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佷 冔䠓

╊〃㜿䚮寊⌙㝴虇䜅㎠⧀ⴛ⪶亿Ő䀥∨ㄭ嘨㶠⇘㮢桱朚㟑虇㢘⁉䰐䋅⧭―ᾏ㢻 慝㜿䐈⎙懁㎠㏚ᾼҸ┮ℕ㞾ᾼ⪶ⴇ䚮⧀⎉䏗䠓Ҹ⡭⎿ⵅ虇冊―冊虇孉ㄦⴒ㢘灭 ㊞ㆬ虇΅尹―ㄗ⪩⃋῝彮⪶ⴇ䚮㻊㢘杫䠓‚虇ⷀ個倛崏ᾚ╊Ҹ⎿―Ῥ㢗虇㎠䢚 ⎿⧀䫍慝㜿⪫☛≍唙䠓ひ◙虇╗㊂弆戲㢻⶞㢇虇ⷀ朚⭚╒厖⧀䫍䠓≍唙㻊⑤Ҹ ㎠☛ᾼ⪶ⴇ䚮⧀䠓杫⅑⪶㬑ⷀ㞾憨㮲朚⭚䠓Ҹ ㎠㞾ᾏ▜ġ ŊŇłġ 虃Ⅼ根ҷ帰⑨╙乍䴦ⴇ虄ⴇ䚮Ҹ宧ㄦġ ŋŖőłŔġ 戇亊㟑虇㎠勵ᾼ⦉ 㢻ᾙ╹㢘Ӂᾘ⪶ӂ⛕ⴇ柱䠓ⴇ亊虇⡯䉉ⴒ↠䠓Ӂ撱憣ӂ☛Ӂ⎉彾ӂ⪶㬑㵣悒⬌ ▶Ҹᾏ〃懝╊虇ňőłġ 虃。⣖ⴇ⎕䯜灭虄᾵㸡㢘⬑Ὶ⏜㊂≞去ⴘ⋷Ӂ懝ᾘӂ虇ᾜ ▛䠓伢㴆↡ㄦ嗦ᾜⶠҸ⋗㞾╒厖―╜汧旄懚⑤虇䲻ᾏ㲰╒␯懙姛虇䲻ᾏ㲰䛨ⴗ 㛎俌虇䲻ᾏ㲰⒔⢜䱚㹤㢒Ҹ㢃捜嬐䠓㞾虇㎠ㄭᾼ汣毦⎿⏅〵䠓員岻虇⁴╙孉⵮ ⎿㎠↠⶜Ӂ儝⬌䚮㻊ӂ䠓㊂≞㞾⬑㳳Ⓚ῞Ҹ㎠↠⢷ᾘ㢗㳲ゞᾙ唙Ҹ⌅ㄛ虇⢷⎉ 䏗⽴⃫Ὶ檧虇㎠↠⢷ᾜ▛䮚〵╒厖―‣ᾏ⋼⋻㐤ҷӁ㜿㶠⬂ӂ‚₅☛⋼‛ᾘ㛎 㛈㐤䫷䳘‚₅Ҹ㎠⶜幖㢻⩮㝆☛ⶐ朘㛎⏅㏏憯㎟ᾜ。䳘⪩―ᾏ₌┼㉰虇╗⶜Ӂ ⁏灋㞾㶠Ὴӂ憨↚⛞槛⃫―ᾜⶠㆬ冒Ҹᾏ⎖⃋῝抌姬嗦ġ ŊŇłġ 憨↚怺₌军ℕʟʟ ㎠朚⭚⶜卹⾀Ὶ⏜《㊂䠓分㫼彾■䚱䚮幹䜠虇΅䠋䖍虇ŋŖőłŔġ 䠓㻍⃜㢹ㅔᾏ⴩ ⷏柟―卹⾀䠓⎉彾Ҹ ΅寀憨㏜㞾⪶ⴇ䠓╾㊪Ὶ埤Ҹ⊧䴰㎠↠ᾏ懁ℕ⪶ⴇ⾁娺㻍ㄏ㥟ᾏ↚ⴇ亊虇⃕戇 㙖☛㛈崙䠓䰉朢㞾⳧⢷䠓Ҹ㎠↠╾⁴戇㙖㥟䮽䚮㻊㮰ゞ虇㥟䮽⶜ⴇ㫼䠓㋚〵虇 ╒厖㥟‪㻊⑤虇䚩厂戇㙖惘亊虃‚⵵ᾙ㎠ᾏ⃜唙♰⏪惘―亊虄Ҹ䜅䋅虇㎠ᾜ 㞾尹⪶ⴇ㞾䓷䱚㝋䫍㢒䠓ᾏ↚仓俣虇军‚⵵ᾙ虇⪶ⴇ䚮΅嬐棱⶜㸘捜䠓ġ ŨųŢůŵġ ŭŰŢů虇⁴╙㢹㳲ゞ懁⋴㷑分⾑⧃ⷀ⾁␯⢷怺ᾙ䠓䲅䎼䠓⩢␪虇΅㢒╦㛎〫▓榔 㛎䳥㄀榎Ҹ⃕⪶ⴇ䚮⭚仑㙐㢘㢃⪩㟑朢虇㏚㕰㢃⪩幖䀟虇╊懁姛戇㙖☛㛈崙Ҹ ‚⵵ᾙ虇╹㢘⃯㏜劌㕞俹㢹ℕ」〃䠓⪶ⴇ䚮㻊虇䚩厂㞾㢹ℕ⁉䚮䠓⢥≞Ҹ憨㢻 㢇㎥冔╹劌◙寃⃯虇ᾏ‪㎠↠㏏䥴᾵尜▛䠓䚮㻊Ҹᾏ⎖䠓㛈崙虇戓ㄔ⃯卹⾀╊ ⴩⫹▶Ҹ 俌佷悾 押㠉㻸

ҿᾼ⪶ⴇ䚮⧀Ӏ ‛梅ᾏ梅〃慝㜿䐈⎙⎉䏗幖㜨 ⎉䏗處 欨㾾ᾼ㜖⪶ⴇⴇ䚮㢒ᾼ⪶ⴇ䚮⧀⎉䏗⭣♰㢒Ӂ㜮ӂ ⢿⣏處㜿䛛㸨䚿欨㾾ᾼ㜖⪶ⴇ咒⋚じ㮢ᾘ梅ᾒⴳ 梊尀處ijķıĴĮķĵıĵ 梊抄處ŤŶŴűŁŤŶŴűįũŬ 佁⣏處ũŵŵűĻİİŤŶŴűįũŬİ 佷悾虊⃫冔處ġ 押㠉㻸ҷ栂㞛㞝ҷー㩌㮒ҷ拉榛Ⰶҷ⃤㛻䍈ҷ 䶰㻸ㅆҷ㤦⛮厫ҷ⳺㧈呂ҷツ㻩恡ҷ⃤⫤ンҷ 㿾寯Ⰶҷ␘ⳟ≠ҷ儔⫤Ⱙ ⴱ⾼⃫冔處ġňŭŦůҷŎŦŭŰťźҷŋŶůŦġҷ㺹㡘Ⲋġҷ 灝ㇸ䇬ġҷġ栂➘搧ҷ㤀 溃岬處灒姜⁐ҷ㤦⇘凿ҷ㳟栌咀∠ҷᾘ孡巹ҷ 欻⽌ҷ㮙✓㮨ҷ嬒⅙⦉ҷ柎戙↚ 㐎⓿處㜿ᾥ亏⓿⏆⵵㫼㢘柟⋻▇ 宼宗處灒姜⁐╙⌅⁥


䡽撓

2! 佷冔䠓尀!

68

4!媌憯㦰▁䠓虃㥟ᾏ㨬虄憏虊懁彾

⎉彾

9!

䬐ㅛ

69!灭孲⪶ⴇ䚮嬐⇩懢ㅆ弔⁉虚 6:!⪸㞮虉䠖▝虉㉔吁

21!棡㞴㞢憬䠓Dbsffs!Qmboojoh

71!ㄭ吁㉔⎿㉔吁

22!ⴇ䚮⵵兡虉冐杕䠋懣

76!亣㉔ⵎ嬞ᾏ孌

25!ᾏ↚⵺崏䠓⛞槛蘅Hsbou!0!Mpbo!桫屖

77!㎠䠓

27!㑣ⶥH.Cvt⁣⇩⪈⁣

78!䋨䮔處ㄭ栝亩䠓孏灭䢚

29!挺䚮抌嬐㖭✁➱ʟʟ㞮ⷠ挺䚮⑤弆ℕ

81!姛⑤Ὶㄛ虉!䫍懚Ὶ⏜

2:!㑄㐦䚮㻊䠓␁婑

83!、㚍䛱㫼䬽佲䛀╙姛⑤檧㹱

◇䋨⪶ⴇ䚮㻊

31!⢷⢿ᾙ㒍弆䊰柟╾劌虈虈容⛞㫙䯝⁐ 33!⎕⸣彾Ὶ⪥

86!䫭 36!杫

⒥仓俣

87!㦰㝈㥅㭚⢥

88!㗄㯈懽挫ʟʟ⾺䚮䇺䂍⅒BBQD㛈棸

37!⽰憃䠓欻㏁⢧

89!㵺ᾜ憞㞝虇䊰₊㳰慝虚

39!⪶P㷇倛䚮㋚亊伀Ὶufsnjopmphz

91!⾺䚮⌀㹊虇ⓐ↚ⵈ㞢

41!ᾙ屁㶲㶪͑͑卹尹卹尀䠓㛨㔗

92!☸抌⚣䥴虇屽☸寱●蘼

43!⁙摹悹⎿㎠⇩唙

93!䖕孲ⴇ䚮㢒䠓⛞槛

45!ᾼ⪶ⴇ䚮㢒㢒䱯Ὶⷻ㢒寊⌙䠊宧

95!Ӂ䫭Ҹ桤ӂ嗌㏅䠓䰉朢㛎㹊

46!䢚䚩灋虇ⴇ䚮虇⃯΅㞾楢⢚⁉⦉ⷳ蘼

䚷幖宙

47!ㄭӁ灭孲嬐㎠⿺ӂ⎿Ӂ灭孲嬐⃯⿺ӂ

96!⵵

ⵎ厜

4:!

51

廿ᾙ呵崏Ὶ彾

97!HQB! 98!⥝⋶䠓⁉灭㮲廿⎉╊虇╜Ӂ似尯ӂ 99!䜠⃋⏾ⴇ⩺⋴崏冔㒖ⓦ

53!䜅㢚╚㎟―▛㏎

9:!Ⅼ⇴埤㚭☌毩泑

㼗幊

56!檁橮

58 㼗幊㗄䲷⵵撓 㛅幆⁉☌䠓NdKpc!虊!㞮⾃⋚䠓▭橮兡㋲ 虊!䜅䵏⊘㎟䉉價㉰ʟʟ⌋履Tubscvdlt⬑⃤䊰ㇴ 63!㼗幊䠓㎿䎼

65 ⬂⽴▛ㅒ▗⃫䫍͑͑灊桏桥⶞虇䖕ㆄↀ⋷

:1!ᾼ⪶Ὶ⪫虈虈⪫㟩ᾼ⪶㢘☸⇩ :3!ᾼ⪶㦰⾃愼⌇ :4!㦰⪥″憩㏚⌙ :5!Nfncfst(!pg!DVIL


ʏ!ʏ!ʏ!ʏ!ʏ!ʏ!ʏ!ʏ!!!!!!!!

ᇙ೷ਠў‫ޑ‬ Ȑࢌ΋చȑ!!!!! ଏ!!!!!!!ʏ!!

຾ၡ

Ўʏ᏾౛Ǻߏᄳሳ

Ӂ劌⪯婬懁㏏岑㜖䱯憨ᾜⴛ⋷䠓ⵈ⟷䠓㤀嬎虇⚾㢘ᾜⴛ⋷䠓宧㍅㎥ᾜⴛ⋷䠓㊂㹤Ҹӂ!!!!!!!!!!! ͑͑ҿ㒹⮐䠓㩽㤦Ӏ㣠ᾙ㞴㯈 。棱⢿⁚仈㎥尜峧ᾼ⪶虇ᾜ⪥῝㞾ᾼ⪶⃣⢿⪩ⶠҷ宼㝌⬑⃤ҷ㢘⁏灋ⶥ䱾䦣䰅 ㎟ⷀҷ⁴Ӂ仟▗≂伀厖䖍⁲虇夜㢒ᾼ⢚厖嬎㝈ӂ䉉ℎ☌䳘䳘Ҹᾜ懝虇⢷㏃ᾙ憨 ‪⬌≞抌崢ⴧ㝈虊⪥⁉䯀懢䠓⋘䘿虇■⃋㞾⋘㞝䠓Ὴ㻐⪶彾成㳴Ὶ⏜虇⃤ᾜㄭ 憏彾ᾼ⡭槶憨‪Ӂ巟␮⇘㫼ӂ͑͑♹ㆤ憨‪宧㍅㊂㹤俌ᾜⴛ㜃͑͑΅╾⁴亿ㅒ 䢚䢚⪩ⶠ娺懽囌―䠓䢮⵵虇⬑⃤厖⃯䠓䖍㹐䢇憲Ҹ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ዷ⃤ẘᡱᎈ↪ጴᦀ᪇ ᗯᅗ㌕ ᾼ⪶ⴇ䚮⢷㦰⋶▓䮽屽寱⧃▗ᾼ 姷㞝怺⎕㟑虇抌㢒ℎ䚷⬑Ӂ㜿㜇 ᾏ㣝řřӂ䠓ᾼ㜖䶰䯀Ҹ䜅ᾼ㜿㒖 㜿‭㢇柱ҷ㜇㒖㜇ⴇ亊ҷᾏ㒖ᾏ 〃亩Ҹ憨䮽䓷䐈䠓卹䯀㳲㳲䀟㝋 ᾼ⪶䓷䐈䠓㢇柱㾄䀟Ҹ ᾼ⪶㧈㙩ҿ欨㾾ᾼ㜖⪶ⴇ㨬ℚӀ 㝋IJĺķĴ㎟䱚虇ゐ宏ᾼ宑㞝ᾼ⪶ 䉉凾戵⏅⪶ⴇ╙Ὴ嬐㔗屁尭宏䉉 ᾼ㜖Ҹ㏏岑凾戵⏅⪶ⴇ虇㞾ⶖ䜅 㟑ᾘ朢欨㾾䠓⶗ᾙⴇ柱虃⺖⦉ҷ 凾▗ҷ㜿‭虄▗℄军㎟虇᾵⢷⎕ ›幖䀟╙宼㝌䠓▛㟑虇⁜Ⅼ㒐▓ ㎟♰㢇柱⢷㛨ⴇᾙ䠓卹Ὴ☛䓷䐈 ㆶҸ䜅㟑ᾜ▛㢇柱個倛卹姛朚愵 ⴇ亊☛冒寵虇军ⴇ⃜寵⏖䛀ᾼ⪽ ⴘ㔡Ҹᾜ懝虇IJĺĸķ〃䱚㹤⷏憩懝 Ӂ㜿ⵛ䏍㛵⧀◙㢇ӂ虃寊IJ虄虇ⶖ ᾼ⪶䠓ⴇ⏅㛈䉉Ӂⴇ䭠䉉㢻ӂ╙ Ӂⴇ䚮䉉㢻ӂ‛⋒⏅虇崙䢇⫹╊ 㢇柱䠓㛨ⴇ卹Ὴ㲙虇㽹䉉╹劌䴰 䖕ⵎ厜ҷ䓝ⴇ捠╙㢇柱憩峧屁䮚 䠓㯮㭚Ҹ䉉㳳虇⒔㑻撱䯕ҷ⚟▪

㵔⢷⋶䠓㜿‭㢇柱Ῥ⃜㦰嗲桕汣 愼分⁴䫉㐦峿Ҹ ᾼ⪶⁉桥䋅伢⿇㺴㺴㮑懢㢇柱乍 䫭虇⃕ⷀ䖍⵵军宏虇▓㢇柱⾁伢 ▛㭚⒥虇ㄋ㳳柳―㦰客☛䧻₅ᾜ ▛⪥虇」䊰⽽彬Ҹ㏏岑㢇柱乍䫭 䖍⁙㝱ᾜ⃫䉉⪶ⴇ䠓㒖⶝┮⏖ҷ ╗ᾜ㞾㥟朢㢇柱ⴇ䚮䠓䓷䐈㶲 巰Ҹ⃕㞾虇㢇柱乍䫭ℬ䋅⃫䉉㥟 䮽䖕㊂ㆶ䠓尀尭虇ᾜ㝆娺⁉⌜㲰 寽捚☛巟ⵛ⌅⋶ⵈҸℚ⬑㢏慠㜿 ‭坬姢亊▛ⴇ╜⶜ⶖ㜿▛ⴇ⎕䠋 ㄏᾜ▛㢇柱虃寊ij虄虇䜅ᾼ⶜ᾼ ⢚坬姢㛨ⴇ≂伀䠓⦔㒐虇ⅎ捜㜿 幵‗―㢇柱乍䫭䠓䜅ᾚ㊞儸Ҹᾜ 懝虇样ᾘᾘ⡪㜿ⴇ⏅军ℕ䠓▓ⴇ 柱伀ᾏ㛅䚮╙㜿㢇柱䠓㎟䱚虇㢇 柱弙嬚埪⒥虇│ⶖ崙㎟槭⃋ᾼⴇ 䠓Ӂ䫍ӂ虇军ᾼ⪶䠓凾戵⏅⃋῝ ‵㢒㎟䉉捜媖军埪⇖䠓⪱⡗Ҹ

3


ᾏҷᾼ㜖懚⑤

ጃᗇ

㢇柱乍䫭桥䋅懯╊虇⃕ᾼ⪶㎟䱚䠓䖕ㆄ虇╗䠓䩉厖ᾼ㜖╙ᾼ⢚㜖⒥ⵕᾜ╾⎕Ҹ懯⢷ IJĺķij〃虇㾾咀㛎〫⭣₊―ⵛ䏍㛵⭣♰㢒哘㙻⪶ⴇ佷⏅╙仓俣嬞䮚虇⶜㍘嗦䫍㢒ᾙ⶜ 啾⁉╙ᾼ㜖⶗ᾙ㛨剁䠓☋刁虇㝋㞾ら峿㎟䱚ᾼ㜖⪶ⴇ虇᾵⭣₊⭣♰㢒⋶⚾ᾏ啾⁉㣝 ⓢ㛞䉉㦰朆虃䜅㟑㾾⪶㦰朆⁜㞾䛀⪥⢚⁉⎉₊虄Ҹ ᾼ㜖⢷ᾒⓐ〃⁲⁴⏜ᾏ䢃娺㳶嬥虇㏏㢘㛎〫⋻◙㹤ℚ⣖⁴咀㜖䉉䀥虃寊Ĵ虄Ҹᾏ䢃 ⁴ℕᾜⶠ䫍㢒⁉⩺☛⢧汣⣖嬐㷑㕟汧ᾼ㜖䠓⢿⃜虇⃕ᾜ娺㛎〫㔴亜ҸIJĺķĹ〃虇⺖⦉ ⴇ䚮㢒厘愵Ӂᾼ㜖⎦䉉ⴧ㝈尭㜖ӂ〶屖㢒虇䉉ᾼ㜖懚⑤Ὶ⋗恏ҸIJĺĸı〃虇䲻ᾏ㲰 ᾼ㜖懚⑤㳲ゞ䠋弆虇䎼╥ᾼ㜖㎟䉉㹤⴩尭㜖Ҹ⋸⃜ᾼ⪶▛ⴇ⎿㝴㢻⎉⾼⢚株ⴇ䚮㢒 峿虇㎟␮䎼╥封㢒峿䠋梊⧀仵㾾䣲虇⅒屚⁥仵‗ᾼ㜖㹤⴩⢿⃜Ҹ▛㟑ᾘ㢇柱‵仓㎟ 凾▗姛⑤⭣♰㢒虇␹␪■㛎〫䎼╥ᾼ㜖䠓㹤⴩⢿⃜Ҹ仑㝋⢷ĸĵ〃䱚㹤㐎尜ᾼ㜖䠓㹤 ㄚ⢿⃜Ҹ⃕䜅㟑捜咀悤ᾼ䠓㛎䳥☛樷㶲᾵㢹ㄦ⁴㛈崙虇⋻⑨♰㑪⑮⁜䋅㬄䉉捜嬥咀 尭㎟俍Ҹ IJĺĸĹ〃虇⡯嗦㛎〫䠋姷䠓Ӂ汧ᾼ╙⶗ᾙ㛨剁䠌䠽㢇ӂ虃寊ĵ虄☛⪶ⴇⴇ⏅⡪㛈ᾘ䠓 ⏉䅏虇ᾼ⪶▛ⴇ厖䫍㢒⁉⩺懑㝋IJĺĸĹ〃䠋⑤䲻‛㲰ᾼ㜖懚⑤虇䡽㮨柳―㕟汧ᾼ㜖䠓 䫍㢒⢿⃜⪥虇㢃㕟↰㵜尭㛨ⴇ虇㐙ᾼ㜖懚⑤㔷姛⎿㛨剁㛎䳥ᾙҸ╗厘愵ᾏ亊⎦㻊⑤ ℚ⬑ⷤ孌ҷ㜖⮪㟩㢒╙ᾼ㜖㝴䳘虇␪⢥㐙ᾼ㜖懚⑤㔷■⦉ⷳⷳ棱虇⁴㛈崙䜅㟑捜咀 悤ᾼ䠓樷㶲Ҹ⃕憨㲰㻊⑤伢懝ᾏ〃⪩䠓悬䋛ㄛ䊰㹤㒐倛虇㢏ㄛ⁴⫀㛦◙仑Ҹ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ጱጙᮿᙞዶ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ҷ⪶ⴇⴇ⏅處 ⡪㛈ᾘ⋽ᾘㄸ⡪ 㛨剁厖㛎㹊䠓杫⅑虇ㄭℕ桲⁴␁婑Ҹ‛㲰⪶㎿ ㄛ虇啾㜖㛨剁梏㷑㒐倛ᾙⓖ虇⋼〃⏅䠓ᾼ㜖ᾼ ⴇ厖ᾒ〃⏅咀㜖ᾼⴇ᾵⳧Ҹ厖Ὶ䢇⶜䠓㞾ᾼ㜖 ⪶ⴇ㔰䚷⡪〃⏅虇军欨㾾⪶ⴇ㔷姛Ӂ咀ゞӂᾘ 〃ⴇ⏅Ҹ⃕㞾虇䉉㝈ⅎ㴥㶠㛎〫伀㹊虇㛨剁㛎 䳥捜咀悤ᾼ虇⑨ℎ␯テ⾑㶠⶜㴥㶠冔䠓尜▛虇 悤嬥⌅㵜尭╙⌅㜖⒥Ҹ⬑㞾冔虇ᾼ⪶㛅╥ᾜⶠ ╹ⅽ䛱ᾼ⋼䠓咀ᾼⴇ䚮虇崙䢇䉉ᾼ㜖ᾼⴇ⿅ℕ ⏅刧虇⁳ᾼᾼ㜇䡽㒐倛㾪ⶠ虖军⡪㛈ᾘ⏖㢃懁 ᾏ㳴⨭␯咀ᾼⴇ䚮懁⪶ⴇ䠓⊹⑱Ҹ

䲻ᾏ㲰Ӂ╜⡪㛈ᾘӂ懚⑤ 㾾〫㝋IJĺĸĸ〃䠋姷Ӂ汧ᾼ╙⶗ᾙ㛨剁伯䠽 㢇ӂ虇ら峿ᾼ㜖⪶ⴇ惘䉉ᾘ〃⏅虇伀ᾏ⪶ⴇ ⋴ⴇ寵☛⪶ⴇⴇ⏅Ҹᾼ⪶⾺䚮样│╜⶜虇㒖 ᾼ⪶ⶖ䊰㹤似㒐␄㦰⁴ℕӁ憩㏜㛨剁ӂ䠓䖕 ㆄҸ⡪〃⏅䉉ℎ▛ⴇ㢘⋔婤㟑朢ⴇ兡虇㕟K ⅽ崏⢚㜖ҷ咀㜖ҷ憩峧㛨剁ҷⴇ䚮䉉㢻屁䮚 虃ŔŕŐŕ虄䳘䘿⨒Ҹ兛〃⾺䚮䠋弆儆屁虇Ӂ⾺ 䚮⢧仟╜⶜⡪㛈ᾘӂ桕㢒㢃㢘‛ⓒ⋼䠍⁉⎉ ⾼Ҹ㦰朆㣝ⓢ㛞㝋㢒ᾼⴲ宏似崆ᾼ⪶䖕㊂虇样 ㄛ㦰嗲㢒‵㸉⴩⦔㒐⡪〃⏅Ҹ㛎〫㢏仑⬴ⓣ虇 姷䫉ⓐ〃⋶ᾜ捜㕟Ӂ⡪㛈ᾘӂҸ

4

䲻‛㲰Ӂ╜⡪㛈ᾘӂ懚⑤ ⢷⪶ⴇ⡪〃⏅ᾏ㟑㎟䉉Ὴ㻐䢚㹤Ὶ㟑虇㛨伀㢒 㝋IJĺĹĹ〃䠋姷ҿᾘ埮⧀◙㢇Ӏᾼ虇ら峿⪶⶗ 㛅䚮ㅔ榗㝋ᾼᾒ䛱㫼ㄛ虇厖▓⪶ⴇ⦉㢻ⅽⴇ 〃┮⏖ᾙᾏ厃Ҹ㳳⪥虇⧀◙ら峿㔰䚷Ӂプㆶⴇ ⎕⏅ӂ虇ᾼᾒ⋴ⴇ䚮ⅽ崏ῬⓐῬ⎕虇ᾘ〃⋶䛱 㫼Ҹ⁴ᾙ䠕懋ℎᾼ⪶彮样ᾘ〃⏅虇㊈弆⾺䚮㬄 ␪╜⶜虇ⴇ䚮仓俣㢃凾▛㦰朆ҷ㛨⾺䳘㎟䉉㚾 㒐Ӂ⋼⡪⏅ӂ䠓氷〈Ҹ㝋⧀◙㢇䠓屽寱㢮⋶虇 ⌀ᾘⓒ▜⾺䚮╒厖ķ㢗㝋扄懇⪺⦑厘姛Ὶ⪶桕 㢒虖IJı㢗〤䱚㹤⷏愾履ҿᾘ埮⧀◙㢇Ӏ㟑虇 ▓㚾㒐Ӂ⋼⡪⏅ӂ䠓⢧汣⇖懽㏢呀⢡厘姛桕 㢒虇ᾼ⪶㦰㝈㕟K㦰⾃㔴悘⾺䚮⏜ㄏ⎉⾼虇╾ 嬚䱚⧃洽㞝ҸIJij㢗ij㝴虇ᾙⴇ㢮㢏ㄛᾏ⪸虇㢃 厘姛Ӂ╜⡪㛈ᾘӂ儆屁虇⁉㜇⪩懣ᾘҷ⡪ⓒ虇 ╒厖冔㙯䂎―㜃㨬䠍喻⪶懢Ҹ ᾜ懝㛎〫⁜ᾏ㊞ⳳ姛虇㝋兛〃IJ㢗⋻⃗姛㛎⷏ ⾁㔴亜ҿᾘ埮⧀◙㢇Ӏ㢘杫⪶⶗㛨剁Ὶら峿虇 ⡪ⓒ▜▛ⴇ㝋ij㢗⌜ῧ㦰㝈ⴘ㔡Ὶ㦰⾃⎿⾒㛎 ▇儁桕㢒㐦峿虇‵╹㞾ㄡ⑭Ҹᾼ⪶㝋IJĺĺIJ〃 娺懋㔰䚷プㆶⴇ⎕⏅虇ⴇ䚮崙䢇╹ⅽ崏ᾘ〃Ҹ ⪶ᾏ⢚㜖ҷ咀㜖ҷⴇ䚮䉉㢻屁䮚虃ŔŕŐŕ虄䠕 䛀IJĺĺĶ〃弆⏣⎉ㅔⅽ嬞⴩虇⁴⃫厡佸ⴇ⎕ᾙ 䠓⩢␪Ҹ䢃厂⡭㴇ㄛ虇䐈Ⓩ㛎〫㸉⴩㝋ijıIJij 〃⵵姛ᾼⴇ╙汧䳘柱㦰ⴇ⏅㛈棸虇ᾼ⪶ⶖㇱㄸ ⡪〃ⴇ⏅Ҹ

ᾘҷ㛨ⴇ尭宏‚₅

军⢷ıĶ〃䎕䠋䠓㛨ⴇ尭宏‚₅ᾼ虇⢚株⒥┊䂣崙 ㎟咀尭⒥䠓㝈■虇㧈㢻ᾙ剛桱―ᾼ㜖⪶ⴇ捜嬥ᾼ 㜖ҷⶖᾼ㜖⢚株⒥䠓䖕㊂Ҹ

ıĵ〃IJIJ㢗虇㦰㝈拜▗␘戄儸㦰朆䠓Ӂ⢚株⒥ӂ虇 嬐㷑▓ⴇ亊姷㞝劌▵㝋ᾚ〃〵㛅╥棭㢻⢿䚮虇᾵ 㕟K彂⪯䠓咀尭㛨㔗屁䮚虇军䜅㟑㸡㢘㳲ゞ屽寱 ₊⃤▛ⴇ虖ıĶ〃IJ㢗虇㦰㝈╗嬐㷑槧㊞⨭␯咀尭㔗 屁䠓ⴇ亊榗戄ⴗ⡪↚㨬₅虇䜅ᾼ嬞⴩ㅔⅽ䭠╙厂 ⶠᾏ䵏⶝ⅽҷ⵵毦ҷ侃兡屁⦑榗⁴咀尭㔗屁Ҹ▛ ⴇ嘨⢷炢婰虇䢃厂ijķ㝴㝈䛀ⴇ䚮㢒▛ⴇㄭ棭㳲ゞ 憣ㄠㄦ㈘᾵㕼䠋虇イℕᾜⶠ杫㝋ᾼ⪶⢚株⒥䠓宝 履Ҹⴇ䚮㢒╙Ӂ㓜姪ᾼ⪶䖕㊂⶞仓ӂ⢷㢻扷㜖⒥ ひ⧃㔪⎉Ӂ♼ᾼ⪶ӂ䠓㯺槜╙⪶⳦⧀虇᾵㛅桕― 慠ⓒ▜⾺䚮㦰╚䠓凾儁Ҹㄛℕ虇」⃜㚾㒐Ӂ⢚株 ⒥ӂ䠓ⴇ䚮☛㦰╚⢷㜖⒥ひ⧃ツ幋―ҽ䲠ᾼ⪶Ҿ ᾏ㜖虇㐷㙙╜⶜⢚株⒥䠓ⴇ䚮虇‵イℕ⪩䵖㜖䱯 ╜㙙Ҹ 柳―屽寱⛞槛⪥虇㛨ⴇ尭宏‚₅ᾼ憞棁⎉ᾼ⪶䴰 䖕ⷳⶖ⢚株⒥䳘▛咀尭⒥虇⌅⵵⶜幋慠⢚株ⴇ姢 䠓䖕孲虇ⓐ⎕》䮩Ҹ⚁ⴇ亊杫ⳟⷈ㛨㔗ⷀ㳳㘿㜖 虃寊Ķ虄虇坘宝履尭㜖⃫剁䠓㬑ㆄ虇㒖⎉尭宏᾵棭 㴊䠓⽴⌆虇⪶ⴇ䠓ⴇ姢㐙㬑ㆄイ⋴㵜尭宝履虇㏜ ╺⇩ⶖ䥴峧䛨⃞Ҹᾜ桲䠋䖍虇⢚株⒥柳―捜嬥⪶ ⴇ䚮䠓咀尭劌␪Ὶ⪥虇⃋῝ㅧ宧―⪶ⴇ㢃⪶䠓帻 ₊處㐙䥴峧㟽╙厂▓栝ⷳҸ㏏岑⢚株⒥虇╹㞾憯 ⷀ―ᾏ䕼᾵ᾜ⢷⢿䠓Ӂ汧亩䥴峧⎕ⳟӂ虇㳶嬥亴㧈 欨㾾䠓乄尭╙ᾼ㜖Ҹ

虃杫㝋㛨ⴇ尭宏‚₅╙⌅⁥㦰㛎⛞槛虇╾╒杀Ӂ ᾼ㜖⪶ⴇ㦰╚杫㹷⪶ⴇ䠋ⷤ⶞仓ӂ佁榐處ũŵŵűĻİİ ŸŸŸįŤŶũŬŢŭŶŮůŪŤŰůŤŦųůįŤŰŮİ虄


ʏ!

ᾏҷ⶞⧀㜖⒥ 䛀ⴇ䚮卹䠋ҷ䚷䶰柚㄀⓿㐏姢⓿姛䠓⶞⧀虇 㢍伢⢷Ῥⓐ〃⁲䠓㦰⢡ᾼ䡪㬄ᾏ㟑ҸῬᾘ厂 Ῥ‣〃朢虇䛀ҿ⶞朏⧀Ӏ朚⭚虇⎉䖍―ᾜᾚ ‛ⓐ₌⶞⧀Ҹ䜅ᾼ㢘⁉⢷慝㜿䍮ᾼ㻍䠋⋻䋅 厖㮨䀥㊂≞⶜㐦䠓⎙䏸虇᾵⢷䠍喻⪶懢㛍梊 ㄀厖概㮑虇⾛㢪㏢䧃慝㜿䍮⶜㜿䚮䠓䇛惇Ҹ ╗㢘ᾼ⪶▛ㅦ㜖⒥⶞仓⎉䏗䠓ҿ㢗‚Ӏ虇⎕ ›㉔㌍⶞尹ҷㆶ䥴峧䳘虇⃕懼儁▜Ӂᾼ⪶㓜 姪懢ㅆ⪶凾䡮ӂⶖᾘⓐ⪩₌ҿ㢗‚Ӏᾮ懁⤒ ⣍䳡Ҹ㳳⪥虇戓㢘呴、寸⎙ҷ䂺䛺䠋⃗虇汣 䖍―▛ⴇ卹Ὴ样ㆶ䠓樷㧋虇ᾜ≔厖⪶ⴇⴧ㝈 ⎙䏸⪶䢇ㄠ〼⁴╙捬摡䢇⶜⪥虇‵厖ⴇ䚮㢒 ╙ⴇ䚮⧀⎙䏸䠓㝱⴩樷㧋ᾜ▛Ҹᾜ懝虇⶞⧀ 样嗦‡凾佁䠓䠋ⷤ☛㦰⢡樷㶲㝴姿军䃇䃇ㇾ ㄽҸ

‛ҷ⋺Ῥ⋼⡪ ⒦※ⴇ懚㝋Ĺĺ〃ĵ㢗䎕䠋ㄛ虇ᾼ⪶▛ⴇ亪亪 刁㖃Ҹĵ㢗ijĵ㝴虇ᾼ⪶ⴇ䚮㢒⁲姷㢒嬚䜅㟑 容㾾䠓⁉⪶⏾⭣♰朆䔚䂱㜛虇懭″屚槧ⅰ虇 嬐㷑ⴧ㝈㳲棱寤⊈ⴇ懚╙㳲嬥ⴇ䚮嬐㷑Ҹᾼ ⪶ⴇ䚮㢒╗䔖⋗䠋弆䷛㳍懚⑤虇╒厖䫉⮐懙 姛㻊⑤虇兛㝴㝋䊌䇺╿厘姛桕㢒Ҹ样ㄛ‵㻍 ⁲姷㝋Ķ㢗⎬ᾙ※㚾㖃⒦※ⴇ䚮虇⌅ㄛ㢃㎟ 䱚䏸幖凾仰䱨虇䉉⒦※ⴇ䚮㕟K䏸幖㚾㖃Ҹ Ķ㢗IJĸ㝴虇欨㾾⋼朢⪶⶗柱㦰儆屁ᾏ⪸虇㚾 㒐⒦※ⴇ懚ҸĶ㢗IJĺ㝴㟩ᾙ虇㣝滻㝋灷㛎恜 ⪶㢒䠋姷テ䧻尹尀虇᾵ⴲ⃗㎡⡃Ҹ䜅㟩㾀 ⪫虇ᾼ⪶ᾘ䠍▜▛ⴇ㝋䊌䇺╿桕▗虇⢷ᾘ 埮樷䖒ᾚ凾▛㾾⪶╙㼇㢒▛ⴇㄏ㜿啾䫍⪥䫉 ⮐ҸĶ㢗ijĶ㝴虇ᾼ⪶▛ⴇ卹䠋䷛仓ᾼ⪶ⴇ䚮 㚾㖃㊪⢚㶠Ὴ懚⑤凾⭣㢒虇᾵㝋Ķ㢗ijĹ㝴㳲 ゞ㎟䱚Ҹ ⪸ⴘ朏攽⩢⁳ⴇ䛛厖⒦※杫⅑䧃婑虇イ弆― ▓⪶ⴇ䚮⶜ᾼ⢚☛欨㾾㛎⏅䠓杫㹷Ҹ㳳ㄛ⋼ ⡪㎟䉉ᾼ⪶ⴇ䚮㢒䠓捜嬐峿槛虇军ҿᾼ⪶ⴇ 䚮⧀Ӏ‵㢒㵞〃⎉䏗䐈⎙亏ㆄҸ

ᾘҷ榡䓝厖徸⧃處 㣝⋘冏ҷ嗲ら啾ҷ⚟ 咀〃 㦰㝈㝋ıı〃䛱㫼䬽■㜿␯⣰幖㛎㣝⋘冏榡 㔗㬽崌ⴇ⃜虇イ弆―㦰⋶㦰⪥ᾜⶠ䠓䎼峿Ҹ 㣝㶞旄勤伀㹊㜿␯⣰㜇ⓐ〃虇⁴⁉㶠姛⑤灷 䓷婐䴰㹊㜿␯⣰虇娺幹䜠㞾▵劌⪯䔁㳳㴙 㬽Ҹ䜅㟑䠓㦰朆㣝⢚䱯╹⁴Ӂᾜ⛞⊈⇋虇╹ ⛞㎟ⷀӂ⡭㍘Ҹ 㴆▁⌜〵捜媖Ҹ嗲ら啾⢷愼₊欨㾾䐈欥ㄛ虇 㝋ıĸ〃㔴╦㦰㝈榡䠋䠓㬽崌㹤ⴇⓩ⩺ⴇ ⃜Ҹᾼ⪶ⴇ䚮‵⢷䛱㫼䬽ᾼ厘弆㯺槜虇㐦峿 㞾㲰榡店Ҹ军㟑₊㛎⑨▇▇朆䠓⚟咀〃╗㝋 ıĺ〃ㄦ⎿ᾼ⪶䠓㬽崌㹤ⴇⓩ⩺ⴇ⃜Ҹ柳― ⁥⶜欨㾾㵺䊰ら㯈虇⢷䱚㹤㢒⣵䋅㐎尜㳲⢷ ␯テ帶ⵛ㎇㴙Ὶ⪥虇憨姛⑤㢃崢⁉㎆䜠㦰㝈

╥㈔╾劌╒戇ᾚᾏ₊䐈欥戇厘䠓⚟咀〃Ҹ╾ 㞾虇憨⋸㲰䠓㐦峿┊娺⁉孲崏䉉Ӂᾜ⶙捜唙 ⡃䠓䛱㫼䬽ӂ虇┊䊰嬥ⶖ㬽崌ⴇ⃜仵‗嗲ら 啾ҷ⚟咀〃虇ℽ慀䠓⵵株㞾⢷〶䛱㫼䚮虇䚩 厂䊰嬥䠓㞾㦰㝈厖㲙幃䭐䢇㔗╦☛䫍㢒䠓ᾜ ⋻儸Ҹ

⡪ҷ╜ゎᾘ㨬

ijııij〃ĺ㢗ijĵ㝴虇㛎〫⋻⃗ҿ⵵㝌⦉㢻㹤 䲻ijĴ㨬屽寱㜖₅Ӏ虇イ弆⾑㶠⶜宏履ҷ⎉ 䏗ҷ仟䫍卹䛀䠓㌑㋽ҸIJı㢗朚⭚虇⏜Ⅼⴘ ⷏⷏朆嗘␘㽠⊏䉉㔷摆‛ⓐᾘ㨬䱚㹤虇⎉⾼ ᾒ朢⪶⶗柱㦰ⴇ䚮㢒㢘杫‛ⓐᾘ㨬䱚㹤䠓履 ⩖ҸIJı㢗ijĶ㝴虇ᾼ⪶ⴇ䚮㢒◷⺊₊店␜岆 嗘⪹Ӂᾙ㜻⪸Ὴ㛨ҷ㹤悹␮ҷ≂Ⱑ虇ᾚ㜻⎐ 㶠ӂ⁴㏢⩢⁉㲙ҸIJIJ㢗IJIJ㝴虇嗘⪹⎉⾼ᾼ ⪶‛ⓐᾘ㨬䱚㹤履⩖虇䜅㝴⌀㢘亓ᾘ䠍⁉⎿ ⧃虇ᾼ⪶▛ⴇ亓㢘‛䠍⪩⁉虇履⩖ᾼ䜅嗘⪹ 尹處Ӂ⃯⢿㛍朆桨䣋䣖虇嗘⷏朆䊰◒⃯♚ӂ 㟑虇⋷⧃⪶刁⟁䲠Ҹ履⩖ㄛᾼ⪶ⴇ䚮㢒厃憐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Ӂ乍ㅯ⧀⢚ӂ撵㝦‗嗘⪹Ҹ

Ẻᗇᗇᐝ☿ᅝ ጰᑙᓇᱣẺ Ẻ⩠

⾑㶠⶜䱚㹤䠓㌑㋽␯ᾙ⡭㴇⁴ℕ㛎〫ᾏ憲 ῁㝌㛎⫀尳虇亾䯜䠓㶠ㆷ仑㝋䎕䠋ҸIJij㢗 IJĶ㝴虇亓㢘ķ喻⾑㶠╒␯╜⶜ijĴ㨬䱚㹤懙 姛ҸıĴ〃ĸ㢗IJ㝴虇弔懝Ķı喻⾑㶠╒␯╜⶜ ҿ⦉㢻㹤ӀijĴ㨬䱚㹤懙姛虇䛀似⢡懙姛厂 ᾼ䘿㛎〫俌扷虇㢏ㄛᾏ㐈⾑㶠䳘―慠‣↚⶞ 㟑⭚劌⢷似⢡弆㳴Ҹĺ㢗Ķ㝴虇嗲ら啾ⴲ⃗ 㸉⴩㘳⡭哘㧗Ҹ

‣ҷ╜汧旄 ıĺ〃IJı㢗姛㛎㢒峿憩懝厗らひ㾀㾾汧憮旄 彾欨㾾㵄虇⁴拜▗ᾼ⢚Ӂ⡪俀⡪㯺ӂ䠓汧旄 佁仰Ҹ柳―冦䚷慠ᾒ䠍⊓⋻⾠⪥虇⢷旄彾廿 佩ᾙ娺▓䛛⁉⩺幹䜠⌅廿佩╙仑䱨宼㝋嬎Ῥ 䠓䖕䛀虖╵⪥虇䉉―厗ら䦂⺦䠓似ⅽ䱨虇⽴ 䮚ⶖ㾔㑕ⷻ㝋棭┮ⷔ㶠䠓䦂⺦啫⢡㣠虇䧃⩭ 䜅⢿䚮㻊虇㢃⿅⎉⥝⾑䠋ⷤ䠓㝈■⛞槛Ҹ䉉 㳳虇寀⪩ⴇ䚮⢧汣╙㶠朢仓俣抌汧〵杫㹷虇 ҿᾼ⪶ⴇ䚮⧀Ӏ‵凾▛欨㾾䓷䱚Ⱑ汣佁⎉䏗 ―䢇杫䐈⎙Ҹ㳳⪥虇㢘⪶捞娺䯀䉉Ӂ⋺ⓐ ㄛӂ〃悤⁉╒厖懚⑤Ҹ䜅ᾼ⢷▓⪶⶗柱㦰⽰ 憃呵姛䠓Ӂ⪶⶗䚮呵姛栙ӂ㝋IJ㢗ķ㝴⢷ᾼ ⪶㦰⢡呵姛Ҹ ijıIJı〃IJ㢗Ĺ㝴䱚㹤㢒帰⑨⭣♰㢒⵸㐈㟑虇 娺㹪㶠Ὴ㻍峿♰㑘⾒㑥ゅ虇▛㟑⢷䱚㹤㢒朏 ⪥‵㢘慠喻⁉䫉⮐Ҹ仟㤫㢒峿ゅ厂IJ㢗IJĶ㝴 厂IJķ㝴憲倛⋸⪸⵸峿虇ᾼ⪶ⴇ䚮㢒㢃㝋IJĶ 㝴㻍⎉⶗恙㔴憐▛ⴇㄭᾼ⪶ㄏ䱚㹤㢒Ҹ封 㟩㢘ⓒ檧⁉㝋㢍嚼㲙ⴧ扇棫⣟厂⍛㟷Ҹ䢃厂 IJķ㝴ᾚⓗ虇伢懝朆懣IJĶ悹慠IJĸı⪩㲰㕟⛞虇 帰⑨⭣♰㢒㳲ゞ憩懝㘴㳍䛂屚Ҹ‚₅╜㞯欨 㾾幖㢻Ὴ儸䫍㢒憯ⷀ䠓䐈㲙栝亩虇憩懝␮劌 䛛⎴峿♰䉉⛕ⵅ⎸䡙╙㛎〫崆厹虇╜⏅䛀⾑ 㶠䢃戇䠓峿♰Ҹ


ᦄᜳᎌᖗᜨ

ᾼ⪶厂⁙㢘ᾒ⃜㦰朆虇桥䋅⁥↠儝⌅▜㞾㦰朆虇呴、㝌㛎‵厖㦰朆㬄㢘杫⅑虇⃕䛱䱮㜃↚䫍㢒⏅〵╙ 㶲㶪虇㏜㞾㴆▁䠓Ὴ悇Ҹ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㣝ⓢ㛞虃IJĺķĴĮIJĺĸĹ虄處ᾼ㜖䠓⪶ⴇ 㣝㦰朆刾⴩ᾼ㜖䉉ᾼ⪶Ὴ嬐㛨ⴇ尭宏虇䉉㢻㾾ⴇ䚮㕟Kᾼ㜖⶗ᾙ㛨剁虃⎴㝋䜅㟑⁴咀㜖Ὴ ⶝䠓欨㾾⪶ⴇ虄虇᾵㒖⎉ᾼ⪶嬐㎟䉉ᾼ⢚厖⌅⁥㜖⒥䀬憩䠓㯚㮠Ҹ⁥⢷ҿᾼ⪶ⓐ〃Ӏᾼ㒖 ⎉Ӂ⬑㤫㊂ᾼ⪶愵ㄦ⬌虇㎠尜䉉ᾏ⴩嬐⢚株⒥ӂҸ₊⋶㚾㒐ĸķ〃䱚㹤⷏憩懝䠓Ӂ㜿ⵛ䏍 㛵⧀◙㢇ӂ虇䧃⩭ᾼ⪶凾戵⏅䠓┮㊞Ҹ

汧撤虃IJĺĹĸĮIJĺĺķ虄處㛈⏅ҷ㛈⴦ Ӂ⋘倥Ὶ䏅ӂҷıĺ〃岍帬䏍䏸䖕ⴇ䓝ㄦῊҸ⁥⢷ҿᾼ⪶ᾘⓐ〃Ӏ䠓容⛞⋶姷䫉Ӂ桨尭᾵ 捜ӂ䠓捜嬐虇⃕⁴ᾼ⢚㜖⒥䉉捜灭Ҹ₊⋶㛨伀㢒ら峿⪶ⴇ㢻䭠⡪〃㛈ᾘ〃虇イ弆㜇ⓒ▜㛨 ⾺ҷⴇ䚮╙㦰╚儆屁㐦峿ҸĺIJ〃䠋䚮ᾼ⪶ⴇ䚮㢒㝋⢚㌅拡㢒⪥㐦峿ᾼ⌀⋼⡪ⷳ⥝虇懼峵 㝈攽⩢Ҹ汧撤姷䫉㛎〫⏬⫹ⴇ䚮姷懣㊞嬚╙ⴇ䚮㚍‑䮚〞抌ᾜ⶜虖╗孲捚㦰㝈䛀㝋⋼⡪‚ ₅㛞㊮军ᾜ姷㋚虇军卹⾀䠓㊞嬚╗㢒娺尳崏㎟⪶ⴇ䱚⧃Ҹㄛℕ虇汧撤㔴╦ᾼ㝈⭣₊䉉㾾‚ 槶⛞虇⢷╜⶜刁ᾼ虇⁥㐎尜戇╥㾾‚槶⛞䠓㯮⏅ᾜ㶠Ὴ虇⃕ᾜ䌮㈘㛎㹊虇㛔ᾜ㢒䠋姷㛎 嬚虇‵ᾜ䒫㾻ᾼ㝈⑤㯮Ҹ

㣝⢚䱯虃IJĺĺķĮijııij虄處ᾼ⪶䭠⪶▗℄ 㢍㕩宏ᾼ⪶成■⢚株⒥䠓▛㟑虇⁴ᾼ⢚㜖⒥䉉㢻虇᾵ⶖ㎟䉉㤀ⓦ‭㢏榑ⶥⴇ〫Ҹ汧撤憏₠ ⏜⪤虇㦰嗲㢒宝履Ӂ㜿㦰朆戃戇⭣♰㢒ӂ䠓⁉戇㟑虇▵㸉␯⋴ⴇ䚮⁲姷Ҹ▛ⴇ㝋㞾㎟䱚Ӂ ▛ⴇ卹Ὴ␪捞ӂ㐦峿灠䵀戇厘Ҹ⢷ⷀ分⌇䬽ᾙ虇㣝㑡令厖ⴇ䚮⶜尀虇▛ⴇ╙宧冔柊㳱㣝〶 此桱╊虇㉔㹐㾆‑Ҹıij〃Ĺ㢗虇㣝㔴₊㛨剁伀䷛⷏⷏朆军桱₊虇⃕ᾼ⪶⾺䚮㝋≂Ⱑ⧀⶝ㄛ ㏜䥴㈘Ҹ㣝㦰朆㔴╦ҿᾼ⪶ⴇ䚮⧀Ӏ容⛞㟑⡭㍘處Ӂ㝱䋅⪶ⵅ抌䥴懢―虇㎠戓㢘ㅔ嬐⌜廿 ⎉ℕ岪ᾏ㲰❝虚ӂҸıij〃IJı㢗虇㣝姷䫉ᾼ䭠㍘封▗℄虇᾵㞝宏Ӂ呴桨㝈䊰㊞仟⯩虇‵㢒 㕡㏚㎟‚ӂ虇⡯㋚〵テ䧻娺㒖⬑Ӂ㸨䠖ӂҸ䛀㝋㳳宗␒イ弆㬄⪶╜⶜刁概虇宗␒㚀僽虇⃕ 㛨幖㢒⁜㒖⎉柱㦰▗℄ῒ㢹ℕ䠋ⷤ㝈■Ҹ

捠冏⦉虃ijııijĮijııĵ虄處⏙幖ҷ㾪圹 捠㶞㕟⎉ᾼ⪶㞾䦣䰅⤚⪶ⴇ虇㛨⾺嬐␄憯䥴峧军ᾜ╹㞾㛨ⴇ虇㍘嗦捜㛨㔗䦣䰅㎟ⷀ虖⁴╙ ⵵㝌桨尭㛨ⴇ☛⢚株⒥䳘㛎䳥Ҹ₊⋶䠋䚮―Ӂ刴ᾙ䞵ᾚӂ䠓㾪圹‚₅☛㵉亊‚₅處⡯㍘ 㛎〫⏙幖IJıĦ虇㛨ⴇ扷朏梏⏙㾪ĵĦ虇᾵捬⶜Ӂダ亊ӂ懁姛Ӂⴇ亊捜仓ӂ䵏䢐幖䀟虇⃕ᾜ ῔╗㎟䱚㹤ⴇ柱Ҹıĵ〃ij㢗虇捠ⷀ㵉亊ᾏ‚厖ⴇ䚮⋻朚⶜尀虇⃕㢒ᾙ㸡㢘䢃㔴⡭㍘ⴇ䚮⛞ 槛虇ᾜ刾㐎岍㑋ㄛ宗␒虖▛ⴇ⶜屽寱ᾜ䂎虇捠ⷀ⡭㍘尹Ӂ屽寱㷇懯抌ᾜ⪯ӂ╙Ӂ㷇懯抌㢒 㢘⁉╜⶜ӂ虖⌅ㄛⴇ䚮ᾙ⏜懭ⅰ虇厖Ⅼⴘ䠋䚮㔷㘭虇㢮朢㢘⁉㝋恙⏜彛↡Ҹ

␘戄儸虃ijııĵĮijıIJı虄處䩻䲈桲㢇䠓䧃⩭䔚 ␘⢷₊⋶㎟䉉ᾼ⌀䠓⋷⢚㛎ⓣ⭣♰╙㢻㾾姛㛎㢒峿㎟♰虇᾵怺⌋⪩榔⋻分╙䭐⑨Ҹ⁥怺䉉 㦰朆↨戇⁉㟑姷䫉虇ⶖ嗌⵵㟽憩尀╙咀尭桨尭㛨ⴇҷ⨭␯⪥ℕ䚮厂䠍₌Ὶゎ‣ҷ␯ㅺӁᾘ 㛈⡪ӂ㳴₟╙䠋ⷤᾼ⢚䦣䰅☛㵣悒ⴇ䭠䳘Ҹ␘⁴哅檟も㵣❊愵ⴇ虇㒖⎉ⴇ䚮㞾槶ⴱ虇⋘槶 㟑ᾜㅔ╒厖㸉䳥虇╹榗仵‗㊞嬚虇╹⾛㢪ⴇ䚮劌⪯⬑䂎㊞䠓槶ⴱ桱㦰虇䊰嬥⾺䚮⌀㹊≂ 伀虖㦰⢡䠋ⷤᾙ╗㸡㢘⋔⎕屽寱⾺䚮㦰╚虇寀⪩㝈㧗㢃⪶⿔䧃⩭┮㢘㦰⢡⬑㾔㑕扄懇⪺ ⦑虖㎟䱚‣↚㜿㢇柱‵娺㐈寤䉉Ӂ⪶怜懁ӂゞ䠋ⷤ虇军ᾣ㜿㢇柱嬞㮰㬄⶞ҷᾜ›㢘┮㢘㢇 柱䠓⢿⃜虇娺⁉幹䜠㜿㢇柱╹㞾䚷ℕ◇イ㢃⪩㓟㳍虖⢷㉔吁䏗‚₅ᾼ虇㦰㝈慔憮埤僿䜅㟑 䠓ҿᾼ⪶ⴇ䚮⧀Ӏ⎉䏗⭣♰㢒虇军棭⎉䏗╦䎼峿㢮㲰䠓ᾙⷕ佷⭣虇槾䫉㦰㝈ᾜ㏢䴦损㾔‚ ⵵虇╹䉉―䣋ᾼ䠓▜刁军䐶䐁宏履卹䛀虖军⁥⢷┇₊Ὶ⏜虇㢃䎕⎉Ӂ㛎㹊ᾼ䱚ӂ‚₅Ҹ

㸗䫥⦾虃ijıIJıĮŀŀŀŀ虄處㸨⩺咀桓ҷᾼ䱚厖䣖㹱 㝋ıĴ〃㸨⩺嬁㾾ᾼ⼓棁榼孡虇␯ᾙ₊懇⪺㢇柱柱朆㟑捜嬥厖ⴇ䚮‡⑤虇䉉⁉䯀懢Ҹ⢷䭧 ⵕ䠓㦰朆戃戇ᾼ虇㎟䉉㦰朆䠓⚾ᾏ↨戇⁉Ҹ⃕ᾙ₊Ὶ⏜䎕䠋䠓⋼⡪Ӂ㛎㹊ᾼ䱚ӂ‚₅ᾼ虇 ⁥⃫䉉姛㛎╙宗␒⭣♰㢒ᾏ♰憩懝―䬐㳱㶠Ὴ⬂䫭≞㚉㛍䠓㸉⴩Ҹᾙ₊ㄛ㸗⁜⦔㒐㏏岑 Ӂ㛎㹊ᾼ䱚ӂ䠓┮⏖虇⃕样│⢷ᾥ䛛䡒㸉庌㝴⢷䠍喻⪶懢厘姛―䖒庌䢃㘼虇⾛㢪ホ婫厖 ⴇ䚮䠓杫⅑Ҹ

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ʏ

欻卷虃IJĺĸĹĮIJĺĹĸ虄處⎬⌆嬞㮰 ᾙ₊捜䛂ᾼ⪶⁴ᾼ㜖䉉Ὴ嬐㛨ⴇ尭宏╙⌅⢚株⒥䠓䡽㮨Ҹ₊⋶欥㲰朚宼―ⓩ⩺屁䮚虖挺ⴇ 柱‵◙㎟䱚虇欥㲰㑪㛅挺䭠䚮Ҹ⃕⢷挺ⴇ柱Ӂ⋼㛈‣ӂ‚₅ᾼ虇㦰㝈⁲姷㢻ℕ厖ⴇ䚮⁲姷 仓㎟⶞仓懣㎟ⓣ峿虇ⶖ挺ⴇ柱㛈䉉⋼〃⏅Ҹ╾㞾虇㦰㝈厖▛ⴇⷀ㍘▵⋻朚㝈㧗㢘䎼峿虇⡯ 㝈㧗㼘╙㦰㝈厖㛎〫Ὶ朢䠓屖⎳⋶ⵈҸ桥䋅㢏ㄛ㸉⴩㠺ᾜ‗⋻朚虇⃕㢏仑⡯▛ⴇ㺸棁虇欻 卷㦰朆姷䫉㌳ㆡ虇⶞仓㢏ㄛᾜ㳰军㛲Ҹ㢏仑虇挺ⴇ柱㛈䉉‣〃⏅虇䉉⡪㛈ᾘ摹彾Ҹ

၉ӧࡕᓐ !

⇖⬑⃯⶜㦰▁厗☂ᾜ䅒虇΅ᾜ⬑╹䢚 憨ᾏ╴⡠☟處⃯╾⁴㸉⴩彮嗦憨↚㴆 ▁军姛⑤虇΅╾⁴俭懝虇⃕ⶖℕ虇仑 䰅㞾㢘⃯媌憯䠓㴆▁Ҹ 㕟㕟⃯虇㘿▁䠓⁉虃䊰履ⴇ䚮⧀㎥ⴧ 㝈虄▛㟑⢷⋸䮽㊞儸ᾙ媌憯㴆▁處㜖 ⳦ᾙ╙戇㣟ᾙ͑͑│ℎ憨⁜㞾ᾜⴛ⋷ 䠓宧㍅☛㊂㹤Ҹ⃕⏸ᾚ╵ᾏ䮽㊞儸仵 ⃯虇ⷀ㞾朚㑢㢹ℕ䠓㴆▁虇㎥冔帛⃋ 㛍㩓朚㑢Ҹ䜅䋅虇ㄛ冔㞾∌戇榔Ҹ㦰 ⢡☛䫍㢒㢘⪹⪩䠓懝╊虇⋸冔䊰㹤ⴛ 㜃䠓⎕␁朚虇军䜅ᾼ䠓幖㢻⩮㝆ҷ㲙 ␪㙜⃫ҷⵅ朆ゞ䡲㔶虇⁴╙䛀㳳∻懋 ⎉䠓䲅䎼虇‵䊰㝴䊰ῚҸ弐⃯戓㢹戇 㙖ㄛ冔㟑虇ᾜ⬷⢷憨婰⃖彂㊂㊂虇封 ⬑⃤㔨劺ⴒ虚 ຏ2ǺȨཥ൤ᅟඩൔ֋ਜȩࢂҗ३ ෝύЎεᏢᅱ࿎‫ܭ‬2:86ԃ22Д23В ‫ہ‬Һ΋ਠѦ‫ہ‬঩཮Ǵа൤ᅟඩᏌᕄ ࣁЬৢǴ٩Ᏽၸѐว৖‫ޑ‬࿶ᡍϷȨ ௲‫ػ‬БଞᆶεᏢಔᙃπբλಔȩ‫܌‬ բр‫ޑ‬നࡕ΋ҽൔ֋ਜǶ ຏ3Ǻ21ԃ5Дᕇ஼ਠБ҂࿶ᒌ၌൩ ،‫ٰۓ‬ԃύε᛬ೌ‫س‬ӕᏢόӆѝࢴ ۳ཥ٥ਜଣǴу΢ਠБԖཀ‫ܭ‬3123 ԃ຾ՉЎᏢଣ಍΋ԏғ‫ࡋڋ‬Ǵ᛬ೌ ‫ৣس‬ғ‫ࢂܭ‬วଆȨԖΓ၉Ǻ᛬ೌό ӆཥ٥Tpnfpof!tbje;!Gj`f!`sut/ ȩӣᔈ৖฻ࢲ୏߄ҢϸჹǶ ຏ4Ǻ໩஥΋ගǴύεᏢғ཮཮ക ुܴѝаύЎࣁ‫ۓݤ‬ᇟЎǶ ຏ5ǺȨଯύϷ஑΢௲‫ػ‬қҜਜȩ ύගрӧཥ‫ޑ‬ଯ฻ำࡋ཮ԵൔԵၗ ਱ύǴѝा‫׫؃‬Ե‫ޣ‬ӧύЎ‫܈‬मЎ ࣽ‫ڗ‬ளӝ਱ߡёǴ೭คᅪ٬ύᏢғ ჹύЎ‫ޑ‬ख़ຎำࡋ‫׳‬եǶ ຏ6ǺȤᇟЎբ‫ػ‬Ǵ୯ϐε٣ˇˇ ౜жቺᇟ‫ྙޑ‬ਬჹᅇᇟ҂ٰ‫௴ޑ‬ ҢȥǴё‫ܭـ‬ύЎεᏢਠ϶ᜢ‫ݙ‬ εᏢว৖λಔᆛઠɦiuuq;00xxx/ dvilbmvnojdpodfso/dpn0@q>72ɧ


Ṡ᳍ዯᘷ ‫ھ‬᳍ᤊᘷ

⃫䉉ⴇ䚮虊⃫䉉ᾼ⪶ⴇ䚮虊 ⃫䉉ᾼ⪶ⴇ䚮⧀㢘⃤⃫䉉虚

ῃᔾࡀዯᩪ///

!!! ᅛዯ᏷ᵨᥛᅛ

ᑊ╞ᅝᢇᓐẝ∘Ĵıĸស ⓨᶲᅝijķıĴķĵıĵĩỒសĪ ᅖᅖᅖķıĵĵĺijĴĵĩʼnŢźĪ ⃿ᔃᅝũŵŵűĻİİŤŶŴűįũŬİ  ḥᅝŤŶŴűŁŤŶŴűįũŬ


Ꭴ῅ ᜽២ᚔ᱗ᛵ ńŢųŦŦųġőŭŢůůŪůŨᅖᅖġġġġġġġġIJı ⍆᏷⁘ᰂᅚᒘ╉ᶋῖġ ġ ġ IJIJ ዯᣥ⇎❴ᛵ᫆◶ᅝňųŢůŵİōŰŢů ◫⊯ġ IJĵ ᙼᑢ ňĮţŶŴ ᪞᲼᎖ġ ġ ġ IJķ ◘᏷ᱣᢢẺླྀཏġġ ġ ġ IJĹ ᚆᕀ᏷᠖ᛵ᲎ᷯġġ ġ ġ IJĺ ᑋᑊጆ៙ᩪᵨᢿᎵᨬġ ġ ġ ijı ᑺᗈᎤ῅ᑺᗈᎵᨬġ ġ ġ ijij

⋴⪶ⴇ憨₅‚虇ㄭⴒ懁⋴⃯㎠䠓嬥佩朚⭚虇ⅎ桱ᾜ朚Ӂ⎉ 彾ӂ‛⳦Ҹ䊰履㞾冐⾺戓㞾䏅㵜虇俌㞾㢒◙寃㎠↠虇崏 ⬌㢇⋴⬌⪶ⴇ䛱㫼㗄₌⬌⽴⋗厂╾⁴⎉⁉榼⢿Ҹ㝋㞾虇㎠ ↠ⅎ䉉―╾⁴⋴挺䭠军崏―䖕䭠虇│ℎ㞝㞝⶜㜖ⴇ厗弲䚩 䅒虇䉉―⋴⪶⋻▇⽴⃫军欥戇▓⪶ ŃŃł虇┊㿍ᾜ䥴Ӂ⛕ⴇӂ 䉉⃤䏸Ҹġ 军憨䮽㛔‚᾵ᾜ⡯⃯仑㝋⋴―⪶ⴇ军ⴛ仟Ҹ厖ᾼ▛ ī 㛧厙 ΅⬌虇☛⪶ ŐĮŮŢŵŦ 仓凩΅⬌虇⪶㟑⪶䵏╒嬚ᾘ⭠⋼⯕΅ ⬌虇尀槛俌㢒⿅⎿處●⃯崏 ŢŤŤŰŶůŵ ⷀ⬌⛵㢒宗⾺⬌㗄✝ 虊䫍㢒ⴇ䛱㫼⇩Ύ㥅⅑☹⇩䫍⽴●虊灭孲嬐㕏㴆▁亊Ὰ⚣ 憩⃯㊂⇩㴆▁ⴇⵅҸ㎥冔戓㢒㎟䉉厖亊⋶䛱㫼䕼⾺⋓⾺⭟ 䠓ⶠ㜇⌀▛尀槛Ҹġ ⌜懝ᾜ῔虇΅寀ⅎ朚⭚标标倛倛‡䢇憩≂ᾏ‪⪶ⴇӁ幋 ⩺ӂ虇♹↚㛨㔗㞾 ŬŪŭŭŦų ♹↚╗槈╗⬌ ŨųŢťŦҷ⇩ ŪůŵŦųů ᾙ唙㚭 ŴŤũŰŭŢųŴũŪűġ ŦŹŤũŢůŨŦ ⦆棩ツ ńŗ虇岇⬑㳳槭Ҹ⃯ ㏜毩孉虇┮ℕ懝― łĮŭŦŷŦŭ 䲅䎼戓㞾㢹ⴛ䠓●Ҹ䚩厂῝虇

8

⃯朚⭚孉ㄦ╹梏嬐槶㋽ⴇ㫼㎟俍䠓㝴ⳟ΅槾ㄦ悤沕―Ҹġ ⁙㝴ᾏ去䠓 ŧųŦŴũġŨųŢťġⷴ㴆㧋⷏虇柳―㏏岑ⴇ㫼㎟俍虇㢃 捜嬐䠓㞾屁⪥㻊⑤ҷ″㻐ҷ⵵兡ҷ㵣庌ㄦ䓝䳘䳘槾䫉䛂屚 ⁉ӁŤũŢųŢŤŵŦųӂ㢘⪩⬌䠓榔䡽虖戓嬐⒔㑻岇⬑尭㜖劌␪ҷ 㜖㢇埤䖕恮₅䳘䳘弙ℕ弙朆䠓⽴⃫劌␪㾔✽Ҹ⬑㞾冔虇 Ӂ㗄₌⬌⽴ӂ䠓⏜㕟虇柳―Ӂ崏⬌㢇ӂῚ⪥ⅎ␯ᾙ―䊰㜇 ㎥⪩㎥ⶠ㢘㯮㢒㎟䉉⃯ ńŗ ᾙ幖䀟䠓榔䡽虇ᾙᾜᾙ唙╊ᾜ ╊ ŦŹŤũŢůŨŦ 慣ᾜ慣 ŪůŵŦųů 䔸ᾜ䔸㥟㥟㥟㻊⑤虇榢㟑抌染 ⿅ᾙ―宗䴦⶜㐍⽴⃫⎸゙䠓␮⎸冒㋽Ҹġ ⃯朚⭚䉉―㚃杙⁉劗军″ᾙ―ᾜ″ㅒ䠓㢚╚虇䉉―ᾏ↚㥟 㥟ⴇ㢒䠓▜榼⇩䡰䠍去挫‚虇呵崏样㛨㔗✫⬌军ᾜ䥴㏏† 䠓㥟㥟⬌ ŨųŢťŦ 䭠䡽虇䎼╥䀥⏖唺▜⌅⬨䠓㵣庌䓝榔Ҹ慝 ▗冐杕䠓嬐㷑虇㎟䉉―⃯⚾ᾏ䠓⊈⇋孏Ҹ╹䉉―㐍ᾏ↚䢚 ℕ汧圹┩分䠓分⃜虇⽴⃫虇戓ⴇ幊虇⽴⃫虇幆㮢虇⽴⃫虇 仟⯩虇⽴⃫Ҹġ


䢃⎿ㄛℕ虇΅寀㏜䃇㲰䠋䖍憨‪᾵ᾜ㞾⃯㊂嬐䠓Ҹᾙ䕼ᾚ 䕼㓌嗦冐⢮䠓⁉㏚ᾏ ńʼnłŏņō虇䚩厂῝憲✫㳰 ŢŨůŦŴįţ ㎥ 㞾 Ŏłœńġ ŃŚġ Ŏłœńġ ŋłńŐŃŔ ΅孉ㄦ㢘⫀怺₌ᾜ㛱㒎╊ᾙ䕼虖 ⪩宝┼䰎嬎婬⁜㞾嬐ㄧㄙ㝋 ňijııı ⎿ łųŮŢůŪ 䠓栝㨾Ὶ 朢Ҹ懝嗦㢬Ῥ㟩ⓐ䠓䚮㻊虇⃞⪹╳⥝戓㞾⃞欻検⸀⋻ⷚῚ 朢虇΅寀╹㞾‛ⓐ⎕斧䠓恙䮚虇㮢戓㞾╹ㄦᾘ䠍」ⷉ⃕嬐 KᾏᾥҸġ ⎿―戲↚㟑↨㏜每䋅⡭欥虇䠋䖍卹⾀厖抨⫆―⡪ⓐ〃䠓㾔 䃣ҷⅬⴘ㎥㞾㖻懚⽴⁉虇⎿㢏ㄛ΅▛㞾䚩灋幖㢻Ὴ儸䫍㢒 卹䛀⾑⧃䠓ᾏ槕⶞奉企捧虇⁉䚮┊⾁䊰㹤⡭榼Ҹġ

懝虇ᾏ⬑䌮崏⇘⁉≂宧ᾜㅔ䋅劌㎟䉉☋樷✩桷䠓⇘⁉虇彮 ㄭӁ㎟␮⁉⩺ӂ厃ⵛ嬚峘䠓㒖イ␹␪䠋⫽■ᾙ΅ᾜ⁲姷儝 ⬌䚮㻊⛍㏚╾ㄦ虖㎠↠ᾜ㢮㢪ⴒ↠劌⪯㎟䉉㞝䍗㒖灭⃯⬑ ⃤㚉劺㙜㔶虇㎥㞾㏏岑䖕㊂䠓⁉䚮嬐憌⶚䚩灋虇⁴厂䥼䥼 ᾘ㜇〃䠓⪶ⴇ䚮㻊㍘封㆝㮲懝Ҹ⇖⬑ᾥᾙ㢘㳲䩉䠓懢彾虇 㢏仑ⴒㅔ䋅╹劌⢷卹⾀䠓ㆬ冒ῚᾼҸġ ġ ġ ī ᾼ⪶姢尭虇ᾼⴇ▛ⴇῚ䶰䯀虇⌅檧▓柱㦰䠕ᾜ憩䚷Ҹ

īġīġīġ 㹤⢚䖕履ⵅㅆ②品㢍伢㕟⎉虇‛ⓐᾥ亏⁴ℕ幖㢻⶜↚⁉䠓 㔶⏅⾁懁⒥㎟⎕㛲ҷ↚⁉⒥ҷ㒐倛䠓䴰⏅虇↚汣厖↚汣Ὶ 朢‡䢇䲅䎼ҷ‡䢇䡲㔶虇ₐ㫼嬐㷑䠓ᾜ╹㞾ᾏ㐏Ὶ朆虇㎠ ↠䠓ㆶ㧋☛㉔㊮抌伀伀亜⋴―䡲㔶䠓䵓⢜虇⁥䯀Ὶ䉉Ӂ㔶 䴰䫍㢒ӂҸ㔶䴰ᾜ╹⳧⢷㝋⽴⃫䘿⨒虇‵埤埤㾀⋴⎿㜃↚ 䫍㢒Ὶᾼ虇䚩厂⋶⒥⎿㎠↠䠓⊈⇋孏Ҹ⢷欨㾾憨↚汧〵㙐 㑀幖㢻Ὴ儸䠓⢿㝈虇㢃㞾㞝槾ᾜ懝Ҹġ 㢻扷⎕䠓」䵖㜖䱯虇㢘ᾏ‪ᾜ▛㢚╚䠓⎕›☛孏⵮虇㎥寀 ╾⁴㎟䉉▛ⴇ↠ㆬ冒⪶ⴇ䚮㻊㎥㞾䚮㼾嬞␒䠓幖䀟Ҹᾜ

9


青春易逝的 Career Planning

笑嬉希,不務正業,GPA 唔過 3

(1)

千千萬萬升 Year 2 的 BBA 學生之一

談到人生或職業上的規劃,我不得不 承認我是一個很糟糕的人。完了大學 的第一年,偶爾或會有一絲青春易逝 的感歎。所以談 Career Planning, 實在見不得有甚麼可以傳授予新入學 的同學,只想談一談心中勾起過去一 年的幾個片段,以混亂的感覺替代慎 密的分析去講未來。 文:笑嬉希

我第一次進入職業選擇的想

像,應該是學系的講座,偌大的演講廳 坐滿了商科的新同學,大家跟身邊的人 互不相識,但又想與身邊未來的同學打 開話匣子,於是就瀰漫著一種奇異的氣 氛。台上一個標準辦公室女強人裝扮的 課程主任開始了她的演講,她稱讚我們 在座每一個都是千挑萬選出來的精英, 一定要善用三年的時間,好好去替自己 增值,訓練多 D soft skills,打造一件 「彩虹戰衣」。大家眼中不其然閃過一 絲的自豪,緊接著的是望向身邊的人, 一股如臨大敵的感覺。

(2)

相似的片段,可是站在台上的變

了 一 男 一 女, 是 BBA 的 師 兄 師 姐, 他 們用自身的經驗,苦口婆心地說三年時 間真的很短、很短,一定要把握時間打 造一份靚 CV。出人意料地當時的細節 我竟然還歷歷在目,可能是直至今天, 我還驚訝他們計劃的周密吧!「成功的 CV 有 六 樣 元 素,GPA,Internship, Exchange,Case Competition,上莊, 獎學金,缺一不可。今年我已經做咗五 樣野,再加埋下個 sem 去埋 exchange 就做齊啦。嗱,你上咩莊就代表咗你係 咩人……」

(3)

剛開學,當時真的自以為自己

尚有無限時間,於是十分無私地當了學 系 的 Orientation Day Helper, 很 巧 合地被分配做了那個課程主任的私人助 理,才知她叫 Melina……我跟了她一整 天,喜出望外地獲得了她在其他同事面 前的稱讚。其後在另一個空閒下來的時 間,當她問起我未來會讀甚麼精修,有 甚麼計劃時。我答她我尚未想清楚,想 試多啲嘢先,或者可能會 take 下 Social

10

Science 的 course。「你呢啲人,就係 我成日講,最後讀完三年都唔知自己做 過咩,出去一事無成果啲」 映入眼簾的 除了是她撅起嘴角的不屑外,還有眼中 的一絲可惜。

其然令我想起當校方回應點解要頒榮譽 法學博士予唐英年時,答的卻是其他大 專院校都有頒……

(4)

Mentor 的 High Table Dinner, 整 整 二十多檯的商界精英和學生在閒話家常, 一名嘉賓徐徐走到咪前,笑著問台下的 各位八十後,有無參與反高鐵的集會, 有的請舉手。我本該大方承認,可是想 到滿場人將會投過來的目光,我剛要舉 起的手不知為何僵硬了。看到無人舉手, 嘉賓自嗚得意地補充了一句:「我都知 你地唔會搞啲咁既野,在座的大家都是 乖學生。」我不禁嘆了一口氣。

回到課堂,想起當我拿住一份

表格叫相熟的同學幫我填寫,推薦我參 選學生報時,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嚇親, 反覆向我確認會唔會有咩後果,最後才 勉為其難簽咗名。當時我心諗,咩事呀 你,簽過名可以有幾大件事。後來在為 反對校方以中立為名反對擺放民主 女神 像一事問各系會、屬會是否聯署聲明時, 才得悉商學院系會的會章有別於其他, 寫明要內閣「政治中立」。此時我才意 識到一不小心,就會影響未來……

(5)

有些迷糊,只記得是一個教人

點申請獎學金,又如何從中脫穎而出的 講座。明明記得開了兩三場,但我去的 這 一 場 依 然 坐 爆 了 整 個 MMW Lecture Hall。「獎學金除了真金白銀外,亦十 分影響你的 CV。大家一開始可以攞多啲 小型獎學金,攞得多就會有助你再去攞 一些比較堅、較有認受性的獎學金,畢 竟人地都會信你多啲啦!」他的說話不

(6)

最後一個片段是一場面見

偶爾或會想起剛進大學的時候的躊 躇滿志,覺得未來甚麼也有可能。 入 學 不 久, 就 覺 眼 前 的 路 愈 來 愈 窄。也許我 Career Planning 的失 敗在於我不願意放棄眾多的可能, 花光了一年時間探索自己的人生, 也許其實我比較樂於做一個快樂的 失敗者。


學生實習.老闆發達 文:現於新界東實習 屈指一數,大學畢業前只有兩個暑假,該 如何安排人生最後兩個暑假呢?除了一般 的學校活動外,大家都會想過做實習,而 其動機是混雜的,可以是為了個人經歷、 為 CV 增值,希望畢業後可以較易找到工

有類似的看法,僱主為學生提供學習培訓、工作經驗,而僱主付多

作,不過想順便搵個錢傍身,甚至想幫補

少工資,根本是次要。但其實可以倒過來看,老闆對實習的看法是,

下年學費的負擔,似乎就不易做到了。

僱主請來廉價勞工處理日常事務,而僱主向實習學生提供怎樣的學 習培訓,反而是次要。所以「學習培訓」與「廉價勞工」根本是實

低薪.無薪.負月薪

習制度內同一個硬幣的兩面,純粹將實習工作視為「學習培訓」,

去年香港城市大學亦有一、二年級學生申

實為學生們拿取低薪時一種自我安慰的說法。其由僱主角度出發,

請到內地進行暑期實習,有關職位不但

只是合理化剝削實習員工的行為,迴避了「廉價大學生勞工」的問

「零工資」,更要求每名學生倒貼最多近

題。

一萬元港幣,以支付交通、食宿、中介人 費用等開支。中大也不甘示弱,曾於去年

況且「學習培訓」那部分並不必然如理想般出現。一來實習學生可

十二月份經 mass mail 推廣暑期實習團,

能會增加正職員工的負擔,拖慢了原本工作的進度,大公司都還可

收費近于五千。該團主要是在大企業內實

以應付這種情況,細公司就更顯得人手不足,因此未必會有人放下

習工作,不過加入了參觀企業及與成功企

手上的工作去照顧實習生,而且很多時連同學都自覺不應受理,懷

業家會面的環節,感覺上就像是那間企業

著「我可以體驗一下工作環境同氣氛就很心滿意足了」的心態。二

向你提供服務一樣,名正言順撈你一筆。

來公司裡總有些重複性、低技術的工作,如碎紙、影印 [ 註 3] ,僱主

[ 註 1]

上月更有內地生願每月付 $1000 給僱

主,購買工作經歷,他無奈地說「就當交

認為不需要由月薪過萬的全職員工來處理,自然便由廉價實習員工 來負責。

學費了吧,也當為自己的前途投資」。[ 註 2]

為 CV 競爭,低薪更難堪 學習培訓 VS 廉價勞工

當然有些學生會坦白說「我並不偉大,我做暑期實習不是為了學習

校方及實習機構經常強調「暑期實習是為

或體驗什麼,而是純粹想要 CV 靚」。我相信如果讓有這種想法的

學生提供課堂以外的學習經驗」,潛台詞

大學生接受低薪實習,甚至要「倒貼」的話,他就更會感到難堪、

便是「學生係嚟學嘢嘅,畀少啲人工都好

更能體會到現實社會的殘酷。

應該」。就算是一般的學生都對於實習抱 難堪和殘酷的地方在於他迫不得已參與這場實習競爭,亦在於低薪 實習其實會加深了社會不平等。例如,出身基層家庭的大學生,本 來打算在暑假打工賺錢,因為要負擔昂貴的學費及生活雜費,想儲 錢預備日後還 Loan,不過當實習成為獲得正職的必經之路時,他 必須接受低薪、無薪實習的工作機會,而這些朝九晚五全職實習的 時薪分分鐘比街外的兼職時薪還要低。因此對於活在低收入家庭的 大學生來說,無疑是會百上加斤,這根本是場不公平的競爭。

11


求利潤極大化的社會,資本家/老闆必然會剝削工人薪 酬,並且老闆的權力位置是至高無上,這便體現了勞資 雙方的對立;實習員工之間亦會在勞動巿場中爭個頭破 血流,有些工人願意降低自己的工資水平而為求得到工 作,以致其他工人亦只能跟隨,最後導致工資水平的整 體下降,這便能解釋到為何暑假實習薪酬愈趨下降,但 依然有這麼多學生肯仆去做。

實習工作的勞動本質 縱觀全球,實習工作的競爭及其薪酬剝削非香港和內地 所獨有。以美國為例,「在美國失業率居高不下的情況 下,競逐實習工作不再是大學生與青年畢業生的『專 利』,越來越多美國中高齡失業者,在恐懼失業期間之 空白履歷會不利於日後求職的壓力下,與原本就已經為 數日漸增加的青年實習族,被迫共同競逐低薪、甚至無 薪的實習工作機會。」[ 註 5] 老闆會用實習工作之名聘請 實習工作其實是讓我們提早被資本家剝削,這體制並不如是

較廉價的新血來取代原先的正職員工,再進一步推高失

右翼自由經濟學所說,「在勞動市場上大家是你情我願地進

業率,變相將有職業的人推入實習市場。不論是英美、

行交易」,試問有幾多學生是自願在人生最後兩個暑假,參

內地及香港,實習風氣的趨勢都從「Work For Food」

加這場鬥得你死我活的實習競爭?到最後還不是為了滿足老

(以勞動換取溫飽)進入了「Work For Free」(免費

闆請人的條件嗎?老闆與學生的議價能力根本是差天共地,

勞動)的歷史新階段。[ 註 6]

那又算是什麼「你情我願」? 為了不再讓資本家過度壓榨實習員工,好讓雙方能在平

12

實習工作中的勞動異化

等的關係下進行交易,奧巴馬政府將實習工作都歸屬於

左翼學說曾對資本主義下的勞動異化(alienation)作出闡

僱傭勞動,「因此僱主最起碼要給實習員工最低工資及

述,用其理論來形容當下的實習制度非常貼切。馬克思在《手

加班費等等的相關保障」。美國政府這項決定背後的精

稿》中對「勞動異化」有四個層面的描繪,其中兩種——「人

神,其實是肯定了實習工作的本質上依然是勞動,那便

類作為勞動者與勞動過程的異化;人類作為物種的自我異化」

要受到既有的勞動法令保障,「最低工資與加班費等僅

[ 註 4]

——便活生生體現於當今的實習制度。前一種異化的

僅是最基本的保障罷了,根本不是什麼天大的恩惠」。

出現,是「由於工人在勞動過程中的生產並非為展現自己人

因此實習學生可以在實習過程中領取薪酬,其實理據不

類潛能的活動」,反而像是一種強迫的勞動過程,就如每天

在於為僱主賺多少錢,也不在於實習學生有否得到足夠

都重複著碎紙、影印等工作,實習員工在勞動過程難有自我

的學習培訓,而是在於他有勞動的過程。當然僱主也有

肯定。後一種異化的現象,以現代社會關係來闡述,即是「資

對策,就是不與實習學生簽任何合約,那麼形式上就如

本家 VS 工人」及「工人 VS 工人」的敵對關係。正如在追

大學生去大企業做義工一樣,因此老闆便可不支薪。


靠人地,定係信自己? 儘管美國政府的法令有不足,她始終嘗試過改變這種不 公平的僱傭勞動關係,保障大學生的權益。那麼,香港 政府為大學生做過些什麼嗎?香港政府本已不太關心勞 工權益,上年更推波助瀾,將大學畢業生的實習薪酬定 價為 $4000,完全向資方傾斜,結果變成如果暑期實習 機構的僱主付多過 $4000,倒成了天大的恩賜。

因此我們不應依賴他人可以為我們做什麼,我們先要反 問自己,實習工作除了方便日後求職之外,實習還對我 們有何種意義?筆者並非全盤否定實習制度讓學生有積 極意義的可能,但「有意義」這東西是從個人觀感出發, 並非必然。我們可以設想的是在「沒有意義」同時「消 耗勞動時間」的情況下,實習學生是否應有合理的保障 或回報?資本家與政府叫學生「由低做起,不要埋怨」, 旨在合理化薪酬剝削的行為,為資方利益講說話;而作 為勞方的你們,將來在實習市場上又會否為自己的身份 /尊嚴發聲?定還是任人魚肉?又或者從另一角度看, 如果不參與這場競逐遊戲、不做實習,是否可以避免被 提早剝削?

明年今日的你 這個社會預設了大學生一定要做實習才可工作,但這不 是遊戲世界,何須要有「人物設定」?是否可以打破這 些設定呢?法國哲學家盧梭曾言「人生而自由,卻無時 不在枷鎖之中」,在有限的選擇(choice)下,其實我 們仍有「去選擇(to choose)的自由」,可以決定自己 的路。「沒有人是天生的奴隸」,在每個選擇之間,我 們可以不斷叩問生活中如何實現自主。明年今日,你的 選擇會是什麼?你的選擇又是否自願的選擇?到最後即 使明年今日的你跟現實妥協,但其實心裡又帶點不情願 的話,對於另一種勞動生產關係你又會否默默支持,甚 至一起建立?(詳見〈女工同心合作社〉一文,刊於本 書 p55-56) 1 該活動名為「共創新世界 2010」 http://www.hkuyasen.org.hk/web09/act/ act.php?aid=7 2 〈大學生為求工作經歷願每月倒貼單位千元引爭議〉,2010 年 06 月 04 日 http://www.cns.hk:89/edu/edu-qzjy/news/2010/06-04/2324843.shtml 3 話時話,有啲影印機係幾難操作,學下影印都好丫。 4 其餘兩種異化的層面是「人類作為生產者與其生產物的異化」及「人類與大 自然的異化」,引用自〈現代社會的「變形記」:工作與勞動異化〉 5 引用自〈從 Work For Food 到 Work For Free ──實習制度的剝削本質〉, http://pots.tw/node/5124  6 1930 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滿街失業的勞工們胸前掛著「Will Work For Food」(願以勞動換取溫飽)的紙牌,現今社會竟然比以前的社會退步,連溫 飽也不顧及。

13


一個寫讀的問題:

Grant/Loan 雜談 文︰阿邊個

(原刊於零九年《中大學生報》迎新特刊)

「外公外婆打長途電話來要我用功讀書, 禮不到人也不到,可是訓話都到了。只 有爸爸很奇怪,好像失蹤了一樣,我猜 他一定在外面欠了很多賭債,躲起來了。 但是前天晚上大家都沒有提到爸爸,如 果沒有發生甚麼事的話,氣氛不會那樣 凝重。不過現在哪裡還有精神替他操心 呢?這是我有生以來最不像話的一次生 日。好在我並不在乎,人長大了就不會 太在乎某一天是不是快樂。」

1

——張大春︰〈生日並不快樂〉/《少 年大頭春生活週記》

2

寫 Grant / Loan,有十萬個問題可以先問自己。首先是自欺欺人的︰我要做幾多資料搜集?是借憑經驗吹水, 還是從體制出發,裝出絲絲入扣的樣子,寫成「關窿與你︰ 108 式自保法」,讓讀者把本文當成可以索引的 一列地圖呢? 我會發夢做到後者。但先要有一 team 真誠為香港的校園記者,再時光倒流,由舊年秋天做起,認識一個又一 個的新同學舊同學,case by case 咁去比對出體制的裂縫、個別同學際遇的 discrepancies ,新知舊雨,雲集一 時,而我們彼此又不甘心打完齋唔要和尚,只視對方為資料提供者/不義公布者。由是,訪問者和記者開始 了自覺的友誼,而一個腐爛中的社會的官僚氣質也就可以栩栩再現了——在夢中。

其次是理性的。中大學生報的關窿書寫與《大學線》有甚麼分別? 與《明報》、《壹仔》有甚麼分別? 首先,《明報》同《壹仔》點會理會關窿呢種平淡的題材呢? 也有可能的︰有人出老千,呃政府錢/納稅人錢,東窗事發,可以上《明報》法庭版,因為唔 juicy,符合《明 報》的偽君子形象,又可以為「綜援養懶人」的議程留個伏筆。其次是審計署發表報告,學生資助辦事處點 浪費公帑、借錢的畢業生又點樣走數之類,《蘋果》也會馬上上位做野,以昭新自由主義經濟文明之「公信」。 至於學生報與《大學線》,則為「分析 vs 採訪」,及「政治左翼 vs 右派扮中立」的分別。也就是說,作

可能是立足於對教育商品化之明辯是 非︰政府借錢俾你或送錢俾你,引誘你走上債仔的道路,其實是 一個低調的捕獸器。你中了這種語言的計,就會發奮圖強咁去搵錢,去為「知識型經濟」的神 為學生報的客席作者,我被編輯期望的稿件,

14

話賣命,成為中產納稅的楷模,忘記了人作為一個人的本分與天才。而在這個議論過程裡,具體同學的主體 經驗或者是相對地次要的,因為個人的體會往往是社會���化生產的一部分。以小見大或舉一反三固然好,但 這套 agenda 的基調可能是︰結論/立場比推論方法更重要。


從大圍看,Grant / Loan 即阿公的學費協調機制。呢餐飯食咗你就(自以為會)榮華富貴, 所以你一定要食,你窮,爭兩舊至埋到張單,我貼你一舊,又借你一舊。

於是我們不妨先嘗試搞清楚學費的氣質。

直至九零年代初, 中文大學本科生的學費大概尚不過萬。而踏入九零年代,四改三,工程學院草創,建築 學系成立,及二世祖李國章先生履任校長,中文大學的綜合型大學格局才露鋒芒。這時 候的中大,或香港,進入了暴發戶的末世情緒,以幾近狂喜的姿態迅速擴張。印象中 九七年是最後一次加學費了,每年盛惠四萬二千一百蚊,呢個價一直 keep 到而家。而 關窿的重要性,自然是與學費一起「成長」了。 而在同一個九零年代裡,香港最高收入的二十萬住戶的實質收入增加了近三成,最低收 入的廿萬住戶實質收入則下降了近三成。回歸後的天秤再火速傾斜,九六年的貧富家庭 收入差距是十三倍,九九年已達廿三倍。(關綜聯︰《窮到極》) 而校園,還是同一個校園。你冇話見到邊度係基層區,邊度係中產區,或富豪區。而政 府嘗試透過關窿說明的大學理念也明顯不過,你細個點寒酸唔係問題,老豆點窮點老粗 唔係問題。過咗大學,你就咪喇。個個都要斯斯文文,自己食自己。因此,與其說關窿 是保障公平就學的機制,毋寧說這是訓令我們趨同的要求(你咪 x 好似你老母咁再咁 x 窮喇!)。與其說大學是讓我們階級向上游動的魔術棒,毋寧說這是一場讓我們親歷這 種幻覺的強制經驗。

4

這就是關窿的時代背景,學生報刊物被期待的一套觀照方案,人不應或忘的一點歷史花 絮。

從內籠看,關窿即,你想爭你屋企人幾多。有人會希望把迎新營 打造成一套成年禮。但成年其實是全盤生活的、一整個系列的判 斷。它的轉捩可以發生在任何一點,例如關窿。 我在九七年秋天考入中大。 父親五七年偷渡來港,只有十六歲,先在油站當學徒,後來當司 機,歷貨車、的士、專線小巴的經驗,餐搵餐食。八十年代中, 身體反應慢了,母親就勸他改行做保安,但信和集團工資苛刻, 於是又被母親推了去醫院,擔任打雜,九七年的時候,快將退休。 母親和我在八二年來港與他團聚,是第一批單程證的申請人。最 初的時候她在居處附近的上海理髮燒飯,鋪頭很快結業。又往半 山當鐘點。八九年我們已負擔不起石塘咀的租金,搬進了青衣的 公屋。九一年她在荃威花園的街市投了個雜貨小攤,在雞蛋鼓油 之間浮沉,每天工作連燒飯是十四五小時,後來自然就過勞了, 到我唸大學時已沒有幹活。 我和大部分我的同代人一樣,中六開始就兼職。上課睡覺或批改 學生練習,下課補習。閒來吃飯唱歌泡電影院書店,買王菲的正 版唱片。自以為有文化、有自己的態度。但完全沒有儲蓄。 第一年,批了兩萬幾關,窿則是萬頭。自己拿了幾千塊,其餘的 才用來交學費。第二年減半。第三年只有三千幾。準則無從稽考。 借了政府的錢應不過二萬。 離開大學的第一個夏天,做了三個月工作,月入萬多塊。然後捲 入了一些人事糾紛,心情大壞,又撿起了無償的差事,三年沒有 正職,偶然寫作翻譯,通常賒借渡日。糾紛依舊,數月半年也不 回老家一次。至於關窿,一毛錢也沒有還過。到我回家,注意到 政府信件之時,債項已只餘兩三千塊。

5

3

現在距離那個夏天又過了幾年。工作又已轉了多次。都是拿起報 紙就見工,翌日便上班的體力勞動。然後叫起手有咩屎忽想搞(例 如反世貿的活動),就辭職。忙過後又再見新工,反正人搵工工 搵人,老闆也不介意得太多。以工作的勞動性質論,父親應是暗 自歡喜的;但從經濟景觀來說,母親就是無法高興。後來結婚了, 也勉可攤分微薄家用給妻子。但欠雙親的錢,仍是沒有稍稍歸還。 劇本雨過天晴,隨寫隨忘。讀者要做的也許是,回到最初的一點, 向作者質問︰為甚麼這樣誠懇殷實的兩個人,要照顧你?或,為 甚麼你不可以「好好做人」呢?這些問題或者都重要,甚至令我 無地自容,但非關本文的發展。我無意炫耀我的無恥與涼薄,更 不是借書寫來懺悔——雖然從事後眼光看生活永遠有更好的、別 樣的辦法。 我在本節嘗試闡示的,其實是關窿在我們的都會生命中,可以 是一種怎樣改變節奏的樞紐。經濟上自己料養自己,正是成年

十二萬學費,幾萬生活 費,邊個出?借唔借?點還?在這個 判斷過程中,我們要面對的同時是︰獨 立、尊嚴、世俗、理想、與具體的人的 關係、與抽象的政府/社會的關係、成 年。而要面對這種關於文化位置的思考的人,肯定不獨獨是清 人被期待的角色的一種。

貧如我的青年。隻手遮天的李家二少爺李澤楷先生,咪一樣要俾 人問︰你係青年企業家?定係二世祖呀…… 何況,真正令人憂鬱的地方是,時機也許永遠不會與你重疊,你 將能夠思考的,大概就只有過去的事情。

在引文裡,大頭春因為生日,以為自己突然長大了,更明白自己、明白世界多一點,所以煩惱起來,反而沒有關 心與他疏遠的父親的餘裕。如果說 Grant / Loan 的判斷或後設討論是社會分析,也很可能是出於這樣的緣由。 退一步說,《迎新特刊》這種刊物,在預設讀者被中介於大學與中學的夏天裡出版,要書寫的,不正正就是本文 急速轉變的語調;或懸置在轉變中的,這樣的一種 paradox 嗎?

15


訪問 林偉聰 (Alex) 就讀傳統名校,會考 6A 拔尖,升讀 科大的 Global Business( 註 1)。以優異的成績畢 業後,他沒有如其他同學一樣入投資銀行、入跨國 企業賺大錢。相反,他去了中大讀傳理碩士,後來 投身記者這個出名工時長、人工低的行業。Alex 現 在已經成為《壹週刊》時事版記者一年多。 究竟是甚麼原因令一個傳統的精英大學生捨棄未來的大

林偉聰的筆記簿貼著政改超錯的貼紙。他笑著 說:「記者無中立嘛。」

好前途呢?是挫折?還是他傻了?《中大學生報》日前 與他進行了一個專訪,希望可以追溯他的心路歷程。

拔尖G-Bus做壹仔 實現夢想 條件/決心

文:雲嬉星 訪問:雲嬉星,Chan Melody

JUPAS 無選擇? 有別於成績好、選擇就多的印象,Alex 說其實當時沒有甚麼選擇。他就讀的中學,競爭氣氛十分濃厚,大家都會覺得一定要爭最好 的。所以同學不是讀醫就是讀 G-Bus,有些可能會選擇純理科目,其實連 BBA 都不太會考慮。如果成績好,但最後選擇讀社工, 大家一定會以為他瘋了。「我當時已經對做記者有興趣,可是父母想我讀一些專業、賺到錢的科目,所以就勸退咗我,講嘅都係商 科唔鍾意都可以轉返去做記者,讀完傳理唔做記者都唔知做咩的說法。最後我都同意了,所以最後都係入了 G-Bus。」

精英的科大生活 「其實我唔特別抗拒讀 G-Bus,有幾科我讀落都覺

林偉聰 (Alex),23 歲,傳統名校畢業,拔尖入 讀科大環球商業系,期間留學法國。 本科畢業後修讀中大新聞學文學碩士,後加入 《壹週刊》,已成為時事版記者一年

得幾有趣。最初其實仲會有小小憧憬,究竟自己會唔 會真係可以在這一行有發展呢?」Alex 形容 Global Business 的 所 有 課 程 都 是 預 備 同 學 在 全 球 的 商 界 競爭,入面的人亦好有精英的意識,自覺未來就是 meant to be 幹一番大事。所以第一年,他們的話題 已經是圍繞他們未來職業的 Prefect Path……「聽落 好好,但日日都講就會令我心諗,唔係次次都講 GPA 吧!人生不是應該有更多的追求嗎?」

封閉的大學 「果時比我一個好強烈的感覺,大學只是將來份工的踏腳石, 而不是一處大家真係會想去的地方。大學難道唔 應該有佢本身的價值,就算唔係領導住社會走,至少不應該成為職業訓練學校吧!」科大的學生好似咩都唔關 心,社會發生的事從來都唔覺科大學生有表態。他覺得這同科大得理、工、商科好有關係。而校園內這種封閉 的氣氛在頭一年半確實有些困擾他,覺得無理由係咁。

16


轉捩點 G-bus 的同學第二年要去 exchange,Alex 就去了法國。因為當時知道好快就是 Year3,要找工作了,所

訪問

以會帶著好多對前途的疑問去 exchange。他在法國遇到好多思想的衝擊,例如遇到一個對他影響好大的商 科老師,會以左翼 ( 註 2) 學者自居、以自己從未食過麥當奴自豪。「我在香港連左翼這個字都未聽過,佢 講的好多新自由主義(註 3)的弊病,之前十幾年我都無思考過,但係呢啲嘢東西每日就係你身邊發生。」 「香港太信奉自由市場為最高價值,好似大企業 maximizing profit、做好多壞事都係天經地道。在 UST 讀商科,其實唔會理會商業社會有咩問題,只會一味教你點樣賺多些錢。」問佢點解關心政治?「那時亦 適逢法國總統大選,有老師會上堂好詳細地分析整個制度,各候選人的差異。那時整個氣氛是好好的,上 堂聽的東西,即刻可以對比返第二日的新聞,令我覺得好有趣,亦可以話令我更明白政治有幾重要。」即 使返到香港,Alex 亦多思考了新聞的內容,而唔係睇完就算,將自己由 business school 單一和封閉的氣 氛中釋放出來。

我要忠於自己 經過法國那半年的衝擊,回到香港的 Alex 就發現其實在商業社 會工作、幫人賺更多錢,並不是他想做的東西。

錢 「其實都有人會話我可以放棄高薪厚職去做記者,

再睇返香港的情況,他會覺得香港最需要的是公義,於是就重新

是因為我無家庭經濟負擔。我最初聽到會唔開心,

燃起他做記者的興趣。「其實最尾一年在科大是有些辛苦的,因

而家諗清楚,就覺得正正係因為自己無咩經濟壓

為發覺自己的想法同身邊的人唔同,又唔係次次都有機會比自己

力,更應該做自己認為對的東西。」「其實我地出

voice out」當 Alex 身邊的同學不停地搵工,Alex 一份都無搵過,

來那一年是金融海嘯,有同學出來做 BIG4( 註 5)

直接去了中大讀 MA 傳理。最後更放棄大好錢途,當了記者。「那

都係萬一蚊一個月,又唔係真係差好遠。當然佢之

時是出奇地決斷,我都同父母解釋,每個人想做的東西都不同,

後升得好快啦!現在我的錢唔係多,但係都勉強夠

D 人鍾意做 I-Bank( 註 4),佢地咪做 I-Bank 囉!我對傳媒有興

生活。」

趣,點解唔做自己喜歡做的東西?」

放棄了好多? 「好多人都會話我痴線的。朋友、中學同學、大學同學。屋企都會有些阻力,父母會覺得我浪費了三年,不過我 認為如果唔好將大學當成進入大公司的預備,而是一些經驗。我都幾肯定自己覺得這三年學到的東西會有用,例 如而家做傳媒都有好多地方用商業方式運作。而且其實我好清楚自己唔鍾意做 business,已經將個 opportunity cost 大大減低了。」問到為什麼唔考慮做幾年商界,試吓先。他話其實有考慮過,不過發覺會返唔到轉頭。當一 個人做緊大公司,習慣月薪五、六萬的生活時,好難重新接受一份八千月薪的記者工。所以他寧願在自己有想做 的東西時,立刻就做,不要空想日後先做。

為自己創造可能 Alex 每年都會跟身邊畢業的人講:「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要把握當下,唔係當事業上了軌道、結埋婚、 生埋仔,咁就一世。」他覺得他們這一代人特別難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尢其是他中學的圈子是十分 中產的,他見到好多人都係因為父母的壓力而放棄自己想做的東西。問心,邊有咁多人想做會計? 咁佢地原本的理想呢?就係因為好多不同的原因放棄左。當 Alex 決定走記者這條路的時候,他形 容真係唔知下一步會係點,有好多 uncertainty。不過剛剛踏出第一步時,是好興奮的。因為明明 社會規定你前面得一條路,當你跳過欄杆,咩事都有可能發生。那時候所有的規範已經不適用,當 身邊的人尚在擔心自己 GPA,煩 Aptitude test( 註 6),Alex 話已經唔需要理會這些了。

未來 ? 現在當了壹週刊的時事版記者一年多,Alex 十分喜歡自己現在的工作。他形容每一天的生活都是新嘗試,見識到好多不同的東西。 「例如,有一次親眼見到警察用濕布整壞長毛的喇叭,好憤怒,因為完全估唔到同唔明佢地點解要咁做。」見到社會好多的不公, 佢話更覺得做記者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其實這一年,有好多有意義的報導都因為唔夠吸引而出唔到街,不過我都唔會奢想一年就 可以做到曬我想做的東西,我知道現在尚有好多東西要學習。而家都開始掌握如何將一些有意義的東西,用一些 JUICY 的方法去表 達,從而成功接觸到讀者。」「未來,我不敢肯定。我不會話自己十年後仍在做記者,可是現在我的確在做我想做的事。」 ( 註 1) 比醫科收得還高的科目,科大每年收約 15 人 ( 註 2) 左翼認為政府應該擔當財富再分配的角色,維持社會的公義 ( 註 2) 跟左翼相反,新自由主義主張政府盡量減少干預市場,相信市場的「無形之手」自然會帶來秩序 ( 註 4) 投資銀行,無咩生產力,卻年年賺大錢,員工分花紅都分到手軟的機構 ( 註 5) 四大會計師樓,是透過非人生活鍛鍊意志力的好地方 ( 註 6) 能力傾向測驗,大公司請人最愛,透過選擇題將人分門別類

17


訪問

星屑醫生,原名歐陽英傑,就讀男拔萃中學,後於 港大讀醫,現職家庭醫生。組織「維園行動」活化 城市論壇,新搞作「社運醫療小隊」,以和平不合 作方式,在示威現場希望以醫權制衡警權。

醫生都要搞啲嘢 星屑 醫生動起來

文:咩 

訪問:雲嬉星,咩

問到身邊有沒有人反對星屑醫生歐陽英傑 (Jeff) 搞「維園行動」、做「社運 醫療隊」? Jeff 想想,說無。小記再追問:「同行的醫生呢?港大師兄?西 醫公會?病人?老婆呢?唔反對?!」星屑想一陣:「真係無喎……至多係 老婆囉,會驚我沈迷社運……」

醫生動起來 可能困擾住好多大學生嘅問題係,如果要做專業人士,似乎要有個專業形象:穩穩陣陣、斯斯 文文、立場相對保守或者無乜意見……同星屑好唔似喎:在維園與講者爭辯,示威現場肉緊地 呼喝警察要先救人……以為星屑醫生做咁多「出位野」,一定會有同事反對或施壓,星屑反而 覺得有好多支持者。「其實一開初我係搞反對校園驗毒。遞意見上西醫公會,估唔到 18 個醫 生 17 個都簽名反對政府的計劃,原來都覺得計劃有問題,後來精神科呀、兒科呀都一起出聲 反對。」。 星屑醫生自反高鐵後確定自己要「做啲野」,在公共政治場合相當活躍。明明係一個忙碌嘅中 產:有自已啲診所、返教會、亦相當享受消費生活,甚至被報章稱為時裝精「男���上身」,點 解佢會發展出咁多興趣?

「不斷跳舞,你只會變成一個舞孃」 星屑對問題愕然:「你唔講我都無諗過……啲知識都係自己睇書睇番來,至於大學……專科訓練只會教 到你識得一個器官囉……有啲換肝手術嘅大國手,都唔識醫糖尿病……我可能係潛意識覺得自己要做一 個通才,就好似玩《美少女夢工場》,你唔可以不斷咁跳舞,咁樣你只會成為一個舞孃;如果你要嫁比 皇子,就樣樣都要高分。」

無權的特權階級 醫生有兩票,在立法會有功能組別代表,係「特權階級」,星屑點睇?「但係個議員根本係唔會做到野。」年前領匯加租, 好多屋村西醫捱不住貴租,紛紛抗議但不果,被迫離開自己一直服務嘅社區。去到真正利害關頭,這批有兩票的所謂「特 權份子」,還是鬥不過真正的資本家與壟斷企業。反高鐵運動後星屑對社會問題有更多想法,今年七一他運用自己的 facebook 網絡組織了「社運醫療小隊」,聯同一群醫生護士支援示威集會人士。患上癌病的麥女士,被警方打橫抬出 時她的頸被手袋等物纏住、在缺氧情況下全身痙攣,星屑醫生企圖協助時反而被警方抬走。警方暴露出草菅人命的行 動哲學,對星屑好大衝擊:「之後唔開心左兩日!……的起心肝想維權」。沮喪的情緒化成行動,他舉行記招公開麥 女士的遭遇,呼籲社會關心警察濫權的問題。 星屑講到未來,計劃將社運醫療小隊略為制度化,令更多有心既醫護同行可以加入,發揮效果,希望以醫權制衡警權。

星屑醫生 blog:

18

http://singsit01.mysinablog.com/


後記:

訪星屑/林偉聰

你是父母的子女、你是他人的朋友、你是那人的愛人、你是大學生、你 是粉嶺的居民、你是香港的公民、你是中國人的同胞……

文:Chan Melody

我們有不同的身份。

訪問星屑,本想問問他如何打破專業人士 刻板形象做抗爭。不過歐陽醫生眼中,這

驚訝之餘,忽然覺得,會不會是我們高估 了所謂「行內」的壓力?星屑的例子其實 是說,只要你睇唔到 (not to percieve) 啲 壓力,隨心而為,在專業「行內」做番自 己,原來都得噃? ********* 但隨心而為有實際條件。報章報導星屑「收 入多過政治助理少少,即係有十幾萬!」 咁星屑嘅故事除咗說明經濟自主的確令人 更有行動力之餘,有無其他啟發?對比林 偉聰的《壹週刊》記者故事,錢對林偉聰 來講卻是牽絆,他口中吐出令人震撼的「錢 太多令你返唔到轉頭」幾字。 兩隻故仔,星屑示範點樣搵到錢過中產生 活,同時可能唔需要放棄原則、可以自由 做反叛的事,一改一般人覺得「搞親社運 就實乞食」的偏見,鬆動了大家對社運人 的想像,說明反叛的成本可以比傳說中來 得要低。 林偉聰則更為激越,佢其實展示,個啲你

抵抗生活的割裂

條抗爭路可算順利,沒遇上重大阻力。

單是「自己」呢?有著自己也難懂的疑問、情感?視哲學、藝術等為生 存的必要的探尋?摸索著人與人的關係那流動的質感…… 我們有著各種的性情、願景、「自己」的歷史座標、「自己」的關係網 絡,混合起來成為了「我」這個人,而究竟是那些,得出「畢業後是一 份全職」的結論呢? 大學畢業了,別人總是問起你在做甚麼?「大學畢業生,不再是天之嬌 子。」人們一般都期待你找到一份 8-12k 的全職工作。如果你說尚在 找工作,不要緊,別人可以接受,「現在搵食艱難嘛,慢慢搵多幾個 月……」若同樣的問題,你說,你在做散工 ( 或者是 freelance job), 無論是由細到大在升降機碰到樓上樓下的「斯拉」、朋友、大學同學, 那些一句半句問與答,便尷尬地無法繼續。他們對大學生做散工完全沒 有想像,無法將你在社會中定位,沒有一份全職,便彷似在社會沒有位 置,然後我明白到綜援戶的痛苦和壓力。閒日白天的街上,你成了城市 的漫遊人,你不屬於甚麼,然而你可以發掘到旺角花墟、旺角街市的趣 味和美麗。

在地的 Gap Year? 大學快將畢業時,我想好用一年的時間,去找我想做甚麼,同時,我也 自覺我需要一年的時間去安頓自己。這個似乎是 gap year 的概念,但 地點不在外地,而是我身處的城市。 首先,我需要搬離家建立自己的生活。然而這對於生在一個相當傳統的 家庭的女性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另一方面,你也要等志同道合的朋友, 因為大家各自也有自己掙扎,需要處理的時間。於是處理搬家,已用去 了幾個月。 搬了到旺角後,便開始了各種認識社區的活動,這些活動也不過是「周 圍行」,先是旺角、然後行到旺角旁邊的大角咀、深水步等地方。這些 舊區充滿驚喜,例如旺角的幾間舊衣物店,以五、十、二十的價錢,銷 售著八、九十年代的衣服,也不一定古版,反而近於偏鋒,自己也可以 試著改裝;在半夜的深水步有 3 蚊一隻的 vcd,間中,可以找到一些冷 門的舊電影、2 蚊店、5 蚊店提供了生活日用品……我對這些舊區的小 商店實在心存感激,他們努力經營,我們才有廉價生活的可能。

以為係成本嘅嘢(例如高薪厚職),實際 先真正令你付出咗最重要嘅成本:生命、 青春、夢想。佢喺訪問講咗幾次:「你一 跳咗出去,感覺真係好爽架!」係一種睇 通件事嘅快樂。 ********* 你可能覺得,林偉聰都係因為暫時唔使養 家所以有條件實現自我,如果我阿媽等住 我畢業搵錢呢?唔緊要,你可以睇埋後面 幾隻唔同嘅故仔再考慮。無故事可以普遍 (generalize) 解 決所有問題,但係喺你面 前,眼見嘅其他出路一啲都唔少。 最後送上李智良在《房間》幾句,給剛入

文:六月

在新地方住了個多月,我便參與了反高鐵運動。興建高鐵的不公義多不 勝數,不單侵害多個地區的居民的住所、而且赤裸地顯示政治的特權、 社會財富分配如何傾斜,知道了,便想盡力讓更多的人知道,一同阻止 不公義的發生,這樣便全力投入了兩個月。 就這樣時間過了快將一年,容許自己探身接觸而發展開來的經歷,成為 了下定決心的力量,就是對自己確認了展開散工的生活。後來,當我透 過一位朋友接到一份的關於六四的工作時,真的很開心,大概因為感受 到自己和他人的、和地區、和關心的題目交織出來的網絡吧,有一種整 全的感覺。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的關心的網絡找到散工的工作機會後, 空閒的時間可做一大堆想學想試的東西,然後再生出其他的可能性。那 我真的不想寄自己的 cv 到一個陌生的機構,在 10 多分鐘內裝出自己可 以生產各種各樣東西的模樣。我想,本來就有一大堆果西是先於工作, 若果工作是為了活著,活著是為了些甚麼?我想,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答 案,重要的在那些答案吧。

大學的你:

「 人 生 的 選 擇 …… 不 能 平 鋪 直 叙……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直面 那無知附帶的不安,如何在提腿 學步之前,忽然想到,跌親應該 又唔撚駛死,並且,沒有流奶蜜 糖之地這回事。」( 頁 72)

零九年畢業後,做過的散工有逐件計的文字輸入工作、中學畫班模特、攝影助 手、製作專題展板和 powerpoint、寫文章及自製醬料出售。工作時間不定, 有工開時一個星期可以做 4、5 日,有時一個星期 1、2 日,大概一個月實際 工作時間是 2 個星期。大多工作只需在時限內完成,日常生活可自行調配。某 些工作則需要在指定時間指定地點出現,如私房菜助手,但每個星期只是一至 兩日。餘下的時間是耕作、空白、學習、開會、空白、搵朋友……

19


楊穎仁比我大九年,我入學生報傾莊時他已是報社職

訪問

second quit:道路在落差之中

員,一頭鬈髮,身材高佻而瘦,說話深入淺出。我上莊 後當了總編輯,都叫做係出糧俾佢,形成了奇妙的僱傭

無法繼續的原因是會計太過形式主義。讀社會學時無論自己 怎樣迷失,上課上 tutor 都會認真預備討論,但在會計時著 重的更多是 powerpoint 夠不夠花巧,內容次之。那時他裝 出一副外向 look 和同學交流交際,但那些百幾蚊餐的邊爐 巴西燒卻令他吃不消。他對理大同學的印象也深,覺得他們 真的較靈活,隨時可找到兼職,求生力強,他卻似乎不能成 為那種人。未幾懷念起讀社會學時的生活,通識 take 了科 culture and society,坐第一排,讀葛蘭西。在反差中察覺 自己想讀的是甚麼,楊很感歎代價實在很貴。

關係。編務繁忙,我偶然對他有些怨懟,他回應我以一 人,每次回來他總一手拿起一些碗碟,一面咒罵我們這 等小鬼,一面清理環境開始工作。去年九月,他重回大 學校園,在浸大讀社會學,先前已經讀了兩次大學仍未 畢業的他,是否能助我們了解「出路」到底是甚麼?

文:陳秉鳳 一零年社會學

first quit

完全的失範

二零零零年,楊穎仁當時就讀中大社會學系,恰巧又是我半 個師兄。時值二年級下學期,他一份論文都沒交。 「唔知份野點做」,他說那是個瘋狂逃避狀態。一年級時好 些,初級的科目較少要寫文,僅有的勉強做完。但當時學不 得其法,可以看的書太多,自己又無一個學習的焦點,用心 寫的論文分數不成正比。升上二年級有了古典理論及當代理 論等較深的科目,「一覺得自己唔識,就唔寫」。其他同學 即使不太認識都可以抄抄謄謄得一文章,但他卻就是不行。

離開了社會學系是無可無不可,因為他本來就對這科的歸屬 感不大。楊的父親讀工科出身,建議他讀職業治療,楊雖不 清楚自己想要甚麼,但卻知道自己不要甚麼--「要我鋸木 連條直線都鋸唔到」。本來想揀心理,但父親想他讀社會, 許是怕他不能與人交際太過自我,但結果似乎是說中了一 半。

已是學校寄出最後通牒後,頓時一哭二鬧三上吊,甚至指責 他是謀住幾十萬保險。他說對於一個完全迷失的人,錢不算 是甚麼,但卻令他想到,自己不能投入讀書,可能是不夠異 化--七年的中學生涯,過的是人地俾乜你就讀乜的生活, 不用想,不用決定,機械式的運作。當時他有朋友讀會計, 跟他說只要捱幾年就能出頭云云,那年還是講 big5,不是 big4。既然母親以為他要的是錢,讀社會學又失敗收場,他 就決定轉讀會計,走一條看似安排妥貼的路。 零零年底他再入 JUPAS,報讀理大會計,等入學那段時間則 補習及打了一份做倉務及入數的工。零一年九月,他重返校 園,這次待了一年。

20

third

path:social movement

要將零二年離開理工和現在接上,還差七年。楊解釋其實很 多人會將讀邊間學校,或求學階段作為一個重要的斷代指 標,但對他而言則不太適用,網上生涯才是他另一階段的開 始。「如果將那幾年在網上發表的字結集,夠我係中大畢業 十次」,我和同訪的同學都目瞪口呆。他入大學才初接觸互 聯網,最常流連的是 newsgroup,而他想知道更多的問題, 關於基督教。問到他是否教徒?他說從來都不是。當時有個 心儀女生是教徒,楊希望了解更多關於基督教的問題,於是 在網上尋找探討這類問題的「非教徒」。後來女孩拒絕了

他,但他在討論區裡的身份卻生了根,覺得自己在 其中有了歸屬感,參與度亦高。當時參與網上討論的人 質素都較高,幾千字來來去去,甚至會辦「準學術」的辯論。 這是他大學以來第一個能給他支援的群體,亦能討論深入及 認真的議題。他以之和學生組織對照,那時傳媒描述的學生 組織都不甚了了,他自己又需要照顧長期病患的母親不敢多 時在外,故此網上生涯既幫他訓練文筆,亦操練了思考。

訪問楊穎仁

楊的父親在他大學一年級時過了身。他當時並沒有 想此事對自己的影響,但事實上,家裡少了一個人 鞭策自己,經濟也因為有保險而沒有太大負擔,楊 才一心的 「頹」下去,終日躲在家中。到母親發現時

第二學期的會計課他已經全部沒上,在圖書館看理大存量不 多的社會科學書藉,在通識課時遇到的講師又找他幫手做當 時中學綜合人文科課程教材,既有了收入來源,會計又讀不 下去,於是再次 quit u。「今次醒啲,收埋得耐啲」,他笑 得有些奸險,沒有太快被母親發現,算是比第一次成功。後 來母親一直都希望見到他重返大學,帶四方帽,那種「成功」 的幻覺楊坦言已沒法繼續,當找到更有興趣的時候,已經失 去了去捱一些苦悶科目的能力。尤其是一直以來信那套「平 步青雲」的幻覺的並不是他自己,在理工讀那科 culture and society 現在回想也許不算甚麼,卻已是他口中的荒漠 甘泉。

限可能

另一個他面對的難題是人際網絡。在中學只學到怎樣將自己 「縮埋一舊」,不引起任何注意;上到大學整個中學的人際 網絡崩潰,並沒有特別想做的事或想認識的人,只努力地維 持一個中庸的自己,上了細系,既不特別頹,也不突出。與 人的關係既無法把他留在校園,交不到論文亦令他覺得「無 面」回去,「那時很傻豬,遲了幾個字就不去上堂」,面皮 既薄,也沒有動力回校,連校方、tutor 打給他的電話也沒 接。如果他那時拿起電話,大概可以試升三年級,那就會變 成另一個故事了。

在 地 上 拾 起無

篇一篇他寫的,議論縱橫的文章。報社雜亂,他文氣迫

後來甚至和群組裡的人發起較行動性的事情,包括一份「良 心約章聯署」,倡議道德介定應從人出發,而非規條或信仰, 抗衡某種覺得「非洲咁多人死係因為不信神」的論調。後來 想和網上的朋友出書或刊物都碰釘,討論好的內容結果網友 都沒有交稿,楊開始知道網上動員的侷限,但他既然發現了 一些基督教界的問題,就覺得不能退縮。 在這種背景底下,某天他在理工大學校園裡看到一張基層大 學(下稱基大:www.grass-root.org)的海報,從此進入了 另一個世界。他希望學習如何組織群眾,搞 campaign,他若 有所思地說:「如果嗰陣一個唔該見到搞青年公民黨,俾佢 吸左入去,咁就真係……」楊認識了基大的搞手與一班 很有心搞基層運動的人,當時組織性亦強,在零三 年時他們搞了個探訪清潔工的落區行動,晚晚落區


都有一定人數的隊伍,參與的同學很多。那時的基層大學

中學時經濟科是楊覺得最有趣的科目,難得與現實有關,又好像 可以系統性地解釋事件。但中學經濟一味講供求決定市場價格, 楊發現當中沒有解決過公平與否的問題。 入基大後,接觸到

更多的基層問題,開始明白單靠「論述」、「討論」、 甚或「吹水」似乎缺少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基層人士 的問題不會在「吹水」間消失 --他們仍是住在板間房、 仍要被老公打、仍等不到公屋、工資繼續被拖欠……要解決問 題,便需要一套帶有行動性的視覺。而這與楊的關注點亦吻合, 他���要一套解釋及解決社會狀況的論述,使基督徒即使放下宗教 視野仍能分析社會。 零二年底,楊開始接觸基督徒學生運動(下稱 SCM),始終在基 大很少機會討論宗教議題。SCM 本來已有社會關懷面向,楊穎仁 想將基大中介者的模式引入,使 SCM 成為教會及基層團體間的 媒介,零四年開始更在 SCM 做了一年職員,雖然最後和共事的人 有分歧而結束,但亦是一次理論加上實踐的嘗試。 零五年世貿來港會議,楊在基督教關注全球化聯席做職員,明正 言順參與當時的示威,亦是他第一次做直接行動。當時不覺得害 怕,憤怒為何當局要欄住會場不准人進入,示威區距離百丈遠, 劃開香港人在世貿會議上的位置,是一個政治運作。那時楊開始 寫網誌,批評港府對示威者的措施。後來楊關注的基層議題還有 許多,包括紥鐵工潮、反領匯、反對醫療私有化、社區經濟、最 低工資……

訪問

是基層團體與工會及大專院校之間的中介,他們在院校中找同學 作培訓,包括搞讀書組、落區、和不同的基層團體接觸,讓同學 組織活動,如探訪基層工友或組織舊區居民,搞講故事計劃等 等。

也不算甚麼解決不到的問題。 上年九月他回大學讀一年級,這次他目標明確,是為了沙紙。其 實早一兩年他都有盤算讀書,試過嶺南文研,又 in 過 IED。 但

他說其實只要目標明確,知道自己想要甚麼而去讀書, 既不需要被入讀的學科限死,更毋須進入院校體制。那 為甚麼要文憑(一年四萬二千一!)?那是為了將來多一點路途 可選,那路途仍然指向運動而不是前途,這可能是最讓人訝異的 地方吧。 對於將來運動的方向,楊有過很多很多想像。例如在基層團體任 職,則可能要面對團體太小型,處理行政事務之餘已無餘裕搞 政策、或者為了申請經費,勉強辦一大堆看似沒政治性的活動把 時間都消磨掉,等等問題。後來他提英國史家霍布斯邦講述工業 革命時歐洲的政治鞋匠--他們真的是鞋匠,工作時間地點較自 主、有時間閱讀、能接觸群眾、可養活自己,那時有一些這樣異 議者。那時楊認真想過做街市中醫,奈何行頭太窄不易進入,也 想過做社工,最後是教書。教書的好處對他來說是可以慢慢影響 學生,正如他也會影響他的補習學生,或許能帶動他們行動;打 破老師、家長、學生、學校之間的矛盾和對立,讓他們認清真正 的教育問題;籌組一個更基進的教師工會。他又提到現在的自己 太書生,除了第一次 quit u 後做過倉務都沒有打過基層工,所 以他又密謀考個保安牌,看看有沒有人肯請他這種手腳纖幼的保 安。又或者他畢業後仍會選擇去做紥實的工人組織工作;或者做 主流傳媒,摸索主流論述是怎樣砌成的,「又或者,我讀上去, 行學術呢……」 他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路得一條還是多條,在於你主不主動去理解周遭的環境,認清教 育和現實的差距。一般人的思路是當發現個人問題不能靠個人解 決時,就要訴諸社會。楊是倒過來的,他一開始就問憑甚麼講個 人利益,既然社會條件本來就如此不公,為何要從個人出發。所 以他從來都是想怎樣把自己放到對運動最有用處的地方,那已經 不是個人前途的問題。

中五會考放榜,他一心與心儀的女孩原校升讀中六,努 力讀到廿八分回來。可是他喜歡的女孩子不能重返原 校。當年選科,喜歡寫作的他理應選文,但為了社會上所謂「較 美好的前途」而選了不甚有興趣的理科,相反女孩是出於興趣選 讀的,楊覺得自己等於是搶奪了她的位置。於是他開始質疑:「我 怎可以說自己的家庭比別人的家庭重要,我條命又如何比他人的 有價值」。說到這裡他有點激動,那神情,在很多次聽他說起某 些不公義的事情時,反覆出現。

後記:

future 由 quit u 開始,楊的每一份工/每一個機會,都不是在網上求 職版/報紙/勞工處得來,而是靠人際網絡。有些是半職、兼職、 research job,中途也有儲蓄見底的危機,但馬上又搵到工。你 話到底係咪 quit u 對競爭力影響好大,似乎不是,楊的厲害之 處是,既能每月給家用三千,又能養活自己,更儲到些錢回大學 讀書。他很節儉,平時回中大總是吃十一元的餐蛋飯,有時是五 元三個面包,買一瓶廿多元的桂花陳已醉得舒暢,偶然放縱和女 友弄一個咖啡甜酒雪糕吃。生活模式固然會引起與母親爭執,但

楊穎仁在訪問裡兩次提到,後悔當年沒有參加學生組織, 例如上報社。我笑說「如果你上左報社,而家就係我老鬼 了」,他答道,那又有甚麼分別呢?我和他一樣讀社會學, 二年級下學期我 take 了當代社會學理論,錯過了一些課 堂,追不上閱讀進度,不願意矇混過關,結果也不合格。 但我想我來年會畢業。在學生報,在和楊穎仁的相處之中, 我想我繞少了許多路,當然楊在那些額外的路上看過很多 我看不到的風景,我面前的路也不見得畢直,但我們在此 處相會,各有所得。

楊穎仁 blog: 心湖淬筆

http://mindtologos.blogspot.com/

21


常常說要選擇自己想走的路,要 諗清楚才好揀,好像所有選擇都 是預先鋪好的,在你面前展開, 然後你站在分岔路口,慢慢睇慢 慢揀。但已有的很可能只是「比 較合適」,很多時更要把自己的 某些想法和理念放下,以求「fit 番入去」。如果在已有的路徑上 找不到真正想要的,何不試試自 己另外開拓新方向? 下面將會介紹一些團體,它們可 能 是 你 熟 識, 或 是 完 全 未 聽 過 的。它們有的關心基層,有的監 察城市發展,有的以農業實驗來 回應城市發展,有的以文學或藝 術去發聲,有的關心性小眾。它 們所關注的問題,你可能常常接 觸,卻未必和他們有一樣的觀點 和看法。他們選擇了自行開闢小 徑,去推動自己相信的理念,他 們不被「已有的路」所限,堅持 「最想走的路」,而非「比較合 適」的選擇。

路之外

分岔

文:林樆

自治八樓 學聯社運資源中心,由於位處會址的八樓,簡稱八樓,為 了可以傳承社會運動資源同經驗而成立。學聯於 06 年修 改會章,將資源中心收歸秘書處轄下。八樓不滿學聯將資 源中心降格成秘書處下的委員會,加上雙方一直亦有不少 分歧,於是八樓於會議上同時宣佈自治,作為一種由下而 上的民主自決的實踐。自治後的八樓推出了憲章,清楚列 明任何人士均可成為會員共同參與,傳承社運經驗。八樓 每年均舉辦社會電影節,又積極地回應社會各種議題與事 件,舉行音樂會、發表文章、舉行講座,並發起不同行動。

http://www.smrc8a.org/

基層大學 基大,長年介入基層議題,包括勞工、婦女、合作社運動、 反全球化等,舉辦交流、實習、工作坊等。基大把自己 定位為「網絡」而非「組織」,搞的活動,大多是與其 他基層團體合作,或邀請社會人士參與,而各界人士與 組織對「基層」自有其定義,但基大雖然用了「基層」 作名稱,同時拒絕為此名詞下定義,使各種可能的定義 透過基大的網絡相接,可能是融合,可能是互相排斥, 辯論與爭奪便由此發生。定義是流動的,才可長期開放 辯論,鼓勵更多的可能性。

http://www.grass-root.org/college/

新界東北發展關注組

香港永續農業關注協會

關注組由一班居民與社會人士自行組織。由於政府開始 發展新界東北,並採取公私合營的方法,引來發展商以 各種手段收地,包括瘋狂加租、鎖家門,甚至打爛被收 回的屋,使村落形同廢墟,恆基地產更被揭發拆屋時, 把對身體有害的石棉瓦胡亂棄置,污染水源。以地產主 導、官商勾結、缺乏真正諮詢的發展模式,正正是香港 城市發展的主流,關注組積極舉辦導賞團、發表文章向 公眾解釋他們的行動與理念,與居民組織反抗行動,試 圖改變公眾及政府對於「城市發展」的概念。

協會為了南涌可持續發展而成立並於 2007 年以八萬元租 了南涌魚塘,在那裡實驗永續 (sustainable) 農業,種瓜菜、 稻米,使魚塘成了濕地,供雀鳥棲息,同時也舉辦耕種 活動、分享會、發展社區經濟,使人與自然可以並存。 在網頁可讀到食譜及介紹各種時令瓜菜植物的文章。他 們除了專注於濕地與耕種,更落力向外推動本地漁農業, 嘗試展現本地農業與城市人的重要關係,從飲食、消費 方面鼓勵大家思考我們與生態的關係。他們曾舉辦天然 肥皂製作,分享有機午餐。他們每年都舉行籌款,希望 可以繼續承租魚塘,繼續實驗,繼續展示城市與農業之 間的密切關係。

http://www.facebook.com/group. php?gid=306874081123

22

http://hksaa.wordpress.com/


字花

活化廳

字花除了內容與題材上力求生活化,如以 「食」、「買」、「色」、「水著」等為題 邀稿,打破文學與生活脫節的假象,從生活 入手,以文學連結其與社會事務。編輯們更 著力在視覺上加強與內容的關係,從而更好 地把文字內容傳遞予讀者。去年年尾傳出字 花被藝發局削資六分一,但同時藝發局卻在 報告中認同字花的成績,並值得支持。這種 講一套做一套的作風,剛好吻合了當年字花 發刊的原因:「我們也發現這社會比以前更 需要文學,因為我們看到,愈來愈多平板虛 偽、似是而非、自我重複的話語滲入無數人 的生命……而文學,正是追求反叛與省察、 創意與對話的複雜的溝通過程,我們的社會 需要文學的介入。」字花編輯們一直努力與 政府交涉,仍繼續堅持雜誌的方向,積極地 介入更多不同議題。

一班強調社區與藝術的關係的藝術家,去年突然「空降」至小社區, 在上海街一個小空間,試圖透過展覽與活動,將藝術家與社區、市民 與社區、市民與藝術家重新連接。例如打頭炮的「少少賞,多多獎」 活動向社區內不同老店頒發獎項,當中獲獎原因包括:「伯伯開檔 六十年,有氣有力,敬業樂業」、「問老闆什麼都識,貨品齊全,而 且工作之餘,好開心」……之後舉辦了多個與民間技藝有關的展覽與 活動,不單把花牌、打銅、紙紮作為藝術品展出,更邀請市民參與, 與師傅們一齊落手落腳製作。除了社區與藝術的關係,他們都強調以 藝術介入社會議題,例如今年於六四前後,舉辦「六十四件事」,邀 請年輕藝術家與曾經歷事件的藝術家,以座談會、展覽來回應事件與 當下的關係。

http://wooferten.blogspot.com/

http://fleursdeslettres.com/

獨立媒體網 於 03 年七一遊行後成立,由多名編輯獨立運作的網上平 台,強調文責自負。編輯成員包括朱凱迪、葉蔭聰、梁 寶山等人,他們一直在自己的崗位上積極介入不同議題, 包括反世貿、清拆天星皇后,反高鐵等。在反高鐵運動 期間,網站每日點擊率曾達二萬次。獨立媒體運作倚靠 讀者捐款,不接受政黨或商業機構資助,以確保言論自 由不受干擾。而使用開放的平台,使公眾可以透過自己 的立場與觀點去評論或講述自己的故事,從而反抗媒體 普遍只引述有權力人士的觀點與角度,使言論交流更為 多元。獨立媒體鼓勵讀者與作者對話、辯論,從而建立 公民對社會未來發展的期望。

影行者 影行者,不需要那些萬萬聲的貴價機器,也不認同藝術 就是高高在上的形式。他們高呼「把藝術還給人民」, 舉辦工作坊與街坊一起實地拍攝,左鄰右里就是放映場 地,建立舊區更新電視台,讓街坊都有得出聲。同時紀 錄主流媒體忽略了的聲音和歷史,例如紥鐵工友罷工的 紀錄、皇后清場事件等。亦會每年根據社會形勢,決定 不同主題作特擊報導,例如今年便推出了有關高鐵與菜 園村的影片《鐵怒沿線》。

http://vartivist.wordpress.com/

http://www.inmediahk.net/

紫藤 性工作者亦只是一份工作,但他們卻要面對社會 的歧視,即使受到客人的虐待,中間人的剝削, 都只會被視為「活該」。紫藤由關注婦女權益的 各方人士組成,除了與性工作者一起爭取他們應 有的權利,提供 24 小時傳呼服務、法律支援外, 更以書藉、影片、展覽等方式來向外界展示他們 的真實一面,同時令社會更明白他們的處境。

FM101 觀塘社區電台一大個。因過時的廣播條 例,除三個商業電台擁有牌照外,極少申 請獲得通過,所以他們以非法廣告來公民 抗命。FM101 使用大氣電波作資源,去組 織地區居民參與社區,亦會與其他團體聯 合起來搞行動。FM101 的節目從講觀塘社 區生活,亦有關於社運、文藝、甚至係有 中學生清談節目!唔住晌觀塘,上網都聽 得番!

http://ziteng.org.hk/

http://fm101hk.org/

Elements 同志義工組 同志在香港社會一直面對不同程度的歧視和壓迫,即使公開了性傾向,亦可能要承受家庭的壓力。Elements 提供家長互助小組,嘗試釋除家長對子女性取向的誤解和疑惑,亦鼓勵雙方溝通,互相了解。小組亦提供保 密的愛滋病快速測試、舉辦社區聯誼活動以及到訪學校,與同志一起宣揚正確的同志形象以及建立社區網絡。

http://elements.org.hk/

23


日子過去後我們終於還是離開 有人繼續選擇抗議的 T 恤 有人選擇女孩柔軟的手 我最後也沒養成閱報的習慣

節錄〈春夏之交一個離群者嘗試分辨生活與麻木〉,樺 《總有這天。六四十周年特刊》,九九年,中大學生報

幾時:九月二至四日 邊度:烏溪沙 幾錢:五十蚊 打比:德:90299024    熹:60449234 電郵:cusp@cusp.hk


關係 巡迴的馬戲團 大 O 永續生態系統之 terminology 上課氣氛——自說自話的教授 今鋪輪到我做莊 屬會註冊登記 從「點解要幫你」到「點解要你幫」

26 28 30 32 34 36

關係.前言 1989 年,商學院的姚遷同學於系訊中撰文 〈從管理角度看中大工商管理的失敗〉,批 評商學院「課程設計之簡陋,考試之兒戲、 師生白痴、彷似時光倒流數十年,回到小學 的歡樂時光……」商學院饒美蛟教授隨即「召 見」姚同學,指其文有人身攻擊成份,並考 慮以破壞校譽之罪名,把他記過。此外,院 方亦將姚同學之 GPA 查出,提出「同學自己 成績差就無權認為課程是簡陋」之論點,事 件最後以姚同學書面道歉了事。 人們來到一個新環境生活,必然先對那裡的 人和事物產生關係,理清自己在社群中的定 位,繼而抉擇親近或者疏遠。來到中大,你 享有自由盡情擴闊你的生活圈子。 踏進中大校園留下的第一印象,看怕是大學 的 O-camp(若 果你會報名)。營中有很多你 以為會自然發生的事,但實情又不是那麼自

然。總之一班人就係咁,熟左。在中大,可 以很隨意,就算上堂,都唔一定要聽書,同 同學一齊做自己野,同教授關係好疏離,交 流大抵只有導修課的時候。 除 了 營 友 跟 往 後 上 課 的 同 學 同 宿 友, 第 二 接觸得多的人大概是一齊拍住上莊的莊員 1234… 重 有 老 鬼 9876… 人 與 人 之 間 連 繫 住 又 有 時 互 相 背 靠 對 方, 來 來 回 回。 唔 啱 嘴 形,可以另闢新天地,尋找自己舒適安康的 comfort-zone。 沒打算上莊的你,甚至更能接觸更多人。參 加中大基關組讓你結識到多不勝數的街坊朋 友,其清晰明確的理念,有助你思考自己身 為一個大學生站在社會中的位置和與其他人 的關係。再進一步,你會知道點解有人要幫、 點解要你幫。或其實不是幫緊人,而是幫緊 自己呢。

25


文:樊善標 作 者 為 中 大 校 友(87 新 亞 中文),現於中文系任副教 授。本文原刊《中大三十年》 (1993)。

巡迴 的

馬 戲

「的確有一個大而熱鬧的北京,然而我的北京又小又幽靜的。」 ──愛羅先珂 我是八三年進入大學的,中學階段最後的暑假到了 尾聲,我參加了大學的迎新輔導營。也許迎新和 輔導的字眼過份嚴肅,大家都把它叫作 O'Camp。 O'Camp 令人想起流動的馬戲團,那個 O 字就像圓形 的大帳篷,掀起門廉溜進來的,都有一夜神奇夢幻 的體驗。因此其後兩年我都當上了輔導員,升四年 級時在學生會的代表會工作,不免也有點任務,結 果讀大學的每一年都和迎新扯上關係。但魅幻的氣 氛迅速褪減,最後兩年 O'Camp 不但絲毫沒有感動 我,反而常常需要按捺湧動的鄙夷。不過,第一次 仍是最難忘情的。 經過了註冊、選課、語文和體能測驗諸般煩瑣的手 續,夢想了許多年的大學生活仍未能開始,還有一 個五日四夜的迎新輔導營,實在太累了。我的中學 每年只有很少的幾個人考上大學,關於大學的一切, 並沒有誰可以詢問,提著行李抵達校園報到時,我 不能想像怎能跟一群陌生人朝夕相對好幾天,也不 知道要做些甚麼事情。 在火車站大堂外登記了姓名,問明了組別,不遠處 就有幾個人拿著旗,上面各寫了組名,於是我站到 所屬的旗下。周圍人很多,有些看來早已相識,有 些和我一樣,跟身旁的人寒喧幾句就靜了下來,空 氣中瀰漫汗水的酸味。站了一會,人潮開始移動, 聽說是步行到大學本部參加甚麼開幕典禮。走了幾 分鐘,路徑轉斜,我回頭看,後面該有幾百顆年青 的頭顱吧,不自覺地想起物理化學課本裏的份子結 構圖。可是從這個暑假起,我就要拜在古今詞客文 人的門下了,這些科目的記憶很快便會消失殆盡, 想到這裏,有點說不出是喜悅還是悲哀的滋味。 開幕儀式上甚麼人說了甚麼話,我都聽不進去,印 象中只有那陣無時不在的汗味。會後各書院分道揚

26

鑣,我們沿新亞路走到校園的最高點。分配了房間, 洗把臉,又得重新集合,我們的第一次小組時間在 馬路旁邊度過。大學生活究竟怎樣?我很驚奇地發 現原來是要唱歌和坐在地上的,我們都有一本幾十 頁的歌集,而薄薄的營冊呢,正好充當坐墊。 第二天上午下了一場雨,之後卻是大晴天,我們到 人文館聽講座。講者大概是哲學系的老師吧,他提 到新亞的校歌:「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 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那時校訓「誠 明」對我們來說是太深了,但這幾句歌詞一聽就明 白。選上新亞本來只是偶然的決定,直至聽到這幾 句話,才似乎感到有些事情是必須去做的,不管成 敗利鈍。因此,有一位新同學質疑說不應該把精神、 理想強加在我們身上時,我已經不為所動了。 下午仍是大晴天,節目是越野競賽,我得到了大學 生活的第二個印象:要常常喊口號。那些押韻的句 子,旁人聽了一定稱為幼稚無聊,可是我們齊聲大 叫,好像有了鮮明的目標,大家感覺親密了許多。 該怎樣形容這個晚上?說是轉捩點,我們的態度是 漸漸改變的;若說不是,沒有這一晚,我們不一定 會成為朋友。這個晚上我們玩靜態而刺激的人際關 係遊戲。其中一節是這樣的:小組圍成兩個同心圓, 主持人提出一道題目,相向而坐的兩人便開始討論, 五分鐘後外圈轉動,換上另一個對手、另一道題目。 回想前一天,最擔心的就是和素昧平生的人相處, 這一刻竟然不但要相處,還得不間斷地談話,以避 免冷場,可是卻不見得特別困難。知行樓到了午夜 便不許女生進入,不知道是我們置身的暗角無人理 會,還是舍監有意原宥,遊戲完結後我們繼續談天, 直到兩三點。


第三天晚上有分組天才表演。仍然坐在馬路上以口 號互相揶揄,最是興高采烈的時候,有一組提出和 解,立即贏得一致鼓掌贊同,然後燈光亮起,照得 舞台一片昏黃,庶務組徐徐步上,唱了一首新作的 歌,觀眾自動打拍子和應。歌詞說了甚麼我已毫無 印象,以後也再沒有聽過。其實聽到也一定認不出 來,那夜的氣氛渲染得甚麼都精美無瑕。

這邊,過了一會,我們的食物送來了,不知道算是 早點還是午飯? 颶風最後在中午消散,我們交換了通訊方法和互勉 的話,終於可以離去了,然而幾段維持了許多年的 友誼才剛開始。 XXX

我們熟睡之後,颶風悄悄集結,第四天早上節目如 常舉行,下午,風勢陡地加強,聯合、崇基兩書院 已宣佈中止活動,我們的工作人員讓新同學自由決 定。據說除非懸掛八號風球,否則當天的綜合晚會 縱使只有一個觀眾,也如常演出。我們認為,他們 既能演,我們便能去,大家都捨不得離去。 入黑,颶風真的到了,掛起八號風球(假如不是十 號的話。究竟晚會演出了沒有已記不起。),宿舍 的玻璃窗不知道能否承受沉重的壓力,我們小組不 分男女擠在一個背風的房間裏。最初玩紙牌,到了 凌晨,有些人睡了,有些還在聊天。風聲隱約從窗 縫門外傳來,應和沉沉的鼾聲、疲累的談話聲。這 是一場富象徵意味的風雨,入營時收到一本小冊子, 簡介建校的歷史,在這以前的二十年,大學經歷的 風雨飄搖,我沒法見證,但這一晚之後,無論願意 不願意,所有的風雨都和我有關了。 半睡半醒狀態維持了幾個鐘頭,早上雨勢風力仍強, 沒法到外面去,大家呆呆望著窗外,樂群館、學思 樓、小百萬大道,以至遠處的錢穆圖書館,整個空 間都是灰濛濛的,鮮艷的橫額和旗海在地上濕作一 團。忽然,幾個穿雨衣的人捧著紙盒,狼狽地跑向

第一個迎新營就這樣留下了回憶,於是第二年很早 就報了名當輔導員,第三年則是朋友苦苦情商幫忙, 還有第四年,也不是自發的。每年迎新營的主角也 許都有和我當初相類的驚喜:發現從前看似高人一 等的大學生,原來另有率直天真的一面,既有抱負 與理想,也懂得關心別人;大學城是高貴的淨土。 然後他們開學,重逢,另有發現,失望。馬戲團已 經轉移了表演場地,曠野上沒有燈火,沒有歡呼, 昨天仍是千真萬確的事實,一吹就變成今夜寂寞的 風。於是,有人期待明年馬戲團再度來臨,但一再 經歷真幻的轉化後,企盼就往往變成了鄙夷。 XXX 距離最後一次參加迎新營快七年了,偏激的想法有 了修正,或者應該說,不再特別關心了,因此記憶 漸漸模糊,甚麼都沒有所謂。我想起何其芳一首詩 的引語,其實迎新營也一樣,營中的熱鬧不必說成 偽裝,營後的平淡也不過是另一種真實。畢竟也有 人能夠把營中的心情保留下來,哪怕只是絲絲點點。 我們這樣說也許公平點:「的確有一個大而熱鬧的 大學,雖然我的大學又小又寂寞的。」

27


大 O 永續生態系統之 Terminology 文:二五仔 大 O 其實唔單止係果四日,仲係一個永續 生態系統,家陣識咗啲人,雖然有啲以後 唔蒲頭喇,剩低果啲就繼續自己玩,但係 套文化依然 keep 住落去,支配各種校園 內嘅上課、宿舍生活。雖然好多人都批評 佢無聊、無得救喇,但係我哋好似好少理 佢點樣保持到喎。再講,無論你去唔去大 O,大 O 點形成,都實關你事。唔玩嘅, 都知下呢間大學有咁多人用咁多時間搞咗 啲咩,你遇到嘅同學又做啲咩;玩嘅,聽 到一炸人扮熟咁同你講一炸你唔知係咩嘅 terms,睇完咪知己知彼,唔會俾人食住 囉。

【OC /營主】 OC 即係迎新營籌委,營主就係籌委主席。 負責諗下大 o 主題呀、活動安排呀果啲。 其實好多嘢都係佢地決定,一個大 o 有啲 咩有意義同深度嘅活動,都係取決佢哋點 安排啲時間。但係事實往往係,四日入面 玩咗三日,剩低果日仲要聽大組長分享果 啲 freshmen 完全唔知做咩咁感動嘅感言。

【大組長】 各書院初嚟埗到嘅新生會分派去不同大 組,而大組長就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大 組嘅龍頭(好似係)。一般大組長都係宿 生會把持住,點選無咩人知。今年新亞的 大組長遴選就有一啲風波,話說有個對新 亞好有貢獻(叫做貢獻本身都好笑,俾盡 你咪又係上晒啲短莊)的候選人落選,投 訴傾莊制度唔透明咁喎。是但啦,大組長 點解會人人爭住做,我都唔明解;我只係 知道,做得大組長,唔墊返一萬幾千出嚟, 好似搞唔掂輔聚飲酒食飯糖水等等搞聚會 果盤數(最起碼有啲婆仔數總要自己哽, 咁先不失霸氣)。咁都肯做,除左為上位, 做下領袖,可能都係同組仔女一樣,為咗 「識多啲人」呢個魔咒咁啦。

【輔員】 大組入面又有細組,細組就係同新生最近 嘅果炸組爸媽組仔女喇。而組爸媽,學名 係書院迎新營輔導員,簡稱輔員。因此, 唔好以為輔員係邊鬼個,佢就係組爸媽 喇。咁你又咪以為組爸媽之間真係好熟 絡,因為除左幾個同大組長熟啲嘅 core 外,佢哋都可能只係五月考試之後先識無

28


耐, 中 間 不 斷 有 輔 聚、pre-pre-camp、 pre-camp 等等各種大組活動,先至監生焗 熟,其實同新生差唔多咋。

【部】 每個大組,都會分幾個部,負責唔同統籌 工作。通常會有節目部、出(版)設(計) 部同四七部,有啲仲有 camp fire 部。部 嘅工作其實都幾因循,上年點整就點整 咁,無諗下有咩新嘢搞(聽聞今年新亞有 人搞咗個新亞精神部,但係搞成點就唔知 喇)。每個輔員都會至少隸屬一個部,每 個部都會有部主或副部主。部主除咗帶領 部嘅工作之外,仲要擔起混熟部內輔員嘅 責任,例如搞下較細規模嘅部聚。

【Dem Beat】 人類學嚟講呢,都係一堆一路嗌一路打 beat 嘅舞蹈咁啦,媲美毛利族人嘅戰舞。 內容當然都係乏善可陳,以搞笑或霸氣為 主。不過佢仲會出現係 ocamp 以外嘅地方, 好似上莊宣傳咁。有啲都幾有特色,好似 某內地生組織曾經用上海話 Dem Beat 咁。 但係喺 ocamp,Beat 嘅用途都係講下粗口 諧音寸人,同埋 transit 之前又 dem 下咁。

【四七】 四七者,古之七絕也。不過,今時今日嘅 四七句句押韻,仲可以用番邦語言喎,梗 唔係杜甫作果啲啦。四七用途只有兩個: 一係攻擊別人,一係稱讚自己。出沒次數 其實無 dem beat 咁多,基本上只會係大組 互片同四院互片中出現。查實,四七咁有 文學性,點解唔可以搞搞新意思,例如讚 下人、批評下校政呢?

【互片】 「一齊片片佢!」大組長叫到,新生就記 住要對住張「片紙」,照讀上面啲四七喇。 大組片嘅同讚嘅都不外乎大組長瘀/威水 事或者個人形象,通常新生都唔知做咩; 而四院片嘅同讚嘅都只係間 can 難 / 好食 或者地理位置咁囉,不過喺台下新生同樣 唔知對面嗌緊咩。咁樣片完人,以後就可 以有啲「渣拿」,笑下人哋書院喇。通常 片完之後大家又係 dem 返個書院 beat 或者 中大 beat 和頭下,之後組爸媽拿拿林收返 啲片紙(為咗唔好俾傳媒拎到呀)。

【揸攤/頹/格劍】 組仔女如果覺得上面啲嘢玩下都無妨,不 過四日都咁樣,好鬼悶喎,之後表示出一 絲鬆懈,唔咁投入都好正常啫。就係呢個

時候,組爸媽卻會將因果倒置,叫你唔好 揸(緊時間)攤(抖)、唔好咁頹,要投 入啲。仲有,如果一班男仔自己玩,又會 被笑為格劍,好似入得嚟就預設咗要結識 異性咁,都幾異性戀霸權 ga。

【組聚】 又 叫 re-u, 我 校 則 興 叫 聚。 聚 係 延 續 ocamp 精神嘅重要手段,通常喺 ocamp 之 後出現頻率會較密,搵人約係 cafe 吹下水 玩下 game 咁。keep 到嘅友誼,通常又建 基於宿舍啦、莊啦等等新嘅形式,直至下 一年大 o,大家又一齊玩過癲過。

編者後記 雖然玩下玩下,唔聲唔聲,大 O 其實都傳 承住一套玩法想法--就係純粹輕不著 地、不問世事嘅生活態度。之但係,迎新 營用咗咁多資源,其實唔係一隻純為玩樂 嘅 game 嚟,但現實居然只有玩同埋玩(新 亞雖有探訪老人中心,但係都係同老人家 玩下傾下)。小弟幻想入面嘅迎新營,即 使唔係好似十幾年前咁樣關懷國事,起碼 都講下人生理想丫。拜託,連少少嚴肅啲 嘅嘢都容納唔到,當咩自己係精英(如果 係嘅話)。

29


上課氣氛──自說自話的教授 文:樊善標 原刊《中大四十年》(2004)

約稿的同學說,有一次我上完一節 和幾位老師合教的通識課,她問我 學生的反應怎樣,我答鴉雀無聲, 一片死寂,那時恰好一輛響號的警 車經過,我說了一句話。她問我你 記得說了甚麼嗎?我已經忘記了。 「你說:這是來拘捕那些學生的。」 ──這,當然是她來約稿的原因了。 如果不必顧及實際,我看最吸引人 的上課氣氛,就是倚坐在橄欖樹下, 陪著蘇格拉底,享受他用「產婆術」 把我們不自覺擁有的知識接生出 來。退而求其次,跟著孔夫子東奔 西跑,師生談談平生抱負,也不失 為好玩的遊學旅行。但這些只是空 話,因為蘇、孔兩位老師都沒有詳 細的教學大綱和課程進度,修業年 期不限,也沒有人來查問他們怎樣 「裝備」學生以適應社會需要。這 和現在太不相同了。 不過,無妨試試在老故事中找出一 些可以古為今用的教訓。蘇、孔兩 位老師的遺風所以為後世景仰,撇 開學問、人格等驟難企及的質素, 我想這兩點大概是最重要的:身教、 親切輕鬆。兩位老師沒有教室,除 了睡覺,幾乎是全時間上課,口說 的是教,更有效力的是生活習慣和 態度,這是不一定要說出來的。沒 有考試壓力,老師又和藹可親,當 然輕鬆了。這樣一想,我們嚮往的 其實是他們師生的相處,而不僅是 上課的氣氛。要是他們每星期只和 學生見面兩三小時,學期末又有考 試,必定完全不是那回事了。所以 把上課氣氛孤立起來討論,恐怕是 沒有結果的;要說就得說師生相處 的問題。 我無意開出若干項教師或學生的 「必做或必不做 (do's and don'ts)」, 因為力有不逮,也因為不相信有這 些東西。教師和學生相遇之處是校 園,或者更廣義地說,是教育制度,

30

要談論兩者相處之道,必須認清楚 校園是怎樣的校園,教育制度是怎 樣的教育制度。 從前對大學的定位,有所謂象牙塔 與服務站之爭。簡單地說,象牙塔 是指大學和社會保持一段省思的距 離,服務站可以顧名思義,就不用 解釋了。在今天���特別是極端計較 短期效益的香港社會,傾心象牙塔 者早就全面潰退,值得一提倒是服 務站提供的也不是從前的服務了。 流行的「學會學習」、「終身學習」 口號,在原理上是正確無誤的,但 落 到 現 實 層 面, 究 竟 是 甚 麼 意 思 呢?兩文三語、溝通技巧、EQ、宏 觀視野、創意,是我們聽得最多的 「大學生必殺技」。主修學科的專 門知識?當然是不言而喻。但不言 真的是不言而喻,還是認為並非最 重要呢?前面列出的幾項似乎可以 杜撰一個術語──後設知識──來 概括。社會大眾愈來愈認同這種論 調:由於知識日新月異,工作所需 不能只靠本科或研究院幾年所學, 所以大學──中學又何嘗不是── 教育的重點應該是「學會學習」, 以便「終身學習」。後設知識就是 一般相信有助於學習專門知識,並 轉化為工作技能的「幕後」質素, 今天服務站主力或宣稱提供的就是 這些。我認為這在原理上也未必不 妥,問題是矯枉難免流於過當,賣 花讚花香說現在提倡的是活知識, 變相就是說從前教的都是死知識。 「後設知識」並不是一個自足的範 疇,它需要通過不斷闡釋、重組或 解拆已成體系的知識,來證明它存 在的價值。今天我們為了各種所謂 迫切的理由,把它相反相成的對立 面驅逐到荒涼之地,看似獨尊一元, 其實賸下來的一面已經虛化得徒具 形式了。而這些事情的底蘊,如果 直接地說,我認為就是,衡量一所 大學辦得怎樣的尺子,無論如何不 再握在學術中人手裡了。


既然我們處身的是全面為社會服務的教 育制度,批評大學生沒有求知欲望、學 習態度差劣的人要小心了。請先澄清這 「知」是學科的專門知識,還是後設 知識。如果說後設知識的精神是靈活變 通,現在的學生一點都不遜色:參加系 屬會活動換取住宿優先權或其他好處、 選科專挑容易過關分數寬鬆的、對閱讀 材料的份量討價還價、「捉」考試題目, 甚至抄襲功課。要責怪學生上課前毫不 準備、上課只求教師說得清楚他們聽得 舒服、提問時垂頭噤口假裝看不見、兼 職第一活動第二曠課成風……不妨先把 陳年的價值觀念放下,平心靜氣問問他 們究竟是怎樣權衡得失的。 不過上面指摘的罪狀真的很普遍嗎?無 論過去或現在,都不乏無聊胡混之徒, 也儘有刻苦向學之輩。我也上過令人感 動的導修課,十五位同學,幾乎全體 都發過言,而且是早有準備,並非臨場 現編的,沒有說話的也點頭示意。打開 CU Forum 課程討論區網頁,上星期主持 導修的同學繼續提供資料,補充課堂上 沒有時間說的內容。上學期書院通識課 的問卷調查結果寄到了,原來有 65% 的 學生讀完了八成或以上的閱讀材料,難 怪上課發問時有人回答。我客串過另一 個通識科目,在邵逸夫堂演講了一次, 後來工作人員告訴我,有些人睡覺,但 和鄰座談天的不多,算是反應不錯了, 我也同意。 我在中大讀書是八十年代,雖然大學生 已不稀罕,但畢業後找份安穩工作沒有 甚麼困難。當時有人把 university 音譯作 「由你玩四年」,不過「玩」也有很多 種的,吃吃喝喝、嘻嘻哈哈的也有,埋 頭書本、不問世事的也有,前者固然是 玩,現在看來,後者也太奢侈了。後面 這種人,今天也未絕種,但要付出更高 代價,得到的認同卻有限。一般學生只 好在現實生活所資、將來社會所需、個 人學術興趣,以及人類好逸本性等力量 的牽扯中,蹣跚找路前進。 畢竟是社會上有希望的一群,在掙扎中 尚有餘力,如果教師表達得有趣些、清 晰些,他們還是會有反應,甚至用功得 令人痛惜的。正因為制度的裂痕給這樣 勉力塗飾了這樣,很多人就認為學風問 題的癥結在學生和教師身上,這其實是 蓄意或無意地把學校抽離於它所在的地 方。我不是說社會改善了,課室裡就會 長出橄欖樹,最低限度,到時罵起睡懶 覺的學生,可以理直氣壯地說「朽木不 可雕也」。

都說理想的上課氣氛是師生 有交流,學生在愉快的心情 下學習。但我忘不了劉殿爵 教授教的「中國語言學史」。 他提著一個塑膠袋緩緩走下 中國文化研究所 G22 室的梯 級,放在講台上,從裡面檢 出一本筆記簿,背過身把《爾 雅》和《詩經》重見的詞語 抄在白板上,我們照著抄, 他抄完一塊白板,轉過身來 講解幾句,我們還在抄,又 要記下他的話。整個學期差 不多就是這樣似明不明的, 說沉悶也真是沉悶極了。直 到最後一課,他總結抄寫所 得的結論時,我突然像給鎚 子當頭猛敲了一記,前面許 多個星期輯錄編排的資料, 全部指向這個從來沒有人說 過的結論,就像偵探小說的 收場,所有線索匯聚到一點, 然後兇手現形伏法。沒有前 面的鋪敘,我根本不會明白 結論的意義,原來最後的興 奮要以累積的沉悶和忍耐為 代價。 還 有 陳 勝 長 老 師 的「 文 字 學」。他抓起一篇論文讀了 幾行,又換一篇論文讀幾行, 都是挑中間的部份讀,他的 評論夾雜其中。我們怎樣也 追不上。下課後覆看筆記, 翻查論文,仍是不能透徹了 解。後來我們幾個同學分工 合作,每人負責一個課題, 根據筆記和課上提過沒提過 的參考資料,整理出一篇篇 札記,交換看了,才敢到辦 公室向老師請教。必須承認, 在仍要考學位試的年代,我 們花這些工夫自有其功利的 考慮,但在準備期間,我們 赫然發現整合資料的能力極 限提升了。有人說抄一本書 是抄襲,抄十本書就是參考, 有了切身體驗,我們知道兩 者的分別不是這樣微小的。 十多年後,我自己上的課, 論到互動和歡樂,我膽敢說 當仁不讓於師。但我得常常

警惕自己,學生的熱心發 言在多大程度上是問題愈 來愈淺易的效果?我同場 加映的「棟篤笑」能夠引 發學生在課後一訪圖書館 的興趣,才算沒有墮入惡 道。蘇文擢老師教古文的 「文章選讀及習作」時, 也騰出時間讓我們發問, 但他會先評論說「這是好 問題」,或者「你沒有留 心,我已經說過了」。也 許我把學生「妖魔化」得 太厲害,後面這種回應我 只會在心裡說,以免傷害 他們弱小的心靈。蘇老師 一個笑話不說,一句閒話 不提,仍能把整整兩個小 時縮為一瞬間的講課本 領,我當然學不來。但他 當年說過的《莊子》寓言, 我仍記得:郢人在鼻尖塗 一點泥巴,薄如蒼蠅的翅 膀,匠石輪起斧頭,颼的 一聲劈去,泥巴給削掉, 郢 人 絲 毫 無 損, 面 不 改 容,後來郢人過世,匠石 就把斧頭丟了。要續上一 條尾巴的話,我會說:由 於缺乏練習,匠石的本領 不久就荒疏了。 互動要看在哪一個層次上 互動,歡樂也要看為甚麼 而歡樂,我當然希望有足 夠的學養和信心,用或沉 悶或直接的方式滿足我的 郢人學生,以他們為我求 知過程裡平等相待的伙 伴。 懷 海 德 (Whitehead) 說 過,「大學的存在就是為 結合老成少壯以從事創造 性之學習,而謀求知識與 生命熱情的融合」,這句 話我是很多年前在金耀基 校長──當時是新亞書院 院長──《大學的理念》 一書裡讀到的。儘管時移 世易,在感情上還是脫不 掉成長階段接受的一套教 養,可謂慚愧。

31


今鋪輪到我做莊 文:奧奇特

莊,即系會院會屬會學生會宿生會代 表會籌委會。上莊就是成為上述組織 的幹事。咁多個莊,參加邊個,上邊 種莊才適合自己,不會虛耗時間心力 呢?趁未正式開學,都係做下準備好 啲。

系莊係… 系莊,就是貴系系會的幹事會,本質 是作為學系跟同學的溝通橋樑,把同 學的意見反映到學系,改善教學。同 埋,起增進學術氣氛作用。但今時今 日好少系會仲會堅持使命。你一入學 就收會費,冇得走雞。收左錢就搞啲 個個系都搞既開學飯春茗糖水會競 技,盲樁樁可能食錯隔離系個餐開學 飯都唔出奇。(開學飯來來去去都不 過晌中大飯堂食之嘛!) 有心機的系會偶爾會舉辦書展、賣物 會、做展板,算有交代。系莊要在新 學年開始前籌辦學系迎新營(細O), 下學期為畢業的前輩籌備畢業照拍攝 日的安排︰紮波波橋訂花買香檳噴。 向畢業的前輩送舊送花係想他們留下 最後的美麗回憶,但紮波波橋傳統是 怎樣來呢?咁做作嘅人工背景係咪必 要呢?如果你有意晌系莊做幹事,記 得諗一諗點解,唔好上屆莊話要做就 跟住做,而上屆莊冇講冇諗過舉辦既 讀書會座談會學習成果分享會,就諗 都唔諗呀!

西‧莊 AIESEC(國際經濟商管學生會)、投 資 學 會 的 莊 員, 予 人 一 種 由 頭 suit 到落尾的感覺。由傾莊、諮詢、影莊 相、就黎連成莊食宵都要 full suit 見人。他們提供很多機會讓會員接觸 以商界人士為主的 mentors,間中同 mentor 食個飯嗲一兩句。如果你決定 呢世都會留在這個商業範疇打滾,上 一上呢類莊,裝一裝身,伸一伸隻腳 入職場,都得。不過,用咁多時間去 著住黎緊二卅年都除唔甩既緊束衣, 辛苦左啲喎。大學職訓重未夠?再要 逼自己預早走進黑色皮囊都幾唏噓。

32

興趣莊,給有興趣 的人去 join 「大學不只是讀書的。」那麼,就要找 些事幹搞搞。興趣為先的屬會有幾十個, 天文武術攝影動漫電影棋藝劇社…跟志 同道合的同學一起籌備活動是一件樂事。 就算唔上呢類莊,齋做 member 都可以有 好多野玩,有啲包你中小學幼稚園從未 接觸過,等你慢慢發掘。(自創一個中 大前所未有嘅都可以)

禿頁莊、日音莊 上少搞野既頹莊呃宿分好常見,頹莊 全 年 最 多 得 四 個 活 動:O-Night、 藝 墟攤位、傾莊和成莊食宵。重有隻叫 暗莊,連收會員都慳返。咩莊好頹? 講到呢到我 __ 左……你自己估下啦!

短莊?唔駛驚! 實際上,大學本科生手冊的學規沒有 規定學生一定要上莊。唔想用成年時 間上莊,但又想搞下活動,可以考慮 成為一些較短期活動的籌委會幹事, 也就是上短莊。短莊包括中大和各書 院的歌唱比賽籌委、各書院的迎新營 籌 委, 以 及 書 院 內 的 大 型 活 動 籌 委 等。短莊花的時間較短,上幾個短莊, 可 以 接 觸 的 同 學 會 更 廣 泛, 值 得 一 試。

無上莊 會走出校園的學生組織 「大學生應該關心社會」,你可能認為 自己已經好關心社會,例如每日睇電視 新聞、速讀坊間報章、「蠟」下 Yahoo! 話新聞標題。但係關心唔代表得個知字。 中大有社會服務工作隊、基層關注組、 國事學會、吐露詩社、綠色天地、逸夫 奧比斯等,持著理念以不同的方式介入 社會事務。大學生年輕力壯,讀書同玩 之餘,透過參與學生組織去親身明白社 會運作點關自己事,先至冇白交四萬幾 學費。唉,其實點只呢啲吖。中大每一 個系會屬會都可以係關心社會既學生組 織黎架!

大學咁大,有好多設施例如 Gym、泳 池、圖書館、球場可以任用,趁人地 上莊既時間用盡佢,又可以晌林蔭大 道樹陰下乘涼睇下書,幾好! 無 論 你 之 後 上 左 甚 麼 莊, 有 幾 多 支 莊,其實都沒咩所謂;沒有上莊,也 沒有咩損失。這是大學生的自由,是 你的自由,你享有自由去運用你的自 由。 同場加映,宿生會和走讀生舍堂都是 莊, 分 別 讓 宿 生 和 走 讀 生 及 宿 生 上 的,不錯的。宿生都可以上走讀生舍 堂?係呀!


Reg Soc精讀 中大學生會屬會註冊登記守則

(輯自零六年中大學生會會章,到截稿日仍有效但隨時會變,敬請留意。) 根據中大學生會規定,所有學生會下屬團體都需要經代表會院 系屬會委員會註冊,並且每年登記。

註冊程序

登記程序

1. 如同學希望成立新屬會,便需向院系屬會委員會申請註 冊。 2. 成立新的屬會至少二十名創會會員,其中包括若干籌委 會成員及三名選委會成員(必須為籌委會成員)。 3. 草擬會章,連同屬下團體註冊申請表(可於網上下載) 交至學生會會室。 4. 院系屬會的審核準則包括: 4.1 屬會宗旨不可與現存屬會重覆; 4.2 會章不可與中大學生會〈屬下團體章則〉衝突。 5. 經院系屬會委員會審核會章無誤後,將公佈有關文件。 兩星期內如無反對,則會上交代表會大會通過(約一至兩 個月召開一次),完成註冊。 6. 註冊完成後,新的屬會便可按會章進行第一屆幹事會選 舉。注意選委員成會不得參選,另外選舉需一名非會員監 票。

1. 無論是否新的院系屬會,每年所有中大學生會屬下團體都需 要向院系屬會委員會登記。 2. 幹事會需根據該會會章規定,以全民大會或全民投票方式選 出,並需由一名非會員監票。 3. 選舉完成後,幹事會需於上任一個月內把登記表格(可於網 上下載)連同會章、本屆財政預算及工作計劃、去屆財政報告 及工作報告和會員名單(屬會適用),交至學生會會室。 4. 提交文件需注意: 4.1 幹事人數及職位需與會章相符; 4.2 幹事人數不可多於會員的四分之一; 4.3 會員人數需多於二十人(屬會適用); 4.4 會費收入是否符合會章規定; 4.5 財政預算的上屆結餘是否與財政報告吻合。 5. 院系屬會委員會通過後(一般約在一個月內)將通知於表格 內指定的同學,到學生會會室取回登記證明。

院系屬會委員會網址: http://cusu.hk/acsc/ 院系屬會主要資源列表 一般收入來源: 會費收入 活動收益 籌款 總部資助

會員每年需繳交會費(一般由十元至三十元),部份院系屬會更設有入會費。 院系屬會舉行活動時可收取活動費用,抵消部份開支,甚至取額外收益。 舉辦籌款募集活動經費(公開籌款需向學生事務處申請)。 部份屬會是外界團體的中大支部(如四書院的扶輪社、學園傳道會等可從總部獲得資助)。

物品及場地借用: 學生事務處 中大學生會 書院學生會 視聽服務組 課室借用

需向學生事務處申請戶口。 范克廉樓一帶部份地方及百萬大道均由學生事務處管理。 另有各種設備可供借用(可於學生事務處網頁查閱:http://www.cuhk.edu.hk/osa/)。 管理少量房間及文化廣場。 另外文化廣場的宣傳位置(易拉架、Banner、空中旗海)亦由中大學生會管理。 主要是位於各書院的Banner位。 位於MMW(蒙民偉樓)5樓,可借用各種視聽器材。(http://www.cuhk.edu.hk/avsu/) 教學時間向註冊及考試組(兆龍樓)借用,非教學時間則向個別辦公室借用 (絕大部份於潤昌堂105室借用)。 詳情可參閱註冊及考試組網頁Classroom部份。(http://www.cuhk.edu.hk/rgs/)

校內申請資助(參閱學生事務處網頁,http://www.cuhk.edu.hk/osa/): 學生事務處學生活動資助 匯豐銀行基金(學生活動) 校友會聯會學生活動基金 新昌葉庚年教育基金(聯校活動)

每學期可申請一次(十月及一月),視乎當年批款及申請人數多少,一般有一千餘至三千元。 不定期供學生申請,金額亦���大波幅。 唯一接受個人申請的基金。 不一定每年開放申請。 需為聯校活動,因申請人數較少,資助金額較多,有團體曾獲資助超過五千元。

校外申請資助:

34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交流活動基金 學協大學活動贊助基金

資助交流活動。 由學聯財務委員會管理批核,唯成立至今從無申請,故資助準則及金額均是疑問(http://www.hkfs.org.hk/)。 需成為學協團體會員,因其政治背景,絕少團體申請。 (注意:屬會如欲成為校外團體之會員,需先向代表會申請) (http://www.hkytsa.org/news/Fund.shtml)


看 甚 麼,學 生,你 也 是 基 層 !

文:東郭先生 眼見中大有不少社區服務團體都穿起了「莊褸」dem beat,我還是 選擇不受形式洗禮的「基層關注組」(下稱「基關組」),十年前 它由中大學生會「催生」而成,至今仍是一個沒有向中大校方註冊 的學生組織,因此對內對外也是全面開放。 這些年來基關組的發展都有起有跌,有些年度由於人手嚴重不足, 便會沉寂下來,而現在的核心成員有十個(包括筆者),來自不同 學系、不同大學(包括浸工、樹大),亦有很多現職工會幹事及民 間團體的基關組老鬼會經常回來參與活動,一下子便凝聚了十多 人。

大學生 都係基層! 「大學生為何要關心基層而非大財團?大學生與基層的關係是什 麼?」這些最老土的問題卻是最必須要回答,否則便沒有展開討 論的意義及基礎。「基層」可泛指社會上缺乏資源的一群,當然 我們可以將這個定義擴闊。曾聽過老鬼阿健及阿祖都不約而同地說 出同一番對社會的描述:基層市民薪酬少、工時長,每個月僅僅夠 糊口;而大學生的優勢已越見不明顯,畢業後揹住十幾萬Loan,有 五位數字的月薪已經「偷笑」。若果將「超長工時」、「加班無補 水」、「一年合約制隨時被炒」等因素計算在內,以僱傭勞動關係 來看,其實大學生跟基層一樣面對很多基本勞工權益的問題,學生 與基層站在資本家腳下根本是「命運共同體」,你我都只不過是「 戴四方帽的廉價勞工」。可見貧窮並非個別的不幸或懶惰所造成, 而是整個社會結構的問題,因此基關組希望學生和基層一同改變現 有的體制及不公義的社會。

落區 不是到 動物園參觀奇珍異獸 基關組會定期落區接觸基層人士,盡量希望讓基層了解自己的處 境、直視制度對人的壓迫,但強調學生其實沒有一個道德位置去由 上而下地關心基層,也不應帶著獵奇的心態去接觸他們,否則就只 有同情心的消費,而是應該帶著改變社會體制的心態。而為了令每 位成員都有套較整全的社會結構分析,基關組會經常舉行討論會和 工作坊,過往觸及的社會問題很廣,例如反高鐵、公屋加租及高樓 價政策等。 最令筆者意想不到的是,除了一般的示威遊行,原來落區也是參與 社會運動的途徑之一,例如基關組一直都有對清潔工的工作待遇作 長期跟進,成員落區之餘會整合工人所提供的資料(時薪、工時、 工作狀況等),給工會作為數據參照,以行動支持最低工資立法, 加強勞工保障,令落區有多一重意義,而這一點亦有別於其他校內 慈善服務團體。

唔落區 你點知 基層 諗緊乜? 過去半年至今大概有十次落區行動,每次聽到街坊講「有最低工 資梗係好啦,不過老闆一定會加重我哋嘅工作量」,心情都很複 雜,會覺得爭取勞工權益反而會令基層更辛苦,不過想深一層, 同時立法訂立「最高工時」和「集體談判權」便可以減少影響, 可見政府其實可以透過法律做到更多角色。正正是因為現行的法 律對勞工保障太少,基層市民才會設想老闆可以繼續為所欲為。 既然工人權益從來都薄弱,我們自己都不去爭取的話,難道靠班 「政棍」? 透過落區我們才知道基層的想法其實有時與我們是不一致的,因 此近來我們都在反思自己與基層的關係,例如會問自己,為何「 落區」是「落」、不是「上」?是不是這一詞本身就有「由上而 下」的意味,大學的社會地位高,我們又憑什麼講平等?我們為 何要故意搞「落區」活動?基層群眾不就在我們身邊嗎?其實我 們要將思考、理論扣連著行動,才令「落區」的意義不同於一般 慈善探訪。

假如 大學 有 血汗工人…… 基關組未來會特別針對校內勞工問題,尤其是餐廳員工和外判清 潔工。事緣是崇基書院將會把新建築物內的飯堂服務作對外招 標,我們都不希望有大型連鎖餐廳進入中大,令其壟斷勢力擴 展,同時開學後亦會聯同其他團體,要求標書內列明餐廳對員工 要有合理的待遇。 “When I give food to the poor, they call me a saint. When I ask why the poor have no food, they call me a Communist.” ── Hélder Câmara (基關組成員聯絡電話:9551 3325 東)

35


何伯

的家,

一人單位,一個人住,一部小型家居電話,上面只有三 個按鈕“mute”“flash”“redial”,反轉一看,甚麼 都沒有。於是,我告訴他這電話沒法調大聲點。「整」 完之後,見時間尚早,就坐多陣同何伯傾下偈。 原來何伯為了方便自己躺在床上看電視,把電視的開關 駁到了床邊的插座,說著說著還怕我不信,特地開了一 次證明給我看。不過,這一開便不得了了,剛好新聞播 著鄭耀棠說話,何伯一看見他,便氣急敗壞地跟我說這 個人和六七年的炸彈的關係,又說那時候放一個炸彈五

從 「點解要我幫」 到 「點解要你幫」 文:劉子僑

百蚊,然後又解釋那時候的人是怎樣放炸彈的。我當然 不信,直接問他:「你又未放過,你點知放一個炸彈有 五百蚊?」「我未放過啫,我有個朋友放過嘛,佢親口 同我講o既。呢d事你實唔知,當上堂歷史堂囉。」最 後,這堂歷史課,上了兩個小時。

妹棠, 坐著電動輪椅的街坊,幾年前患病後,說話總是很大聲 的,不認識她的話,還真以為她在罵人呢。有一次,她 到街工開例會,完會後嚷著說新買的電視不能看,賣的

現在,要找一份四、五千蚊個月的實習,幾乎沒甚麼可能。 聽不少朋友說,外面很多實習都不會讓你碰認真的工作, 二、三千蚊,其實只係請你返黎影印。這個暑假,也只期望 找份有點意思的實習。結果,在中文系一位師兄推波助瀾以 及另一位姐姐暗中搞鬼之下,我到了葵涌邨的街工(街坊工 友服務處)實習。 一直以來,街工給我的印象是一個政治團體,關心基層工友 面對的問題,而且很得選民支持,好像每一次立法會選舉, 梁耀忠都能極高票當選。幫這樣的團體工作,應該會很有意 義吧。 「何伯話佢屋企個電話唔夠響,你等陣有冇野做?不如你上 佢屋企幫佢睇下有冇得搞啦。」實習的第一天,我做了兩件 工作,這是其中一件,而另一件則是旁聽葵涌邨居民組成的 關注組開會。

36

店鋪又不肯幫她整,結果我跟另一位實習同學陪她去理 論。到了店前,一位胖哥哥走了出來,說上次看過,是 天線出了問題,而不是他賣的電視。不過爭論了一番 後,他終於勉為其難地答應上去看看。 結果,他有兩個發現,天線的一端破損得十分厲害,而 駁著電視的另一端則插到了電視機的螺絲孔裡……那位 胖哥哥最後也幫妹棠換了天線,只是不知他走的時候甚 麼心情,腦海裡只記得他答應上來之前說過的一句話: 「如果係百老匯呢d大公司就一定唔會幫你搞架喇。」


麗,

去年搬到葵涌邨,一次被人上門追數,剛好不在家,同 住的父母不懂廣東話,追數的人無法溝通,留了三張字 條,一張給麗的父母,兩張貼在門外。不過,欠債的人 是前戶主。 先是找了房署幫忙確認,追數的人似乎不相信。房署的 人建議麗到警署備案,成就了我第一次上差館去。過了 幾天,我再打去給字條上的聯絡人,這次換他怕我不相 信,半帶求饒地說:「我信喇,房署又打黎,警察又打 黎。得架啦,你唔駛再打黎架啦……」

偉,

剛剛開始用電郵和教友聯絡,電腦的使用步驟,以至電 郵的密碼,一五一十都記在簿子裡。第一次去,花了兩 個多小時,一步一步教他如何登入電郵,然後怎樣下載 附件,下載以後要到哪裡找出來看。第二次去,是連線 出了問題,試了幾回也試不出問題,打去客戶服務熱 線,檢查了一大輪,最後發現原來是使用者名稱上漏掉 了一個字。 第三次去,又是看不到電郵,原來這次教友寄給他的, 是pdf

file,於是上網下載個adobe,安裝了便大功告

成。誰知走了還不到15分鐘,偉打來說:「剛才電郵裡 的那個附件不見了。」這可真是活見鬼了,我剛剛才明 明看得清清楚楚,還老老實實的下載過一次。電話裡不 斷叫他再看清楚,又不斷解釋、強調,除非把那封電郵 刪除了,否則那個附件不可能消失的。 最後,我還是上去了一趟。一看,電郵附件還在,於是 叫他下載一次,他將失敗的過程重複了一遍。看罷,我 沒好氣的說:「你個mouse都禁唔中個附件,梗係download唔到啦。」當我再告訴他:「其實你都學到架,電 腦呢d野,用得多就自然識架啦。」卻隱約聽到他微微細 語:「我知我蠢,學極都學唔識。」

成日話大學生要關心社會,其中一個原因係因 為佢地拎左社會好多資源。在這次實習的過程 裡,對「資源」這兩個字有了更深的體會。 資源,也許除了錢、學歷、工作機會、學識以 外,還意味著更多,比如說對自我的肯定、對 自己的判斷的信心、對學習的態度、解決種種 在許多人眼中簡單不過的問題的能力,也許甚 至還有自尊。 每次幫了街坊忙之後,聽到他們的道謝時,總 是十分尷尬。因為我知道,如果教育資源分配 得平均D,年年有成廿幾萬俾佢地學呢樣學果 樣,到時佢地真係想學乜都得啦,仲駛鬼我去 幫咩。

37


廣 告

香港中文大學青年公民社會 舉辦學者、社會人士公民社會沙龍 讓青年人關注社會民生 推廣中學公民意識教育、通識工作坊 讓我們於讀書組、社會研究小組中共同探索 結伴城巿漫遊、探索中港澳歷史文化地

The CUHK Bridge Club Our Meeting Every Wednesday Night John Fulton Centre

Email: cubridge@gmail.com Website: https://sites.google.com/site/cubridge/


宿舍 走上苦讀之路 當朋友成了同房

40 42

比較HKU,有人話中大的宿舍生活十分平淡乏味,可是知行男宿卻 發生過不少大事。89年知行宿生會公開播三級猛片《東瀛禁宮秘 史》,吸引近百多位宿生迫爆電視室。事件激起大量討論,宿生 會其後亦邀請李天命博士同舍監暢談其情色觀。92年新舍監在沒 有諮詢學生的情況下,將批評他的大字報私自除下,令近二百同 學在凌晨聚集知行大廳,要求與舍監會面。 除了過往宿生的小片段在定義宿舍生活,每一個新生或多或少曾 經對它充滿幻想:在宿舍中可以結識到來自不同學系的朋友,然 後一起參與課後活動,建立深厚友誼;在晚上舉杯暢談,夜夜笙 歌,過著一種樂此不疲的集體生活...... 可是宿舍生活除熱鬧以外,更多的可能是寂靜:對住話不投機的 房友的寂靜、「熱鬧是他們的,我甚麼也沒有」的寂靜、與新朋 友夜夜笙歌後惘然的寂靜……熱鬧也好,寂靜也好。總好過部份 想住宿,卻無法一嘗住宿日子,只能「走」上苦「讀」之路的走 讀生。 想住宿的原因可以很簡單:方便啲,識朋友,玩……在渴望住宿 之前,請先想想你要的是一個怎樣的宿舍生活。更甚,是你想要 個怎樣的大學生活以及於大學中參與種種事情的原因。

39


走 讀 上苦

之路

文:酒毒身

大學入面有兩種人,一種叫宿生,一種叫走讀生。同人唔同命,宿生 手握的鑰匙,唔單止打開宿舍大門,亦通向一種「多姿多彩」嘅校園 生活。相反,無呢條鑰匙嘅走讀生,大學生活分分鐘差宿生幾皮。點 先可以做宿生?好簡單,住得夠遠就得喇。不過,如果你今年入唔到 宿嘅話,嘿,睇怕將來想翻身都幾難。走讀生點慘法?點解我地升極 都升唔到lv?下面同你一一拆解。

不 用 說 逸 夫,主要在CC上堂嘅聯合走讀生無啦啦都唔會上去百全堂 (UC嘅走讀生舍堂)喇?當書院唔再和學科有關時,學生和書院嘅薄 弱連繫除左書通、獎學金之外,就只有宿舍了。少在書院地域出現或 流連的走讀生,自然傾向疏離書院。

我地之所以叫做「走讀生」,係因為我地真係居無定所,走住嚟讀 架!朝早要迫校巴喇,空堂要搵地方HEA喇,一放學就返企,同中學差 唔多。宿生呢,佢地經常短褲踢拖,拎份NOTES就去上堂。空堂返宿 瞓陣,換埋PE衫先去UGYM都仲得。

書院活動大都在晚上舉行,對於走讀生來說,參與的意欲實在不太 高。如果下午沒有課堂,但你想參加夜晚的某個活動,咁你一係返屋 企坐兩三個鐘再入中大,一係就在碩大的校園裡找個地方HEA大半天。 相反,宿生要參加,就好似街坊參加樓下活動咁方便。當然無人強制 唔比你參與,但係咁樣玩多幾日,晚晚勁夜搭車返屋企,第二朝又一 早返去昨晚果個地方,除左覺得戇居外,身心都幾疲累囉。

住宿果種方便,其實唔淨止返學快啲、可以瞓晏啲、有個地方擺野咁 簡單。對你嚟講,校園可能只係課室圖書館加飯堂。對佢地嚟講,校 園就似一個社區,一個小鎮,有住宅區、有上班的地方、有消閒娛樂 的好去處、亦有醫療等社區設施。宿生因為具有「宿舍」這個方便就 腳嘅物質優勢,對於校園空間的使用一定比走讀生好得多。我地會覺 得,校園係「返工」嘅地方,屋企先係住嘅地方。對宿生黎講,校園 就係住嘅地方,返屋企反而係應酬父母嘅「例行工事」呢。宿生和走 讀生過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校園生活。

仲有呀,宿舍裡面人多相處時間又多,好自然會建立到一個複雜龐大 嘅人際網絡。宿舍裡面嘅人事物事,走讀生都唔易收到風。不過啲親 愛嘅宿生,都幾鍾意將宿舍津津樂道嘅事講成係書院人盡皆知嘅事, 我地走讀生就好似二等公民咁樣。部份宿生更透過院慶、宿生會之類 嘅莊,把持住書院嘅學生活動。比如O CAMP莊,有關係嘅人就可以組 織起來,排拒圈外人,或者走讀生。O CAMP嘅各個大組,通常都被不 同嘅舍堂勢力壟斷。走讀生係咪完全無機會?都未必,只不過我地要 花多好多體力精神去「浦頭」、拉關係囉。

除了交通上的方便和校園空間的體驗外,宿生最厲害的是他們有辦法 維持自己的階級角色。書院是屬於宿生的,書院生活是屬於宿生的。 走讀生只可以是無主孤魂,在中大校園飄流不定。沒有宿位的逸夫同 學,除了考IT TEST之外還會上幾次shaw?

最慘嘅係,參與得書院活動愈多,來年有得住宿嘅機會就愈大。書院 講法係「佢地對書院有多啲貢獻,所以加宿分以示獎勵」喎。明明 就係因為佢地有宿舍嘅簡便、舍堂嘅人脈,先可以���加到咁多書院活 動,你而家仲獎勵佢囉。惡性循環之下,我地走讀生好可能永遠只係 過街老鼠。

宿分分配——階級流動的瓶頸 走讀生之所以醜小鴨難變天鵝,宿分制度嘅問題係一個好主要嘅原 因。中大網頁有關宿舍果頁咁寫:「宿位分配的準則包括學生往返大 學所需時間、家居環境及對學生活動的參與。」 首先呢,佢呢個「往返大學所需時間」就夠哂含糊喇。全校幾多學生 先?仲要每個學生都有n種返學嘅方法,行路+港鐵,巴士+小巴,任 君選擇。唔通佢每條線都行一次?轉車啲時間點預?步速佢又點計? 仲有喎,點解住港鐵沿線宿分又低人一截?鐵路唔會延誤?計準時 間,搭巴士都可以好快好方便啫。睇嚟交通或者地區分,要搵一個客 觀啲嘅標準都唔易喎。 「學生活動參與」嘅分數更離奇。根據聯合書院的標準,每星期開 兩三次會嘅中大學生報編委,「課外活動」加分只得4分,係制度入 面加分最少的一項,比起一年開得果一兩次會嘅系會書院代表仲低 分。再講,參與程度係咪真係可以約化成數字?同樣都係中大學生會 屬會,有啲莊勤力啲,有啲莊勁hea,計出黎「參與分」都係一樣得

40

6分。仲有,「課外活動」點解一定係上莊?你唔比我四圍玩人地啲 soc搞嘅活動?你唔比我日日在中大打波夾BAND但無入校隊院隊無上 shaw band?參加學生運動、社會運動又點解唔計呢?呢個分,根本 就唔能夠反映到真實嘅參與情況。 雖然四書院大致都係跟呢幾項準則嚟分配,但佢地嘅宿舍系統都各有 不同。譬如崇基嘅地區分計得精準啲喇,地址一樣,在逸夫無宿嘅喺 CC可能有宿。聯合新亞唔知點解院隊高分過校隊,而崇基就兩者同 分。唔同書院嘅準則都可以好唔同,大家揀書院時要留意下喇。 計分法的繁複,加上地區分差距大、活動參與分差距大,只會鼓勵更 多人「走精面」,如作假地址,報細樓宇面積,上頹莊等。走讀生不 想同流合污的話,似乎只有積極參與宿分檢討一途。


宿位短缺,無得解決? 大家睇呢個表(統計資料取自《中文大學概覽及資料統計2010》): 人數

宿位

宿生比率

非本地生

供本地生的床位

本地生人數

本地生宿生比率

崇基

2830

1413

50%

309

1104

2521

43.8%

新亞

2848

1066

37.4%

309

757

2539

29.8%

聯合

2816

1048

37.2%

309

739

2507

29.5%

逸夫

2761

1160

42%

309

851

2452

34.7%

註: 1.非本地生總人數:1237,假設各書院內地生人數均等,每書院各得309人 2. 料來年國際生舍堂的宿位將被新成立的善衡書院及晨興書院瓜分,所以上 述統計未考慮該堂254個宿位

大家應該會發現,問題嘅核心係非本地生霸佔了二至三成的 宿位。如果非本地生(九成是內地生)不是必然有宿位,或 者中大少收一些內地生,宿位的緊張情況立時可以緩和。有 人話,非本地生和本地生一齊住宿,促進到文化交流喎。但 係依我觀察,宜家一齊住,都唔見得非本地生同本地生有幾 多交流囉。住唔住埋一齊,似乎同交唔交流到唔係好關事。 再講,中大收來收去都係內地生為主,呢啲所謂嘅交流都幾 片面,仲話「國際化」喎,乜香港唔係回歸左喇咩?何解咁 鍾意收內地生?原來內地生學費要十萬一年,比本地生足足 貴一倍多。收得多「非本地生」,仲可以提高大學排名添, 難怪宿舍迫到死,走讀生叫苦連天,校方都係愈收愈多內地 生喇。 我個人呢,就建議大家試下在校園唔同地方露宿囉,比如碧 秋呀,湯草扎營呀,MMW樓梯口呀之類喇。除左方便返學 之外,最緊要嘅係咁做可以顛覆到「宿生」V.S.「走讀生」 的想像,呢兩種身份以外仲有一種叫做「露宿生」,幾得意 呀。大家怕熱怕污糟,可以集體瞓在宿舍大堂啲沙發,擺明 居馬屈你蛇,睇下會唔會比人趕。 至於書院方面,其實可以提供唔同類型嘅房比學生,比如整 啲六人房呀,八人房呀之類或者放寬下屈蛇限制。如果有學 生好想享受宿舍生活,又唔介意住得差啲,點解唔比佢地住 呢?書院仲可以試下開放課室比同學瞓架,唔係講笑。咁鬼 多課室夜晚唔用好浪費啫,開放比學生自己劃床位打地鋪, 最多朝早上堂任你趕走喇。教埋你喇,合法化左佢仲可以乘 機收宿費添,係咪大家都有著數先?

走讀生舍堂 為左照顧我地走讀生而成立嘅「舍堂」,有間SOC房,有「宿 生」會,仲可以參與宿舍間嘅比賽添,扮宿舍扮得十足十架。不 過其實大部份走讀生都無乜點理佢,因為除左得閒派下戲飛,搞 下走讀生有優惠嘅PARTY之外,睇唔出佢點服務過我地囉。 最諷刺嘅係,走讀生都好鍾意上走讀生舍堂支莊,因為上得莊就 好大機會可以洗脫「走讀生」嘅污名,所以走讀生舍堂堂主,竟 然係宿生嚟架! 講句公道說話,走讀生舍堂對我地最大嘅作用,就係有個地方可 以HEA。人地書院嘅走讀生舍堂,你都入得去玩架。

三年一宿 政府、校方安撫我地走讀生嘅「三年一宿」,其實係假 架!計下數,要做到三年一宿,點都要33.3%嘅本地生入 宿率,聯合新亞先得果29點幾,剩返果幾%人想住點算? 所以,新亞只係提供限額嘅「三年一宿」床位,太多人報 嘅話都係要睇宿分。聯合仲HEA,所謂三年一宿都只不過 係宿form上剔個格加幾分,之後有無宿好似都唔關佢事。

校外住宿 UC和CC最近都分別提出咗校外住宿嘅方案。聯合嘅方案係一個 sem資助你$1300喺出面租屋,崇基就計劃喺烏溪沙長租80個床 位,收返學生每年萬五蚊咁。 出外租屋好就好在無宿規嘅制肘,但係宜家樓價咁高,佢果千三 都真係似有還無。烏溪沙宿有舍監又有宿友,都叫似返棟宿舍 嘅。不過比起校內宿佢貴一倍,又唔知遠幾多倍,抵唔抵住?你 諗你喇。

宿小科 舍百 41


42 結果,我捱了一個學年,決定以後都不住宿舍,之後也沒有 聯絡A了。

事情轉變得太快,就如趕唔切收個靚尾的無線劇集,甜蜜的 同居生活轉瞬成了夢魘。難受處境出現得越來越頻密,日新 月異,也越趨瑣碎。dead air明明正常不過,但在跟他關係 越發淡薄的時候卻變得不能忍受。他的存在彷彿成了我在宿 舍自若地生活的最大阻礙。慢慢地,我越來越希望同房不回 來,閒時點算著他的時間表,在他上課時回宿,回宿時離 開。晚上搶在他回來前睡著,或是待他睡著後才回來,懶得 假裝,懶得忍受變了質的寧靜。

被困於這個只容得下兩人且無遮無擋的小房子,我無處可 逃。

不過,更難受的處境因此接踵而來。A是個極需要被注意的 人,心情壞透的時候當然特別需要安慰。但我本來就唔識咩 安唔安慰的,講咩好呢?只是朋友的時候總有其他人當上安 慰者的角色,家下只有我跟他你眼望我眼,於是望著哭得死 去活來的他啞口無言,心急如焚——喊到攰好訓喇大佬!到 我心情極端低落之時,偏偏不喜被人打擾,剛好同房不在, 以為可以盡情地散發愁雲慘霧之時,他卻突然出現,一室令 人窒息的空氣,使他不能自已地追問、安慰。「我無嘢。」 落雨收柴,展示一臉笑容,免得情緒越講越差。

但時光飛逝,轉眼就開學兩個月,大家都投入了各自的大學 生活,各自被不同的人和處境影響甚至改變,關心的事物越 來越大差異。加上我有我忙佢有佢忙,待在宿舍的時間一天 比一天少,兩人越來越陌生,但因為之前的交情加上同住, 大家對此轉變裝作若無其事,表面仍然親密。

我同房叫A,我與他本來是舊相識,不算十分投契,但要比普 通朋友好一點。入宿過程順利無比,首先一同選了無人爭的 宿舍,再跳過part同房的相睇程序,再無須經過唔熟扮熟的 相敬如賓周身唔自在的同居之初體驗,都咪話唔爽。尤其在 開學的時候,人生路不熟,在課堂艱難地處理跟新相識的社 交,儲了一點疲累很多沮喪之後,回到宿舍,能看到一副熟 悉的面孔,向對方將自己一天的生活胡扯一番,叫做有番啲 安全感。

文:你同房B

宿舍生活 之


文:我同房A 唔,要說我和同房的關係嗎?很難說得清喎,試下架咋。 我的家離中大甚遠,而且一家八口逼在只有幾百呎的公屋, 宿分爆晒燈,從來都沒有住唔到宿的憂慮。我入住宿舍的唯 一擔憂,只有part正不合心意的同房罷了。幸運地,我的一 個好朋友B也被分派到跟我一樣的書院,也恰巧夠宿分,於是 我們就成了同房。 我的家很擠,幾乎每日都要爭電腦電視廁所甚至爭位坐,在 這個背景下,宿舍簡直是我的天堂,我終於擁有屬於自己的 空間,也再不需要跟家人爭來爭去。而B屋企很有錢,進中大 之前經常抱怨家人麻煩,不夠私人空間。我心想,有自己的 房間還喊甚麼不夠自私人空間,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進中大後不久,我就從學系和屬會交到一大堆朋友了,雖然 Hi-Bye的多。相反,B好像跟系裡的人不太投契,又或他本 來就不太會跟新相識打交道吧,所以才把時間都花到莊務裡 去。跟他同住之前倒不知道他這麼「好靜」的,以為他跟我 一樣喜歡熱鬧喜歡bilibala,但也沒甚麼大問題,反正我喜 歡說話,他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只是,他上莊以後,就比 我更常不回宿,使我經常獨守空房,怪寂寞的。有好幾次, 我心情壞到頂點,回到宿房,總覺得房間實在大得令人窒 息,於是打電話叫他回來,他聽到我悲涼的聲線,也就立即 回來陪我,雖然沒說甚麼話,但已給我無比的安全感了。在 這種情況,我就會覺得,有朋友做同房,真好。 他常常會帶出一些我不太注意的話題,我也一度因好奇而去 讀讀學生報,想知道同房整天忙著不回宿是在忙甚麼。但那 本刊物實在太多字太悶,我沒讀了多少期就放棄了。而他對 我的生活也不甚關心,我興高采烈地向他講述莊內的趣事, 他只是禮貌的笑笑,簡單地回應一下,像交功課般,有時真 不太好受。但我知道這是在所有關係都會遇上的問題,所以 也處之泰然。 諒解、遷就,然後繼續一起生活。我和同房的關係,大概是 這樣吧。

當朋友成了同房

原文刊於中大學生報08年《迎新特刊》

43


廣 告


收買人命的McJob 星巴克的吞食習慣 當節儉成為罪惡—— 兼論Starbucks如何無恥 消費的戰爭 女工同心合作社—— 麻雀雖小,理念俱全

47-48 49 50-51 52-53 54-55

飲食消費

消費固然是生活很大的部份,食飯睇戲買衫乜都係消 費。買與不買之間,可能是平貴、質量、方便程度、 味道、風格、名牌與否……無限種考慮在一秒之間略 過腦海。 我們買的,除了產品本身,難道不是伴隨著更多嗎? 產品難道是從天而降的麼?你會擔心大排檔把跌左落 地的乾炒牛河執起俾番你食,難道不擔心你吃的麥記 薯條沾著無數麥記員工的血淚?從一顆咖啡豆變成一 杯咖啡,咖啡豆的來源你不擔心嗎──正如你不會買 來自內地的豉油,怕是由頭髮製成。 即使知道了生產背後的種種問題,決定唔買,有時又 覺得好麻煩,多自己一個唔多啫,於是又繼續買。但 實際上,罷買的力量你我皆知。難道除了罷買,我們 真的沒有選擇,一定要繼續支持某些不值得支持的生 產過程? 然而又不必太灰心。如果你覺得什麼都好像不可以買 太困難,不如就從今天開始──進入中文大學的第一 年,在校園生活裡,經驗一下別樣的經濟生產模式。 譬如踏足位於本部范克廉樓地庫,由女工們運作的合 作社,未嘗不是你抵抗某種消費模式的第一步。

45


消 費

笨 實

編按:

小時候總是哀求媽媽帶我去吃脆 卜卜的麥記薯條,又或者為了儲齊一套snoopy公仔,每 星期都去吃幾餐,不時又聽到「軟雪糕係雞油做架!」 的城市傳聞。記得中五grad din後,唱完k,地鐵未開, 唯有去廿四小時麥記,開NDS對打孖寶賽車,或者齋坐吹 水kill time。中六七就逢星期六日總會在STARBUCKS或 PACIFIC溫書,一杯咖啡坐足全日。跨國大企業之恐怖 或可愛,正是他們神出鬼沒,但消失了又好似周身唔聚 財。總之,我們一定有部份的回憶與經驗與之相連,成 為了或多或少的共謀。以下三篇文章正是點出這個生產 和消費的隱蔽狀態。 如身邊人或自己曾在麥記返工,〈收買人命的 McJob〉 可能令你更明白那些日日放學趕去麥記開工的同學,面 對的工作環境與保障有幾差。抑或,你都曾經差點被炸 薯條的油炸埋隻手指?作者會帶你看看,跨國的除了大 企業,反抗行動也可以跨越國界,對抗共同的敵人。 高考前,因為總係唔知醒,趕唔切去自修室霸位,每天 流連STARBUCKS溫書。咁?成街都係STARBUCKS又唔覺眼有 其他可以溫書的地方。〈星巴克的吞食習慣〉正好指出 這種現象非偶然,而是各地星巴克透過龐大財力與議價 能力快速擴張,同時把小型咖啡店迫死。 望著又難食、又成日加價唔出聲的麥記同埋因為不敢白 佔座位而買的三十幾蚊星記咖啡,你可能有一天都決定 不再幫襯。因為就好像〈當節儉成為罪惡——Starbucks 如何無恥〉的作者一樣,從自身經驗說起,說明昂貴與 否,好吃與否,都不能成為拒絕這些產品的唯一理由。 因為你不能逃避產品生產過程的不義與罪惡,因為你付 錢的一刻就跨進了這一個龐大的系統。

收買人命的

M c J o b 文:黃金右腳 原載於中大學生報零八年十月號 唸中學的時候,鄰座的同學曾到麥當勞做暑期工,炸薯條之際連自己 的尾指也一併炸掉,幸好縮手縮得快,才沒有炸到金黃色卜卜脆。當 時年少無知,不識勞工法為何物,未嘗叫同學就工傷向麥當勞索償。 待聽見李卓人罵麥當勞11塊錢的時薪屬「可恥待遇」,已是幾年之後 的事了。 去年九月,香港麥當勞宣佈將時薪調高至最少20元,雖然不高卻總比 不加薪好——如果屬實的話。像一些新界西居民就指出,屯門、元朗 的麥當勞分店之時薪其實低至10至13元,而且刻意壓低工時逃避支付 強積金。時薪二十之說,未可盡信。 低薪、多工傷、無保障、欠誠信……這不是麥當勞在香港特有的問 題,而是全球麥當勞的普遍通病。普遍的程度,甚至讓「McJob」成 為泛指低薪工作的詞彙,自2001年收進《牛津英語辭典》。


What

is

McJob?

*在英國,麥當勞的前線員工經常連續工作10小時以上,有時甚至長達26小時, 不過往往收不到加班費。 *工作節奏非常急促,各種設定好時間的機器不斷催促員工去拿包、炸薯條、翻 漢堡扒,諸如此類。若業務不如預期中繁忙,管理層會慫恿員工突然下班,不 服從的話則被指派做洗廁所等厭惡性工作。 *工作節奏急促,工作環境卻十分狹窄,灼傷、刀傷、撞傷乃常有之事。資深員 工身上多有永久傷疤。 *公司偏好聘用前軍人擔任管理層,維持惡劣工作條件下的「紀律」。 *不過餐廳經理卻不見得有紀律。他們在員工的打卡機動手腳,竄改工���紀錄, 從中剋扣工資,增加店舖利潤。

What is NOT McJob?

*麥當勞對「忠心」經理並不見得有情有義。1997年,在美國為麥當勞服務廿一 年的分店經理Russell Rich被驗出患有愛滋病後,即時遭公司解僱,連用來治 病的公司醫療保險也同時喪失,打了八年官司才獲得應有賠償。

在120個國家擁有31,000間分店,在全球五百大企業裡排名 359的麥當勞,淨收入為273億。它的CEO James A. Skinner 在2006年年薪逾億,在2007年也有7363萬之譜。Skinner在 麥當勞工作,但他的工作絕對不是McJob。

*在澳洲,由於二十歲以上的成人受最低工資保障,故此麥當勞以低薪大量聘用 二十歲以下的年青人來節省成本,一滿二十歲就想辦法開除他們。為了賺到足 以支撐生活的工資,這些年青人平均每週要工作七十小時。

看看上面的McJob介紹,再看看十年來有加無減的麥當勞餐 牌,誰的錢進了誰的口袋,一目了然。

*紐西蘭的情況亦相近,只是今次的界線是十八歲以下。那邊的麥當勞有30%員 工是十六至十七歲。

How to beat McJob?

*回到中國,麥當勞員工的時薪約為人民幣4元,只有法定最低工資的五成左 右,明顯違反勞動法。

麥當勞向來討厭員工組織工會。為了打擊工會,它寧願關 掉工會會員多的分店,又曾經動用測謊機企圖揪出認同工 會的員工。1992年,麥當勞的法國分店員工Hassen Lamti 發起聯署反映同事對工作條件的意見,並打算成立工會, 公司給一筆錢要他打退堂鼓,他拒絕,結果被開除兼被誣 告持械行劫。

*麥當勞不僅在自己的地盤製造McJob,也在別人的地方製造McJob。2000年,香 港麥當勞以Snoopy和Hello Kitty公仔作招徠,換購價是18元,成本竟壓至不足 2元,結果是鼓勵為它生產公仔的新城玩具公司壓榨工人。它在深圳的廠房強逼 工人加班,一天工作二十小時,不得拒絕,時薪低至人民幣1.2元。種種劣跡, 合共違反內地勞動法十二條。

為甚麼麥當勞對工會深痛惡絕?因為它有效。工會有助員 工團結起來,向麥當勞談判,在北歐、意大利、墨西哥等 有麥當勞工會的地區,員工的薪酬及其他福利一般都比別 的地方好。 1999年,英國格拉斯哥一間麥當勞分店的十五位員工成立 了一個秘密組織,希望爭取較好待遇。儘管因為員工流 動率高,踏入2000年時他們已失去一半成員,但他們並 未氣餒,乾脆擴大戰線,不再將行動局限於一間分店,而 是要藉互聯網連結全球麥當勞員工。此舉迅速獲得各地支 持,2002年十月十六日,他們甚至發起了聲勢浩大的「全 球反麥當勞日」,從莫斯科到米蘭都有人上街響應。 這個組織,叫McDonald's Workers' Resistance,簡稱 MRW。他們的網頁有俄文、英文、法文、德文、意大利文、 荷蘭文和西班牙文,究竟到哪一天才有中文?香港人到哪 一天才明白McJob不是必然? MRW網址: http://mwr.org.uk


文:食夢獸 星巴克集團於一九七一年在美國西雅圖開業,截 至現今在全球已有一萬五千間以上的分店。單是 在美國已有八千多間,佔十個美國最大的咖啡店 集團中的八成,稱之為巨獸一點也不為過。 撇開裝作愛好咖啡、愛好綠色、尊重農民等等用 以推砌虛假形象的技倆不說,星巴克仍是商業世 界中最滑頭及不擇手段的。二零零六年在西雅圖 一家叫Belvi Coffee and Tea Exchange的咖啡 店因為星巴克反公平競爭的行為告上法庭。店主 Penny Stafford稱星巴克使她完全無法在當地任 何較有利的位置開舖,直接逼使當地人只能選擇 星巴克。 星巴克與當地的主要商廈都簽定了協議,不能夠 在同一棟大廈內有另一間同類的咖啡店,與星巴 克簽約的其中一家地產公司佔有美國三成的商業 大廈,在那些摩天大樓裡你都只會見到星巴克。 星巴克又會以比市場價格稍高的價錢租用鋪位, 令對手無法入市,並在近距離開多間分店,自殺 式的迫使對手無法與之競爭。Stafford好不容易 開了一間鋪,但仍然被星巴克追擊,最瘋狂試過 一個小時內四次有星巴克員工在她店門口派發免 費咖啡。 除此之外,星巴克還不斷收購其他咖啡店公司, 有時還開出比市場價格低的價錢,否則就威脅在 旁開分店──即使開的分店會導致虧損,仍有龐 大的財力支援。同樣的模式去到倫敦亦令當地本 身一些咖啡店企業開始虧損。不停的擴充和吞併 意味著消費者無可選擇,就好像世界上所有的麵 包款式都被迫消失,剩下小圓餐包,而所有的宣 傳又只能迫你相信只有小圓餐包是美味的──結 果是星巴克能夠謀取暴利,而真的希望煮咖啡 的,卻無從入手。 外國有很多人不滿星巴克的商業暴力, 以挑戰星巴克的商標作為反擊,因而有 Charbucks、HaidaBucks、Star Bock、Sam Buck 等等名稱的店鋪出現,和所有無良的大企業一 樣,訴訟是星巴克每天的課題。 香港有很多不同類型的樓上咖啡店,提供各類遊 戲的、專門承包派對的、售賣悠閒家居感覺的、 以星座/卡通人物/占卜等作招的……還不計舖 面小而真正賣咖啡的以及我們熟悉的港式咖啡奶 茶。如果這些都因為星巴克的強大財力而消失, 那香港真的能成為一個國際化大都會了,充滿了 扮外國氣氛的、實踐全球化的、橫行無忌的咖啡 店,而我們到時候大概只能悲嘆。

星巴克的 吞食習慣 原載於《中大學生報 二零零八年九月號》

49


當節儉成為 罪惡—— 兼論 Starbucks 如何無恥 咖啡的邪惡地圖 文:覃俊基 原載於中大學生報二零零八年九月號

年少無知的激情 早在中學的時代,我就對Starbucks有種帶點抓狂 的抗拒。 或許是因為家境不錯的關係,我對於節儉總有種 莫名奇妙的執著。總覺得生活不怎麼應該花錢。 要花的話,就得是非花不可,而且要換回合理的 東西。書可以在圖書館借,電影可以用電視取 待,可以步行的話也就巴士都不坐。錢是省了下 來,感覺也是挺好,不過無關痛癢就是。 唯一沒法擺脫的就是吃,而且還是真的無處可逃 那種。饞嘴與大食是固然,然而真正的致命傷卻 在滿足。兩個半的卡樂B蝦條或是五元的漢堡包 就足以讓我開懷一個下午。但「欲望是否應該滿 足」這個深奧課題,卻不是當時的我可以疏理。 就這樣,我每每都要在數元與食欲的兩難之間作 出抉擇。理所當然地,茶餐廳十元一杯的東西, 我都覺得難以忍受——莫說是二十到尾的Starbucks了。最重要的,是它們還談不上好喝。為甚 麼不選擇便宜最少十倍的雀巢? 偏偏這樣的飲料還是可以如此的暢銷。Starbucks 還是可以開到成行成市。如果這還不足以使我抓 狂,那麼自己的同學與朋友都喜愛光顧這一事實 就大概是最後的一根稻草了。商場上有所謂「星 巴克的魔法」,是指Starbucks可以在短短十年以 驚人的速度擴張。在我看來有這麼多人樂此不彼 的去買他們的咖啡,大概也是用上了魔法吧。不 然怎麼可能如此?整個世界都他媽的瘋掉了。 覺得世界都瘋掉的人,當然都是偏執的,而且通 常都死得很難看。堅持著某種消費倫理的我,自 以為掌握了某種理想,結果當然是錯得厲害。 ***

51

所謂錯誤,其實只不過是忽略了一個相當簡單 的維度:咖啡是咖啡豆的製成品。然而,咖啡 豆又是從何而來? 咖啡豆多依賴小農生產(相對於大型種植場) ,而根據估計,全球大約有二千五百萬個家庭 以種植咖啡豆維生。咖啡有著極其龐大的市 場:它是全球第二大的商品市場,一年的咖啡 銷售金額,超過五千億港元。而百份之九十的 利潤,都是歸於已發展國家的口袋裡。 聽完了巨大的數字,就看看與其對反的東西 吧。相對於賺取巨額利潤的跨國公司,絕大部 份的咖啡農卻是在極端貧困下生活。根據美國 的非政府組織Global Exchange估計,咖啡農大 概每年賺取四千至八千港元,大部份咖啡農的 孩子也要投筆從農。簡單地說,他們就是窮得 要死。 這種極不平均的利潤分佈,源自貿易權力的不 平衡。全球四大烘焙商,包括雀巢與卡夫,佔 據了近乎四分之三的採購量,這等壟斷程度自 不然令他們可以大壓特壓咖啡豆的價錢。本來 有一個全球咖啡協議來穩定咖啡豆的價格,也 在一九八九年被「四大」共同了結。咖啡農沒 有科技,沒有資訊,又分散,又是生計威脅, 「四大」以及一大堆的中間人當然想怎麼來就 怎麼來。

無恥企業的典範: S t a r b u c k s 認真地說,Starbucks與「四大」相比也實在不 是甚麼。如果說「四大」是直接操控著全球的 咖啡貿易的裊雄,那麼Starbucks極其量不過 是跳樑小丑而已。Starbucks當然也不是甚麼好 東西,但要說批判企業,應該怎麼也輪不到它 吧?點解要捨大鱷取蝦毛? 要說原因,要說複雜也可以很複雜:Starbucks 所代表的,是所謂某種貿易模式錯誤的極致, 那就是對原材料生產的終極剝削,透過種種的 市場策略賺取我們的金錢,然後將極少部份回 饋於生產者。


Starbucks之吹得就吹

要說簡單也成,只要到Starbucks的門市看一看 就知。映入眼簾的,是一大張一大張的poster, 有著咖啡農採咖啡豆的樣子,底下則說明著他們 與咖啡農怎樣合作,或是怎麼熱愛咖啡;一大堆 brochure說明著咖啡豆的種類以及烹調方法,還 有平常很少見到的一包包寫下不知名名字的咖啡 豆——我們的咖啡當然是貴一點,因為我們是如 此專業、熱愛咖啡。我們就是咖啡的信徒,在那 一陣的咖啡味之中,彷彿就變成了有品味的coffee-lovers。他媽的。 美好的圖像背後就是現實。三十元一杯的咖啡, 大概有三毫子落到咖啡農的手裡。所謂合作,大 概就是指那幅讓我們相信的照片吧。

公 平 貿 易 : 第 三 世 界 的 止 痛 劑 Starbucks的確是小蝦毛,卻是卑鄙得不能再卑 鄙的偽君子。大耍手段打造某些形像,但內裡做 的卻又好不得多少。近二十年,有鑑於南北國 際貿易傾斜,一些另類貿易組織(Alternative trade organizations)應勢而生,目的就是為 了對抗所謂「自由貿易」(正確來說是市場去規 管化,market deregulation)對第三世界的種種 禍害。其中最為人所知的,就是所謂「公平貿易 運動」底下的「公平貿易標籤」。而當中發展得 最成功的就是公平咖啡。咖啡要打上公平貿易的 標籤,便要遵守一系列對於環境、勞工的要求。 除此以外,最重要的便是它確保生產者可以獲 得特定底價(floor price):無論市場怎樣浮 動,它們都可以獲得一個維持其最低生活水平的 價錢。除此以外,商賈還需要付多一部份的額外 補貼(premium)以助發展當地咖啡農的社區。 這個制度雖然不能扭轉國際貿易的結構式問題, 但底價的設定卻避免了中間的剝削,很多咖啡農 實實在在的獲得了維持最基本生活需要的金錢。

制度是放在這裡了,但Starbucks這自稱如何 熱愛咖啡、如何關注咖啡發展、如何和非洲 農夫合作的企業,卻也只不過有6%的咖啡是 公平貿易咖啡。而這6%還是在全球各地不同 的志願團體,如樂施會、上面提到的Global Exchange等數年來不斷透過運動施壓才得到 的「成果」。Starbucks對外的說法,卻是它 「將公平貿易咖啡帶到全世界」。 除了這等無恥的說法以外,它還有不少小動 作,例如在某些會議上宣稱自己的咖啡是「 公平地貿易」(fairly-traded),而被人 問及這與公平貿易(fair trade)是否有關 係時,才道歉其實兩者並無關係。就門市來 說,即使它宣稱將公平貿易咖啡「帶到全世 界」,它們又甚少將之放於顯眼的位置,或 作任何宣傳(有誰是從Starbucks知道公平 貿易咖啡的,大可告訴我)。相反,它還自 行創立了一個名為C.A.F.E的內部採購標準。 不用說,它的要求是遠低於公平貿易,最重 要的底價設定,亦即保證農民能有一個最起 碼的收入的做法,也不在C.A.F.E.的規條之 列。即使撇除這個問題,「內部監察」有多 大可信性,也不用多說了。 ***

結語:錯敵與魔術 或許在讀者心目中,筆者小時候的那種偏執 算不上是甚麼錯誤——極其量也不過是忽略 了吧?但在筆者心目中,沒有比「忽略」更 為偏離事實的字眼。節儉本身並沒有甚麼問 題,但所謂節儉的背後終究不離某種觀點, 就是「購買商品就是以金錢滿足欲望」這 種說法。我們輕易地將商品孤懸於其生產歷 史,忘記購買本身就是代表參與一個龐大的 結構,以及其附帶的政治意義。這種對商品 的理解,就是最大的錯誤。 話說回來,這種觀點上的錯誤理所當然得嚇 人:為甚麼我們總不會問自己購買的東西從 何以來?捐錢時我們會問那是用來作甚麼用 途;別人找你幫忙也大概會交待清楚去幹甚 麼,但為甚麼在「購買」這個環節上,我們 那麼輕易地將所有注意力集中在商品的質素 以及其價格?相較起來,Starbucks的魔法不 是顯得小兒科嗎?就讓我再給你一個錯誤的 答案:因為整個世界都瘋掉了。

51


消費的戰爭 文:盲 當你在自動售賣機前想著,後面的人已經先你一步「嘟」,一罐可口可樂就滾了出來。 面對林林總總的貨品,我們往往只會根據它給我們的觀感或者價錢來選擇,彷彿我們已經習 慣,商品是由石頭爆出來的。卻忽略了一件產品到我們手上,是要經過一條長長的產業鏈。 當我們讚內地製造的貨品好平、好抵,每分鐘都有內地工人為此斷掉手指頭。當 我們在舒適的咖啡廳品味咖啡時,墨西哥的咖啡農卻為今年咖啡豆的收購價發 愁。如果你開始感受到衣食住行背後的血汗,請你明白你手上的一分一毫,在 你每次購物中表了態。買血汗工廠製的便宜商品,是鼓勵繼續剝削勞工;選擇有 機農產品,是對環境可持續性的肯定;選擇公平貿易,則肯定勞動的價值…… 以下的三種消費的抗爭,也許是/也許不是你的出路。恐怕只有你才能想清楚,怎樣過一個 負責任的人生……

公平貿易 公平貿易如何運作: 1)公平交易運動特別關注那些開發中國家外銷的情況, 在公平貿易產品認證制度下,生產者會組織起來,集體 與收購一方訂定收購產品的價格,免受大企業無理壓 價。這是針對個體/小生產者跟大企業之間的權力不對 等,希望可以透過增加生產者的談判籌碼,令到他們的 勞動得到較合理的回報。 2)公平貿易強調我們消費購物的時候,買的不止是一件 產品,還有產品或品牌附帶的理念和價值。在現今高度 分工的社會下,一般消費者從不重視自己的消費責任, 所以我們的消費生活往往被大公司撲天蓋地的廣告主 導、塑造,談不上有甚麼的自主權。公平貿易則希望消 費者在美麗的廣告畫面以外,多想一點,多走一步,並 藉此改變社會。

舊公平貿易標誌

52

新公平貿易標誌

甚麼是公平貿易? 公平貿易是一種有組織的社會運動,參與者會選購貼有 標籤的產品,藉此推動全球的勞工權益及環保等的價 ���、促進公平的國際貿易。大量的非政府組織都是公平 貿易運動的積極推動者,包括樂施會、國際特赦組織 等。公平貿易的產品以手工藝品及農產品為主,其中以 公平咖啡和巧克力最為著名。在2005年,全世界公平貿 易的銷售約為十一億英鎊,全球有超過一百五十萬弱勢 生產者直接受益於公平貿易。

公 平 貿 易 都 有 假 請認明正貨 公平貿易好似好好,是否代表所有的問題都會被 解決?姑勿論公平貿易產品的銷售額只佔全球實 體商品的百分之一,這些銷售額的很大部份恐怕 都是落了大公司而不是勞動者的手上。例如,經 常標榜自己有出售公平貿易咖啡的星巴克,就常 常被公平貿易推動者詬病以公平貿易咖啡作為噱 頭賺錢,顧客多付兩、三倍的價錢,生產者的收 入只能增加十分之一。計我話,買公平貿易產 品,不如去中大的女工合作社,他們免費讓公平 貿易產品寄賣,不會從中賺取利潤。


罷買 罷買一般針對的是生產過程中的不公,通常都是一些一次 性的行動,例如富士康第十三跳後,本港「大學師生監察 無良企業行動」(SACOM)呼籲消費者於六月罷買由富士康 代工的電子產品,例如iPhone,以抗議富士康的非人式管 治。 罷買通常要社會發生一些事情作為觸發點,部份有心人會 開始罷買,並制定計劃如何讓愈來愈多的人加入。隨著人 數的增加,除了直接影響該公司的業績外,亦會有媒體開 始報導,從而集結公眾的力量,去逼使該公司作出改善。 罷買魚翅是很好的例子,最初是盧冠廷等一群環保份子開 始罷買,後來一些環保組織開始使用公眾媒介,例如Roadshow、無線、亞視等,不停地向香港市民講食魚翅會引致 甚麼問題。最後真的能喚醒公眾的意識,令飲食業減少製 作魚翅。 今次罷買的是魚翅,下一次就會是無良企業的產品,當杯 葛成為有良知消費觀的一部分,我們每一天的生活都可以 推動社會的進步。

罷買事件簿 2006/6/4 Bossini於國內的成衣供應 商強逼遣散工人。中國勞 工通訊、職工聯、街工和 大學師生監察無良企業行 動等多個團體,要求解釋 不果。Bossini公關指公司 沒有能力,也沒有責任介 入。

廠方後獲國內法院裁定,無需 賠償拖欠的薪金與社會保障 金。SACOM便於Bossini的旺角 分店再次發起封鋪行動,勸喻 罷買,令不少市民駐足。

2010/1/9 瑞 典 品 牌 H & M 的 分 店 被 民 眾 揭發將大批賣剩的全新衣物 弄破後丟棄。該店不願對事 件置評,聲稱由美國總公 司全權發言,但總公司對於 電話、電郵詢問都沒有回 應。

大批市民在網上抨擊H&M,兩 天後,H&M終表示會負上社會 責任:「我們百分百承諾,類 似事情不會再在其他分店發 生。」

2010/3/1 環保團體的調查發現,七成 市民認為部分零食包裝非必 須,反映生產商「多此一 舉」。團體呼籲市民以行動 支持環保,罷買過度包裝的 產品。

團體去信約二十三間食品生產 商要求減少過度包裝,但只 有五間公司回應「會了解事 件」。

2010/7/6 綠色和平揭發金光集團在蘇 歐尚連鎖超市對要求置之不 門 答 臘 不 斷 擴 建 漿 紙 人 工 理,其他多間國際公司則表示 林,侵佔蘇門答臘虎的棲息 會將金光集團的紙製品剔除。 地。綠色和平要求歐尚連鎖 超市停止從金光集團購買紙 製品。

共同購買 因為大型連鎖商店如沃爾瑪、百佳等,都會仗住壟斷銷售市場,向生產者 要求高昂的上架費及肆意拖欠他們金錢。有見及此,一大群消費者就聚集 起來,設立了不同的消費者合作社,用共同購買的模式直接跟生產者購買 貨品,避過中間第三者、第四者的剝削。這種產業鏈模式成功在全球落地 開花,瑞士頭三大的超市都是由消費者合作社經營。日本有一千四百萬人 是消費者合作社會員,每五個家庭有一個加入消費者合作社。 雖然很多消費者合作社規模龐大,但他們一般都是由一些地區的小合作社 組成,所以都會關心生產者的權益。很多消費者合作社更會將一些追求公 平社會等的理念加入他們的會章。消費者合作社跟大公司最大的差別是消 費者合作社賺取的利潤,不單是直接以金錢的形式回報股東,而是會投資 在生產者身上,令他們生產更好的貨品。這會鼓勵生產者用良好、永續而 不是急功近利的生產方式。其實,香港亦有不少團體出於支持本地有機農 業和關注食物安全而推廣「共同購買」。現已發展出十多個「共同購買」 的組織。 參考資料: 〈香港「共同購買」何去何從〉 http://www.lifeinharmony.hk/newsdetails.asp?cid=2&pid=3

53


女工同心合作社 ──麻雀雖小,理念俱全 文:東郭先生 約十年前,泳池旁的范克廉樓裝修後騰出了小小的空間設立小賣店,中大為小賣店服務對外招標。 當時學生會認為不一定要選7-11之類的便利店經營模式,因此聯絡了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組織了一 群失業婦女,草擬招標計劃書,成功於中大成立「女工同心合作社」,為同學提供小賣店服務。

政治之外的民主──經濟民主 對於「女工同心合作社」這個名宇,同學固然明白「女工」是指婦女勞工,不過整個店鋪最大的特色其實是它依 隨「合作社」模式運作,而這一點也是同學們經常忽略的。「合作社」的理念是想實現經濟民主,強調人與人之 間的關係平等,消除一般僱傭制度中「剝削與被剝削」、「壓迫與被壓迫」的勞動關係,即每位合作社社員都有 同等的權利和義務,沒有「老闆」的概念;同時也讓社員共同參與決策,包括決定所有業務運作等,連何時上班 也可以自己決定,體現工人自主。這種自主是重要的,現在一般的僱傭關係下,老闆可以叫你做些極不願意的工 作,你不敢得罪老闆,僅僅是因為他控制著你的經濟收入。如果人沒有自主的話,我們憑甚麼講理想、希望?一 切的理念、價值我們都無從講起,更莫說你是活著自己的人生。

擴闊視野,關心社會 女工同心合作社的社員其實都是來自社會上的弱勢社群,一是基層,二是婦女,常被歧視及遭到不公平對待。 與其他打工仔一樣,由於薪金少、工時長,沒有太多時間對自身的社會位置作出反思,而合作社模式便有助這 群社會上缺乏權力、資源和資訊的弱勢社群,掌握自身的力量去改變處境、掌握自己的人生及方向。 譬如,曾經有段時間她們每次開會後都會跟中大同學一同看報紙,用半小時以上討論政治、生活、教育等議 題,她們絕不是不問世事只顧看劇的「師奶」,這一點一點的啟蒙累積下來,便成為對資本主義社會問題的分 析和反思。在這一點上,社員也幫到大學生關心社會。店內還會擺放關注社會、世界議題的刊物供學生廣傳閱 讀,例如樂施會出版的中文刊物《無窮》,可說是大學生與女工「互相啟蒙」。

社員上街反對外判

整潔的餐具

風雨同路九年情 合作社的理念雖好,現實中卻要且面對不斷續約、重新投標的壓力,過程中自然遇到不少風 雨,不過一做便做了九年多。其中一位社員阿蔥指出,能夠在中大這個社區(community)內 工作了九個年頭,她們的目標不單是搵錢、維持合作社的經營,更希望可以在「買」同「賣」 的利益關係外更進一步建立互助合作的關係,因此合作社會幫同學代訂報紙及有機蔬菜,亦與 學生會合辦留影服務,不會從中收取任何利潤。

「百佳平啲喎,點解唔去百佳?」 曾經有同學抱怨合作社賣的飲料和食物其實不算便宜,紙包飲品要$4一包,倒不如過隔離惠顧 百佳。不過,合作社近年加價的舉動並非要向同學謀取暴利。因為近年食物的來貨價都貴了, 令經營成本上升。百佳及一般的店鋪/餐廳的做法,自然是向打工仔開刀,削減人手兼減人 工,以維持商品的低價,保持客源;合作社的做法則不然,基於對工人勞動的尊重,她們不願 剝削員工,不想將成本轉嫁到工人身上,所以才會加價,雖然價格稍高一些,不過利潤始終是 落到工人手上,而非為大財團累積資本。我們相信社會上是有美好的理念值得我們堅持,小小 的付出正表示我們支持勞工有平等的待遇和合理的工資。

54

女工同心合作社外觀


跳出中大,目標不止於香港 女工同心合作社中每月都會抽起部分利潤作為基金,支持其他同類合作社創業之用,我們或者會驚訝「 為何她們要這樣慷慨?」因為社員明白「女工同心合作社」其實不僅是一間小賣店,對於一般資本主義 社會下固有的經營模式,她們所運作的合作社模式本身就是一場運動、一種突破。 前兩天跟一眾合作社社員去內地旅遊(見下圖),在酒店房間傾談中問起她們最想 去的地方是何地,她們都大聲疾呼「如果未來有足夠資金的話,一定會飛到南韓     與當地的合作社交流、連結!」這句說話令我從今以後都不敢小看師奶,        尤其她們是很有想法的師奶。大學生進入社會就業後,為了賺錢養           家,很容易忘記自己的理想;但女工失業後建立的合作社反              而為她們找到理想,她們希望在全世界建立更多合作                 社,培育更多有理念、有想法的民眾,讓更多                    人(包括畢業後的我們)都可以有重談                      理想的機會、參與這種平等的勞動                          關係,實現自主的人生。

今年旅行的大合照呀!

早、午、晚、宵夜全天候服務 該店早上七點半就開門,比其他餐廳仲要早,同學就 算番「八半」都唔怕餓住上堂。店鋪仲會做到凌晨一 點半先關門,夜晚想坐喺泳池邊傾計談情都唔怕餓親 啦。 (建議食法,但其實所有食品都係冇分時段出售) 早餐  :粢飯、腸粉、各類中式飽點 午餐  :大大碟「混醬」炒麵、糯米雞、雞脾 下午茶 :燒賣、魚蛋、雞脾、牛肉球、司華力腸 宵夜  :美味糖水,每日都轉款,包你唔會悶 特別推介:女工們關心經常熬夜的同學,她們自製的 茶葉蛋是加入藥材所煮成,非常健康同入味! 還有很多種食物和其他品貨品未能盡錄,有待同學們 自己探索一下。

用心製作的 食物

冬 天 有 暖 笠 笠 嘅 維 他 奶

特更點少得你? 合作社於數年前續約時,應校方要求延長營業到十一時後,但「基層關注組」 的同 學都明白社員們在家庭崗位上都有角色,她們都有子女要照顧,亦認為要實踐社區 內相助合作的精神,故此便為合作社義務開設特更時段,即逢星期一至四的晚上十 一時至一時半。聽說做過特更的同學於平日到合作社買東西時,社員都會偷偷地送 多兩粒燒賣,開學後同學也不妨與社員聯絡,來試做特更吧,這份人情味、心意, 加上女工真摰的笑容,絕非一般的便利店職員所能比擬。

(特更義工聯絡人電話:李晶瑩 6433 6198)

55


廣 告

窺探武學門徑 緣結中國武術

SOME SKILLS ARE INHERENT, BUT OTHERS ARE LEARNED. PUBLIC SPEAKING IS ONE OF THEM!

聯合國術會 始創於一九八七

United College Martial Arts Society Founded in 1987 逢一四練習風雨不改 地點:湯石(雨天遷往鄭棟材天井) 時間:七時半至九時半 聯絡電話:6035 2907 (小明) 5136 3467 (王子) 6871 4232 (莹莹) 電郵:ucma_cuhk.yahoo.com.hk 歡迎於練習時間諮詢報名

TOASTMASTERS CAN HELP! COME VISIT THE TOASTMASTERS CLUB BOOTH AT THE ART FAIR!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www.toastmasters.org

or call 9266-9049 (Elton)

Practice every Monday and Thursday Location: yard besides UC Gymnasium (Change to T.C. Cheng Blog when raining) Mobile: 6035 2907 (siu ming) 5136 3467 (Zita) 6871 4232 (Joanna) Email:ucma_cuhk.yahoo.com.hk Welcome consultin g and gisterin re g inpractice etim


禁 忌

點解大學生要做道德超人 天星.皇后.情色 從色情到情色 純情縮規一覽 我的吸煙大學生活 煙稅:從階級的觀點看 行動之後.社運之前 平擾畢業禮緣由及行動餘波

九十年代末,中大同志文化小組出版 的《月事》,分享情慾小說、性知識 等,但遭署名「中大捍衛道德大聯 盟」,在《反對同性戀橫行》的傳單 中聲稱為了「保護中大師生的心理健 康」和「負社會責任」,保持大學的 「思想正確,道德純正」,故於早前 將三十多份「鼓勵變態的同性戀、濫 交和肚交(編按:應為「肛交」之筆 誤)等嚴重影響正常人心理健康的罪 行」的《月事》丟進垃圾筒。傳單刊 行後,有同學寫大字報聲援同志文化 小組;而同志文化小組及其友好就嘗 試尋找「道德」的成員,但無功而 還,其後校園亦無「道德」的活動消 息。

58 59 60 65 66 68 70 72

諸宿規、校方打壓情色版甚至(貌似事不 關己的)天星皇后的清場。總言之,基於 社會(偽)精英的想像,大學生不應越界 觸及禁忌──哪怕禁忌作為社會壓迫的形 式之一。 對呀,關於對這頭擁腫而龐大、單一而專 制的大象,便少不了與之相當的激進反 抗。但激進是否如此恐怖且不理性?或, 把radical譯做基進,把矛頭指各問題的 基本,會否讓聽者自我感覺良好?無論如 何,此章都嘗試作有步驟的拆解,向你展 開一片反省思考的土地。

*** 有人說,禁忌是一頭像英文諺語裡的 「房中大象」(the elephant in the room)──明明存在,大家卻刻意避 談。但其實,禁忌於中大卻不是避 談,而是重複著單一的、「健康」的 論述,例如性必談教育、粗口必談尊 重、吸煙必談影響他人,餘不一一。 當中的必然性關係,彷彿是恆真並唯 一的討論角度,更是精英都必須了然 於胸的思考方法。那麼,與其說禁忌 只能這樣談,不如說某些社會性的制 裁在不斷懲罰越界者所造成。 但界是誰定的?大學固然沒有中學的 校規,然而,緊箍咒又不是單單以無 強制力的論述方式出現,更可具體見

57


每當提到「大學生」呢一個身份嘅時候,通常所指嘅除咗係 呢一班人每年畀四萬銀出黎讀緊個學位之外,亦都會有好多 不同嘅想像套上去。其中一類係大部份人對「大學生應該係 點」嘅想像,譬如話要對社會不公義發聲之餘又唔可以做啲 好「激進」嘅野,最好就係發吓聲明遊行完遞封信和平散去 就最完美喇。 除咗要好似古代讀書人咁動口不動手之外,大學生仲要道德 超人,要不煙不酒心如止水唔搞男女私情,最好額頭鑿埋道 德兩個字。每當大學生唔似「大學生」時,主流媒體往往就 會話世風日下道德淪亡,好似大學生唔係聖人,個社會就會 玩完咁。 雖然話呢個「大學生」印象深入民心,不過實際上呢個印象 又係點黎嘅呢?呢個印象到咗依家又係唔係仲適用呢?

「大學生應有道德」唔係自有永有 「大學生係社會精英」呢個印象,雖然話最早可以追溯到古 代「讀書人知書識禮」嘅想像,不過就近代香港嘅情況黎 講,可以話係從戰後香港百廢待興嘅五六十年代開始。喺果 個年代大部份香港人都係走難落黎手空空無一物,一個個「 香港故事」喺屋企或山寨廠穿膠花賺錢。 相比之下,只佔香港適齡人士幾個巴仙嘅大學生就顯得相當 矜貴喇。當時戴住四方帽出黎,基本上打跛腳唔駛憂咁濟不 特止,而且部份人更有望成為華人管治團隊嘅一份子,可以 話係香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由呢點著手,現時大部份對「 大學生」嘅想像就主要來自呢兩個面向。 普羅大眾大多都視大學生係社會未來棟樑,只等畢業就一腳 踩入社會精英嘅圈子之中,頂四方帽一下變成光環,令大學 生受萬民敬仰。除咗大學生一般黎講比較有錢,學識可能會 豐富過大部份人以外,古代流傳落黎嘅「內聖外王」思想, 亦令到大部份人認為大學生高人一等係因為,又或者應該要 有比我哋呢啲草民更高嘅道德水平,咁先有資格去領導呢個 社會。文首提到嘅唔講得粗口、不煙不酒唔去嫖賭飲吹,最 好有一個美滿(即係一夫一妻可能再加一子一女)家庭,呢 啲全部都係人民認為應該模仿嘅「美德」,而大學生作為被 模仿者當然就要有呢啲特點。 另一方面,當時嘅大學生出到嚟,好多時候都係會擔任一啲 中高層嘅管理職位,即係話雖然仍然受到最高層果啲人(如 政府高層又或者大老闆)管,不過自己本身亦都管住好多人 (如上文提到嘅平民百姓)。所以本身作為一個被管治者, 另一套「勞動道德」亦自然被管治者所要求,例如話可以對 社會不公發聲,但係最多遊完行遞完信就好走,唔好再「搞

58

點解大學生 要做 道德超人? 文:林啟舜

搞震」,唔好「激進」等等。當呢啲接受呢套道德價值嘅大學 生終於「上到位」,成為真正嘅管治者之後,原本佢哋所在嘅 中高層位置自然由另一批大學生填補。可能為咗方便管理,或 者自己已經將呢套道德內化咗而真心相信,呢啲新嘅管治者亦 自然將同一套「勞動道德」加諸落去,形成一個循環。 不過自從高等教育普及化,大學同大學生都好似雨後春筍咁不 斷標出黎,加上國際化以及企業「瘦身」(簡化結構喎)風潮 興起,使得原本大學生填入嘅中高層位置供不應求,大學生出 到嚟已經唔再係準統治階層,甚至話係連準中產都談不上。中 大假假地都係排港大之後嘅第二級大學,畢業生起薪點都仲高 過香港人中位數幾千,不過出黎要養屋企人/伴侶等不突止, 借咗grant loan重要還多十幾萬債,真係連中產都談不上。

大學生應有「道德」? 提到呢點,從民間或者所謂統治階級加諸大學生嘅「應有道 德」似乎再站不住腳。咁樣我哋就要重新問自己:「甚麼是道 德?」 不過,小弟覺得所謂嘅道德,簡而言之就係一個人點對自己同 埋點對其他人。建基於呢個立場,我認為各位身為準基層/中 產嘅大學生們,除咗要互相尊重同尋求一個平等嘅平台溝通之 外,亦更應該利用仍然身處大學呢個疑似社會之中嘅避風塘呢 段時間,努力為呢個社會最應該受到關注,但係就經常受到誤 解或歧視嘅一群,例如基層又或者性小眾等發聲。


天星.皇后.情色 自天星以來,我一直在想這運動和香港的民主發展、社會運動和公民 社會的關係。從學術角度這不難解釋。英高客(R. Inglehart)早指 出,當先進資本主義社會踏入後工業社會,年輕一代開始愈認同後物 質主義(post-materialism)。隨著年輕一代在富裕中成長,傳統的 「麵包與牛油」議題的吸引力逐漸減退,有關生活素質(quality of life)的議題如環保、兩性、文化保育等愈受重視,令社會運動呈現 新貌。 放在香港的實際環境,現今香港的年輕一代成長於較富裕的環境,對 「搵食」和安定繁榮的重視,遠不及以難民身分來港的一代,但特區 政府用的偏偏是「發展主義」的語言,將經濟發展視為大部分(如果 不是全部)政策的最高價值。於是每次保育運動都是一次意識形態抗 爭。保育者反對的是那種「發展至上」的意識形態,於是反填海後有 天星、天星後有皇后、皇后後必然有其他地標。特區政府一直沒能力 說服保育者,為什麼疏導交通一定比集體回憶重要,在一輪「雞同鴨 講」不得要領下,只能訴諸建制的所謂程序理性,或索性出動推土機 了。皇后的營幕未拆,發生了中大的學生報情色版事件。我看到了跨 代的價值斷裂。主流社會批評中大學生的人,至今都未能正面面對( 可能是無力面對)一項事實:學生報的同學(可能也包括支持他們的 同學)覺得自己沒有錯,或至少主流社會沒資格說他們錯。 對不少同學而言,情色版的內容比每天報章的風月版、坊間很多小 說,甚至網上俯拾皆是的相類內容,是小巫見大巫。如果這些都可以 出版,學生報一不牟利,二不是為了嘩眾取寵,而是真心誠意為了討 論問題,為什麼不可以?有人會說他們品味不高,有人會不同意他們 的道德價值,但這都應該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由社會和校園公開討 論。如果有人非議部分內容的道德和品味水平便要禁止出版,我相信 現在每天報攤不剩多少報刊了。 現在很多主流社會的論斷都從自己價值觀出發,先肯定了大學生有 錯,但「年少無知應該寬大處理」。這包括兩個主流民主派政黨發言 人,令我頓然明白為什麼很多大學生投票給長毛,因為只有社民連才 屬於他們的政治光譜。另一種普遍論調是:「既然有人批評,認句錯 不就沒事了嗎?」殊不知這只是成年人在資本主義社會或官僚架構中 學會的生存之道,根本沒有解決價值衝突的問題。

文:馬嶽(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原刊於2007年5月23《明報》

家長們赤裸裸的權力 他們都聽不見這群大學生在問:為什麼你們的道德標準和品味就 是對,我們的就是錯?當大學生以公開論壇嘗試認真討論這問題 時,卻被抹黑為「向公眾下戰書」。批評者從來沒有在共同的價 值基礎下,和他們公開辯論(或者是沒能力辯論)哪個是適合的 道德和品味的界線,最後說服不了年輕人,便只能用建制權力批 鬥、「評級」或要紀律處分。這和特區政府說服不了天星的抗爭 者,便兼夜出動推土機沒有兩樣。年輕人看到的不是道德的規 範,而是家長們赤裸裸的權力。 我們的主流社會,這個五六十歲的人掌權的社會,負責教育的高 官隨意說rape,電視台選美司儀每年公然說意淫笑話性騷擾參賽 者,批評情色版的報章的傳媒集團自己出版色情含量高很多的周 刊。然後有一天主流社會突然「食了酸梅乾就變超人」,要求大 學生要比他們有高得多的道德水平和品味。這正等於我們社會街 頭巷尾粗口橫飛,但卻容不下《秋天的童話》的兩句粗話。這不 是偽善是什麼? 有罪的人在扔石,眼中有杉的人在挑他人眼中的刺。主流傳媒的 道德審判、審裁處、中大的紀律聆訊,和天星的推土機沒有兩 樣,都只是五六十歲的當權者不能用理性說服時,出動的建制權 力。就像小孩子問了一個家長覺得不應該問的問題時,家長一耳 光摑過去說「不准問!」。對《聖經》和莎士比亞的投訴,只是 年輕人對偽善的建制權力的微弱反抗。香港的跨代價值斷裂,將 隨著天星、皇后、情色,愈來愈闊。 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歸根究柢只是我們的,因為我們 擁有權力。

59


從 文:Javier、曉嫻 當我們在說現行的性空間愈來愈狹窄的時候,總 有人反駁說與性別相關的事物充斥於眼目之下, 比如「賣弄」女體的o靚模、每日翻開報紙所看 到的女星豔照與流言、「早熟」的情慾甚至是友 儕之間的色情笑話。這些都被視為「表述」情色 的機會,然而我們想要的性空間是如此嗎?將日 常的性話語稍作整合,就會歸納出單向的性別思 維,無論是小道花邊還是色情笑話其實都構成了 強化社會父權意識的工具──性議題被簡單地消 費而缺乏對父權制度的批判,故此我們關心的往 往只是哪個女星走光、哪個女孩穿得非常性感足 以挑動男子情慾。 進一步是,當我們談論性/別議題 1時,總是得 披上學術的光環,附以嚴謹的理論方可得到一定 的合法性。二零零七年《中大學生報》的情色版 風波被批評的除了是「低俗」以外,就是指內容 不具學術價值。這種對於性/別議題的前設本來 就是認為性/別需要在某些特定的、安全的框架 下方可討論。而大學生在社會的預設下,應努力 的將自己打造成資本家的螺絲釘,在學其間努力 追hon,努力學習天天向上,關心性/別議題往 往被大眾視為嘩聚取寵、「冇出息」的等閒之 事。大學生的情慾應當被牢牢的收起,猶記得零 七年「情色版事件」時有網民指編輯們愧對社運 先賢之說,亦正正是衝著這種大學生身份的想像 而來。

情色/情色版是什麼

60

關於情色的爭論,在女性主義的陣營中亦存在分 歧。基要派的女性主義者認為女性應全盤拒絕色 情,因為在父權制度之中,男女的角色存在先天 上的不平等,故此色情必然是對女性帶來貶抑 的;然而,自由派女性主義者則有不同的看法, 承認女性於色情之中的主體性,並認為不是所有 的色情都是貶抑女性,更應該就著不同的情勢去 判斷女性於色情中處於怎樣的位置,甚至認為通 過色情在一定程度上有助於顛覆現在的性別定 型,比如是通過色情我們能對自己的身體與情慾 取向有更多的認識,可惜我們面對的問題,正正 是社會或是校園內缺乏公開談性的空間,性只會 淪為友人間的玩笑或密語,但我們不會在文化廣 場中央公開地談論著自己的愛慾情事2。

情色版出現其中一個重要的理念是要開拓社會 上的性別想像,以及開拓校園內表述情色、性 別的空間。當我們認為只有一夫一妻/一男一 女的情慾關係方可得到肯定的時候,情色版嘗 試反思其他情慾的可能性。色情的禁制與社會 的性壓抑有著奇異的關係,一方面通過性壓抑 推高色情物品的可慾性,另一方面又通過對色 情物品的指責去為單一的異性戀制度建立合法 性。所以女大學生參與援交、師生苦戀往往激 起社會上的討論,這些邊緣的情慾模式一方面 激起媒體的渲染報導,一方面也成為大眾茶餘 飯後的批評對像──因為通過批評這些情慾, 就能為單一的異性戀制度建立一定的合法性。 然而色情並不是只有單一的呈現模式,通過書 寫情慾、討論情慾我們得以發掘更多的可能。

性別教育的重要 年前有新聞指某女小學生被男教師淫慾多年卻 啞忍不言,先勿論當中女事主是否單純地具 怕權威,女事主說過「覺得既然都不是處女那 就沒關係」這樣的話就非常值得討論,當道德 戰士高舉處女的聖潔,在各大中學中販賣處女 情意結、出售貞潔指環之時,在在將不少少女 推向絕路──處女膜成了她們唯一的價值,由 是面對性暴力之時,受害者為免面對公眾的奚 落,要不選擇啞忍,要不承受極大的心理負 擔。拒絕健康的性教育,強化「失節事大」的 處女情意結正正會帶來這樣的不良後果。 性別教育的重要性在於從小培養包容的性別意 義,對於不同情慾取向的朋友展現友善,亦 是消除性別/性傾向歧視的根本方法。可惜在 現行的中學教育中,性往往成為老師最難啟齒 的議題──正確點來說,社會上因著性壓抑的 氣氛,令甚少人培養出性/別視覺,在惡性循 環之下,性/別的討論只能流於生物學或公共 衛生的層面,或者直接站道德高地上貶抑性行 為、同性戀等,通過將之污名化以維持一夫一 妻制度。甚至連大學內的性別研究學部亦多次 被道德保守派指責是「極端自由主義」的產 物,荼毒我們純真可愛的大學生,令他們變成 極端的性解放戰士。


到 回到學生報情色版 多年以來性/別的空間一直未有見改進,即 使同性戀在現今的社會看似被普遍接受,但 對於同性戀者的支援仍然不足,例如性傾向 歧視條例遲遲未見立法,亦是不少同志遲遲 不敢現身於人前的原因。同性戀以外,性工 作者、變性人、性愉虐實踐者、師生戀、青 少年性權等種種性別問題都未有得到合理的 處理,承認異於一夫一妻的「合法」情慾仍 需面對極大的障礙。這些情慾的取向不單只 是個人的生活,而是需要提升到政治的層面 去討論,才可以梳理出當中的身份政治和權 力關係。 學生報於二零零六年始設立情色版遠遠不只 是為了奪回權力,當情慾的控制滲入到每一 個生活的細節,我們要面對的就不只是奪回 話語權,更多的是通過書寫情慾、直面情 慾,從根本上改變荼毒多年的錯誤的性別觀 念。解放性別的旗幟並不是容許胡亂的理 由,我們同樣反對媒體以性作為打壓女性/ 弱勢的工具,同樣反對對迎新營之中那些大 玩性意味卻又無助性別討論的遊戲。 從一九九九年中大同志文化小組出版物《月 事》被指變態到二零零七年《中大學生報》 情色版被指中大淪陷,學生腐敗,再到近年 零星都有大大少少於校園內進行性別議題的 活動受到批評,因為社會上的性潔癖,形成 對大學生有著純情的想像,而每一個校園內 外的性別討論都應當被緊緊的守護著,在性 別教育仍未普及之時,大學的校園是最後的 一道防線。如果我們認為保育、反對特權階 級,那麼性別平權也應該是公義的問題,也 應該是我們不容逃避的社會問題。

近年大學校園內的性別打壓事件 2007年 中大學生報革新後新增情色版,零七年五月因受投 訴而被媒體大肆渲染,中大校方未審先判,指有可 能開除編輯之學籍。其後淫審處初判情色版為「二 級不雅刊物」,學生報認為判決不公上訴。此事引 起學術界及文化界大量爭論,並引起海外學者聲 援。二零零八年,高等法院指宣判《中大學生報》 提出的司法覆核勝訴,並撤銷有關評級。 2007年 中大情色版事件後,性別研究學部舉辦的「第一屆 性別節」亦收到相關投訴。 2009年 中大學生報四月號情色版之「情到濃時,不如開 房」一文,被東方報業率先報導為令人反感。 2010年 港大學生報《學苑》文藝版專題「情色文學生活」 中,因部分文字涉具體描繪男女性愛場面,被何漢 權等「教育界人士」評為「低級趣味」。 2010年 理工大學專上進修學院社會學系同學舉辦「性別嘉 年華」,校方以接獲投訴為名要求更改節目內容, 同學們不滿校方處理手法,結果抽起整個「性別嘉 年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釋 1 性/別即sex / gender,最先由台灣翻譯過來。「性/ 別」意味著性別並非簡單的兩性,而是還是多元的,即是 性別不應只有男和女兩種,根據台灣國立大學性別研究所 所言,「性/別」當中的斜線畫出了其間曖昧複雜與分裂 不穩定的可能,因此也指涉了「性別」本身內部的多元流 動。同時,斜線亦表達了「性」中有「別」(差異)的概 念,指出「性」的多元異質和內部差異,並且還有壓迫宰 制關係。 2 第一屆中大性別節中,正正有一場交流會是有幾個性別 研究的同學,在人來人往的文廣中,公開地交換著自己的 情慾。

情色


廣 告


純情 大學 宿規 一覽

純情宿規

書院

你(校方)有張良計

我(學生)有過牆梯

不准藏有或飲用含酒 精飲品

新亞﹑崇基

有朋友試過在公用的冰箱上雪一支 Vodka,結果被層導指「宿舍入面唔可以 飲酒架!」,慘遭沒收

如真有需要雪酒類,還是建 議在房內自行添置一個迷型 雪櫃/酒櫃。 不介意離開宿舍的話,都可 以去天人合人﹑湯草湯石﹑ 范記泳池邊等地方對酒當 歌。

不准藏有賭具(特別 是麻將)

四院

如果打麻雀的話,其實很容易就會被發 現,因為麻雀聲實在太大,只要工友巡 樓的時候聽到了,大可以敲你房門沒收 賭具。 另外一個可能的捉人方法,就是趁打蛇的 時候打埋你! (不過有些書院早上會有工友入房打掃, 不排除利用晨早清潔時間打賭具!)

由於宿規上寫著「不准藏有 一副或以上的麻雀」,有 同學指咁不如兩個人分一副 麻雀,一人半副,咁咪冇事 lor。

超短的異性探訪時間

聯合﹑崇基

逸夫﹑新亞的異性探訪時間都尚算人性 化,朝八晚十二的,然而聯合﹑崇基的時 間卻極短,聯合午十二晚九,崇基更是短 至中午二時才可以開始探訪。

如果你是新亞女子監獄的宿 生,要帶男生上樓(在探訪 時間內),不妨假扮電腦小 組上去整電腦。

文|菲雅 資料搜集|小弟 原文載於中大學生報零 九年《迎新特刊》

要是你在異性房間吃晚餐吃久了,又俾工 友/Tutor/合監見到,那就會當你係蛇咁 查辦啦。 (新亞的學思樓特別奇怪,甚至有門禁, 指定探訪時間都不讓男生上樓。)

不少的大學生都有住宿的經 驗,為什麼要住宿?方便上課 當然是一大原因,但也有不少 同學是為了「嚮應」學校鼓勵 同學多多融入集體生活之中, 兼同時享受比家裡自由一點的 獨立生活而入宿的。然而,所

宿生違例接待異性訪 客非法留宿,宿舍主 任將按情況交由書院 輔導處及學生紀律委 員會處理。

四院

謂的快樂與自由背後,卻被一

一般來說,宿舍會不定期打蛇,打蛇即是 出動tutor和部分宿生會成員,逐家逐戶敲 門檢查,看看房內有沒有「非法蛇」 (即沒有買留宿劵過了時間仍在房的朋友 仔),如打到一男一女,即是俗稱的異 性蛇那就大獲,因為後果可能是要你quit 宿的。

打蛇通常有人會預先知道, 例如tutor/工友/宿生會成 員等,要避開打蛇時間就同 相關人士打好關係吧。 也可以嘗試尋找可避開閉路 電視的秘道。

連串無理的規矩規訓著,雖然 這些宿規對於大部分的宿生而 言,猶如無牙老虎,但要是宿 舍哪天發起神經認真執行起 來,你又不幸被「打」中,罰 則一點也不輕。

宿舍管理學 中大校園不禁酒,聯合的思源館是「酒 吧」,百佳和女工合作社其實都有酒精 飲品售賣,奇就奇在宿舍禁酒。同樣, 大學也沒有明文不可以藏有賭具和大學 生不准發生性行為,可是宿舍一一禁 止,看來宿規比起校規甚至是家規都要 嚴格得多。 而宿舍這種管理學生的方法,實實反映 了一般的家長式管治──「咩都要管」 。對於宿舍,校方可以管理宿舍的物資 分配(如有幾多花灑爐頭),可以管理 非宿生留宿的方法(如訂定蛇飛幾錢) ,可以管理小賣賣什麼幾點開,也可以 管理樓下大堂的用途。可是,就連是學 生的的私人生活(關在房裡飲賭搞只要 不影響他人,其實也無不可),都假借 和諧的集體生活和尊重其他宿生為名而 被管理掉。

我們可以怎樣? 那些宿規是怎樣定下來的?是幾多年以前,不知道什麼人坐下來定 下這些宿規來規訓我們的?過了這些年,這些宿規有沒有過時?有 沒有更新?如有,又是誰去更新的?不知道。我們住在宿舍之內, 卻不得參與宿規的訂立,只有乖乖遵守的份兒,這顯然是說不過去 的。 作為宿舍的一份子,面對這些不合理的宿規時,當然你可以學懂走 罅,避開這些限制,自顧自的過生活,但你有沒有想過,你也可以 說不的。宿生會可以不只是電影會糖水會和層聚,更可以作為宿生 與校方的橋樑,勇於挑戰那些無理,舉辦論壇,邀請宿舍代表以及 同學進行辯論吧,把同學的聲音傳給校方吧,爭取學生加入討論和 制定宿規的委員會吧,宿生會有資源有能力,有心的話就一定可以 做的。 宿舍是大家共同生活的空間,避得一時避不了一世,無視那些宿規 不過是掩耳盜鈴。向無理的宿規說不只是為了一時的歡愉玩樂,也 是為了可以光明正大地使用本應屬於我們的空間,也是為了在宿舍 生活中學習和實踐民主共治。

65


文:覃俊基 原載於中大學生地二零零八年《迎新特刊》

我 的 吸 煙 大 學 生 活

如非必要,我實不欲寫下有關任何評價大學校園禁煙的文字。 起始 那是零二年九月的事,開學前的數天。哲學系的師兄師姊們似 乎都有喝一杯的愛好,於是在所謂「開學飯」以外又加入了「 開學酒」的環節。對於酒精,我也談不上愛或者不愛,只不過 是覺得醉醺醺的感覺挺有趣而已,於是也就興沖沖的加入。 具體對談內容我已不大記得,但氣氛卻肯定是熾熱的。就在酒 酣耳熱之際,我提出了希望嘗試香煙的要求。 一眾師兄師姊大聲叫好,就連一向看上去穩重的師姊I也沒有說 上半句反對的說話,只說認真想過就好。雖則如此,她/他們眼 神之中還是有著猶豫的——我以為我明白的,倒是師兄K二話不 說就從煙盒中拿了一枝給我。見到我拿起煙以後,另一位師兄P 也就向我說明煙是怎麼抽的。結果對煙民來說是可以預期的。 不是神之為奪的奇妙感受,而是嗆得出淚水來。我不斷的咳 嗽,但仍堅持著抽完它。那是一根薄荷煙,其中的清涼本來就 是用來沖淡煙草本來的苦澀味,但我還是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人 愛上這種感覺。 *

*

*

回想起來,大學生活的開始實是我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展。課程 困難得使人焦躁,卻又有趣得過份;課外的活動亦只有過之而 無不及。這些都不是循規蹈矩的中學生活所能給予的。但與繁 忙激盪相比,真正沉重的卻是孤獨與疏離。大學的時間表總是 給予你真正的自由與空閒。就算你努力旁聽,一天也不過是上 四至五小時的課,而且大多數情況也是支離破碎的,同學之間 就不可能如中學般熟稔。入住宿舍的話夜裡就更顯寂聊。事實 上,在任何時間,你想怎麼也可以,不會有甚麼真正的阻攔 你。當選擇的權力切實地落入你手中,你就會發現其實真正值 得選擇的東西少之又少。有太多的人選擇熱鬧,我亦嘗試投 入,但在發現再多的熱鬧也不過是映襯這個無法逃避的狀態的 時候,我便惟有不顧一切地選擇那些更令人焦慮的生活方式。 艱澀的哲學文字也好,龐複的社會政治事務也好,一切都是那 麼異無反顧,而不能回頭卻未必代表可以承受。自由意味著選 擇,選擇亦意味著可以放棄。不安、焦燥、孤獨、茫然,就在 那無論無比遼闊的冬夜裡,我認真地抽了我的第一次煙。在那 生澀至熟練的過程中,我慢慢理解到那苦澀與沉靜的味道,以 及生活之中必定亦必須有它們的位置。

所以,無論怎麼說,抽煙都是非常私人的一件事。三年的大學生活 裡,可以讓我獨處的地方我都幾近抽過煙:大學圖書館外那些角落、 無數宿舍的天台、小橋樓水的長椅,還有邵逸夫堂的背後。不過更加 重要的,大概是以氣禦劍的將所有空間都變成可獨處的空間。當然也 是有多所謂的社交煙的時間:和朋友長談、聆聽別人的訴說、喝酒, 這些都是在某個意義底下的公共。但無論怎樣公共還是有著抽離的欲 望、抑或需要。哲學系的課堂一放小休,一眾吸煙的師兄弟姊妹與教 授總是要抽煙。有些總會行上個三五十步自己一個兒抽,但大部份的 人還是三五成群的。要延續課堂的,無論抽煙與否,總會聚在教授 旁;提問立論有之、驚嘆嘲笑亦有之。但再多的溝通情緒,總有需要 認真獨處思考的時間,才能繼續討論、聆聽、還是盡興。 我無意為抽煙述說太多。始終每個人都會對這活動有著個別的詮釋。 呼吸之間那迷離的明晰,然後在力盡處找回力量,那就是我重覆又重 覆的私人經驗。別的吸煙者或許有自己輕鬆愉快的故事,不過那就不 是我能觸及的了。說到底,是否抽煙或是怎樣抽煙,都是個別經驗與 選擇的結合。我也不是抱持存在主義的相對觀點,認為只要是自己選 擇的就好。久不久就會有朋友勸我小心身體,直接點的就問我不害怕 肺癌嗎。我每每都因為他們的善意而忍著嘲諷。身體自然要小心的, 抽煙亦當然損害健康,肺癌的機會亦會提高——不是白癡都會知道這 些事。但是多少?好像從來都沒有人在意過這最為重要的問題。所謂 選擇,從來都是一個取捨得失的問題。所以,就算推倒從來多少次, 我還是會義無反顧的再次選擇抽煙,還有很多其他相連的東西。 *

*

*

*

*

*

就這樣,吸煙正式成為我大學生活的一個不可割離的部份。初 時只是間中的抽一枝,到了大一學期完結時,一包二十枝的香 煙最多只能抽三天;大二的第二學期,每天就要撥出二十多元 購買一包煙了。越抽越多,有人將之純粹歸咎於耐藥性的生理 現象。在我看來,這未免過失之於科學還原主義。無論怎樣 看,抽煙都是一項偏於精神的活動。會越抽越多,而只是長了 見識。原來以為枯燥的,變得更加枯燥;曾以為困苦的卻變得 單薄;以為可以盡情投入的又變得細碎;在沉靜之中我們變得 更加敏感,然後乏力。廣義地說,生命並沒有變得更加沉重, 而只是在靜默之中人越來看清這些事實。但香煙卻不會使人停 下,在認清那教人驚懼現實的同時,苦澀又使我們越趨淡然, 回個頭還是繼續的生活,繼續的抽。所不同的只是本來細小的 水流已經變成縱橫交錯的水道,深深的進入生命的肌理。這是 一點都不誇張的說法。常被人問及甚麼情況下會抽煙,這問題 幾近沒有完整的答案,因為煙是甚麼時候都會抽的,它的角 色本來就是如此的混沌。疲憊、焦慮、煩悶、甚至愉快都會 抽——那是因為某些我們不能亦不願永遠投入,因而需要抽 離、調節、重整節奏。

時至今天,我亦變成了可以推薦別人吸煙的老兵了。至此,我才明白 師兄師姊們猶豫的含義——不是因為害怕師弟被帶壞,而是抽煙與自 身的生命如此交相糾纏,可以的話就最好不要介入——扶助就好。每 當有別人問及時,我總是嘗試回憶著,然後遞上香煙,還有說明那獨 特的呼吸方式。面對那些咳嗽的聲音,我還是將笑意埋在心底。這是 一件莊嚴的事,就如昨天。 *

*

*

不難想像,我對於現時的禁煙措施,是感到無比憤恨。義理上固然說 不過去:只要稍有腦子的人都想像到,室外二手煙在對健康的影響根 本無關痛癢;而稍為願意翻查一下疾病的研究的,亦會知道近二十 年九成以上的報告都無法將二手煙與種種疾病連上。種種措施也不過 是健康霸權的意識型態作崇。然而禁煙不只是純粹義理上站不住腳, 它所做成的是對煙民最細致的壓迫,是毫無理由的進入、踐踏別人最 私人的位置。大學範圍禁煙,不單是對所謂自由與獨立思考的根本嘲 弄,更是對我個人歷史與成長徹頭徹尾的強暴。無論是那極致的荒謬 感,還是那滔天恨意,都使我沒有解釋與溝通的意願。如非必要,我 實無意與任何共謀者談及這些事。


煙稅: 從階級 的觀點 看

霸道的中產意識形態 我們先從一些很常識的角度去想這個問題:究竟何以整件 事情會以如此的步伐與節奏發生?要知道,如果純粹以經 濟與民眾的角度來看,是次加稅可是直接得罪近十份一的 人口,怎麼說也是一件很冒失的一回事。但事實上,它幾 近沒有受到怎麼巨大的阻撓。反之,大部份政黨,甚至某 些專業團體更是企出來支持。 當然我們可以很如願地想,那是因為大家都關注所謂「公 眾健康」這個簡單的解釋。不過如果我們願意套用威特的 說法,那就是中產意識形態作祟。

Middleclasspatronizing 或許是人性的緣故,我們總有傾向將自己認為是正確合理 的方式加諸於別人身上。這現象在社會層面的體現,就 是有一定文化地位的群體會將其價值強加於地位低的人 身上。煙草,尤其是煙仔,一般都被中產階級所鄙視。無 論 是經濟抑或是文化上的關聯,它們一般都與低下階層連 結。抽煙的不是窮人就是下等人,不是地盤佬就是MK。 而煙草燃燒的物理現象 所構成的意像,也與中產階級所追 求的潔淨清新相違背。偏偏這種他們所不喜的活動卻是隨 處可見,在視覺與嗅覺的雙重挑釁下,難免他們希望除之 而後快。所謂 obsession of middle class ,也就不難理解。 這種說法是否比簡單的「關注健康」來得有解釋力,我想 大家是心知肚明的。酒稅就是最為赤裸的例子:曾俊華說 紅酒等是不同的:沒錯,的確是不同。因為紅酒是中產階 級的象徵。而煙則不是。 美學——而不是健康作為反吸煙的論述,委實隨處可見。 禁煙的廣告所宣傳的,訴諸的亦是中產的美學而非所謂健 康。為甚麼廣告裡儘是利用穿白衫白裙的,地點還要在窗 明几淨的餐廳——這些與健康又有甚麼直接的關係?日 常 生活之中,如果健康是最重要的問題,為甚麼我們最常聽 到的,不是反對吸煙的理由,而是討厭香煙的氣味?

文:覃俊基 原載於 中大學生報零九年四月號 英國工黨前健康司長約翰.威特(John Reid)的一句話。在英國 推行室內吸煙推得如火如荼之際,一向算是傾向支持禁煙的威 得,卻說出以下說話: 「我們應該要小心一點,小心不要以恩人自居……就正如我的 母親會說,低下階層的人沒有太多愉快的活動,而抽煙就是他們 認為的其中一種」 「我對於專業中產的積極份子們口徑的一致,實在有點擔 憂……我並不認為吸煙是我們最嚴重的問題,那是有學識的中產 階級們的執著。」 「如果我們希望改變別人的習慣,那我們大概需要改變他們的 生活處境。」 以上說話,在全球禁煙風氣極盛的情況下,委實近似政治自 殺。就在他發表該言論以後,立即就到猛烈的抨擊。保守黨就不 用說,反吸煙團體,醫學團體就更是瘋狂反對撃。英國的政治不比 香港,政客要比香港圓熟多了。他如此說我相信固然有其政���考 量,但從其發言中不難見到某些憤慨。究竟這種憤慨的根源是甚 麼?

健康的兩種說法 話說回來,我亦無意指責「健康」這個理由毫無解釋力; 與之相反,它反而是整個中產意識形態霸權內最有力的部 份。 中產階級與低下階層,其中一個最大的分野,就是經濟存 活所構成的壓力的分野。中產階級不是沒有經濟壓力,但 它所面對的,大多是生活質素下降的問題。然而,對低下 階層來說,存活的壓力才是根本。正所謂憂柴憂米,一些 很基本的需要,例如食物、住屋、子女的基本教育等等才 是他們最需要最經常考慮的。所謂生活質素,必然在存活 以後才能出現。 所謂健康,固然泛指身體與精神的良好度。在這種理解下 那是一個整體的概念。但就對我們的意義來說,這種整合 的說法則是頗有不適。我認為所謂「健康」,可以有兩種 理解。第一種是存活的健康(Health as subsistence) ,第 二種是所謂完美主義的健康(Healthasperfec¬tion)。所謂 存活的健康,那就是一些很基本的狀態:沒病沒痛,行得 走得就是了。但完美的健康則不同,比如說長期營養的計 劃,解除稍微的不適,錦上添花的保健等等都 屬此列。

67


存活的健康,大體上都是人所需要的(當然會有例外,但在這 分析可以忽略)。因為無論哪一種生活,都需要一定程度的健康 來作載體。但完美主義的健康,則很大程度上是一種高尚生活方 式的選擇。而這種選擇對中產階級有莫大的吸引力。相對於種種 的文化追求,它非常顯眼於日常生活中,而作為存活健康的延 伸,它更有一種平穩而且無容置疑的魅力。但更加重要的是,這 種選擇有其經濟與階級的前題。比如說有機菜就是要貴一點,週 末一家人去運動的休閒也是以勞動為生的人難以觸及(甚至理 解)。而這種潛在的奢侈又能反過來成為身份的象 徵。

吸煙的社會性原因 在這樣的框架去理解,我們不難想像,低下階層何以比中產階 級更加傾向認可抽煙。首先,低下階層長期在存活之中拚博,而 無論是工作上的壓力,抑或閒暇的匱乏,都使抽煙成為一種很理 所當然,甚至是非常可欲的活動,因為低下階層所面對的社會處 境根本就是不平衡的,它們需要某些東西去填補。其次,在所謂 的健康的問題上,低下階層亦相對無意亦無法,追逐中產階級 所冀求的完 美健康。嚴格來說,抽煙對存活健康的影響微乎其 微,而相對於它所帶來精神上的慰藉,權衡之下,抽煙的機會率 就自然大增。 而中產階級大體上來說,根本無需要面對低下階層的睏乏。相 對而然,他們沒有動因,亦有更加多的選擇。再加上以上提到的 種種,因為「健康」而拒絕以致反對吸煙就顯然易見了。

結語 至此,我們可以大體想像威特的憤慨。中產階級不單以自己的 美學觀點鄙視下低階層的吸煙行為,還高舉自己的「完美健康心 態」然後將吸煙者標籤為非理性(甚或愚蠢) ,再以救世主的 心態「拯救」吸煙的窮人。實則他們並沒意識到他們是在如何優 越的經濟處境,忽視低下階層與他們是如何的不同,甚至以他們 最無可抗拒的經濟壓力,迫使低下階層放棄他們賴以喘息的生活 方式。 整件加煙稅的事,其實真的非常難看。就成因而言,以上說 過,也就不再一一。但就具體結果而言,其階級的意味還是有違 基本社會公正。因篇幅所限,只能大概說明。如此大幅度加煙 稅,最受影響的必然是低下階層。要麼 他們生活更加窮困(要 知道一個月多數百元的開支實在是非常的誇張);要麼他們就硬 生的被迫放棄可能持續了數十年的習慣,其中的心理影響委實無 法量度。就經濟而言,稅項的其中一個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將財富 再分配(socialre¬distribution)。富人從社會之中獲取得最多, 所以就需要貢獻更多回饋於社會,以協助低下階層。然而加煙稅 這種做法,則是反過來進行逆向分配,透過稅項將窮人的錢轉到 大眾手裡。如果有甚麼比這些更難受的,就是低下階層們,由始 至終都只是默默的忍受。 備註 以上關於階級的說法也不甚嚴謹(例如怎樣清楚定義中產/ 低 下),但筆者認為就解釋力而言,此模糊的說法依然有一定的說 服力。關於階級的描寫,本文訴諸的多為日常經驗,而非量化的 實證。可信度有 多高,大家可自行判斷。 以上關於階級的描寫均是就大體而言,筆者無意以偏蓋全。當 然會有中產持守別套美學,正如亦有低下階層不抽煙一樣。

68


廣 告


社會運動不只對中大學生來說,在許多大學生來 說也是一條畏途、一隻怪獸,而且面對著激進的 責難。就好比今年七一遊行之後,一班要求與曾 蔭權對話、表達對政改方案不滿的市民留在政府 總部,引起與警方的零星衝突,最終以警方抬走 行動者告終。當中的衝突和清場畫面一如既往由 傳媒、警方聯合編導,而留守的訴求則成為整個 行動的小小配角。作為行動者的一員,我覺得有 必要交代一下,這些行動其實沒有想像中如此猛 烈和難以接近。

行動之後 . 社運之前 文:曾慘鳴

須 必 , 自 前 發 之 自 們 形 在 我 情 但 , 案 的 , 上 方 後 礎 事 始 , 前 基 件 原 此 場 論 這 釋 因 酬 清 理 在 解 。 的 察 的 碼 眾 物 會 無 警 同 起 民 產 鄉 成 於 相 。 向 箱 同 曲 , 關 或 念 要 黑 取 歪 人 下 深 信 需 的 收 者 的 的 閣 很 的 權 樣 有 爭 爭 譯 訴 有 同 蔭 怎 沒 抗 抗 所 去 告 沒 相 曾 是 是 把 續 灣 如 色 許 有 , 又 些 。 持 台 等 角 或 都 公 案 這 群 班 是 不 體 者 們 佈 方 , 人 這 就 字 媒 動 我 誠 今 人 的 , 也 名 以 行 , 開 現 百 集 釋 , 個 在 : 下 要 而 數 聚 解 進 換 明 提 需 、 的 而 能 激 , 指 前 治 的 來 公 不 謂 然 的 政 好 起 不 全 所 當 。 願 , 最 集 會 完 且 。 為 是 結 社 , 況 持 本身 認 不 便 到 法 。 堅 物 何 隨 受 說 力 的 事 為 是 感 的 韌 題 不 為 子 的 問 回到 這 因 分 大 本 要 、 事 麼 基 金 搞 這 到 識還 的 有 回 認 聊 會 是 的 何 就 為 , 真正 進 , 基 見 偏 掉

念 信 的

動 行

清場前後 當日遊行至大概六時多,我抵達政府總部。有人派發宣傳留守的單 張,許多人散坐在地上。有人運送了水和糧食等物資,免費派發給示 威者,發揮出難得一見的互助精神。不過,人群本來還很多,可是越 晚越少。直至九時多警方把大閘關上後,仍然可見有人自行離去。 至於關閘時的衝突也絕非什麼厲害的事。警方當時把示威者 分隔開,只是記者和攝影師仍不斷地擠在警方防線前,為衝 突推波助瀾。相反身為示威者的我則施施然舉起手機,在警 方防線後面隨意攝錄。可見,主流媒體鏡頭不理整個平靜 的狀態,而等待及製造它想要的效果,是如何充滿偏見。

70

近十一時,有人在閘外要求送飯盒入來,被警方拒絕,又爆發了若干 衝突。但我和 友人並沒有牽涉其中,只是在遠處休息。直到深夜,警 方開始準備清場,我們方才響應組織者的呼籲,走到政總前的大樹, 組成人鏈.圍著坐下。組織者向大家說明,在被抬走時要放鬆身體, 又讀出律師電話,叮囑我們假如被捕,有權沈默及找律師幫忙。其 後,警察把我們逐個抬走,四名警察把我抬起,卻因未能抓緊我放鬆 了的左腳,以致上下搖動,嚇得警察大叫「不要亂踢!」可見他們的 神經非常緊張。抬出沒幾步,便詢問我可否自行走動,並由兩位警員 陪同我離去。途中,我嘗試向他們解釋直接行動的理由,卻換來社工 式的機械安撫,甚至是「下次再嚟過」之類的說話。我感到,他只是 把我當成又一件case。


或 行 許基 警 動聯 於六 家 暴力 想到 四 以 參與 聯結 各 鎮壓 傷 及 老 ,也 起 種危 的記 會 。當 夫 看 來。 險, 憶 武 使 出 然,婦 都 不到 不過 尤 ,許 但 器就 所 不 參 與 許多 , 其是 多 的 往 往 算 最 謂 最 應 低 其 除 這 種 把 青人 很 法 示威 是主 低 低 限 估行 中 , 了八 刻 年 容易 方 會 的 者 才 動 ? ) 度 動 同 十 後板 印 人 的 便 心 可以 行動 較 搶佔 ,甚 暴 力 的危 時 許 外 象純 激 將這 過 , 而 構成 一 容易 戰略 至 ( 險性 多 ,許 粹 情與 些 人 。 不 但 軍 非 直 樣, 受 多 窒 傷 位置 放過 如 何 ,警 也 未 中 礙大 讓 接 必 自 。 年 對 的 者 察 方 壓 須有 但是 , 老弱 衡 量 也 因 此 人 母 然, 恃 力 好 不 可 知道 這種 著 , 人冒 ,正 像 如金 ? 不 諱 受 死 權 並 險 蟬 途 能 足 也不 行 使 言 守 力 促 以 如 見 」 - 以 過 動還 的 成對 行 罷工 政 婆婆 用 總 傲 動 , 的 ,不 - 釀 成 說一 有更 慢 方回 癱 或包 大閘 而 瘓 然 瘋狂 少抗怕 政 一 些 兩句 長 圍 把 應問 秩 就 ,政 鎂光 爭 府 、 家 而 遠的 序 立 問 題 題的 , 殺 算這 總裡 燈 者也 大 庭 爭 已, 顧慮 輕 你 , 輕 核 的 樣, 的閉 恐 選擇 公 司 執 。 但對 。 就 工 帶 怕 唔 假 戴 許 路 更 我 作 機 如這 電 只有 上面 請 。 大 多人 而 視 會 言 的 , 個社 , 熟悉 具或 不 過 顧 來說 , 難 也 慮 你 口 , , 父 道 會因 早 還 把 的人 罩, 就 是 「 這 為 不 現 前 值 你 行閣 下 才 可 加 上 場 得 抗 使 攝入 認出 傳 所 爭 表 媒 嗎 達 其中 。當 ? 權 。 利 而 但 扼

我表達我的 不認同罷了 依我來看,不須視這種示威行動為波瀾壯 闊的革命,也無須以嘉年華式的快樂抗 爭來包裝對壓迫的反抗。不妨坦然說出, 我坐在這裡,只是表達我對這種社會的 組成,最堅定的不認同。然而,這需要行 動,直接而不可被代表的行動。再者,這 些行動只是社會運動的一部分,而不宜理 解為社會運動的全部。放眼世界,壓迫與 勞役充斥全球。七一這晚未必帶來任何即 時的改變,但在這些行動中,總會累積堅 實的反抗力量,從而推動那個人人相關的 社會運動,和變革。

延伸閱讀 葉蔭聰:《直接行動》,進一步出版社,2010年7月。


干擾 畢業禮 緣由

文:蔡卓陽、劉子僑、羅芳宏、曾昭偉、杜振豪、楊穎仁 原文載於《中大學生報 一零年一月號》

12月10日的中大畢業禮,台上台下場外場內都有不同人示威,包 括應屆畢業生、菜園村關注組、中大學生、校友及其他社會人 士。事後中大發表聲明,指事件有四名保安受傷,另外兩名保 安在典禮台後被示威人士「武力脅持」,已「報警處理」云云。 我們正是從典禮台後走上台前的示威者,希望借本文申述行動理 由,並解釋當時情況。

我們無法接受中大頒贈榮譽博士予唐英年。唐英年為官多年,毫 無建樹,近日回應何秀蘭議員於立法會的提問,更嘻皮笑臉地直 認政改方案是為了強化貧富懸殊和社會不公。此等庸官惡宦,本 來不配任何大學頒贈榮譽博士。遺憾的是,由獨裁統治者李光 耀,到禍港殃民的董建華,到今日藐視民意的唐英年,在在告訴 我們:大學的榮譽博士頒授機制,已淪落為拉攏富商高官,酬 答特權階級的政治工具。 唐英年以商人的家族背景,在港英年代進身立法會 的功能組別,然後擔任政府高官,正是今天香 港許多特權階級的真實寫照。這些富商高官 壟斷了香港封閉的權力結構,令政改寸 步難行,可說是推動社會改革的最大 敵人。唐英年代表的不是任何成 就,他僅僅代表了權勢。

72

及 行動餘波


面對反對聲音,大學校方只會吹噓榮譽博士頒授機制有多客觀,將一 切異議化約為「見仁見智」,卻永遠拿不出能令人信服的道理。這種 情況,與香港社會的政治現實何其相似?無論反對的聲音多強烈,我 們也無法改變小圈子選舉產生的特首決定的政策,也無法依賴半數為 功能組別的立法會來制衡政府。面對這種不平衡的權力結構,我們只 依循在上位者設定的制度和程序,參與諮詢或表達意見,已被証明是 徒勞無功。 校方每年皆借畢業禮,利用台下畢業生和家長為台上的權貴抬轎,以 公器為特權階級塗脂抹粉。這種畢業禮根本既不神聖,也不莊嚴,只 是權貴交換政治禮物的鬧劇。我們要尋求改變,便必須站出來,向那 些在上位者宣告:我們不認可你的權力,不認可你的決定,不認可這 種畢業禮!

事後,校長劉遵義指上台高舉標語抗議的人沒有中大學生,又有報導 強調行動涉及社民連參與。我們希望在此澄清,參與行動的社會人士 包括中大學生,而且無一是社民連會員。 另外,當晚中大發表聲明,宣稱有保安被示威者「武力脅持」,已報 警處理,並有四名保安受傷。事實上,當時我們六名示威者,手上固 然無任何武器,面對台後的兩名保安,也無發生激烈衝突,遑論任 何威脅人身安全的舉措。「武力脅持」一說,全屬胡亂編造。而 且,警方至今也沒有要求我們為事件落口供。我們從傳媒朋 友口中得悉,中大校方拒絕讓所謂「受傷」的保安接受 訪問。若中大校方堅持所言非虛,便請容許所謂「受 傷」的保安與我們公開對質,以正視聽。 劉遵義領導下的中大,面對批評無法以 理服人,反而以不實的公關說辭欺瞞 傳媒,將示威者抹黑為非理性的 暴民。一錯再錯,徒令中大 師生校友蒙羞。我們為 此深感惋惜,也期望新 校長沈祖堯能以此為鑑 ,堅守大學的基本風骨。

73


大學係乜野 ? 學生報搞乜? 我來呢度為乜? 上莊為乜?有咩做?

( 實會 ) 有計傾 ( 一定 ) 有碗洗 ( 可能 ) 有酒飲 ( 仲有 ) _ _ _ _ 日期:九月二至四日 地點:烏溪沙 收費:五十蚊 聯絡:德:90299024    熹:60449234 電郵:cusp@cusp.hk

全宿 共膳


神化 組織 Don't慌校方 搵樹遮醜 高層懶見學生訴求 毫不透明,無任歡迎? 師生共治,十個容易。 咩都唔知,諮咩詢呀! 理解學生會的問題 「神。雕」落戶的空間政治

76 77 78 80 81 82 84

中大校方組織其實好神秘,同學讀到畢業都未知入面有乜 部門、有咩人。為方便新生容易明白,先畫一個架構圖, 比你一眼就知邊個話事,內部運作係點,仲睇埋入面有 咩人(咦,學生代表係邊?)。原本我們以為校董會揸哂 弗,其實仲有一個行政與計劃委員會(AAPC)。唔講唔 知,原來新民主女神單野同佢有關,就係佢話政治中立, 唔比民女入中大。隨便一個理由,話唔比就唔比,你睇落 去就點解知他比校董會更有實權更加野蠻。 AAPC主席是校長,意味著校長幾乎是中大之王。回顧上任 校長劉遵義,將遴選學院院長/副校長方法由成員互選改 為校長委任,加上削減其他代表的名額,以致AAPC大部分 都是校長的自己人,容易通過不合理的方案。校長人選由 遴選委員會揀,但委員會成員都是大學高層,教職員、學 ���的意願無法影響決定。若果新校長被這群高層牽著走, 繼續以封閉制度進行獨裁管治,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若果我們視師生其治為一路以來爭取的於求,作為 中大一份子應該主動參與校政事務。例如參與校務委員會

和學院委員會,和校方討論校務和課程,互相協調。意 見要上達高層不是易事,要經過多重委員會投票,會因學 生代表少而失敗。幸好我們還有諮詢的渠道,一個可以和 校方高層直接對話的機會。可是,校方只當諮詢是例行公 事,以公關秀扮有問過學生。最後推出的計劃和校方原先 的大致一樣。 雖然校方百般阻撓,還有人仍未放棄師生共治,中大學生 會利用他們的位置和優勢,為同學爭取利益。利益不單指 舉辦活動或提供福利品,更可以是持久性的,如學生參與 校政的權利,向校方表達理想的校園生活。最近幹事會堅 持要放置新民主女神像在火車站前,就是希望大學能提供 文化廣場以後的地方,供同學自由使用。另一方面學生不 希望大學理念──學術自由,被獨裁校方所限制。學生會 將社會的議題帶回校園,又鼓勵同學追求民主,為的是希 望同學能夠在校園在社會都能勇於參與,表達自己的意 見。你,願不願意改變自己,改變中大?


因今年六月中大新民主女神像事件曝光而火速上位的一個廿五人組合──AAPC25。 隊長剛剛換做Joseph S.,火紅程度比起日本人氣女子組合AKB48還要強勁。AAPC25八爪魚咁多 爪,日日接幾廿單公關show,有時寫下信畀大家,一直在活躍係中大,大大小小事情都要經佢地 approve。AAPC25成員個個獨當一面,唔聲唔聲嚇你幾驚。想知多啲AAPC25,即刻揭去下一頁啦!

AAPC25

→Y. S. Leung

→Mike M. 曾經捲入城 大歧視風波,而家做 左中大法學院院長

→P. C. Hsiung

→P. C. Ching 上 幾年跟開校園發 展,但呢排都冇 乜消息。

(熊秉真)

(程伯中)

(麥高偉) (梁元生)

大學校董會 大 學 嘅 腦 袋,乜都由佢管, 填充住立法會議員、 校友、書院代表。呢個腦 有塊皮包住,外面嘅人見唔 到入面。你想知佢係咪諗緊 野,或者想知佢諗緊乜野幾 乎冇可能。佢開完會都只會 係peh係度,唔會俾到你反 應,但係佢控制既手手腳 腳就會自動郁,周圍 咁撩你。

→C. P. Wong外界睇好 佢可以成為高錕第二

→T. J. Wong

→John L.今年九月 個過檔去IED,教 教書。

→Benjamin W. 最近 撰文為大類招生、 分拆學系到書院解 話,之前重話計劃 想係深圳開間大學 分店。

(汪正平)

(黃德尊)

(李子建)

(華雲生)

→Roger L.

→Henry W. 為分拆 藝術系辯護,在公 眾面前死撐嚟緊 一年唔會分拆藝術 系,聽住先。

→Paul L.

→Jack C.

→Joseph S. 最近出 席世界盃活動,數 百「球迷」不怕眼 睏凌晨時份前住百 萬大道一同為球隊 打打氣。

(陸觀豪)

(黃乃正)

(李少南)

(鄭振耀)

(沈祖堯)

→K. P. Fung前幾年 講中大同科大合 併,重話中大書院 制不會對科大產生 負面影響,勁大口 氣,而家turn down 咗,呵。

→Jacob L. 大學校董 會重組專責委員會秘 書,上年開咗幾輪諮 詢會。

→Michael H. 前幾 年中大大興土木個 期,知道衰咗就臨 時臨急話暫時唔再 斬中大入面綠色可 愛嘅大樹。

→Kenneth Y. 一直想 中大人衝出國際, 係中文大學推廣用 英文教學,又搞 Veriguide,學外國 用hi-tech嘢幫professor睇功課。

(馮國培)

(梁少光)

(許敬文)

(楊綱凱)

→W. S. Wong 最近一 次聽到佢個名就喺中 大研究院女生晌宿舍 輕生嘅公開信。

→Andrew C. 接替 Joseph S. 做Shaw院長

→T. F. Fok話中大 係大埔嗰間私營教 學醫院係吸納內地 客,發展中西醫結 合。

(黃永成)

(陳志輝)

(霍泰輝)

→Dennis N. 喺新民 主女神像單野俾人 推咗出黎做醜人, 唔知會唔會同其他 成員不和?

→Terence. C

→Eric N.,教務長

(吳基培)

(陳鎮榮)

(吳樹培)

→C. Y. Ng

(伍灼耀)

Don’t慌 校方

→Colin. S

(施達理)

校友評議會

76

所有畢業生都係校友(重駛講?),有權係校友評 議會名冊列名。即係話你三/四/五年後就夠秤 入會,入到去重有機會被選入校董會做中大渣fit人 添,爽呀。校友評議會係協助中大加強公共關係, 建立良好社會形象,又會畀下意見中大。六月尾晌 大學站對開既新教學大樓舉行左年度大會,傾吓中 大hit左一排既新民主女神像事件,順便選啲常務委 員入局,點知中大校友太熱情(成五百人去開會! 授權選票超過二千!),投票出現大混亂,結果得 返個桔,要等下次開會再傾。

教務會 唯一有學生嘅高層決策機構,一年都不過係開三次 會,所有教研學術事務都係教務會話事,教務會有 成百幾二百人,一開會都幾壯觀。不過全中大得幾 丁學生有幸見到如此場面,佢地就係五個學生會會 長同幾個學院學生代表。只不過,做學院學生代表 要一個人lobby成個學院既同學,先可以當選,有一 兩個學院有人做其實已經算好好。教務會成員其餘 都係正副校長、書院同學院院長、系主任、書院嘅 院務委員,同埋所有教授。而家講緊要精簡架構, 按比例縮減人數,不過所有高層都會留返低。


搵「樹」遮醜 高層懶見學生訴求

乜都管,唔透明,無網頁!           師生火滾促AAPC改革 整理:咩     部份輯自中大學生報AAPC號外

年六四中大爆發了「民女事件」,中大的 「行政與計劃委員會」(AAPC)以「政治中 立」為由,拒絕新民主女神像於六四集會後運入中 大擺放。數千名中大師生與市民,當晚護送女神像 入中大,並在火車站外的草地集會至凌晨。

改革!改革! 六月六日《城市論壇》移師中大舉行,《中大學生 報》特別印發了第二份號外,矛頭指向問題的核 心——AAPC黑箱作業,並要求高層徹底改革。中 大同學並於行政樓示威,又在門外圍版油上「改革 AAPC」字眼。不過幾日之後,中大校方搬來十幾 棵植物遮住啲字,實行綠化以遮醜、唔想見到同學 訴求。 「行政與計劃委員會」(AAPC)一致決定不能接 受學生會申請擺放,一時之間,群情洶湧,究竟 AAPC係咩東東?喺「民女像入中大」呢件事上, 又發揮咗咩作用?

事無大小都管的行政機構 實際上,校長係「行政與計劃委員會」的阿頭,大 學校董會對下就係佢啦,而向大學校董會報告,又 一定要經佢喎,係中大最高權力核心,成個中大嘅 嘢就通通都係呢個委員會睇。

↑同學在大學行政樓門前之圍板噴漆要求改革AAPC

劉遵義馬房 一個如此重要的部門,校長自然希望可以全權控制 啦!上任校長劉遵義任內,先後委任了四位副校長, 總共六位,令副校長人數垂直上升。新書院院長亦是 大學高層委任。學院院長則在零六年一片反對聲下由 教員互選變成委任制。剩下的,例如秘書長、教務長 等,更屬人事聘任。簡單來說,中大內的最高權力核 心不過是劉遵義馬房。

最神祕的組織 連網頁都無 雖然AAPC影響住中大的大大小小事務,之但係佢一 直都好神秘。不但無網站,亦都睇唔到佢嘅會議紀 錄。佢幾時開會、點樣開會、傾咗啲咩,對唔住,無 可奉告咁濟。好似今次「民女像」單嘢,又話不記名 投票一致決定,又話因政治中立不能接受申請,又話 會繼續同學生會溝通,好話說盡。實質上,化咗成個 妝,想遮住啲咩呀?遮住透明度囉。

欠缺透明度的中大 政治固然不能黑箱作業,但行政又何嘗唔可以唔公開 透明,否則咪出咗呢啲唔需要解釋嘅所謂「行政決 定」。即使民主女神落戶中大,件事都未完!正所謂 一日無民主,一日未勝利,校園民主不單是劉遵義落 台就能解決,希望同學可以一齊關心校政機制,監察 校方施政,珍惜和保留中大珍貴的師生共治傳統。

噴漆被盆栽擋住 ↑ 實行校園「綠化」

77


編按: 以下是《中大學生報》在去年十一月發表 的聲明,藉此回應沈祖堯被不公開的遴選委員會推薦 為校長唯一候選人。雖然校長遴選制度一直都是極端 封閉的,師生缺少對校長實質的影響力,但這種長年 的密室操作再次出現,無視現代管治機構對透明度的 要求,更能突顯爭取校政民主化和落實師生共治的迫 切。因為引入民主監督,既是改善大學行政的法門, 也能提高同學對校政參與的機會。假如同學們希望能 夠自主,不妨就由爭取這些空間開始。

封閉遴選制度 校長呼聲蒙污 中大校長遴選委員會於十月下旬公佈,推薦沈祖堯教 授為下任中大校長的唯一候選人。僅僅在五月份裡, 只由七人組成的遴選委員會就進行四次不公開的諮 詢,其後遴選過程竟把全中大師生、職員、校友蒙在 鼓裡,由提名、投票至結果都無從得知。 遴選委員會的成員當中並無前線教職員的代表,學生 亦只能在五十多名教務會成員中互選的三個席位中當 選,才有機會參與遴選──事實上這機制從來只是選 出學院院長或副校長等大學高層作為代表。這個由大 學高層壟斷的遴選機制,毫無民意基礎可言。 沈祖堯教授誠然是一位出色的學者,過往擔任大學要 職(例如逸夫書院院長)的表現亦值得讓人信賴。惜 從這個封閉的遴選機制中選舉出來,令沈教授上任之 先,便於最根本處令其蒙上污點。

校長任重道遠 劉氏遺禍無窮 中大是香港以至華文世界舉足輕重的學府,校長一職 任重而道遠,但劉遵義校長當政六年,卻令中大校園 禍患重重: 在決策機構的層次,劉校長以精簡架構為名,把教務 會十多名大學主管人員以外的百多個校務持分者的席 位一口氣削至三十餘個,其中包括書院的院務委員、 各學系教授和學生代表。與此同時,劉校長亦將新書 院院長變為委任制,且不設獨立校董會,變相令新書 院完全由大學中央操控。 此外,學院院長本來由院內成員互選產生,以體現學 院的自主自決精神。劉校長在2007年取消互選機制, 改為由校長直接委任。此舉不單否定了校內民主參與 的傳統,更出現院長由海外空降的情況,在缺乏與校 內原有教職員的互相理解下,勢必拖累學院的長遠發 展和合作。

毫 不 透 明 , 無 任 歡 迎 ?

中大學生報回應 沈祖堯被推薦為 校長唯一候選人聲明

學生參與的空間亦在劉校長治內大幅縮減:學生會本 是全體學生共同參與、具代表性的有效機制,以往的 學生代表一般都通過學生會選任。新的教務會學生委 員不但人數減少,更改由校方選任;各個新成立的委 員會更規限了學生的主修學科,有個別委員會更由校 長高層私下邀任,學生參與徒具形式。 校園規劃是劉校長任內最重大的發展之一,但其決策 過程卻由沒有員生代表的委員會與顧問公司私下達 成。計劃雖美其名有三個諮詢階段,但所謂的公眾諮 詢卻是在議程、框架都由顧問公司和校方高層設定下 進行,最終如何處理員生校友表達的意見,亦是無從 過問。現時推出的報告,顯見與校方原定計劃相差無 幾。

我們所渴望的中大 凡此種種,皆是於封閉制度下高層得以尊橫獨斷帶來 之惡果。這些禍患都深刻地警示我們,中大校園需要 公開問責、共同參與的機制。我們樂見沈祖堯教授公 開表達願意與師生和職員建立溝通的橋樑,更希望沈 教授能在任內實現一個走在社會前沿的理想校園。我 們希望中大未來能夠: 1.在選舉校長、副校長和學院院長等主管人員的機制 中,加入學生和一般教職員的代表,長遠落實更民主 的遴選機制; 2.落實校園管治民主化,確立和加強學生及教職員組 織代表參與校政決策的地位; 3.在重要的決策機構,包括校董會、教務會、行政及 策劃委員會和行政事務委員會,加入由學生組織民選 的學生代表; 4.就校園規劃和落實校園發展的事務,訂立透明、公 開並容許師生參與的評估機制,確保持份者權益不被 忽略; 5.在維護中大的書院制的前提下,確保各新書院在自 主性、資源和校政決策上都與現有四個書院擁有平等 地位。

第三十九屆中大學生會 中大學生報編輯委員會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

78


不懂說話的說話/懂得說話的叫人說話/懂得叫人說話的沒有說 過甚麼話/辯證的人事運作 舉校無親的女孩新鮮好美/一如那金色的生力啤/近乎解喝與求 醉/在 7-11 隨意拿一枝/然後走到對面四號馬路蹲下/近乎但求 一洩 大組長,〈迎新營啊迎新營啊的第一百種相同聲音〉,零一年十月《中大學生》

也許,你抱著「人玩我玩」的心態玩迎新營,不玩迎新營又怕被 人話「摺」。似乎,當大家也在「盡情」投入「熱鬧、情緒高漲」 的迎新營時,其實更大的感受是「空洞」、「平淡」甚至「寂寞」。 「關於迎新營的前言」,零六年中大學生報《迎新特刊》

make it your REAL home


←「保樹立人」行動

小我們習慣服從父母老師的話,中 學、高中亦然,學生就是要被管。 中大人一向提倡師生共治的理念,學生不 再是單純的接受學校給予的一切,同學與 教職員、與校方管理層享有平等的位置, 可以共有重要的資訊和同等的權力,可以 去參與一些重大的決定。師生共治就是對 大學生獨立思考分析的信任,而大學的政 策,應是大學成員們的意志,而不是官僚 式、計算式的決定。 中大設有二十多個校務委員會,每個都有 一至兩名同學代表參與會議。另外,每個 學系學院也設有常設委員會容許同學參與 院系事務。在這架構下,同學能參與校務 和課程的討論和設計,校園事情便會得到 最合適的處理。 例如,同學對課堂的教授、考核方法有不 滿,或者有更好的提議,是可以向院系反 映。同學可在委員會內提出建議,院系也 能向代表同學表達教學的方針和解釋設計 上的考慮,互明底細。校務委員會的機制 類似,就是一個交換訊息和意見的場合。

抗議校方隨意砍掉多 棵大樹,破壞中大美 好自然及人文環境。

師 生 共 治 ,

一、教務會師生諮詢委員會; 二、教務會教與學委員會; 三、教務會學生紀律委員會; 四、就業諮詢委員會; 五、助學金及貸款委員會; 六、新生輔導聯合委員會; 七、師生中心管理委員會; 八、范克廉樓膳堂管理委員會; 九、師生中心服務單位管理委員會; 十、大學保建服務委員會; 十一、大學設施收費諮詢委員會; 十二、藝術活動督導委員會; 十三、資訊科技服務處用戶諮諮小組 ;

與你相干,參與應當 無論是院系或者大學校方,也沒有意欲主 動向同學解釋他們所做的任何決定,作 業黑箱。加上同學對校園事務的討論本 已不算多,消息內幕化是加劇了同學對校 政的遠離感。同學和院系雙方都有責任。 不過,即使終有同學肯去參加委員會,也 未必能夠令情況有顯著的改善。因為學生 在會內的影響力極微,沒有左右大局的權 力,最後決定權仍是把握在院系、校方的 教授和行政管理人員手中。 縱然如此,學生並非是完全無力,最低限 度能獲得一些重要的資訊。很多時,倚仗 這些重要的資訊去搞行動,往往就能讓更 多同學參與,促使院系、校方重新仔細地 考慮某政策的利弊。零七年的「巴不得」 行動,迫使校方暫停向非中大學生教職員 收取校巴車費,正好反映中大人並非完全 處於被動。

不聞不問,定行衰運 另一個例子是中大文學院改成統一收生。 若果沒有拔尖學生的查詢而引發的一連串 向校方、院方的質疑,相信本年度的文學 院已經實行統一收生,嚴重影響準大專的 學生選科。撇開統一收生本身的各種問 題,沒有通告的大變革是很讓人吃驚的。

文:法吾德

十 個 容 易 。

十四、圖書館讀者小組 ;

中大在深圳開辦分校也與同學有莫大的關 係。同樣會在深圳建校園的香港大學,部 分學生將來或須要到內地上課。中大似乎 未有類似的措施,但同學當密切留意深圳 分校的消息,不然突然被告知一星期有兩 天要返內地上課,是何等的狼狽!

你有力量,不是幻想 先前提到同學沒有話事權,不過也絕非毫 無希望,更不是沒有參與校政的可能。同 學組織起來是有力量的。學系系會是最佳 把同學連結起來的組織,它除了舉辦活動 供同學參加,亦要作為同學與學系的溝通 橋樑。同學能以系會名義向學系提出交 涉、發起聯署,要求學系就某政策措施作 出解釋,或者公開必要的資訊。參與校務 委員會,同學能及時捕捉校園的動態,讓 討論得以在作最終決定前發生。透過學生 團體、校務委員會施加壓力,讓院系或校 方獨攬多時的權力下放到每位學生,促使 學生可以真正參與各層面的討論和得到議 價能力。 同學若主動放棄參與的權利,不加以利用 校內組織的力量去改變校方一言堂的現 況,損失的還是同學自己。

↑若當時沒有學生揭發校方非法收取 車費,今天同學們忘了出示學生證便 要付三元才能乘搭中大校巴。

80


先講校政,講「師生共治」的具體 實踐,無理由唔係討論學生、教職 員、職工等不同中大學園的參與者應該擁 有幾大的決策權,甚至具體在學校的哪個 行政機關有不同的代表,先可以參與到校 內事務,談得上是師生共治。可是,有見 於現在校方的施政愈加封閉,也許我們要 退後一萬步,由最基本的諮詢談起。

諮詢本可達致雙贏 諮詢本意是讓決策者可以掌握全局的資訊 (例如讓養專處優的高層明白夏天在中大 步行有幾辛苦),而諮詢對象則可以透過 諮詢的過程影響決策。成功的諮詢一方面 可以避免決策者閉門造車,令決定更切合 不同人士的需要,另一方面則可以更早、 更公開地討論、處理具體矛盾,從而使整 個決策更透明、更具代表性。

咩 都 唔 知 ,

無呀!問吓架咋! 一個好的諮詢除了應該有資訊、意見的交 流外,應該還可以對具體的決策做成影 響。可是校方既然無意溝通,自然談不上 會正視同學意見。03年教務會會議,在學 生委員提出異議,教務長亦認為不宜開先 例的情況下,備受爭議的〈取消本學期課 檢的動議〉議案只經過不到十分鐘的倉促 討論,便在校方委員的支持下通過,再一 次見證「諮詢」的無力。

沈祖堯你忍心嗎?

文:笑嬉希

黑箱黑箱黑箱黑箱黑箱 可是校方沒有善用諮詢的機會。校長遴選 本是極需諮詢的一件校內大事,可是校方 卻以所謂「私隱」為由,拒絕公開候選人 身份。於是除了校董會成員外,整個中大 的人都只會知道有人選,有遴選,有人選 到。簡單如有幾多個候選人、有咩遴選的 準則……對唔住,無人知。另一單大大 獲,無人知的例子就係烽火台事件。作為 中大的一份子,竟然要透過傳媒才得知中 大要拆烽火台擴建大學圖書館,實在不無 諷刺。

諮詢?資訊? 公關秀、假諮詢往往比零諮詢更令人氣 憤。7月初,副校長馮通透過學生事務處 約學生組織參加烽火台發展及校巴規劃諮 詢會,並稱「是次討論的題目極受同學關 注」「希望大家踴躍出席,積極表達意 見,幫助校方了解同學的需要」。及後, 學生報積極準備會議,多番向交通組及馮 通要求校巴吉車數據、交通情況的預估等 基本的數據,可是最終皆遭拒絕。最後在 開會前一天才得到一份極其粗糙(註1)的乘客 人數統計,會議本身亦無任何有建設性的 新資訊。由此可見,諮詢只是程序要求的 產物,俗稱「假諮詢」。

諮 咩 詢 呀 !

近年中大校政愈加封閉,先有學院院長在 零六年在一片反對聲下由教員互選變成委 任制,令學院院長的角色由反映意見變為 高級打手;再有教務會改組大幅減少教職 員及學生代表,進一步鞏固高層對校內教 務的影響力。中央集權的管冶方法令學生 跟教職員(註2)都屢屢表達不滿。新校長沈祖 堯如果真心尊重學生、教職員、職工、校 友的意見,當務之急是取消以上倒行逆施 的政策,並恆常就校內的議題,舉行真正 的諮詢會。 註: (1)估算方法透過開出班次數量x50就等 於乘客數量,倒果為因。仲要得星期一、 二、六、日。大哥呀!知唔知星期五又會 好唔同星期一、二架? (2)一群教職員在校內流通處發匿名信,指 責校方高層以高壓手段打壓異見聲音。詳 見《中大學生報10年3月號》

8招教你如何辨別假諮詢。

。 1) 電郵由中大公關組而不是學生事務處,或相關行政機構發出。 2) 諮詢在室內而不是戶外公眾空間舉行。 3) 諮詢在上課時間舉行。 4) 諮詢會沒有具體議程或討論事項,只稱希望了解同學的意見。 5) 沒有足夠資訊討論,向校方索取時校方諸多藉口拒絕。 6) 諮詢會沒有足夠宣傳,只電郵通知學生組織了事。 7) 諮詢期間吞吞吐吐,一問搖頭三不知。 8) 諮詢完結前沒有回應同學的質詢,亦沒有答覆具體會如何跟進。

81


哪怕如何名存實亡,在中文大學的書院制之 下,我們擁有五個學生會。名義上中大學生會 在聯邦制下由四個書院學生會組成,但兩者的 行政基本上完全獨立。

好高權力,因為/所以好多人, 但唔使點理,九成九唔夠人開。 書院動員較好些,但都是流會。

中大學生會 全民投票 全民大會 聯席會議

眾學生會中央組織之聯 會會議。 其中一個常用作用是處 理全民大會流會事宜。

代表會

由每個書院代表各十人,去屆學生會會長及 去屆代表會主席組成。屬下有各個委員會處 理行政事務,包括財務委員會、選舉委員 會、監察委員會、章則委員會、屬下團體委 員會等。每一名代表至少需要加入一個屬下 委員。 中大學生會作為代表民意和監察機構,幹事 會出缺時,代表會主席為學生會會長。

除了我們一般認知的學會如「 動漫畫研究社」、「國是學 會」、「魔術學會」、「天文 學會」等等之外,亦有宗教團 體、聯誼會等等,更多的是以 「呃宿分」為目標的「頹莊」。

各書院代表會主席同會長都有席位,另外每 個書院各有八個民選代表,但近年都只有一 兩人出選,大部份委員都是透過書院代表會 委任,甚至據稱有人在書院遞表參選成為代 表,會有工作人員話你知,不如委任入去, 仲快。

屬會

有人覺得代表會是三權分立中立法和司法的 機構,這不盡然,代表會尚有屬會登記及中 央組織選舉兩項執行工作,但據稱代表們有 意將這些工作分給其他機構。

所有中大本科生都會自動成為系會 成員(並需要繳交會費),一般而 言以聯誼系內學生為目標,少部份 時間需和系方商討系內事務。部份 系會舉辦書展、賣物會,偶有系會 舉辦知性活動讓同學參加。

近年部份代表們工作熱誠下降,成功召開會 議機率低於百分之四十。 另外,在同學懶得講,代表們又懶得問(都 可能係唔知點問)的情況之下,代表會成功 扮「演」了代表民意的角色。

商學院和理學院更有「院會」。

院系會

中大學生報 以前暱稱「報社」,因而在上一次修章被 改名為「中大報社」,駐范克廉樓三零七 室。 由開始時的每週出版,以至近年以月號形 式出版,可期望的大概只有文章的深度。 有段時間常就突發事件出號外,如新民主 女神像事件號外。 另外,報社有一段時間經常被指摘出版脫 期,到近期革新版出現,方回復每月出 版。 其他有關學生報的資料,請詳閱本刊物。

臨政 (臨時行政委員會)

82

by the way, 中大學生會會章修訂案在今年三月經全 民投票通過左,但未經校董會認可, 畀AAPC截住,話會章有部分內容有問 題,如書院代表性方面。聽講,04年 個份章先啱用。06、09、10年的 修訂都未能生效。今年代表會民選代表 好似話唔合法。-→又要有排搞。

中大校園電台 全名為 「中大校園電台編輯委員會」。 網上電台,直播室設於李慧珍樓。 期望作為讓同學自由發聲的平台, 卻有一份長達二十頁的節目守則。 據稱會章上例明,校園電台要爭取 大氣電波廣播,每年都連同客觀中 立問題,被各方老鬼問到打爛沙 盤。這項看似姿態上要做的事,實 際上的作用卻鮮有人討論。

幹事會 我們平常所指的「學生會」,成功上任時,幹事 會會長同時是學生會會長。主要工作包括參與校 務(校政),舉辦學生活動和提供福利。會室於 范克廉樓地庫,同時因代表會成員不時同樣在這 會室辦公,很多同學分不清楚甚麼是幹事會的工 作甚麼是代表會的工作。 中大學生會聘有兩位職員,另有女工合作社成員 半職運作,會室管理、行政和學生福利的大部份 工作均由他們替幹事處理。 不同與大家的想像,幹事會的工作未必比一般學 會多,有人以為上學生會(幹事會)會令成績插 水不能畢業,但根據本報一直觀察尋訪,近兩年 成績插水的莊員,都只因為沒心機溫書做功課, 或者一開始就入錯科。

幹事會(中大/書院):出缺時負責維持學生會基本運作。亦即,工作範圍基本與幹事相同。 學生報:四十年來從未出缺,根據會章需維持會室運作。 校園電台:同樣,根據會章需維持會室運作。但過去亦有在臨政期製作和播放節目的先例。 另外偶有院系屬會未能選出幹事會而以臨政維持基本行政運作,理論上不能搞活動,但如果 會員默許,絕少有人干涉他們。


理解學生會的問題 文:中大學生會會員

我認投寫學生會三莊介紹的時 候,才知中了天大的圈套。我當 然可以說幹事會的工作是是舉辦學生活 動、學生報是製作常刊、校園電台是製 作有關校園消息的節目,但這些描述都 未免簡化。在《迎新特刊》寫理解學生 會的問題,我想不如從比較開始,梳理 清楚大學學生會跟中學學生會的差異, 好讓新生可以理解到一個大學學生會架 構的圖像。

中大學生會幹事會

一零至一一年度 學生會三莊

太日常的福利,太政治化的理念 在中學階段,我們對學生會工作的想像 可能會是賣單行紙、安排歌唱比賽、協 助同學影印……你大概會將之歸類為福 利。中學學生會定下這些福利工作,理 由可以是蕭規曹隨,亦可以是迎合學生 的需要爭取。我們不妨做一個思想實 驗,將福利的假設推到極致,從而點出 我們對福利的想像的外圍限制:假若你 就讀的中學學生會在政綱上表明,要求 校方增加午休的時間十分鐘,令同學有 更多時間交流學業、捉棋、讀課外書。 你可能會覺得他們的行動不可思議或者 徒勞無功,但這些想法背後,其實是牽 涉到及我們對校園的想像規範。 所指的想像規範,是指我們早已認定中 學生應該不假思索全盤接受校方的管 治,而沒有自覺的發掘當中不合理的地 方,繼而甘於放棄發揮出學生有權參與 校政的可能。日常校園運作的現實跟更 開放的校園想像之間的距離,其實正是 學生組織替實踐理念,為同學爭取福利 的空間。

?

?

《中大學生報》出版委員會

中大校園電台編輯委員會

太政治化?換個場景,前幾年中大幹事 會提倡學生八達通乘坐火車時可以獲半 價優惠,理念是渴望香港成為一個更公 正的社會。面對這項政綱,你未必會覺 得不可思議,但你會認為他們必將徒勞 無功吧!然而,中大學生會聯同其他院 校學生會的確爭取了這項優惠。那麼, 當下的成果承載著的究竟是福利還是理 念,兩者的區分真的那麼清晰嗎?答案 顯而易見:我們一直以來對福利v.s.理念 的區分很多時都會約化為日常v.s.政治的 既定框框,而忽略了兩者其實是有不少 互動的空間。

去掩飾其保守的政治立場。 想深一層,這次事件所突顯的不正是中 大在香港社會應有的位置麼?誠如政治 學系教授周保松在〈中文大學,請您學 會講道理〉 ( 註 1 ) 一文所言,中立原則是 為保護學術自由作為大學生存條件而 設,換言之,中立原則是手段而非目的 自身。而在一個不民主的政制底下,我 們可以想像大學的學術自由會受到政府 一定程度的干預,「所以,如果我們真 的視學術自由為大學的命脈,那麼在專 制與民主、奴役與自由、壓迫與解放之 間,大學沒有任何中立餘地。」

大學的位置,學生會的定位 這亦點出中大學生會捍衛大學的使命作 為其工作的理念之一:帶領和引導學生 追求在地和切身的民主,勇於將社會各 方面的議題帶入中大校園,好讓同學了 解社會的水深火熱,從而發揮出我們能 動的力量。

釐清了福利和理念之間的偽對立後,我 們就可以理解當下學生會所做的事。以 「中大民主女神像事件」為例,中大校 方以「政治中立」之名來禁止學生會擺 放女神像,從表面看,校方與學生之間 的角力反映的是校方前後矛盾,一邊高 呼「言論自由」,但另一邊廂卻打壓異 見的聲音,實是用「政治中立」為工具

?

↓沈祖堯上任隨即約見學生組織成員

?

?

? ? ?

?

註1: 2010-06-21 明報 D06 | 世紀 | 世紀.烽火馬料水 | 周保松

?

? ?

? ?

?

83


「神。雕」落戶的空間政治 黎恩灝     引百多人參加,活化了大學廣場,令廣場成為一個屬 於中大人、屬於香港人的新公共空間,就是一個好例 子。位屬本部、由學生會管理的文化廣場和大學廣場 兩者相比,後者在火車站旁,公眾顯然更易到達。透 過公眾參與而塑造更多可能也更容易達到;反之,文 化廣場顯然不及大學廣場般更能展示大學對外開放的 特點。   筆者認為,中大有此靈地,不應固步自封,反應 加以發揮校內空間的公共性,讓學生甚至民間社會能 夠在校園舉辦更多人文活動,既體現大學百花齊放的 自由風氣,亦為我城推動公共空間發展作一示範。試 想 想, 這 邊 廂 在 神 像 之 前 舉 辦 民 主 沙 龍 ; 另 一 邊 廂, 藝術系同學在大學廣場展出作品、詩社舉行唱詩會; 到了周日,中午有城市論壇月旦時弊;���上又可舉行 露天音樂會……如果學校能廢除僵化的管理制度,由 師生共同管理大學廣場,開放廣場供人舉辦不同類型 活動,實能促進中大生活空間的多樣化和活力。

[3] 可參考此段引文: “Henri Lefebvre’ s analysis of the space of social reproduction; more speculative are his analyses of the role of artists’ representations of space, and the role of popular political movements in creating counter-space in opposition to existing political structures” Dolores Hayden, “Urban Landscape History: The Sense of Place and Politics of Space” , in Dolores Hayden, The Power of Place: Urban Landscape and Public History (Cambridge and London: The MIT Press, 1995).

編者按: 文中指的「大學廣場」為大學 站對出之空地(University Piazza)。而中大的大學廣場 一般是指中央圖書館門前之廣 場,即烽火台所在之處。

  六四屠城廿一周年晚上,在以「政治中立」掛帥的中 大校方反對下,新民主女神像(下稱神像)和天安門屠殺 浮雕(下稱浮雕)於三千師生及市民見證下落戶中大。然 而是否永久放置神像及浮雕,仍是未知之數。現時安置雕 塑的大學廣場,也成為校園空間爭奪的戰場。筆者從安置 神像一事出發,帶出對中大空間政治的反思。   學生會堅持將神像及浮雕放置在大學廣場,除了因為 大學廣場的地利因素之外,根本原因是在於中大學生自主 空間的稀缺。屬於學生會全權管理的室外空間,僅得范克 廉樓外的「文化廣場」。使用一些寬闊、適合舉辦大型活 動的室外空間如大學廣場、百萬大道、烽火台等,均需經 過漫長而僵化的申請程序 註 ( 。 1)校方這種對室外空間的 僵化管理,正正是窒礙了公共空間的發展可能。以「政治 中立」為由拒絕神雕落戶中大,不單為香港獻出媚共辭窮 之醜,更突顯出校方對學生自主空間的漠視。校方要保持 政治中立,就連空間也變得中立,什麼也沒有,失去了空 間藉藝術品、人文活動帶來改變的可能性,由中立變為孤 立,成為一所「地空空,無一物」的學校。 指 出, 對 抗 行 ( 2)    法 國 著 名 空 間 理 論 家 拉 菲 伏 爾 註 動產生的力量,能夠挪用原有受權力機關控制的空間,進

  中大學生會提出在開學後,以「全民公投」作為 決議兩雕塑去留中大的方法,不單為了推動校園民主, 亦對拓闊校園公共空間有著深遠意義。我們要中大開 放更多讓學生自主的空間,各抒己見,各展所長。新 民主女神像矗立大學廣場,更是向全港市民發出邀請, 前來中大展示和塑造更多可能性,發揮大學的公共性, 使中大更上層樓,成為一所有活力、推動社會進步變 革的學府。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日            作者為現屆中大學生會會長

84

而 創 造 出 一 個 對 立 於 現 存 建 制 的 對 抗 空 間( COUNTER), 最 終 有 可 能 解 放 被 壓 抑 的 社 會 性 空 間 註 。 SPACE ( 3) 神雕矗立中大,正是打破了中大管理層封閉公共空間的行 動。面對校方以歪理拒絕神像落戶,學生會除了沉默,就 只有抗爭。三千人會師大學廣場,見證神像和浮雕為中大 的公共空間打開了一個新缺口,改變了原本只是一個等待 果陀 的草地的 意義; 斷橋也真 真正正成 為了一 個得而所 用 的觀景台 註 ( 。 4)而此次行動,亦為推動大學廣場成為師 生自主空間打下一支強心針。   大學實踐社會責任,應帶領社會進步,推動更豐富的 人 文 生 活。 除 了 學 術 生 產、 向 外 參 與 社 會, 校 園 的 空 間 本身就有一種服務社會的公共性。公共空間的公共性不只 是向公眾開放,更在於透過公眾的參與,展示和塑造更多 可能。在神像矗立後的周日,城市論壇移師中大舉行,吸

註: [1] 就筆者經驗而言,申請使用大學廣場舉行論壇,首先要將申請信交到學生事 務處,待之轉交不知何所指的有關部門;幾日後學生事務處回覆學生會,才說需 要提供有關部門要求的資料;再次繳交文件後,又會接到通知要等待有關部門的 會議決定,但會議何時會召開則無可奉告,故能否成功申請,實在難以估計。

[2] 有關拉菲伏爾的「空間生產」理論, 詳見 http://www.hku.hk/hkcsp/ccex/text/studyguide/narratingHK/3_1.html

[4] 實際上,中大學生會已曾在四月於大學廣場舉行五區公投選舉論壇,可謂爭 奪大學廣場空間使用的前哨戰。


GPA 城內的人點出去:反擊 防剽竊軟件「維誠」 疑似副學士入讀指南 黑箱之極致:保建處攞命驚魂 中大之夜——夜晚中大有咩做 中大校巴辭典 校外交通手冊

各位新生才剛來到中大,相信對中大的認識都不算很 深。這部份的文章就是嘗試讓各位同學對於中大的事物 產生一個基本認識。 GPA(平均學分積點)可說是大學生涯中受到最多/太多 人關注的三個英文字。這個0至4的數字可說是斷定了你 可不可以出國交流、去實習和拿獎學金,聽說還可能影 響你有沒有宿位。可是「過三爆四」又是否真的好勁? 既然要上課,那麼自然就有功課要交。要交功課就要經 過Veriguide這個檢驗作業抄襲程度的軟件。不過,這個 軟件又是否真的做到這點呢?同時,它的運作又有甚麼 潛在問題呢? 除了經JUPAS派位進入中大的同學以外,也有不少同學時

經副學士升讀中大的。〈疑似副學士入讀者指南〉將向 這些同學們提供一些簡介以及建議。 中大給同學其中一個服務就是診費比普通診所低的保健 處服務。不過,〈保健處攞命驚魂〉將翻出中大保健處 的不良紀錄,讓各位同學光顧前先三思而後行。 〈中大之夜〉一文發掘中大在晚上的去處,希望各位同 學更主動發掘宿舍以外的生活場所。 中大作為佔地面積最大的校園且又地處偏僻,無論是進 出中大還是在中大內移動,很多時候也要靠火車或是校 巴。我們將會向各位同學簡介中大校巴的運作情況,以 及除了港鐵以外有甚麼交通工具可以進出中大。

86 87

實用資訊 實用資訊 實用資訊 實用資訊 實用資

實用 資訊

88 89 90-91 92 93

85


實用資訊 GPA GPA GPA GPA GPA GPA GPA GPA 86

輕鬆以外的風景

GPA 文 : 沉 原載於《中大學生報2005年迎新特刊》

在大學之中,所謂的成績是以甚麼方式來評價的呢?那就是所謂的 Grade point average,簡稱GPA。計算方法,新生很快就會懂的 了,我不打算在這裡詳談。

粗疏 GPA反映了你學業的基本水平,而這個反映,很自然是粗略的。首 先,它其實預設了相同學分的科目的難度是相約的。但這絕對與事 實有一定距離。有些科目,雖然大家都是三個學分,但兩者的內容 就可以一個非常困難,一個則相對顯淺。其次,有些教授在俾分的 時候相對的鬆手,拿高的GPA就相對地容易了。再者,你一個學期 修了多少學分也有重大的影響。例如你修十八分拿3.6就比修十二 分拿3.6困難很多了。另外,考核方式也可以有影響,例如以論文 來評核的,那多多少少還是受主觀的因素所影響……會影響的因素 實在多不勝數。 但就算建制再粗糙,它也有一定的準確性。有些死讀書,或是精於 應付考核的,可能有機會可以獲得一個比他們所應得較高的分數; 但如果你是有料子又勤力的,在大多數的情況下,你的GPA是不可 能低的。

但極具影響力 有不少很「瀟灑」的同學——例如以前的筆者,基於以上GPA的粗 疏,而過份忽略GPA的重要性。但現實上這是很有問題的。太多的 考核及評定均是基於這個粗糙的基準。例如你能否以較高的榮譽畢 業、報讀研究院、到外國大學交流、轉系、獎學金等等,GPA都會 是一個頗大的因素。除非你是非常非常特別的例子(即基本上不可 能),否則你GPA較低的話,基本上都與以上的東西無緣。不要幻 想你是不受賞識的天才,建制考核不適合你,而負責評審的又剛巧 會賞識你——負責評審的不是全知全能的,雖然他知道建制考核有 其粗糙的地方,但畢竟他除了這個便無所依從了。所以,如果你對 以上的東西有興趣,那你還是要考慮這些。

但又不是全部 但又不要走過了頭。GPA的確是重要,但亦沒有必要完全給他牽著 走。有不少科目,的確是較為難的,教授們亦相對的手緊。但那些 科目往往是很值得我們修的。人的天然性向更往往使我們避難就 易,但若樣這樣的心態完全主導我們的生活,則生命之中一定會錯 過很多有意思的東西。有些知識本來就是較難學習,例如某些抽象 的理論。但那些困難的東西往往就是對於某些具體理解的基石。抽 象,很多時就是因為嘗試在眾多分殊的例子之中找到共同的位置, 在這些概念層面思考固然是困難,因為這相對地抽離了我們日常的 經驗與思考習慣,但這卻是找到原則(principle)不可或缺的條 件。而對於原則的理解,則對我們理解整個系統甚至學科都有極大 幫助。若果一味怕抽象,怕困難,就永遠只能夠在普通常識之間游 走,不能深入理解,最終只會讀來讀去,也甚覺沒趣。

另外,學習困難的東西也會有一些平時經驗不到的滿足感。複雜性 對於每個人而言都有特別的魅力。不過這些魅力不是可以輕易感受 到。這些都可在眾多的智力遊戲,或是棋類運動之中得到印證。越 複雜的遊戲,玩起上來的時候就特別有勁。但越複雜的遊戲就越難 學,越難精。在初初玩的時候難免悶了一點,但慢慢的,就會越來 越好玩。那種因複雜而來快感,是無可比擬的。讀書其實也是一 樣。能夠理解困難的東西,成功感與滿足感都特別不同。但這些都 需要鍛鍊,就如所有的棋類運動一樣。筆者於一年級時,也是很懶 惰的學生,或者應該說,是一名很普通的學生。筆者也曾是那些看 了十五分鐘書,就因為太難、覺得沉悶而決定去打一小時機的人。 但三年以後的今天,筆者對閱讀的耐性,以及對困難的東西的愛好 都有著質性的轉變。而這都是有賴看得多,肯捱悶所賜。筆者實在 不希望新生錯過這些獨特的經驗。

遇強愈強 再者,修難科也不代表一定就會低GPA的。很多時就是因為難,你 才會花多些心機時間去學習,結果很多時反而不錯。相對來說,有 時有些所謂的易碌科,你其實對該科並無興趣,內容雖然淺白,你 就沒甚麼心機讀,再加上你認定那科容易,於是就少一些動機溫 書,結果反而考得不大好。

GPA過三=好勁? 究竟GPA是多少才是好的呢?通常你會聽到的,就是GPA過三。即 GPA有3.x,就是不錯的成績了。 但換轉為Grade來看的話,其實亦即是每一科也是B罷了。依筆者 的經驗,拿B其實真的是不大困難的事。只要課堂以後稍為溫習一 下,看部份的required readings,考試不要在最最最後一刻才溫 書(如果自認資質不錯的話,在最最後一刻溫書也是成的……), 拿到B,應該是很穩當的了。當然,有些科目很困難,或是你覺得 沉悶得很,或是你這個sem很忙,或是你病了……這些情況當然是 例外。但例外總究是例外,難拿B的科畢竟不是很多,很沒興趣的 卻依然要修的科也是一樣。總體來說,過三不難,筆者認為是很貼 近現實的說法。 當然,其實不少的同學早已不當過三是怎麼的一回事。但新生們就 一定要切記,千萬不要為了拿到三就沾沾自喜。說得難聽一點,「 過三就不錯」的說法大行其道,只是整體的學習氣氛下降到一個不 能接受的地步。現實就是,只要在課堂以後稍為溫習一下,看一些 required readings就已能好過不少同學。

補充資料:GPA計算方法 你報讀的每一科,經過考核以後會獲得一個分數,由F(即不合 格)到A。A轉換作GPA,就是4.0,而A-即3.7,直至最低的D(GPA = 1)。 另一個因素,就是credit(學分)。一個正常的學科通常是3個學 分,有一些負荷較輕的,例如體育科目,就是1個credit;而有一 些則較重,例如畢業論文則會是6個學分。 而你每一個學期的成績,就是你每一科的GPA乘上你的學分,然後 將這些數字加起來,再除以你的總學分數,這就是所謂你每個學期 的GPA了。例如你這個學期有五科,有四科是三個學分,剩餘就是 體育科(即一個學分)。你那四科均是A,但剛巧你體育不大好, 只拿了一個C。那你這學期的GPA就是: 4(A的GPA)x 3(學分數目)x 4(有四科)+ 2 (C的GPA)x 1( 體育科的學分)/13(總學分數)= 3.846了。


反擊防剽竊軟件「維誠」 文:錢終輸 為了對付同學「抄襲、剽竊」功課,中大參考了外國 類似軟件,設計了「維誠」VeriGuide[1],強制同學交 功課時必須同時呈交電子版到「維誠」系統,核對有 否抄襲。《學生報》跟進議題數年,今次教新同學如 何避開「維誠」,唔俾人圍到。

「維誠」如何運作? 據其專利文件顯示,「維誠」會將收到的功課與互聯 網的資料,以及過往多年的同學功課對比,highlight 出疑似抄襲文字讓老師判斷。它主要量度「相似度」 (similarity level),如果一句子入面有五成詞語 重覆,就會被判斷為有50%抄襲。同時系統亦會量度 「可讀性」(readability),如文章中一些句子「可 讀性」評為高級、同一篇文另一部份「可讀性」卻低 (即寫作技巧低),則寫得好的部份極可能是抄回來 的。 「維誠」的弱點在於,在某些專門學科用字重複度可 能極高,會被系統誤認抄襲。系統甚至不懂分辨已下 註腳的引文,令教授疲於奔命追逐大量個案及逐個核 實註腳。事實上不少教師私下抱怨系統無用之餘,大 學高層又「強烈勸籲」教師一定要嚴懲被系統抓到的 學生,令老師更添苦惱。

迫老師捉人交數 硬搶學生功課 自《學生報》報導「維誠」系統種種問題後,校方多 次澄清並無強迫,全由系方/老師自願使用系統。不 過本報不斷收到消息,負責系統的副校長楊綱凱曾致 電老師,要求解釋為什麼沒有交出被系統抓到的學 生。各系老師為免要另行花心機解釋,紛紛願交出疑 似輕度抄襲的學生應付。 此外,「維誠」更會強搶學生功課。系統會儲存所有 學生交來的功課,以比較上下幾屆的學生有沒有互 抄,甚至連同學輸入的footnote都不放過,成為核對 其他同學功課的資源。根據版權條例,功課的版權屬 於學生,學校其實無理由佔用。何況功課上內含學生 姓名、學號等個人資料,大學等機構根本不可以過份 長期儲存;亦有責任供學生隨時查閱。

攻破圍城 如何避開圍城?同學實驗成功的方法包括交空白.doc 檔,以及將功課改成系統無法辨認的字型。

方法一:交空白.doc檔 經驗發現,幾乎所有老師根本不會去檢查每個同學交 給系統的電子檔,改功課時只看hard copy。因此將 空白檔交去系統根本無人發現,系統會驗出你是0%抄 襲。有同學兩三年來所有功課都是如此「交白卷」, 從未被查出,順利過關。

方法二:將功課改成系統無法辨認的字型 這個方法比較保險。���將功課內容轉成花邊字型,然 後output成jpeg,再轉成pdf format[2],總之轉幾次 格式令功課變成花碌碌的畫面,任何核字軟件都辨認 不出就可以了。

方法三:明刀明槍唔交 有朋友索性在功課上加多張紙,寫著「為抗議維誠系 統,將不會向之遞交功課,一切後果,歡迎與本人商 討」。

維誠之外,校政民主呢? 最後,提醒同學一點重要之處。我們當然明白功課應 該自己做的道理,不過中大決定使用「維誠」,卻是 未經諮詢員生下執行,而且強迫使用。本文目的,是 相信民主應實踐在生活,希望同學對於一切大小校園 政策,在接受之外,可以有更多反省。由「維誠」引 發關於教育理念的討論,可見《學生報》舊文章《見 習愛神試工——剽檢通cupide》及《天使已死 CUPIDE 折射教育監視哲學》(可在網上搜得)。

[1]前名「CUPIDE剽檢通」,推出後被《中大學生報》 揭發問題多多。在Google搜尋時,「CUPIDE」和批評 它的文章經常同時出現。後來改名VeriGuide「維誠」 。 [2]可在網上下載免費的pdf converter。

維誠 維誠 維誠 維誠 維城 圍誠 圍城 實用資訊

城內的人點樣走出去:

87


實用資訊 副學士 副學士 副學士

副學士入讀者指南

疑似

文:明燈

修讀學分上限,四個學期屬僅僅足夠,沒有空間 讓你不合格。而小弟暫時想到的「走盞」方法, 只有修讀暑假開設的大學通識課,以騰出一些空 間。暑sem一般在四月開始報名,但名額有限,

由前途茫茫的副學士或高級文憑,到成功入讀香港中 文大學,興奮總是少不了。但是,這種興奮卻未必切 合實際。大學並不見得就比社區學院崇高多少,對大 學的期盼也總是受了或多或少的渲染,美化成成功者 的殿堂。這種想像與現實的距離,大概由小弟這個過 來人指手劃腳一下、潑一潑冷水也不為過。

記得留意考試及註冊組的通知,儘早報名。如

大學:差不多與差很多的地方

副修:勿充大頭鬼

諸位經歷過兩年的洗練,對大學的上課形式、相對自由的

開學之初,聽過不少敝系的副學士入讀同學密謀

生活及繁重的課業都有切身體會,不必在下多言。然而,

副修(minor),為此計劃如何申請增加每學期

即將來臨的大學生活,卻不是勞碌過後的休息站。一般來

的學分上限和選科,以符合報稱副修所需的若干

說,除了要兩年內讀夠別人三年的科目,讓人喘不過氣,

學分(一般為18分)。但開學之後,便發現一個

跟以往沒有太大分別外,也會遇到各種曾經遇過的人士,

學期同時修讀6科3學分的課程,課業導修等根本

如hi-bye

friend、free-rider,沒有二致。但話又說回

應付不來,而且還未把通識課、體育課算進去。

來,大學又的確不同於副學士,兩年雖短,這裡卻有空間

這種做法,往往只是為了可以聲稱副修所謂實用

讓你藉此沉澱下來,發掘一下自己真正的志趣,然後再發

一些的學科如商科。但一味想執靚cv的同時,卻

現既定以外的出路。

犧牲掉主修的學習和成績,而且等到中途才放棄

果還是覺得不夠,那麼只能選擇延期畢業(extend)了。不過,此前已經付出高昂的副學位學 費,這額外的學費是否值得,真的視乎自己的經 濟狀況、成績,或者是否有志於學術、欲修讀碩 士課程了。

的話,其實已經浪費了時間,非常不值得。小弟

學分:上帝,求求你給我多一點時間

建議諸位還是珍惜自己稀少的選修機會,選擇不 同學系開辦的、自己有興趣、又有實際得益而且

先談學分。持副學士及高級文憑學歷入讀的同學,除了要

以往較少接觸的科目吧。假如沒有機會選修,也

完成主修科的學分要求外,還要完成大學通識課程、書院

起碼可以去sit堂。當然,倘若你對某學系有極

通識課程(或Final year project, FYP)、體育課(1學

濃厚興趣,以致希望副修、甚至轉系,我也不反

分)及IT-test。基本上,如果不向學系申請增加每學期的

對。只是,絕不要貪副修那個浮名而已。

點完你喇,贈你兩句 副學士在大學其實並不是一個很奇異的族類,但 我們的過去卻對現在有很大的影響。例如,我們 不免沾染了激烈競爭的風氣,還可能以為自己的 幸運只是符合了「努力有回報」的迷思。其實只 要回想不久前,我們還是考試制度的失敗者,便 應知今日我們的所謂成功,實際也建基在其他失 敗者上。副學士美名為公開試制度的代替品,實 際上只是把競爭至上的邏輯再推至極致。到底社 會上各種競爭是否真的公平?我們真的那麼出類 拔萃?還是我們享有許多別人沒有的經濟、文化 優勢才會競爭成功?我想經歷過副學士的人會更 易明白這些問題意味什麼。因此,請你和其他大 學生一樣,不要逃避思考這個大學生身份的問 題:你來大學做什麼?

88


保健處攞命驚魂 文:奕

保健處位於五旬節會樓附近,為同學提供免費門診,及有限 度的牙科服務。不過,保健處除了出名「醫你唔死,但醫你 唔好」外,過去更是劣績斑斑。唔信,你睇下就知!

華連堂事件 82年2月某夜,一名女工友於華連堂之浴室昏倒,舍監致電 保健處,當值護士拒絕到場。舍監遂電召救護車,宿生會主 席再向保健處求助,該護士再度拒絕。女工友於凌晨終告不 治。 宿生會遂發出公開信,連同超過三百個同學聯署之大字報, 要求保健處作出交代。保健處後指來電者資料不詳,當值護 士無法即時解決,並以「事後回憶導致偏差」拒絕公開有關 護士的報告。二千多名同學遂聯署舉行「聲討保健處群眾大 會」。校方不予理會,事件不了了之。

「A同學事件」 88年10月,一名女同學(A)扭傷腰部到保健處求診,林碧足 醫生斷診說其無大礙,拒發醫生紙。A在教練指示下出席於兩 天後的游泳比賽,結果情況惡化,終生不能彎腰或拿重物, 懷孕亦受影響,被逼停學兩年。A去信新亞輔導處求助,輾轉 獲當時保健處管理委員會主席梁秉中教授作有條件診治,而 條件之一就是不可把事情鬧大。A父亦有去信書院輔導長梁偉 賢,要求校方徹查及賠償。 石沉大海一年後,中大學生報揭發此事。梁偉賢自稱已無權 徹查,A父的信竟落在保健處手上。學生會及醫學院院會成 立關注小組,要求校方成立調查小組不果,於是兩度向高錕 校長發出公開信,並發動校內同學聯署。事件曝光以後,校 方在媒體的壓力下終於成立調查小組,惟成員均為校方的決 策階層。最後,小組並沒有公開報告,A也得不到任何賠償。

「第N+1宗事件」 96年10月,一名女研究生在進餐時,不慎哽下雞骨,於是到 保健處求醫。醫生檢查後指看不見有異物。三日後,學生覆 診時要求照X光,結果發現雞骨,且已下移,需做手術取出。 同學向學生報投訴,編輯就此聯絡醫生及保健處委員,再遭 拒絕。

醫生做傳銷事件 發生「A同學事件」後17年後,林碧足醫生再度登場。05年6 月,一名同學到保健處求診,林問她有沒有興趣學護膚,並 抄下一商廈地址。結果,同學出席講座時才知那是一傳銷公 司,講座主題為產品介紹。由於在場有不少中大同學,細問 後發現全是林以各種理由吸引而至的,例如有藥物贈送。林 當日亦在場,不斷向同學介紹不同的人以及派卡片,更要求 同學在公司招牌下合照。事後,林亦多次致電同學邀她出席 其他課程。 有人會話,事隔十幾廿年,主事者已去,保健處近來也無發 生大事,重提也無謂。但問題正正在於,雖隔多年,這些牽 涉中大員生的性命安危的事情到今日仍未得到校方的正面回 應,而這極端的黑箱作業事件正正提醒我們,校政的黑暗可 以相當貼身,更可以威脅我們的生命。

交唔交條命俾保健處,就由大家自己決定啦。但保健處都有提供一

唔會死人又方便大家的服務,有機會就用盡佢啦:

免費門診服務 如患感冒傷風等小病或只想要病假紙,都可以考慮到保健處的門 診。門診可在網上預約(http://www.uhs.cuhk.edu.hk/InternetBooking/Intro),walk in的話大約要等一個鐘頭。

「第N宗事件」 92年2月,一名女助教摔倒於PK梯,到保健處求診,由保健處 主任鄧秉鈞診治。鄧只作簡單檢查就斷稱其傷勢無礙。及後 女助教自行召救傷車前往威院,醫生斷其傷勢嚴重,要休養 四至六個星期。

牙醫服務 如超過一年或以上無做過牙齒檢查,就可以預約檢查服務(預約電 話:2609

6412,但首次預約必須親身到牙科部預約),洗牙的話

最多排半年就可以排到,收費三十大元。不過,如有牙痛之類,除 非勁嚴重,否則可能排極都未排到你。

翌日,女助教的朋友發表「保健處事件第N宗」大字報,而學 生組織所設的「保健處投訴郵簡」也收到多宗投訴,均針對 鄧醫生對病人的態度,故要交鄧醫生交代。3月,近二百名同 學遊行至保健處,要求與鄧對話但被拒。

復康車服務 跌斷手腳或行動不便的同學,可向保護處借輪椅,及book接送上課 的「復康小巴」。(查詢:2609 6422、預約:2609 6439) 保健處門診時間: 星期一至四:8:45a.m. - 1:00p.m. , 2:00a.m. - 5:30p.m.

保健處 保健處 保健處 保健處 保健處 實用資訊

黑箱之極致:

星期五:8:45a.m. - 1:00p.m. , 2:00a.m. - 5:45p.m. 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89


實用資訊 中大之夜 中大之夜 中大之夜 中大之夜 90

中大之夜--夜晚中大有咩做 文:林啟舜   一提起中大,相信各位都會覺得中大係一個坐落喺南太平洋吐露港嘅世外桃源,遠離繁囂嘅竹林深處人 家。同廿四小時都光殘殘嘅銅鑼灣或者旺角唔同,中大好似喺九點大部份設施都打烊之後就人影都無隻,完 全係一個黑孖孖嘅山頭。當然,可能各位會話九點之後唔係番咗宿就係番咗屋企,所以中大陸沉都唔關你 事。不過升到大學之後,好多時好多活動,如傾莊傾project屬會活動等等,通常都會喺夜晚進行,而呢啲活 動早則九點,晚則直達子時先完。即係話你好多時候都會有夜留中大嘅可能。   如果你有宿住嘅話,都重可以番宿同班宿友同房玩通宵,如果唔係嘅話中大山頭就好似完全無地方去 咁。不過其實喺九點之後,中大都唔係得宿舍可以去,以下呢啲地方都係可以喺日出之前去歇歇腳抖吓,或 者去頹hea都得。

‧報社會室:全年開放   喺本部范克廉樓三樓307室,聽講話會室全年無休廿四小時開放。名為會室,實際 上係一個超多用途嘅空間。無論係商議國家大事或是辯論時事議題,或者玩Settler of Catan等桌上遊戲,又或者上嚟借書借碟,甚至上嚟借公仔麵或者宿一宵都可以,簡直 出奇過出奇蛋。有興趣嘅同學甚至可以嚟上莊添。

‧女工同心合作社:有得食有得觀星   范克廉樓地下低層(泳池旁)嘅一間小賣店,除咗汽水零食啤酒之外亦都有賣魚蛋燒賣等熟食。日間由一班婦女勞工 營運,而十一點之後則由中大同學接手負責做特更,開到凌晨一點半。不過,中大同學唔係石頭爆出嚟,亦都唔係自有永 有,所以各位同學如果想繼續凌晨十二點幾都重有好味嘅女工食物食,最好就一齊去做特更喇。   女工全名係女工同心合作社,所謂嘅合作社就係:無老細,大家一齊合作一齊勞動一齊決定要點run間鋪。因此,一般 經濟體系常見嘅剝削亦唔會喺女工出現,女工甚至一早已經開始實施最低工資每個鐘35蚊添。所以女工除咗賣嘢食之外, 仲嘗試實踐另類嘅經濟模式。   泳池旁係女工對開一塊泳池旁嘅空地,而且有檯有凳重有石級看台。除咗可以即時補給食物同嘢飲之外,重可以坐北 向南對住個黑孖孖嘅泳池同埋夜空對酒當歌,涼爽得黎又可以欣賞星空。如果覺得太熱嘅話,甚至可以落去游水添。雖然 泳池夜晚無保安睇住,仲連燈掣都無鎖添,各位同學最好都係唔好爬落去游夜水喇。

‧李慧珍樓:多用途建築   原為崇基教學樓之一,宜家俾信和樓等三座野(三兄弟)遮住嘅隱蔽建築。除咗部份屬會( 包括據說中大最大屬會之一嘅動漫soc)會室之外,果度亦都有好多平時乏人問津嘅設施,例如 一間幾大嘅休息室同埋鏡房,開P又得,兩三個人hea吓又得,得咗。另外重有間琴房,部琴相對 比范克廉果部完整,得閒去練吓琴都幾寫意。順帶一提,校園電台嘅廣播室亦都喺李慧珍樓一樓 一個牆上面有血手印嘅角落,夜晚敲吓門話唔定可以同各位DJ吹吓水。


中大某啲學系有屬於自己嘅電腦室或者同樣功用嘅設施。譬如話CSers嘅924, 或者MBT人嘅G50。呢啲地點通常都要密碼/學生證/某啲其他卡先入得,不過亦因 為呢個原因,所以通常都會少人,係夜晚黎上網或者開party都得嘅半私人空間。

‧UC/NA波:遙感觀星(又名:崖上的波兒)   喺山頂兩座水塔中間好似足球果舊野,正名好似係咩衛星遙感接收站,重掛住霍 英東個名。雖然話唔開放,不過其實又唔係大峽谷咁爬唔到上去。由於係接近中大最 高點,所以風景一流,夜孖孖上去吹水煲煙感覺相當良好。不過校方話唔對外開放, 所以各位同學最好就唔好夜孖孖行新亞條小道攀石上去喇。就算真係爬咗上去,各位 同學都千祈千祈唔好爬梯上去個波個平台度呀,雖然風景真係一絕。

‧碧秋樓:光速上網/趕paper   位於本部百萬大道旁嘅碧秋樓一樓,個電腦中心應該係中大少數官方認定係廿四小時 開放嘅地方。呢度燈火通明又有冷氣,而且有廿部座枱電腦同埋wi-fi,通宵趕paper必到 地方之一。另外,據說中大上網出海係全港最快,重勁過bb1000(中大坐住香港第一條出 海光纖,火燒碧秋嘅話香港網絡就會大塞車),所以喺碧秋上網睇片等都係一個好選擇。 不過夜晚十點過後要有學生證先入得,所以各位想去就要注意喇。

‧蒙民偉樓(MMW)天台:夜觀中大   喺本部近科學館(飯煲)蒙民偉樓嘅……天台。可以話係中大數一數二高又風景好嘅地方。夜晚坐係度望吓 本部同崇基,或者隔住個海嘅馬鞍山新市鎮都幾好feel。不過自從上年相繼有人喺天台跳樓之後,校方就喺呢度 裝咗唔少鐵欄,應該係用黎防止有人再跳,不過睇落就相當礙眼。雖然係咁講,不過唔知點解其他可以跳嘅地方 又無裝喎。   順帶一提,當年MMW重未起好時(幾時起?去MMW七樓睇吓就知喇)果時,新亞出口旁邊嘅一個觀景台又叫做 天涯海角,係當時中大風景同氣氛都一絕嘅地方,聞說係當年情侶卿卿我我嘅聖地。不過自從MMW起好之後,呢 個地方就不再清幽,並且成為咗集體回憶。

‧全中大   其實好廢話咁講,只要無人趕嘅話,其實成個中大幾乎所有戶外地方都可以佔為己用。例如話百萬大道 呢條睇落連飛機升降都無問題嘅大空地,其實平時坐埋一堆玩又得開talk又得,甚至可以搞個千人淥麵宴。 所以話,���實好多地方都可以俾各位同學盡用,唔一定只可以去宿舍或者碧秋嘅。   另外中大話晒都係香港佔地最大嘅校園,而且又倚山而建,景色又靚,其實行山係好好嘅選擇。不過各 位應該都感覺到平日由火車站行上本部就已經熱到想死咁,比較難會有興致同山城天人合一。夜晚中大起碼 涼十度,而且又唔會好似西貢咁行行吓失蹤,帶水同埋手提電話就可以同朋友行勻成個山頭。路線選擇多之 餘又多地方可以避雨同休息,真係身心康泰過康泰。雖然聽講話成個中大都鬧鬼,不過筆者就未試過撞鬼, 只試過撞保安員同埋野狗,所以只要注意吓應該就唔會有咩意外。

中大之夜 中大之夜 中大之夜 中大之夜 實用資訊

‧各系電腦室:私人工作/玩樂間

91


實用資訊 校巴 校巴 校巴 校巴 校巴 校巴 校巴 92

中大校巴辭典 文:車公

教學日日間穿梭校巴(新亞):口訣係「正、 三、六、九」,即由9時起每小時的00分、15 分、30分、45分都會有校巴從火車站上新亞。同 時間都有車喺新亞開落嚟㗎。 教學日日間穿梭校巴(逸夫):口訣係「正、 四、八」,即由9時起每小時的00分、20分、40 分都會有校巴從火車站上逸夫。「一、五、九」 就有車從逸夫開去火車站。 轉堂巴:為方便同學轉堂而設,時間表相當複 雜,有時是每小時的18分開出,有時是50分開 出,有時是10分開出……簡單來講就係,你落堂 行出來,好彩見到有車就搭啦……見到條龍無 人,你就知走車喇。 夜行校巴+尾班車:晚上亦點後所有車正、四、 八從火車站開出,先上新亞再上逸夫。晚上11點 25分。錯過左一係就行上山/搭的士,一係就企 喺度喊啦。 順風車自救:上年UC推出教授順風車畀同學截, 不過校內好少見到喎。同學都可以截其他車種, 好多私家車、貨車都會載學生。慢慢令全港司機 都知道中大校巴唔夠要靠外援,都係一個加速服 務改善嘅方法。 迫巴士:獨有中大氣息的集體遊戲。適合多人一 起玩。玩法:在地上畫兩方格,參賽者分成兩 組,各自擠入其中一方格,迫得入最多人的組便 贏。聽說秘訣是細粒的同學迫晒入中心,手長又 大力的同學在外圍將手伸到最長攬住大量同學增 加人數。這個遊戲是破冰好玩意,因為男男女女 攬完一輪又出汗又大嗌,唔熟都變熟。這可能解 釋到點解整體中大同學關係都相當好,可能都係 因為平日一齊迫巴士日子有功之故。 吉車:有時你等左好耐見到架巴士終於來喇, 衣?唔載客走左既?無錯,呢個就係中大既神秘 吉車,會係山上行來行去又唔載人。《學生報》 曾追問空車問題,交通組不肯提供每日空車數 字,稱司機係去放飯,又答應以後在車上加上說 明牌示意「放飯」,不過梗係無左件事。如果有 同學拍得照片校巴有「放飯」告示,請交來學生 報,可獲神秘禮品一份。

強記巴士,或校巴司機福利問題:強記巴士是中 大為了解決校巴不足問題而外判的巴士服務。車 身為紫色,較寬敞,司機有型有款風情萬種,不 時播放《多少柔情多少淚》等歌自娛。每架車還 有不同的裝飾!大家可多多留意。不過聽講司機 福利唔多好,與中大司機待遇有別,不過未有具 體例子,大家可多D同司機傾下計,知道下佢地 既情況。Facebook還有「中大校巴司機關注組」 和「中大校巴服務關注組」群組。 交通組:位處西邊校門(即四條柱)保安組辦公 室,既下面。平日大家可找他們傾下計,唔知下 班校巴幾時到可以打電話問下:2609 6000 (中 大總機,請轉駁交通組) 「巴不得」事件:幾年前大學突然在無諮詢下實 行校巴收費,同學出示學生証可免費上車,校 友、外判員工或市民(甚至應邀入中大教書的 guest speaker!)就要支付$3車費。同學舉行 多次校園行動反對措施令基層外判員工百上加 斤,後來中大更被同學揭發校巴牌照根本不容許 收費,原來收錢是違法,才停止措施,但仍保留 早上在火車站上車查學生/職員証。 巴士迷:校巴都有巴士迷!連型號都有記錄。自 己睇:http://www.qbusfile.com/cu/cu.htm 「經費不足」,又稱一筆過撥款餘毒:每次開會 同學要求改善服務,交通組總會解釋因為大學的 一筆過撥款令他們經費不足,不可能長遠計劃校 巴服務。不如下次搵啲校方高層搞次「步行校園 籌款」,請佢哋親自由火車站行上新亞,一來為 交通組籌旗,二來感受下個步行校園「運動」幾 咁健康? 三改四宇宙大爆炸:學制三改四後學生人數倍 增,如題。到時點算?Welcome to the desert of the Real~~ 校園交通服務諮詢委員會:學生有份參與的校政 意見組織!同學可成為學生代表,向交諮會索取 資料及表達意見,要求改善服務。唔好得個怨 字,一於加入親手爭取啦:同學可向學生會報 名,由代表會正式委任成為代表。查詢:2603 6404(學生報)或2609 7201 (幹事會)


文:檎檎青

第一次入中文大學,搭嘅係火車(而家叫港鐵)。由於住晌大型屋苑,有天橋同港鐵站接駁,變相 畀港鐵公司控制晒我出出入入嘅路線,甚至我見到咩鋪頭都係佢話事。住咗入中大宿舍,冇屋企人 催我訓覺,開始成日三兩知己外出夜遊,近近地去火炭禾輋食宵,遠嘅話就出去旺角銅鑼灣食飯, 再去番尖東海旁吹水。晌火炭就話一齊搭的士,都係每人十蚊唔使。但一去遠少少,趕唔到尾班車 初初都好徬徨。但諗真少少,番夜班嘅人、夜蒲嘅人都要搭車掛,冇理由全世界都係搭地鐵啫。 港鐵公司控制咗嘅,唔單止係出入路線,甚至乎影響埋日常生活習慣,同對香港呢個城市嘅理解。 想買衫行街,點解一定去又一城同新城市廣場?想買餸,點解一定係去商場入面嘅超級市場?銅鑼 灣除左時代廣場同崇光之外,你仲諗起咩?冇港鐵接駁嘅地方,竟然會神不知鬼不覺從腦海中消 失。 趕唔到火車尾班車,其實仲有好多交通工具可以搭。甚至喺日頭有港鐵嘅時間,都可以離開港鐵, 搭下小巴、巴士,甚至行下路,用眼睛同雙腳去認識番你居住嘅地方。除咗超級市場,其實仲有街 市同埋墟可以買餸同生活用品㗎。香港細,但絕對闊過港鐵路線圖。 巴士 272K往科學園 (循環線) $3.3

綠VAN 28K往大埔墟站 (循環線) (0600-2300) $6

大埔

科學園

火車站

大埔道入口(四條柱) 巴士 289K往富安花園 $4.0 (循環線) 巴士 87K往錦英苑 $3.7 (循環線) 巴士 87S往錦英苑 $3.7 (循環線) 巴士 72A往大圍鐵路站 $5.6/$7.3 巴士 73A往沙田愉翠苑 $7.1/$9.2

深水埗

馬鞍山

綠VAN 807B往西貢黃竹灣 (0545-2415) $7 綠VAN 807K往西貢井頭村 (0545-2415) $6.5

西貢

沙田

紅VAN 往佐敦吳松街 (24小時) $15 巴士 72往長沙灣巴士總站 $6.3/$8.4 

紅VAN 往旺角道-西洋菜南街交界 (1300-0500) $10  紅VAN 往佐敦吳松街 (24小時) $15 

渡輪往塔門/東平洲 (假日)

旺 角

銅鑼灣

九龍東

綠VAN 807A往馬鞍山中心 (0600-2400) $3.8 綠VAN 807P馬鞍山公園 (1730-2030) $3.8 綠VAN 807B往西貢黃竹灣 (0545-2415) $7 綠VAN 807K往西貢井頭村 (0545-2415) $6.5  紅VAN 往觀塘裕民坊 (24小時) $10  巴士 74A往觀塘碼頭 $7.1/$9.2

紅VAN 往灣仔駱克道 (1730-0515) $23 [1830-1200由灣仔鵝頸橋開出經中大] [1200-0500由銅鑼灣軒尼詩道開出經中大]

校外交通 校外交通 校外交通 校外交通 實用資訊

校外交通手冊

93


實用資訊 同志 同志 同志 同志 同志 同志 同志 94

Members of CUHK 訪問:積飛亞

似存未在的愛戀

有接近一百個中大男同志朋友加盟,基本上比得上中大其他 SOC嫁!」

我眼前的Sally,平日總會與女友Joey朝氣勃勃地出現在新亞 校園,無論是Sally所居的學思樓,抑或日常出沒的Depart-

講真,我都真係想繼續將呢個群搞大佢,等中大同志可以得

ment,都會見到她們成雙成對地出現。

悉我哋存在,等大家多個交友平台嘛。日常生活中我哋好難 識到其他同志,加上同志身份喺唔同學系都面對著好多嘅問

但她們並非真的赤祼地呈現這一段關係於人前。對於較陌生

題,身份嘅曝光最嚴重可以影響將來係專業上嘅前途添!透

的人,通常介紹對方的時候都只會以「她是我朋友」作結。

過網絡上匿名的交談,我哋可以暫時放低日常生活中社會給

面對較為關係親密的朋友,她們才會直稱是自己的女朋友。

予呢個身份嘅壓力,係網上隨心所欲咁傾計、識朋友。有時

「沒辦法,一段關係都不只是自己的事,還要顧及身邊人的

你想同多啲朋友傾計,都要左約右約,而有咗個MSN群,想一

感受。如果他們不大接受的話,我們亦無謂要去觸動他們的

大班人隨時網上傾計變得好方便,所以都吸引左唔少朋友平

神經,而本身對於較親密的朋友有一定的了解,會知道他們

時忙完莊務功課後,喺群上吹返一兩句水,輕鬆輕鬆下。日

接受與否,所以才會坦然地說出我們的關係。」我們的目

子耐咗,大家傾計都傾熟晒,就會好自然咁約大家出嚟食飯

光,也許是我們身邊眾多隱形同性伴侶朋友的壓力。

傾下計咁。好多日常生活上的問題我哋未必可以對朋友講, 唔通當我失戀嘅時候對住一個直人喊苦喊忽咩?又唔通當我

每一個有宿舍的學生,我相信都有想把自己愛侶帶回宿舍享

同男友感情出現問題時,向個直人訴苦咩。唔係唔得嘅,不

受二人世界的衝動。她們憶述當初於學思樓親熱時,被工友

過你唔係同我哋處境一樣,好難會真切理解到我哋嘅苦況,

姐姐見到的情景。當時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畢竟同性情

亦好難俾到一啲我哋需要嘅support(按:解決遇到問題嘅建

侶不是所有人一下子就能接受。其後工友與她們見面多及聊

議)。對唔少人嚟講,呢個群已融入左生活嘅一部份。

天的機會多了,漸漸了解這對情侶的生活,對她們的態度變 得柔和,即使有次留宿過夜離開時被工友發現,工友都識趣

不過其實講到尾,M群嘅存在,都係因為我哋呢啲(身份曝光)

地都隻眼開隻眼閉,沒有責罰她們。「當初都擔心工友佢會

問題、壓力窒礙咗我地可以好似正常人咁識返圈內朋友。唔

諸多阻攔唔俾Joey入黎學思,但好彩家下佢都無刻意咁視我

係個個人都可以接受到同性戀,我唔想因為呢個身份而令到

地係一對情侶,只係當佢係普通同學仔。雖然好似當我哋段

身邊嘅朋友疏遠我地,或者利用呢個身份作人身攻擊。『哎

關係係透明咁,不過我諗呢種漠視我哋存在的態度,是社會

呀!佢哋搞gay嫁!好核突呀!』其實係我哋日常聽到,而又

一路以黎嘅灌輸吧。要公開同性伴侶關係,是一個需要極大

傷害性極大嘅聲音。

思想準備、是一個長久內心掙扎的過程。面對突如其來的關 係曝光,當中所面對的壓力是難以我們想像。

身邊嘅人包括我哋嘅父母同埋朋友,成日問我哋「有冇女朋 友啊」、「有冇鐘意邊個女仔啊」等等,呢啲看似平常嘅關

「或者我哋比較幸運嘅係一路以嚟都無咩被激烈打壓,大部

心其實係我哋心裏嘅計時炸彈。時間耐咗,佢地就會開似有

份朋友、同學都明白我地,但係我哋知道中大裏面仲有好多

疑問,點解我嘅仔仔唔帶女仔返屋企嘅呢?/點解咁耐都唔

身份同我地相近嘅人,佢地就未必有我哋咁好彩,可能因為

見佢介紹佢女朋友畀我哋識嘅呢?所以好諷刺,出櫃,其實

同學、朋友嘅唔接受,又或者驚第日出黎社會做嘢,同志身

係一分一秒咁倒數緊。

份會帶嚟好大嘅壓力,而要盡一切辦法去隱藏自己的性取 向。」

MSN群落俾我哋嘅就係大家可以係呢個虛擬空間上暫時放下擔 子,係識到其他中大同志朋友之餘,於日常生活中遇到問題

另一種圈子-中大男同志MSN群落

時都可以搵到個傾訴對象,最重要係,呢個係我哋一個可以 放低日常扮直仔嘅面具,做返真實自己嘅空間。」

「入咗嚟中大兩年,見其他大學都有同志的MSN群組,雖知中 大之前都有過,但係據聞摺埋咗,咁咪試下搞個群出嚟,用

Mil,中大男同志M群<CU Member Link>始創人,現為中大理

嚟識多啲朋友嘛。都差唔多一年,估唔到家下搞得算唔錯,

學院研究生

註:member 於同志圈內等同「同志」一詞


思想‧靈動

歷史‧緊記

行動‧真相

創造‧跳躍 嚟傾莊‧嚟吹水

地點:范克廉樓307室 聯絡:26036404(會室)    60449234(Hay) 網址:http://cusp.hk/ 電郵:cusp@cusp.hk


回到現實…

二十歲, 仲差一年就大學畢業,揹住廿萬grant loan債, 人工得 9k ,仲要交半成人工供強積金, 輪公屋要等十年,買私樓又買唔起。

三十歲, 人工升到 18k ,失去公屋申請資格, 排到半路俾政府踢出條隊。 強醫金立咗法,加埋強積金冇咗一成人工。 為結婚死死地氣買間五百呎新樓, 交完首期已經乾塘,仲要月供一皮。 餐餐捱飯盒,唔敢生仔, 惟有日日咒新移民拎綜援就生仔冇屎忽 ——雖然你明知自己交嘅稅連還足自己大中小學教育高成本都未必夠, 根本擠唔到錢俾綜援其他人。

四十歲, 你同你老公/老婆人工加埋 50k , 不過柴米油鹽同廿年前比貴咗成倍, 午餐肉一罐廿蚊,買菜十蚊得半斤, 因為大陸沿海搞商業,內陸搞工業,冇人搞農業。 樓未供完, 生咗個仔,奶粉錢尿片錢學費樣樣要儲, 老竇老母一個糖尿病一個高血壓,又要俾錢送佢地入安老院。

五十歲, 卒之供完層樓,諗住舒舒服服, 點知公司嫌你老,裁員。 你搵唔返本行做,走去做看更, 人工由 30k 跌到 6k 。 個仔小學未讀完,仲有排未出身, 你就日捱夜捱,兼且去讀再培訓。

六十歲, 風濕骨痛,巡七十層樓巡到膝頭打鼓, 你知自己做看更做唔到幾耐, 但一唔做就要執紙皮兼拎綜援。 搏命捱多五年就可以拎強積金,不過搣唔到幾耐。 層樓舊咗,成日有發展商話要拆樓搞重建, 政府十年前已經修例,樓齡卅年以上就可以強制收樓, 冇得say no,到時你都唔知可以住邊樹。 你唯有寄望個仔。 這一年,佢二十歲……

放下手上的小書,你回到 的就是這樣的現實。 八九六四,中國人民為他們身處 的現實而站起、呼喚、反抗。 你有屬於你的現實, 你也有屬於你的站起、呼喚、 反抗。 或者, 也可以閉上眼睛等死, 也可以跟境遇相同的人爭吃有限 的幸福。 放下手上的小書, 你回到你不能迴避的選擇。 現實是不能迴避的。


如果大學生只能夠是千人一面的生物。 如果活動和活動的差異就只是一兩個字母。 二十四小時 全天候傾莊

范克廉樓307室 cusp@cusp.hk www.cusp.hk 2604 6404(會室) 6044 9234(Hay)



迎新特刊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