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台灣人權電子報】 第八期

2. 1006 的媒體報導

英國還沒有廢止死刑的時候,法官宣判時都要在頭上覆以黑巾,以表示莊重與慎重,因為剝奪一個社會 成員的生命是一件萬不得已而為之的行為,就像一個家庭為了某種原因而必須殺一個親人一樣,不能不有 某種靈魂和心靈上的煎熬。英國法官頭覆黑巾,即是象徵這種煎熬。

看過 1006 電子媒體報導的人,絕對得不到這種印象和教育,反而更像是相當於中國式「遊街示眾,當眾 斬首」的後現帶電子版「黃金時段」戲劇節目。平面媒體稍稍好些,然而如果沒有十月七日二十位刑法教 授的連署聲明(此聲明已刊於上期<台灣人權電子報>)和記者會,恐怕也是一面倒的局面,只看到惡人 陳進興伏法,卻看不到背後的人權、法治、民生和文化問題。

(附記)台權會成員也透過媒體表達意見:副會長薛欽峰律師參加了公視的圓桌論壇(他並且應邀在建成 扶輪社就死刑問題演講) 。會員及前任律師邱晃泉律師參與高雄電台的討論和 call-in。黃會長在「時論廣場」 發表了一篇評論(見本期) 。他以為至少會有一些負面反應,結果居然沒有,許多電話都支持他的觀點和分 析。邱律師的運氣較差,挨了不少罵。許多人還是沒法把陳進興和 1006 背叛人權、法治和民主問題區分開 來。

3. 1006 的國際面

1006 的一日之間同時槍決 8 人,各大通訊社都有報導。路透社發稿最快,法新社並在準備後續報導,曾 來台權會要求提供照片。雜誌方面, 「時代」 (TIME)訪問了各方人士,包括黃會長,預計於兩週內刊出。

國際人權組織方面,國際特赦組織倫敦總部針對 1006 致信政府,並發動會員針對 1006,1012 後之蘇/林 /莊案寫信表示抗議與關切。

4. 1006 後的蘇/劉/莊/案

1006 處決八人,所根據的是〈懲治盜匪條例〉 。該法律師界和法學界普遍認為在 1945 年就已應失效。然 而政府繼續「適用」該法,五十多年來因此被判刑的有一萬六千多人,包括(247+8)共 255 件死刑。行政 部門不肯認錯,因為認錯就可能牽涉到賠償問題。在大法官和立法院都迴避明白採取立場的情況下,法務 部仍借人人痛恨的陳進興為掩護,以同時槍決其他七人來主張〈懲治盜匪條例〉的效力,否則陳進興綁架 殺害白曉燕部分已被高院依刑法判了死刑,只等最高法院的裁決,沒有不多等一會兒的道理?

蘇、劉、莊被判死刑的根據也是〈懲治盜匪條例〉 ,這回卻沒有被執行,顯示蘇案的冤情太過明顯,蓮葉 金鳳也簽不下字。然而,第一,總統府不贊成修改赦免法,希望蘇案在司法體系內解決,第二,而高院和 最高法院的全體法官都已集體公開站出來用打群架(忘了「法官不語」 )和搞公關(在研討報告貼上血淋淋 的汐止案照片)的方式為審過蘇案的同事背書,司法體系如何自我解套,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

第 2 頁


B09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