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 揭開臺灣舞評神秘面紗系列報導-

杜盈瑩

「永遠要記得問自己舞蹈定義何在?」魏淑美 ▍ 海外表演藝術專題&評論-

張懿文

好人一個:華裔舞蹈家余承婕在美國的文化反思 ▍ Michael Clark “WHO’S ZOO” at Whitney Biennial 2012

吳梓安

▍ 國內表演藝術評論-點子鞋VS.顏鳳曦

JOE

▍ 舞蹈帶來的絕對感-受

王年愷

發行人 / 謝杰樺 總編輯 / 樊香君 編輯群 / 杜盈瑩 JOE 張懿文 設 計 / 王俐絜


01

主編的話 / 樊香君 P.1

02 03 04 05 06

揭開臺灣舞評神秘面紗系列報導- 「永遠要記得問自己舞蹈定義何在?」魏淑美 / 杜盈瑩

P.2

海外表演藝術專題&評論- 好人一個:華裔舞蹈家余承婕在美國的文化反思 / 張懿文

P.5

Michael Clark “WHO’S ZOO” at Whitney Biennial 2012 / 吳梓安

P.10

國內表演藝術評論- 點子鞋VS.顏鳳曦 / JOE

P.13

/ 王年愷

P.14

舞蹈帶來的絕對感-受


01

主編的話

/ 樊香君

BINDO 4 千呼萬喚始出來…辛苦並感謝各位作者的 情義相挺,本期「揭開臺灣舞評人神秘面紗」再度啟 動,收錄臺灣資深舞/劇評人魏淑美專訪、海外表演 藝術專題&評論-「好人一個:華裔舞蹈家余承婕在 美國的文化反思」、「Michael Clark “WHO’S ZOO” 」、國內表演藝術則收錄「顏鳳曦 VS. 點子鞋」評 論、《器官感_性》觀後感。未來BINDO將以年刊發 行,期望籌備更多好文章與大家分享,更盼望持續吸 引更多藝文同好投稿。

1


02

揭開臺灣舞評神秘面紗系列報導- 「永遠要記得問自己舞蹈定義何在?」魏淑美 / 杜盈瑩

  第一次遇到魏淑美老師,是在 2008年澳洲布里斯本,當時一起參 加了世界舞蹈聯盟(World Dance Alliance)所舉辦的研討會。初次 見面,我們的交談不多,但魏老師 談話句句直率,也讓我對老師,留 下了特別的印象。

題我沒有辦法回答!」然後我們倆 放聲大笑。   「除非必要,我從來不回頭看 自己已經發表印出來的文章!」對 魏老師而言,每次在寫作時,她總 會陷入「文字的掙扎」中,或許 這跟她的研究方法偏向「解構」 有關。她覺得語言意義內部運作邏 輯實在不堪細細探究,語言意義的 表達從來不可能完備無缺意,但語 言卻是人類表述自我無法選擇的「 選擇」。魏老師笑著「我可能比較 笨,不是天生的文字人,很容易陷 入對文字意義的解構中。」所以她 常常在寫文章的同時,無法克制的 往上回看已寫下的段落,不斷的陷 入自我解析的深淵裡。所以,「每 次的寫作對我來說,對我是舉步維 艱,無論是研究、劇評或舞評。」

  研究領域較偏劇場的她,坦率 的表示,並沒有太多的舞蹈身體經 驗,不過,對魏老師而言,「劇場 含括了舞蹈與戲劇表演」,舞蹈是 一種以身體為主的表演藝術,而身 體正是戲劇構成元素之一。   從台大外文系畢業之後,因為 在大學時參與過戲劇演出,自認好 像跟戲劇有些緣份,也好像有點興 趣,因此挑選了與生命經驗有關的 部分,其實沒有太多的思考,就奔 向英國念了戲劇研究。碩士念完回 國後,魏老師進入兩廳院工作,負 責節目策劃,與國外演出團隊的大 量接觸,她開始對台灣劇場現象有 了鑽研的興趣,當時,她偶而會到 誠品書店聽社會學的講座,也從而 思考並定下初步研究目標。工作五 年後,決定再回到英國攻讀劇場研 究博士。

  「那對你來說,評論是甚麼? 」我打鐵陣趁熱,趕緊著追問道。   「評論是不得不的產物。是藝 文活動中的一個環節。」老師接著 補充她為何無法回答是否喜歡寫作 的那道題目。因為,對她來說,文 字不能表述現場真實、即刻且變動 不斷的感受,往往因為受邀寫評, 在有特定「框架」背景下,她總覺 得實際觀看完的感覺,和最後寫出

  「你喜歡寫作嗎?」當我問到 這問題時,魏老師停頓了一下「這

2


的文字之間,存在相當程度的差 異。「我會被文字拉著走。」也 因 此,對於我所發問的「評論是甚 麼?」不太如以往在課堂上所接到 的答案,魏老師直接了當的說「在 語言的限制下,特定時刻的產物。 評論是在特定情況下的產物。」

啦!」所以所產出的文字,很難見 到感性的一面,通常老師會寫下即 時的感覺後,不自覺地著手分析, 「如果我有一句感性,那我下一句 一定是會理性的再分析自己。」   訪談進行到這,其實我已快招 架不住,魏老師以她「結構與分 析」的視角,一一分解我所提出的 問題與每一個字句。訪談即將接近 尾聲,當我問,「老師,你覺得寫 舞評或藝評,需要具備什麼樣的能 力或特質?」老師皺了皺眉,似乎 不太理解我的問題,我也開始緊張 起來,開始自覺這問題非常愚蠢, 緊張之下,竟補問著「基本能力? 」 事後回想,我似乎希望從老師那

  我回想起老師的文章,清楚的 敘事觀點、字字精準、不拖泥帶水 且俐落的文字架構,可算是嚴謹又 帶點「冷調」的文風。   在這樣產出分析與結構取向文 章的藝評家眼裡,是否常被作品感 動呢?當然,認為自己過於客觀的 魏老師,她說「很難…但還是有

3


得到一份「藝評人/舞評人所需具 備的十種條件」之清單,成為條件 式的勾選項目?

「盈瑩   在回家的路上,我思考起你最 後一個問題,對於新興舞評家的建 言,答案如下,『永遠要記得問自 己舞蹈定義何在?並且追問為何自 己要夜復一夜進場看舞呢?』就這 樣結束吧!

  習慣於分析的魏老師,看著有 點慌亂的我,大笑著「你看,我對 於所有問題都在分析,你的每一個 『詞』的定義在哪裡?」   最後,我想了解老師眼中的台 灣藝評環境。不過老師說其實她與 台灣藝評很疏離,原因在於,她不 是很喜歡看表演後出產的文字論 述,她也認為這跟她看待「評論( 特定情況下的產物)」是一樣的。 所以除了研究需要外,魏老師坦 承,她不是完全處在舞蹈評論領域 中,並不會固定或是特別閱讀相關 藝評,「評論就是一種文字表述而 已,或許因為我對文字是無法全然 信任與放心吧!」

  免得又繼續想個不停,困在文 字獄中了! 魏淑美」

  「如果要請你給新興舞評家一 些建言,老師你會說什麼?」當 然,我的問題又被分析了一次,而 且在過於起勁的天花亂墜閒聊中, 我和魏老師竟忘記了最後的這個問 題。   當我搭上捷運,手機接收到新 電子郵件的訊號聲響起,看見了魏 老師傳來的郵件…

4


03

海外表演藝術專題&評論- 好人一個:華裔舞蹈家余承婕在美國的文化反思 / 張懿文 術文化與舞蹈系」(World Arts and Cultures/Dance)有助理教授缺,申 請成功的她毅然在2001年從東岸搬 到了西岸,也因此筆者有機會與余 承婕近身訪談,釐清這部作品《四 川好人》,體現了她在美國多年成 為華裔美國人的身分認同議題,與 從臺灣進入美國的舞蹈經驗。

  以跨領域表演藝術實驗而聞名 的 加 州 洛 杉 磯 當 代 展 覽 中 心 ( Los Angeles Contemporary Exhibitions, 簡稱LACE),帶來台裔編舞家余承 婕(Cheng-Chieh Yu)的作品《好人 一個》(Good Person),這個演出是 以錄像影片和表演結合,呈現一個 女子在一個旅程中所進入的奇想狀 態,錄像影片是根據布萊希特(Brecht)的作品《四川好人》(The Good Person of Setzuan)而來,影片並不重 視原劇中的劇情呈現,而是以一個 非線性的論述方式,探詢女子在不 同文化語境中對自身認同的表白。

Q: 可以簡單談談你的學舞經歷和到 美國的過程嗎? A:我是國立藝術學院畢業,從小就 跳臺灣的民族舞,芭蕾舞,也參加 民族舞蹈比賽。老家在臺北縣猴 硐,父母都教書,爸爸是音樂老 師,原本在國小教書,但受二二八 事件之後的影響,被列入國民黨黑 名單之內而無法晉升,後來轉去當 日本導遊,我的家族非常親日,我 的小名還是日文。媽媽是幼稚園的 音樂舞蹈老師,我會走路時就隨著 媽媽去幼稚園裡唱唱跳跳,媽媽的 啟蒙很重要,六歲半就帶我去基隆 學跳舞,八歲半考上臺視的舞蹈訓 練中心,從猴硐坐火車再換公車到 八德路學跳舞要兩小時的車程,每 個禮拜這樣往返的學習,因為媽媽 很堅持,養成了我日後對舞蹈的執 著。雖然媽媽很支持,但爸爸卻越 來越反對,爸爸認為女孩子小時後 跳舞很可愛,但是女兒長大了跳舞

  余承婕畢業於臺灣國立藝術學 院(前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曾經 加入雲門舞集,並隨團到世界各地 巡迴表演,而後她赴美取得紐約 大學舞蹈蹈碩士學位,並在李蒙 現代舞蹈團,以及後現代派比比米 勒(Bebe Miller)舞蹈團擔任舞者, 進修現代舞蹈諸家各派的風格與技 巧,以華裔女子的身分在紐約現代 舞界建立自己的舞臺,她以現代舞 中的放鬆技巧,融合京劇武功及太 極八卦掌等拳術語彙和理念,建立 起自己的藝術風格。然而亞洲面孔 的她,經常感受到很濃厚的種族主 義,再加上沒趕上紐約六○,七○ 年代她最鍾愛的後現代舞蹈風潮, 正巧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世界藝

5


給別人給看成何體統? 我是次女, 比起哥哥弟弟,傳統家庭家務事通 常落到唯一的女兒的身上,為了 逃避做家務,我就努力念書, 學 業比哥哥弟弟好,爸爸就說「養 豬不肥胖到狗」,這樣的情結對我 有很大的影響,這也是後來為什麼 我的作品常常跟性別議題有關。

他的舞蹈專科藝校來的同學,第一 個學期結束就因腳踝裡的骨刺,準 備轉學到臺大人類學系,現在想想 其實是因為心裡有狀況,所以才會 受傷,受傷反映了我到一個新環境 的無法調適,以及放棄和抉擇後又 一直比不過別人的那種挫折。大一 升大二的暑假,學校帶我們去第一 屆香港演藝學院舉辦的國際舞蹈學 院舞蹈節,我第一次看到大陸北京 舞蹈學院的學生,我們跳《薪傳》 ,我那時還只是見習生,但林老師 給我機會去,雖然很多其他老師反 對,這次的旅行是我非常大的轉捩 點,我看到來自美國茱莉亞學院, 英國拉邦,大陸,香港等的舞者, 突然有種非常強大的民族情結出

Q:談談妳在國立藝術學院的日子? A:我是藝術學院第二屆,藝院前兩 屆是林懷民老師親自草創的時期, 一切採取精兵制,非常紮實,我們 那一屆開學時收了二十五人,五 年後畢業時只剩下五人,我因來 自普通高中,剛開始完全跟不上其

6


Cunningham;1919~2009)、李蒙 (Jose Limon;1908~1972)跟葛蘭 姆(Martha Graham;1894~1991) ,我主要還是利用課餘時去紐約下 城的動作研究中心(movement research)上些後現代技巧課,也開始 考團和尋求演出機會。

現,那時候就覺得跳現代舞就好像 可以改變世界一樣。這一次的國際 經驗,讓我受的傷突然不藥而癒, 因為心理狀況好了,身體所受的 傷也好了,於是我很用功急的起 直追,把自己放在一個對的地方, 相信一個直覺,就開始很努力向前 衝。

  1991年畢業時正好雲門復出, 我回雲門幫林懷民老師的《名牌與 換裝》出了些動作,很多都是現學 現賣當時從紐約學來的放鬆技巧,

  後來在雲門快要休息的前一 年,大四的暑假我跟雲門一起到德 國巡迴,林懷民為我們這代的舞者 想很多,很有遠見,他希望能激發 舞者的視野,所以除了演出之外, 還親自帶整團舞者暢遊歐洲重要城 市,所以我整個視野大開,這是我 的第二個轉捩點。1988年去澳洲巡 迴時,是雲門休息前最後的巡迴演 出,墨爾本演出結束後林懷民把我 們丟在峇里島流浪,讓我們自己決 定何時回家。這些跟隨林老師的經 驗讓我更鮮明的知道走定了這條舞 蹈的路。雲門的歷煉和五年的北藝 大教育已為我奠基了一切, 讓我二 十三來在美國的發展受用無窮。

雲門復出後的一批新一代的舞者都 是我北藝大第一、二屆的同學,我 回去跳了四個月,直覺得心虛, 紐約兩年的碩士學位實質沒由多大 的效應林老師曾說:「出了國學習 兩年,回來大概可以用上兩年, 想 想你出國幾年,回來可以用上二十 年?」技巧學樣學得到,一個舞蹈 的文化理念需要多久時間才可以真 正進入他的殿堂?我當時是覺得想 要繼續出國,林懷民老師還給我一 年的文建會獎學金,所以我在雲門 跳四個月就又回去紐約,後來幾年 為了保持學生身分就去一些非正規 的學校上英文課或芭蕾舞課。因為 沒有綠卡,沒身分所以根本沒辦法 正式進舞團工作,1991到1993年之 間,我在紐文中心的臺北劇場打 工,因幫忙搬東西做後台工作而認 識了演員舞蹈家江青。1994年透過 江青的引薦,我受聘客教北京舞蹈 學院第一屆現代舞實驗班(附屬在 編導系裡面),臺灣人在美國被請

Q:談談妳怎麼來到美國的呢? A:我升大五的時候雲門休息,我就 開始申請學校,因為當時認識的老 師都是從紐約來的,所以也只申請 了NYU。我上NYU時是民國89年到 91年間,那時在NYU(New York University),除了編舞課外,技巧 課還是非常保守的康寧漢(Merce

7


去北京教現代舞,感覺有點風光, 第一班學生非常好,他們非常想學 東西,我跟他們年紀也沒有差很 多,我那時候才28歲,所以這是 非常好的經驗,也因為這個機緣 開始跟大陸的舞蹈界有些交流。

的創作動機有很大的啟發。我在紐 約學崑曲、八卦掌,也學崔莎布朗 (Trisha Brown)的後現代技巧跟 接觸即興。在北藝大的時候,林老 師請焦雄屏老師來教舞蹈史,她的 教法非常美國,我那時就對崔莎布 朗很有興趣,到紐約一開始覺得 已經錯過60年代的舞蹈,學了接觸 即興跟放鬆技巧(Release technique)後,又發現其實技術是最 簡單的,動作後面的理念才是最重 要的,紐約的舞蹈常常融匯了很多 瑜珈、太極,和其他身心學的技巧 (Somatic technique),豐富又 多元。如何借鏡這些舞蹈語彙理念 的發展和演變,回看自身再從新出 發,對我來講才是有趣的創作方 式。

  1994年我上了NYU的表演研究 所念博士,然後剛好那時考進李蒙 (Jose Limon Dance Company)和 比比的團,所以我念了一學期就離 開,之後就走編舞跟表演。跟團工 作是我的賺錢的職業,很多時候我 是選擇這個團可以對我的編創有什 麼啟發,李蒙團一直是我在臺灣就 很想去,學後現代舞,NYU畢業後 我連瑪莎.葛蘭姆學校都沒去過, 一畢業就跑去考李蒙團當見習生, 同時練了各種派別的後現代舞的技 巧,我也在李蒙和比比舞團之間拉 扯,李蒙是主流的現代舞團,工作 方式仍還傳統。比比是當是紐約中 生代掘起的後現代編舞家,作品以 舞者為主體,編舞者跟舞者一起共 同創作,對我而言這是很當代的創 作方式,所以就離開李蒙全心投入

  在紐約跳舞時我總是唯一的亞 洲女生,永遠都是少數,還好在紐 約市區的舞蹈氛圍是很兼容並蓄 的。即使我進去李蒙的舞團,他們 還是很尊重我和大家的差異性,在 那個時間點下,天時地利人和,自 己的不一樣是一個好事,那時後我

到比比的舞團。參與不同的舞團 合作是一種學習和觀察的機會, 幫別人跳舞是為了借鏡別人,而 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是編舞,以 自己的語彙傳達不同的身體觀點, 大小作品也不斷的在紐約發表。

也學太極、八卦掌、京劇,這些傳 統都成為我創作的養料。只是每次 在紐約常常會被當作中國來的舞者 (大家對中國舞者都有一種刻板印 象,覺得中國舞者一定技巧高超), 有次莫瑞路.易斯(Murray Louis) 在甄選舞者時竟然走到我旁邊對 我說: “let me see the amazing Chinese dancer” 然後把我的腳壓 到頭頂上非常高的地方,類似的經

  NYU的表演研究系 對我的編舞 影響很大,特別是常常談到性別、 種族和身分認同的議題,這些對我

8


驗讓我對美國境內的種族議題也很 敏感。

絕對關係,而好壞的價值判斷又是 怎樣決定? 是自己的決定還是受到 環境的影響而決定的?這個作品裡 面的安排是為了凸顯這樣的二元對 立。

Q: 可以談談妳的作品《好人一個》 ( A Good Person)怎麼樣創作的嗎? A: 這個劇本源自於布萊希特(Bertolt Brecht)的《四川好人》本身 是一個寓言劇,以古喻今,布萊希 特在德國讀過很多中國古典的經典 作品,李白的詩、杜甫的詩他都知 道,這個劇本設定在中國,因為在 四川歷史上其實有流傳著女英雄的 故事,對布萊希特而言,這是四川 亞馬遜女人的故事,在他的文化背 景上對中國是有所了解的,而我也 是以他的作品來以古喻今。好人/壞 人在種族觀念上的辨別是我感興趣 的話題,出發點是想要探尋「到底 是要尋找好人還是說要通緝壞人」 ?這是一個糾結的狀態,身為一個 黃皮膚的亞洲人是一種罪嗎? 那如 果是外黃內白的香蕉人呢?黃色作 為一種象徵到底是好的還是壞的? 特別是在京劇臉譜中,黃色代表的 是奸佞的象徵,我希望在個作品裡

Q: 想要對臺灣的學弟妹說些什麼建 議?

呈現比較彈性的、開放式的空間與 詮釋,而沒有明確的標準答案。

多元的文化要怎麼樣呈現?臺灣獨 特的創作跟文化觀要如何被聽見、 看見?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A:臺灣的現在舞蹈訓練環境非常 好,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大家乘涼 之餘能不能也多種自己的樹給後面 的人呢?過去十幾年來大部分的 舞者都會往歐洲跑,因為歐洲跳舞 機會多,美國比較難,不過美國對 種族、性別這些議題很敏感,我想 到美國學編創還是一個好環境。無 論如何,都需要看看世界,去哪裡 都無所謂,怎樣有機會就應該要出 去。臺灣現在有一個認同感,比較 有自信,我們以前出來的比較沒有 自信,但現在有自信之餘,要怎麼 樣跟別人平起平坐也是一個可以思 考的議題。必須要有更多自己的聲 音,怎麼樣可以從”被看到”的階 段,走向真正被平等的觀看。臺灣

  在原著中女主角要假扮成男人( 她的表哥)才可以在世風日下的環境 中生存,而我這支作品也和布萊希 特的原著相對話,質疑男女的好壞 標準是否如此絕對? 我也想要質問 是否有男性特質跟女性特質這樣的

9


04

Michael Clark “WHO’S ZOO” at Whitney Biennial 2012 / 吳梓安

  日前惠特尼美術館(The Whitney Museum of American Art)正 在舉行的雙年展是紐約藝壇的盛 事一樁。緊接在倫敦泰特美術館 (Tate Modern)的演出之後,英國 編舞家Michael Clark帶領其舞團進 駐惠特尼美術館兩週,演出了本次 的舞碼「WHO‘S ZOO ?」。‭表演 開始兩週前,在藝評與樂迷圈中傳 出英國樂團PULP主唱Jarvis Cocker將以他和Jason Buckle所組成的 side project肌肉鬆弛樂團(Relaxed Muscle)參與本次的四場演 出的風聲,儘管惠特尼館方並未主 動宣告,仍加速催化本次表演的話 題性與熱門程度。由於美術館空間 限制,所能容納的觀眾數量極少, 一共八場的公開演出在開演前皆預 約一空,所幸每天開館前仍有釋出 限定數量的名額,我才有幸觀賞這 次的演出。 ‬‬‬‬‬‬‬‬   首先,我必須承認,可能和 許多觀眾一樣,我是衝著Jarvis Cocker而來,但這場演出讓對舞蹈 了解有限的我驚豔不已,除了忍不 住再去看了兩次之外,也乖乖地做 了一些功課。Michael Clark以「 英國舞蹈界的壞男孩」、「龐克編 舞家」等名號聞名,他在八零年代 到九零年代初的英國地下文化圈 相當活躍。受訓於英國皇家芭蕾

學院的古典訓練,Michael Clark 卻總愛以流行音樂編舞,從David Bowie、Iggy Pop、 Lou Reed等搖 滾巨星到龐克經典The Fall,皆為 他創作舞碼的重要靈感來源。在他 和錄像舞蹈(Media Dance)藝術 家Charles Atlas合作的半紀錄片 Hail The New Puritan中,除了使 用The Fall的音樂,更與傳奇扮裝 皇后Leigh Bowery合作服裝設計。 此外,他亦曾參與演出英國名導Peter Greenaway的電影 <魔法師的 寶典> 。Michael Clark曾短期參 與美國舞蹈家Merce Cunningham和 前衛音樂家John Zorn主持的夏季 學校,Cunningham的風格對他影響 深遠,對這次的表演許多美國評論 皆指出Clark如何轉化或援用Cunningham的許多表演語言,包含反常 的肢體平衡、調度、與服裝等等。 另外,在與Clark展開長期合作之 前,Charles Atlas(本次擔任燈光 與投影錄相的設計)曾與Cunningham的舞團有長達十年的合作關係, 而現隸屬Michael Clark舞團的舞 者Julie Cunningham亦在Cunningham旗下工作許久,因此,也就不難 想像各家評論提出兩者比較的必要 性。

10


四月五號禮拜四的早上,我在 惠特尼美術館開館前半小時抵達, 希望能排到當日釋出的票,而前方 已有幾個人為著相同目的而來,幸 運地取得票卷之後,我再度參觀了 雙年展的其他作品,便在美術館四 樓公開排練的空間駐足。不算是寬 敞的排練場亦是稍後表演的場地, 在不對外開放的正式排練開始之 前,幾名舞者和參與演出的業餘人 士在這裡邀請觀眾和他們一起排練 一段簡單的舞步。這段舞步是正式 演出時,為參與的四十八名非專業 舞者設計的主要動作,配合PULP的 名曲<F.E.E.L.I.N.G.C.A.L.L.E.D. L.O.V.E.>中的一段歌詞編寫,舞步 與音樂節拍完全緊扣,和我一起參 與的幾名觀眾在幾次練習後都能上 手,算是觀看表演之外,相當愉快 的一段經驗。

移和舞者個別發揮,帶有些許情慾 感覺的肢體詭態,形成一種微妙的 弔詭。本齣舞碼並不是一個有劇情 主導的作品,但這些配合樂曲結構 不斷變化與空間或人的關係的段 落,對我而言卻像是某種微小敘事 的集結序列,比如說在第一首歌的 結尾,兩個舞者長跑穿過舞台,掀 開長窗簾消失在室外射入的自然光 中,然後燈暗下,沒有情節的渲染 卻帶有高度的情緒性,以及某種劇 場式的神祕感。

  開演前一小時,觀眾在美術館 地下室的電梯前等待,依次進場 後,觀眾在狹小的觀眾區席地而 坐,等待表演開始。燈光亮起後, 六名舞者身著乳膠材質的緊身衣,

  休止符後音樂切入<F.E.E.L. I.N.G.C.A.L.L.E.D.L.O.V.E.>開 頭冷洌重拍,整群非專業舞者全部 身著黑衣緩慢地列隊入場,接著表 演的正是下午供拍排練時練習的舞 步。Michael Clark的舞者隨後穿著 火焰質地乳膠緊身衣進入舞台,隨 著同樣的樂句,不斷穿過非專業舞 者的隊型,更加挑釁地演出各種誇 飾性的動作。由於舞台非常狹長, 觀眾必須不斷左顧右盼以追逐舞台 上不斷輪替的動態,然而當舞者就 在前方半公尺處躺下,不斷扭曲身

交錯地從左右兩道小門進場,音樂 是PULP長達八分鐘的歌曲<Wickerman>,舞者們兩人一組搭配,彼此 緊靠、傾斜、失衡墜落,時而奔跑 穿越狹長的空間。舞者們一方面展 現高度規訓化的走位與律動,另一 方面卻又以馬戲或體操般困難奇巧 的姿勢呈現既似動物,又似機械的 身體奇觀。群體精準、無感情的位

體的場面實在是太過耀眼,令人無 法移開目光去觀察整個舞台。而非 專業舞者群以一個群集作為單位, 與個別的專業舞者產生互動與對 比,有時以隊形的移動有效地改變 舞台的空間感,但其個別產生的失 誤或各種不專業的部份,卻是我覺 得這場演出中最耐人尋味的部份, 在專業舞者不斷抵達高度精確的,

11


非人的奇觀對照之下,這些業餘的 部份呈現了一種無可言喻的、笨拙 的真實感。必須一提的是,專業舞 者的動作的某些部分和非專業舞者 的總是互相應合,將某些日常性的 小動作發展到一種古怪和極端的程 度,專業舞者奇巧的詭態和非專業 舞者不純熟的肢體儘管沒有直接碰 觸,卻產生極為強大的張力。

而高度風格化的段落。接下來的 <Beastmaster>,Jarvis Cocker則以馴 獸師的姿態揮舞著皮鞭,然後六名舞 者們三度換裝登台,這次的服裝更為 華麗(由服裝設計師Stevie Stewart 和Michael Clark設計),聽著歌詞 「I’m gonna make you howl like a wolf/ Scream like a pig /Go through the roof / Lie down with the lion/ But to tell you the truth/ I’m thinking about starting a zoo…」 ,好像終於了解這齣舞碼的 名字所謂為何,而舞者們的動作,也 呈現奇形怪狀的動物姿態,將整場表 演帶向最高峰。

  在兩首長篇樂曲後,緊接著的 段落強調舞者與Charles Atlas所設 計的燈光、投影的互動,和之前令 人目眩神迷的橋段相比,這個間段 顯得內斂而極簡。而這也是本次節 目中唯一不是使用Jarvis Cocker原創 音樂的部份,但投影中所使用的文 字依舊是由PULP的歌詞稍作改寫。 而當燈光再度亮起,Jarvis Cocker與 Jason Buckle便登場為下半場的舞碼 演奏音樂。Jarvis Cocker以他在Relaxed Muscle中的形象,臉塗滿螢光 與黑顏料,身著骷髏裝的古怪造型 出場演出,原本我有點擔心本身形 象和舞台魅力都非常強烈的Cocker 該如何配合舞蹈,以不致於喧賓奪

  最後一首謝幕曲<B-Real>,全部 的演出人員輪番上陣,為這場充滿混 雜趣味的精采表演劃下句點。儘管只 是一場四十多分鐘的小型演出,對我 而言,除了上述的許多微妙的衝突 外,這場演出將現場音樂表演與舞蹈 的關係做出了非常引人入勝的並置, 甚至是角色互換。另外,在表演前 等待的途中我與工作人員聊天,得知 也許這齣舞碼有可能發展成更大規模 的表演,衷心期待有機會看到這件作 品發展到更為完整時,會是怎樣的樣 貌。

主可能,但在他們表演的第一首 歌 <The Heavy>時這個疑惑就不存 在了,Jarvis本身獨有的,屬於搖 滾樂手的舞台動作和舞步雖和舞者 們極為不同,但卻節制地配合著舞 群的律動。而第二首歌 <3way Accumulator>時,Michael Clark和 Julie Cunningham使用了鏡面椅凳為 道具,同時製造光影和動作,帶領 其他舞者演出一場非常有趣、性感

12


05

國內表演藝術評論- 點子鞋VS.顏鳳曦 / JOE

‧節目名稱:2012點子鞋系列九 ‧演出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觀賞時間:2012.4.8 14:30

歌展開,三位女舞者雙手將舞鞋握 在胸前,和著音樂重複站立高舉雙 手與俯身跪拜的動作,有如虔誠的 信徒進行神聖的儀式,其中一位穿 著如修女般黑白上衣的女舞者,開 口述說芭蕾舞者需要擁有堅強的意 志,克服疼痛與飢餓,讓自己保 持美好體態,具有優雅氣質與高超

  由高雄城市芭蕾舞團主辦的點 子鞋系列,自2004年舉辦,今年已 進入第九年,是個以南部創作者為 主體、芭蕾元素為主題的創作平 臺,演出地點除了在高雄文化中 心,也年年北上至臺北的國家戲劇 院實驗劇場巡演。   曾於點子鞋系列四(2007)、系 列五(2008)推出《掉落》和《醒 覺》的顏鳳曦,今年再度推出小品 創作《對話》,似乎是為了符合 主題(抑或是舞團要求?),顏的三 支作品的主題道具為芭蕾硬鞋,《 掉落》和《醒覺》皆使用了「一堆 硬鞋」。在《掉落》中,有位女舞 者捧著一堆硬鞋走路,邊走硬鞋邊 掉;在《醒覺》中,則是有位女舞 者發狂似的丟舞鞋(甚至丟到觀眾 席),兩支作品除了視覺意向強烈之 外,也透露出創作者對於芭蕾藝術 的觀點,這樣的表現方式與其他創 作者的芭蕾小品大異其趣,在顏的 作品當中,技巧不是目的,優雅不 是唯一,她試圖揭露或是顛覆芭蕾 世界中的真理。

技巧,另外兩位女舞者,一位身穿 白色紗裙,一位穿著黑色褲裙,前 者展現芭蕾舞者的拘謹與紀律,後 者雖幾乎與前者跳著一樣的動作, 卻因為跳脫芭蕾原則的限制而增加 其流暢度。《對話》別於之前《掉 落》和《醒覺》的戲謔與激進,透 過三位女舞者清楚的表現出完美芭 蕾背後的犧牲,如同去年極為暢銷 的好萊塢電影《黑天鵝》,為了詮 釋角色,主角瀕臨崩潰甚至死亡, 也許是《對話》表現出芭蕾的真實 面向,看完後竟有些許沉重。   顏鳳曦以現代舞的編創手法呈 現《對話》,讓觀者看到技巧之外 的芭蕾面向,其表現方式雖與顏曾 發表的現代舞作品較之溫和,但相 對於點子鞋其他創作者的作品,卻 已是力道強勁的作品,期待未來能 在臺北看到顏鳳曦的舞團「風乎舞 雩」更多的作品。

  《對話》以氣勢磅礡的布蘭詩

13


06

舞蹈帶來的絕對感-受 / 王年愷

  昨天,在經歷完姚淑芬老師的 《器官感-性》後,我本來想要就 這部作品寫一篇文章,談論性別符 號如何被解構,以致這部作品其實 與標題和宣傳文字可能想帶給人的 聯想不同,事實上是沒有談論或觸 及到性別的。同時,我認為作品為 了同時兼顧時尚和舞蹈兩種元素, 最後與今年稍早的《有機體》一 樣,做出不得不的妥協——《有機 體》的服裝不啻對舞者是另一種制 約,而《器官感-性》則是選擇在 最後打破自己從一開始就建立下來 的無性別論述,安排了性別角色刻 畫明顯的時裝走秀和謝幕。

什麼我會覺得舞蹈非常切身,甚至 是無可避免的。這才是我覺得我在 舞蹈系工作的短暫時間內,找到的 歸屬感遠比當年在學音樂時強烈的 原因;而且我在音樂上還燒掉了不 知多少年的青春歲月,到了最近才 覺得好似一場無緣份的熱戀,最後 還是雙方都覺得不需要彼此。   所以,我想我就寫一下這段不 長的時間內(從去年中開始,大約 一年),我為什麼會深深被舞蹈吸 引,變成不在意音樂老本行,反而 會特別關注舞蹈表演。   我對舞蹈本來的印象,還停留 在以前小時候的不愉快回憶裡。國 外的家長似乎都會強迫小孩子學東 學西的,當年我就是因為這樣,被 我爸媽強拉去上芭蕾舞課,跟著班 上的其他小女生一起穿tutu。(至 於為什麼打從一開始不論男女都要 穿tutu,這是我永遠都搞不清楚的 事,又不是在學馬茲‧艾克(Mats Ek)跳天鵝湖!)過了一兩年,有 次在聖誕節的時候爸媽帶我們去看 《胡桃鉗���,舞團是哪個早忘了, 甚至對於演出本身都沒有印象(我 只記得好像沒多久就睡著了);現 在只記得劇院平時嚴格限制12歲以 下兒童入場,當年會覺得興奮,竟 然只是因為難得可以進去劇院而

  我本來想寫這些的,但這樣寫 有什麼意義呢?前陣子正好看到一 位在美國唸書的朋友,在臉書上 轉錄教授的話:「要套用德希達 (Jasques Derrida;1930-2004) ,最好的方式就是:別想了!德勒 茲亦同。」   是啊。我把此間的所指(signified)與能指(signifier)解構 得分崩離兮,把二德從墳墓裡挖出 來再說他們是活的,這關臺上的舞 者何事?關臺下經驗現場表演的觀 眾何事?今天在跳舞的時候,突然 想到我自己僵直不堪的身體在那裡 痛苦地扭動——其實,這個才是為

14


已。後來回臺灣以後,記得國小有 一次在中正廟前廣場看雲門演《紅 樓夢》;那時我中文認不得幾個大 字,當然不可能讀過原著;但我記 得那時的感覺跟當年看胡桃鉗一 樣,簡單來說就是:好無聊,不知 道他們在那裡做什麼,好像都跟我 沒關係。   但是,因緣際會到北藝大舞蹈 系工作之後,我看到學生、老師之 間的熱情與動能,這是我在唸音樂 碩士和博士學位期間完全沒看到 的。也許就是因為原本這樣覺得 陌生、遙遠、沒關係,使得我沒有 看到任何在臺面下的黑暗層面吧; 但我選擇改變以往的悲觀思維,此 時反而讓我更覺得能不顧一切栽進 去。以前再怎麼樣的知名樂團或天 王級演奏家來臺,只要不是在臺北 我都不會想去看;但我現在居然願 意為了DV8,砸三千多塊買高鐵套票 殺去高雄看,去現場感受肢體語言 逐步呈現在眼前的震撼力,也讓我 願意不顧明天即將斷糧,仍然去搶 那最後幾張票,冒險(?)去看姚 老師在床墊系列之後還會迸發出什 麼樣的火花。   那麼,回到正題:姚老師這次 的作品,又跟「我」產生了什麼關 係?   觀看表演之前的星期三,我上 了生平第一次自願參加的舞蹈課( 小時候的芭蕾課不算,那是被父母

15

母逼去的)。光在熱身的時候,我 就驚覺我從未這麼注視自己的身體 過。我一直覺得身體只是一個「有 就好了」的東西,不會特別花心思 去注意它,甚至覺得花時間去照顧 它是一件浪費時間的事。但是,那 天在地板上跟著大家一起動,我第 一次發現:原來手臂的能量是這樣 在傳動的(我以前曾把大提琴當主 要事業,卻從來沒有發現這種事, 實在很神奇),原來我的呼吸會這 樣牽引能量——原來,這個就是「 我」!   這樣的感受,在看《器官 感-性》的時候更是強烈。姑且不 論我認為作品傳達的訊息為何,看 到舞者的動作慢慢推展開來,我看 到的是舞者傳達對自己身體的自 信:知道自己身體能到達哪裡、能 怎麼展開、能怎麼收回……。大概 正是因為熟知「自己」的緣故吧, 我看跳舞的人總是散發著正向的能 量,好像還沒見過一個成天抑鬱寡 歡的舞者。 也許這只是一個圈外人沒看見全 貌,只看到他想要看的的一部份而 已;不過我寧願相信這件事是真 的。至少,從觀舞、跳舞中,我意 識到一件很簡單,卻一直被我刻意 忽略的事:生命本來就該找到自 信、活出自我!


翻桌報(Bindo Paper)第五期徵稿啟事 走出劇場,有一堆想法無處分享嗎?? 「BINDO」~由一群充滿理想、熱血的舞蹈青年 所創立之刊物,我們公開徵求國內外舞蹈演出評 論,分享討論舞蹈與表演術(恕不接受一稿多投) 投稿時請註明:真實姓名、服務單位、文章發表欲刊登的 姓名、觀賞演出的場次與地點,如有圖片、參考文獻請註 明出處 字數:1000~2000字 截稿日:2013/03/15 來稿請以word檔e-mail至bindopaper@gmail.com 凡通過審稿並刊登者,將致贈BINDO PAPER 5份

16



BINDO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