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作品集

吳季剛

Portfolio Allen Wu

於 是 我 就 去 買 了一塊 起 司 ,因 為 我 是 非 常 喜 歡 吃 起 司 的 ,6 月

回家。

就 要 來 了 ,天 氣 開 始 熱 ,我 要 趁 起 司 融 化 前 ,努 力


吳季剛 1995 台北 2013 實踐大學媒體傳達設計學系 2018 走失了 Gmail: aallen60303tw@gmail.com Vimeo: https://vimeo.com/user30238825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JiGungWu


Contents

It’s me 是我

02

Nonsense

Animation /

動畫 / 網站介紹動畫

04 Animation /

My Dear 動畫 / 孩子王

06 Short Film /

Your Teeth,My Ice Water 短片 /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08 Short Film /

The Third Option

短片 / 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吧

18 Short Film /

Mr. Spy

短片 / 臥底桑

26


但我不想成為一個懶惰的人啊!我想當個成熟的人,告訴另一個人:﹁世界上還有比睡覺更美好的事。﹂就算 他回答我:﹁不並沒有。﹂我還是希望我勇敢到可以跟這個人絕交。突然想起,有人跟我說他在路上,看到茫茫人 海的馬路間,一個人邊走邊喊:﹁我要成功!我要成功!我要成功!﹂我想這跟日本漫畫每次在頂樓大喊慾望的高 中生是類似的感覺吧,喊出自己的心願,我想我離成功不會有一絲靠近,畢竟一個連自己晚餐都不知道要吃什麼的 人是無法堅強的,至少無法堅強到成功之時,但或許叫出來的那個時候,是最沒有恐懼的時候,儘管你是說謊,也 是一個夠坦白的謊話,例如喊著:﹁我要減肥!﹂你知道你其實是很想瘦的,無奈體重機在你站上去的時候總是故 障,可你還是義無反顧的說了出來,因為你知道那一刻你是不會害怕體重機故障率的,站上去後,你終於說出: ﹁我好胖。﹂於是又再說了:﹁我要減肥!﹂這一次面對現實的自己,也會開始認真的修理體重計了吧。

想到這裡,我脫口而出:﹁我懶惰、我不特別、我不聰明、我不是真心誠意的好人、我剪的片冗長又自作多 情、我調的色堪比長輩圖、我在拍攝現場腦袋打結的時間跟排中華電信499的隊伍一樣長,我寫的本只是一秒 24張圖配上字幕的故事書、我以為我是藝術家其實我只是不知道怎麼讓人喜歡而已,我不知道我有沒有錢拍下一 部片,我不知道如果有下一部片是不是也只是再次證明我沒有才華而已,我不知道在我存到錢以前我是不是就被酒 駕撞死了,我不知道我是否有辦法消除因為買不起房子而栽進物質慾望的罪惡感,我不知道這個崩壞的土地上我還 能不能承諾那些我愛的愛我的人我很好,我不知道在我失去夢想以前我可不可以不脆弱的繼續吃飽飯活下去。﹂真 的太熱了,我太傻了,講這些話的時間不如去超市把起司借放在他們的冰櫃幾分鐘,可這附近沒有超市,我的人生 也還逛不起超市,所謂從前從錢,果然什麼事都還是得要有錢啊,而我也該找份工作學點東西,﹁我要活著,我要 賺錢,我要學習怎麼溝通,我要學習讓片子更帥的方法和經驗,我要不被撞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下去,我要活 下去!﹂不說了,我得走了,起司就要融化了,掰掰。

二零一八、季剛


是我

我至今都無法相信一件事,小時候有次我媽從安親班接我下課,她跟老師聊了起來,我聽見我媽說:﹁季剛就 是比較懶惰啦,再請老師多多盯著他。﹂老師似乎知道我在偷聽,為了不傷害我的自尊心連忙打圓場:﹁哎呦,懶 惰也好啊,懶惰的人才會找到比較有效率的方法。﹂那一刻,我受到極大的震撼,老師並沒有否認我懶惰這件事, 難道我真的是一個懶惰的人嗎?從小不管是從家庭、學校甚至是火影忍者,我都被灌輸做人不能懶惰的思想,如 今,難道我還是成為一個懶惰的人了嗎?我不能也不該接受,世界上已經有我的母親、安親班老師覺得我懶惰,所 謂三人成虎,如果連自己都屈服於這樣的現實,做了認為自己懶惰的第三人,我便極有可能無法逃離以懶惰為名的 命運,因此從那時到今天的現在,我都在為﹁我不是一個懶惰的人﹂而努力著。

可惜牛牽到北京還是牛,酒駕的人還是酒駕,水餃店老闆娘叫客人關門不然冷氣會跑出去客人還是死不關,季 剛活到23歲還是季剛,怠惰始終無法成為一個困難的習慣,漸漸的,我發現怠惰已經不是我一個人的事了,而是 全世界的必然趨勢,上大學後尤為明顯,大學生除了無精打采外就是睡過頭,我甚至一度相信沒有比大學生更懶散 的生物,而看到身邊的人都那麼不勤勞,我也就放心了。好景不常,有些人開始長大了,有點像是國中吃了難吃長 高中藥的那種人,一瞬間,他們已經能做出比海還像海的海景、建出不管有沒有幾百萬面都夠帥的模型、排出﹁對 就是這樣的﹂的排版,我問他們:﹁為什麼,我也有喝長高中藥,為什麼我沒有長大,還是睡覺睡得跟吸毒一 樣?﹂他們回我:﹁可能做這件事比吸毒還快樂吧。﹂

於是我就去買了一塊起司,因為我是非常喜歡吃起司的,6月就要來了,天氣開始熱,我要趁起司融化前,努 力跑回家。我想起我還沒那麼懶惰前,拍過四部片,第一部片我想當個特別的人說一件簡單的事,但我只不過是七 十五億中的大部分而已,第二部片我想當個把事情解釋清楚的聰明人,可惜我不再聰明了因為我失戀了,第三部片 我想做個認清事實的好人,但是好人發給自己好人卡也太矯情了吧,第四部片我想做個普通人,就是記下兩個人會 說的話會做的事,只是我還沒把他們發揮得淋漓盡致,現場的路燈就熄了,我的錢也花完了,或許這也就是我的最 後一部片了,太陽大,我跑的滿頭大汗,不知道起司是不是要融化了,不知道我喜歡說故事這件事的心是不是也要 融化了。

02


Nonsense 網站介紹動畫 美術設計 Art : 陳紀夫 曹家寧 吳季剛 動態設計 Key Animation : 陳紀夫 曹家寧 吳季剛 三人合作為設計網站製作的 motion graphic


Nonsense / 網站介紹動畫

04


孩子王 許哲珮 - MV競賽 導演 Director :吳季剛 動畫製作 Animation :吳季剛、曹家寧


My Dear / 孩子王

06


羅崇漢 邵瑩綺 陳姿璇 導演 副導 製片 攝影 攝助 收音 編劇 燈光

Director:吳季剛 Assistant Director:董弘逸 Head Of Production:游士弘 Director Of Photography:陳俐妏 Assistant Camera:王有丁 Sound:馮于玟 / 黃煒凱 Screenwriter:吳季剛 Gaffer:游士弘

服化 Make Up:韓吳汐 美術 Art Director:張家瑜 場記 Script Supervisor:董弘逸 剪接 Edit:吳季剛 / 董弘逸 調色 Colorist:吳季剛 配樂 Music:方柏皓 標體設計 Title Design:張峻瀚 字幕翻譯 Subtitle Translation:羅崇漢


Your Teeth,My Ice Water /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琪琪和小翔都想找到和自己在乎的人有

相似之處的人。

這一天,毫無交集的兩人在捷運站出口

的手扶梯相遇了,

他們在彼此身上看見記憶中懷念的,

藉著這樣的默契,他們約了一頓晚,

吃著飯的時候,他們發現,

原來彼此有些意想不到的共鳴,

然而於此同時,他們也意識到,

自己想念的那個人是永遠不會回來。

08


Produced on 2017 https://vimeo.com/234033017


Your Teeth,My Ice Water /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10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S1. 室外 / 牙醫診所外、捷運站出口的電扶梯 / 下午 / 小翔、小美 / 小翔:「小美變心了。」(獨白)

小翔和小美從牙醫診所走了出來,小翔拿開 美看著他笑出聲。

著鼻子的右手,並撐在診所外的牆上,低頭吐了長長一口氣,小

小翔:「小美變心了,是不是因為那天我受不了牙醫裡有人放屁,匆忙跑出來而被扣分了呢?」(獨白) 小翔坐在捷運站的手扶梯前,手扶梯有兩道,一道是上升的、一道是下降的,他看著從電扶梯升上來的人群, 幾個人走過後,不斷上升的只剩一層一層的階梯。

S2. 室外 / 牙醫診所外、街道、捷運站附近的飲料店 / 中午 / 琪琪

/ 牙醫助理琪琪從牙醫診所走了出來。 琪琪:「昨天中午又因為喝了木瓜牛奶肚子痛,我一個人戴著口罩,在診所櫃檯放了很多屁,我以為沒人發現 ,直到我看見一雙逃跑的眼睛,這樣看著我。」(獨白。拿下口罩,比出捏住鼻子的姿勢) 琪琪走過幾個路口,來到捷運站附近的飲料店前面。 琪琪:「肚子不舒服雖然痛苦,但木瓜牛奶已經是這家店對我腸胃傷害最小的飲料了。」(獨白) 琪琪向低著頭的男店員點了一杯木瓜牛奶。 琪琪:「對這家店,如果要說有什麼非來不可的理由。」(獨白) 男店員應聲抬起頭,他左邊嘴角上面幾公分的地方貼了一條OK蹦。 琪琪:「應該是因為他刮鬍子刮到破皮了,就跟我的前男友一樣。」(獨白)

S3. 室外 / 牙醫診所外、捷運站出口外的街道、捷運站 / 中午 / 琪琪、小翔 / 琪琪每個中午都會買一 杯木瓜牛奶。

有時候琪琪會直接回去診所。 有時候琪琪會抱著肚子蹲在捷運出口的地上。 有時候琪琪會站在飲料店附近的街口揉著肚子。 這幾天,琪注意到一個總是坐在捷運出口、電扶梯前的小翔,他會不時的看向電扶梯帶來的人群,人群散了之 後,他也許看書也許發呆,也許只是等待,看到這,琪琪的肚子又抱著肚子跑回牙醫診所了。 這一天,小翔依然坐在捷運站出口外的電扶梯前,而琪琪一樣買了木瓜牛奶站在捷運出口附近休息,突然,她 皺了眉,額頭冒起幾滴汗珠,她提起腳步走向捷運站,走了沒幾步,她腋下的部分制服已濕到可以黏住身體, 她微微前傾上半身,伸出左手的大拇指輕輕的搓揉腹部,她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並且不斷深呼吸緩和自己腸 胃的蠕動。 琪琪在逐漸靠近捷運站的時候,看見原本坐著的小翔站了起來,徘徊在上升和下降的兩個電扶梯口,她看了看 小翔又看了看下降的電扶梯,眼神在兩者之間不斷游移,最後她轉進下降的電扶梯,並快步往下走。 而徘徊著的小翔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接著一個箭步往上升的電扶梯衝去。


在琪琪的眉頭持續緊繃時,她開始放屁了,一連串的屁聲從屁股漏出,然後,她注意到旁邊有個也在向下走的 人 轉頭一看,發現是那位總坐在電扶梯口的小翔,而且,他 小翔也注意到琪琪的眼神,他們對望著了一眼,忽然兩人都加快腳步奮力往下走,他們死命盯著電扶梯終點的 地 板,持續的朝下方逼近,在零點幾秒的差距裡,琪琪先一步抵達終點,在小翔到達後的幾秒鐘,他們停住 動作,彼此又互看了一眼,接著同時伸出右手蹲下身往地板一點,並往回衝,琪琪順著上升的電扶梯、小翔逆 著下降的電扶梯,一同向上衝往捷運出口,並且兩人都搶著超越對方。 小翔:「這樣往回跑,越跑越快,是不是就能重新看到小美呢?」(獨白) 琪琪:「原來產生了競爭的心,就不那麼想大便了。」(獨白) 他們回到了小翔總是坐在電扶梯前的捷運出口,微蹲身體喘著氣,小翔往右轉過頭望著琪琪,此時,琪琪才看 見小翔全部的臉,而他左邊嘴角上面幾公分的地方貼了一條OK蹦,琪琪先是一愣,然後笑出聲,小翔看見琪 琪的笑臉,也愣住了。 小翔想起了小美。

S4. 室外 / 餐廳外的桌子 / 晚上 / 琪琪、小翔、小美 / 餐廳裡,琪琪和小翔面對面坐著,琪琪看著菜單,小翔望著水杯,小翔的眼睛眨得很快,琪琪已經在同一頁停 留很久,最後她忍不住的把眼睛瞄向小翔,沒想到小翔也正好把眼睛飄向她,他們相視幾秒低頭笑了笑。

「噗!」小翔屁股底下傳來一陣聲響。 小翔:「對不起,我腸胃不太好,所以應該很臭。」 小翔

起自己的鼻子。

琪琪:「哈哈沒關係,其實我剛也是因為想消除大便的慾望才跑起來的,我腸胃也不是很好。」 琪琪也 起自己的鼻子。 他們的手蓋著了嘴巴,只剩眼睛看著彼此,忽然,琪琪睜大了眼睛,小翔也是。 琪琪想起了她在診所放屁,和那雙逃跑的眼睛。 小翔想起了在診所聞到臭味,戴著口罩的牙醫助理。 小翔放下了自己的手,揚起嘴角。 小翔:「這點我們一樣呢。」 琪琪也放下了自己的手,笑出聲。 小翔拿起桌子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後放下它。 小翔:「我不想再喝冰水了。」 琪琪:「啊?」 小翔:「其實我是很怕去牙醫診所的,我總會想到,太用力張著快脫臼的嘴巴、不小心刺進眼睛裡的金黃色燈 光、手套碰到牙齒摩擦出的塑膠感、器具越來越接近嗡嗡嗡的聲音、從牙齒隙縫裡微微濺起的檸檬酸水花。 最可怕的是,等你漱完口之後,醫生告訴你你有一堆蛀牙,哪顆牙齒還得抽神經,然後你人生從此展開一段沒 有盡頭的牙醫之旅,雖然腦袋浮現了這些想法,但那一天她問我可不可以陪她去看牙齒的時候,我一想到或許 ,或許她也正想著這些事而感到害怕時,我就毫不猶豫的說了好。

12


從那之後,我開始記得眼前一大片透著外頭馬路的窗戶,每次都坐在中間位置的綠色沙發,右前方四十五度角 一台落地的飲水機,我會在那裡等她看完牙齒,不管過多久。 其中有好幾次,我站起身走到飲水機前,倒了一杯冰水並且喝下去的同時,我會在杯子靠著鼻子的隙縫裡看見 她從櫃檯走來,然後就這樣一動也不動、靜靜的、偷偷地看著她走向我,我不知道飲水機和櫃檯之間有多長的 距離,可是在那短短幾步的現實下,總會讓我產生一種無法形容的安全感,也許,這段安心的距離,就是我依 賴著她的證明吧。 等她看向我,我會重新裝一杯冰水問她要不要喝,她每次都笑笑地接過杯子,這時飲水機的水桶裡會冒出好多 泡泡,就像散發的煙花綻放在水裡一樣,接著我們便在升起的泡泡中,一起離開那個牙醫診所。」 小翔想著牙醫診所前的他和小美。 小翔:「其實我最近才知道,看完牙齒是不能喝冰水的。」(獨白) 小翔:「可是太晚了,小美已經走了。」(獨白)


Your Teeth,My Ice Water /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storyboard

14


Your tooth, My Iced Water 羅崇漢

LUO, CHONG-HAN

紹瑩綺

SHAO, YING-QI

陳姿璇

CHEN, ZI-XUAN

A FILM BY

吳季剛

WU, JI GANG

齒還得抽神經,

最 可 怕 的 是 每 次 當 你 漱 完 口之 後 ,

醫 生 就 會 告 訴 你 ,有一堆 的

醫之旅。

然 後 你 的 人 生 從 此 就 要 展 開一段

沒有盡頭的


Your Teeth,My Ice Water / 你的牙齒,我的冰水

16


董弘逸 郭姵辰 導演 副導 製片 攝影 服化 美術 故事 編劇

Director:吳季剛 Assistant Director:郭姵辰 Head Of Production:張錦雯 Director Of Photography:林婕縈 Make Up:黃建民 Art Director:黃建民 Story:吳季剛 Screenwriter:吳季剛、郭姵辰、張錦雯、林婕縈、黃建民


The Third Option / 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吧

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吧

我們都想在遺憾中回到過去,

可是如果這一切跟想像的不一樣呢?

18


Produced on 2016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gAtYf14q5E


The Third Option / 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吧

20 20


The Third Option / 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吧

22


The Third Option / 應該還有第三個選擇吧

24


方柏皓 郭青泉 導演 Director:吳季剛 編劇 Screenwriter:吳季剛 副導 Assistant Director:黃湘釧 場記 Script Supervisor:黃湘釧 製片 Head Of Production:游士弘 製片助理 Production assistant:黃煒凱 攝影 Director Of Photography:董弘逸 攝影助理 Assistant Camera:張家瑜

收音 Sound:闕慈嫻 / 莊立言 燈光 Gaffer:張恆翔 / 賴怡安 服化 Make Up:許馥羽 美術 Art Director:夏潔怡 剪接 Edit:吳季剛 調色 Colorist:吳季剛 配樂 Music:方柏皓 標體設計 Title Design:張峻瀚


Mr. Spy / 臥底桑

臥底桑

搶匪阿郭一天沒回家了,

他很思念他的家人,

然後他就放棄了策劃三個月的計畫,

甚 至 不 惜 與 同 事 Pa 哥 大 吵 特 吵 的 回 家 ,

殊不知他的父母對他根本沒那麼在乎。

26


Produced on 2017 https://vimeo.com/user30238825


Mr. Spy / 臥底桑

28


臥底桑 S1. 室外 / 路邊的人行道 / 晚上 / 阿郭、Pa哥 △路邊並排停著兩臺O-Bike,一台倒在地上,一台立在Pa哥與阿郭後方。 △Pa哥身穿白襯衫、黑色西裝、黑色皮鞋皺著眉頭、左手握著手機,他和阿郭距離五公分、面對面,僵持不 說話。 Pa哥:「你再說一次?」 △阿郭直挺挺地站著。 阿郭:「今天真的沒辦法,我要回家,我昨天已經沒回去了。」 Pa哥:「嘿,我也有家人,我知道家人是怎麼一回事,可是如果我們今晚不去乾媽店,我們就會浪費一個機 會,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你知道什麼是千載難逢嗎,也就是千年半載才有一次,你長那麼大這輩子有過 這樣的機會嗎?」 △Pa哥伸出右手摸進阿郭外套的口袋,接著掏出來,攤開空著的手。 阿郭:「我知道,昨天,我之所以帶著內褲、襪子、牙刷、錢包、水瓶......」 Pa哥:「天啊,你居然帶了那麼多東西,幹但關我屁事。」 阿郭:「等等,讓我說完,手機、泡麵,還有預計今晚也就是現在,可以回家的心,去找你討論我們的計劃, 甚至討論到半夜到清晨,是因為我知道我們是明天才行動,而不是現在,今天我們需要的是充足休息、好好睡 一覺,況且,我還穿著......粉紅色衣服,那麼亮的粉紅色!不必我說,你知道我們應該低調點吧?」 △阿郭指了指自己的背包,又指了指自己身上了穿在黑色西裝後的粉紅色襯衫。 △阿郭盯著剛剛他講話時,不停變換姿勢的Pa哥。 阿郭:「所以我今晚一定要回家。因為,我從來沒有連續兩天沒回家。」 △Pa哥眼角餘光瞄過阿郭,阿郭轉過頭看往街道。 △Pa哥微微低下頭閉起雙眼,左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後深吸一口氣,舉起拿著手機的左手、張開眼睛。 (Pa哥覺得莫名其妙,產生公務員冷酷之心) (醞釀憤怒) Pa哥:「我問你,我為什麼拿著手機?」 △阿郭把頭稍稍偏右,斜著眼看向Pa哥。 阿郭:「因為剛剛有人打給你?」 Pa哥:「那是誰打給我的?」 阿郭:「臥底桑。」 △Pa哥往阿郭左手邊走去,與阿郭拉開距離,扶起倒在地上的O-Bike。 Pa哥:「臥底桑為什麼叫臥底桑?」 △阿郭看著Pa哥的背對著他的身影。 阿郭:「欸...你想要說什麼?」 △Pa哥突然把手上的O-Bike摔到一邊。 Pa哥:「咦,你剛說啥,我沒聽清楚。」 阿郭嚇了一跳,看著Pa哥的摔出去的O-Bike。


Pa哥:「臥底桑為什麼叫臥底桑?」 △阿郭轉頭回來看向Pa哥。 阿郭:「欸那超重耶,你居然舉的起來。」 △Pa哥吐了長長一口氣。 Pa哥:「你知道一段對話會有問句跟答句,交談的雙方必須一來一往有問有答對話才能進行下去,我們也才 能繼續溝通,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嗎?」 △Pa哥從煙盒拿出了一根菸。 阿郭:「不是啊。」 △Pa哥轉過身來,面對阿郭。 Pa哥:「那我剛剛說『臥底桑為什麼叫臥底桑』後面是句號還是問號?」 阿郭:「問號。」 Pa哥:「那我們可以繼續我們的對話了嗎?」(激動起來) △阿郭愣愣地看著Pa哥,點了點頭。 Pa哥:「告訴我,臥底桑為什麼叫臥底桑?」 Pa哥看了看左手腕上的手錶。 阿郭:「因為...他是個臥底。」 Pa哥:「對!因為他就是個臥底,那為什麼臥底桑要在剛剛六點十五分打給我告訴我必須在今晚就去我們原 本預計明天才要去的乾媽店?」 阿郭:「因為...情況不對勁?」 △Pa哥瞪大眼睛盯著阿郭。 Pa哥:「嗯?」 △阿郭的眼睛左右晃了一下。 阿郭:「可能是在警局聽到風聲?」 Pa哥:「你相信這位臥底桑嗎?」 阿郭:「從歷史看來,我相信啊。」 Pa哥:「那你相信我嗎?」 阿郭:「相信啊。」 Pa哥:「臥底桑打電話告訴我情況不對必須今晚就去乾媽店,接著我告訴你臥底桑說情況不對我們必須今晚 就去做我們身為搶匪應該做的事,經過這樣一層又一層的信任所交織而成的警告,如果我們像個聾子聽而不見 會發生什麼事?」 △Pa腳步急促地走向阿郭。 △阿郭遲疑了一下。 阿郭:「如果你指的是我們明天才去乾媽店做事,我想我們大概會被抓。」 △Pa哥靠阿郭靠得很近,鼻子之間只有三公分的距離。 Pa哥:「我繞了一大圈,很高興你有抓到我要說的重點,而且,你還知道我們也許會面對的壞事,想必你腦 袋還是很清楚。」 △Pa哥叼起手上的菸,在兩人只有幾公分的眼睛之間,點起打火機的火,並燃上煙頭。 30


Pa哥:「那不好意思,你能不能再跟我說一次,剛剛我告訴你「我們今晚就要行動」之後你說的話?」 △Pa哥又點了一次打火機,阿郭看著逼向自己的火光。 阿郭:「哦...」 △阿郭握住Pa哥拿著打火機的手,讓火焰慢慢遠離自己。 阿郭:「不行,今天真的沒辦法,我一定得回家。」 △Pa哥把臉皺成一團,握起拳頭。 阿郭:「我從來沒有連續兩天沒回家過。」 △Pa哥用力摔出手中的打火機。 Pa哥:「三個月!」 △Pa哥舉起右手比了個三,顫抖著。 Pa哥:「我們策劃了整整三個月,就為了明天,而它只是提前一天改到了今天,然後你拒絕我的理由是你今 天一定要回家,因為你他媽從來沒有連續兩天沒回家?抱歉,容我再提醒你一次,三個月,三個月我去打工, 不吃不喝都可以賺六萬六,我現在連六萬六都沒有了,就算沒有22k,只有一萬九......,我也能我算一下也能 賺五萬六,而現在不管是六萬六還是五萬六都憑空飛走了,咻!不見了,消失,disappear。」 △阿郭舉起雙手,投降似的姿態。 阿郭:「嘿,冷靜點,雖然你算錯了,是五萬七不是五萬六,但我完全理解你說的這些事情,也非常敬佩你對 惡劣情況的預測,可是我今天要回家並不是要放棄我們投注的心力和時間,而是出於對我家人的一種尊重。」 Pa哥:「那你有尊重過你我的職業嗎,尊重過身為一個搶劫犯該有的尊嚴嗎?」 阿郭:「說到這個,我一直都在想要怎麼成為一個所謂專業的搶匪,於是我發現一個不可忽視的細節,你知道 那是什麼嗎?」 △Pa哥望著阿郭,沒有說話。 阿郭:「這句後面是問號。」 △Pa哥身體微微後仰。 (Pa哥顯得不耐煩,根本沒在聽,只想換Partner) Pa哥:「好。不知道......不要他媽的得像個混蛋嗎?」 △阿郭身體微微前傾。 阿郭:「第一次從乾媽店離開的時候,有一條沒有盡頭的路,一個沈默寡言的房間,於是我開始記起泡麵一人 份的煮法,水滾了,我突然很害怕,不知道這個晚上還要多久。最後我想起來,明天就可以回家了,接著盤子 空了,一切也變得容易的多了。」 △Pa哥又準備點煙,卻找不到剛剛丟掉的打火機。 △阿郭見狀,拿出外套的打火機,遞給Pa哥點了火。 △阿郭拉開後背包的拉鍊,在亂七八糟的包包裡翻東翻西。 阿郭:「從那之後,我每次去搶乾媽店都會帶著一包泡麵,想著我明天就可以回家了,然後活了到現在。如今 泡麵已經不再是泡麵了,它已經成了一種回家的祈禱,誰也改變不了,誰也拿不走。」 看著阿郭不斷翻找,pa的左手把手機捏的愈來愈緊。 △Pa哥點起第二根菸,這次卻一直點不起火。 阿郭:「因為泡麵,我想我離專業搶匪更近了。」 △阿郭這時從包包拿出了一包泡麵。


阿郭:「這幫我拿一下。」 △Pa哥右手接過阿郭手中的泡麵,接著繼續在包包裡探索。 △碰!Pa哥左肩上突然多出了一道彈孔,而阿郭的右手多了一把槍。 阿郭:「而今天你就這樣拿走了我的泡麵。」 △泡麵從Pa哥手中摔落到地上,他用微微顫抖的右手按住傷口,瞪著阿郭。 Pa哥:「幹!」 阿郭:「抱歉,家人對我來說,真的太重要了,我不能連續兩天不回家。」 △阿郭吞了吞口水。 Pa哥:「他媽的.....」 △碰碰碰!Pa哥的胸口又多出了三個洞。 阿郭:「其實我本來沒有要拿槍指著你的,但你有看到我們之間有一條線嗎?你跨過了這條線。」 △Pa哥倒抽一口氣,身子漸漸下彎。 阿郭:「你的「你他媽」已經嚴重污辱到我的家人了,而且還說了兩次,我無法忍受不尊重我家人的人。」 △阿郭眼角閃起了淚光。 阿郭:「對不起,我愛他們。」 △碰!阿郭又開一槍,Pa哥倒地,斷了呼吸。

S2. 室內 / 阿 郭的家 / 夜晚 / 阿郭、阿郭母親 △阿郭打開家裡的門,客廳裡的電視亮著,面對電視幾公尺遠的沙發上坐著阿郭的母親。 △儘管聽見開門聲,阿郭的母仍親無動於衷的繼續看著電視。 △阿郭放下包包。 阿郭:「我回來了。」 △阿郭的母親的頭向後轉了一公分,眼睛卻沒有離開電視螢幕。 阿郭母親:「咦?你昨天不在家嗎?」

32


storyboard

ea9c68


Mr. Spy / 臥底桑

34


Mr. Spy / 臥底桑

36


Allen Wu portfolio 2018  
Allen Wu portfolio 2018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