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號外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第四十六屆編輯委員會「敦」 地址 : 九龍窩打老道 224 號 香港浸會大學善衡校園 楊瑞生紀念館 601A 室 電話:34117882 電郵:sueb@life.hkbu.edu.hk Facebook:fb.me/busueb

2013 年 3 月 30 日

浸大生搲「良心小店」贊助 掀網絡風雲

日 前組 ,織 有向 網一 民間 表位 示於 香深 港水 浸埗 會, 大有 學「 有良 學心 生飯

店」之稱的「北河燒臘飯店」尋求活動贊 助。此事備受社會廣泛關注,有關言論一 日內被轉發近 8000次,引起極大迴響。本 會整合有關資料,讓同學更了解事情的來 龍去脈。

據 了 解 ,涉 事 的 學 生 組 織 有 五 ,包 括 : 香港浸會大學數碼坊、香港浸會大學中國 研究課程學會、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 關係學學會、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周樹人 堂宿生會及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經濟學系 系會。

1


浸大生搲贊助事件 - 時序表 2013 年 2 月下旬至 3 月 數個浸大學生組織先後到 北河燒臘飯店尋求該店贊助活動茶點 2013 年 3 月 26 日晚 Facebook 傳出一份由 Benson Tsang 上載, 有關飯店被三番四次要求贊助的文章, 指有關學生組織要求賙濟弱勢的飯店 贊助「開 Party」;有關文章被轉 載近 8000 次,網民就此爭相發表意見

2013 年 3 月 27 日上午 5 時 浸大數碼坊發表聲明,回應贊助事宜

2013 年 3 月 27 日上午 11 時 浸大學生會發表對 系會尋找活動贊助一事之回應

2013 年 3 月 27 日下午 5 時 浸大學生會會長馮靖汶陪同五個學生組織的 代表到北河燒臘飯店交代事件,又買飯券 幫助貧窮人士及派飯給有需要人士 2013 年 3 月 27 日晚 Benson Tsang 再度發帖, 指「一件原本很負面的事轉向為正面方向, 並且能圓滿結束」

2013 年 3 月 27 日下午 1 時 浸大中國研究課程學會發表聲明, 回應贊助事宜

2013 年 3 月 27 日下午 6 時 涉事的五個學生組織聯合發出回應

2013 年 3 月 27 日下午 11 時 浸大學生會就學生組織尋找活動贊助一事 作出正式回應

2013 年 3 月 28 日上午 1 時 浸大政治及國際關係學學會向 學會會員發電郵,回應贊助事宜 2013 年 3 月 28 日上午 2 時 2013 年 3 月 28 日晚

浸大周樹人堂宿生會發表聲明, 回應贊助事宜

網上傳出一份「要求 Benson Tsang 檢討是次處理『浸大 r sponsor』事件 做法。」的聯署聲明

2


浪 重 千 帖激起

傳 瘋 民 網

緣多年來於深水埗出售廉價盒飯、人稱「善心食堂」,近年因其派飯予露宿者 及老人院的好人好事而廣為人知的「北河燒臘飯店」東主陳灼明(明哥)與朋 友在閒談之間透露近日工作繁忙,要為浸大學生準備活動贊助的食物。「平等分享 行動」發起人曾志浩 Benson Tsang透過朋友得知有關消息後,於 3月 27日晚在 Facebook直斥浸大學生「讀壞腦」,找一間接濟窮人、老人家和無家者的良心小店 作開「Party」活動贊助,是沒有社會良心。「明哥那個率直的性格又不懂拒絕,結 果一個問完又到第二個,已經有三四次! 四月仲有兩次!!!」他更表示有關的學生 組織應該賠償給明哥,亦可以買飯券送給區內老人家,以作補償。Benson Tsang聲 言 浸 大 學 生 有 病 、一 大 班 人 「 搵 明 哥 笨 」,「 你 地 ( 浸 大 生 )知 唔 知 『 醜 』字 點 寫 ? 」 有關言論在社會引起極大迴響,文章一日內被轉帖近 8000次。言論在 Facebook 及各大網上討論區皆引起網民熱烈討論,群起聲討涉事學生組織,甚至牽連至所有浸 大同學。 網民回應

Jackie Wong

浸會嗰幾班白痴,我唔 Q 理咩原因。全部同我地嘔返 哂啲錢出嚟!四月份未攞嗰啲,搵幾個戰友響明哥鋪 幫收錢!頂佢個肺,大家咁辛苦去支持明哥,唔係打 算益你班浸大 on9 學生! (sorry Benson, 我已盡量抑制我嘅用詞 ....)

仲要比呢班 1 9 大學生話佢做咩唔自己拒絕人 .... 真係血都嘔埋 , 好彩以後都唔係 in 同埋教呢 啲人 都係果句 : 仗義每多屠狗輩 , 負心盡是讀書人

真喜男

Zion Cheung

呢間野上過報紙電視專派飯比老人家 同賣平飯比基層 但係間野好 up dup, 老闆每個月賺得一萬蚊 正常都唔會搵呢 D 小店 sponsor 啦 , 過主搵 大財團啦 貪人地老闆唔識拒絕

而家劫貧制貧呀 ?? 屌你老味

萬春流

3


上莊係要 R sponsor 我都 R 過 , 但係 R 校內 Canteen 既 sponsor 呢件事我覺得班學生係錯在搵錯對象 但搵 sponsor 呢樣野真係沒計 比你要搞一個幾百人既迎新營 計唔掂數就係要搵人幫手 , 佢地又可以宣傳 , 事實上係可以做到互利 好多大牌子都肯做 ... 但問題就係大牌子先可以做到學生同商家互利 你搵間咁既店仔 , 真係豬咁蠢撚 抵屌

駑馬

BTW 我最想知既唔係你地點睇或者班學生點睇 , 而係 " 明哥 " 點睇件事 所有留言摘自 Facebook、高登討論區

明哥接受本會訪問 表示希望大事化小 就近日網上的討論,本會嘗試邀請有關人士作出回應。其中,「北河燒臘飯店」的店主陳 灼明(明哥)為今次事件的關鍵人物之一,因提供便宜的飯食予弱勢社群,得到街坊支持,甚至 吸引傳媒採訪。本會於 3 月 27 日中午亦接觸到明哥,他為今次事件作出以下回應: (記:記者;明:明哥) 記:知道贊助風波的事態發展嗎?對事件有何 回應? 明:義工認為資源應排放(投放)在低下層及 露宿者方面,不應資助學生活動。畢竟年輕人 更易「搵食」,加上來自一個較富裕的學校, 但我認為自己的情況並非惡劣,可以與學生聯 絡,希望藉贊助能引導更多學生能參與扶貧 行動,了解低下層的生活,培養愛心,將反面 扭轉成正面。外面會較敏感,不要見怪,但個 人認為學生艱苦讀了十幾年,希望他們能在 「Party」 裏面高興一下。希望學會有人空閒 的話會派人做義工,同時體驗低下層生活,他 日出來社會工作,無論任何職位及工作都可以 有愛心,更能關心低下層,就算完滿解決問題 了。 記:是否學生主動聯絡,向飯店索取贊助? 明:見學生到很多店鋪問贊助,資助食物舉辦 典禮,我同意後每次會贊助 30 至 50 份小食, 希望學生能有更豐富的資源,學校沒有太多資 源排放,所以需要外面店鋪支援。義工不同意, 覺得資源應該分配予露宿者,幫助真正有需要 的低下層或貧窮人士,不應給自己有能力的大 學生。事情已發生,我希望將負面扭轉成正面, 不想事件擴大,不斷譴責學生會令他們感到內

疚,我不希望這樣。 記:當時你是自願資助學生活動的小食?學生 有沒有提出以宣傳方式作贊助條件? 明:是,我是自願的。他們起初有提議協助派 發傳單及卡片,用作宣傳店鋪,但這些都不是 我想要的,我希望學會能協助鼓勵同學多參與 慈善活動。 記:當時學會代表來邀請贊助的時候有沒有攜 同相關文件或計劃書說明? 明:有,文件上有列明活動的日期、時間、地 點、活動性質等。當中有活動是關於幹事移交 權力予下一班人,類似交接儀式的活動,亦有 「魯迅節」等活動。既然學校沒有太多經費提 供,我希望能盡量幫助。 記:為學生組織提供贊助會否造成經營困難? 明:為以上學生組織提供小吃或茶點贊助並不 影響飯店營運,譬如一個人,都要自己足夠, 才能借錢給別人,所以最低限度做到收支平 衡,才會將餘下的資料(資源)發放,希望不 論什麼階級,有需要幫助的都會幫助。

4


網民回應 Tsang Tyron 其實明哥自己也有責任!他應該也考慮過是否 贊助吧!既然應承了,代表他接受,也代表他 應承擔自己的承諾!現在讓傳媒周圍唱 ... 也似 乎有些那過 ( 那個 ) 吧!如果覺得不合理,就 不應承好了!大丈夫應一言九鼎才是! 可能這就是香港吧!一有任何事情出現,就會 隨傳媒的"指向"而一面倒,羣起而攻之,完 全不加分析,不了解全部內情 ... 真有文革時大 批鬥的影子! Steven Gunner Chow 「 其實明哥自己也有責任!他應該也考慮過是 否贊助吧!既然應承了,代表他接受,也代表 他應承擔自己的承諾!」 -> 講得太好 !!! 明哥衰在太老實、太好人 !!! 佢 完全唔覺得呢個世界會有人咁樣貪小便宜、向 原本只賙濟貧苦階層的小飯店搵著數。明哥衰 在太單純、太沒機心、也太為大學生著想,最 衰都係明哥 !!! 利申 : 本人為傳理學院畢業生 Intime 原本係無關係 , 但依家佢正正就係 R 左間窮人 飯堂 人地唔止賣 20 蚊既飯盒咁簡單 , 仲有同 D 慈善 機構合作一齊攪飯票 , 一個月仲有一次派飯盒 比 D 露宿者 明哥間鋪唔係慈善機構靠人捐錢 , 而佢既模式 就係社企 , 自負盈餘之下去幫有需要人士 咁都仲要覺得 R 得合理 ?

誠哥 人地問有冇得 sponsor, 明哥就 no problem 你情我願 , 商業決定 , 有咩問題 有人話明哥好窮 , 但憑咩話人窮 ? 着得差 D 就 窮 ? 人地做左幾十年 , 窮極都有限 香港地大把隱型富豪 而家又退錢又乜又 7,,大家都唔好落台 , 大家 開心有戲睇啦明哥做飯店既 洗幾多佢心裡有數 啦 話搶弱勢社群資源根本就膠 二零一三 明哥老實講一定唔會好有錢 但幾盤食物三文治 魚蛋 明哥做飯店既 洗幾多佢心裡有數啦 話搶弱勢社群資源根本就膠 明哥既資源不等於弱勢社群資源 明哥有權選擇幫邊個 訪問都睇得出佢無咩所謂 我就唔信幾盤食物會搞到明哥咁唔掂 如果真係咁唔掂明哥咁大個人都識 SAY NO! 所有留言摘自 Facebook、高登討論區

5


五學生組

織回應事

數碼會 坊於 及3 月中 27國 研日究早課上,程 分學 別發出了獨立的回應。數碼坊 表示會取消是次贊助協議,並 為未有事先了解餐廳背景表示 抱歉。中國研究課程學會則表 示會主動聯絡東主明哥了解事 件,並尋求解決方案,更會與 學生會及其他相關學生組織商 議,完善活動贊助的安排及細 則。兩個學生組織均表示支持 和欣賞良心企業。 3 月 28 日凌晨,政治及國 際關係學學會及周樹人堂宿生 會幹事會先後對活動贊助一事 作出回應。政治及國際關係學 學會表示,邀請飯店贊助時有 提供相關的贊助文件予店主閱 讀及簽名作實,對於事前未有 作資料搜集感到抱歉。周樹人 堂宿生會幹事會則發聲明澄清 申請贊助的活動並非外界所言 的派對,又指出在與明哥商討 贊助事宜時有清楚說明活動的 意義及贊助內容,但就在未清 楚商戶背景下尋求贊助致歉。 五個涉事的學生組織亦聯 合發佈一個回應。當中,他們 解釋了尋求贊助是因為籌辦交 職典禮或學生活動的經費有

件 承認未有了

限。因此,他們希望可以尋求 外界支持,並於商店同意之下 簽署協議書。他們認為今次事 件發生,是因為他們未有於事 前清楚了解該飯店的背景資 料,並沒有作出評估及考慮。 最後,他們承諾日後會避免類 似事件發生。

傳理學會被「拖落水」 發聲 明澄清 Benson Tsang 於 3 月 26 日 晚發表帖文時,表示其中一個 涉事學生組織為「傳播學系學 會幹事會」,名稱容易令人聯 想到「傳理學會」。為此,浸 大傳理學會於 27 日凌晨發表 聲明澄清該會並未有尋求北河 燒臘飯店的任何贊助,而帖文 中所指的「傳播學系學會幹事 會」亦不存在。

馮靖汶陪同學生組織代表到 飯店交代 3 月 27 日 傍 晚, 浸 大 學 生會會長馮靖汶和五個涉事的 學生組織的代表到北河燒臘飯 店,親身與東主明哥購買了總 值一千六百元的飯券,以幫助 露宿者。據知,有學生代表向

解飯店背

明哥道歉,表示願意於日後參 與明哥舉辦的義工活動,以幫 助社會上有需要的人。 馮靖汶事後接受本會訪問 時指出,與相關學生組織討論 後, 決 定 由 學 生 會 做「 中 間 人」,於是陪同五個學生組織 到飯店,目的是解釋及交代事 件。轉交給明哥的錢是由相關 學生組織的同學所支付的。馮 表示,她只是負責轉交。與明 哥會面,並親自解釋事件是學 生會與相關學生組織的共識。 據了解,Benson Tsang 亦 有到場了解情況,並提出與學 生組織代表一同派飯予街坊。 馮 轉 述, Benson Tsang 於 會 面結束後表示對浸大學生沒有 敵意,亦沒想過事件會引起這 麼大反響,只是在了解過明哥 的情況後,感覺事件很不公, 才會在網絡上發表該篇文章。 經過今次事件,馮覺得 (同學)需要反思尋求活動贊 助的文化,亦必須澄清相關組 織的活動不是開派對。她也指 公眾應該抱持平心態,不就片 面之詞下判斷。

跟學生會面後發文 Benson Tsang:「為浸大同學們正面處理手法,作出鼓勵!」

Benson Tsang 跟涉事學生組織代表會面及派飯後,於當晚(3 月 27 日晚)在 Facebook 再度 發文,題為「為浸大同學們正面處理手法,作出鼓勵!」。文章提及,他已向浸大同學表明自己 並無敵意,「只是痛心明哥的資源被錯誤地運用」,並認為到北河燒臘飯店尋求贊助的起因「只 是人生經驗不足,在艱苦經營的小飯店討資源而做了一件很傻的事。」 「由一件原本很負面的事轉向為正面方向,並且能圓滿結束,令到同學們勇敢面對困難而非逃 避,真是一件好事,同時也令大家反思上莊文化和籌集贊助的手法。」——Benson Tsang

6


網民回應

唔通因為咁 d 主禮嘉賓大學教授會去果度食 燒臘呀

真喜男 孤宜仔 我同意 ,r sponsor 的同學可能敏感度不足 , 但 他們都是新莊上任 , 好多野需要學習 , 但有人 就將經驗問題無限上綱至打壓窮人的社會矛 盾 , 實在可悲 況且 , 我一直相信贊助係一種自願雙向行為 , 一方攞錢 , 另一方攞宣傳平台 , 完全唔係去偷 去搶 更重要 , 找小店 , 可以被批評打壓小店 , 找連 鎖集團 , 也可被批評 : 大學生一方面追求社會 公義 , 另一方面為錢而向大財團提供宣傳平 台 , 自相矛盾 ! 所以 , 批評 , 缺點 , 十蚊可以有三個 , 很容易找 , 被批評者 , 最重要橫眉冷對千夫指 , 俯首甘為 孺子牛 大淫賊 高登仔尋晚講 o 既比錢 , 買飯票 , 派飯 ,BU 都跟足晒做 但 o 係 ............... 其實大學生 o 係可以做得更 多 , 視乎 o 佢 o 地想 o 吾想做 o 者 會 o 吾會拎個心出 o 黎做 依家個感覺 o 係 BU 仔比高登仔拎住枝槍指 住 o 黎做 希望 BU 仔可以繼續幫明哥 全球最小 我覺得全部人 包括 bu 學生 & 鍵盤戰士 都要一齊行動囉 特別係嗰啲只 Hi 唔做的道德向左走向右走 炙人 比錢啦食屎狗 以為印個名起場刊就叫做幫人宣傳左 , 咁就 叫做互惠互利 講真佢地 d 交職典禮有鬼人去咩 , 咪又係隔 離莊 d 人互相撐場 分分鐘隔離幾支莊都起度搵緊明哥笨 , 而搵 明哥着數呢樣行為可能係 d 莊鬼以前做過之 後介紹俾新莊既 個贊助有幾多宣傳效用大家心照啦

樓上個班真係反上腦 人地咩都未拎 , 依家取消個協議都仲叫人比 錢乜野事呀 ? 再者佢一個幹事會發聲明 , 洗唔洗幫其他幹 事會道歉同還錢 ? Wong Chun Hong 我都唔知可以點樣去教下一代。 你地眼中嘅小朋友做錯事,痛罵、指點一番, 冇問題,因為你覺得佢地做錯左。你地唔包 庇唔保護唔信任,算啦��� 你地眼中嘅成年人大好人,講左啲具侮辱性 且唔真實嘅說話挑起公審,對浸大學生作人 格謀殺。你地卻視若無睹,覺得冇問題。 對住學生講純真嘅良知、責任、不包容惡行、 對事不對人,對住大人卻講現實、包容、權威、 資格、對人不對事。 對唔住,我唔想學你地,我唔會以你地為榜 樣。 ( 個人意見 ) Sky Lee 睇見一位自稱基督徒,又會組織行動幫老人 家既 70 後,呢兩日所做既野真係好心寒,先 係 facebook 出一篇極主觀既文章引起批鬥, 仲要開哂學會既名(事後刪走,但原因係友 人建議,唔係自己覺得有問題),後而出文 表面讚美同學,但文中又不斷強調 ”我建議“ “我提出”云云,曾先生,你可有羞恥之心? . 做得多善事又如何?今次呢件事已經足以令 你人見人憎。 Chlhlc Lee 學生們,真的希望 你們今日的行動,是真正 的知錯,並且能延續下去,而不是只為平息 事件而做的五分鐘義行。 所有留言摘自 Facebook、高登討論區

7


誰的正義? 網上聯署要求 Benson Tsang 檢討處理 浸大生「搲贊助」事件做法

3

月 28 日晚上,網上出現一份「要求 Benson Tsang 檢討是次處理『浸大 r sponsor』事件做法。」 的聯署聲明,署名為「一群現任大學生/曾經大學生」。文中對 Benson Tsang 處理手法表 示遺憾及不滿。聲明發佈者又指控 Benson Tsang 誤導大眾,激起分化,除了令「大學生」被負 面標籤外,同時亦給一眾大學生帶來不必要的壓力、謾罵、矮化及面對網絡公審,於是聯署要求 Benson Tsang 檢討是次的處理手法,希望他不要重蹈覆轍。 聲明指出,Benson Tsang 在文章上使用「開 P」、「搵人笨」等字眼不盡不實,將事件性質 扭曲,誤導大眾對事件的第一觀感。以引號強調「大學生」這個字眼有標籤之嫌,令所有大學生 的聲譽受損。 另外,對於 Benson Tsang 利用網絡力量公開事件,引致事件升級為「網絡公審」的做法, 他們表示極度遺憾。他們認為其手法對大學生來說似乎用力過度。尋求贊助的同學們,彼此都會 分享贊助商戶的名單,繼而會有更多同學前往尋求贊助,有關行為並不是針對明哥。 聲明發表人為今次學生的行為辜負了社會期望而致歉,並重申發此聲明不為挑起爭端,只為 指出事件中的謬誤。 截稿前,聯署人數已超過 800 人。 (「要求 Benson Tsang 檢討是次處理「浸大 r sponsor」事件做法。」聯署聲明網址: http://www.ipetitions.com/petition/ustudents/)

BensonTsang

8


Benson Tsang 接受本會訪問 強調學生組織錯在「拍錯門」 爆出浸大生搲贊助一事的 Benson Tsang,於 3 月 29 日中午接受本會的電話訪問。他 表示,一直以來,他也只是將他所了解的全部東西如實寫出來,有關言論並不是失實, 他由始至終對大學生完全沒有敵意。 Benson Tsang 強調文中「開 party」一詞確確實實是明哥自己親口說出的,而他只 是如實說出,並不是在扭曲事實。他亦澄清自己生氣、忿怒的原因,是眼見生活富裕的 大學生取了一些窮人原本可以擁有的資源,甚至一個介紹一個去尋求贊助,令一些弱勢 社群失去了他們應有的資源。大學生是「拍錯門」,這是沒良心的做法。 此外,Benson Tsang 指出學生將網民對他們的評論加於他身上是沒有道理及邏輯。 他表示文章發佈了以後,所發生的事情並不在他控制範圍之內,「公眾怎樣發酵,與我 何干」。Benson Tsang 認為,大學生從各大網上平台得知這些評論後覺得自己被罵, 應該向發出該言論的人表示不滿,而不是歸咎於他。 他亦回應了聯署聲明(見上文)當中的評論。對於言辭上的指責,被指不夠客觀、 使用了較有情感、偏頗的字眼行文,Benson Tsang 表示,言辭的表達其實就是反映現 實的處境,一切也是基於事實真相去寫而已。Benson Tsang 澄清,他一直只是針對五 個學會,用引號標誌著「大學生」只是為了強調涉事的,正正是大學生而已。聲明亦指 Benson Tsang 的言論令事件變成「網絡公審」,Benson Tsang 則反問何謂「公審」, 他只有自己一個人,相比大群大學生,他自己更害怕,指那些進行締結公審的人,都是「高 登仔」來的。 此外,Benson Tsang 回應指自己只是將他所認知的事實說出,並沒有批評十七、 十八歲的大學生。至於是否應該寬容一點,他亦稱他只是將自己見到的事實及數據, 「on record 寫出來」。就聲明指大學生尋求明哥(的贊助)並不是他好欺負,Benson Tsang 則回應「贊助」並不是向弱勢尋求的,而是向有剩餘、有多(資源)的機構、財 團尋求的。

9


思 反 網絡法槌下的情理反思 Tsang 一篇聲討浸大學生的網 由Benson 帖,至各方網民群起而攻,紛紛指責浸

資訊爆炸的網絡時代,主流論述容易壟斷 大眾思考模式,收窄了其他討論空間,

大學生的不是,而浸大學生負隅頑抗,以致 雙方的駁斥勢趨偏頗,流於謾罵,缺乏理性 的深入討論,這無論對浸大學生、北河燒臘 飯店的東主明哥、Benson Tsang 以及其他 網民也有欠公允。

因此網絡上雖有判官,但一槌定音之前,大 眾應該逆流而上,反思事情始末。風波裡, 值得商榷的空間多的是。

10


一、人人都「搲」贊助, 情 合情合理? 理 風波始於「贊助」,一種屬於公共關係的活動,而這對於贊助人 和受贊助人,本是一種互惠互利的做法,當中贊助人付出金錢、 禮物、服務等予受贊助人進行指定活動,如今次事件中,後者享用 前者的食物,前者則透過提供免費食物予後者而獲得宣傳之效,達 到雙贏局面。然而,網民大部分認為事件中互惠互利的關係無從彰 顯,甚至指責浸大學生掠奪了明哥製作補助基層市民的「愛心飯盒」 的資源,也影響明哥的日常生計,實屬「欺壓」及「剝削」的行為。 從本質而言,「搲」贊助為一般公司、社會組織以及學生組織平 常不過之事,多由公司或組織中的公關負責,向商戶或團體洽談贊 助,以補助活動資源的不足。只要雙方達成協議,而商議的過程中 又沒有牽涉威迫的手段,協議達成之時,贊助亦隨約而生。

於理,各學生組織向明哥尋求贊助,明哥答應所求,而且簽署協 議,食物也只用於各學會一次性的活動,所取只為三十至五十份, 既不如網民所言贊助的食物用於「開 P」,也非「剝削」明哥,掠 奪其「窮人資源」。事實上,根據本會對明哥所作的訪問中,明哥 指出尋求贊助的大學生沒有掠奪其資源,而且贊助後也能保持收支 平衡,直指若會影響其生計,便不會接受贊助協議。各學生組織與 明哥達成協議,得雙方首肯,互惠互利,無不合理。反而,最不合 理的是,Benson Tsang 在其帖中要求有關學生組織還錢予明哥,飯 店及學生組織雙方協議應只牽涉食品贊助以及宣傳飯店,並無補償 之必要。

還 各 方 公 道 。

平 衡 , 評 論 方 能 恰 如 其 分 ,

另一角度,由情出發若各學生組織知道並清楚明哥以及北河燒臘飯店的情況,應該 體諒明哥為基層市民的付出,考慮他的背景,才決定是否去尋求贊助。網民直斥各學生 組織沒有體諒明哥,缺乏同情心,人格低下,這乃是極大的指控。他們更批評各學生組 織事前沒有調查清楚其他學生組織有否向明哥尋求贊助,無盡力避免明哥負擔太重。不 錯,各學生組織若清楚明哥狀況,應體諒及包容他,但單憑尋求贊助一事,如何看到各 學生組織的幹事人格低下?這實屬情緒主導,無理取鬧。另外,各學生組織的確無責任 調查清楚其他學會有否向同一商戶或食店尋求贊助,而且一所大學裡存在恆河沙數的大 小學生組織,如何能查個清清楚楚?批評未免過於苛刻,情大於實。

11


二、孰神?孰魔? 愛你變成害死你 涉事學生組織在尋求贊助的程序上固然有不 當之處,網民予以批評也無可厚非。然而,當 批評的理性匱乏,由情感主導,又不力證真 相,將浸大學生一概而論,指責不盡不實;而 且誣衊成風,以謾罵蓋過異見,仍不自覺,以 為自己對學生曉以大義,那卻只是一言堂的正 義,並不公允,既妖魔化了浸大學生以至大學 文化,也英雄化了自己。 就「妖魔化」而言,分三個層次。第一個 層次,是針對涉事浸大學生。Benson Tsang 的一帖網文,多涉及謾罵,包括「讀書讀壞 腦」、「你地有冇腦」等,並無深入提出論 據去論證其觀點,只一味將涉事浸大學生描述 成無知無腦的愚蠢生物,由此初步形成大眾對 涉事浸大學生的負面形象,其後越滾越大,部 分網民更直斥浸大為「垃圾大學」,涉事學生 為「垃圾學生」、「不懂思考」等,將涉事學 生跺成腳下泥,毫無可取之處。但事實是否如 此?例如涉事學生被指「好吃懶做」,但學生 其實曾在尋求贊助的過程主動向明哥提出幫忙 派發宣傳單張,只是明哥婉拒,希望他們當義 工幫忙。由此可見,網民主觀的情感發洩令涉 事浸大學生標籤為「無腦」、「貪心」等等, 言不符實。 第二個層次,不少網民偷換概念,起初批 評涉事學生,後以同一論述批評其他浸大學 生,而無清楚分別說明,混淆視聽。即使涉事 學生如文所指如同垃圾,但總不能殃及池魚, 套用這形象於其他浸大學生身上,將所有浸大 學生標籤成「沒有質素」、「沒有人格」、「垃 圾學生」等。將兩個不同的概念扯上直接的關 係,缺乏論據佐證,自是妄下判斷,亂扣妖魔 帽子,將浸大學生打成一派小人,實對所有浸 大學生不公。

第三個層次,針對大學文化,不少網民從 事件中看出大學文化的迂腐,直指「有學歷不 等於有人格」以及大學生「沒有獨立思考,只 會死讀書」、大學生享受學校的福利,是貪心 的一群云云。從個別例子,推理出整個大學文 化的弊端,除了無法達至以小見大的效果,更 是弄巧成拙,以偏概全。每所大學也有屬於自 己不同的文化和學習氛圍,連教學的制度也有 差異,何以推斷出大學文化就是這般不堪?在 反國教運動中,大學生發起「百萬大道大罷 課」,在烈日之下靜坐示威逾半天,社會上讚 揚學生者不少,與此事的迴響和意見剛好相 反。那究竟如何從尋求贊助一事上直接看出整 個大學文化以至教育的崩壞?有關網民對此多 流於主觀、感性的直述,難以彌補「邏輯跳躍」 (Logical Jump)的缺口,因此指控並不成立。 反之,Benson Tsang 以至部份網民有自我 英雄化之嫌,佔據道德高地,向浸大學生進行 審判,而他們每每高舉大法槌,不顧異見, 重重擊下,也是由於被這種英雄化的思維所 蒙蔽。當他們紛紛對浸大學生的補救行動連連 讚好,為下一代的社會棟樑勇於自我承擔過錯 熱淚盈眶,渾然不知他們之前攻擊浸大學生的 言論多具傷害力,以為是「愛之深,責之切」 時,浸大學生以及受蒙污的整個大學文化浮沉 於無盡謾罵的瀚海中,縱然高聲呼喊,也無人 聽見。由英雄化的自我演變成自大,再演變成 網絡道德判官。若是以片面之詞為本,道出的 意見往往會偏頗不公,缺乏深入分析,單憑 「轉述的事實」判定浸大學生死罪,無視學生 的理解,繼而變臉大發慈悲呼籲大眾協助罪人 重生,種種包含如此意味的論斷對浸大學生並 不公平。

12


三、屈服?為何學生要道歉? 面對突如其來的批評,五個學生組織的代 表到了北河燒臘飯店,進一步了解事情。席 間,中國研究課程學會的代表更為處理事件 不當而道歉。然而,為甚麼學生要道歉? 事件在 3 月 27 日凌晨發生,有關的學生 組織亦於翌日馬上作出回應。不論是正式的 官方聲明,抑或是個別學會的電郵,相關組 織皆指出有根據尋找贊助商的正式程序製訂 協議書,在雙方同意下簽署作實,唯自己未 有先了解清楚贊助商的背景,是責無旁貸。 他們的言論當中並沒有批評明哥未有履行協 議的責任,也沒有指責明哥沒有告知他們其 難處,反而表示尊敬明哥此類的良心企業。 在情而言,相關學生組織為「拍錯門」而 道歉有其必要。事件只是在網上引發,卻在 一夜之間廣傳,全城熱議。面對網民連串的 批評,加上在某程度上有關組織的確是有缺 失,道歉似乎亦無不妥,更可以平息網民的 怒氣,避免進一步激化事件。誠然,自相關 學生組織到明哥的飯店道歉,網上的評論也 逐漸減少,事件也淡化了。但若只為盡快平 息事件而道歉、認錯,合理嗎?

(有線新聞截圖)

在理而言,涉事的學生組織實在不必為 「搶奪資源」而向大眾道歉。該道歉雖然有 效平息網民怒火,但也間接承認了一些無理 的謾罵,誤認罪名,令外界以為學生道歉即 代表學生組織理虧。因此,相關組織的道歉 在某程度上間接把不同的罪名加諸浸大學生 身上,令社會相信,浸大學生的確是「貪得 無厭」,甚或毫無社會責任,令學生組織以 至浸大學生都「食死貓」。 另外,浸大學生會幹事會聲稱以「中間人」 角色介入事件,調和風波,澄清事實,並化 解網民與各涉事學會之間的誤會。不過,有 關回應並未有大力澄清指控。學生會會長更 聯同各學會到飯店作補救,以安撫洶湧群情, 其「中間人」的角色卻無法彰顯,令外界以 為學生會也帶頭致歉,間接承認了外界對浸 大學生所標籤的負面形象,做法有商榷之處。 以解決事件為第一目標,情理兼顧,並不 為過,但當情大於理,道理不彰時,站在有 理的一方應該據理力爭,改善負面形象,而 非隨意屈服,迎合大眾。

13


以正視聽

不要抹黑只要公平

士比亞有云:「謠言是一隻憑着推測、猜疑和臆度吹響的笛子」, 風行的偏見是飄散的種子,默默在人心中萌芽成長,化成固有形 象,是以涉事者有必要盡快澄清事件真象。所謂「三人成虎」,文章 經過多番轉載,事情經過多番轉述,還有網絡上各方而來沸騰不止的 意見左右,觀者無不容易掉下「邏輯跳躍」(Logical Jump)的陷阱, 受「事實的轉述」蒙蔽,甚至因「感性主導」的意見影響,難以判斷 公允,流於「為反而反」的無理爭執。 總括而言,普羅大眾應該主動發掘事件來龍去脈,不能聽信謠言, 甚至以訛傳訛,應避免受不盡不實的意見和評論蒙蔽,應把資料吸收 反芻後,以正視聽,情理兼備,還雙方公道,既助良心小店貢獻社會, 也不要肆意無理抹黑浸大學生。

14


網絡公審不如身體力行 一個 Facebook 的帖子,一、兩日內便引起極大迴響,既有網民熱烈 討論,也有傳媒爭相報道,足見網絡力量之大,傳播速度之快,覆蓋範 圍之廣。 在網絡上,即使是一句話都可能令普通人一夜成名,但究竟是臭名 遠播還是流芳百世,實在難以預料。雖然在網絡上可以自由發表意見, 但畢竟網上言論大多數是公開的,慎言最是重要。即使帖子可能只是表 達個人情感,但都可能會煽動到其他人的想法。所以若自己分享的事情 涉及第三者,更應小心用詞,以免對別人造成負面影響。 網絡提供自由交流討論之平台予市民網民發表意見,但也不如行動 來得實際。就如是次事件,與其多費唇舌,意氣之爭,不如學生走出來 行動來得有效。他們向明哥購買飯券,又幫忙派飯盒,令基層市民受益, 誠意可見一斑。雖然影響甚微,但集腋成裘,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力,你, 又會否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援手?回饋社會,自己的一分力也絕不可少。

15


15


號外——浸大生搲「良心小店」贊助 掀網絡風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