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第六期

二零一二年一月三十一日

新年伊始 南大政治大執位 高層買重梁振英 選委卻支持泛民 【本報訊】新年伊始,特首小圈子選戰還是繼續,雖然廣大   文學院院長陳清橋代表高教行動出選,得 1,490 票獲 嶺南同學還是沒法投票選特首,但南大高層都已蠢蠢欲動, 勝,而經濟學系教授何濼生以評議會主席之名,僅得 736 企圖在「選舉」取一瓢飲,上至校董會高層,下至學院教授, 票而落敗。 無不參加這場廣大嶺南同學只能食花生的遊戲。   院長的政綱以政治理念為主,提出盡快實現雙普選、   南大校董會中,不少成員高調支持梁振英,校董成員 取消功能組別、2016 前取消立法會分組點票、實現普選前 紀文鳳便是梁振英選舉辦公室的副主任。校董會副主席更 《基本法》23 條不立法,以及推動民主治校等。而教授的 參加了梁的參選大會、多次公開讚揚梁「有才能」、對社 政綱則較著重高教界別利益,提出高等教育應服務社會、 會事務「有見解」。至於校董會主席陳智思雖未公開表態, 要求特首候選人正視高教訴求,以及敦促特首制訂「正確」 但其與梁的交情眾所周知,更曾向傳媒表示「梁振英工作 高教政策。 誠懇專業」,亦認為建制派不應只派一人參選,在在暗示 建制中較為弱勢的梁應有參選機會。   院長所屬的「高教行動」大獲全勝,派出的 24 人全部 當選,得到 30 席中的絕大部分,題示高教界「選民」多數   南大的教授們亦相當積極參加選委選舉,當中文學院 支持民主改革,較重視民主理念。而一些較為貼近高教議 院長陳清橋和經濟學系教授何濼生都是南大老資格的教授。 題的候選人,反而得不到支持,可見以界別利益作為參選 政綱吸引選票,在高教界並不可行。

選委之戰──何濼生敗陣 陳清橋上位   今屆高等教育界的選委戰十分激烈,號稱民主派的「高 教界民主行動(下稱「高教行動」)」派出 24 名參選人, 而新成立的「高等教育評議會(下稱「評議會」)」亦派 出 6 人參選,前者全數出勝。 候選人編號 Candidate Number

18

政綱 Election Platform:

  雖然何教授和陳院長在參選時均無表示自己會提名何 人參選特首,但陳院長同時為公民黨黨員,支持泛民特首 初選機制,當選後料會提名在「初選」胯出的何俊仁參選 特首。 (記者:秋色)

候選人編號 Candidate Number

34

政綱 Election Platform:

成名鍾庭耀遭左報批鬥

 南大與建制有緣

  繼港台名嘴吳志森受左報大張撻伐、並遭 封咪之後,《大公》《文匯》等傳統政治左派 報章(下稱「黨報」)將矛頭指向科大副教授 成名和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主任鍾庭耀。   批評成名的文章,以全國政協劉夢熊的〈成 名是科大副教授還是極端職業政客?〉成代表, 此後兩黨報皆有大量「政評」鞭撻成名,主要 舉出他兩大罪名 ── 「逾越了學者持平客觀不涉 政治的原則」、「利用自身學者身份鼓吹激進 暴力路線」。而鍾庭耀亦因民調調查香港人的 身份認同,而遭中聯辦赦鐵川視為「政治化」 的學者,批評他將「中國人」、「香港人」身 份「對立」起來,黨報自然聞歌起舞,劉夢熊 便撰文指「鍾庭耀的民調透露赤裸裸的「港獨」 意識」。     其實,學者參與政治的情況很多,本來不 足為怪,南大上下,都有參與政治者。如劉志 鵬本為特首寵愛,曾獲委任為屯門區區議員, 此職非民選,劉教授為何願意為獨裁制度背書, 不得而知,但總算是公職,是參加政治,可惜 (幸?)在新一屆區會不獲續任。而陳玉樹校 長亦獲委任多項公職,例如社會福利諮詢委員 會主席、關愛基金督導委員會非官方委員等; 而社會學系的陳章明教授亦是安老事務委員會 主席、關愛基金督導委員會非官方委員等。可 見南大上下與建制關係密切,積極參與政治。   黨報狠批學者涉足政治,按此邏輯,南大 上下均是「逾越了學者持平客觀不涉政治的原 則」的學棍了。

話你知 香港特首選委是畸胎   特首選舉是小圈子選舉,只有一千二百 名選委才有選舉的提名權及投票權,這已 眾所周知。更甚者,選委選舉時,選委參 選人無須向公眾交代其提名、投票意向, 進一步將間選制度視為無物。   特首選委制度類似美國總統選舉的選 舉人制度,後者由美國公民一人一票選出 選舉人,再由選舉人選出總統。然而,美 國的選舉人在參選時已明確告知公眾其所 支持的黨派或總統候選人,而非像香港選 委一般,無須告知選民其提名及投票意向, 甚至連一紙政綱也缺乏。由是,出現了當 梁振英不夠提名參選時,泛民中有人建議 提名梁「入閘」選特首等怪招。其實,若 果選委真有向選民負責的需要,根本不可 能提名建制派候選人。


第六期

列車承載一小時的差距 用思念編織成一串廣播你會聽到嗎? 十二月的花正在酣睡 這是讓人昏睡的季節 然而身旁的摩天輪和旋轉木馬 也許令你精神一點 而無論我站得有多高 總不能確定今天的城堡有沒有稻草人 你的天空跟這邊大概不一樣 至少沒有空洞的蒼白 從城市的東邊走到西邊 感到寒冷的時候 儘管牽她的手 始終兩個人比獨自行走更好 縱然被旅程催趕著 疲憊時才察覺燈光變成昏黃 那個即將結束的黑夜 你能夠拒絕多少次?

如果記憶像鐵軌一樣長 你們的列車可以縈繞幾多個白天? 在湍急的鐵軌上 我和背包一起擱淺 沉默籠罩無人的月台 廣播聲單薄無力 彷彿聽到自己的聲音 26.12.2011

比同

水石灰水,死的有些許,失蹤的 也不少,就是患病的人有增無減。   某天來了個男孩,我滿有印 象的,他清清白白還很健康。「斲 先生,我覺得自己應該有一道 疤?你說是不是?人人都有,我 沒有,還真不夠看的。你不如介 紹我一個刀手,好好把我扎一下 ……」他翻開上衣給我看胸膛, 我卻留意病房外一隊人,又從窗 望出去,原來滿街的人都拿著刀 捅來捅去,看到合眼緣的就二話 不說向前衝了,然後鮮血什麼的 噴到一地都是。我低頭看自己, 衣服也崩了好幾角。「喂,小子, 你冷靜一點……」誰知他未等我 說話,就走了。   幾個月後,聽說他在街市給 人扎死了,是我代傳媒朋友去寫 弔詞,像「孝子」「大好青年」「平 日待朋友很好」「情海翻波」之 類,有意思到爆。有人說要大家 披長袍,把傷痕都蓋住。有人宣 傳緣起緣滅、不要強求。啊!都 是些異教徒。那個死人的慶祝會 我沒有去,獨自夜半走到清水河, 和蟋蟀說話,月亮 和草叢都聽到我們 唱的歌。翌日回 城,有人罵我「沒 心肝」、「冷酷無 情」,然後問我昨 天過得好不好。

你無法與我一起同行 因為你有屬於你的深夜 你坐一小時前的列車跟她遠去

工作就是跟她們談個沒完沒了。 鄉裡的怪病 有個特別嚴重的,臉上給人割得 像塊羅網了,還在跟我說那個人   《夜長天一閣》本來是個藏 有什麼軟弱體貼之類,嚇死人。 書的地方,鄉老每年給我點費用, 我怕她接下去還會讚揚劫匪、地 我就給大家校書修書 , 勉 強 當 個 產商甚至是黨中央,拍驚堂木就 地方的文官。可是, 七 百 多 萬 人 叫鄉老把她拿下。 沒幾個真讀書,我又 不 忍 心 寫 甜 「拿下了,怎麼辦?」表弟 故和尋夢園混日子, 為 了 謀 生 ,     也怕她會做什麼傻事,要不是我 我開始學習醫卜星相,哄人開心、 瞪著他,他也跑了。我歎了一口 逗人歡笑。聖賢詩書 都 拿 去 枱 墪 氣,在書櫃抽出一本《戀人絮 腳了 ── 這種事我也 不 想 多 說 。 語》,用雞腸在黃紙騰寫了幾句,   由於我會一點生草藥,翕得 就塞在他手裡:「你拿這道符燒 就翕,某年鄉裡有怪 病 , 醫 生 治 了,把灰和水混一下,喝著喝著 不了,鄉民就把病患抬到我門前。 就會好。」「這麼神奇?那是什 我還記得那女子被人 五 花 大 綁 , 麼書?」「我也沒有看過,不過 像塊肥豬肉的攤在長 桌 上 , 有 個 大家說好就是好了,我又不是神 鄉老跟我說:「她滿 身 是 傷 , 四 農氏要嘗百草。」 處出血,也不知是什 麼 緣 故 。 如 長老也在焚心,他有個幾歲 果治不好,恐怕她就 要 香 了 。 」     的女,還有剛出生的兒子。「斲   我和她談了幾句,什麼嘛, 先生,你說,」他疑神疑鬼:「這 神智還正常,就呼人 把 她 放 了 。 檔事準是德先生和賽先生幹的沒 她自由了,也覺得我 不 是 歹 人 , 錯吧?以前我們盲婚啞嫁,哪有 就開始脫起大衣,指 著 手 腕 , 跟 這種病?我聽說西班牙人就是給 我說那道刀傷是什麼 時 候 的 、 那 那些什麼南美洲的病菌滅了的。」 扎劍傷又是什麼日子 的 。 「 啊 ! 我打了他一巴掌:「你別亂想, 給搶劫了嘛!」鄉老 大 驚 小 怪 。 沒有德先生賽先生,你老婆還在 「不是,」她笑著說 ; 「 我 很 感 纏足,你細妹還在守寡,我早就 激那個傷害我的人, 我 還 記 得 那 中科舉當大官了,哪用得著和你 些幸福夢幻的日子呢 。 當 初 傷 口 們混?」他悻悻然的走了。 迸發,那血是鮮紅得 像 杜 鵑 花 一 說實在的,我也在煩惱,怎 樣!」我低頭瞧了瞧 , 哪 裡 還 是     麼大家每天不幹正事,就把我當 紅?都是紫黑一片的 瘀 血 創 傷 。 醫生辦?後來大家習慣了患病, 也不愛找我麻煩,自己去喝雙氧

我總以為北方的冬天會下雪 想像你呼一口白煙 白煙在半空消散 你說你不會抽箊

  後來病患多起來,我每天的

同行/米雪

比的蚊仍勝牛

(Part 2 續第五期 )

從《那些年》票房一舉「破頂」談到→地方小吏敢言兼挑戰 VS 中央大員忍口兼寵庸官 / 樊國基 ( 嶺大 MCS 首屆 2005 年畢業校友 ) 《反黑報》編輯的學弟妹的覆郵語短情長地寫道:「謝謝支持和投 稿」,同門情誼已盡在不言中!促使筆者撰寫《蚊比同牛比的蚊仍勝牛》 的續篇,繼續與同門弟妹並肩揚白批黑。先接上集說到 2011 年大除夕, 由台灣可米瑞智文化傳播事業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 有神秘魔法師之稱 的偶像劇教母 ) 柴智屏親自領軍首度涉足影圈,以小本打造的《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一片去「蚊同牛比」,竟能一舉而破了周星馳 2005 年執導《功夫》一片保持了六年香港歷年最賣座華語片冠軍的舊紀錄 (6,128 萬港元 ),要注意的是周星馳是兩岸三地之超級天價明星,而柯、 陳兩人只屬台灣電影新人而已,但小蚊竟然能戰勝大牛!其票房破頂致 勝的符號意義究在何處 ? 正是萬千電影迷的尋找熱點! 愚見認為首個意義是 : 超強創作組合 (「智姐」與「九哥」) 並肩作 戰應有的誠意成果! 試問一部真心誠意電影作品又怎會感動人心 ? 觀 眾期待着兩年後他倆再合作的新片。 第二個意義是「清純女生夥拍型酷男生」往往就是電影「賣點」的聚 焦所在 : 這邊廂純情女神陳妍希,扮演十七、八歲的高中少女仍遊刃有 餘!她那清純、可愛、甜美的笑容仍足以殺死無數的男生 ; 那迷人的酒 窩更足以醉倒萬千眾生!那邊廂年僅二十歲的型男柯震東,初挑大樑飾 演叛逆高中型酷男生,勇奪本屆最佳新人金馬獎絕非倖僥!他那俊朗的 型男容貌足以冧盡無數女生,那帶點無辜的眼神和迷人孩子氣,更足以 迷倒萬千的少女!現今潮流文化就是看美女夥拍俊男的電影,此片能認 真聚焦在這賣點上。 第三個符號意義是「攪笑連結吊詭」往往就是電影的煞食所在 : 片 中攪笑之處甚多,其中男主角反傳統在課室被逼露臀及在家中多次全裸 走來走去最攪笑 ; 惹來滿院笑聲正是本片煞食之處!女主角最討厭幼稚

的男生,她偏偏吊詭地愛上班中幼稚的男生,亦正是此片好看之處!此 片一出港產無厘頭攪笑片已遭到挑戰,已到另闢蹊徑的時候了! 值得注意的是 :「九把刀」( 的攪笑 ) 出於星爺更勝於星爺,仿如青出於 藍更勝於藍! 回過頭來,再說另一小吏挑戰大爺的故事。向來吃奶仍駡娘兼有「煥 然一光」稱號的地方「蚊型」小吏,繼前年因反歧撐褲,極力爭取法援 入禀狀告教署為苦主教師討回公道贏盡民間掌聲之後,今年又有創新佳 作,於元旦日炮轟「奶娘」及「夕陽權叔」:缺乏長遠規劃、沉迷政治 化妝,正是近年特區陷入管治困局導致民怨沸騰的主因之一。並提醒下 任特首:務必須糾正此等惡習,讓香港管治重回正軌,不至於出現「長 遠規劃欠奉」及「無人駕駛」的局面。試拿這個敢於「駡娘駡叔」並勇 於挑戰「大牛」的良心「蚊型」小吏,去問問本港任何有良心的市民, 有誰不讚 ? 有誰不視他為真正的父母官 ? 反觀,< 那些年,我們一起上街高叫要他下台的浮雲官 > 這場二十萬 遊行示威者參加演出的寫實電影,既道盡了民心所惡的是虛假狂妄!更 繪盡了民憤所怒的是浮雲缷責!試拿這個只以浮雲自況,只以作秀做騷 自樂,只會面黑着面孔擺着官架子的封疆大吏,去問問本港任何有認知 的市民,有誰不破口大駡 ? 有誰不視他為「廢廢地」的庸官昏吏 ? 中央早在 2010 年已指示「浮雲權叔」要「切實解決經濟社會發展 的突出矛盾」,指的是貧富懸殊、仇富、經濟發展欠長遠規劃問題,反 映領導人對「浮雲權叔」施政感到不滿。但 2011 年底「浮雲權叔」最 後一次返北京述職,中央大員再沒有再提及「深層次矛盾問題」,反映 中央大員忍口兼寵庸官,連地方小吏都不如!悲哉!


城邦自治論者妄想了什麼?

萬 更 騷 知

展 反 最 映

標指向中國大陸,胡亂對立了「自治」和「經濟」。現 一匡天下。翻查一下醫書,會發現被害妄想症者可能會 時美國和歐盟也左右了香港的經濟市場,那麼香港是不 有自尊過盛的問題;按這點來說,才有一點被害妄想症   中大學生報近日刊登〈陳雲的被害妄想與香港城邦 是怕「自治」,要倒過來成為他們的特別行政區,受他 的可能。 論〉,其作者(下稱蕭氏)指陳雲意圖切割中港兩地、 們各自訂立的法律約束呢?   香港可以經濟自立嗎?不可能。看看本地的經濟結 對中國大陸人民死活的欠缺關心。吳南認為這論調善良     常 識 性 錯 誤 就 是「 救 活 X 市 」、「 創 造 消 費 」、「 透 構 , 糧 食 生 產 和 人 口 相 比 太 少 , 再 看 看 本 地 人 在 外 投 資 親切,可是蕭氏行文錯漏百出之餘,只有情感呼召上的 過 XX進入大陸市場」。現在有創造新藥的說法,是因 的股票和債券,卻又太多;換言之,香港人的錢和日用 優勢。回應這一點,我們得檢視城邦論有多「實際」, 為凱恩斯 提出擴張性政策,由 品,無一不寄放在別人處,從大陸建水壩到歐債危機, John Maynard Keynes 而蕭氏的想法又有多「理想化」。 政府放手消費和基建去振興消費,即那些「就業」是本 香港不由自主。香港最大的銀行滙豐,香港人不是主要   蕭氏的邏輯是,兩地人民都處於貧富懸殊的環境, 來不應存在的,是政府亂花錢才「創造」出來的。今時 股東;管理大小商場的領匯,大股東是外國商會。香港 面對著共同的敵人(資本家、不合理的官僚體系),所 今日,各國擴張經濟弄得負債纍纍,真想不到有人還敢 沒有自己的軍隊,來的叫解放軍。 以兩地應該攜手合作以改變社會,不應搞內部分化。看 用「創造消費」去說事的。任何政體以至商業團體的行   所以,香港的狀態遠不如大家所想的那麼好。例如 了他在結尾的話,就知道蕭氏想證明「內地人」同是被 為必定出於利益,而一切資訊充份中的交易都是買賣兩 屯 門,一個小小的新市鎮,鎮民在政治到經濟到土地都 害者而非施虐者,那位搬出城邦論的陳雲有被害妄想, 方公平的。試問香港和內地政體,哪個資訊比對方更公 無法自主,這一點是傳統圍村的人都可以做到的,但香 對兩地環境的理解不正確。 平?當然是後者!所以一切交易都是香港一方蝕底,再 港人做不到。香港被列強瓜分,是不爭的事實。   蕭氏用自己的方法簡化陳雲的城邦論,點列出「三 調整,頂多就是打個零,哪能說香港得了大好處?   那麼香港應該「城邦自治」嗎?我且談「現實」 個角色」和「三個意圖」,認為陳雲把內地政權視為可 ),不是應不應做,是暫時做不到的。至於     事 實 上 , 你 隨 便 找 一 位 來 港 投 資 的 同 胞 去 問 , 他 們 ( Reality 怕的「病毒」,其城邦論涉及三件事:維持香港經濟自 都 會老實跟你說:「香港房地產等等等,值得投資!」 蕭氏談到要關心內地人民狀況,我認為是應該的,但僅 主、鞏固香港人對本土文化及歷史的認同感、推廣城邦 說穿了就是「有利可圖」,但蕭氏卻連簡單的利害都不 僅是令自己良心好過一點罷了;試想想一個被列強瓜分 自治的實際方法。 談。這和內地人善不善良、香港人自不自治有什麼關係 的地方,人民參與不了特首選情,也掌握不到自己經濟   可是,平心閱讀這套歸納,我們看不出陳雲有否被 呢?試問一聲,內地同胞都不怕,反而本地有人擔心自 命脈,傳媒只有黎智英一條水喉反共,說著要起勁支持 害妄想,也看不出病症和這些企圖有什麼必然關係:陳 治會失去種種利益的人,誰才有「被害妄想」呢? 內地發展,是不是說笑話、太不自量力了? 雲獨立地以執政黨的行為規律去定義其特性,受害者不 一定是香港,可以是外國人!一個熱愛香港的人也可以 那麼香港應該﹁城邦自治﹂嗎? 好了,香港要怎樣? 尊崇本土文化而排拒外來文化,可以提倡經濟獨立而不 同 意 依 賴 大 經 濟 體 , 只 要 他 認 為 前 者 比 後 者 好 , 而 不 必   陳 雲 和 蕭 氏 雖 然 道 不 同 不 相 為 謀 , 但 在 大 香 港 主 義    香 港 只 有 自 強 一 路 。 假 如 不 強 大 , 連 自 己 都 保 衛 不 之中,兩者卻是同路人。前者認為香港歷史輝煌,可以 了,遑論支援其他地方的人民。要做到這一點,香港人 出於被害妄想之類的神經症。 棄內地而自立,成為對方的民主示範;後者認為香港行 必須有尊嚴有自信,不要追隨世俗的潮流;我們的價值 有 餘 力 ,不 但 可 以 消 弭 內 部 矛 盾 ,更 可 以 民 主 反 攻 大 陸 、 不 是 人 工 , 不 是 GDP ,是出於一種敬仰生命的姿態。蕭 ﹁自治﹂了香港就毀滅嗎? 氏在文章裡一再談及我們要關心烏坎事件,我要老實說 一句,那是同地同胞努力為自己抗爭,干我們什麼X 事 ? 如 果 要 居 功 ,是 科 技 者 居 功 ,他 們 開 發 了 衛 星 通 訊 、 互聯網,令人民有自覺去維權。但在香港怎麼樣呢?設 計 語言的丹尼斯窮在千里無人問,而排隊買電話的人 就等了三晚,喬布斯一走他們就大喊教主。我們這樣是 維了誰的權?我們又革了誰的命?   人有人的尊嚴,文人有文人的尊嚴,工人有工人的 尊嚴,香港人有香港人的尊嚴,只有這樣認清身份,行 為才能合理,至少能信服自己!現在工黨成立了,我覺 得很好,因為他們正視了問題,就是考慮了基層應有的 尊嚴,而不只爭取一斤幾兩的銀紙。至於陳雲提倡粵語 文化、發宏本土歷史,也起了振奮人 心、團結港九新的正面作用,我們可 以觀望。相反,在文章裡宣揚要關心 世界,理念還是可以的,但不能吹太 大,要提出點實際方法,也不要肆意 攻 擊 別 人 有 被 害 妄 想 ── 這也是給自 己尊嚴的方法。

煥 援 佳 治 下 長 勇 ,

  由於蕭氏的推論站不住腳,他必須否定城邦 自 治 的 功 用 ── 陳雲說城邦論是「現實政治」 ( Realpolitik ), 蕭   氏要宣稱它不「現實」,反而 是「虛幻的、無力的」,以破壞對方威信。這種論證完 全是無賴行為,你怎能質疑他有被害妄想之後,不談及 搶奶粉、來港炒樓之類行為有否構成施虐以證明他不是 被 害 者 ,卻 在 攻 擊 其 行 為 指 引 呢 ? 所 以 ,蕭 氏 吹 得 再 大 , 頂多證明陳雲的城邦論「是一個錯誤的方法」,至於陳 雲到底有沒有被害妄想、他的企圖合不合理,蕭氏都無 法解釋。   吳南相信,一個錯誤的方法會引導你得錯誤的結 論。而蕭氏不深入的思想,會讓這個結論大錯特錯。果 然,蕭氏便說「現今大陸資金救活香港股市樓市、大陸 遊客為香港創造大量消費……為甚麼我們就可以說香港 能夠「自治」呢?」這段話便包含了兩個錯誤,一個是 指向性錯誤,一個是常識性錯誤。   指向性錯誤就是,囤集於本地的資金不只來自內地 客戶,也有其他國家的投資者,也有本地的商賈。蕭氏 認為香港的股市有內地同胞的參與,就把「自治」的目

C

反黑報

斯巴達,希臘最著名的城邦,在知名度上與雅典齊名, 以其驍勇善戰流傳於世,亦因過度戰爭而步入衰亡。


第六期

反黑報

C

可不可以給我買一座遊樂場

  近日友人 不知從哪裡搜刮來畫圖心 理測驗,在朋友圈內成了必備話題,說是 最尾以馬寓伴侶極之準確。分析揭曉,眾 人感嘆:黃小姐,你果然是真心想養一個 小白臉啊!

讀者只需回答簡單問題, 連同聯絡電話、真實姓名電郵至本報, 答中而又被抽中者, 將獲得分分鐘神秘過黑盒的神秘禮品一份!

  電影院播放有關動物園的影片,我卻 想起那個辭世有些時日的國際巨星。聽說 曾經給那群「陪伴左右」的孩童買下一 座遊樂場。恨他的人都只因覺得他是戀童 癖,殘害國家幼苗,但我到底道德薄弱, 就算千夫所指,我卻仍然心心念念想著他 買下了一座遊樂場,博喜歡的人一笑。

  上期問題無人答中,獎品再累積!  

  說到底我還是長了一個言情的腦袋, 看待事情也就免不了添上兩分俗氣,竟覺 得巨星此舉頗有傾國以聘的豪氣。以前看 歷史小說,看那些帝皇江山換美人,卻奈 何明月照溝渠,心中不禁惻然。如果可以, 西施應該要在最後愛上吳王,而不是和范 蠡泛舟太湖。可惜長大了,終於知道吳王 敗國必然身死,而范大夫也早已是年過六 旬的老人,有心無力,所以在歷史裡消失 無蹤是西施最好的結局。原來再美的開端, 也不過落得比現實更悽慘的結局。

  而時日久遠,現世中的兵荒馬亂不見 得就能成就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遑論江 山為聘,所以此舉看來比起笑話,其實更 像一個傳說。友人們紛紛走出校園,在世 俗裡爬跌打滾。見各人看衣飾鞋襪有如著 魔,每月辛苦所得,不過就是為了買一件 衣服,討自己歡心。其實我們終究知道, 那些字母品牌,總有一天也會成了必需品。 而我只是擔心,當哪天這些身外物變得垂 手可得,還有甚麼能夠討自己歡心?

  友人們說我走了岔路,一天想著養小 白臉。而其實我只是覺得,有時候快樂在 錢之外,但是錢卻能讓這些快樂看來長久 安定。

  心理測驗裡我只讓那隻馬原地勿動, 否則就別想著回來。但我本就想寸步不離 地陪著牠,親手餵他吃食的啊。甚麼品牌 衣飾,車還是樓,我都可以 給自己買,但親愛的,你可 不可以說會給我買一座遊樂 場呢?

黑盒恁多寶   黑盒打開,你又知唔係寶藏?

MJ

學生會不是由花生友建造起來的   嶺南大學學生會『第一共和』自 1916 年成立,先輩們曾被軍 閥鎮壓遊行、被英租界巡捕開槍打死過幾個人、被日本人攻佔過校 園。1968 年『第二共和』在香港隨校重生,參與過語文運動、保釣、 六四、七一。不敢說歷史大洪流因為學生參與而更動分毫,但每道 吶喊每股熱血都不容抹殺。

  或許這些陳年遺產都是老掉牙的東西,先輩們曾經珍視的價值,   今期問題: 繼馮煒光和黃成智之後,民主黨下一個被毆打的黨員是誰 ? 今天都成為棄如敝履的腐朽。今時今日,我們都喜歡過上輕鬆的日 請將答案電郵至 antiblackbox@gmail,com。

子,安安然然度過三年,明天償還學費自有明天憂慮,社會政策不 影響自己的話,學生組織的存在也無甚必要。一代有一代之所勝, 我明白的,因為一個組織原來經已完成其使命,那就應該讓它像啟 德機場一樣光榮落幕。   身為一塊學生會的老餅乾不知要說甚麼胡話,但早前某些事, 卻令我刮目相看,學生會的前途好像迴光反照。報章刊登共產黨入 侵學生組織,成為大家熱熱絡絡伸張正義的議題,顯示了學生對學 生會還是有所要求,諮詢會當晚聚集大批群眾,像美國獨立的民兵 般,勇猛地向英軍隔空開火。

  然而最後,真的要在制度中打陣地戰、持久戰的時候,組織內 閣的結果卻令人失望。一時熱絡,成為了食住花生等睇戲的好題材, 直到花生出油、粟米變爆谷,餸也炒不好一碟。連以往幹事會缺莊 要睇餸食飯的日子也過不上去;編輯委員會前途未卜,不要說承傳 先輩,他日連看看甚麼『facebook 小遊戲』的泥沙式報導也沒機會。 預視編輯委員會和幹事會同時無法組織內閣,學生會似乎卻必然走 向歷史盡頭。   反求諸己,自問政策缺失,我等老鬼若果為今天的同學帶來甚 麼童年陰影,實在難辭其咎;若果堅持九十多年做過的事,是一種 保守,那我們這些老人家真的希望,能夠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可 是今時今日的姿態,真的只能用不倫不類來形容 – 以往價值不能 放棄、過往基石需要維持,但我看你看我看他,一輪喊吶助威談風 弄月後,花果飄零。   重改胡適之先生一句說話:『一個學生會不是由一群花生友建 造起來的。』

鄭司律

反黑 格言

捍衛核心價值是最核心的核心價值。   唐英年


《反黑報》第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