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1

孫震倡企業倫理

為天父看守地上財富

「本文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轉載」【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 在經濟不景氣下,企業對社會應盡哪些責任?台大校友會文化基金會董事長、中 華企業倫理教育協進會理事長孫震表示,企業在追求效率利潤的當時,要謹守公 平正義和倫理規範,創造增加眾人更多的價值。 他也指出,在全球化趨勢下,高所得國家失業率增加,人才技術外流,產業空 洞化,不是單一問題,乃是「聯立方程式」問題,必須面對解決。 本身是基督徒的他認為,不應有甚麼「基督徒」企業,企業只要規規矩矩做生 意。我們應該為天上的父看守祂在地上的財富。 社會改變個人追求私利 以下為專訪內容: 問:這麼多年來,您對於一個企業應該有的倫理,以及應負的責任有許多,並 且不停的呼籲,為什麼您會有這個動機及動力讓您不停的呼籲?是甚麼原因,讓 您有這樣的使命感? 孫震:我當年讀經濟學,對早期的思想史非常重視。早期的經濟學家都是哲學 家,他們對社會有廣泛的關懷,關心的是大眾的幸福,到後來愈來愈走向技術, 追求效率、獲利和利潤。 1980 年代我和李國鼎先生推動第六倫。李國鼎強烈地感受在經濟發展過程中, 社會倫理的基礎不夠,個人熱心追求自己的利益和方便,而損及別人的利益,因 而提出「第六倫」的主張。他認為,永續的經濟發展要建立在道德倫理的基礎上。 到了 1991 年,李國鼎在產業和學術界一些朋友敦促下成立「中華民國群我倫 理促進會」開始付諸實踐。但他在晚年推動倫理意興闌珊,有一次說:「現在五 倫都沒有了,還談甚麼第六倫」。因為從傳統進入現代社會,社會結構改變,五 倫關係淡了,與不認識的人接觸多了,但關懷仍不夠,倫理尚未建立。 我認為,倫理在付諸實踐的時候會與個人利益發生衝突,因此倫理需要建立「制 度」,讓制度形成「文化」來支持,實踐倫理的時候才能夠普及,否則光說是沒 有用的。 企業符合倫理才能長久 為何後來將重心放在「企業倫理」?因現在的政治領袖難為表率,政治影響力 式微;現在的教育知識化,知識商業化,企業變成社會影響力最大的組織,它提 供大量的就業和經濟所得,唯有企業經營符合倫理,就是不傷害別人的利益才能 永續發展,否則不能久遠。 問:有著名的經濟學家說過:企業最大的責任就是賺錢!您同意嗎?您的看法


呢? 孫震:這是 Milton Friedman 說的話,他是我的老師。其實這是他所寫一篇 文章的標題:「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Business is to increase its profits」 ,其中重要的一句是: 「企業只有一個社會責任,就是在遊戲規則範圍內 使用其資源,從事增加利潤的活動。所謂『遊戲規則』就是參加公開之自由競爭 而不欺騙的作偽」。他所說的正是「企業倫理」,這句話是忠實反映 Adam Smith 的思想,生產是創造增加的價值,企業的利潤和所創造的價值一致,創造 的價值愈高取得的利潤愈高。所以 Smith 在《國富論》說,每個人努力追求自 己的利益,雖無意從事公益,但冥冥中卻有一看不見的手,帶領我們達成社會全 體的利益。 Smith 這樣說法有一前提,是在公平原則下追求自利。公平就是不傷害別人的 利益或不使別人的利益減少。企業在經營過程中如果未使任何利害關係者的利益 或價值受到損失,則其所創造的價值就是社會淨增加的價值。 康德說, 「當自私進到心中,我們就再也不能辨別是非。」Smith 也強調, 「私 慾」要節制,但「仁慈」要放縱。 社會問題是聯立方程式問題 問:您覺得當代社會重大問題,例如貧富不均幅度擴大,青年失業,環境的污 染,公共及天然資源的浪費,產業外移,公共工程建設的品質低落,貪污及貪腐 的形象和現實,低結婚率及少子化等等問題,您覺得是誰的責任?個人本身、還 是政府的責任、還是企業的責任?若是企業的責任,您為什麼覺得企業要對這些 負責?有沒有一些例子? 孫震:社會有各種組織,各有它不同的社會任務,不能用一種組織解決所有的 社會問題。個人倫理與組織倫理是不同的,組織倫理以達成組織之社會任務為前 提。企業的社會任務是創造經濟價值,提供就業、增加財富,止於公平,不及於 仁慈。 你指出的問題有的屬個人,有的屬政府,有的屬企業,有很大部分是經濟全球 化產生的問題,使得資本技術和產業,從高所得國轉移至中、低所得國,形成高 所得國失業與所得分配惡化。 全球化是一個長期 equalization(均等化)的過程,但在此過程中卻加深不平 均。全球化過程中,高所得國的錢、人才和技術流向中所得國,使中所得國產業 增加,經濟成長率提高;高所得國家產業出走、失業增加。全球化是一個非常長 的過程,經濟學家 Keynes 說,在長期中,我們都死了。我常說,社會問題是一


個聯立方程式問題,不能用單一方程式求解,若用單一組織解決所有問題,只有 損害組織原有的效率。 問:有很多企業一談到企業的社會責任,就提到這個企業做了多少社區服務, 多少捐獻或是公益活動,或是這個企業成立了某某基金會等等,您覺得企業對社 會的責任與上述這些公益活動有區別嗎?有甚麼區別? 孫震:為何現在重視企業的社會責任?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各國政府都減稅, 國用不足,鼓勵企業多做社會公益,做原來政府該做的事。二、是非政府組織 NGO 或基金會太多,自己沒錢,向企業募款,也鼓勵企業捐錢。時代潮流如此, 而且利用企業龐大的財力和人力為社會做事是好事;所以企業努力將 CSR(企 業社會責任)整合到企業經營策略之中。 不但實現企業社會責任,也為企業創造更多經濟價值。不過企業盡其社會責 任,不應損及股東的利益。股東做好事應由股東自己去做,或在授權範圍內由公 司去做。企業社會責任的界限,在於不減損股東的權益。現代社會企業的社會責 任越來越集中到環境和永續發展方面,即這一代的發展不應減損未來世世代代子 子孫孫發展的所依賴的環境與資源。超過以上原則的公益活動,以公益所創造的 邊際效益,等於邊際成本為範圍。 問:您覺得當今之急,甚麼是社會最大的問題,企業可以做甚麼? 孫震:我個人的看法是大家各盡本份,企業盡企業的責任即可。當務之急在氣 候惡化問題、資源耗竭、全球經濟失衡問題,資本主義利潤掛帥問題,眼前是歐 債問題;問題中的問題是為了短期目的犧牲長期目的。 台灣當前急務在於維護兩岸和平,開展全球經貿,減少失業,扶助弱勢,創造 一個平權社會。企業則應努力創造增加的經濟價值,即附加價值。 主張平凡的人生觀 問:您的一生的事業,可以說是一位惇惇不息誨人不倦的教育家以及作家,您 對年輕人的事業觀,有甚麼樣的提示,又對於社會應有甚麼的責任感? 孫震:以前我們都鼓勵年輕人做大事,但甚麼是大事?天下哪有那麼多的大事 給我們做?大家都做大事,甚麼人做小事呢?以前鼓勵年輕人做人上人,甚麼人 應做人下人?應守住做人本份,努力開發自己的潛能,從事社會服務,在對社會 的貢獻中賺取自己的生活所需,快快樂樂地過幸福的人生。 我是平凡之人,主張平凡的人生觀,可能不足為訓;我認為,人生追求的目標 有倫理價值、精神價值和世俗價值即名和利,過分重視世俗價值,就容易犧牲倫 理價值,要不過度重視世俗價值,需以精神價值來平衡。


問:您一生的經歷,除了經濟學家,教育家,台大校長外,還擔任政府公職, 如經建會副主委,國防部長,工研院董事長等,李國鼎先生個人的為人處事,對 於國家的貢獻及對您的賞識提攜等,您都十分仰佩,對您影響也很深,社會上都 知道李國鼎先生是位信仰虔誠的基督徒,那麼,您對於今天的基督徒或是基督徒 企業及企業家,對於現代社會的責任,有甚麼樣的期許? 孫震:其實我也是基督徒,基督徒更應也更能嚴守倫理原則。我認為不應有甚 麼「基督徒」企業,企業就是企業,規規矩矩做生意就好。我們應該為天上的父 看守祂在地上的財富。2012.02.15 「本文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轉載」【記者李容珍台北報導】

Sun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