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彩虹帝國 第一道彩虹

孫吳著 童志國的天空

從小童志國就喜歡彩虹 雨霽的黃昏時刻,他總是要隔壁的大哥哥牽著他的手,一同到空曠 的田野去尋找是否有彩虹在半空中出現。大部分的時間是失望的,但是 一有彩虹高掛天宇時,他會雀躍異常、興奮的不能自己,就這樣,彩虹 伴著他度過童年、少年 一直到十八歲那年,一個很偶然的機遇,讓這個混雜著四分之一日 本血統的純情少年,必須從屏東的鄉間到台北去闖天下,台北的生活比 起原本的生存空間是要來的複雜多了,特別是演藝圈子,更是需要有靈 活,而且通天的本領,才能擁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童志國畢竟是有悟性的,憑相當出色的 Camera Face,以及修長將 近一百九十公分的高窕身材,很快在演藝圈竄起來了,加上天生不錯的 歌唱才華,唱片公司也開始力捧他成新的偶像。 童志國終於在二十歲的生日過後,成了電視台一些綜藝節目的常 客,更令他及經紀公司高興的事情,是他也考上了一所私立大學的戲劇 系,使得他可以避開兵役問題,能自由的在影劇圈好好發揮四年了,當 然他開始成為平面媒體爭相報導的人物,雜誌及報紙的影劇版也常有他 真真假假的緋聞報導。 對此他是滿心樂意去接納,甚至還刻意配合這些無論是正面或負面 的報導,總之,對他而言是增加知名度的。一直到朱雯闖進他的世界, 他單純的感情領域,在歡愉又有些矛盾的情緒糾纏下,他終於墜入了情 網。 只是肉體的歡愉無法企及他內心某些深層的觸點,朱雯的美貌及身 材是誘人的,再加上在影壇受人崇拜的名聲,讓她增添了更多的魅力。

1


但陷入思想矛盾的主要因素是童志國自己也有點茫然,他對朱雯玲瓏有 致的肉體居然會產生味同嚼蠟的排斥。 對朱雯的愛是無庸置疑的,但是怎麼說呢?引不起情慾的肉體,讓他 有逃避的念頭。朱雯也在雙方互動的生活小節中,發覺自己深愛的男人 彷彿有一種不能全然打開的情感枷鎖,她無法徹底了解,但她感覺雙方 有種難以跨越的距離,這種距離困擾了朱雯,她開始無端的挑剔一些事 情,從所謂的洗手間有沒有使用後隨手關燈開始,出門自己開車還是坐 計程車,乃至到哪家餐廳用餐,都引起了話不投機的爭執。 雖然這類不愉快的風波都在雙方極力的克制下平息了,但兩人的關 係逐漸開始變得客氣而冷淡,當然肉體的互動頻率也變得不自然,而且 越來越少,乃至雙方不經協議,自動分房而睡了。 當然童志國了解到自己與朱雯感情問題的癥結,他試圖去挽回,但 是內心卻有另一股力量駕馭著他,長痛不如短痛,飄然而去吧 只是除了肉體以外的情緒,他還是依戀著朱雯,特別是他的演藝事 業有了朱雯的加持,是蒸蒸日上的。 靈與慾的糾纏,名與利的困擾,讓童志國遭遇到生命中另一番衝擊, 他彷彿跌到無底的深淵裡,無人可救援,在一望無際的黑暗中,誰是他 救贖的光明支柱 沿著大稻埕走到圓環去逛一攤、吃一攤是童志國孩提時代想像中最 快樂的事,只是這些年來,環境讓他無法再這般可以隨心所欲了。 在苦悶到頭欲發脹的當下,他戴上墨鏡叫了一部計程車到延平北路 的東雲閣酒家門前停了下來,幾次參加演出的節目收視率不錯時的慶功 宴,以及應酬廣告大客戶,來過東雲閣多次,所以門童一眼看出他,熱 情的上前去招呼,童志國不知不覺得被迫走上二樓,當番的女經理以接 待情人或者說是接待財神的心情擁抱他,然而對女性肉體突如其來的厭 惡感油然而生,他表情不悅而呈現出臉部扭曲的線條,讓經理會錯了

2


意,關心的問候: 「童大牌,身體不舒服嗎?先到房間喝杯我私藏的好茶」 「謝謝,說真的突然頭痛了起來,很難過」童志國彷彿找到脫身的 藉口 「我看我還是改天再來,夢娜請小弟幫我叫部車」 童志國走出東雲閣的門口,登上計程車,叫司機沿著延平北路開上 台北大橋,到三重埔轉一圈,再吩咐司機沿原路開回去,在天水路口停 了下來。 也許心裡有種鬱悶後的失神,童志國下了車,突然想不知為什麼要 在這個路口下車 他開始思索,想找出一個說服自己的理由,也許是什麼,可能是什 麼,百轉千迴實在沒有什麼好藉口,最後勉強找到一個理由,白玉樓酒 家就在附近,但是… 後來他覺得自己很無聊,乾脆放棄進一步去探索真正的原因 沿著街邊廊巷走著走著,驀然看到黃昏的夜色降臨,兩旁的店家逐 漸亮起了燈 在一條巷口出現兩、三個打著油紙傘的年輕人,在沒有下雨的傍晚 時刻,顯得有些怪異,被這個奇怪的景像吸引著,童志國好奇的想要趨 向前去看個究竟, 「.........................」雖然不能完全了解那三個男子異口同聲的話語, 但是溫婉的聲調,聽在童志國的耳裡是悅耳的,特別其中一個跟自己年 齡相仿,稚氣的臉上洋溢著青春的煥發,只是男性的臉龐上卻有陰柔的 一面,宛若女性的柔美散發出另一類感性的美,童志國無法分辨這是一 種什麼樣的誘惑,總之看到這樣一張臉,引發他內心深處莫名的舒暢, 是一種自己從來沒有感受過的體念,對這突然釋放出的感覺,童志國被 吸引住了,不自覺地跟隨那個男子的腳步前進

3


用家徒四壁來形容房間的設備實在不為過,一張簡陋的單人木床, 很普通的床褥,一張小椅子鋪著一塊客家花布,當作床頭櫃,旁邊放一 個塑膠皮製的衣櫃,粗水泥鋪就的地板有些剝落,雖然這樣的環境讓他 分分秒秒都無法停留,但裸露的男體產生一種讓童志國找尋到靈魂歸宿 的原鄉,那種男性的肉體呈現純女性誘惑的召引,彷彿是多年來不斷尋 找的失落寶藏,也像一道美食,引人垂涎欲滴,於是他不顧一切的撲上 前去,在一陣天旋地變的翻轉中,在完全茫然的歡娛中,他像找到了自 己,又彷彿完全失去了自我 宛如逃難似脫離那個昨夜看似荒唐但又充滿激情快樂的地方,望著 尚在熟睡中的那張佈滿歲月憂傷,又似天真無邪的臉,童志國有種說不 清楚的複雜心情,像犯罪卻又可獲得某種補償式的快樂,一種懊惱但充 滿歉疚的情緒圍繞著他,不自覺掏出一疊錢,數也不數的放在床頭櫃上。 街上的陽光燦爛一如每個夏日的早上,空氣裏充滿晨間的清新,童 志國昂起頭,看著台北的天空,一股新的生命力彷彿又充塞在自己的體 內。 新生命如何在舊環境裏成長,回到現實的生活空間裏,童志國在孤 立無援的氛圍裏,要如何面對周遭的壓力 首先是如何解決與朱雯感情失衡的問題,若無其事繼續走下去,還 是藉此設法攤牌,如果攤牌,要如何開口?如何切入?雖然彼此之間的冷 戰已到分房而睡,但在恐怖的平衡之中,雙方仍然維持了冷淡的禮貌, 繼續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 要去破壞這薄薄的和平均勢,然後重啓戰火,可以預期一場驚天動 地的戰爭必然展開,誰去開第一槍呢?顯然童志國不願也不敢冒這個風 險。 只是情緒的壓縮如同土石流所造成的堰塞湖,當情緒儲存越來越濃 的時候,好像水量越來越流向土石流臨時形成的湖泊中,終究會潰堤

4


的,不過童志國並沒有想到,在他不時回想那夜感官上的刺激,以及歡 娛還沒有完全消失之前,引爆堰塞湖潰堤的麻煩提早找上門了。 那天早晨,也許與朱雯冷戰久了,也許那夜的歷練讓童志國身心舒 暢不少,他親自下廚準備早餐,雖然說是早餐,但對晏起的兩個人而言 可以說是早午餐了,正當美味豐盛的早點,讓他與朱雯雙方的感覺逐漸 好起來的時候,突然一陣門鈴打破這幸福的氣氛。 門口一張怯生生的素顏,不似那天夜裡,薄施脂粉輕粧般秀麗,青 白色的臉上箝著一雙憂鬱的眼睛,童志國直覺反應是要把門關上,但是 投射過來有魔性的眼波讓他不忍拒絕送過來的誘惑,那種瞬間的快感又 降臨了 「很想再見你一面,從你遺留在錢裏的名片,知道你住的地方,我 不能要你這麼多錢,想還給你,我特地送過來的」 「進來坐」看出那個男生的猶豫,童志國一把拉著他的手 「一起來吃早飯」, 「雯雯,他是小余,我最熱忱的支持者」童志國 特別強調著。 「每一場歌友會,他都會到」 就這樣名叫小余比童志國少幾歲的男生正式加入朱雯與他的生活圈 了。 為了不著痕跡,童志國聘小余為助理兼司機,並安排他住家裏的客 房。於是小余陪著朱雯與童志國南征北討,馳騁在各個秀場及電視公 司,儼然成為三人行。 每當朱雯出外景拍戲,是童志國最愜意的時刻,特別是她飛到香港、 日本出外景時,更是兩個男人如魚得水的美好時光,也就在這時童志國 開始把小余暱稱為小魚兒。小魚兒悠游在童志國刻意佈置的水族箱裏, 開始慢慢成熟茁壯了,先天性的扁平足,雖然帶給他一些缺憾,但也避 免了兵役的徵召。

5


不過經過童志國刻意的栽培及引介下,小魚兒逐漸接觸到屬於影劇 圈內的社交活動,俊秀的外表配上令很多女性望之生憐的憂鬱眼神,小 魚兒受到不少女性的垂青,對這種情勢的發展,童志國是驕傲但也有些 不快,小魚兒陶醉在這種情境中而不自覺,直到有一天。 「小魚兒,你現在很受歡迎,很了不起了」累積許久的情緒壓制, 童志國終於忍不住抱怨了。 聽到童志國半嚴肅半帶著笑容的語氣,小魚兒不知道如何對應,的 確穿著入時,精心刻意的打扮,讓自己也越來越欣賞自己了。 縱然有某些藏諸心中的不舒服感,但倒沒有太影響彼此的感情,用 如膠似漆形容雙方的關係,也是恰當的,不過這樣的情勢發展,畢竟讓 朱雯看出了一些端倪,她雖然有點懷疑,但仍然並未曾意識到兩個男人 之間的曖昧。 直到有一天朱雯出國洽談拍片事宜,香港因颱風來襲,機場臨時關 閉,她取消了約會,趕回家卻撞見了令她此生永遠不想見到的景象。 就在自己睡的床上,她看到兩個赤裸的男人相擁而眠的鏡頭,她無 法相信自己的所見,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她先前的一些懷疑得到了證 實。 在天人交戰,不知如何處理這個僵局的當下,朱雯突然恢復理智, 她悄悄退出房間,掩上房門,心裏有兩股意念衝突著,是維持要保有這 個男人,還是悄然離去,不過最近她與童志國的關係修補了不少,也再 度同房而眠,這要拜小魚兒的闖入,可能基於朱雯同意小魚兒搬到家 裏,童志國心存感激的緣故。 朱雯無法說服自己竟然會輸給一個小男生,她無法就此罷手,冷靜 的思考後,她決定到平日常去的咖啡室,思考一個徹底的解決之道,她 想以她的身分與地位,大事只能智取,於是她打一個電話回家,若無其 事告訴童志國,香港之行因為天氣原故取消,她要回來吃晚飯。

6


以往朱雯對小魚兒只把它當作一般助理人員看待,為了達到她要解 決小魚兒與童志國之間的問題,她改變了態度,開始對小魚兒噓寒問暖 起來。 經過幾次的互動後,了解到小魚兒不是天生的同志,從小是孤兒,年邁 的外婆在他十六歲時過世,之後他輾轉到天水路附近站壁,幸虧戲劇性 的讓他與童志國結下了緣,脫離生張熟魏的生活,他是感激童志國的, 也連帶對朱雯也存有感恩之心,只是他害怕如果不保持與自己恩人的這 層關係,他恐怕就會被打回原形。 對小魚兒的自述及遭遇,朱雯是寄予同情的,她終於做了一個決定, 給小魚兒一筆錢,並透過關係,讓他離開台灣,到菲律賓去過新的生活。 對小魚兒突然不告而別,童志國是傷心的,但也是氣憤的,只是個 性倔強的他,不願流露被傷害的情緒,他若無其事的表現讓朱雯稍顯寬 心,為了安慰童志國,也為了防止往後類似的助理事件的發生,她決定 把遠在高雄從事舞台劇工作的親大哥朱天召回來,做她與童志國的新助 理,對與朱天的見面,童稚國有萬般的無奈,起先他推說朱雯自己決定 就好,當然他對小魚兒的「無端」失蹤有諸多的揣測,只是無法探索出 究竟,不過不能說他對朱雯沒有懷疑,懷疑她在箇中扮演了某種角色, 至少她是了解一些真相的。 所以每一思之,童志國是有潛在的憤怒,但木已成舟,無法挽回罷 了,唯有把不滿之情藏諸心底,等找一個適當機會發洩出來。 轉而一想,童志國改變了主意,要讓朱天成為他洩憤的對象。 滿懷要給對方難堪的念頭,童志國提議開車到松山機場接朱天,然 後到頂上魚翅給他接風。 朱雯對童志國的善意回應,感到欣慰,自己的親大哥一定是心向自 己的,那麼自己與童志國就可以長相廝守了。 一張雖不非常英俊,但頗為性格的臉上,掛著一種似笑非笑的表情,

7


深邃的眼神有些茫然,卻隱藏著某種的神祕意味,帶給初見面的人是會 有種驀然被吸引的震撼,加上一百八十公分左右與自己相仿的身材,也 讓童志國頓然消除不少的敵意。 席中朱天不自覺流露的「貴族」氣息,讓童志國產生一種「惺惺相 惜」的情愫。加上朱天曾有幾年海上航行的經驗,船員的生涯讓他有一 般人沒有的歷練,五湖四海的流浪漂泊養成他海闊天空,見廣識多的胸 襟,特別是他天生不羈的個性,更增添了男性誘人的魅力。 朱雯和童志國對這次與朱天的見面都感到滿意,就這樣朱天取代了 小魚兒的位置,又形成了新的「三人行」。 朱雯隱約感覺到童志國對她有種舊情復燃的轉變,而朱天與童志國 的互動也越來越有勁了,兩個男人常在工作之餘會促膝長談,甚至秉燭 夜遊,鑒於小魚兒事件的發生,朱雯原本有些擔心,會不會兩個男人又 重蹈覆轍,但是在觀察一陣子後,沒有什麼異樣的狀況出現,加上朱天 爽朗的個性似乎不至於重演小魚兒事件。 然而童志國與朱天注定要在彼此的生命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印痕。 那一天,三個人一起去拍一闕連續劇的外景,地點就在嘉義的蘭潭, 由於天公不作美原本一個工作日可以完工的拍攝,時晴時陰的天候,讓 原本可以搭車到台中或台北的行程耽擱了,不得已只有在嘉義住宿,由 於假日,飯店房間不夠,朱雯跟女導演擠一間房,童志國與朱天分配一 間,吃過消夜,由於工作雖累了一天,但也算順利完工,大家在高興之 餘,也就喝了些酒助興。 童志國與朱天回到房間已經是凌晨兩點了,有些疲倦也帶點酒後的 興奮,兩個男子在睡不著之餘,打開冰箱再度喝起來。 在二度酒精的催化下,朱天突然用手撥一下童志國額前垂落的長 髮,朱天的手像帶著一股電波,童志國全身彷彿有被觸電的感覺,如暖 流般充塞著每一個毛孔,身體上敏感的部位被挑動了,童志國情不自禁

8


地作出反應,於是他也相應伸出手擁抱那個讓他暗中心儀已久的男子, 就在電光火石的瞬間,兩個男子的嘴唇交疊在一起,雙方堅實裸露的��� 體,像蛇一般交纏著,發自心靈深處,原始的吶喊充塞了整個房間,彷 彿天地在此刻的激情裏凝固了,任何人世間的規章、禮儀在剎那間蕩然 無存,世界只剩下一片混沌。 自從那夜開始,朱天彷彿換了一個人似的,一個大男人開始變的陰 柔起來,不再像過去朗爽地開懷大笑了,特別是在 KTV 唱歌時,不再 唱些陽剛的歌曲,對老年代的歌開始投注較多的心力,學起費玉清的歌 路,喜歡與童志國唱「天長地久」那首歌,當唱到「願似這金釵彩鳳, 雙翅交飛在禁中,願似這玲瓏細盒,百歲同心,情意濃,細看雙星一年, 一度重逢」時,朱天與童志國對看一眼,雙方眼眶裡都氾濫著淚光。 持續的演變中,朱雯似乎有所感覺,只是這時她與童志國的演藝事 業逐步攀上高峰,,兩個人在粉絲心目中已建立了接近天王、天后的位 階,不能允許一些風吹草動,節外生枝的事件,打破所建立的偶像地位。 但朱雯無法忍受自己親大哥的背叛,她強忍著怒氣試探性詢問朱 天,朱天居然一口承認,朱雯詫異於她的坦白,她打破砂鍋問到底 「你們到底怎麼了?你怎麼會這樣?難道你用情了?」 朱天沉默著,沒有回答自己妹妹的詢問 久久才幽幽吐了一口氣 「妳知道阿難在修行時,偶然遇到一位美麗的少女,心為之動,往 謁佛祖,佛祖見到阿難心身不寧,問其原因,得知詳情,問其『用情多 深?』 ,阿難答道: 『願此身化為石橋一座,受五百年雨打、五百年風吹、 五百年日曬,只祈求其這一生有緣踏上石橋一次』 ,佛祖聞之,默然, 揮一揮手『去罷』,妳說我用情多深」 朱雯聽到此處,不覺悲從中來,人生的無奈,命運的捉弄,她覺得 自己作了孽,害了自己,也害了哥哥,那個開朗的哥哥消失了。

9


對於自己的自私,朱雯感到內疚,她決心離開這塊是非之地,離開 這個自己深愛但又不斷讓自己受傷害的「男人」,暗中安排一切,她決 定接受香港某家電影公司的合約。 離開台灣的前夕,朱雯把自己的去向告訴了朱天與童志國,對這兩 個都摯愛的男人,她情緒崩潰了,三個人抱頭痛哭,彼此都不知道該說 什麼,跌坐在客廳的沙發中,等待著天明的來到。 就在朱雯赴港的兩周後,朱天也留了一封告別的信,說自己愧對妹 妹,也無顏彼此再在一起了,他決定再度上船,浪跡天涯。 表面堅強的童志國仍然過著與往常無異的日子,直到有一天報章的 影劇版刊出他寫的一首詩,用以告別藝界,宣布正式「失蹤」了。 蚯蚓之愛 是個人對性別慣性的反抗 還是上帝的疏忽 不再是我追尋的主軸 面對傳統所建構的道德壓力圈 逃避或突破有時不是我所能左右的 但對某種社會價值所塑造的習慣戒律 我是有權來撫慰自己被定罪的脆弱心靈 長期被鎖定性別上的錯置 在安德烈紀德的冬日愁情裏 是不可避免的悲劇張力 那麼王爾德的自述 不也是一個無言的抗議 花花綠綠的園圃裏 誰介意雙飛的蝴蝶是否雌雄共舞 倒是羨慕蚯蚓同體性別上的自主權

10


在佛陀的娑婆世界裏 誰能告訴我觀音是男是女? 失蹤後的童志國隱居在淡水的海邊,在沙崙附近的漁家租了一間鄉 居,開始研究起佛經,除了偶然到陽明山那所大學去上課外,他是深居 簡出的。 當大家逐漸忘記童志國這個名字的時候,朱雯在香港影壇又闖出了 一片天,不時出現的報章緋聞故事中,難免也會提到童志國一筆,只是 已經是白頭宮女話玄宗的往事了,除了佛經研讀外,並整天吃齋念佛, 也開始提筆寫一些東西,偶爾會被刊登出來,因為用的是不同的筆名, 所以沒有人會聯想到是童志國的作品。 為了尋找靈感,他會到附近的沙灘去散步,久而久之,相同到沙灘 作息的那幾個人,彼此變成為熟悉的陌生人,雖不知姓名或來龍去脈, 但面孔都看熟了,其中一位彷彿是姓徐的年輕人,童志國偶爾會在山上 的那所大學看到他的出入,由於戲劇系的教室與地方戲曲研究中心相 鄰,得知那位徐姓年輕人是歌仔戲的愛好者,於是在周六下午的傍晚時 分,沙崙海水浴場的沙灘上兩人攀談起來,荒廢了的沙崙海灘空寂無 人,時近初秋,夕陽在海平面上迤邐著璀璨的晚霞,秋風襲來,有股令 人愜意的快感,兩個人談著談著,不知不覺中落日墜入海中,黑暗從四 面八方合攏過來。 幾次的交談後,得知徐姓年輕人是附近工地的工程師,家住台中, 因為趕工程,所以住在工地的宿舍,一有空就到海邊散步,由於相處的 的大都是工地的工人,沒有什麼談得來的朋友,不過他對童志國可就注 意了,從地方戲曲研究中心的朋友口中,了解到可能是童志國的人,就 是自己常在海灘散步相遇的人,就開始收集他的資訊,所以說對童志國 的過去知之甚詳,也頗為崇拜。 雖然不是童志國喜愛的菜,而且是身處在不對稱的天秤上,但在極

11


端寂寞的氛圍下,感情進入冬眠狀態中,童志國終於接納了小徐的投入。 特別是相較於朱雯如日中天的演藝生涯,幾年的退隱生活加上畢業 後進入軍中藝工隊的時間,等到要復出時,已有時不我予的感嘆,星海 浮沉,讓童志國經濟大不如前,但出手的排場已養成,由奢入儉是不容 易的,幸虧小徐無私把自己的儲蓄與工程師 收入奉獻出來,維持了童 志國的基本奢華,然對有一頓沒一頓的收入,童志國個性漸漸轉變成喜 怒無常,對這種無奈的生活境遇,小徐是逆來順受,甘心付出的。 特別是童志國在雙方朋友的一起相處時,對小徐頤指氣使的態度, 連童志國己方的友人也看不過去時,小徐卻能為他的童大哥尋找理由解 釋。 在北部的日子,對童志國而言是不如意的,出走台北成為他念茲在 茲的念頭,就在這時候,政府開放了廣播頻道,各地均有新的電台成立, 廣播 DJ 成為十分搶手,為了離開台北,童志國到高雄加入其中一家新 的廣播電台,由於童志國雖然在歌壇及銀幕上有些過氣,但他過去殘留 的名氣讓他在廣播界迅速竄紅起來,但人紅是非多,有關童志國是同志 的消息不徑而傳,終於傳到電台主事者的耳中,由於觀念上的不同,主 事者對童志國百般刁難,欲除之而後快。 就在這當時,另一家電台也籌備成立了,童志國就順理成章成為這 家電台的台柱,主持了午夜的節目「南國夜未央」 ,這節目快速在高雄 受到歡迎,童志國彷彿又回到往日的榮光中,不過這次他以永遠的單身 貴族作號召,成立「未央夜俱樂部」,小徐也順理成章成為他兼職的助 理,無怨無悔貢獻自己所有的一切,供其驅使,為避免別人的猜測,消 除一些流言,童志國若有似無,亦真亦假的有了較親近的異性女友,總 之在這個幾百人的社群裏,他是交相寵愛的夜王子,雖然不再大紅大 紫,但在盲人之國獨眼為王的原則下,他是被尊敬的,於是他要徹底忘 卻過去的點點滴滴,不管是恥辱或光榮的。

12


當往事如煙而逝的時下,當南國夜未央榮登收聽率第一名的時候, 當童志國被選為全國電台情人榜首的時刻,在他主持的聽眾叩應中,突 然聽到一陣過去熟悉,現在驚訝,未來一定也難忘刻骨銘心的聲音: 「我 是石橋,度過了一千五百年的雨打、日曬、風吹,只求能再見一面。」 童志國頓然失神了,從 43 樓播音室向外望去,遠處海洋在夜光裏 閃起粼粼波光,數顆星星在柴山上空璀璨明亮,今夜的天空,或者明日 的天空,那一片才是童志國自己的天空?

13


彩虹帝國-第一道彩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