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事神明,明神事


詣神,拜訪神明。 宗教作為生命的依歸,卻又始於生命的創 造。我們藉由尋訪以傳統工藝臨摹神明形體 的職人,探其被賦予的使命及存在的意義。


神衣刺繡

「做神明的衣服,神明會高興啊!我們也是會變很好 啦!有信仰才不會做壞事。」陳本川師傅說話的同時, 手上的針線依然在繡布上不停來來回回移動。「金官 繡莊」是陳師傅的父親創立的招牌,師傅說老一輩有 交代:「雖然做這個也是求個溫飽,但做就要做卡水、 卡大辦、凍卡久、又不會褪色!因為熱鬧的時候別人 都在看,那麼水的大仙尪仔是哪間做的?就是我們金 官繡莊!」


神像雕刻

從「開斧」到完成堅持全程手工、在地生產的林新發 師傅,言談間盡是對神明的尊敬與神像工作的慎重, 他認為當一塊木頭「開斧」稟報神明之後,就不能隨 意搬移、離開工作範圍,否則有失尊重。 談及現在神像的機械化大量生產,製作程序相對緩慢 且費工的手工彫刻生存空間被不斷擠壓,阿發師笑著 說:「當然會擔心,但是堅持做自己喜歡的東西就對 了!」


紙神像

提到紙神像,蔡爾容師傅總有說不完的典故。雖然起 初只是因為不捨父親辛苦大半輩子的技術就此失傳, 但接手後對於製作程序、原料和神明外型的考究,師 傅可從不馬虎!他說:「很多行業流傳了一百年那就 很了不得了,那如果失傳了要再把它找回來,根本是 奇蹟!」為了傳承父親手藝,並找回紙神像的傳統工 法,蔡師傅花費數年時間,投入大把積蓄與全副心力, 翻遍了上萬古書,靠著拼湊書裡的隻字片語和不斷嘗 試摸索,才終於重現有著筋、骨、皮、肉的紙塑神像 工藝。


跳鍾馗

自古有「魁儡頭,布袋戲尾」的俗諺,農業時代的布 袋戲通常是在廟前為了酬神、敬神而演出,戲台啟用 時需要先請法師「跳鍾馗」驅邪除煞、淨台祈福。林 金鍊法師為了打破「跳鍾馗」不能觀看的禁忌,在儀 式進行前安了「天、地、人」法事以制煞,並當場發 放親手繪製的平安符給圍觀民眾。他說:「我們在跳 這個,就是要保佑人平安,怎麼會變成不能給人看呢? 「跳鍾馗」就要做到誰經過、看到都能保平安!」


面 師

因為跳過八家將,又對繪畫有興趣,黃志偉師傅從小 就跟著老師傅學。談到從前老師傅技術不外流的習慣, 他說:「以前畫家將臉的時候,師傅都會趁晚上把年 輕人帶進房間裡關起門來畫,都不給看的!就連我跟 著師傅學,顏料的配方也是我帶老師傅去喝花酒騙來 的!」黃師傅說畫臉是他的興趣,但其實面師無法靠 畫臉來維持生計,廟宇彩繪才是他賴以維生的技藝, 「做什麼就要像什麼!要不斷的突破!」這是黃師傅 對自己的期許也是他面對人生的態度。


珠 帽

對王土凉師傅來說,創作即是享樂生活!一談到創作 總是神采奕奕,小小的工作室裡四處都是他親手製作 的寶物,椅子、工具、拐杖、筊、花盆,作品從不藏私, 對於藝術更是有一套自己的見解。王師傅總是笑著說: 「沒辦法休息啦!手工藝太多了!七十幾歲還要一天 工作十幾個小時,算我歹命啦!」


銀帽鏨刻

利用鐵鎚和師父傳承下來的各式鏨子,施仁鉉師傅一 點一點在銀片上鏨刻出各種紋飾,而銀片底下墊著的 是被燒熱的松脂,師傅說以前在做的時候都沒想過要 帶指套,就算常常燙得手指起泡,還是得忍著疼痛繼 續工作。做銀帽已經快四十年了,師傅說:「做這行 就要跟客戶互相信用,銀帽、金帽一頂就幾十萬幾百 萬,我們做這行這麼久了,不會偷工減料,客戶才會 信用我們。」


神 轎

接合神轎所使用的「榫卯工法」,不用一根釘子就能 完成全頂轎子的組裝,其重點在於將木製卡榫刨的分 毫不差,就如同王永川師傅工作的態度,他總說:「寸 步就要抓緊,最後才合得起來!」,對原料的揀選和 謹慎的工法,是師傅做轎六十年來不變的堅持。「一 頂轎子,要扛六十年都不會壞!」這是對客人的信用, 也是對神明的信用。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圖文傳播藝術學系 徐詩惠

指導老師 楊炫叡 老師

張家瑋

張廖淳心

陳彥岑

協力顧問 |

呂瑋城 老師

青山宮管委會常委 吳克東 宜蘭廟宇彩繪畫師 曾水源

特別感謝

宜蘭市鄂王里里長 林銘信

金官繡莊 陳本川師傅

靈媒 曾燕玉

振興神佛彫刻 林新發師傅

金官繡莊 陳愛珠

唯森紙藝推廣中心 蔡爾容師傅

笨港五聯境如性振玄堂 堂主 蔡上元

台北景春堂 林金鍊師傅

廟會神攝手 社長 宋榤奎

寶晨閣手工彩繪工作室 黃志偉師傅

北港聖德堂

凉安佛具社 王土凉師傅

北港聖德堂北極玄天上帝駕前八家將

桃城手工神帽 施仁鉉師傅

中府城一玄堂 堂主 趙麒

永川大轎 王永川師傅

王志偉老師

視覺設計

小工兵

題字 李曜辰 郭錦屏

臺藝大工藝系

甘之駿

LOGO 圖形設計 楊子逸

臺藝大雕塑系

黃冠崴


詣神攝影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