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Newsletter

July issue

Environmental Life Science Society, SS, HKUSU

塱原事件反思

文: Toby

下筆之時,已距離政府發表《新 界東北發展區規劃及工程研究第二階段 諮詢》有差不多六七個月之久。可是, 今天再細閱計劃中的一字一詞,卻引起 筆者無限反思。 筆者身為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 環境生命科學學會外務副主席和時事秘 書,得知此事後跟眾學會幹事商議,且 立即聯絡香港觀鳥會,於港大校內舉辦 講座。有幸得到香港自然生態論壇各位 的踴躍幫助下,本會成功製作展覽,並 發起簽名運動,在港大收集到多於一千 三百個簽名。本人亦曾經撰寫一份意見 書,代表本會會員發表立場。本會亦有 舉行塱原實地考察,好讓港大同學走 進塱原,感受大自然的美。最後,本 會於本年四月亦把收得的簽名和意見書 電郵政府有關部門,且收到回覆表示會 「充份考慮」我們的意見(Your views will be duly considered in our NENT NDAs Study.)

本會反對發展塱原的立場和原 因,已寫於我們的意見書中 (有興趣歡 迎前往本會的齊來救塱原專頁),亦無 意在此多提。但筆者今天再看一次整件 事,則發現有很多值得人細心思考的地 方。事緣於政府認為「必須顧及土地業 權人的權益」,故「考慮私人參與可融 合自然生態的發展」。在文件中的「古 洞北新發展區土地用途簡介」更加詳細 地解釋此舉乃為了「實現及加強這區的 生態價值和功能的意向」,「善用土地 資源」和「平衡保育及發展需要」。

本會成功製作展覽,並發起簽名運動,在港大收集到多於一千三 百個簽名。

Environmental Life Science Society, SS,HKUSU email: elsshku@hkusua.hku.hk Website: http://web.hku.hk/~elsshku


筆者先想什麼是權益,並再 想權益和法律之間的關係。筆者明 白土地業權人有其一定的權益,他 們可自由地使用該片土地。可是, 地權的行使亦同時被法律規管。事 實上,塱原已被法例限定其土地用 途為農業用途。「發展」,一個在 香港經常被用作「起樓」的代名 詞,是否和農業用途背道而馳?權 益又是否無窮無盡,且凌駕於法律 之上? 筆者明白到政府有需要照 顧業主的個人權益,但她們亦有需 要照顧公眾權益。在這件事上,這 些所謂個人權益是否合理?政府的 決定又有否照顧公眾權益? 香港的大自然本來就是所有 香港人共有的珍貴資源。享受和欣 賞我們的大自然,是所有香港市民 的權益之一,而事實亦證明港人對 自然保育深感興趣。一項由大埔環 保會所作的調查顯示,有高於九成 香港市民對香港的生態保育有興 趣,但亦有近七成市民認為香港生 態教育不足,並且有高於六成人認 為香港的生態保育觀賞地點不足。 其實,香港具高生態價值的地方又 何止分別因蝴蝶和雀鳥而享負盛名

享受和欣賞大自然是所有香港市民的權益之一 ,不能為 了少數人的個人權益而被剝奪。

的鳳園和米埔,被受威脅的塱原和 即將消失的龍尾亦是好例子。忽視 普羅大眾的權益和要求,而選擇容 忍小數私人業主的違法要求,並視 之為私人業主的權益,又是否恰 當?

Environmental Life Science Society, SS,HKUSU email: elsshku@hkusua.hku.hk Website: http://web.hku.hk/~elsshku


接著,便是「平衡保育及發展 需要」的觀點。跳出塱原事件,再看 看其他生態保育議題:如龍尾,一個 被證實有很高生態價值的地方,即將 被改建作泳灘; 鳳園,蝴蝶天堂也,卻又要面對緊貼 其保護區起樓的威脅。政府在提到保 育和發展時,經常都出現「平衡」這 一詞。難道,生態保育和發展是一場 無可避免的零和遊戲?保育行動的背 後,又是否必定隱藏著反發展的訊 息? 或許我們得先問自己一句:生 態保育和發展分別是什麼?李奧波先 生(Aldo Leopold),美國的生態保 育之父,把生態保育定義為「人與自 然和諧相處的狀態」;在許寶強先生 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保育就是保存, 但亦有孕育的意思。在綠色和平同一 篇文章提到了埃斯岱瓦先生(Gustavo Esteva)對「發展」的言論。「發 展」在那個年代被解作「生物舒適地 釋放其自然所容許的自然潛能」。後 來則慢慢變成經濟或工業發展的代名 詞。在香港,「發展」某程度上與起 樓無異。 事實上,促成這個零和遊戲的困 局全是觀點與角度所組成。若果套用 起樓等同發展,亦即發展是為了錢,

這個巨大困局恐怕難以打破。可是, 若我們把想法一轉,套用埃斯岱瓦先 生的想法於這個大時代,這個困局將 不再存在。發展可以被視為「人舒適 地釋放其自然所容許的自然潛能」, 不是只為了經濟,不是只為了政治角 力,是為了改善生活。若是如此,發 展和保育根本就沒有對立,他們根本 就是一體。正如上文所說,保育有孕 育,即為了未來之意。若果我們不保 育我們所引以自豪的,所擁有的優 勢,又如何能將之改進?把一樣東西 消滅了,又如何能釋放其潛能?若果 我們從這個角度出發,現今政府所做 的不就是用短視的破壞以換取短期的 利益嗎? 

Environmental Life Science Society, SS,HKUSU email: elsshku@hkusua.hku.hk Website: http://web.hku.hk/~elsshku


本會也不提倡盲目保育。我們 明白到在保育的同時,亦一定要照顧 到人類和社會的基本需要:即李奧波 先生所提出的「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 狀態」。我們在處理保育議題均要考 慮社會和環境的需要,務求達成「和 諧」。筆者認為發展和保育,都要以 這個「和諧」作目標。要達成這個和 諧,適度的開發大自然是必要的。可 是,看一看塱原事件,他們是為了照 顧一些不合法的所謂「權益」而去使 用我們的大自然,這是「和諧」的表 現嗎?筆者不談今天的塱原事件,回 到過去,同樣是發生在塱原的落馬洲 支線,為何最後會選用成本較高的地 底隧道,而非架空路軌?這不就是顧 全了人,社會和環境的需要嗎?走出 塱原,以大埔區沒有泳灘為理由而犧 牲極高生態價值的龍尾,又是務求達 成「和諧」?一個泳灘,真的是那麼 迫切的需要嗎?筆者以前住的地方也 沒有泳灘啊。 有人可能說香港地少人多,必需 要犧牲大自然以求應付以後的人口增 長和經濟發展云云。可是,這是事實 的全部嗎?竹篙灣填海區就有280 公頃之大。那裡有一小部份被迪士尼 樂園這一門疑似虧本的生意用了,其 他大多是空置的。這兒絕對可用來發

展住宅區,因其他條件如交通等也不 成問題。為何我們偏偏要使用那些擁 有生態價值高的地方,而不是用這些 閒置了的地方呢?當中政府是否把土 地供應列作最優先考慮,還是有其他 政治或權力因素?塱原事件中,林超 英先生曾提到有「有勢力人士」影響 此事。筆者無意在此大談「陰謀論」 ,但不禁叫人思考,這是否真有其 事?筆者假設沒有,在政府眼中,我 們的大自然有著怎樣的地位?在他們 腦中,是否有其他因素,如金錢,權 力等比大自然重要?意見書中曾提到 要「善用土地資源」,再看到此段所 提的竹嵩灣,大家會認為政府「善用 土地資源」的表現? 原來,地少人多和零和遊戲從來 都只是一個假象。我們只要把觀點和 思考方式一轉,保育和發展絕對會化 敵為友。那時候,保育將成為發展的 重要一環,而發展也將是為了保育和 優化我們現有的優勢。這樣做,地少 人多的問題自然迎刃而解。塱原的雀 鳥,鳳園的蝴蝶,龍尾的海洋生物, 亦將安穩地生活。這不但照顧到香港 人欣賞大自然的需求,真真正正達成 保護公眾利益,更能引領社會走向「 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狀態」。

Reference: 綠色和平 : 保育是發展,文化是經濟,作者: 許寶強 http://www.greenpeace.org/china/ch/press/reports/green-discussion-articles/5 太陽報 : 罕有蝴蝶現身鳳園生態堪危 ( 19 – 4 – 2010) http://the-sun.on.cc/cnt/news/20100419/00407_022.html?pubdate=20100419 王弼 : 盲目保育成殺機 http://www.lionrockinstitute.org/index.php?contentid=203 梁啟智﹕地少人多之謎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00423/4/hnq4.html 土木工程署, p. 1999. http://www.tourism.gov.hk/resources/tc_chi/paperreport_doc/legco/1999-11-09/eia1-legco.pdf

Environmental Life Science Society, SS,HKUSU email: elsshku@hkusua.hku.hk Website: http://web.hku.hk/~elsshku


ELSS 2010 Newsletter July Iss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