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4

THE CHINESE TIMES

2 3 / 11 / 2 0 1 2 - - - - - 2 9 / 11 / 2 0 1 2

澳洲是懒人天堂 ? 前幾天家裏淋浴的地板漏 水, 一 個 叫 伯 特 Bert 的 60 歲 上下的壯漢來維修,邊幹活邊 和我聊天。告我說他是建築師 不是水管工,我問他幹了多少 年了,他說 30 來年了……大學 是在悉尼大學讀的航空航太工 程專業,成績不錯,畢業後就 到了澳洲航空 Qantas 做實習機 械師,一年後拿到了機械師執 照,然後說什麼也不願意幹這 一行了。

24

中国贪官在美国 : 好山好水真无聊!

然民眾只是看戲罷了。說實在的, 你反了一批還有下幾批等著,留 住現在的這批吃飽的也許比下幾 批餓肚子的好一點。 他特別喜歡玩摩托車,於是 說個真實例子,有位貪官在 用工作一年的錢買了輛哈雷摩托, 洛杉磯賭場成了常客,上下金額 加入了摩托党,全澳洲到處開, 每天好幾萬美元,讓黑道盯上了, 參加比賽掙錢,就這樣玩了 3 年。 很快得了抑鬱症,前不久在賭場 回到悉尼後又應聘員警,然後又 停車場自殺了。更有一位神秘大 騎著摩托幹了幾年巡警,員警幹 陸女賭客,豪賭幾天後在旅店自 夠了,又進了一家食品公司,專 荊空虛的空虛,這些人錢來的容 門做消費者市場測試,就是成天 易,去的也容易,他們根本也不 吃不同口味的食品,填一填表。 懂得其他的樂趣了。前些時候更 至於建築師,一直是他的業餘愛 有一個奇怪例子,幾個大陸富裕 好,自己考的證,和朋友一起攬 賺點兒零花錢,貼補家用。2 年 的癌症治療中心,以及大學醫學 的二奶們無聊之極,乾脆結夥到 些零活,後來又合夥開了家公司, 後又和一個朋友盤下來一個小飯 院和藥學院的抗腫瘤實習基地。 大家也許以為這些貪官的日 百貨商店偷東西,被逮個正著, 丹尼的業餘愛好也是紅酒, 子在美國很美,其實並不儘然。 結果判去看心理醫生。據說當年 歲 數 大 了 以 後 就 每 週 做 幾 天 房 店,又當了一年大廚,然後把飯 店和妻子的花店都賣掉了,專門 和朋友合資了一個酒廠,專門生 80 和 90 年代的那批貪官如今大 沙特王子中也有犯同樣毛病的, 屋維修的輕快活,直到現在。 很快地板就修好了,還不到 做買房—翻修—出租—出售的生 產自己品牌的葡萄酒,我還有一 多 都 已 經 散 盡 家 財, 回 到 一 般 其實就是無聊找刺激。這類二奶 瓶,市場價 80 多澳元,一直沒 打 工 隊 伍, 其 中 最 常 見 原 因 就 們雖然有錢,但感情實在空虛, 上午 11 點,他告我今天收工了, 意,自己現在有好幾處房出租。 前一段花 47 萬在距海邊 200 捨得喝。 回家喝啤酒去,下午再給他的新 是 豪 賭, 其 次 是 因 為 大 奶 二 奶 一年到頭也見不到老公幾天,卻 在澳洲沒有千軍萬馬過高考 關 係 拖 累, 理 財 不 順, 黑 道 脅 時時擔心大奶清算,不無聊才怪 寶馬摩托上個牌照,休息幾天, 米處買了一套舊房子,地很大, 1000 多平米,向市政府申請,把 獨木橋的壓力,一半高中畢業生 迫 等 等。2000 年 後 來 的 貪 官 大 呢。能突破這種怪圈的也有,但 很快就到墨爾本賽車去了。 地一分為二,再建一棟新房,然 都選擇先不上大學,世界各地旅 多是“企業家”,早就鋪墊好了 畢竟不多。 後把舊房翻修一下,兩套一起出 遊旅遊,打打工,自己喜歡什麼 合 法 途 徑, 名 堂 很 多, 有 私 募 許多大陸人在美國流行一 售,可以淨賺 50 多萬,一年找 就幹點什麼,想上大學? 50 歲 基 金 老 總、 跨 國 企 業 老 總、 國 句 : “好山好水真無聊,窮山惡 這麼一個舊房,花幾個月翻修新 也不晚。 企 代 理 人 之 類, 根 本 就 是 中 國 水好熱鬧”,說的就是這類人的 澳洲人一輩子換幾種工作是 美 國 企 業 的 寶 貝 人 才, 否 則 怎 生 活。 這 些 人 英 文 也 不 懂, 迷 建,他打算這樣幹幾年,賺夠錢 家常便飯。愛好也能掙錢,掙錢也 麼 能 讓 後 臺 老 闆 賺 大 錢 ? 光 是 糊度日,一旦懂了,便有了異心, 回老家買個葡萄酒莊養老了。 問起他的兩個漂亮的雙胞胎 能成為愛好,當然如果你實在不想 澳 門 與 拉 斯 維 加 斯 之 間 活 動 的 另求發展途徑,男女各奔前程。 女兒高中畢業了想幹什麼?一個 工作,每天就想躺在沙灘上曬太 這 類 人 才 就 很 多, 洗 錢 與 吸 錢 男的總愛回想大陸的燈紅酒綠、 陽,沒問題,澳洲是懶人的天堂, 非靠他們才有如此宏大氣勢。 說開花店,一個說做廚師。 靚女服務,女的到傾向於走入老 當然我也認識幾個“奮鬥型” 政府的補貼就夠你過日子了。 以前阿得雷德還有個朋友叫 其實,大家都明白一個道理, 外生活圈子,逐步獨立,做點自 如果多生幾個孩子,政府補 那就是美國有一大批人,包括律 己的生意。貪官也好,情婦也好, 麥克 Mike,和我一起洗盤子時認 的澳洲人,我以前藥店的老闆丹 識的,比我大 10 幾歲。他和妻 尼 Danny 是南斯拉夫第二代移民, 貼就夠買房買車了。電視裏前一 師與法官,都是靠消磨案件時間 都 是 人, 守 著 一 大 堆 不 是 自 己 子迪尼斯 Denise 年輕時都是從 大學畢業後做了藥劑師,很快開 段就曝光了一個年輕女子 14 歲 吃飯的,他們喜歡賴昌星這路散 的錢不是滋味,晚上怕敲門聲, 警校畢業,然後做員警,90 年代 了自己的藥店。在澳洲,藥劑師 就開始生孩子,現在不到 30 歲, 財童子,而中國也有很多人是吃 白 天 怕 有 人 跟 蹤, 數 算 日 子 並 初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瓦解,一大 自己開藥店很容易,幾家大型醫 就已經有了 11 個孩子,每生一 “反貪”這碗飯的,如果貪官少 不 容 易, 往 美 國 跑 還 不 如 像 人 批恐怖分子偷渡到了澳大利亞, 藥批發公司搶著給你貸款,幫你 個,政府就獎勵好幾千澳元,還 了他們就少了存在價值和理由, 家 馬 步 芳 當 年 那 樣 在 沙 特 妻 妾 麥 克 就 被 選 中 培 訓 成 為 聯 邦 特 選址,只要簽個合同,以後都從 有後續的奶粉費、尿片費、保育 人民就會讓他們失業。因此,我 成 群。 美 國 這 個 民 主 國 家 畢 竟 費……這哪里是生孩子,分明就 可以保證,領導一定會說“反貪 有 個 反 貪 的 由 頭, 只 是 時 候 未 警,專門是幹反恐、偵聽、跟蹤 它那裏進藥就可以了。 賺了一些錢後,丹尼開始往 是生金子。 那些活的,沒多久他的搭檔收到 是持久戰”,既客觀也實惠,當 到罷了。

在加拿大,你會覺得這是 個很安全的國家嗎 ? 身為少數 族裔有色人士,你認為你會受 到法律的平等對待嗎 ? 筆者來 此 地 已 30 多 年, 看 上 去 是 太 平盛世,但其實是經不起考驗。 有色少數族裔沒有被公開排斥, 只是時機沒到。但恐怕這一天 遲早會來,尤其是對華裔來說。

且慢歡慶陳水扁美國房產 被沒收,臺灣當局為了尋找足 夠證據實在花了巨大功夫,用 了很高的成本,這並非一個集 權政府願意付出的。另外,小 馬哥能打鐵靠的是自身硬,這 點上有幾個大陸官員能比 ? 從 美國繁縟的司法程式看,要馬 一個郵件炸彈被炸死了,於是麥 商業方面發展,逐漸有了自己的 上判決外國貪官談何容易,何 克辭掉了工作,改學烹飪,在一 鞋店、飯店、酒吧、拍賣行,又 況許多貪官對美國頗有利用價 家 4 星級酒店裏做了 10 年大廚。 和另外一位藥劑師開了抗癌藥公 值,就連跟中國友好的加拿大 後來妻子開了花店,家裏孩 司,貸款 350 萬澳元買了一家醫 遣 返 賴昌 星 尚弄 了 這 麼多 年, 子小沒人照顧,麥克又辭掉了大 院,並承包了 4 家醫院的腫瘤科, 可見那些各類逃美的大陸貪官 廚工作,跟我一起每週洗幾次碗, 還和州政府合資建立了全州最大 們依然會有多年的緩衝期。

旅居加拿大的华裔危机

機之一,就是華裔的財富並沒有 帶給他們政治影響力。消費影響 力是有,但只是替華裔製造一些 工作崗位,但別人並沒有把你變 成高層主管吧 ? 有一天經濟大衰 退時,你的財富便可能成為一種 所謂的危機四伏,關鍵也在 被攻擊的目標。現在只要你有違 於此。「伏」是指潛伏,尚未是 法,你的財富才會是被攻擊的對 危機四面。到溫哥華街頭走走, 象。將來,別人沒有生意做、沒 到列治文街頭走走,沒有危機感 有工作時,你老兄還是過好日子, 吧 ? 有沒有想過,閣下如果是開 那就很難說了。 豪華房車的,你的車有沒有因為 危機二 :華裔有人口 價值連城而炫耀可以影響交通 ? 而沒有影響力 你的寶馬、平治會不會在列治文 這是犯了民主社會的大忌 炫耀一排而不會給人抄牌 ? 最近去過一次由新民主黨主 危機一 :華裔有財富 辦 的 移 民 說 明 會, 在 場 的 人 數 並沒有政治影響力 冷清。在座有位中國新移民說, 觸犯資本主義基本原理 她的話可以代表很多移民的聲 財 富 在 這 裏 並 不 代 表 影 響 音。 此 位 新 移 民 口 出 狂 言, 因 力,沒有影響力的財富則已觸犯 為 她 不 知 道 她 在 此 地 是 連 選 票 了資本主義的基本原理,這是危 都沒有的人士,影響力等於零。

華 裔 面 對 的 問 題 也 在 於 此 :有 人 口 而 沒 有 影 響 力, 這 是 犯 了 民主社會的大忌。

危機三 :華裔政客少,法 官少,傳媒不理你 有知識的華 裔原來也是沒有影響力 看看列治文,有超過一半的 人口是華裔,卻只有小貓三個的 市議廳華裔議員。再看看來自中 國大陸的朋友,有沒有能力選出 一位來自中國他們的代表入國會 或省、市議會 ? 有錢、有人口但還是沒有影 響力。有知識的華裔原來也是沒 有影響力的。這裏的主流傳媒很 少理會你吧 ? 在此地的法官懂你 的語言和文化的只有一位半在最 初級的法院,一位徐法官和一位 陳法官 ( 只算半個華裔 ),其他 三個土生的法官只是皮膚和你一 樣而已。

政客少,法官少,傳媒不理 你,你若被欺侮你能找誰 ? 這是 危機之三。移民部長說,以後你 們這些英文不良好的人不能做加 國公民,也就是說你連投票的資 格都沒有。而你卻依舊不聲不響, 因為你已成了公民 ?

危機四 :寧願做政府的啦 啦隊成員欺侮同胞 忘記了做人要有是非觀念 危機之四便是不替自己社區 的民主利益著想,寧願做政府的 啦啦隊成員,也不要替被欺侮的 同胞說一聲這樣不行。在太平盛 世已不去幫助自己的社區謀福 利,爭取影響力。這種心態是因 為自己沒有安全感,只有儘量表 現自己對加國的忠誠,以免被人 排斥。但卻忘記了做人要有是非 觀念,做啦啦隊則不用。但危機 來臨時,做啦啦隊有用嗎 ?

新时代报 2012年11月23日 1045期  

新时代报 2012年11月23日 1045期

新时代报 2012年11月23日 1045期  

新时代报 2012年11月23日 1045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