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創刊號 流鼻血爛腳趾特刊 繼《現眼報》及《反黑報》再一呈獻!歡迎投稿、翻印、加入!小報不死!小報萬歲!

申請呢份工,真係打份工? --- 秋色 當年曾蔭權的「競選」口號是「我會做好呢份工」,打工心態令他忘卻自己的「工作」是居於領導角色,應該有理念地為香港規劃未來,於是在 他任下官商勾結、樓價飛脹;畢業的各位,在思考未來的時候,打算找工作、租屋住,就體會得到這些苦況。 在警隊入大學招募人員的這天,我想跟考慮前途的你,反思一下警隊呢份「工」是否真係「打份工」咁簡單。 近年有關警權的新聞,不絕於耳,由學生向中共副主席李克強示威被掃入樓梯底的「 事件」,到動輒百多人因示威被捕,由立法會議員到學聯 成員都被判入獄,社會上,多了一些聲音,問警察究竟怎麼了?--「警察都係打份工,我地唔好怪佢地」還在大學的你,如果今日打算申請呢 份工,是不是偶爾也會這樣想? 有時,「打份工啫」也許可以解釋一些令消費者不滿的狀況。例如打「 」的員工受職責所限,即使你在忙著各種事項,耐不著一個煩人的 銀行債務促銷電話,仍然要你聽十幾秒無聊話。像筆者的這種人很可能破口大罵問「你煩不煩啊」,但回過頭想的確會想,人家真係「打份工」 ,大家禮貌地收線就好。 政治打壓的施行者 但是,當這個「打份工」的人是警察,情況就很不同。因為呢份工可能要在某天,分成四人小隊,兵分六路,到幾位曾經在遞補機制論壇上向官 員示威的人士府上,將示威者帶回警署,中午便帶上法庭審訊。呢份工也在一些時候,為了令國家領導人聽不到某些聲音,把記者按押下去。今 年年初,胡錦濤訪港,在訪問一個公屋地盤時,一名《蘋果日報》記者高聲問及六四的問題,在場警察立即將他按押,不准回記者區,也不准離 開。其他記者窮追,仍得不到一個扣押的原因。繼而, 月 日的梁振英就職典禮之時,會展外的群眾被重重水馬包圍,無法示威之餘,還被警察 的加大裝胡椒噴霧圍噴。 有些時候,警察服務的對象不是香港市民,而是政府高官和中共要員。令香港成為「最安全城市」的宗旨,施行者是警察,手法是打壓。這時將 長官意志實行的人,其「打份工」的方法不是打個「 」這麼簡單──而是要大力拍打被捕人士的家門,將家裏的中都驚醒,以一個令其家 人鄰居都知道的高調手法將你拉回警署;是要將腰間的胡椒噴霧不分等級地狂噴,攻擊向政府說不的群眾。 無論你今日來到這裏,是為了伸張正義,還是為稻粱謀,如果你打算申請呢份工,我們都請你不要以為只是打份工。

停一停,諗一諗,點解… 示威者=賊? 年被警方拘捕的示威者人數 反愛港力量遊行

六月四日「政商崩壞、堅守街頭」遊行

三月六日反財政預算案遊行

七一大遊行

總共 人 至

年被警方拘捕的示威者人數總和

總共 人

根據警務處的數字顯示, 年自鄧竟成任 警務處處長開始,本土被捕的示威者人數和被檢控 的示威者人數大幅上升。單是一年內便拘捕了 名示威者,遠超自 至 年的數字總和,白 色恐怖顯然已臨我城。伴隨狼 梁振英 鷹 曾偉雄 上場後手段日趨強硬、政府施政失誤情況日益嚴重 ,每年的遊行及集會數字亦會不斷上升,透過遊行 表達意見的示威者越來越多的同時,參與者也需必 面對更大的警權威脅。這顯示出警方已將示威者「 當賊辦」,非將他們拘捕折騰不可。更甚者,警方 拘捕示威者時的粗暴行為,已對人民的人身安全造 成威脅。


資本家的鎮壓機器 --- 余煒彬 警隊開支與日俱增,由零七至今增加了卅二億,隨時可動員數千名特種警察。這項維穩經費的上漲,彷彿是給資本家勢力的一記警號。 大資本家的利潤與社會大部分成員的利益相敵對,而政府是大資本家那方的傀儡玩具,這一點到了今天,連社會上最落後最頑固分子都意識到了。泛民分裂和人民對右翼泛民的厭惡以 及對激進派日漸的支持,證明了人民對於現況的不滿;一日比一日頻繁和激烈的街頭抗爭,和繼之而起的群眾意識將在未來為這野蠻制度敲響喪鐘。整個統治陣營在社會中備受孤立, 除了自身的暴力鎮壓機器,它們再沒有賴以進行統治的工具了。 強大的警力,就是統治階級脆弱的自信的惟一基礎。他們只能夠以政治鎮壓把異見分子清除來維持一刻的安寧。二零一一年總共有四百四十四人因參與遊行、示威、集會而被警察逮捕 ,對比曾偉雄上台前一年只有五十人足足增加了八倍。二零一零年沒有示威者被判處監禁,但今年已經有示威者被判監,不難預計未來會有更多人被判政治牢獄。 這些抗爭者為保民眾的民主權利而被捕、定罪、判監,那麼讓香港一百二十六萬人活在貧窮線底下、十萬戶人住在不適切住房(籠屋、板間房、棺材房)、六分一家庭的孩子捱饑抵餓 的資本財閥、地產霸權究竟該當何罪? 在統治階級看來只要人民不像奴隸般供他們頤氣指使就是犯罪。但是統治階級最後只會發現監獄被塞滿而鬥爭不斷。因為這種「罪」的來源是來自這個不公的制度。除非建制被推倒, 消除了不公義的社會基礎,否則政治打壓是不可能消滅異見聲音的。 —編輯自嶺南學生會七一聲明

政府出口術 教育、醫療、福利縮骨是善用資源 警隊開支上升卻毫無限制 --- 余煒彬 當政府經常藉口審慎理財、理性規劃資源運用來拒絕為民紓困,增加公共開支。例如孫明揚在二零一零年就寫過一篇題為《小班教學是救校良方?》的文章,把政府開支比成零和遊 戲,各部門經費此消彼長,增加教育開支就等於要削減其他公營服務。他在原文是這樣說的:「進一步增加中學的教育開支,便等於要削減其他教育範疇及公共服務的資源,如應付 人口老化的社福服務、醫療等等。」 孫明揚卸任後,吳克儉仍然延續孫明揚一類講法。如此類推,政府在各公營部門都用盡方法不斷削資。它 設立醫院管理局,支付四百多萬年薪研究如何削減醫療開支;拒絕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和任何社會福利制度 。結果是香港的公共開支少得滑稽可笑,與經濟發展程度和香港相當或落後於香港的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國 家相比顯得相當滯後。例如同區的南韓教育開支就佔其國民生產總值 ,而香港僅為 ,僅可堪和津巴 布韋或埃塞俄比亞比較。若要追上經濟合作發展組織的平均水平,香港的教育開支至少應該增加 。 教育開支僅聊以為例。除此以外,醫療開支也是少到慘不忍睹。公共醫療開支僅佔 ,甚至連台灣 也比不上,遑論歐美。香港的醫生很多會連續數十小時工作,並因此產生眾多醫療事故。缺乏足夠病床, 致使中港矛盾激化。這全賴政府自一九九八年起不斷削減病床和醫院的專科部門,並削減醫科生學額和以 肥雞餐鼓勵醫生離職。 但政府對警隊開支卻相當疏爽,二零零七年到一三年的經費增加了三十 二億,編制人手增加了近千人,二零零九年更添置了六部新裝甲車。相 較之下,官校教職卻連年下降,零七年到一三年減少逾六百人。保安局 既然指香港受恐怖襲擊的可能性非常低,香港警察西九龍總區指揮官鄭 仕廉也在去年九月十六日指出沒有證據顯示示威比往年更暴力,那麼又 是甚麼原因可以讓警隊擴大編制(尤其特種警察和半軍事武力的編制) 和增加警隊開支合理化呢?

警隊編制

官校教職編制

警隊開支

2007: 32341

2007: 4067

2007: 10,864,378,000

2012: 33147

2012: 3644

2012: 12,855,128,000

2013(預算):33245

2013(預算):

3419

2013(預算):

14,059,209,000

香港人口七百萬,卻有近三萬五千名警察,比例之高世界無出其右。就連濫用警權聞名於世的中、美兩國 警民比例都遠比香港低。除三萬五千名正規警察外,還有五千名輔警未計算在內。誇張說句,香港是個五 步一崗十步一哨的警察城市。

你要公營服務抑或警察極權?

你希望將來站在老同學、老朋友的鐵馬另一方嗎? 因於去年九月一日反對不民主 的替補方案而在九月廿一日連 同梁國雄、黃永志、姜靈彰、 容偉堂、陳倩瑩、鄧建華和黃 洋達在家中被捕。其中陳倩瑩 和鄧建華兩位同學各被判囚兩 三 週。十一月二十日上訴失敗後 極有可能即使還柙。 陳倩瑩

警權祭品

鄧建華


香港警察 精良玩具

合資格入伍者可獲訓練課程

鐵馬及鐵馬陣

水馬及水馬長城

鐵馬用於大小型集會,區隔示威者,平時擺 放於各大集會常見場地,如政總外便有大量 備用鐵馬。配合胡椒噴霧使用,可先隔示威 者遠離達官貴人,再以噴霧制敵。比水馬靈 活性高,可以一字排開,亦可擺三角鐵馬陣 ,十分穩固。

水馬的使用率不高,近年越見頻繁。 世貿韓農示威、 皇后碼頭清場之後, 今年 月 日胡撚塗訪港又現身會展。水 馬一字排開,可成長城,其間隙之間,警 員以胡椒噴霧攻擊,百發百中。

大小支裝胡椒噴霧 胡椒噴霧為警察常設裝備,平時出行帶小支 裝,於 年 月 日始用大支裝。 雖然保安局官員指大支裝胡椒噴霧跟小支裝 的成份及威力一樣,其實不然。大支裝射程 米,比小支裝多 米,而其濃度亦比小支莊 高出 倍,且可大範圍射擊,以地圖炮制敵 。胡椒噴霧雖云不能殺敵,但外國曾有示威 者因中椒而角膜受損。

喪敵十里聲波炮 全稱為「遠距離聲波控制器」,來自美國製 的 系統。威力有如武俠小說中的「聲 波炮」,可以「音波功」震懾對方。儀器由 前稱美國科技公司於 年開發,不少國家 軍隊、執法部隊都有使用,包括美國海軍、 以色列邊防軍。 年在美國匹茲堡舉行 峰會,引來反全球化等不同背景示威者,當時示威者企圖行 近會場,警察拿出「聲波炮」發出高頻「咇咇」聲響,令示威人群掩耳後退,再投擲 催淚彈。 如在 米內發射「聲波炮」,其音量高達 分貝,等於在示威者身旁開動飛機引擎 ,而一般人在噪音超過 分貝時便開始有頭痛、頭暈、耳鳴、情緒緊張,以至增加冠 心病或心肌梗塞的發病率,足以致命。 (資料來自《信報》獨眼新聞)

「轉過去,和人民站在一起」:幹不需要理由《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 松鼠 論贊頌警察,將警察說成「正義正直誠實無私」的歌,大約只有成龍那首正氣都不得了的《英雄 故事》,或者加一兩首《警訊》的主題曲。(荒謬的是,警察和成龍兩個本身均不見得有多正氣 。)但在流行音樂,以至搖滾音樂則為我地展現警察有別主流、「正氣」的形象:濫用權力和暴 力,欺負弱勢社群和種族,只是為大商賈、政權去打壓異己的爪牙。台灣獨立樂隊「幹不需要理 由」(下稱「幹」)一曲《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可謂一例。

等受警方濫權以至司法的不平等、暴力對待,每一個數據、每一則新聞都代表又一個人被你 將 會被你這個「打工仔」壓下去,承受財產、權利、尊嚴以至生命的損失。你就是負擔著這麼關鍵 的「鎮壓」工作,還可以一句「搵食 者,犯法 架,我想 架」推塘過去嗎?又或者,有一天政 府立法禁止同性戀遊行,否則捕拿受審,而你就是一個同性戀警員,你的工作就是要鎮壓你自己 ,你不覺得荒謬嗎?

「幹」由三名大學生謝碩元(主音)、謝秉男(結他)和陳帥先(貝斯,已離隊)組成。謝碩元 和謝秉男均曾經在台灣樂生(老人)療養院服務,亦參與過保衛樂生的抗議行動,反對當地政府 計劃興建捷運機場而拆除樂生療養院,令住院老人失去渡過餘生的唯一居所。他們參與行動之餘 ,亦希望以音樂(搖滾樂)表達對社會不公的不滿心聲,因而邀請陳帥先組團,並創作《迫遷者 之怒》一曲。「幹」其後亦繼續創作,以喚醒台灣社會普遍的政治冷感,希望公眾重新重視被壓 逼者和他們看似非理性的憤怒。

思考是從關心自己生活開始,「穩定」、「人工」固然令每個人雙眼發光,不做警察做甚麼?但 為何不例轉頭問,「誰真正弄得我們要爭得頭崩額裂才做到大學生?」「誰真正令我們學習後得 物無所用?」「誰真正令我們這麼怕變窮,前路茫茫?」「需要維護的是甚麼秩序?為何要維護 它?維護它,誰真正 最得益?」等問題。若果連這些問題都不過問,連自己生活都不過問,甚 至明自如此都「由得佢喇」,將自己生活放棄,我們和那些餵食至胃也爆開,然後拿屠宰做鵝肝 的鵝有何分別?頂多我們可能賣貴一些而已。

「幹」的創作模式與我們平常聽慣的廣東流行曲,那「流水式」「啤膠」製作分別很大。他們希 筆者最後衷心希望各位想報考警察的讀者三思,甚至放棄報考;而已是警員的讀者,不能離開警 望創作及作品能貫徹搖滾樂精神——關心社會和 ,所以他們會親自參與每個創作和製作的環 員也可思考甚麼 應該做,甚麼不應做,以至脫掉制服,轉過來,一同站在人民那一邊。 節(由寫歌、錄音、到自資出碟、包裝 )。同時,他們堅持作品必須來自親身經歷,而為此真 的親身走到被逼遷住戶現場、反核示威支援,將經歷變成作品,再帶回抗爭場合。 《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

MV: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XDvvMnuA5w 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   我們之間不該如此對立 從你年輕的面容     我知道你有些不知所措 不知道我們為何要憤怒  不知道我們為何要衝突 但是你可曾想過     是體制不給我們留後路

筆者覺得在此特刊花筆墨推介此曲,實別具意義。筆者十分明白大學生要對變幻無常的經濟狀況 ,不斷貶值的身價,不斷遭貶抑的「年青人」身份,報考公務員確是看似最能確保自己在大學以 後,會有「穩定」、相對「無憂」的生活。現在政府連年加大警備開支,聘請更多警員,應徵警 察更能告訴自己「我既賺錢又正義兼有抱負」。但請恕筆者說話不中聽,筆者十分希望各位會應 徵以至現職警察的讀者能夠三思,想清楚自己究竟在應徵 在做甚麼工作。

警察先生請你想一想   我們沒有地方可以住 我們沒有權力     也沒有公平的待遇 有人說你是人民的褓母  但你保護的人把人民逼上了絕路 他叫你出來卻自己躲起來 你說你我該不該憤怒

警察的工作就是維護「秩序」,是社會運行的秩序。誰掌管這些秩序?政府。誰可以操控這些秩 序?越有錢的人越能夠操控。在現時的社會環境,更是如此。警察就是要維護這些秩序。你或許 以為可以用黃子華金句「搵食 者,犯法 架,我想 架」,就可以當無事發生。但請再看清楚遭受 警方濫權對待的數據,翻查有關示威者、記者、少數族裔、性工作者、被無理逼遷的舊區街坊

轉過去 轉過去 與人民站在一起 轉過去 轉過去 與人民站在一起 轉過去 轉過去 與人民站在一起 轉過去 轉過去 與人民站在一起

《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

《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一曲對比「幹」其他作品,可說是較慢、抒情而傷感(若有參與過抗 爭活動的讀者,相信會加倍感觸)。歌曲開頭只有木結他伴著主音,唱出「警察先生請你聽我說 我們之間不該如此對立」,然後慢慢加入電結他、貝斯和鼓,氣氛漸變激昂,在後半段更配以主 音竭斯底里的叫嚎,唱出「轉過去 轉過去 與人民站在一起」,那種為人民本應團結對抗專制政權 、毀人家園的貪婪因為身份、工作,無奈地互相對抗而生悲憤的情緒坦然呈現出來。


其他歌曲介紹--- 松鼠 只想告訴你音樂和警權及其引申的問題,都是無疆界的。

法律 十居其九為了佔有 褻瀆 以物質闡釋生活 戇尻 以資產定義成功 忙著謀生忘了生活 忙著謀生忘了人生

你話差佬維護正義 定維護政治 我諗呢個問題 人人要正視 唔好盲目 去相信 去做人地影子 連示威抗議翻舊帳 都可以變做刑事

你 會向主人屈膝嗎 你 會否像狗一樣搖尾乞求 跟自己重覆一次 牛不是羊馬不是雞 錢不是我們的神

我係公民 我諗 條街都有份 點解我去表達內心 都要你地過問? 太過份 無靈魂 定唔敢 去質問? 係香港 俾差餉 係用 黎抵制人民 良知已被收賣 良心已被收埋 再係咁 唔駛等 個抗爭都就快 當人民 用聲音 去申訴 黎燃燒憤怒 只得到 恃勢凌人 同一臉胡椒噴霧 《人民公僕》

有乜野可以相信 我唔想信 你要長進 終於知道只可以信自己 信奉神 信任人 信風水 信命理 信定唔信任由你地* 果晚同男朋友嗌完交唔見咗銀包入去差館落個包 點知有幾個警察包抄問我乜事乜事我話係急事急事 但係呢啲小事最後轉介比警署入面其中一個 幾日後去 巖巖好放低筷子佢打黎叫我快啲乖啲 過黎警署認領番個 仲借啲意巖巖好夠鐘放工不如落去樓下個酒吧放一放鬆 我當時無為意六神無主 點會估到呢個便衣原來係一個騙子 加上隔離係警署有關二哥頂住 一杯兩杯猜枚猜嚇枚終於不省人事 到我醒返果時哎我望見我既身體啲衫褲係我隔離個警察食緊煙仔 我係咪要報警我就係去報警所以結果攪到今日係差館衣衫不整 以前有警察保護市民今日有警察侵犯証人 到底邊一個敢對邊一個差人以後都咁信任 當警察都唔可信試問 農夫《信不信由你》


《反白眼》第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