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彩虹帝國 第三道彩虹

兄弟情深

孫吳著

他總是用一種窘澀的表情祈望著妳,彷彿很無辜的樣子,等待著 妳的責罵,像一個闖了禍的小孩等待著受罰。 不過他不是個傻傻的笨蛋,可能在扮豬吃老虎吧!看我沒有進一步 的動作,他似乎看出我的無奈,拿他沒有辦法,我也真的沒有其他辦 法,只得不看他,揮一揮手。 「好吧!拿你沒辦法,好自為之,下個月一定要還」 我知道這只不過是犬吠火車,沒有效果的,我彷彿看到他站起 來,要離開時,嘴角泛起一絲狡猾的奸笑。 「張子政!告訴你,下個月你再玩什麼花樣,小心我對你不客氣」 也許被他嘲弄的感覺激起了怒氣,我不自覺提高了語氣,吼了出 來。 不過發完脾氣,又覺得自己有點過分,雖然張子政有這種毛病, 但也是我慣壞的,看在他文案及美工設計的天分上,對它無論公私都

1


曲意維護,公的方面,總是遲到及上班蹓班外出喝咖啡,不過他辦事 有效率,創意有點子,平平凡凡的事經他規畫就有聲有色,私人領域 方面,就是他個人規劃理財能力一蹋糊塗,經常入不敷出,到處標會、 借貸,連信用卡也被銀行沒收了,加上我私人也在他甜言蜜語的詐騙 下,借了他不少錢。說實在的,有點投鼠忌器,怕迫急了,他不來上 班、辭職了,失掉一把好手不說。甚至連他欠的款也休想要回來了。 雖然我們這家廣告公司規模不算大,但全國排名也在二十名之 內,董事長林文昌是一家電子公司的大老闆,投資廣告公司,也只是 興趣。所以成立之時,力邀我一起投資,他佔一半的股份,另一半由 我出資,當時我的現金不足,只認了三成的股分,另外兩成,林董說, 由於我負責公司的經營,一成就算乾股,另一成等公司賺了錢,分紅 時扣,就這樣我也算半個老闆,同時由於林董只想作出資者,不過問 公司的營運,一切運作皆由我這個總經理負責。 張子政是我從排名前三大的廣告公司挖角過來的,給他的頭銜是 創意部經理,給他的待遇是公司除了我之外最高的,但是他每個月總

2


是入不敷出,他積欠我將近一百萬的款項,就是每個月三萬、五萬累 積下來的,不知道他把錢用到哪裡去了,有一次我實在忍不住,在他 例行每個月快活不下去向我周轉時問他 「告訴我,你的錢到底用在哪裡?你沒有買車,又跟自己的老媽 住,不用付房租,你老媽有退休金,不用你負擔家計,說不定你老媽 還會接濟些給你,告訴我錢用到哪裡去了!不說我不借」 「林姐,你是知道的我有控制不住購物慾的毛病,任何名牌,我 都抵擋不住誘惑的」 「你難道不能控制一下,量入為出,如果連獎金也計算在內的 話,你的收入是公司最高的,比我還多」 「我哪能跟妳比,妳是老闆,有年終分紅的」 「你要知道,我的開支是以每月月薪作基礎的,分紅是另有用途 的」 不想讓他知道我的年終分紅要攤還欠的股本。 我知道張子政這個傢伙一定有不為人知的漏洞,否則以他的收入

3


日子可好過了。 不過,還是看出一些端倪的,同事之間有一種未經證實的傳聞, 說他很喜歡跟一群搞地下樂團的人混在一起,其中有幾個人沒有工 作,吃喝都是他付的,最後還租了一間房子供他們住,自己也從家裡 搬了出來一起住,如果屬實,那麼他的負擔當然不輕了。 更有甚的,就聽不下去了,說張子政還跟其中一個叫小燦的男子 有曖昧。 說實在的,從事文化藝術工作的這個圈子裏,這類的傳聞也不算 稀奇了。 倒不是我不介意,第一只是傳聞罷了,第二沒有在辦公室裏發 生,第三張子政是公司的支柱,公司好幾家的大客戶都是靠他擺平的。 在權衡輕重的考量下,我對他只有容忍了,更何況我並不相信這 是真的,一個三十五、六歲的男人,一直是個情場浪子,有過不少緋 聞傳出,也曾經是我表妹的男友,他之所以會到我公司服務,也是透 過表妹的一點關係,而我不願相信的最大癥結所在,是我也對他頗有

4


好感。 也許不完全是男女之間的關係,剛過四十歲的我,自信容貌還是 一枝花的條件,雖然離婚兩年,但仍與前夫保持著若即若離的狀態, 倒還不至於看到男人就飢不擇食,說真的,主要是欣賞他的才華,換 句話說,就是靠著他的才幹,我們每年有比其他公司更高的業績成長。 一般來說,廣告公司業務與創意兩個部門的員工流動率是比較高 的,不過張子政負責的創意部倒是挺穩定的,有一次秘書妮娜跟我開 玩笑的說起,張經理使創意部的每一個員工都簽下賣身契,甚至業務 部大部分 AE 也簽了,我不解的望著她 「林姐,張經理與創意部及大多數的 AE 都有金錢往來,如果他 們現在離開了公司,可能一毛錢都拿不到,所以只有撐下去了」 固然是個笑話,也弄得我哭笑不得,但這個問題假如屬實,就很 嚴重了。 我把張子政約到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室,開門見山的問他:「怎 麼回事!你的債務怎麼會這樣嚴重,跟多少人借錢?一共欠多少錢?這

5


樣拖下去你會永無翻身之日噢!」 「林姐,對不起,我會想辦法處理的」 「屁啦!我已經查過了,我的不算,你一共欠公司裏二十五個人 錢,大約五百萬,外面不知道還有沒有呢?」 「林姐,我……………」張子政喏喏不知道怎麼回答我的瞭若指掌 「你這輩子賣給公司吧!同事那邊我會召集他們開個會,停付利 息,你的薪水每個月扣一半,按每個人的借款比例,分別攤還」 「謝謝林姐妳幫我作主,我一定在公事上更努力來報答妳」 同事們看到我出面處理,也只有同意停息,照我的方式讓張子政 從利息的壓力下喘氣還錢,雖然有些同事有點不情願,因為張子政付 的高利貸很誘人,這也是為什麼明知道他負債累累,仍然有同事要借 錢給他的原因。 經過這樣的安排後,他的確安分守己好一陣子,小燦和那票搞音 樂的傢伙最後也煙消雲散了,一直到陳永雋進入公司,又惹起更大的 風波。

6


說起陳永雋這個小子,一股腦的鬼點子,古靈精怪極了,但也像 張子政,是個頗有想法的人,擔任業務部的一個處長,業務能力強, 也很會訓練新人,但脾氣捉摸不定,好起來,掏心掏肺,扮大爺,常 請自己處裏的同仁吃喝玩樂,不過一旦發起脾氣,就亂罵人;亂摔東 西是例行公事,誰都要退避三舍,背後就有人給他起了個綽號叫「陳 狂」。 陳狂是個創意型的人,也頗自負,剛進公司就跟業務部的一些小 AE 因搶設計人員有了一些摩擦,後來他負責的那個處,業績成長快 速,客戶數也增加了不少,逐漸因為創意部交件的時效問題,開始與 設計人員常有口角,導致張子政與陳狂兩人之間,有山雨欲來風滿樓 的緊張態勢出現。 這兩個都是有才華的人,相信勢必要經過一陣磨合才能合作,於 是我放任他們之間有可以掌控的衝突存在。 對於兩個人個性的了解,我對張子政比較有把握的,同時工作及 相處時間久了,也容易知道他的盲點,至於陳狂,只知道他對我有種

7


莫名的崇拜,他說他離開原來的廣告公司來投效,就是要跟隨我一起 打拼前途,有這一層關係的體認,對未來兩人之間,如果真的有心結 要解開的話,也容易著手。 一想到這裡,我心裡彷彿有點期盼兩個人的衝突,快點發生,為 什麼有這樣不正常的預期心理,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 說也奇怪,以為要即將爆發的兩座火山卻瞬間熄滅了能量,變成 兩座死火山。 這種微妙的轉變,癥結的所在是肇因於公司,為了慶祝去年業務 超過五成的成長,我決定把例行的年度主管檢討會議,今年由台北移 到曼谷去舉行,除了開會外,也順便犒賞主管們的辛苦。 所以除了兩天在曼谷舉行的會議檢討外,其餘的時間就移師到芭 塔雅旅遊,我們一行二十個人到芭塔雅享受海灘活動,泰式按摩外, 去看人妖秀也是必然的行程。 也許看過太多次的人妖秀,對我而言已經沒有什麼吸引力,趁著 大家聚精會神觀賞台上的表演時,我偷偷走出劇院,劇院前的廣場上

8


擠滿了遊客,以及一些小販正在推銷當地的紀念品,也參雜著一些尋 找可能對象的色情黃牛,我在廣場旁邊的一排商店,找了一家冷飲 店,叫了一瓶可樂,剛坐定要喝的時候,突然聽到一陣熟悉的華語聲 音 「小陳,走吧!我已經跟妮娜說我跟你會自己回到酒店,叫他們不 要等我們上車」 「到哪裡去?除了人妖秀外還能有什麼好看的?」 「你跟著我不會錯的,難道你不想進一步玩玩,有我帶著,便宜、 安全又能包君滿意」張子政的聲音透露出對這個地方識途老馬般的得 意 「來!湯尼,認識一下陳大哥,他是我們公司的「高官」,總經理 最欣賞的天才」 「陳大哥,你好,我的華語講不好,請原諒」操著生澀國語的一 個嫩嗓子發出了招呼聲 「湯尼,可是這裏的地頭蛇,可以帶我們到很多好地方,跟著公

9


司安排的行程,只會讓我愛睏!」 聽他們的對話,想必又是去玩那些男人慣常的色情玩意,雖然有 點不以為然,但是他們兩個可以稱兄道弟,未嘗不是公司之福,想想, 算了不去揭穿他們 雖然第二天的團體行動未見他們的人影,但妮娜告訴我,一早張 子政就打電話替他與陳狂請假一天,自由活動。雖然有點不高興,但 是只要他們沒有什麼事發生,也就釋然了。 不能釋然的是,也不必這樣說啦,只是有點意外,張子政與小陳 從泰國回來後居然成為莫逆,不但公司的業務上合作無間,就是私下 也是同進同出,共同作息,連小陳也把房子租在張子政住的同一棟 樓,每天到公司上班,小陳會開自己的車載著張子政一起來,沒有看 到他們之間有什麼親熱舉動,比如兩個大男人手牽手的畫面等等,不 過大家都等著看笑話的機會,也在小陳不時調侃張子政喜歡男人,有 同志傾向的言談中,逐漸消失了。 不過公司同事對這兩個人的一舉一動投放了過多的注視,特別是

10


他們經常出入四維路上的一家男子三溫暖店,有人說他們兩個人一起 瘋同一個按摩師,也有人說張子政是去捕獵志同道合的伴侶,小陳只 是他的煙幕彈,無論是何種傳聞,他們倒也處之泰然,一副無所謂的 樣子,所以我也不便去干涉,一則他們兩個組成的團隊畢竟是公司的 搖錢樹,二則我也的確欣賞兩個人的才華,只是我納悶為什麼長的算 的上俊,又有才華的男人大多數會有這種傾向,我的好奇心日甚一 日,簡直可以殺死我心中的貓,終於實在忍不住,把他們兩個人叫進 我的辦公室 「坐啊!知道為什麼叫你們來?」 兩個人對看一眼,小陳狡詰說: 「老總,不是要請我們吃飯就是要加薪」 「加薪、吃飯,公司給你們兩個還不夠多嗎?」 「檢點一下,你們兩個的私生活,不要讓公司難堪」 張子政有點臉紅,小陳卻一副理直氣壯的樣子嘟嚷: 「什麼跟什麼,難道我下了班的時間,公司也要管嗎?」我有點不豫 看著他,他似乎感覺到這樣對我說話,有些些失態: 11


「當然知道,林姐是關心我們,只是公司那些無聊的傢伙,沒有事就 瞎起鬨,什麼年代了,他們也管得太多了」最後還不甘心的加了一句 話: 「他們憑什麼?什麼玩意嘛!」 「好,我不管你們私人搞什麼,但不要影響公司的聲譽,讓其他同事 也不諒解」我只能這樣的道德勸說。 或者知道我瞭解了一些他倆的事情,卻沒有什麼責怪的動作,漸漸傳 聞少了,這件事的風波也慢慢平息了。 不過好景不常,小陳終於闖禍了,那天我正要離開家到公司的時候, 手機響了,傳來張子政急促的聲音: 「林姐,小陳出事了,請妳幫忙到苓雅路的派出所去保釋一下」 「怎麼回事?小陳有什麼麻煩!沒有受傷吧!」 關了手機,我立即趕到派出所 「陳所長,對不起要麻煩你了,我可以來保釋我的同事嗎?」 我一見所長陳昭龍馬上去打招呼。 「林總你好!我們到辦公室談」 我要張子政在外面稍等一下,一個人走進去所長室。 「林總,不好意思要你親自跑一趟,你們同事陳先生大概喝醉酒,在 大益飯店跟他們的員工起一點衝突!互相推擠,不小心身體受了一點 12


小傷,飯店方面願意和解,因為讓客人受傷總是不對的」 我一聽對方可以和解,並願意賠償一些醫藥費,想想息事寧人也 好,於是同意和解。 簽好了和解書及相關事宜後,張子政與司機小廖把小陳扶到我車 上時,他還在呼呼大睡,只是左眼有些紅腫、嘴角也破了,周邊也滲 出一些血絲,還好都是小傷。 我叫小廖先送張子政與小陳回家休息,明天上班時把事情原委給 我交代清楚。 平常這兩個傢伙持才傲物多少讓人感冒,今天看他們兩個如何自 圓其說,我倒要看看這場猴戲如何表演,如何結束, 一早上班後我就把一些等因奉此的事情先處理好,叫妮娜泡一杯 咖啡等他倆個來出口解釋 等啊等的,過了十點還不見兩位主角登場,有點氣惱,叫妮娜到 他們的辦公室去看看怎麼回事,有膽闖禍難道沒有膽承擔嗎? 一會妮娜進來對我扮個鬼臉說: 「這兩寶貝實在很精,不敢直接 來見妳,他們剛剛打電話來說,請總經理和我到茹思葵吃牛排,再當 面報告前天晚上事情發生的始末」

在餐廳英式裝潢的氛圍下用餐,有一種典雅高貴的感覺,加上兩 位主人盛裝出席,我們這位秘書小姐妮娜臨時換裝,也打扮得像一位 13


淑女,只有我是平常的裝扮。 暫時不想打破這份和平的氣氛,在談笑中吃完一頓豐盛的牛排套 餐,喝咖啡的時間終於到了。 「林姐,謝謝妳昨天早上的善舉,救一個罪人脫困,要不是你的 慈悲,今天說不定我還在拘留所吃"大餐"了呢」 「對了,我們以礦泉水代酒,謝謝總經理的辛苦」張子政有 點諂媚的向我敬酒,他的動作讓我有些吃驚,闖禍的又不是他。 這裡面一定有文章,以他個性就是自己惹的事,他也不一定 會這樣低聲下氣,更何況是別人的事。 「關你什麼事!不可以黃狗闖禍,黑狗檔災」我有點反諷的 回應他。 「沒有啦!那是我提議去飯店打麻將,結果有位兄弟臨時有 事,我們三缺一,無聊得很就叫酒來喝,小陳大概多喝了些,聲 音吵了點,可能隔壁的人向飯店櫃檯投訴,飯店員工上來勸阻, 語言之間起了些衝突,互相有了拉扯,也不知誰報的警,就這樣 鬧到派出所。」 「由於我沒有處理這種事的經驗,一慌之下,吵到了林姐, 所以請吃牛排向林姐妳賠罪,妮娜這一客算是她撿到的」 「只有喝酒嗎?」 14


「你們一定有叫小姐」妮娜冷不防的補了一槍。 我不想這件事情繼續延伸下去。 「算了,牛排也吃過了,算你們聰明,就大事化小,但小事 不可能化無,給我記著,沒有下次了,再犯就家法伺候」 由於我刻意的掩蓋,這件是只有幾個人知道,我吩咐小廖和 妮娜絕對不要聲張出去,免得他們兩個人尷尬。 不過尷尬的事還是會發生的,總機曉珊跟妮娜報告最近有不 明人士打電話來,問張經理的行蹤,說是要他還錢之類的話,這 幾天更變本加厲,口氣越來越兇悍。跟張經理反應,他只是說不 要理他們,再問就說他出差去了,或者說請假了,最近不會來上 班。曉珊問妮娜要不要報警?妮娜問我,最後決定到派出所備個 案。 正當我要問張子政怎麼一回事的時候,妮娜在他的辦公桌上 找到一封信,是給我的信,信中大意是說自己生活不檢點,因而 欠下了一批錢,雖然我幫他擺平了公司同仁的債務,但是公司外 仍然欠了一屁股債,最近實在喬不平,討債公司已經要到公司騷 擾了,不想替公司添麻煩,只有一走了之,對總經理與其他同事 未了的債務只有暫時說抱歉,如果自己能東山再起,一定會給大 家一個交代。 15


張子政的出走引起公司莫大的騷動,首先要安撫員工的情 緒,幸虧兩年前逐漸還了同事一些錢,大家總算按下怒氣,自認 倒楣,當然埋怨是難免。原先以為討債公司會來公司找麻煩,不 知怎麼的,最後連電話也不打來了,不過有兩個人是不爽的。一 個是我個人,看到張子政在入不敷出的時候,也會主動接濟他, 所以光欠我個人的債務就起碼累積到一百五十多萬,其實我難過 的不只是錢的損失,公司創意部門缺少了一位主將,功能恐怕會 大打折扣。 其次是感情的失落,相處這五年雙方建立的工作感情是一種 無法彌補的損失,還有一個人就是小陳,據我個人的觀察,他應 該也是主要的受害者,不過同事卻有不同的認知,認為張子政會 陷入更嚴重的財務困境。他可能是道德共犯,作為張子政的「密 友」,難道不能從旁規勸嗎? 小陳陷入三面的楚歌中,其處境可想而知,一向大屌不甩的 個性,如今作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向我請一個星期的假,他保 證不會步張子政的後塵,也不會離開公司另謀出路,一週後,他 會有新的作法。 果然小陳銷假上班後,在週三利用全員朝會時,向張子政的 公司內部債權人宣佈,從下個月開始由他負起債務,他會按原定 16


償還的辦法歸還。霎那小陳成為公司的新偶像,我也有點意外, 不過覺得他是好樣的,總算沒有看錯人。 為了表達我對他的敬意,決定在週末請他到家裡來吃飯,由 我親自下廚,同時也聽聽他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決定。 星期六起個大早,到傳統市場買一些菜,好久沒有親自下廚 做菜,準備露一手款待小陳。小陳的作為,一則讓員工的情緒穩 定下來,幫了我不少忙,二則表示他不會離開公司,所以對他是 應該犒賞的。另外我還要送他一件名牌的外套,有點「寶劍贈英 雄」的作法。 賓主盡歡的氣氛下,吃完雖不豐盛但頗精緻的午餐後,我們 一起到客廳小坐,由於小陳直誇我作的菜是他近年來最大的享 受。所以我也就不奢的拿出珍藏多年的路易十四,作為聊天時的 品嘗酒。 小陳今天穿一件套頭黑色的羊毛衫,一條牛仔褲,簡單而帥 氣,雖然他與張子政差不多歲數,但看起來比較有活力,也顯得 年輕些。 「林姐,感謝妳這幾年的照顧,出了這麼大的事,沒有責怪 我,還讓我留下來繼續為公司服務」 「哪裡,應該我要謝謝你,幫我解決了這個爛攤子,不提了, 17


我們一齊努力向前看」 看到我這個高興與樂觀,他也被我感染了,終於鼓起勇氣說 出與張子政交往的一些秘辛。 看到小陳彷彿陷入沉思中,沒有去驚動他,我喝一口白蘭地 然後點了兩支煙,一支給他。 在煙霧迷濛中,一段兩個男人迷離的故事,終於在小陳的口 中娓娓道出。 應該從華航赴曼谷的飛機上說起,非常巧,不知誰的安排, 把有點心結的兩個人座位安排在一起,雖然有點尷尬,但出去玩 也就隨興了。等到餐後空姐給了我們兩杯紅酒後,開始打開話匣 子,張子政也許喝了一些酒,出來玩的情緒也顯得輕鬆些,雙方 話題也扯開了,無所不談,文學、藝術、玄學等。當然話匣子一 打開,男人談話的主題就會偏向性愛方面,張子政似乎對女性方 面興趣不大,有違一般常理。最後他乾脆承認自己是同志,只是 沒有正式宣佈出櫃,雖然意外,但我倒不驚訝。個人對同性戀並 不排斥,對喜歡的男性也是欣賞的,不過我是純精神方面。林姐, 真的,我依然是異性戀,是喜歡女性的,雖然有些女人的作為實 在不敢恭維, 由於張子政對許多事物有他獨特的見解,分析事情精闢入 18


微,尤其對廣告設計的天份,更讓我佩服。不知不覺有點愛慕他, 其實他真的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不過林姐,與他的關係絕不是你 們想像的那樣。 我相信他的說詞,因為我也很欣賞張子政,如果不是有關他 性向上的問題,他倒是一個好男伴。 小陳再點一支菸,深深的吸一口,然後吐出一個個煙圈,煞 是好看,然後繼續談他與張子政在芭塔雅的遭遇。 由於在華航班機上的一席談話,奠定了兩個人新關係好的開 始,所以團隊拉到芭塔雅的時候,我跟張子政已是攻守同盟了, 由於愛好相投,對他個人的性趣也不排斥,所以第二天晚上我們 從人妖秀現場溜了出來,跟著張子政和他的同好湯尼到人妖酒店 去開開眼界,說真的那天,我是好奇但也有些緊張。原本湯尼幫 我找一個可以辦事的人妖,長得像張曼玉,花名也叫同樣的名 字,由於我執意不肯帶他去過夜,叫張曼玉的人妖有點傷心,哭 了起來。湯尼告訴我們說他很想多賺錢,幫他從小一齊長大的朋 友也能變性,兩個人感情很好,他才願意犧牲自己,由於「張曼 玉」在當地很受歡迎,也是看到陳大哥很帥,他才答應的。我只 好答應他錢照付,但是我不會跟她做那檔子事,後來不知怎樣, 談到泰國變性手術很普通,大概十萬泰銖左右就搞定了。 19


張子政突然拿出十張一百塊美金的旅行支票說: 「湯尼如果你要變性,我這一千美金送給你當作訂金,變完後所有手 續我全部負擔。」 湯尼也開玩笑的反駁說: 「我出同樣的條件,張哥,你去變性」就在我們相互嬉鬧聲中,我眼 尖看到「張曼玉」在偷偷流淚 「別鬧了,人家都被你們弄哭了」 湯尼用泰文問清原因: 「他看到這個情形有些感觸,中國話叫 作觸景什麼…」我接著說: 「觸景傷情,也許他想起自己當年存手術費很辛苦,或者他 為了自己的好友存錢的情況。看到我們這樣子拿來戲弄,有些感 觸」 張子正聽了沉默一會說: 「好吧,就當替湯尼及我們大家做好事,這一千元送給「張曼玉」讓 他替朋友早日達成願望」我有點感動,湯尼看起來跟我有相同的感 受,因為我跟他也各自掏出一百美金共襄盛舉,這件事讓我對張子政 刮目相看。回到台灣後也就變成形影不離的好友。

而我好奇的是那一夜小陳跟「張曼玉」是如何度過的。 「林姐,讓我保持一些秘密,好嗎?」 20


看他討饒的樣子,有點不忍了,就叫他繼續講下去。張子政 回到高雄之後繼續他的同志之愛,我變成他的護身符,由於對他 精神上的愛慕,我也心甘情願擔起了這個罪名。 至於那次大益飯店的事件,簡單的說,張子政的男伴是有妻 室的。那次跟蹤自己的丈夫,找到飯店。由飯店櫃檯陪同敲門, 開門後剛好看到兩個男人相擁舌吻,那個妻子突然發狂拿起桌上 的水果刀要刺過去,我連忙阻擋,與那個女人扭成一團,隨後進 來的飯店員工誤會我欺辱女子,打了起來。張子政乘機脫困了。 那個女人也在自己的丈夫半哄半騙下勸回去了。我由於一個人喝 酒有點茫,所以一看門開了,自然而然有反應動作,到最後也不 省人事了,事情就是這樣,至於後來為什麼會變成奇怪的說詞, 我也不清楚,也不願意再澄清了。不過總之要謝謝林姐來保釋 我,妳是知道的,我的個性有點拗,別人怎麼說,我不一定甩, 但是我在乎妳對我的看法,不過又怕說出來會傷害張子政的感 情,所以遲至現在才不得不說了。 這次的事件我知道遲早要發生的,我也幫過他去填這個黑 洞,無奈這是個無底洞,我過去十年的儲蓄約兩百萬,陸陸續續 拿出來幫他還債。直到上個月我的銀行存款只剩兩萬塊,全部提 出來給他,明白的跟他講,往後我只能把我的薪水分一半給他, 21


大數目的款項我是無能為力了。也許張子政了解了這個狀況,不 願再拖累我,乾脆一走了之,不過我還是不怨他,畢竟他給了我 心靈上的歸屬感。無論什麼事,只要跟她說,我彷彿就像跋涉在 沙漠,經過長途旅程,終於找到水源的那種興奮歡愉的感覺,也 許他就是我生命中的荒漠甘泉。瞬間枯竭的靈魂似乎找到他的原 鄉,在那裏遍地有蜂蜜與牛乳流出,像聖經裡的迦南地,林姐, 也許你會笑我,既然不是圈子裡的人,為什麼要讓別人有這樣的 誤解?我也無法解釋,也許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緣分,所以我決 定好人做到底,他的債務由我來承擔,可能這就是我前輩子該還 未還,這輩子來了結心願的。 說到這裡,我舉起杯中的白蘭地向小陳致意,驀然覺得這樣 的男子真是罕見,為什麼在我過去的歲月裏未曾識荊,人與人的 機緣就是這般奇妙。張子政與小陳的聚散離合,說不定冥冥中自 有定數。 送走小陳的時候,天色已近黃昏,東邊的天宇有幾點疏星浮 現,走進客廳,我沒有開燈,把自己投身在搖椅中,在一搖一擺 之間,我驀然地想起好友舒曼送給我得一首名叫花與蝶的詩。 用它來闡釋人世間一些無可奈何的際遇,可以說是蠻恰當的

22


莫說那是我們的宿命 妳是曠野裡怒放的花 我是空中飛舞的蝶 可曾見過只有徘徊在一朵花蕊中的蝴蝶 在落花繽紛的花花世界裡 誰能甘心做一隻寂寞的蝶 採花取粉是我生命的必然 厭舊喜新是我天生的不羈 上帝創造的世界裡 你和我就像羊與狼一般 必須接受生態平衡互動的戒律 而我存在的價值不也是藉著浪漫的漂泊 讓花卉世世代代繁衍下去嗎

23

彩虹帝國-第三道彩虹  

彩虹帝國-第三道彩虹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