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皇后大道東十三號 金仔

寵物店金毛尋回犬 啤梨及 Jade

當城市裏面 原來是有動物時…… 城市是最能體會人類是什麼的東

景星街 XXX & XXX

西。長期以來,我們相信我們建造 石水 渠街 B仔

城市是為人類最大福址而成的。基 船街歌基

於這樣,城市從來是與非人物體無 關的。一切與人無關的事,都被考 Richard richard 舖頭貓

禮 頓 道 鴿 子

慮為不能存在於城市當中。 但吊詭的是,城市從來又是一個有

船街 自由貓

機體。在大量城市的旮旯裏,存在 著不同生物群落。部份是由人飼 廈門街 Happ y

養;部份是享用過城市不起眼的地 方,作為安樂窩、作為小樂園。每 一處的非人群落,都不約而同地與 那兒的人,產生一個個故事。而各 個故事的異同,又與那社區的特性 有關。最後故事從動物出發,終點 不單是動物,還有人物、社區。 「灣仔綠色社區地圖─人與動 物」,由一班民間關注綠色價值與 社區發展的朋友構思及策劃。透過 不同時期的觀察、採訪、參與式觀 察等等,我們發掘了區內五個有趣 的人與動物的故事。透過這些故事 認識動物族群在灣仔城市中的角

駱克道自由貓

eddie yuen 2007

色,讀者可以進一步探討灣仔社區 的不同課題。我們希望各位讀者閱 讀這份地圖時,能感受當中動物、 人和社區的相互關係,從而用另一 個角度認識灣仔甚或自己的社區。

綠色

社區

地圖

人與動物


漸被淡忘的唐樓智慧 主辦

聖雅各福群會社區發展服務

贊助

可持續發展基金

鳴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何式凝博士 灣仔區議會文化及康體事務委員會主席金佩瑋議員 石水渠街福和車房及華盛公司一帶的師傅街坊們 駱克道洋服陳師傅 合成書局劉志強先生及劉太 Happy的好朋友阿泰及太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 在船街關心著自由貓兒的嬸嬸 所有我們落區時接觸到的動物朋友

《灣仔綠色社區地圖—人與動物》工作人員名單 項目統籌:謝振民 理念構思:Carmen Wong、Rhoda、Justie、Adelin、 Gabriel、阿剛、Teresa、Johnathan、Trudy 社區調查及資料搜集:Teresa、Johnatha、Justie, Ding ding、Carmen 靚、Murphy、Calon、Kilian、 Simon、Mial 攝影及設計:謝至德、Eddie Yuen

—駱克道自由貓的故事

欠缺 生態意識 的討論

—禮頓道鴿子的故事 在地球上,只有人類才有能力建造 城市。城市妨佛就是人類向外星生 命展示地位的圖騰。城市由設計都 建造,都是為了讓人隔離於大自然 的力量,舒舒服服地生活.但是, 除了人類外,其它物種亦一起分享 城市的使用權.妨彿跟人類說“你 佔用了我們的居所,比個位我地住 下啦!” 在灣仔跑馬地禮頓道一帶,每天都 有幾十隻白鴿閒閒棲息。他們跟城 市其它地方的鴿群一樣,享受着跟 人和諧相處的生活。偶已有人餵餵 糧食,也有遊人頓足觀看。人與鴿 的關係,共和而並存。 但是,原來在行政架構中,不同政 府部門不知為何對他們早有處理 想法。據灣仔區議會金佩瑋議員所 記述,幾年前灣仔區不少政府部門 都曾討論這批鴿子的處理方法。不 錯,是處理一群無殺傷力且居住多 年的野生動物。各部門有不同的看 法,一是殺之;二是捕捉後放生; 捕捉後置於嘉道利農場。 白鴿在這裏已經棲息多年,所有在 這裏生活多年的老街坊都知道,大 家相處都是習以為常的。為何他們 會在這裏生活?有人說他們是以往 飼鴿人遺下的;有人說鴿子的祖先 是崖鴿,整個社區環境都十分適合 他們居住,所以他們在這裏繁衍後 代;有人說因為有人在這裏蓄意餵

社區網絡的形成過程

飼使他們數量日漸增多... 但是,整個社會的最終討論目的只 是一樣-鴿子的存在是否為人類 所喜歡。喜歡鴿子的,會覺得他們 很可愛,覺得他們可以讓他們消磨 時間;不喜歡的,會覺得他們很滋 擾,覺得他們影響衛生。 無疑,這些討論對社區居民的生活 是十分重要。但是,從來沒有人會 討論這些白鴿在這個社區生態中的 位置及角色。他們住在這兒是怎樣 利用這個環境?主要以何為食?他 們的存在會否控制了某些生物族群 的數量?除了人類外,他們還和其 它生物族群有什麼關係?而最終這 些因素跟人類有何關係呢?如果過 份餵飼、或清剿滅殺後,對那兒的 生態環境又有何影響?最後又會影 響什麼人呢? 整件事情反映著整個社會存在着一 個嚴重通病-討論環境議題時欠 缺生態角度.很多有份討論的持份 者,無論是政府部門、議會、以至 社區,都完全基於短視的管理主義 來看整件事情。所有討論都是圍繞 著雀屎、是否有人養、人們是否覺 得殘忍等表面問題來討論,而對有 關生態及環境等更深遠影響的卻無 人觸及。跑馬地鴿子的故事,會否 是提醒我們其實對生態的無知呢?

灣仔市區的新舊交替,如火如輪。信 奉發展是硬道理的人,總相信舊不如 新,人的生活在新的標準下一定活得 更好,這種明天會更好的論述主宰着 灣仔新樓宇的發展。但是,由歷經多 代香港人生活點滴舊唐樓,其實又蘊 藏著多少民間智慧值得現代的我們學 習及欣賞呢? 灣仔駱克道111號,還僅存一所區 內最古老的唐樓。唐樓二樓有著一所 經營了二十多年的鴻發洋服。陪伴着 裁縫師傅陳國鴻先生的,除了是跟他 征戰多年的裁縫工具外,更有一班為 數七八的自由貓。 每天的下午一時多,陳師傅都會準備 好由貓魚及熱飯煮成的貓餸,然後 在唐樓吊橋上餵給天井這幾位朋友 仔吃。透過早已建立的默契,敲打飯 煲,鏗鏗兩聲,眾貓兒都出來仰望米 飯班主。或許是因為這個露台,才能 把貓和人連繫起來。看著陳師傅對面 的大廈,一幅大大的石屎牆,什麼也 沒有,一種很冷漠的感覺。幸而,天 井把陽光帶進了露台和薝蓬,不單帶 來和暖,也好為貓兒的安樂窩消毒 一番。 唐樓的天井及吊橋是十分人道的建 築。它們使到住客可以定時吸收到清 新空氣和陽光,而以往較自由的物業 管理哲學也容讓自由貓住在天井這空 間。街坊們會互相建立默契,對吊橋 及天井進行清潔。定期的清潔及太陽 的照射,自由貓居住的天井衛生環境 還是可以的。而自由貓也會幫住戶捉 老鼠。居民間的容讓加上唐樓本身的 空間佈局,使到自由貓安安然然地住

在這兒,與居民共生著。 陳師傅的工作間樓底卻很高(他說有 十四尺),雖然樓底很高,但貓兒個 個身輕如燕。十多年都會跳上來,都 陳師傅的房去睡覺。雖然作為米飯班 主,但陳師傅都要他們離開回去天 井,以免影響衛生,這可能就是他們 間唯一的衝突吧!而樓底高對於做裁 縫的陳師傅也很重要。「那時候,我 在頂上起了個閣樓用來睡,樓下做 工場……」大概這是當時社會最尋常 的間格(我媽也時常發白日夢要建閣 樓)。其實唐樓的空間太好運用,有 閣樓的話就是多出了一倍的面積。 抬頭舉望時,還能看見頭頂上掛著不 少要修改的衣服。這應該叫做空間的 運用,換作8尺高的樓底,這樣做就 不行了。 聊天期間,沒有開風扇的,但一點也 不熱。樓底高也有通風的好效果,這 座唐樓如是,灣仔街市亦如是…風自 自然然的吹了進來。但陳師傅只開了 大門和一個通氣窗。不涼爽但也不悶 熱,陳師傅還說露台以前沒被遮住的 時候風更大更涼。 告別時,一邊走,一邊想。新樓宇理 應更為居民設想,但其單純以盈利及 形像為本,間隔做得偏陝而不實用。 樓底又低,室內對流能力極差,夏天 需要倚賴冷氣才可降溫。規管極嚴, 住戶不可以晾衫出窗外,以免形響物 業形象,在發展商品牌面前,住客需 要成為次要。莫說自由貓,連人的生 活都得不到尊重。新樓宇的設計及管 理者,應否參照一下唐樓那種較彈性 的以人為本模式呢?

—廈門街Happy的故事

社區更生

沉澱著

的活指標

濃如親情的

街坊情 —石水渠街B仔的故事 很多人說現代都市生活欠缺人情味。 人與人之間失缺了以往的信任及互助 關係,左鄰右里相住多年,卻不知對 方為何名。大家對以往街坊式的社區 關係都十分懷念。而在灣仔舊區石水 渠街的一列車房中,B仔——一隻自 來曲架犬,如同一面鏡反映著這種人 情味。 大約六、七年前,石水渠街福和汔車 服務及華盛公司的街坊發現了一隻不 知那裏來的小犬,後來因為大家都覺 得沒有什麼所謂,沒有什麼太大難處 的情況下收容了他。大家不問留他在 這裏有什麼理由,也不問對大家有什 麼好處。只因為他很愛在這裏逗留而 收容了他。 那麼怎樣照顧他?車房的街坊各展其 職。有些負責一星期幫他沖一次涼, 有些負責餵兩餐,有些負責提供住 處,有些負責定期剃毛。問大家怎樣 決定這分工,他們的答案是「唔知 噃,我地就是這樣有默契啦!」原來 一種最深厚的默契,是彼此間都不會 洞悉其存在的。 這種默契,反映著街坊們長期建立出 來的互信關係。這班福和及華盛一帶 的街坊多在石水渠街一帶長大,以往 的石水渠街也容許他們自由遊玩,這 種公共空間成為街坊們建立深厚情誼 的土壤。現在,不少街坊仍在這裏從 事不同的輕工業。他們彼此間互補不 足,形成一個工業共同體。雖然每個 舖的功能有效,但透過這種深厚的互 信關係,集合一起,發揮團結的大能 力。 B仔不單是一面反映著街坊們深厚友 情的境子,他本身亦是他們關係的加

“以 人為本” 非

強劑。有次B仔在石水渠街消失了, 街坊們立即議論紛紛。有些街坊更眼 紅紅地思念着這個自己人。幾日後, 他們再度發揮着那種默契,不計所失 地分工、策劃、並行動。經過幾小時 在港島駕車搜索後,終於在中區狗房 找回他。據說平時懶洋洋的B仔見到 他們後,雙眼通紅,並走到每個街坊 那兒撲戲一番。街坊因此的默契更 見緊密,也更認清B仔對他們的重要 性。 這種人情味,在新的社區似乎已不大 多見了。一個已搬離多年的街坊阿 輝,縱然已搬走了,仍一星期回到 車房這裏談天,閒坐。是什麼吸引了 他這樣做?他說新樓宇帶給他的只是 一道又一道的鐵閘,他像是永遠無法 知道住在隔壁人的姓名,更枉說談話 了。在這個在自由街道沉澱多年的社 區中,他可以享受最寶貴的真摯情 懷。 也有一位朋友四姐,她常常與先生跟 車房街坊共為歡樂。是什麼吸引這位 本是顧客,但從來沒有在區內居住 工作的四姐常來歡聚呢?「因為人情 味,親切感囉……大家都可以做朋友。 第二到更靚都好,個個人假的……這 裏的人,很真,出面幾多錢都買唔 到。」 現在不同社區,欠缺社區支援及信 任,人與人之間極為冷漠。B仔在石 水渠街的故事,會否譜出我們心中美 好的社區,不是單要美麗的硬體,而 是容讓社區街坊自由發展的空間及信 任嗎?

—船街自由貓的故事

在圖書館的書目電腦,鍵下「社 區」二字。成千上萬的書目蜂擁出 來。當中談及社區凝聚的,多是洋 洋萬千的文章,然後是用一些像實 驗室人員才懂看的圖表來描述社區 形成的過程及原素。但是,原本就 是民間自然發展的社區關係,為何 動輒變成厚厚著作?民間的社區形 成又有什麼原素呢?HAPPY的故事 似乎是一本小型教科書。 HAPPY是一隻身軀碩大的黑色拉 布拉多犬,原先是廈門街的五金行 一位東主所有。但因為是朋友給 他的,他沒有什麼時間及經驗打 理他。而由於他性格溫純,又愛跟 人快,所以很快在廈門街中得到愛 戴。 但是,其主人沒有時間照顧他,那 怎麼辦好。幸好有廈門街合成書店 的劉志強先生出現,劉生人稱「 HAPPY契爺」,從稱呼已知其跟 HAPPY的關係是多麼緊密。兩者本 來風馬牛不相干。幾年前,劉先生 眼見HAPPY初到貴境,和藹可親, 但卻無人照顧,故便自己負起餵 飼的責任。日漸建立起來的關係, HAPPY每日都會在其漫畫店開門時 進內睡覺和嘆冷氣。劉生及劉太除 了日常照顧他外,也會定時帶他散 步、吃東西,劉先生還教了他不少 雜技動作呢! 廈門街是一條不貫通的掘頭巷,內 裏街舖林立。以往街坊間偶有接

觸,但HAPPY出現之後,不同街坊 圍撓着他建立了一個小型網絡。附 近街舖因為見他和藹可親,大多讓 其進內玩耍,有些更讓其穿過後門 進入後巷(因為HAPPY的家在這 些店舖的後巷)。HAPPY成為這 些舖主孩子們的共同玩伴,而由於 HAPPY性格溫純,舖主亦很放心將 孩子交給他。 HAPPY漸漸成為廈門街的一個標 誌,起初不少人在漫畫店見到他 時,都會被他碩大的身形所嚇怕。 但其親民形像也溶化了大家的隔 幕,不少客人在租書時都會跟他玩 樂一翻,漸漸地也有一些朋友慕名 而來。而眾人與HAPPY的關係也 漸漸產生改變,有人定期在放工後 帶他散步、有人會幫他沖涼、有人 會在劉生星期日放假時頂替照顧的 角色、也有人會定時帶他到沙灘游 水。 最奧妙的是大家全是自動自覺,主 動出擊的。大家沒有組織人,但組 織得頭頭是道。大家有著共同目 標-HAPPY,就會不分彼此去商 量、工作及分享成果。而一條沒有 商場般嚴格規管的街道,卻是讓這 種社區網絡成長的自由土壤。雖然 街道環境不是盡善盡美,但這裏的 人卻可自由地建立一種大家喜歡的 關係。相對起那些深澀的社區理論 書本,不禁一想,其實,在容讓的 環境底下,建立社區網絡是否真是 那麼複雜的一件事呢?

香港的市區重建及社區更生,口口 聲聲說是以人為本,改善原區居民 生活,但有否考慮過新建的樓宇是 否尊重原本街坊的生活模式?現在 舊區重建的新樓宇,住客都需要遵 守早定的業管條民,與往舊區唐樓 街坊能自決使用方式形成強烈對 比。船街自由貓隻的情況,是否就 是反映現在市區重建甚少考慮舊街 坊生活方式的有力証據呢? 船街六十號一帶,住有約十多隻自 由貓(這樣稱謂,因為流浪貓這詞 太有負面的色彩)共同棲息於這個 樂園。他們有白的、有花面的、棕 色的、有黑白的,圓頭闊體、苗條 淑女,各色其色,在互相見面時頭 碰頭來親暱一番。不知他們是否有 很多人類朋友,他們不單不怕我 們,還主動與我們打招乎、撒撒嬌 呢? 突然間,貓兒一陣騷動,向山下 走。原來有位婆婆拿著一個個的膠 袋走上來。看樣子,那幾個膠袋重 重地下墜,婆婆卻微笑著,沒有一 點吃力的感覺。 我們上前跟婆婆聊天,婆婆說這些 「自由貓」已在此七、八年有多。 在約七至八年前,船街六十號一帶

有很多唐樓。在以往唐樓的管理, 沒有所謂大廈公契不準養動物的規 限。養貓不單使他們的日常生活更 添姿彩,也幫助他們防鼠防蟲,雙 得益彰。 但事過境遷,為了一個龐大的酒店 計劃。大財團攻佔了這片土地,街 坊只好選離開這區,搬到較貴而也 較多規限的樓宇中。為何這群家貓 不能隨着他們的主人搬到新環境 呢?原來,大部分在舊區新建的屋 宇都有不准養貓狗的大廈公契。本 來在家中飼養貓隻的生活方式被逼 終止。很多本來有一個伴的長者住 客被逼孤獨生活,他們需要重新適 應一套生活方式。 就是這樣,家貓成為自由貓,成為 有人極想除之而後快的流浪貓。整 個過程,不單是人類原居民受影 響,貓兒也是受害者。不少人覺得 他們導至附近衛生有問題,但其實 始作俑者會否是沒有以人為本的社 區重建呢? 一向賺錢為上的重建商,在重建過 程當中,是否需要考慮怎樣使原本 的街坊延續他們所想要的生活模 式,而不是根本地移除掉呢?這樣 又會否比較以人為本呢?

灣仔綠色社區地圖之人與動物  

當城市裹面來 原來是有動物時……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