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城大月報

校 政

二零一二

六月號 六月號

  ?

1

城大月報二零一二年六月號 第二十七屆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編輯委員會琉聲 編輯委員會琉聲出版

地址:九龍塘達之路83號香港城市大學 康樂樓6樓R6217室 網址:http://www.cityusu.net/eb/ 電郵:27sueb@gmail.com 電話:3442 5565

AC3 問題多

校政/6 校政

 民主女神 民主女神  被拐之謎  被拐 之謎

反拉布 謬論 社會/9 社會

梁國雄 議員訪談 專題/10

報料熱線:3442 承印商:陳湘記圖書有限公司 發行量:八千份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版權所有 不得翻印 非賣品


3

城大月報

校 政

「民女」被拐

二零一二

六月號

─與關社對話

本報就有關事件,與關社成員進行訪問,以了解該組織的行動過程、目的、以及事件中的角色,以下是內容節錄。 關社成員: Gill(李澤民) 羅倫(羅偉倫)

Run(陳德運) Queenie

記: 編輯委員會琉聲記者

記:你們是何時把民主女神畫像掛上? 羅倫:五月二十二日,我們在絕食行動後隨即掛上。 (編按: 「六四廿三週年絕食祭英烈行動」第二天下午) 記:當日你們如何決定將畫像掛於該處? Run:絕食當日有關社成員到該處視察,認為該處最適合,夠方便、 夠注目,反而「三上四」電梯範圍太多其他橫額、太花。我們為了讓 更多的同學望見該畫像,於是將其置於該處。 記:你們有否就放置畫像一事與學校溝通過?若有,是在放置前抑或 後? Run:溝通……學校應該知道我們會在附近放置。 羅倫:以電郵形式通知學校,則在五月二十四日。其實在活動期間, 學校一直有職員關注我們的行動,我們感覺校方實質上是支持我們。 Run:表面上支持……實質就不得而知。應該說在整個過程中,他們 有監察、有拍照。 記:你們始終有否正式通知學校行動的內容,包括掛放橫額? Run:行動的詳細內容……沒有。但校方一直有兩位職員與阿Gill及 Endy(編按:兩位皆為關社成員)聯絡,其中一位是Karen(編按: 郭麗芬,學生發展處監督執行專員),另外一位……忘記了名字。 我們主要是當日早上八、九時才作出通知,他們才知道絕食行動。當

時他們曾詢問有沒有可以協助我們的地方,例如器材支援,又有問活動 時間長短,會否有衝擊等等。 記:當時有否提及會掛上畫像? Run:位置……沒有提及,因為我們當晚完成畫像後,其中幾位成員發 現那個位置適合,於是使掛上。我們起初也沒有具體的放置計劃,只知 道會掛上。 記:你們當時是否知道該範圍,即恒生銀行、圖書館門口一帶不容許放 置任何橫額? 羅倫:其實我們於當日早上記有關活動知會校方時,他們曾提出與我們 的代表商討活動的細節,但我們關社沒有代表,所有的決策都是透過共 識得出的,所以我們拒絕與學校進行任何的討論。 Run:我們關社的宗旨主要有兩個,第一當然是六四,第二是城大是學 生的公共空間。我們認為學生使用學校的空間,是不應該需要申請的, 因為申請的話,需要等待校方批核,決定權便在學校手上,這有一種租 借的感覺。我們關社認為校園是應該師生共治的,所有學生在不危害他 人安全的情況下,都可以使用學校的空間。 我們對於是否知會校方曾經有一番爭論,最後覺得只是禮貌上需要通知 學校。其實我們的立場是──即使校方阻止我們行動,我們仍然會進 行,所以學校是否批准、是否認同,對我們而言不是最大的考慮。 記:你們有否與學生會幹事會就行動內容進行過任何的討論? Run:沒有與他們進行正式的討論,但有在私下提及,他們理應知道。 記:當初掛放橫額的時候,預計放置直到何時? Run:當時沒有,後來得出共識──直至平反六四為止。 記:既然無論學校的意見如何,你們都不會改變行動,即可預見後來必 定與學校發生沖突,你們當時對此有何計劃? 羅倫:我們內部討論的時候,沒有人預見會與學校發生沖突。之前我們 舉行活動的時候,與校方的關係都是十分和平。我們只是不認同活動需 要經校方批准,正如我們不認同遊行需要警方批准。

報料熱線:3442 5565

在此事件中,我們關社最不滿的是學校只有內部商討,直至移除畫像為 止,沒有邀請過我們討論。在任何的活動中,我們都通知校方如果任何 意見皆可討論,即使在絕食活動中,不少關社成員都有向校方職員解釋 活動內容,一切都是有商有量。 Run:其實今次不是我們第一次舉行不通知校方的活動,之前一直都沒 有衝突。 記:校方何時正式要求你們移除畫像? 羅倫:好像是十二、十三日(編按:電郵紀錄顯示為十三日)……總之 掛上後三星期,校方要求我們於十五日前移除,否則他們會在十六日代 為移除。 記:你們即時的反應如何? 羅倫:因為我們需要討論,而兩日時間太短,成員又正在放假,於是未 能取得共識。我們覺得這極不合理,校方擁有三星期的討論時間,而我 們只有兩天。 Run:校方只給予兩個選擇,一是我們自行移除,二是他們代為移除, 沒有第三個選擇──繼續放置。 羅倫:校方聲稱曾經建議我們將畫像移至可預訂的位置,但事實上從來 沒有這回事。

記:你們於該兩天期間,有否向校方反映過時限太短,不足夠讓你們得 出任何結論? 羅倫:沒有。 記:你們於該兩天期間有否任何行動 ? Run:組織內部有討論。 記:有否向校方要求延長時限? Run:對此我們也未有共識。 記:目前為止,你們除民主牆上的聲明、以及傳單外,有否與校方進行 任何的溝通? 羅倫:民主牆上的聲明可視作對校方的聲明,而沒有另外私下溝通。今 天會就校方的普發郵件再登聲明回應(編按:已登)。 Run:我們將會公開與校方來往的電郵(編按:已登)。 (Gill於期間加入) 記:你們給學校的電郵是否共同撰寫? Gill:我們會放上Facebook群組,如同維基百科般修改。發送郵件則為 Endy,學校經常主動與他聯絡,所以由他發送。他送出的郵件只有一 封,就是知會學校掛放畫像一事。 記:Endy是否把所有學校的回信放上Facebook群組? Gill:是。 記:有沒有電話聯絡? Gill:事實上,遑論CDFO(校園發展場地及設施管理處),昨天也是第 一次與SDS(學生發展處)聯絡(編按:訪問當天是六月十九日),應 該說是私下與Karen談話,探學校口風。 我們通常不會接校方的電話,因為與學校以電話聯絡,或是應邀開會過 後,學校便會認為已經跟我們達成共識。所以就這件事,我們不敢與學 校開會。 雖然我們放置民主女神畫像沒有民意基礎,但它是屬於公民社會的其中 一樣東西,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圖籐。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 「民女」被拐 「民女」被拐

二零一二

六月號

校 政

422

─與CDFO對話

凌:凌志明(校園發展及設施管理處設施主任) 記:編輯委員會琉聲記者

綜合報導:民主女神「被失蹤」雙方各執一詞

凌:校方設有機制讓學生申請展示橫額,而部份可預約的區域亦由 記:即是指假如電郵上表明可以與校方商量,校方便會提供永久使用的位置? 學生會所管理,例如電梯三樓上四樓的位置(大堂)。之前(5月 凌:校方曾經向關社建議其他可預約的位置。學校自1983年便一直在變,難以 22日),關社(城大關社組)將畫像懸掛於非指定區域,亦沒有預 讓任何東西永久擺放,而幹事會的民主女神像亦只是暫時擺放至他們任期屆滿 先知會校方。及後校方找到物主,向他示意那是不可預約區域,建 的12月31日。校方要顧及未來新上莊的同學,因他們未必認同現屆代表的做 議他申請往可預約的區域懸掛。然而,那位同學(Endy)回答說關 法,所以校方會在這個時空尊重同學們的意見,讓他們在任期內擺放。 社發現其他位置並不適合,只有當時的位置(恆生銀行上空)是最 連日來,城大關社組(下稱:關社)與校 向CDFO查詢時,對方突然又指那是面對面的談話,並 校方有見事態轉趨嚴重,便在6月18日向全體 佳,所以選為懸掛位置。 記:幹事會向校方申請擺放民主女神像時,曾提出圖書館門口或民主牆兩個方 方就有關女主女神畫像擺放一事引起廣泛關 非致電。及後(5月25日)CDFO以電郵回覆陳,告知 師生發放電郵,澄清校方是按照既定程序辦事, 及後(5月24日),關社發來一封電郵,語氣用詞只為通知形 案。校方是如何界定哪一位置合理呢? 注。 式,並不是申請,但CDFO(校園發展及設施管理處)且視作一個申 他申請已遞交至CDC,但陳收到後並沒有作出任何回 并已建議關社將畫像懸掛在可以預約的位置,然 凌:校方接受民主牆的方案,但圖書館門口的另一方案便不適宜。 事件源於5月22日關社在城大三樓的恒生 應或行動。 而關社卻拒絕。而在6月13日及14日的時候,試圖 請。書件中,關社要求的是永久性(permanent)的展示(display), 銀行門口附近,自行掛上一幅由多人繪製的民 聯絡關社的其中一名成員不果,因此才引起及後 即永不移除。 記:校方是否先判斷展品是否適合,之後才討論時間與位置,還是兩者同時處 主女神畫像,藉此紀念六四二十三周年,并希 根據CDFO提供的資料,CDC就關社申請永久擺放 的所謂私自移除畫像。 某程度上,校方不清楚關社是什麼組織,因為它不屬於學生 理呢? 望引起城大學生對民主自由等訴求的關注。 一事進行了內部商討。據內部消息指出,校方只認定 會,也不是屬會。我本人知道當中有數名成員是城大學生,但其他 凌:你說得比較複雜,一時間難以說清楚。在關社一事中,校方第一件事是看 學生會為唯一正式的接觸單位,其餘非學生會組織皆 6月19日,關社在民主牆上張貼新一份聲明, 便不知道。不過校方將他們視作學生看待,畢竟校方很難驗證關社 懸掛的位置。極端而言,假如關社要將畫像擺放於辦公室門口中間,影響職員 而在畫像懸掛後的第二天,亦即5月24 不認可。而且其中一名CDC成員更電郵中指出,學生 內容指摘校方的澄清屬於誤導,當中校方提及的 於城大是否一個有位置的團體。 出入,是不是任由關社想擺便擺呢? 日,關社經內部商討決定以電郵形式向校方發 會幹事會較早前要求樹立的民主女神像已經是校方僅 建議完全是無中生有。而且質疑校方一直未有指 其後,CDFO將關社的申請遞交上校園展示委員會(Campus 出通知,并要求永久懸掛在該處。而校方在收 可接受的程度。而在本報的追查之下,發現CDC商討 示他們畫像被移除後擺放在何處,直至外界對此 display committee,CDC)。CDC主要處理一些永久性的展示。至於 記:就位置而言,關社的畫像沒造成阻塞。 到關社的電郵後,認為該電郵為一封申請信, 民主女神畫像的過程,其實是以電郵形式交換意見, 事表示關注,才告知他們畫像的收藏地點。更指 暫時性的展示,如之前幹事會的民主女神像,幹事會外務副會長潘 凌:那個位置人流最多。從安全的角度及救護車的角度來看,這是不適合。 及後將信件遞交至校園展示委員會(Campus 委員會並未有就此事舉行任何會議商討此事。其成員 摘校方的CDC漠視師生的意願,是一種黑箱作業, 逸朗(阿朗)曾就i-cafe擺放民主女神像事宜向CDFO申請暫時性的 Display展示。及後幹事會發現他們想要更長的擺放時間,便往CDC申請。 Committee—CDC)。而校園發展及設 除學生會會長及研究生會代表(CityU Postgraduate 并在聲明內要求校方開放公共空間,讓更多學生 記:現時由校方掛上橫額的做法便已經確保安全,而恆生銀行亦比大堂電梯的 施管理處聲稱已於即日(5月24日)致電關社 Association--CUPA),再加上七名校方代表所組 參與校園管治。 說起CDC,學生會會長Jenny(林靖雅)是九名成員之一,亦有另一 人流少。 成員且信件發放人陳柏亨(Endy),向他指出 成。經過數日來的商議,最終在6月12日得出投票結 名學生代表是舊生會的。這個關社的申請,CDC討論了一會,最終 凌:不,其實那邊還有一個門口,只是校方還未開始使用。 該處並非可預約懸掛橫額的地方,建議關社把 果,而結果為八對一,八票反對,僅在學生會會長一 文/蔡子恩 不獲批准。 橫額移到其他地點,卻被陳拒絕。然而,包括 人贊成下被否決。 總括而言,這是幾方面的問題。第一是關社懸掛的位置並不適 記:目前人流還是比較低。 陳柏亨在內的關社成員均否認有校方人員接觸 當。那個位置人流最多,校方多年來不曾懸掛橫額,亦不會讓學 凌:不,問題是這些東西不適宜擺放在那個位置。 過他們,更遑論致電他們商討此事。校方一 直至6月13日下午,委員會以電郵正式回覆陳柏 生預約。第二是學校要跟據既定的措施去運作。校方要考慮很多因 直未能提供有關的電話記錄,在本報的多番追 亨的申請,表示委員會不通過永久懸掛此畫像,并 素,包括安全的問題,救護車的配套,以及同學們擺放的時間。關 記:現時可預約的區域只提供予學生會組織申請,輪候亦需時。校方有沒有其 問之下卻推搪電話記錄已失去,無法提供。另 要求關社成員於兩日內,即6月15日或之前將畫像移 社申請有兩個問題,第一是位置的問題,第二是永久展示的問題。 他區域讓關社或其他同學以私人名義申請呢? 外,CDFO更在一封給予本報的電郵中指出,學 除,否則CDFO會在6月16日替其移走畫像。而關社則 凌:我並不清楚關社能否找到可預約的位置,這個可能需要傾傾。不過,因為 生發展處(Student Development Services— 未有就此信件作出任何回覆、延遲或覆核等。直至到 記:早前幹事會申請體積較大、佔地較多的民主女神像的永久展 無法預約位置而隨處懸掛橫額,是危險的行為。假如所有學生都這樣作,便會 SDS)的郭麗芬女士曾協助致電關社的其中兩 6月16日早上,關社發現校方真的把畫像收走,對此 示,校方便跟幹事會協商其擺放位置,但校方另一方面卻直接否決 很有問題。 位成員,只是他們不接電話,而郭女士亦留了 感到無奈及憤怒,因此在網上平臺發放一封譴責的立 關社的申請,不作協商。是不是幹事會要求永久展示是否比一班學 口訊。但在本報向郭女士查證此事時,郭女士 場書。信件的內容大致是譴責校方不開放公共空間, 生容易呢? 記:關社的畫像並不是為了自己。 一口否認有關的致電,更指出在5月22日至6月 不願意聽取師生的意見等。而事件亦引起部份傳媒的 凌:首先要搞清楚,這是雙方面的。校方曾致電關社成員,但他們 凌:這件事有商量的空間,但關社卻先懸掛畫像再問你如何看。CDFO只是個公 16日期間從未致電予任何關社成員。而在再次 關注,並在其後的報紙上被刊登。 不理會。之後校方跟據關社電郵的資料,認為位置不適當,所以不 證人,根據學校的政策去執行。對於能否開放位置,學生是可以巡眾多渠道去 批准。 商討,如學生會、SDS(學生發展處)。 記:校方會否邀請關社成員到定立展示政策的CDC一同開會傾談? 凌:我個人不代表CDC,不予評價。早前幹事會申請民主女神像時,會長Jenny 曾授權阿朗到CDC開會。 記:據關社稱,5月24日的電郵並非申請,而接著下來的三星期亦一直等候校 方傾談,但等回來的卻是6月13日要求除去畫像的通知。 凌:如果關社的電郵並非申請,而是想跟校方傾談,便應主動找校方。 記:關社無法進入CDC,沒有渠道直接向校方傾談,而學生會亦不代表關社於 CDC發聲,以致關社完全不清楚事件的進程。 凌:如果學生會代表不代表關社,邏輯上即是要每個學生做自己的代表?學生 會是由學生所選,何以代表不了關社? 記:因為關社並非學生會組織,學生會會長無法代表他們於CDC發聲。 凌:校方只是找學生會會長作其中一名成員,尊重她的看法,而非想她代表 所有人。校方認為CDC的九個人都具代表性,他們的看法便是學校大部份的看 法。雖然有少數人或許意見有異,但校方或社會的做法都是以大多數為主。 記:在學校裡,佔大多數的是學生,校方反而佔少數。為何CDC的成員以校方 佔多數呢? 凌:這是看法不同。如果以你的角度來看,是否教職員、校長都是由學生去選 呢? 記:現時確實有制度讓學生去評估教職員的表現,而現在的問題是天秤傾斜的 程度。 凌:制度是容許校方授權一個委員會或是一個部門去聘請人員,而學生要否參 與其中,連日常的操作亦需要匯報給學生呢?這個值得探討,但暫時不是。某 程度上,讓學生有決定權是對的,但不是絕對。至於當中哪一方佔較多,哪一 方佔較少,以我的身份談不了。我是同意學生是要參與,但當中的比例與範疇 便要傾談。其實6月1日時,校方也有一個讓步,認為學生是應該參與決策的, 而未來亦趨向開放更多的空間讓學生使用,例如AC2的自由閣。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5

城大月報

校 政

「民女」被拐

二零一二

六月號

評論

三家通輸

民主抽水鬧劇  幹事會割席當中立  牆頭草兩面擺 縱使關社屬於非學生會的獨立學生組 織,但其實早已獲幹事會間接承認,其之間 更存有不可分割的利益關係。事源本年二月 的「撤回削減自資銜接學位示威」,幹事會 曾廣泛號召校內人士參與其行動,而關社便 是其中一個回應號召的組織,參與人數更遠 遠超越在場的其他團體。從那時開始,幹事 會便看中了關社的組織力,打算長期、充分 利用。從幹事會三月的校政論壇到五月的「 與吾爾開希對話」等校內活動,關社成員都 不時應約出席撐場,而在民主女神像樹立儀 式上,更獲公開發言的機會。某程度上,幹 事會在利用關社的號召力來充撐場面,而關 社則一步一步跟幹事會拉近關係,獲取建制 上的承認,可說是互惠互利。 然而在民主女神畫像事件,幹事會一直 保持沈默,既不調解亦不介入關社與校方的 糾紛,僅在校院展示委員會(CDC)投下唯

操作、抑或意識形態上都充滿漏洞,這不禁 使人質疑其目的及組織能力。 首先由近至遠,關社在最新的公開聲明 中說「大學校園乃是公共空間,學生、甚至 不同的公眾人士均有權使用」。儘管公共空 間的定義仍有不少爭議,但相信在任何一個 說法中,大學校園也不會成為公共空間。 假如成真,胡法光不再需要預約,羽毛球 場將長期被佔用,相信筆者再無能力擠進 去。AC1食堂長期為校外人士使用,加上原 來已為數不少的學生,使設施的容量超出負 荷,於繁忙時間購買一盒燒味飯動輒需要一 小時。這就是公共空間,這就是資源化為公 共的結果,每個人都追求最大化的得益。也 許是筆者無限上綱,想得太遠,還且退一步 分析,這可能只不過是關社的筆誤,他們實 際的意思是「大學校園部分地方是半公共空 間」。「半公共空間」指具有某些前提下, 任何人皆可參與的空間,即所有人皆可預約 場地,前提是其必須是本校學生。再多退一 步說,筆者無法代表所有學生的意見,或者 果真大多數人都同意將大學校園化為公共空 間,但這是由關社說了就算嗎?他們聲言校 園乃師生共治,「大學公共化」應該也是共 同商議的題目之一,而非不辯自明的真理。

一的贊成票,甚有過橋抽板之嫌。幹事會既然贊 成畫像永久懸掛於不獲校方承認的位置,其後又 為何妥協於CDC的議決,而不支持關社的行動? 說白了,幹事會作為體制內的既有利益者,將與 校方的交情放在關社之上。縱然當初投下贊成 票,但實質上對關社不守規矩的做法並不認同。 在明知議案不可能通過的情況下,那一贊成票只 是賣給關社的一個人情,以便日後繼續掙到撐場 者。立場上的前後不一的幹事會暗地向權貴搖頭 擺尾,淪為純粹的政治投機者。

校方過度政治敏感  終使行政出錯

復日常運作(三日內通知),以致關社後來借 故鬧大。 最令關社憤怒的是校方沒有事前獲得關社 方面的回應,只是循行政手段決定將畫像除 下。由此至終,校方各部門過度政治敏感,害 怕沾上政治責任而閉門造車,CDFO只負責行 動,SDS只負責聯絡,CDC只負責審批,當中沒 有一方作協調總結。顯然而見,校方沒有專責 處理非學生會組織的機制,過往校外的壓力團 體亦只由副校長級人馬代為處理。是次各部門 之間欠缺協調,後果便是誰也沒成功聯絡過關 社成員,各部門口供亦屢有出入、刪改,互相 推卸責任致,使事件由鬧劇升級為羅生門。

按本子辦事的CDFO,在正常的情況下,理應在 畫像非法懸掛後立即將其除下,待CDC審批有關 方案後才准許其懸掛。在校方批准幹事會擺放民 主女神像之前,CDFO亦要求幹事會以粉紅布包住 神像,待審批後才讓它重見光明。同是民主女 神,但CDFO因六四事近而特別寬容關社未審先放 (由5月22日至6月8日三星期),卻在六四後回

雖然校方與幹事會在有關事件說不上是無 辜,但要數責任最大的莫過於關社本身。他們 雖然不斷拋出華美亮麗的詞彙,但是無論實際

學生運動即興  思慮欠周詳

以六四做文章 作民主抽水機

其次,關社由掛放畫像到爭取學生權益都是 見步行步,無計劃、無目標。絕食行動當日才知 會校方,民主女神畫像亦即興掛上。但他們奉行 「三不」政策──不申請、不商討、不妥協,在 此原則下,他們倒是言行一致,幾近與校方零接 觸。在訪談中,關社成員更宣稱不論校方意見為 何,他們都不會改變計劃。此等原則下,於學校 舉行活動而莫管校方意見,難以想像不會產生任 何磨擦,甚至可以說這鐵定是一個待爆的炸彈。 且不論行為的對與錯,假如關社的原來目的是透 過與學校的互動,宣傳「大學公共化」、「師生 共治」的思想,還可說他們是深思熟慮,對行動 的目的、影響有週詳計劃。然而他們卻在訪談中 說這一切都只是意外,想不到校方會反對在原來 就不容許掛放橫額的地方放置民主女神畫像,亦 想不到會與校方發生衝突。如關社非刻意隱瞞計 劃內容,則其反映他們不過一群烏合之眾,行事 草率而欠思考。所謂的學生運動,只是一場鬧 劇;爭取民主,淪為上街吃飯的即興活動。

最後,關社不斷運用一些貌似好看的詞 彙,堆砌出宏大的宗旨,但實質意識形態混 亂,缺乏足夠的自省能力。他們無視原來的規 則、更不與校方討論,純粹將學校塑造成大魔 頭,這是反體制的路線;而將整個大學校園視 為公共空間的構想,充滿無政府主義色彩,關 社更無詳細說過實際操作是怎樣的一回事;完 全師生共治的解構性社會制度,更是是共產主 義中理想的極致。當然,民主只是一個盒子, 實際上可以放進不同版本的制度,美國式的大 多數人政治、代議制,與古希臘城邦式的直接 民主已經兩回事;而無政府主義某程度上也算 是民主的一種。因篇幅所限,筆者無法在理論 方面多作分析,而以上想說的是,關社無清晰 的意識形態路線,純粹握住「六四」與「民 主」做文章,自以為站上了道德高地,淪為不 自覺的「抽水」組織。再者,既然關社提出師 生有權利表達意見,則沒理由強迫所有人都接 受他們那一套、盲目往前衝,做事先斬後奏。

公共空間定義須釐清  目標絕不可模糊

文/汶山 燒雞翼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

校 政

二零一二

六月號

4

「民女」被拐

綜合報導:民主女神「被失蹤」雙方各執一詞 連日來,城大關社組(下稱:關社)與校 方就有關女主女神畫像擺放一事引起廣泛關 注。 事件源於5月22日關社在城大三樓的恒生 銀行門口附近,自行掛上一幅由多人繪製的民 主女神畫像,藉此紀念六四二十三周年,并希 望引起城大學生對民主自由等訴求的關注。 而在畫像懸掛後的第二天,亦即5月24 日,關社經內部商討決定以電郵形式向校方發 出通知,并要求永久懸掛在該處。而校方在收 到關社的電郵後,認為該電郵為一封申請信, 及後將信件遞交至校園展示委員會(Campus Display Committee—CDC)。而校園發展及設 施管理處聲稱已於即日(5月24日)致電關社 成員且信件發放人陳柏亨(Endy),向他指出 該處並非可預約懸掛橫額的地方,建議關社把 橫額移到其他地點,卻被陳拒絕。然而,包括 陳柏亨在內的關社成員均否認有校方人員接觸 過他們,更遑論致電他們商討此事。校方一 直未能提供有關的電話記錄,在本報的多番追 問之下卻推搪電話記錄已失去,無法提供。另 外,CDFO更在一封給予本報的電郵中指出,學 生發展處(Student Development Services— SDS)的郭麗芬女士曾協助致電關社的其中兩 位成員,只是他們不接電話,而郭女士亦留了 口訊。但在本報向郭女士查證此事時,郭女士 一口否認有關的致電,更指出在5月22日至6月 16日期間從未致電予任何關社成員。而在再次

報料熱線:3442 5565

向CDFO查詢時,對方突然又指那是面對面的談話,並 非致電。及後(5月25日)CDFO以電郵回覆陳,告知 他申請已遞交至CDC,但陳收到後並沒有作出任何回 應或行動。 根據CDFO提供的資料,CDC就關社申請永久擺放 一事進行了內部商討。據內部消息指出,校方只認定 學生會為唯一正式的接觸單位,其餘非學生會組織皆 不認可。而且其中一名CDC成員更電郵中指出,學生 會幹事會較早前要求樹立的民主女神像已經是校方僅 可接受的程度。而在本報的追查之下,發現CDC商討 民主女神畫像的過程,其實是以電郵形式交換意見, 委員會並未有就此事舉行任何會議商討此事。其成員 除學生會會長及研究生會代表(CityU Postgraduate Association--CUPA),再加上七名校方代表所組 成。經過數日來的商議,最終在6月12日得出投票結 果,而結果為八對一,八票反對,僅在學生會會長一 人贊成下被否決。

校方有見事態轉趨嚴重,便在6月18日向全體 師生發放電郵,澄清校方是按照既定程序辦事, 并已建議關社將畫像懸掛在可以預約的位置,然 而關社卻拒絕。而在6月13日及14日的時候,試圖 聯絡關社的其中一名成員不果,因此才引起及後 的所謂私自移除畫像。 6月19日,關社在民主牆上張貼新一份聲明, 內容指摘校方的澄清屬於誤導,當中校方提及的 建議完全是無中生有。而且質疑校方一直未有指 示他們畫像被移除後擺放在何處,直至外界對此 事表示關注,才告知他們畫像的收藏地點。更指 摘校方的CDC漠視師生的意願,是一種黑箱作業, 并在聲明內要求校方開放公共空間,讓更多學生 參與校園管治。

文/蔡子恩

直至6月13日下午,委員會以電郵正式回覆陳柏 亨的申請,表示委員會不通過永久懸掛此畫像,并 要求關社成員於兩日內,即6月15日或之前將畫像移 除,否則CDFO會在6月16日替其移走畫像。而關社則 未有就此信件作出任何回覆、延遲或覆核等。直至到 6月16日早上,關社發現校方真的把畫像收走,對此 感到無奈及憤怒,因此在網上平臺發放一封譴責的立 場書。信件的內容大致是譴責校方不開放公共空間, 不願意聽取師生的意見等。而事件亦引起部份傳媒的 關注,並在其後的報紙上被刊登。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7

校 政

城大月報

二零一二

六月號

「三三四」學制下學生會架構改變 會章內容須其後再修正 在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三日,全民大會第二次續會已通過「三三四學制」的會 章修訂。當中修訂的內容提出於學生會架構下成立學院及學部聯會(下稱「院 部會」)。於「三三四」學制下,「大學聯招辦法」提供的課程選擇將會以學 院為單位,有別於過往新生以科目為本的課程選擇。在修訂前的學生會架構 下,新學制學生因要先修讀基礎課程,不能按照現存方法獲分配至各學科聯 會。院部會成立後將直接附屬於學生會,而現有的學科聯會將附屬於相應的院 部會。筆者認為會章有必要為新學制調整內容,以保障基本成員的利益,但當 中的內容隱藏著一些制度性問題,令其運作未能達致完善。 根據修訂後的學生會架構,學科聯會將從屬於院部會,院部會的權力認受 性將出現問題。院部會的成立目的是為保障就讀基礎課程的新生的利益,新修 訂的會章內容中並沒有提及基礎課程以外的學生可否參選或選出院部會的代 表;而新修訂的內容只提及院部會的學生會評議員的產生辦法,選舉方法會沿 用比例代表原則,議席依據其會員數目與學生會全體會員數目比例作分配,簡 單來說就是比例愈大,議席愈多。因此,筆者認為新的會章修訂只暫時處理了 學生會評議會的代表性問題,但是,會章應就院部會與學科聯會的從屬關係多 加著墨,否則,院部會的認受性將成疑,變相激化了學生會內部組織的矛盾, 因基礎課程的學生將有機會領導一年級至三年級的學生。 另外,同樣根據修訂後的學生會架構,學科聯會的運作將要經三重審理, 繁複的程序務必影響學科聯會的工作效率。假若學科聯會欲取得學生會撥款, 提交的文件要先經學科聯會評議會審議,繼而交予院部會評議會審核,最後交 由學生會評議會審批,「三重審理」可謂費時繁複。成立院部會毋疑能為學生 會提供一個保障基礎課程學生權益的專門組織。與此同時,也能令學科聯會的 服務在新學制下得以紓緩,因為院部會將專門為基礎課程新生服務,從而使學 生會內部組織分工更為清晰。可是,假若成立院部會是為了令學生會內部組織 工作更有效率,便不應置學科聯會於院部會之下,而應設定兩者在學生會架構 內互相獨立,地位對等。筆者明白學生會於財務審批上理應謹慎,以免有人盜 用或挪用公款,但如果兩會互相獨立,學科聯會便能省卻院部會評議會的審 核,避免繁複的程序,加快運作效率。

報料熱線:3442 5565

其次,筆者所關注的也有修訂會章後的憲制問題。根據會章修訂建議書 所提及,就讀商學院基礎課程的同學會於第二學年的Semester A選擇自 己的主修科,並於第二學年的Semester B獲分派主修科目;就讀人文社 會科學院、科學及工程學院和科學及工程學院基礎課程的同學會於第一 學年的Semester B選擇自己的主修科,並於第二學年的Semester A獲分 派主修科目。由於基礎課程學生的身份將於第二學年的Semester A轉變 為主修科學生,這情況牽涉了學科聯會和院部會選舉的會員身份問題。 筆者認為會章修訂必須為選舉訂立新安排和指引。既然基礎課程學生轉 為主修科學生的時間不同,在這段期間,會員身份轉換問題將嚴重影響 他們於院部會和學科聯會選舉中是否擁有提名權、參選權和投票權的問 題。簡單來說,會章必須處理基礎課程學生在等待獲分派主修科期間的 身份問題。 筆者在此申明成立院部會的確能為基礎課程學生捍衛其權益,使學生 會內部組織架構更為完善。可是,會章當中有些細節必須著墨處理,以 防止執行會章時出現混亂和引起爭議。除此之外,全民大會乃學生會最 高之權力組織,必須達致法定人數才能促成會議進行,然而,「通過香 港城市大學學生會評議會章則及附則修訂委員會章則修訂案」動議在全 民大會第二次續會中,以17票贊成、0票反對和0票棄權下,議案獲得通 過。筆者認為全民大會議案通過人數有需要作出檢討,以防日後有人利 用此漏洞修改會章,影響基本成員的利益。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文/孔力恒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 教學大樓第3座大而無當 334安排差劣 二零一二

六月號

校 政

6

為迎接334教育改革帶來的學生壓力,城大獲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UGC)撥款,斥資約11億港元建教學大樓第3座(下稱AC3),以解決學生增加帶來的學習及 活動設施不足問題。本報就AC3的現時進度問題,邀請了城大副校長(學生事務)林群聲先生做訪問,以瞭解AC3的工程進度及規劃等問題。據林群聲介紹,按 現時工程進度,預計AC3將未能趕及今年9月開學時開放讓學生使用,初步計劃會在下年1月semester B開學時正式啟用。

學術大樓3疑似行政大樓 有名無實 林群聲指出,AC3的高座(第9至19層)將規劃作 行政用途,而低座(地下至第8層)會開放給予學生使 用。 據了解,新教學大樓高座整整11層會給予商學 院、科工學院等及其他大學行政部門作行政用途。低 座只有5層(第3至第7層)開放給學生,其中第5至7層 會有課室及learning common,第5、6層有一能容納 600人的演講演廳,而第3、4層會是兩層高的多用途 活動室。讓學生學習及舉辦活動的地方不足行政用 途的一半,新教學大樓似是行政大樓多於學術大樓。 另外,校方亦計劃將校園內的餐廳重新規劃。 校方聲稱基於設備問題,現時康樂樓第9層的城峰閣 將改為發展中式餐廳,併入第8層的城軒。而AC3的第 7、8層將主力發展西式餐廳,最低3層則會作停車場 之用。 此外,新學術大樓建成後,將會在頂部空中花園 內設置一條二十四小時開放的通道,直接通往學生 宿舍。在花園下層的大樓內也會設立室內通道直通 宿舍,並設有扶手電梯,能免去同學爬山上宿舍及日 曬雨淋之苦。但問及內層通道及扶手電梯會否廿四 小時開放,林群聲稱校方尚未有相關討論,但將會基 於將來學生的實際需求而定。

校園大執位 似搬機場 由於部份行政及教學工作會遷往AC3進行,AC1 、AC2、康樂樓以至桃源樓將有更多空間騰出,這些 空間會重新計劃,作教學和實驗室等用途。 林群聲指由於現時老師的辦公室不足,AC1所騰 出的空間會有部份給予老師做辦公室用途。紫區四 樓的課

另外,位於康樂樓七樓,供學生自由活動的廿四 小時開放區「自由閣」將搬往 AC2地下(G/F)。至於原 有的七樓位置,將會擴建並撥給學生會,連原有的六 樓辦公室,學生會辦公室面積將大幅增加,有助解決 現時學生會空間不足問題。 至於有傳是梁振英拍板、爭議不絕的獸醫學院, 林群聲指校方正研究其位置,可能會在校外另選地 方,但也有可能會設於校內的桃源樓。同時,林群生 指出,AC3的興建是在梁振英上任校董會主席一職之 前便由UGC決定的,同梁振英完全無關。

問題

問題 1: AC3開放無期 下學年將有兩批新生同時入學,為校園帶來超 過四千名新生,對校園環境及設施造成一定壓力,特 別是AC3完工及內部裝修工程進度問題,令新大樓未 能趕及在新學期開始時全面開放使用,並預料最快 要在下學年Semester B才能全面開放。對此,校方稱 會先儘快開放較快完成裝修的部份,以解燃眉之急, 並會緊密監察工程進度。 問題

2:

開課首星期混亂不堪

另外,相信入學首星期AC1會十分混亂和擠逼, 因為大量新生未能適應校園環境令尋找課室時間需 時,AC1又是通往AC2的主要通道,屆時大學道有機會 變得水泄不通。為此,校方已成立「3+3+4危機管理隊 伍」,應付九月份新生增加帶多的問題。此外,學校 亦會在icafe設置諮詢中心,解答學生疑難。

新生開學遲 沒有溫習週

基於今年文憑試放榜較高考遲,校方需預留足 夠時間辦理新生入學手續及安排迎新活動,因此校 方決定把新生開學時間延至Week 2 才開始,而現有 學生維持在Week 1 開課,但兩批學生的考試週時間 一樣,新生需利用溫習週的時間繼續上課,變相沒有 溫習週,減少了新生預備考試的溫習時間。為補償新 生缺少了的溫習時間,校方稱會盡量把新生的考試 日期安排到兩星期的考試週的後期進行,讓他們爭 取更多溫習時間。 問題

334安排 問題多多

3:

4:

餐廳不足 Canteen長時間人頭湧湧

即使未到新學年,中午時份的AC1、AC2飯堂現時 已是人山人海,更會不時出現飯堂座位不足的情況。 當下學年四千名新生入學後,情況必定更為堪虞。若 AC3飯堂未能及時開放,附近的又一城商場和南山村 又未見有食肆增加以應付需求上升,加上又一城商 場的食肆較高檔次,南山村的食肆平日又要應付區 內中學生的午膳,AC1及AC2飯堂定必長時間人頭湧 湧,同學只好自求多福了。 問題

5:

大量學生Print Notes 學生排隊排天光

每年開學的首個月,CSC及圖書館內的打印機都 不難見到長長的人龍。新學生將會增加大量學生, 排隊時間很可能會變得更長。加上同學可能會因每 次都要排很長時間才能打印,所以傾向每次印更多 notes而令排隊時間不斷增加,而CSC的打印機又經 常壞掉,即使AC2的電腦室已新增fastprint服務,也 不禁令人懷疑新學年時打印機的數目是否足以應付 日常運作。 334新學年是對考驗校方應變和管理能力的一 次重大考驗。校方應密切監察AC3的工程進度,並定 時向學生及公眾交待,亦要多方面聽取學生的意見, 讓學生和學校共同面對334所帶來的機會與挑戰。

文/陳向隆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9

投 稿

城大月報

二零一二

六月號

《 關 於反拉布 的 謬 論 》 近日人民力量(下稱「人力」)為反對替補方案,發動拉布戰。兩名「人 力」議員共提出了一千三百多條修正案。不計辯論時間,單計投票表決這些修 正案的時間,這場拉布戰便至少長達二十一小時。隨拉布戰展開,社會的討論 亦隨之熱烈。除傳統反對派的支持者外,社會對拉布戰主要有兩種論述:第一 種論述出自建制派議員,指人力的拉布戰浪費時間、浪費政府資源。第二種論 述則出自部份泛民議員,指拉布戰並無意義及效用。如果認真探討這兩點,不 難發現,這些反拉布的論述都是浮淺易碎的。 建制派受中共所控,面對反對派以拉布勒住由功能組別築成的極權壁壘, 自然群起批鬥。而他們的論述焦點在於修訂案內容,他們認為「人力」議員的 修訂案只修改法例的日期、數字和字眼,沒有實質意義,因此審議這些修訂案 是浪費時間和金錢。顯然,他們是刻意把問題過份簡化。誠然,大部分的修訂 案的內容是沒有意義,但「人力」議員提修訂案的目的明顯並不在於修訂,而 是在於拖延不合理的法案,一方面換取與政府談判的時間,另一方面以拖延其 他會議作為籌碼,換取政府取消不合理的法案。而人力議員使用拉布的方式, 正是因為立法會是由不公義的制度產生的,議會中共有三十名議員是由功能 組別產生的,並沒有大眾授權,但是他們卻佔了議會的一半人數,而於地區直 選議席中佔多數的民主派根本未能表達主流民意。因此,立法會很容易便能通 過不受市民認同的法案,所以拉布戰可謂於現今的畸形議會作出對抗的唯一方 法。由此可見,這場人拉布戰雖然有明顯政治動機,但這是出於在不公義的議 會制度下,被迫使用的議會抗爭方式。建制派的論調只針對修訂案本身,而沒 有考慮其動機及議會的環境,猶如批評辛亥革命的烈士以武力推翻凊政府為暴 力行為,同樣是淺薄不堪的。 至於在批評拉布為浪費資源亦是不合理的。在否定這點之前,我們必先了 解議會的意義。議會的意義在於使民選議員能夠於議會議政、在辯論中找尋適

切政策以及監察政府。然而在發揮這些作用以先,議會必須由代表人民的議員 組成。而如前文所提及,現今議會大多被功能組別操控,根本未能表現民意, 議會不過是發表意見的場所,而沒有代表市民監察政府的能力,即議會功能完 全失效。當議會的功用失效,即自議會存在以來,所有花在議會的金錢大多也 是浪費了。然而,拉布卻如前文所提,佔大多數的直選議席的泛民主派及反對 派如人民力量和社民連能突破不公義的功能組別,重新制衡政府的力量,即議 會的功能重新恢復。因此拉布戰不單不是浪費金錢,更是恢復議會功能,使資 源得以恰當運用。 另一種論調出自部份泛民主派,指拉布並不實際,不能阻止法案。在批評 這說法時,我們可先思考何謂「實際」。平常人一般慣於使用二分法思考,將 事情二分為「現實」以及「理想」,然而,「理想」和「現實」是難以二分 的。以拉布戰為例,張文光曾指借拉布戰促成流會不「實際」,因為他認為 建制派是共產黨機器,在黨的命令下,建制派的議員必盡全力阻止流會。因此 拉布戰是以卵擊石,不切實際的。當然,共產黨的力量相對比反對派強大,為 一政治現實,泛民一直使用的抗爭方法一無是處,亦為政治現實。說得哲學一 點,一物件或事件產生或發生以先,其發生的概率是無法計量的。而我們縱觀 歷史的成功抗爭事例,如俄國革命、辛亥革命,同是在多重巧合,配合革命家 的堅定理想及勇敢嘗試而達成的。因此,我們必須明白,「理想」亦是成功抗 爭不能缺少的因素。在抗爭中,抗爭者會面對許多不能改變的客觀因素。他們 所能作的,只有懷著理想繼續前行。這些人滿懷理想,背負的卻是最沉重的政 治現實。 泛民主派一直以來沿用只投反對票的抗爭方式,卻從未見其效用,現在拉 布戰作為對抗不公義議會制度的工具顯見效用,泛民議員就算不參與,亦不應 予以反對,否則便是助紂為虐。

文/紀恆

香 港 人就是有 當 家 作 主 的 本錢 本港與國內民主運動互為影響。1989年,波瀾壯闊的北京愛國民主運動喚 起了香港人對國內同胞民主人權的關注,且又再次喚醒了當時本土學生運動。 今天香港立法會內的民主派便是由此蛻變而成。「六四慘案」發生後,民主黨 前身「香港民主同盟」在當年的三級議會選舉中節節勝利,證明港人對民主仍 有期盼。回歸後,民主派在立法會其後在1998年民主派重返議會,並積極爭取 「0708雙普選」。可是,北京當局從「六四慘案」中上了一課,要把任何令其 政權倒台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以免香港民主發展對一黨專政造成威脅。事 出必有因,當香港政府在一些民憤爆發的事件上略為順應民意,我們不應視之 為理所當然,因為這只是為「溫水煮蛙」或「六四慘案」封殺,而作出的拆彈 動作。實情是北京當局想要轉移港人視線,繼而加強《基本法》的政治枷鎖。 面對著毫無寸進的民主悶局,公社兩黨逐提出「五區總辭,全民公決」的 突破,直接向當權者表達對普選的訴求。「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旨在藉辭職觸 發普選,並在普選中以「2012雙普選」作為單一議題,讓全體選民在補選投票 中表態,達到民主公決的目的。當中的邏輯為每區有一位立法會議員辭職後, 五區將有一空缺席位以進行普選,換句話說,全港選民均可進行投票,由於補 選是採用單議席單票制,多票者勝,因此,能使一個補選變相成為公投,雖然 其「公投」不具任何法律效力,但其結果卻能對當權者構成道德力量,迫使北 京當局正視港人對普選的訴求,從而要其聽取民意,以兌現在《基本法》和 《中英聯合聲明》的承諾。從2010件5月16日的「五區公投」可見港人對民主 追求仍有決心,其結果顯示辭職再參選的「立法會議員」和「大專2012」代表 總得票約50萬,佔總投票的多數,最後該五位辭職議員均以高票當選,重返議 會。

中共懼怕此「變相公投」將威脅其一黨專政的地位,操控特區政府修改選 舉條例,以剝奪我們「公投」的權利。政府當初提出立法會替補機制,銳意取 消補選,當有出缺席位時,一律由最近選舉中最高票數的落選名單替補,其後 政府對此作出修訂,先由同一名單中的其餘候選人遞補,但如名單中沒有其他 候選人,則不會進行補選,而由最高票數的落選名單替補。政府之後進行公開 諮詢,並提出4項建議:1) 限制辭職議員參加同屆任期內任何補選;2) 當議 席出缺時會由名名單候選人補上,當此遞補名單用盡後,由最大餘額得票的候 選人補上,若上述安排仍未能填補空缺,則舉行補選;3) 遞補機制不適用因 去世、生病或其他非自願情況的出缺有關空缺將以補選填補;4) 由同一名單 遞補空缺,若最後無法由同一名單候選人替補,這議席將於餘下任期懸空。面 對著強大民意反對,政府仍要一意孤行,修訂一退再退,最終方案為限制所有 界別的辭職議員,參分辭職後六個月內在同屆立法會任期內的任何補選。這毋 疑剝奪了公民應有的選舉權,更加封殺了我們就任爭執性議題進行公民表決的 自由。 眼見特區政府作為中共傀儡進一步剝奪我們的民主自由權利,人民力量立 法會議員黃毓民和陳偉業,以及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逐就替補機制過4項 修訂進行「拉布」,藉議事權力癱瘓議事程序,務求迫使政府收回惡法。然 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濫用其主席權力,首次動用《議事規則》第92條中止辯 論以決,這毋疑開了先例,假若日後要通過任何爭議性大的法例如《基本法》 廿三條和網絡廿三條,立法會主席將可剝奪議員發言權利,而立即進行表決, 予以通過,這進一步印證立法會不再代表民意的說法。從當年「六四慘案」發 生後,港人聲嘶力竭地要爭取民主,到今天民主派已變得軟弱無力,實在是欲 哭無淚。但只要我們堅持自己相信是對的事,捨棄面目模糊的民主派,必定能 維護你我搭建的堡壘。

文/孔力恒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

校 政

二零一二

六月號

8

德福副學士將納入城大學生會 學生福利有望改善 受早前城大削減自資學位事件影響,有關城大副學士的利益問題受廣 泛關注。有鑑於此,本屆學生會計劃將城大專上學院德福分部修讀副學士 的同學納入為基本會員,從而保障這批學生的利益。本報就此採訪了本屆 學生會會長林靖雅,了解詳細狀況。 城市大學專上學院德福分部的學生一直抱怨校方不公平對待,經過削 減自資學位一役,抱怨聲音越來越大。因為副學士課程期較短,學生分佈 散亂等種種原因,他們未能組建學生會,這些問題一直被校方忽略的。林 靖雅表示,這些副學士學生也應該要有一個學生會,保障他們的利益。因 此學生會決定將德福分部的副學士學生也納入為學生會基本會員。 在德福分部會先舉行一次全民投票,若投票結果為決定加入城大學生 會,則城大學生會另舉行一次全民投票,以決定是否接納德福分部的學生 為其基本會員,若基本會員的贊成票多過反對票,並且贊成票超過基本會 員總數的十分之一,德福分部的學生才能成為城市大學學生會的會員。 另外林靖雅表示,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下稱CCCU)方面已答應今年 8月會提出相關提案,希望在9至10月間舉行一次全民投票。等他們完成投 票之後,學生會會立即舉行全民投票,預計會在12月前完成,最遲會在下 年Semester B進行投票將他們納入學生會。而未來會否將學生會分開為學 士與副學士兩個學生會,林靖雅稱這是其中一個可能的情況,但要之後才 能決定。現階段學生會要做的是先將他們納為基本會員,以保障他們的利 益。

另一方面,現時城大副學士的利益保障問題問題也有了相關的進展。 首先,在主校區上堂的副學士學生已屬於學生會基本會員,但他們收不 到學校和學生會發出的電郵(即CAP),其主要原因是CCCU用的電郵系 統和城市大學學生的完全不同。就此,林靖雅表示學生會已經和CCCU商 討,將來學生會會先將各個學生會部門的電郵集中打包發送到CCCU,再 由CCCU經過慣用的系統發給所有副學士學生。林靖雅保證,未來所有副 學士學生都會收到學生會發出的電郵資訊。 其次,由於行政獨立,CCCU的行政會議都是自己舉行的,而城大學 生會並沒參與到其中,學生缺乏了解相關資訊的渠道。有關此事,學生 會已經向CCCU要求,允許其代表參與他們舉行的行政會議,以保證學生 會的監察角色,讓學生及時了解相關資訊。此要求已獲CCCU答應。 最後,關於缺少讓副學士查閱過往資料的系統。據了解,CCCU曾 表示,在互聯網上開一個系統的做法是不可行的,因為他們不想將資料 公佈給所有人,但可能會在AIMS上面做這樣一個系統,要與大學本部協 商。另外,CCCU其實也有一個組織是專門收集這類資料的,因此他們並 不缺少系統所需的相關資料。林靖雅稱,現時學生會已經向其他大學的 副學士院校(例如HKU Space的login系統)諮詢,看是否可以借鑒他們 的系統,並由學生會草擬出一個提案交由CCCU去處理。

文/荔枝

自由閣搬遷

學生會辦公用地倍增

新學術大樓2座(下稱AC2)和新學術大樓3座(下稱AC3)的落成,將為城大學 生及教職員提供許多新的學生用地和教職員辦公室。而鑒於學生會辦公用地的 嚴重缺乏的情況,學校計劃將康樂樓七樓劃分為新的學生會辦公用地。而原康 樂樓七樓內的活動室和自由閣,將被搬至新學術大樓2座,並加以擴建和完善。 本會就此採訪了現任學生會幹事會內務幹事吳嘉慧(Andy),以了解有關學生會 辦公用地擴建的具體情況。

先裝修6樓再到7樓

保證自由閣開放

就有關現時學生會辦公用地狀況,Andy表示現在學生會主要有兩個問題。第 一個是學科聯會與屬會的辦公室非常狹窄而且用地短缺,情況最壞是超過10個 會共用一個辦公室;第二是新成立的聯會沒有專屬的辦公地方。例如今年新成 立媒體與傳播學科聯會以及為三三四學制而設的院部會都沒有辦公地方。所有 聯會都強烈要求儘快擴建學生會辦公用地,以減少現時多個聯會共用房間所帶 來的不便。

而具體的擴建安排,Andy表示,幹事會現有的計畫是先裝修6樓,再到7 樓。因現時城大的學生用地比較少,因此幹事會不想先在康樂樓7樓動工, 以免減少城大學生休憩或活動的地方。現在Andy的工作主要是監察AC2和 AC3最終可以提供多少新的學生用地。另外,Andy亦說:「我們一定要確認未 來AC2及AC3有足夠的、完善的學生活動場地,包括24小時開放的新自由閣之 後,我們才會正式規劃現時的康樂樓七樓,以保證一定會有一個自由閣給學 生使用。」 另外,現在的自由閣並沒有Fast-print服務,也缺少24小時開放 的電腦室,而未來在AC2的新自由閣就會有這兩樣設施。有關新辦公用地的 房間分配問題,Andy的初步構想是將學生會四大中央組織都安排在6樓,然 後將屬會辦公室全部搬到7樓。所以6樓會是學生會四大中央組織的辦公室 所在地,7樓就由所有學科聯會與屬會使用。但是學科聯會和屬會的房間分 配計劃暫時還沒有決定。

9月正式動工

學生會希望管理部份多功能活動室

辦公用地狹窄而短缺

多個學科聯會共用一房

辦公用地將倍增

新增的學生會辦公用地位處康樂樓7樓,完成擴建後。學生會擁有的辦公用 地將由現時的一層(康樂樓6樓)倍增為雙層(康樂樓6、7樓)。關於具體的動工 情況,Andy表示學生會將在今年6月接收康樂樓7樓,但會在9月完成迎新營活動 後才正式規劃動工。幹事會在今年3月初與學科聯會開過一次大會,就何時開始 擴建新場地問題向各學科聯會收集意見。其中重點在於各學科聯會開辦迎新營 的場地安排問題。按照以往慣例,整個康樂樓7樓是學科聯會所屬會進行迎新營 的主要場地。城大本身又缺少學生用地,如果學生會在今年暑假裝修新場地及 康樂樓7樓,各會很難安排迎新營活動。因此在這次大會上所有學科聯會一致投 票通過,在所有聯會辦完迎新營後才開始遷入新的辦公地方。而在3月尾跟屬會 開的大會,亦有過半的屬會同意在迎新營之後才動工。因此最終決定在9月初所 有聯會完成其迎新營後,學生會才會正式動工擴展辦公用地。

報料熱線:3442 5565

城大有超過9成的學生沒有上莊,但若沒上莊的學生想利用學校的場地 舉辦活動,例如使用多用途活動室之前,要先將計畫書交予學科聯會或屬 會,再由學科聯會或屬會幫這些學生向學生發展處申請場地。但Andy表示 學校方面的官僚架構很複雜,反應很慢,所以經常發生當這些學生獲批核申 請的場地時,他們的活動早已結束的情況。因此學生會很希望學校可以將部 分的多功能活動室交由學生會去管理,以應對類似的情況。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文/痕

WEB: www.cityusu.net/eb


11

城大月報

專 題

二零一二

六月號

總 要 看 清 事 情 本 質 ── 梁國雄議員訪談 文/龔秋曦 曾杏儀

政治檢控、網絡廿三條,政治打壓事件日漸高調。社會上有不少聲音,擔憂人權被剝削、港人自由所剩無 幾;同時又批評某些抗爭手法鼓吹暴力,好像早前衝擊遞補諮詢論壇的事件就引起了各界極大回響。事情發生 後只半個月,警方就已拘捕7 名“擾攘”論壇人士,當中包括梁國雄、2名社民連成員、3名學聯成員和1名網 台主持。警方以「擾亂秩序」和「刑事毀壞」兩項罪名起訴7名人士。示威人士中的激進份子不但受到政府的 驅趕,同時亦引起港人的譴責,梁國雄等示威人士更被稱為「政治暴徒」。 無可置疑,梁國雄衝擊科學館的示威行動並非以和平的方式進行。而大多港人的著眼點都落在梁國雄等人 的示威方式上,而示威方式非他們反對遞補機制的目的及動機。究竟反對派人士的行為是否全非,政府對反對 派的驅趕又是否全對?梁國雄先生於訪問中就為事件的評論申辯。另外對於有學聯同學被捕,本報也希望聽聽 他對年青人政治態度之看法,談談近日的政治打壓事件和香港民主的未來。

從政治檢控事件看香港的政治環境及民主運動 記:你對這次的判處有甚麼看法? 梁:法官的想法保守,不明白一些國際人權公約保障基本權利的重要性。法官認為示威是可以,但必須遵守秩序以及不騷擾他人。但示威本 來就需要這樣,例如叫口號等等。法官亦有另一較開明的說法,表示尊重示威者的權利,不過他並不是在定罪的過程中表明,而是在判刑 時才指會為此輕判。他沒有考慮到警方的管制有否侵犯示威者的權利,這樣的觀念就顯生了很多推論,例如示威只是一種形式,必須循規蹈 矩,授權管制的權力是優先的,這都是一些較落後的觀點。由於法官有這種認知上的錯誤,才會覺得這次事件非常嚴重,且判得比本來控方 檢控的罪名更重。 記:即這次的政治檢控實沒有依據?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

二零一二

六月號

專 題

10

梁:其實政治檢控有兩種,一是完全政治性的檢控,即整個檢控過程受制;二是某些執法人員自己作政治判斷去檢控。而這次事件我認為是介乎兩者之間, 第一,政府已清楚譴責我們,如果不是特首、高官、或司法官員高調地譴責,就不會引發授權的執法人員去檢控,或偏頗地取證。以致政黨亦在立法會遣 責暴力、出現傳媒一面倒的報導。這件事的開始是政府將問題政治化,令所有人政治化地看待這個問題,以致警方的檢控帶有政治性質。而法官亦受政治氣 候影響,偏袒其中一方。由一開始的政治爭論、衝突,到政治對抗,然後政治檢控,最後衍生到政治審判。 記:那為什麼以前不會判得太重,或者事情沒這麼高調?會不會是警方的做法愈來愈猖狂,令事情浮上面? 梁:對,現在的都較以前高調,所以政治性質較多。以前的都會有政治性質,但由於事情可能不多人知道,大家看不到其政治性質。警方本來已是一個很封 閉和危險的部門,很少途徑可以去監察和制衡他們。若政府帶頭侵犯人權,自然會增加他們作惡的機會。這也與主流反對派的懦弱有關,在政治的角力,這 些派別很怕參與亦不想理會,這令到政府更加為所欲為。好像這次的事件,民主黨和個別主流民主派官員竟高調遣責。如果他們否定我們的抗爭,那麼他們 會用甚麼方法抗爭呢?很明顯他們只懂採用議會制度。泛民最大的問題是,要群眾反過來帶著他們走出來,去做一些他們本來應該鼓吹的事。舉個例子,89 年的今日(四月二十六日)就是「四二六社論」,翌日已經有幾十萬的大學生上街並衝破警方的防線,這是必須的。再看看現在香港的抗爭水平,若他們覺得 我們現在這樣已經不能忍受,那麼當時的學生也應該全部被捕了。當然我不主張在示威時刻意使用不適當的暴力去傷害別人。只是從這件事看來,本質上民 主派是不應該遣責我們的,這樣只會提供更多機會予政府鎮壓我們,自毀長城 。 記:其實不只他們,大眾普遍看這件事情都覺得使用的暴力是不當的。 梁:但要看看事情的相稱性,政府愈有野蠻的侵權行為,就愈早會引起強烈的反抗,才會有這樣的情況。我認為要看清事情的本質,遞補機制太不合理了。 廿三條也是如此,所以很多人都會接受用更激烈的手法去抗爭。 記:那麼你覺得香港市民是否都較保守? 梁:當然,但這也有很多因素。我現在所說的就不是他們保守與否的問題,是如何令到他們不保守。而這就是反對派的責任,而不是依賴群眾的保守和消極 去爭取職位,又不去保衛群眾真正的利益。這是香港民主派的敗亡。

「你反對得高鐵點解唔反對港鐵啫?」──年青人與政治 記:對於這次事件有學聯成員被捕,你有甚麼看法?還有你認為現今年青人的政治態度是怎樣的? 梁:其實我也不是非常清楚,其實年青人和其他階層一樣,組群大而可塑性高。但我認為若傳統的泛民主派政治領導維持現狀,他們必會消沉。除非他們認 為自己的基本權益受到挑戰,否則就不會參與政治。這是一種很被動的抗爭,所以他們就會缺乏前攝的態度。當然,有一些人會主動抗爭,反映年青人的不 滿。可是年青人對社會的不滿與無奈一定會有而且很普遍,重要的是他們如何去表達和回應,有些人會上街,但我認為他們並不是主流的一群。很多年青人 不滿意社會,但卻什麼也不會做,因為他們認為這些制度的問題並非一些可改變的現實。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告知他們出路和機會何在。現有的分析都不夠 直接,在政治上起不上作用,因為它們只解釋一些狀況和現象,但沒有進一步讓人了解改變現狀的可行性。 記:那麼你認為新一代人的抗爭手法是否與前人不一樣? 梁:現在的都比較偏向發洩,而沒有一些長遠的路。可以看到現在的年青人都是這樣,若事情直接關係到自己的利益,他們就會出來,這是一些自發的反 抗。例如有件事很離譜,主流傳媒渲染而網絡又鼓吹,有凝聚力時他們就會上街,但來得快去得快。好像高鐵事件,年青人反對高鐵後他們沒有去做其他的 抗爭,還有很多不合理的事,為什麼他們不去反對?他們可以去反對高鐵,為何不去反對港鐵呢?這是個簡單的道理,從高鐵事件來說,他們認為政府不應 做這個規劃,而且事情未落實可以去改變,他們就願意出來。雖然港鐵已經存在幾十年,但近來的擴展使到票價不斷提升,抗爭其實是可行的,如果有一萬 人他們就「大獲」了。有幾百至一千人,已經可以干擾他們的運作,那麼他們就不能不妥協。當然這需要很大的勇氣,例如帶頭人可能會被捕或檢控。 記:現在的年青人未必可以做到,會否因為他們對事情的認識不夠深入? 梁:這和後現代主義的思考模式有關,他們不知道事情之間的關係,例如之前提及的事件,他們不需要對交通政策有認識,只要覺得事情不對就可以去反。 這是後現代主義的最大問題。現在我們已經不能「認知」,只講求結果,「運行」變得比「認知」重要,他們未完全了解事情就已經去做。而後現代主義最 後都是服從於權力,他們會局部地反對,而不是去挑戰整體。 記:這是否與香港的年青人缺乏想像力有關?你認為有些人是否為反而反呢? 梁:想像力就是一個認知的過程。年青人覺得認知沒有意思,就會落入權力的操控。是否為反而反?這也很正常,他們覺得不合理的就去反對,但只會獨立 地看每個事件,不去理清每件事內在的相互聯繫,所以都是「反完就算」。

香港民主之路 記:對於政治打壓,例如現在正討論的網絡廿三條般,類似的事件愈來愈普遍,我們的自由好像變得愈來愈少,那麼香港的民主前路是否愈來愈難行? 梁:當然會。但問題不在環境,我認為內地的情況會改變,而重點就是你覺得內地會否改變,而在這改變的過程中你可以做些甚麼。回看過去二十年,共產 黨可以操控的範圍愈來愈少,只是集中權力去打壓政治犯,已漸失去對社會的控制。因為網絡普及,有不少反對聲音出現,你要知道十年前的人民是連網絡 也接觸不到的。這就是我所說的「認知」和「運行」的問題。如果沒有認知,就不會覺得情況可以改變,有些事當然必然會發生,但不一定永遠維持。在香 港來說,就是到底泛民主派有沒有這個願景,相信他們不單可以為香港做事,都可以為內地做事。所以不需要太悲觀,我認為不會發展到別人想像那樣。問 題在於泛民如何領導,不可以空喊口號,得票後要實行。

後記:社會運動,尤是反政府的運動,鼓譟擾攘的情形實在司空見慣,為示威行徑訂下一條清晰的界線實在不易。於七百萬人的面前,政府就首先展示抗 拒的態度,以起訴檢控反對派人士,合法地譴責其行為,政府對抗反對派成員的行徑愈來愈明顯。梁國雄議員等人被控訴一事,表面上顯出香港政府對反對 派人士激進行為的鎮壓,內裡反映了政府對示威的容忍尺度逐漸收窄。此事令我們不禁思索政府會如何鎮壓比衝擊科學館更激進的示威行動呢?非平靜、非 依照政府尺度的示威就是需要鎮壓的?「總要看清事情本質」這話好像已成陳腔濫調,很多人或會認為梁的言論過於理想,過多理論,可是這正正因為我們 缺乏釐清事情本質的耐性。無論對於這次事件, 或是年青人的政治態度,以致整個政治氛圍和未來路向,都不應只流於表面,要更深層地去思考。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

專 欄

二零一二

六月號

城語

12

張楚勇

我看“通識教育” 師接觸,從老師身體力行的身教中體驗出這道理來也不無關係。這也許正 是一個好例子,讓我們看到,怎樣從日常生活的問題出發,學習成為有見 識、有視野、有判斷能力的人,並且懂得獨立思考。

“Liberal education is liberation from vulgarity.” Leo Strauss 「通識教育就是要脫離庸俗。」 施特勞斯

  上世紀美國芝加哥大學一位思想家施特勞斯(Leo Strauss) 在他那篇 〈甚麽是通識教育〉(“What is Liberal Education”) 的文章裡說:「 通識教育主要是學會聆聽偉大心靈之間的對話。」(“Liberal education consists in listening to the conversation among the greatest minds.”) 《論語》正是古代中國一些偉大心靈對話的一大結晶,好好讀 通這部作品,肯定是很好的通識教育。剛才我說過,陳亢和伯魚的對話, 讓我們具體看到了甚麽是擧一反三的學習判斷。同一次對話,我們聽到了 孔夫子為甚麽這樣重視「詩」和「禮」。如果沒有受文學美學熏陶的話, 我們能懂得如何適切得體的去表情達意嗎?不學習偉大心靈創作出來的詩 文,我們會欣賞到令人震憾的情感,激動人心的詠嘆嗎?如果我們不懂得 去學習祭祀、社會和道德上的規範,我們便無從判斷是非對錯,更不要說 如何確立自身和他者的關係和認同,於是便「無以立」。

  今年是香港第一年擧辦新高中文憑試。下一學年進入香港的大學的新 高中畢業生,都必須通過文憑試通識教育科的考核。根據考評局的說法, 通識教育科的課程宗旨特別重視培養學生: ● 具備廣闊的知識基礎,理解當今影響個人、社會、國家或全球日常生活 的問題; ● 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認同國民身份,並具備世界視野; ● 尊重多元文化和觀點,並成為能夠批判、反思和獨立思考的人; ● 掌握終身學習所需的資訊科技及其他技能。 這學科還特別要配合其他核心科目和選修科目,使學校課程在廣度和深度 之間取得平衡。   當2004年10月政府教統局提出要設立高中通識教育科這建議時,我曾 經指出過,通識教育嚴格而言是頗精英的教育。要在全民普及的高中框架 下推行通識教育,是一項大挑戰。現在新高中畢業同學已經接受了3年通 識科的教育,並且考過了新高中文憑試,其結果如何,待今年9月我們與 進了大學的新高中畢業生接觸後便有分曉。

  在這篇短文內,我無意詳盡和通盤的去論述通識教育的內容和綱領。 作為萬世師表的孔子,便提出過要學六藝(禮、樂、射、卸、書、數) 。我 希望從上述《論語》短短的一次對話中,我們看到要成為擁有通達知識和 人文修養的學子,我們便得向大師和經典學習,並要不斷求進步和超越。 教育永遠意味著如何使人在知識人格上上進,推前知識的領域。因此,要 真的通識,便得要不斷提醒學子要邁向出類拔萃。正如施特勞斯說:「 通識教育離不開提醒人是可以傑出和偉大的。」(“ Liberal education consists in reminding oneself of human excellence, of human greatness.”)

  20世紀的英國哲學家奧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 在其名著《通識 學習的呼喚》(The Voice of Liberal Learning) 中,多次提到通識教育 重要之處,在於學曉能擧一反三的判斷能力。這能力是不可以單靠背誦或 依賴既有程式而培養出來的。相反,學習者要從出類拔萃的實際學習經驗 中敏於觀察和整合,做到觸類旁通,從而達至豁然開朗的境地。這得靠通 過長時間的努力,接觸高質素的知識典範和學問大師而培養出來的修養。

  要觸類旁通,教育便不能滿足於個別範疇的技術或專門知識,也不能 滿足於我們習慣地接受了的常識。因此,通識教育最終的目標很難不指向 全人教育。因此,除了高中之外,不論學生諗哪個大學專業,也還應繼續 在通識範疇內學習。甚至大學畢業後,從全人通人學習的角度來看,我們 還得不斷日新又日新地百尺竿頭,努力奮進而不許後退才是。

  在《論語:季氏篇》中,我們便看到這樣的一個擧一反三的學習實 例:      陳亢[孔子學生] 問於伯魚[孔子兒子] 曰:「子亦有異聞乎?」 對曰:「未也。嘗獨立,鯉[伯魚別名] 趨而過庭。曰:『學詩乎!』對 曰:『未也。』『不學詩,無以言。』鯉退而學詩。他日,又獨立,鯉趨 而過庭。曰:『學禮乎?』對曰:『未也。』『不學禮,無以立。』鯉退 而學禮。聞斯二者。」   陳亢退而喜曰:「問一得三,聞詩,聞禮,又聞君子之遠其子也。」

  我始終認為,本文所理解的通識教育,是精英教育。但我同時相信孔 子說的「有教無類」。任何人只要肯努力把握好每一個學習機會,都能向 君子之途邁進。向大師經典學習,是既使人變得謙卑,同時又讓人學會獨 立思考的。在面對宇宙人文種種終極的困惑,以及在各學問領域的大師及 其著作面前,深覺學海無涯,人怎能不謙卑?但面對李白杜甫的詩作孰優 孰勝這難題,以及亞里士多德「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的啓迪時,學子 如果沒有自己的主張和判斷,以分別大師的作品和思想,哪能稱得上是通 識呢?

  陳亢通過這番對話問一得三,並推出「聞君子之遠其子也」(即君子 不會在教學上特別偏袒自己親子)的結論,正顯示出他本人既好學,又通 過思考觀察培養出觸類旁通的判斷力。相信這也和陳亢經常近距離與老

  暑假即將到臨。各位同學,你打算向哪一位大師學習?閱讀哪一本經 典?

城大月報二月號工作人員名單 總編輯 蔡子恩

執行編輯

副總編輯 臧諾

呂嘉璇

孔力恒

蕭逸軒

黎梓強

助理編輯 江艷欣

陳安卓

陳向隆

江凱斌

楊蕾

許智生

《鳴謝及版權聲明》本刊內轉載或刊登之圖片,版權屬原作者或機構所有。

報料熱線:3442 5565

EMAIL: su-eb@student.cityu.edu.hk

WEB: www.cityusu.net/eb

城大月報六月號12  

Monthly Journal JUNE 12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