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32相 寓言 漂白 激情和蒼涼 ~夏天 不急不徐


始是孤獨一個人。 昨夜在夢裡給我ㄧ朵花的人


不聞

不問

不說


清晨微涼。 鎮上臨市場的一家小旅館。ㄧ 男人。深夜,步上窄窄樓梯。暗黑,一盞瞇眼小燈火,在最頂樓梯口望著。 男人開了門,"ㄧ 個人?" 女子趴睡急醒。給了鑰匙,"嗯,最尾的那一間房。" "先生,啪謝啦,一瞑六百啦,先給。" 她打了喝欠,揉眼起身。 "明早,你什麼時間走,青菜你啦.....。"男人不語。給錢,圖個安靜。 進了房門,倒是乾淨。一個木窗,兩片紅花布簾。男人往窗下瞧,還是暗黑。一支路燈,黃澄澄的ㄧ 朵花,開在巷面上。 只是閤眼,想想事情。陽光走移過床單的味道,留了下來。在鼻在口在耳在心,再走移一遍。是有心事了。 是好味道,是離去女人也洗過被單的味道。 記憶味道,早已是回憶了.....。 細沙般人聲語聲,攀爬上來了。巷子往前,是個最早起的市場。男人開了浴室小門,沖個澡吧。 清晨微涼,那男人身上披掛著一條白色毛毯.....。


一種凝視:清澈而美麗


不覺:時光中的時光。時光消逝,散淡的人


存在與時間。瞬間、斷片


破悶 天也微曦。拱手倦曲的微羅漢。 小丑在跳舞。 後腳瞪高的男子,正看著它腕上的裱。現在幾點鐘? 肥胖的男子用弄臣般的儀態行敬目禮。


真假癲狂。


不知快樂能否遺傳? 但是, 要快樂還真不容易。 我以前看同事去馬殺雞就很快樂, 去卡拉OK,即使五音 不全也很快樂, 談某處的女服務生也談得很快樂,買條Belly的皮帶也快樂,收藏到吳昌碩的字就很快樂, 看到普通無比的板工筆畫也很快樂, 聽一場無聊透頂盡是單音階的音樂會也自詡是音樂人,所以她也很快 樂, 跟一些自認有頭有臉的人合照更快樂, 觀賞一場根本就是九首歌而已的「九歌」也很快樂....., 快 樂廉價到像撞玻璃牆的蒼蠅, 茫然在昏眩的陽光下自瀆,而且隨著文字,這些面孔呼之欲出。 我幾乎從不 認為自己暢快地快樂過, 快樂常常單薄輕浮地侵蝕神經,不自覺掉入它的陷阱。 快樂需發生在清境地, 需 在素面相見的友朋間, 需在一幅令你感動不已或怦然心動的畫前, 在赤子朗朗的笑聲裡, 快樂裡沒有隱含 的遺憾, 它闊步而行如陽光在側, 劍一出鞘邪惡、 偽善、 僭越者人頭落地, 那可更大大地快樂!


夢幻湖:美麗,慾望。湖美,名字也美。臨江仙,入桃花源。


黑色。 半夜睡不著,爬起床來走到客廳抽支煙,發現一隻蟑螂, 於是跟它聊了很長時間,把我對生活的看法, 對上司的不爽,生活的壓力,壓榨的發洩給它聽,煙抽完了, 於是我狠狠一腳踩死了它,沒辦法,它知道的太多了。


32相寓言  
Read more
Read more
Similar to
Popular now
Just for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