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一日無民主 一日未勝利 要求中大

道歉 表態 改革 民主女神己在六四晚上安全運抵中大,但這並不意味著事情圓滿結束。中大校方不但再三強調不接 納民主女神長期擺放於校內,亦沒有就他們6月2日深夜發出的聲明道歉或作出解釋。 我們在此重申33個校內團體和超過2000人的聯署的三個要求:

一、中大行政與計劃委員會整體成員立即公開道歉 二、中大學生會可以決定擺放六四雕塑的時間和場地,校方不得阻撓 三、舉行公開論壇,交代中大校方所謂「政治中立」的原則,並表明對六四事件的立場

中立意味開放,不是沉默 大學校方以「政治中立」為名,指大學不應涉及反映政治立場 的行動,因此拒絕學生會的申請。所謂的政治中立可以有兩種 意思:一是主張公務人員自身不抱持政治立場,而要忠實地執 行由民意代表所支持的政府政策,目的是讓人民自主地決定怎 樣才是好的生活;二是讓不同的意見得到公平的反映,令不合 於己見的言論也獲得充份的闡釋,容許客觀的判斷。 中大並不是甚麼執行政策的機構,而作為一所大學,維護學術 的自由,讓有不同政治立場的意見能夠被充份表達、辯論,才 能推動學術的發展,是中大的基本責任。大學要政治中立,其 意義只可能是後者。

計其數。所謂大學不應涉及有政治立場的活動之說,根本就是 子虛烏有。作為學者理應擇善固執,而不是借「中立」之名迴 避判斷,甚或以之作為打壓的手段。 民主女神像是八九民運其間北京學生的作品,如今已成為紀念 六四事件的圖騰之一。但無論是神像本身還是八九民運所追求 的,都是民主、自由等最基本的人文價值。會把民主女神像視 為政治禁忌的,大抵只有中央政府而已--而一所有良心的大 學,則沒有不全力扞衛的理由。校方這次拒絕擺放民主女神像 的理由,是明目張瞻的政治打壓;而把這稱作「政治中立」, 更是不分是非、顛倒黑白。

政治言論空間必須守護 民初時期的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採「循思想自由原則、取兼容 並包之義」的原則,容讓政見不同的學者如共產黨創黨領袖陳 獨秀、李大釗,新化文運動領頭人胡適、魯迅等人在校園內外 就辯論國是。蔡元培本人是國民黨要員,任北大校長其間也熱 心參與政治事務,卻未有影響校內不同政見的表達。這才是大 學持守政治中立原則,維護學術自由的典範。

「政治中立」為名,政治打壓為實 另一方面,中大校方或主管人員的政治參與,歷來已久。現任 校長劉遵義任行政會議成員、人大政協委員,人所共知;前校 長則有高錕曾任港事顧問、馬臨曾任基本法起草委員和人大政 協委員等;至於大學邀請政要、高官舉辦演講等活動,更是不

校園民主 堅持到底

中大師生素來積極參與社會政治事務,舉例而言陳健民、馬嶽 等幾位教授是香港民主發展網絡成員,生化系陳竟明教授曾任 民主黨副主席,政政系關信基教授也是公民黨的創黨主席。中 大學生會都是支聯會成員,也多次透過學聯舉辦不同的集會、 遊行,大專2012參選成員也有中大的學生。 假如我們容讓校方今天以政治理由打壓學生會擺放,難保一天 上述這些不同形式的政治參與,也會被校方以「政治中立」為 名,遭受打壓。隨著中共對香港的政治事務干涉與日俱增,大 學校園相對開放的言論空間彌足珍貴。堅守言論空間是大學校 方應有的責任,我們絕對不可以縱容校方高層倒行逆施,肆意 打壓政治活動。

http://cusp.hk/wordpress/

起底!謎樣之行政與計劃委員會 要求改革校董會 2010年6月6日

號外

編輯/作者:陳昌明、鄺頌婷、何敬熹、湯詠婷、杜振 豪、吳驚、小咩


高層打壓好手快 假中立 六四屠城未表態 真打壓 八九民運以民主、自由為理念,要求反貪污、反官倒、解除報禁等,獲得舉國人民 支持。而當年中國政府把運動定性為「反革命暴亂」,動用軍隊鎮壓,人神共憤。 是非曲正顯而易見,絕不容以「政治中立」為名矇混過去。

我們在此要求,下列校方高層公開申明對於六四事件的立場:

黃乃正副校長 新亞書院院長 化學講座教授 2002年出任新亞書院院長 2009年出任副校長 1994-1999 年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 轄下研究資助局學科小組委員

鄭振耀副校長 矯形外科及創傷學講座教授 2002被委任為副校長 (最遲)2007-2010大學教育資 助委員委員

華雲生常務副校長 偉倫計算機科學與工程學講座教授 2009年被委任為常務副校長(2007年校董會 通過開設此職) 2005-2009: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研究 資助局委員

先!

程伯中副校長 香港中文大學信興高等工程研究所所長 電子工程學講座教授 2004年被委任為逸夫書院院長 2006出任大學副校長 2004-2010年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研 究資助局學科小組委員

楊綱凱副校長 物理學講座教授 1994年被委任為副校長 2010年被委任敬文書院候任院長 1999-2005年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研 究資助局主席

許敬文副校長 市場學講座教授 2004年出任協理副校長 2009年出任副校長


功能組別中大版 一言堂校董會 選任

委任

校園大肆亂咁發展計劃

教學酒店益地產商 三改四乜都無準備 深圳分校高速上馬 分拆藝術系、音樂系 麻鬼煩 Veriguide 狂起新書院 ...

中大校董會成員比例圖

獨裁者是如何煉成的 ?

香港中央集權大學校政實錄 文:笑嬉嬉

提及中大校方歷來的暴行,少不 免就會將矛頭直接指向劉遵義。 好似只要佢一落台,由面目未算 可憎的沈君上任,中大的惡夢就 會告一段落。可是校董會外最高 權力核心,行政與計劃委員會的 成員一致通過禁止罷放民主女神 像一事,就揭露出中大的整個管 治不只是校長一個人的問題。所 以熱心關注中大發展的學生、老 師、校友、職工都應該要明白劉 校長絕對是一個問題,但整個制 度本身是一個更大的問題。

見,校董會不過淪為校方高層自己扮監 察自己的場所。

教職員和學生的失語 中大校園內,老師跟同學的意見亦都不 受重視。2006 年之前,學院院長一直由 系內教職員互選產生,擔當著反映教職 員意見到決策層的重要角色。可是學院 院長產生辦法由互選變成委任後,院長 就成為了由上而下決策的工具,老師的 意見亦被無視,所以在今年初才會有一 群教職員在校內的收發處傳遞對校方高 壓統治表達不滿的匿名信。另一方面, 學生的意見亦得到校方充份的無視,在 設立新書院、與教院「深入協作」、校 園十五年發展計劃等重大事務上,校長

自己友管自己友的校董會

都明確反對加入學生代表,拒絕學生直

要探討整個權力架構的問題,我們不免

接參與。

要將焦點放在大學校董會的構成上。現 在的大學校董會包括校長、院長等的校 內主管人員共 23 名,再加上特首委任和 由書院院務委員會(書院院長擔任主席) 選任的校董,總數達 33 名,已經足夠控 制整個校董會。校董會又會委任 10 名校 董,令形勢更一面倒。相反,在現有的 架構下,書院校董會的獨立性成疑。只 有還未改組的教務會選任,再加上校友 評議會選任、議員互選的校董還可以稱 得上有獨立性,總數不過 9 人。由此可

中大,你勝利了麼?

委任校董人數: 校長 副校長 司庫

1 6 1 4 學院及研究院院長 9 大學校董會秘書 1 1 大學校董會資深顧問 終身校董 4 校董會由香港居民中選任 6 監督委任(特首委任) 6

民主女神在中大豎立、劉遵義落台並不 代表中大勝利了。相反,如果如果以為 沈祖堯上台就一天都光哂,而忽略了中 大整個管治架構的不合理性,繼續任由 與劉遵義同聲同氣的權力集團掌管整個 中大的未來時。中大,你其實正在步向 滅亡。

選任校董人數: 書院校董會選任 書院院務委員會選任 教務會選任 校友評議會選任 立法會官守議員以外之議 員互選產生

8 4 3 3 3


起底!謎樣之 行政與計劃委員會 文︰明能壓碎

「行政與計劃委員會」一致決定不能接受學生會幹事會會 長的擺放申請,一時之間,群情洶湧,究竟行政與計劃委 員會呢舊嘢,係咩東東?喺「民女像入中大」呢件事上, 又發揮咗咩作用?

事無大小都管的行政機構 實際上,校長係「行政與計劃委員會」的呀頭,大學校董 會對下就係佢啦,而向大學校董會報告,又一定要經佢 喎,係中大內的最高權力核心,成個中大嘅嘢就通通都係 呢個委員會睇。

劉遵義馬房 一個如此重要的部門,校長自然希望可以全權控制啦!自 劉遵義上任以來,先後委任了四位副校長,總共六位,令 副校長人數垂直上升。新書院院長亦是大學高層委任。。 學院院長則在零六年在一片反對聲下由教員互選變成委任 制。剩下的,例如秘書長、教務長等,更屬人事聘任。簡 單來說,中大內的最高權力核心不過是劉遵義馬房。

最神祕的組織 雖然「行政與計劃委員會」影響住中大的大大小小事務, 之但係佢一直都好神秘。不但無網站,亦都睇唔到佢嘅會 議紀錄。佢幾時開會、點樣開會、傾咗啲咩,對唔住,無 可奉告咁濟。好似今次「民女像」單嘢,又話不記名投票 一致決定,又話因政治中立不能接受申請,又話會繼續同 學生會溝通,好話說盡。實質上,化咗成個妝,想遮住啲 咩呀?遮住咗透明度囉。

欠缺透明度的中大 政治固然不能黑箱作業,但行政又何嘗唔可以唔公開透 明,否則咪出咗呢啲唔需要解釋嘅所謂「行政決定」。即 使民主女神落戶中大,但係喺不民主嘅社會同校園中,透 明度都係奢侈品──你搞到我,但我唔知你做乜。 校長:劉遵義 副校長:華雲生、楊綱凱、鄭振耀、程伯中、許敬文、黃 乃正、徐揚生、馮通 書院院長:梁元生、黃乃正、馮國培、沈祖堯、莫理斯、 辛世文、劉允怡 學院院長:熊秉真、黃德尊、李子建、汪正平、Mike McConville, 霍泰輝、伍灼耀、李少南 研究院院長:黃永成 秘書長:梁少光 教務長:吳樹培 財務長:陳鎮榮 大學輔導長:吳基培

中大又有新危機︰小學系將遭「陰乾」  自劉遵義上任以來,中大鑊鑊新鮮鑊鑊金,來緊又有大單 野。今年5月下旬,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下稱教資會)宣 稱,就 2012年至2014年八大學額分配作出調整,將回撥學 額增近一倍至7.5%。以現時總學額14,500計算,當教資會 要求 各院校抽出7.5%學額作競爭,2012至2014年度將會有 1,088個回撥學額。如果用每個學額的成本20萬港元去計算, 這 個分配調整就涉及教資會每年撥款2.18億元。面對著掌管 著大學資源的教資會,八大院校自然乖乖就範,提交能迎合 教資會評審原則的計劃書,並各施各法提高院校在市場的競 爭力,務求奪取這些回撥學額。

部門可被改組 各學系壓力日增 院校增強競爭力的慣常手是合併或重組個別部門,將資源分 配到有市場需要的學系身上。如此安排自然會削減校內弱勢 學系的學額,使它們變得更加弱勢,甚至乎會出現「殺系」 危機。中大副校長華雲生已「先聲奪人」向下層施壓,要求 各學系提交六至八個新課程,更促請各學系推動跨學科合 作。迄今,其他院校高層已開始拉攏社會科學系與工商管理 系合作,開辦社會學與工管等實用性科目。相信中大為向教 資會爭奪資源,亦會附和這個趨勢。

中大學生會電話︰26097201 中大學生會電郵︰cusu@cuhk.edu.hk 中大學生會聲討中大校方禁止擺放民主女神聯署網址︰ http://www.gopetition.com/petitions/display-thestatue-of-goddess-of-democracy.html

市場化之路--殺系之陰謀 我們可以預料中文大學將進一步踏上市場化之路:增設具競 爭力的學位課程之餘,同時會將日漸萎縮的藝術、哲學、純 理科等學系逼上梁山。加上三改四之後,中大將套用港大新 設的入學制度來招生──學生入學時選擇的只是學院,入學 一年後才選修課程。學系無法在聯招獨立收生,例如新生只 可選擇中大文學院,卻不可選擇中大音樂系或中大人類 學。 如此一來,某些偏門學系自然無法確保報讀人數。這不單令 成績稍遜的新生無法入讀某些偏門學系,而且某些偏門學系 的財源,也會隨報讀人數而減少。換言之,就是某些偏門學 系的自主性將大大降低,繼而被逼合併,甚至取消。

遺忘教學理念 大學步向商品化 一個社會需要甚麼學科,豈能簡單地以受歡迎程度作決 定?學系的開辦殊非容易,花去不少前人的心力,又豈能 說廢就廢?可是,劉遵義明言辦大學就好像開茶餐廳,又 曾以加收外地生為由,強迫將各學系的主修科轉為英語。 在其治下的中大,教學理念已愈來愈模糊,市場化思維愈 來愈強烈。面對教資會以市場競爭為基礎的回撥制度,又 怎能期望劉遵義的管治集團會堅持到底,公開諮詢和辯論 學系的存廢合併問題,以及審慎考慮各學系對香港社會的 意義和價值?

「校園民主.堅持到底」號外  

六四廿一週年之夜新民主女神順利登陸中大,但這就是民主的終點嗎?中大學生報重新檢視中大校園、高等教育的權力網,從六四開始談起,與同學共同尋找校園民主的實踐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