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90後

不同的世代 會衍生出 不同的時代

90sTimes

facebook.com/90sfoto

愛在 舊城 窄巷

時代

第4期


愛在舊城窄巷 《同舟之情》歌詞 節錄 還有天地能前往 還有生命發光 騰躍於鬧市海港 愛在舊城窄巷 誰也經歷過迷惘 人間的波折阻 不了盼望 投進每個 信任眼光 就是這句「騰躍於鬧市海港 愛 在舊城窄巷」啟發了我們把今期 的主題定作愛在舊城窄巷。在這 個以發展為己任的香港,舊城區 很容易便會成為發展(重建)的 目標,之後舊城區的人、地、情 、建築、街道的格局將會瓦解。 最終成為一個又一個倒模的商場 ,嚴重發水的豪宅單位。 趁住現在的舊城古區尚未被推士 機鏟平又或是被鬧市文化入侵, 就應去舊區多走一走,了解每一 個小區中的故事;又或是留下小 區的每一刻。 今期,我們到了數個舊城區、小 區,尋找每一個的故事。

我們是幹藝術的! 不是幹政治的! 可能直到現在為止,很多人都認 為我們在搞政治,推動社會思潮 。我很想說一句:「不是」。我 認為我們正在所幹的是文化、藝 術,文化藝術並沒有高尚通俗之 分,以音樂為例,不管你是 Itzhak Perlman還是 My Little Airport本質上他們都是玩音樂 的。 政治就是眾人之事,是我們生活 的一部分,我們根本無需要特別 去幹政治,因為政治根本是我們 生活、創作的一部分。我們認為 我們的創作可以令香港人反思我 們究竟生活在一個甚麼樣子的城 市,反思香港正在進行的一切, 利用攝影去改變香港人對社會的 看法、關心社會,紀實非主流報 道會關心的事;用不同的創作去 表達我們90每一位的理念。 相片就是我們的言語,透過我們 的相片中希望可以令人去了解我 們的想法、理念。捕捉每一個吉 光片羽。

facebook.com/90sfoto 90sfoto.com


/︽封面故事︾

愛在 舊城 窄巷

香港的舊城窄巷很多 時給人一個骯髒的形象, 骯髒、殘舊就要被發展取替?


《舊城嗎?窄港嗎?》 Rising

真的是愛在舊城窄港嗎?香港是用 堆土式的發展方法,將舊有的建築 拆掉後建設新式大廈,然後到處宣 揚舊城文化。

根本是一個行凶者犯案後,然 後到處美化其惡行! 什麼叫獅子山下精神?香港政府一 次又一次將能代表獅子山下精神表 表者天星碼頭,皇后碼頭,利東街 等等富有香港味道拆掉,然後用一 些重口味而失去香港味的建築去取 代他們,談什麼獅子山下精神?

*攝於06年的皇后碼頭

*攝於06年的天星碼頭

*攝於06年的利東街

*攝於11年的新天星碼頭

取代這些有特色建築物將會是一些複製商場,其內部都是一些重複又重複的連鎖 店,每一個地方失去自已的個性。就和我不會專登會去將軍澳的商場的道理一樣 ,那些商場的店鋪到處也找到的,如果不是去接女朋友也不會去到老遠消費。明 顯地,政府將這些本來有特色的地方會變成一個失去靈魂的地方,本來天星是有 代表香港平價的過海工具的形像,不過新天星帶有高貴的氣色,加過內裡的高貴 店鋪。加入了「中環價值」的傀儡,整個天星整度離地,失去往日的平般的感覺 ,失去專程去坐天星的理由。


*攝於大坑東村

政府常常在廣告上宣揚家是香港,這些和諧廣告完全是垃圾!若果香港真是一個家 ,那政府必定是家中的高堂,市民便是子女,不過常常有個第三者常常搞亂(筆者 不會在此討論這個三角關係),不過這父母十分喜歡將家中老舊的東西而有使用得 有感情拆個稀巴爛, 然後購買新的冷冰冰的代用品。是一家之主所為嗎? 一回到的感覺應該是很舒服,想長久的住下去的,不過這個家卻令人覺得走得就走 ,連高官的子女都飛到外國的懷抱裡,真的是家嗎?政府的無德無能,制度的不公 ,那叫人能留下? 連結著家人只有一個字,就是「愛」,若果不是這個字,家早已不成家。家人之間 會對立。愛是會為對方不會計較代價而付出,不過香港政府何時有愛過民?政府所 謂付出是為權貴地產商付出。 沒有愛怎成家?

*公屋村內的生活

*公屋村內的生活

*公屋村

*舊區街道


/觀塘 路人甲,Rising

*觀塘巴士總站

*因為重建而關閉的商店

*觀塘的舊街市, 取而代之會是超市

*觀塘巴士總站

*地產城也敗在重建手上

*小食店


*車

*推土式發展

*街市

*街道

*地產霸權

*街市

*離去


/磅巷 路人甲 民建聯議員希望在位於上環太平山街附近的磅巷增設一條扶手電梯 以爭取政績。而政府正為此項目進行公眾諮詢,亦正研究放寬或解 除港島薄扶林和半山區行政限制措施以釋放該兩區的土地發展潛力 ;磅巷是一條樓梯,由上環上半山的巷,興建電梯除了是增加民建 聯議員成功爭取政績外,也是為半山的樓價鋪路。 磅巷位於上環,上至般咸道,下至荷李活道,中間有數間小學約十 多橦的住宅。雖然連接著兩條較主要的交通通道,但人流不多,因 為在磅巷附近的社區可算是中上環難得一見的寧靜小區,因此在磅 巷上落能有一種遠離繁華商業區的感覺。很多的磅巷居民就是喜愛 這種感覺而居住在這社區,而不是石樓梯。石樓梯給街坊一個欠佳 的印像,因為在磅巷上上落落不是一種簡單的事,但是多年以來相 信居民早而習慣。而且有一個有趣的現象,在中上環,有些老人家 身體壯健, 上樓梯的速度甚至比中年人、老年人快。

/ 磅巷給街坊的喘息空間

/ 街坊可在凳上休息,行多兩步更健康


現時最擔心的是興建電梯會引致Soho化,就像現時半山自動扶手電 梯興建後出現了蘇豪區。Soho化會令現時太平山街附近的寧靜小區 消失,酒吧不經不覺會滲入這小區,最終令這區不得安寧。另外, 也會引致租金上升,近幾年這小區的租金已因為商業化而節節上升 ,這區的街坊不是什麼富豪,大部份都是基層,最終原有的街坊遷 移,不能回復原貌。當然還有磅巷的古雅氣氛,現時保留香港山城 區格局的地區因重建而變得越來越小。

/生活的一部分

/練習的好地方

/路政署已展開咨詢

/現時的古牆樹


90後

生活


《社運》 Rising 現時可以做社會抗爭之餘, 是否可以做事教香港人遠視一點呢? 我並不屬於陳雲口中的左膠,大中華派口中的雲派,只是以一個青年的身份來 寫這篇文章。 我對香港的社會運動能為香港能帶來民主是十分不樂觀,香港的抗爭的文化其 實是很水皮,抗爭方式不是遊行、集會唱k、扔一下示威物品,許多時為了出 鏡率,從而賺取生活費及政治本錢,他們真的能為香港民主做出成果? 而且香港有一大批人只有眼前利益,完全的政治冷感的人(當民陣係場上打飛 機咁講我哋今有四十三萬人上街反對689)。當時個個大叫「香港人覺醒了! 」,我不得不同意高級五毛的觀點-七一只是代表五多萬人的意見,那其餘的 六百五十萬的意見呢,我覺得人一定要面對這一方面的現實。其實不用什麼流 血佔中的,只要有一百萬人去到政總吐口水然後叫聲叫「我要普選」,共產黨 一定會害怕香港,不用2020年都會有這一個普選權。不用搞什麼好偉大的公民 抗命,只要夠人多及大聲講出我要普選。抗爭手法是工具,人民才是目的,最 可悲的是香港有一班政治冷感,無知,窮苦的一群。他們的冷淡及無知令到香 港的民主進步不前,然後有一班出來搞社會抗爭,其原意是向政府抗爭,我同 意這一點,不過久而久之人們麻目了,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抗爭變了做公式 的遊行,令很多香港選擇坐在家中食花生(不過本文不會著筆在這裡)。 香港人凡事是很看表面而且很善 忘,為何89年六四有一百萬人上 街?因為他們見到有血。但是近 年六四遊行做不到一百萬人?因 為忘記了,屠殺的畫面已過去, 無力感。為何03年有十萬人上街 ?因為樓市出現問題。但是就普 選問題上街的遊卻做不到這麼多 人數?因為香港人看不到有什麼 直接問題,看不到沒有普選令香 港發展因為領導層的短視而停滯 *社運資料圖片 不前,看不到沒有普選令社會資 源因為功能組別的存在而分配不公等等,香港人是看不到的。為何咸濕八掛周 刊銷量那麼高?因為有視覺的享受。為何陽光那麼有深度的周刊會停刊?因為 周刊不養眼,要思考,內容不表面,而且看一篇文章需要很多背景資料 (香港人正正是很善忘)。


90後有野講﹣ 特約作者 《活在夢中》﹣文仁

一百二十多年前(一八八五年),德國哲學家尼采在其著名著作 《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裏曾記載一個這樣的故事:查拉圖斯特 拉是一位山上見證超人誕生的智者,他轉化為凡人下山,希望警 醒世人,論述他的哲學觀,改變這個虛偽的世界,但他換來的只 有旁人的輕蔑、憎恨和嘲笑,他就似一個瘋漢,繼續四出發表他 的哲學理論,祈求超人世界的來臨,舊人類世界的終結。 九十一年前(一九二二年),我國對「新文學運動」有重大影響 的文學家魯迅在他的著名小說《吶喊》的自序中曾經描述「鐵屋 吶喊」的典故,「假如一間鐵屋子,是絕無窗戶而萬難破毀的, 裡面有許多熟睡的人們,不久都要悶死了,然而是從昏睡入死滅 ,並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現在你大嚷起來,驚起了較為清醒的幾 個人,使這不幸的少數者來受無可挽救的臨終的苦楚,你倒以為 對 得起他們麼?」「然而幾個人既然起來,你不能說決沒有毀壞 這鐵屋的希望。」這份希望燃起了魯迅的鬥志,下定決心棄醫從 文,為的是醫治中國人民的心靈,根治中國人民醜陋的「劣根性 」。 三十七年前(一九七六年),德國著名神學家馬丁‧尼莫拉就自 己在納粹統治期間因為不是對付自己及其所屬宗教而選擇沉默而 道歉,並寫下一篇著名的懺悔文《起初他們》,警惕那些不關心 政治的人,「你不理會政治,政治總有一天來找你」的訊息清晰 易見,對惡行沉默,只會成為惡人的幫兇,而到最後連累的只有 自己。


三位名人的目的顯然易見,「警醒世人」、「改變世界」、「化 不可能為可能」,而成效卻因人而異,改變世界的秩序比起變天 更難,與世界為敵,談何容易,這亦是他們成為偉人的原因,特 立獨行,但問題是,他們這些話語改變了世界多少了,經書易讀 ,但又有幾多人能夠理解並加以實行呢? 過了一百二十多年,尼采依然被誤解為反基督的理論家,而被許 多原教旨主義者所憎恨,許多尼采的理論至今仍未能被完全理解 ,甚至在二次大戰時的納粹德國作為宣傳品,宣揚希魔就是尼采 所論述的「超人」,而日耳曼民族就是第一批「超人」的民族。 過了九十一年,我國仍未走出專制的陰影,魯迅先生的部分作品 更被共匪視為「聖經」,並繼續以改革者自居,延續黨的「偉大」 領導,「鐵屋」並沒有被打破,屋內吶喊的人漸多,但更多的是 被黨創造的「中國夢」所蒙蔽,繼續裝睡,而冷眼那些因爭札過 多而逐漸缺氧的人,一個又一個永遠的倒下,「各人自掃門前雪 ,休管他人瓦上霜」。 過了三十七年,我港就繼續出現「討厭政治」的愚民,他們是腐 朽文化中所誕生的,亦是因為這種思想,不僅成了中共苟且殘存 的支柱,亦成了將我城核心價值日削月割的共犯,他們上至歌星, 下至一般婦孺,通通都自以為可以逃避政治的迫害,為何他們不 能聽到前人的警句,結束自己幼稚的思想,伸手共衛我城殘破不 堪的支柱?放棄引以為傲的公民質素,擁抱我們一直所恥的「蝗 蟲文化」? 今天,即使我們這些被迫拼入「鐵屋」的港英遺民全都睡醒了, 筆者不敢保證「鐵屋」最終會因為我們這些雞蛋的衝擊而打破, 但正如金心異所言,我們不能放棄這個希望。希望和絕望在乎 一線之間,而這條界線在乎人心,而非天命。奮起反抗,總好 過繼續發我們的「中國夢」或者「舊日港英夢」甚至「中華民 國夢」。 活在夢中,睡得酣美,但再美的夢,都有夢醒的一天,夢醒了 ,才發現我們已經身存天國,而難為我們的下一代,繼續要在 「鐵屋」,延續本應屬於我們的吶喊。


90後的攝影修行 在Output Pro Lab等候的樂趣 不少菲林友都知道太子的Output Pro Lab除了上鋪頭的方式特別和 價錢平外,當然就是等候時間非比尋常,永遠會和收條上所寫的時 間有落差,甚至出現兩點交件,七點收件的情況。小弟是Output Pro Lab的常客,雖然了解和體驗其獨特之處,但仍然樂此不疲。 我對Output Pro Lab樂此不疲的原因是在等候取件的期間,可以和 其他影友作交流,不論是初入門的,還是隱世的攝影高手。在我的 回憶中,很多時都會有一些菲林新手出了問題,如整條菲林沒有影 像,當拿到手後,便會有菲林友發聲,然後等候的人便會一起研究 問題所在。透過這些的討論,自然中增加自已的知識。 在Output Pro Lab等候亦有助推動香港的菲林攝影文化,我曾經在 等待取件的過程中,遇到一位想學習手沖黑白菲林的朋友,他想學 習自己手沖黑白,但又怕跟著互聯網學習會走進一條冤枉路,於是 我便教他要買甚麼沖晒用具、藥水和沖黑白的方法。Output Pro Lab亦有很多黑白狂熱分子,可以有機會切磋什顯影藥水、比例和 時間。 另外Output Pro Lab老闆不熱衷於購錢,他的理念是希望人人(尤 其是學生)都能夠負擔得起一個月影一兩筒菲林,有多一些較平宜 的菲林,讓菲林的火種繼續發光發熱。我十分欣賞老闆的態度,雖 然沖晒菲林這一行在現今賺不了甚麼大財,但是依然不以一個高的 價錢去獲取回報。勞動果實不一定是實質的金錢,在老闆的眼中我 看到了他對菲林價錢的堅持,他的自捲菲林賺的可能不足以支持分 裝菲林時的燈油火臘。除了對價格的 堅持外,他對於引入新菲林亦帶有熱 誠,他雖然不知道有什麼途徑能找到 不同牌子的菲林,但當一有客人拿一 些菲林給他寄賣時,他定不拒絕,他 認為最重要的是菲林友有新菲林攝影 。堅持中當然會帶有一份執著,他由 始至終都認為Kodak和Fujifilm的菲 *Output Pro Lab的情況 林永遠是最好的,即使你拿一些樣本 給他看,你也不能說服他。


90後的理想 爭取民主因為權力鬥爭而終止? 我跟大家說個故事:話說有一班很有理想的青少年為了民主而 組織了一個爭取民主的組織,不過人多了,權力鬥爭隨之而來 ,令有一大部分的人離去。離去的人只是專心工作,全不談政 治,極其量做一下政治花生友。 故事就講完了,問題就來: 1。當初組織目的是什麼?為權力?為民主?為玩樂? 2。爭取一樣事情原來因為人事問題而隨時放棄? 3。自己的政治主張因為在組織內部得不認同而完全放棄之前自 己的主張? 4。敵人會放過你內鬥時的弱點嗎? 5。當初在抗爭時高呼的口號,是否都忘記了?

練習 思 考


90後隨筆 香港只有相機鏡頭 沒有攝影 相機鏡頭只是工具 相片傳遞的訊息才是目的 我是一名攝影愛好者,相信各位攝影愛好者會留意到一件事,就 是香港只有相機鏡頭,沒有攝影。在香港的各大攝影論壇中,很 多的討論都是關注於器材,每次一班影友出來,也會不斷討論器 材方面的問題。這是一個黑洞,即使是一些不關注器材的朋友, 也會跌落這黑洞中。 我相信大部份香港的影友對於器材的熟悉程度一定比對於攝影家 的熟悉程度高。玩相機必須對於器材熟悉,什麼 ACDK、 Contax 必定瞭若指掌,若試舉出日本有什麼攝影家,相信說了森山大道 、荒木經惟後便再說不出。這些叫作玩攝影還是被攝影玩,是香 港沒有真正的渠道學攝影?如果對於攝影家的作品沒有一個體會 ,相片一定會流於表面,沒有一個進步。 還記得看過伍振榮著作攝影獨白系列中的一篇攝影文章,內客所 說的是九十年代攝影現象,那時買菲林要說其代號,如 Fuji Provia 100該說作 RDP III;相機包不外乎 Tenba、 Domke、 Lowepro等,穿著攝影背心。若沒有以上的條件則代表只是一名 新手。這些都是攝影師該有的定型,反映了其實我們香港一直以 來都沒有攝影文化。 一向以來,我都是得一枝鏡頭,就是 18-55,這枝鏡頭的表現如 何,相信各位也知道,但我對這鏡頭並沒有任何不滿,因為這鏡 頭令我重拾攝影的初衷,沒有帶什麼鏡頭的選擇困難症,輕便上 街。我認為得一枝鏡頭沒有什麼大的問題,最多只是有時不夠 Wide或Tele,又或是光圈不夠大。攝影不是說器材,而應該是照 片本身所傳遞到的訊息,人們能從你的相片中看到什麼價值,讓 人停下來感受脫離現實的世界。相機鏡頭只是工具,相片傳遞的 訊息才是目的。


Why I Love Mini 現時Android的旗艦機Samsung Galaxy S4和HTC ONE相繼推出Mini 版,進軍中價Android市場,雙核心,1GB Ram,4.3吋Mon,這些 都是現時市場約三千多元的檔次。我對這些Mini版的旗艦機的興 趣大於原版Samsung Galaxy S4和HTC ONE。 先論性價比,Mini版旗艦機的售價約三千多,相比五千多的non Mini版,負擔較小,相差的二千多元就是購買多兩個核心的CPU, 多1GB Ram,大一點的1080p Mon。如果把這二千多元去購買一部 7-8吋的Tablet,相信會比多兩個核心的CPU,多1GB Ram,大一點 的1080p Mon更有用。假如大家有一部7-8吋的Tablet,最終電話 只會成為一個通訊功具,上網、看新閒等都會使用7-8吋的Tablet 而非使用最多是5.5吋的電話。相對之下,二千多元用來升級還是 7-8吋的Tablet,在我角度而言7-8吋的Tablet會較有用,始終一 個大Mon會比一個細Mon在閱讀時會有更佳的用戶體驗。 據市場調查機構 TrendForce 指出由於智慧型手機產品越趨成熟 ,而且手機廠商利用免費的 Android 開放平台優勢,加上整機硬 體成本降低,讓入門級智慧手機的每台入場費可低於 100 美元, 而價格約在 150 ~ 450 美元之間的中階手機硬體規格基本上已可 滿足一般使用者上網與娛樂需求,更是目前擴張最迅速,相反高 階機種空間將逐步受到壓縮。我認為市場對高階機種的需求已轉 移到Tablet身上,甚至原有的S2、Note1已滿足到其需要。 市場調查機構 TrendForce資料引述自http://www.hkepc.com/981 相片引自www.mobiles.co.uk


精選漫畫

90後時代 第4期  

90後時代係一本由90後社會紀實所創作的一本月刊 Website: 90sfoto.com Facebook: facebook.com/90sfoto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