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步面 對社會各種 繁雜問題並積 極地

拿來當作判斷人優劣的基準。

對於橋下徹市長

現代社會中因為工作而導致

會刊 第十號目次 Eaphet

▲對於橋下徹事長「教育改革」

的想法(1 2-頁) ▲大道理中 所交織的 小連動中

(2 3-頁) ■【聊聊電影院回顧】

▽【泰北中国結】 【邊城啓示録】

▽小路電影院「牽阮的手」與忠

的故事

信市場(4 5-頁) ▲台灣BC 級戰犯周 慶豐先生

▲《長 崎 原 爆—台 灣 醫 生 陳 新 賜・王文其歷險記》新書發表會

■研修生招募中!

~

■ EAPHET 看天下二月 五月新 聞匯集

▲看護備忘錄(一)

三月~五月主要活 Eaphet 動、活動預定

(

)

Eaphet Blog⇒ http://eaphet.blogspot.com/

採取行動。然而事實上對年輕人的

的難度也在此。(image for Eaphet)

Eaphet HP⇒ http://eaphet.myweb.hinet.net/

憂鬱的人不勝枚舉,但我並不認

HACHIZUMU。要理解 HACHIZUMU

尋訪張先生

2011年的Eaphet…感謝各位溫暖的協助與支持。

教育並非如此簡單。我們每天都在

廠的立場。有點矛盾但又不相斥的

▲張先生與 我的故鄉 ―樂生院

也請大家在接下來的一年也繼續支持Eaphet.

「「「「教育改革」」」」的想法

普天間基地,又採取了反對原子發電

■ Eaphet 說日文 No.005 ▲追悼陳千武先生

2011年活動報告 2011年活動報告映像在 年活動報告映像在Eaphet 映像在Eaphet首頁可以看的到喔 Eaphet首頁可以看的到喔!! 首頁可以看的到喔!!

田中趙美奈子

流傳聽到的。一方面,一時表明接受

羅以青…譯 苦思中不斷地嘗試,並一次次從錯 為這件事跟自己毫無關係。工作 被要求要有一定的成果是當然 誤中重來。 回想小學一年級時,人生中的 我們所堅持的「 empowerment 」, 的,就因為工作的成果被看作理 第一次上課。記憶中對於老師發問 對我來說是以人與人之間相互尊重 所當然,所以做不到的人就是失 的問題 課本上的插畫中有什麼動 的關係為基礎,將人原有的力量激 敗者。能否完成工作決定了那個 物? ,我有振奮地舉著手回答。那 人的價值,當時的我自身也因無 發出來。而我自己本身就是在 KEY 是我 對新知充滿 著喜悅與好奇 心的 法順利完成工作並認為是「自己 中被 empowerment 的一員。 時期。 文章開頭的「那個時期」十年 的責任」而感到痛苦,那時的我與 教育對我而言 後,我正值大學聯考準備時期。念書 相識了。 KEY 我目前專職 工作的在日韓 國青 只是 為了進入大 學而不得不去 克服 來到了 的我 恐怕 初次 KEY 年協會( KEY ),是在日韓國青年所 的競爭,完全失去了「學習的喜悅」。 經 歷 了「認 同 自 己 最 原 本 的 模 機構。只要是擁有朝鮮 經營的 NGO 大學考試後放榜通過入學,我就漸 樣」。不只是我而已,在這裡聚集 半島血統的年輕人,不管韓國、朝 漸放棄了唸書。我想原因是只為考 的年輕人也一個人一個人地相互 鮮、日本等國籍都是主要對象,持續 試而唸書的反動,還有大學入學後 尊重著。對我而言是個很大的衝 進行舉辦朝鮮語講座或歷史、人權 目標不明確的關係。在此我深感現 擊。無關學歷或職業,無條件地認 相關講座等各式各樣社會活動。 代教育制度的矛盾。拘束於偏差值、 同某個人的存在,以及那份溫暖。 在日本社會裡,在日韓國人的 只為在考試中拿到分數而唸書的結 我在這當中也關心著他人、週遭 年輕 世代大多數 都幾乎沒有機 會和 果就是如此。還有一個弊病就是深 世界,也發現了學習的樂趣。現 朝鮮的文化根源接觸。在 KEY 中, 信學歷高或是成為精英等條件可以 今,在日韓國的年輕人們仍相互 從語言、民族文化、歷史等與 朝鮮文化根源相關事物開始, 提供一個學習場所,讓年輕人

Facebook⇒請用Eaphet搜尋

認識在日韓國人所蘊含的少

EaphetNo.10M #1/12

數人權或朝鮮半島及東亞和 平等等各式各樣不同面向的 議題。為了讓年輕人在日本社 會中更具有自我主體性地生 存,透 過 理 解 自 己 如 何 被 看 待,思考問題,期待能更進一

橋下主義= 橋下主義 HACHIZUMU。此單字是

10号 2011/7/1 中文版


育肩負未來的人,然後讓社會朝富足的 的情況、對於孩童們的想法,思慮不夠

學,大學畢業後通過了司法考試,開始

尊重著,擁有豐富的人際關係。我持續

\

大阪府代表首長,為日本史上第一位做

於各大媒體。他在當選大阪市長前曾任

參 加 活動 並希 望 在那 裡學習 且 創造 出 得以成長的環境。

(

進行創造性的教育活動。再者,今年春

管 理 統 一 制度 為 基礎,教育 人 員 無法

的 處 分規 定或 依 循人 事評量 的 上對 下

機構,就算是些微力量也朝 語言、歷史、文化的了解應該要被有所 青年 NGO 保障。雖然橋下市長和「大阪維新會」 著 改 變情 況 的方 向努 力,必 須 要去 不 為 朝 鮮 民 主 主 義 共 和 國 的 關 係 和 北 朝 斷地思考我們所能做的是為何。 終

童 們 完 全 無法 認 識到 自 己對 於 自 己的

朝鮮學校的補助金,二 〇一二年三月更 種 教 育場 所 中實 際工 作 的人 們、孩 童 決定不支予二 〇一一年度的補助金。孩 等自身的心聲集中起來。

明。在廣大的地方自治體範圍先有都道

府縣,在下去包括有市町村。「市」之

中有政令指定都市,是屬於特別行政都

市,二零一二年五月至今全國有共有二

十個政令指定都市。另外,還有自治體

是合併道府縣與市町村的「都」之下設

立的特別區。而大阪方面,大阪府裡包

含了大阪市這個政令指定都市,我想橋

下市長會當選的原因是,在擔任大阪府

很麻煩。譬如說要在川原公園要舉辦個

與市的管轄屬於不同單位,有時會感到

我現在住在大阪府的大阪市。但府

大阪都構想的困難處

地連繫在一起。

先站在府與市最上位,並將府與市穩固

嗎?為了實現「大阪都」的構想,必須

成 為「大 阪 都」的 特 別 區 不 是 挺 好 的

市 長 是 想 說 若將 大 阪 府和大 阪 市 合 併

首長任期中辭任首長職務,跑去當大阪

) (

交錯在大道理中的小連動

大阪市長橋下徹當選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橋下徹 當選大阪市新市長。 橋下徹市 長在高中時期為一名 橄欖 球 選 手,大學 時 就讀 日本知 名 私立 大

)

唱「君之代」時,強制規定教育人員必

鮮拉致事件而發聲,但孩童們的民族教

「高校無償化」的適用名單外,在這樣 觀的社會,獲得更多人的同感,因此必 的情況下,大阪府減少了二 〇一 〇年度 須提出應對策略。所以,重要的是將各

還有一點不容忽略的是,對朝鮮學 與 和 平、希望 實 現真 正的民 主 主義 的 校的明顯歧視。朝鮮高級學校被排除在 人 們,必 須努 力 做出 能夠實 現 此價 值

嗎?

性給激發出來。套入競爭、弱肉強食的 此 地 抨 擊,但 有 種 對 於「強 勢 領 導 作 為 政 令 指 定 都 市 在 日 本 由 政 府 行 政 命 令 規則,把勝敗加諸於「自身責任」上, 風」的期待,和期望救世主開啟大阪封 指定的城市,其基本條件為全市人口須超過五 這不就是把作為一個人、正在人格養成 閉風氣的時代氛圍。人們停止了思考, 十萬以上 市長,又曾當過都道府縣的首 長,也是唯一沒住在大阪市的市長。 途 中 的 孩 童 的 心 靈 給 一 點 一 滴 荒 廢 掉 只等待著他人來改變情勢的狀態。 讓我來對日本的地方自治體稍做說 我覺 得 需要 想出 取 代方 案。人 權

孩童原本就是擁有無限可能性的存在。 然而,最讓我無法理解的是,為何大阪 教 育 所 扮 演 的 角 色 應 該 是 將 那 份 可 能 人 們 都 支 持 著 橋 下 氏 這 一 點。雖 然 如

周全、以新自由主義為噱頭,實質上只 了律師的工作。他出生於一九六九年, 方向發展,這是必要投資。 然而,橋下市長所發起的「改革」 是 將 新奇 的 理論 導入 教 育中,隨著 情 因辯才無礙,又相貌堂正,在成為政治 之中,完全沒有把焦點放在孩童身上。 勢發想,以這種戰略來推動政策而已。 家 之 前 以 知 性 派 電 視 名 嘴 的 身 分 活 耀

「「「「教育改革」」」」的問題點 現在,我所居住的大阪市 府正進 行 教 育 改革,對於 改 革 我感 到 相 當地 憤怒,不由得對橋下徹市長所發起的 「教育改革」抱持著疑問。推行這樣的 「改革」誰也不會受益、社會也不會發 達、也不會有所發展的不是嗎? 橋下市長的「教育改革」之危險性 與 受 批 評點,一是 以 行 政方 式 做 教育 管理、強化統一制度;二是導入市場原 理並強附上「自身責任」觀念。 關於前者,首長設定教育目標,教育

須 起 立。無 論 橋 下 市 長 是以「職 務命

育權不應被政治所左右。另外,相對於

中西美穂

場 所 被 交 付遵 從 實 行的 義務,以嚴 格

令」還是「管理上問題」的名義,都明

其 他 私 立 學校 的 教育 內 容並 沒 有 被當

羅以青…譯 朝鮮學校,補助金支付的規限一條又一

著力於年輕世 代教育的在 日韓國

顯 地 侵 害 了教 育 人 員的 思想、信條 自

作是否給予補助金的決定條件,只針對 關於後者,我認為對於學校間的

條地被臨時設定出來,這樣做是不恰當

天開始,在畢業典禮、入學典禮上,合

由。 競爭等等、將市場倫理套入教育中的

的。 在我看來,橋下市長對於教育場所

我們現今能做的為何

想法根本就是錯誤的。原本,行政就是 背負著對國家教育的責任,應該是為 了達到完善而投入成本的不是嗎?培

EaphetNo.10M #2/12


藝術活動的話,因川原是屬府管轄,但 川 原 裡的 公 園卻 是由 市 所管 轄 的,要 在 此 舉辦 藝 術活 動的 情況,必 須得 獲 得 府 與市 兩 方的 申請 許可,使 用費 用 也 是 兩方 都 得支 付。多數的 藝 術家 都

或許有點遲,因為已有許多改革都照著 人 員 人事 費 用,到解 凍之前 預 算應 該 好 理 解,而且 也能 省掉 複雜 地 說明 的 他所訂立的目標完成,就我而言,反而 是不會下來了。就算預算被解凍了,也 時間和費用。若把兩種對立時,節省掉

沒 辦 法保 證 之後 會有 預算,導 致最 後 的 時 間與 費用,用 在小 連動 上 不是 很 覺得不是很舒服…。 拿我的例子來說好了,我過去曾在 執 行 委員 會 也不 得不 解 散了,這樣 的 好嗎?但是,就算這樣,結果還是需要

有不容易理解的風險。對大阪而言,像

面,只重視一件一件小事物,相反地會

年更新一次,所以不太清楚來年度營運 思 想 理論 是 正當 的行 為,可 是 像在 社 合 理 論,但讓 人容 易理 解的 事 情反 而 的內容為何,但在日本像這樣執行委員 會 中 的小 連 動,比如 像是我 們 這種 小 會 增 加小 事物 被忽 視的 風險。另一 方

大 阪 市 與 民 間 學 者 所 協 辦 的 藝 術 相 關 事 實 讓我 感 到非 常訝 異。像 這 樣凍 結 花 費 時間 與預 算的。若 沒有 時 間跟 預 執行委員會工作過,我的契約因為是一 大 阪 市大 型 的預 算,對於橋 下 的改 革 算的話,就沒有了自由。雖然可能不符

兩種費用、兩種文件,本來應該是愉快

會的方式是為了實現某個目標,這種方 規模的委員會,很容易被擊潰。

很 窮,也 不擅 長 處理 事務上 的 文件 申

的藝文活動,卻搞得氣氛相當凝重。就

式在日本會持續好幾年是很正常的。然 大道理中所交織的小連動中

請,明明在同個地方辦活動,卻要支付

是 因 為有 過 這樣 的經 驗,要 是 府與 市

而,橋下徹市長當選後,凍結了大阪市

我認為小連動是很重要的,只是, 這樣「小事物不容易看見的風險」反而

合併後,那些看不見的線,儘管不會全

部不見,即使少掉一根也很好不是嗎。 全 部 文 化 事 業 的 預 算 當 然 也 包 括 我 們 若 要 舉辦 小 規模 的活 動 的話,會因 為 讓那些「容易理解」多數的民眾投下了 執行委員會的營運費用,據說是必須嚴 營 運 費用 的 不足 而感 到 很難 進 行。但 選票,結果,造成橋下市長的當選。像 另外,比我年輕的友人也說道:橋下當

查使用預算的內容。因我們委員會的規 我 認 為小 連 動是 會影 響 到每 個 人,所 重 視 小連 動的 我,開始 覺得 大 阪不 易 模不大,市長應該是不太清楚委員會活 以 為 了市 民,市 政府 的政策 上 也必 須 居住…。(終 )

首 長 時減 輕 孕婦 生產 費 用的 政 策,幫 了 我 一個 大 忙。而我 也覺得 是 個很 好

…………~不 會 講 聽 不 懂 都 OK ,純 閱 讀 的 讀 書 會。現在則是閱讀英文的報導並討論。

▼▼▼▼毎毎毎毎週五((((十七~~~~十九點))))一起來讀英文吧

▼▼▼▼ 毎毎毎毎 週 三((((十 九 二~十 一 點))))隨 便 聊 聊…觀 看各種不同的紀錄片及討論。

三月~~~~五月 Eaphet 主要活動、、、、活動預定

動的詳細情況,我想並不是只有針對我 從小地方開始,或者是,讓小連動能有 們 的 委 員 會,只 是 單 純 想 凍 結 營 運 費 更 多 空間 發 展。然而 在大改 革 的理 論

政策。 然而,橋 下 徹作 為大阪 的 政治 家

有,然 後 成 為 大 家 能 夠 重 視 大 思 維。 耶!?這 樣 想 的 話 不 就是多 數 的 那 一 方 比 較 好 嘛!結 果 還 不 是 套 入 了「大

表。現 在 是 在 總 合「東 亞 與 美 國」的 學 習

▼▼▼▼毎毎毎毎週五((((十九 二~十一點))))熱心 Nesshin … 參 加 者 各 自 準 備 題 目,查 好 資 料,並 發

之 旅。考 慮 將 旅 程 所 學 到 的 事 物,傳 達 給

理論」的道理嗎?嗚嗚(淚)。 光從 報 章新 聞所 看到,橋 下市 長

台灣東海大學日本語文化研究所)

的 戰 役:重 演 濟 洲 四‧ 三 事 件」(主 辦:

▼▼▼▼五月二十一日 討論會…「濟 州 島 江 汀 洞

舉辦展示會等活動。

身 邊 的 人。我 們 的 目 標 是 以 辦 活 動 方 式,

所 主 導的 政 策故 意產 生 兩方 對 立,許 多 事 情 都 是 在「做 與 不 做」之 間 僵 持 著,像 這 樣 兩 種 對 立 立 場 對 一 般 不 懂 得 政治 的民眾 來說或 許比較 好理 解。 我認 為做出兩種對 立的方式或 許比較

EaphetNo.10M #3/12

用,但對我們委員會來說,是很大的傷 當中,我的想法不過是冰山一角,這種

來。

來 說,是 很積 極 地推 動當地 教 育或 是

的意義與界限毫無保留地嶄露出

害,因為委員會為了提供市民藝術文化 無 力 感讓 我 感到 無所 適從。那 麼像 這

阪市民眾自身的選擇」。將民主政治

文化的改革。但我開始覺得,並不全然

把民意拿出來當擋箭牌「這也是大

情報而產生的場地出租費用、或是工作 樣 許 多的 小 思維,應 該讓更 多 人所 共

多摩擦與不良結果。有批判的話就

都 是 好的 政 策。開始 會有這 樣 的想 法

教育改革、預算削減。其中產生了許


���【【【聊聊電影院回顧】】】】 每 週 三 晚 上 七 點 ,「聊 聊」透 過 觀 賞 紀 錄 片 的 方 式, 經 由 影 像 談 論

一代,謹記心中的「祖國夢」。 「台灣的祕密口頭轉達就

白日滿地紅旗幟、掛上 五星紅旗,在傳統親台

雲南反共救國軍第五軍參謀

是藏三個月。藏三個月,藏到

本 片以 去中 國大 陸

長雷雨田將軍在受訪時說,當

灣的泰北社群中,引發

求學的泰北學子為主

年國共內戰最後在聯合國施

今天,我們藏了四十八年。」

角,探尋 他 們選 擇 留學

壓下,多數留守雲南緬甸的軍

軒然大波。

中國的動機和背後故

隊必須撤退回台灣,他們卻收

關 於 歷 史、 社 會、 人 文 等 相 關 議

事,並藉 由 中國 資 源在

到上級命令留守,並在政府沒

些作品。

月 間,我 們 在 協 會「聊 聊 」過 的 一

題。本 單 元 主 要 是 介 紹 十 二 月 到 二

《《《《泰北中國結》》》》與與與與《《《《邊城啟示錄》》》》 泰 北 所 掀 起 的 風 風 雨

提供任何補給、被外界汙名化 的 情 形下,繼 續 靠著 相信祖 國 的信 念

雨,帶出 泰 北華 人 面對

————被遺忘的孤軍們———— 《《《《泰北中國結》》》》導演陳文政 中國時的難解情結。

《《《《邊城啟示錄》》》》導演李立劭 國族情感、政治信仰需要維持,還 留 在 異鄉。最 後 他們 卻淪落 為 泰國 僱 鄭純如 是 經 濟、教 育 現 實 比 較 重 要?要 知 恩 傭兵,幫忙清剿泰共,甚至為了擁有國

因 國 共 戰 爭 而 流 落 泰 緬 山 區 的 泰 圖報、勿忘本,還是要與時俱變、迎接 籍,不惜以鮮血戰役,換取泰國身分證 北華人,半世紀以來,堅決反共、心向 新 的 擁抱?與 長 期敵 對的中 國 大陸 交 以得到居留權。

「照 顧 泰 北 同 胞」。

泰北華人的矛盾情結和 因 軍 卻 不 忘 反 共 情 仇 及 炎 黃 子 孫 的 身

對 排 山 倒 海 的 中 國 資 源, 國 家 政 府 早 已 遺 忘 這 群 軍 人,這 群 孤

泰北地區涵蓋清邁、清萊兩省,荒 中 華 民 國,也 長 期 得 到 台 灣 的 愛 心 資 往,是突圍的創舉,還是淪陷?台灣政 助。但過去幾年,經濟崛起的中國大陸 黨輪替,政府的兩岸政策和態度改變, 煙漫 草堆中都是一 座座陣亡將 士的野 開 始 將 觸 手 伸 進 泰 北,提 供 優 渥 條 件 以 往 在僑 界 造成 的傷 害 如何 彌 補?面 墓,活著的老將軍們也已高齡九十歲。 中國大陸提供給

贈 送 簡 體 教 材、派 遣

助 公 費 及 獎 助 學 金、

予 中 國 海 外 護 照、資

括:提供升學機會、給

過 去 的 作 法 相 似,包

們 成 了 名 符 其 實 的「孤 參 加 民國 一 百年 的國 慶 典禮。在兩 岸

反 攻 大 陸,這 一 等 竟 讓 他

上 級 密 令 留 守,等 待 時 機 遠的台灣。

南 撤 出 的 國 民 黨 部 隊 接 獲 孤 軍 後代 出 生於 異地,心中 卻 認同 遙

失 守 撤 台,最 後 一 批 從 雲 歌》及《中華民國頌》。影片中的泰北

一 九 四 九 年 國 共 戰 爭 仍然手舉青天白日滿地紅旗,高唱《國

份。每逢雙十國慶日,泰北華校的子弟

長 期 外 派 教 師、舉 辦

軍」。《邊城啟示錄》記錄 日 漸 交融 的 當下,他 們成了 意 識型 態

應之道。

參訪交流及教師培訓

這 群 如 浮 萍 的 老 兵 在 異 地 的犧牲品,這群老兵們的堅持,彷彿成

泰北華校的皆與台灣

活 動 等。有 些 村 子 卸

為 生 存 奮 鬥,如 何 教 育 下 了一齣歷史荒謬劇…。 終

片 尾,這 群 泰 北 孤 軍 甚 至 還 率 團

下了長年懸掛的青天

小路映画画画画「「「「牽阮的手」」」」與忠信市場

村山 さたね

鄭純如…譯

在三月二十一日的聊聊中,我們來

到了忠信市場裡的小路映画。「小路映

画」這詞是源自於日文漢字,小路在日

文 裡 是 指 小 巷 子,映 画 則 是 電 影 的 意

Hand

思,顧名思義就是在巷弄裡播放電影。

而這次播放的電影是『牽阮的手(

)』―導演莊益增、顏蘭權,故 in Hand 事藉由人權醫師田朝明與其妻田孟淑

之間的愛情故事為背景,描述台灣解嚴

後,卻持續著白色恐怖。聽說原本有四

(

小時的版本,後來剪成二小時版 理由好

EaphetNo.10M #4/12 ) (


年 輕 觀眾,對 於 "台 灣人經 驗 "產 生 恐怖的是,像這樣的事並沒有在"那個

而拍手叫好,時而感動落淚。看到不少 提起,也有當時的記憶…」「我覺得更

清楚 。在小小的巷弄內,聚集了約 30示,看完「牽阮的手」心情感到十分沉 個觀眾,緊盯著掛在路中央的螢幕,時 重。「關於白色恐怖時期,有聽過長輩

像 與 民進 黨 背景 有關,但詳 情 並未 問 遇到了管理Z畫廊的江小姐。江小姐表

七月十二日 一九四三 赴台南白河陸 軍

倍,於 是 報 名 參 加。並 在 昭 和 十 八 年

有 三 十 八 圓,到 戰 地 還 可 以 再 加 兩

募 集 俘 虜 監 視 員 的 廣 告,薪 水 每 個 月

公 司 工 作。十 八 歲 時,在 報 紙 上 看 到

)

(

昭和十八年八月三日 一九四三

(

四十年前,逐漸沒落,到現在還在經營 兒,從四樓眺望出去遠遠可以看到,老

從 高 雄 搭 船 出 發,花 了 五 天 時 間 至 越

)

中的傭人。

訓 練 場 訓 練 兩 週。當 時 的 身 分 是 軍 屬

我覺得最近這幾年,台灣的民主越來越

一定程度共鳴,感到很新鮮。也感謝李 時代"結束,就連現在也持續進行著, 國基先生邀請我們來這邊。

的店鋪只剩下六、七間的幽靈市場。所 舊且矮小房屋的忠信市場,被周遭高樓

南 八月八 日 ,沿著湄公河往上到 西貢

二二二二....出發往南洋

幸,在有心人士運作之下,市場內的小 大廈給圍繞著。李先生說「可以很明顯

胡志明市 。在西貢時睡在馬廄哩,在

小路映画位於「忠信市場」裡,從 退步…」,我們在畫廊的四樓聊了一會

店 鋪 成了 文 藝空 間,像許多 " 藝術 家 看得出,對面都住著有錢人,這邊則是

)

)

)

(

(

九 月 八 日 左 右,抵 達 英 屬 領 北 婆

個月。

上 面 鋪 上 草 蓆 睡 覺,在 西 貢 等 了 約 一

(

)

(

(

羅洲 的古晉 , Borneo Island) Kuching) 在 古 晉 睡 的 是 蓋 在 山 坡 上 的 兵 營。一

(

)

)

九 月 中 旬,大 約 有 二 千 名 左 右 的

-

主要是澳洲及荷蘭籍

-

被送到

我周先生談到在古晉工作的期

機場的工作。

關 事 務,俘 虜 則 進 行 原 木 採 伐 及 建 設

古 晉。監 視 員 就 負 責 他 們 的 警 備 及 相

俘虜

三三三三....在古晉

虜搶奪,並不配置槍枝子彈。

俘 虜 監 視 員 因 太 靠 近 俘 虜,為 防 止 俘

非 常 滿 意 這 樣 的 待 遇。但 另 有 一 說 是

生 重 複 了 兩 次 這 個 部 分 的 描 述,似 乎

到 不 久,就配 給了 槍枝 和子 彈。 周先

(

(

介紹並帶 領,來到周慶豐先生 八十 八 歲 台中 北屯 的家。李 先生說,周先 生 難 得 有 機 會 說 日 語,所 以 今 天 顯 得 特 別高興。 一一一一....成為日本兵之前 周 慶 豐,日 本 名 岡 本 慶 明。十 五 歲 以 前,原 本 與 父 母 親 一 起 在 台 中 北 面 的 大 安 溪 用篩 子 篩 選建築 堤 防 適 用

(

接 著,江 小 姐 邀 請 我 們 至 黑 盒 子

馬 廄 的 地 上 先 鋪 上 一 層 海 灘 砂,再 在

黃淑燕

"集團、女同志書店「自己的房間」以 窮人家。」 前

台灣 BC級戰犯

也介紹過幾次 等等, 或許租 Eaphet

金便宜也有影響 近年吸引藝術家 陸 ,在市場裡的一家酒吧,聽說 Black Box) 續 搬 進,讓原 本 了無 生氣的 市 場再 度 只開放給認識的人進去,若沒有透過認

周慶豐先生的故事

)

Z空間 ,也 充滿藝術氣息的空間裡,品嘗美味的食 Space(

東 亞 歷 史 資 源交 流 協 會由李 展 平 先 生

二 〇一 二年 五 月二 十六 日,台 灣

注入新活水。電影播畢後,在李先生帶 識的人介紹,還不能進店裡消費呢!在 領下,我們來到了Z

物並小酌一杯,與店裡 的老闆娘、客人聊天。 黑盒子的構造雖狹窄, 但在二樓有設置布幕, 據說每周五固定會在 此播放各式各樣的影 片並討論,之後或許可 以借用這邊的場地舉 辦協會的聊聊。—忠信 市場就位於美術館的 正前方。 終

的 石 子,並 協 助 修 築 堤 防,但 後 來 身 體 不 好,不 堪 負 荷,十 六 歲 換 到 證 劵

EaphetNo.10M #5/12 ) (

)


去,到 山 打 根 去

送俘虜到山打根

名監視員被指派

間,另 有 約 七 十

四四四四....變成戰犯

解到國際法的規定。)

(周 先 生 竟 然 在 那 個 時 代 就 理

總 是 有 人 會 被 流 彈 打 到 的。 軍 或 日 軍,原 來 在 南 洋 的

要 工 作 是 採 伐原 木 不 管聯

了 三 年 半 左 右,每 天 的 主

六 十 人 的 建 築 物,

所,有 六 棟 可 以 關

在巢鴨拘置

(

(

) )

昭和二十年十月 一九四

到了巢鴨拘置

)

的 這 些 人,昭 和 五 周先生等看守俘虜的人自己

昭 和 二 十四 年 一 九四

所,所 有 的 日 本 人

(

二十年 一九四 變 成 了 俘 虜。聯 軍 為 向 曾 是 日

九 周先生們再被移監至馬

周先生被關在兩個

五 時,才 又 極 盡 軍 戰 俘 的 聯 軍 軍人 們 收 集監 視

了,只 要 每 一 個 星

俘 虜 做 的 事 都 一 樣! ,晚

辛苦的行經泥沼 員 的 罪 狀,發 給 他 們 一 些 紙

關了 努斯島 Manus Island) 四 年,在 那 裏 所 做 的 事 是

期打電話回來報備

禢褟米大的單人房

叢 林 回 到 古 晉, 張,讓 他 們 就 記 憶 所 及 寫 下 受

拆 解 海 軍 軍 艦 的 儲 油 槽,

一 次,以 防 萬 一

上他們會讓戰犯們聽一點

聽說過程中死了 虐 情 形,周 先 生 因 此 就 接 到 一

住的是水泥坯板的地方。

) )

周 先 生們 每 人一 套紅 色 的衣 服,卻 因

直 都 待 在 古 晉。(長 時 間 受 到 偵 訊, 斯 頓 現 在 的 亞 庇 Jesselton( Kota十日還是 三十一日 喔!一九五三年七 是 否 會 產 生 一 些 選 擇 性 記 憶,而 這 些 和 納 閩 Labuan 都 被 判 監 禁 十 月二十七日韓戰停戰!! ,戰犯們搭 Kinabalu)) 五 年。那 時 法 庭 裡 有 十 名 審 查 官 在 庭 上 白 龍丸 出 發,那時 聯軍原 本 有送 給

昭和二十八年 一九五三 七月三

樣 有 可 能 找 不 到 人 啊!通 容 的 特 例

的 話,他 們 會 找 不 到 人 日 本 人 也 一

衛 說 因 為 台 灣 人 若 出 去,跑 回 台 灣

要 來 視 察 時 得 把 他 們 找 回 來。 GHQ 台 灣 人 在 那 裡 就 好 像 人 質,實 在 很

(

(

為 坐 船行 李 過重 全被 丟了(全 紅色 的

不 適 用 在 外 國 人 身 上?也 就 在 這 一

戰犯全部放出去

裡。

許 多 的 人。那 時

張。上 頭 提 到 周 先 生 打 了 他 三

收音機的日語新聞。

柯景星等六位巢

昭和 二 十年 一 九 四五 周先 生的 內 一 起 審 查。(即 便 是 戰 敗,這 樣 的

衣 服 表示 的 是戰 犯制 服 的意 思?這 套

年 周 先 生 名 字 改 回 台 灣 名 周 慶 豐,

五五五五....遣送日本

身 分 傭 人 由 昇 為 雇 員,薪 水 也 昇 為 五 判 決 也 實 在 不 合 理!是 否 是 聯 軍 認 定

衣服 是周先生在敘 述昭和三十 年酷寒

然後郵局的軍事預備儲金兩千餘也

鴨 十 年 組 的 人 們 有 時 會 需 要 帶 著 俘 虜 個 巴 掌。憑 這 張 紙 條,周 先 生 昭 和 二

十 圓,戰 地 再 加 兩 倍,所 以 就 是 一 五 被 舉 發 出 來 的 罪 狀 只 是 冰 山 一 角,所 〇圓,跟 先 前 一 樣,十 分 之 一 發 給 本 以 從 重 量 刑?但 是,若 是 如 此,這 個

的 東 京 大 雪 時 提 到 的,顯

在 這 個 時 候 還 給 他,但 是 其 時 物 價

選擇性記憶是否又會影響到敘事?)

外 出 到 水 銀 鑛 山 等 地,但 是 周 先 生 一 十 一 年 一 月 三 十 日(一 九 四 六)在 傑

人,一 半 寄 回 家 裡,剩 下 的 就 存 在 軍 判決顯然缺乏客觀

得 非 常 不 捨)。船 首 先 航

已 經 高 漲,兩 千 多 買 不 到 一 件 好 衣

日 本 人,為 什 麼 不 讓 他 們 出 去,守

不 公 平。周 先 生 也 曾 問 守 衛 的 那 個

事 預 備 儲 金 中,也 就 是 周 先 生 會 拿 到 性與公平性,那麼

到 大 阪 附 近,八 月 六 日 抵

(

)

(

)

(

)

達 橫 濱,到 東 京 後,被 關 服 。周 先 生 提 了 兩 次:都 是 蔣 中 入 位 於 池 袋 的 巢 鴨 拘 置 所 正,在昭和二十六年 一九五一 跟日 俗 稱 ス ガ モ プ リ ズ ン 本 說 甚 麼 不 用 他 們 賠,結 果 我 們 甚

( (

昭 和 二十 一年 五

十 五 圓,然 後 圓 75日 軍 會 幫 忙 寄 回 台 透過法庭判決的意 灣 的 家,六 十 圓 則 存 到 軍 事 預 備 儲 金 義何在?) 裡。

)

)

(

(

高的大樓)。

,後來改建成 麼 都 拿 不 到! 對 喔!就 周 先 生 們 的 Sugamo Prison , 立 場 來 說,日 本 欠 的 是 這 些 曾 為 日 六 十 層 樓 的 Sunshine city 周 先 生 說 了 好 幾 次 六 十 層 本 打 仗 的 原 是 日 本 人 的 台 灣 人,蔣

(

(

周 先 生 說 國 際 法 規 定 不 可 以 虐 待 月初 一九四六 聯

俘 虜,所 以 他 們 當 然 也 不 會 濫 殺 無 軍將南方戰犯約五 辜,但 是 在 緊 急 的 時 候,上 面 拿 著 槍 百名全部集中監禁 , 指 著 的 頭,要 求 他 們 開 槍,當 然 也 只 在 拉 包 爾 Rabaul 好 閉 著 眼 睛 亂 射 一 通 囉。那 就 難 免 也 周先生在那裏被關

=

中 正 中 華 民國 的 總 統又不 是 日 本 人

EaphetNo.10M #6/12


哆 嗦,只 好 再 跑 去 泡 澡,周 先 生 說:

完 澡,暖 了,出 來 沒 一 會 兒 又 冷 得 直

物 或 棉 被,還 是 只 有 薄 薄 的 一 床,洗

雪,極 為 寒 冷 巢 鴨 監 獄 也 沒 多 分 發 衣

昭和三十年 一九五五 東京下大

者 乃 依 和 平 條 約 第 十 一 條,收 監 於 本 日 商 工 廠 當 警 衛,常 被 人 家 問 為 什 麼

行 證「右 の 者 は、平 和 条 約 第 条 賣 豬 肉 賣 到 五 十 歳,體 力 也 不 行 11に 基 づき当 所に収容せし者な り」 持 證 了,就 去 加 工 出 口 區 一 間 做 吹 風 機 的

上,如 果 碰 到 臨 檢,只 要 拿 出 巢 鴨 通 了 三十三歲? 所以就結婚了。

警 察 在 路 上 盤 查,但 是 周 先 生 走 在 路 子 加 工 區 有 個 做 裁 縫 的,年 紀 也 不 小

且 因 為 還 是 非 常 時 期,所 以 常 常 會 有 歳 的 時 候 結 婚,有 人 做 媒,就 說 在 潭

蠻,那麼 台灣 現在 仍然 落後 野 蠻 ,而 個 攤 位 哇!屏 東 和 台 中 耶! 三 十 四

很 多 蚊 子,是 吧?如 果 有 蚊 子 落 後 野 察,就 幫 周 先 生 在 台 中 的 市 場 弄 了 一

意 記 得 的?甚 麼 是 他 寧 願 把 它 封 掉

代 表 著 甚 麼 樣 的 意 義?甚 麼 是 他 願

過 程 與 時 間,在 周 先 生 的 生 命 中,

一起的嗎?

活 水 平 ,但 住 與 吃 通 常 不 都 是 聯 在

幾次的食物 雖然也是為了要比較 生

吃,咖 哩 飯 是 他 惟 一 提 及 且 反 覆 了

也 不 是台 灣 人,為什 麼可以 代 表這 些

連 聯軍 都還發 給我們 一套紅 衣服 呢!

所 者 ,那 個 警 察 就 會 對 周 先 生 點 個 ��� 文 這 麼 好。警 衛 當 到 六 十 七 歲 退 休

的?是 否 有 甚 麼 是 最 令 他 心 思 牽 掛

債務人答應日本不用賠錢?

他們竟連一件棉衣都沒有。

頭,讓 他 過 去 還 跟 他 說 辛 苦 了 。 之後,就開了一家金紙店。

(

) )

)

)

(

)

(

)

(

的?比 起 這 不 由 自 主 的 十 四 年,他

)

嗯,真 是特 別,明明 應該是 被 關在 裡

是 否 主 宰 了 他 人 生 的 其 他 部 分?如

(

所 有 的日 本 人都 放回 去了,所 以周 先

面 的 犯 人,不 但 可 以 自 由 在 外 活 動, 點 緊,但 是 可 能 是 回 來 得 比 較 晚,所

果可以重來,他願意如何過? 終

(

這 十 四 年 的 歲 月,無 疑 的 正 是

生 就 跟守 衛 的人 交涉,他答 應 一定 每

遇 到 警 察,警 察 還 會 對 他 客 氣 的 打 招 以周先生本人似乎沒有被跟監到。

1、若 查 看 日 本 有 關 此 巢 鴨 拘 置 所

周 先 生 最 青 春 的 黃 金 歲 月,這 樣 的

天 晚 上回 來 睡覺,請 守衛讓 他 白天 出

呼… 記 得 父 親 常 會談 到 日本 警 察 有 多 七七七七....後記

因為 白 天在 監獄 裡 也沒 事,而 且

去 工 作 賺 點 錢,周 先 生 說:守 衛 也 明

麼 嚴 厲 且 可 怕…這 跟 他 是 關」在

聽 說 十 年組 的 回 來後被 跟 監 得 有

白 事 理,就 讓 我 出 去 了。周 先 生 在

Sugamo 嗎? 。

) (

Sugamo

.

的 敘 述,會 發 現 它 被 描 述為 監 禁 日 軍 Prison 精 英 戰 犯 的 地 方,舉 凡 東 條 英 機 等 A 級 戰

犯 都 監 禁 在 此,有 許 多 精 通 各 國 語 言 的 戰

(

犯,隨 時 可 以 翻 譯 各 國 新 聞 和 在 南 洋 的 監

)

昭 和 三 十 二 年 一 九 五 七 十 月 底 麼有辦法把這些船 的

位 精 通 中 文 的 日 本 軍 官,知

鴨 報 ,聽 李 展 平 先 生 說 有 一

)

出 獄,在 東 京 大 和 寮 住 了 一 個 月 左 名 字 啊,錢 數 啊,

)

得 到打 工機 會 ,那時 一天的 工資 是三

右,然 後 十 二 月 三 日 從 川 崎 搭 船 海 吟 年、月、日等 等的 都

(

百 五 十日 円。當 時的 咖哩飯 一 客五 十

丸 出 發,在 下 關 停 了 三 天,十 二 月 十 記 得 這 麼 仔 細、清

)

円 用咖哩飯來比較工資的高低?為什

二 日 地 達 台 灣 基 隆。只 有 妹 妹 和 妹 婿 楚?是因為說了太多

)

麼 聽 起來 那 麼歐 美?那個時 候 咖哩 飯

根 他 們 的 小 孩 三 個 人。周 先 生 說:記 次了?還是那一段時

2、一九五二年四月二十八日

(

所 代 表 的 印 象 是 高 級?一 般?還 是 新

得 回 來 後 馬 上就 是 冬 至 十二 月 二 十 二 間的生活太缺乏起 伏

舊金山和平條約生效,所有曾

邊 聽 一 邊 想,已 經 八 十 八 歲 的 他,怎

年 間 所 有 的 記 憶 都 以 昭 和 為 記 號,一

身 分 地 位 有 關 從 十 八 歲 直 到 三 十 二 歲 回 台 灣,十 四

於 昭 和 元 年 出 生 的 周 慶 豐 先 生,

幫 忙 捆 貨,也 曾 在巴 青 哥 算 珠 NIKON 子 給贈品 當時的 日本是 因為 韓戰景 氣

六六六六....出獄及返國

鮮? 。若 說 那 時 惟 一 的 一 件 好 事 的

與標記?能記憶的往

(

人。

本 國 國 籍,成 為 日 本 的 外 國

只會日語,一瞬之間,也回歸

民,即便好幾代都身在日本,

是日本殖民地的所謂日本國

中文。

需 要 中 文,還 特 別 來 教 他 們

而 是 中 華 民 國 的 人,將 來 會

道 台 籍 戰 犯 已 不 是 日 本 人,

)

那 時 周 先 生 姐 夫 在 后 里 賣 豬 肉, 事太少?周先生的敘

-

的 感 受,嗯,我 一 九 八 〇 年 代 去 日

所 以 他 也 就 賣 豬 肉,剛 開 始 市 場 不 肯 述中有許多數字,也

(

)

本,也 被 一 位 八 十 幾 歲 的 老 太 太

租 給 周 先 生 攤 位,但 是 剛 好 周 先 生 在 隨時談到住在甚麼地

(

殖 民 地時 代 去過 朝鮮,然後 她 的好 朋

高 雄 的 妹 婿 有 個 朋 友 在 屏 東 當 特 別 警 方,但 是 卻 很 少 提 及

的 ,甚 至 發 行 獄 中 報 紙 巢

話,就 是 那 個 時 代 的 日 本 人 還 是 會 覺

日 了。

的 Prison

持 續 嗎?外 國 人 而 且 是 犯 人,竟 然 找

獄 不 同,想 必 他 們 在 巢 鴨 獄 中 事 不 需 勞 動

得 台灣人 很野蠻 原來周 先生 也有這 樣

不 削 的 問 道 說,台 灣 有

友去過台灣

EaphetNo.10M #7/12 -


《《《《長崎原爆————台灣醫生陳新賜 ・・・・

台 灣 籍 醫 師—

先 生,將 二 名

學作家李展 平

會雖為報導 文

職員前往台灣,進行調查。」長

等資訊。今年秋天預計將派遣

台灣的被爆者於日本救援情報

九日發表聲明說,為了提供在

「長崎市長田上富久長於

請聯絡 Eaphet 。年會費五百元請滙至下 列 中 華 郵 政 帳 戶,或 者 日 後 親 赴 協 會

完 成 更 新 手 續 了 嗎?尚 未 完 成 者 敬

)

長崎原爆受 害

崎新聞五月十日 。二 〇一一年

(

者,以 記 述 方

【【【【本年度會員更新手續】】】】

式記載二人 體

成立在日被爆者支援團體「台 成為 Eaphet 會員,除了能收到會刊、 灣被爆者之會」,但在這之前, 專 案 企 劃 之 外,並 享 有 參 加 各 種 活 動

時,說真的令人感到欣慰。

驗記的新書 發

並沒有一個支援台灣被爆者的

以 及 住 宿 和 設 備 借 用 等 權 益。 Eaphet 的 營 運 來 自 各 位 繳 納 的 會 費,故 請 大

本次記 者

表 會;也 是 王

團體存在。今後,首先應藉由日

家務必踴躍參與。

想 加 入 Eaphet 成 為 會 員,也 煩 請 來信聯絡。 mail

帳號:

700

0021441-0448927

郵局代號:

戶名:台灣東亞歷史資源交流協會

(

繳納亦可。

文其先生從 日

本政府對台灣被爆者們的掌

郵局帳號

E-

本政府得到 的

握,像王文其先生或由其家人

賠 償 金,共 一

)

王文其歷險記》》》》新書發表會 村上生紗 鄭純如…譯

一九一八年出生,高齡九十五歲的

·

五 月 二 十 三 日 在 嘉 義 市「中 英 醫 百五十萬日圓 據記者會新聞稿 ,全數 將名字舉出來的人們,並述說著他們 院」舉行了《長崎原爆—台灣醫生陳新 捐給嘉義弱勢團體的捐贈記者會。 的 故 事,才 能延 續 著 他 們的 故 事 吧! 賜 王文其歷險記》的新書記者會,協會

) (

共四人由台中前往參加記者會。約有三 王文其先生,在記者會開始前,看起來 聯絡方式: EAPHETmail 十 名 左 右 的 新 聞 記 者 相 關 人 士 聚 集 於 很疲憊的樣子,剛開始還很擔心,但在 eaphet@gmail.com 此,入口處擺放著王文其先生日據時期 記 者 會 時 王 文 其 先 生 講 話 依 舊 大 聲 的 看護備忘錄((((一一一一)))) 的相簿,正觀看此相簿的時候,有名的 樣子,讓我想到之前見到他時,與那大 看天下 EAPHET 尾下祐司 彭明敏教授也到場,彭教授到場後記者 口大口吸菸的樣子一點都沒變。在二 〇 二月 五~月新聞匯集 羅以青…譯 會馬上開始。因會場場地不大,媒體們 一 〇年十一月,訪問王文其先生時,王 二月 三月初 福 島 縣 快 中 子 增 殖 反 應 ~ ・・・・入院病患AAAA 都往前聚集,被 先生以及他的兒 子 』、操縱桿失靈、爐內中繼裝 爐『 Monju A女士的醫療紀錄上記載著 擠到後頭的我, 們,因給付申請或 置掉落等問題持續發生。這一再的表現 」,也就是所謂的〈自然 雖然知道很失 抗議等事情纏身, 「 NATURAL 出不只沒有解決問題,每年吞食兩百億 禮,但還是站在 給人疲累的印象, 死〉專案院病患。這是家人或是本人意 預算的怪物至今仍然存在。 後頭的椅子上 但 在 王 先 生 在 世 願在入院時就能選擇的。 三月二日 美 國 參 意 院 以 些 微 差 距 否 決 我工作的場所是一但選擇專案時, 觀看,不過能看 時,此事總算有個 了反避孕法。但生殖權的爭論尚未結束。 到王文其先生 了結,也算是"可 就要以最底限的醫療行為―只實行以 關聯:三月八日在美國維基你亞洲與喬 的表情,真是太 以接受"的一個結 本人舒服為重點的醫療行為。之後就 治亞洲因生殖權受到抑制的女性發動了 果 吧!當 這 樣 想 自然地順其病患給予照顧。 反擊。並揚言,若玩弄女性權力將以增值 好了。

EaphetNo.10N #8/12


A 女 十 為某 富 豪 的 小妾,沒 有其

詢問A女士之後她說「今天家父要 做為反擊。

他家人。腦中風發作後被送至醫院,四 來看我。」那一天我和A女士都感到十 三月八日 濟州島江汀洞的南韓海軍基

四月九日 美 國 的 國 家 安 全 新 聞 服 務

(

NEWS

)

)

美國民間 發表了一份研 SEVICE NGO) 究報告「美國徇私枉法,協助日本囤積

SECURITY

的熔岩 教科文組織指定的自然遺產

鈽 一種具放射性的超鈾元素 」。可是報

NATIONAL

最後,親人沒有出現。A女士的失 今 遭 爆破。三 星 建設 與大林 社 等分 包

章媒體根本沒有任何相關信息。詳請上

肢麻痺便開始使用輪椅,無看護照料 分 弟 興 奮,等 待 著 她 的 親 人 來 醫 院 拜 地 預 定地 現 場,漫長 的海岸 線 的巨 大

家人、A女士本人意願、情婦關係的丈 智症不斷地惡化。開始不斷地幻想著父 商無視環境評估的手續,強行施工。許

(

附設的老人健康保險機構。

便無法正常生活,於是被送進了醫院 訪。

多 訪 抗 者 也 在 當 場 遭 受 逮 捕。反 核 運 〉專案。 親再次來訪。 夫的意思下抉擇了〈 NATURAL A女士是位十分一板一眼的人。 這樣的A女士某天突然噤口不食。 動團體, Trident Ploughshares(TP) 的創

網查 United States Circumvented Laws To Help Japan Accumulate Tons of 。 Plutonium 四月二十二日 法 國 總 統 大 選 第 一 回

(

今年的諾貝爾和 平 一直以來就算行動不便,也要自己動 無論我怎麼勸導也絕不進食。原本食量 辦人 Angie Zelter( 手整理寢居、打理日常生活作息。將平 就不多,每次用餐時我都半開玩笑地說 獎入圍者 和許多海外前來的支持者都

)

三月十二日

核能工程師

素的醫院病房用漂亮的飾品裝飾,就 「不吃的話,我要幫你吃掉唷」等等的 受 到 強制 驅 離的 處分,從機 場 就陷 這 投票中,主打排斥移民、強化治安、脫 離歐元等政策的國民陣線 候選人 FN) 算沒有到五星級飯店那樣,至少也能 話,好讓她多吃一點,總覺得有不好的 了這些人的入國資格。 勒龐,過去曾獲得十七.九%的最高或 Arnie 票率 排行第三 。在決戰投票時,雖然沒 舒適地在病房過日子。 「雖說久居皆故 預感。

)

(

象徵。

四月二十七日

經費―對此美國議會內的批評,某大媒

浮上台面。邊野古的轉移已經花了大筆

明,普天間基地維持不變的可能性再次

發表美軍再編共同聲

有進入表決,法國已經產生了右派化的

(

三月十五日 台灣人被爆者,王文其先

土,但 無論 是 怎 樣的 地 方都 需 靠 雙 手 在 那 之 後A 女 士 連使用 輪 椅 活 動 發表,福島核電廠的崩潰 Gundersen 努力去經營。」A女士一邊打掃著房間 都無法,開始過著久臥在床的生活。不 即有可能使百萬人患得癌症。

告訴我這些道理,眼神中似乎流露出 進食也只好吊著點滴過日子。

寂寞的感覺。 〈 NATURAL 〉專案的入院病患能實 生 為 首的 團 體,向日 本政府 提 出因 核 入院日子過了一年,A女士也完 行的醫療行為是有限的。無法經口攝食 能爆 炸被爆者的賠 償金每人百 五十萬 曾拜 全習慣了醫院生活。某天早晨開始整 的 狀 態 時 也 有 使 用 胃 造 口 的 方 式。然 元。二 〇一 〇年十一月, EAPHET 理寢居,很快地打理好後,突然畫起了 而,那種方式似乎也被A女士所幻想出 訪王先生,當時他表示「這個訴訟案已 平常所沒有的妝容。

代又結束了。

詩人陳千武先生享年八

的故事,在 EAPHET 的邀請之下,於二 〇一 〇年十二月來訪。如今彷彿一個時

過 去 當 日 本 志願 軍 在 印尼駐 守 時 獵 女

十九歲。箸有小說「獵女犯」―陳先生

四 月 三 十日

來的父親給拒絕了。 經奄奄一息了」。不過隨著台灣被爆者 體 大 膽 假 設 這 可 能 意 味 著 普 天 間 將 因 A女士 日漸體 衰,除了 說話或 團體的成立,彷彿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此而不會有任何變化。日本與美國的相 關首長對此都避而不談。 是打理自己之外,什麼也無法做。這 三月十九日 台灣電力公司的第二核能

樣的日子約持續了一個星期。然後, 發電 被揭發核能爐 的固定螺絲 有七根 在我們同仁的守護下A女士就這樣 破 損 與龜 裂。台 電卻 已經對 媒 體隱 瞞 靜靜地離開了。 社已經提出更換 了三個星期之久。 GE 結果,A女 士口中的父 親就連 六 根需 要二百 九十二 萬美元 的請 求。 一 次也沒有 來拜訪 過。遺體 的後事 離譜?常識? 蘇姬,在補選中勝出。

也 都沒有,A女 士就這樣無 依無靠 四月二日 緬甸民主化運動領導者翁山 地被火葬了。

EaphetNo.10N #9/12


「哥哥,要幫我把棉被好好地蓋好 惡化,就連家族或是客人的事情都也記

入院第六年。B女士的失智症快速

工作也寄住在嘉義的日式餐廳中。在

學校畢業之後,於一九四二年起,一邊

張 先 生 出 生 於 一 九 二 八年,在公

張先生唱起「故鄉」這首歌的時候,也

弟或是家人一些不必要的困擾。所以當

想法也不得而知。也害怕也許會帶給兄

般。

唷」「不用麻煩了」這樣和B女士的對

・・・・入院病患BBBB

話,是我夜間巡房時的慣例。

不得了。將食物或是排泄物隨便丟棄, 餐 廳 中 常 常 有 特 攻 隊 的 士 兵 前 來 用 許就是懷想故鄉,想念家人的一種方法 餐。一般來說在軍隊是禁止唱「故鄉」 也說不定。 期望下,為了能回想起自己的事而去了

即使如此,今年的新年也在家人的

不是嘉義,而是台中的時候,我們都感

們相處的很愉快,當張先生說出要去的

曲,但是對於明天就要動身起飛的特 在練習的新義肢,感覺心情相當好,也 攻隊士兵而言,當他們哼唱著「故鄉」 說出下次有機會要去台中。有可能是我

喜怒哀樂等情緒起伏十分劇烈。

造成的四肢麻痺,使用輪椅生活。失智 旅行,年初就回來了。兩、三天後,B

這首歌時,長官常常是默許的。張先生

高 齡 的 B女 士 為 腦中風 的 後 遺 症 症漸惡化,周遭事物也記不得了。連比 女士一直處於情緒低潮,就連新年的事

最初也只是聽到這首歌,是趁著他們

張先生在這一天,讓我們看了他正

在醫院服務五年的我,還要資深的住院 也都完全忘記了。如往常般,與就寢前

覺非常的驚訝也同時非常的高興。如果

這類會讓人懷想起家或是親人的歌

病患。

的天使笑容告別後,B女士就沉睡了。 在唱歌的時候向他們學著唱,所以才

生二十二歲的事情,居住在樂生院距

生病之後,自己進入樂生院。那是張先

張先生出生於嘉義縣。在罹患漢

而言,「故鄉」是相當重要的,像是我

的離開了家鄉,對於不能來去自如的人

先生來說,不管願意或不願意都不得不

究竟「故鄉」是什麼呢。像是對張

先生好像是某處的縣議會議員,令 郎 則 是 電 視 局 的 製 作 人,媳 婦 是 校 長

今已經超過六十年的時間。每天大概

離 開 了 生 養 我 的 地 方,我 卻 還 不 了 解

這趟旅程可以成行的話就太好了。

時,人已經走了。還是在一絲不掛的狀

奇的是只有要客人來訪時,B女士的失

也 只 會去 附 近的 市 場或 是夜 市 買買 東

學會了「故鄉」這首歌。

,也就是地方上知名人物。由於交友 OO 十分地廣闊,某某地方的鎮長、演歌歌 態下。 終

智症也煙消雲散,連我也相形見絀般說

張先生與我的故鄉

「故鄉」對我的意義與恩惠有多重。也

過 了 三 小 時,為 了 查 看 情 況 再 度 造 訪

手、日不間斷地都有人上門來拜訪。神

著一副好口才對應。

西,不會去其他的地方。在樂生院民中

) (

許 只 是 我 個 人的 人 生 修行尚 且 還 不 足

――――樂生院尋訪張先生

有 的 人會 常 常回 去 還有 兄弟 姊 妹的 家

入院之前聽令郎提到,B女士以縣議會 議 員 妻 子 身 兼家 庭 造 鐵業的 經 營 者 與

) (

其之長,但是我們仍然對於張先生何時可以

夠吧。 終

宿,需要一日來回的台北台中之間的旅路何

志村理子

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不習慣的場所中暫

鄉探親,而張先生只有回去過家鄉三

仍然說出他想要去台中這樣的期待。其實,這

次。最後一次回去, 是 一 九 七 〇年 祖 母

然處於與新義肢的使用磨合期。但是張先生

羅以青…譯 在二月二十八日當天,隔了很長一

然決定截肢,所以現在兩腳都是義肢。現在仍

賢妻,發揮所才,即將完成使命正要退 休時,身體終於禁不起龐大地壓力,引 發了腦中風。

過世的時候。因為張 先生自身身體也不 好的關係,所以去年 弟弟過世的時候也 沒有回去。雖然不清 楚對漢生病的偏見 是否比以前更加偏 頗,也對於樂生院周 圍以外會有怎樣的

來台中是抱著期待。(image for Eaphet)

段時間沒有前去造訪,我連同朋友一起

的原委。

這 次 的 造 訪 卻讓 我 們 知道了 這 首 曲 子

歌。過去一直都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

常常聽到張先生唱著「故鄉」這首

去拜訪其中的張文賓先生。

院民還住在那邊。而此次的造訪,便是

B 女 士 的 入 院 生 活 為 自 由 奔 放 的 到了樂生院。樂山院是在日本統治時期 風格。將食物四處藏著,便溺也是喜歡 的一九三 〇年間,為了隔離漢生病人而 在哪就在哪,對於其他病患惡言相向, 建造的隔離設施,現在約有兩百多名的 這些都是日常課題。 就在我夜間巡房的當晚,不知何時 脫 了 衣 服 無 言以 對 地 對我進 行 低 級 的 言語或動作騷擾。然而「令我感到沒轍 的…」就 是 在 就 寢 前 和 我 握 手 的 B 女 士,她 的 笑 容 無 非 正 是 純 潔 的 天 使 一

張先生於兩年前,因為左腳疼痛難耐,所以斷

EaphetNo.10M #10/12


Eaphet 說日文!! 說日文!! 日本語で 日本語で話そう No.005 關西電力大飯核能發電廠三號機(福井縣)於七月1日再度運作了。但日本在三一一地震之後,因為歷經東 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故,很多人了解到核電的恐怖,這些人為了阻止核電廠再次運作,而走上 街頭抗議。這個運動的名稱模仿先前在中東所引起的茉莉花革命,採用於六月開花的紫陽花為名,這個被 稱之為「紫陽花革命」的市民運動在網路上急速地展開。 7月1日から関西電力大飯原発三号機(福井県)が再稼働されようとしています。しかし、東日本大震 災で東京電力福島第一原発事故を経験し、多くの人々は原発の恐ろしさを知り、再稼働阻止のために、 立ち上がりつつあります。この運動は中東で起こったジャスミン革命にちなんで、6月に咲く紫陽花の 名を用いて「アジサイ革命」と呼ばれる市民運動として、インターネットなどを開して急速に広まって います。 いま

にほん

げんぱつ

ぜんぶ と

趙:今、日本の原発は全部停まっているんですよね? 趙:現在日本的核電廠全都停止運轉了吧? しちがつついたち

ふ く い け ん お お い げんぱつ

さいかどう

でんりょくしょうひりょう

村上: 村上:いえいえ、 7 月 1 日から福井県大飯原発が再稼働されようとしているんですよ。 電 力 消 費 量 の おお

なつ

ていでん

かんさいでんりょく

せい ふ

けってい

多い夏に停電を避けるために、関西電 力 と政府が決定したんです。 村上: 村上:沒有喔,從七月一日開始,福井縣大飯核電廠又要開始運作了。關西電力公司及政府為了避免在夏 天因為用電量高導致停電而決定讓核電廠再次運轉。 さいきん

じしん

おお

れ す

て す

し ん ぴ ょ う せ い

うたが

ほんとう

趙 : ええ!?でも最近はまた地震も多 いし、ストレステストだって信ぴょう性が 疑 われるのに、本当に だいじょうぶ

大丈夫なんでしょうか? 趙:欸?但最近地震頻繁,壓力測試可信度也令人懷疑不是嗎?真的沒問題嗎? いっぱん

しみん

ひと

っ た

さいかどう

村上: 村上:そうです。だから、一般の市民の人たちがfecebookやツイッターなどで呼びかけをして、再稼働 はんたい

うんどう

ひろ

あ じ さ い

なまえ

つか

さ い かくめい

反対の運動をどんどん広めているんです。梅雨に咲く紫陽花の名前を使って「アジサイ革命」と呼ばれ うんどう

ふめいりょう

ぞうぜい

かんたいへいようせんりゃくてきけいざいれんけいきょうてい

さんか

ているんですよ。またこの運動は使途が不明瞭な増税やTPP(環太平洋 戦 略 的 経済連携 協 定 )参加にも はんたい

反対しています。 村上: 村上:對啊!所以一般民眾藉由Facebook及推特來進行反對核電廠再度運作的活動,他們以在梅雨季節盛開 的紫陽花為名,將此次運動稱之為「紫陽花革命」,另外,這個運動所反對的還包含了意味不明的增稅及

一定的效果那該有多好。 げんぱつ

單詞;原発(原子力発電所)―核電廠、呼びかけ―呼籲 し ん ぴ ょ う せ い

どんどん―連續不斷、信ぴょう性―可信性

EaphetNo.10M #11/12

研修生招募中!!!!

ちから

▽ 理 解 本 協 會 活 動 內 容,能 夠 協 助 協 會 業

へん か

務,同 時 又 想 學 習 台 灣 歷 史 資 源 的 非 台 籍 人

おお

ことがありません。大きな変化の 力 になるといいですね。 趙: 我極少聽到在日本有發動過像這樣大型的反對運動,若能達到

士,歡迎您的加入。

▼留台期間 =以三個月為單位。 ▼從 居 住 地 至 台 中 的 來 回 機 票 等 交 通 費,以

いま

及 在 台 期 間 的 基 本 餐 費 需 自 費。協 會 將 免 費

おこ

提 供 住 宿、網 路 及 書 籍 閱 讀 等 服 務。 ▼預 定

うん どう

名額 =三名。

おお

▼請將以下內容寄至 Eaphet : ①姓名、聯絡方 式、簡 要 履 歷, ② 在 台 研 究 事 項 計 劃 書(一

にほん

趙:日本でこれだけ大きな運 動が起 ることを今まであまり聞 いた

千字以內)。詳情敬請來信詢問。

TPP(泛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議)等問題。


的 客 人 也 都 爽 快 的 與 我 們 交 談,是 一

常 地 好,對 於 我 們 這 些 第 一 次 去 拜 訪

生 在 東 京 的 許玉 蘭 夫 人日文 都 講 得 非

留 下 深 刻 的 印 象。陳 先 生 以 及 他 那 出

生 柔 軟 的 語 調 及 和 善 且 堅 定 的 說 法,

懂 陳 先 生 所 講 的 中 文,但 是 對 於 陳 先

在 的,我 依 稀 還 記 得 當 下,我 聽 不 太

如 何 利 用,請 教 陳 先 生 的 意 見。說 實

舍 的 建 物 保 存 案,針 對 那 些 建 築 物 該

沒 經 歷 過 的 時代 裡 所 發 生的 事,實屬

像這樣,能夠聽到那些發生在我們所

陳 述 過 去 發 生在 他 身 上 的事。我 覺得

說 的 話 而 吸引,陳先 生 又更 加 熱 切 地

立文化中心。我們全都因為陳先生所

為想要振興台灣文學,所以致力於設

發行了「明台報」。陳先生又說他因

間,與台灣同鄉開設「明台會」並且

回 到 台 灣 而 必須 待 在 新 加坡,在 這期

想 我 還 能 在 陳先 生 所 留下的 故 事 中 獲

先 生 留 給 了 我 們 許 多 寶 貴 的 故 事。我

或 許 從 陳 先 生 身 上 獲 得 了 些 什 麼。陳

少 是 年 輕 人。我 心 想 著,這 些 年 輕 人

壇。前 來 參 加 追 思 會 的 人 們 當 中 有 不

陳 先 生 的 作 品 及 看 板,大 廳 設 置 了 祭

千 武 先 生 的 追 思 會。會 場 之 中 展 示 著

金 會 主 辦 下,於 台 中 文 英 館 舉 辦 了 陳

兒 童 文 學 學 會、財 團 法 人 文 學 台 灣 基

我們拜讀了陳先生幾部作品之

追悼陳千武先生

後,才 首 次 知 道 陳 先 生 就 是『獵 女

先 生 的 故 事,也 想 說 從 協 會 到 他

得 些 什 麼,我 希 望 能 從 中 一 個 一 個 去

黃 雅芬 …譯

犯』的作者。 保坂登志子譯、京都 洛

家 路 程 也 不 那 麼 遠,還 想 說 馬 上

寶貴的經驗。但在此同時,也就更加

陳 千 武 先 生 於 二 〇一 二 年 四 月 三

西書院、二 〇〇〇 『獵女犯』是描述

對令人感覺很棒的夫妻。

十 日 過 世 了。享 年 九 十 一 歲。在 網 路

就 能 夠 有 機 會 再 去 拜 訪 他,卻 沒

了解。 終

上 看 到 新 聞 時 得 知 這 個 消 息,才 想

陳 先 生 以 陸 軍特 別 志 願兵的 名 義 被 徵

想到卻成了最後一次。

在 意 起 陳 先 生這 個 人 的 存在。我 還在

說"啊 果 然 還 是 來 到 這 一 天……"本

召 到 帝 汶 島 生 活 的 點 點 滴 滴。這 本 小

吉田藍

來 腦 中 還 一 直想 著 還 要跟他 見 一 次 面

說 中 提 到 來 自 印 尼 的「慰 安 婦」,我

二 年 出 生 於 台 中 州,是 名 詩 人。他 同

陳千武先生 本 名陳武雄 於一九 二

關 於 當 時 的 情 況,請 參 照 記 載 於 二 〇 時,心 中 滿 是 後 悔。夫 人 說,原

來 演 講。儘 管 陳 先 生 身 體 不 EAPHET 適,他還 是答 應要 來為 我們 演 講。 有

趣。因 此 特 地 邀 約 陳 先 生 來 到

樣 的 心 情 去 書寫 這 個 作品感 到 很 有 興

對 當 時 從 台 灣出 征 到 當地的 人 是 用 怎

生 家。許 玉 蘭 夫 人 還 是 一 樣 很 親

陳 先 生 上 香,進 而 去 拜 訪 了 陳 先

就 想說在 五月十 三日這 天先 去為

:

時 也 是 擔 任 文 英 館 館 長,是 台 灣 文 學

一 〇年十二月十四日禮拜二 EAPHET 部 本 陳先生 的遺言 是不要 大肆 招張 落 格 的文 章。 事 實上,當天 因 為陳 先 地 舉 辦 葬 禮,而 是 想 要 在 親 戚 間

)

會 的 第 一 人。他 還 致 力 於 設 立 台 灣 最

舉 辦 就 好 了,但 陳 先 生 過 世 的 消

(

早 的 台 中 市 立 文 化 中 心,也 是「笠」

息 卻 被 刊 登 在 報 紙 上,結 果 變 成

!

詩 刊 的 創 刊 發 起 人。他 在 日 治 時 期 畢

了出席追思會的邀請函。

因為 不知道 葬禮的 時程,所 以

想 說還想 要更進 一步地 去聽 聽陳

的,結 果 卻 變 成 這 樣,讓 我 感 到 很 後

業 於 台 中 一 中,於 一 九 四 二 年 以 陸 軍

生 腰 腿 不 適 的 關 係,原 本 一 度 要 取 消

六月九日在充滿潮濕氣息的 雨

悔。

特 別 志 願 兵 之 名 被 強 制 徵 召,一 九 四

演 講。但 後 來 他 覺 得 有 這 麼 難 得 的 機

中,由 台 灣 現 代 詩 人 協 會、台 灣

(

)

(

照 面前雙 手合十 祈求陳 先生 冥福

)

要 舉 辦 大 型 追 思 會,我 們 還 收 到

EaphetNo.10M #12/12

切 的 迎 接 我 們。我 在 陳 先 生 的 遺

會 可 以 和 年 輕 人 交 流,還 是 決 定 來 為 多作品是以這個背景為題材去寫的。 我 與 陳 先 生 第 一 次 見 面 是 在 二 〇 我們演講。我們在協會 樓1設置會場, 一 群 人 圍 著 陳 先 生,陳 先 生 提 及 他 自

五 年 七 月 還 被 派 遣 到 帝 汶 島,他 有 很

身 是 如 何 被 徵 召 去 當 兵,敗 戰 後 無 法

一 〇 年 的 夏 天。因 為 一 次 偶 然 的 機

會,我 協 助 參 與 日 治 時 期 台 中 警 察 官

2010.12. 於EAPEHT

) (


NL No.10 中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