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068

非常爸爸出馬 入讀屋邨小學以後,也不是一帆風順,間或發生不愉快事件。但 整體來說,我想我們的決定是合適的,思睿很喜歡這學校,小一 就當了模範生,學習方面也有進步。 思睿只是寫字比較慢,也許是當初在幼稚園「開筆」不順,手勢 不正確,以致日後書寫,從來不是他的強項。(幸好大學的課業轉 用電腦打字,才救他一命。)

罰抄是最痛苦的,思睿有時上學忘記帶東西,回家罰抄, 根本沒有時間做功課及睡眠。於是我們帶着孩子見老師,叫思睿 示範抄一頁紙要多長時間,證明他永遠做不完他的功課和罰抄, 老師才醒覺,不是每一位同學寫字都夠快。 另有一次在三年級,思睿上課作文,時間不夠,只作了一半,老 師要他留堂直至完成,令他錯失坐校車的時間。剛巧我當天在家 工作,我們在家等了許久,最終看見他垂頭喪氣的從學校步行回 家。


069

堂?不可以下次繼續嗎?又或帶回家完成它?校長竟然說,作文 帶回家可能請別人代筆,對其他學生不公平;亦不允許下回補作, 未完成就只有不合格!我真覺得莫名奇妙! 我反問,如果孩子趕不及坐校車回家會有什麼後果?孩子若發生 交通意外是誰負責?安排孩子坐校車,就是因為住得遠,孩子迷 路了怎辦?⋯⋯校長好像是面對新鮮個案一樣,答應日後跟老師 註明「梁思睿不宜留堂」。其實他並沒有改變固有的想法,亦不認 為同樣難處也有可能發生在其他學生身上,他只當這學生要特別 安排就是了。

另一次是往家長會,主持的班主任憶述他小學時,不 做功課就給祖母打手板,他認為今天的父母應該多督促孩子做功 課,打手板也未嘗不可。 在場的母親和家長(父親是少數),都贊成學校多派功課,希望學 生學最多東西,考好校外試。我真是不明白,便問班主任:「有沒 有想過孩子的功課愈多,學到的東西就愈少?因為缺乏思想和遊 玩的空間,不能接觸大自然,反而更不明白新知識?」班主任和

小學

我就約見校長問明原因 — 為什麼未完成作文要留


070

其他家長都用奇異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是外星人。

思鳴入學第一星期就被罰,我們是偶然發現的。那日 思鳴回到家中半天不作聲,追問之下才淚汪汪地告訴我們,因為 沒帶文具及書簿,所以被罰站在課室外邊,也試過在課室後面站 立。(日後,他對數點東西顯得慌張,總是很害怕似的。) 在見家長的會議上,我提出質問:一個小一學生,在第一星期忘 記帶東西是正常的,可能是因為家長檢查不足,又或學生抄不周 全,為什麼要罰?為什麼要站在課室外邊?是否要侮辱學生的自 尊心,使他牢記?學校對孩子的自信心應該給予多點肯定,而不 是一味否定。 k 三小福都入讀同一小學。我和潔雅在學年初的首週,都親自送他 們上校車,再直往學校,比他們早到,看着三個小男孩一起從校 車下來,步入校園時特別帥!天天如是,直至放心為止。


071

整體來說,孩子的小學生活是愉快的,也有許多同學來我家玩 耍。孩子尤其喜愛美術、音樂和語言,只是學校功課太多,在校 園內發展多元才能的機會有限。屋邨小學罰多賞少,在所難免; 雖然教法傳統,學校也重視德育和信仰栽培。既是免費教育,我 們已算滿足。

小學

放學後的精彩


072

孩子既已在屋邨小學接受傳統的背誦式教育,在繁重的功課壓力中 長大,我們作家長的就要注意多方面擴闊他們的興趣,以輔助學校 生活對啟發的不足。

孩子最喜歡的玩意是電子遊戲和足球。電子遊戲是 始自蘋果電腦二號(Apple II)時代的「食鬼」與「頂龜」遊戲, 孩子一起牀就玩,尤其是思睿。後來任天堂出產的「紅白機」和 Game Boy,都是低像素而動感有限,我怕孩子視力變差而沒有鼓 勵。其後我看中世家公司(SEGA)出的 Mega Drive 電子遊戲, 變化萬千,十分吸引,很有電影感,如入迷宮。主題有運動、歷 奇、人物及解難等,相信對孩子的探究精神、手指反應、解決問 題能力、對各地文化傳說的認識,都可能有幫助,於是買下了。 我作為父親替孩子引入電子遊戲,不是沒有掙扎的。曾經有研究 說電子遊戲玩得太多會令人變蠢,不經思考,只有條件反應。也 有人說玩電子遊戲會上癮,如吸毒一樣。 我的理論是選擇一些有啟發性的遊戲,又限制時間,每人每週只


073

待」兄弟,可以三人一起玩,變成個半小時。這個方法一直沿 用,似乎沒有太大問題。在家玩遊戲,反而比較有節制,又學習 「接待」的心⋯⋯但我可能過分正面,最後發現電子遊戲確實損害 視力,大兒子思睿因高小才開始玩遊戲機,至今視力還不錯,思 樺和思鳴因為年紀很小就玩,初中就要戴眼鏡了。 另一問題是,孩子喜歡玩電子遊戲不愛看書看文字,怎辦?我想 起有種電子遊戲 Final Fantasy VII,要靠攻略書幫助才能完全過 關(打爆機),所以買來給孩子閱讀。孩子因為有實際需要,開始 閱讀攻略書,自此以後,又進而看歷奇故事、探險和交通工具的 書,因為內容與電子遊戲也相關。從此養成閱讀的習慣。 電子遊戲還有兩個好處,一是許多遊戲是美國或日本出產,用英 文、日文說明,對孩子學語文有很大幫助。思樺後來在大學讀日 文,往日本教書,都是始自日本製電子遊戲的鑽研。另一個好處 是靠電子遊戲會友,日後往美國期間原來大派用場。 k

小學

能玩三天,每次半小時(週末可增至一小時)。如果他選擇「接


074

孩子的

另一種愛好是足球。起初是在沙田安定台,車少

人少,放學後三孩子加上鄰近孩子一起踢球,全盛時期包括有黑 人白人,有從其他屋苑來的朋友,家人專程開車送他們過來,就 是為了這一種小型足球。三個孩子的性格也如此養成或體現。思 睿身形較高大,喜歡大腳一踢,屬於中場人物;思樺瘦小,但有 腳法,打前鋒可以比較刁鑽;思鳴生性比較沉默禮讓,但他當守 衞或門將卻是一夫當關萬夫莫敵,這孩子一被迫到牆角,就會發 力 — 是個才華要迫出來的小伙子。 從此孩子都喜歡集體遊戲,像乒乓球和羽毛球那種單打,孩子不 多玩,倒是再長大些打籃球、打野戰,就興致高昂。

三小福在貝澳(1991)


075

我們也跟其他的香港父母一樣,給孩子安排學畫和鋼琴之類的課 外活動。最早是思樺聽見鄰居的琴聲,他很喜歡,生出學鋼琴的 主意,然而我們家沒有鋼琴,所以讓他先跟媽媽的的音樂科同事 徐婉嫻老師學,回家向鄰舍借琴練習。後來潔雅的兄長往外國, 把琴送給我們,叫全家歡喜萬分,連思睿和思鳴都可以一起學呢。 不過徐老師時間有限,未能兼教,我們便另請一位來自上海的鋼 琴老師來教思睿及思鳴。誰知這位老師要求很高,一見那舊琴就 說音色不好,要換新的!我們心裏一沉,只是默然不語;幾經辛苦 才能有自己的琴啊!另一方面,這新老師教法刻板,只要求機械 式的操練一首曲,對孩子沒有多大啟發,思睿和思鳴大概學了四 年,考到鋼琴試的三四級就停了。相反思樺一直跟着徐老師學, 直至中學畢業,至今是惟一繼續學琴的孩子,日後甚至在研究院 進修音樂,實在與初學階段遇上好的鋼琴老師大有關係。 孩子的初期教育就似「開筆」,好的開始至為重要。

小學

幫孩子「開筆」


112

思鳴當初雖以「第二組別」的成績入讀「第一組別」的中學,而 事實上他中一至中三成績都很好,因為他是全面型學生,中三共 有十七科,他比很多同學都兼顧得好。但一上中四,他就被同學 超過了,因為中四是預備會考,科目少了一半,有許多同學是偏 讀型的,精通某些科目,思鳴的全面型優勢盡失,讀得比較勉 強,數學科尤其弱。 k 那是中四上學期,思鳴數學考試不及格,我晚上邀請他往沙田城 門河走走。我問他知不知道如果下學期數學都不及格就要留級, 他是知道的。 他說:「那麼我再勤力一點吧。」

「勤力也可能不及格!」

他料不到我這樣回答:

他反應很強烈:「那你想我怎麼樣?!」我看到他的目光很倔強, 也很迷惘,十分困惑,好像受了很大委屈的樣子。 我告訴他,做數學要集中,全神貫注,過分勤力致睡眠不足的 話,愈讀不好。倒要早睡早起,上課時精神十足,留心老師所


113

學再做一些,週末要複習。你要知道自己每天最精神是什麼時 間,就用來做數學題。考試前早一點溫習,每課選一些精要看 看,再試答一兩題等。 這番話以後,思鳴好像開竅了 — 原來讀書是有方法的,不是靠死 記或是一股蠻勁。

數學是不少人的死穴,對思睿來說也是一個打擊,他小學時候數 學成績很好,但到中學就一直在捱打,因為美國的數學實在太 淺,他落後了兩年,要奮力追趕。雖然在學業上受挫折,不過思 睿勝在看書多;而思樺雖然學習成績佳,但很少看課外書及新聞 報章,常識就不夠了。而思鳴明顯是「圖像型學生」,對文字和數 學的領悟力不足,推理也很勉強,所以讀高中時比較辛苦。 k

數年的中學就如此過了,思睿和思鳴都曾當班會主 席,思睿畢業試取進步獎及綜合人文科文章獎。思鳴的運動獎最 多,美術作品更掛滿全校。思樺成績突出,又當風紀隊長,同學 和老師都很喜愛他。選擇這一所中學,真的給他們一個「愉快學

中學

教,一學完新的課題,立刻要在小息或午膳做一至兩道習題,放



哪個孩子不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