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elvis & emmy


一顆鑽石,每個女人都趨之若鶩。別說她們拜金,我確信她們只是單 純地以為收到鑽石,愛情就會叨到鑽石的光,變得永恆。


可是⋯⋯為何收過鑽石戒子的我,沒有得到應有的承諾和天長地久?


男人離開後,衣櫃裡再沒有留下他的襯衣,連我最喜歡的唱片也 一併帶走了,留下的也只有這一枚戒子和一室淡淡的煙味。 我的愛情距離永恆大慨還差了十萬光年。 永恆⋯⋯永恆的意思就是現在吧。


為甚麼沒有跟他多 拍幾張照片呢?

一個人到了沖繩旅行。吃到甚麼美食,見到甚麼風景,除了我自己,只 有手中的 Roliflex 知道。按下快門,眼前的風景就可以變成執在手中的相 紙,那一種感覺令我很安心。


一個人在沖繩走了很多路,炎夏的街道不知怎的很寧靜,好像所有人都 躲了在家中納涼。整個沖繩,好像只剩我一人。


走累了,一個人站在海邊,對著面前蔚藍的海岸線看得出神。

「Are you okay? Lost your way?」 原來我哭了。 眼前的他皮膚黝黑,是當地人吧,可是英文還說得不錯。 到底我有沒有迷路呢? 那一刻,我對著這個認識不到三分鐘的人不分青紅皂白的哭了半小時。

Are you okay? Lost your way?


" The diseased oyster makes the most beautiful pearl." --Ernest Hemingway 他叫 Elvis,是珍珠養殖場的技工。他說了很多關於珍珠的事給我聽。 他說珍珠的誕生,是一場意外。 一顆沙粒意外闖進珠蚌,就如沙吹進眼睛,我們會流眼淚,把沙粒沖去。可是珠 蚌不會分泌淚水,只會把自己的養份分出來把沙粒包起。一復一日,年復一年, 一層接著一層地包起來,把原本令它痛苦不堪的沙粒,變成光滑圓潤的珍珠,化 為身體的一部份。 我不知道他為甚麼要跟我說這些話,可是內心的重擔不知不覺的,像流沙一樣, 一點一點地流走了。


第二天傍晚,他帶了我去北部的萬座沙灘,說那裡可以找到天然珠蚌,還說要 教我採珠,把自己最喜歡的一顆,帶回香港做手信。 傍晚的萬座沙灘很美,整個海都被染成燦爛的金黃色,天空被染成深沉的粉紅 色,很久沒有在香港看到這種天色。隨著太陽落下,遊人愈來愈少,沙灘上只 有幾對情侶在漫步散心。Elvis 就像一個大男孩,摺起褲管就直奔到淺水處找 珠蚌,我也被他的熱情感染了,跟他在沙灘上四處跑。一個晚上就找到十多顆 珍珠,每次打開珠蚌就如抽獎一樣,大小色澤也不一樣,可是全都有各自的美 態。Elvis 拿起最大那顆,跟我說那最適合做戒子,我打趣說戒子夠多了,弄 一對耳環就好。

「噫?我的戒子呢?」 「怎麼了?甚麼戒子?」

「我的......」 我發了狂似的在沙灘上找戒子,找那男人送給我的戒子,那一枚對他來說再沒 有意義的戒子。 Elvis 跟我找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有找到。 「我還是先送你回酒店吧。今天晚上我也約了人,快要遲到了,不好意思。」 我看著漆黑一片的海灘,感到異常無力。那天晚上,睡睡醒醒的,在床上翻了 很久,才勉強撐到天亮。


咯咯⋯⋯ 門外傳來隱約的敲門聲。 看了防盜眼,原來是 Elvis。 我一把門打開⋯⋯

「不見的,就是這一隻嗎?」


就在 Elvis 為我找到戒子的一剎那, 我才知道那一隻戒子對我來說已完全沒有意義了。


拖著他那傷痕纍纍的手,縱然手上沒有戒子, 心裡卻非常踏實。

emmy&elvis  

emmyelvis,elvisemmy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