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不能「滾」過去,只能「滾」下去的學生福音運動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 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約 12:24)

在四年的澳大團契日子裏,差不多每次辦完活動後,華傑、Joanne 都會跟 我們總結,記得當時華傑、Joanne 說的最深刻的一句話:『「轆」過去,是學 不到東西的。』從這句話就知道當時我們這一班「愛生事家庭」是多麼的「特別」。 每一次辦活動,我們都準備得不夠好,但,每一次都被我們僥倖胡混地「轆」過 去,辦得成活動,又好似辦得蠻好的,哈!又被我們「轆」了過去。其實華傑、 Joanne 在背後幫我們補「底」補得不知有多麼辛苦呢?是吧!當我在學校帶領 學生會的工作時,看見學生舉辦活動時,就像坐過山車一樣刺激,真是汗顏,真 的有種「有多麼的風流,就有多麼……」的感覺。深深的明白學生福音運動吊詭 的地方,「你動,他們就不動。」、「你不動,他們仍是不動。」你主動帶領運 動的話,就如拉牛上樹一樣辛苦。要推動學生運動就要激發學生的主動性,所以


要有效的推動學生福音運動就需要更高明的技藝。現在我在職場上,學生福音運 動仍帶給我無限的動力與支持,使我更有力量去帶領學生的工作,真的很感謝學 生福音運動對我的造就,華傑、Joanne 謝謝您們!

學生福音運動雖不能說是沒了華傑、Joanne 是不行的,神擊一粒石也可以 做到,但是我們願意做這顆石頭嗎?歷史是沒有如果的。記得有一次,在澳大團 契的職員退修營中,我們一起玩一個遊戲,就是一人拿起一條繩子,一共約十條 吧!每條繩子的一端都連接着中心的一個鐵圈,我們的目的就是一起透過繩子移 動鐵圈抬起一顆「臭蛋」到指定地方,其實遊戲的道具應是一個乒乓球或一隻雞 蛋,但記得在家拿的時候只有一隻「鴨蛋」(好像是變壞了)。其間我們每個人都 要團結合作,我們好像花了好久的一段時間都沒有辦法把鴨蛋移動到指定的地 方,我們一直很害怕跌破「鴨蛋」,其間華傑一直隔空托着那隻「鴨蛋」,最後 不記得結局了,我們到底有否成功完成任務呢?只記得最後華傑幫我們抹淨地上 的臭蛋。事後我就想如果我們一直害怕弄破那顆蛋,不願意去嘗試,那顆蛋最後 一定完好無缺,又如果我們去嘗試,即使最後弄得不好,是真的會「遺臭」的, 但看見華傑一直很小心守護那隻「鴨蛋」,就像神一樣一直守護着我們,只要我 們願意去試,即使我們做得如何「轆」過去,那隻上帝之手都會幫我們補「底」, 但是我們在過程中真正學到了甚麼?


印度諺語:「無論你遇見誰,他都是對的人;無論發生什麼事,那都是唯一 會發生的事;不管事情開始於哪個時刻,都是對的時刻;已經結束的,已經結束 了。」無論我們的 FCS 是繼續,或是結束,只要是出於神的都是美好的事。我 們無論遇見甚麼挫折、難關也好,我們的信仰不再是活在大學「溫室」裏,我們 要下山,到山下闖練了,即使是傷了,痛了,也不要為自己的付出後悔,因為我 們已盡力了,但當我們筋疲力盡的時候,記緊又要不斷上山與神相遇,上山、下 山的過程的確是很辛苦的,足以「喪掉生命」,但正如經文「一粒麥子不落在地 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我們的活着不就是為了 深刻活一遍,我們已不再活在昔時奇蹟的回憶裏,卻要經歷新鮮的信心神蹟,神 蹟就是耶穌施予的愛與憐憫。

如果你要問學生福音運動影響了些甚麼?我不能一一具體的去細數,我只能 分享發生在我身上的「神蹟」吧!剛剛出來社會闖練的第四個月便參加了教師遊 行,由四年前的二十多人遊行變成了去年的百多人,我不知道是否與學生福音運 動有直接的關係,但的確因為有了學生福音運動「滾」下去而產生微妙的變化。 本人由四年前一週教廿四節課逐漸減至今年每週十六節課;由備課四本不同的 書,教三個不同年級八個班(那種工作的壓力是沒法想像的),以至於今年兩級四 個班,工作的場境真的改善了不少,要的不只是求自己的益處,因為現在仍有很 多人在「水深火熱」當中,而是希望整個教育環境得到更好的改善,我們的教育


同工得到更好的工作場境,學生得到很好的資源和教育質素,得到更多的愛與關 懷。「在信的人,凡事都能。」只要我們願意做那一顆石頭,就有可能成為「奇 幻的魔法石」,因為我們的神就是那位化腐朽為神奇的神呀!

「這是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壞的時候。」神呀!願意祢引領我們一步一步更 深入祢豐富的完全,引導我們的腳步步向祢永恆的日子。在祢裏面再次堅定我們 的信仰,更新我們的力量,重新得力,激勵我們的聖靈,讓祢的旨意、聖經的話 語在我們的心裏扎根,好讓我們不致動搖,為榮耀賜給我們力量。

「死就死吧!」不能「滾」過去了。

來,讓我們的學生福音運動一直「滾」下去吧!

主內 澳門學生福音團契 監事 梁麗萍


FCS Donor's Letter 20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