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愛·回家】文:七天(CP:醒瞳) (創作:《愛‧回家貼吧》的祭奠忧郁)


送給甜蜜小情人 李志成 & 呂瞳


【引言】 哎。不管怎麼樣這對都是我的本命 CP 啦。所以正式劇集裡沒有詳細交待他 倆是怎麼在一起的還是不免讓我覺得有些遺憾。。。但是這也給了我一個機 會,來 YY 他們是如何在一起的=。=哈哈。。。 然後正好聽到 KC 的那首歌《最美麗的第七天》 ,感覺很應景,順手寫了這篇 文,然後就沒有然後了,發上來娛樂大眾一下。。。 再 PS 一下,我不會打廣東話=。=整篇都是普通話寫的,不免看著有點違和 啦。。。大家不要拍這個。。。 附上《最美麗的第七天》歌詞。 在這天這一分鐘遇你 望向街中的感覺很美 下一秒 未準備 未適應兜兜轉轉像戲 越過空間差一些運氣 下意識的心想碰到你 剩低我 在這地 離別終捉到珍惜道理 七天空間交錯 似千次遠離 一天呼吸使我在回味那空氣 七天終必希冀 記憶再儲起 心中一生的美是曾遇你 在你身邊匆匆的掠過 未有開口擔心會出錯 未敢愛 再等待 重疊的空間終雙覓愛 七天空間交錯 似千次遠離 一天呼吸使我在回味那空氣 七天終必希冀 記憶再儲起 心中一生的美是曾遇你 花一生的福氣為重遇你


第一天 鬧鈴響了,被子裡的人伸出手懶懶把它摁掉,翻個身, 睜開眼睛,順勢抓過手機查看。果不其然,螢幕上顯 示出某人發來的天氣預告短信。“陰轉小雨,出門記 得帶傘:)”末尾不忘加個老氣的微笑符號。 呂瞳淺笑著坐起身來,心情很好。 午休時分有同事過來借傘,鬧騰著沒顧上看天氣預報 導致沒傘可用,又表達了一番對瞳瞳料事如神的豔羨。呂瞳掏出零錢,讓他 們順便幫自己帶一份飯。 沒事可幹,習慣性地登上 Facebook,發了一條狀態:“今天雖然下雨,但 是心情還不錯~” 沒過幾分鐘,Facebook 有新回復的提示音傳來。 點開一看,是那條新狀態下的回復:“:)” 依然是老氣橫秋的微笑符號,用戶名是 Lee ChiShing,熟悉的頭像是他靦腆微笑時的照片。 回家時遇到律師樓的男子組在樓門口和奶奶攀談著,John 果然是健談的人, 把奶奶逗得很開心。過了馬路,一眾人打了招呼,她挽著奶奶和大家一起上 了電梯。 關上門,呂瞳問奶奶今晚吃什麼,奶奶說:“今晚做紅燒雞翅膀吃。” 她問:“雞翅膀呢?” 奶奶一拍腦袋,“啊呀,剛才隔壁那堆人幫我拿著菜,我忘記要回來了,你 去幫我問問看。” “真是馬大哈奶奶。”呂瞳調侃著,打開房門,發現志成手裡拎著環保袋, 正欲敲門,一見她,他的目光霎時閃爍起來。


“謝謝呀。”呂瞳接過袋子,志成卻沒有鬆手,“這 個袋子的帶子快要斷了,你先用手托著,別灑了。” 末了他叮囑著:“記得趕快換個新袋子。” “嗯,好的。”她答應著,他笑了笑。隔壁的屋門 開著,John 和 Richard 好像在嘲笑著志成,他急急 走回去把他們拽回了屋子裡。 呂瞳關上門,把袋子放進廚房裡。奶奶說:“我肩膀又有點疼,你待會能不 能幫我用千金油擦一擦?就上次住隔壁的阿醒送過來那瓶,還蠻好用。” “奶奶呀,他不住在隔壁。”呂瞳低下頭,開始洗菜。 “噢,我又忘記了。他們幾個我總是分不清。”奶奶沒再說什麼。 呂瞳的心裡卻莫名升起了一種奇妙的情愫。天氣預報、老氣的微笑符號、 Facebook、環保袋、千金油、還有奶奶此刻的話……好多元素雜揉在一起, 看似雜亂無章,卻通通指向一個固定的方向,一個固定的答案,一個固定的 人。 這些事情……好像都是細微的、瑣碎的、平淡無奇的,但是,生活不也正是 由這些細微的、瑣碎的、平淡無奇的事情所組成的嗎?有這樣一個人,願意 為你做這些小事,好像,也是件幸福的事情。 想到這裡,她的心頭湧上一陣溫暉的感覺。


第二天 新的一天從天氣預報開始,“晴天,注意防曬:)” 午飯時分呂瞳突然很想去吃誰家灶頭 的咖喱飯,順便和馬柔聊會天。 兩個閨蜜聊得正起勁的時候,律師樓 一群人下來吃午餐。志成面色不好, 像是剛剛挨完罵,Richard 搭著他的 肩,似乎正在安慰他。 看著那群人的背影,呂瞳的目光沒來由地就飄忽過去,連馬柔的話題已經變 更也渾然不覺。直到馬柔用手在她眼前揮舞,她才反應過來。 “看什麼呢!”馬柔有點不滿。“啊,Sorry……我看到阿 John 他們來了, 你是不是要去打個招呼?”她掩飾著自己的心思。“是嗎?那你陪我過去一 下。”不由她分說,馬柔就拖著她站起身來向他們走去。 “哈羅各位!”馬柔開心地朝大家打招呼,她尷尬 地擺擺手。“咦?瞳瞳也在?”John 憋著笑戳戳志 成的手肘,志成慌亂地擠出一個笑容。 “醒哥怎麼一副愁眉苦臉的樣子啊?”馬柔也開他 的玩笑。“今天他檔打錯,被查生罵得灰頭土臉, 差點收警告信。”Richard 解釋道。“不過吉人自 有天相啦,醒哥都是沒事!”Alex 笑道。 “我當然沒事啦,今天回去把那份檔重做一下就 OK 了。”志成看起來開心了一點。緊懸在喉嚨裡的心 放下了,呂瞳覺得呼吸都輕鬆起來。 “阿標過兩天就要走了,我們在商量今晚一起打邊 爐聚一聚,瞳瞳你要一起來嗎?”阿友開口問道。 “好呀,我下完班馬上過來。”呂瞳答應下來。 志成皺著眉,咬著嘴唇,暗暗攥緊了拳頭。


傍晚,繞過幾個街口,回到家門口樓下,見到白天發天氣預報資訊給自己的 人正站在樓門前,看上去有點氣喘吁吁。她上去跟他打了個招呼,他好整以 暇地微笑著予以回應。 “怎麼不上去?”“哦,John 去買啤酒了,讓我在這裡等他一會。”志成 撓撓腦袋說。“噢,那……我先上去了?”呂瞳說完順勢要走。“啊,不用, 待會他自己上來好了。”志成轉過身,走在她身後。 老式的電梯轎廂裡有點沉悶,雙方都沒有展開什麼話 題。呂瞳背靠著電梯的一角,志成在她另一側,低下 眼睛沒有看她。時間仿佛過得無比冗長又安靜,她仿 佛能夠聽到他胸腔裡心臟的跳動聲,咚,咚,咚,這 麼近,又那麼遠。 她看向他,儘管自己穿著高跟鞋,他還是比她高半個 頭。眼睛垂向地面,西裝勾勒出他好看的肩線,白襯 衫的領口熨帖,扣子們一顆顆全都很規矩地扣著,手 指修長白皙,無意識地摳著自己的袖口。內心深處有 什麼被柔軟地觸動到了。 呂瞳想要說點什麼,“叮”的一聲,到了。“我先回去放點東西。”她向他 示意著。而志成敲響鐘標家的門,開門的人卻是 John。志成趕忙把 John 推 進去,呂瞳卻清晰地聽到了 John 大叫“你推我幹什麼呀”的聲音。她偷偷 笑了。 過去的時候不見了志成,她戳戳 John 的肩膀,問道:“醒哥呢?”“噢, 他不是有那份檔要重做?本來要花好一陣時間,我們都想開飯晚一點,誰知 他緊趕慢趕……但是他還是走得最晚,叫他順道買點啤酒上來,居然忘記 了!”John 抱怨著。“噢,是這樣。” 她無心去拆穿剛才某人對她撒的謊,腦 海中卻可以想見他從公司氣喘吁吁一路 跑到樓下生怕錯過什麼的樣子,連啤酒 也顧不上買了。 想到這裡,她覺得這個離別的晚上也變 得沒那麼傷感了。


第三天 “今天是晴轉多雲:)” 奶奶出去探望朋友,晚上不會回家。下完班,呂瞳發了條 Facebook:“去 買幾張碟片,留著晚上看。”誰知,冤家總是路窄。呂瞳看到了她的前男友, 摟著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也在逛街角的影像店。原想掉頭就走,誰知 Jim 也 看到了她。 他牽著現任女友走到她面前,不懷好 意地說:“你瞧,這就是我跟你說過 的人肉提款機呀。”“是嗎?果然看 起來就是不騙也對不起自己的類型 呀。”那女人笑著附和他。 腦子一片空白,無法辯駁。明明是愛 過的人,卻要用這樣的話一次又一次傷害自己,分明是指名道姓地罵當初的 自己有多愚蠢,呂瞳恨不得找個地縫就鑽下去。 “鬧夠沒有!”身邊突然有人把她拉到一旁。呂瞳抬頭一看,是志成。 “你是誰?”Jim 問道。“你不用管我是誰,對你這種朝三敹四的人沒什麼 話好說。”志成看著 Jim,又對他身邊的女人說:“他能甩掉第一個,就能 甩掉第二個,最好還是擔心你自己,講不定什麼時候就輪到你。” “哼,還以為你有多清高,你不是也找好下家了?各玩各的,誰也不欠誰 啦!”Jim 還想對呂瞳再說點什麼,腔調飽含譏諷, 目光裡透露著酸意。 “滾遠一點。”志成上前一步,把呂瞳護在身後, “要是再騷擾她,就連本帶利討回來。”說完,他 朝著遠處的保安瞥了一眼。“說說而已,不用這麼 認真吧?”Jim 的底氣明顯弱了幾分。“你儘管試試 看,我說的是不是真的。”志成聲音很低,但有種 不容置疑的語氣。 “上樓喝點酒吧?我請。”呂瞳眼見那兩人離開, 扯著志成的衣袖,“今天奶奶不在家,沒人管我。”“不好吧,你還是早點 休息……”志成想阻止呂瞳,卻被她的話堵住口:“你不和我喝,我就自己 去買,不用你管了。”於是只好陪著她去買酒,再陪她回家喝。


志成看著呂瞳,她似乎酒量很差,喝了幾杯酒就覺 得暈沉沉,沒過多久又開始說胡話,朝他說她和 Jim 以前的事。志成苦笑著,聽得心裡愈發堵成一 團,憤怒之餘已經無力再去追究什麼,儘管她已經 把最美好的青春和時光都給了那個敗類,但他還是 只想好好珍惜現在的她。 把空調溫度調高了一些,她的頭安穩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志成忽然覺得很安 心,這種感覺好像從來不曾有過。就算是初戀,也只是每天給他以忐忑之感。 那時的自己,算是年少衝動,背著家裡組樂隊、逆著父母談戀愛,好像是要 為了證明自己而一定要做點什麼。然後,初戀終於還是離他而去了。從那以 後,他再也沒有為誰心動過。 直到遇見她。看到呂瞳明媚的笑臉,志成的心也跟著陷了進去。他很想為她 做更多,卻發現好像也並不能做什麼。他只有陪在她身邊,默默地等待著。 覺得要走了,志成猶豫著把呂瞳安頓在沙發上,試圖 找一床可以給她避寒的毯子,又不敢貿然進任何一個 房間,只好在客廳裡來來回回地亂轉。最後他從衛生 間裡出來,抱著她的浴巾,披在她身上。 終於,呂瞳安靜下來,像是沉沉睡去。志成用手揉著 呂瞳的額發,將臉漸漸湊近,想要更仔細地端詳她。她的呼吸漸趨均勻,睡 顏像個可愛的娃娃,臉頰因為酒精作用而泛著蘋果一般的粉紅色。志成想不 通,為什麼會有人忍心傷害她呢。 志成很確定自己的感覺,但他還是不能確定呂瞳的 心意。他不想強迫她去做些什麼,也不想讓她因不 確定而再受傷害。 最終,他歎了口氣,連吻她額頭的動作也放棄了。 抓起桌子上的西裝外套,志成走向房門,在離開的 時候不忘輕輕把門帶上。 呂瞳按捺住狂跳不已的心,慢慢睜開眼睛。志成揉著她的頭髮,臉漸漸湊近 的樣子,還有最後的那一聲歎息……她全都知道。可是……他要是真的喜歡 我,為什麼,沒有說出來?


第四天 “今天是週末,天氣很好,喝完酒要多休息:)” 呂瞳正在習慣性地往 facebook 裡上載照片,收到資訊的時候不由得又想到 志成。 想起來覺得他是個溫柔又帶著孩子氣的人,不是太過成 熟的類型。平日裡去到隔壁的時候總能看見他被眾人欺 負著,Richard 和 John 總是拿他尋開心。多數情況下 他會接受,但是有時候又會猛然翻臉爆發出來。誒,不 是聽說上次還整整氣了 Richard 好幾天? 喜歡他嗎?有感覺嗎?自己也不知道。上次沒來由地對鐘標有好感,結果卻 還是表錯了情。想到鐘標,呂瞳歎一口氣。儘管帶著一點狡黠的氣息,但無 可否認,他確實是一個理智而成熟的人。只是,總感覺在他身邊沒有什麼安 全感。馬柔上次提點了一次,回家後也確實想過,他為自己所做的那些,太 容易讓人覺察,反而顯得刻意。 但是,他還是留意著我啊。呂瞳打開桌面下的第一層 抽屜,裡面是鐘標送的那塊 LB 手錶。記得自己上次在 隔壁隨口說的一句話,就弄到這塊手錶,雖然嘴上輕 描淡寫,但是總歸是費了很大心思的吧。可今天他就 要離開了。 午飯時分,思思從廚房裡端出飯菜,看到志成攥著手機,一臉呆滯地坐在沙 發上,便大叫一聲:“哥,吃飯啦!”“啊,噢!”志成慢慢走到餐桌旁坐 下,還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樣子。 “你怎麼看起來無精打采的?”思思幫志成盛 湯。“沒有啊。”志成沒心思回話。 “還說沒有?一天到晚就知道看手機,魂都沒 啦!”趁志成不注意,思思一把搶過志成的手 機來看。“喂,還我!”志成想要奪回,一不 小心打翻了湯碗。“哇,好燙!”


“我還以為是什麼新鮮的呢,還不是老樣子,也不知道你在想些什麼。”思 思一邊幫志成用燙傷膏塗抹手腕,一邊撇著嘴。“你懂什麼?少管我啦。” 志成也撇著嘴。“我只知道,喜歡一個人就要勇敢告訴她,誰像你這麼膽小, 笨死了。”思思戳了戳志成的腦門。 “你要是沒頭沒腦地喜歡上哪個人,我才要懷疑你的眼光!”志成還以顏 色。“我去告訴你同事,看你這個笨蛋手機裡都藏了什麼!”思思舉著手機 叫著。“你敢!以後再亂翻我手機看我怎麼收拾你!”志成伸出手去搶,終 於笑起來。 晚飯後,陪奶奶看著八點檔的電視劇,突然收到鐘標發 來的資訊。呂瞳本來有意想去送他,但他最後也沒有告 訴她何時起行,只好作罷。“一路順風,早點回來呀, 我們都等著你。”她給他回信息。不久手機便又響起短 信鈴聲,呂瞳拿起來看。“謝謝你。” 她回到臥室,打開抽屜,拿起鐘標送給她的表,輕輕一 笑。突然,螢幕上又顯示了一條新資訊。“還有件事一 直沒和你說。那塊 LB 表是醒哥給你買的,只是陰差陽 錯被我收回,借花獻佛給了你。希望你別介意。” 心裡驟然一驚,久久沒有回過神來。 呂瞳緩緩打開桌下的第三層抽屜,拿出另外一塊表。 記憶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想起志成那天把這塊不甚起 眼的表送給自己的時候那抿著嘴的樣子,揣測著他當 時是怎樣的心情。“我有禮物想送給你。”像是鼓起 很大勇氣一般地,對自己說。 這個誤會再也沒有後續,而如果不是鐘標的資訊,這份珍貴的心意或許會一 直被埋沒下去。原來,志成比自己所想像的要大度更多。 好像所有謎底在這刹那間都揭開了一樣。之前的種種猜 測和試探,在這瞬間都被打上了一個清晰的注腳。為什 麼會有天氣預報的提醒,為什麼會在樓下等待,為什麼 會在最需要的時候出現,為什麼悄悄離開而沒有進一步 表示。為什麼是你,為什麼總是你。 因為一直以來小心翼翼地留意著我的人,其實是你。 原來,是這樣的。


第五天 “陰天,明天又是週一所以要珍惜今天啊:)” 隔壁一整天都吵吵嚷嚷,不時傳出男子組的笑駡聲。呂瞳猜想他們一定又湊 在一起打機,手裡的遙控器換了好幾個頻道卻發現自己根本看不進去。腦海 裡不知怎麼地忽然萌生出一個念頭來——好想看看,你措手不及的樣子。 抱著這個惡作劇般的想法,她端著一託盤咖啡叩響隔壁的房門。阿友來開 門,“咦,瞳瞳?” “在隔壁聽到你們上來,所以過來找你們當試驗品… 嘗嘗我的咖啡吧!給點意見!”她輕快地說。 眾人敺停遊戲,擠眉弄眼好一陣。 阿友想要端起藍色杯子那杯,卻被呂瞳阻止:“哎, 你拿那杯白色杯子的。”“為什麼呢?”阿友不解 了。“因為我覺得白色最適合你。”她理直氣壯。 阿友無奈,只好換了白色杯子。“粉紅色是阿 John 的,黃色是 Richard 的, 黑色是武哥的,藍色這杯就給醒哥吧!”呂瞳一杯杯分發著。 接過咖啡,大家都略有猶疑,不過最終還是順從了。飲罷, 眾人都驚歎於瞳瞳泡咖啡功力的長進,唯獨志成一直在皺 眉頭。“醒哥,你幹嘛苦著臉?”呂瞳存心問道——她故 意在那杯咖啡裡放了鹽。 “啊,沒有…”志成辯解著,“那你還不把它喝完?” Richard 使個眼色,和武哥突然湊過來按住醒哥,由 John 來執行強灌者的角色,阿友在一旁笑得很開心。 看著志成喝完咖啡難受的樣子,呂瞳都快要主動坦白出來,自己實際上是惡 作劇所以放了鹽,可是,眼前的男生卻還是說——“咳咳,很好喝啊,咳—” 儘管被嗆到,還被咖啡弄髒了衣服,志成還是皺著眉頭費勁地擠出幾個字。 他心裡想著呂瞳或許只是無意間把鹽當成了糖,於是在這場合下就算自己出 醜也不想讓她難堪。


“先把襯衫脫下來泡著吧?咖啡漬留久了很難洗。”呂瞳忍住笑,假裝“不 小心”地提議道。於是眾男又不顧志成的反對把他的襯衫扒了下來。 志成穿著白背心,臉上的表情明白無誤地可以解釋為“快要哭出來”。可是 此時呂瞳卻覺得他的樣子真實而可愛。 “呀,你的紋身沒了?”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你要 是需要,他可以再紋一次啊。”John 打趣著說——然 後腦袋上就挨了志成一巴掌:“不要亂說話!” 坐了一會,呂瞳看房間裡沒有零食了,便主動提出來要幫他們去買。果不其 然地,男子組又紛紛推著志成陪她一起去。志成推辭著說沒有衣服穿出街, 於是阿友默默回到房間裡找了一件自己的襯衫遞給他——連最後一個藉口 也沒了。 兩人走在街上,呂瞳想要故意放慢腳步,卻發現身旁 的人始終和自己是同步的。她扭頭打量著志成,看他 套在不合身的襯衫裡感覺彆扭的窘相,眼神正視前方 卻就是不敢看她的姿態——雖然如此還是覺得他很 好。 呂瞳翻出手機裡的資訊,舉到志成面前。“我說,你幹嘛老給我發這樣的資 訊。”有心要逗他,不想志成漲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突然接到電話,志成便留在便利店外接聽,呂瞳則進店挑揀食物。是友人來 報告結婚的消息,調侃著他怎麼至今沒找到目標,志成只好敷衍幾句。 掛斷電話後他隔著便利店的窗玻璃望向店裡的她——怎 麼會沒有目標,只是追不上啊。想到這,志成拿出手機 翻看著,露出笑容來。 出了店,呂瞳看到志成正倚著欄杆,用手機查看著什麼,臉上還掛著笑。好 奇心又萌生了幾分。“咦?是什麼?” 她躡手躡腳走過去,順勢猛地搶過志成的手機來看。“別!”志成一時走 神,沒成想呂瞳已經把手機奪走。呂瞳看著手機裡的內容,驚訝得瞪大眼 睛——


全是自己的照片。 微笑著的,生氣時的,嘟起嘴的,比著 V 字手形的,抱著小狗的,沉思時候 的,同奶奶在一起拍的,跟朋友一起進餐時的……

志成忙急著解釋:“這些不是我偷拍的,是我從 Facebook 上下載的…”見 呂瞳沒有出聲,志成更急了,不迭地同呂瞳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 別的意思,我是覺得你……很可愛,我才……對不起,我……”連話都說不 完整了。 呂瞳把相冊選中,按下 Delete 鍵,然後把手機還給志成。志成看著她,眼 睛裡滿是迷茫和不安。“以後,不用這樣。”呂瞳拎著食物袋子轉身走了。 志成站在原地,沒有追上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身後,他的心沉到谷底。


第六天 沒有天氣預報的資訊。 沒有 Facebook 的回復。 沒有電話。沒有短信。沒有留言。 昨晚的最後,志成並沒有追上來,也沒有再回到阿友家,只是打了個電話過 來說身體不舒服先走了。算起來,李志成已經快一天都沒有聯繫她了。呂瞳 有一些煩躁不安,上班的時候心不在焉,報告都打得錯漏百出。好在涼粉脾 氣好,只是提點了她幾句,她悶悶應聲,卻完全沒聽進去。 “你在想什麼?”涼粉見她這樣,冷不丁問出聲。 “啊……沒什麼。”呂瞳被驚了一下。 “秘書小姐,你今天咖啡有失水準,報告也全 是問題,是拐彎抹角的想讓我放你假嗎?”涼 粉靠在椅背上。 “對不起,梁生……”呂瞳試圖辯解,卻找不 到合適的措辭。 “既然這樣,你幫我去完成個任務吧。”涼粉 像是看出她在想什麼,“幫我找一下 Angel, 同她聊聊天,回來跟我彙報。” “這也算任務?”呂瞳不解。 “當然算,快去。” 此刻,亞域咖啡吧裡,馬柔覺得眼前的人因為生氣的緣故連智商也減低了幾 分,連涼粉有意找理由給她放假的想法都體會不出了。而造成這問題的原 因,恐怕只有…… “你在氣點什麼呀?”馬柔故意問她。“沒什麼。”呂瞳 撅著嘴。“讓我猜猜是誰又惹你生氣了呀?”馬柔見呂瞳 不時焦躁地瞥一眼手機,心裡已經猜到了八九分。“這個 人叫……李…志…成?”“…他今天一天都沒聯繫我,不 知道怎麼回事。”呂瞳把手機重重放在吧臺上。 “那你又煩些什麼呢?以前不是一直和我說對他沒感覺 嗎?”馬柔笑著揶揄她。


“……”呂瞳一時語塞,不知道說什麼好。 “不知道某人的心是什麼時候就被套牢了呢?” 馬柔遞給她一杯咖啡,“喏,這杯咖啡叫戀愛的感 覺。”呂瞳輕輕抿一口:“好苦。” “其實當然不止是苦,你細細回味,還是會發現苦澀中會有回甘。把苦都咽 下,才能嘗到甜。”馬柔用手摟著她。“好像……真的是。”呂瞳又喝了一 口,仿佛確是這樣。 “我還記得,那時你和 Jim 還沒分手,我去誰家灶頭吃 飯,和律師樓的人提起你和 Jim 的事。你猜醒哥的反應 是什麼?”馬柔像是在問呂瞳,但沒有給她應答的時 間,“我看到他當時非常非常擔心。他那時候沒有在想, 他終於有機會趁虛而入和你在一起,而是真真正正地害 怕你被 Jim 傷害。”呂瞳沒有說話。 “對於我和你這種人來說,感情的路上,吃苦是一定的,因為我們總是奮不 顧身地亂撞,一旦喜歡上誰,就連停下來思考的空間都沒有了。你對 Jim 也 是這樣,你對阿標也是這樣。”馬柔仿佛洞察了她的心思。 “我不確定……”呂瞳的話被馬柔打斷,“所以,我當然知道你現在是在害 怕什麼。但是這次你絕對沒有意會錯。”“我只是覺得自己很笨。”呂瞳垂 下頭,“這次,我不會又猜錯嗎?”“相信我,一個人的真心擺在你的面前, 你永遠都不可能猜錯。”馬柔輕聲卻堅定地說。 “所以……你是覺得阿醒真的喜歡我嗎?”呂 瞳問馬柔。“我不會幫你做決定,所以我不會告 訴你他喜不喜歡你。但從你現在的樣子看來,我 只知道你肯定是喜歡他。”馬柔狡黠地笑,被呂 瞳推了一把。“我去衛生間,讓你好好想想你的 真命天子在哪裡。”馬柔輕巧地跳下轉椅。 腦海裡又浮現出很多零碎的片段,然而這次卻能夠越來越完整地拼貼出一個 人的面貌來。呂瞳第一次主動給志成發了條短信。 “明晚下班後有事想和你說,到時聯繫吧。”


第七天 這一天,志成覺得時間過得尤為漫長。 和 Richard 鬧矛盾那次,她看過自己惱羞成怒 的樣子;紋身那次,她看過自己手足無措的樣 子;就在前兩天,她看過自己狼狽尷尬的樣子; 還有……她居然還看到自己手機裡存著一堆她 的照片。 志成苦惱地揉著自己的頭髮,要怎麼辦才好。形象什麼的似乎早就蕩然無存 了,可是會被她覺得自己不懷好意嗎,有事要說難道是要正式攤牌拒絕自己 嗎。可惡,早知道就把照片都刪掉好了。 正胡思亂想著,John 走過來在他面前揮手:“喂,魂又沒啦?”“什麼啊?” 他有點煩躁地回應著。“今晚幫阿友整理東西啊,忘了嗎?記得收工後一起 過去啊。”John 提醒著他。 昨天一時忘記了今晚還有這檔子事,志成躊躇著說:“今晚啊,我可能去不 了了……”“兄弟義氣!”John、Richard 和武哥三人一時間都跳到他面 前,“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你怎麼好意思不去?” “我真的有事要做……郭先生的檔還沒有做完……”志成心虛地說。“少騙 我,你早就做的七七八八了。”Richard 反駁他。“說,今晚是去泡妞還是 去泡妞還是去泡妞?”John 湊過來,“為著什麼女人能把兄弟都拋下?也 讓我們瞧一瞧。”“……真沒有……”志成快圓不下去了。“沒事,醒哥真 的有事就不要勉強他。”阿友發話了,“或許,他的事情真的很重要呢。” 等所有人都收工走了,志成才滿懷心事地開始收拾東西——呂瞳又發資訊來 說在樓下見面,便不太想讓男子組看到自己站在樓下被瞳瞳拒絕的尷尬場 面。 走在路上,他覺得腳步有千斤重。故意拖遝得很慢, 好像這樣就能離想像中的結局更遠一點。為什麼會是 這樣子?志成心裡很壓抑——他很久沒有這麼認真執 著地做一件事情了,想著她幾乎已經成為了他每天的 習慣,她每一個舉動都能牽扯到他的心。


可能,自己真的表現得太差……想到這裡志 成苦笑了一下,想起來也的確是很少能讓呂 瞳看到自己正常一些的樣子。有時不經意間 會把情緒掛在臉上,或者陰錯陽差事情總朝 著出人意料的方向發展,聯手機裡存的相片 都被她看到,再加上一幫損友……今天,也 許就是終點了吧。志成這樣想著。 呂瞳還在整理著文件,思緒卻早已都飛到了一個人的身上。那個一直在身後 默默守候著她的人,那個一直害怕會傷害她而不敢表露心跡的人。一直以來 好像真的很少看過志成正常一些的樣子……想到這裡呂瞳撲哧一聲笑了。情 緒化的他,孩子氣的他,手足無措的他,狼狽尷尬的他,自己都看見過。 可是正是因為看見過最糟糕的他,才愈發覺得這些細節都彌足珍貴。因為, 那就是最真實的他,最不需要掩飾的他。更何況,不是沒有被感動的時候, 讓她覺得自己也是幸運地被上天眷顧著。悄悄陪自己等待著並不存在的戀人 座流星雨直到淩晨,聽到自己和 Jim 的事情流露出的擔心目光,被前男友打 擊時擋在身前的肩膀,還有手機裡一直默默存著的相冊。都是關於自己的。 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是不能取代的。今天,一定就是終點了吧。呂瞳這樣想 著。 轉過幾個街口,呂瞳終於看到了那個熟悉的身影。她坐在便利店裡等了好一 會,看到志成在樓下張望著,卻沒有半點挪動腳步的意思。查看一下手機, 發來的短信也並不是催促她:“路上小心一些,不用擔心,我在樓下等你。” 呂瞳下定決心。 她繞了一段路,到志成身後去拍拍他的肩膀。志成被嚇了一跳,回頭見是她, 終於放下心來。“怎麼這麼晚才下班?路上沒什麼吧?”“啊,沒有,今天 正好有事情沒做完,就想著做完再回來。”她看向他, “你等很久了嗎?”“啊……沒有啊,我其實也剛剛 到。”志成稍稍皺了下眉頭,應答著。“昨天很忙嗎?” 呂瞳決定無視他這個撒謊的表情符號,繼續問道。 “誒?沒有。”志成一時沒有明白這問題的用意。 “我以為你忙到沒空給我發資訊呢。”假裝帶點責備的 意味。


“我……我以為你在生氣啊……”志成著急了,“我還在想要怎麼和你道歉 好,想買禮物送你跟你道歉,但是又不知道你現在喜歡什麼……” “你要送東西給我?”真是意外收穫。 “……糟糕……”志成才意識到自己又說漏了嘴,懊惱地咬著牙。 “……先別說那個了,可是我沒有在生氣啊。”呂瞳解釋著。 “誒?可是你不是說,以後不用這樣嗎?”志成迷惑不解地看呂瞳。 “以後不用這樣,就是……你不用再從網上下載照片了,就可以經常看到我 啊,真笨。”呂瞳又抬起頭來,看著志成的眼睛。這次索性對他說全了,如 果這樣還不懂,那他真是無藥可救了吧。

兩人忽然又都陷入沉默了,而空氣裡似乎有一絲甜蜜的氣息在蔓延著,氤氳 著,但又仿佛下一秒就會有什麼來打破這微妙的平衡感。就這樣互相對望 著,好像終於能夠看到彼此的心意了。她的微笑帶著甜美的弧度,而他也終 於如釋重負地嘴角上揚。 ——彼此都是單純心思的人,猜心才是最困難的遊戲。可是你的心,我現在 終究是不用猜也能懂。 電話鈴聲終於適時響起,將兩人拉回到現實。志成慌亂地去摸西裝口袋裡的 手機,呂瞳看著他的慌張樣子笑出了聲。


“啊?你們現在才剛開始搬東西嗎?今晚還要打邊爐嗎?”志成應著電話 那頭的人,呂瞳猜想著,一定又是律師樓的那群人吧。 “哦哦……我今晚真的去不了…”志成又在無意識地摳著袖口,讓呂瞳覺得 這小動作也是可愛的。 “真的不好意思啊,下次請你們吃飯賠罪啦。”志成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呂 瞳看著他,突然覺得無比安心。 ——所以,他果然是那個想要陪著我的人吧。 ——喂,你知道嗎,我其實也很想一直陪著你。 終於能夠感覺到那些你給我的愛,所以我也想要給你更多。 志成掛掉電話,呂瞳湊上前去追問:“喂,為什麼不上去和他們一起呢?今 晚你還有什麼別的重要事情嗎?” “……呃……”不出所料的,他語塞了。 “所以是?”她轉過頭佯裝生氣的樣子。 “我只是想……陪在你身邊。”志成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不必去想,此刻他一定又臉紅了吧。呂瞳低下頭,笑了。 “嗯……那好。”說罷她挽過他的臂彎。 “一起走吧。” 第七天,的確是終點,但也是……起點。 ——The End——


後記: 在【愛‧回家】貼吧裡, 看到一位劇迷「祭奠忧郁」寫的《七天(CP:醒瞳)》 心裡感到十分驚喜,噢!終於有人出手寫我喜歡的醒瞳了! 一直對醒哥和瞳瞳的愛情…那份不經意的一聲問候、暗地裡所做的小溫馨, 看似不起眼,卻有著一顆真摯熱誠的心, 那份專情細心....我想有一位像醒哥的男朋友!!!!! 而我被「祭奠忧郁」字裡行間所透著被那淡淡的、若有還無, 但其實早在哪裡的感情所感動。 所以將這篇文章做成一半電子書跟大家分享。 一篇能感動人的文章,並不一定要藻詞華麗���驚心動魄, 有時簡簡單單的情節,那細微的一點點感動, 積聚起來就是讓人心靈溫暉的好文! 我真的希望能有機會將她所寫的情節, 變成真的劇集讓我們細味這段甜密簡單的愛情。 因為當他們兩個一起時,我總覺得若有所失; 真的很想有一集可以看到他們如何在一起, 因為見著他們的小甜蜜,令我和其他劇迷都很想完滿這一對的經歷。



【愛•回家】文:七天(CP:醒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