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suu on Google+

vol. 1


虛偽長廊 虛偽沒有盡頭 要走到心底那扇出口 不會有路


我相信我們的體內仍有個孩子,那個竊竊私語,對於離別生疏,仍在模

擬事間的相處的孩子,相信每個人都擁有光,需要的只是表述。生活是個很

長很長的名詞,寫字時才能知道從討論起,開啟話題,以自揭、裸裎的方式

,將自己溫柔的安排進入某個適當的角落,這好像已是最安全的決定,最貼 近自身,最無傷、寧靜的迫降位置。   

  淡水河床上被光點佈滿,星雲正圍著出海口回應著夜空的錯覺,它們發 著微光卻依然保持安靜的禮儀。


24

曾貴麟

摩羯座

大 學 巡 迴 詩 展 執 行 長 ,淡 江 微 光 詩 社 社 長 ,宜 蘭 人 曾 獲 蘭 陽 青 年 文 學 獎 、全 國 學 生 文 學 獎 、李 吉 他 全 國 大 專 院 校 文 學 獎 、 中山大學文學獎與淡江大學五虎崗文學獎。 出版個人作品集  夢遊

圍著光暈跳舞

  「我們書寫,寫不過生活。」對於寫作、練字的人而言,生活仍然是最

初與最終的習題,創作似乎已是某種複習、重複與預言,對於遊歷過的人事

與風景,我們不斷不斷的被故事穿越,每件發生過的事經過身體抵達更遠的 地方,成為過去,成為暫時的結局。


02

  所有文字的目的,好像是為此,時間正在為我們上一堂語文課。結繩記

事、草創修辭。為了更遠的場景,為了理解時光的安排,並在將自己緩慢、 嫻熟的,擺放在有陽光的位置。

  所有文字的目的,好像是為此,時間正在為我們上一堂語文課。結繩記

事、草創修辭。為了更遠的場景,為了理解時光的安排,並在將自己緩慢、 嫻熟的,擺放在有陽光的位置。


26

旅居

  曾有個房間,容納單人床、傢俱與過渡的行李,裝載幾本隨身書籍與美 好記憶,將夜晚與晨曦輪流分裝,夢境與言語最安全的庇護所。

孤獨將每人分配到最適合的單人房,從每個佈置的規劃中,彷若察覺了自己

思想的經過,文字使我們的房間具備曠野與海水,陣雨雨雪季,過往愛過的 與未曾現身的人物,我們因此失眠,在夢境通車往返。

  似乎是因為那漫長的菸,眾多細節與記憶亦被引領而至,在透明昏黃的

房間裡,成為清晰投影,這空間就像是被世界切割出來,我們被允許抵達任

何場景,回到童年、異鄉或他人的窗口,但終究會回來的,回來後我們仍被

房間眷養,跑動著的裝潢,雖然臨時,但這樣的裝潢最終將成為我們的樣子 。

  這將是個漫長的處理,房屋內也有許多正在進行的時間,正在播放的音

樂,祥和的空氣,燃起的菸,它們彷若活物,各自擁有運行的軌跡,雖然我

僅有無聲的字句,但在漫長失眠裡,仍能知覺夜晚時光正在體內跑動,疲倦

與待退的菸癮像是觸覺輕輕梳理著我,窗外的街燈好比是星光,夜中房間所

有的時間聚集併攏,成為真空的密室,仿若整個空間只跟我一個人對談。   


29

  從未被詳細紀錄,屬於詩人特有的場域與座標,相同籍貫的人擁有這裡

,或許這是城市裡最抒情的地帶,那條街並非歸屬政府管轄,而是與鋼鐵叢

林隔絕,可以安溺一個人的時刻,收拾與人虛虛實實的對話,細聽自己真切

的獨白,只有一種屬於自己,詩的迷離句法,才能與世界溝通,某種角度來 說,詩人永遠是孤獨的,但並不需避諱,這是相較於市民更坦率的性格。   

  這裡不需要藏匿或漠視自己的寂寞,不需要為了什麼目的而決定下個動

作,可以自己定奪想抒發的事。這夜晚,所有的生命將不會以24的鐘頭精

準劃分,沒有人是組織或零件,在詩中每個人擁有的,是獨一無二的姿態。

因為這裡是城市的邊界,陸塊與海洋的交點,現實與書籍的夾角,市民與詩 人的雙棲環境,而詩能容納這一切。   

  大家同樣遭受著社會帶來的紛擾,但擁有詩人籍貫的人種,向現階段的

文明,拿回了表達情感的發言權,將市民緘默背後的獨白,使用最隱諱的力

度書寫,平分所有沒說出口的寂寞與憂傷。每班抵達後花園的班車,也溫柔 的通往我心中那座孤島。


28

城市密聚

  「出淡水捷運站,沿河走三分鐘…」

  在城市的邊境流浪。像是相近頻率的召喚,最終發現了這家獨立書店。   

  一出捷運站,有座市集廣場,有人在此賣藝獻唱,情侶們坐著看墨色的

海,沿著河岸,依稀可聽見起伏的浪聲,街燈的光澤在海面上波動,帶點幽

微的神秘氣息,走到那家書店前,會經過淡水的碼頭,這趟路段,總會秘密 聚集些愛寫詩的人與藝術家,而書店老闆的另一種身分,是詩人。   

  深夜時,這裡的節奏有些緩慢有些詩化,詩人們聚集於此,他們以別於

城市的語言,書寫成詩行,再經由閱讀,了解彼此原始的形貌。有人拿出了

剛出爐的創作與大家分享,大家邊喝咖啡邊傳閱著;有個讀者愛上了其中的

某個段落,便為這首詩寫了小序當面送給作者,有人想對其中一名成員說些

話,便寫下分行的文字遞給她,她如有共鳴的感覺,將會為詩行譜曲,編譯

成歌,用簡單的吉他旋律輕輕唱著,大夥也打起拍子跟著哼。有人在書店裡

找尋最沉溺的書籍,某個作品中發現了動人的意境,隨手拿起了噴漆與染料 ,為街道畫上想像中詩的風景。


31

  一直有種錯覺,懷疑自己遺失了真實的身分,城市與人群裡無處尋覓,

我開始逃亡,透過夢境,才能遠離現實,將五官騰空,一切感觸變得虛無,

與幽靈圍成圈,游進墨黑的曠海。夢的入口即是萬物的邊陲,每首詩作的手

稿全置放在這幻想空間,每段修辭的皮層,都有我若有似無的痕跡,涵蓋了

我的意識、愛情與欺瞞。各類的企圖,在字體裡裸身,「我」的存在感因為 這些小小衝動而逐漸清晰,夢與書寫,透露了我與世界曖昧的情愫。   

  寫作似乎是種斷裂與分身,彷若在人生某個分段,畫個括號做下註解。

但詩句中可輕易看出,輕率所犯下的愚昧、偏執。不過,也只有在這些魯莽 的行為之下,才能還原最原始的青春圖像,而自身的性格也趨近完整。   

  每當詩作的完成,必定是種種巧合與邂逅,然而我是失落的,這樣的交

集可能偶一為之,像是散落的鱗,像一個神思,與癱坐在原地地自己,久遠 的錯身。


30

寫作練習

  或許是因為孤獨的想法,常在一個人的深夜,獨自交談、寫詩。   

  也或許是我急欲在短瞬的青春期,翻閱平庸的生平裡,嘗試驗證出些微

、可能的特例與不凡。又或許只是單純把腦中低聲的細語,摹刻出它本來的

樣貌。歸納出許多成因,解釋創作的念頭,卻始終沒有得到正解,不過,真 相似乎也不是如此重要,我想,我不會相信任何一個既定的理由。


STAY TRUE


張以得

我也不知道怎麼形容自己

二十歲 男的


35

............................


............

34

我只能盡我的全力去改變這一切 they can't stop me even if they stopped me


02

偽 表面通常都是那麼美好


NO CHANGE I CAN CHANGE BUT I AM HERE IN MY MOLD BUT I AM A MILLION DIFFERENT PEOPLE


30%

Bitter | Sweet

70%



002