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台灣人權電子報】 第六期

■人權評論 1. 民 主 時 代 仍 「 適 用 」 的 恐 龍 法 律 — 政 府 將 如 何 處 理 「 懲 治 盜 匪 條 例 」 的 效 力 問 題 ? 黃文雄撰

有左列行為之一者處死刑: 一、 聚眾出沒山澤抗拒官兵者。 二、 強佔公署、城市、鄉村、鐵道或軍事用地者。 三、 結合大幫搶劫者。

這是〈水滸傳〉裏的官府告是嗎?不是,這是從最新版的〈六法全書〉中〈懲治盜匪條例〉第二條抄 出來的。不但如此,這個條例今天仍然被「適用」 ,而且今天仍然有人因為被「適用」該條例而在等待法務 部長的處決令。

令人難以置信的並不是以上兩點而已。如果只翻看一九五七年後的法律彙編,你會看到該條例是國民 政府於一九四四年四月八日通過的,並且於一九五七年六月五日由「總統令修正公布同日施行」 。從條文看 來, 〈懲治盜匪條例〉是一部常態法,除非你像台灣人權促進會執委蔡兆誠一樣的去做一番考古學的挖掘。

蔡律師挖掘出來幾個事實:

第一, 該條例本來是部限時法,一九四四年版的第十條說: 「本條例施行期間定為一年,必要時得以 命令延長之。」可是國民政府並沒有依法於一九五四年四月八日辦理而拖到四月二十六日。以後十二年間 下令延長十二次中,又有三次延誤。

第二,

一九五七年六月立法院乾脆三讀通過刪除第十條和第八條,一部十一條的限時法從此變

成一部九條的常態法,一直施用至今,好像今天的台灣還有「梁山泊」 。

台灣人權促進會以於四月二十二日致函法務部葉部長,要求在釐清該條例的效力地位之前,至少根據 該條例確定的死刑案件不得執行,葉部長也對媒體如此承諾。但蔡律師的發現所引出來的還有很多問題。 上週蔡明憲立委、台權會、司改會所合辦的公聽會上,司法院代表的立場曖昧,法務部似乎傾向「就地合 法化」 ,其動機不難瞭解,例如如果該條例已經失效,政府將如何處理五十餘年來輕按重判、活罪死判的多 少違反比例原則的冤案?這可能事白色恐怖及二二八以來,數目最大的成批冤案,對任何政府都是極為頭 痛的問題。

這件事極可能非請大法官會議釋憲不能解決,但之前行政部門將採取何種權宜之計?到十大法官又會 不會受理?在在考驗著政府尊重人權、建立法治的決心。即使僅以死刑案件而言,一九八五、八六和八七 等三年所處決的九十二人中,就有三十七人是「適用」 〈懲治盜匪條例〉而來的。如果適用的是刑法,這些

第 6 頁


【台灣人權電子報】 第六期 人中究竟有多少人可能改判無期徒刑?這些生命在台灣的國家(和社會)的天秤上究竟有多少份量?

不只如此〈懲治盜匪條例〉不過是台灣人權問題的冰山一角而已。事實上,舊政權所留下(包括行憲 前制訂)的無數法律、行政命令和內規數以萬計,連行政部門都極可能沒有完整的清單。其中究竟有多少 無法通過人權標準的檢驗,到今天仍以無數不同的方式和程度天天在侵犯人民的人權?

這是政府的立法、行政、司法各部門必須嚴肅對待〈懲治盜匪條例〉及其善後問題的意義所在。以「雖 有瑕疵…」或「法的安定性」之類的說詞來掩飾、遮蓋既成事實,只可能有害於法治的建立以及人權價值 的培養。在功利主義已經附骨入髓的台灣,即使只是一次的「不顧大局」的原則堅持,也將對朝野民間有 很大的教育和價值意義,尤其對天天在執行上述無數過時法規的公務人員,這是單純修法所無法達成的。

具有強烈時代象徵意義的〈懲治盜匪條例〉提供了政府一個絕佳的示範機會。如何面對?如何廢除(或 宣布失效)?怎麼賠償?嚴肅的去對待,才是真正的顧全大局。即使邊沁式的功利主義後果論,也會如此 要求。

2.爭取言論集遊權利的最後一個唐吉訶德?—張素華選擇坐牢的人權和民主意義 黃文雄撰

母親節當天,寶島新聲(TNT)電台台長張素華在母親面前被警方逮捕。被送到台北市大同警分局留 置一夜後,由於她不願意申請易科罰金,今天將被送監執行。

這個案件幾乎完全沒有受到媒體的注意。張素華似乎命定了要做爭取言論和集會遊行自由的最後一個 唐吉訶德;不但不受關注,甚至還可能引起訕笑。如果事情如此發展,將是台灣社會莫大的悲哀。

張素華被捕的罪名是違反集會遊行法,而她所以會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二十八日領導集會遊行。目的正 在為人民討為廣播電波公平使用權。她的案件牽涉了一個民主社會不可或缺的基本公民權利:言論、集會 和遊行的自由。

健忘的台灣社會似乎忘了不久以前國民黨還以已無頻道作為黨國壟斷電波的藉口。經過人民抗爭,每 爭一次才「生」出一些頻道來。雖然根據大法官會議三六四號釋憲文, 「以廣播與電視方式表達意見,屬於 憲法第十一條所保障的言論自由之範圍」 ,但「為保障此項自由,國家應對電波頻率之使用為公平合理之分 配」 (同上引)的制度,卻至今還未誕生。例如中廣至今仍然獨佔四十餘臺、復興二十餘台,又例如至今未 定出某種比例頻道給非營利電台如 TNT。另方面,違法違規營業者極多,卻未見政府糾正取締;官僚的精 力反而用在騷擾關閉尚未合法化的文化、教育性的小電台。

即使在「釋放」頻道時,不合理的資本額門檻所造成的歧視,也仍是至今尚未解決的老問題。政府的 政策似乎是用分批釋放來選擇性滿足某些比較有組織的利益(如財團和民、新兩黨) 。擺平到某一程度後, 大法官會議釋憲文所要求的其他考慮,以非政府所願顧及了。

第 7 頁


B088-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