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4

|第三期 |職場迴響

供應商 馬覺,本名曹殷,五十年代末開始寫 作。詩作散見《中國學生周報》、

《盤石》、《詩風》、《創世紀》 等。有詩集《馬覺詩選》、《寫在 九七前一一馬覺詩選(二)》等。 從私立夜中學出來 獨自一人 挾著剝落課本 (書頁夾著一週十二節的時間表 一張上課備忘字條) 踏入注滿融融陰影長街 踏入夜涼斑駁 浮過的面孔與五色燈光交織 刺耳喧笑 坐上小巴徐徐墮入迷茫 今日的香港學生已學會 在背後向教務主任告老師的狀 只差還沒有 召開清算大會 他們要求那授課的 「改變思想」 把疲弱語調徹底轉換 「聲音要洪亮!」 他們要求 國文老師說話要「精簡」 不要海闊天空 不談鬼哲理 他們的意思 是要「快、準、強!」 好去和「會考」打一場必勝的仗 回味這些話這些「宣言」和要求

有點無奈癡癡呆呆 下了車 忽然迎面有箇十七八歲的兒郎 腰間挾著箇十四五歲的丫頭 他似張飛唱斷長板橋: 「喂,X你老母 看什麼?有啥好看?」 在「英皇禦准賽馬會」投注站前 我站住 那孩子衝前便想揮拳 事後 我猜不出 他日間操的是什麼行業 隔了幾天 我的預感一一應驗 年青的教務主任小息時邀我共話 他握著我的手 感謝我這些日子為學校作出服務 感謝我的如此合作 熱心教育 感謝我最遲明天便向新到任者 交待清楚 他希望我有空便回去坐 翌日 既然失去夜間兼職 也樂得清閑

22

拿著晚報正想攢上歸家的小巴 冷不防旁邊有箇提著小孩的漢子 一肘子打來: 「你找死?怎不看看人家提著兒郎!」 途中我和那男人一排坐 他和他的老婆聲言 下車時要教訓我 我說有什麼大不了的 請包涵 我說有什麼冒犯之處請原諒 他說他不愛聽不愛講 要講便在「事後」警署講 下了車 他耀武揚威裝腔作勢 到底讓他推了一把 才讓我好好回家 回到家裡想 這兒的人辦事乾脆俐落 手段婉曲有緻 也許很快便可出現一批 出色政客 這兒民風強悍 箇箇街上張牙舞爪 何不全都湧去中東和非洲 去當驍勇善戰的僱傭兵 一級殺手

《工人文藝》第三期  
《工人文藝》第三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