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血肉紡織的網 承載著夜幕的惘 散落一地的耳 收納心到不了的頻率 過熟的宣言 回歸成養份 孕育下一個核爆後突變的基因

20 1 4 0 4 0 1


一股暖意的生跡 竄到枝頭寫情書 期待泛黃後成為火紅的心 蓋過足跡 迎接駐足的影子 濫情的揮灑 只期待一個懂得欣賞的人留下

20 1 4 0 2 1 0


被烏雲遮擋的天際線 就像一條失真的琴弦 奏的是讓人失落的樂章

201 4 0 2 1 1


我們的記憶 共享一個伺服器 你在雲端埋的種 越過防火牆侵蝕我的腦 儲存過盛的嗎啡 以霸佔冷不防的病毒 或著 也可以格式化 讓一切歸「靈」

20 1 4 0 1 2 8


為愛降低 品格 在對方的 理性與仁慈中撒野 乞討一刻 的連結 試探一觸 即發的底線 到底 想引發的 是一場戰爭 還是一場 LOVE? 真心話 永遠是鑽不進耳裡的烈火 燒的是自 己的尊嚴 對方的耐性

201 4 0 1 2 0


沿著山巒尋 找投幣孔 如果世界是 一台販賣機 盼著冉冉升 起的積蓄 西下掩光的銅板聲響 洩出寧靜的 夜 靜謐回甘的好滋味 迷上了 我定 是那回流顧客

201 4 0 1 1 7


一月的清晨 透著霜 彷彿一個呼吸 就能甦醒城市 熱不起來的心 與隨行的影團圓 一碟塵埃 一雙竹筷 一餐寂寞 一個難得的歸屬感

201 4 0 1 1 6


畏懼語言 發酵的口水味 於是剁成 方塊 靜靜地躺在鍵盤上

201 4 0 1 1 4


心跳平靜 地像撫平年輪的湖水 不用擔心 每個震盪 引發無重力的淌血 因為暗潮 將每個咆哮的氣泡 拉到更深 的黑暗中引爆 映著藍天 的假面 終究照不 出自己深層的黑暗

201 4 0 1 1 3


沒有足跡 只有橫屍的印子 如隕石在 地表上掀起凝結的海嘯 一個固體 狀的尖叫聲 無法退潮 只有當夜 晚缺口湓溢出濃濃的影子 才能淡化 這悲傷的劫難

201 4 0 1 0 8


核爆的香菇雲朵 是悶出來的 只要累積足夠能量 誰都能炸出一個疤

201 3 1 0 2 9


用雙手撐開地 表 感受腦門溢出鮮紅的迷醉 我情願 錯把墜落看成飛翔 在這顛倒的世界

201 3 1 0 0 3


想妳的時候 在心中點一支蠟燭 收乾空氣 才能屏息 讓輪廓更清晰 直到滾燙的蠟 溶解冰封的血液 思念的過程 是消耗 消耗那不屬於今夜的美意 只留下舞動的光影 晃出歲月的墨色

20 1 3 0 8 2 8


被棉被稀釋的尖叫聲 易碎地宏亮 沒有盡頭的鋼索上 懸著一顆不敢跳動的心

201 3 0 5 1 7


我看見胎痕留下輪轉的佔領 路 就是起點 與終點凝視的距離 由心丈量 活在圓的世界裡 逃離自己 就是逼近自己 慶幸的是 每 次的交會都讓我更認識自己

201 3 0 4 2 4


00:00與24:00的 孿生關係 似一場未曾結束的挾持 我不斷地重疊於昨日的殘影 曖昧不明 如同蒸汽機與軌道間緊密的愛撫 即便在埋葬知覺的山洞中 仍然能通往光明 但是 安逸總是悄 悄地隱藏殺機 貫穿蝴蝶屍骸的大頭針 展示了永恆的美麗 一種比死亡還要令人畏懼的儀式:不變

201 3 0 3 2 4


鑽石 之所以耀眼 是因 為它承載了許多面向 他擁 有的 是逼人的目光 石頭 之所以黯淡 是因 為它樸實的演化 他擁 有的 是完整的自己

201 2 1 2 2 9


鐘擺 是牛頓定律與德意志發條口令的拉鋸戰 落葉 是被嫉妒春神善意的秋鐮所摘下的 那些看似的平 凡 隱藏著不凡的足跡 隨波逐流的被 動式 還是可以換算出主動的因子 感性依舊建立 在理性之上 那人性呢? 站在面前的旅 人 拖著隨時會消失的足跡 訴說著自己的 故事 事實上 是這個世界在訴說他的故事

201 2 1 2 2 6


即使被刺痛的雜音 分割成平行世界 只要有耐心 還是可以找到通達彼此心靈的頻率 想念的時候 打開Radio 回憶是最美好的養分

20 1 2 1 2 0 3


陰天 帶氧的簾幕奪走呼吸的想望 蝸牛的螺旋夢初醒 迷失在同心圓的視野 這個世界 已經大到心中的那一把尺無法測量 是否應該拋開刻度間的緊迫 迎向更多的可能性? 就像在欄杆上行走的蝸牛 在四度空間中尋找一度空間的存在感 在雨停前走出一抹微笑的弧度

20 1 2 1 1 2 4


我希望全球暖化 我指的是 Heart

201 2 1 1 1 7


甦醒 九十度與夢的牽絲 不捨下床 那些殘留的魂魄 撒在陽台上餵麻雀 以飛翔 代替黑暗的自轉 用藍色 隨風暈染成「序」

20 1 2 1 1 0 7


憂傷的雨停 了 妳躺下一道 虹 彎著弓 射向藍天 彷彿射中了時間 把心鎖上後 將鑰匙遺留在夢醒時的夾縫處 喝下一杯鳳 凰木的羽翼 入夢 陶醉在鮮紅 豔麗的愛巢餘韻 築一道隱私 遮蔽刺痛的陽光 反困自由之心 夢醒 需要晝夜的交會 我已將妳淚 水化作的箭抽離時光的河床 我盼妳夢醒 鑰匙從來就 沒離開過妳的手 看見五指緊 握後留下的印痕嗎? 或許 那就是我的名字 亦如我呼喊 著妳

201 2 1 0 3 0


是誰把妳沉在湖底 令妳喘不過氣? 是誰把妳高掛天際 令妳感到孤寂? 是誰奪走妳的笑容 令妳黯淡無光? 不要去想妳失去了什麼 想想一直在妳身邊的是什麼 溫暖的繁星 永遠陪伴著皎潔的月 不要去向稍縱即逝的流星許願 妳許的 終究會化為灰燼

20 1 2 1 0 2 8


在隱形繁密的彈道中游移 只求一顆子彈能不偏不倚地射中我心 帶著苦澀焦味的痛楚 好過無意識的侵蝕 如果血是滾燙的 就代表我未殞落

20 1 2 1 0 1 6


想用熨斗把自己燙平 然後掛在陽台曬一整天的太陽 再用初秋雨後的溼氣恢復原狀

20 1 2 1 0 0 7


以音符播種 吸取記憶 待日後播出那一刻空氣的味道 熟悉的溼度 遺留的刻度 任旋律燃起發燙的心 火苗是為了照亮回憶 原來一首歌 可以是一趟時空旅程

20 1 2 0 9 2 0


我把這份想念 繫在風箏上 讓風來解讀它 我看到答案了 但我鬆不了手 應該說 我鬆不了心

201 2 0 8 2 9


拉開瓶蓋 用潮汐的聲音來填滿缺口 關上電燈 用微光的引力來收納寧靜

201 2 0 8 2 2


我是那麼放 心的 讓路燈一路把我拉到夜裡 讓我看見一 些帶有陽光餘溫的預兆 那是一種希 望 一種寄託於 未來的美好

201 2 0 8 2 1


何謂關心? 這答案 就像是今夜裹上糖霜的晚風一樣膩口 但那滋味 是好受的

201 2 0 8 1 4


那片片虹光 是一尾『驕傲』所飄落的 鱗 它如晚霞般絢麗迷人 它如明鏡般洞悉世界 它如城牆般無堅不摧 知其者 看 得見那泛著珍珠光澤的耀眼光芒 不知其者 只聞得一身腥

201 2 0 8 0 7


真相是一面正在墜落的鏡子 你必須用你的想像力去接住它 力度拿捏很重要 投入太多 粉碎的會是自己

201 2 0 7 1 6


我被注射了一些你的唾液 我被植入了一些你的血肉 失溫的手術台 未縫合的傷口 開出永不凋謝的花朵 永生懾人的美麗 像是會吞噬整個世界 那種以他人為養份的高傲生命力 正試圖抹煞我的意志力 但請不要忘記 是我代替你形成光合作用 我的離去 如同斬草除根

201 2 0 6 2 5


對著回憶撒網 期望能捕捉一些知覺 無奈上鉤的 多半都是曝光過度的底片 殘缺的魚骨 化作咳不出的遺憾 廉價的浪潮 推向無邊際的未來 原來記憶 是那麼地虛無 好像隨時就會被一隻海鷗銜走 留下一個似曾相識的騙局

201 2 0 6 1 8


台北的夜色 吸一口就讓人醉到不醒人世

20 1 2 0 6 1 6


雨 之所以是思念的聲音 是因為它凝聚了一把傘的心跳 一間房的餘溫 一扇窗的世界

201 2 0 5 2 9


我們不斷地將面具戴上 卸下 融入 抽離 有時候會靜下心來感受那個陌生的自己 你到底是誰? 交雜的人格 重疊 造就了一張承載著大量人格的容器 但 我依然希望那雙說不了謊的眼睛 能夠透過面具的雙孔 得到靈魂的呼吸

20 1 2 0 5 2 1


被雨水淋濕的城市 就像高潮過後那0.01秒短暫的難為情 隨後伴隨的是一整天的滿足感

201 2 0 5 1 7


瀟灑地甩上門 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自以為逃離了 是非之地 事實上是把自 己關入一個更大 更徬徨的世界

201 2 0 5 1 0


大地的胎動 鼓燥的細胞 繁殖 思緒的剖面圖 是張牙舞爪的野獸派 每個筆觸 都足以烙下最深的執念 直到乾涸 剝落 然後以一個最無瑕的姿態 再生

201 2 0 5 0 3


晴空萬里的唇語 讀不出半點心事 直至嘴唇發紫 吐出一肚子苦水 才悶出一身感同身受

201 2 0 5 0 2


在睡前偷了些明日的記憶做餌 希望能讓今夜的夢 上鉤

201 2 0 4 2 7


癮的輪廓 擱淺在金色的沙灘上 鸚鵡螺裡收藏的 並不是隔夜的潮汐 而是我們戒不掉的夢 親愛的 我 們都選擇 以知覺以外的事物 來填滿自己 但是 夢會 觸礁 人會成長 就讓我們再次沉淪吧 螺旋的軌跡 總會有搭上正軌的時候

201 2 0 4 2 5


日落的太陽朝我猛開一槍 濺出一道細長的黑影 那是明日黎明前 必需丟棄的皮囊 它污穢 眷戀 有些偏執 卻是每日此時的最佳犧牲品 因為這是一場滋養智慧的儀式

201 2 0 4 2 3


斷電的神經 暴露在無聲的晚風中 溶解天亮前的惆悵 任憑風化 這一刻 比梵谷的左耳還要渴望聆聽 聆聽一場無聲的樂章

20 1 2 0 4 2 3


陌生人 如果你願意相信 我們呼吸的是一樣的空氣 吹的是一樣的風 淋的是一樣的雨 你會發現 我們並不寂寞

201 2 0 4 2 0


那是一個不用 仰望的月色 無法翱翔的天際 只有在午後的 大雨過後 才會在台北市 街道上顯現的平行世界

201 2 0 4 1 7


我們因缺陷而完美 因完美而缺陷 搖擺不定的天平 是活著的象徵 只為尋求一個完美的平衡點 然而平衡只有瞬間 沒有永恆 當平衡永遠存在時 即是死亡

20 1 2 0 4 1 0


設計呢喃-【遮色片】 黑 即是 隱形的 白 是華麗大衣內裡的遍佈毛球 是成全一切美麗的存在 你隱藏了什麼? 一根醜陋的電線桿? 一隻飛糊的小鳥? 還是一顆誠實的心?

201 2 0 2 2 2


設計呢喃-【Ctrl+Z】 人生當然可以重來 就像Ctrl+Z一樣容易 但待記憶體不堪負荷時 你只能重新投胎(REBOOT)來釋放 青春

20 1 2 0 2 2 2


再一次 向「黑色」的大海投懷送抱 在燈塔的視線範圍內 尋找藏匿的漩渦 鹽分的重量 令人口乾舌燥 於是 朝著「白色」月光所灑下的天井往上游 浮出水面之際才發現 眼前疊上的是熟悉的起點 人類是矛盾的動物 喜歡隱私 又希望曝光 到頭來只能卡在「灰色」地帶 那就是再平凡不過的人生

201 2 0 2 0 9


我想感受一本書的 重量,我喜歡讓有菱有角的文字刺 激我身上的穴道, 讓我知道哪裡疼?哪裡虛?我喜歡 與頁碼角逐終點, 一氣呵成闔上書本的最後一頁,擠 出殘留在書頁中的 芬多精,直到通體舒暢。

201 1 1 2 0 5


夜深 將身體獻給東北季風那甜美的利刃 任憑它劃過肌膚 流下帶有腥味的思緒 它提醒了我 如集塵袋般堵塞的腦袋 要趕在破曉前丟棄

201 1 1 1 2 4


生命就 像是一架沒有機翼的飛機 當你搞 不清自己是如何起飛時 你已經 在墜落 你唯一 能做的 就是讓 自己不至於死得太難看

201 1 1 0 1 0


今天的天氣 就像是荷塘畔裡的一片楓葉 一個屬於夏 季的秋天

201 1 0 5 2 4


善 良是一種慢性自殺

201 1 0 4 1 1


無名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