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B9

Wwww.chinesepress.com

今日中國

La Presse Chinoise

2013年11月15日星期五

彭定康賊心不死踩過界干預港政各界狠批   【時報訊】香港回歸祖國已逾16載,但「末代港 督」彭定康依然是賊心不死,日前接受《華爾街日 報》專訪時對香港的內部事務指手劃腳。有關舉動引 來香港社會各界的一致譴責。有意見認為,彭定康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不應該再對香港的政制發 展「講三講四」;而英國首相卡梅倫即將訪華修補中 英關係,彭定康的言論對中英兩國的關係沒有好處, 希望英方不要再搞這些小動作。   針對彭定康再次企圖插手香港的事務,藉著香港 的政改問題「說三道四」。行政會議成員、經民聯立 法會議員林健鋒批評彭定康對香港事務「指手劃腳」 不適合。他指出,「不在其位,不謀其政」,香港有 能力做好自己的事,彭定康既已離任,就不應再出言 干預。他說,現在香港根據《基本法》,按照循序漸 進、均衡參與的原則,令政改逐步向前,外國不應將 所謂的「國際標準」強加在香港身上,「應根據具體 情況,實事求是」。

下圖:末代港督彭定康

  英方不要再搞小動作   民建聯主席譚耀宗指出,彭定康於港督任內在政 制問題上「另搞一套」,令香港政制不能在回歸前後 銜接,阻礙香港順利過渡。他指出,香港回歸後的民 主發展,較中英聯合聲明的內容「步伐更加快,發展 更加大」,彭定康不應該再對香港的政制發展「講三 講四」,這只會顯示出英方想繼續影響香港的企圖。 他又表示,英國首相卡梅倫即將訪華修補中英關係, 彭定康的言論對中英兩國的關係沒有好處,希望英方 不要再搞這些小動作。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陳鑑林表示,彭定康的言論絕 對是錯誤,因為英國已在1997年7月1日將香港主權移 交中國,英國無責任處理香港事務,亦「不應該對香 港政改發展作出任何干預」。他稱,英國只存在道義 上的責任,僅限於對香港社會發展的關心。提到假若 中聯辦侵蝕香港主權會受到關注,陳鑑林稱,「這根 本是以果為因,中央一向有實質的權力,在政治制度 發展擔當一定的角色,與干預根本是兩碼子的事。」 他續稱,中央已顯出誠意去落實普選特首,不會因為 受其他人的言論影響決心。他希望彭定康「不要再說 三道四」,始終中央才擁有香港的主權。   民建聯立法會議員鍾樹根批評,英國在香港近 150年來的殖民統治,從來無給過港人真正的民主, 只是在回歸前夕策略性地做一些所謂民主的進展,干 預「直通車」的和平過渡,「造成今日香港的惡果, 英國人是難辭其咎」。   英治時代卻不提民主   全國政協外事委員會副主任盧文端批評,彭定康 的說法並不正確,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是一

中國人忍辱負重同時也有志氣和骨氣

  鬧哄哄的政改之爭,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媒體 被反對勢力全面壟斷,政改這議題被成功的營造為 一場民主運動,是「真普選」和「假普選」之爭。 但是我們只要深入的察看一下,普選既非中英談判 的產物,也不是香港的民主派力爭的成果,兩者和 廣大香港市民,都對《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中 「特首由選舉或協商產生」表示滿意。   「普選」由《基本法》主動提出,《基本法》 不但主動引入當時中國還未簽署的《公民權利和政 治權利國際公約》,還在第25條規定:「香港居民 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第26條規定:「香港特別 行政區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兩 條加起來,還不就是符合「普合而平等」這所謂 「國際標準」的普選嗎?(我同意鄒平學教授的說 法,《人權公約》只提出「國際原則」,如真有 「國際標準」的話,全球民主模式都應該完全一樣 才對。)所以,從《基本法》頒佈之日開始,我們 就邁向百分之百的普選,「真普選」和「假普選」 都是無中生有的偽議題。而且因為不懂,所以連 「國際標準」的提法都搞錯了,真是一塌糊塗!   大家要注意,反對派力推的所謂「真普選」, 不管用什麼包裝,說到底就是一定要有他們的候選 人的普選。於此可見,這不是什麼民主不民主的問 題,是反對勢力在香港最終有沒有執政機會的問 題,亦即是香港管治權爭奪的問題。   到了今天,實行普選時間表已經有了,就在四 年之後,路線圖也規劃了大半,只差某些技術性的 細節。如果爭的是民主的話,現在是需要理性探討 的時刻;但是如要奪權,卻正是最後全力沖刺的環 節。因此,反對勢力才要「公民抗命」,要祭出 「占中」等「大規模殺傷武器」逼特區及中央政府 就範。   反對勢力的戰略部署逐步浮出水面,我們開始 看得清楚,他們的「大規模殺傷武器」確實有很大 的殺傷力。   首先,反對勢力已經成功利用政改撕裂了香港 社會。現在看來,將來政改方案通過,那就是某些 「泛民」議員與共產黨妥協,出賣了「真普選」; 否決了的話,那就是因為方案是「假普選」。所以

個政治實體。而香港的政制發展亦是香港的內部事 務,不容外人說三道四。盧文端強調,世界上沒有統 一普選模式,香港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不能照 搬外國的選舉模式。盧文端又說,中央根據基本法循 序漸進給予香港普選,「反而他(彭定康)要檢討, 英治時代有否給予香港民主」。至於彭定康提到擔心 中央駐港機構會干預香港民主,盧文端認為中央是香 港的主權國家,在香港有重要角色。他又認為,不少 外國勢力想反對派在普選中「入閘」,正是國際反華 勢力所期待,但他強調,香港內務不容外人干涉。   外部勢力圖介入普選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馬豪輝認為,彭定康身為前港 督,應該慎言謹行,尊重「一國兩制,港人治港」, 不應再對香港的政改「指指點點」。馬豪輝強調,普 選是中國的內政、是香港內部事務,但過去數月,接 連有外國政界人士就本港政改發表言論,難免令人產 生外部勢力將會干預和介入香港普選的憂慮。馬豪輝 指出,中央對落實普選的決定與誠意不容質疑,相信 各界人士具備大智慧,能夠以理性務實的態度,依循 《基本法》以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的相關規定,循序漸 進發展民主,在2017年落實普選行政長官的共同願 望。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黃友嘉稱,彭定康身為前港 督,「如果對普選特首一事上沒有幫助性的說話,他 就無謂多講。」他續稱,「我覺得始終政改這回事, 特別是特首選舉,應該由持分者商量,其他雜聲對政 改是沒有幫助。」他強調,彭定康無必要就香港普選 特首作評論。

不管政改方案通過與否,「占中」也必然會出現, 只差規模大小而已。也不論「占中」如何結束,好 一段時間,香港將會更難管治。君不見今天香港的 內外形象已明顯受損,國慶節來港的內地旅行團大 降,李嘉誠已經開始撤資,市面上有些中產人士又 提移民了。建制派中不少人接受了政改不通過,香 港勢難管治這觀點,因而要求中央妥協,容許反對 派能出線當候選人,最後甚至讓他們當上特首。並 且認為這就是選舉民主,政黨輪替的邏輯。   其次,反對勢力主動在台灣《自由時報》登廣 告,搭上了施明德等,企圖拉攏台獨,互為犄角。 此舉在港引起強烈反彈,弄到施明德欲近還拒。但 無論如何,由於反對派有意識地在台灣造勢,香港 這場政改之爭,已經開始吸引大量台灣眼球。「占 中」之後,台灣不少人將會更加振振有詞,認為 「一國兩制」失敗,共產黨反民主,因而要堅定拒 統。   再其次,美英政府多次公開表態支持香港反對 勢力「爭取民主」。「佔中」之後,中國於國際上 便被標籤為打壓民主,不單威信大受打擊,甚至有 可能會引致某些杯葛、制裁等。總的來說,多年以 來,我國在香港問題之上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對 反對勢力事事忍讓,為的只是力保外部和平環境, 集中精力發展經濟而已。一旦外部環境惡化,整體 的損失可能頗為嚴重。   內外反對勢力就是吃透了中國「投鼠忌器」的 心理,以為可以吃定了中國政府,在香港大肆破 壞,並對中央一再進逼。「佔中」也者,說穿了就 是要中國被逼正式和全面讓出香港的管治權給反對 勢力。對香港的反對派來說,這是他們能正面奪權 的大好機會。   問題是,很清楚,政改之爭並非為了什麼「民 主」等高尚理想的奮鬥。只是香港某些政客為求達 到私利,和外部勢力想阻延中國的復興這些不可告 人的目的,竟然在「公民提名」這枝節到不得了的 問題之上大造文章,無限上綱到要以香港和整個中 國付出巨大代價作為要脅,何其毒也!   問題是,在政策的層面上,「將不可以怒興 兵」,中國當局在香港問題之上已經忍讓了近三十

年了,是否還多忍一段時期,選擇更適當的時機再 作回應?   中國人的傳統,向來都是和為貴。普選既然已 經主動寫進《基本法》,而2017年可以進行特首選 舉也是人大的莊嚴決定,上策當然是努力爭取按照 《基本法》和人大的有關解釋和決定,於2017年落 實普選。但是另一方面,過去經驗已經證明,姑息 只足以養奸,繼續退讓只會進一步削弱特區政府的 管治能力,管治權甚至會有旁落到反對勢力和他們 幕後的外部勢力手中,後果更不堪設想。若論代 價,對一個主權國家來說,失去一個重要城市的管 治權比上述三層的可能損失都大。再退的話,這責 任沒有任何一個人能負擔得起。至此,如果反對勢 力執意破壞,不讓方案通過,那也沒有辦法。之後 不管出現什麼情況,一切依法從事就是。誰要「公 民抗命」,那就讓他「以身示法」。   最近很多朋友不約而同的問我對政改怎樣看。 我看我們別無選擇,只能抱最大的誠意和盡最大的 努力,去在《基本法》和人大的有關解釋和決定的 範圍內落實2017普選。與之同時,我們也要作好最 壞的打算,和做好心理準備,萬一政改方案被否 決,我們要團結於中央和特區政府的周圍,共渡時 艱。此刻我們也要團結跟中央和特區政府保持一 致,因為這是降低集體和個人損失的最佳方法。我 們香港市民要又一次向外部勢力證明,中國人能忍 辱負重,同時是有志氣和骨氣的!

作者: 劉 迺 強 (時事評論員)


Cp b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