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文學 ISBN 978-988-8073- 81-8

9

7 8 9 8 8 8

270

0 7 3 8 1 8

HK$62


第一章  東京的天空

東京的天空

  連續多日天晴, 更顯得天空湛藍, 藍得有點不真實, 沒有半絲白雲飄過, 看來很遙遠。

   欣 兒 抬 頭 望 天, 想 起 婆 婆 常 稱 高 樓 大 廈 為 摩 天 大 廈, 摩 天 的 意 思 是 觸 摸 到 天 空, 然 而, 密集的大廈尖頂距離天空仍然很遠。

車 站, 熾 熱 的 空 氣 無 處 不 在, 沒 有 半 點 風, 即 使 靜 止 不 動, 仍 覺 汗 JR

  東京的炎夏遠較香港的乾爽, 然而, 氣溫較高, 連迎面的風都帶點燥熱似的。    欣 兒 走 出 燠 熱 的 流如雨。

   鬧 市 街 角 可 見 擠 在 大 廈 與 大 廈 之 間 的 天 空, 天 天 天 晴 得 像 地 老 天 荒, 紅 日 不 願 休 息 似 的。

   欣 兒 外 出 前 看 天 氣 報 告, 知 道 今 日 氣 溫 達 攝 氏 三 十 八 度, 有 兩 個 老 人 死 在 家 中, 沒 有 冷

氣 的 室 溫 超 過 攝 氏 四 十 度, 比 戶 外 燠 熱, 體 弱 多 病 的 老 人 捱 不 住, 往 往 因 為 體 溫 過 熱 引 致 長

6


東京的天空

7

期病發昏迷, 加上獨居, 沒有人發現, 最終失救而死。

   原 宿 車 站 人 來 人 往, 欣 兒 最 怕 擠 迫 多 人 的 地 方, 要 不 是 答 應 陪 伴 小 林 購 物, 她 寧 願 在 咖

啡 店 看 雜 誌。 欣 兒 站 在 車 站 一 旁 給 小 林 電 話, 也 許 小 林 正 在 乘 坐 地 鐵, 不 能 接 聽 電 話, 只 好 給她短訊表示儘快趕來。

   小 林 是 內 地 來 的 女 子, 自 稱 二 十 多 歲 已 經 離 婚 一 次, 結 婚 兩 次, 有 一 個 六 歲 大 的 兒 子。

欣 兒 跟 大 部 分 香 港 人 和 日 本 人 一 樣, 對 內 地 人 的 說 話 並 不 盡 信。 這 種 想 法 無 疑 是 不 公 平 的,

十 三 億 人 口 之 中, 總 有 值 得 信 任 的 人, 但 人 們 總 是 先 以 概 括 印 象 了 解 別 人。 她 不 信 任 小 林,

, 全是簡單名字, 她私下跟欣兒說她姓林, Amy

不知道小林的年齡是假的, 還是她的經歷是假的。   小林在公司用的名字是愛子, 或英文名

名為肖媚。 欣兒起初稱呼她的英文名, 但她表示喜歡人叫她小林, 反正名字只是符號。

   小 林 以 愛 子 為 藝 名, 跟 日 本 王 儲 的 女 兒 同 名, 然 而, 不 同 的 愛 子 有 不 同 的 命 運。 欣 兒 樂 意叫她小林。


東京的天空

   走 出 原 宿 車 站, 欣 兒 收 到 小 林 的 短 訊, 表 示 她 乘 坐 的 列 車 在 新 宿 站, 很 快 會 到。 欣 兒 決 定在車站對面的吉野家內等候小林。   太陽猛烈, 空氣翳悶, 好像暴風雨前夕的反常天氣。

   欣 兒 走 到 車 站 對 面 的 吉 野 家, 想 起 這 天 還 未 吃 東 西, 在 自 助 購 買 食 物 券 機 放 入 一 千 日 圓, 選了小牛丼餐, 拿回食物卷和找換零錢, 打算一邊吃一邊等。

   日 本 近 年 的 生 活 指 數 不 斷 下 降, 草 根 階 層 飯 堂 的 牛 丼 店, 經 濟 衰 退 下 更 見 食 品 便 宜, 一

碗 小 牛 丼 飯 加 味 噌 湯 賣 二 百 九 十 日 圓。 以 前 只 有 基 層 男 性 吃 這 種 粗 食, 現 在 多 了 女 客, 白 領 食客也增加, 反映日本人普遍窮了。

   這 間 吉 野 家 面 積 細 小, 裝 修 像 迴 轉 壽 司 店, 職 員 站 在 中 間 替 客 人 載 飯 盛 湯, 食 客 則 圍 坐 在圓型的中空大桌子。

   欣 兒 選 了 面 對 門 口 的 座 位, 給 小 林 短 訊, 表 示 在 車 站 對 面 的 吉 野 家 等 她。 然 後 將 食 物 券

遞給招呼她的職員。 這天只有兩名職員當班, 他們都很年輕, 應是高校或大學的學生兼職。

8


東京的天空

9

   職 員 非 常 勤 快, 小 牛 丼 和 味 噌 湯 隨 即 送 到, 欣 兒 吃 一 口 牛 肉 碎 飯, 廉 價 肉 碎 的 肉 臊 味 在 她的口腔蔓延, 這種肉臊味彷彿鑽到她的腦袋, 驅之不散。

   她 想 起 一 個 燠 熱 的 晚 上, 一 個 滿 身 羶 臊 味 和 狐 臭 的 客 人。 她 做 兼 職 的 是 正 經 的 卡 拉

。 許 多 男 人 下 班 後 上 來 飲 酒 唱 歌, 她 們 間 中 要 陪 客 人 合 唱 一 曲, 不 涉 色 情 成 分, 只 是 有 OK

些客人喜歡借機挨近。 欣兒下班的時候, 有時會感到沾染了客人的煙味和汗味的。

   牛 丼 用 的 牛 肉 是 牛 骨 附 近 的 肉 碎, 以 前 被 人 扔 掉 的。 日 本 戰 敗 後 經 濟 蕭 條, 有 人 想 到 將

牛 骨 買 回 來, 用 刀 將 黏 在 骨 上 的 少 許 碎 肉 刮 下 來, 加 調 味 料, 混 入 飯 中 煮 熟, 然 後 用 低 廉 價 錢出售。

   戰 後 的 肉 類 是 貴 價 食 品, 難 得 有 便 宜 的 碎 肉 飯, 一 推 出 即 大 受 勞 苦 大 眾 歡 迎, 生 意 愈 做 愈大, 變成全國連鎖店。

   日 本 牛 丼 店 面 對 最 大 的 危 機 並 非 商 業 競 爭, 而 是 瘋 牛 症。 日 本 養 牛 有 限, 沒 有 那 麼 多 肉

碎 供 應 給 全 國 的 牛 丼 店, 牛 丼 店 主 要 用 入 口 牛 肉 碎, 在 日 本 發 現 瘋 牛 症 案 例 期 間, 日 本 政 府


禁止外國牛肉進口, 牛丼店改賣雞丼和豬丼, 但生意一落千丈, 幾經辛苦才捱過難關。

東京的天空

   欣 兒 不 喜 歡 吃 牛 丼, 不 過 今 個 月 要 給 弟 弟 匯 錢, 不 得 不 節 省 開 支, 填 飽 肚 就 算。 想 起 那

個 滿 身 羶 臊 味 的 客 人, 真 是 倒 盡 胃 口, 然 而 為 了 活 下 去, 她 努 力 吃 完 那 碗 牛 丼, 喝 罷 整 碗 味 噌湯, 小林還未出現。 欣兒再給她短訊, 良久沒有回覆。

   牛 丼 店 的 座 位 設 計 令 客 人 坐 得 不 舒 服 的, 因 為 不 願 客 人 久 坐, 也 沒 有 人 會 約 朋 友 在 這 種 廉價食肆閒聊談心, 大家吃罷即走, 騰出座位給後來的食客。

   鄰 坐 的 顧 客 將 手 上 的 報 紙 放 在 桌 上, 欣 兒 無 意 間 看 到 日 期 是 七 月 七 日。 晚 上 工 作 的 生 活

令 她 近 乎 沒 有 社 交 活 動, 除 了 發 薪 日 期 外, 她 不 會 留 意 日 曆 上 的 數 字。 然 而, 七 月 七 日 讓 欣 兒想起她曾過美好的一天。

   那 是 普 通 的 星 期 一 正 午, 陽 光 普 照, 天 氣 有 點 翳 熱, 幸 好 空 氣 尚 算 清 爽。 她 遠 遠 看 見 青 年站在地鐵站口, 熱得快要中暑似的, 連忙走過去, 站在他的眼前。

10


東京的天空

11

﹁ 對不起, 睡過頭了。 ﹂ 她微笑解釋, 日光下, 青年的形體看來飄飄浮浮。   

   她 記 得 那 天 穿 上 白 色 背 心 裙, 站 在 陽 光 下, 陽 光 灑 在 她 的 身 上 臉 上。 她 看 見 他 失 迷 的 神

情。﹁ 這個時空並不真實。 ﹂ 不知道為什麼, 她好像懂得讀心術, 知道青年當時的想法。

   他 自 自 然 然 拖 她 的 手, 她 將 自 己 的 手 從 他 的 手 中 抽 出 來。 他 尷 尬 得 很, 看 見 她 笑 起 來,

Tokyo

從 手 提 袋 拿 出 潤 手 霜, 然 後 為 他 塗 上, 將 潤 手 霜 交 給 他 說 :﹁ 這 是 你 的 生 日 禮 物, 生 日 快 樂。 ﹂   兩人相視而笑, 手牽手走進地鐵站。

   她 沒 有 問 目 的 地, 只 是 跟 他 走 到 多 處 有 七 夕 佈 置 的 商 店 街, 那 是 七 記 昨 晚 看︽

︾ 精 心 設 計 的, 他 要 她 記 得 七 夕, 記 得 他。 她 送 他 潤 手 霜, 潤 手 霜 很 快 會 用 完, 她 刻 Walker 意要他忘記這生日禮物, 忘記這次生日, 忘記她。

   他 們 像 認 識 多 年 的 朋 友 一 般 閒 談 說 笑, 沒 有 觸 及 家 庭、 學 業、 工 作 和 財 政 狀 況 等 敏 感 話

題, 大 家 的 心 裏 都 渴 望 這 天 無 限 伸 延, 因 為 入 黑 以 後, 他 要 回 到 廚 房 默 默 洗 碗, 她 要 返 回 夜


店笑臉迎人。

東京的天空

   她 很 久 沒 有 笑 得 那 麼 開 心, 他 更 加 樂 而 忘 返, 恨 不 得 將 全 世 界 的 計 時 器 弄 壞, 讓 這 一 刻 永遠停留下來。

   太 陽 開 始 下 山, 他 們 拖 着 長 長 的 影 子 走 到 咖 啡 店, 喫 茶 的 時 候, 他 問 :﹁ 做 我 女 朋 友 好 嗎?﹂   她搖頭。 他誠懇地說:﹁ 給我一次機會吧。 ﹂

﹁ 初 中 時 看 愛 情 小 說, 總 有 句 話 說 我 們 是 活 在 兩 個 世 界 的 人, 真 老 土, 想 不 到 這 麼 老 土    的說話適合跟你說。 ﹂

﹁ 我們今日玩得那麼開心, 我可以再約你出來玩嗎?﹂ 他以退為進。    ﹁ 開心的事不能常做, 我要上班的了。 ﹂ 她轉身離開。      

   有 個 白 色 的 背 影 一 幌 而 過, 欣 兒 彷 彿 看 見 當 日 的 自 己。 坐 了 半 小 時, 欣 兒 想, 小 林 要 到 的話早應到了, 現在人沒到, 連電話和短訊也沒有, 開始感到奇怪。

12


東京的天空

13

   日 本 的 公 共 車 廂 不 能 使 用 手 提 電 話, 以 免 影 響 其 他 乘 客, 欣 兒 估 計 小 林 早 已 下 車, 給 她

電話, 等了好一會才聽到她的聲音, 連忙說:﹁ 你在哪兒?我等了差不多四十分鐘啊。 ﹂

   電 話 傳 來 空 曠 的 背 景 聲, 不 像 在 原 宿 街 頭 的, 欣 兒 感 到 非 常 奇 怪, 良 久, 才 聽 到 小 林 說:﹁ 我遇上意外, 不能來了。 ﹂

   欣 兒 聽 到 小 林 的 聲 音 時, 沒 由 來 的 覺 得 遍 體 生 寒, 好 像 由 炎 熱 的 沙 灘 跌 進 冰 谷, 她 無 法

解 釋 這 種 詭 異 感 覺, 彷 彿 連 聲 音 都 帶 點 抖 顫 的 說 :﹁ 你 沒 有 事 吧。 什 麼 意 外? 我 來 找 你 好 嗎?﹂ ﹁ 不用了, 今晚見。 ﹂ 小林隨即掛線。   

   欣 兒 的 毛 孔 全 豎 起 來 似 的, 下 意 識 用 雙 手 搓 揉 雙 臂, 深 呼 吸 一 陣 子, 再 致 電 給 她, 電 話 總是未能接上。

   欣 兒 準 備 充 裕 時 間 陪 伴 小 林 逛 街 買 衣 服 的, 現 在 只 好 走 出 吉 野 家, 一 個 人 走 到 竹 下 通 閒

逛。 這 是 廉 價 的 潮 流 商 品 區, 有 點 像 香 港 的 旺 角, 另 一 邊 表 參 道 的 商 店 售 價 較 高, 好 像 銅


東京的天空

鑼 灣。 欣 兒 經 常 在 竹 下 通 的 時 裝 店 買 上 班 衣 服, 逛 累 了, 有 時 會 在 街 角 的 拉 麫 店 吃 碗 香 港 拉

麫, 那 是 店 主 自 創 的 名 字 和 拉 麫, 有 蛋 有 肉, 也 許 外 形 像 香 港 茶 餐 廳 的 腿 蛋 麫, 也 許 店 主 認 為雜亂無章就像香港, 稱它香港拉麫。

   小 林 是 欣 兒 在 日 本 認 識 的 第 一 個 中 國 女 子, 也 是 第 一 個 稱 得 上 朋 友 的 人, 雖 然 成 長 背 景 不同, 但大家出奇投契, 或者她們都喜歡看書吧。

   小 林 自 稱 內 地 大 學 碩 士, 主 修 印 度 文 學, 欣 兒 對 印 度 文 學 沒 有 認 識, 不 過 喜 歡 聽 小 林 轉

述的故事, 不理會小林說的學歷背景是真是假, 反正她們的行業不用任何證書的。

   欣 兒 記 得 她 們 由 名 字 交 談 開 始 熟 絡 的, 小 林 有 次 問 欣 兒 的 中 文 名, 欣 兒 沒 有 說, 反 問 : ﹁ 里美不好聽嗎?﹂

﹁ 我 的 名 字 是肖 媚 , 因 為爸 爸 的 舊情 人 名 為 張媚 , 所 以 給我 這 個 名 字。 ﹂    小 林 笑笑 , 說 :

﹂ 小林想說什麼, 稍作停頓, 沒有說下去。

﹁ 你的媽媽倒大方!﹂ 欣兒說。    ﹁ 才不   

14


東京的天空

15

Ao

   欣 兒 見 她 臉 色 一 沉, 連 忙 說 :﹁ 香 港 有 個 歌 星 叫 林 憶 蓮, 她 說 她 爸 爸 的 舊 情 人 叫 阿 蓮, 她的爸爸才改她的名字為憶蓮啊。 ﹂

   小 林 笑 起 來, 想 了 想 說 :﹁ 有 篇 印 度 小 說 名 為︽ 奧 帕 吉 的 天 堂 ︾, 你 猜 奧 帕 吉, , 是什麼意思?﹂ Paji

   欣 兒 猜 想 父 母 必 定 為 子 女 改 個 好 名 字, 以 反 問 形 式 回 答 :﹁ 是 不 是 美 麗? 可 愛? 嗯, 一 定是乖巧?不是嗎?可會是吉利?幸運?幸福?溫柔?美好

  小林通通搖頭, 欣兒只好擺擺手說:﹁ 我無法猜下去了, 你說答案吧!﹂   ﹁ 奧帕吉的含意是不幸和苦命的女人。 ﹂   ﹁ 怎會有人用這樣的名字?﹂

  ﹁ 奧 帕 吉 是 賤 民, 她 的 母 親 難 產, 因 為 生 下 她 而 死 了, 她 的 父 親 一 怒 之 下 叫 她 做 奧 帕 吉。 ﹂   ﹁ 那個故事就是圍繞她的名字和天堂嗎?﹂


文學 ISBN 978-988-8073- 81-8

9

7 8 9 8 8 8

270

0 7 3 8 1 8

HK$62


東京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