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聖士提反書院 St. Stephen's College 文物保育及推廣小組 Cultural Heritage and Promotion Club Year 2012-2013 年度

導賞員訓練手冊 Docent Training Manual

Version October 2012 Contact St. Stephen's College Tel: 2813 0664 Fax: 2813 7311 Email: sschk@ssc.edu.hk

1


導賞員訓練手冊 Docent Training Manual Teachers in charge: Mrs. CHUNG (KWAN) Kam Sheung, Cortia (鐘關錦嫦) Mr. CHAN Kwok Pui (陳國培) Mr. CHAN Tsun Wing (陳贊永) Internal E-mail: chpcssc@gmail.com Facebook Group: (2012-2013) SSC Cultural Heritage and Promotion Club Docents Google Site: sites.google.com/site/sscdocent1213 此導賞員訓練手冊將會在 Google Site 上不定時更新。 我們會在 Google Site 上提供: -導賞員訓練手冊下載 -導賞團報名

如這份訓練手冊有任何錯漏,請通知我們。 If there are any mistakes in this docent manual, please contact us.

註:斜體及網底之內容可省略

聖士提反書院文物徑 前言 - 本校的文物徑是香港首條設在校園內的文物徑,由古物古蹟辦事處倡議,經本校老師提交 計劃,再得優質教育基金撥款,在 2008 年 11 月成立,12 月 18 日正式開幕 - 聖士提反書院於 1903 年建校,是香港少數擁有悠久歷史的中學。校園內散佈經由古物古蹟 辦事處評定的法定古蹟及二至三級歷史建築。這些建築如馬田宿舍、書院大樓、舊實驗室及 獨立洋房等,現仍被用作學生及教職員宿舍 - 整條文物徑共有九個文物點

聖士提反書院古蹟評級: (1)書院大樓 - 法定古蹟 (建成年份:1930) (2) – (6) 一至五號屋 - 二級歷史建築 (建成年份:1931;評級日期:16-4-2010) (7) 馬田宿舍 -三級歷史建築 (建成年份:1931;評級日期:16-4-2010) (8) 舊實驗室-三級歷史建築 (建成年份:1931;評級日期:16-4-2010) (9) 教學樓 - 三級歷史建築 (建成年份:1964;評級日期:22-1-2010) (10) 伍華堂 - 三級歷史建築 (建成年份:1970;評級日期:22-1-2010) (11) 小教堂 -三級歷史建築 (建成年份:1950) 2


第一文物點 中央廣場雕塑----「母與子」 (1) 「母與子」簡介 「母與子」雕塑於 1997 年完成,由當時的中五同學盧藹芝所設計。 「母與子」雕塑象徵了「一國 兩制」的概念,左右兩部分就好像母親手抱兒子一樣,以紀念香港主權在 1997 年 7 月 1 日自 英國手中回歸祖國。這個雕塑是由當時任職律政司的梁愛詩女士揭幕。 雕塑右邊的「母」柱由 48 塊鋼片組成,象徵中華人民共和國自 1949 年建國後,歷經 48 年終 至香港主權回歸的歷史時刻。 雕塑左邊的「子」柱由 12 塊鋼片組成,象徵香港自 1985 年「中英聯合聲明」發表以來,過渡 12 年後終於得以回歸。 雕塑建成當年,本校師生提供珍藏,放於「時間囊」內,埋於雕塑之下,見證香港回歸祖國。 時間囊於 2003 年開啟,發現了大量當時的錢幣、報紙、作文比賽冠軍作品等,而其中一位已 離職的科學老師對「中國人能夠於 2003 年成功派太空人升空」的預言成真(當年的太空人是楊 利偉先生)。 「母與子」雕塑前方的紀念碑亦記錄了當時捐款贊助建立雕塑的教職員、家長、校友、書院及附 屬小學學生等人的名字。

第二文物點 書院大樓 (東翼、西翼、圖書館) (2) 書院大樓簡介 書院大樓以圖書館(建成當時為大禮堂)為中心,東西兩皆為兩層建築。此 H 型建築主要根 據當時英國及歐洲流行的殖民地風格(希臘式巴特農風格),並揉合中式建築特色而建成。 兩層高的樓房配合巨大支柱、拱門和遊廊,而屋頂卻是中國傳統斜頂,以適合香港的亞熱帶 氣侯。此建築與馬田宿舍為建成當時赤柱最大的建築群。 大樓地下設置若干課室,二樓則為學生宿舍。東翼頂塔(有露台位置)因為校董莫幹生的慷慨 捐贈而冠名為「莫塔」。 19 28 年 4 月 27 日,學校主樓由港督金文泰爵士進行奠基儀式;1930 年,學校主樓正式由修 頓護督揭幕,而東翼大門外的兩塊石碑分別紀念了這兩件事。大堂兩側的石碑上刻了當時捐 錢予本校興建學校主樓的人的名字。其中東翼側門旁的石碑的左上角刻了莫幹生先生的名字, 當時他捐了$20000,為捐款數目最高者。為了紀念 1941 年 12 月在香港戰役陣亡的加拿大軍 人,加拿大領事館贈送了一塊紀念碑給本校置於圖書館內,並於 2009 年 4 月 16 日揭幕。 學校主樓於 2011 年被古物諮詢委員會評定為法定古蹟,主要原因為它本身的歷史背景,其次 為圖書館大堂內的建築特色。從外看,我們可見圖書館的屋頂是金字頂(斜頂),然而從內 看,圖書館的屋頂卻是圓拱頂。這種外尖內圓建築特色在香港已很少見。 3


第三文物點 科藝樓 (3.1) 科藝樓簡介 科藝樓是一座提供科學教育和藝術教育的大樓。整幢綜合建築包含多用途體育館及多個特別 室,如有影音設備的視聽室、數個科學實驗室、美術室、電腦室等。 當年,隨著學校的發展,科藝樓亦因此興建,從而代替舊實驗室大樓。 科藝樓的建築費為 1200 萬元,大部分由鄧肇堅爵士、何添先生、李嘉誠先生和包玉剛爵士捐助,其餘由香港政 府津貼及由本校募捐。1976 年 11 月 28 日,學校舉辦「聖士提反書院鑽禧行」活動,為興建科 藝樓籌款,並籌得二十萬元。 1980 年 11 月 14 日,四名慷慨捐款者為此樓揭幕,而且科藝樓四部分的建築分別命名為鄧肇 堅堂、何添樓、李嘉誠樓和包兆龍樓。 科藝樓有傾斜外牆以瀉去雨水,而舊式迴廊的建築風格令此樓在冬天亦有足夠陽光。此樓的 建築師何弢(音:滔)博士於 1982 年以這個優秀設計獲得「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年獎優異獎」。

(3.2) 科藝樓銅鐘 座立科藝樓廣場的銅鐘是學校標誌之一。銅鐘由基督教在中國的第一位宣教士梁發的曾孫女 梁連卿和梁逸清女士於 1930 年 9 月鑄成,以榮耀上帝。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銅鐘由英國皇家 海軍在一條鄉村內尋獲,並交由聖約翰座堂保管。1946 年,因此鐘含意深遠,聖約翰座堂將 銅鐘轉贈本校保存,而銅鐘隨後更成為學校的標誌之一。銅鐘在學校內起初用作提醒用膳時 間,後來因轉用電子鐘而座立在科藝樓廣場保存至今。

第四文物點 馬田宿舍 (4) 馬田宿舍簡介 馬田宿舍建於 1929 年,樓高三層,揉合了中西建築風格。馬田宿舍以花崗岩石塊建成,還有 獨特的拱門和遊廊,及希臘式的「巴特農風格」。另外,馬田宿舍還有中式斜頂,能有效地瀉 去雨水,使雨水不會積聚,以適應香港潮濕的亞熱帶氣候。由於馬手宿舍跟書院大樓為同期 建築,因此風格特色極為相近。學校最古老的校徽和馬田宿舍的落成年份都可以在面向東頭 灣道的外牆看到。 在本校的不同時期,馬田宿舍曾分別用作男生或女生宿舍。過往它只稱作「宿舍」,直至 80 年 代才專名為馬田宿舍,以紀念馬田牧師自 1928 年至 1953 年期間擔任校長及舍監的貢獻。時 至今天,宿舍內絕大部分的地板仍為原初的木條地板,而且保存良好。 聖士提反書院為香港少數的寄宿學校,本校開辦時創班人立志依循英國公學招攬精英的傳統 。 以前宿生需參加不同種類的活動以鍛鍊身體,宿舍生活亦不如今天那麼舒適,某程度上是 「史巴達式」訓練。例如,在冬天,宿生一星期只有兩天有暖水供應洗澡。 4


第五文物點 小教堂 (5.1) 小教堂簡介 小教堂於 1950 年 3 月 4 日由何明華會督揭幕。教堂建於校園最高點,以紀念二戰及日佔時期 的受難者及死者,並於 1995 年 10 月安裝由曲夫伉儷 (Mr. and Mrs. Cluff) 捐贈的紀念彩繪玻 璃,以紀念他們在此教堂結婚和慶祝誕下兒子。

(5.2) 彩繪玻璃 由曲夫伉儷捐贈的彩繪玻璃中間背景為學校主樓,畫中展示集中營的戰俘皮黃骨瘦(因集中 營內糧食短缺),但他們本著基督教「信望愛」的精神,渡過艱苦的集中營歲月,最右方的人 手持聖經講道。彩繪玻璃左面兩個長方形為戰俘 D. W. Waterton 因於集中營內私藏收音機而被 處死前,用指甲在牆上刮出來的日記、遺書、時間表、記錄事項等的照片。上方為和平鴒及一幅 描繪小孩高興地離開集中營的照片(原圖位於 London Imperial War Museum)。右面的風車圖案 和曲夫伉儷家在英國大屋內的風車一樣。玻璃窗四周有木槿花、雞蛋花和洋紫荊,代表重生和 延續;而木槿花更於集中營時期佈滿校園,部分戰俘於當時逼不得已食用木槿花,以補充維 他命 C。

(5.3) 聖士提反彩繪玻璃 教堂後方之彩繪玻璃上面的人物是聖士提反,他因傳揚基督教而被猶太人亂石擲死,因此圖 中他手執石頭。此彩繪玻璃於 1950 年香港重光紀念日由 Rev A.P. Rose 奉獻。

(5.4) 金色十字架 金色的十字架原本放置在山頂教堂內。1941 年,日軍侵略香港島,整座教堂被夷為平地。其 後由一位將要進入赤柱集中營且住在山頂附近的教友從廢墟中尋回此十字架,並帶進集中營 (本校)。在日佔時期,此十字架放置在集中營禮堂內作崇拜之用。1950 年,聖士提反書院小教 堂落成後,此十字架安放在小教堂內。此十字架見證了本校的戰爭歲月和其後書院的發展。

(5.5) 紀念碑 小教堂亦有碑石紀念「里斯本丸號」事件的喪生者──1941 年聖誕夜,日軍攻佔香港,逾萬名 包括英國、加拿大、澳洲及印度等國的盟軍頓成戰俘,分別被關押在馬頭涌、深水埗、赤柱及北 角的四個集中營內。翌年秋季,日軍將戰俘分批送回日本當苦役。1942 年 9 月 25 日,日軍將 1,816 名囚禁於深水埗集中營,主要為英國籍的戰俘驅趕登上停泊在昂船洲的武裝客貨輪「里 斯本丸」,全部人被逼擠在三個狹小的貨艙內, 船上並載有 778 名日軍看守戰俘,兩日後啟 航前往日本。 「里斯本丸」於 10 月 1 日駛抵浙江舟山對開海面後,由於並無標示是運載戰俘的船隻,因此 遭到美國太平洋艦隊潛艇部隊第 81 分隊的「鱸魚號」(USS Grouper)發射魚雷擊中。當天下午, 日本海軍的驅逐艦「黑潮號」(Kure)趕到將「里斯本丸」上部分的日本軍人先行移到艦上,稍後 另一艘日本運輸船「豐國丸」(Toyokuni Maru)到達將剩餘的日本官兵轉移上船,只留下押送戰 俘的 25 名衛隊成員及 77 名船員留在船上,並將「里斯本丸」拖到淺水區。 5


為防範船上戰俘逃亡,日軍釘上木條封閉所有艙口。10 月 2 日,載浮載沉的「里斯本丸」終於 沉沒,船上各人紛紛跳海逃生,周圍船上的日軍不但沒有救援,還槍擊在海上的戰俘。 「里斯本丸」沉沒的地點處於舟山群島最東端的中街山列島。隨著海難發生,島上漁民發現海 上落難人數眾多,便自發地駕駛漁船救人,共 384 名戰俘被救起,約有 1000 人葬身大海。大 部分生還者再被日軍捕獲,押送往上海,然後再轉乘「新生丸」(Shinsei Maru)前往日本,分別 到神戶及大阪 服苦役,只有數名戰俘在漁民掩護下逃出生天。舟山漁民拯救戰俘的事件於 2006 年被改編拍成電影《東極拯救》 此碑原放置在赤柱軍營內之聖芭芭拉教堂,回歸後軍營歸解放軍所有,此碑因而放在小教堂 內。此碑亦記念一位於聖芭芭拉教堂內喪生之基督徒。

第六文物點 百周年紀念大樓及百周年紀念花園 (6) 百周年紀念大樓及百周年紀念花園 簡介 百周年紀念大樓的命名,是用以紀念本校建校一百周年之盛事。百周年紀念大樓由政府的「學 校改善計劃」撥款建成,在 2006 年 11 月 10 日由香港匯豐銀行主席鄭海泉先生剪綵開幕。百 周年紀念大樓設有語言實驗室及學生活動室等,為學生提供啟發及互動的學習設施。 位於百周年紀念大樓之下,是校友曾輝先生所設計的百周年紀念花園,並得到本校校友會捐 助部分經費而建成。噴水池代表生生不息,而綠色校徽則代表綠色校園。此花園及百周年紀念 大樓是欣賞南中國海及日落景色的絕佳地點。 因為對課室的需求有所增長,校方決定在百周年紀念大樓加建一層課室(現為中一、二級課 室),而且重新塗抹及裝修外牆。工程於 2009 年 8 月開始施工,並於 2010 年 8 月完工。加建後 的百周年紀念大樓有綠化的外牆,並加裝了懸掛植物,可為室內降温。此外,百周年紀念大 樓的天台還加裝了太陽能接收電版,以推廣環保。

第七文物點 鄧肇堅運動場 (7) 鄧肇堅運動場 簡介 本校的「大球場」是在 1920 年代(遷入赤柱校址時),為防瘧疾感染,填平大片沼澤而建成。集 中營時期,部分戰俘偷偷在大球場種菜以充饑,意圖解決糧食不足的問題。可是,後來被日 軍發現,於是大球場轉為菜田,由戰俘種菜向日軍提供食糧。 「大球場」在 1975 年獲鄧肇堅爵士的慷慨捐款,得以重新鋪草,並改名為鄧肇堅運動場。然而 運動場日久失修,草因此而枯死了不少。為了使學生有更好的運動場作訓練,校方於 2010 年 5 月決定為運動場重鋪草地,承蒙香港欖球總會和香港木球會幫助鋪草、加設引水道和灑水 系統。鄧肇堅運動場在同年 9 月 25 日重新開幕。 6


第八文物點 赤柱軍人墳場 (8) 赤柱軍人墳場 簡介 赤柱軍人墳場在殖民地早期已設立,為本港僅存開埠最初期﹝1840 年代﹞的墳場之一,作為 英國駐軍及其家屬離世安息之所。 墳場共葬有 691 名二次大戰的死者,其中 175 人身份未明 , 96 人為平民,當中亦有 4 名兒童。本校同工譚長萱先生、靳約翰先生及馬田夫人(於集中營內 照顧戰俘,於 1945 年 1 月 19 日積勞成疾而死)等二次世界大戰蒙難者的墓地亦在此。(詳見 9.2.8 日佔時期的聖士提反書院) 墳場曾經關閉,並於 1942 年重開以安葬於香港犧牲的香港保衛戰的死難者,包括戰俘、平民、 香港義勇軍、英軍服務團成員等。 墳場內的墳墓大致可分為三類:大型石棺為殖民地初期死者;大麻石為於集中營內之死者; 白色大理石為戰死者。有些墳下並無屍體或屍體只是被埋在附近。此地亦有聖士提反書院大屠 殺紀念碑 (所有此點有關人士及聖士提反書院紀念碑之詳細資料詳列於學校主樓部分)。軍人 墳場亦設有紀念第一、二次世界大戰的碑石。 拘留營內,一共增添 121 個墳墓。墓碑碑石從營內堀出,雕刻工作由兩名白俄羅斯警察負責。 幾乎所有本地殉職的香港義勇軍和英軍服務團,均是埋在這個軍人墳場。 五號屋事件:1945 年 1 月,美軍誤炸五號屋,導致 14 名拘留者死亡,部分拘留者受傷。

第九文物點 文物館 [文物館有關資料並非最更新,且導賞員需於帶領參觀時自行刪減,宜讓參加者多自由參觀] 文物館包括兩個主題──學校歷史及二次世界大戰;其下分作六個展區,其概要如下: G1 史館簡介-----展館說明,校史簡述 G2 烽火歲月-----戰爭苦難,守望相隨 G3 東方伊頓-----英式公學,全人培育

G4 人才崢嶸-----菁英匯聚,關社愛國 G5 百載宿緣-----友情紀律,塑造人格 G6 校園蛻變-----史物薪傳,人物流芳

(9.1) G1 史館簡介-----展館說明,校史簡述 聖士提反書院文物徑自 2008 年 12 月開設以來,參訪者眾,社會需求日增。校董會決定撥出資 源以展示獨特的學校發展史及書院在二次大戰中的特殊角色。 2009 年,書院獲得衛奕信文物保育基金的資助及發展局的撥款重修三號屋。重修工程於 2010 年完成。同年,三號屋及四號屋均被古物諮詢委員會評為二級歷史建築。2011 年舊生熊宏海先 生慷慨捐款五百萬專予支持書院的文物工作。經過一年多的籌劃施工,三號屋刷新舊貌,重 現昔日風采,並於 2011 年 12 月轉用為文物館。

7


三號屋建於 1931 年,原為書院教職員居所。建築為單層白牆平房,被一片空闊草地環抱,斜 尖屋頂配有長煙囪。平房仍能保持絕大部分原初模樣。文物館透過展覽不同的文物及播放視聽 資料,呈現書院歷史的完整況貌,及書院與香港保衛戰以至日治歲月的關係。

(9.2) G2 烽火歲月-----戰爭苦難,守望相隨 (9.2.1) 香港保衛戰 抗戰18日 由8-12-1941 至 25-12-1941 在1941年秋季,英國政府接受了由加拿大政府建議提供派遣皇家步槍和加拿大溫尼伯榴彈兵 (1,975人),以加強香港駐軍。他們1941年11月16日乘坐部隊運輸阿沃特亞和武裝商人巡洋 艦王子羅伯特抵達香港。 1941年12月8日,珍珠港事變發生後數小時,日本侵襲香港。在這18天的戰鬥中,近15,000名 盟軍士兵,約9500名俘虜以及2,113死亡或失踪,2300人受傷。日本在戰鬥中,約2000人死亡 約6000人受傷。 經過十八天激戰,在1941年12月25日,香港總督楊慕琦爵士親往位於在九龍半島酒店的日軍 總部投降。投降後不久,一群華洋官民,連同魚雷快艇第二隊(2nd MTB Flotilla),決定英勇逃 亡。逃亡路線由香港仔遁海路前往已陷日軍之手的大鵬灣的南澳,途中兩名逃亡者死亡,數 人被日軍炮火所傷。他們抵岸後便展開四日四夜的征途,徒步超過115公里,穿越日軍的防線 終抵惠州。逃亡者中,有三名來自特別行動組【Special Operation Executive(Z Force)】的成員決 定留駐惠州,成立英軍服務團(BAAG),協助很多被拘戰俘由香港逃往安全區,其餘逃亡 成員則分水陸兩路北上韶關。在韶關再分作兩路:高級官員前赴戰時中國陪都重慶匯報軍情; 至於海軍成員則繼續前往緬甸仰光。

(9.2.2) 香港保衛戰 1941 年日軍進入侵香港路線圖 (互動展板) (9.2.3) 香港保衛戰的重要 香港是大英帝國一個重要的貿易前哨。同時,亦是其他東南亞殖民地,如新加坡和馬來亞在 防禦日侵的戰略點。因此,當日本侵略香港,便觸發起英國和英聯邦盟國參與太平洋戰爭。 投降令順讀如下: 1. 致旅長瓦利斯 2. 司令部授權本人宣告即將升掛白旗投降,所有軍事行動將立即停止。你亦將成為戰俘 3. 發出指令予所有相關部隊停止戰鬥 4. 駐港英軍中校H.W.M.斯圖爾特 5. 1941年12月25日代行 6. 英軍駐中國部隊司令部

8


(9.2.4) 聖士提反書院大屠殺 黑色聖誕日 25-12-1941 1941年的聖誕日被稱為"黑色聖誕”。當天早上,200多名日軍逼近用作療養院的聖士反書院禮 堂,當時內有近百名受傷的士兵。事發時,首席軍醫喬治布萊克醫生擋在前門表明此為療養 院,懇求日本士兵不要進來。結果他和另一醫生約翰惠特尼上尉同被槍殺。在半小時內,五十 六名正在療養的英國、加拿大和印度傷兵在無可躲避下被屠殺,而護理人員眼看傷兵被殺但 無能為力。後來,日軍在禮堂外的空地備置大堆柴火,把屠殺後的屍體連同赤柱防衛戰陣亡 士兵合共一百名死難者一同火化。

(9.2.5) 赤柱拘留營 赤柱拘留營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於香港所設的一個平民拘留營,而絕大部分戰俘另囚於 深水埗集中營。拘留營包括聖士提反書院和赤柱監獄範圍(囚室除外),從1942年1月至1945年 8月約2,800平民被關押在此營。當時聖士提反書院住有數百名被拘留者,其餘大部分另住監 獄範圍。拘留者佔用所有學校設施,包括課室、禮堂、平房及科學實驗室,幾乎所有校園建築 物都用作棲身之所。 所有敵國身份的市民於1942年1月15日被關入赤柱拘留營。加上小孩,拘留營的人口約為二千 六百人。拘留營範圍包括獄吏宿舍及書院,附屬小學曾短期用作拘留營,稍後轉為守衛營房。 赤柱監獄則仍保留其監獄用途,它跟拘留營分隔較開。 管理 日本當局只提供少量必需品予拘留者,但幾乎讓他們自行組織及管理。 食物 根據1929年日內瓦公約,戰俘應該得到部隊同等的食物待遇。在拘留營內,提供給拘留者食 物份量和日本兵相差不遠,但對他們而言,仍絕對不足。 教育 教育並未因身處拘留營而中斷。在學校禮堂內組織小學至中學的不同班級讓兒童上課,同時 亦惠及成人,以不同講座來提供教育。 醫藥 醫療用品和設備短缺對醫務人員是一種挑戰。最常見的疾病之一是瘧疾,營養不良及其相關 疾病,腳氣病和糙皮病。 宗教 宗教對營中生活至為重要。在拘留營內有許多神職人員,傳教士和其他不同教會人士。宗教發 揮了很大的功能,讓拘留者有力量忍受營內的痛苦

(9.2.6) 香港重光 1945年8月30日海軍少將夏慤率領英國太平洋海軍艦隊奉命抵港接受香港日軍投降。戰爭期間 書院損毀嚴重,校內傢具、木地板等被拘留者用作燃料。書院大樓被炸,三號屋亦有相同遭遇 戰後書院主樓租借予政府作為警察訓練學校。直至1947年1月8日,書院才得以在原址重開。

(9.2.7) 紀念 9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英聯邦國殤紀念墳場委員會進行了一項為期兩年的計劃,查證死難者的 身份。大部分陣亡的盟軍士兵,本地抗戰軍人及平民大多安葬在西灣國殤墳場和赤柱軍人墳 場。加拿大總領事館與香港政府合作,於 2005 年 12 月在三個香港保衛戰戰略要地豎立了三 個永久紀念碑,以誌不忘加拿大士兵在年香港保衛戰的英勇事蹟。為了紀念 1941 年 12 月在 香港戰役陣亡的加拿大軍人,加拿大領事館贈送了一塊紀念碑給本校置於圖書館內,並於 2009 年 4 月 16 日揭幕。 自1945年後,「重光紀念日」定於8月最後一個星期一,並舉行紀念儀式以誌香港解放。但自九 七回歸後,就再沒有官方慶祝活動。 聖士提反書院作為赤柱拘留營的一部分,決定興建一座小教堂,以紀念二次大戰的受害者。 小教堂於1950年3月4日由何明華會督(Bishop R.O. Hall)主持開幕典禮。 小教堂建於書院校園最高點,緬懷昔日戰爭歲月中的在校苦難者。在1995年10月,小教堂西 門頂框鑲上由曲夫伉儷捐贈的彩繪玻璃。玻璃的繪圖不單描畫了拘留營的艱苦歲月,還表達 了戰俘憑藉信、望、愛撐持渡過那些苦難。

(9.2.8) 日佔時期的聖士提反書院 隨著戰爭持續,需要開設更多醫院以應付日益增加的傷者。位於赤柱山崗上的聖士提反書院 禮堂便被改裝為醫院;在喬治布萊克醫生的領導下,由護士、護理員和助手照顧病人。 四名與書院關係密切的戰爭死難者: 1. 中文部主任譚長萱老師選擇留校並因保護學生而壯烈犧牲。死後由校工埋於赤柱村內。戰後 書院校長馬田牧師發掘其遺物,並移葬至赤柱軍人墳場。 1941 年 12 月 8 日上午,日軍開始進攻香港,同時亦展開對馬來西亞及珍珠港的襲擊。這段時 間正值聖誕假期,大部分學生及教職員已離開校園,惟書院幾本上仍有約 60 名海外宿生、馬 田牧師夫婦、譚長萱老師和一些工人留駐。當時局勢危急,但譚長萱老師拒絕離開赤柱,並堅 持留下照顧學生。 2. 靳約翰先生,他是書院的數學老師,在戰爭逼近之際,加入香港義勇軍。他在戰爭中倖存, 但成階下囚,終於1944年1月4日在深水埗戰俘集中營逝世。 靳約翰先生當時為本校的數學老師。在到本校任教前,靳約翰先生在英國的劍橋大學念書, 成績卓越。他曾在劍橋大學獲得‘Wrangler’s Prize’,而現時黑洞科學家霍金亦獲得過同樣獎項 , 證明靳約翰先生的數學才華洋溢。後來他有見亞洲教育水平不高,以及為了到亞洲傳教,因 此到了本校任教數學。在抗日時期,靳約翰先生參加了香港義勇軍團,負責量度炮彈距離。後 來靳約翰先生被俘為囚,於1944年1月4日死於深水埗戰俘集中營,被埋於赤柱軍人墳場。 3. 翟阿瑟先生,他是書院的英文老師,亦在戰爭逼近之際,加入香港義勇軍。他於1941年12 月19日,在港島戰役中喪生,其遺體或被葬於柏架山。 4. 書院舍監夫人嘉芙蓮.馬田女士於1945年1月死於赤柱拘留營。嘉芙蓮.馬田女士,譚長萱老 師及靳約翰老師現長眠於赤柱軍人墳場。而翟阿瑟老師之遺體始終未能尋回。 1942年3月,一份時任舍監馬田牧師手寫的會議記錄,附有五份文件。 10


(i) 該會議記錄寫道: 1941年12月日軍侵入校園,他所住的平房被侵佔。事後他向校董會匯報失款。 (ii) 一張具價值的債權申告書。當時書院校董被囚於拘留營飽受煎熬,但仍念 及書院財產,申請凍結書院在匯豐銀行的帳戶,以保書院的資產。當時各人身處 戰爭艱難,仍以學校利益為計,這種為公忘私之情,令人敬佩。

(9.3) G3 東方伊頓-----英式公學,全人培育 (9.3.1) 公學源起 英國公學,一般而言,既非由政府資助管理,亦非由納稅人出資興辦,其經費乃由捐助基金 、 學費及慈善捐款所組成。最早的英國公學於中世紀時期成立,而大多數公學則始建於十八、十 九世紀。至維多利亞時期,公學的重要角色,是專門培育中上階層的年青人成為社會精英。

(9.3.2) 聖士提反書院仿效英國公學 聖士提反書院是仿照英國公學之架構及課程而設的基督教男校。書院之使命,乃為本地華人 學生及其他亞洲地區學生提供修讀預科課程之機會。書院向社會上層華人青年學子提供英文 寄宿學校課程,課程注重英文,培養品格及訓練領導才能,同時亦將中英教育之長結合於一。 聖士提反書院之建立,在香港教育史上可謂獨一無二。1901 年,本港紳商及社會領袖,包括 何啟爵士、曹善允博士等向港督提出仿效英國公學模式建立書院,以基督教義辦學,讓他們 的子弟及其他華人學子入讀,該建議得到當時本地聖公會領袖霍約瑟會督及班為蘭會吏長的 支持。當時,書院亦打算由基督教傳道會管理。

(9.3.3) 聖士提反書院在英國註冊 書院獲得大英政府制定的辦學特許權。從 1903 年建校始至 1970 年,書院享有特殊地位,只 接受來自英國的皇家督學監督。當時,只有書院及附屬小學有此特殊地位。事實上,附屬小學 直到 1996 年,即香港回歸前,仍享有此項殊遇。

(9.3.4) 聖士提反書院的公學特色 書院肇始,即融合了十九世紀英國公學的種種特色。(圖片說明順時針方向) 1. 單一性別---學校只收男生。 2. 課程全面---強調英語學習、藝術、經典及運動。 3. 刻苦律己---通過嚴格運動訓練,培育學生成為勇敢剛毅的成年人。 4. 收費學校---只接受捐贈基金,有別於由慈善團體或政府資助的學校。 5. 上層學子---培育富裕或上層學子成為未來社會領袖。 6. 教會屬校---為聖公會屬校,以基督教教義為本。 7. 風紀學長---學長參予維持學校紀律,培養領袖角色。 8. 社堂制度---方便組織各種活動,加強團隊精神。 9. 寄宿學校---宿舍教育強調獨立、自律、團隊及運動。

(9.3.5) “東方伊頓公學”─聖士提反書院 11


在兩次大戰期間獲此殊稱的本土學校 伊頓公學成立於 1440,是英國其中一間享負盛名的公立學校。本地歷史學者傑生.沃迪這樣 描述本書院:“聖士提反書院以優美的自然環境、引人注目的建築及高超的學術水平,在兩次 大戰期間,享有「東方伊頓公學」的盛譽。那個年代很多學生,就像其他精英學校一樣,是來 自馬來西亞及東南亞的英國殖民地。(〈優等教育〉南華早報 2003 年 11 月 6 日)

和伊頓的相似處 從本質而言,聖士提反書院和伊頓公學有頗多相似之處。首先,書院是著名的私立寄宿男校 , 學生來自富裕家庭。從 1903 年至 1973 年,校長或舍監都是源自英國的外籍人士。如同其他著 名的英國公學,書院首六任校長都是英國聖公會教牧,早年學校教員大多來自英國。本校校 長獲資格加入英國精英公學的校長議會。此外,書院的架構及課程均仿照英式公學。 順理成章,書院學生在 1905 年參加本地舉行的牛津大學入學試。1907 年,書院更致力與杜倫 大學掛鈎,以便能頒發文學學位,使學生不必遠赴海外升學。 本此優勢,分散各地的華僑子弟就以聖士提反書院為教育樞紐,他們大多來自馬來西亞、泰 國、菲律賓、印尼和台灣。華僑子弟在聖士提反就學的人數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達到高峰――超 過一半以上的學生是非本地的亞洲人士。

(9.3.6) 與香港大學緊密聯繫 早年,聖士提反書院是香港大學的聯繫學校。第十四任(1907-1912)香港總督弗里德里克‧盧 吉爵士於訪問聖士提反時,強調“大學的幼芽就是在這〔聖士提反的〕大堂中萌生,從而發展 成現今的大學計劃”。1912 年,香港大學首次收生,聖士提反書院的高質素教育,為大學提供 最多的預科畢業生。在籌建大學首座宿舍─聖約翰堂的過程,聖士提反書院亦擔起關鍵角色。 當聖約翰堂啟用時,33 名入宿的大學生中,便有 23 名聖士提反書院的畢業生。

(9.4) G4 人才崢嶸-----菁英匯聚,關社愛國 (9.4.1) 披猜拉達軍 披猜拉達軍所採用的中文姓名是陳裕財,1926 年生於曼谷,是第四代泰國華僑。他在政治事 業方面獲得卓越成就。他自 1969 年起歷任九屆泰國國會議員,為泰國民主黨黨魁。披猜為泰 國效力,官至外交部長、副總理、眾議院議長及國會主席。他獲泰皇授予特級勳章,又獲日本 天皇、與及菲律賓、南韓、奧地利、意大利、尼加拉瓜及委內瑞拉等國的總統授勳。他還獲國際奧 林匹克委員會頒予最高榮譽的國際奧林匹克獎及亞洲奧林匹克獎。另外,披猜還參與國際及 泰國扶輪社工作,在 2002 至 2003 擔任國際扶輪社主席。 披猜在1936年9月入讀聖士提反書院中一,1941年升至中六。是年聖誕日,日本侵佔香港,佔 據校園,展開「聖士提反大屠殺」,披猜只好中途輟學,返回泰國避難。

(9.4.2) 何啟 何啟(1859-1914),廣東南海人,原名何神啟,父親是何福堂牧師。何啟先生早年就讀香港中 央書院(今皇仁書院),畢業後,於 1873 年前往英國求學,先後獲得 Aberdeen 大學醫科學位 12


和 Lincoln’s Inn 的法律學位。1882 年,回港執業為大律師。未幾,妻子雅麗氏(Alice Walkden) 病逝,何啟於是在 1887 年創辦香港雅麗氏醫院(今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以資紀念 。 1890 年,何啟先生不但被委任香港立法局議員,而且更得清廷賜封駐三藩市公使名銜。1897 年,何啟先生隨姐夫伍廷芳上京,卻因未得重用而悄然返港,轉移專注論政。1899 年以英文 撰寫《新政真詮》,由胡禮垣譯成中文,大量發行,提倡君主立憲政體。同時又支持革命運動, 協助革命黨人陳少白在香港創辦《中國日報》。晚年,何啟先生與親家區德合作組建「啟德地產 公司」,自行填海,開發啟德海濱,後為香港政府改為機場。1914 年 7 月,何啟先生於般咸道 寓所逝世,終年 55 歲。 何啟先生不但關心中國政治,而且很重視教育,早在 1895 年的《新政論議》中,已提出「宏學 校以育真才」和「昌文學以救多士」的主張,認為清廷應向西方學習,全面改革教育制度和課 程內容,以培育治國之才。何啟先生以教育救國的思想終因不受清廷重用而未能在中國推行 , 但他連同七位港商及社會領袖,於 1901 年向港督卜力提議成立一所以英國公學模式的英文 書院,為本地華人子弟提供西式教育,培育他們成為領袖英才,這促成聖士提反書院於 1903 年成立,而其教育理想終得以實現。

(9.4.3) 周少歧 周少歧(1863-1925),廣東東莞人,父親是香港開埠初期的著名商人周永泰。周少歧先生早年 入讀皇仁書院,畢業後先在船政署任職書記長達八年,其後繼承父親生意,並創立火險公司 、 置業公司、銀號等,又跟雷亮家族合營九龍汽車公司(今九龍巴士)。由於營商有道,很快就成 為富甲一方的商界名流。周少歧先生致富後熱心公益,經常賑濟國內災民,故獲清廷狀敘知 府及朝議大夫榮銜。二十世紀初周少歧先生更獲香港政府頒授大平紳士銜,以及被委任為立 法局議員,為周氏家族在香港建立顯赫的地位。晚年,周少歧先生把生意交給兒子周埈年, 以為可安享晚年,怎料 1925 年 5 月颱風襲港,其住所普慶坊遇上山泥傾瀉,周少歧和 11 名 家屬罹難,享年 62 歲。 周少歧先生一生不但事業成就卓越,而且十分關注教育,是聖士提反書院創辦者之一,其子 周埈年也是我校校友。

(9.4.4) 周埈年 周埈年(1893-1971),廣東東莞人,是庶室葉氏所出,是周少歧太平紳士的第七子,故有「七 哥」之稱。 周埈年先生早年入讀聖士提反書院,積極參與校內活動,深得師長器重,是校內學生的領袖 之一。1910 年中學畢業後,周埈年先生前往英國牛津大學女皇學院修讀法律,其後更考獲執 業大律師資格。回港後,周埈年先生只曾執業數月就放棄大律師工作,改為協助父親打理家 族生意,並涉足船務、百貨和公共事業,成為華商領袖。由於社會地位崇高,周埈年先生遂成 為了港英政府積極吸納的對,出任多項公職,如 1922 年獲委任為太平紳士,1929 年被委任 為潔淨局局紳,1931 年更被委任為立法局議員。抗戰勝利後,周埈年先生繼續深得港英政府 器重,1946 年不但復任立法局首席華人非官守議員之職,而且更被邀請加入行政局,擔任 首席華人非官守議員,成為戰後華人領袖之首。1959 年,周埈年先生辭任行政局議員時,英 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為表彰其貢獻,故御准他繼續使用「閣下」(The Honourable)尊稱。 除擔任公職外,周埈年更是東華三院永遠顧問、保良局永遠總理。他也曾擔我校校董及校友會 主席,為我校服務。1971 年 1 月,周埈年先生因血栓塞性脈管炎逝世,享年 62 歲。 13


(9.4.5) 莫幹生 莫幹生(1882-1958),廣東珠海人,出生於香港,祖父莫仕揚及父親莫藻泉都是香港著名買辦。 莫幹生先生早年畢業皇仁書院,1917 年繼承父業,出任太古洋行買辦,三代共服務該行六 十一年,直到 1931 年才自行辭職,太古洋行也廢除買辦制度。莫幹生先生一生樂善好施,熱 心公益,曾先後擔任保良局及東華三院等慈善機構的總理,由於貢獻良多,故在 1950 年被 港府授以太平紳士銜,1958 又獲英國政政府頒授 MBE 勳銜,並於同年逝世,終年 76 歲。 莫幹生先生除熱心公益外,也非常重視教育事業,他曾與區澤民創辦民生書院,又贊助本校 、 聖保羅書院及香港大學多項擴建工程及獎學金,其子莫慶榮先生和莫慶堯博士也是我校校友。

(9.4.6) 莫慶堯 莫慶堯(1923-2010),廣東珠海人,父親是莫幹生先生。莫慶堯先生早年就讀聖士提反書院, 十六歲獲頒英皇愛德華七世獎學金,入讀香港大學醫學院,但由於日本入侵而中輟,及至 1946 年才在內地完成學業返港。 未幾,莫慶堯先生遠赴英國深造並行醫,1951 年獲愛丁堡皇家內科醫學院選為院士,返港 後擔任瑪麗醫院和九龍醫院顧問醫生。莫慶堯先生於 1953 至 1993 年間執業,服務大眾,對 杏林貢獻甚大,因此先後獲香港內科醫學院院士和香港醫學專科學院院士榮銜。 另一方面,莫慶堯先生亦關心社會,樂善好施,籌辦或贊助多項慈善工作,如資助成立莫黃 鳳儀安老院,又為聖公會明華神學院興建莫慶堯樓,並資助柬埔寨一所聖經學院設立莫慶堯 圖書館,對基督教事業的捐助,遍及世界各地。 此外,莫慶堯先生也十分關注教育,如捐助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又贊助中文大學 成立兩個莫慶堯教授席,以支持中大醫學院的教學和科研工作。

(9.4.6) 晏 陽 初 晏陽初生於光緒十九年,即 1893 年,家在四川巴中。在成都一教會中學畢業後,加入當時英 國青年傳教士史文軒(James Stewart)主持的輔仁學舍,為副主任。 晏陽初接受史文軒的建議,前往香港深造,以備出國留學。史文軒把晏陽初交託香港的兄長 史釗活牧師。晏陽初因此於 1913 年 1 月 20 日以晏遇春(Yu-Chuen Yen)名字在聖士提反書院註 冊入學。他本來準備苦讀三年以期考入香港大學。但僅一年的努力,加上夏季的補習,他便參 加秋季入學考試,竟然成功,且因成績優異,獲獎學金 1600 港元。 後來晏氏插班入讀耶魯大學,畢業後即到法國為華工服務。這一抉擇成為他一生註定服務全 人類的前奏曲。 1920 年,晏陽初滿懷推行平民教育的決心返回祖國。他在河北地瘠民貧的定縣來作進行平民 教育工作及農村復興運動,此為一重要突破,也是他生命中重要的轉捩點。 1928 年,耶魯大學授予晏陽初榮譽博士學位。    晏氏於 1943 年哥伯尼(Copernik)逝世四百周年紀念被選為“全球十名最具革命性人物” 14


(9.4.7) 鄧 肇 堅 鄧肇堅爵士(1901-1986),香港企業家及慈善家,曾於 1933 年參與創立九龍汽車(1933)有 限公司,並長年擔任董事局主席及總監督之職。 鄧爵士以生活儉樸、熱心公益及慷慨捐款著稱,先後任東華醫院及保良局主席,曾經多次獲 勳,現時不少建築物都以他命名。鄧爵士穿長衫,剃光頭的形象,亦在民間留下深刻印象。 鄧肇堅早年先入讀皇仁書院,及至 1918 年 2 月 25 日轉入聖士提反書院,從此視此為其母校。 鄧肇堅在校期間已非常關心社會事務,當時五四運動剛過,青年學生都有救國救民,關懷社 會的情懷,這種取向又與基督教「乃役於人」的精神一致,於是聖士提反書院師生便聯同一起 自費舉辦夜校義學,鄧肇堅就是其中的活躍分子。及後,華北天災,數省饑民處於水深火熱 之中,書院同學義演籌款,當時年青的鄧肇堅已經為善不甘後人,是學生籌款委員會的委員。 是次成績理想,款項交東華東院轉交當時國民政府,時任大總統徐世昌,感於書院學生之善 行,親書「樂善為懷」匾額相贈。 鄧肇堅對書院不離不棄,畢業後仍參與舊生會,又為校董。書院遷校赤柱,經歷戰火,亟待 建設時,他都能適時協助,可見對母校情既深且長。

(9.4.7) 義演賑災 1921 年,華北五省慘遭旱災,赤地千里,情況嚴重,當時本校學生在上環九如坊戲院進行 義演籌款助賑,共募得善款一千八百五十圓零五毫一仙,由校長轉交東華醫院匯至北京之 「北華賑災團」散賑。當日主持一切庶務,勞心勞力之在學學生,就以鄧肇堅、盧焯蓀、簡煥章 等人最為人稱讚,在當年校刊中就有記載稱讚他們「愛國愛群」之義舉。由此亦開啟了鄧肇堅 矢志一生行善,造福社會的理想。 「演戲賑災:本年此五省慘嬰由災,赤地千里,中外人士皆一視同仁,極力募賑。卹於陰歷 (應作曆)九月初八、初九兩日夜,本校學生假座九如坊戲院開演寰球樂班,籌款助賑。連 學生捐簽七百餘圓,共募得義款一千八百五十圓五毫一仙,交由校長繳交東華醫院匯京中 西人士合組之北華賑災團散賑。本校各生多數親自賣物及主持一切庶務,而連宵達旦,刻 盡勞莘者,尤以盧焯蓀、鄧肇堅、簡煥章、雷伯謙、尹衡聲、溫維材、梁世榮數君為最,諸君愛 國愛羣之熱誠殊足嘉也。」 以上原文來自聖士提反書院校刊《鐘聲》第十五期第一號頁三十九(1921)

(9.4.7) 興辦義學 1919 年,波瀾壯闊的五四學生運動熱潮掩至香港,學生們對國族身分及社會責任都有很大 的覺醒。當時香港教育未普及,社會貧富階級相差甚大,本校雖以培育社會華人精英而建校, 但學生們都懷抱濟世助民的熱忱,他們發起興辦義學,由學生們自發組織,並連同其他學校 的熱心同學,建立「策群義學」,校址在西營盤高街。當時在《鍾聲》有這段記錄:「本港西營盤 高街策群義學,為本校學生發起,與本港二十六校熱心學子共同組織辦理,以補助貧兒教育 及輸進愛國思想。本校學生維持甚力,兩年以來兼任義務教員職員者為簡煥章(Jiǎn Huànzhāng)、江永年、馮紹熙、孫壽康四君。」

15


(9.4.8) 中國心 中國情 聖士提反書院建校於大時代的轉折期,在中國近代史的洪流中,從未因書院在社會的特殊地 位而忘懷本身在社會及家國中應有的地位。從建校者到學生,都不乏獻身理想的人。例如:何 啟提出改革理論以救國,晏陽初委身平民教育,學生建立平民義學,以致損款救濟華北災民 等。

(9.4.9) 精武體育團成立 1920 年,中華民國初建十年,國事多磿,社會普偏認為要強身救國,於是同學在 1921 年成 立精武體育團,據當時《鐘聲》所記:「本校以國技為最完善之體育運動,且強種強國,淑身 淑世,功用最偉,故於陽歷五月二日,本校員生合組一技擊團定名為聖士提反學堂精武體育 團……」可見在當時學生心中,自強救世的思想是很流行的。

(9.5) G5 百載宿緣-----友情紀律,塑造人格 (9.5.1) 簡介 聖士提反書院成立伊始,即仿照英式公學,提供住宿,這種強調運動、注重紀律及鍛鍊領導 才能的學習模式是英式公學教育不可或缺的部分。畢業學生大都認同體能的訓練、規律的生活 及領導才能的訓練是他們在聖士提反書受教的根基。 但是,這外來的公學制度,也結合了一些中國特色。早年,學校宿舍隨處可見“阿嬤”,即照 顧少主的女傭。畢竟,學生來自富裕家庭亦被嬌養如小王子。

(9.5.2) 宿舍 現今校園內設有四橦宿舍,分別是東翼、西翼、馬田和北屋,共提供男女宿位246個。2011年10 月,新宿舍落成,可額外提供148個宿位。

(9.5.3) 舍監制度 舍監制度之設立是為監督、指引、輔導舍生。隨着時間的推移,這種制度越趨完善,能更好地 照顧越來越多的舍生。

(9.5.4) 快樂回憶

16


(9.6) G6 校園蛻變-----史物薪傳,人物流芳 (9.6.1) 早期 書院首任舍監是班納會吏長(Archdeacon E.J. Barnett),他原於1888年至1896年間擔任澳洲墨 爾本考菲爾德文法學校(Caulfield Grammar School)校長。何啟爵士游說他來港開辦一所為華生 而設的英文書院。班納會吏長由1903年起為書院服務至1914年。班納會吏長對中國文學興趣甚 濃之事甚值一記,他曾因此而在校內以英文教授中國文學。 1924年書院由西營盤暫遷到薄扶林,以菲莉亞女子學校(Fairlea Girls’ School)舊址為臨時校園 直至1929年。

(9.6.2) 遷往赤柱 1923年書院獲政府批出位於赤柱半島的永久校址。學校大樓的奠基儀式於1928年4月27日由港 督金文泰爵士(Sir Cecil Clementi)主持。書院於1929年由薄扶林往赤柱,而於1930年3月25日由 護督修頓(W.T. Southorn)主持正式的開幕儀式。 馬田牧師自1915年起任職聖士提反書院,直至1953年退休, 獻身服務書院凡四十年。1977年, 馬田牧師榮獲由英國女王頒授大英帝國員佐勳章(MBE)以表彰他對香港教育的終身貢獻。

(9.6.3) 轉成津貼學校 韓復士牧師(Rev. R.B. Handforth)是書院由1965年至1973年的舍監。經過1966年及1967年的暴 動,政治不穏令海外學生卻步。宿生數目大幅減少,終至校方招收女學生。1968年,書院轉成 一所男女校並維持至今。 1970年,書院回應政府普及教育政策而選擇成為一所政府津貼學校。1971年,港府開始六年 義務規定教育。 1974年,葉敬平先生成為書院首位華人舍監,在他領導下大興土木,很多新建築物先後落成, 包括鄧肇堅堂、科藝樓、行政樓 (1999年改稱葉敬平樓)、柯俊文樓、王澤森水上活動中心和梁 球鋸學生中心, 為校園帶來了新氣象。 葉校長熱心推動全人教育,他開展一連串改革以提昇書院的體育、音樂和美術發展到另一新 高峰。他任內, 書院贏取多個校際體育比賽獎項。1995年,書院歌詠團在悉尼歌劇院公開表演。 葉校長在教育方面勇於首創,例如:中國開放改革後,書院為首所香港學校組織歷史文化研 習團到中國考察;又為香港學界引入越野賽跑作比賽項目。

17


(9.6.4) 直資計劃下重回半私立模式 2004年,書院迎來首位女舍監羅懿舒博士。羅博士曾於1979年至1989年期間任教書院, 離職 時為助理校長。 2008年,羅博士帶領書院參加直接資助計劃,讓學校在管理及課程發展方面能有更自主。羅 校長強調學習有助提昇書院的學術水平。她出任校長期間,能令書院在香港中學會考中達致 佳績。此外,羅博士在推展書院歷史及文物方面付出良多。 2008年在校園內成立全港首條學校文物徑。2011年,文物館亦得以建成開幕。 羅博士在 2011 年退休,由楊清女士替任職務為新舍監。

(9.6.5) 校園蛻變 1903-1928 般含道創校時期 上世紀初,西風東漸,際此世代交接的時刻,書院創校賢達如立法局議員何啟爵士、曹善允 律師、富商周少岐、黎季裴等人均感到時代滔滔,唯有教育為不易之中流砥柱,而優質的西式 教育正是當時居港華人所匱乏,故此決定以英式公立學校(Public School)為藍本,發起籌建 一所供華人學童就讀的英文學校,最終創立聖士提反書院。 1928-1953 赤柱校舍奠基時期 1928年4月總督金文泰爵士親臨為校舍奠基,翌年巍峨簇新的校舍全面啟用,其中大.部分建 設仍沿用至今。可是此時期本校亦曾有一段最慘痛的經歷,在香港淪陷期間,學校被迫停學, 直至1945年9月香港重光,馬田牧師重啟校門,才得以延續本校的教育事業。 1953-2011 赤柱校舍擴展時期 隨著香港的不斷發展,本校的規模亦不斷擴充,多所供學生學習及活動的建築相繼落成,使 本校成為全港規模最大,設備最完善的學校之一。 書院大樓 1930年, 書院大樓落成。它混合了歐洲不同的建築特色。宿舍樓高三層,以花崗岩石塊建成, 還有獨特的拱門。拱道和石柱都是希臘的巴特農風格,建築物的正面都被希臘式的花崗岩石 柱包圍。建築糅合了中國和西方的建築特色,如遊廊加上中式屋頂,以適應香港潮濕的亞熱 帶氣候。同時能更有效地瀉去雨水,使雨水不會積聚,並能保護建築物免於過熱。 由於學生(莫慶榮1922-28)家長莫幹生先生慷慨支持興建書院大樓,因此二樓陽台被冠名 莫幹生樓,簡稱“莫塔”。“莫塔”建築風格為裝飾藝術。 在2009年, 書院大樓由古物諮詢委員會評定為一級歷史建築。“一級歷史建築”定義為“具特別 重要價值而可能的話須盡一切努力予以保存的建築物”。 在 2011 年, 根據《古物及古蹟條例》,古物事務監督經諮詢古物諮詢委員會,並經行政長官批 准後,書院大樓評定為法定古蹟。

(9.7.1) G1 展品 (無)

18


(9.7.2) G2 展品 • • •

刺刀、馬蹄鐵 石磨 Jones’ Diary 雷蒙‧艾利克‧瓊斯先生是赤柱監獄一名獄吏,他自 1942 年 1 月起在赤柱集中營被拘禁, 直至在 1945 年 8 月重獲自由,這是他的日記正本。 瓊斯先生出生於 1903 年 12 月 8 日,恰巧在他慶祝 38 歲生日的那一天,日軍侵襲香港。 他在集中營房間 A4/17 內寫這本日記,該房間至今仍保留在赤柱監獄地層。 最近,歌連麥艾雲(Colin McEwan)(見註)的女兒 阿莉燊麥艾雲(Alison McEwan) 抄錄 了這部日記作研究用途;並慷慨地將這本日記交托本校保管。 (註:歌連麥艾雲 Colin McEwan 先生,曾參與香港守衛戰,其後加入英國軍隊援助小組, 在中國服役直至戰事結束。)

Mr. Jim Shepherd’s Collection • Two books 所展物件是占士謝柏(James Shepherd)先生身處赤柱拘留營時所借閱。重獲自由後,他把 這兩本書帶返英國。他去世後,兒子吉姆謝柏(Jim Shepherd)在 2009 年將書歸還書院。 • 明信片:戰俘郵件,由占美謝伯於 1944 年 11 月 5 日寄予馬麗安謝伯。此展品為雙面。 • 空郵信件:由占美謝伯於 1945 年 9 月 12 日寄予潔西紐華謝伯夫人。此展品為雙面 • 信件:由港府財政聯絡官員於 1942 年 7 月 16 日寄予謝伯夫人。 • 信件:由紅十字會於 1942 年 10 月 15 日寄予給謝伯夫人。 • 信件:由港府財政聯絡官員於 1943 年 12 月 30 日寄予謝伯夫人。 • 信件:由殖民部辦公室於 1945 年 9 月 27 日寄予馬麗安謝伯夫人。 • 綜合音樂會的節目表様本。 • 五份南華早報 1948 年 1 月 30 日有關香港保衛戰的剪報。 • PERSONAL EXPERIENCES DURING THE SIEGE OF HONG KONG December 8th-25th, 1941. INTERNMENT BY THE JAPANESE January 5th - June 29th, 1942, TRIP HOME AND EXCHANGE CIVILIAN PRISONERS LAURENCO MARQUES, P.E.A. June 30th - August 26th, 1942. By GEORGE E. BAXTER. ( a small booklet) SSC-AI-080 5.5" x 9" • 1948 年 1 月 29 日倫敦憲報附件,刊登「香港抗戰 1941 年 12 月 8 日至 25 日」的文章 Miss Elizabeth Ride’s Collection • 前香港大學校長史羅斯博士(1937 – 1949),相中的他被扣押在拘留營三年零六個月後, 顯得瘦骨嶙峋 • 戰船照片 • 1943 年的赤柱拘留營 • 1943 年被拘留者的自製生日卡 • 拘留營中的舞會餐單 • 白朗牧師的音樂會邀請卡 • 1942 年 4 月,在赤柱拘留營內發行的「赤柱季刊」 • 1942 年 7 月的「赤柱季刋」

19


Newspaper Clippings 剪報 • 1945 年 8 月 16 日「悉尼晨早先驅報」的勝利副刊中有關戰時日記的節錄,標題是「致戰俘 及被拘留者」 • 「軍艦進港」,1945 年 8 月 30 日刋於南華早報及香港電訊 • 香港戰俘及被拘留者之通訊刊物,由駐中國之英軍服務團總部於 1945 年 8 月 31 日印行 • 「英旗重升」,1945 年 8 月 31 日刋於南華早報及香港電訊 Letters 信件 • 1945 年 9 月,一封由白金漢宮致英國戰俘的信 • 1945 年 9 月 30 日,一份由格洛斯特公爵,英聯邦澳大利亞總督殿下致予剛從日軍手中 抵達澳洲的英國戰俘的慰問消息 Map 地圖 • 繪製於 1942 年 11 月 27 日的赤柱拘留營地圖 Wendy Rossini’s Cape 溫蒂‧羅斯利的斗篷 溫蒂‧羅斯利 (Wendy Rossini) 的斗篷 ──由麪粉布袋製成 溫蒂‧羅斯利小姐曾是赤柱英國平民拘留營的一名住民。當時營中衣物短缺,這件斗篷僅由裝 載麪粉之布袋併湊製成。她在被拘押的歲月中一直保存著這件斗篷。其女兒將此斗篷捐贈予本 校文物館,讓此斗篷「歸家」。 查考進口商資料後,這件衣服的來歷已確實無疑︰ • 三和興有限公司,1930 年在香港創立,經營業務直到 1950 年代。 • 吉布 . 利文斯頓,是在 20 世紀初於香港創立,最終成為英之傑集團之成員。 • 至於 H Skott 公司,僅在 1934 的香港政府公文中簡單提及。

(9.7.3) G3 展品 • •

於 1937 及 1964 年期間修改的《第 1049 章 聖士提反書院教委會法團條例》 1964 年,《條例》列名聖士提反書院應提供“modern, liberal education, with special attention to English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and founded upon Christian principles” 聖士提反書院入學登記冊 本校妥善保存了自1903年至今所有學生的入學登記。這本入學登記冊成為對本校學生歷 史的重要第一手資料。其中從學生登記的居所,可以了解當時香港華人的聚居情形,如 華商領袖子嗣多居住中上環。紀錄冊的一些資料亦可側面佐證近代史的重要史事,如有 很多學生由國內來港入讀, 甚至來自於海外之華僑甚多。例如:當時有學生來自台灣,所 報地址為「台北市日新町二丁目十番地」,稍看入學日期為1934年9月11日,當時台灣正 是日治時期 。 聖士提反書院校董會會議記錄 全港唯一保存最完整和古老的會議紀錄。 1903年 3月23日下午4時30分,聖士提反書院借用聖保羅書院召開第一次校董會議。 會議記錄了當日書院以兩年租限,租用般咸道西一處作為校址。 書院於1903年2月23日開學,當時共有7名學生。 另一份會議紀錄則記下一位校董決定創立一所提倡華人精英教育的女校,即 現今之聖 士提反女子中學。

20


• • •

• •

• • • •

日治時期的一次校董會記錄 此次會議記錄共有五份文件,為時任舍監馬田牧師手寫1941年12月,日軍侵入校園,他 的所住被侵佔,及後回去點算,發現失款之事。 最具價值的是一張債權申告書,是當時校董會在拘留營內填寫,申請凍結書院在匯豐銀 行的帳戶,以保書院的財產。當時書院舍監、校董身處戰爭艱難中仍以學校利益為計,這 種為公忘私之心情,今天仍令人敬佩。 年曆表具備中西曆法對照,早於書院建校初期,已由校長用作規劃全年學期上課日之用。 最具歷史意義者,莫過於由馬田牧師親筆寫下因二次大戰爆發引致延遲開學之事。 第一任舍監夫人安妮班納於1908蒙主聖召,為紀念她而作此牌匾。 此家庭聖經(於 19 世紀印刷). Philip Baldwin Forshaw 家庭所擁有。這本聖經除了是有宗教 用途外,亦記錄了他們家庭的人的生日、結婚、死忌等,暫未知為何留在學校。 聖士提反書院現存最古老的學生畢業證書,證書上列名持證人入學及畢業日期,學生在 校期間之課外活動成就及榮譽均由校長親自直接寫在證書上,所有任教老師均在證書上 簽名,學生亦需在證書上簽名作實。此證書持有人莫慶榮先生 (1928 年畢業)的父親為莫 幹生,即當時校董,亦為當時赤柱新校舍的重要捐款人,學校主樓東翼塔樓亦以他命名 Dr. Osler Thomas 於 1938 年的畢業證書,A notable feature is that the certificate was signed by all Faculty members. Dux 為舊時頒發給最高榮譽學生的金牌(展出的 Dux 是 1938 年畢業生 Dr. Osler Thomas 所擁有的)。Dux 充分展現了聖士提反書院深厚的英國傳統(依照英國公學制度)。Dux 在英國製造,因此校徽中的校訓‘篤信多能‘的筆畫並不齊全 1933-1940 年的社際運動比賽盾牌,當時四社分別稱為青龍、白虎、朱雀、玄武,甚有中 國氣式 1977 年社際歌唱比賽獎盃 An inter-school swimming competition trophy presented by St Stephen’s, showing the College competing with top schools in Hong Kong in the 1910s and 1920s. 英國的海外公學列表顯示聖士提反書院是一成員學校,並記錄了葉敬平先生被委任為校 長的年份

(9.7.4) G4 展品 •

1921 年,中國內地北方數省接連發生天災,本校學生為此與東華三院一起到中環義演 話劇籌款。中華民國第四任大總統徐世昌因此送贈本校及東華三院各一塊親自提筆的「樂 善為懷」匾額,用以感謝本校師生及東華三院以義演話劇來賑濟中國天災的善舉

(9.7.5) G5 展品 • • • • •

戰前書院宿舍洗衣房用炭發熱的熨斗,此物極能反映30年代民生情況,故此曾被香港歷 史博物館借用展出 1900年代門把手 馬田牧師1915年遠渡重洋自英來港便以此木箱攜載行李 書院因遠離市區,購買學生膳食所需的食材時需大量購買,於是便用巨型食物秤 兩個分別代表1930年代及1970年代宿舍生活的模型

(9.7.6) G6 展品 •

書院大樓模型 21

TEST  

TEST TEST TEST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