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台灣人權電子報】 第六期 人中究竟有多少人可能改判無期徒刑?這些生命在台灣的國家(和社會)的天秤上究竟有多少份量?

不只如此〈懲治盜匪條例〉不過是台灣人權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事實上,舊政權所留下(包括行憲 前制訂)的無數法律、行政命令和內規數以萬計,連行政部門都極可能沒有完整的清單。其中究竟有多少 無法通過人權標準的檢驗,到今天仍以無數不同的方式和程度天天在侵犯人民的人權?

這是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各部門必須嚴肅對待〈懲治盜匪條例〉及其善後問題的意義所在。以「雖 有瑕疵…」或「法的安定性」之類的說詞來掩飾、遮蓋既成事實,只可能有害於法治的建立以及人權價值 的培養。在功利主義已經附骨入髓的台灣,即使只是一次的「不顧大局」的原則堅持,也將對朝野民間有 很大的教育和價值意義,尤其對天天在執行上述無數過時法規的公務人員,這是單純修法所無法達成的。

具有強烈時代象徵意義的〈懲治盜匪條例〉提供了政府一個絕佳的示範機會。如何面對?如何廢除(或 宣布失效)?怎麼賠償?嚴肅的去對待,才是真正的顧全大局。即使邊沁式的功利主義後果論,也會如此 要求。

2.爭取言論集遊權利的最後一個唐吉訶德?—張素華選擇坐牢的人權和民主意義 黃文雄撰

母親節當天,寶島新聲(TNT)電台台長張素華在母親面前被警方逮捕。被送到台北市大同警分局留 置一夜後,由於她不願意申請易科罰金,今天將被送監執行。

這個案件幾乎完全沒有受到媒體的注意。張素華似乎命定了要做爭取言論和集會遊行自由的最後一個 唐吉訶德;不但不受關注,甚至還可能引起訕笑。如果事情如此發展,將是台灣社會莫大的悲哀。

張素華被捕的罪名是違反集會遊行法,而她所以會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八日領導集會遊行。目的正 在為人民討為廣播電波公平使用權。她的案件牽涉了一個民主社會不可或缺的基本公民權利:言論、集會 和遊行的自由。

健忘的台灣社會似乎忘了不久以前國民黨還以已無頻道作為黨國壟斷電波的藉口。經過人民抗爭,每 爭一次才「生」出一些頻道來。雖然根據大法官會議三六四號釋憲文, 「以廣播與電視方式表達意見,屬於 憲法第十一條所保障的言論自由之範圍」 ,但「為保障此項自由,國家應對電波頻率之使用為公平合理之分 配」 (同上引)的制度,卻至今還未誕生。例如中廣至今仍然獨佔四十餘臺、復興二十餘台,又例如至今未 定出某種比例頻道給非營利電台如 TNT。另方面,違法違規營業者極多,卻未見政府糾正取締;官僚的精 力反而用在騷擾關閉尚未合法化的文化、教育性的小電台。

即使在「釋放」頻道時,不合理的資本額門檻所造成的歧視,也仍是至今尚未解決的老問題。政府的 政策似乎是用分批釋放來選擇性滿足某些比較有組織的利益(如財團和民、新兩黨) 。擺平到某一程度後, 大法官會議釋憲文所要求的其他考慮,以非政府所願顧及了。

第 7 頁


【台灣人權電子報】 第六期

這是張素華為「第三部門」 ()的公民社會或一般公民爭取言論自由或多元的政治 社會脈絡。然而政府用以壓制張素華的卻是一部恐龍式的法律,亦即集會遊行法。

集遊法(不論是既有法律或內政部最近送行政院的修正草案) ,無疑的是一部警察國家的法律。即使存 而不論報備制與許可制的比較,在目前或修正草案的許可制下,人民能否享有集遊權利完全操諸警察機關 之手。申請與申覆時固然如此,訴願與再訴願時也仍然在警察體系之內,連香港的「公安條例」都不如(香 港至少有一個獨立的退休法官所主持的上訴委員會) 。法律如此,該法的執行更充滿了任意和歧視。人多的 不敢抓,強勢的不敢動,不管有沒有申請,此其一。即使申請獲准,過程中集遊行動是否違法、為何違法, 也悉聽警察自由心證,此其二。而自由心證的準則所遵循的仍然是怕強欺弱的邏輯,此其三。

弱勢者張素華為了捍衛言論集會的自由,寧可選擇坐牢而不願易科罰金這件事,值得這個社會的反省, 尤其值得民進黨和其他在野黨的反省。這些自由是當年大家一起爭來的,它們幫忙成就了今天的政黨政治。 如果把民主侷限於政黨政治, 「寧靜革命」豈非變成國民黨的收編?也許各黨諸公應該開始考慮:如果民主 化的旅程以此為終站,那天會不會連政黨政治都將有皮之不存,毛將焉附的危險?

2. 台灣人權狀況的弔詭 黃文雄撰(原文刊載於六月十六日英文台北時報)

最近,在其司法改革藍圖中,司法院計畫把「無罪推定的原則」納入刑事訴訟法。為了支持這個措施, 司法院引用了〈世界人權宣言〉和〈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簡稱 ICCPR)。

在幾乎任何其他國家,如此引用國際人權條約都是司空見慣的事。在台灣這個有一黨獨裁及國際孤立 的歷史的島國,司法院此舉除了值得鼓勵之外,卻也值得深思。

首先,司法院在正式文件裡,把 ICCPR 錯寫為〈聯合國公民及政治權利公約〉。也許這是個無心之失, 但是這個錯誤也點出了一些更深層的問題。

考慮一下下列的事實:台灣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一本國際人權條約的彙編(一個民間組織還在編破天荒 的第一本)。根據一項學術調查,全國前七大圖書館中,只有一六二「筆」人權資訊。人權教育在各級學 校幾乎是一片真空。這種真空又因為諸多媒體可以不負責任的天天侵犯人權而惡化,因為這等於是一種二 十四小時的人權教育。又譬如以人口比例計算,台灣每年執行死刑的件數可以和中國同歸一級。另一個例 子是,司改會尚未召開,「無罪推定」原則的確立和其他司改措施,已經遭遇到司法體系內部勢力強力的 抗拒。

這些台灣人權意識和實踐的事例,函台灣其他方面的成就太不相稱了。如此一件一件羅列時,也許有 人會說,至少某些民主化過程建立的人身、公民和政治權利應該已經鞏固了吧。

第 8 頁

B088-013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