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蔣友柏相關新聞

2011-06-23 財訊


蔣友柏:我以前是野狗,現在是狼

六年五班生的橙果董事長蔣友柏,曾放話「年輕人沒救了」,他甚至直言,台灣搞 文創的都是「一群沒有什麼殺傷力的羊」,他憑什麼這麼說?值得細細咀嚼。

我面試過一個二十幾歲的小男生,寫了一封信來,說他真的很想到我們公司來上班, 他開的條件是年薪二六○萬元,而且其中七成要支付人民幣。我直接回信給他說, 太貴了,沒辦法,下次再說。我管他為什麼開這種條件,我一看到年薪二六○萬元, 就叫他去吃大便。

現在的年輕人沒什麼救了,你跟他講什麼,他們的態度就是,你講你的,我聽我的。 我在亞洲大學開設計與行銷課程,有學生說,他選我這門課的原因,是因為想要我去 壓他的銳氣。神經病啊,我這麼多事,我殺你銳氣幹麼?


現在的年輕人沒救了 我用人主要真的是靠 chemistry(化學),通常我坐下來,你敢看著我,然後第一個問題, 我大概就知道是不是對的人;我從來不問問題,我直接問他,你有什麼問題要問我? 如果對方連一個問題都問不出來,靠腰,那我以後跟他跑案子,不是累死; 有人會劈頭問薪水多少,我會反問對方「你值多少?」除非你真的知道自己的價值, 否則這個問題很容易被看穿。

不同世代想法不同,責任感也不一樣。開設計顧問公司就像高級傭兵團,傭兵的定義, 就是每天打仗,客戶丟出問題,都要能幫忙解決,要滿萬能的。 可是現在的年輕人做什麼事之前,都先有條件,沒辦法打仗。

這時候出來創業的年輕人,如果還要照我當年的模式走,已經沒有機會了。 我是剛好矇到,當年剛開公司的時候,國內設計業還沒有那麼好, 做到後來好死不死,大設計公司都倒了,很多廣告公司也垮了,真的是時、運對了。


我的客戶以前都是中小型企業,現在是大型上市櫃公司,你去想,我現在三十五歲,不管 是我所掌控的資源也好、配合的客戶也好,大約介於三十歲到六十幾歲,五到十年內,我 這個網絡會變得非常強,資源變得愈來愈豐富。反觀年輕人的人際網絡,大約介於十八到 二十七歲,如果你沒有社會資源,做什麼都很辛苦。年輕人應該去思考新的模式,而不是 變成傭兵,當傭兵靠的是資源、信用和膽識。

年輕人比我更好的機會是,現在網路太發達,根本不用大成本,就可以賺到很多錢,年輕 人都沒有去想,經營 community(社群)是個機會。年輕人的社群固然是缺乏資源,但是 百萬隻小螞蟻,也會讓大象覺得他要這個市場。我自己現在就在深耕,如果被我經營起來, 那就滿恐怖了!


百萬隻螞蟻也會讓大象怕 例如我和建築師姚仁祿雙品牌經營的部落格──「蘋果與蛇」,沒有宣傳,粉絲卻 不斷加入(編按:從今年三到四月開站以來,已累計十萬餘人次流量)。「蘋果與蛇」 就是姚仁祿(蘋果)和我(蛇)兩個人的對話,我們隨便閒聊,談瑞士繩、生死別 ......, zero investment(零投資),就有這麼多粉絲;我們發現,原來消費者想要聽到、 看到的,就是很真的東西。一旦這個模式確立,我就可以拿去跟我所有的客戶講: 「look !我自己做了!」也許他們可以重新去思考未來怎麼做 marketing(行銷)。 (更多精采內容請見 375 期《財訊雙週刊》)


Web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