是, 在 這 段 引 文 裡 所 出

、 ○六

年 代 的 各 種 文 化 運 動, 甚 至 在 所 謂 的﹁現 代 派﹂陣 營 裡。 歷 史 意 ○

現 的 那 種 反 現 代 主 義, 強 調 本 土 現 實 主 義 的 語 調 卻 可 以 讓 我 們 藉 以 瞭 解 到 是 否﹁反 現 代 主 義﹂的 因子一直潛存在台灣五

年 的 一 個 討 論 會 上, 文 章 中 誇 大 了 ○

年代末期本土意識興起在藝文界之中所出現的一個即時 ○

識 的 突 出 壓 過 了 任 何 的 文 藝 運 動 主 張。 林 文 發 表 在 一 九 九 鄉土運動的歷史意義多少也反映了八

﹁西 方 美 術 的 先 進 與 善 變 又 難 以 捉 摸 掌 握

﹂ ……

去 將﹁現 代 主 義﹂等 同 為 美 術 流

現 象。 割 裂 倒 置 歷 史 事 實 以 便 編 製 出 另 一 套 論 述 邏 輯。 唯 有 在 這 種 前 提 之 下 才 可 能 會 產 生 這 樣

的說詞

︶ ,本位自尊地從文化傷痕上去定義那時的那種﹁現代﹂。 acculturation

行 派 別 而 不 去 探 索 其 真 正 內 涵, 依 著 這 種 偏 見 他 回 顧 當 時 的 文 藝 運 動, 很 自 然 地 會 強 調 外 來 文 化輸入所造成的﹁涵化﹂現象︵

024


這 種﹁涵 化﹂過 程 中 所 孕 生 的 負 面 抗 拒 現 象, 它 是 必 然 且 不 可 免 的, 在 八

年代末期台灣令人擔 ○

憂 地 已 構 成 了 一 種 解 釋 歷 史 的 新 權 威, 讓 我 們 再 引 用 另 一 位 作 者 的 論 述 就 可 以 看 出 上 述 的 那 種 偏見已經是深化到被認為是不可移的歷史真理:

︶為 目 標, 他 們 大 都 沈 迷 於 自 已 所 塑 造 的 意 象 世 界 之 中, 而 使 自 身 游 離 於 現 ……

當 時 的 文 學、 藝 術 是 以 全 盤 接 納 二 十 世 紀 西 方﹁現 代 主 義﹂的 各 種 流 派︵存 在 主 義、 潛 意 識、 抽 象

年代的﹁現代主義﹂ ○

實 之 上, 就 像 所 有 現 代 主 義 在 一 切 後 進 地 區 的 文 藝 一 般, 台 灣 的 現 代 主 義 文 藝, 並 不 能 對 ﹁台灣社會﹂有所認同。

從﹁依賴理論﹂的角度,此段引文的作者直截而不加反思地就將台灣六

﹁全 盤 西

文 藝 運 動 視 為 是 整 個 第 三 世 界 被 西 方 文 化 殖 民 之 一 個 代 表 性 區 域。﹁現 代 主 義﹂幾 幾 乎 乎 被 當 為

年代的誤解爭論 ○

混 淆 不 分﹁西 化﹂與﹁現 代 化﹂的 差 異, 不 但 不 尋 求 澄 清

是 政 治、 經 濟 之﹁現 代 化﹂的 同 義 詞。 更 嚴 重 的 是, 他 承 襲 六

化﹂、﹁橫 的 移 植﹂、﹁拿 來 主 義﹂等 等

與 解 釋 反 而 認 為 是 歷 史 事 實, 用 此 來 支 持 說 明 那 時 的﹁現 代 主 義﹂之 空 泛 虛 無 與 脫 離 現 實。 此 作

者 在 這 裡 明 顯 地 落 入 歷 史 成 見 和﹁反 映 論﹂的 陷 阱 當 申, 重 彈 現 實 主 義 的 調 子 :﹁抽 象 繪 畫 就 是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25


個人想像之滿足而不顧現實﹂。如果說林惺嶽泛政治化了六

年代台灣現代主義運動,將彼時的 ○

﹁傳統﹂與﹁現代﹂之爭論化約為不同的威權之爭執,一種空洞言辭概念的爭論;那麼此段引文的

年代後期在台灣美術界紛爭 ○

作者從﹁西化﹂、﹁依賴﹂、﹁殖民﹂等論點更進而將﹁現代主義﹂貶低為西方的虛無個人主義透過強 權 輸 入 破 壞 本 土 文 化。 這 兩 種﹁反 現 代 主 義﹂的 論 調 支 配 主 宰 了 八

三十年前的六 —

年代,或是今日八 ○

年代 ○

的美術界並不像在西方文化中 —

不 斷 的﹁台 灣 意 識﹂、﹁本 土 美 術﹂之 思 維 方 式。 不 論 是 從 內 在 歷 史, 或 是 外 在 的 世 界 關 係,﹁現 代主義﹂在台灣

被 當 為 是 種 主 動、 能 思 的 啟 蒙 運 動, 相 反 的, 它 似 乎 被 看 作 是 一 種 被 動 性、 無 具 體 內 容 的 測 量

標 記, 被 拿 來 衡 量 內 在 與 外 部 的 歷 史 傷 痕 寬 度 與 深 度。 此 種﹁反 現 代 主 義﹂的 態 度 以 及 隨 它 而 起

的﹁本 土 意 識﹂皆 是 一 種 強 調﹁涵 化﹂現 象 的 表 現, 在﹁抗 拒 外 來 的 強 勢 文 化 之 入 侵﹂這 個 核 心 力

場 之 周 圍 扭 曲 排 佈 了 複 雜 的 地 理 景 觀 變 貌。 這 種 看 法 實 際 上 只 不 過 是 又 將﹁現 代 化﹂和﹁文 化 現

代性﹂的差異混淆不分,從一種固定僵化的歷史觀點將政治社會的地緣政治關係無限擴大到文化

︶ 在︽後 現 代 主 義, 或 後 資 本 主 義 的 文 化 邏 輯︾ Fredric Jameson

書中所提到的

領 域 之 中。 好 似﹁現 代﹂必 然 是 異 物 而 忘 了 它 也 是 一 種 時 間 性。 我 們 在 這 裡 所 接 觸 到 的﹁反 現 代 主 義﹂現 象 和 詹 明 信︵

︶ 的說法兩者之間 Ihab Hassan, TomWolf

有 極 大 之 差 距 不 同。 基 本 上, 詹 明 信 所 討 論 的 這 些﹁反 現 代 主 義﹂﹁—傾 後 現 代 主 義﹂者 他 們 並 不

那種以﹁反現代主義﹂來做為﹁後現代主義﹂理論之出發點︵如

9

026


是全然反對現代主義,他們採取﹁矛盾雙重性﹂地對於﹁現代主義﹂之頂點典範高度推崇,但卻對

﹁現 代 主 義﹂的 資 產 階 級 意 識 型 態 作 政 治 批 判, 或 是 從 解 構 哲 學 的 論 點 批 判 現 代 主 義 的 形 上 學 內

容。這兩者,推崇與批判的運作︵過程、內容與對象︶在台灣此時此地的﹁反現代主義﹂現象中完

年代末出現在美術界的那種 ○

全 欠 缺, 而 如 果 再 從 歷 史 背 景 與 產 生 之 促 成 因 等 等 元 素 去 思 考, 那 麼 我 們 會 更 加 發 覺 它 們 根 本 是 兩 種 截 然 不 同 的﹁反 現 代 主 義﹂, 或 是, 令 人 懷 疑 能 否 將 台 灣 八

文化現象稱為﹁反現代主義﹂;因為原則上,西方的﹁反現代主義﹂之契機是來自於後設態度的對

﹁現代主義﹂之反省批判,而台灣的﹁反現代主義﹂卻是迴避與拒斥﹁現代主義﹂的問題,拒絕給予 任何之協商與反思;在這種情形下,我們能否再稱它為﹁反現代主義﹂?

台灣﹁反現代主義﹂的再釐清

哈 伯 瑪 斯 從 當 代 西 方 文 化 因 為﹁社 會 現 代 化﹂和﹁現 代 文 化﹂的 發 展 有 很 大 之 分 歧 而 造 成 了

﹁文化﹂遠離日常生活之生命世界的分裂現象,面對這種危機他認為必須再重新構建新的聯繫:

只 是, 此 種 新 的 聯 繫, 只 能 在 社 會 現 代 化 也 是 朝 向 一 個 不 同 方 向 進 行 的 這 種 條 件 下 才 可 以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27


被建立。生命 世 | 界也必須變成能夠由自身發展出某些制度它們能夠設下局限對於內在動力

以及那個近乎完全自主的經濟系統和其補助的經營管理這兩者之絕對必要性。

︶ 、新亞里士多德主義、新保守主義︵ The Old Conservative

︶ 、老保守主義 The Young Conservative

︶ 。基本上,對哈伯瑪斯而言 Neoconservative

世 界 的 成 分 內 涵。 所 —

以 他 們 對 於﹁理 性﹂介 入 之 後 所 造 成 的 現 代 社 會 之 分 裂 狀 態 是 唯 名 論 地 既 接 受 又 不 承 認。 科 學 則

的作法既保有現代主義之精華又能夠去除掉其渣粕和危險威脅到生命

到﹁前﹂現 代 主 義 的 位 置。 新 保 守 主 義 者 就 是 所 謂 的 後 現 代 主 義 者, 他 們 總 是 希 望 能 夠 採 取 折 衷

則 因 為 不 願 接 受 現 代 文 化 之 感 染, 深 覺 當 前 社 會 之 理 性 沒 落 淪 為 實 用 日 常 性 因 而 冀 求 退 縮 回 轉

識 層 面 之 事 物 的 強 調, 他 將 當 代 法 國 思 想 家 傅 柯、 德 希 達、 巴 岱 耶 都 歸 為 這 類。 老 保 守 主 義 者

守 主 義 者 以 所 謂﹁現 代 主 義﹂之 態 度 來 進 行 反 現 代 主 義 的 顛 覆, 透 過 對 於 那 些 屬 於 非 理 性、 無 意

為 自 己 選 擇 保 守 主 義 位 置 的 藉 口, 它 們 彼 此 間 的 差 別 在 於 和﹁現 代 主 義﹂的 關 係 和 距 離。 青 年 保

這 些 不 同 的 保 守 主 義 皆 是 因 應 無 法 面 對﹁現 代 主 義﹂之 挫 敗 而 生 出 的 否 定 哲 學 與 藝 術 的 態 度 來 做

的保守主義逆流,他簡略地將他們分為所謂:青年保守主義︵

文 思 想 裡 因 為 上 述 之﹁現 代 主 義 計 劃﹂之 未 完 成 與 挫 敗 而 產 生 否 定﹁現 代 主 義﹂的 種 種 不 同 面 貌

但 是 此 種 新 的 策 略 於 目 前 的 西 方 社 會 卻 是 很 難 實 現, 哈 伯 瑪 斯 很 激 烈 地 批 評 當 代 西 方 人

10

028


純 粹 被 視 為 是 以 實 用 目 的 為 主 但 卻 又 不 讓 它 去 主 宰 生 命 世 界 的 導 向, 至 於 現 代 文 化 則 誇 大 其 享

樂、自戀之成分,朝向將對於﹁社會現代化﹂之企需慾望和面向不均等發展的﹁殘破文化﹂層面之

挫折與抑制這兩者之間的關係模糊掉,也即是藉此去除了現代文化之危險顛覆成分而保留了﹁自

我 存 藏﹂之﹁現 代 性﹂表 貌, 所 以﹁政 治﹂也 才 能 被 運 作 執 行 與 尊 重 在 一 個 遠 離 倫 理 道 德 之 衡 量 典

範之外;而﹁藝術﹂就在那裡爭執其﹁內存﹂之自主性,爭辯其虛幻的內容以及極度個人化之美感 經驗。

針 對 哈 伯 瑪 斯 的 此 種﹁傾 向 現 代 主 義 反— 後 現 代 主 義﹂態 度, 詹 明 信 提 出 批 評, 從﹁區 域 論

述﹂的角度他認為哈伯瑪斯的說法有相當大的區域性局限因而欠缺普遍性,不能拿來批斷一般之 後現代主義現象:

關 於 爭 論 的 美 學 論 點, 仍 舊, 那 將 是 不 太 正 確 地 單 單 以 經 驗 性 證 明 現 代 之 耗 竭 來 回 應 哈

在這種特殊國家情境裡哈伯瑪斯可能是對的, ……

︶ 的舊形式可能依然保留某些具有顛覆力量之事物,而這些 high Modernism

︶ 是相當不同於我們自己的 national situation

伯 瑪 斯 的 復 甦 現 代。 我 們 必 須 考 慮 到 那 種 可 能 性, 即 是 哈 伯 瑪 斯 所 想 和 所 寫 的 國 家 情 境 ︵

並且現代主義盛期︵

在別的地方可能已經失落了。在這種情形下,一個去尋求讓那個︵顛覆︶的力量在暗中被逐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29


漸 破 壞 與 衰 弱 的 後 現 代 主 義 也 同 樣 地 值 得 他 去 作 意 識 型 態 診 斷 在 一 種 區 域 方 式 內, 即 使 其 評價仍舊不能被一般化。

方式強力植入後進社會。

很 顯 然 地 前 述 那 些 採 用 依 賴 理 論 論 點 將 西 方 的﹁現 代 主 義﹂視 為 是 單 一 的 整 體 現 象 以 一 貫 一 般 的

在 文 化 情 境 上 依 舊 有 很 大 的 差 異 而 不 能 被 全 然 置 入 所 講 的 西 方 後 現 代 主 義 社 會 去 被 討 論, 那 麼

尚 未 完 成, 仍 待 繼 續。 依 循 這 種 論 證 的 邏 輯 去 看, 如 果 政 治 社 會 與 文 化 已 經 高 度 發 展 如 德 國 者

現代化發展,它依然保存有某些﹁現代主義﹂之光環而能夠讓哈伯瑪斯依然堅持﹁現代主義計劃﹂

當 前 德 國 的 文 化 情 境 因 為 特 殊 的 國 家 情 境 之 影 響 而 使 得﹁現 代 化﹂欠 缺 平 行 對 稱 社 會 經 濟 政 治 之

誤。 但 是 錯 誤 並 非 在 於 論 證 之 邏 輯, 而 是 在 於 論 證 之 使 用 者, 在 於 哈 伯 瑪 斯 自 己 並 未 明 白 見 到

代 主 義 之 割 裂 對 立 的 異 化 狀 態, 只 是 詹 明 信 將 之 落 實 在 經 驗 界 中 以 此 來 讓 論 證 自 行 產 生 背 逆 謬

性, 這 點, 其 實 也 正 是 哈 伯 瑪 斯 沿 用 韋 伯 的﹁現 代 主 義﹂理 論 之 核 心 論 點 : 社 會 現 代 化 和 文 化 現

詹 明 信 在 上 述 批 評 中 突 出﹁國 家 情 境﹂的 區 域 性 因 素 在 現 代 主 義 之 發 展 塑 造 過 程 中 之 重 要

11

就 像 所 有 現 代 主 義 在 一 切 後 進 地 區 的 文 藝 一 般, 台 灣 的 現 代 主 義 文 藝, 並 不 能 對﹁台 灣 社 會﹂有所認同。

12

030


年代中期的台灣文藝現代主義運動會被認為是﹁社會現代 ○

年代末的這種現象,那必須回到誤解的起 ○

年 代 末 期 出 現 在 台 灣 美 術 論 壇 中 那 股 洶 湧 的﹁反 ○

這種論點忽視了﹁區域狀況﹂,未將特殊﹁國家情境﹂之因素納入考慮而把﹁社會現代化﹂誤當 為﹁現 代 主 義﹂之 同 義 詞, 此 點 可 能 是 一 九 八

年代末到一九六 ○

現代主義﹂暗潮之推動主力吧!換句話說,要瞭解八 點,為何在一九五

化﹂過 程 的 附 屬 產 品, 是 被 動 的 追 隨 在 政 治 經 濟 的 社 會 變 動 中? 原 本 潛 存 在﹁現 代 性﹂、﹁現 代 主

義﹂中 的 那 分﹁理 性 合—法 性﹂/﹁非 理 性 顛—覆 性﹂之 辯 證 關 係 似 乎 完 全 被 簡 化 的﹁戒 嚴、 威 權、

冷 戰 年 代﹂等 等 雖 有 歷 史 經 驗 事 實 但 卻 無 實 質 與 詮 釋 意 義 的 名 詞 所 消 溶 掉。 必 須 要 先 衡 量 文 化

﹁現代主義﹂和﹁社會現代化﹂在那個時空環境下的差異與彼此距離,這樣我們或許才稍有可能去

年 代 的 台 灣 成 為 一 種 不 可 問, 甚 且 是 令 人 畏 懼 的 問 題。 以 及, 解 嚴 ○

臨 近 那 種 特 殊 的 生 命 世 界 中 很 特 別 的 現 代 經 驗, 不 論 它 是 那 種 形 式 ; 或 許 這 樣 我 們 才 能 明 白 為 何﹁現 代 性﹂這 個 問 題 在 八

之 後 所 出 現 在 美 術 界 的 種 種 議 論 現 象 也 非 是 突 然 產 生 的。 或 許 透 過 這 層 層 繁 複 的 問 題 去 探 索 我 們才能脫離開空洞無謂的歷史主義、環境決定論等等空疏大言的謬論。

浮泛的意識修辭填補﹁現代﹂的匱乏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31


一九八

年代台灣美術界由結構性的改變 ○

新 的 學 院 與 科 系 建 立, 現 代 美 術 館 的 開 —

做 為 開 端, 表 面 上 這 個 開 端 似 乎 具 體 化 了 西 方 的 文 化﹁現 代 主 義﹂, 但 根 底 卻 是 將 遠 來 的 —

﹁啟蒙﹂和﹁理性﹂及﹁主體意識﹂、﹁自覺﹂、﹁自 —

折 衷 的 接 受﹁現 代 主 義﹂, 將 危 險 顛 覆 的 成 分 排 除 掉 —

頗 為 相 近, —

全 被 以 種 種 不 同 方 式 抽 除 掉 成 為 某 種﹁學 院 現 代 主 義﹂, 它 和 哈 伯 瑪 斯 所 分 析 和 定 —

﹁現代主義﹂異化變質,﹁現代性﹂之起源動力 主﹂等 等 義的新保守主義的特徵

年代初這種 ○

雖 然 兩 者 的 起 源 和 動 機 完 全 不 同。 西 方 的﹁新 保 守 主 義﹂及 其 它 種 種 變 貌 保 守 主 義 皆 是 起 因 於 ﹁現代主義﹂和﹁啟蒙運動﹂的西方現代社會挫敗而產生的對應。但在台灣的一九八

近似﹁新保守主義﹂的文化現代化之改變卻不是在﹁現代性﹂、﹁主體性﹂的廢墟上樹立,它是種遠

來、 移 植﹁他 化﹂的﹁現 代 主 義﹂, 可 以 這 麼 說, 它 替 代 彌 補 了 台 灣 社 會 對 於 文 化 之﹁現 代 性﹂的

企需,暫時滿足了渴求﹁現代性﹂的慾望而將﹁現代主義﹂的問題壓下、延後,甚至能夠被遺忘不

去 提 出。 但 就 像 那 些 在 無 意 識 中 進 行 的 替 代 折 衷 之 作 法 一 樣, 被 排 除 出 去、 被 否 定 與 取 消 的,

年 代 初 被 折 衷 否 定 的﹁現 代 性﹂本 質 ; 至 於 完 全 ○

也 就 是 做 為﹁現 —

年 代 末 期 在 台 灣 美 術 界 中 爭 論 不 已 的﹁自 ○

它 早 晚 皆 會 以 幽 靈 復 返 的 方 式 來 干 擾、 魅 惑, 讓 原 本 滿 足 於 芻 像 的 人 不 安 與 惶 恐, 也 使 芻 像 瀕 臨 動 搖 與 碎 裂 的 命 運。 由 此, 我 們 可 以 說, 一 九 八

其實就表徵了這個在八 —

主 性﹂、﹁主 體 性﹂、﹁本 土 意 識﹂、﹁台 灣 意 識﹂等 等 屬 於﹁主 體 意 識﹂之 屬 性 代 性﹂之 主 要 特 徵

032


將 這 個﹁主 體 意 識﹂覺 醒 的 現 象 歸 因 為 政 治 社 會 的 崩 解, 或 是 當 作 台 灣 社 會 文 化 進 入 所 謂 的﹁後

現 代 化﹂的 特 徵, 這 些 不 僅 表 彰 了 我 們 前 面 一 再 提 到 的 迴 避﹁現 代 主 義﹂的 問 題 所 具 現 的 恐 懼 和

年 台 灣 美 術 界︵甚 至 整 個 文 化 現 象︶, 最 適 ○

藉 詞 託 護, 同 時 也 凸 顯 出 這 個 復 返 的 幽 靈 幻 惑 之 假 貌 是 如 何 之 多 變 而 能 形 構 出 種 種 的﹁誤 解﹂與 ﹁偽知識﹂,那是某種蒙昧的啟蒙,開明的專制。 如果說有任何名稱或品詞能夠較為概括一九八

切 者 可 能 是 : 對 於﹁現 代 性﹂的 企 需 與 抑 制 這 個 矛 盾 曖 昧 的 慾 望 與 恐 懼。 此 一 階 段 過 程 中 我 們 首

︶ 的芻像替代,而將可懼之內容︵如主體性︶來來 partial object

︶ ; 隨 後﹁拒 斥 與 招 迎﹂的 重 複 過 程 複 製、 衍 生 了 大 量 的 Fort et Da

先見到﹁現代性﹂的被做為﹁部分物﹂︵ 回 回 地 重 覆 一 再 之 拒 斥 與 招 迎︵

年 ○代末期的藝術批評言論;時代的

︶ 。規範性、強制 legitimation

﹁同 質 異 論﹂的 小 群 體, 眾 口 同 聲 回 應 空 洞﹁現 代 性﹂的 虛 空 間, 在 這 空 間 上 面 他 們 和﹁制 度﹂與

︶ 的論述形式,浮泛的意識修辭幾乎包含了所有八 coercive

﹁威權﹂共同建立整個﹁開明專制﹂時代的蒙昧啟蒙計劃之﹁合法理性﹂︵ 性︵

語言。︵原發表於︽雄獅美術︾第二五九期,一九九二年九月。︶

註解

「 現 代 」匱 乏 的 圖 說 與 意 識 修 辭

033


倪再沁,︿西方美術,台灣製造

,頁一二四。

1 1

。 ○

台灣現代美術的批判﹀,︽雄獅美術︾二四二期,一九九一年四月,頁一三一。 — 期,一九九一年一月,頁二四 ○○

期,一九九二年一月,頁二五九。 ○○

台灣美術邁向廿一世紀的關鍵性挑戰﹀, ︽藝術家︾一八二期,一九九 —

by Ingeborg Hoestery, Indiana University Press, 1991, pp. 142-154. 林惺嶽,︿主體意識的建立

三 九。

。 p. 59

,頁一二二 一—四二。

1

見註

見註

10

Jürgen Habermas, “Modernity Versus Postmodernity”, in New German Critique, No. 22, 1981.

。 Fredric Jameson, Postmodernism, or, the Cultural Logic of Late Capitalism, Duke University Press, 1991, pp. 55—56

年 ○七月,頁一

Peter Koslowski, “The (De) construction Site of the Postmodern” in Zeitgeist in Bable: The Postmodernist Controversy, edited

黃海鳴,︿一九九一年前衛藝術圈的觀察﹀,︽藝術家︾二

見註

,頁一二五 一—二六。

倪再沁,︿台灣美術中的台灣意識﹀,︽雄獅美術︾二四九期,一九九一年十一月,頁一五三。

見註

林惺嶽,︿評一九九一年台灃美術現象﹀,︽藝術家︾二

1. 2. 3. 4. 5. 6. 7. 8. 12. 11. 10. 9.

034


《木與夜孰長》  

《木與夜孰長》試閱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